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o承

103.6万浏览    1471参与
张西肆

【DIO承/仗承】一段生活

*ABO 路人视角 OOC

*短打 酒喝多了有点飘 随便看看


这个嗷3是镜像,可以直接点进去的,要等一会儿。


“可是,可是,我总是生气,那个人知道咬过一口的苹果会招致其主人的厌弃吗,如果知道,那真是再坏心眼不过了,我为承太郎先生觉得不值。”


 一段生活

*ABO 路人视角 OOC

*短打 酒喝多了有点飘 随便看看


这个嗷3是镜像,可以直接点进去的,要等一会儿。


“可是,可是,我总是生气,那个人知道咬过一口的苹果会招致其主人的厌弃吗,如果知道,那真是再坏心眼不过了,我为承太郎先生觉得不值。”

    

 一段生活

辱骂xzbot(衫叶)

⚠️看看我,求你们了⚠️

大佬们

要是有ghs的内容的lof莫名其妙的开始长热度,可以先锁了(有其他好的方法更好)

我有个就被好多小号推荐和点赞了

其中不少关注xz和bjyx的(对,就几个关注其中还有这)

真的怕出问题。

不止限jo,其他圈的大佬们也注意一点


占tag致歉


⚠️推荐里面全是ghs的↓

[图片]
[图片]

⚠️小号↓


[图片]
[图片]

⚠️就几个关注还有xz相关


[图片]
[图片]
[图片]

大佬们

要是有ghs的内容的lof莫名其妙的开始长热度,可以先锁了(有其他好的方法更好)

我有个就被好多小号推荐和点赞了

其中不少关注xz和bjyx的(对,就几个关注其中还有这)

真的怕出问题。

不止限jo,其他圈的大佬们也注意一点


占tag致歉


⚠️推荐里面全是ghs的↓


⚠️小号↓



⚠️就几个关注还有xz相关




达斯尼亚德
八百年没开车(画完了突然感觉心...

八百年没开车(画完了突然感觉心情舒畅😌

虽然没露什么但还是长图保险

八百年没开车(画完了突然感觉心情舒畅😌

虽然没露什么但还是长图保险

芋头芋头你为什么生气

【DIO承子】生理期

对不起老福特爹地,我再也不头铁了,别屏我了🌚还是悄悄地……

搞搞承子,之前有小伙伴说想看来着,虽然这车不尽如人意但还是艾特一下@透骨生香丶 (抱歉这篇一直屏,删了很多次,今天多有打扰)


容易让人不适,请一定看清雷点!

⚠️完 全 泥 塑,ooc,单性转,bg 请看清,有车但没c入,有腿j和♀描写,血腥(指特殊时期),还有很叛逆的管家达比(这个人才是屌魔馆食物链顶端,俗称:大家的妈

⚠️战败if,但很沙雕欢乐。憨憨的开罗地头蛇和他压寨夫人的ghs日常罢了,只缺德不暴力

⚠️屑dio有很多小面包,dio没常识,dio还是臭流氓,请注...

对不起老福特爹地,我再也不头铁了,别屏我了🌚还是悄悄地……

搞搞承子,之前有小伙伴说想看来着,虽然这车不尽如人意但还是艾特一下@透骨生香丶 (抱歉这篇一直屏,删了很多次,今天多有打扰)


容易让人不适,请一定看清雷点!

⚠️完 全 泥 塑,ooc,单性转,bg 请看清,有车但没c入,有腿j和♀描写,血腥(指特殊时期),还有很叛逆的管家达比(这个人才是屌魔馆食物链顶端,俗称:大家的妈

⚠️战败if,但很沙雕欢乐。憨憨的开罗地头蛇和他压寨夫人的ghs日常罢了,只缺德不暴力

⚠️屑dio有很多小面包,dio没常识,dio还是臭流氓,请注意

⚠️请不要纠结逻辑和不科学,如有不适,迅速退出


↓↓↓

新停车场可能不稳定 


我一开始真想让dio全套来着,奈何我写这篇的时候来了姨妈,疼地我幻肢迟迟硬不起来🌚所以我决定让承子也来姨妈(?)dio你也忍一忍(??)

主要是新停车场试水,如果wp服务器再不好就考虑换地方了,不过个人还是更喜欢用wp啊,希望wp没事🙏🏻🙏🏻🙏🏻(艹)

一支丧鬼

dio承百合

是dio承双性转百合

有ooc注意避雷

爽文产物

链接在评论🔗

是dio承双性转百合

有ooc注意避雷

爽文产物

链接在评论🔗

晓斗笔
求求不要屏我了🙏🏻

求求不要屏我了🙏🏻

求求不要屏我了🙏🏻

情瑟

多图污染tag还都只有草稿爽图 很水很屎很草画面全是bug致歉!……能看就行 不 似乎也不能看

!一张带了dj要素!

是恶俗替身梗,没了,我就想看屌哥盯着乔家祖传好看眼睛,然后不由自主开始了←(?)

已经一张更草的没脑子屌承日常

来做?和快滚。

P3P4超丑超水…不知道为啥有勇气发,凑数(确信)

P5是亲亲啵啵和我的狂嚎,最近在上头啦(

多图污染tag还都只有草稿爽图 很水很屎很草画面全是bug致歉!……能看就行 不 似乎也不能看

!一张带了dj要素!

是恶俗替身梗,没了,我就想看屌哥盯着乔家祖传好看眼睛,然后不由自主开始了←(?)

已经一张更草的没脑子屌承日常

来做?和快滚。

P3P4超丑超水…不知道为啥有勇气发,凑数(确信)

P5是亲亲啵啵和我的狂嚎,最近在上头啦(

一二叁思午

练习水彩。

私心D承~

画到最后还是觉得线稿最好看orz

练习水彩。

私心D承~

画到最后还是觉得线稿最好看orz

时停汉化组
「时停汉化组」 「Dio承」M...

「时停汉化组」

「Dio承」My Sweet Darling

作者:メルコ(P站id:113020)


DIO承生存if,六部时间线


链接见评论,请勿二次上传


解压密码:DIO想要用来砍下承太郎头的路牌上的数字(3个阿拉伯数字)


请不要在评论下讨论密码


Staff:

图源:@薤露青⭐️右承狂热中 

翻译:@空条辰子。 

修嵌:@沈默星尘 

如有不妥将会尽快删除汉化作品。

ps:期待更多图源,翻译,修嵌君的加入!

「时停汉化组」

「Dio承」My Sweet Darling

作者:メルコ(P站id:113020)


DIO承生存if,六部时间线


链接见评论,请勿二次上传


解压密码:DIO想要用来砍下承太郎头的路牌上的数字(3个阿拉伯数字)


请不要在评论下讨论密码


Staff:

图源:@薤露青⭐️右承狂热中 

翻译:@空条辰子。 

修嵌:@沈默星尘 

如有不妥将会尽快删除汉化作品。

ps:期待更多图源,翻译,修嵌君的加入!

R_👁‍🗨♻️

逃亡后(四)

*是落魄贵族30岁DIOx被顶替的17岁王子承


*时代背景混乱,无考究


*剧情向


*有DIO单恋乔纳森要素,辈分篡改要素,违法行为出现(草)要素,各种人物客串要素


*灵感来源于马克·吐温的《王子与贫儿》(知道很奇怪)


*本篇献给我的好友


*年更长篇


*是过渡章,很枯燥


如果ok——————》

  

  

  

  

  

  自打承太郎出没于这间公寓以来,DIO便一直让他睡在客厅兼门庭的破沙发上,殊不知这里曾一度是宿夜才归的他的最终归宿。

  现在他才明白曾经拥有过的美好。

  他曾经在这里做过许多梦,不亚于任何一个...

*是落魄贵族30岁DIOx被顶替的17岁王子承


*时代背景混乱,无考究


*剧情向


*有DIO单恋乔纳森要素,辈分篡改要素,违法行为出现(草)要素,各种人物客串要素


*灵感来源于马克·吐温的《王子与贫儿》(知道很奇怪)


*本篇献给我的好友


*年更长篇


*是过渡章,很枯燥


如果ok——————》

  

  

  

  

  

  自打承太郎出没于这间公寓以来,DIO便一直让他睡在客厅兼门庭的破沙发上,殊不知这里曾一度是宿夜才归的他的最终归宿。

  现在他才明白曾经拥有过的美好。

  他曾经在这里做过许多梦,不亚于任何一个拿奇思妙想赚钱的作家,也算是在文学上有所高就罢(笑)。DIO知道,在乔斯达庄园看见她捧着自己初生的孩子,对他笑脸相迎,是一个梦;回到宅邸继承家产,彻底对那个人落井下石,也是一个梦;碰上自己微颤于手中的高酒杯的,微笑荡漾在美得离奇的红酒的,被映照出幸福的面孔的存在,更是一个梦。

  梦做多了,就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他便常幻想自己的人生的尽头皈依何处,莎翁式悲剧还是马戏般喜剧。

  他不擅长想这么多“善良”的事情,因为他这一生大多时候都在攻于心计,却也往往闯出意料之外的惊喜。比方说自己从被收养那天起立下的宏志,竟然败在自己身上,谈不上耻辱(因为他早就没了惨愧感了罢),只是觉得惋惜。

  DIO在梦中叹了一口长气,也不知道这份焦虑是否能从心底探出头来,摩挲着现实的轮廓,大声对承太郎嚷嚷。事实上不能,当然DIO也不知道,不过他不知道的事情可多着呢,比方说方才他仰天的嘴里被一只蜘蛛探查了个遍,在嘴角歇息的时候被承太郎给逮住了;比方说十箱朗姆酒差点压死他满头充满智慧的脑细胞,幸亏承太郎乖戾的自尊,令他强行把不属于他可承重的木箱子给搬出了家门;比方说现在正在缓缓逼近的铜臭味,乃是梦里牵着汉谟拉比共舞的DIO一记重锤——

  

  

  

  『你经历的一切都在梦里遇见过,而你只是把它当梦忘记了。』

  

  

  

  

  “下贱的俗夫!!”被惊醒的DIO嘴里含着一带钱,满腔裹住了钱的气息,混杂着高原特产的香烟味、贫民窟地下水沟的乐色味、王城贵族伪君子的古龙香水味、牌场上赌徒贪婪的享受味、教堂后养鸡场鸡粪的烘焖味——如今变作了杂烩,如给婴儿投喂般,哺育给了DIO。

  吐出来是容易的,但看样子,吐出震惊的舌头仿佛更加困难。

  DIO等着他,如同见着一只着火的母鸡。

  承太郎换了一身的行头,原来破破烂烂的手工织线帽换成了纯黑色的贝雷帽,看来是方便他扯下来遮住表情的;一身好似街边捡回来的麻袋做的遮挡物连忙换成了有钱人家的绅士会穿的交际服——不正式,一袭黑却又有白色领巾打底,于是亲近而端庄,不失距离;双脚不再打赤,穿起了被擦得锃亮的皮鞋,如同画龙点睛般把他塑造成了贵公子。对于他来说显然还不够,再披一身黑——

  DIO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的那么长的披风...斗篷,给他一种无此物便无此人的即视感,方法他上辈子的灵魂就是被包裹着的,无论黑、白、紫...还是什么,裹住的不仅仅是外表,更是冷酷无情,不近人情,更是一切纰漏瑕疵的避风港。披上即是完美,颓废的蜗牛;揭下便是撷取外壳,恼怒的蛞蝓。承太郎被看得不自在,本着绅士精神,没把拳头塞进对方抽搐的表情里,换来一声面无表情的响指,惊醒了被吓愣了的雄狮。

  “这是......你偷的?”DIO脱口而出。

  “放屁,”承太郎冷冷地吐出脏字,“我自己拿钱买的。”

  “你——”——藏的?DIO在说出这句话的前一秒计算了了承太郎良心泯灭舍不得贡献私房钱办葬礼的可能性,“——刚拿来的钱?难不成是——”赌的钱?DIO再一次计算起承太郎年少成名的几率......

  “别想了,啰哩啰嗦...”承太郎一脸不耐烦,眉毛撑着,一边戴上了白手套,“是我刚刚和那位楼下酒馆的......那什么...‘赌神大人’...赌来的钱,还不少,应该足够......”

  “‘赌神大人’?!波尔波和他的手下们?就你?有点意思啊小子——”

  

  

  

  “——有点意思嘛,臭小子。”对面这个混蛋老气横秋,满脸横肉,体型巨大,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但承太郎并不关心这个,他只关心他意下如何,以至于他的计划能否实施。

  “我觉得不错啊,不是吗小子们。”波尔波动用着全身的肌肉冲酒馆里围观的所有人狞笑着,一旁那位羸弱的白发少年不禁打了个寒颤——与其说是惧怕,还不如说是恶心。而他身后是一位戴着织线帽的男人,面目竟然能有模糊一词来形容,承太郎便是晃一眼便忘却了他的模样,只听见他用及其懒散的声音宣读着他的欢呼:“好啊,不错,太完美了。”

  “谢谢你,盖多,谢谢。”波尔波转过身,隔着桌子对扛着一箱朗姆酒的承太郎示意着,“很不错,孩子,虽然你看上去比在座的几位看上去都年长,但你却是最天真的一个,告诉我,筹码是一箱朗姆酒和——”

  “——我自己,如果我输了我任你处置,把我卖到妓院都没问题。”承太郎把那一箱重重地摔在木桌上,拥挤的瓶子尖叫着解脱,一梆木塞腾空飞跃,随即香甜的酒汁喷涌而出,如烟花献礼般飞涌上天花板,“吭”的一声顶起了吊挂着的燃灯,酒撒了一头。承太郎面不改色,只是冷冷地盯着他。

  滴滴暗色的酒液顺着深邃的眼眶,淌下了属于他般立体而薄味十足的棱角,他本人也很难不追随着液体奔驰而下的脚印,撇下了如炬的眼神,用曾经勾引过阿尔忒弥斯般的睫毛扫过颓废的眼角,看着自由落体的液体跳下惊人的一米九五高的看台,而比赛现场一片寂静,仿佛惊叹着完美的酒香,也许也在惊叹承太郎的美味。

  一旁眼睛漆黑如碳的少年捂着嘴憋着笑,而白发少年用手肘不客气地捅了他一下,对方...叫做盖多对吧,丝毫没有看透气氛的能力,冲着他大吼了一声:“嘿!”

  着实有些尴尬,但这不是重点。

  “好吧,”对方摊开了手,“看出你的诚心了,那么我们赌什么呢?”

  “FIVE CARD STUD。”承太郎眯起眼。“你最擅长的,不是吗。”

  

  

  

  “梭哈?吼,没想到赌博也是在皇室教育的范畴之内的嘛哈哈哈,”DIO仰着头冲阴森的天花板大笑着,“难怪空条贞夫嗜财如命呢,这不就是赌鬼的德行吗。”他摆了摆手,手撑着破着洞的沙发坐直罢,挡在两人之间的一缕金发恰恰遮住了令互相战栗至心动的眼神,只是承太郎轻笑一声,也不过是嘲讽一下对方的轻蔑。

  “是我很久之前的......三年前的朋友教我的。”眼神里抹上一层淡淡的怀旧,一点默默的悲伤,接着又被抹除归零,恢复了冷淡。虽说只有一瞬,却被DIO看得一清二楚。

  有趣...DIO用食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嘴唇,露出玩味一笑。

  承太郎也明白DIO看出了破绽,他表现出的毫无反应,毕竟只是懒得有所动作。

  “所以......你知道他的王牌?”DIO敲了敲脑门,“看来昨天你没闲着。”

  “前天也是如此,”承太郎叹了口气,“观察了这个肥猪一上午,我的手法什么的也跟上时代了。”

  很狂妄嘛,这小子。

  DIO啧了一声,也立马意识到对方正盯着他说话,好像在说给他听似的。

  “说到底,他虽是一个靠蚕食奢望暴富之人的欲望而生的恶性商人,骨子里和那些功利心膨胀的蠢猪没任何区别......”

  

  

  

  

  

  

  

  『你不也是吗,DIO,被自己的欲望所蚕食,又被自己该死的剩余的人性所湮灭。』

  

  

  

  

  

  

  DIO听到了从梦中刺出来的话语,却也不确定眼前这一张一合的唇是否正在吐出这句曾用痛苦撰写出的质问。他打断了他,却也不知道他的发言是不是早就结束了,以及,即便结束了,承太郎的表情也不会有任何不同。

  “......”无声胜有声。

  “结果不是很明显吗。”承太郎微笑着,DIO却开始慌了。“我买了马车和马,旅途上需要的一切我都买了——虽然我并不觉得时长会超越三天——买了一把银剑,相传是当年叛乱的伯爵之一华姆的遗物,冠以名曰:‘风之流法’......酷。”

  他用淡淡的一个词作为轻描淡写的点评,然而DIO却开始感觉三十多之久未冒出来的冷汗又开始跃跃欲试了。

  “你......赌赢了波尔波?不是他的手下给你塞得钱?”

  “......他们是这种德行啊,真没想到......不过是我赌赢了,还赚了一大笔。”

  “蠢货!”DIO震撼着瞳孔,“波尔波永远不会输给任何人!包括名正言顺赢的!你不知道他的跟班是从哪里来的吗?赌赢了之后被他送进监狱然后,被逼无奈屈服后给保释出来当枪手的!”

  说着DIO破口大骂,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你妈的,你不知道你有多少把柄可以被他扔进监狱吗?扔进去之后我他妈也要遭殃!”

  “啊,这个嘛,我知道,”说着,承太郎面无表情地从侧腰挂着的包里扯出来一张破破烂烂的羊皮纸。“这就是为什么我赶在落日之前买回了一切必需品。”

  是一张通缉令。

  “妈的......”DIO暗骂一声,然后回过神来,“不...这谁啊。”

  新鲜的羊皮纸上透着淡淡的墨香味,勾勒出一个笑容灿烂,发型被揉捏成一团,眉毛细长的男孩子,如果不仔细看还真像承太郎,却没有承太郎式的一份孤傲;而照片下面赫然写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东方仗助』

  

  

  

  

  “是顶替我的那位,我和他只有一面之缘,现在他可正在王位上逍遥着呢。”承太郎笑出了声,一嘴苦涩味。

  “他们找到了捅我一刀的东方仗助的继父,如果不是那个女人......东方朋子死命不放开他,我可能就生死未卜罢......那个男人应该告诉了他我的一切,巴不得我死罢了。”

  “我不关心这个东方......所以,你把我拉下水了...是吗?”DIO恶狠狠地磨着牙齿。

  “放轻松,”他打点着对方的恼怒,没心没肺,“我的目的不过是逃离王城,穿过几个郡到乔斯达家族的地盘罢了,你就差遣当个认识路的马车夫罢。”

  马车夫?DIO的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节奏良好,正好供他思考。

  也罢,他从来不在乎承太郎有何目的,他也想回家。回去不是为了爱琳娜,他已经同普奇和承太郎将她埋葬在胜利女神的雄姿之下;不是为了忏悔,他已经抛弃了悔恨莫及的权利,对于他来说属于生锈的桎梏;不是为了怀旧,他已经将过去如歌的辉煌和如影的狼狈投影在梦里无数次,达成了笑着杀死自己的成就;是为了他。

  梦魇。

  为了挣脱可泣的人性,为了追求完美的利益,为了抛弃愚笨的自我。

  扼杀心中的梦魇,不正是一个纯粹的恶人改走的台步么?逃出比现实还枯燥的梦境,不正是一个解脱的英雄该接受的洗礼么?

  那么,回答出承太郎都感到意外的爽快,沉默出飞鱼都感到羞愧的坚毅,抚摸出马儿都感到讶异的温柔。

  以现实开始的故事,终以梦境结束。

  

  

  

  

  “你知道路吧。”承太郎瓮声瓮气地从算不上宽敞的马车里送出疑问。

  DIO还站在马旁,看着它进食。

  “只要从本DIO当年逃亡的路线走回去不就得了。”

  tbc.







下一章开启🧳模式

  

  

透明——回归初心
这个蓝蓝的滤镜好好看(๑&ac...

这个蓝蓝的滤镜好好看(๑´ㅂ`๑)♡!

其实这个才是真正的党费!!(上色垃圾,发发线稿算了(自暴自弃))


DIO:wryyy(让我咬一口!)

承太郎:无塞咯!!(滚!!)

这个蓝蓝的滤镜好好看(๑´ㅂ`๑)♡!

其实这个才是真正的党费!!(上色垃圾,发发线稿算了(自暴自弃))



DIO:wryyy(让我咬一口!)

承太郎:无塞咯!!(滚!!)

bctm

就是我自己快被这个梦逼疯了,这几天一直在我脑海里,所以写了出来,是dio承,无爱,暴力,血腥,慎读

无爱 


就是我自己快被这个梦逼疯了,这几天一直在我脑海里,所以写了出来,是dio承,无爱,暴力,血腥,慎读

无爱 

 

记承天寺夜游

别靠近我 别离开我


(搞了点很雷的东西…吊花承三角关系……神智不清.jpg

别靠近我 别离开我


(搞了点很雷的东西…吊花承三角关系……神智不清.jpg

龍先生

极品Jo老伴儿 (520番外篇)……来了
520搞得丑东西拖到现在才发……
垃圾……
米纳桑,520啊……
…………

极品Jo老伴儿 (520番外篇)……来了
520搞得丑东西拖到现在才发……
垃圾……
米纳桑,520啊……
…………

祸听

【DIO承】革痕

  前言:写的很烂又短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一些描述的画面源于之前看到的关于dio承的小car漫的,就想着来了想法写一篇文


        “爱上我吧”

  “承太郎…”

  “快点爱上我吧…”

  恶魔的低语在他的耳边不停歇的响起,猛得惊醒了沉睡的海洋,消失已久的光明,重归于他的眼里,心里,身体里。

  此刻,承太郎的嘴角还在不停渗出血液,肉眼可见的伤痕遍布全身,触目惊心,四周已是一片废墟,巨大的压路机翻倒在路旁,尘烟滚滚,足以见得刚刚战斗时的激烈与悲壮。

  赢得人重获新生自由,输得人享有无...

  前言:写的很烂又短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一些描述的画面源于之前看到的关于dio承的小car漫的,就想着来了想法写一篇文




        “爱上我吧”

  “承太郎…”

  “快点爱上我吧…”

  恶魔的低语在他的耳边不停歇的响起,猛得惊醒了沉睡的海洋,消失已久的光明,重归于他的眼里,心里,身体里。

  此刻,承太郎的嘴角还在不停渗出血液,肉眼可见的伤痕遍布全身,触目惊心,四周已是一片废墟,巨大的压路机翻倒在路旁,尘烟滚滚,足以见得刚刚战斗时的激烈与悲壮。

  赢得人重获新生自由,输得人享有无边孤独。

  显然易见,这场战斗已分出你我

  新解的血液顺着胜者的额头处,一路往下蔓延,最终在倒下那人的唇瓣处,落下,生根发芽。

  承太郎垂眸看向倒在地上的那人,一半身子已经不知去向,一半还在顽强支撑,腥红色的眼正一动不动地盯着高处的他,上挑的眼尾与染血的唇,那副半边姿态,仿佛他才是胜者。

  呼啸的风声,在吵闹着,但承太郎却能清楚听见迪奥的声音。

  他说

  “承太郎,快点爱上我吧…”

  迪奥的呼唤饶乱了他的心绪,明明是将死之人,却无时无刻在诱他一统下狱。

  “迪奥……”你该死。

  承太郎唤出自金之星,拳只离迪奥几厘米处之时,又定住了一般,迟迟挥落不下,他看向迪奥,果不其然从迪奥的眼里,他又看到了以往的傲慢与张狂,他洞悉了他一切的心思。

  “咚”一声,承太郎实然体力不支般跪坐在迪奥的身前,身子是止不住的发抖,拳头也是止不住的捏紧,青筋可见的在他脖颈上爆出来,蓝青色的眼眸中充斥着怒火,但在这瞳孔包围之下,竟显得有几分悲哀。

  真是够了……跟迪奥心意相通?呵

  承太郎闭上了双眼。

  几天前,偌大的房间里,没有光照,只有无尽黑暗笼罩。床幔此刻在不停地摇晃,幽闭的空间里,传来了阵阵撞击声与喘息声。

  声音的源头便是床上的二人,迪奥和他的囚徒——承太郎。

  迪奥半跪在承太郎后面,两人已达某种程度上的亲密无间,一下没一下的撩拨,让承太郎无法凝聚思想和力量。

  “迪奥...你...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你!”断断续续的语句,让迪奥一时占了上风,虽身为5a,但在面对某些卑鄙的手段前,也只能认栽。

  迪奥听闻满是傲慢的说道:“嚯嚯,若你有这个本事。为什么现在在我身下承欢的是你呢?承太郎”说完更是用力向前一走。

  承太郎偏转过头,紧咬牙关,努力让自己不发生那令他所恶的声音,可是目前也无法召唤出白金之星,只能用充满恨恨的眼神死死地盯着迪奥。

  而迪奥也毫不畏惧,无所谓的对上了眼,轻挑的嘴脸,让承太郎更加愤恨。

  许是迪奥觉得承太郎这种眼神取悦到了他,退了出去,点燃了稀稀的蜡烛,但还没等承太郎有所挣扎,迪奥又瞬间充实了他。

  “嗯!”突然间的停止让承太郎不适,但猛然间的进入,更是让他刺激到巅峰之上。

  两具原始般的,如野兽一同的身姿,在残破的烛光中闪烁,欢欢欲水从天而降,淹没了两人的意识,化作无名的藤蔓,缠绕成最为无间的欲望之花。

  时间还在滴答震动,而晃动的身躯却不会随时间消失而停止。

  陷入沼泽里的承太郎,拼命寻找救命稻草,蓝青色的瞳孔没有因此浑浊。

  这时候,他的脑海里竟然不是想要怎么杀死迪奥,而是浮现出伙伴们和亲人的身影

  母亲…老家伙…花京院…波波…阿布德尔…还有伊奇

  他们这时候在做什么呢?危在旦夕的婆娘一定在等他的拯救,而他们一定在等候他的归队吧!

  一定……一定!

  他现在十分万分的想念。想念外面的天,想念外面的地,想念外面的空气,想念外面的太阳,想念外面的星辰,更是想念外面的战友们。

  他们是自由的,万物都是自由的,而他则被排除在外。

  他被困在地狱中央!

  “自由……自由”他在深处呼唤,他渴望他的自由。

  而迪奥以为承太郎又在说些对他来说毫无疼痛的话,于是撇撇嘴,不耐烦地将他翻了个身,双手掐住承太郎的脖颈,正想慢慢加大力度之时,承太郎碎发遮挡下的眼神却让他为之一怔。

  “迪奥,我一定会杀了你”

  熟悉的话再次在两人间回荡,但迪奥清楚的感受到了语气的不同之处,这种感觉让他回忆起一百年前的那人,眼里总含着无尽的信仰与坚定,让他也时常不为佩服。

  啧,不愧是一族的血脉。

  不过,那又怎样?JoJo那家伙早已经死在他的手中,而他的后代也必定难逃这个命运!

  他,迪奥,才是最终的胜者!

  手一挥,蜡烛熄灭了,黑暗重归于否。

  可几天之后,就是今天的现状,迪奥他赢了吗?不,他没有,他输得一败涂地。

  承太郎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归于平淡,微微抬起头,见一轮日出即将升起,属于他的黎明也即将到来。

  但这也意味着,这个折磨他的人也即将永远的消失了。

  在此之前他承认,迪奥很美,美的就像一束罂粟,美得就像深海里的珍珠,美得就像熊熊燃烧的火焰,美得就像诱惑他人心甘情愿为他付出灵魂的恶魔,啊不,是救世主。

  嚣张,傲慢,野心和欲望,他本该如此。那些所谓的懦弱,恐惧,高洁,如同井底之蛙的眼见,从来就不是他的代名词,他索求的更多,是源源不断的溪流,永不会干涸。

所以,死,便是迪奥最好的归宿。

  “迪奥…你看见了吗,这是属于我的太阳”承太郎弯下腰,唇瓣在迪奥的右耳边轻轻落下:“是我赢了啊…是我赢得了自由...”

  “看啊,破晓的黎明!”

  “看啊,灼热的光辉!”

  “是我赢了!”迪奥!

  语罢,在不知名的引力下,承太郎竟然破天荒的低头吻了吻迪奥残破的唇,但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是轻轻触碰。

  这才不是什么kiss,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最后馈赠。

  终于,第一束阳光席卷了过来,承太郎保持着低头的姿势,而迪奥则是用最后的时间注目着他,瑰色的眼睛已然印刻在承太郎的心中,金色的阳光成为了他消逝后的墓地。

  零零落落星辰洋洋洒洒,抑扬顿挫世界归于平淡

  “爱上我吧,承太郎”这是末尾的高调呼喊,更是一种肯定!

  承太郎这才站起身来背对着日出,从怀里拿出一个金色手环,这是迪奥的物品,他之前趁迪奥不注意的时候拿走的,现在就当作是个遗留之物吧,顺势埋葬这几天前的疯狂,埋葬这段曲折离奇的感情,埋葬五十天里的种种不好。

  而剩下的,便是他对新生活的美好希望,他的家人,他的战友已经在前方等候多时。

  他赢得了自由,而迪奥则必然享有无边孤独。

  至于迪奥不停对他说的那句话,又有谁知道呢,爱上了吗?

  大约不知道,大概或许吧。

  承太郎温柔的吻了吻手环,最后伸手让它在阳光下逐渐变成了过去。

二雨木木

【授权转载】

原作:Koko art (@kokokoart)

作者主页:https://twitter.com/kokokoart?s=09

dio承    

【授权转载】

原作:Koko art (@kokokoart)

作者主页:https://twitter.com/kokokoart?s=09

dio承    

辱骂xzbot(衫叶)

🐟


最后一p群宣致歉

是承受方舟双厨群(卑微群主在线卑微)

🐟



最后一p群宣致歉

是承受方舟双厨群(卑微群主在线卑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