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og

3281浏览    2002参与
Abigail
前年的照片....想不到現在口...

前年的照片....想不到現在口罩難買😂

前年的照片....想不到現在口罩難買😂

Emergency
武德排序:澳洲野犬>广西土猎>...

武德排序:
澳洲野犬>广西土猎>柴犬>中东狗>哈士奇>中国品种狗>中国串串狗>西欧工作犬>>>>>西欧乱伦回交狗>盎格鲁俱乐部审美纯种基因缺陷狗

据某流行拟狗有感。
等等,那些不是狗,是兽人。

武德排序:
澳洲野犬>广西土猎>柴犬>中东狗>哈士奇>中国品种狗>中国串串狗>西欧工作犬>>>>>西欧乱伦回交狗>盎格鲁俱乐部审美纯种基因缺陷狗

据某流行拟狗有感。
等等,那些不是狗,是兽人。

快門★棄hanashi

出镜:宝宝(华夏帝王犬)
photography by qihanashi
2019.11.20

出镜:宝宝(华夏帝王犬)
photography by qihanashi
2019.11.20

快門★棄hanashi

出镜:宝宝(华夏帝王犬)
photography by qihanashi
2019.11.20

出镜:宝宝(华夏帝王犬)
photography by qihanashi
2019.11.20

绣铜

【道格】弗萨克轮盘赌 1(水仙克)

声明:水仙克,小克=愚者(虽然没戏份),道恩格尔曼各自独立,有地球记忆。

弗萨克轮盘赌=俄罗斯轮盘赌,左轮手枪轮流打头看谁先开花那个,嗯。

后文有道格车(虽然不在这节里),请自由避雷。

(本来是为了开车才写的,结果码了三千字还没上车……)

————————————————

1,

格尔曼走进暗礁酒吧的地下赌场时,夜已经很深了,不过对于这类场所而言,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才开始不久。寻欢作乐的海盗和水手刚好把自己灌醉,赌徒们个个红了眼睛,或是大声叫嚷着兑换筹码,或是喝骂输不起的软蛋赶紧滚开。格尔曼顶着熏人的酒气绕开全神贯注盯着庄家开骰盅的人群,循着占卜的指示,寻找维德·布提尔。

不在二十一点的牌桌...

声明:水仙克,小克=愚者(虽然没戏份),道恩格尔曼各自独立,有地球记忆。

弗萨克轮盘赌=俄罗斯轮盘赌,左轮手枪轮流打头看谁先开花那个,嗯。

后文有道格车(虽然不在这节里),请自由避雷。

(本来是为了开车才写的,结果码了三千字还没上车……)

————————————————

1,

格尔曼走进暗礁酒吧的地下赌场时,夜已经很深了,不过对于这类场所而言,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才开始不久。寻欢作乐的海盗和水手刚好把自己灌醉,赌徒们个个红了眼睛,或是大声叫嚷着兑换筹码,或是喝骂输不起的软蛋赶紧滚开。格尔曼顶着熏人的酒气绕开全神贯注盯着庄家开骰盅的人群,循着占卜的指示,寻找维德·布提尔。

不在二十一点的牌桌,不在德州的牌桌……格尔曼走向赌场东南角,忽然皱起了眉。

他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儿。

刺鼻,没有腐臭味,新鲜,应该被冲刷过,所以不算浓,他又跟着指示走了两步,血腥味更冲了,两个赌场的打手抬着一具尸体从东南角的人群中挤出来,越过格尔曼匆匆小跑向后门位置。

擦身的瞬间格尔曼扫了那尸体一眼,太阳穴两侧的弹孔清楚框定着弹道,大睁的双眼凝固着一丝将将浮现的绝望。

以及后悔。

––––––––––––––   

维德·布提尔看着下注压赢的赌徒们兴奋地往自己怀里搂筹码,得意地吹了个口哨。

哈,这些傻瓜们,总以为自己被神明垂青,是传奇故事中的主角,能在赌局中一场暴富,留下传说,从此有大笔金镑拿来挥霍,却往往输得连底裤都不剩,最后命也送在这里!

庄家,只有庄家才是永远血赚不亏的那个,这才是现实!

从致命赌局中侥幸生还的幸运儿正涨红了脸大声欢呼,夺过酒保返还地他今晚输掉的全部身家——包括他之前打下的,这辈子决还不起的贷款欠条,嚎叫着冲向炸金花牌局,打算趁手风正顺的时候狠狠捞上一把,不少人跟着一哄而去,打算好好沾个光。

“傻蛋!我看你过不了今晚就又要输回这里来!”坐庄的维德心里嗤笑,随即往腻在他身侧的兔女郎身上揩了把油,吼道:“弗萨克转盘!不管你输了多少、欠了多少,哪怕光着身子!只要来上一局,一笔勾销!就差这么一把翻盘的兄弟,还有没有?怂货们就乖乖看着自己的金子跑进别人的口袋吧,哈哈哈哈!”

赌场最不缺的就是输红了眼的倒霉鬼,两个水手打扮的人喘着粗气挤进了场地中央,正当维德大笑着令人赶紧收拾赌桌,检查子弹的时候,从他身后响起一道冰冷中暗藏疯狂的声音。

“维德·布提尔?”

仿佛凶兽的獠牙掠过后颈,维德寒毛歘地一竖,他僵硬着扭过头,看见一位戴半高丝绸礼帽,手拎皮箱,穿优雅长礼服的男士立在赌徒前方,与周遭的狂热氛围极其格格不入。

维德还没把你是谁问出口,就看清了那张脸,那张带着金边眼镜冷峻瘦削的脸,那张线条深刻轮廓分明的脸……那张频频出现于报纸上,搅动五海风云,刚卸下九万镑赏金的脸……那张疯狂冒险家,格尔曼·斯帕罗的脸。

维德清楚地听见自己吞了口唾液。

––––––––––––––  

乌云一层层压下来,颤颤地坠在城市上空,如同饱食的野兽打盹中安然起伏的肚皮,蒸汽轮船在暴雨前夕赶到了港口,旅客们匆匆下船,寻找安身的旅馆。

道恩落在最后慢悠悠的下了甲板,愚者的吩咐已经完成,余下的闲暇他大可自由打发。那位近来风头最盛的眷者分到的任务并不好完成,危险倒是不然,只是线索太难获取,绅士难得促狭地眯了眯眼,确认衣物暗袋中的东西好好地待在那。

而他可以用剩下的假期逗逗那位同僚。

想到冒险家一贯从容冷酷的面容显出难得的困窘,却微抿唇压下恼怒的样子,富豪唇边的笑纹就忍不住深了些许。

未做隐藏的格尔曼等于行走的头条新闻,只要留心,获知他的行踪不算困难。道恩打算抢在同僚之前掌握所有的线索,最好能名正言顺地接过冒险家手上的任务。

因为天气缘故,即使夜里依旧不少行人的街道已非常冷清,道恩凭借着看起来便出手大方的行头拦下了一辆马车,并告知了目的地。

“暗礁酒吧?那可是我们这最出名的赌场了,不管在那欠了多少钱,只要肯来一局弗萨克轮盘,嗨,都能一笔勾销!老板凭着这个招牌,挤垮了同街的三家赌场,哈哈,这种拿命赌着玩的场子,可不是别的地儿能随便见着的,多少人慕名而来……当然啦,像您这样的绅士……”

听着车夫的宣传,道恩·唐泰斯脸上的笑容愈加玩味。

––––––––––––––  

在赌场里混的大部分都是刀口舔血海上讨生活的人,他们很快从维德不对劲地表现里发现危险人物就在自己身边,安静涟漪般抚平了喧闹,偶尔有几声低低地惊呼,好几道身影哆哆嗦嗦跑向后门,在楼梯口处挤住了。

维德看到了有点想笑,他也想跑,于是他又想哭。

眼见冒险家依旧盯着自己,那隐约的疯狂意味越发浓厚,维德才惊醒般意识到对方在等自己回答。

“对,我是维德·布提尔,”

“1350年初,你曾被人委托以两百金镑的高价送三个人离开奥拉维岛。”格尔曼嗓音低沉,见维德神色迷茫,他更细地补充道:“两男一女,穿着兜帽长袍,带着犀角挂坠,你把他们送到了哪里?”

维德胸前一热,好像记起了什么,他张了张口,感觉喉咙有点发干。

格尔曼慢条斯理地拉开椅子,坐下,做了个请讲的手势。

“我不敢说……”话音未落,见冒险家抬眸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自己,维德干笑两声;“当然,您问起我也不敢不说,但,起码,起码能让我有个交代得过去的理由吧。”

格尔曼不置可否。维德不自觉舔了下唇,胸前的热慢慢窜进了脑袋里,却不觉有什么不对:“不如,不如……”

他看着冒险家,灯光下格尔曼那双褐色的眼瞳覆盖着睫毛纤长的影,纤长的,维德感到有痒痒的念头从脑海里爬了出来,有沙哑的声音从嗓子里爬了出来:

“弗萨克轮盘赌,你赢了你会知道你想要的,如果期间你认输。

“那今天就陪我一晚。”


––待续


有建议欢迎留言~如果觉得人物ooc也请告诉我!੭ ᐕ)੭*⁾⁾


Jamonlie

我假装没看到超市。。。

我假装没看到超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