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alo

2030浏览    53参与
皝吞bacla

我来了,先发点灰庭相关的,眼罩后面发👌🏻

除了p1其他都是黑白笔画

p2 苹果组相关

p3p4 dialo,p4是没有滤镜的,我好喜欢画小洋裙!

我来了,先发点灰庭相关的,眼罩后面发👌🏻

除了p1其他都是黑白笔画

p2 苹果组相关

p3p4 dialo,p4是没有滤镜的,我好喜欢画小洋裙!

冥亡之石

《Fate / Funamusea》第四章「第一次争吵」

▶海囚×型月,这是一个以RocLobco为主要角色的群像正剧,前两章以食虾组为主,现在有苹果组CP、和不老不死人类少女If的登场

微博发布 上三骑角色简介图 下四骑角色简介图 其他重要角色简介图

概念海报令咒设计  感谢@loser肥猫


◇◇枪之骑士想要杀掉狂战士Dialo的御主Chelan,没想到被Lobco用一条令咒束缚,并让Dialo和Chelan安全离开,此举让枪之骑士和Lobco之间产生了裂痕。而硝烟未散战事又起,弓之骑士的御主也正式登场了◇◇


“居然是……你。”当看清楚来者是谁之后,Lobco露卝...

▶海囚×型月,这是一个以RocLobco为主要角色的群像正剧,前两章以食虾组为主,现在有苹果组CP、和不老不死人类少女If的登场

微博发布 上三骑角色简介图 下四骑角色简介图 其他重要角色简介图

概念海报令咒设计  感谢@loser肥猫


◇◇枪之骑士想要杀掉狂战士Dialo的御主Chelan,没想到被Lobco用一条令咒束缚,并让Dialo和Chelan安全离开,此举让枪之骑士和Lobco之间产生了裂痕。而硝烟未散战事又起,弓之骑士的御主也正式登场了◇◇


“居然是……你。”当看清楚来者是谁之后,Lobco露卝出了震卝惊的表情,因为这就是白天见过的那位金发少卝女,自己还向她讨要了苹果派的做法!“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很危险!难、难不成……”虽然很希望她只是偶然路过,但是一想到刚才出现的治愈魔法,Lobco多少也明白了什么。


“她就是Berserker的Master。”Lancer直接了当地提醒她。


“……为什么?”可就算是得到了Servant的肯定,Lobco还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她没想到看上去这么小的孩子居然也参加了残酷的圣杯战争,明明白天还和她相处得这么好,但到了晚上却偏偏成为了敌人。


“话说回来,既然是Master,那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哦。”而不等大家反应过来,Lancer嘴角居然扬起了残酷兴卝奋的笑,就好像是野狼想要咬死一只无辜的兔子,他以最快的速度向金发少卝女发起了袭卝击!


“Chelan——!”意识到自己的Master有危险,刚才还很狂气的Berserker居然失态地喊出了她的名字,并转身想要挽留自己的Master。但是论敏捷速度,Berserker完全不及快如闪电的Lancer!


“我以令咒之名命令你!”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就在Lancer的长枪快要穿透Chelan的脖子时,Lobco的声音大声响起,同时后颈上的令咒也开始发出了红光:“回来吧!Lancer!”


红色的令咒渐渐减少了一划,而刚才还杀气腾腾的Lancer顿时就受到了来自令咒的不可控卝制强卝制力,刚才还在上前冲的身卝体马上往后飞了回去!Lobco赶紧弯腰躲过如同炮弹一样砸过来的Lancer,然后惊讶地看着他撞裂了身后的树干,一阵尘土飞扬。


“……”而这时候,Berserker也已经站在了Chelan的面前,她用黑色的眼睛警惕地看着Lobco,似乎不明白为什么敌人的Master要这样做。


“抱歉,我觉得……你的Master,是一个好人。”毕竟刚才Lancer不仅和Berserker战斗过,而且打算刺杀她的Master,所以她对自己抱有戒心也很正常,Lobco深感抱歉地向他们鞠了一躬。“所以,我不想……刚才那个,只是下意识的行为罢了”也不知道应该对她们说什么,毕竟自己居然为了保护其他Master而对自己的Servant使用令咒,这在别人眼里一定很蠢吧?但是看着Chelan单纯真挚的眼神,Lobco觉得,如果自己放任Lancer去做的话……那么自己就会成为自己最讨厌的坏人了。


“……♪。”接受了Lobco的好意,Chelan露卝出了好看的笑容并鞠躬向其道谢,然后扯了扯Berserker的衣袖。而Berserker也点点头,然后抱着Chelan飞了起来,离开了公园。


看向天空,今天的月亮非常美丽。


“我曾经做了以前的梦,Kcalb大人很喜欢眺望满月。”身后的恶卝魔翅膀扇动着,Berserker看向怀里的Chelan轻声说道:“你的神明大人也喜欢吗?”


“~”Chelan点点头,然后依偎在她的怀里。


现在的Chelan看似人类,其实她的身上有着天使的血统,还从小就有一万多年卝前的神魔时代记忆,即便回忆起来的记忆是断断续续的,但从中感受到的感情却是无比的真卝实。她隐约记得,自己曾经的名字是Ciel,是Etihw大人的部下,并一直为她与恶卝魔阵营展开厮杀,目的是为了争夺圣杯。但是,最后却因为爱上了敌对方魔王的部下Lost,最后与她一起在苹果树下殉情死亡。只不过,现在的自己却又不是Ciel,因为Ciel的死亡时间较早,她的灵魂并没有被圣杯完全吸收,剩下的一半灵魂化作晶莹的碎片洒落人间,并以人类的肉卝体作为宿主,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每隔五百年,在魔力逐渐充沛、圣杯战争开始之前,必然会诞生一个和Ciel很像的孩子,可以说是Ciel的灵魂后代,是她又不是她。


另外,从祖先那里传承下来的不仅仅是最初的灵魂,还有当年Ciel所爱的Lost的圣遗物,那就是半截恶卝魔角。


在这次圣杯战争开始之际,Chelan被圣杯选中了,同时灵魂也完全觉卝醒。她经常抚卝摸卝着Lost的圣遗物,心想这是自己唯一能和她见面的机会,虽然听上去有些悲伤,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Lost虽然和Ciel死亡的时间比较早,同样没有被圣杯完全吸收,剩下一半的灵魂碎片也洒落人间,Lost的灵魂后代也会每隔五百年出现一次。只可惜,Lost的灵魂后代却不是在圣杯战争开始之前出现的,而是在圣杯战争结束之后、大地龙脉里的魔力最微弱的时候才会诞生,且不说两位灵魂后代必然有至少几百岁以上的年龄差,当Ciel的灵魂后代去寻找Lost的灵魂后代时,要么世界太大无法寻觅、要么就是对方还没出生;当Lost的灵魂后代想去找Ciel的灵魂后代时,要么是对方还没有出生,要么就是在刚刚落幕的圣杯战争中被杀,所以谁也找不到彼此。


已经轮回了好几代,这次,我再也不想错过了……我想和你见面。


怀抱着这样纯粹的心愿,Chelan按照计算好的时间、计算好的地点、和传承了许久的圣遗物,终于成功召唤出了另外一半Lost的灵魂碎片,也就是眼前这位并不完全、绝非正统从者的Berserker。她的真名是Dialo,是Lost但也不是Lost,和Chelan一样都是很特异的存在。


“话说回来,刚才的那位Master还真是善良的人啊,真不想在以后和她打起来……什么?你说那个Master今天还帮您垫付了买苹果的钱?啊啊……这样的话,更不想和她打起来了……”就算Chelan从来不说话,但Dialo还是和她交流得很顺利,这是从一万年卝前就拥有的二人默契。就算她的职介是Berserker,但还是存有较多的理性,是少见的可以和别人交流的Berserker。


“♪。”Chelan开心地笑了笑。


说实话,Chelan之所以召唤Dialo出来,只是为了想和她见面而已。她当然明白,自己只会治愈魔法,不会攻击魔法也不懂制卝作魔术礼装,就算自己是天使的灵魂后代,可圣杯战争中有不少比自己还要强大的藏龙卧虎之人,Chelan早就明白自己肯定赢不了。所以,能和Dialo多过一天就算一天,眼下的每一秒都是难得的重聚时光,因为知道美梦终有一天会被别人敲碎,所以一定要倍加珍惜。


“?!”突然、Dialo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她抬头看向天空,在确认敌人的结界已经展开之后,就缓慢从天空中飞了下来,然后放下了有些不安的Chelan,眼神警惕地看向了道路的对面。


就在下一秒,一阵黑色的烟雾就从那里蔓延开来,只见一位纤瘦高傲的紫发少卝女从黑雾中缓缓走来。她齐腰长的紫色发卝丝打理得一丝不苟,身上穿着淑女的黑色洋装,点缀着白色蝴蝶结的黑色长靴在道路上踩出了清脆的脚步声。而她的身后,则笼罩着一团更加邪卝恶的黑气,那是被黑卝暗充盈的虚无,不过少卝女却完全不惧怕背后的恐怖,她停了下来,用深紫色的眸子毫无感情地看着Chelan和Dialo。


很明显,对方是Master,身后的黑气传来了带有血卝腥味的魔力,这很有可能就是她的Servant!Dialo凶狠地瞪着她,没想到刚刚从和Lancer打完一场后,居然又遇见一位Servant!


“晚上好,打搅你们的约会真是抱歉。”不知名字的紫发少卝女率先开口,虽然礼貌,但话语中的含义却完全不温柔:“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If,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我不喜欢浪费时间,还请你们和我们速战速决吧?”


话音刚落,If身后的邪卝恶黑气就睁开了一双血红色的双眼,看上去非常恐怖!


“Chelan,他们要攻过来了,我现在魔力不够,使用令咒让我释放宝具!”Dialo也迅速摆出了战斗架势,身后的Chelan点点头,同时她后背上的令咒开始发出红光。


“宝具解卝放·伊旬园的禁果——!!!”


◇ ◇ ◇


地点还是在那片刚刚经历了第一场战斗的森林中,Lobco和Lancer面对面站着,气氛异常紧张。

当然,此时的Lobco可是动都不敢动,仿佛只要动一根手指,她就要被杀了。


“为什么阻止我。”Lancer在笑,但看着Lobco的眼神却非常冰冷,在得不到对方回答后,又咬牙切齿地问了第二遍:“杀了Master是最快捷的方法,你为什么阻止我。”


“我一开始就说过,我答应你绝不逃跑。但……也会约束你的一些行为,我不想成为默认Servant滥杀无辜的Master……”Lobco握紧拳头,努力让自己的回答不要结结巴巴,虽然自己很害怕这个恶卝魔,但有些事情她不想默认他去做。


“我可没有答应你,而且你居然把令咒用在了保护其他Master、约束自己Servant的行为上,真是废物啊。”脑海里的确是浮现出了当时从教卝会教卝堂里走出来时,Lobco说过的话,但那时候Lancer压根就不想服卝从,哪怕是现在,Lobco对自己而言都仅仅只是一个有着契约关系的陌生人而已,哪有同卝居几天就会关系变好的道理呢?


“哪有说自己Master是废物的……”

“难道不是?”


一把闪着寒光的匕卝首向自己迅速飞来,虽然没有刺中Lobco,但却完美钉在了后面的树干上,即便刀刃没有对准她的脖子,但这只是因为Lobco的Master身份还能给自己带来一些价值,冰冷的刀背离少卝女的脖子也就只有两厘米的距离,来自恶卝魔的愤怒丝毫不减。而Lobco也双卝腿发软差点就要跪下了,但也还是努力站直了身卝体,Lancer冷冰冰地看着她,眼神中没有怜香惜玉的感情,就好像在厌恶Lobco的善心拖累了他。


“圣杯战争不可能存在博爱和仁慈,想要圣杯,就应该把竞争对手全部杀掉,我不喜欢玩家家酒,我想赢得胜利。”刺骨的杀意让少卝女感到窒卝息,Lancer冷酷地说道,他能来现世一遭,自然也有自己的目的和欲卝望。


“……所以,就要不择手段吗?”Lobco咬咬嘴唇小声说道。


“不择手段?我可是光卝明正大进攻其他Master的,你以为需要消灭的敌人只有Servant一人吗?虚情假意赢得好感度,然后背叛别人将其杀死的事情,又或者是用不入流的做法挑卝拨离间别人,才叫不择手段。”对少卝女的发言感到好笑,Lancer警告她:“不是所有Master都愿意和对方的Master做朋友,收起你的幻想吧,等敌人的Master主动过来对你做坏事就晚了。”


“……很抱歉……就算这样,自己也不想成为主动杀卝人的人。我不想成为追求魔道、见他人的死活不管的魔术师……”Lobco低下头思考了一会,不过还是决定坚持自己的想法。


“真是够了,为什么我会遇上你这样的Master啊?比魔王大人比起来,真的是差太远了!”只不过少卝女的善良发言却让Lancer更加生气了,他可是恶卝魔,怎么可能听几句别人的人道发言就洗心革面?他一步上前握住了Lobco的脖子,不算特别用卝力,但这种行为也是非常可怕:“你就不怕我杀了你,把你吃掉?”


“呜……”人生还是第一次感受到生命受到了威胁,Lobco被恶卝魔的恐怖气场吓得红了眼眶,但是她并不想就此退缩,依旧想要利卝用自己Master的身份,尽可能地减轻Lancer对自己的不满和愤怒:“Lancer……就算你说过,哪怕是杀了我,你也有魔力在现界维持一段时间对吧?但是……现在圣杯战争才开始不久,你又有什么方法,可以瞬间找出剩下的六位Servant呢……?就算你主动挑卝起灾卝祸,引卝诱他们出来……在不知道对方真名是谁的情况下,又有什么自信同时击败六位Servant的群攻?”


“一口气说这么多,你这是在为自己的存活据理力争吗。”Lancer微微眯起眼睛,看来是听进去了。


“是的,因为我不想死……至少不想死在自己的Servant手里。至于刚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对不起……不过,我不觉得我做错了。之后如果参加战斗,必须我要在场看着你才行……Lancer,我不会妨碍你……但你也不能背着我偷偷做坏事。”看见自己的争辩有效,虽然脖子被掐住的感觉很难受,但Lobco还是壮着胆子与恶卝魔四目对视。


“能制约我的就只有魔王大人。”

“但是,现在站在你面前的Master……是我。”


“啊啊,说得对,你还有令咒。”自己的Master还在坚持所谓的人道主卝义,真不知道该说她幼稚、还是说她很希望再次激怒自己,不过Lancer还是突然露卝出了绅士的微笑,然后掐着Lobco的手渐渐松开,转而去触卝摸后颈上的令咒。虽然恶卝魔的动作很温柔,但Lobco心知肚明,Lancer从来不是一个温柔的恶卝魔。


“只要使用令咒,我就没有办法违卝抗你,你可以叫我保护你,也可以叫我不要杀卝害对方的Master。但是你现在只剩下两次机会了,如果你没有令咒的话……”


——会被吃掉。


Lobco没有说话,一滴冷汗从她的额上悄然滑落。

“知道了吧?我们仅仅只有契约关系,一旦契约关系消失,我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松开了Lobco之后就没有再看她一眼,Roc浑身散发着惊人战栗的黑色低气压,然后转过身去灵子化消失在了Lobco面前。


在他消失之后,在森林里孤身一人的Lobco很快就全身发软卝瘫坐在了草地上,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让她一个人平复一下恐惧的心情。

而在她的头顶上,一只海鸥也凌空飞起,投身飞向了夜幕之中。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Lobco是守序善良,Roc是守序邪卝恶,两人在搭档合作的时候,必然会产生分歧,目前他们的认识时间不超过一星期。


Lobco如果是以契约关系所给予的御主身份和Roc相处,反而会让心高气傲的Roc感到不满,因为他本来就不喜欢强卝制卝服卝从的令咒系统。除非Lobco愿意做出努力,在契约关系上再覆盖多一层另外的关系,让Roc不再把她当成普通契约者,而是把她看成和自己拥有另外一种关系、自己还算认可的对象……只有这样,善恶对立的他们才会真正地合作起来。


本文还有一个隐藏设定,《灰色庭园》的角色们大多数都会在这个现代世界里出现。


Chelan、Froze、Macarona全员为神明部下的灵魂后代,为天使组,在土地魔力浓厚的时间段内会在现世里诞生为人,而土地魔力浓厚的时间段=500年一次的圣杯战争即将开始的预兆,所以天使组成为御主的可能性很高。她们会在土地魔力减少的时间段内寿终正寝,可以成为亚从者进行召唤,但这个时间段圣杯战争已经结束了(所以土地魔力会减少),理论上她们成为从者的可能性会降低。


Dialo、Yosafire、Rawberry、Raspbel全员为魔王部下的灵魂后代,为恶卝魔组,在土地魔力减少的时间段内会在现世里诞生为人,她们会按照前世的记忆去寻找天使组的羁绊成员,但因为相隔了五百年、天使组可能已经寿终正寝、而且世界又很大,所以恶卝魔组顺利找到天使组的概率会很低。那时候土地魔力减少,圣杯不会出现,恶卝魔组成为御主的可能性在理论上会减少,反而有可能成为亚从者在500年卝前的圣杯战争中被天使组的成员召唤出来。


无法降生在同一个时间段,如果想要见面就只能通卝过圣杯战争进行召唤。

冥亡之石

《Fate / Funamusea》第三章「初战」

▶海囚×型月,这是一个以RocLobco为主要角色的群像正剧,前两章以食虾组为主,现在有苹果组CP的登场。

微博发布 上三骑角色简介图 下四骑角色简介图 其他重要角色简介图

概念海报令咒设计  感谢@loser肥猫


◇◇狂战士出现了,并被察觉到气息的枪之骑士主动出击拦截,Lobco赶到现场,发现从者之间的战斗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可就在狂战士身居下风的时候,狂战士的御主却出现在了Lobco的眼前◇◇


就算这里是沿海城市,但靠近内陆的地方,怎么可能还会有海鸥出现?

冷冰冰地注视着窗外的海鸥,Lancer虽然没有...

▶海囚×型月,这是一个以RocLobco为主要角色的群像正剧,前两章以食虾组为主,现在有苹果组CP的登场。

微博发布 上三骑角色简介图 下四骑角色简介图 其他重要角色简介图

概念海报令咒设计  感谢@loser肥猫


◇◇狂战士出现了,并被察觉到气息的枪之骑士主动出击拦截,Lobco赶到现场,发现从者之间的战斗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可就在狂战士身居下风的时候,狂战士的御主却出现在了Lobco的眼前◇◇


就算这里是沿海城市,但靠近内陆的地方,怎么可能还会有海鸥出现?

冷冰冰地注视着窗外的海鸥,Lancer虽然没有动手,不过从他的影子中却突然冒出了黑色的长枪,狠狠向海鸥突卝刺过去。被刺中的海鸥顿时变成了一滩水消失了,Lancer皱皱眉头,随后加固了家里的防护结界,接着往Lobco的卧室走去。


推开卧室的门,Lancer一眼就看到了正抱着被子舒服睡觉的Lobco,因为Servant是不需要睡眠的,所以Lancer晚上都会在家附近巡逻,又或者是在客厅那里看电视消磨时间,这让他觉得很无聊。另外Lancer也是许久没有和异性接卝触了,Lobco的睡颜也挺可爱的,不过他并不是那种随时随地都对异性发卝情的男人,所以直接伸手摇醒了她:“Master,我要吃炸虾盖饭。”


“什么?!什么炸虾,我不要炸虾!”虾料理对Lobco而言简直就是噩梦词汇,不管刚才睡得怎么深沉,在听见耳边传来这样的声音时,还是吓得瞬间清卝醒坐了起来。而在看到对面正在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Lancer,少卝女也马上明白过来,忍不住向他不满地吐槽:“真是的,你总是在吃吃吃……都把我这个月的零用钱给吃没了!还总是吃炸虾,炸虾那种东西不觉得很残卝忍吗?!”


说得没错,自从被召唤出来后,Lancer就经常暴饮暴食,甚至可以吃十人份的饭量,而且还特别喜欢吃虾料理。而且在降临此世的时候,Servant的大脑会自动获取这个世界的一切基本知识,所以Lancer不仅学会了在街上拉着Lobco去买炸虾,而且还学会了打电卝话叫炸虾外卖,Lobco有时候看着家里成堆的炸虾都快要被吓得昏迷了,而且钱包里父母给的生活费也迅速减少,真没想到参加圣杯战争还会增加自己的日常花销!


“谁叫你魔力不够?光靠Servant自身的魔力是没办法发挥出真正的实力,而从你身上汲取太多魔力你又会死掉,那我只能靠吃饭来吸收魔力了。而且我不会用煤气灶,喷火倒是会的,可是你昨天不是说过不准在家里使用火焰魔法吗。”听着Lobco的埋怨,Lancer完全不在乎地耸耸肩,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凑过去低声说道:“想要我少吃饭给你省钱是可以,那你就得和我补魔了。”


对于参加圣杯战争的Mastet而言,补魔这件事多多少少也从监卝管者哪里听说过了,所谓的补魔,就是和自己的从者通卝过身卝体接卝触的方式进行体卝液交换,短时间内可以让Servant补充大量魔力……说白了,只要让Master和Servant进行sеx就可以了。


“你、你不可以这样……!”一想到自己要和召唤出来的陌生恶卝魔sеx就觉得害羞得不得了,Lobco对性的观念不会特别开放,约炮什么的更是不会去做。她赶紧用被子围着自己的身卝体,还后退了一米远胆战心惊地提防着Lancer。


“区区一只虾而已,我怎么会对你的身卝体感兴趣?还不快点起床做饭,冰箱里还有食物,不然我就把你给吃掉算了。”不过Lancer却笑了起来,虽然早就发现Lobco是一个隐藏巨卝乳,不过身为恶卝魔的自己可不会对一只虾产生什么兴趣。说着他还指了指Lobco的尾巴,目前为止,Lobco最能吸引自己的也就只有这条看上去很美味的尾巴了。


“只能吃鱼肉蔬菜炒饭,不过我没办法炒十多人份的大锅饭……你还是要过来帮忙哦。”默默掂量了一下这个月剩下的生活费,Lobco也没办法,只能起床和Lancer一起做饭。早饭什么的自己吃一碗就够了,看着Lancer一边吃饭一边抱怨没有虾的样子,少卝女在心中默默想着自己和他果然合不来。


除此之外,光是吃一顿早饭而已,冰箱里居然又被吃空了。


“我要出去买菜了,话说Master一个人出去,你不灵子化待在我身边吗?”外面比屋内要寒冷许多,Lobco戴上围巾、穿上保暖的毛绒靴子,拿着自己的背包对Lancer说道。


“因为魔力不够,现在我要靠睡眠来保证魔力不会浪费消耗。而且你不是说不用我专门保护你的吗,只要你隐藏自己的令咒,就基本上不会有人过来杀你,大不了你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用令咒叫我过来。”暖融融的被炉的确有让人变得不想动弹的魔力,Lancer吃着蜜柑懒洋洋地说道。


“好吧……蜜柑可别都吃完了,还有,白天要待在家里,不能出去也不能让邻居发现我家有一个男人哦。”要恶卝魔忠心耿耿地保护自己,这件事怎么想也不现实,Lobco只能承认,然后拿着自己的东西就出了门。


而就在Lobco离开家门之后,Lancer就靠在沙发上一个人打盹,不过他的两条恶卝魔尾巴也潜入到了影子之中,然后在地面上迅速往Lobco的方向延伸,以非常谨慎的方式偷偷连接上了Lobco的影子。


现在Lobco已经离开了时钟塔所在的城市,因为决定参战所以也早早请了假,况且接下来就是寒假假期了,Chlomaki那边好像也没有打电卝话过来谴责自己做清洁的时候反而把房间弄乱,不过一想到被监卝管者撞碎的玻璃,Lobco还是往讲卝师的办公室寄了修补费过去。另外,为了隐藏Lancer的存在,Lobco还来到了隔壁的沿海城市租房居住,而她之所以会选择这里,是因为这里的海水可以让她想起自己的老家,而且这个地方非常和平,海鲜也十分便宜,对Lobco干扁的钱包而言非常经济实惠。就是现在的月份是十一月,周围都已经有冬天的迹象,沿海城市往往比内陆城市要冷一些呢。


“叮咚~”当Lobco在超市里选购优惠打折的蔬菜和鱼肉时,她的手卝机突然传来提示,她拿来一看,原来是同样住在这个城市的朋友Aom感冒了,她还提醒自己要小心点,天气冷了很容易生病。


“之后要去看看她才行。”在回卝复了Aom之后,Lobco决定之后要抽时间去探望她,当然探望病人可不能空手而去。冬天的水果多少有些贵,不过苹果倒非常爽脆便宜,Lobco挑选了一袋苹果后,就提着其他挑选好的东西排队结账。


今天的队伍稍微有些长,而站在Lobco前面的是一个有着金色短发、头上别着天蓝花饰的少卝女。


是外国人吗?Lobco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被少卝女给吸引了,毕竟这位少卝女的发卝丝看上去非常柔顺,从气质上来看也不想是一个普通人,更像是一个纯洁的大小卝姐。而这时候,队伍也轮到了这位金发少卝女,她怀里抱着一篮子的红苹果,在放在柜台上后就拿出钱包准备结账,不过她的表情马上就变得紧张起来,因为收银员说她带的钱不够,没办法让她购卝买这篮子的苹果。


“她不够的零钱我来帮她付吧。”虽然自己现在的经济也很吃紧,不过看着少卝女不安的表情,和听到身后埋怨队伍停下来的声音时,Lobco还是忍不住去帮助她。


“~☆。”加上Lobco的零钱就刚好可以购卝买这篮子的苹果了,这位金发少卝女很感激地向Lobco笑了笑,然后在看到她购卝买的东西还挺多的时候,也没有马上离开,主动帮助Lobco拿了一些。


大概是两位少卝女都是很善良的人,即便金发少卝女不怎么说话,但和她并排走在路上Lobco还是觉得和她走在一起时感到很放松,大概是这个孩子太可爱了吧?不一会,她们就走到了一处公园,察觉到Lobco有些累了,金发少卝女对她指了指树荫下的椅子,似乎在对她说不如一起去休息吧?


“好啊。”这是一个好建议,Lobco欣然接受,然后和她一起去公园休息。而就在金发少卝女也坐下来的时候,一本小册子突然从她的口袋里掉了出来,而且还在地面上完全摊开,露卝出了里面记录着苹果派的做法。


“你喜欢苹果派吗?”Lobco弯腰帮她捡了起来。

“♪。”金发少卝女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Lobco轻轻翻阅起来,发现这上面记录的做法简直比外面买的食谱还要好懂,这让她想起了刚才Aom生病的消息,与其送苹果给她,说不定请她吃热卝乎卝乎的苹果派更好吧?于是忍不住向金发少卝女说道:“我也想卝做苹果派送给我生病的朋友了,请问我可以记下来吗?”


金发少卝女露卝出了好看温柔的笑容,看来是认可了。就算她不说话,但和Lobco互动起来的时候还是很高兴,喜欢苹果派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坏人!而且在分别的时候,还送给了Lobco好几个苹果。


“真是一个好孩子啊。”提着东西与金发少卝女挥手道别,Lobco开心地提着苹果回到了家,心想今天晚上就可以按照食谱尝试一下做苹果派,自己好久都没有吃甜食了。


“好慢啊。”在Lobco踏入家门的时候,依旧在被炉里打盹的Lancer马上睁开了眼睛。


“因为东西很重,在公园里休息了一下。”Lobco把东西全都放在了桌上,解下围巾回答道。


“不买虾就算了,怎么买了这么多苹果。”打量了一下桌子上的袋子,Lancer问道。


“有一些是一个姑娘送给我的,今卝晚我打算尝试做苹果派。”拿出了面粉和鸡蛋,然后把记下来的食谱贴在了冰箱上,看来Lobco对此跃跃欲试。


“瞧你笨手笨脚的样子,你会做苹果派?还有做我的那份别放太多糖,会腻。”Lancer翻了个身看着系上围裙的Lobco。


“我当然会做!还有苹果派是我做给生病的朋友的,才没有你的份呢。”

“是吗,那我去叫炸虾外卖了。”

“随便你……等等,别拿我的钱买炸虾啊!”


Lancer虽然有时候会吓唬和凶一下Master,但日常生活中多数都是普通的吵嘴更多一些,毕竟也没有必要要把关系弄僵。就在他们吵吵闹闹的时候,Lobco也已经切好了苹果和面皮,然后涂抹上蛋液和糖,在放入烤箱烤制后,苹果的香味都已经满溢在整个屋子里了。


Lobco拿出苹果派,然后解下围裙把苹果派放在了桌面上,打算试吃一下第一次做的甜点,结果正好在看到Lancer正在看书。或许是觉得Lancer的气质不像是读书人,Lobco歪着头问道:“你正在看什么书?”


“是世界地图大全。”Lancer扬了扬手中的书。

“看地图,对圣杯战争有什么用处呢?”热腾腾的苹果派也很香,Lobco把苹果派切开,然后在上面倒上焦糖。


“我看地图,只是想看看过去漆黑世界的领土现在在哪里。”就在Lobco用叉子准备品尝切开的苹果派时,Lancer毫不犹豫地扭过头,在苹果派准备送入少卝女口卝中的时候一口吃掉,然后马上被甜得皱紧了眉头。


“……在这里哦。”虽然蘸上了焦糖和奶油的第一口苹果派被偷吃了,但是看到Lancer被甜得表情微妙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Lobco伸出手在地图上指了指曾经漆黑世界的中心位置,现在那里已经是非常发达的尖端城市了。


“一万年过去了,版图还是发生了不少变化啊,曾经的陆地是大海,曾经的大海是陆地。”看着地图上的中心点,Lancer的表情变得有些感慨,一万年卝前他是最熟悉这片大地的人,一万年后却变得熟悉又陌生:“话说我们脚下的土地,其实是漆黑世界的边缘,漆黑世界的领土很大,而我生前就是活跃在漆黑世界中,就算在边缘,我也可以从边缘土地里获得一些魔力。”


“就是指左右Status的要素吧?”Lobco若有所思地回答道,因为她最近这几天可是阅读了不少关于圣杯大战的书籍,所以她也知道,左右Status的要素有土地、知名度和Master的魔力这三样。而土地和知名度指的是,距离英卝灵在传说中舞台的文化圈土地越近,知名度越高的话,那么他就越强大,甚至连装备都更加接近一万年卝前的传说所述。


“那你知道魔王大人是谁吗?”Lancer心想她居然做足了功课,开始对她提问。


“魔王大人……啊,你是说神魔时代的魔王吗?当时的陆地上有几位魔王呢。”Lobco对书本上的知识脱口而出,然后追问:“话说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是哪个年代的人?”


“我就是在神魔时代活跃的人啊,我当时侍奉的魔王是Satanick。”Lancer回答。


“……唉?”这个回答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正在吃苹果派的Lobco愣了一下,然后哆嗦着嘴唇大声惊叹:“你侍奉的魔王是Satanick,那你不就是一万多年卝前的老卝爷爷了吗?!”


“……”Lancer毫不犹豫地把书敲了过去。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捂着被敲红的脑袋赶紧道歉,然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Lobco继续好奇地追问:“我记得书上有说,Satanick已经到达了根源,而侍奉他的恶卝魔有许多吧?那你的身份是……普通恶卝魔还是魔王的部下?”


“战死。”Lancer的回答很简短。


“……我明白了。”就算没有直接回答,但这样的信息也够了,Lobco眨眨眼睛,轻声问了一句:“话说你主动对我说你生平的线索,就不怕别人把我抓卝走,然后用魔术读我的大脑,发现你对我说过的话,然后从魔王的部下名单中找到你的真名吗?暴卝露真名岂不是有了弱点?”


“原来你也是懂读脑的,还想到了被其他Master抓卝走的可能性啊,看来你这几天也不是没有为圣杯战争思考过,好歹也是做了准备。”算是对自己Master的一次夸奖,Lancer合上卝书本,看上去似乎一点也不紧张:“不过魔王的部下可是有10个,我只是其中之一,能一下子猜中我的概率只有10%。为了使用方法试探出我的真名,他们一定会主动攻击过来的,这样的话就能减少我去找他们的时间,早点结束战争不好吗。”


“原来如此……等等,怎么觉得你很想让敌人抓卝走我似的?!”

“你唯一的用处就是做一个诱饵。”


没想到Lancer又在嫌弃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太少,而且居然还说出了利卝用自己的发言,Lobco被吓了一跳,然后捂着耳朵慌慌张张地大叫:“够了够了别再说下去了!我不听!我要把刚才的记忆从大脑里取出来才行,才不想被你利卝用了!”


“哈哈哈!话说你就不好奇这本书我是从什么地方拿来的吗?”看着Lobco不安的样子哈哈大笑,然后Lancer举起手中的书本说道。


“……你偷来的?难道你去做贼了?”Lobco定睛一看,发现这本书果然不像是自己家里的。


“偷?我是半夜去图书馆里免卝费借的,没想到一万年后的现代社卝会对普罗大众的知识教育非常慷慨啊。”Lancer理直气壮地说道,毕竟他明明在入口处看到里面的书都是可以免卝费阅读的。


“那你也要办卝理借书证!所以说老卝爷爷就是老卝爷爷……”Lobco几乎被他的发言害得说不出话来,看来他和现代社卝会的代沟还是挺大的。


“——!”就在这时候,Lancer的双眼亮了亮,就好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他直接站了起来打开窗户,并对Lobco说道:“我要出去一下。”


“你要出去做什么?”看着Lancer的手中居然拿着武卝器,Lobco就觉得不妙。


“不关你事。”他冷笑着回答,那双眼神也开始变得轻蔑,就好像接下来的事情她派不上用场。


——难道他要去战斗?!


“等等我!”他的异常情况瞬间让Master警觉,但是Lancer却已经跳出了窗,然后在屋顶上往某个地方快速前进!Lobco只能跑下楼,踩着自己的自行车全速追着Lancer离开的方向,但自行车的速度怎么可能会跟得上Servant的奔跑速度,不一会就跟丢卝了。“我记得那个方向有公园……先去公园看看!”当机立断决定前往公园,论战斗,当然还是公园最合适。Lobco马上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公园,并在赶到边缘的时候就从周围的气氛中感到了些许不安,而且在跑到里面查看情况的时候,果然听到了有激烈打斗的声音!


Lobco抬头看向天空,接着月色的照耀,她发现手持黑色魔枪的Lancer正高高跳跃在半空之中,和一个看上去虽然小巧、但双手特别巨大锋利的黑影凶狠地战斗中!


战斗中的两人从高空中重重落下,一瞬间就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同时激出了狂风!周围的树枝沙沙作响,Lobco不得不用手挡住了扑面而来的尘土,然后上前几步担忧地看着Lancer,同时发现那个浑身散发着恐怖魔力的黑影竟然是一个红色双马尾的娇卝小女孩!


这么小的女孩子居然也是Servant?!而且……应该是Berserker!

Lobco对此非常惊讶,而且从她的外貌来看还是一个恶卝魔。


“哼。”Lancer明显是知道Lobco已经赶过来了,不过看都没去看一眼,依旧持枪往对方发起了密集的攻击!而Berserker的那双大手也非常恐怖,就算移动速度和防御力都不如Lancer,但是她随便一下都能把岩石直接捏碎,然后直接从水泥地上挖出一大块水泥往Lancer投掷过去!


普通人被大块水泥砸中一定会死,不过Lancer可不会有被重物砸中的时候,敏捷速度最快的他迅速闪避,然后像闪电一样冲到Berserker的面前,想要用魔枪刺中她的心脏!Berserker赶紧用巨大的双手抵挡,接着往后跳跃拉长距离,同时那双可怕的手也变大变长,狠狠地像Lanter的身影拍了过去。Lanter顺利跳到了高空,让Berserker没有打中自己,然后在落下的时候又用长枪横扫,一下子划伤了Berserker的手臂。


战斗还在继续,Lanter的攻击更加游刃有余一些,他们每次的攻击都能迸发出闪耀的火花,都能激出阵阵狂风,而且因为速度极快以至于用肉卝眼根本没办法看清楚!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Servant之间的战斗,Lobco都看呆了,而且在看到Berserker的爪子突然变得巨大、而且身卝体变红的时候胆战心惊地后退了一步,因为Berserker看上去变得更大了,对着月亮发出吼叫的声音足以刺痛耳膜,周围因为魔力而起的风几乎都可以让普通人感觉到疼痛!


“这是狂化。”Lobco喃喃自语地分析着,她还是看得懂Berserker的变化,而紧接着她也看到了Berserker高高跳跃到了天空之上,就这么冲下来的话所产生的冲击可不容小看。“Lancer,小心点!”意识到对方变强了,担忧的Lobco急忙向Lancer喊道。


“这更有趣,你离远点。”但是Lancer却兴卝奋地笑了起来,只因为他最喜欢战斗了,就在Berserker狠狠砸了下来、并把这片区域的地面都压裂之后,早就闪到一边的Lancer再次向敌人突卝刺而来,同时从他的影子中还冒出了无数长枪,就好像要把Berserker穿刺起来一样,并在下一秒引发了爆卝炸!


站在安全地方的Lobco小声祈祷着Lancer千万不要出事,也谨慎观察着前方的战况,爆卝炸的烟雾很快就被打斗时所产生的风给散去,不一会就能看到Lancer和Berserker战斗的身影,他们每一次攻击都伴随着仿佛可以把空气燃卝烧起来的火与电,踏出来的每一步都能让地面发出震动的悲鸣。就在Berserker想用变长的巨大利爪攻击Lancer的时候,这个男人像是早就预判到了这个情况,反而顺势跳上了她的手背,然后踩着手臂猛冲上前。数把黑枪在他身后凝聚,和他手中突卝刺而来的魔枪,一起刺中了Berserker的胸口!


“天啊……!”如此紧凑的战斗让Lobco紧张得不得了,但在看见Lancer更强的时候她多少也安心了。


不过这个被刺中胸口的Berserker却没有消失,或许是没有刺中灵核、又或者是有战续的方法,她一下子甩开了手臂上的Lancer,然后再次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怒吼!Lancer则笑着摆出了攻击架势,打算在下一回合把她打败!


“咔哒。”而就在这个紧要关头,从森林的阴影中突然传来了细微的树枝断裂声,看来是有第四个人出现在现场了。同时伴随着一阵非常悦耳好听的歌声,一股天蓝色的星光就出现聚卝集在Berserker的胸口和手臂之上,不一会就治好了她身上的伤口。


“是谁?”Lobco和Lancer一同看去,只见那是一个娇卝小的女性身影,她在大家的注视下慢慢走了出来。发卝丝柔顺的金发宛若明月一般皎洁,发上别着一朵天蓝色的花饰,身上搭配的是蓝白色的十卝字卝架花纹长裙,她用翠绿的双瞳看向Lobco,波澜不惊的脸上看不出有一丝诧异。


-TBC-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由于有时代隔阂,Roc只是知道了现代社卝会的基本知识,但对现代社卝会上的细节不是很了解,所以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借书卡。


另外Roc之所以会用尾巴去跟卝踪Lobco,是因为就算对这个御主不怎么上心,但基本的保护还是要做的,相当于安装了GDP,如果御主遇到危险了,他也能马上知道地址。

恣肆
画了两天,感觉要指骨碎裂(不会...

画了两天,感觉要指骨碎裂(不会)
喜欢这种话少的酷酷性格
总觉得很靠谱x

画了两天,感觉要指骨碎裂(不会)
喜欢这种话少的酷酷性格
总觉得很靠谱x

兔原莓一
翻出了好久之前的草稿图 有bu...

翻出了好久之前的草稿图

有bug但是懒得改了噫噫呜

翻出了好久之前的草稿图

有bug但是懒得改了噫噫呜

麻雀

努力修....
才修了半张
有没有同好耶 可以加个扣扣了解一下

努力修....
才修了半张
有没有同好耶 可以加个扣扣了解一下

MA–OH!
想尝试下色块风所以就画了顺便求...

想尝试下色块风所以就画了顺便求个手滑_(:з)∠)_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5118637
【不存在的

想尝试下色块风所以就画了顺便求个手滑_(:з)∠)_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5118637
【不存在的

蕨类植物🌿
多久没玩水彩了。。糊成这个熊样...

多久没玩水彩了。。
糊成这个熊样。。
绝望。

多久没玩水彩了。。
糊成这个熊样。。
绝望。

蘭音

灰色庭园日常(๑>ڡ<)☆

P1   蛋糕和派的交流会♥
P2   日常欺负emalf

灰色庭园日常(๑>ڡ<)☆

P1   蛋糕和派的交流会♥
P2   日常欺负emalf

陌笑笑笑肝脏炸裂
灰庭里的dialo(≧∇≦)!...

灰庭里的dialo(≧∇≦)!

对dialo印象最深刻了

因为她要yosafire去摘苹果回来做苹果派…

然后我发现苹果可以回血而且可以免费拿很多…
所以一口气捡了四十多个回来hhhhhh

然后被dialo说你苹果拿得太多了多到好恶心噗hhhhhh

灰庭里的dialo(≧∇≦)!

对dialo印象最深刻了

因为她要yosafire去摘苹果回来做苹果派…

然后我发现苹果可以回血而且可以免费拿很多…
所以一口气捡了四十多个回来hhhhhh


然后被dialo说你苹果拿得太多了多到好恶心噗hhhhhh

炙烧海虾

最近三周目灰色庭园
(准确来说是二周目,上次玩只是为了收集NE

学校摸鱼,没打稿看看就好
(猛然发现画错dialo的角......

最近三周目灰色庭园
(准确来说是二周目,上次玩只是为了收集NE

学校摸鱼,没打稿看看就好
(猛然发现画错dialo的角......

_骨羽

强行为万圣节热身(????)

有段时间没画水彩了手特别生……控制时间涂鸦了两张练手,挺潦草,随便看看就好了(இωஇ )这种蜜汁上色方式真得改改……尤其勾完线就没有一点水彩的感觉了,丑哭(:3_ヽ)_

第一只是ディアロ(Dialo),第二只是夕林檎(Yuhringo)。在图鉴里都是恶魔分类的。(是恶魔就强行和万圣节有关的蜜汁逻辑)

Yuhringo拿来做渣浪小号头像了hhhh大概是个冷门角色?目前我自己是没看见除了图鉴以外的官图有画过她的,同人都没看过好像,明明超可爱……(つД`)难点大概还是在于没有睁眼的资料参考不知道眼睛该画成什么颜色(:3_ヽ)_

海囚其实设计了不少可爱的冷门角色,...

强行为万圣节热身(????)

有段时间没画水彩了手特别生……控制时间涂鸦了两张练手,挺潦草,随便看看就好了(இωஇ )这种蜜汁上色方式真得改改……尤其勾完线就没有一点水彩的感觉了,丑哭(:3_ヽ)_

第一只是ディアロ(Dialo),第二只是夕林檎(Yuhringo)。在图鉴里都是恶魔分类的。(是恶魔就强行和万圣节有关的蜜汁逻辑)

Yuhringo拿来做渣浪小号头像了hhhh大概是个冷门角色?目前我自己是没看见除了图鉴以外的官图有画过她的,同人都没看过好像,明明超可爱……(つД`)难点大概还是在于没有睁眼的资料参考不知道眼睛该画成什么颜色(:3_ヽ)_

海囚其实设计了不少可爱的冷门角色,以后打算挑一些喜欢的角色抽时间为他们画同人hh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