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o

148.2万浏览    12368参与
叽吧人

@折竹闻笛👈1.18屌食粥事件当事花

p5照片已要过授权

主角团集体迫害dio真的太好笑了,立马就画了

祝喝了典明粥的dio先生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不是

@折竹闻笛👈1.18屌食粥事件当事花

p5照片已要过授权

主角团集体迫害dio真的太好笑了,立马就画了

祝喝了典明粥的dio先生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不是

龙角博颡

十分对不起!上一个写了已补充但是图添不进去!

然后只好新发一个了,sorry。

【性转注意!雷者勿入!】

然后开头依然是同样的图因为是一起的。

开始的这个头是按照其它的图改的,所以第一张是男性化的一张脸,后面就改出女性特征了。

以及:全部都有参考!

十分对不起!上一个写了已补充但是图添不进去!

然后只好新发一个了,sorry。

【性转注意!雷者勿入!】

然后开头依然是同样的图因为是一起的。

开始的这个头是按照其它的图改的,所以第一张是男性化的一张脸,后面就改出女性特征了。

以及:全部都有参考!

红渊l

该来的总会来……p2我搞下一击男联动

这个人(不是)竟是该死的甜美

该来的总会来……p2我搞下一击男联动

这个人(不是)竟是该死的甜美

游荡的狗蓝蓝_
诈尸—— 刚补完JO3,DIO...

诈尸——

刚补完JO3,DIO厨激情速摸一张DIO

DIO炸了,DIO厨真的很开心(??

诈尸——

刚补完JO3,DIO厨激情速摸一张DIO

DIO炸了,DIO厨真的很开心(??

Screen

很火,摸鱼,我爱阿貂

很火,摸鱼,我爱阿貂

黑月麟

俺是真的真的太爱貂科生物了😭

但是为什么俺不会画画😭

p1貂科p2龙

俺爱他们!!!【超大声】

俺是真的真的太爱貂科生物了😭

但是为什么俺不会画画😭

p1貂科p2龙

俺爱他们!!!【超大声】

七日森

【承DIO】已经分手的男朋友失忆后深夜潜入我家怎么办?

律师承太郎✖️美人作家DIO

OOC注意

这部分就当沙雕文看吧。合眼。

后面还未修改完毕,先发上一小段代表我真的没有咕咕咕(

一个悲惨社畜的一天就是由那令人痛不欲生的闹铃声唤醒的。

一个黑色的毛茸茸的头从被窝里钻出来,不耐烦的挥手将床头的闹钟拍得远远的,露出来的胳膊很结实,完全可以由此想象出他完美的身材。但和人们心中所想的那些黑皮肌肉男不同,他的肤色白的让他的女同事们羡慕不已,且不管怎么在太阳下暴晒也绝对不会黑上一分。

“你为什么会这么白啊,难道是吸血鬼吗?”

有一些同事这么和他开过玩笑,但他对此并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只是装作没听见一般的继续做着手头上的工作。

吸血鬼…吗。

他...

律师承太郎✖️美人作家DIO

OOC注意

这部分就当沙雕文看吧。合眼。

后面还未修改完毕,先发上一小段代表我真的没有咕咕咕(

一个悲惨社畜的一天就是由那令人痛不欲生的闹铃声唤醒的。

一个黑色的毛茸茸的头从被窝里钻出来,不耐烦的挥手将床头的闹钟拍得远远的,露出来的胳膊很结实,完全可以由此想象出他完美的身材。但和人们心中所想的那些黑皮肌肉男不同,他的肤色白的让他的女同事们羡慕不已,且不管怎么在太阳下暴晒也绝对不会黑上一分。

“你为什么会这么白啊,难道是吸血鬼吗?”

有一些同事这么和他开过玩笑,但他对此并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只是装作没听见一般的继续做着手头上的工作。

吸血鬼…吗。

他每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总是会不着边际的想到自己的恋人——迪奥·布兰度。这家伙几乎从来不在白天出门,就算不得不需要出一趟门也必须要打着一把遮阳伞,完全就是一副类似吸血鬼一样的见不得光的样子,在晚上则是过度的活跃,活跃到想让人用绳子把他绑起来,顺便找一块布塞住他总是发出噪音的嘴。但现在,承太郎已经不用因为他的吵闹而头痛了,因为他现在已经是过去式了。他们分手了。

他的前任恋人迪奥·布兰度是一位超人气的作家,一位超人气的美人作家,代表作有《乔家大院》《乔家不得不说的辛酸血泪史》《面包斗士》等,正在日本各大书店绝赞畅销中。

虽说被叫做“美人”,但他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是一个在个头和身材上绝不输于承太郎的金发肌肉男,有着一米九五的充满压迫感的身高。他在用自己微微上挑的眼睛斜视、俯视你的时候,又有种特殊的蔑视含在他红色的眼眸里,却又不会让人觉得他无礼,反而有一种,希望他能再多看自己几眼的感受。这或许就是他与生俱来的帝王风范。

他肌肉饱满的身躯,在胸前的线条却仍格外挺拔,而到腰部则又深凹下去,在臀部却又是一道勾人的曲线。因为他总是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的缘故,显得他的身材格外的勾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性感和诱惑感。

既然提到了他总是穿着款式相同的黑色紧身衣,就不得不好好的说一说他平常的衣着。

他每天都穿着一样款式的衣服,一样的黑色露背紧身衣,一样的露裆长裤,是的,露·裆,并且就连里面的裤子都是黑色的紧身设计,如果让别人穿着这样的衣服恐怕就是变态了,但迪奥却把这套衣服穿出了一种顶级牛郎之感。曾经在他的签售会上,有一位匿名为平凡上班族的读者说:“当我看到布兰度先生的时候,恩…该怎么说呢,这个词说起来有点下流,我boki了。”

由此可见他魅力之大,可谓是男女通吃,简直就是女人的公敌!

哦,忘记说了,这位正在被窝中挣扎的帅哥叫做空条承太郎,今年28岁,住在东京一带,未婚,在龟友律师事务所服务,每天都要加班到深夜才能回家。抽烟很NB,能口叼五根烟喝果汁,且烟也仍保持不灭。酒仅止于浅尝,但一旦喝上头了那可是真正的千杯不醉,万杯不倒。睡前,一定给自己家养的海星泡牛奶浴,然后观察二十分钟的海星,上了床,马上熟睡,一觉睡到天亮,绝不把疲劳和压力留到第二天,医生都说他很正常。

但最近,承太郎却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首先,他像往常一样叼起了五根烟,但在他端起果汁的时候,有一根烟,灭!掉!了!

而且,他竟然忘记给自己的海星泡牛奶浴了,甚至连平常例行的观察都忘记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就是睡不着,只要是个人就能看出来他最近的憔悴。

承太郎翻身将头埋进蓬松的枕头里,深吸一口气,枕头上还带有一种淡淡的香味。一种,只属于他的香味。

DIO。

汪二🍻

‬‎‌‌‬‌‭‫‍‮‍‏‫‫‏‪BLACK SHEEP 害群之马 不羁狂徒


装作绵羊一样温顺柔软的dio

他的眼泪只流给了乔纳森

因为只有乔纳森这个蠢货才会信

‬‎‌‌‬‌‭‫‍‮‍‏‫‫‏‪BLACK SHEEP 害群之马 不羁狂徒


装作绵羊一样温顺柔软的dio

他的眼泪只流给了乔纳森

因为只有乔纳森这个蠢货才会信

龙角博颡

今天在水群的时候搞出来的一堆图,共9张。(看过的群友都说辣啊不是,大,额反正都觉得还行)我真的,一开始只是想画一下群友说的搭配,也就是第一张,结果后来就开始疯狂的改改改,向着某种奇怪的方向发展了。。。第一张是有原图的,是从群友P的图那里改出来的,所以这一整个系列都不能算全原创,看看就行。

PS:最后几张的高清版已补充。

今天在水群的时候搞出来的一堆图,共9张。(看过的群友都说辣啊不是,大,额反正都觉得还行)我真的,一开始只是想画一下群友说的搭配,也就是第一张,结果后来就开始疯狂的改改改,向着某种奇怪的方向发展了。。。第一张是有原图的,是从群友P的图那里改出来的,所以这一整个系列都不能算全原创,看看就行。

PS:最后几张的高清版已补充。

日常爆炸的阿辰

秒删重发对不起

刚刚吉良被抽成了大总统

lof是什么新的抽抽机制吗…

秒删重发对不起

刚刚吉良被抽成了大总统

lof是什么新的抽抽机制吗…

冗谈

我不行了我上色废,我画不出子dio的万分之一美

我不行了我上色废,我画不出子dio的万分之一美

青沐而已。

【DIO乙女】

【阿慕无原型,看的时候请代入自己,设定是看完第一部和第三部。】

沿着回旋的阶梯一路往上,高跟鞋在楼梯上嗒嗒作响。

跨过几具干瘪的女尸,阿慕坐在DIO习惯性读书的小沙发上。

蜘蛛网结了厚厚一层。

阿慕耐心的等待着那个人的醒来。

过了许久听到细微的声响。

“你也是主动送上门的女人吗?哼,真是罕见,佩特夏没有攻击你,想必你定然是不俗之人。”

DIO不知何时靠在门边,轻蔑的语气散发出他的魅力。

“如您所见,我是送上门的女人,不过我与低贱的面包,有着几点区别。”

阿慕翻着书,漫不经心。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我倒是很期待。”

DIO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侧,痒酥酥的吹她耳朵。

对于DIO能力早就知晓的阿慕并不奇怪。

懒洋洋又翻了一页...

【阿慕无原型,看的时候请代入自己,设定是看完第一部和第三部。】

沿着回旋的阶梯一路往上,高跟鞋在楼梯上嗒嗒作响。

跨过几具干瘪的女尸,阿慕坐在DIO习惯性读书的小沙发上。

蜘蛛网结了厚厚一层。

阿慕耐心的等待着那个人的醒来。

过了许久听到细微的声响。

“你也是主动送上门的女人吗?哼,真是罕见,佩特夏没有攻击你,想必你定然是不俗之人。”

DIO不知何时靠在门边,轻蔑的语气散发出他的魅力。

“如您所见,我是送上门的女人,不过我与低贱的面包,有着几点区别。”

阿慕翻着书,漫不经心。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呢?我倒是很期待。”

DIO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侧,痒酥酥的吹她耳朵。

对于DIO能力早就知晓的阿慕并不奇怪。

懒洋洋又翻了一页,DIO对于这个女人的淡定倒是来了兴趣。

“你很有趣,竟然不会害怕。”

“不然DIO大人您以为,我为什么会在这?对于您和您部下的能力,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包括刚刚死去的恩雅婆婆,那也是您的计算之中吧?”

眼前的女人都知道的十分清楚,DIO的眼神变得十分危险。

“你还知道多少?”

“所有的所有,我都知道。”阿慕合上书本,直视DIO的眼睛。

“从现在开始,我接管恩雅婆婆位置,作为您的左膀右臂,作为交换,我会把我所知道的所有关于敌人的情报都告诉您,为您出谋划策,您意下如何?”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如此沉着的面庞,DIO来了兴趣。

“好啊,不要让我失望。”

阿慕掀开额前的碎发。

“要用肉芽标记我吗?”

“那倒不必,你很聪明。”

DIO低低笑起来,那不似男人般的魅力要将阿慕噬魂夺魄。

“话说回来……你叫什么名字?”

“阿慕。”

她与DIO对视,微笑着:“是爱慕您的慕哦。”

没有对眼前的女人来历做过多纠结,DIO在阿慕脖颈一口咬下。

“唔……”

脖颈突然吃痛,冰凉的獠牙在皮肤下疯狂的汲取。

“DIO大人?”

DIO松开她的脖颈,满意的舔了舔嘴角。

“这是验证你的忠心的方式……越是顺从我的人滋味就越甜美。”

“我让DIO大人失望了吗?”

DIO站起身。

“你的血液倒是出乎意料的甘甜。”

阿慕浅浅笑着,也站起来。

身高远不及DIO,她要努力抬头才看得见DIO的脸。

大乔有一米九五,所以DIO的身高也理所当然的在向她施压。

“DIO大人不嫌弃的话,阿慕愿意作为DIO大人的血奴。”

“你这样的大美人对我说出这样邀请的话来,我又怎么好意思拒绝?”

DIO对她的吸血方式不同于其他人,或许是某种私心使然。

阿慕坐下,拿着笔记本写着什么。

“DIO大人,你知道怎样上天堂吗?您活着的,统领世界的天堂。”

DIO饶有兴趣。

“你这女人莫非知道些什么?”

“我说了吧,我从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上天堂的方法我会详细的写给您。”

只不过,是不是真的上天堂就难以决断了。

“您去见过普奇神父了吧。”

阿慕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普奇?是上次在教堂睡觉时遇到的那家伙啊。”

“您也把自己的腿骨交给他了吧,看来上天堂的具体方式您并不是知道的很详细,阿慕愿意帮您。”

讶异于面前女人的聪明,DIO并未表现出来。

“普奇神父是我唯一的友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您身上的躯体请务必也注意一下。”

阿慕抬起头,眼神洞悉一切。

“乔纳森么,他又怎的算我的友人?只不过是我最敬佩的人罢了。”

DIO冷哼一声。

“乔纳森先生倒是把你当成友人呢……不愧是DIO大人啊。”阿慕浅笑一下。

“上天堂的条件之一,就是一个信赖的友人,您在这一点倒是很意外的做的很好呢。”

DIO不以为然:“他心中的神不能庇佑他的罪行,既然如此,信仰我这个罪人的救世主倒不如更好。”

“是呢,DIO大人。”

阿慕写完笔记本,支起脑袋懒懒的看着他。

“能遇到您真是太好了啊,DIO大人。”

“不必如此。”

DIO拿起笔记本,坐在她身旁,一页一页仔细翻阅。

吸血鬼是没有心跳也没有体温的,坐在旁边只让人觉得仿佛挨着一个大冰块。

幸亏是在夏天,黑暗的房间里很凉爽,DIO挨在一起,凉快无比。

“埃及九荣神该出场了啊。”

阿慕算了算,这个时候应当是喊他们前来的时候了。

“你对我的计划倒是知道的一清二楚。”DIO翻阅完毕,不怒反笑。

“为了DIO大人……这些都是必须清楚的事物。”

阿慕打了个哈欠。

“DIO大人,今晚我又睡在哪里呢?”

“你想睡在哪里呢?”

“既然如此……”阿慕侧过身,与DIO直视。

“睡在DIO大人身边,不过分吧?”

“如果是打那种盘算的话还是尽早放弃吧。”DIO哼了一声,上百年的生活以后他早就丧失了感情。

“DIO大人必须要有子嗣才行……子嗣会簇拥您上天堂的可能性更高,阿慕愿意作为母体。”

“不过是追求性快感而已,不过必须要子嗣的话,倒也不是不行。”

DIO把阿慕打横抱起。

“你在排卵期吗?”

“是。”

“那么,你这低贱的女人,做好怀上我DIO的子嗣的觉悟吧。”

“谢谢DIO大人……给我这次机会呢。”

阿慕环绕着DIO的脖颈,笑的格外放荡。

“在确保你怀上我DIO的子嗣前,我会日日与你交合,做好觉悟。”

“是……DIO大人。”

这些日子里阿慕的时差已经完全颠倒。

黑漆漆的屋子里察觉不到时光的流逝。

阿慕偏好看书,书架上一堆晦涩难懂的外国书籍。

DIO的书看的很杂,范围无边无际,阿慕就跟着看。

今日佩特夏没有来问安。

往日佩特夏每天都要来看一眼的,今天没有来。

已经猜想到发生了什么,阿慕翻着书页的手顿了顿。

“他们已经进来,佩特夏战死了。”

阿慕轻描淡写说着这些。

DIO也明白了事态发展。

“看来只好亲自动手绞杀乔斯达的血脉了。”

DIO冷笑着,把香草冰叫进来。

效忠,复原。

阿慕对DIO散发出的危险气质愈加着迷。

“你已经身怀六甲,不适合再呆在这了。”

身体突然悬浮起来,阿慕明白,是世界准备抱着自己转移。

“在离开之前,我还有一件事。”

“白金之星与您的世界是相同类型的替身,他的射程为两米,很有可能学会您的能力,气运与您是一样的强度,请您务必小心。”

阿慕认真交代完,世界抱着她跳了出去。

DIO并不以为然。

区区贫弱的人类而已,他亲自出手对方必死无疑,世界早就在他手里转动。

阿慕早就知道DIO这仗必败无疑。

时停虽然说无敌,但是万一对方也会呢?

她急着留下DIO血脉也是如此。

不紧不慢地赶往最终决战地点。

阿慕叹口气。

为了保住血脉,她得换个手段了。

心口涌动,差一点孕吐,这可不妙。

等到快要睡着时,他们果然于此集结。

借用路边的绿化带隐蔽好身形,阿慕迅速对对局做出判断。

承太郎应该已经学会时停,只要再等会,等到DIO死去时,她便能出现。

刹那间压路机压下,冒出火海,承太郎与DIO相对而立。

不过毫秒之间,DIO的身躯轰然破碎。

阿慕故意折断了一根树枝,承太郎的视线果然转移过来。

她慢慢的站起来,承太郎注射向她的视线直教人打寒战。

但阿慕并非普通人。

她微笑着,风姿绰约的走近。

“我是DIO大人的血奴。”

承太郎平日并不喜欢女子,见对方走近,面部表情都透露出别过来的厌恶。

“血奴?那家伙竟然对女人这种食物手下留情,真是罕见。”

“平日里再凶猛的老虎,对它的小孩也会手下留情。”

阿慕这样回答道,喉中又是一阵翻涌。

在承太郎面前干呕了出来,察觉到承太郎嫌弃的立即退后的动作,她哑然失笑。

“喂,女人,照你这样说,你已经怀孕了?”

“是。”

“你想要报仇的话,我可不会因为你是孕妇而手下留情。”

承太郎威胁她道。

刚想说些什么的阿慕脑子里突然剧烈的疼痛。

她俯下身,抱着脑袋,混混沌沌说不出话。

掀开额间的碎发,果然摸到了一个柔软的小东西。

是肉芽!DIO大人对她果然是抱着不相信的态度。

承太郎瞥见一闪而过的肉芽,却下意识松了口气。

这女人果然是被操纵的其中一人。

一记手刀劈晕阿慕,承太郎开始拔除肉芽。

失去主人的肉芽呈现失控状态,饶是精密度A的白金之星也略显吃力。

只不过对于承太郎来说,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阿慕醒来的时候躺在救护车上,面前摆着的是乔瑟夫干瘪的尸体。

虽然视觉冲击力极大,但是对阿慕而言,不过是寻常的事物罢了。

承太郎坐在旁边,对着干尸眉头紧锁。

“空条承太郎,我知道怎么让乔瑟夫先生活过来。”阿慕开口,不紧不慢。

一石激起千层浪!承太郎的视线似乎要在她身上看出个洞来。

并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从哪里得到的他们的名字,DIO也不像是会相信人的样子,否则也不可能在她身上种肉芽。

“如果能让乔瑟夫先生活过来,可否答应我一件事?”

阿慕回应着承太郎灼热的视线。

“讲。”

“把我送去美国。”

似乎是讶异于这么简单的条件,承太郎迟迟没有回应。

“要救活乔瑟夫先生,需要用DIO大人的血,把他吸收的乔瑟夫先生的血原原本本的还回去,血液里经过吸血鬼的身体已经富含吸血鬼不老不死的物质,就算乔瑟夫先生不能吸收,强劲的力量也足够让他活过来。”

阿慕说完这些话,扭过头闭眼沉思。

承太郎果然照做了。

亲眼看到乔瑟夫是如何皮的,阿慕感叹,果然是让人觉得很欠揍啊。

乔瑟夫为了表示感谢答应了她的条件,并且赠与了一套美国的房产 。

阿慕在美国安居下来,与承太郎一行人断了联系。

一个人熬过了孕期,在好久好久以后,终于分娩。

刚出生的婴儿粉粉嫩嫩,闭着眼哇哇大哭。

阿慕抚摸着婴儿背后的星形胎记,默念着他的名字。

里奇艾尔,从今天起,你就是里奇艾尔。

耳边突然传来嘈杂的声响,阿慕摘下VR眼镜。

这个JOJO系列的VR游戏做的相当不错呢……阿慕想着,笑出声。

差一点就以为自己真的生下了DIO大人的孩子。

作为DIO厨也算是了了心愿,阿慕放下设备出了门。

其实……就连阿慕这个名字,也不叫阿慕噢。


放四脑回路大海沟

Ⅹ(DIO露DIO、仗露)

ooc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

倒霉透了。

拽着DIO一起出来挑房子的岸边露伴看着不远处正和承太郎说说笑笑的东方仗助,这样想着。

“喂,他现在应该认不出你吧?”他指了指承太郎,问道。

“应该是,不过也有像你这种例外的可能。”

“这是你的眼睛的问题。”

“我现在应该躲开吗?”

“晚了,他们注意到这边了。”

漫画家皱了皱眉,回头对DIO说道。“等我一下。”然后迈步向承太郎走去。

“承太郎先生?”

“哦,是岸边露伴啊。”承太郎的看向岸边露伴,旁边的东方仗助眼睛在闪闪发亮,但露伴都没有看他一眼,虽然露伴捕捉到了他眼中的光。

“承太郎先生,那个……可以...

ooc

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

倒霉透了。

拽着DIO一起出来挑房子的岸边露伴看着不远处正和承太郎说说笑笑的东方仗助,这样想着。

“喂,他现在应该认不出你吧?”他指了指承太郎,问道。

“应该是,不过也有像你这种例外的可能。”

“这是你的眼睛的问题。”

“我现在应该躲开吗?”

“晚了,他们注意到这边了。”

漫画家皱了皱眉,回头对DIO说道。“等我一下。”然后迈步向承太郎走去。

“承太郎先生?”

“哦,是岸边露伴啊。”承太郎的看向岸边露伴,旁边的东方仗助眼睛在闪闪发亮,但露伴都没有看他一眼,虽然露伴捕捉到了他眼中的光。

“承太郎先生,那个……可以帮我个忙吗……?”

“怎么了?”

“那边的人,我想……请你帮我甩开他。”

“嗯。”

“……能让东方仗助不参与这件事吗?”

“嗯。”承太郎看向仗助。“那你就先自己去吧,我很快就去。”
“好的……”对于这个结果仗助并不意外,谁让露伴讨厌他呢。仗助闷闷不乐的想着,往咖啡厅的方向走去。

“我回来了。”露伴换上一副不耐烦的神色,向着DIO走来。DIO几乎是瞬间就懂了露伴想要干什么。

“房东先生,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并不想要那房子。”他对着DIO说。“您再同我说下去只会浪费时间。”

“您再考虑一下吧……?我那房子还……”DIO看着承太郎走过来,他的脸上堆着虚伪的、谄媚的笑,他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祈求一般,岸边露伴为他的演技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但我并不需要那样的房子,也许你不在意是否浪费时间,但我的时间很宝贵。”

“那房子已经很久都没人要了……先生,您就当行行好……”

“说白了你就是想找个冤大头接盘吧。”承太郎站在露伴身边,森寒的语气像是冬天的风,让人如坠冰窟。“如果你再不走的话,我不介意医院的病床上多一个人。”说罢,他直接拉着露伴向咖啡厅走去。

“先……”DIO露出一副想要挽留却又害怕的神色,等承太郎又走了几步才跺跺脚,慢慢向后走去。演戏这种东西他最擅长了,无论是演什么。不过……DIO有些恼火。如果承太郎那家伙发现他了怎么办,露伴那个莽撞的家伙。他回头望了望,看到承太郎和东方仗助都没有看向他这里才加快步伐向露伴家走去。

“谢谢。”承太郎抓着他一直到咖啡厅门口才放手,他揉了揉手腕。“帮大忙了,承太郎先生。”他望向DIO原本站着的地方,看到没人才松了一口气。“这种人真是太麻烦了。”找房子这种事情还是别带上他了。

“不客气,要一起吗?”承太郎指了指咖啡厅。

“不了,我还要回去画三个月后的漫画……”

“我有些事想和你们说。”

“……好。”他想起仗助,答应了下来。刚才如果承太郎发现了那个人是DIO……那么只能对他动手了。他低着头,默默地想着。这也就是他不让仗助跟过来的原因――他不想对他动手。而且两个人的话,无论先攻击哪一个人他都会处在劣势……

“承太郎先生!这里!”仗助向他们招手。露伴站在承太郎身后,所以仗助没有看见他。

“嗯。想吃点什么?”承太郎应了一声,向着那张桌子走去。

“露伴怎么也在……?”仗助才看到在承太郎身后不远处的露伴,有些疑惑。露伴猛地抬起头,正好对上了东方仗助惊喜的双眸。他的视线很快错开,看向别处。我真是太闲了才答应承太郎。他想。有这些时间他已经可以画完三分之一的图纸了。那繁复的机器……

“承太郎先生想要点什么呢?”仗助有些紧张,承太郎先生约他出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这不重要。”承太郎拉开椅子坐下,掏出几张照片。“老头子又开始了,他用拍立得拍你的时候出现了这个。”那几张照片并不清晰,只能模糊的看出一双骇人的红瞳,还有几张DISC和一个十字架。

“这是……?”仗助疑惑道。露伴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照片上。“这是……!”他的瞳孔微缩。DISC……十字架……这些是……神父。那对眼睛是他再熟悉不过的……DIO。

“有什么事情在这小镇里发生了。”承太郎声音低沉。“而我们对此却一无所知。”

“不会是又像吉良吉影那样的杀人魔吧……?”仗助微微皱眉。“这才刚刚过去三个月啊……”

“……”不会,他已经给DIO加上了限制。DIO的复活是命中注定,他已经竭力挽回那些不应就此消亡的生命。知晓这一切的他不能为任何人辩白,因为那被他收容在家的正是邪恶的代表。

“不会,因为这是比那更邪恶的存在,DIO。那个邪恶的吸血鬼很有可能已经复活,就潜藏在这小镇的某处,大概已经杀了很多个人,或许下一个就是你的朋友,或是你自己。”承太郎接着说道。“我们只能尽自己所能找出他,然后再杀了他。”

“有什么详细的情报吗?”他只能顺着承太郎的话往下说,试图否定或者带偏他们的思路都是不可取的行为,承太郎是个聪明人。因为吉良吉影,他们已经是一条战线上的同伴了……他不想背叛他们,但他更不想看着东方仗助死去。

“暂时没有太多,我在查最近三个月失踪和离家出走的人。”

“这样吗……”那还真是抱歉啊,你可能查不出来什么。起码最近两个月的调查你查不出来任何蛛丝马迹。露伴站起身。“那么,有情报时再联系我吧,承太郎先生。”已经到了要抓紧存画稿的程度了……神父大概已经派人来找DIO了。这两年的画稿差不多都在他的心里,只要画出来就好。“虽然这么说听起来有些冷血,但我对这些没什么兴趣。我只想画好我的漫画。”安稳的画漫画大概是不太可能了……总之得抓紧时间。“不过,说不定这漫画题材很不错……我先告辞了。”

“嗯。”

露伴走出了咖啡厅,回头看向仗助。承太郎……就看是你先查到我,还是我先搞定DIO吧。无论怎样,谁都别想动我的仗助……否则……

Dopamine
想问问有没有姐妹这个南小dio...

想问问有没有姐妹这个南小dio(不是)是哪个太太画的哇!?问到就删😭

想问问有没有姐妹这个南小dio(不是)是哪个太太画的哇!?问到就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