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ckjay

81.5万浏览    2225参与
Heath Ledger
—小翅膀,等我下班一起喝个咖...

—小翅膀,等我下班一起喝个咖啡?你放心,没有麦片。

—小翅膀?

—对不起我忘记了……你不在……


—滚蛋混蛋Dick,我出去买个菜干嘛!


今天来搞个大少👌强行加flag(//∇//)


—小翅膀,等我下班一起喝个咖啡?你放心,没有麦片。

—小翅膀?

—对不起我忘记了……你不在……


—滚蛋混蛋Dick,我出去买个菜干嘛!





今天来搞个大少👌强行加flag(//∇//)

最后一只知更鸟

【dickjay】然而芭芭拉又做错了什么?(中)

我两百fo点梗还没动。

就快300fo 了

我看你们就是想害我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AU

今天又迫害芭芭拉了呢(1/1)

沙雕电话相声

第一人称

杰森视角


————————————


昨天我和迪克打了一架。

起因是他来找我说想把打架变成打♂架。

我他妈……

然后我觉得他脑子有坑应该去阿卡姆找哈莉奎茵看看脑子。

他说他喜欢我。

淦。

喜欢你🐴呢???

我觉得迪克可能中魔法了。

要不就是他疯了。...


我两百fo点梗还没动。

就快300fo 了

我看你们就是想害我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AU

今天又迫害芭芭拉了呢(1/1)

沙雕电话相声

第一人称

杰森视角


————————————


昨天我和迪克打了一架。

起因是他来找我说想把打架变成打♂架。

我他妈……

然后我觉得他脑子有坑应该去阿卡姆找哈莉奎茵看看脑子。

他说他喜欢我。

淦。

喜欢你🐴呢???

我觉得迪克可能中魔法了。

要不就是他疯了。

            

“……所以这就是你半夜打电话给你哥前女友的原因吗?”我哥前女友,芭芭拉•戈登小姐,如是说。

            

为什么我觉得她有些绝望?

我想了想,把这个情况套入了星火和阿尔忒弥斯,哇哦,打断她们睡美容觉,我应该会被打死吧。

于是我道歉,“那我挂了。”

芭芭拉说:“诶诶诶等等,别挂啊。”

芭芭拉说:“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高兴一下嘛。”

芭芭拉说:“所以你是怎么想的?”

            

我有些困惑。

事情不是很清楚了吗?

要么迪克中魔法了。

要么迪克疯了。

          

我谨慎地问:“你……”

芭芭拉说:“我什么?”

我说:“你有扎塔娜的联系方式吗?”

芭芭拉疑惑地说:“你要扎塔娜的联系方式干什么?”

我说:“让她给迪基鸟看看脑子。”

           

芭芭拉连忙拦下我挂她电话之后给扎塔娜拨电话的行为,“等等等等等等,迪克没有中魔法!他刚刚还给我打了电话!!!”

我一愣,哦,这样啊。

我说:“确定了。”

我说:“迪基鸟疯了。”

           

芭芭拉:“……”

迪克你要不放弃吧。

杰森比你直多了。

            

芭芭拉说:“不不不不不不,我们先别排除魔法可以伐?”

芭芭拉支支吾吾:“嗯……额……那个……就是……”

我体贴地说:“你说吧。”

我感觉芭芭拉在电话那头松了口气。

芭芭拉谨慎地问:“我有点想知道迪克给你表白是个什么情况?”

啊?

我咬牙切齿:“啥?”

芭芭拉体贴地重复了一遍:“我有点想知道迪克给你表白是个什么情况?”

        

???

这和迪克疯了有关系吗?

不过既然芭芭拉问了那我就说说吧。

          

那天迪克、我、星火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罗伊,在瞭望塔打牌。

准确的说,是我和迪克单方面被星火虐。

天知道一个外星公主为什么对地球赌术那么熟练。

手上绑了石膏的罗伊在边上看我们打牌。

第一轮迪克输了。

星火让他发了个帖子。

第二轮还是迪克输了。

罗伊让他选一个人表白。

他选了我。

我还有点奇怪他为什么不选星火。

他俩不是男女朋友吗?

第三轮迪克又双叒叕输了。

啧啧啧,我觉得他该去去霉运。

星火提出来分手,罗伊却说让他们在两天后(也就是周五)正式分手。

我有点奇怪。

但是关我屁事。


然后他昨天跟我说他要把打架变成打♂架。

          

我认认真真条理清晰地给芭芭拉梳理了一遍。

芭芭拉有些困惑:“对哦,关你什么事?”

我仿佛得到了莫大的肯定:“是吧,我就说迪克疯了!”

芭芭拉欲言又止:“可是……”

得到认同的我表示随便:“你说。”

芭芭拉深吸一口气,语速极快:“可是迪克跟我说他要追你。”

         

我:“…………”

我:“……………………”

我:“??????”

        

完了。

迪基鸟真的疯了。

我感到了久违的绝望。

        

我神思飘忽:“芭芭拉。”

芭芭拉说:“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定了定神,沉重地说:“我打算帮迪克找块墓地,你有什么推荐吗?”

      

—————

        

给大家解释一下。

大哥和星火本来就打算分手了。

然后周三打牌的时候被迫给杰森表了白(因为和罗伊不熟,又不能找已经打算分手的女友)

周三晚上在发帖子的时候回忆了一大堆和杰森有关的事。

经过一晚上的辗转反侧,在周四成功地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周五分手。


杰森:救不了,埋了吧

星火&罗伊:已然看透一切

接完大哥电话的芭姐:你弯了我没什么意见,然而杰森又做错了什么呢?
        

啧啧啧,大哥你好惨啊。

望月_幽灵
今天最后再试一次再不成功我就死...

今天最后再试一次再不成功我就死了


全的看我看我看我

今天最后再试一次再不成功我就死了


全的看我看我看我

LeeZing

【Dickjay】Flower Dance - 2

Summary: “这次毒藤可真是不走寻常路哈。”
“是的,可以这么说。”
Dick一脸平静地道。

译者语:说好的哥中粉终于来了!我终于刷完屏了!对不起&谢谢大家!

不知道为什么要搞我这篇,所以还是走评论8.

Summary: “这次毒藤可真是不走寻常路哈。”
“是的,可以这么说。”
Dick一脸平静地道。

译者语:说好的哥中粉终于来了!我终于刷完屏了!对不起&谢谢大家!

不知道为什么要搞我这篇,所以还是走评论8.

LeeZing

【Dickjay】Help Me Up And Hold Me Down

Summary: Jason是只业务能力不太行的魅魔。
Dick很喜欢他。


我真诚忏悔来生一定写硬气桶

Summary: Jason是只业务能力不太行的魅魔。
Dick很喜欢他。


我真诚忏悔来生一定写硬气桶

LeeZing

【Dickjay】Down by the Beach - 中

Summary: Dick和Jason的海滩度假。


我什么时候才写得到求婚啊

Summary: Dick和Jason的海滩度假。


我什么时候才写得到求婚啊

LeeZing

【Dickjay】Put It On Me

Summary: 翅翅:叭了个叭叭叭【

作者语:SM, 羞辱,(一点点)窒息。


拥有一个翅s是什么样的体验

Summary: 翅翅:叭了个叭叭叭【

作者语:SM, 羞辱,(一点点)窒息。


拥有一个翅s是什么样的体验

LeeZing

【授翻/Dickjay】A Change of Seasons

[图片]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095075

Summary: 这一次,轮到Dick进入发情期了。

译者语:依旧是狼A! 翅/豹猫O! 桶,目前的最后一篇后续啦。


来看大灰狼和小猫咪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095075

Summary: 这一次,轮到Dick进入发情期了。

译者语:依旧是狼A! 翅/豹猫O! 桶,目前的最后一篇后续啦。


来看大灰狼和小猫咪

最后一只知更鸟

【dickjay】然而芭芭拉又做错了什么?(上)

加粗标重

文体是这位@辛夷枝上猫头鹰猫头鹰老师的沙雕电话相声

墙裂安利老师的“可是南奈儿又做错了什么”系列www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AU

从今天开始迫害芭芭拉(1/1)

第一人称

迪克视角

我觉得这次分上中下肯定写的完


——————————————


昨天我和杰森打起来了。

起因是上个星期我给他表了个白他没理我。

我就问了下他为什么拒绝我。

然后他打我。

他一边打我一边骂我脑子有坑,应该去阿卡姆让哈莉奎茵好好治治脑子。...

加粗标重

文体是这位@辛夷枝上猫头鹰猫头鹰老师的沙雕电话相声

墙裂安利老师的“可是南奈儿又做错了什么”系列www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AU

从今天开始迫害芭芭拉(1/1)

第一人称

迪克视角

我觉得这次分上中下肯定写的完

     

——————————————

       

昨天我和杰森打起来了。

起因是上个星期我给他表了个白他没理我。

我就问了下他为什么拒绝我。

然后他打我。

他一边打我一边骂我脑子有坑,应该去阿卡姆让哈莉奎茵好好治治脑子。

我一边躲一边自暴自弃说我就是脑子有坑我就是喜欢你你凭什么不喜欢我。

     

然后他愣住了。

然后他脸红了。

然后他跑了。

     

他脸红起来真好看。

让人喜欢。

     

“这就是你半夜给前女友打电话的原因吗?”我前女友说。

隔着电话我都能感觉到顺着电波传来的杀气。

我觉得我前女友是要杀我灭口。

然而我是那种害怕前女友杀人灭口的人吗?

     

——我是。

     

我说:“呜哇我知道错了所以你帮帮我嘛,小芭~”

我前女友冷笑一声:“呵。”

我:……

我前女友说出猜想:“你莫不是红发癖又犯了。”

我:“……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吗?”

我前女友终于直面真相:“……等等,这次你是认真的吗?”

我认真地说:“对啊,我喜欢他嘛。”

我前女友倒吸一口冷气,说:“噫——”

     

噫什么噫。

我就是喜欢杰森不行吗?

     

我前女友沉默了一下。

我前女友突然给我发了一个论坛链接。

我前女友说:“看看吧。”

她的语气有些奇怪,我觉得她可能不含好意。

但是我似乎好像应该找不到别人帮我追Jay了。

我掰着手指头开始数,布鲁斯不行,小红不行,小D不行,罗伊不行……

     

等等。

我没有说他们不行的意思。

     

等等。

我好像就是这个意思。

      

算了。

不管了。

      

我点开了。

我瞟了一眼题目。

#我就说夜翼和红头罩是真的!#

我回来了。

我继续给我前女友打电话。

       

我前女友有些兴奋:“有什么感想吗?”

我冷漠的说:“这帖子是我发的。”

我前女友:“???”

我前女友:“!!!!!!”

我前女友:“你是变态吗?”

我想了想,真诚发问:“变态了可以追上杰森吗?”

我前女友:“不能。”

我前女友想了想。

我前女友,十分坚定,一锤定音:“你就是变态。”

       

我前女友冷漠地说:“说说吧。”

我困惑:“什么?”

我前女友冷漠地继续说:“怎么弯的?”

我一跳就是三米高:“我没弯!我怎么可能是弯的???”

我听见我前女友深吸一口气,她在电话那头几乎是在咆哮了,“那你是想告诉我杰森是女生吗???”

我困惑,我觉得我前女友可能脑子有坑,“怎么可能?你为什么会觉得Jay是女生?”

      

我前女友又深吸了一口气。

我觉得她又要吼我。

所以把电话拿开了些。

果然。

我没猜错。

      

我前女友说:“你不是说你没弯吗?”

我说:“我是没弯啊。”

我说:“我上周才和星火分的手。”

我想了想,又添上一句,“我看到街上的漂亮姑娘还是很兴♂奋啊。”

     

我前女友让我把电话挂掉。

我说:“可是你还没帮我追杰森。”

我前女友冷漠地说:“你能不能先把性向掰扯清楚了再来和我讨论这个。”

我前女友冷漠地继续说:“把你的情史也掰扯清楚。”

      

我不。

我就不。

我要闹了。

我开始疯狂给她发消息。

“芭芭拉~~”

“芭芭拉——”

“我亲爱的小芭——”

我前女友没回我。

我觉得我被拉黑了。

       

我前女友又打电话给我。

我接起来。

我前女友冷漠地继续继续说:“还有,你觉得找自己前女友出主意追自己二弟合适吗?”

      

——有哪里不合适吗???

     

然后她又挂了。

嘤。

于是我偷来了达米安的电话。

      

“嘟——”

我前女友接了。

我前女友说:“怎么啦小D。”

声音特别甜。

像极了当初我们还在谈恋爱的时候。

温温柔柔的,特别乖巧。

她变了。

她开始挂我电话了。

我清了清嗓子:“是我,小芭。”

       

“嘟——”

她又双叒叕挂了。

     

嘤嘤。

     

于是我又去偷了提宝的电话。

打不通。

我觉得我前女友把我全家都拉黑了。

我对不起阿福,对不起布鲁斯,对不起杰森,对不起提宝,对不起小D。

      

嘤嘤嘤。

     

过了一会儿我前女友打电话给我。

我前女友说:“搞清楚了吗?”

我说:“没有。”

我说:“因为我看着杰森也很兴♂奋啊。”

我说:“诶诶诶小芭你先别挂啊啊啊啊啊啊QAQ”

我说:“帮我追一下杰森嘛!”

     

我前女友有些暴躁,我觉得她又开始深呼吸了。

这点最像她爸。

每次我爸把她爸气到之后她爸就开始深呼吸。

我前女友说:“你能不能别把字母念出来。”

我前女友说:“有点恶心。”

我前女友问我:“你什么时候喜欢的杰森?”

     

我想了想。

我算了算。

我打开了备忘录。

我说:“上周。”

我前女友继续问:“你多久发现的你喜欢他?你又是什么时候表的白?”

我理直气壮:“我上周三表的白,然后周四的时候发现我喜欢他。”

     

我前女友:“…………”

我前女友:“……………………”

我前女友:“????????”


有什么问题吗?

为什么我前女友突然沉默?

为什么我觉得我前女友又想打我?

     

我前女友继续继续问:“那你什么时候和星火分的手?”

我算了算,“上周五。”

我突然打了个寒战,我觉得我没感受错,是我前女友的杀气没错了。

我弱小。

我无辜。

我疑惑。

我说:“有什么不对吗小芭?”


我前女友想了想。

我前女友说:“算了,我帮你一把。”


我兴奋。

我激动。

我开心到起飞。

     

我说:“太好了!谢谢你小芭!”

我说:“请帮我想想吧!”

我说:“我和杰森的婚房应该选在哪里?”


———————————

我今天更新啦

那另一篇就……

咕咕咕. jpg


我要评论!!!(鸟球球炸毛)

糖果屋

【Dickjay】Rosemary玫瑰与枪Ⅱ

桶性转(依旧甩锅拉萨路池)

设定综漫及美剧泰坦

——————————


四周一片漆黑,除了风吹过草地发出的“窸窸窣窣”声,再没有别的动静。


她漫无目的地在黑夜中摸索着前进,或许已经三天三夜,或许是更久,她的双腿甚至止不住地酸痛到打颤,饥饿一直伴随着她。


她想到当初在犯罪巷的日子,有时情况并不比这个好到哪去。


在她彻底丧失耐心破口大骂前,一道身影在她无知无觉时渐渐靠近。待她察觉到身边被带动的气流,下意识防卫时,枪口已经贴上了她的后背,准确地对着心脏。


这不是最佳的位置,一般情况下,她有很大几率反击成功。但她并不认为来者会愚蠢到那个地步。正相反,他是个十分出色的杀手...

桶性转(依旧甩锅拉萨路池)

设定综漫及美剧泰坦

——————————


四周一片漆黑,除了风吹过草地发出的“窸窸窣窣”声,再没有别的动静。


她漫无目的地在黑夜中摸索着前进,或许已经三天三夜,或许是更久,她的双腿甚至止不住地酸痛到打颤,饥饿一直伴随着她。


她想到当初在犯罪巷的日子,有时情况并不比这个好到哪去。


在她彻底丧失耐心破口大骂前,一道身影在她无知无觉时渐渐靠近。待她察觉到身边被带动的气流,下意识防卫时,枪口已经贴上了她的后背,准确地对着心脏。


这不是最佳的位置,一般情况下,她有很大几率反击成功。但她并不认为来者会愚蠢到那个地步。正相反,他是个十分出色的杀手,即便刺客联盟或许也难找出和他相媲美的身手。而露出破绽一般是杀手们一种恶劣的挑逗行为。


“刺客联盟?”


[No.]


不出所料的是位男性,声音隔着面具传出,略显闷沉。


“你让我想起一个朋友,但他可不像你这么沉默寡言。”


回应她的是一片沉默,但她感受到身后的枪被移开。杀手哼着童谣的曲调迅速远去。

———————————————



杰森醒来时浑身冒着冷汗。望着窗外昏沉的天空,她的心脏不安地跳动。


守在床边的梵西既恼怒又担忧地看着她。


“离开不到一天就把自己作成这样,作为惩罚从今天起一个月,我要把你的早餐换掉。”


“再商量一下?”杰森试图守卫自己的辣热狗。


“没得商量。”梵西毫不心软地忽视她那双漂亮的眼睛。



“晚点记得给科丽和罗伊回个电话,他们陪你两天了,我刚把他们赶回去睡觉。”


“媒体没有拍到我晕倒吧?”


“没有,那时候你们三个刚好下台。不过倒是拍到了你和你的小男朋友飞过来抱你。”梵西一脸坏笑,“果然我的预感是真的。


杰森一脸疑惑。

“男朋友?”多么新奇的词汇啊!


梵西流畅地操控着轮椅做着些令人惊讶的动作,一边开始喋喋不休:“那个长得很帅的警察啊。没想到居然还是布鲁斯韦恩的大儿子。干得漂亮啊,Jay。争取嫁入豪门,我就有机会看到蝙蝠侠了!”


“我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迷上那只黑漆漆的蝙蝠了。”杰森语气有些显而易见的别扭。


“我只是欣赏他的风格。不过我们家的杰伊小可爱似乎对小蝙蝠十分不满啊……”梵西嗅到了八卦的气息,立马凑过去,“难道花花公子拒绝过你的求爱?小杰鸟爱而不得、应爱生恨?”


杰森一脸见鬼的表情:“我脑抽了向他求爱啊!”

“谁知道?”


杰森气呼呼地磨着牙,甚至想要暴打伤残人士。




梵西挑逗完杰森,悠闲地下楼准备晚饭。


杰森打开私人手机,翻阅着朋友发来的信息。


零零碎碎都是一些关心的话,还顺带八卦一下她的“恋情”。


她倒是不怎么在意,毕竟她不可能真的和自己大哥谈。迪克那边就更不用说了,那家伙换女朋友比布鲁斯还勤快。




[A-DW:你没事?]

一条信息突然冒了出来。


        [没事,别担心。]

杰森笑着回复。


[A-DW:哦。]

……

[A-DW:不要沾花惹草。]


……殴打未成年判几年?




——————————————

A-  是为了通讯录置顶,不是人名。

LeeZing

【Dickjay】Your Love Is Right Over Me

Summary: Dick和Jason即将迎来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但是,首先他们有些问题要解决。

作者语:怀孕泌乳play, 链接走评论。

Summary: Dick和Jason即将迎来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但是,首先他们有些问题要解决。

作者语:怀孕泌乳play, 链接走评论。

Blameonme

【Dickjay】Sweet Dirty Talk.

如题,dirty talk是我人生唯一指定低级醒脾

这是我……昨天卡文写调剂品时的调剂品

Dirty Talk/Roleplay/道具注意。


我爽了

如题,dirty talk是我人生唯一指定低级醒脾

这是我……昨天卡文写调剂品时的调剂品

Dirty Talk/Roleplay/道具注意。



我爽了

LeeZing

【Dickjay】War

被这位好人 @檐上无风 狠狠地批评了一顿,所以我又灰溜溜地打脸回归(?)了。

慢慢把文搬回来,不在的这段时间我还是更了挺多的!【自豪

这篇其实是 @改名是大势所趋 的点梗“猛男打架擦枪走火陷入沉思放飞自我”,本来打算把温情向出任务也写了再一起发,但是发现写不完【。  我慢慢摸,总有一天会摸出来的!

链接走评论,真的不想再被屏蔽:)

被这位好人 @檐上无风 狠狠地批评了一顿,所以我又灰溜溜地打脸回归(?)了。

慢慢把文搬回来,不在的这段时间我还是更了挺多的!【自豪

这篇其实是 @改名是大势所趋 的点梗“猛男打架擦枪走火陷入沉思放飞自我”,本来打算把温情向出任务也写了再一起发,但是发现写不完【。  我慢慢摸,总有一天会摸出来的!

链接走评论,真的不想再被屏蔽:)

昨天有睡觉吗

粉丝福利

占tag致歉

?我还在学校呢咋回事啊我欠的更还没写完嘞

555粉感谢🙏太热情了大家

因为是个吉利数字,搞一个点梗短篇,把想要的情节或au写在评论里,至1月23日共一周时间,我会在当天晚上搞评论里赞最多的梗。

限:dickjay/jason中心/batfam亲情向

谢谢支持

占tag致歉

?我还在学校呢咋回事啊我欠的更还没写完嘞

555粉感谢🙏太热情了大家

因为是个吉利数字,搞一个点梗短篇,把想要的情节或au写在评论里,至1月23日共一周时间,我会在当天晚上搞评论里赞最多的梗。

限:dickjay/jason中心/batfam亲情向

谢谢支持

bonesetter

alljay 苦月亮03

第三章


迪克没法忘掉布鲁斯讲述的故事,他伴着邮轮轻微的摇晃入睡,他梦见自己代替了布鲁斯的位置,坐在被炉火染成橙光色的房间中,紧闭的窗帘将甜腻的气氛关在房里。杰森坐在壁炉前,他穿着乳白色的衬衫和牛仔裤,火光投下的阴影钻进衣领中。

杰森转过头看向他,眼中闪耀璀璨的金色,杰森走近他,壁炉中飞出的火花飘荡在他身边,他会燃烧起来吗?

迪克感觉情欲被匡住了,他的理智又浮现,萦绕在杰森身上,他被拴住了,像只鸽子一样被牵引在固定航线上。

迪克从这个异常清醒的梦中挣扎起身,离开房间向餐厅走去。他没什么胃口,挑了几样看着不错的食物,坐在顶上挂着彩纸的位置上。

“迪克!”

迪克寻着声音望...

第三章

 

迪克没法忘掉布鲁斯讲述的故事,他伴着邮轮轻微的摇晃入睡,他梦见自己代替了布鲁斯的位置,坐在被炉火染成橙光色的房间中,紧闭的窗帘将甜腻的气氛关在房里。杰森坐在壁炉前,他穿着乳白色的衬衫和牛仔裤,火光投下的阴影钻进衣领中。

杰森转过头看向他,眼中闪耀璀璨的金色,杰森走近他,壁炉中飞出的火花飘荡在他身边,他会燃烧起来吗?

迪克感觉情欲被匡住了,他的理智又浮现,萦绕在杰森身上,他被拴住了,像只鸽子一样被牵引在固定航线上。

迪克从这个异常清醒的梦中挣扎起身,离开房间向餐厅走去。他没什么胃口,挑了几样看着不错的食物,坐在顶上挂着彩纸的位置上。

“迪克!”

迪克寻着声音望过去,是提姆.德雷克,他在巴黎认识的一个相当谈得来的好友,提姆看起来就是那种文质彬彬、家境优渥的大学生,和迪克一样是黑发蓝眼。在多次相处中,迪克发现提姆非常敏锐,像是侦探一样,似乎在他眼中世界是由纷杂的线索构成,但对于情感他却兴致缺缺,面对每一个来搭讪的男女,眼中的无聊意味几乎是一拳打在对方脸上。

“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你不是要在巴黎完成学业吗?”

“一些事情,我需要到场。你知道达米安.韦恩吗?”

“我知道他,代替了布鲁斯韦恩,成为头条的常驻人物。”迪克注意到提姆的表情,在提到达米安时几乎是条件反射般露出不屑的表情,“他被描述成一个野心勃勃的暴君。”

“暴君。”提姆被逗笑了,“真是恰当。达米安韦恩想要联合哥谭其他几个家族,扩张产业,其中就包括了德雷克。”

提姆灌了口咖啡继续说道:“布鲁斯韦恩也从巴黎赶回哥谭,就在这艘船上。”

“我遇见过他。”迪克直起背,似乎椅背上布满尖刺,“他看起来跟媒体的描述相差甚远,还有一个年轻男人跟着他身旁,你知道吗?”

“一次意外让韦恩先生变成这样。”提姆模糊的带过,“他身边的那个年轻男人是达米安韦恩的伴侣。”

“什么?”迪克费力压住冲出喉咙的尖叫,以至于他的声音都变调了。

“怎么了?”提姆看向迪克,他看起来异常冷静,一点也没有被迪克的声音吓到,眼底划过不明的情绪。

 

迪克没有太多震惊的时间,杰森推着布鲁斯进入餐厅,今天杰森仍穿着西服,衬衫换成了白色,但他的神色恹恹的,好像推着的不是大名鼎鼎的哥谭首富,而是不值一提的货物。

经过迪克这桌时停了下来,布鲁斯先向两人打招呼,而杰森露出微笑,视线从两人的身上划过,随后恢复冷淡的表情,打断了布鲁斯的话。

“我们不能让船长多等。”他的声音很奇妙,本应是醇厚的咖啡,但倒入了大量的冰块。

“抱歉先生们,我们需要先去应付船长的热情。”布鲁斯现在这幅幽默乐观的状态和昨晚偏执的样子判若两人。

迪克看着他们坐到船长旁边,他们与融入周围的热情样子一点也看不出两人有那样荒诞的故事。

迪克匆匆结束了早餐,回到了房间,他对杰森和布鲁斯之间的故事产生了好奇,但昨日听故事时那种暴露欲望的羞耻感让他没法下定决心。

但这没让迪克困扰太久,他在走廊在遇见了杰森和提姆。杰森背对着他和提姆交谈,提姆抓着杰森的胳膊,他的脸上带着焦虑和愤怒,还有一种隐秘的悲伤。两人交谈一阵后,提姆恢复平静,他笑着和杰森告别,那个笑容掩盖了提姆所有的情绪。

提姆走向迪克,他看起来早已知道了一切,这让迪克异常愤怒。

“这是你们惯用的愚弄人的手段吗?”迪克咬牙问道。

“不,这不是愚弄。”提姆的笑容带着一种锐利的讽刺,“你是唯一合适了解他们的故事的人。”

“但我到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

“等结束这趟旅程,你会知道一切。”提姆拍了拍迪克的肩膀,转身离开。

 

迪克到达时,布鲁斯似乎等待已久,他已经在桌上倒好了两杯威士忌。

“我讲到哪里了?”布鲁斯想了想,然后露出一个心不在焉的笑容,“是的,当欲望攀上高峰时,就会被寒风吹散,接下来面对的就是艰苦的下山路线。”

这岛

【DickJay】《Never Be The Same 绝不相同》Part1

配对:迪克·格雷森/杰森·陶德

分级:R

警告:斜线代表攻受,一切不属于我。

《阿卡姆骑士》混《红头罩之下》

+

往事绝不会相同,就像融化的巧克力。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265224

配对:迪克·格雷森/杰森·陶德

分级:R

警告:斜线代表攻受,一切不属于我。

《阿卡姆骑士》混《红头罩之下》

+

往事绝不会相同,就像融化的巧克力。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2265224

Elvis Lee

【Jaydickjay】My Faith

是给朋友的贺图。无差。


✨古罗马au,魔王杰x败落国王翅


——“这一生也不悔做你的信徒。”


故事大概是翅很信奉魔王然后国家中途败落,失去国家的翅绝望之下用自己最后能支付起的贡品给魔王——他自己。


然后他见到了魔王本人,魔王说我不能保佑你的国家风调雨顺。


国王说“这一生不悔做你的信徒。”

【Jaydickjay】My Faith

是给朋友的贺图。无差。


✨古罗马au,魔王杰x败落国王翅


——“这一生也不悔做你的信徒。”





故事大概是翅很信奉魔王然后国家中途败落,失去国家的翅绝望之下用自己最后能支付起的贡品给魔王——他自己。


然后他见到了魔王本人,魔王说我不能保佑你的国家风调雨顺。


国王说“这一生不悔做你的信徒。”

LLLLL

[Dickjay] Under the Stars

失眠产物,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写他俩了…有点手生。

一直很喜欢公路旅行的梗,想了想还是给他俩写了,是两位非常适合一起出去走走的大男孩。


本来想写甜腻腻的旅行风,却变成了讨论人生,我太难了


Under the Stars


“并非完全是这样,”杰森抬手圈点出天空东南角的一片星辰,“读过帕斯卡的书么?在无限大面前,一切的有限都是等长的。”

————————————

迪克接受了杰森公路旅行的提议,并且提前三天开始收拾行李。防晒霜和沙滩球什么的被他捆到一块儿塞进箱子里,又被杰森在放自己的东西时重新拿出来,放回它们之前该呆的地方。


醒一醒,我们又不是去海边。...

失眠产物,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写他俩了…有点手生。

一直很喜欢公路旅行的梗,想了想还是给他俩写了,是两位非常适合一起出去走走的大男孩。


本来想写甜腻腻的旅行风,却变成了讨论人生,我太难了


Under the Stars


“并非完全是这样,”杰森抬手圈点出天空东南角的一片星辰,“读过帕斯卡的书么?在无限大面前,一切的有限都是等长的。”

————————————

迪克接受了杰森公路旅行的提议,并且提前三天开始收拾行李。防晒霜和沙滩球什么的被他捆到一块儿塞进箱子里,又被杰森在放自己的东西时重新拿出来,放回它们之前该呆的地方。


醒一醒,我们又不是去海边。杰森面对迪克的抗议这样回答,一边把准备好的公路地图折叠整齐放进包里。水和食物也被准备妥当,他甚至带上了前天烤的曲奇:由于格雷森大厨对烤箱温度的“精准控制”,它们一半边角焦黑一半半生不熟。


能吃就行了。杰森在包装饼干时这样评价,而迪克在一边的沙发上查询谷歌地图,确认最终要走的路线。


“从这儿开到沿海的地方,得花不少时间,”迪克换了个更舒服些的姿势,把手机举起给正在忙活的男友看,“呃,要不要考虑一下偷用蝙蝠飞机把车运过去?”


杰森用一副“你脑子进水了么”的表情作为回复,提议的人只好打着哈哈继续找最佳路线。如果不是因为在修建新的大桥,本来应当只需花半天的车程。但由于修建工程封路,他们得花上两倍的时间了。


他们并非没有讨论过是否要换一个方案,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没有海的公路旅行、感觉只是在单纯开车。杰森对穿梭于森林或沙漠中的路段也有些抗拒。


我不想在旅行的时候还担心野生动物的出现,或者是否会因为脱水出现危险的情况。这是杰森给出的解释。迪克本想反驳,你为何不考虑海边会出现的风暴?转念又觉得顺着杰森也好,他们难得出门一次。或者说,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规划过一次二人时光了。


“行了,别找了,我们走这条线,”杰森不知道从哪里又翻出一张新的地图来,展平放在茶几上,拿马克笔圈点了几个地点,接着再连起来,“沿路也有加油站和汽车旅馆,不至于太过劳累。”


“哇哦,原来汽车旅馆在我们的计划之内?”


“除非你想在车里睡那些硌人的靠垫,我们可以换一条没有旅馆的线。”


迪克摆摆手,说就这条线吧。


敲定线路后,电子地图显示车程在二十小时左右。加上在加油站休息的时间,他们大概要花上一整天才能开到海边。杰森在地图上拿另外的颜色圈出了一处临海的地点。


“这是家汽车旅馆,风评还可以,到时候可以住在这里。”


“我们不能呆太久,你得回来看那些黑帮的生意,我还得回布鲁德海…”


“只住一天,我明白,”杰森摇摇头,无奈笑着把地图收起来,“说真的,什么时候你和老蝙蝠一样,变成爱破坏气氛的工作狂了?”


“噢,我只是给咱们提个醒。”


迪克抬手拍拍杰森的肩头,也回他一个笑。时钟在绕至整点时发出了滴滴的报时声,迪克起身关上客厅的灯,牵住杰森的手握了握。他说,不早了,小翅膀。


两人回屋,只留下漆黑的厅房和静悄悄闪动的时钟。





他们在第二天一早就起床动身。说是起床,不如说是杰森在后半夜失眠又犯了,在凌晨五点时干脆先起来洗漱继续清东西,在一切完成并做完早餐后、一脚把可怜的、仍在睡梦中的格雷森先生踹醒了过来。


迪克揉着自己的屁股抗议,但可惜的是他已经失去了捍卫自己回笼觉的能力了。这是蝙蝠家人的通病:一旦在天亮前醒来,就条件反射地进入戒备状态,不犯紧张已经不错,就不要说是否还能重新找回睡意的问题了。


“杰,我想我们说好是八点钟出发。”


“你猜怎么着?计划赶不上变化。”杰森在迪克疲惫的眼神下端出两盘欧姆蛋,旁边还安分地躺了两片热乎乎的法式吐司,“今早我来开,你可以在车上再睡会。”


迪克只好在杰森泡咖啡的空档去了浴室洗漱,盈洗台前的灯照得他眼睛发酸,他只能在内心再次怀念了一下自己本该拥有的美好睡眠。


他们吃完饭后就带上行李出发,车开出车库时天正好蒙蒙亮,杰森扔给副驾驶座的迪克一个毛毯。


“你为什么不去后座?那儿宽敞得很,而且还可以多放一个枕头。”杰森一边把车里的暖气调高一边发问。


“噢,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因为这样醒来就能看到你,”迪克把自己裹得很严实,将椅背降到可以躺下的高度,“而且其实也没有什么差别,我对枕头并不执着。”


杰森轻啧一声,转回头将车开上道路。他抬手揉了揉自己发烫的耳尖,借着余光再看罪魁祸首时,对方已经陷入了浅眠之中。





他们在一个加油站停下,决定解决午饭的问题。杰森下车买回来两盒玉米卷,把辣牛肉的那份留给自己,鸡肉的那份给了迪克。


“叫店员多加了芝士。”


杰森把迪克晃醒来后把盒子递过去,迪克睡眼朦胧的接过来。他伸手去拿杰森喝掉一半的咖啡,顺带把毯子扔到后座去。在解决掉一半玉米饼后他终于发话了。


“下半程给我开吧。”


杰森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叫他把饭吃完,自己先去一下洗手间。迪克又吃完了剩下的午餐,擦干净手下车将自己换到了驾驶座上。杰森回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顺理成章地坐到副驾驶座上去,把座椅调回来又扣上安全带。


“好了,现在是格雷森为您服务了,”黄金男孩在吃完午饭后大概是恢复了状态,比起早上显得格外有活力,“要我送您去哪里呢,美丽的小姐?”


“去海边,还有注意交通安全。”杰森把车钥匙扔过去,被迪克稳稳接住。他笑着发动了汽车,但在踩下油门之前倾身凑上去,给了杰森一个玉米卷味儿的吻。


“你尝起来像辣牛肉,宝贝。”


他大笑着将汽车开出停车场。方才接吻时有陌生人路过目睹,他们在那人鄙夷的私语下重新驶入公路,扬长而去,只留下一片慢慢沉淀的尘土。





“该死的,你刚刚应该走右边的路口。”


杰森接着车内的照明翻看纸质地图,此时已经天黑,隔着车窗能听见远处的海浪声。只是他们和车被淹没在一片陌生的森林中,看起来似乎是迷路了。


“可我的地图说该走这边。”


迪克举起手机放大了图像,规划路线在交错的公路间闪着蓝色的光。杰森拿过手机查看了一会,叹气把它又扔回迪克的腿上。


“你定错位了,格雷森。这样开我们会直接到达那个旅馆。”


迪克疑惑地看着他,表情像是在询问“这不就是我们的目的么?”


“按这条路线,我们可以从海边绕过去,这样…”


杰森解释到一半干脆停下来,因为他看见迪克的表情变得越发疑惑,他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他们可能会陷入“使尽浑身解数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意思”的困境之中,而这恰恰是杰森不想要的情况,因为这既费力又费时间。最终他选择了一个很有红头罩风格的做法。


他在迪克的注视下将车熄了火,顺带解开了两人的安全带。


“好了,下车,我来开。”





于是车辆在换了驾驶员后掉头回到原来的路口,轻巧地拐了一个弯,驶入一条小路之中。石子磕得轮胎有些发震,但他们还是一往直前的开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一个日落的时间,他们终于驶上了沿海的公路。杰森把车窗摇下来了些,海风和浪声一并灌入车内,小轿车像是一尾鱼儿,扎入大海所管辖的地区。


迪克也将自己那一侧的窗摇了下来,风吹动他的刘海,月光扑簌簌地落在车里,一时间一切的物品上都长出了许许多多的小月亮。他转头去看身边的人,看见那一双绿眼睛如宝石一般嵌入黑夜,而它们的拥有者像是这夜里的骑士,一缕白色的刘海在额前微微卷起,染了月光如同加冕的桂冠。


“你在看什么?”


半晌杰森终于意识到迪克投来的视线,稍稍松了些油门,只是也转过头看着他。他们两个在行进的车中相顾无言,最终迪克发话了,他说:把车停下吧。


杰森只好在路边停下来,熄了火出到外面。迪克也打开车门,海风更加肆意地占领这一辆并不大的轿车,他看见杰森绕到了他的这一侧,靠在车的前端点燃一支烟。


“我大概猜到你为什么想要来看海了。”


杰森听见这话笑起来,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接而他摇摇头,动作间似乎表示着否认。迪克意识到自己会错意,心里生出了转瞬即逝的细微的难堪来。


只是接着他听到的话打消了所有的负面情绪。他看见杰森咬着烟抱着手臂,听见杰森不紧不慢地给出他的解释。


“你可能会想,’这儿可真是美,杰森一定是爱这样的景色’,或者是,’他大概是喜欢这样安静的地方’,”杰森的语气不同于平常,甚至带了些娓娓道来的意味,“你并没有猜错,黄金男孩,但你只猜对了一小部分。”


迪克的直觉告诉他、接下来的话可能不只是一个解释,它将会是一次坦白,一次难得的、甚至可以说的上是仅有一次的自我表达。杰森从来不自我表达,迪克紧张地握紧手心,至少不是在外人前。


“事实上,我要求来看海只是因为它承载了很多沉闷的事物,像是沉船,或者是那些飞行员的骸骨,”杰森又抽了一口烟,火星在黑夜中明灭跳动,“在庞大的事物面前,人们往往能感到救赎。”


“你的意思是,这是一种归属感?”


迪克眨了眨眼,有水蒸气跳着舞从他耳边擦过。


“可以这样讲。”


他抽掉了最后一口烟,将火星摁灭。迪克这才反应过来杰森的目光一直向着高处。他并没有在注视海,并没有在注视那个所谓庞大的存在。


“我这才想起来、你从小就爱看星星。”


这是一句突兀的话,但他仍脱口而出。也许此刻这辆不新不旧的车已经成为了杰森的第二头滴水兽,城市被偷换成无边的水,但是星星无法被偷换,它们只是静静地站在天上,像是古老的计时器,一点一点消磨自己的生命。


“因为它们看起来是恒定的。无论是恒定的还是庞大的,都能给人以安全感,”他这样下了结论,“前者不会改变,后者不会被消耗完。”


“换言之,它们是永存的。”迪克轻轻接上话头。


“的确是这样,人们在这些东西面前才能意识到自己的不值一提。”


“喔,所以我们又回到之前聊到的心理疗法的问题上了吗,”迪克笑着拿手肘捅了捅杰森的腰,后者被捅得发痒,只好往旁边躲了躲,“’告诉你的病人人终有一死,从而让他意识到那些糟糕的事情简直无足轻重’,这样?”


“并非完全是这样,”杰森抬手圈点出天空东南角的一片星辰,“读过帕斯卡的书么?在无限大面前,一切的有限都是等长的。”


“这依然在论证人的渺小,杰森。”他尖锐地指出。


“渺小不代表不重要,要不然人们为什么这么纠结于派的小数点后几位?”


他在迪克欲言又止的动作下结束了这个话题,在钻回车子里之前抛下这样一句话,余音被海风包裹着送到远方了,若有若无地融入一片星辉里。


“不要想多,我只是想说明我和你没有什么不同,仅此而已。”





最终他们还是赶在零点前到达了旅馆。这样我们可以睡个好觉了。杰森这样说着,满意地把包丢到床上,感受自己的身体缓缓陷入床垫中。昏黄的灯把一切都染成同样的颜色。


“喔,小翅膀,不要太早下结论。”


迪克一边说着一边爬上了他的床,这可怜的床对于两个大男人来说的确有些挤了。杰森皱着眉,不是很想让步的样子,努力把迪克防在床沿处。


“你不会得逞,格雷森,想都别想。”


但迪克仍坚持着自己的那套理论,且用行动成功验证了它。杰森第二天早上在地板上醒来,望着自己和迪克身上打满了的吻痕心想,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他允许格雷森和他试图在一个单人床上解决生理需求了。


日出从窗帘的缝隙里钻进来,他看着床上熟睡的人,掏出手机抓拍了一张囧照。


不过、也许这场公路旅行并不算太坏就是了。


end.

无古

【dickjay】Saviour 【上】

背景设置在泰坦S02E05,有受到凹3一篇文的启发,回头po上链接。

  • 假设Dick成功救下了Jason,但Slade一样有办法摧毁他与Jason之间,泰坦成员之间的信任。

  • r/nc,不知道啥意思的请注意看凹3警告栏,雷的姑娘小心躲避。

  • 某些行为后续会有钟叔参与,因为没有感情的存在我觉得就不打CP了吧,姑娘们自行躲避。

  • 钟叔不是个好人——但是个受伤的老人。

  • 短篇(虽然也分上中下)

=============================================

+ao3+

背景设置在泰坦S02E05,有受到凹3一篇文的启发,回头po上链接。

  • 假设Dick成功救下了Jason,但Slade一样有办法摧毁他与Jason之间,泰坦成员之间的信任。

  • r/nc,不知道啥意思的请注意看凹3警告栏,雷的姑娘小心躲避。

  • 某些行为后续会有钟叔参与,因为没有感情的存在我觉得就不打CP了吧,姑娘们自行躲避。

  • 钟叔不是个好人——但是个受伤的老人。

  • 短篇(虽然也分上中下)

=============================================

+ao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