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dettlaff

553浏览    4参与
渡鸦哀歌

【狄拉夫X杰洛特】止渴(一发完)

时间线:血与酒狄拉夫存活结局后,主线孤狼结局,狄狼cp,雷狼友情向


“可以帮我这个忙吗,老友?”

“当然了,我们猎魔人出了名的好说话,”杰洛特咂咂嘴,实际上他不太想接这个烫手山芋,“我还是得问一句,你怎么不带他一起去?”

“人类在悲伤郁闷的时候会借酒消愁,吸血鬼也一样,不过更多时候我们先想到的是血……”雷吉斯抓着背包带,为难的解释起来,“就一周,我保证一周就回来,狄拉夫还没有从痛苦中完全脱离出来,独自一人还是有些危险,我也不放心把他交给其他同类,毕竟我这次要去处理就是另一个同类的血瘾问题,你不会想知道两个有血瘾的高阶吸血鬼相遇会是什么场景。”

“好吧好吧,戒血会长大人,”杰洛特...

时间线:血与酒狄拉夫存活结局后,主线孤狼结局,狄狼cp,雷狼友情向



“可以帮我这个忙吗,老友?”

“当然了,我们猎魔人出了名的好说话,”杰洛特咂咂嘴,实际上他不太想接这个烫手山芋,“我还是得问一句,你怎么不带他一起去?”

“人类在悲伤郁闷的时候会借酒消愁,吸血鬼也一样,不过更多时候我们先想到的是血……”雷吉斯抓着背包带,为难的解释起来,“就一周,我保证一周就回来,狄拉夫还没有从痛苦中完全脱离出来,独自一人还是有些危险,我也不放心把他交给其他同类,毕竟我这次要去处理就是另一个同类的血瘾问题,你不会想知道两个有血瘾的高阶吸血鬼相遇会是什么场景。”

“好吧好吧,戒血会长大人,”杰洛特摊手,“我知道你创办的‘止渴联盟’刚刚起步,谁让我和高阶吸血鬼交朋友呢,不过你之前不是说这位朋友已经要与世隔绝了吗,只要他愿意来,我不介意他在这寄养几天。”

“太好了杰洛特,我和狄拉夫谈过了,他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我可以感受到他并不抗拒你。”

“呵,那看来我自带吸血鬼友好体质。”


次日早晨雷吉斯带着狄拉夫敲开了白鸦葡萄园的门,临走前雷吉斯啰啰嗦嗦的嘱咐着些什么尽量,不要让狄拉夫接触到血,壁炉里多添些炭,保持高体温可以缓解血瘾等等等等,杰洛特感觉自己都要耳鸣了,后来他从背包中找了一瓶黑血朝着雷吉斯晃了晃,那人才终于放心的走了。

一周而已,比这更棘手的委托我都接过。杰洛特这样想着。

实际情况却比他想象的还要轻松的多。


前三天过的相安无事,狄拉夫丝毫没有表现出他是一个受情感折磨的抑郁蝙蝠,他们晚上会一起喝酒聊天,雷吉斯说的没错,他们俩确实很像,喝完酒后更是投机的很,甚至有一次还让狄拉夫试着骑了一下萝卜。两人迅速的熟络了起来,杰洛特逐渐对这人放下警惕,把那瓶总是在口袋里硌人的黑血物理意义上的抛之脑后了,他们从各地的风土人情聊到各自生命中经历的传奇故事。了解的越多杰洛特越是觉得这个家伙真的不错,在这个黑发吸血鬼漫长的生命中,他正直善良,哪怕是被欺骗后也还存有对这个世界的热情。


除了上次被挚爱重伤。

杰洛特想着自己在这感情种事上的心得,还是不要分享给别人好,毕竟他和这位新友一样,对待女人们只能用一败涂地来形容。

但至少让这个黑发家伙好受一些吧。杰洛特一边顺着梯子爬上房顶一边想。

早上陶森特罕见的下了一场暴雨,放晴后晚上的夜空格外漂亮,他们今天的安排是晚餐后在屋顶上吹风喝酒。


“尝尝这个,比东之东味儿好,今天刚送过来的。”杰洛特坐到狄拉夫旁边,把酒递了过去。

后者接过酒瓶喝了一口,在嘴里品味了一下,这酒是一种纯粹的烈,像是火药在口中燃烧,等他咽下去后葡萄的醇香才慢慢涌上来,回味无穷。

“唔,真是好酒,这酒叫什么名字?”

“白狼。”杰洛特说完对上那人似笑非笑的眼神,就知道会是这样,“放过我狄拉夫,他们非要用我的名字命名。”

然后他就给狄拉夫讲起了葡萄园大战的事,两人一边聊一边互相传递着酒瓶,故事越来越津津有味。

“所以你不光解决了委托,还做了两人的媒人?”狄拉夫说着喝完了第四瓶‘白狼’的最后一口。

“嗯,你能想象吗,三天,”猎魔人比划着两个手指,“三天后他们就搞到一起去了,真是该死的葡萄酒的奇迹。”

杰洛特说完把头撞在了狄拉夫的肩膀上。

“看来做猎魔人要比吸血鬼有趣多了。”狄拉夫被银白色的马尾戳了脖颈,“嘿杰洛特,有人说过你的酒量真的很差吗?”

“狗屁,这酒你,你要不是该死的吸血鬼,半瓶就,倒了。”


狄拉夫勾了勾嘴角,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笑过了,起初雷吉斯跟他说到白鸦葡萄园时,他知道这个兄弟都是为了他好,为了不让雷吉斯为难,他就跟着来了。实际上从那次事故后,他觉得在哪都没有区别,只是换个地方痛苦罢了。

清风徐来拂过他的黑发,也吹动杰洛特身上的白色衬衫呼啦作响。他没有料到自己和杰洛特这么合拍,这个猎魔人像是另一个他。

一个更豁达的他。

狄拉夫沉默的盯着月亮,他的悲伤不只是来自于挚爱的重击,更重伤他的是,他很清楚的感受到——那个曾经的自己不见了,那些浓烈、炙热、无法控制的爱消失了,现在的他只是努力的维持着,让自己不像枯木。

一些曾经苦痛的片段与这几天借着酒劲谈天说地的画面交织着浮现,他知道杰洛特在帮他,他也很想往外走一步,可那些刻意隐藏起来的痛楚如缰绳般拉扯着他,让他动弹不得,只能在原地叹息。


“嘿你知道吗,你,”猎魔人闭着眼说着醉话,打断了他的思绪,“你是个好家伙,不应该受这种折磨。”

树叶跟着风动沙沙作响,有人装作若无其事。

“你也是,不过你这家伙还能站得起来吗?”回应狄拉夫的是一个酒嗝。

狄拉夫扶着这个醉鬼的腰尝试着下梯子,很快他就放弃了,为了防止这位老猎魔人摔断腿,他把人打横抱起,从房顶上一跃而下,这对一个高阶吸血鬼来说并不是什么挑战。

然而他发现,难关居然是卧室——并不太宽敞的房间里几面墙上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武器。

他终于走到床边松一口气,那人刚接触到床铺,意外就如约而至。

怀里的大号醉鬼突然伸了个懒腰,手臂撞到了床头那把名为‘私枭’的剑,划破了一小块皮肤。


狄拉夫心底一凉,

完了。


他立刻汗毛耸立,不容得他化作烟雾逃走,猎魔人的味道立刻钻进他的鼻腔直冲脑后,强烈的血欲过电一般,一下到了他的五脏六腑。

他强忍着,慌张的摇着杰洛特的肩膀,

“你的黑血在哪!快点!!!”



‘白狼’比东之东好喝。

这归功于白狼本人,当他第一次喝到这酒时,一个念头立刻钻了出来,他找到酿酒师又加了一味‘兰伯特独家配方’——百分之五的白海鸥。

一下味儿就对了。

他喝的最多的一次是兰伯特带着凯拉来那天,伴随着这两位嘴欠客人的激将法,与兰伯特一人一瓶对吹后,又被凯拉灌了一银杯。

第二天他在萝卜旁边醒来,在门口捡到了自己另一只鞋。


混蛋兰伯特,好家伙狄拉夫。


这句不押韵,但勉强可以哼出声。

这个奇怪的曲调一直在杰洛特脑海里不停的旋转,然后跟着鼓点的节奏地动山摇,最后变成一块巨石砸咣的声砸向他,这个时候被酒精困住的猎魔人感官终于挣扎着跳出来,让他猛地清醒。

妈的,是血腥味。


他迅速的释放了一个阿尔德把身上的吸血鬼弹开,往床下爬去——他的背包在那。

可狄拉夫并没有给他机会,下一秒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撞翻,强壮到骇人的吸血鬼红着眼扑过来,把他按死在这张他高价购买的床上。


好极了,一个发狂的高阶吸血鬼和一个手无寸铁的猎魔人。


杰洛特可以感觉到狄拉夫在他身上打颤,他知道这是理智和欲望互相撕扯下的副作用。高大的黑发男人像座山一样压着他,可以说在高阶吸血鬼这种绝对力量面前,什么猎魔人的格斗技巧,全他妈是狗屁。

他眼看着狄拉夫俯下身靠近他的脖颈,什么都做不了,

妈的再见了这个狗屎世界,墓志铭都想好了——第一个死在自己床上的猎魔人。


狄拉夫的唇齿疯狂的在那白皙的颈肩啃咬,

闭上眼迎接死亡的猎魔人却没有感受到獠牙。



“帮帮我,杰洛特。”

低沉沙哑的嗓音从缝隙中挤出,狄拉夫绷着最后一丝理智颤抖着在他耳边说这句话,震得杰洛特耳膜发痒。

“该死的我能做什——”

不知道是濒死的紧张感,还是酒精的后劲儿,杰洛特的脑中像是突然炸开了烟火,无数的火星儿噼里啪啦的闪烁,一瞬间炸裂成了无数杂乱无章的句子。

热,

从内向外的热,

卧室里没有壁炉,

但是我很热,

应该是酒精还是什么,

反正不是因为这个正在嘬我脖子的吸血鬼,

狄拉夫是个好家伙,

好吧,

是很久没去港口那家酒吧了,

我很热,

希望有用,

记得让巴巴在卧室加壁炉。


他的四肢无法动弹,便扭头用唇舌去寻找,温热在下一秒相触,

那些句子就像烟一样消散了。



第二次后杰洛特尝试着把狄拉夫翻过去,几次失败后,又老实的趴好。

第四次后他感觉刚才墓志铭似乎依然可以保留。

昏睡前他想,今年冬天如果有人说些关于吸血鬼的屁话,他可能就得喝一杯了。


像是被五只沙尔玛碾过,杰洛特的脚刚沾地想站起来,又狼狈的坐回床边,然后就看见了床下的碎布,

“嗯……”

衬衫就算了,还有的是,可这条麻布长裤是他从一个强盗头子的箱里翻到的,唉,真的很舒适,可惜了……

吱呀——

门被推开了,杰洛特头也没抬的看着那些布。


狄拉夫睡了两个小时就醒了,实际上高阶吸血鬼通常是不需要睡眠的,但昨晚确实有点狠了……

身旁的人背对着他打着小呼噜,应该会睡到中午吧。

狄拉夫鬼使神差的亲吻了一下那人耳后的白色碎发后,从卧室逃出来早餐早已经做好,他沉默的在桌边坐下,实际上他什么都没想,之前过载的头脑像是一下清空了。

他在餐桌前坐到了中午,感应到屋里的人快要醒了,起身嘱咐了一句午餐做的丰盛些,就继续放空,直到玛琳端着热腾腾的饭食从厨房出来。

“给我吧。”

他在卧室门前愣了一会儿。

有一个不管吸血鬼还是人类都很难相信的事实,狄拉夫这样高大英俊的吸血鬼,按理说应当是香水店里的常客,可他却不是一个纵情之人,反之他对于这些事非常小心,所以他才会被伤的这么深。

但是现在他把那些伤口抛在脑后,面前的难题是,他真的不擅长处理这样的情况。

叹了一口气,推开房门。


“嘿……还好吗,吃点东西吧,咳,”狄拉夫清了清嗓,“昨晚的事——”

“你最好现在就给我个银戒指跟我求婚,不然我爸爸会打断你的腿。”杰洛特盖了下被子,接过餐盘自顾自在床上吃起来,他确实很饿。

狄拉夫想了想话中的意思,站在床边尴尬的笑了一下。

“我不是十六岁的乡村少女,收起你歉疚的表情吧,你遏制了血瘾,我也保住了命,从结局来看还不错就够了。”猎魔人说着风卷残云般吃完了食物。

“是,但至少不要拒绝我在口头上对你的帮助表示感激。”狄拉夫为对方的宽容放松了精神。

杰洛特把空餐盘还给狄拉夫时,俩人对视了但没有互相闪躲。


“我接受,所以我想知道,这个,”杰洛特挑眉,“真的能控制血瘾?”

“据我所知应该不会,但我对血瘾并没有什么研究,过几天雷吉斯回来可以问一下他。”

“那真是好极了。”


这天狄拉夫夜晚独自在壁炉前烤着火,麻木的用树枝拨弄着木炭。

杰洛特并不是在躲自己,只是太累了,吃完午餐喜欢这人就又睡过去了,用这位猎魔人的话说,“让我选,我宁愿连着打十五个土元素。”

狄拉夫一直到半夜才找回了自己的思维,他感觉——很好。

意识到这一点后,他皱起了眉,没想到只过了一晚那些痛楚就放过他了。

好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和人类一样,逼不得已时也会痛下杀手。”

杰洛特猫一样的瞳孔重新浮现在狄拉夫的脑海,当时他心中一惊,虽说雷吉斯已经铺垫了很多关于杰洛特的为人,但他还是震惊于这个人类在第一时间就选择了谅解,并站在他这边。

这个猎魔人可以共情他的爱,他的恨。

之后他几乎对人类这个物种完全绝望,却无意识的为杰洛特留了一丝缝隙,这个人类正直又善良,这就是他出现在这的原因吧。

在火炉炙热的温度包裹下,狄拉夫脑中时不时闪现着昨晚的画面,那些线条、色彩、温度。他极力的克制着自己,不去想,只可恨他的敏捷的感官,迅速的捕捉到了房门另一侧的人在睡梦中无意识的一声轻哼。

一瞬间犹如置身火海。

他曾经遍体鳞伤,这次还要再尝试吗?

狄拉夫不安的攥紧了胸前那块布料,因为藏在里面的心脏正在大声的回应他。


好吧,他现在是在躲我了。

因为这两天一夜杰洛特都没有出现在白鸦葡萄园,今天是狄拉夫来这儿的第七天,晚上猎魔人终于回来了,但也只是说了句‘我去做了个委托’,然后和管家说了几句话,就从餐桌抓了些吃的回卧室了。

狄拉夫不理解人类闪躲的谎言计谋,就如杰洛特不理解精灵为什么说话要拐十八个弯。


时间回到前一天的凌晨,杰洛特摸着黑在告示板上随便找了一个帮贵族男子寻找失踪爱人的委托就出发了,至于为什么——他虽然纵情,但他同样不擅长处理这种情况。

他需要找点事做,从这个情况中抽离出来,好在雷吉斯两天后就回来了,索性就当作没这回事,过些年再提起当做酒后的笑谈就好。

听了大半晌贵族男子的哭诉,这天晚上,他终于追踪到了这位贵族爱人曾待过的落脚点,却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人,不对,只能说这个生物是只变形怪。

杰洛特差一点就抓住他了,千钧一发之时对方变成一只猫逃走了。猎魔人锤了下墙,只得再次追踪。他的两条腿都发软的厉害,幸亏有随叫随到的萝卜,等他追到一处荒山野岭时,东边已经泛起鱼肚白。他在四周搜寻了一番,找到了一处塌陷,骂了一句。

这该死的倒霉蛋跌进了一只卡塔卡恩的巢穴里,妈的。

杰洛特用了两瓶燕子三瓶黑血,还被咬了几大口,才搞定这只卡塔卡恩,幸亏这没有其他猎魔人,完全的有失水准。

而那只混蛋变形怪居然还想跑,气得杰洛特喊出声,“嘿!我不杀变形怪,只是有人在找你这个混蛋。”

“不,我之前有同伴被猎魔人杀过。”清瘦的男子奋力的往地面上趴。

“我之前放过一只变形怪,我还有一个变形怪朋友杜度,你知道怎么证明我说的话。”这并不是个好主意,但他只能用这个最快捷的方式了,他喝了太多魔药,现在体内的毒素飙升,放在平常追踪一天一夜,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但今天他提前喝了一瓶猫头鹰,也只能撑到现在了。

男子将信将疑的开始变形,他前一秒变成杰洛特的样子,后一秒就哎呦一声跪坐到地上,“我说你这也太敬业了,就这个身体状况还出来接委托?”

“没错,只要你重新变回个性感美女之类的,继续回去骗那个贵族小伙儿,我就可以拿着金币买点面包裹腹了。”

“你在说什么,好吧,看来那该死的没敢跟你说明白。”变形怪顶着杰洛特的脸坐近了一些,“让我重新给你讲一下,我叫贾尔欧,你的委托人马丁斯完全清楚我是个雄性变形怪。”

“既然这样,你逃什么?”

“他爱本来的我,爱的太上头了!他不许我变形!我是个舞台剧演员啊!不让我变形,就像不让猎魔人猎魔你懂吗?”

“其实有挺多猎魔人都想放弃这行的,有人好吃好喝的供着你知足吧。”

“我还没说完呢!他为了防止我变形逃走,托人从欧菲尔高价买了一副专门遏制变形的手铐,换了你家的吸血鬼给你定制了专门铐猎魔人的你不跑?”

妈的,“贾尔欧是吧,给你一秒钟变回你的样子,不然我就把你打到变形。”

贾尔欧做了个投降的手势,变回了自己,是个清秀可爱的男孩模样,接着开口,“说穿了你不也是在逃?同病相怜,互相理解一下嘛。”

“别把你我扯到一起,我那是。”

“算了吧,别骗自己了,我刚一变成你满脑子都是那个英俊的吸血鬼,还以为是你多少年的挚爱呢,猎魔人和吸血鬼真是个好故事呢。”这个变形怪有些调皮的托起了腮。

……确实是个坏主意,杰洛特叹了口气,“所以怎样你才能跟我回去?我可以要那副该死的手铐做报酬。”

“主意不错,我可以回去跟他谈谈,但如果他还是限制我变形,你要保证掩护我逃走。”

“没问题。”

“你发誓。”

真是心累,“我杰洛特,以女爵的白色马裤发誓,一旦谈不拢会掩饰贾尔欧出逃。”

“回去的路上能给我讲讲你跟吸血鬼的故事吗。”

“不能。”


在贾尔欧多次以逃跑做威胁后,杰洛特在马背上敷衍的讲述了‘你们俩怎么认识的?’和‘怎么滚到一起去的?’两个故事。

变形怪兴奋的抓着萝卜的鬃毛,“真精彩!我还想问!”

杰洛特烦躁的抖了几下马绳,“不许再问问题了,我现在感觉把你打晕捆回去是个更好的主意。”

“最后一个问题,我保证问完就闭嘴。”贾尔欧转头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

“……”杰洛特现在除了后悔就是后悔。

“好的,最后一个问题了,我要问点重要的,让我想想……”贾尔欧插着手思考着,“我想到了!”

“那真是太好了。”杰洛特心不在焉的反讽。


“所以他真的那么棒?可以让猎魔人腿软两天?”


杰洛特用了个亚克席,世界终于清净了。

后面的事情就过于顺利了,杰洛特刚说了两句贾尔欧的诉求,马丁斯就把手铐扔给了他,还有一包金币。把贾尔欧从猎魔人身后拽出来,直奔卧室。

要是挣钱都这么容易就好了。


他尽可量晚的回到白鸦葡萄园,在卧室吃完了几个面包,巴巴正好把洗澡水送过来,他终于可以好好泡个澡了。这才叫人过的日子,热水的温度正在慢慢的安抚着他的关节,桶里的杰洛特舒服的感叹出声。

擦洗身体时他极力的想要忽略腰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班痕,该死的狄拉夫,即使他看不到也知道脖颈上会比腰上更加精彩,猎魔人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太老,突变过的新城代谢不怎么管用了。


这天午夜狄拉夫感知到了两件事,雷吉斯已经返程,早上就可以到陶森特,

还有,杰洛特也没有睡着。

狄拉夫自己心里明白,杰洛特的表现都代表着一件事——他被拒绝了。

其实白天时他已经听乌鸦说了杰洛特的整个行程,他知道这个猎魔人不需要他,可以搞定,但是……

吸血鬼摸了摸口袋,就当是为他为了感谢杰洛特,做的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事吧,也不枉自己心动一次。


狄拉夫推开主卧的门,杰洛特穿了一件新的衬衫,正坐在床边擦拭着‘湖女之剑’没有抬头。黑发男人径直的走过来,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坐下,杰洛特能闻到他身上非常淡的血腥味,淡到他问不出这血是属于谁的。

“希望你不是吸过血了,不然我就要换个剑油涂了。”

“不,不过今天玛琳切菜时确实划破了手指,我帮她包扎了一下。”

杰洛特把剑插回剑鞘,弯腰在床下放好,然后站起身俯视着面前这个人,“所以你又没有血瘾了,真是个大新闻,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

“不是你想的那样,那晚之后我的血瘾消失了,当然我本身也不是什么血瘾患者,只是受心态影响……”狄拉夫扫到那人白色领子掩盖下半露的红印,吞咽了一下,“可能会冒犯你,但我必须诚实的说,你的味道过于诱人,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猎魔人都是这样,你的血闻起来像……”他斟酌了一下用词。


世界上最浓香的牛乳加了些蜜在热锅上一边熬煮一边搅动。


杰洛特听完这句形容皱着眉歪了下头,狄拉夫捕捉到了这个表情,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拽出了一个蛇骨银链,坠着一个透明的菱形小瓶,深红色的液体在瓶内不停翻动着。

“我能体会你的感受,至少收下这个吧,随身带着,除了高阶吸血鬼外没有其他吸血生物敢靠近你,理论上对水鬼孽鬼也有些作用。”

杰洛特心里不住的叹气,还是接过来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不知道这个瓶子是什么材质竟然没有露出任何气味,“什么魔药?我怎么没见过。”

“可以说是除了高阶吸血鬼主动赠与不会有人见过,你知道有用就行了。”狄拉夫没有看杰洛特,站起来走到门口,“雷吉斯快要接近陶森特了,我去等他。”

“你不告诉我是什么,我不会带它。”

狄拉夫回头对上杰洛特在黑夜中闪烁的眼睛。


“我的血。”


“……我见过吸血鬼的血,不会一直沸腾,也没有你说那些功效。”

“活体高阶吸血鬼,左心室取血,如果你想问的是这个,建议你不要想找雷吉斯多配几瓶,那是吸血鬼痛觉神经最强的地方。”


杰洛特脱力的坐回床边无奈的搓了下脸,“我要不是突变过这会儿可能就痛哭流涕了。”

狄拉夫走到他面前慢慢蹲下,犹豫了一下,抚上面前人的肩膀,压低的声音用尽温柔:

“我的组织可以再生,我想你懂我,就知道我不会拿着这个换你的感动或是什么的。”

“……可你知道我会感动吗,不是吗。”


两人眼神真挚,四目相对,准备开门见山,他们都受够了试探和算计。


狄拉夫先开口,“是的。请原谅我,我无法控制。”

“见鬼的,你要知道我尚未达到爱上你的程度,可能以后也不会达到。”

感知到对方防线在崩塌的边缘,狄拉夫忍住欣喜,轻声说,“我知道。”

“我也没法跟你保证什么永远对你忠诚之类的鬼话。”

“我知道。”

“也不要指望我对你多体贴,随叫随到什么的……”

“我知道。”


杰洛特不再说话,狄拉夫靠近他,两人抵住额头,发丝纠缠在一起,沉默着。

黑发的主人打破寂静,“现在可以换我问你吗。”

“嗯。”

“可以尽你所能的,不要欺骗我吗?”


“好。”




后来杰洛特又在一次委托中偶遇了兰伯特,当时是在午夜,兰伯特一惊当场拔出银剑,确认是杰洛特后,忍不住吐槽,“兄弟,你闻起来像是和吸血鬼乱搞了几个月被腌入味了。”

杰洛特张了张嘴,骂了一句,什么也没说。





以下是雷吉斯小课堂

“虽然一位是我的兄弟,一位是我的挚友,我真的犹豫了很长时间要不要过来。”雷吉斯迟到了接近一周,才笑着来蹭晚餐,“或许我应该告诉丹德里恩,又会成为歌谣里感人的爱情故事。”

“始作俑者闭嘴吧,再说我就会认为是你早就计划好的了。”

“朋友,请不要误解我,我的本意只是让你们交个朋友,没有想到你们这么投缘,狄拉夫你说呢。”

黑发男人正在开红酒,听到两人斗嘴笑了笑,“我猜没有人能想得到吧。”

“你们吸血鬼真的很烦,就直接告诉我,我的血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是偏爱,你还记得你跟我说牛堡有个喜欢酒精的低阶吸血鬼,而在高阶这每个人类的血本身味道都是不一样的,只不过能够遇到喜欢的、一下就被迷得晕头转向的那种,非常少,至少我还没遇到过,我也闻了乌鸦送到我那的血液样本,怎么说呢才不会冒犯你呢,嗯,非常一般。”雷吉斯详细的解释。

“好吧,所以‘那个’真的能缓解血瘾吗。”

“当然。”

狄拉夫疑惑,“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

“因为几乎不可能实行,一旦血瘾被激发高阶吸血鬼几乎是瞬间就会转化为狂暴模式,大部分是无法控制的,即便是意志力强的吸血鬼,还需要考虑接受者的问题,斯文一些的说法就是,对于普通生物来说还是吸干血给个痛快比较好。”雷吉斯思考着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确实,猎魔人是个不错的选择,可以作为一个抑制血瘾的研究方向。”


end



其实我原来是嗑雷狼/帝狼的,没想到狄狼写起来这么带劲,all狼吧斯哈斯哈,还想写欧吉尔德X杰洛特,弗洛迪米X杰洛克,阿瓦拉克X杰洛特,吸溜吸溜,我还真是不挑食

SILVANUS

我都忘了我還有lof了哈哈哈 是近期的獵魔人相關🙈


我都忘了我還有lof了哈哈哈 是近期的獵魔人相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