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isney

52876浏览    6401参与
眠妃
旅途中的灵感੭ ᐕ)੭*⁾⁾

 旅途中的灵感੭ ᐕ)੭*⁾⁾

 旅途中的灵感੭ ᐕ)੭*⁾⁾

加斯顿什么时候嫁给幻月呢

先放一下这个吧x是去年底在苹果专卖店(?)画的x

先放一下这个吧x是去年底在苹果专卖店(?)画的x

千千不是干干

欧综原著+乙女向语c群,暂时只开放DC,MCU,Disney三个剧组,p1p2群规,p3直通车,新群初建,欢迎各位的到访。

下为喜闻乐见的许愿墙★

Maleficent许愿Diaval

Diaval许愿Maleficent

(至于为什么两个人不互相解决一下的原因就不要追究了,私心打tag了)

最后,占tag致歉。

欧综原著+乙女向语c群,暂时只开放DC,MCU,Disney三个剧组,p1p2群规,p3直通车,新群初建,欢迎各位的到访。

下为喜闻乐见的许愿墙★

Maleficent许愿Diaval

Diaval许愿Maleficent

(至于为什么两个人不互相解决一下的原因就不要追究了,私心打tag了)

最后,占tag致歉。

洛可可藝術時期

還未得名。(Hades X OC)(15)

不知不觉来到十五集了。

然而第二部还没写。(都在搞黑暗AU)

(還差一點忘記要更新)

第二部(预定)前面有主线,后面比较日常篇,应该就是固定周更了。


不然本史莱姆快要被妹妹烧出个洞了。(妹:说好的写绿帽谷星露谷呢?!)


黑暗AU应该也会更新?(思考一次上三万字长图程式会不会死去)


就酱啦,上文ヽ(゚∀。)ノ


———————————————


刻耳三次醒来,发现自己怀中抱着黑帝斯的大衣。


房间已经没有那个冥神的身影。


心情竟然有点失落,刻耳甩了甩头,试图把这可笑的想法。


伸出脚往地板踏了踏,感觉蛮有力道的,或许他可以试着走路了。...

不知不觉来到十五集了。

然而第二部还没写。(都在搞黑暗AU)

(還差一點忘記要更新)

第二部(预定)前面有主线,后面比较日常篇,应该就是固定周更了。


不然本史莱姆快要被妹妹烧出个洞了。(妹:说好的写绿帽谷星露谷呢?!)


黑暗AU应该也会更新?(思考一次上三万字长图程式会不会死去)


就酱啦,上文ヽ(゚∀。)ノ


———————————————



刻耳三次醒来,发现自己怀中抱着黑帝斯的大衣。



房间已经没有那个冥神的身影。



心情竟然有点失落,刻耳甩了甩头,试图把这可笑的想法。



伸出脚往地板踏了踏,感觉蛮有力道的,或许他可以试着走路了。



床边放着折叠整齐的衣服,应该是他的,因为上面放着他的围巾。



应该是埃微帮他准备的。


换好衣服准备出房门的刻耳,想了想回头拿起黑帝斯在床上的外套...




“刻耳你醒...”

黑帝斯一打开门,就是看见门后刻耳埋面在自己的外套里,嗅着外套的味道。



“......”



在刻耳反应过来之前,黑帝斯飞快的关上了门。



『碰!』果然关门的那瞬间,他听见某个不知名物体被砸在门上。



“嘿,不要在埃微家打架。”听见楼下传来小莫的警告,黑帝斯很想哭,他是自愿的吗他!?




等刻耳整理好心情出房门,黑帝斯不在楼下,埃微告诉他,黑帝斯跟着小莫去跟小班『约会』去了。



讲得简单一点,就是去当个实质上的电灯泡...或是一根蜡烛?


“快尔特,你真的、真的、真~的不考虑来上课吗?”埃微还是不死心的问着



刻耳也不回答,就只是继续吃他的早午餐。



“嘿,别再问了。”在刻耳身边的乌玛终于受不了的放下手机,刻耳下楼还没十分钟,说不定连三分钟都还没有,她就已经听这句话听第三次了。

“省省吧,杰利在吃饭的时候,不会回答任何问题,妳等他吃完吧。”



这是乌玛的亲身经验,之前有一次她就是在刻耳吃午饭的时候去的,直接被无视个满怀,最后还被员工请出去。

可能之前乌玛来很多次,跟他们家员工们也熟了,正要走的时候,他们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偷偷跟她说,他们家少爷吃饭的时候是绝对不会理人的,让她以后别吃饭时间来。


“我不觉得学校有什么能教我的。”

果然如乌玛所说,刻耳吃完最后一口,他才回答埃微的问题。“如果学校没有能教的我还去,那就太浪费我的时间了。”




“其实我觉得你可以去看看。”乌玛边滑手机边说着,放下手机看见两个人都在看她,她有些尴尬的笑着解释“干嘛?学校不一定是要学习,也可以去交朋友扩展人脉,或是...你知道的...”



“他们奥国的第一资优生一直都是那个小班,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你似乎蛮讨厌他的。”

乌玛就是在刻耳跟菈妮聊天的那时候注意到的,小班一走刻耳就开口了,而且他昨晚还跟除了小班以外的人都交换过了电话。



“等等,真的?!你讨厌小班?”埃微有些吃惊,刻耳昨晚跟他们不是玩得很开心吗?除了不太说话之外,还跟大家合照来着


“...很明显吗?”刻耳愣了一下,还以为他隐瞒的不错



“没很注意你的话,其实不会,你看埃微不就没注意到吗?”乌玛耸了耸肩,她昨晚就只是为了想再跟刻耳提提加入她们事,所以在想办法抓时机问他,到后面才发现刻耳的小动作


“...如果是以这个为目标,我倒是可以考虑看看。”刻耳思考了一下,乌玛这么说的话,那倒是挺有挑战性的。



“真的?西莉亚一定会很开心!”埃微虽然吃惊,但倒不是很在意刻耳不喜欢小班这点,毕竟没有人是完美的,就她所知失落之岛不喜欢小班的人蛮多的



“只是考虑。我还得计算一下每天来回失落之岛跟奥国距离、加重的工作量...”而且他是真的不喜欢那么吵闹跟阳光。




刻耳叹了一口气,他总感觉摊上大事了。




“罢了,我评估一下,明后天再给你答案。”














小晨

P3 當事人的祖先已經往生了這是另一個神燈精靈

P3 當事人的祖先已經往生了這是另一個神燈精靈

小晨

Djinn的神奇大衣底下可以放好多東西

Djinn的神奇大衣底下可以放好多東西

洛可可藝術時期

還未得名。(Hades X OC)(14)

最近写了个黑暗AU,微猎奇、有车。

暮光之城做背景,美恐:旅店(只是做参考,有改编)。


但黑帝斯是:

披着美恐:启示录 约翰的皮,叫着黑帝斯的名,的美恐:旅店威尔


(´•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比较像是OC X OC 的感觉,你们会想看吗?


—————————————————————


刻耳睁开眼,又是那一片空白的世界。


在做梦或是刚醒来?


一定要这样吗?就要让他不得好死就是了吗...?


“刻耳?”他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但习以为常的警戒心让刻耳没有马上的回头。...


最近写了个黑暗AU,微猎奇、有车。

暮光之城做背景,美恐:旅店(只是做参考,有改编)。


但黑帝斯是:

披着美恐:启示录 约翰的皮,叫着黑帝斯的名,的美恐:旅店威尔


(´•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比较像是OC X OC 的感觉,你们会想看吗?



—————————————————————



刻耳睁开眼,又是那一片空白的世界。



在做梦或是刚醒来?



一定要这样吗?就要让他不得好死就是了吗...?



“刻耳?”他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但习以为常的警戒心让刻耳没有马上的回头。


他听见了黑帝斯的声音,但他不敢回头,因为他也听见了其他声音...其他女人的声音。



过了几秒空白的世界开始上色、开始旋转。



他身在黑帝斯的洞穴中,而在他眼前的是黑帝斯,亲密的跟他的前妻们不知道在聊什么。



没错,就是前妻们。

有在书上见过的,希腊神话中的春神波瑟芬跟门塔。

也有书上没见过的。


还有一位,是小莫的母亲—黑魔女。




他不明白...下意识的退后,但这个世界像是在强迫他要看着一样,他身后是万丈深渊。



他想说话,却没有办法,有一种力量不断的压迫他,别说讲话了,他都有些喘不过气。



直到黑帝斯自己走到他面前。



他想开口向黑帝斯求救



『啪!』



黑帝斯却硬生生的打了一巴掌,然后讽刺的笑着



“像你这种不男不女的家伙,凭什么要我放弃神职救你?”



“......”

刻耳摸了摸脸颊。

会痛,但他分不清楚是那种疼痛。



分不清是心痛还是脸痛



『碰!』身后的深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墙壁,他被黑帝斯紧紧掐住,撞在墙上。



“说啊?你这不男不女还不能上家伙,你倒是告诉我,凭什么要我这个神救你?”



他发现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刻耳不断拍打着黑帝斯的手。



拉不开,他完全没有办法动黑帝斯一分一毫。



黑帝斯...




“小单?小单!”



一睁眼,是黑帝斯狼狈又慌张的样子。



黑帝斯是紧急被女儿给找来的,因为刻耳不断的呜鸣还叫不醒,小莫只好分别找了自家爸跟神仙教母来。


神仙教母去找文献的时候,刚好他爸被载来了。



当然这次没有枷锁、没有守卫。



“小单?!”



刻耳不断的发抖、不断的喘着气,现在房间里阳光普照,提醒他不在黑帝斯的山洞里,他在昨晚的房间里,已经是隔天了。



很好,他现在是真的讨厌阳光。



黑帝斯伸出手,他反射性的将他的手拍掉。


黑帝斯跟刻耳自己都愣了一下,但黑帝斯很快的反应过来



“嘿、嘿....没事,你不好呼吸,我帮你把这东西拿起来。”黑帝斯也不生气,将刻耳的颈链给拆下来。



趁着黑帝斯帮自己解下颈链的时候,刻耳伸手紧紧的抱住黑帝斯不放。



“没事了、没事了,我拿下来了,对不起,是我的错。”黑帝斯轻轻的拍着刻耳的背,轻声安抚着




“爸,快尔特他...”还好吗?小莫担心的打开房门,看见自家老爸压在快尔特身上,快尔特还紧皱眉头的样子...



小莫默默的拿出手机。


“不是妳想那样...喂、喂!别传给单于!”



好热...

刻耳再次醒来,阳光还是那么暖和,但似乎不再那么刺眼...?



他睁开眼,面前是一个眼熟的胸膛。



“我们的睡美人醒了?”

刻耳抬头,看见了笑得很开心的黑帝斯。



黑帝斯看着刚睡醒有点呆呆的刻耳,他记得在刻耳醒来后大概一分钟...


『啪。』

黑帝斯稳稳的接下原本要朝他脸挥来的拳头。

“干什么、干什么?我可是个神!而且是为了救你而来的神欸,这是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救我...?刻耳皱着眉头,他想起了那个时候的场景。



然後趁著黑帝斯在得意的時候,一腳把他踹下床。



「餵!你真的實在是...!」看著被踹下床而哇哇叫的黑帝斯,刻耳至少確定了一件事。



這裡確實是『現實』,那時候他少說用指甲抓了不少下『黑帝斯』他都聞風不動的。



「所以你是看見了什麼?」黑帝斯從旁邊拉了把椅子,坐下,裝作若無其事的詢問。

刻耳搖了搖頭,一是他不想講,二是他實在不想再回憶...



等等,『看见了什么?』



刻耳皱着眉头看向黑帝斯。



怎么会是用『看见』?



这事有鬼。



“......我去问过宙斯。”在刻耳的眼神逼问下,黑帝斯沉默了很久才回答“他说大概是双胞胎的恶作剧。”



双胞胎...刻耳皱着眉头,他想起了希腊神话的死神确实是双胞胎,他的兄弟是睡神。



刻耳翻了个白眼,这种程度叫做恶作剧,那估计他救埃微就是玩过家家了。



刻耳叹了口气,他不能生气,也生气不起来,毕竟他的命,原本就是该被回收的,惹怒了死神也算是蛮合理的。



“嘿,又在乱想什么。”黑帝斯笑着点了点刻耳的额头。“放心,不会再这样了,应该。”



刻耳思考了很久,最后只是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躺回床上背对黑帝斯。



他当然想问,他当然知道这是一笔没有退货或是退货了也不会返还的交易,但他却无法释怀,为什么黑帝斯要这么做?为什么他要放弃应有的、享受的一切去救他?




被冷落在椅子上的黑帝斯,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但他没有问出口。




要是他那时候问了...是不是一切就会变得不一样?


















杨桃Sara

cp:莫梅

《海洋奇缘》莫阿娜x《勇敢传说》梅莉达

cp:莫梅

《海洋奇缘》莫阿娜x《勇敢传说》梅莉达

BroccoliMan

极光 第五十章

anna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后了,有些失力的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感觉之前的事情就像一个梦,但是脖子上静静悬挂着的玛拉护符上的血迹却在时时刻刻提醒着anna这一切都是真的,起床换上战袍,看着镜子里憔悴到极致的脸anna几乎要认不出来了,头发也全变成了白色。也算是和elsa有一样的发色了吧,anna安慰自己的想着,却是心头一窒,elsa真的走了。虽然房间里还充满着elsa的香味,但是elsa却不会再醒过来了。anna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了一些,在头上郑重的系上了一条白色的带子,拿起佩剑就出了门。 


龙霄宫里空无一人,anna猜到是敌方看雪漫城没有统帅就加大了进攻的节奏,...

anna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后了,有些失力的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感觉之前的事情就像一个梦,但是脖子上静静悬挂着的玛拉护符上的血迹却在时时刻刻提醒着anna这一切都是真的,起床换上战袍,看着镜子里憔悴到极致的脸anna几乎要认不出来了,头发也全变成了白色。也算是和elsa有一样的发色了吧,anna安慰自己的想着,却是心头一窒,elsa真的走了。虽然房间里还充满着elsa的香味,但是elsa却不会再醒过来了。anna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了一些,在头上郑重的系上了一条白色的带子,拿起佩剑就出了门。 

 

龙霄宫里空无一人,anna猜到是敌方看雪漫城没有统帅就加大了进攻的节奏,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就拉了一个侍从询问现在的情况,侍从看到anna的样子有些意外,但还是给anna说了她昏睡这两天的情况,anna越听脸色越发凝重了起来。elsa不在了,自己就应该收拾心情肩负起她应该有的责任,但是自己居然沉睡了两天,心头又有些愧疚。赶紧往战场赶去。 

 

雪漫城外此时情况还算乐观,在anna昏睡的两天里,马卡斯城的托尔纳领主带领军队抵达了雪漫城。有了这批生力军的加入,雪漫的部队总算是有还手的余地了,Anna也是松了一口气,如果自己昏睡这两天出了什么变故的话,自己又有什么颜面去松加德见Elsa呢。不过也不对,毕竟自己这个狼人的身份可进不了松加德。Anna有些自嘲的摇摇头,那么现在能做的只有给Elsa报仇了。 

 

在城头督战的belle与Aurora看到anna过来,又惊喜又担忧。看上去anna的情况不是很好,头发全变成了白发,就这样披在肩上,头上还有白色的护额,anna只是与两人点点头权当打了招呼,就跳下城头,加入了战局。被elsa的死刺激的anna这次加入战局几乎是拼尽全力的杀戮,短短十几分钟身旁就堆满了尸体,飞溅的鲜血染红了白发与白色护额,红白相间的颜色让她看起来像极了来自传说中的魔人大君,佛克萨斯的士兵怂了,在这样一个恶魔面前,再英勇的战士也会屈服于内心的恐惧与颤栗anna周围的包围圈越扩越宽。竟然在混乱的现场中让出了一个半径不小的圆。 

 

另一头,葛朵正在与Kristoff与另一个戴了一个搞笑头饰的人为moana传来的报告头疼,moana回复说已经杀死了敌军元帅elsa,但是葛朵的法师的直觉却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这份的直觉给自己躲过了不知多少次灾难与麻烦。但是kristoff也坚持说自己放出去的傀儡并没有看到什么elsa,认定elsa已经死亡,催促葛朵直接攻打拿下雪漫城。葛朵不知道怎么给这个木头脑袋解释,毕竟本来几人就是因为先祖神州的Francesco牵头结的盟,虽然自己是主帅,也不能逆着这两位的意见来办事。正在头疼的时候,传令军进来报告了anna在现场上不要命的样子,本以为报告会让这三位大佬大发雷霆,但kristoff却非常兴奋的站起来,对葛朵得意的说到:“我就说那个女人死了。你看把,她的妹妹都为了她的死疯魔了,哈哈哈。还等什么,直接攻城啊,她们现在肯定乱的不得了。” 

 

看到kristoff这幅得意忘形的样子,葛朵也没办法反驳,只能内心想着会被这个蠢货害死的。也没办法,只能出动隐藏部队了。 

 

所谓的隐藏部队其实就是Francesco提供的先祖神州的援助。一批能够召唤火精灵的卷轴,先祖神州与帝国有至高协议白金协定,不能明目张胆的参与这次战争,只是给葛朵他们的联盟提供了一个联络基础与一些魔法上的援助,只是苦于之前还没来得及用卷轴elsa就赶回来了。毕竟专家毁灭法师身份的她处理起这群火精灵过于容易了,但是她死了过后其他的几位变形这种辅助法术的法师就没这么容易处理这批召唤物了。不然也没必要一定要将她刺杀死。至于其他两件神器,虽然会有一定麻烦,但是在这么多卷轴的数量优势下,一把乌木匕首能做的事情有限到葛朵根本不用担心。只是内心还是有些惴惴不安,葛朵也说不上来原因,只能安慰自己也许是最近没睡好,毕竟自己调教出来的刺客自己是信得过的。 


BroccoliMan

轮回 第二章

列车在平坦的大地上行进着,anna看着车窗外缓慢逝去的景色,平静抚慰了她的内心,头靠在撑在桌子上的手上就准备在列车上小憩一下,恢复点精力。Oaken先生看到Anna正在睡觉,就打了个手势让Hans不要吵醒这位学生难得的好休息。


列车行驶得非常平缓,Anna不知不觉沉睡了过去,梦里的自己牵着白发女子的手在空旷的林地上走着,但是就像是个舞台上的旁观者,她能看到自己穿这一件18世纪风格的长裙,有着棕色的麻花辫,但是口中吐出来的字句却不是自己意识想要说出来的话。Anna被这种状态弄得有些不解,但是却不想睁开眼睛,而是想继续演出这场戏,想知道梦中的自己与白发女子究竟有什么样的联系。...

列车在平坦的大地上行进着,anna看着车窗外缓慢逝去的景色,平静抚慰了她的内心,头靠在撑在桌子上的手上就准备在列车上小憩一下,恢复点精力。Oaken先生看到Anna正在睡觉,就打了个手势让Hans不要吵醒这位学生难得的好休息。

 

列车行驶得非常平缓,Anna不知不觉沉睡了过去,梦里的自己牵着白发女子的手在空旷的林地上走着,但是就像是个舞台上的旁观者,她能看到自己穿这一件18世纪风格的长裙,有着棕色的麻花辫,但是口中吐出来的字句却不是自己意识想要说出来的话。Anna被这种状态弄得有些不解,但是却不想睁开眼睛,而是想继续演出这场戏,想知道梦中的自己与白发女子究竟有什么样的联系。

 

“elsa,我要和你说一件事。”

 

elsa?这个女人果然和萨米人传说中的自然之灵有关,anna对接下来的事情更加好奇了,但是这句话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还是会有一些不适应。只能尽量让自己忽视这份感受了。

 

” 嗯?anna,你说吧,我听着。“ 白发女人扭过头温柔的笑了笑。

 

wait,what?这个女人也叫anna?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不过这个叫elsa的白发女人真是好看,每一次在自己的梦境中看到都会被惊艳到,anna有些注意这位叫elsa的美人了。她温柔的微笑中对自己有着无限的宠溺,anna不禁在想这两人是什么关系了,姐妹?但是发色却有明显的差别,看这衣服这个年代可没有什么所谓的烫染技术。不过两人眉眼间倒是有几分相似。难不成是爱人吗?神明的凡人爱人,有点意思。

 

“ 我和kristoff解除婚约了。” anna有一点纠结的说着,不确定的抬头看了看elsa的表情,elsa倒是有几分惊讶。“我以为你和他感情很好,你知道的,我不反对你们举行婚礼,但是现在突然就取消的话,也不是不行,只是我能问一下原因吗?” 白发女子看起来松了一口气,甚至语气中有些开心,让anna觉得她仿佛等自己说这句话等了很久了一样。

 

“ 你知道的,emmm,kristoff是个好人没错。只是那天去试穿母亲之前的婚纱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觉得不应该是他站在我旁边。觉得我旁边的位置应该是属于其他人的,但是不是他的。所以,你知道我的,如果觉得不合适的话,还是说出来会好一些,而且我已经给kristoff说了,他也同意我的决定了。” 就像是怕elsa会说什么一样,anna飞快的说完了这一通话,特别是最后关于这个所谓的kristoff的意见的地方,不过这个anna和自己的性格倒是挺像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做就对了。不过白发的被称为elsa的人显然对这个回答有些头疼,但是好像捂住嘴的手下面明明在偷偷的笑。anna越发的觉得自己的感觉没错了,她们绝对是爱人没错,而且感觉中间还有很多故事一样。

 

“ your majesty,南方群岛外交官求见您。对Hans王子的行为作为弥补的补偿已经送到宫殿里了,而且外交官也想与您就这件事正式的致歉。”一个侍者模样的人走到两人面前说道,“ 好了anna,该去处理政务了,你现在是女王,应该以工作为主。” “可是...”

 

anna还没听完,就被叫醒了。列车已经到站了,虽然oaken先生还想让她多睡一会儿,但是整个车厢的乘客已经全部下车了,一直在车上呆着工作人员也会难做的,只能把anna叫醒了。anna虽然无奈但是也只能是提好自己的行李下车了。

 

下了列车hans提议先去下榻的地方放行李,oaken先生也默认了。anna虽然一分钟都等不了还是决定尊重大家的意见,只是头脑里依然在思考,侍从对梦中的自己说的是your majesty,也就是梦里那位是王国的女王了。但是距自己所知,挪威王室并没有出过一位叫anna的女王,而且叫elsa的也没有。唯一难以找到历史记载的就只有失落的arendelle王国了。萨米人的记载里有说过自然之灵elsa作为人类的全名叫elsa arendelle,看这个名字的话应该也是arendelle王国的一员。那么与这位梦中的自己就是亲属关系,但是明明在梦境中她们的关系是如此特殊,如此。。甚至觉得有一些像爱人,不过是爱人的话亲属关系也没有什么问题。只是看起来像是18世纪的年代真的有这么开发吗?

 

anna感觉自己得到的信息几乎要让自己头裂开了,梦境中那位叫elsa的白发女子的反应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姐妹关系,而且,而且自己感觉得到梦中的自己面对她时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anna更加的困惑了。那位侍从提到的hans王子好像是南方群岛的王子,也许可以问一下这位也叫hans的师兄,或许会有一点头绪。

BroccoliMan

轮回 第一章

激情开新坑。

“Anna,我一定会找到你的,等着我...”


Anna记不清这是最近第几次做这个奇怪的梦了,梦中的白发女子流着泪向自己哭喊着,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仿佛感同身受一般,今天的休息计划看来也要泡汤了。睡眠不足让Anna觉得有些恍惚。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5:00,冬季的奥斯陆天色还是漆黑如墨,但是Anna已经没有心情再回到床上继续她的美梦了。梦中的白发女子从一个月前24岁成人礼当晚就在自己梦中阴魂不散,Anna不禁觉得有些背后发凉。坐在阳台的椅子上,顺手拿过了正在研究的课题资料。


Anna是奥斯陆大学历史学系的一名研究生,最近导师正在研究的课题是挪威历...

激情开新坑。

“Anna,我一定会找到你的,等着我...”

 

Anna记不清这是最近第几次做这个奇怪的梦了,梦中的白发女子流着泪向自己哭喊着,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仿佛感同身受一般,今天的休息计划看来也要泡汤了。睡眠不足让Anna觉得有些恍惚。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5:00,冬季的奥斯陆天色还是漆黑如墨,但是Anna已经没有心情再回到床上继续她的美梦了。梦中的白发女子从一个月前24岁成人礼当晚就在自己梦中阴魂不散,Anna不禁觉得有些背后发凉。坐在阳台的椅子上,顺手拿过了正在研究的课题资料。

 

Anna是奥斯陆大学历史学系的一名研究生,最近导师正在研究的课题是挪威历史上失落的王国Arendelle,手里拿的正是准备提交给导师Oaken阿伦戴尔的课题研究资料。Oaken先生是国内研究失落的王国Arendelle的先驱,这个国王在历史上几乎没有记载,但是却是挪威南部arendal市传说中存在的王国,甚至有说法说著名丹麦童话作家Andersen那本有名的小说冰雪王后的原型就是传说中的王国Arendelle的一位统治者,但是却意外的,在挪威能查询到的历史中并没有出现过这个王国存在过的迹象。

 

而手里这份资料就是anna所能查询到的所有关于Arendelle的资料了。这个王国的记载是如此之少,只是所有的资料都显示着,这个王国与挪威南部的arendal市与少数民族萨米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萨米人的传说中,有一位叫Elsa Arendelle的神袛,保护着萨米人,但是在历史上的某一天,这位神袛突然消失在了记载中,记录戛然而止。这还是Oaken先生曾经去萨米人部落中收集到的信息,因为这位神袛的姓氏与传说中失落的王国名字一致,很难不让人注意到这其中的联系。

 

手里的记载资料显示这位被称为自然之灵的神袛也有着长长的白发,Anna不禁联想起睡梦中的女子,她的一头柔软的,白金色的头发与姣好的容貌,让人很难忘记。想起睡梦中的女子,Anna低头看了敞开的睡袍勉强遮住的胸口,心脏的位置有一个小小的,白色的雪花形胎记,24岁那天晚上的生日后身上就多出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标记,Anna本以为是哪个朋友在自己睡着过后做的恶作剧,但用尽一切办法都没办法擦除后,去医院做了检查,身体也是一切正常,Anna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了自己身上多出个印记的事实,就当自己多了一个纹身好了。况且这个纹身意外的精致,不像是自然形成的胎记,有棱有角,仿佛是故意刻上去的艺术品一般。只是想到传说中的自然之灵Elsa是一位能操控冰雪的法师,Anna也很难不去这几者之间的联系,Arendelle,Elsa,印记,这一切似乎与自己的梦境都息息相关。

 

Anna看着手中的资料,不知不觉已经11:00了,导师Oaken也如约打来了电话——她们计划去阿伦达尔的萨米人部落实地考察一番,上次的调查不是特别顺利,Oaken这次偷偷找到了一个本地向导,想要去传说中萨米人的圣地北山去查探一番,Anna接了电话后,提起前一天准备好行李就出了门,准备去火车站与导师汇合。

 

与两人一同同行的还有师兄Hans,Hans本来研究的课题是Oaken导师的另一个课题,南方群岛史,只是在查阅南方群岛历史书籍的时候,发现了Arendelle王国的一笔记载,Oaken导师就邀请了Hans师兄同行,也是方便她们两人的毕业论文能够顺利通过,Anna不是很喜欢这个师兄,虽然见面不多,但是总给人一种非常虚伪的感觉,况且这个人喜欢撩妹在历史系里已经出名了。考虑到此行的目的,也不得和他一起了,只是希望他脑子里除了撩妹以外,能有一点有用的内容。

 

Anna到车站发现Oaken导师与这位师兄已经到了在等自己了,Oaken看到Anna那重重的黑眼圈,皱了皱眉头,这位学生情况比他想象得严重。Anna在今年夏至的生日结束后就一直被梦境困扰,也给Oaken导师说了自己梦境的内容与感觉与Arendelle联系。只是看她这个样子应该是最近做梦的频率越来越高了。可惜现在快到冬至了才找到向导,不然早就可以去北山看看了。Oaken看到Anna哈欠连天的样子,示意让Hans接过Anna的行李,Anna看到Hans这个样子有些抗拒,但是在Oaken导师的眼神示意下还是妥协了。怎么说也是师兄妹,就给这个讨人厌的人一点面子好了。取了订好的车票后,三人就坐上了前往arendal市的火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