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dickdami

16.4万浏览    542参与
猫杏子Kitten
代 只是觉得合适

只是觉得合适

只是觉得合适

小虫早起找吃的

【141】我的小鸟

你是我的……


⭐1.

对于达米安,迪克很难说自己是什么感情。他最初是以兄长的身份,来迎接这个突然冒出的血缘之子,后来布鲁斯死了,他又理所当然地承当起养育、教育小弟的责任。

那是一段混乱的时期。混乱的哥谭。混乱的蝙蝠侠,混乱的罗宾。他抛弃了夜翼制服,怀着仇恨、厌恶与悲痛披上黑色的披风,但无论是为了哥谭还是刺客小孩,他都要保持冷静和理智。

实际上,他原以为自己够疯了,但因身边的小身影做对比,他觉得自己还可以,起码他无数次喊出“罗宾,停下”、“罗宾,够了”、“罗宾,跟上来”。小孩愤怒与不满的绿色眼睛恨瞪着他,言语刻薄:“你不是我的父亲,想要获得我的尊重,就自己去赢得它。”

唉,这小孩。...

你是我的……


⭐1.

对于达米安,迪克很难说自己是什么感情。他最初是以兄长的身份,来迎接这个突然冒出的血缘之子,后来布鲁斯死了,他又理所当然地承当起养育、教育小弟的责任。

那是一段混乱的时期。混乱的哥谭。混乱的蝙蝠侠,混乱的罗宾。他抛弃了夜翼制服,怀着仇恨、厌恶与悲痛披上黑色的披风,但无论是为了哥谭还是刺客小孩,他都要保持冷静和理智。

实际上,他原以为自己够疯了,但因身边的小身影做对比,他觉得自己还可以,起码他无数次喊出“罗宾,停下”、“罗宾,够了”、“罗宾,跟上来”。小孩愤怒与不满的绿色眼睛恨瞪着他,言语刻薄:“你不是我的父亲,想要获得我的尊重,就自己去赢得它。”

唉,这小孩。

但阿福说:“他有时会很难相处。但在带刺的外表下,达米安少爷继承了他父亲的勇气、决心以及对伸张正义的渴望。如果谁能引导出这孩子最好的一面,那一定是你,我对此深信不疑。”

如果说布鲁斯的蝙蝠侠是黑夜,作为罗宾的迪克是嬉闹的光明,那么迪克与达米安就是反过来的。急冻人表示,当他看见蝙蝠侠微笑时,真打了个哆嗦。

.

⭐2.

迪克将披风当作演出服装,将哥谭当作舞台,他与罗宾就在聚光灯下表演着绝美的歌舞剧。哥谭夜晚的雨在滴水兽上舞蹈,碰撞出轻柔的华尔兹。火光和倒映路面的霓虹打着暧昧的光,勾勒他们飞翔与跳跃的身形,给哥谭孩子们的梦中带去有关蝙蝠与知更鸟的传说。

一起淋雨,一起舞蹈。

是喜剧风格的歌舞剧,是水到渠成的舒伯特,他赢得了达米安的尊重。

迪克将达米安从危险中解救出,小孩浑身脏兮兮的,翠色的眼睛里满是惊讶:“你……你刚才救了我的命吗?”

“好吧,我们达成共识了。”达米安安分地坐在蝙蝠车里,“从现在起,是罗宾与蝙蝠侠了。”

是独属于达米安的蝙蝠侠,是迪克拥有的唯一的罗宾。

他们在夜晚的圆舞曲里培养默契,在雨中、光里,用勾绳牵引,旋转着热情的舞步。

“Batman!”

“Robin!”

.

⭐3.

Robin,Robin,像母亲呼唤他一样,他呼唤自己的知更鸟。

重要的是,这个名字,是他给予的达米安。若要做不恰当的比喻,他给抱回家的流浪动物起名了,起名了,就不舍得送掉了,起名了,就会产生饱满爱意的责任感了。名字是一种烙印,他是母亲的小鸟,达米安是他的小鸟。

迪克承认,他有时摸不准自己的定位。

当他戴上头套指挥罗宾时,他是达米安的导师;当他们一起在快餐店吃汉堡,相视一笑时,他是达米安的兄长;当他怀着挫败感与愧疚凝望受伤昏迷的达米安时,他是达米安的监护人。

达米安是他的责任,他的义务,他的搭档,他的罗宾,他的知更鸟。

他看到了达米安的成长与进步,他守护着达米安的睡颜,他……他很骄傲,很满足,很欣慰。达米安是他的小鸟,也许,也许还是,他的孩子。

这样对吗?他知道自己永远取代不了布鲁斯的父亲角色。

他究竟是达米安的谁呀,这大概不会有清晰与明确的定论。

但他迷迷糊糊看见未来,他的未来有哥谭的夜晚,有淅沥的雨声,有彩色的霓虹灯光,有紧随身边的黄色披风,有跌落怀抱的温度。

他的未来,有达米安。

迪克还无法考虑清晰的规划,但,在未来里,他给达米安留了位置。一起居住的顶层公寓,忙过这一阵子就计划更健康的儿童饮食,安排达米安入学,合理安排巡逻时间……

他会看着达米安长大,带着小鸟学会飞翔。他还想了一些好玩的场景,达米安迎来叛逆期,跟他一样离家出走什么的。迪克甚至想过,当达米安年龄大到不适合做罗宾时,他就把夜翼这个代号给达米安,当然,要达米安愿意,但迪克觉得达米安会的。还有很多,很多,有时还会出现在他繁杂的梦里,带来一点难得的明亮色彩。

.

⭐4.

布鲁斯回来了。

迪克很开心。真的。他的父亲回来了,给予他一个拥抱;他的夜翼回来了,他可以重新穿上黑蓝色制服;他的布鲁德海文回来了,哦,不,她一直在那,用黑暗的沦陷与粉紫色的天空迎接他……

生活即将步入正轨……正轨……

他只会失去一样东西——他的小鸟,他的罗宾。

他看见达米安矜持且敬重地向布鲁斯报告这段时间的巡逻,其他人也许看不出来,但迪克能解读到他嘴角跳动着喜悦,他翠绿色的眼睛隐藏着期待。迪克噙着笑,揉乱小孩的头发,然后戏剧性地痛呼被小弟打得很疼。

那个模糊的未来在夜雨中流失了。

 

⭐5.

我真的要失去我的小鸟了吗……

我……

迪克想过,也许,也许他可以继续把达米安带在身边,作为他的搭档,他的……

这也许对达米安更有益,是吧?他们培养了那么好的默契,他能指挥达米安,他习惯了达米安,达米安也习惯他,他们,他们是最好的。迪克尽量朝这个方面想,如果要论私心,那答案实在是不言而喻。

可他,迪克,迪克真的能做好一个父亲的角色吗,他能当好达米安的爸爸吗?

布鲁斯死时,迪克是唯一的选择,他只考虑要怎么做,但布鲁斯回来了,他需要考虑,他是否够资格……

而且,迪克当然看得出来,达米安敬重他的父亲,爱着他的父亲,很愿意……达米安很愿意待着布鲁斯身边,成为布鲁斯骄傲的儿子。

现在好像不需要纠结什么了。

他不再是达米安的蝙蝠侠,不再担任达米安的导师,那些模糊的定位、无法描述的感情,都没有更久远的时间来加以明晰与确认。

他现在的定位简单多了,哥哥。达米安的可靠的、温柔的、坚定的、可以依靠的哥哥。

 

⭐6.

“你要走了吗?”

达米安落在迪克身边,然后坐下,他们隔着一点点的距离。

冷冷的夜风吹起迪克稍长的头发。今晚的哥谭难得没有下雨,但仍旧看不见星星和月亮。城市不缺乏夜间的灯火,那些光亮流淌在夜色中的哥谭,又散落进夜翼的蓝色眼眸里,星星点点。

“嗯嗯。”迪克的语气永远这样轻快,但穿上夜翼服的他更和谐、更轻盈、更轻松。

这是夜翼的语气,和蝙蝠侠时表演性质的风格不同,他……是达米安不熟悉的模样,但达米安并不讨厌。

“要回布鲁德海文了,她可等我很久了哦。”

达米安撇了一下嘴。

迪克转过头,眼里眉梢都是笑意:“小弟会想我吗?”

达米安稍微换了下坐姿:“又不是不回来了。”

迪克果然笑得很开心,笑得微眯起眼,笑得发梢轻轻摇晃。

“当然,”迪克说,“每周都回来。”

夜风吹散了一角天空,露出两颗星星。

他们享受了一小会静默的舒适时光。

“格雷森。”

迪克转头望着他。

“我们是最好的。你知道吧?”

达米安注意到迪克可疑的停顿,然后笑意不出意外地满溢于他的眼睛。

迪克将手放在达米安肩上。

“你可是我的Robin。”

“嗯,”达米安将脸贴上迪克的手,翠绿眼睛安静凝望着蓝色的眸,“我是你的Robin。”

 

迪克不曾失去他的小鸟。





小虫早起找吃的

[杂谈02] 迪克与达米安 BABA (亲情向)

在阅读下面的文字之前,请先看完图片的剧情对话。

(图片太糊的话请点击合集看 [杂谈02]图片 

[图片]

前情提要:迪克疑似怀孕的女友被绑架(后验孕棒测试并没有怀孕),与达米安等人找到女友并救出+其他剧情。(图为夜翼V4第20话正文倒数第二页)

二人在深夜的布鲁德海文聊天,这里也是著名的“you miss me”的出处。

迪克说“我担心我做不好爸爸”时,是有女友疑似怀孕的因素影响(他们两人并没有备孕,迪克确实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但,迪克也是承认了,他曾经,是把自己当作——或者起码是考虑过要做——达米安爸爸的角色。

那时,布鲁斯死了,留下这个刚来的浑身是刺的刺...

在阅读下面的文字之前,请先看完图片的剧情对话。

(图片太糊的话请点击合集看 [杂谈02]图片 



前情提要:迪克疑似怀孕的女友被绑架(后验孕棒测试并没有怀孕),与达米安等人找到女友并救出+其他剧情。(图为夜翼V4第20话正文倒数第二页)

二人在深夜的布鲁德海文聊天,这里也是著名的“you miss me”的出处。

迪克说“我担心我做不好爸爸”时,是有女友疑似怀孕的因素影响(他们两人并没有备孕,迪克确实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但,迪克也是承认了,他曾经,是把自己当作——或者起码是考虑过要做——达米安爸爸的角色。

那时,布鲁斯死了,留下这个刚来的浑身是刺的刺客孩子,迪克将他收做自己的罗宾,担任着达米安的很多角色——他的蝙蝠侠、他的导师、他的搭档、他的兄长,同时,也是实际意义上的“爸爸”。

要知道,剧中的他并不知道布鲁斯死亡的真相,也不知道布鲁斯会回来(这里鸣谢提姆),迪克接过达米安,实际上是接下一个沉甸甸的担子。不管迪克是否做好准备,他会把这个孩子视作他的责任。保护、教导、训练、引导。如果布鲁斯真的死了,迪克会把达米安带大,直到小鸟能够独自飞翔。

达米安于他而言,早就不是纯粹的弟弟了。

 

迪克跟达米安说:“你爸爸回来的时候,我曾经考虑过一阵子,也许让你留在我的身边对你更有益处,作为我的搭档,我的……”话没说完整,台词留下的是暧昧的省略号。

迪克没将那个词说出口,但达米安听懂了,他沉默一小会,很难说达米安在这段小沉默里想到了什么,(我读到的是一种小小的希冀和小心翼翼),反正,他问:“……真的?”

迪克回答:“真的。”

[布鲁斯回来了,我是否还可以把达米安带在身边呢]——迪克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也许,在那段时间,他和达米安一起生活、一起巡逻,每晚余光飞跃的身影,每次口中喊出的Robin,他是不是已经把达米安安排进他往后所有的未来里?

他思考过,他这样说:“但后来我觉得我还太年轻,太无拘无束,我想我或许还无法承担这个责任,我担心我做不好‘爸爸’。”(过去时态)(当达米安亲生父亲回来后,他认真思考自己是否能当好一个爸爸,答案也许是否定也许是不确定,但不管怎样,他最后的决定是将达米安留在哥谭。)

达米安:“那现在呢?”

“现在,我……”

嗯,编剧给了一个感人的悬念。

所以我觉得在这里停下来也挺好的。

 

阿拉伯语如图,发音接近baba,爸爸的意思 (别问我这图究竟是对是错,阿语太小众了,我查了快半小时没啥确定结论,但应该没错,应该)




逆一。只想當個廢人

[Batfamily/141] A Wish of Fluffy-fluffy Bunny

* 大半內容是溫情向141,以及不會寫小動物但寫了一堆,如預感會不適,請盡早撤離

*Batman: Wayen Family AdventuresEp54 中的Nightwing Bunny太可愛,真的太可愛了!

* 所有關於小動物的東西都是亂來的

* 腦洞只會拓寬和加深,OOC只會偏頗和超離


***


解除一個變身魔法於扎坦娜來說,大概就是打一個清脆的響指般簡單。

所以可愛的夜翼兔兔結束表演後,就變回了帥氣的夜翼先生——除卻一點小小的差池。

「耳朵變不回去?」布魯斯的眉頭緊縐得像用了強力膠黏合。

扎坦娜稍稍迴避布魯斯銳利的視線,......

* 大半內容是溫情向141,以及不會寫小動物但寫了一堆,如預感會不適,請盡早撤離

*Batman: Wayen Family AdventuresEp54 中的Nightwing Bunny太可愛,真的太可愛了!

* 所有關於小動物的東西都是亂來的

* 腦洞只會拓寬和加深,OOC只會偏頗和超離


***

 

解除一個變身魔法於扎坦娜來說,大概就是打一個清脆的響指般簡單。

所以可愛的夜翼兔兔結束表演後,就變回了帥氣的夜翼先生——除卻一點小小的差池。

「耳朵變不回去?」布魯斯的眉頭緊縐得像用了強力膠黏合。

扎坦娜稍稍迴避布魯斯銳利的視線,「我確實解除了,但你知道的,這源於一個意外,」她再揮一揮魔杖,並沒有任何變化,「尤其意外來自對魔法一竅不通的壞蛋,因此有一點正統咒語或術式無法徹底清理的殘餘魔力是很正常的。」

「布魯斯,別太緊張,大概過幾天就會復原,」迪克伸手摸摸長在頭頂的長耳朵,「它只是有點癢。」

「對,相信只要幾天就會回復正常,」扎坦娜立即向善良的迪克報以感激的微笑——要知道布魯斯寶貝模式下的死亡目光也是讓人很難受的,「今天的表演我由衷感謝你們的幫助,雖然出了點狀況,但也算完滿解決了,你們果然很可靠。」

分別時,扎坦娜還送了布魯斯和迪克下一次表演的門票。

 

在外人眼中,蝙蝠是黑暗中神秘莫測和威懾警示的象徵;

在家人眼中,蝙蝠是彼此間八卦樂子和打趣奚落的對象——

事情能否維持在一個「秘密」的狀態只在於大家會不會在聚會上把它分享出來。

不過,迪克也沒覺得長耳朵這事兒要藏起來,畢竟這種體驗既難得又迷人而且無傷大雅。

因此,他在回程坐車的時候已經連環自拍à發佈à分享出去大大小小的超英群組了,理所當然地收穫了無數的喜歡和愛心,還有多次的轉發及不同的留言。

「野獸男孩說下次化身兔子時的耳朵要比我的更長,星火也打的太多愛心符號了哈哈,啊!小芭現在就趕來大宅要看耳朵了,還有……」

迪克一邊快速地滑着手機,一邊開心地讀着留言,耳朵也跟着好心情擺動起來。

布魯斯透過倒後鏡看了一眼有點得意忘形的迪克,清一下喉嚨,「迪克,我認為你不能太掉以輕心,魔法始終不是我們擅長的領域。」

「正因為不懂,所以我們就更應該相信專業的,」迪克停下手上的動作,認真看向前座的布魯斯「B,如果我感覺有甚麼不對勁,我一定會告訴你。」

布魯斯努力壓下腦海構想中的多個方案,選擇相信這次只是一個可愛的意外,「好吧,但回去後要到蝙蝠洞檢查一次身體。」

「遵命,長官!」

 

「各項質量指數正常、血液標記篩查正常、內臟機能運作正常、與恆常數值對比正常……除了外貌上有變化,身體一切正常,」提姆從蝙蝠電腦前轉過身向各位公佈迪克的體檢結果。

「那我是不是可以摸了?」斯蒂芬妮舉起蠢蠢欲動的魔爪——不,是雙手。

或許女孩子天性就有喜愛毛茸茸的一項,芭芭拉和卡珊德拉雖然沒有伸出爪子,但閃爍的眼睛已經作出了訴求。

脾氣一等一好的迪克當然不會拒絕女生的請求,於是他就被圍着擼毛了。

斯蒂芬妮毫不客氣地搓啊搓,「是超——高級的軟毛,手感真好!」

卡珊德拉只是摸了一下,就站在一旁揉搓手指上留下的觸感,「好軟。」

「迪克,我們這樣模耳朵你會不舒服嗎?」芭芭拉過着手癮的時候也不忘貼心地提問。

「就癢癢的,沒有不適或其他特別的,」耳朵配合地抖了抖,像要解解痕癢。

傑森看到耳朵的動作後,問道:「剛才耳朵動是你自己控制的嗎?」

「嗯?它在動?我沒有讓它動啊……」迪克疑惑地回答。

「那該算作甚麼?」杜克在空中比劃,「肌肉神經的自然反應?」

「也許吧,畢竟迪克現在的兔耳朵是和頭部連在一起的,」提姆打趣地兩隻手各舉起兩隻手指放在頭旁邊扮兔耳,「雖然剛才測試中兔耳朵不具備聆聽聲音的能力,也不會傳輸直接的觸感、痛感等,但依然有微弱的神經反應。」

「所以,在它消失前,你要好好保護它,」布魯斯定下了結論。

「贊同,誰也不知這雙耳朵最後會是完全消失還是留下影響,」芭芭拉拿出手機點開相機功能,「吶,不管之後怎樣,我覺得我們都應該一起為這個奇妙的時刻留下記念。」

蝙蝠裏是沒有人會拒絕這項歡快的提議——Cheers!

在一陣熱鬧過後,迪克發現自己的小弟弟一直都沒有出現,「我想問達米安在哪裏?」

「達米安少爺去了史蓋拉(Skylar)小姐的家,今晚是小組的讀書會,而他在接聽了大約十個電話後就接受了邀約,」忠誠可靠的管家適時回應。

「讀書會?」迪克的長耳朵朝前方伸直,好奇又高興地說:「達米安居然會參加和同學一起的活動,實在是太好了!真開心他願意踏出這一步。」

「不不不,」杜克立刻打斷迪克,「他出門時拿着的是一本初版《格林童話》,比起友好交友,他更像去荼毒或殘害兒童的健康心靈。」

「我提議過他帶《傲慢與偏見》,任何時候都能引起深思的好書,」傑森展示了他一直隨身攜帶的䄂珍本。

「為甚麼會容許他帶那本書?」布魯斯望向無所不能的阿福以尋求答案。

「雖然我也不認同達米安少爺的選擇,但這個年齡的孩子確實對這類黑暗詭奇的故事很着迷,所以說不定會有出乎意想不到的效應,」阿福如實把自己的想法說出。

既然家中最有權力的人都為其首肯,那的確只能由着達米安去。

「噢,那他今晚會回來嗎?」迪克的耳朵稍微耷拉下來。

「原話是『鑒於我不能自行駕駛任何蝙蝠車輛,而今晚大家都各自有事情在身,我就紓尊降貴勉強陪一下那群腦子開發度近乎零的小學生玩過家家遊戲。然後,我會讓他們後悔邀請了我。』」提姆甚至模仿了達米安那一貫高傲的小模樣,以求更傳神地演繹原說話,「他本人就比初版《格林童話》更邪惡。」

「聽上來真像他平日表達善意的風格,看來他的學校生活不錯,」芭芭拉笑着說。

「我明天早上會接達米安少爺回來,」阿福向大家欠一欠身,「我準備了小甜餅,各位待會可以上飯廳享用,」然後就回到大宅去。

布魯斯隨後跟上,「你們也不要玩太夜。」

「「小甜餅!」」斯芬蒂妮和杜克像長不大的孩子般一馬當先衝上樓梯,前者疾走前還不忘拉上卡珊德拉。

「迪克,我想拔走幾條毛作研究,可以嗎?」提姆已經穿載好橡膠手套,以及拿出了鉗子和培養皿。

「可以啊,」迪克聳聳肩,反正又不痛。

提姆很快鉗起了數條幼細的兔毛,放進器皿中,然後滿意地拿着樣本離開蝙蝠洞。 

「如果待會兒魔法就消失,惡魔崽就看不到這麼有趣的景象了,」傑森把剛剛的照片發給法外者群組,想着比扎羅這次會不會又用力不當把電話螢幕篤穿,希望阿爾忒彌斯可以早一步幫他點開信息。

「唉,」迪克的耳朵又再降低一些,差點要貼住腦殼了,「想着他一定會很喜歡、很開心的。」

「我覺得他比較大機會會嘲笑你,除非你是一隻完整的兔子,」芭芭拉作出必然的預言。

「比方說『格雷森,你這愚蠢的模樣正正揭露你的無知、大意和疏忽。』,我太懂他了,」傑森收起手機,也往出口走去。

「這未免太刻薄了!」迪克苦着臉說。

「或許他會按你擁有兔子的比例留點情面,」芭芭拉拍拍迪克的肩膀,「伙計,再不走就連小甜餅的碎屑都吃不到了。」

「那我該希望耳朵立即消失免得遭受揶揄,還是留待給達米安看看比較好呢?」迪克摸摸自己頭上垂下來的耳朵,「唔,還是先去吃小甜餅吧!」

 

「聽完〈小紅帽〉後,居然還嚷着要我讀更多的故事,」達米安臭着臉地訴說,「他們都聽不出裏面駭人的寓意嗎?」

「達米安少爺,這說明他們喜歡與你相處,」阿福陪着達米安走進大廳。

「我是要他們『不喜歡』我,然後不再纏繞我去出席任何沒意義的活動,」達米安翻出在讀書會要求下不得不關上的手機,重新打開,「讓我看看因為史蓋拉的任性我錯過了些甚麼……」

不出意料看到各個社交軟件上都出現了刺目的紅點或誇張的數字,達米安點開其中一個讀起來,「『今夜不小心長出了兔耳朵,這樣的夜翼是比較帥氣還是比較可愛?』這是甚麼鬼?他夾到了腦子——」

「吱——!」

「抓着他!」提姆抱着穩穩發痛的肚子,靠在門框邊大叫。

達米安還未反應過來,臉部就被一大團毛高速撞上,而且毛毛還努力擴張至最大要完全覆蓋他整張臉,意圖把他弄得窒息而死。

「唔唔唔唔唔!」達米安伸手想扯開臉上的毛毛,但這團毛很頑強,還具備爪子死死抓住他的頭髮。

「迪克少爺,達米安少爺不能呼吸了,」阿福輕輕拍走剛黏上衣袖的兔毛。

「哼吱、哼吱,」毛團——迪克兔順着頭髮爬上達米安的頭頂,然後伏在上面。

「這是……格雷森?」達米安嘗試向上望,看到一隻灰黑色毛的兔子正低頭回看他,「他不是應該這個模樣的嗎?」向阿福和提姆展示手機中剛瀏覽的頁面,裏面有一張夜翼頂着一雙長長兔耳朵的相片。

「昨晚的確還是這個樣子,」提姆一手指向手機中的相片,一手搓着腹部走過來,「但今天早上見面就變成這個樣子了,而且糟糕的是,他彷彿變成一隻真的兔子。」

「所以,他踢了你?」達米安的嘴角差點要抑制不住地大幅度向上揚。

「意外!我只是想看看迪克的狀態,所以去找他,」提姆沉着氣,不能激動不然被踢的地方會更痛,「結果一打開門,他就本能地往出口衝去,然後撞到我。雖然他是一隻兔子,但明顯是一隻身體素質非常強悍的兔子。」

阿福皺起眉頭,「提姆少爺,你是一整夜都沒有睡覺嗎?」

「我、我有……」提姆看到阿福的眉頭愈皺愈緊,覺得全身都在發痛,「我有進行短暫間隔的深度睡眠……」

「德雷克—— 一個不重視作息而導致反應機能過早衰退的佼佼者,」達米安見縫插針的本領從來都不會讓人失望。

「謝天謝天!他終於稍停一下,」杜克頂着被爪子抓花了的臉從門後步出來,「在我剛剛的視野裏他一直都是橫衝直撞的炮彈模式。」

達米安收好手機,空出雙手往上方伸去,虎口位卡住兔團沉甸甸的腰腹,抱下轉過來面對面問:「格雷森?」

迪克兔蔚藍色的眼睛眨了眨,貼在一起的雙耳抖了抖,身體完全放鬆由得達米安抱着。

「聰明、健康和強壯,還挺好看的,」達米安轉換一下手勢,把迪克兔抱在胸前,「我養了。」

「達米安,你不能把迪克當寵物,他這個狀態只是暫時性,」布魯斯捏着眉頭走過來,「我聯繫了扎坦娜,大家都來吧。」

「父親,如果他變不回來呢?是不是能交由我養,」達米安認真地詢問。

「他會變回來的,」布魯斯以為小兒子在憂心,所以堅定地回答。

「如果他變回來,我就失去一隻兔子了,那我之後能不能領養另一隻?」達米安在寵物議題上一向都積極爭取。

「首先,他會變回人,事件結束;其次,」意識到達米安的意圖,布魯斯板起臉,「不論任何原因,家裏都不會再增添任何寵物。」

「>TT<」達米安心裏打着要藉這次事件擴張自己的寵物樂園的小算盤一點聲響都沒有了。

 

「魔法有很多種類,雖然迪克中的這個有些出錯,但在我舞台上發生的,一定是令人開心和充滿夢想的魔法,」電子螢幕上的扎坦娜隨手幻化了一個微型煙花匯演,引得杜克和達米安睜大眼睛盯着,「大概是迪克有強烈願望希望自己變回一隻兔子,但因為魔力太過微弱所以變得了兔子但維持不了全部的人性。」

「進入我們擅長的領域了,找出他想變兔子的原因,解決它,」提姆點一點迪克兔的頭,「然後變回來。」

「可能他就是想放鬆幾天,」扎坦娜笑了笑,「我上次檢查過魔力不會帶來不良的影響,因此放着隨他到復原也只是幾天的事情。」

「願望是變成腦袋空空的呆瓜嗎?格雷森,你出色啊,」達米安嘴上雖然毒言毒舌,但手上順毛的動作卻輕柔得不可意義,迪克兔舒服得四肢全伸展開來,還特別想翻個跟斗。

「知道了,我們會嘗試找出解決方法,如果再有問題我會再聯絡你,」布魯斯和扎坦娜簡單道別後就關掉視頻。

「提案一,」杜克從蝙蝠電腦下的抽屜拿出所有手機和平板電腦,「拍攝迪克兔特輯,然後上傳社交平台和不同的群組,得到大量的喜歡和轉發數後完滿結束。」

「提案二,」提姆把聯絡清單打開,全是和迪克有合作過的女生,「把她們都邀請過來,把迪克兔都擼秃後完美結束。」

「咳咳,」布魯斯清一清喉嚨,「迪克……他不是一個這麼膚淺的人。」

遲疑了,他的否定居然遲疑了——提姆和杜克互相對視,然後給彼此一個大姆指。

「既然扎坦娜小姐都說了無害,我們何不由着迪克少爺,看看他究竟想做甚麼,」阿福露出慈父的眼神,摸了摸迪克兔鬆鬆軟軟的頭頂。

「「贊成!」」提姆和杜克舉手表態。

達米安看了看大家,然後一副無所謂的模樣,低頭把玩迪克兔胖胖的爪子去了。

布魯斯環視一圈以後,覺得大勢已定,「好吧,這段時間迪克由大家輪流看顧……」

「少年泰坦有緊急的狀態,我先離開,」提姆秒速調開康納的對話頁面,準備搭上一趟順風車。

「我不!我臉上的爪印還在,我堅定而決絕地要遠離這隻殘暴的兔兔——」話未說完,杜克就跑得連殘影都沒有。

「布魯斯老爺,我很忙的,容我先告辭,」阿福離開前不忘告知今後的餐點都會加入胡蘿蔔。

「在其他人過來前,只有我和父親了,」達米安舉起迪克兔遞向布魯斯。

布魯斯看着迪克兔面對他用力地蹬了幾下腳,鼻子還是嘴巴在動來動去,就一點都不想伸手接住。

「父親?」達米安歪頭疑惑地問。

布魯斯嘆一口氣,決定如實盤出,「在他踢了提姆、抓了杜克後,他就撲過來咬我……所以,在其他人過來前,只有你了,兒子。」

「我要寫作業!還有小組研習!我不能整天看着他——」在達米安的吼聲中,布魯斯果斷轉身離開。

「呼、呼,」迪克兔發出了兩下高興的呼聲。

「唉,」達米安把迪克放回頭上,慢慢步出蝙蝠洞,「格雷森,沒有我你該怎麼辦?」

 

達米安不是一個輕易求助的人,一來他的武力和智力高得超乎水準,幾乎沒有他解決不了的問題;二來他的自尊心也不容許他向別人低聲下氣地求助,實在有違身份形象。

但是在迪克兔連串的搗蛋行為後,達米安動搖了。

  1. 午飯時,迪克兔拒絕鮮甜的蔬菜(特多胡蘿蔔)拼盤,並企圖闖進廚房(可能是想去找麥片)。身手過於敏捷的小砲彈在眾人間橫跳,順道還蹬了數個腳丫印子在杜克的臉上。最後在廚房門口被潘尼沃斯溫柔而嚴厲地截住了。
  2. 兔子是很容易滿足的動物,因此當他吃飽後就來了個突然的安心倒,然後發現大廳上方華麗又亮晶晶的超富豪級水晶燈。熱愛翻騰和飛翔的基因促使迪克兔無懼身形的不利,藉着所有能當踏板的一切(包括所有人的頭頂),要躍上水晶燈塔的頂端,而當然他是成功的——畢竟做人時,彈跳力已經飛凡,何況現在還是隻兔。在一陣手忙腳亂後,達米安看準機會用爪繩槍把水晶燈拉斜一邊,令迪克兔不慎滑腳掉下來,而布魯斯眼明手快把肉團子接穩,並收獲一個憤怒的咬咬。隨後,布魯斯表示希望達米安帶走迪克兔,並遠離大部分昂貴的傢俱。
  3. 達米安只好抱着迪克兔到書房,因為這裏的書就算被抓破咬爛也沒所謂。但大家要知道迪克兔並不是家裏惟一的毛孩,比兔子更具領域意識的是貓咪,尤其是和主人如出一徹的阿爾弗雷德。當達米安找了個軟墊想安放迪克兔時,一道黑影竄出率先霸佔了,並喵了幾聲驅趕外來入侵者。達米安和阿爾弗雷德進行協商,結果當然不如人意。在貓兔大戰一觸即發之際,達米安果斷把迪克兔放在頭頂,把阿爾弗雷德抱在懷裏,腋下還夾住一張軟墊,離開書房。
  4. 回到房間,把軟墊放到大班椅上,阿爾弗雷德就自己跳到上面,然後安靜窩着。達米安想把迪克兔放到地上,但兔兔很有性格,兔兔永不服從,擾攘了一會後,達米安不想有任何脫髮危機,就由得他窩在自己頭上。現在,他史無前例地想寫作業。
  5. 過了一個多小時,迪克兔第N次在作業本上來回翻滾——這不但妨礙達米安完成這些蠢得透頂的作業,還弄到座位周圍及身上衣服全是灰灰黑黑的兔毛。達米安每次把迪克兔提走,他都會鍥而不捨地要爬回作業上做翻滾表演。

達米安終於忍不住點開了「其他人」的訊息頁面:

  • 陶德——法外者準備要幹一票大的,有事沒事也不要找我。
  • 布朗&該穩——休日是女生狂歡之日,我們要瘋狂購物、看電影、唱卡啦OK、吃甜點、睡衣派對……
  • 戈登——小紅跟我報告了,我覺得維持現狀挺好的😄 (神喻甚麼都知,但神喻不點透)

達米安挫敗地拋開手機,無奈地看着這隻愛現的兔子,啊!他翻滾的姿勢都不帶重覆的,當下這個姿勢是「爪爪抓着腳腳做個球」滾來滾去。

「好吧,」達米安放棄了徒勞的掙扎,「格雷森,我不是對你作出退讓,我們只是短暫的利益一致,所以才會一起行動,」何苦要浪費人生在無益枯燥的課業上,毛茸茸派對不好嗎?

迪克兔不知有沒聽明白這些高深而迂迴的言語,但他確實停止了郁動,肉嘟嘟的屁屁噗的一聲坐下坐好,乖巧地等待。

於是達米安領着迪克兔和阿爾弗雷德來到大廳,口哨聲一響提圖斯就不知從哪個拐角跑過來,圍住主人的周邊愉快地踱步。

提圖斯發現了新來的小不點,用鼻子拱了拱,還想舔舔表示友好,就在牠伸出舌頭時,達米安提起了迪克兔,讓牠舔了個空。

「提圖斯,他沒有洗澡而且沾上了很多塵埃和油墨的臭味,髒死了,」達米安無視迪克兔在他說話後眼睛瞪得銅鈴般大的模樣,隨手捏了下呆兔肉肉的臉頰。

這支臨時組合但默契非常的小隊從儲物室中搜羅大大小小的紙箱——大的能裝下提圖斯,小的能裝下貓咪和兔子。

迪克兔好奇地東嗅嗅西聞聞,最後在裝着精品咖啡的箱子前打了個噴嚏,而阿爾弗雷德挑了好幾個箱子跳進去又跳出去試試感覺,提圖斯則忠誠地聽從主人的命令把一個又一個紙箱拖出門口。

達米安拖着一大疊紙箱,提圖斯也叼着一個隨行,迪克兔和阿爾弗雷德?他們不添亂就可喜可賀了。

 

「提圖斯,把這個拿過去吧,」達米安把一個四個面都挖了洞的紙箱交給提圖斯,而提圖斯叼往的方向已經堆積了不少四面都開了洞的箱子。

阿爾弗雷德已經按捺不住在之間的洞口鑽來鑽去,自己一個兒玩得不亦樂乎。

迪克兔也穿梭於不同的紙箱,有一刻沒有忍住啃了幾口紙皮,然後呸呸吐了出來。

聽到一陣輕笑,迪克兔轉過頭,奔向聲源——達米安。

「格雷森,真想看看如果你變回來還記得當兔子時做過甚麼的表情,」達米安放下工具,將投懷送抱的毛團又搓又按,又擼又順。

提圖斯當然不會錯過任何討摸摸的時機,於是牠也爭着仰頭撒嬌,希望主人搔搔自己的腦門。而達米安在照顧寵物方面是從不吝嗇的,因此乖狗狗當然能得償所願。

阿爾弗雷德瞄了一眼混成一團的人、狗和兔,覺得特別愚蠢,決定繼續巡視牠的新領地而不作理會。 

被提圖斯舔了滿臉口水和被迪克兔蹭了一身毛後,達米安過來把散亂的紙箱都堆疊起來,高低錯落,然後把洞口接上,形成多個長短不一的通道,簡單用膠帶補合,一個臨時的寵物遊戲屋就建成了。

「汪汪!」「喵~」「哼唧!」毛孩們眼睛閃亮地望着這個小樂園,蓄勢待發。

「如果你們都撲過去,它就會塌下來,」達米安殘忍地搖搖頭,然後逐隻逐隻抱起來塞進去,「這樣就可以了。」

得到許可後,阿爾弗雷德立馬沿邊框爬上最高點,再迅速溜進箱子裏,遊走於各個通道中,還時不時從小洞口冒出頭顱東張西望;提圖斯謹守命令只在底層鑽來鑽去,鑽不過的就找別的洞口,光這樣也讓牠興奮得尾巴狂搖,何況牠還能偶爾逮到平時不可能碰到的黑貓的白足或尾巴。

迪克兔自如地在各洞口、通道、邊角翻來跳去,和阿爾弗雷德、提圖斯追逐了一會後,就翻個跟斗撲到達米安腿上,再順勢向上爬,但中途就被達米安抓住了。

「牠們陪你玩還不滿足嗎?貪心的東西,」達米安抱住迪克兔,在抽屜裏拿出幾個顏色鮮艷的鈴鐺投進遊戲屋中,閃亮的物件再加上清脆的聲響令阿爾弗雷德和提圖斯陷入追逐把玩的狂熱,而迪克兔也目不轉睛地盯着幾個鈴鐺的去向,但是他就是穩穩地待在達米安環抱中。

達米安挑一挑眉,覺得這人就算形相改變了,還是一如既往地婆媽。

「好吧,」達米安把迪克往遊戲屋方向拋去,自己也立即跟上,「開始我們的玩樂時間吧!」

課業?小組研習?拯救大哥?解決魔法危機?——誰管了,毛茸茸派對才是道理!

 

咯、咯。

咯、咯、咯。

「迪克少爺、達米安少爺,晚飯時間到了,」阿福見無人應門,便推開門扉,要提醒少爺們按時吃飯。

阿福一踏進房間,就看到地毯黏上了不少紙屑和毛毛,他能分辨出裏面混集了迪克兔、阿爾弗雷德和提圖斯的毛髮,看來他們玩得相當盡興。

再走進裏面的情境,阿福先是驚訝,再而會心微笑——

塌陷了的紙箱堆依稀能看出是一幢小房子,下方是睡在一起的兄弟和寵物——阿爾弗雷德霸佔了達米安的肚皮,提圖斯則俟着迪克的背脊;達米安枕着迪克的手臂,而迪克又依靠着達米安,洋溢着難得的平靜和溫馨。

「布魯斯老爺終於可以停止構想無盡頭的後備方案,以及向採購商追加的胡蘿蔔也可以取消了,」阿福慢慢地退出房間,放輕力地關上門,「祝好夢,我的少爺們。」

 

END


来哏华子
  我用了这玩意第二次,但真的...

  我用了这玩意第二次,但真的很好炫

  炫我嘴里。

  我用了这玩意第二次,但真的很好炫

  炫我嘴里。

宋起

14我命中注定的14😭😭😭


  “我们是最棒的,理查德,不管别人怎么想。”

  

  小小的猛兽收起锋芒,把认可与敬仰交给了接纳他的人

  

  

  

  也许下一分钟我们将永别,但至少这一瞬间,我们是属于彼此的

  (没错这在罗宾之死前几页)


14我命中注定的14😭😭😭


  “我们是最棒的,理查德,不管别人怎么想。”

  

  小小的猛兽收起锋芒,把认可与敬仰交给了接纳他的人

  

  

  

  也许下一分钟我们将永别,但至少这一瞬间,我们是属于彼此的

  (没错这在罗宾之死前几页)


小虫早起找吃的

[141] 不义真的有兄弟情!(上)

一直都有人在拿不义说事、破坏气氛,甚至还有人说“不义一手干碎兄弟情”,我知道这些只是玩梗、开玩笑,但久了真的有点不舒服,因为,不义里真的有兄弟情啊!

.

达米安的失手,其实有伏笔。

《不义联盟 人间之神》#10

他们在对练时,大哥进行了说教,这大概让达米安不高兴,他将手中的棍朝着迪克的头部扔了出去。这棍子被来造访蝙蝠洞的超人接住了。

超人对达米安说:“That's not very sporting, Damian.”【这可不太光明正大,达米安。】

达米安有点疑惑:”How……?“

但迪克不在意,他说:“Tt's okay, Superman. I knew ti was...

一直都有人在拿不义说事、破坏气氛,甚至还有人说“不义一手干碎兄弟情”,我知道这些只是玩梗、开玩笑,但久了真的有点不舒服,因为,不义里真的有兄弟情啊!

.

达米安的失手,其实有伏笔。

《不义联盟 人间之神》#10

他们在对练时,大哥进行了说教,这大概让达米安不高兴,他将手中的棍朝着迪克的头部扔了出去。这棍子被来造访蝙蝠洞的超人接住了。

超人对达米安说:“That's not very sporting, Damian.”【这可不太光明正大,达米安。】

达米安有点疑惑:”How……?“

但迪克不在意,他说:“Tt's okay, Superman. I knew ti was coming. He tries it all the time.”【没关系的,超人。我知道会这样,他经常这样做。】

这说明了这俩兄弟之间经常玩这样的“游戏”,迪克已经习惯了。(另外我个人还觉得,这是迪克在超人比较严厉的话前维护自己的弟弟,糖+1)




.

.

但很明显,朝着任何人的头部扔东西都是不对的,更何况是在战场上……

《不义联盟 人间之神》#16

众人前往制止监狱的暴乱,达米安被一个怪物攥住了头,超人用热射线切断了怪物的手。迪克(拔萝卜一样)把达米安解救出来。

迪克很担心地问他怎么样了,达米安孩子气地回答:“I'm fine! I had it under control. ”【我很好!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迪克当然顺着弟弟的话讲啦:“Of course you did. You were just lulling the giant, undead, super-strong creature into a false sense of security by putting your head in his fist. ”【那是当然。你只是把你的头放在他的拳头里,让这个巨大的、不死的、超级强壮的生物产生一种虚假的安全感。】

蝙蝠侠飞过来,问他们怎么样。迪克回答说:“We're fine. Robin was in control the whole time.”【这个翻译我不太懂,机翻是“我们很好,罗宾始终处于控制之中”,但有的汉化翻译成“我们没事,全在罗宾的掌握之中。”】

弟弟抱起手,不开心地鼓起腮帮子。(可爱!糖+n)




.

但很快,悲剧发生了。

达米安在控制逃脱犯人时过头了,甚至开始殴打已经趴在地上的犯人。

迪克阻止他:“Robin, that's enough!"【罗宾,够了!】

达米安反驳:“你和他们一样坏!超人说得对,他们不配得到我们的保护!”

迪克继续说:“Robin dosen't beat people once they're down!”【罗宾不会攻击那些已经倒下的人!】

达米安更生气了:“You're not Robin anymore!”【你早就不是罗宾了!】

”Stop telling me what to do!“【别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别对我指手画脚!】




达米安很生气,像他以往被大哥说教后生气一样,他将手里的棍掷了出去。

但达米安忘了,这不是他们在对练的时候,这里也不是在安全的蝙蝠洞,他们在监狱里、在作战,而战场上的大哥没有意料到,弟弟会朝他扔来这飞棍。

达米安看见他的哥哥被棍子砸到了太阳穴,看见他的哥哥身体一下摇摆,摔在地上。

迪克的脖颈正正嗑上了地上坚硬的石块,不知道他有没有出声,总之,他就这样死去了。


.

达米安失神地、不可置信地走向他的哥哥。

“Nightwing?”

“Dick…?”

他是第一次用Dick而不是Grayson来称呼他哥哥吗?不知道,也不重要了。



达米安简直像是要崩溃了,他的眼泪夺眶而出。

“I…I'm sorry.”他的表情是那么绝望。

“He always…”他总是,他总是能接到的……他总是不介意我这样的“玩笑”……

“I didn't mean to…”我不是故意的……我无意造成这样的结果……



很明显,达米安完全没有意料到这样的结果,他是那么懊悔,那么绝望。


夜翼之死。大概就是这样了。

.

.

《正义联盟 人间之神》 第三年10

迪克的确死了,但,在不义的第三年,他的灵魂被召回,以幽灵的状态活动,称为“Deadwing”,即“死翼”。

两三年的变数很大,因为理念不合及各种矛盾的激化下,达米安站在了超人的阵营。


.

《正义联盟 人间之神》 第三年21

在一次混战中,死翼迪克附身了沙赞,对着蝙蝠侠表露心声,迪克说布鲁斯拯救了他、保护了他。“The greatest man i have ever kown. The greatest father i ever had.“ 【是我所知的最伟大的人。是我拥有过的最伟大的父亲。】 ”I love you, dad.“【我爱你,老爸。】

而在交谈之中,布鲁斯认为,迪克的死是他的错,就连达米安也是他的责任,对此,迪克说:”Don't turn your back on damian, it was an accident. He needs you the way i did.“【不要冷落达米安,那只是一次意外。他和我一样需要你。】

迪克从来没有因为他的死而怪过达米安,他还是那样关心他,他希望弟弟能和父亲和好。





未完待续……

来哏华子

  我是真没想到这玩意能写出什么来

  看前提醒:绝对ooc,百分之五十以上由小梦亲笔所写,有几个区域我作了调整和修改,总体还行不影响观看

  我是真没想到这玩意能写出什么来

  看前提醒:绝对ooc,百分之五十以上由小梦亲笔所写,有几个区域我作了调整和修改,总体还行不影响观看

0-0

记梗4

本来想写了之后发的,但是感觉自己最近的语言表达能力不行,逻辑也不行,只能先发出来。如果有太太写就更好啦。


灵感来自一个前天的梦,梦到迪克突然觉醒了百分百空手接白刃的技能。


迪克想到自己刚遇到达米安的时候,挨了很多刀,忍不住在训练的时候挑衅了一下。


达米安冲刺  


miss


达米安横劈


迪克轻松地接住


达米安竖斩


迪克两个手指头夹住


达米安怒切


迪克闭着眼睛夹住,“小D最近的训练量是不是不够啊,就这?”


达米安疑惑,达米安不解,达米安承认迪克最近的训练很到位,并且扔下刀和他打成一团,誓要把迪克打成猪头。......


本来想写了之后发的,但是感觉自己最近的语言表达能力不行,逻辑也不行,只能先发出来。如果有太太写就更好啦。


灵感来自一个前天的梦,梦到迪克突然觉醒了百分百空手接白刃的技能。


迪克想到自己刚遇到达米安的时候,挨了很多刀,忍不住在训练的时候挑衅了一下。


达米安冲刺  


miss


达米安横劈


迪克轻松地接住


达米安竖斩


迪克两个手指头夹住


达米安怒切


迪克闭着眼睛夹住,“小D最近的训练量是不是不够啊,就这?”


达米安疑惑,达米安不解,达米安承认迪克最近的训练很到位,并且扔下刀和他打成一团,誓要把迪克打成猪头。


在一次解决刺客联盟对哥谭的侦测时,迪克信心满满,结果被武士刀划破制服。


迪克不解,迪克疑惑。他在达米安“你发什么疯”的目光下,又轻巧地夹住达米安在敌人手中反夺的刀的刀刃。但是在下一次对敌攻击时又差点被划破手掌。


达米安看懂了,达米安生气,难道我比这些废物弱吗?


原来这个技能只针对达米安生效,迪克恍然大悟。不知道算有用还是没用

大地之衣

【141】backfire

sum:迪克察觉到达米安对他或许有那么一点点青少年爱慕。

他有点尴尬,有点不知所措,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所有的解决方式里他选择了既不成熟也不得体的那种。


  当迪克第一次留意到蛛丝马迹时,他不知道这已经开始多久了。

  实际上还是史蒂芬妮在他们一起行动时感叹,罗宾什么时候也这么爱炫耀了。(她拖长了那个“也",意有所指地看向迪克)

  迪克无视她的暗示,看向几米外的达米安——罗宾正把一个企鹅人的打手掀翻在地,动作一如往常地干脆利落,而似乎是留意到夜翼的目光,那个可怜坏蛋落地的同时罗宾从他上方一个空翻掠过,一只手夺过他手里的枪,另一只手借力狠狠地把他的脸按到地上,下一个瞬间,......

sum:迪克察觉到达米安对他或许有那么一点点青少年爱慕。

他有点尴尬,有点不知所措,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所有的解决方式里他选择了既不成熟也不得体的那种。



  当迪克第一次留意到蛛丝马迹时,他不知道这已经开始多久了。

  实际上还是史蒂芬妮在他们一起行动时感叹,罗宾什么时候也这么爱炫耀了。(她拖长了那个“也",意有所指地看向迪克)

  迪克无视她的暗示,看向几米外的达米安——罗宾正把一个企鹅人的打手掀翻在地,动作一如往常地干脆利落,而似乎是留意到夜翼的目光,那个可怜坏蛋落地的同时罗宾从他上方一个空翻掠过,一只手夺过他手里的枪,另一只手借力狠狠地把他的脸按到地上,下一个瞬间,罗宾抢来的枪结结实实撞上又一个打手颧骨,声音清脆。

  “别走神,夜翼。”罗宾轻巧落地,把粘了不明液体的枪随手扔到一边,眼神严厉地冲他偏过头。

  夜翼躲开身后偷袭的打手时笑出了声。

  说真的,罗宾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爱炫耀了?

  *

  不仅仅是喜欢炫耀。一旦开始观察,迪克马上意识到他忽略的似乎有点太多了。

  而是在他视线范围内时格外炫耀,还有别的迹象——诸如总是落在他身上又在他回头时匆忙移开的视线,跟他对话时短暂却难以忽视的走神。

  ……这有点尴尬,迪克不是第一次成为青少年的暗恋对象了,他没法傻到跟自己假装一切只是他想多了。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还有点可爱,还让迪克有点儿唏嘘孩子们总是长得太快,达米安也到这个年龄了。考虑到他的家庭教育,这孩子真的明白自己的感情是什么吗?或许应该他应该跟达米安谈谈——

  但他没有。因为这真的有点尴尬,因为现在他又不是这孩子的监护人了,要是有人需要冒着达米安恼羞成怒拔刀捅人的风险去进行这个尴尬对话,这个人也不应该是迪克。

  *

  即使这不能解释为什么他觉得毫无预兆地悄悄出现在青少年房间窗台上,坐在那儿悄无声息地看他画了半小时画会是正确选项。

  或许是为了冲淡一点尴尬,或许是因为这很可爱。

  (是因为迪克格雷森有时候没有脑子。)

  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那大概是张风景画,有大面积的绿色和黄色。或许是森林,也有可能是风景奇特的小镇。层层叠叠的颜料显示着达米安花费在这上面的时间和精力,无论那是什么,迪克敢说一定是幅杰作——

  直到达米安停下来思考,放空的眼神从画架上漂浮开,扫向窗口的方向。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画笔猛地戳到画布上,啊哦,好可惜。

  不是每个人都能吓到现任罗宾的。在达米安扔下画笔从墙上扯下武士刀时,迪克嘎嘎大笑着跳下窗台,他的摩托就停在那儿,接下来他会忙上好长一段时间,等下次回到哥谭,他相当肯定达米安不会再记得这个了。

  *

  他再一次回到哥谭时达米安的确没再提起这个。

  或者说迪克没给他这个机会。

  所有人都知道他一定会在他的小弟弟生日这天回来,会给他提前准备浮夸的生日礼物,但他们也都知道最近夜翼忙得冒火星了,那些他偶尔会发过去烦达米安的小动物照片和无聊测试停留在上个月,一如既往已读未回。

  他们的工作之中一切私人事务都得靠边站,这样的忙碌里忘记一两个特殊日期再正常不过了,迪克想着达米安大概是这么想的。

  他多半是猜对了,否则在放学时间拥挤的人群里把一大捧浮夸的鲜花怼到脸上时达米安不会看起来那么惊慌失措,那么恼羞成怒。

  “生日快乐!!!”迪克欢快响亮地说着,把个头快赶上他的小弟弟勒进一个拥抱里,反正迪克相当有信心达米安不会在公共场合拿刀捅他。

  在接下来一个月的外太空任务中他都会记得这孩子气得发红的脸蛋,就算罗宾的手肘几乎和匕首一样尖利也值了。

  *

  等迪克再次踏上地球表面时,他自己都差不多忘了这回事了。

  过去的一个月他都身处遥远扇区,差点见证一个遥远世界毁灭,在这之后没及时想起自己曾经的小小恶作剧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他真的有点想念他的家人们了,走下蝙蝠洞时迪克想着。

  红罗宾和蝙蝠侠正在主机面前低声商量着什么,而在他们不远处,罗宾正专心地操作一台分析仪器。

  似乎没人留意到他的到来。迪克有那么一点失望,就算是达米安一贯的冷嘲热讽也比这好点。

  但他没沮丧太久。他看着全神贯注的达米安,脸上咧开一个微笑,久别重逢时达米安总会对他额外容忍一些。

  于是他从阴影里悄悄靠过去,凑到达米安身后,看着年轻义警动作精准地把试剂滴进样品里——最重要的步骤完成了,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心血来潮干扰到案子进展,他还没这么离谱。

  迪克凑过去,屏住呼吸靠近他耳后,“需要帮忙——”

  ——他的衣领被一把揪住。在他反应过来之前,达米安侧过身,他们的嘴唇贴到一起。


  什么。

  发生了什么?


  迪克的脑子卡住了。

  他想到达米安的眼睛专注看着画布的样子,还有他拿着画笔时小臂上阳光的颜色。还有他气急败坏时脸上的红晕。还有他在自己面前炫耀体术时闪闪发亮的眼睛。

  还有他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做这些,为什么总在事后匆匆逃离。

  还有达米安的嘴唇有多软。

  “我要下地狱了。”迪克喃喃说。

  “你现在才知道吗?”不远处提姆冷笑一声,翻了一个超大白眼。

  “发生了什么?”蝙蝠侠从他的屏幕前问道。

  “没什么,父亲。”达米安终于松开他的领子,露出一点残酷的笑意,“只是格雷森试图引诱我很长时间了,而我决定他作为伴侣勉强可以接受。”


end.


复健小短打,投喂下自己。

马上要去新学校入学了我真的快紧张恐慌到精神失常了,作业要写不完了而我竟然还在写同人呃呃呃呃呃呃如果可以的话请给我点评论给我点互动1551

小虫早起找吃的

BUT YOU WERE MY ROBIN……


出自《罗宾V5》第五卷

BUT YOU WERE MY ROBIN……


出自《罗宾V5》第五卷

大地之衣

【batfam】耳洞

是之前微博发过的关于大家打耳洞的故事,半句话4→1之外无cp,lof好不容易找回来了发个存档。


迪克的耳洞是在泰坦时候打的。

可能是某次艰难任务顺利完成,大家庆祝时都有点嗨,当场让渡鸦给他魔法能量穿刺并录下了惨叫声(实际上并没有很痛),连消毒都没搞,真的心很大,穿好当场就给他挂上了唐娜友情提供的星星耳钉,并拍照留念数十张然而都嗨得面目模糊。

第二天醒过来的夜翼有点懵,但疼都疼了索性留着吧,赶紧消毒,顺便出去买了透明的树脂耳钉,回哥谭时候心虚换上低调的透明款。

但当然还是被蝙蝠侠发现了,本来就对他在泰坦花太多时间很有意见的蝙蝠侠投以沉默中带着你老爸很不满意的眼神。

于是迪克这顿饭(......

是之前微博发过的关于大家打耳洞的故事,半句话4→1之外无cp,lof好不容易找回来了发个存档。


迪克的耳洞是在泰坦时候打的。

可能是某次艰难任务顺利完成,大家庆祝时都有点嗨,当场让渡鸦给他魔法能量穿刺并录下了惨叫声(实际上并没有很痛),连消毒都没搞,真的心很大,穿好当场就给他挂上了唐娜友情提供的星星耳钉,并拍照留念数十张然而都嗨得面目模糊。

第二天醒过来的夜翼有点懵,但疼都疼了索性留着吧,赶紧消毒,顺便出去买了透明的树脂耳钉,回哥谭时候心虚换上低调的透明款。

但当然还是被蝙蝠侠发现了,本来就对他在泰坦花太多时间很有意见的蝙蝠侠投以沉默中带着你老爸很不满意的眼神。

于是迪克这顿饭(看在阿福的面子上)吃完了就回泰坦了,等下次回家不仅每边耳朵多了三个钉还打到了耳骨上,换成了 blingbling 的款且剪短了头发,致力于360度无死角成为哥谭夜空里最闪耀的星,蝙蝠侠晒干了沉默。

但孩子长大了翅膀硬了的导火索也不差这个了,很快就到了单飞布港的时间段,所以也就这样了。没有人管仪容仪表的夜翼倒是真的觉得自己 blingbling 的样子很靓仔,但东西挂多了对他们这种经常要穿脱紧身衣的实在非常不友好,有时候赶时间不小心衣服挂到真的痛死,于是大部分耳钉耳坠都逐渐消失愈合,只剩下最开始打的两个,偶尔会戴唐娜给他的小星星。

唐娜死后耳钉被他小心地收起来,之后在布港打算去读警察学院时候摘掉了保持耳洞的透明树脂钉,没过几天就完全愈合了。


杰森很小的时候就打了。

当时是觉得妈妈的耳坠好看,正好是哥谭的冬天,当时并不是很清醒的妈妈出去绿化灌木上搂了一捧雪,给他耳朵上捂十分钟,用注射器针头就给他扎了(谢天谢地她还记得拆了个新的),也幸好是冬天,这么操作也没有发炎。

作为街头小老鼠艰难讨生活时期都没有戴任何耳饰,大概是因为这种环境里打扮装饰都像是展现自己柔弱的特质,但因为是妈妈给他扎的,所以一直有用隐形塑料款保持着。

成为罗宾后,耳洞和其余诸多街头小老鼠的痕迹一起被他小心隐藏起来,就像抽烟给手指留下的颜色,脱口而出的脏话,只是隐藏起来但没有消失。

被丢进拉撒路池子时候可能因为戴着防堵塑料耳针,也可能是因为时间很久了而没被池子识别为伤口,总之是没有长严,塔利亚发现了都很意外,然后给他换了一对绿松石银耳坠,等他自己足够清醒到意识到这个东西的存在时候,好像已经习惯了,加上在联盟男性戴耳饰也不是很稀奇的事,所以就这么戴着了。

但杰森回去当红头罩时候当然还是摘掉了,因为头罩压得很痛,但就算不当你的凶残硬汉反英雄时候也没有戴回去,只是把那对耳坠收到抽屉最里面。

他抽屉里还有从全世界收藏到各种宝石的耳坠耳钉,其中还有罗伊发现之后送他的,但平时都不戴,就当收藏品看,非常深柜,最多会戴米粒大小的深色耳钉。


提姆本来没有耳洞,是史蒂芬妮突发奇想,好奇想看他戴自己的耳饰,就想给他打耳洞。给自己缝针眼睛都不眨的提姆对着她眼睛都不眨地说自己晕针,怕怕,呀咩咯。

其实也不完全是说瞎话,缝针是缝针,毫无必要地被扎是另一回事,之后护理啊什么的都好麻烦啊。

但勇敢少女不怕困难,最后在某次任务里要扮女性时史蒂芬妮终于说服了他要戴耳坠,因为是任务也就听天由命地消毒之后让史蒂芬妮用不知哪里掏出来的小钉枪扎了,第二天消肿了就挂着摇曳生姿小耳坠戴上假发出去骗人,有点痛但自己看了半天镜子还蛮新奇的。

但史蒂芬妮给他试一遍自己卡哇伊耳饰的愿望并没有实现,这个人是真的想不起来护理耳洞,而且又是容易发炎的体质,芬芬也不可能每天有空帮他搞,结果过了半个月还在渗血水,怕他真的感染到脑子傻掉只好摘掉了,结果第二天就愈合得严丝合缝。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明明可以戴耳夹,为什么要白挨这两针,但是已经太晚了。

史蒂芬妮:蛤蛤耳夹这种东西没有灵魂啦。


史蒂芬妮就是有一大抽屉俗丽卡瓦耳饰的女大,材质基本就是塑料树脂玻璃,幸好她不是过敏体质。款式里有超夸张的香蕉苹果茄子耳坠和小蝙蝠耳钉,还有某年去骄傲游行凑热闹旁边人送的彩虹卡通勾八。

收藏里也有很多别人送的,芭芭拉网上冲浪看到好几把怪的手作耳饰会买了送她,带芬芬史蒂芬妮作为女伴出席晚宴的时候提姆送过贵金属高定款,达米安送过某种稀有紫色宝石的作为生日礼物,具体是哪种说了她也没记住,都和她的塑料茄子卡通勾八一起混在塑料盒子里,正式场合也不一定会翻出来戴,只要她不戴彩虹卡通勾八就算很给面子了。

史蒂芬妮是这个家里唯一去正规医院做了规范流程打耳洞的,是被妈妈带着去上班交给同事说帮我家小孩打个耳洞,打完之后特别兴奋地跟妈妈去吃了好大一个披萨。


卡珊德拉出现时候史蒂芬妮终于有了船新耳饰展台,不怕痛的卡珊比前男友好多了!

芭芭拉的感觉像是一个没留意你家的神经病萨摩就带着你家的乖乖女儿出去滚了一身泥啊不是打了耳洞,芭芭拉头好痛,好想打小狗。

好歹史蒂芬妮带去打耳洞的穿刺师是神谕的线人,面对来质问的神谕诚惶诚恐保证绝对消毒到位,心里哔了狗怎么跟蝙蝠打交道也会碰到这种干完了活被家长找上门的烂事啊。

不行,芭芭拉不会允许卡珊戴彩虹卡通勾八。百特曼罗宾耳光梗图也不行。怎么会有人把梗图做成耳钉啊?!!!

最后芭芭拉给卡珊买了一对黑水晶小蝙蝠耳钉终于结束纷争,芬芬勉强同意很可爱但贼心不死。很快卡珊拥有了很多很多款式不同的小蝙蝠耳饰,虽然看起来都差不多。芭芭拉发现她的耳饰盒时候仿佛找到仓鼠存货点。

小蝙蝠耳饰很快扩展到黄色的蝙蝠女标志以及其他家人的标志,疑似超级小子款被芭芭拉悄悄没收。


达米安没有耳洞,完全不理解出于装饰目的往自己身上戳洞这种事,也不理解往自己耳朵上挂叮叮当当的装饰品。

来到家族定番为了任务要女装环节时,达米安非常自然熟练地给自己搭了一身他妈风格的旗袍高跟鞋惊艳了所有人,搭配的耳坠是用耳夹的,确实看起来有点笨重美中不足,但考虑了下性价比还是觉得没必要扎这个洞。

某次帮夜翼处理后颈附近的伤口,近距离看到了他打过耳洞的一点点痕迹,随口问了一句,结果被拉着欣赏了夜翼当年朋克得一批的耳骨钉造型和唐娜给的小星星,白眼翻到后脑勺。

最近买了一对蓝宝石夜翼标志小耳钉,心里对自己说是准备给卡珊德拉的礼物,但不知为什么一直留着。

来哏华子

  表情可用!!

  以及塔姐和大少我想想还是懒得标注了xx

  浑水摸鱼

  

  后面还有杰森与一家之主生快xx

  表情可用!!

  以及塔姐和大少我想想还是懒得标注了xx

  浑水摸鱼

  

  后面还有杰森与一家之主生快x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