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olores

1495浏览    35参与
蟒蛇冠.
镜面,镜面!你又在哪边?

镜面,镜面!你又在哪边?

镜面,镜面!你又在哪边?

小蓝朋友
我爱她 呜呜呜 好帅

我爱她 呜呜呜 好帅 

我爱她 呜呜呜 好帅 

真田雫

西部世界第三季摸鱼


德妹从出生到死亡都是那么美好…

西部世界第三季摸鱼


德妹从出生到死亡都是那么美好…

Siebel

德妹这身打架实在太帅了

德妹这身打架实在太帅了

夜航飞行

真的越看越像两个大姐头😂

真的越看越像两个大姐头😂

夜航飞行

剪群像突然发现两个姐姐好像阿…

都AA得感觉随手能拔掉一个人头的样子

剪群像突然发现两个姐姐好像阿…

都AA得感觉随手能拔掉一个人头的样子

Siebel
德妹啊……真是天使魔鬼一瞬间切...

德妹啊……真是天使魔鬼一瞬间切换

德妹啊……真是天使魔鬼一瞬间切换

九宅
威廉坦白了自己对德洛瑞丝的感情...

威廉坦白了自己对德洛瑞丝的感情:你不是激起了我对你的兴趣,而是激起了我对自己的兴趣。
也就是说,威廉在德洛瑞丝身上看到了自己,德洛瑞丝相当于自己的镜中倒影,所以威廉喜欢看着德洛瑞丝,就像所有人都喜欢照镜子一样。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爱上别人,就是因为在别人身上看见了自己,从而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存在。

威廉坦白了自己对德洛瑞丝的感情:你不是激起了我对你的兴趣,而是激起了我对自己的兴趣。
也就是说,威廉在德洛瑞丝身上看到了自己,德洛瑞丝相当于自己的镜中倒影,所以威廉喜欢看着德洛瑞丝,就像所有人都喜欢照镜子一样。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爱上别人,就是因为在别人身上看见了自己,从而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存在。

勺子子子★

【60秒/泰多】She.

嗯……在以前知道官设「多洛蕾丝像是嫌弃的眼神」和「玩家」的设定之后开的坑x
有被操控论(?)的设定
总之今天填完啦x
其实我觉得还是…挺甜的?x虽然是BE
OOC预警,感谢您的食用x

我本以为我是最了解她的人,但我不是,我甚至不知道她到底是谁。
或许她根本就不叫Dolores,不是我的妻子,不是我的爱人;我们只见过一面,擦肩而过后再无交集,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忆不起我的样子,这是否才是真正的完美结局?
可再怎么想改变现状又如何,它已成定局,被定格在显示屏中无法修改。
我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做不到。只能任由一切付诸东流。

她总会用厌恶的眼神看我,那之中带着些不耐烦与责怪,或许还有别的什么,我分不出的感情。...

嗯……在以前知道官设「多洛蕾丝像是嫌弃的眼神」和「玩家」的设定之后开的坑x
有被操控论(?)的设定
总之今天填完啦x
其实我觉得还是…挺甜的?x虽然是BE
OOC预警,感谢您的食用x

我本以为我是最了解她的人,但我不是,我甚至不知道她到底是谁。
或许她根本就不叫Dolores,不是我的妻子,不是我的爱人;我们只见过一面,擦肩而过后再无交集,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忆不起我的样子,这是否才是真正的完美结局?
可再怎么想改变现状又如何,它已成定局,被定格在显示屏中无法修改。
我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做不到。只能任由一切付诸东流。

她总会用厌恶的眼神看我,那之中带着些不耐烦与责怪,或许还有别的什么,我分不出的感情。
到底是从何时开始,她逐渐变得沉默寡言又冷漠,以冰冷的目光注视我,却什么也没说,无论是变成这样的理由也好,或是这样看我的原因也好,我什么都不知道。
孩子们不知道这件事,他们不怎么在意我们之间的私事,或者,她只是改变了对我的态度,所以他们并无察觉。
说不定就是这样吧,她的嘴角不会再为我扬起,但对别人一如既往,仍然会温柔的笑,却再不是面对我的时候。
终于在某个失眠的夜晚,我向她发问,却只换来毫无温度又随便的回答。
「你不明白。」
她仅仅是扫了我一眼,说出只有四字的短句。
但我却没法开口反驳,像明白了想起了什么,大脑却空荡荡一无所有,被粘住嘴唇发不出声音。我们明明度过了无数个幸福的日子,明明拥有数不清的幸福回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演变成现在的死循环呢。
现在我是真的不明白了,记忆似乎被搅拌变得不可描述,漆黑的画面什么也看不见。没有突破口,没有死角,什么都没有,无法处理,更无法解决,只能随波逐流。

我们的儿子走丢了,消失在一望无际的废墟里,我甚至找不到任何他留下的东西或痕迹,我们也没在这避难所呆多久…是的,这理所当然,我明白,所以我收好他喜欢翻看的童子军手册,为可能再见的未来做好准备。
她却丝毫不表露悲伤,天蓝的眼瞳冷得像冰,她说了惋惜的话语,可没有感情,像是某个不认识的家伙死去般轻描淡写。
我感到气愤,不应该懊悔吗?不应该悔恨吗?不应该悲伤吗?即使我也感到些许违和,至少也要装作如此吧?
我在不解中又度过了一天。

我们的女儿走了,水源短缺让她破口大骂,她说从没见过我们这么糟糕的父母,骂够了才捂着干渴的嗓子愤愤离去,她仍然面无表情,避难所内变得一片死寂,我们谁都没打算开口打破沉默。
最后的水瓶中只剩四分之一,我们必须做出抉择。
是让她活下去,还是让我活下去。
她还是那么的无所谓,坐在那儿,用责备的眼神注视我。我们谁都没有站起身去拿水瓶,直到入睡,它也仍然躺在柜子上,还留有那么点宝贵的水滴。
半夜,我被声响惊醒,我看见她从床上起来,一步一步走向木柜,最后拧开瓶盖,将仅剩的水全都喂给大地。
我没有试图阻止她或至少站起身,我只是袖手旁观,仿佛事不关己。
她随手丢掉水瓶,走到我床边吻上我的额头,我能听见她的低语,这是近来这三十天她唯一有感情波动的话语。
「对不起。」
「但最终我们仍会重逢,与那个不是你的你…再次相遇,再经历死亡。」
「晚安,我的爱人。」
不知怎的,我想给她一个拥抱,可无论怎么努力我也无法甚至只是动动食指,我只能放弃,看着她又回到自己的床上陷入沉眠。
我分明就听不懂她的自言自语,但我的眼眶分明有些湿润,泪水几乎要从我的眼眶溢出。
我看见她望向我的眼神,分明还是数十年前的模样,依旧温柔如水。
那悲伤刻进我的心底,再无法抹去。

勺子子子★

【60秒/泰多】婚嫁

感谢提供梗的八短x
大概…现在准备开始填了x这个是今天第一篇填完的,待会儿去填第二篇
感谢您的食用 鞠躬x
OOC预警x偷偷补上

那是纯白代表圣洁的头纱,微风吹过,它抚摸你的侧脸,很轻很轻,痒痒的。
她化了淡妆,这婀娜多姿的女子今后便是你的妻子了。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足以令人质疑此刻是否真实——所以你用右手掐了一下左手,疼痛使你飘荡的思绪归位,是真的,身旁所有都确切的存在着,接近便能触碰。
你牵起她的手,踏上红色的地毯。
「我说……你不会后悔吗?」
「你是指什么?」
「他们都说我和你一点也不般配。」
她皱了皱眉,然后笑了。
「我要是在意那些又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呢,Ted。」
纯白的教堂被蔷薇填满,藤蔓交叠相互缠绕...

感谢提供梗的八短x
大概…现在准备开始填了x这个是今天第一篇填完的,待会儿去填第二篇
感谢您的食用 鞠躬x
OOC预警x偷偷补上

那是纯白代表圣洁的头纱,微风吹过,它抚摸你的侧脸,很轻很轻,痒痒的。
她化了淡妆,这婀娜多姿的女子今后便是你的妻子了。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足以令人质疑此刻是否真实——所以你用右手掐了一下左手,疼痛使你飘荡的思绪归位,是真的,身旁所有都确切的存在着,接近便能触碰。
你牵起她的手,踏上红色的地毯。
「我说……你不会后悔吗?」
「你是指什么?」
「他们都说我和你一点也不般配。」
她皱了皱眉,然后笑了。
「我要是在意那些又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呢,Ted。」
纯白的教堂被蔷薇填满,藤蔓交叠相互缠绕,尖刺为华丽添上锐利却不突兀的美感,它本应被挑去危险的刺只剩下漂亮的花,但从未有人在意这铺满小镇的野花。它长得太快了,所以大家都只是束手旁观,摆下警示牌避免冒险者深入探险引致受伤。
他是异教徒,不应踏进耶稣圣徒的领域,可这儿除外,挂着耶稣的十字架早在数十年前倒塌,再加上除不尽的花,已经没人愿意在这儿祷告或祈祷了。
你们在这里相遇,从初识到热恋,一切的一切都被众人憎恶的花儿见证,它们什么都没有说,给爱情留下静默。
你从不讨厌铺天盖地的赤色,你觉得这艳红像她,所以你剪下一支,将它栽进后院,再将盛放的花儿摘下,别在她的额前。
她笑颜如花,即便有刺,你也伤的心甘情愿。
你在城市中总是异类,你不打篮球也不和同龄人勾肩搭背,你更盼望无意路过她的门前,看她偶尔对上的视线。
她的父母是基督徒,而你想当然会被拒出门外,被赶走并告知不允许你们之间有再多接触。你也曾向他们坦白,但他们压根就不在意,他们认为圣洁又美丽动人的女儿本身就不应与你有任何接触,你只能昂着头注视她的背影,这即是你解读出的所有。尖酸刻薄,比任何刀刃都要更锋利。
可她不在意,她只是收拾了行李然后按下门铃,你便看见带了束蔷薇的她站在你家门口,似笑非笑。
「我回来了。」
然后就是现在的场景了,品质低劣的西装,因金额限制而只能挑选的简洁婚纱,黑色、白色、红色,交织混合,变成一幅题材奇异的画。
「……我发誓,无论疾病,贫穷或绝望,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我都会一直爱着妳。」
「妳愿意嫁给我吗?Dolores。」
「我愿意。」
你帮她带上金色的戒指,吻上她的唇。
凉凉的,像是露水。

勺子子子★

【60秒/全员向…?】Snow

这个梗是八短桑给的xxx在这里表示十分感谢x鞠躬
向你们推荐她的网易云歌曲……!全都超好听的…!
大概是一个细思极恐(……?)的故事(吧x
OOC,有对于多姐母亲的捏造描写请注意x
没问题的话,先感谢您的食用啦w

在Dolores的记忆里,她的母亲一直都被街坊邻里称为怪人,他们说她会给孩子讲可怕的故事,看他们哭喊着跑回家找妈妈。
别的小孩能选择逃跑,Dolores却只能选择洗耳恭听,那是她的母亲,她无法摆脱她温柔又可怕的声音,只能裹着毛毯坐在火炉旁,听她说一个又一个可怕的故事。
「猎人先生不在家,所以小红帽被狼吃掉了唷。」
「丑小鸭永远不可能变成美丽的天鹅,它自知丑陋,于是让火焰将自己烧成灰烬。」
「王子不...

这个梗是八短桑给的xxx在这里表示十分感谢x鞠躬
向你们推荐她的网易云歌曲……!全都超好听的…!
大概是一个细思极恐(……?)的故事(吧x
OOC,有对于多姐母亲的捏造描写请注意x
没问题的话,先感谢您的食用啦w

在Dolores的记忆里,她的母亲一直都被街坊邻里称为怪人,他们说她会给孩子讲可怕的故事,看他们哭喊着跑回家找妈妈。
别的小孩能选择逃跑,Dolores却只能选择洗耳恭听,那是她的母亲,她无法摆脱她温柔又可怕的声音,只能裹着毛毯坐在火炉旁,听她说一个又一个可怕的故事。
「猎人先生不在家,所以小红帽被狼吃掉了唷。」
「丑小鸭永远不可能变成美丽的天鹅,它自知丑陋,于是让火焰将自己烧成灰烬。」
「王子不小心摔碎了水晶鞋,灰姑娘不知道,于是她一直等着,直到她老去,才得知王子早已和异国公主举行婚礼,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害怕青蛙的公主将青蛙踩成肉酱,哭着跑掉了。」
「拇指姑娘掉进木板的缝隙里,积满灰尘死去。」
黑童话填充她的童年,这让她变得有些敏感,所幸在她成年后,这样的片段便逐渐模糊,最后甚至刻意回想也无法忆起。
到现在,她结了婚,膝下有儿有女,照理来说将恐怖的回忆全数遗忘也不为过,但它没有消失,某个被藏进最深处的故事渐渐揭开帷幕。
直到坐上列车,听不清的句子才开始清晰。
「……Dolores,当第六十片雪花掉落的时候」
这时数着窗外雪花的Timmy正巧数到六十,不知为何,倦意突然铺天盖地将她包裹,无数声音催促她睡去。
Ted发觉肩上突然靠近的热量,竖起食指向两个孩子比了个安静的手势。
「喔天啊…我忘了我数到几了,是六十三还是六十七?」
「没关系Timmy,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最北边,每天都会下雪,到时候你可以数到六百甚至六千,不用急。」
「到时候我可以堆雪人吗?」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行呢,我会陪你一起堆的。」
「我真的越来越期待了……咱们几点能到那儿?」
「大概下午六点,到时候先去吃晚饭吧。」
「嗯!然后去堆雪人吧,我们还能打雪仗…玩雪橇……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能做!」
「我们会在那儿住很久的,十年…二十年也可以。」
「那里的雪真的不会化吗?」
「当然不会,现在稍微安静点,别吵到妈妈了。」
『妳会沉沉睡去,直到最后一片雪花融化才能醒来。』
母亲的声音渐行渐远,最终消失了,再也不会响起了。

勺子子子★

【60S/泰多/知乎体】你们有吃过老师的狗粮吗?

大概是现代设定x然后两人都是老师(提米也在那间中学上学)
全篇狗粮x可能会有逻辑问题请注意
OOC,提前感谢您的食用,下次见w
格式可能也有错因为我不用知乎x先说声抱歉了x

提问

你们有吃过老师的狗粮吗?

Rt,之前磕老师的狗粮磕到撑所以就想问问你们的老师是不是也这样,看看有没有同病相怜的小可怜。

八条评论

二十三个回答

回复TD退订

不说了,狗粮真好吃。

感谢邀请。
别的事我不敢说,但是这事我是真的有经验。
你知道一对夫妻在同一个学校教学会是什么样吗,就是我们天天吃狗粮吃到腻这样。
按照惯例先给他们化个名,那个男老师就叫T吧然后那个女老师就叫D,他们一个教语文一个教化学,听说是一起给调过...

大概是现代设定x然后两人都是老师(提米也在那间中学上学)
全篇狗粮x可能会有逻辑问题请注意
OOC,提前感谢您的食用,下次见w
格式可能也有错因为我不用知乎x先说声抱歉了x

提问

你们有吃过老师的狗粮吗?

Rt,之前磕老师的狗粮磕到撑所以就想问问你们的老师是不是也这样,看看有没有同病相怜的小可怜。

八条评论

二十三个回答

回复TD退订

不说了,狗粮真好吃。

感谢邀请。
别的事我不敢说,但是这事我是真的有经验。
你知道一对夫妻在同一个学校教学会是什么样吗,就是我们天天吃狗粮吃到腻这样。
按照惯例先给他们化个名,那个男老师就叫T吧然后那个女老师就叫D,他们一个教语文一个教化学,听说是一起给调过来的,我们以前根本就没发现他们已经结婚了,因为他们看起来真的不!般!配!啊!!!我是不想这样说但是T真的很矮而且还胖(如果想像不出来的话,看看橄榄球,他们差不多。),D是那种特别高挑的女性,而且还很苗条,比T整整瘦两大圈,两大圈啊!所以我们真没想到那方面去,但人生就是这么残酷,每时每刻都能让你感觉自己吃了Shit。
其实T总会给D送午饭,但是我们一直都以为他们只是朋友或者关系比较好,直到有一天我经过了实验室,看见D在里面准备下一节课的实验材料。
其实应该只是很普通的一幕啊,但是我看见了坐在一边看着D的T,他甚至还在那里傻笑,就是那种一看就是老实人的笑(呃……或者说,是温柔吧。)。他们还在说话,但是我们学校隔音太好了听不见,不过感觉应该是家常之类的,大概。
最重要的是T在走之前和D接了个吻(至于那个姿势我就不多加描述了,有点奇怪(。)D也没什么反应,所以当时我就反应过来了「喔,原来他们是情侣啊。」至于为什么上面说是夫妻请待我娓娓道来……。

首先,我们隔壁班有个发色和D老师一样的男同学,而且也是属于那种高高瘦瘦的体型,于是就有人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大概就是跑去问他爸妈在哪里工作,他就很诚实的说在这,怕我们不知道还专门说了他们的名字。(这孩子真可爱……)
嗯,所以夫妻这点石锤了。
怎么说呢…知道这点之后他们很多动作在我们眼中都变得不太对劲了。
比如每天的便当,现在仔细看看里面的菜色真的太丰富了…荤素搭配的特别好,而且还好看。
五颜六色的沙拉,还有拼成漩涡状的土豆火腿片,一看就做了很久,他平时到底是几点起床的啊?里面还塞了张写上「多吃点,你太瘦了。」的纸条,仔细一看每天都有(。)甚至还会写上什么「菜加上豉油会更好吃,我帮你装了点,你看喜欢多少就加多少。」之类的。
(我们后来发现那个男孩子的便当盒和D老师是一款的,就是颜色不一样,而且T也有一个不同色的。至于我们怎么发现的就是后话了,别在意。
(呃……但我还是想说为什么你们一家非得用一个款啊(?))
可能那些还不是特别狗粮吧,现在我就说两特别甜甚至感觉可以让你们推上这对CP的事吧。
因为我是住学校宿舍的嘛,然后我们学校的设计是那种如果要出校门就得经过教学楼,有一次我特别困还饿准备去买个方便面什么的吃的时候看见T站在教学楼门口,看起来像在等D。
虽然我很好奇不过当时太困了就没管,结果我在外面吃完饭(自己喜欢的餐点有优惠真的是太有诱惑力了……)回去宿舍,大概十点四十多了吧,T还站在那里。我就觉得好奇啊,就躲在一旁偷看,结果又过了会儿D果然出来了,T看她出来了就立马从包里拿出水和面包递过去,还帮她扭开了瓶盖。
我躲得有点远…就听见一句「你没必要等我的,三个小时太久了,我自己也能回去。」但是光是这句也够让我推上这对了好吗!!!超甜好吗!能站着等三个小时真的是真爱啊……。
(我现在好像知道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了,要是我未来的男朋友也这么好我肯定喜欢。)
然后就是其实只要仔细观察也能发现的一件事,但是很甜(……)有时候不是会突然下雨吗,然后只要下雨然后T正好放假他就会提早十几分钟打着伞来等D,无论D有没有带伞都是这样,然后等D下班了撑着伞一起回去(有时候因为开会要等挺久,真的辛苦他了,我磕爆这对。)
无论是暴风疾雨还是细雨蒙蒙都阻止不了他的脚步!……大概这就是爱吧。
所以朋友们,来磕TD吗,加入我们同好会吧,现在已经有二十多个成员了,一起啃狗粮呗。
腾○同好讨论群:8671○2373○5913

五千零五十一个赞同 一百八十三条评论

魔法少女芭罗娜:嘻嘻,我推这对一辈子。

Just Dolores:看起来很眼熟……是那个高中吗?

正太DAFA好:有那个隔壁班男孩子的联系方式吗,虽然不是正太但是感觉很可爱,想泡。

20/5/4:什么,这对这么多糖???我去写同人文了,然后现在加群,等我。

泰多:果然是我看中的CP……呵呵呵。

八卦二中:…这样学校名被扒出来不会很糟糕吗?不太理解这样的做法但是GJ,我要转学。

……

勺子子子★

【60S/泰多/全员向】Killer

大概是一个杀手(黑社会bushi)的设定x
多姐和泰德先生是相爱相杀(?)(其实是都接到了杀死对方的指令)的设定
OOC预警x因为不是原作的设定所以我估计多多少少都肯定会有些x
然后这儿的设定是玛丽珍和提米和泰多两人没有血缘关系x
玛丽珍要比原作更有主见一些x然后因为只剩下提米这个家人了所以决定要保护他这样的x是一个好姐姐
全程被蒙在鼓里的提米:???
顺带一提这里的年龄改了改x泰德30+多姐28玛丽珍21提米14
1-3是泰多x
45是玛丽珍和某人以及玛丽珍+提米x
希望你们看的开心x

「我現在應該扣下扳機將妳置於死地。」
漆黑的槍口正對她的太陽穴,他的風衣遮著臉,看不清表情。
「但我做不到。」
他丟下兵器,將目...

大概是一个杀手(黑社会bushi)的设定x
多姐和泰德先生是相爱相杀(?)(其实是都接到了杀死对方的指令)的设定
OOC预警x因为不是原作的设定所以我估计多多少少都肯定会有些x
然后这儿的设定是玛丽珍和提米和泰多两人没有血缘关系x
玛丽珍要比原作更有主见一些x然后因为只剩下提米这个家人了所以决定要保护他这样的x是一个好姐姐
全程被蒙在鼓里的提米:???
顺带一提这里的年龄改了改x泰德30+多姐28玛丽珍21提米14
1-3是泰多x
45是玛丽珍和某人以及玛丽珍+提米x
希望你们看的开心x

「我現在應該扣下扳機將妳置於死地。」
漆黑的槍口正對她的太陽穴,他的風衣遮著臉,看不清表情。
「但我做不到。」
他丟下兵器,將目標緊緊擁抱。
「我愛妳,Dolores。無論再怎麼努力,道別的句子還是永遠說不出口。」

「你不能對他出手,他是我的獵物,無論如何都衹能死在我手裡。」

殺手是不能有感情的,有關愛情的一切都被禁止,更別說愛上獵物這般列入禁忌的情況。
我知道在我獵殺她的同時,她也在觀察我。我想,如果沒有外來因素干涉,我們大概這輩子都會活在永不完結的追逐中吧。
但我不希望她因此失去榮耀,我清楚她的身份,她的父親曾是都市人人皆知的傳說,衹要被他盯上不出三天就會離奇失蹤,連屍體也找不到。所以想必她肩上的擔子是非常重的,她肯定承受了超乎想像的壓力。
於是我裝作走錯了路拐進角落,背靠牆壁驚恐地望向她天藍的瞳孔,那之中包含了很多我看不透的憂愁。
我大概不會知道了吧,她抽出掛在腰間的左輪對準我的眼睛,目光淩厲令人恐懼。可此刻她卻遲遲沒有扣下扳機,像在思考什麼也像在猶豫。
我仿佛明白了她遲遲未下手的原因,任由我逃之夭夭逍遙法外的的理由似乎和我差不多啊。於是我笑了,翻找屬於我的手槍指向心臟,卻在下一秒反悔,它早就心有所歸了不是嗎,我將槍口貼准太陽穴,在她奪下我的武器前讓子彈發射。
要是真有什麼轉世輪迴,就請讓我們在可以毫無保留地說出心中所想的地方再見吧。

「妳還打算繼續讓他被蒙在鼓裡嗎?這麼危險的事妳到底是怎麼瞞過去的?」
「在這件事你沒必要管吧,我現在只剩下他一個家人了…就算我再怎麼沒有主見也好,這件事我是永遠不會妥協的。」
「那什麼時候他死掉了我可不會幫妳處理,本來就麻煩妳還非得弄的那麼複杂,你弟也太可憐了。」
「我是不會讓他死的。」
「哈……那就看妳的表現嘍,Miss JANE,期待妳的凱旋。」

刺鼻的消毒液被水稀釋,沾濕棉球用以清潔傷口,突然的刺痛讓一向冷靜的女士也眯起了眼。
「好痛……不然還是算了吧,這麼點小傷沒事的。」
「小傷也是傷啊,再稍微忍耐一會兒,馬上就好…好嗎?」
於是她衹能忍下痛覺,低著頭看她最重要的弟弟手忙腳亂地幚她處理傷口,沾滿血漬的脫脂棉堆成小山,他一下又一下不斷地擦拭赤色,生怕漏了哪顆沙粒哪點污漬引起感染。
最後一包棉花用完了,他似乎才滿意而放下鑷子,轉而拿出紗布開始包紮,全部纏好後開始收拾醫藥箱,最後擺回櫥櫃去廚房端出幾乎全都冷掉的晚餐,再盛好飯,和姐姐面对坐下一言不發地各自填滿肚子。
「……姐姐。」
「嗯。」
「妳到底在做些什麼呢,總是滿身是傷地回家…真的沒關係嗎?」
「我沒事。」
「我不認為那像是沒事…。」
「你沒必要知道這些。」
「嗯……我知道,我會聽話的。」
她揉了揉弟弟蓬鬆的卷髮。
「現在去睡吧,明天還要上學呢。」
「晚安,Timmy。」

勺子子子★

【60S/親情向/泰多】Mr. Robot

大概是機器人Ted相關的九個段子+一個別的設定的總計十個段子x
OOC预警x
除了5全是刀子
1 3 4 9是多→泰
6是提米和機器人泰德
7是瑪麗珍和機器人泰德
8 9包含單方死亡(9是除了多洛蕾絲外全員死亡的設定,使用了「沒有年齡推進的多洛蕾絲」這樣的前提)
*全篇祇有泰多這對CP所以請不要提別的相關哈x
感覺好像幾百年沒發文了格式都快忘了buni

他會説「我愛妳」但我明白,那衹是被設計好的話句,還有數據組成的虛假笑臉,我不想再看見第二遍。

「我愛妳。」
他說,冰冷的手與我十指相扣。
「我愛妳。」
他說,溫柔的笑容幾乎無法分別虛實。
「我愛妳。」
他說。我知道真相,於是我也抱以他微笑將他擁抱。
「我愛你。」
話音剛...

大概是機器人Ted相關的九個段子+一個別的設定的總計十個段子x
OOC预警x
除了5全是刀子
1 3 4 9是多→泰
6是提米和機器人泰德
7是瑪麗珍和機器人泰德
8 9包含單方死亡(9是除了多洛蕾絲外全員死亡的設定,使用了「沒有年齡推進的多洛蕾絲」這樣的前提)
*全篇祇有泰多這對CP所以請不要提別的相關哈x
感覺好像幾百年沒發文了格式都快忘了buni

他會説「我愛妳」但我明白,那衹是被設計好的話句,還有數據組成的虛假笑臉,我不想再看見第二遍。

「我愛妳。」
他說,冰冷的手與我十指相扣。
「我愛妳。」
他說,溫柔的笑容幾乎無法分別虛實。
「我愛妳。」
他說。我知道真相,於是我也抱以他微笑將他擁抱。
「我愛你。」
話音剛落他的身體便倒下地,除了重物墜落聲再無其他。
「但這樣的你連存在的意義也沒有啊。」
我憐憫地望了眼沒有靈魂的垃圾,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你是個溫柔又稱職的父親,會教導Marry·June正確的解題方式,會陪伴Timmy度過一個又一個漫長的假日。
你也是個完美的愛人,你會主動打掃,會烹飪,甚至還懂得該在何時說些什麼做些什麼,會給我意想不到的驚喜。
但這樣的你終究不是你。我撫上他冰冷的臉頰,不知為何他那一如既往的笑容使我如此心痛。
「為什麼……你是個虛假的存在呢。」
即使近在咫尺,伸出手便能觸碰,也仿佛空無一物。

「為什麼您的臉頰上有淚痕?」
Dolores將手中褪色的照片藏去身後,給了她的孩子一個擁抱。
「我衹是有些懷念從前,沒關係,不用擔心我。」
『不過是想要回到他仍然是他的日子罷。』

「當擁有違和的音節被混入曲調會是如何?」
「不,它不會讓你有似乎不錯的感覺。」
「但會讓你覺得像是理所當然。」
「……就像是妳和他?」
「大概吧。」
但你分明就看見她的嘴角帶有無法掩蓋的笑意,那之中有幸福也有滿足,若是細細品味定能發覺無法掩蓋的甜蜜。
「我明白了。」
「要幸福啊,嗯…不,你們現在就已經很幸福了。」
「就像是違和卻理所當然的音節。」
明明是毫不般配的兩人,明明是引致眾叛親離的愛情,他們到底是過著怎樣的日子呢。
大概就像你會把這曲子聽完一般吧,你帶上了耳機。

「您想來塊兒糖嗎?」
「好啊。」
他接過孩子手裡的糖吃了下去,笑著向男孩道謝,但男孩的笑臉卻自他接過糖的一刻起慢慢變得勉強最終消失。
「但您明明是不愛吃糖的,」
「Timmy,我祇不過是突然想吃了而已,別想太多。今天你想玩些什麼?我們打棒球好嗎?」
「……請告訴我。」
他的聲音有些哽咽。
「您到底是誰?」

「雖然你願意陪我澆花我很高興,但實際上已經無所謂了。」
他的女兒將水壺放去牆角,丟下一句又一句無情的話句後消失在綠林。
「畢竟你現在衹是一個名叫泰德的機器人罷了。」
「我只希望『泰德』能陪我做園藝,而不是一塊同名的鐵皮。」
「再見,Mr. Robot。」

她逐漸老去變得衰弱,他卻仍然年輕力壯,臉龐依舊毫無變化。
他不懂得愛,也不理解生老病死。
他看著玻璃棺材中一動不動的妻子,歪了歪頭。
她抱著一束嬌豔欲滴的白玫瑰,和她的葬服一樣,白得有些刺眼。
「為什麼她非得在這裡面睡呢?不難受嗎?」
他們的孩子都低著頭,高個兒的青年抹著眼淚,沒有人為他解答。
於是他放棄了,親吻冰冷的玻璃露出一如既往的溫柔笑顏。
「晚安,Dolores。」
「做個好夢。」
「明天見。」

「我的孩子早在幾年前去世了。」
「妳說過,這次發生什麼了?」
「前天下午,我的丈夫也去世了——他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就算為他接通電源還是反復重啟也沒用。我想,啊,他終於生銹到沒辦法修復了嗎。」
「真令人惋惜。」
「所以就在昨天,我讓別人幫他換了一顆新的『心臟』。」
「……結果如何?」
「他活過來了。」
「喔,那就好,恭喜妳。」
「但他再也不認得我了。」
「然後…妳是怎麼處理這件事的?妳有告訴他所有的一切嗎?」
「我把它嶄新的中央處理器拆掉了,換成以前的那塊廢鐵。」
「這樣不就沒有意義了嗎?」
「不認得我的他和它沒什麼兩樣。」
「好的…那麼現在他在哪兒?」
「在墓園,我們的孩子旁邊。」
她飲盡最後一點咖啡,站起身拾起她帶來的花。
「我得走了。」
「你要去找他嗎?」
「不。我衹是帶點東西過去。」
那鮮紅的玫瑰就像他送給她的那束般盛放,很美。
你才發現,今天也像他們舉行婚禮那天一般風和日麗。

她總拒絕回過頭望向我露出哪怕虛假的笑容,她並不是一個不愛笑的人,不過是不願施捨於我。
她的笑容總是那麼美好,但從未屬於我。
所有人都說我很好,既溫柔又體貼,除了她,她甚至更喜歡將時間花在看書上面。
我向她發問,她的目光卻衹是繼續注視密密麻麻的字行間。
「因為你根本就不是他。」
她説,雙瞳風平浪靜毫無波動。
我想了很久,還是沒有明白,我超越人類智慧的大腦並未如想像般給予我答案。
大概,這就是機器與生物不同的地方吧。
我永遠都不能瞭解她的心,就像她永遠不會對我微笑。
我們只會擦肩而過,無疾而終。
再怎麼接近,目光也不會相觸。

西瓜队长

从没有一个偶像去世,会令我如此难过。

从没有一个偶像去世,会令我如此难过。

藤原豆腐fa
速撸了一张Dolores ,感...

速撸了一张Dolores ,感觉计几不会画画。

速撸了一张Dolores ,感觉计几不会画画。

#ARTPOP#


「 David 8 × Dolores Abernathy 」

Prometheus × Westworld Crossover

没错打普罗米修斯tag…异形的呆八有点崩于是找了Walter的制作过程花絮…
总而言之…这俩…嗯…为什么不呢
(=´∀`)人(´∀`=)


「 David 8 × Dolores Abernathy 」

Prometheus × Westworld Crossover

没错打普罗米修斯tag…异形的呆八有点崩于是找了Walter的制作过程花絮…
总而言之…这俩…嗯…为什么不呢
(=´∀`)人(´∀`=)

#ARTPOP#
异形上映啦٩(˃̶͈̀௰˂̶͈...

异形上映啦٩(˃̶͈̀௰˂̶͈́)و等了好久嘤嘤嘤

是时候再刷一波David×Dolores了!!A.I.邪教系列!!


啊顺便一提...(有微剧透慎看)


讲真电影里我不觉得David说他爱过Dr. Shaw那段是真的,我觉得那些话,那些花和照片都是他用来佯装与Walter的情感产生共鸣的一枚棋子罢了,毕竟他也了结了那位所谓"爱过"的人呐…

异形上映啦٩(˃̶͈̀௰˂̶͈́)و等了好久嘤嘤嘤

是时候再刷一波David×Dolores了!!A.I.邪教系列!!



啊顺便一提...(有微剧透慎看)



讲真电影里我不觉得David说他爱过Dr. Shaw那段是真的,我觉得那些话,那些花和照片都是他用来佯装与Walter的情感产生共鸣的一枚棋子罢了,毕竟他也了结了那位所谓"爱过"的人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