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d

5799浏览    51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31 21:20
北动萌某

【井巍井/雪璧】自由了走远了(十七)井巍井10

“你要不要去洗把脸?”

井然躺在沈巍旁边,拥着他,轻轻梳理他凌乱的头发。外面的天已经亮透了,他看了看表,9:00,按照沈巍的计划,这个时间应该已经站在京博门口排队等待入馆了。

到底还是没下去手,面对一个哭得撕心裂肺,不住喊别人名字的人,井然的脑子和下半身都凉了。说不别扭是假的,可谁让自己手贱非要去揭人伤疤,揭开一看,鲜血淋漓,触目惊心,又不能不管,于是这份别扭中有多少是心疼,多少是矫情,多少是自责,他自己也说不清。


沈巍闭着眼没动,井然凑上去轻吻他眼角尚未干透的晶莹,“快去,我还要梳妆打扮,10点能出门就不错。”

“……去干嘛?”沈巍带着浓重的鼻音,他转了个身,埋进井然...

“你要不要去洗把脸?”

井然躺在沈巍旁边,拥着他,轻轻梳理他凌乱的头发。外面的天已经亮透了,他看了看表,9:00,按照沈巍的计划,这个时间应该已经站在京博门口排队等待入馆了。

到底还是没下去手,面对一个哭得撕心裂肺,不住喊别人名字的人,井然的脑子和下半身都凉了。说不别扭是假的,可谁让自己手贱非要去揭人伤疤,揭开一看,鲜血淋漓,触目惊心,又不能不管,于是这份别扭中有多少是心疼,多少是矫情,多少是自责,他自己也说不清。

 

沈巍闭着眼没动,井然凑上去轻吻他眼角尚未干透的晶莹,“快去,我还要梳妆打扮,10点能出门就不错。”

“……去干嘛?”沈巍带着浓重的鼻音,他转了个身,埋进井然怀里。

“去陪您逛京博啊去干嘛!”

面对沈巍猝不及防的主动,井然不想把心中的雀跃表现得太过明显,故意装出一副无可奈何,可还是收拢了手臂,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

沈巍沉默片刻,“……你不累吗?”

“累啊,所以你别让我更累,赶紧该干嘛干嘛!”他拍了拍沈巍的屁股,像是在催促他,却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最后还是沈巍费了点力气挣脱开他的纠缠,看着井然疲惫的脸上透着一丝得意,他咬了咬后槽牙,有点心疼。

 

从大阪到京都,乘坐JR特急雷鸟号只需要27分钟。井然几乎是刚坐下就睡着了,等沈巍安顿好行李回到座位上时,旁边的人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他轻手轻脚地拉下车窗的遮光帘,把盖在他身上的外套掖了掖。他的脖子最大限度地扭向一侧,看上去睡得很不舒服,后脑勺上的小揪让他没办法仰靠在椅背上。沈巍犹豫片刻,还是动手帮他把小揪解开了。

他睡了,你也别支棱着了,沈巍心想,微微扶正了井然的头。

 

他歪头看着井然的睡脸,一点不似醒着时那般油嘴滑舌,咄咄逼人。眼角眉梢带着一抹恬适,甚至还残存着一丝少年气息,看着还……挺可爱的。沈巍吞了吞口水,觉得自己不太正常。突然想起一首老歌,叫最熟悉的陌生人。只用了一晚,井然就像攻城拔寨一样,几乎突破了他所有的防线。他一路丢盔卸甲,最后差点衣不蔽体,井然如果真想发生点什么,他没有信心能够拒绝。

沈巍暗自反省,论身材,自己少说也比他重了十来斤,又常年保持着健身的习惯,拼力气自己绝对能占上风;论心智,搞对象的经验不足虽然是硬伤,不过自己好歹也是混当代国内学术圈的,那个圈子里可以没有paper,但不能没有脑子,自己这十几年也不是白混的。

他有机会,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发起反击,可以舌战,甚至可以近身战,可到头来还是被人拿捏得死死的。这能说明什么?他井然魅力大?未必!看来什么事都不能矫枉过正,一直素着素着……就素成了洪水猛兽,给有心之人可乘之机,说到底还是自己疏忽大意了。

 

他并不讨厌井然,甚至在井然三番四次用过激的言语试探过自己底线后,他还是讨厌不起来他,他对井然是有好感的。一开始他就是被外表吸引了,井然清瘦高挑,凝澹危脆,头上的小揪又添加了一层额外的疏离感。他两颊略微凹陷,脸上总挂着一丝挥之不去的疲惫,深邃的眼窝中镶嵌着一双明快的,带着暖意的眼睛,笑起来像绿荫铺野,如长昼熏风。

 

有句话井然没说错,没有比他再适合自己的人了,但“适合”的范围有待商榷。吃喝玩乐上,井然都能跟上他的步伐,甚至还能反哺一些给他。他讲究,但是不矫情,脱离了原始积累的阶段,懂得享受,舍得花钱讨好自己和周围人,敢花又都花在人心坎里,这点沈巍还是颇为欣赏的。而他对自己不知因何而起,显然又不太寻常的迷恋,其实沈巍还是受用的,他又不是木头,感情经历虽然多舛,但怎么说也是一个身心健康的正常男的,谁不希望被温柔以待,有几个能忍受真正意义上的孤独终老。井然又说对了一句话,是他自己把自己困住了,但这个“困”实则也是一种保护。他把自己牢牢裹住,不愿探出触角,更不愿用柔软的身体迎接凛冽的寒风。他觉得蠕动身体摩擦生热不失为是一种自力更生的好办法,可心里却无比渴望肌肤的温度。他不愿羽化,不敢羽化,怕台风,怕扑火,他这样懦弱、胆小、自私的人确实不配获得幸福。


沈巍承认,自己有些地方是不太按套路出牌,就比如说,他从来没考虑过自己性向的问题,或者说,性向是个问题。当年罗浮生对他围追堵截死缠烂打,他也只是觉得一时消受不起,并没有因为对方是个男的而生理抗拒。包括与井然的肌肤相亲,他的抗拒绝大多是来自于对未知的抵触,而非井然的性别。

如果是女的呢?他想过这个问题,但想象不出自己跟女人纠缠在一起的画面。如果是其他男人呢?他也想过,但画面有点儿恶心。


沈巍望着熟睡的井然,他的头转向了自己这侧,浓密的睫毛在眼下打出一片阴影。异国他乡的列车上,他清楚地记得对方身上的汗水味道,温热的皮肤,滚烫的亲吻。他睡在自己身边,像黑暗中摇曳地一盏孤灯,无论面朝哪边,心之所向皆是光亮。

 

列车缓缓驶入站台,周围有人起身拿行李。沈巍没动,因为身边的人没动,他想等等再叫他,让他再多睡一会儿。

“……到了?”一颗毛茸茸的头扎进他的颈窝,借着大幅度地伸懒腰在他脸颊上蹭了蹭。

“嗯,你别动,先缓一缓,我去拿行李。”沈巍没躲,伸手把他扶正,捡起滑落在地上的衣服,重新披到他身上。

井然呆滞了几秒,伸手拉开遮光帘,窗外是陌生的车站和人流。他眯起眼睛打了个哈欠,活动了一下脖子和四肢,肩膀发酸。刚才他几乎是闭上眼的同时就陷入了深度睡眠,做了一路光怪陆离的梦,醒来后时间感有点紊乱,不像睡了30分钟,倒像睡了30个小时。

刚才的那个梦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他脑海中消退,上一秒彩色下一秒黑白,上一秒喧闹下一秒静默。他梦见自己和一群人在黑暗的甬道里钻来钻去,有人手提矿灯,有人肩背绳索,好像是在探险。他站在一面镜子前,看自己穿着一件蓝色的工装,浑身泥土,蓬头垢面,像是刚从地底下钻出来似的。而镜子中的那张脸,像自己又不像自己,面黄肌肉的,但眼睛却亮得吓人……

 

“走吧。”

井然闻声猛地回头,看到沈巍拖了4个行李箱站在过道上,便迅速起身去帮他拿箱子,沈巍伸手指了指座位上的衣服,示意他别忘了拿,井然回头拿衣服,转身时头碰到了行李架……短短几秒钟,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地发生,刚才那个梦被轻巧地折叠,转眼间不知所踪,捕捉不到一丝痕迹。

 

沈巍入住的酒店是JR京都站马路对面的宜必思,地理位置绝佳,但毕竟是快捷酒店,就更别提什么行政楼层了。领教过井然的消费观念后,沈巍心里不免打鼓,自己一个人怎么都好说,可带着位一晚食宿过万的爷,300多块钱的经济间实在拿不出手。

“……要不要换个酒店?”

沈巍拉着井然的登机箱小声嘀咕,刚才为了几个箱子的分配问题差点动手,现在气氛有些尴尬。头前开路那人拖着2个28寸的箱子外加1个登机箱,大踏步走得气势汹汹。他散着头发,没梳小揪,柔顺卷曲的额发被风掀起,飘在空中显得有些长。

“为什么?”井然头也不回,“这酒店位置多好,出门就是交通枢纽。”

沈巍不吭声。

“我说沈老师,能不能改改您那少爷脾气,出门在外就别那么讲究了,回头吃喝上补给您成不成?”

沈巍还是不吭声。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冤大头啊,放着便宜好的酒店不住,偏要选贵的远的,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井然转过身凶巴巴地盯着沈巍,“Booking上这家酒店的整体评分是8.5,位置评分是9.4。Park Hyatt的评分只有8.3,The Ritz-Carlton虽然有9.1,但位置不好。这家性价比最高,好评如潮,为什么不住?”

井然拉着箱子走到沈巍面前,轻轻笑了笑,伸手捏了捏他的脸。沈巍没好气地看着他,有一万句嘴想顶回去,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又都咽了下去。这人给别人找台阶都找得这么有理有据,自己还有什么可矫情的。

 

酒店大堂不大,但透着一股日式的干净整洁,12月的京都清冽干燥,上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在地面上折射出七彩光斑。沈巍去check in,井然在一旁兜兜转转,发现这家酒店居然含早,而且还是自助式的,想想沈老师那惊人的食量,井然摇头笑了笑,真不知道怎么夸他好。

 

“井然,你来一下”

他放下手里的旅游宣传页,“怎么了?”

“还有空房间,我帮你订了一个,你过来填写一下入住人信息。”沈巍背对着他,井然看不到他的表情。

“你订的不是大床房吗?可以入住两人的啊。”

“可…可以是可以,但是经济间的大床只有一米五,怎…怎么睡?”

“摞着睡呗!”井然瞥了他一眼,沈巍的耳朵又红了,“那问问她,能不能升房,升成标准双人间。”

“你……!”

“你什么你!要不就摞着睡,要不就两张床,你自己选,我不跟你分房!”

沈巍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皱着眉,咬着嘴唇瞪着他,井然以为他是羞愤,又不知死活地逗了他一句,“你别这样……两个房间,跑来跑去的,晚上想干点儿什么都不方便。”

沈巍一巴掌拍开井然搭在他肩上的手,转身快步向门外走去,“你自己办吧!我去便利店!”

“哎!你别走啊,我不会说日语!”

“……先生,我是中国人,您说中文就行……”

井然刚想去追,就听到身后的工作人员怯生生地来了这么一句,顿时心里就凉了半截。啊……沈巍没当场抽他已经是很给面子了,看来晚上的文体活动要告吹,不如先下好学习强国等着跟沈老师一起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吧……

 

井然拿着房卡,转身发现沈巍已经低着头走进了大堂,手里拎着便利店的塑料袋。

“唉唉唉,那位戴眼镜的先生,别装瞎,过来搭把手儿!”

沈巍扭头瞥了一眼他,面无表情地向电梯走去。

井然两只手耍4个箱子,多少有些吃力,“得了得了,沈老师大人有大量,甭跟我一般见识。”

沈巍一声不吭,把箱子推进了电梯,井然看他买了些饮料和便当,“就吃这?”

“不吃拉倒。”

“也是,还得赶紧去博物馆,你少吃点儿,晚上咱们好好吃一顿。”

他用肩膀一下一下地轻轻撞着沈巍,看着他表情一点点松动,然后偷瞄自己,最后红着脸低下了头。就算初恋女友也没有他这般纯情生动,而自己仿佛被雀跃高呼的心带回了18岁的夏天。

 

很多人不知道,中国书画是京都国立博物馆中的重头戏之一,其中齐白石的作品堪称重中之重。齐白石画展是京博的常设展之一,展览面积占到了书画区的三分之一,规模之大赶超中国美术馆。沈巍喜欢齐白石,井然自然也是陪着喜欢。

一切安排妥当,他们真正进到博物馆已经是上午11点多了,工作日人虽然不多,但依然在门口排了10分钟左右的队。沈巍早就做过功课,拉着井然直奔书画展区。

 

“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不似为欺。”沈巍站在一副《他日相呼》前,脸快贴到玻璃上了。

井然站在他身后,看着画中两只绒球一样的小鸡,衔着一条蚯蚓相互拉扯,“为什么叫‘他日相呼’?”

“《韩诗外传》中提到,鸡有五德,得食相告,仁也。今日相争,他日相呼,德行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后天习来的,练就的。”

“性恶论嘛……沈老师以为呢?”井然看着玻璃上反射出的沈巍,他没戴眼镜,有点陌生。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修炼不成圣贤,不然还渡什么劫啊。”

井然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那您什么时候元神归位,飞升上仙啊?”

沈巍直起腰,没回头,“不急,还有一个劫没渡完。”

“哦?善男愿闻其详,助上仙一臂之力。”

“……你。”

井然楞了楞,“我是……?”

“我的劫。”

沈巍转身望着他,笑里带着自嘲和无奈,说罢,头也不回地往下一个展厅走去。书画展厅里的灯光昏暗,沈巍就像是穿梭在光影交错之地的影子,忽明忽暗间已走出数十步。井然心里一空,迫不及待地抬脚去追,生怕晚一步他就会真的羽化登仙。

 

“等等我!”井然紧跑两步,一把抓住沈巍的手腕,“别走……”

沈巍被他抓得一愣,“怎么了你?”

井然没说话,沈巍看到他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慌,“傻瓜,跟你开玩笑的。”

“我怕你飞走啊……”

“那你得把我的七彩羽衣藏好,”沈巍笑得恬静而温柔,“我这次下凡渡劫还剩三天,期限一到就要坐着飞机回归本位了……”

 

“井先生,我现在敢了,就问你敢不敢?”


—未完待续—

写在后面的阅读须知: 

1、群像,背景线多且相互交叉,预计周更;
2、三条主线:现实线、雪璧线、井巍/巍然线,副线会有,暂不剧透;
3、三条主线会交替更,目前相互独立,会慢慢交融。每篇题目会提示本篇涉及哪条线或哪几条线;
4、涉及真人,涉及DID,勿上升。

小企鹅香梨

他们只是不同的灵魂敲错了门🚪

他们只是不同的灵魂敲错了门🚪

乌托邦

devil最讨厌的三件事

  1. 向别人解释一件事

  2. 打字

  3. 被别人盯着看

  1. 向别人解释一件事

  2. 打字

  3. 被别人盯着看

橘酶鱼🐟

因为一些言论,有人说水星不懂法,其实她懂不懂法律我不知道,但她好像真的有些管不住嘴诶。她是一个什么事情都能笑得出来的女生,我作为她的好朋友,我都怕她搞出事情来。


注:水星没有悲伤的情绪,因此她不会感到难过,甚至有可能会笑的更开心,何况她也不会愤怒。


因为一些言论,有人说水星不懂法,其实她懂不懂法律我不知道,但她好像真的有些管不住嘴诶。她是一个什么事情都能笑得出来的女生,我作为她的好朋友,我都怕她搞出事情来。


注:水星没有悲伤的情绪,因此她不会感到难过,甚至有可能会笑的更开心,何况她也不会愤怒。




乌托邦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乌托邦

总结了一下devil的脑回路:

对面(1):给我们一个解释。

devil:解释

对面(1):这不合理,我们需要证据。

devil:(烦躁)有时间就拍给你。


对面(群):请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devil:(烦躁)(想解释——打字麻烦——解释了可能也不信——算了不解释了)

                        系统提示:devil...

总结了一下devil的脑回路:

对面(1):给我们一个解释。

devil:解释

对面(1):这不合理,我们需要证据。

devil:(烦躁)有时间就拍给你。


对面(群):请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devil:(烦躁)(想解释——打字麻烦——解释了可能也不信——算了不解释了)

                        系统提示:devil退出群聊


对面(一):已经一整天了,你的证据呢。

devil:(烦躁,烦躁),现在在画室,而且拿不到手机,

对面(一):没事我时间多的很,可以等。

devil:(烦躁)(麻烦死了,不解释了)

                         删除好友



乌托邦

解释好麻烦,解释了别人还不听不相信你,觉得你所说的一切都是在找借口就更麻烦了,啧,不信就不信吧,反正不信你的人你怎么解释都永远不信,相信你的人不管怎么样都会相信你,啊,麻烦。

解释好麻烦,解释了别人还不听不相信你,觉得你所说的一切都是在找借口就更麻烦了,啧,不信就不信吧,反正不信你的人你怎么解释都永远不信,相信你的人不管怎么样都会相信你,啊,麻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