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ckwally

5636浏览    92参与
夏月*光

【Dick/Wally】Crime Scene

*是看到  @雾外无疆 去他妈的ddd鹅鹅鹅 畫的鳥閃辦案才寫出來的東西,一開始想出來警官!Dick跟CSI!Wally的太太是天才吧

*這裡的Wally是CSI(Crime Scene Investigator),使用DCAU動畫設定(JLA的),動畫看不出來Wally確切職務是什麼,所以擅自使用了影集CSI調查員的設定

*總之,設定是浮雲。我自己看的爽就好(艸

*然後再次安利JLA的Wally,正義聯盟的可愛小良心 還會去幫忙代言,用代言費買的小貨車裡面有自己的立板喔

1.

當Dick打著哈欠,拖著因為昨夜處理毒販而帶著不小挫傷的...

*是看到  @雾外无疆 去他妈的ddd鹅鹅鹅 畫的鳥閃辦案才寫出來的東西,一開始想出來警官!Dick跟CSI!Wally的太太是天才吧

*這裡的Wally是CSI(Crime Scene Investigator),使用DCAU動畫設定(JLA的),動畫看不出來Wally確切職務是什麼,所以擅自使用了影集CSI調查員的設定

*總之,設定是浮雲。我自己看的爽就好(艸

*然後再次安利JLA的Wally,正義聯盟的可愛小良心 還會去幫忙代言,用代言費買的小貨車裡面有自己的立板喔

1.

當Dick打著哈欠,拖著因為昨夜處理毒販而帶著不小挫傷的右腳走向他辦公桌時,只瞥見他的金髮搭檔半坐在他零散在桌上的資料夾上盤著手不滿的瞪視。

他無辜的揮了揮手,自然的跟他搭檔打招呼。

「早安,Gannon」

「Grayson……」

「嘿,我就遲到了一小下!昨天那群帶著詭異面具的毒販不是現在都進警局了嗎?」Dick趕緊投降般的舉起雙手,睜著他那雙隔壁交通科女同事說的”勾人的”藍眼睛,希望能獲得些遲到近一小時的原諒「我看報紙了,在我匆匆忙忙趕過來的公車上」

「是阿,多虧那個成日在水泥叢林盪來盪去的蒙面怪胎」

「你得承認因為他我們案子輕鬆很多」Dick聳聳肩,用了點力把他搭檔從桌子上推下去。

雙重身分的什麼的,他從小就在Bruce那學了很多,他夜晚另一個身分被怎樣詆毀,布魯海文警局裡任職的小小Dick Grayson警員都可以輕鬆面對。

當然,那幾乎不用睡覺的本領可能還需要些磨練。

他又打了個哈欠,接過Gannon手中有些涼掉的連鎖咖啡紙杯。

「謝了,夥伴。你等在這就是為了給我杯咖啡?前幾天那具無名屍的身分到底查到了沒有?」

前天在布魯海文的漁船要進港時,驚恐的漁夫們發現除了滿滿的魚貨外還有具新鮮的無頭女屍躺在他們的漁網裡。指紋已經分辨不出來是被先被人磨去還是因為長期浸泡在海裡而腫脹至難以辨識,他們只能期望提檢出的DNA能幫他們標示出這個可憐女孩的身分。

對,女孩。

他拿到的骨骼分析可是暗示這孩子可能連16歲的生日蛋糕都沒見過。

作為夜翼、作為一個警官,他什麼駭人聽聞的案子都見過了。但每每遇到牽涉到孩子的案子時,血液因憤怒在體內沸騰的錯覺總是難以逃離。不論什麼原因,那把一個青少年頭顱割下的凶手必須繩之以法,不論是Grayson警官或是他在布魯海文警局內被戲稱”藍色猴子”的身分。

「那是交通科的Grace煩了我將近十分鐘要我交給你的,Prince Charming」他金髮的搭檔無奈地嘆了口氣「而我就是為了那案子來找你的」

「什麼?不會找到了吧?」

他從沒想像警方的資料庫也有派上用場的一天。

「DNA在警署的資料庫找到了符合的資料,很顯然我們布魯海文找到的身體頭顱前幾天正躺在中心城警察局長的辦公桌上」

「辦公桌上??」

誰會把一個女孩子的頭顱放在警察局長的辦公桌上?高潭的老Jimmy都沒看過這種會造成心靈創傷的畫面。

「很顯然是挑釁」Gannon點了點頭,指著他們接待室的方向示意要Dick跟著他走。「昨天我們跟中心城的警署聯繫了,他們派了人要來拿資料順便看看屍體,當然他們也有資料要給我們,聽上司的意思是要我們合作處理這案子」

「合作?真的?」Dick挑起眉,舞弊成習的布魯海文警局竟然想分享案子?

「很顯然是第一作案地點不在我們這,而我們的上司”說服”了對方合作」

「哇喔,中心城來的果然都是好脾氣的人是不是?」Dick勾起嘴角,不由得的想起有些久沒聯絡的好友。

Gannon的手放在會客室的門把上,側過頭看著他,嘴角似乎帶著一絲玩味的笑意。

「這問題等你之後告訴我,我們的客人一早準時出現在這,然後為了等承辦的警官--這意味者你,Grayson---他有些不開心的在我們破爛的會客室待了一小時」

「喔、喔……」Dick尷尬的在他們走進門前笑了笑「我會好好道歉的,不然請他喝杯咖啡?」

他舉起右手裡已經被喝了一半內容物的紙杯。

 

「你最好是,Officer Grayson」

熟悉的聲音讓Dick的雙腳硬生生的釘在了會客室門前。

「最好另外追加12盒你們布魯海文評價最好的甜甜圈,不然我就建議我老闆只要是你們警局打來的電話一律拒接」

 

他最好的朋友、正因為正義聯盟跟中心城忙到不可開交而拒絕了好幾次他誠摯的電影邀約的閃電俠本人,正雙手插著腰站在他眼前。

但眼睛裡的笑意背叛了他話語裡佯裝的威脅。

 

「我的天啊,Wally!!!!」

Dick得意的發現他不費吹灰之力就捕捉到了這世界最快的男人。

 

2.

「你們誰介意給我點解釋嗎?」

他善解人意的搭檔在他抱夠了他們遠從中心城來的客人後才提出了疑問。

「喔、抱歉,我太驚訝了」Dick將手收了回來,改放在他紅髮好友的肩上「這是我的、呃、兒時玩伴?」

紅髮穿著件寬鬆墨綠色襯衫的人聳了聳肩。

「是阿,當我們小的時候常假裝我們是蝙蝠俠和閃電俠在他養父那大的誇張的宅邸裡戰鬥呢,當然,中心城的閃電俠總是贏的那方」忽視Dick抗議的拳頭,他們紅髮的客人朝他友好的伸出手「Wally West, CCPD的鑑識探員,如果這嬌生慣養的富三代上班沒有遲到我相信這談話會是更加愉快的」

「我同意,很高興認識你。我是那高潭寶貝養子的搭檔,Gannon Malloy」

「我討厭你們突然站在同一陣線對付我的樣子」Dick撓了撓後頸。「說真的Wally,你可以先給我通電話的」

而紅髮的鑑識人員眼珠子對著他無奈地轉了轉。

「要是我知道我一路從美國中西部趕來亮麗的東岸後,會在這充滿灰塵的會客室和這難喝到不行的黑咖啡相伴一小時,相信我,我絕對會把你那隻閃亮亮的新款韋恩科技手機打爆的」Wally指了指他們會客間的咖啡機。

老實說,Dick曾懷疑那機器裡的咖啡豆從他進警局後就沒有更新過了。

「但我昨天忙完其他事前我老闆都沒跟我說承辦的員警名字,是你們前台那火辣的接待人員跟我說的」

「你昨天晚上還在工作?」Gannon疑惑的問。

他不知道中心城的鑑識人員上了夜班後還需要隔天繼續出差,這樣聽起來他們的工作權益說不定還不算太糟。

但Wally只是努了努嘴。

「你可能不知道我們中心城雖然不出什麼瘋子,但總是有一群喜歡以炸閃電俠博物館為樂的酒鬼」Wally一講完就看見Dick對著他不贊同的皺起眉頭。

又怎麼了?他試著用目光交流。

「你要去處理爆炸……?」

該死。他懂Dick的意思了。

「你知道,鼻涕槍的成分解讀有賴於我們警局科學家的努力,誰都不希望有哪個員警在閃電俠閃神的時候被擊中還沒辦法醫治對吧?」

Wally很慶幸Dick的夥伴理解的點了點頭接受了他這說法。昨天晚上除了把又發病的無賴幫丟回黑山監獄後,他還去隔壁的楔石城幫忙疏散困在火舌中的人群,而布魯海文糟糕的接待室咖啡並不能讓他清楚的思考。

「對了,你昨晚在中心城處理、呃、一場對博物館的襲擊,但今天一早就到我們警署了?哪家航空飛機飛這麼快?老實說我以為快到下班才會看到你的」Gannon還記得櫃台的Kelly跟他說他們紅髮的客人可是準時、一秒不差的八點出現在他們警局前。

哇,你可真是個天才,Wally。

Wally發誓那雙令女孩們神魂顛倒的藍眼睛正無聲向他這麼說。

「呃、你知道、爆炸案結束後我請閃電俠幫了個小忙,從中城到布魯海文的機票費也是不便宜、雖然可以報帳----」

Dick不由得的擔心Wally那可憐的舌頭要打結了。

「聽著,這件事別說出去,我老闆不喜歡警察麻煩閃電俠太多」

那是真的,他們主任雖然對他們年輕的專員Wally West嚴苛到不行,但對閃電俠的態度卻可是稱的上尊敬。每次在他主任碎念他有多不專心又一邊稱讚閃電俠對中心城所做的努力時,Wally都要努力咬著嘴唇才不會笑出聲來。

他可能需要感謝Uncle Barry先前為閃電俠在警局打下的好名聲。

「我猜中心城的市民喜歡他們的紅色緊身衣,嗯?畢竟你們還蓋了座博物館」金髮的警官沒多說什麼,閃電俠給了一個中心城警局科學家便車比他們布魯海文市長默許警察高層買賣私菸這種事情聽起來好太多了。

「是阿是阿,畢竟我們的閃電俠比只會在你們屋頂上盪來盪去的藍色雞翅好多了」Wally笑著躲開了Dick憤恨的目光,用口型無聲再說了一次”雞翅”「他和善、友好、還很帥」

「和善就是友好,你這白癡」Dick嘖了幾聲「我們可以開始工作了嗎?科學怪人,結束後我會請你吃甜甜圈的,就跟影集裡那些胖警察吃的同一款」

「你那對女孩子的甜言蜜語可沒用,性感寶貝,我要12盒外加三桶炸雞,剛剛那一小時根本是場折磨」

Wally披上了剛剛還掛在一旁的白色實驗衣,並掏出胸前口袋的白色手套袋上,回過身去拿他剛剛擱置在黑色素料椅旁的工具箱。Dick和Wally認識很久了,卻從來沒有看過他在白大褂裡的樣子。

他得承認,那白色大衣完美襯著他那頭招搖的紅髮。

「我希望你們的實驗室設備足夠精確,誰要先給我份屍檢報告然後帶我去看看那可憐的孩子?金髮的還是黑髮的帥哥?」

膠框的識別證因為他的動作在他胸前晃來晃去,一手捧著疊厚厚的資料,另一手輕易地提著看起來頗是笨重的灰色大箱子。

天啊,Wally以前有這麼好看嗎?

望著放大湊在他眼前滿是雀斑的笑臉,Grayson警官思考起了這問題。

 

3.

「所以?最好的童年玩伴是吧」

Dick在玻璃牆後盯著Wally被矽膠手套緊緊套著而指節分明的大手好一陣子後才意識到自家搭檔在和自己說話。

他們搭檔的時間不是很久,但那意有所指挑起的眉和眼裡的笑意卻讓Dick一秒意識到對方在暗示什麼。

「喔不,Gannon。我們真的是朋友,從小玩到大的那種」

「他又是哪個有錢慈善家的兒子?這麼剛好也進警局?」Gannon聽起來仍不買帳。

Dick靠在了法醫間的門框上,看著Wally跟他們棕髮的法醫互相比畫著,思考了會對這問題的回答。

「他有一個很親的叔叔是科學家,幾年前有負責一項韋恩科技的計畫,算是Bruce的同事,所以我們才會玩在一起」

正義聯盟也算是韋恩科技計畫的一部份吧,Dick想。

「嗯哼」Gannon隨著他的視線望了過去「得了,Dick,你從剛剛就失神望著他的臉好一陣子了,別以為我看不出來」

「什、我才沒有!我是在仔細聽案情呢!」

Dick不知道他臉有沒有紅,但頰上的確躁熱了起來。

Gannon只是對他笑著沒有說話。

喔、他恨死他搭檔這表情了。

「我只是、很久沒看到他了」至從Wally進正義聯盟後他們就沒什麼見面了,他們彼此都很忙碌。

「我也沒看過他身為鑑識人員工作的樣子,多看幾眼也不為過吧」

他又望了過去。

Wally在他記憶裡幾乎都是穿著制服的,不論是閃電小子或是閃電俠那套襯著他髮色鮮紅的緊身衣,他當然也看過他私底下的樣子,但總是搭著一件隨意的T-shirt咬著速食店吸管跟他開玩笑的片段,看著他從小認識的紅髮好友穿著實驗袍、專注的拿著檢體跟他們同事討論著這畫面對他很新鮮。那個總是跟他一起惡作劇的紅髮小子也是長大了阿,看著那對瞇著看著電腦上資料的綠眼睛,Dick默默的想。

而Wally像是注意到他的目光,從資料中抬起眼來對他無聲地笑了笑。

眨了眨眼,Dick懷疑他剛剛的心跳是否漏了一拍。

一直都在他旁邊看著的Gannon笑了出聲。

「好吧,既然這樣你就不會介意這一切結束後我單獨邀他去酒吧喝一杯吧,你朋友說實在的長相完全落在我的好球帶」

Dick花了整整五秒才理解他搭檔再說什麼,瞪大了眼,他像他們警局大廳水族箱內的凸眼金魚一樣茫然的張開口又閉上,說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而他那金髮的、充滿魅力的、性取向直直朝向男性的搭檔在Wally提著工具箱往他們走來時大笑出聲,還不怕死的拍著他的肩。

「放輕鬆點,Grayson,我在跟你開玩笑呢」

 

「哇喔,Dick,你什麼時候這麼禁不起玩笑了」

Wally在看到他兒時玩伴向他夥伴投射死亡目光並用力拍下他肩上那隻手時,極其疑惑的問。

「沒事」Dick手肘用力擊向他搭檔的肋骨,滿意的聽見一聲吃痛的驚呼「Walls,你查到什麼了嗎」

 

4.

Dick一直都長得很好看,這是他在羅賓第一次在他眼前剝下面罩時就發現的事實。但Dick Grayson警官似乎又將”好看”這詞帶上了另一個層級。

看著帶著槍袋,擋在他眼前的人的後背,Wally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

是真的布魯海文的警員制服就這麼合身,還是Dick的背影就真的這麼好看且性感。

那全身花花綠綠且時刻嘰嘰喳喳的小鳥也是長大了啊。

他壓下拍拍那被黑色制服褲包裹著的翹臀的衝動。

「West!先找掩護!這邊我跟Grayson來處理!」

Dick金髮的搭檔已經拔了槍,指著對面那些看起來就不懷好意的傢伙。

身為鑑識人員本來不用跟著他們去追他驗出女孩體內的毒物來源的,但檢驗的工作他已經完成的差不多,加上他真的很久沒跟Dick說上話了,他就用說不定可以幫忙找些容易被員警視角忽略的線索這藉口跟了上去。

事實證明布魯海文跟中心城有很大的不同。

至少他在中心城工作這幾年從沒遇過主動攻擊兩名制服員警的幫派成員。還是他在這暗巷發現大量血跡反應並忙著為這潛在分屍現場拍照的時候。

「Wally,到後面去,然後試著別被流彈射到了」Dick用力把他推到後面去,他胸前因被重壓而有些發燙。

「你們可不可以往前一點打,這----」

話還沒說完,Dick就往對面那貌似要拔槍的人奔了過去。

Wally無奈地嘆了口氣。

他現在脖子上掛了個沉重的相機,右手提著個手提箱,身後還是個死巷。就算他可以一秒內換裝,但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釋中心城的閃電俠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布魯海文的暗巷幫忙兩位和黑幫打手激戰的警官們。

而且這些人Dick可以應付吧,雖然人是多了些。他歪著頭看著Dick的方向,只看見Grayson警官一手熟練的卸掉敵人的槍械,另一腳優雅的踩進另一個人毫無防備的肚子上。

好吧,他說不定可以趁他們在解決那幫人的時候把拍照的工作結束。

但擦著他耳廓往身後牆上飛去的子彈打斷了他調整相機的動作。

 

又嘆了口氣,他突然懂蝙蝠每次工作被他打斷的那種心情了。他側過身,躲開對他來說正用慢動作往他射過來的子彈,提著工具箱往那儼然已成為戰場的巷口走去。

他還是去幫幫忙好了。

 

Dick在轉身看見Gannon身後往他搭檔舉槍的人影時,他就知道來不及了,他離那太遠了,就算現在大叫,Gannon也一定無法即刻回應並躲開那顆及將從槍口射出的子彈。

他只能希望Gannon能因為他的提醒而至少躲開足以致命的部位。

「Ga------」

他搭檔的名字還卡在喉間,那本該隨著射擊而冒出煙硝的槍管就落在了地上。

驚訝的望上去,只見到他們紅髮鑑識人員手上的工具箱正砸在那槍手的腦袋瓜上,狠狠的。

Dick很肯定他原本正在幫歹徒上銬的搭檔也看傻了眼。

「不要再給我破壞我的犯罪現場了!!!!你知不知道一顆子彈會讓我們這些可憐的鑑識人員加班多久啊!!啊!!」

沉重的工具箱又往下砸了一次。

 

「呃、West,你沒受傷吧?」Gannon在同事把那些在地上呻吟的可憐蟲們壓進警車時,擔心的看了一眼在蹲在黃色標卡旁拍照的鑑識人員。

「叫我Wally吧,你每次這樣叫我都以為你在喊我家的老頭呢」紅髮的鑑識人員放下了他手裡的相機,戴上手套要把那沾著血的布料放進證物袋裡「我沒事,不管是什麼工作進警局都會訓練的,你們這沒有嗎?」

「我們這沒有一個鑑識人員會用工具箱狠狠砸人腦袋的,Walls」Dick的聲音在他們後面響起。

Wally則不以為然的聳聳肩,沒有停下他的工作。

「你要我怎麼辦,用刮棒塞進他們的眼睛裡嗎?這裡可不是中心城,閃電俠可沒時間跑過來救你們的屁股」

「你也打太狠了,那傢伙看起來都腦震盪了」Dick懷疑Wally砸下去的時候根本不是用普通的速度砸的。

「誰叫他們要破壞我的犯罪現場」Wally連抬眼看他都沒有,理所當然地說道。

 

「我愈來愈喜歡他了,Grayson」他金髮的搭檔沉思似的摸著下巴。

「你閉嘴吧,Gannon」

 

5.

他們在Wally拿著檢體離開到下次見到他時已過了三天。他真不知道昨晚還跟聯盟成員一同在大都會避免超人死敵再一次毀了他們紀念公園雕像的人,為什麼能一臉精神奕奕的坐在他位置上亂翻他抽屜裡的東西。

他昨晚因為追查毒販而撞到的後腰都還在痛呢。

「Wally,先不說你為什麼在我位置上喝著擺明是要給我的咖啡,但你親愛的阿姨沒教你不要未經允許亂拿別人的東西嗎?」

「說的你很尊重他人隱私一樣」穿著鑑識人員外出專用背心的人一口將手裡的咖啡喝得精光「我不會告訴Bruce你把他照片擺皮夾裡的,兄弟」

Dick花了點時間思考事要把手裡的早餐抹到他朋友笑得燦爛的臉上,還是坐在旁邊偷笑的搭檔嘴裡。

「你剛下班?」指了指Wally身上印著大大的犯罪現場調查字樣(C.S.I)的背心,Dick最後決定他早餐還是送進自己胃裡比較好。

看起來Wally這次沒帶工具箱來了,只有一疊薄薄的資料。

「喔,這個」Wally拉了拉他身上的背心「清晨的時候有件入室搶劫,夜班的人在忙一件謀殺抽不出身,總局只聯絡到我,我就先去支援再趕過來了。」

因為你剛從大都會回來還沒睡吧。Dick在沒人看見的地方翻了個白眼。

「又請閃電俠幫忙?」這次Gannon就沒在追問為什麼清晨還在調查現場的人現在就出現在布魯海文了。

Wally笑著縮進了Dick的旋轉椅,幼稚的轉了幾圈。

「他可真是個好人是吧,他昨晚還幫忙清理了大都會呢~」

真的?你現在在炫耀戰功?Dick無奈地用眼神溝通。

Wally真的不管是Barry在當閃電俠的時候,還是自己套上那紅色戰服的現在,都是個不折不扣的閃電俠腦粉。

他到目前都還沒搞清楚要怎麼樣的成長背景人才能這樣迷戀自己。

Wally家裡有一個閃電俠的人型立板他都不意外。

「總之,我老闆聽說了上次發生的”襲擊”事件,要我過來的時候穿件防彈衣,帶著警棍,要不是時間不允許我猜他都要我去申請配槍了」Wally聳了聳肩。

Gannon則是乾笑了幾聲。

「好了,我們差不多可以結案了是吧,世界上最棒的警探們(Detectives)?」

 

「那女孩名字身邊的同夥都叫她Perry,不知道什麼原因前幾年混進了我們這的幫派,很顯然被他們幫派底下持有的毒品控制了,幾個月前監視器有拍下用假身分證去醫院求診的畫面,她本來就活不久了Wally」

點了點頭,Wally將他帶來的資料遞給眼前的兩位調查警員,那是份正式的身分資料影本。

「她是我們前局長的女兒,幾年前逃家了」

Dick瞪著眼前稍顯稚嫩的資料照,的確跟中心城局長辦公桌的那顆頭顱有些相似。

「前局長一年前就殉職了,被滿是的酒氣的小混混撞的,我們這裡的警官詢問了他遺孀才知道Mr. Snow以前對Perry很嚴苛,甚至有些家暴嫌疑。」

「所以故意放在你們局長那個是……」

「是報復。只是小Perry很久沒回家了當然不知道自己父親已經去世了」Wally聽到他同事跟他說這結論時心疼了他們局長一會兒,那驚悚的畫面大概會留在他腦內好一陣子了。

「所以我們的推論是對的」Gannon點了點頭「我們找到了那些協助分屍的混帳,他們說只是拿錢辦事。前還是那句已經不會說話的屍體給的」

「跟屍檢報告相符,肺裡少到不可思議的積水顯示她被丟進水裡的時候已經死去一段時間了。脖子那凝血的狀況也表明是死後分屍的。你知道那頭還作過防腐嗎?畢竟布魯海文到中心城也有段距離。」

Dick坐到了一旁的椅子裡,頭靠在椅背上,默默的看著天花板。

「所以這根本不是謀殺」

「不是,那女孩死於用藥過量的猝死。我猜她想在死前快樂一點」Wally用手撐著頭「然後用自己的死順便報復自己的父親,要他看看就是他害死她的」

「是的,我們有找到她的日記」Gannon說「她好友心不甘情不願給我們的」

Wally點了點頭,做了幾個伸展動作便站了起來,將牛皮紙袋放在Dick的桌上。

「資料放這了,我需要帶走你們的口供資料。另外Snow女士過幾天會來領走她女兒的遺體,我今天只是幫我長官傳這幾件事而已」他拍了拍還在恍神的朋友肩膀「你答應的甜甜圈還沒給我呢,Officer Grayson」

本來還有些感傷的Dick馬上笑了出來。

永遠就只有Wally可以輕易的把他從各種情緒裡拉出來。

 

6.

「Wally……慢點」

他知道Wally經歷了昨晚在大都會的混戰到現在可能餓的不清,但那把甜甜圈塞進嘴巴裡的速度已經讓旁邊的人開始側目了。

撐著頭,看到對方因他警告而明顯緩下來的樣子,Dick不小心笑了出來。

小時候Wally跟他私底下出去溜搭時,也曾是小心翼翼的把左腳放在右腳前,像是個不太會走路的孩子。

有時候還會左腳絆到右腳,在高潭的石子路上嗑破腦袋瓜。

什麼時候Wally把超級速度跟生活的步伐調節的這麼好了呢?泯了口上頭滿是奶泡的拿鐵,他歪著頭想。

 

Wally從一個巧克力脆片甜甜圈中央的孔洞窺視著不知為何自顧自在笑的Grayson警官,以前他從來不動為什麼身邊的女孩子都對他這黑髮的好有這樣著迷,但看著那抿成一彎新月的嘴角,他突然間好像明白了一點。

他們之間從來就不需要笑語來緩和氣氛,就算是只有輕敲咖啡杯的糖勺響叮叮的聲響,空氣也會像今日難得出現在布魯海文的陽光一樣宜人。

他很久沒能享受這種氛圍了,GL說的對,他的確是該在工作之餘找找他的好友,一晚的爛片馬拉松加上三大桶的爆米花或許可以緩解他最近各種工作給予的壓力。

天知道他有多想念Dick Grayson。

 

「所以……你今晚有空嗎?」鍍上了一層薄薄陽光的黑髮警官這樣問他。

哇喔,這樣他得列一張超級大爛片名單才行。Wally在腦裡快速閃過幾個電影的名字。

「我回去把資料給我老闆後就沒事了,他給我放了個假。怎麼了?」

「想請你去酒吧喝一杯,你知道、算是慶祝我們第一次合作解決的案子,作為Grayson警官與West調查員」

Wally咬著嘴裡的彩色油炸麵團,玩味的哼了幾聲。

「可是你搭檔已經先約我了」

「什、」

看著那雙瞬間瞪大的藍眼睛,Wally壞心眼的等了好幾秒才大笑出聲,有些甜甜圈屑削還噴到了Dick的臉上。

「開玩笑的兄弟,別擔心」

冷著眼拍掉臉上的食物屑削,Dick盤算著用甜甜圈噎死世界上最快的男人的可行性。

 

「嘿,到時候別脫制服,不得不說你穿制服的樣子滿帥的」

他要跑回中心城前,被他抓到機會拍了拍他夥伴的屁股。

「嘖、那你知道你帶護目鏡穿著實驗白袍時該死的性感嗎?」他報復性的拉近了點距離,但那位被綠箭稱讚是英勇無畏的年輕閃電俠卻擅自又把距離拉近了些。

近到Dick都可以清楚數盡Wally那和他頭髮一樣鮮紅的長長睫毛。

「護目鏡?真的?那我的矽膠手套呢?」

「矽膠手套也是」

Wally在Dick前傾將他們兩唇間的距離拉向零時往後退了回去,Dick促不及然的向前踉蹌了幾步後被紅髮調查員抓住了肩膀。

「好吧,矽膠手套、實驗袍,我記住了」Wally朝他燦笑的揮了揮手「那你手銬跟警棍也帶上阿,Grayson警官。晚上”犯罪現場”見」

Dick只感覺到臉頰上濕潤的一吻,然後就是一陣憑空揚起的旋風。

 

「Wally West你這該死的…….」

掩著面靠在牆上,Dick無奈的看著那道紅色閃電消失的彼端。

-------

最後放張拯救世界途中仍抽出幾分鐘幫Officer Grayson裝病的Wally小甜心

寒霜一目

【少正背景/鸟闪无差】脑洞存档

一个关于酒的脑洞

Dick点了一杯螺丝起子。

调酒师是位娇小的女性,顶着一头英姿飒爽的短发。“你有没有一支中意的gin?”

“没有。”Dick有些走神。

于是调酒师替客人做了决定:“海盐味的,如何?”

她的动作非常娴熟。酒具在指尖上下翻飞,弹奏出优雅的韵律感。

杯口夹着一块薄荷软糖。酒液入喉,Dick意识到今晚或许难以抑制落泪的冲动。

“这不是我的错。”他想,“这是酒精的错。”

海盐的咸消解了柠檬的酸,反而碰撞出俏皮的青春活力。可当辛辣的酒精从胃里灼烧起来,那点没有散尽的咸逐渐涩口。直到薄荷糖点缀的稍许甜味带来回甘。

那滋味,像是一段发生在西班牙海岸的热恋。缠绵的甜蜜,海风的...

一个关于酒的脑洞

Dick点了一杯螺丝起子。

调酒师是位娇小的女性,顶着一头英姿飒爽的短发。“你有没有一支中意的gin?”

“没有。”Dick有些走神。

于是调酒师替客人做了决定:“海盐味的,如何?”

她的动作非常娴熟。酒具在指尖上下翻飞,弹奏出优雅的韵律感。

杯口夹着一块薄荷软糖。酒液入喉,Dick意识到今晚或许难以抑制落泪的冲动。

“这不是我的错。”他想,“这是酒精的错。”

海盐的咸消解了柠檬的酸,反而碰撞出俏皮的青春活力。可当辛辣的酒精从胃里灼烧起来,那点没有散尽的咸逐渐涩口。直到薄荷糖点缀的稍许甜味带来回甘。

那滋味,像是一段发生在西班牙海岸的热恋。缠绵的甜蜜,海风的咸涩与分别的酸楚糅合在一起。

又或许,更像一段青涩的初恋。甜辣酸涩层层叠叠,好似少年时节纷繁敏感的心绪。

Wally,我很想你。

实习的时候和同事去酒吧,无意中喝到了这一杯。

而这杯螺丝起子无比吻合我饮下它时的心情。

鸟闪本来应该像橙汁一样酸酸甜甜,奈何总会发生些意外让酸涩格外突出。

最新的两集看得我揪心。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birdflash自带一圈安宁的光环。仿佛他们俩静静并排坐着,额头抵着额头,就能天荒地老。

随缘填坑

您的废鸭

dickwally

*呕吐注意
*ABO设定注意
*好像不是很能看得出来但是dickwally,wally是omega,dami和dickie都是alpha

“蠢货格雷森,让你的Omega收敛一下他恶心的味道,否则我就要被甜到吐在你的车上了。”
“小D,我说过很多遍了,他不是我的……等等!!你是认真的?!”

迪克迅速拨下自动驾驶模式的开关,一边轻柔地抚摸达米安的后背,一边单手撑住购物纸袋的锯齿边缘、接住蝙蝠侠之子棕色的呕吐物。他因为在里面看到了还没被消化完毕的晚餐残渣而翻起白眼。

瘫在后排的沃利闻到刺鼻的腥臭味儿也好奇地凑上来,满脸红晕像是个中年醉汉似的停不下傻笑,乐呵呵地指着迪克手背上的秽物:“真的假的,小蝙蝠...

*呕吐注意
*ABO设定注意
*好像不是很能看得出来但是dickwally,wally是omega,dami和dickie都是alpha

“蠢货格雷森,让你的Omega收敛一下他恶心的味道,否则我就要被甜到吐在你的车上了。”
“小D,我说过很多遍了,他不是我的……等等!!你是认真的?!”

迪克迅速拨下自动驾驶模式的开关,一边轻柔地抚摸达米安的后背,一边单手撑住购物纸袋的锯齿边缘、接住蝙蝠侠之子棕色的呕吐物。他因为在里面看到了还没被消化完毕的晚餐残渣而翻起白眼。

瘫在后排的沃利闻到刺鼻的腥臭味儿也好奇地凑上来,满脸红晕像是个中年醉汉似的停不下傻笑,乐呵呵地指着迪克手背上的秽物:“真的假的,小蝙蝠晕车啦?”

迪克微微张嘴想要反驳他,然而,一股甜腻芳香得让人反胃的气息击中他的大脑,像是位面容姣好的妙龄少女猛地抓过出轨的人渣男友,左右开弓狠狠给了他一顿响亮的连环巴掌。
他顾不得达米安是否还需要再流一会儿淡黄色的口水,捧起纸袋就把脸埋进去大声干呕。

“……沃利,下次你如果还不吃抑制剂,就从我的车上滚下去。”

逆流而行

[bio場新刊工商][birdflash]

注意:之後海外販售資訊會直接更新在這,不另外發公告。

海外部分我在跟代理討論後,決定改採預售方式,預售後不開通販。(個人目前狀態沒辦法處理後續通販,還請各位見諒。

海外預售請吃貨組代理,預售鏈結請走評論處,或在淘寶搜“吃貨組御咖堂”的預售區。預售時間到5/13日。


刊物名:How to Dance with your non-speedster Fellow
作者:嵐影
配對:Wally West/Dick Grayson(無差)
分級:Gen
規格:A5左翻16頁
定價:NT80元/RMB18元
內容:pre52宇宙+少量rebirth宇宙。小短篇合集,兩人從小到大的日常耍蠢放閃,微虐。...


注意:之後海外販售資訊會直接更新在這,不另外發公告。

海外部分我在跟代理討論後,決定改採預售方式,預售後不開通販。(個人目前狀態沒辦法處理後續通販,還請各位見諒。

海外預售請吃貨組代理,預售鏈結請走評論處,或在淘寶搜“吃貨組御咖堂”的預售區。預售時間到5/13日。


刊物名:How to Dance with your non-speedster Fellow
作者:嵐影
配對:Wally West/Dick Grayson(無差)
分級:Gen
規格:A5左翻16頁
定價:NT80元/RMB18元
內容:pre52宇宙+少量rebirth宇宙。小短篇合集,兩人從小到大的日常耍蠢放閃,微虐。


 

試閱:










4To

birdflash - 照片

OOC有,第二季劇透有,請不介意後在觀看。

-------------------------------------------

「嘿,等這件事情結束我們一起出去玩玩吧,我跟你還有卡爾德」身為急速者的最好的朋友,夜翼幾乎是習慣對方突然出現在後面的舉動。

「天啊,沃利」迪克嘆了口氣「你不能有點腳步聲嗎?」

「我有啊!而且我還敲門了」對方理直氣壯的說。

「敲門的聲音都還沒傳到你就先出聲了」自己雖然習慣了,但他可不希望哪天看到有人被閃電小子嚇到進醫院。

「哦,好吧」對方似乎妥協了「是說這件事情就這麼說定囉,小羅」

沃利沒有等對方回應,並跑出去改向跟卡爾德說。

「還是老樣子聽都不聽對...

OOC有,第二季劇透有,請不介意後在觀看。

-------------------------------------------

「嘿,等這件事情結束我們一起出去玩玩吧,我跟你還有卡爾德」身為急速者的最好的朋友,夜翼幾乎是習慣對方突然出現在後面的舉動。

「天啊,沃利」迪克嘆了口氣「你不能有點腳步聲嗎?」

「我有啊!而且我還敲門了」對方理直氣壯的說。

「敲門的聲音都還沒傳到你就先出聲了」自己雖然習慣了,但他可不希望哪天看到有人被閃電小子嚇到進醫院。

「哦,好吧」對方似乎妥協了「是說這件事情就這麼說定囉,小羅」

沃利沒有等對方回應,並跑出去改向跟卡爾德說。

「還是老樣子聽都不聽對方說話」迪克無奈的笑了笑,也並沒有對對方所叫自己小羅而反駁,也來不及反駁「還是跟五年前一樣啊,不管什麼地方。」

/

「小羅,你的眼睛明明就很好看為什麼要遮住呢?」沃利靠近對方,仔細想看清藏在墨鏡裡的那對藍眼睛。

「閉嘴小閃,你在大聲到蝙蝠俠都可以聽到,之后我就不會在告訴你任何事情了」羅賓把對方那靠近的頭推了回去。

「那你下次跟我出去搶限購特大漢堡的時候禁止帶墨鏡」沃利插腰看著對方,似乎在告訴對方這是最低底線。

羅賓真的很佩服小閃,以他的腦袋瓜為什麼可以活到13歲,就算自己不跟他去,最終吃虧的也是沃利他自己。

「欸、好啦好啦,你可以安靜下來了嗎」羅賓皺皺眉,決定隨便打發對方。

「耶!太好了!」沃利開心的將正義山繞了十幾圈,整個基地都可以聽到他的歡呼,並引來梅甘跟康納的疑問,羅賓這是聳聳肩說著不知道這傢伙哪根筋不對勁。

/

也許他不應該把沃利找回來讓他參加打鬥的。

迪克蹲在廢墟旁,當個領導應該在大家脆弱的時候帶領大家,所以他並不能在大家面前表現脆弱,於是他選了正義山,也許這個地方也已經稱不上正義山了。

周圍堆起了一座一座被炸毀的正義山小石頭,對迪克來說,是在好不過得遮蔽物了。

我不該帶沃利去打鬥的。

迪克自責著,他覺得沃利會死都是他的錯,明明對方已經跟阿耳忒彌斯都說要逃離這種生活了,身為最好的朋友不應該在把他們在叫回來讓他們處於在危險之中。

應該瞞著沃利的。

也許自己不告訴沃利就不會發生了,雖然時候自己可能會被揍一頓,但總比永遠見不到面好。

迪克低下頭,身為偵探的他,立馬發覺了自己腳邊有個東西。

是沃利的戰利品,阿耳忒彌斯的箭,隨後發現旁邊有著看似像木頭東西,迪克將他拿起來,發現是個相框。

上面是自己跟卡德爾....還有閃電小子。

迪克將照片拿起來,可能因為有些潮濕,照片已經有些微泛黃了。

以照片上的表情跟他的記憶來說,這個照片有很大的可能性是沃利他利用他的速度拍出來的照片,上面的自己雙手交叉的而沃利就站在他們兩個人之間搭著肩。

迪克翻向背面,寫著

【跟海少俠還有小羅組成了少年正義聯盟。】

「沒有你在少年正義聯盟也不完整了。」

在一次就好、

在我周圍互相呼喚

”小羅跟小閃”。

椰布丁丁丁丁丁♪

终于想起来去截GIF了!!

都是出自S01E03.

P1先是大少握住了Megan的手,紧接着Wally也搭了上来,最后这两个人干脆抛弃小姐姐的手握到一起去了hhhh

P2是一些两个人拉拉扯扯的小动作。

再一次感慨少年人的友情♂还真是美好啊dhjkjnbfdd

终于想起来去截GIF了!!

都是出自S01E03.

P1先是大少握住了Megan的手,紧接着Wally也搭了上来,最后这两个人干脆抛弃小姐姐的手握到一起去了hhhh

P2是一些两个人拉拉扯扯的小动作。

再一次感慨少年人的友情♂还真是美好啊dhjkjnbfdd

kirie

【Birdflash】一件T恤引发的惨案

简介:“来吧宝贝,为了爸爸穿上。”

WallyDick无差,分级R。我不拥有他们,OOC属于我


*


“我绝对不会穿这件T恤,”Dick像扔抹布一样嫌弃地把两件T恤扔进了Wally的怀里,“虽然我很爱你,亲爱的。但我也有我的底线。”


他听见了Wally咽下了一句不那么文雅的脏话,后者将两件T恤摊开,“它们是成对的,Dick。”


“我有眼睛。”


“你不觉得它很甜蜜吗?宝贝,没你想的那么糟,你可以先挑一件。”


“我很担忧你的...


 

 

简介:“来吧宝贝,为了爸爸穿上。”

WallyDick无差,分级R。我不拥有他们,OOC属于我

 

 

*

 

 

“我绝对不会穿这件T恤,”Dick像扔抹布一样嫌弃地把两件T恤扔进了Wally的怀里,“虽然我很爱你,亲爱的。但我也有我的底线。”

 

他听见了Wally咽下了一句不那么文雅的脏话,后者将两件T恤摊开,“它们是成对的,Dick。”

 

“我有眼睛。”

 

“你不觉得它很甜蜜吗?宝贝,没你想的那么糟,你可以先挑一件。”

 

“我很担忧你的眼睛,Wally,”Dick摆出了一幅假惺惺的担忧模样,“它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丑,且不说它傻兮兮的台词,配色和字体就是一场灾难。如果我们穿着它出现的话,我完全能想象Cass和Steph会做出什么刻薄的评价。你到底从哪里得到了这么糟糕的穿衣品味?”

 

“我只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You are mine),或者我是你的(I am Yours)。”Wally复述T恤上的台词,而Dick的表情介于被感动和被恶心到之间。

 

Wally脱掉上衣时露出了内裤的边缘,CALVIN KLEIN,Dick为了这小小的细节露出了笑容:这是他挑选内裤的品味,而Wally大部分的都是四角格子内裤,而他在公寓时甚至喜欢真空直接穿上沙滩裤。这让他们在沙发上亲热时能够更快的直奔主题——没什么比和一个同样荷尔蒙满溢的男孩恋爱更让他刺激了,Dick伸手,懒洋洋地拽住了属于他、而包裹住Wally的内裤的一角。

 

“这种蓝色很称你的眼睛,宝贝,”Wally笑着说,不轻不重地拍了一把Dick拽住他裤子的手,随手捡起了离他最近的那件「I am yours」的T恤,以一种完全不符合他极速者身份的速度穿在了身上。这件T恤非常修身,勾勒出了Wally饱满的胸膛和精瘦的腰部,Dick不动神色地咽了口口水,极速者为此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坏笑。

 

“不敢相信我会永远看不够你。”Dick满足地长叹了一口气,空闲的另一只手抚摸上了他一起长大的好友、如今的恋人的胸膛,坏心眼地在乳尖的部位压了一把,换来了年轻的极速者憋在喉咙间的诱惑的喘息。“你太辣了,甜心。”

 

“你穿上后会比我更辣,Grayson,”Wally锲而不舍,“它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我会陪着你的,而且你可以穿一件外套。”

 

Dick拒绝地翻了翻眼睛,将两只手从他的男友身上移开,在尝试起身时才意识到自己被禁锢在了沙发之间。

 

“不敢相信你会这样对我,”Dick捂着胸口长叹了口气,“还只是为了一件T恤,幼稚鬼Wally。”

 

“是的,穿上它,Dick,”Wally把T恤塞进了Dick的怀里,用诱骗的语气劝道,“我们就马上和好,好吗?我保证。”

 

“你可以脱掉我的衣服,”Dick抖了抖腰,摆脱掉了将极速者越过衬衫握住他腰部的两只手,“但我绝对不会穿这件T恤的。”

 

Wally夸张地叹气,像小鹿一样漂亮的绿色眼睛委屈地盯着Dick,“你说过会答应我所有的要求。”

 

“仅限于合理的要求。”

 

“我想不到穿配套的T恤有哪里不合理。”

 

“因为我不想。”Dick揉了揉极速者柔软的红发,分开腿骑在了Wally的大腿上,双手极具性暗示地抚摸Wally的腰侧,“你也不该穿这件,Wally,为什么不试试我给你新买的衬衫呢?”

 

他们陷入了一阵闲适但不尴尬的沉默中,虽然两人不安分的手角逐着穿在红发极速者身上的衬衫。“来吧宝贝,”极速者黏哑的声音类似于撒娇,“为了爸爸穿上。”

 

“不。”Dick坚定地摇头。

 

“你知道我可以在你察觉不到的时候替你穿上的,对吧?”

 

“我比任何人都清楚,West。”Dick舔了舔他干燥的嘴唇,两人已经抬头的部位贴合在了一块儿,他认为Wally身上的衬衫更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但答案还是不。”

 

Dick已经将Wally身上的那件衬衫卷到了他的胸口,黑发青年埋头吮吸极速者裸露的皮肤,后者深吸了口气,“Richard Grayson,你让人难以置信。”

 

“难以置信的好,还是难以置信的坏?”Dick在Wally温暖的胸膛内偷笑了起来。

 

“难以置信的顽固。”Wally无可奈何地翻了翻眼睛,“也许我应该用更强硬的方式逼你就范。”

 

说着,他将骑在腿上的男人猛推在地毯上。两个成年男人像一对幼儿园小孩一样滚成了一团,努力将对方压在自己的身下。为了展现自己的决心,Wally用上了他的全力——除了他的速度,因为他的速度永远都不会是对付Dick Grayson的“武器”,就算是玩笑也不行。

 

而这样做的后果是,格斗技能更胜一筹的Dick迅速占据了上风。

 

而两人早已从玩笑的打闹演变成了拳拳到肉的肉搏,他们都不会保留实力,眼下唯一的目的仅仅是让身为超级英雄的对方“臣服”。几轮过后,他们将战场从客厅的沙发转移到了卧室,Wally在Dick密集的攻势下败下阵,后者锁住了他的喉咙,一条腿压在Wally的胸膛,气喘吁吁地大笑,得意洋洋地看着设法挣扎却有逃不出束缚的Wally。然而他的情况也没多好,“夜翼”引以为豪的、像希腊雕塑一样完美的挺翘鼻梁正缓缓留着鼻血,右脸青紫了一大块,肿大到超过了左脸的一半。

 

“现在是谁该叫谁爸爸了,甜心?”曾经的罗宾邪恶地笑道。

 

“哦,日,Grayson你这个混蛋,”Wally动了动他的腰,又被刺骨的疼痛再次拽进了柔软的床铺里,“我的肋骨可能断了,操。”

 

“你会好得很快的,”Dick说,腾出一只手摸向Wally精瘦的腰侧。这个安抚性的抚摸很快变了味,他的鼻血滴落在了Wally的胸口,他松开了对Wally手的禁锢,但长腿依然几句占有欲地缠在了后者的腰间。极速者稍稍起身,将那件早就揉成条状的T恤脱下扔在了地上。他一把按住了Dick的黑发,迫使对方正视自己,另一只手在他的脊柱上游走,火热的手指在Dick腰腹处刻了他名字的纹身上停留了一阵,又转移到了那对让任何人分心的翘臀上。

 

“看看你自己,Dickie。”Wally的声音沙哑,他半眯眼睛,伸出舌头舔了舔Dick青肿的右脸,“总是照顾不好自己。”

 

“需要提醒你这些都是谁造成的吗?”Dick并不打算交出主导权,他重新将全部的重量压在了Wally的身上,后者发出了吃痛的呻吟,而这仅仅是重新点燃了弥漫着血腥与情热的气氛。两个年轻人抛弃了最后一丝温存,Wally揪住了Dick的黑发,而Dick将更多的亲吻落在了Wally大片裸露的胸膛,他的啃咬与亲吻丝毫不温柔,痕迹遍布了极速者的每一个小小的雀斑与即将愈合的伤口。

 

Wally急促地呻吟,拍了一把骑在他腰上的男人的屁股,命令道,“来吧宝贝,吸我的老二。”

 

Dick用动作回应了这个问题。他用嘴唇拉开了Wally牛仔裤的拉链,在极速者露骨的凝视下隔着内裤舔了一口,在Wally迫不及待地要脱下裤子时阻止了他。“放慢些,极速者。”Dick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喘息,将更多湿漉漉的亲吻留在了Wally平坦的小腹。而极速者更是加重了揉搓他臀部的力道,不安分地带着薄茧的手探入了他的西装裤内。

 

不合时宜的门铃声在此时响起。这让两人回忆起了早已被抛在脑后的聚会。Wally松开了握住Dick头发的手,而后者在此时坏心眼地狠狠地吸了一口他硬得不行的老二。

 

“也许是Timmy,乖乖呆在这里。”Dick温柔地说,像哄小动物一样揉了两下Wally乱糟糟的红发。他哼着歌走出了卧室,打开大门时,Timmy、Conner和Bart正站在门口。

 

更年轻的极速者是更快从惊吓中回神的那个,“哇哦……你刚刚经历了一场打斗吗,Dick?”

 

Dick看了一眼自己赤裸的胸膛,欲盖弥彰地抹掉了胸膛上的血迹。朝那三个人愉快地笑道,“已经没事了。”

 

“你还好吗,Dick?”更小的罗宾忧心忡忡,在看到Dick不断流血的鼻子时,询问的声音都在颤抖,“谁把你伤成这样?”

 

“不会是Wally吧?”

 

Conner只是试图以一个玩笑缓解气氛,完全没料到Dick笑眯眯地点了头。

 

“什么?!”Timmy抬高了声音,不顾Bart和Conner的阻拦要往房间里钻,担忧的蓝眼睛扫视Dick身上每一片淤青与伤痕,“他为什么这么对你?!”

 

“不要大惊小怪了,罗宾。”一道刻意压低的声音在Dick身后响起,他的腰被一双手环住,然后肩膀被半强迫地被拉近了一个温热的胸膛。

 

Wally扔给了他一件运动夹克,Dick将它穿在了身上,但没有拉上拉链,将形状完美的腹肌炫耀性地暴露在空气中。他朝满脸怒容的罗宾笑了一下,手掌安抚地揉了两把关心过度的Tim的头发,“Timmy,这没什么。我和Wally只是关上门玩了一个小小的游戏,你知道的,”他捂住了还是未成年的Bart的耳朵,小声说,“涉及到性。”

 

Conner做了个恶寒的表情,双手插进裤兜,“唔,这听上去有些奇怪。你们没有回Bart的短信,他担心坏了,如果不是我和Timmy拦着,他肯定会冲过来。他会穿墙,你知道的……”Conner吐了吐舌头,“也许会正好看到。”

 

“你们瞒着我说些什么!”被捂住耳朵的Bart不满地大声说。

 

“哦,没什么,Bart。只是在解释我和夜翼都非常好,享受着一点点私人时光,”Wally说。

 

“我们能再多拥有一些私人时光吗?”Dick请求道,“一个小时怎么样?你们能向其他人解释我们的迟到,对吧?”

 

Tim显然还不能够适应,他别扭地拉着Bart的手腕向后退了一步。Conner看了一眼Tim,又看了一眼Dick和Wally,再看了一眼卧室,露出了一个了然于心的笑容,“当然了,你们慢慢享受……嗯,这段下午茶时光?我们会……额,尽量委婉地解释的。”

 

 

“你太直接啦,Dick。”Wally在重新回卧室前被推搡着进了浴室,“他们还只是一群未成年,尤其是Bart。”

 

“所以我捂住了他的耳朵,”Dick蹲在浴缸旁,将脑袋搁在了他年轻的红发恋人的肩膀上,“而Timmy和Conner懂得够多了。”

 

Wally扭过头亲了一口Dick红肿的嘴唇,绿眼睛在蒸腾的浴室里变得朦胧,“好的,既然我们多出了一个小时……”

 

Dick咯咯笑了起来,用嘴唇堵住了Wally剩下的话语。

 

 

 

END


 


我安昀闲今天鸽定你了

名字?你仿佛在逗我笑(2)

第二天,罗宾很早就醒了。他看了看身旁熟睡中的沃锐,“让他再睡会吧。”说着他轻轻的挪动了身子。谁知这一动,把沃锐吵醒了,不过罗宾并没有发现。沃锐也将计就计,躺在床上装睡。罗宾整理好后准备出去,沃锐瞬间抱住他。“这么早去哪?”沃锐呼出的气轻轻的拍在罗宾的耳边,痒痒的。这让罗宾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训练”。沃锐有些不满“你还是好好休息吧。你昨天才受了重伤。你就别折磨自己了。”“怎么休息,睡觉?我都睡了一整天了,dude。”罗宾反驳到“好吧好吧。”沃锐又不过他只好和他一起去基地。到基地以后,罗宾发现小队成员都没到,只有沃锐,金丝雀,和自己。“嗨,罗宾伤好点了吗?“嗯,反正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罗宾笑着回应...

第二天,罗宾很早就醒了。他看了看身旁熟睡中的沃锐,“让他再睡会吧。”说着他轻轻的挪动了身子。谁知这一动,把沃锐吵醒了,不过罗宾并没有发现。沃锐也将计就计,躺在床上装睡。罗宾整理好后准备出去,沃锐瞬间抱住他。“这么早去哪?”沃锐呼出的气轻轻的拍在罗宾的耳边,痒痒的。这让罗宾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训练”。沃锐有些不满“你还是好好休息吧。你昨天才受了重伤。你就别折磨自己了。”“怎么休息,睡觉?我都睡了一整天了,dude。”罗宾反驳到“好吧好吧。”沃锐又不过他只好和他一起去基地。到基地以后,罗宾发现小队成员都没到,只有沃锐,金丝雀,和自己。“嗨,罗宾伤好点了吗?“嗯,反正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罗宾笑着回应她。“不愧是蝙蝠家的孩子啊。”金丝雀自言自语到“额...呵呵”罗宾尴尬的笑了笑“好了,开始训练吧。”“放马过来”罗宾已经做好啦战斗准备。几轮下来,由于金丝雀的猛攻,加上自己身上还有伤,罗宾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呼...呼,我...还是有些长进的吧。”罗宾喘着粗气,笑着问她“嗯,是不错,不过不能掉以轻心啊。”金丝雀抓住了罗宾的把柄,准备进行下一次进攻突然联盟发来了个视频。金丝雀停止了训练。走出训练场接视频去了。由于离得太远罗宾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待金丝雀接完视频后,对罗宾说“联盟有任务,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说着走出了基地。罗宾看着她离开后转身走向沃锐。而沃锐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罗宾看着熟睡中的沃锐不禁觉得眼前的人莫名的有点可爱呢。想着,他在沃锐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了个吻。然后他回过神来:我在干什么啊,我为什么会对男孩子有这种想法啊?难不成布鲁斯把我带坏了?啊啊啊啊。沃锐从梦中醒来,看见了罗宾脸上可疑的红晕“dude,你怎么了?哪不舒服吗?为什么脸这么红啊?”沃锐担心的问道。“没,没事”罗宾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底下头去。看着这样的罗宾,沃锐不禁笑了一声“你笑什么啊?”罗宾非常不爽却又不敢抬起头。“因为,这样的小罗很可爱啊!”话毕只见罗宾的脸更红了。 :坟蛋,为什么要说这么撩人的话啊,你说就算了,为毛还要加上爱称啊?会让我误解的啊!

我安昀闲今天鸽定你了

名字?你仿佛在逗我笑(1)

ooc有,自创人物有,小学生文笔有,请大家多多包涵(இωஇ ) emmmm其实我也不知道它有多长,写到哪算哪吧

罗宾从昏迷中醒来,此时沃锐正趴在他床边睡觉。“what what happen?”他说着准备从床上坐起来。可是他一起身,头部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咝~”他不禁抱头轻轻的呻吟了声。虽说声音不大,但还是把沃锐吵醒了。沃锐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到缩成一团的罗宾不免有些担心“Hei,dude 你还好吗?”不知为何,听沃锐的声音后,罗宾头上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不少。“唔,我没事。”罗宾强撑着坐了起来。沃锐担心的说“你脸色不太好啊。”罗宾看着他微微的笑了笑。“我真的没事。”………………“嗯...你饿了...

ooc有,自创人物有,小学生文笔有,请大家多多包涵(இωஇ ) emmmm其实我也不知道它有多长,写到哪算哪吧



罗宾从昏迷中醒来,此时沃锐正趴在他床边睡觉。“what what happen?”他说着准备从床上坐起来。可是他一起身,头部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咝~”他不禁抱头轻轻的呻吟了声。虽说声音不大,但还是把沃锐吵醒了。沃锐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到缩成一团的罗宾不免有些担心“Hei,dude 你还好吗?”不知为何,听沃锐的声音后,罗宾头上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不少。“唔,我没事。”罗宾强撑着坐了起来。沃锐担心的说“你脸色不太好啊。”罗宾看着他微微的笑了笑。“我真的没事。”………………“嗯...你饿了吗?”沃锐为找到了话题而感到高兴。罗宾没有回答他,而是闭上眼睛养了回神。“额,我去拿点吃的。”说完沃锐以最快的的速度离开了这尴尬的地方。没过多久,沃锐就抱着一大堆零食出现在了门口。“要汉堡吗?”沃锐问道“不用,谢了”罗宾拒接了“那好吧。”说着沃锐把零食全堆在了桌上。“所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明明记得我和蝙蝠侠在哥谭巡逻啊。”罗宾问“嗯,昨天晚上蝙蝠侠抱着你出现在了我家门口。你浑身是伤,他把小队其它人叫来后,就走了。”沃锐说着咬了口汉堡“哦……那其它人你呢?”“辣么皂幅鸟莉一尊天,都废去碎觉了。(他们照顾了你一整天,都回去睡觉了)”沃锐用汉堡塞满了自己的嘴。“什么?我睡了一整天?”罗宾诧异的说“其实也没到,你只睡了18小时43分钟33秒。”沃锐看了看表说“那你不去睡觉吗?”罗宾问。“我?总有个人要留下来照顾你吧。”“喔。”不知为何听到沃锐这么说心里有点小高兴。“你困吗?要不然你来睡吧我去基地了。”罗宾说着准备起来。“不。”沃锐把他推回去“我抱着你睡。”沃锐说着爬上床去抱住罗宾“好吧。”罗宾没有反抗而是认他抱着。其实他们小的时候经常这样睡,只是后来罗宾要和蝙蝠侠去巡逻,所以他们几乎没什么在一起睡的时间了。本来毫无睡意的罗宾,因为沃锐温暖的怀抱再一次进入梦乡。

我安昀闲今天鸽定你了

关于喜欢这件事

Yj设定,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小队的每个人似乎都有一次羞涩,且记忆犹新的情感经历。只有一有空闲时间梅根和康纳就像蜜糖一样黏在一起,阿特密斯和扎塔娜就换上便服去过她们的二人世界,卡尔德回了亚特兰蒂斯,而Dick和Wally就去他们的秘密基地做一些“刺激”的恶作剧,每个人天真的幻想着美好而又不切实际的未来。毕竟,第一次总是甜蜜,不计后果的。
                   “喜欢是什么?”
梅根“喜...

Yj设定,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小队的每个人似乎都有一次羞涩,且记忆犹新的情感经历。只有一有空闲时间梅根和康纳就像蜜糖一样黏在一起,阿特密斯和扎塔娜就换上便服去过她们的二人世界,卡尔德回了亚特兰蒂斯,而Dick和Wally就去他们的秘密基地做一些“刺激”的恶作剧,每个人天真的幻想着美好而又不切实际的未来。毕竟,第一次总是甜蜜,不计后果的。
                   “喜欢是什么?”
梅根“喜欢可能是想对他好,两人在一起时总想知道他的内心在想什么。”
康纳“喜欢应该就是即使她做了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也会情不自禁的原谅她吧。”
阿特密斯“嗯……就是可以信任她,可以依靠她,不管你的过去怎么样都不会被讨厌。”
卡尔德“喜欢就是她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记得。”
Dick“喜欢?也许是两个人在一起时,不用说什么,只用一个眼神,对方就能知道你的意思。不用训练就有的默契。”
Wally“喜欢一个人就是无时无刻的想着他,什么事都想与他分享。”
————————分割线——————
每个人最长到要成长,要面对分离,要忘记过去。时间折磨着那些因人生观不同而分道扬镳的人,那些因家世不同而再无相见的人,那些因命运不同而阴阳两隔的人,那些因责任不同而争吵不断的人。他们曾经的甜蜜就如同在嘴里融化开的糖,慢慢消散。他们未来的道路毕竟是不同的。
梅根选择了成熟而失去了单纯。康纳选择了冷静而失去了主动。阿特密丝选择了独立而失去了信任。卡尔德选择了正义而失去了家人。Dick选择了承担而失去了笑容。Wally选择了安稳而失去了热血。他们的心中并不是没有对方,只是他们所追求的方向不同。分离是他们所做的最好的选择。
———————分割线—————————
                      “喜欢是什么”
梅根“喜欢?就是他可以接受你的一切。”
康纳“喜欢就是她可以为了你而改变自己。”
阿特密丝“就是不管你的过去如何,她都能无条件的信任你。”
卡尔德“喜欢,她就像你唯一的信仰,无论何时何地,她都是你唯一的牵挂,即便她以离开了很久。”
Dick“喜欢就是他能理解并支持你所做的一切。”
Wally“喜欢就是是希望他安好,不要总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不要什么事都自己来承担。”
————————分割线————————
Wally消失了,在Dick的注视下,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的离开终于让Dick意识到喜欢一个人不需要他做什么,只要他好好,好好活下去便足以。Wally的葬礼Dick并没有去,因为他知道自己爱的那个人根本就不在那。Dick只是像以前一样处理着那些蝙蝠侠留下来的案件,他尽量的让自己保持平静。“Wally走了,你难道不难过吗?”难过啊,他怎么可能不难过,那可是自己的爱人啊!

Wally终于回来了,那一刻,Dick第一次放下任务,爆发了压抑已久的情绪,抱住了许久不见的恋人。一瞬间,所有的激动,愤怒,悲伤全转化成那句在心里憋了几年的话“下次,别再拿自己的生命冒险了,因为———我爱了啊!”
————————分割线———————
                        “喜欢是什么”
Wally,Dick“喜欢就是要他好好活下去”
两人谁玩对视一笑,眼中溢出的幸福慢慢流淌入了心里。
————————END————————

椰布丁丁丁丁丁♪

因为朋友问了我一下鸟闪这对cp,跟他说着说着自己一不小心就磕爆了👋赶紧捡起之前没有看完的YJ重头刷起。

然后忍不住截了这个片段来分享一下,无论是相视而笑还是后面的击掌都超级可爱了!!!

少年人的恋爱想想就感觉很美好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突然开始恨自己不会画画xx

因为朋友问了我一下鸟闪这对cp,跟他说着说着自己一不小心就磕爆了👋赶紧捡起之前没有看完的YJ重头刷起。

然后忍不住截了这个片段来分享一下,无论是相视而笑还是后面的击掌都超级可爱了!!!

少年人的恋爱想想就感觉很美好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突然开始恨自己不会画画xx

我安昀闲今天鸽定你了

关于笑声这件事

YJ的设定,我想你们都没忘记Dick的笑声吧。

梅根“:哦,天哪,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听过谁的笑声和他的一样恐怖。”
康纳“:他的笑声非常骇人,听了晚上会做噩梦的那种。”
阿特密丝“:我觉得他的笑声挺好的……吧”(突然远处传来Dick爽朗的笑声)“啪”阿特密丝阴着脸撇断了手中的箭。
卡尔德“:他的笑声?还好吧,听习惯了,不过第一次听的时候我差点把正义大厅给淹了。”(被吓到了)
沃锐“:我挺喜欢他的笑声的,尽管它听起来有点,额,奇怪?”
全员回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Wally。Wally“?”(黑人问号脸)
Dick“:怎么了,我觉得我的笑声超好听啊,有什么问题吗?”拿着一枚蝙蝠镖在手中把玩。“:没,没什么问题...

YJ的设定,我想你们都没忘记Dick的笑声吧。

梅根“:哦,天哪,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听过谁的笑声和他的一样恐怖。”
康纳“:他的笑声非常骇人,听了晚上会做噩梦的那种。”
阿特密丝“:我觉得他的笑声挺好的……吧”(突然远处传来Dick爽朗的笑声)“啪”阿特密丝阴着脸撇断了手中的箭。
卡尔德“:他的笑声?还好吧,听习惯了,不过第一次听的时候我差点把正义大厅给淹了。”(被吓到了)
沃锐“:我挺喜欢他的笑声的,尽管它听起来有点,额,奇怪?”
全员回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Wally。Wally“?”(黑人问号脸)
Dick“:怎么了,我觉得我的笑声超好听啊,有什么问题吗?”拿着一枚蝙蝠镖在手中把玩。“:没,没什么问题”(还是命最重要)
————— 我是分割线 —————
Dick当上夜翼以后就很少再笑了,即使笑也只是嘴角微微上扬一下而已。越来越多的责任,越来越多的压力,越来越多的失去。Dick的笑声越来越少,最后他的笑声随着Wally的消失再也没有出现过。
—————是我分割线——————
梅根“:不得不说我很怀念他的笑声。”
康纳“:我很高兴我们在成长,但,不是以这样的方式。我希望他可以和以前一样。”
阿特密丝“:比起现在他的微笑,我更喜欢他以前的大笑,至少那时他是真的在笑。”
卡尔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分不清楚他的笑容了,无论是微笑还是苦笑。”
Dick“我很好啊,真的很好,不用担心我的。”(微微一笑)
——————分割线我是—————
某Dick的公寓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所以说你把那件事当真了?”黑头发的人靠在身旁人的肩上,笑得喘不过气,身旁的人尴尬的揉了揉自己的橘发“嗯,不然的话,我当时就跟你表白了。”“哈哈哈哈哈哈,那,假如说你当时跟我表白了,你就的我会答应吗?”Dick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Wally看着他蓝色的眼眸“不会吧。”
话音刚落Dick又开始笑“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当然会啊。其实你要是现在说也不晚。”Dick用他带着笑意眼睛看着Wally,好像在等对方的回应。
“Well,babe,I love you.”
“me too,hhhh”
——————分割线是我—————
梅根“:自从Wally回来以后,Dick的公寓就经常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
康纳“我收回希望他能和以前一样的话,Wally就不该回来。”
阿特密丝“:上次去他们家,我真的很后悔没带墨镜,拒绝撒狗粮。”
卡尔德“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就是每周都会情不自禁的去淹他家而已。”
Wally“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啊。他们只是嫉妒而已。”
Dick“这不能怪我,Wally的囧事太多了,而且真个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我可以现在就跟你说一个,有一次,我们做任务,走的时候Wally在洗澡,太急了所以……”
Dick话还没说完Wally就吻住了他的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END——————

Rovernoia翛
——你看rob!有人在拍我们诶...

——你看rob!有人在拍我们诶!
——那是因为你太白痴了【烦躁】

——你看rob!有人在拍我们诶!
——那是因为你太白痴了【烦躁】

风消雪隐

新脑洞:Birdflash古装,刺客夜翼×剑客小闪
P1:夜翼常服,韦恩家族大公子(没上完色)
P2:小闪制服(直接没上色)
P3P4:半夜的时候的小插曲(草稿没上色)
天啊我还是做回我的文手吧……码字ing

新脑洞:Birdflash古装,刺客夜翼×剑客小闪
P1:夜翼常服,韦恩家族大公子(没上完色)
P2:小闪制服(直接没上色)
P3P4:半夜的时候的小插曲(草稿没上色)
天啊我还是做回我的文手吧……码字ing

控师地狱

画一画那个,已经过气的网红体位
DickWally.

画一画那个,已经过气的网红体位
DickWally.

控师地狱

开个新坑,洗茶的Boom Clap曲梗
想努力表现一下这首歌的节奏和张力,画出小年轻谈恋爱的感觉!

画完之后会是十张左右的图集
如果能画完的话,会印成小图册,会不会贩卖之后再考虑:3
感觉flag已经立起来,画不完了呢(。

开个新坑,洗茶的Boom Clap曲梗
想努力表现一下这首歌的节奏和张力,画出小年轻谈恋爱的感觉!

画完之后会是十张左右的图集
如果能画完的话,会印成小图册,会不会贩卖之后再考虑:3
感觉flag已经立起来,画不完了呢(。

控师地狱

想画泰坦v3的初遇,结果出来和预期效果差很远:3
P2P3是单人加背景。
……我还是咸鱼吧

想画泰坦v3的初遇,结果出来和预期效果差很远:3
P2P3是单人加背景。
……我还是咸鱼吧

控师地狱

一辆DickWally的车,主菜在p2: D
初衷只是想污p3这个穿着黑色紧身T的Wally而已……兴奋之下画了两张。

一辆DickWally的车,主菜在p2: D
初衷只是想污p3这个穿着黑色紧身T的Wally而已……兴奋之下画了两张。

控师地狱
“第一次沃利·韦...

“第一次沃利·韦斯特见到蝙蝠侠的时候是在罗宾(迪克·格雷森)带他偷偷溜进蝙蝠洞去观光的时候。并不知道蝙蝠侠在家的罗宾继续带着他观光,直到蝙蝠侠从洞窟的阴影中突然现身。这个场景把沃利吓得径直奔出蝙蝠洞并绕着地球跑了十几圈,直到Barry让他冷静下来。”

因为实在太可爱了,Lof上也发一遍(……)

“第一次沃利·韦斯特见到蝙蝠侠的时候是在罗宾(迪克·格雷森)带他偷偷溜进蝙蝠洞去观光的时候。并不知道蝙蝠侠在家的罗宾继续带着他观光,直到蝙蝠侠从洞窟的阴影中突然现身。这个场景把沃利吓得径直奔出蝙蝠洞并绕着地球跑了十几圈,直到Barry让他冷静下来。”

因为实在太可爱了,Lof上也发一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