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dou5啵啵

76浏览    17参与
小二和长城大喊大叫
  我要为了抖子哥给耳朵买医保...

  我要为了抖子哥给耳朵买医保了~~~

  熟悉的赛季初 熟悉的四黑 熟悉的菜市场

  我要为了抖子哥给耳朵买医保了~~~

  熟悉的赛季初 熟悉的四黑 熟悉的菜市场

小二和长城大喊大叫
抖抖新年快乐!   搞抖以后画...

抖抖新年快乐!

  搞抖以后画风越来越萌了…感觉我队每个人都有萌妹属性,萌妹战队袭来

  啊啊新年快乐大吉大利万事顺心

抖抖新年快乐!

  搞抖以后画风越来越萌了…感觉我队每个人都有萌妹属性,萌妹战队袭来

  啊啊新年快乐大吉大利万事顺心

啵啵的绯闻男友上戏

【啵戏】蝶纹症患者

       最近,我总觉得我忘记了什么。

一开始是一些鸡皮蒜毛的小事,比如前几天买了什么,昨天是不是自己烧的菜,一开始后天打算干什么……

       其实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都是一些小事情,一直到某一天洗澡的时候,突然发现腰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淡淡的灰色花纹,我试图将它清洗掉,但却根本没有办法。

       草草的洗完了澡,我赶紧拿起手机查询这种情况产生的原因,只是最后......

       最近,我总觉得我忘记了什么。

一开始是一些鸡皮蒜毛的小事,比如前几天买了什么,昨天是不是自己烧的菜,一开始后天打算干什么……

       其实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都是一些小事情,一直到某一天洗澡的时候,突然发现腰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淡淡的灰色花纹,我试图将它清洗掉,但却根本没有办法。

       草草的洗完了澡,我赶紧拿起手机查询这种情况产生的原因,只是最后以无用功终止。但是里面有一个网友创造出的病症吸引了我,我大致看了下,是一种叫“蝶纹症”的病症,不过我只是大致瞥了一眼就没看了,毕竟这些二次元发生的事情怎么会在三次元发生呢?

       想到今天还没直播,匆匆忙忙的收拾了一下就开播了。但状态并不在线,一连跪了好几把,弄的一下子掉了几颗星。

       找了个借口下播,又想起腰上奇怪的花纹,思来想去还是搜索了当时看到的蝶纹症,也算是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蝶纹是突然出现的,没有疼痛。最开始的颜色是淡淡的灰色,随着生长,颜色加深。它从腰部开始生长,慢慢向四肢蔓延,最终是面部。蝶纹的生长需要不断吞噬记忆。最开始是些鸡零狗碎的小事,蝶纹越多,失去的记忆也越多。蝶纹症患者会先忘记自己心爱的人,最后是自己。如果连自己也忘记,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解救方式:不详”

        ……骗人的吧?

        看着上面的字,我安慰着自己,让我不要瞎想,但是最近的情况在我脑海里清理不去。

       我好像真的忘记了什么。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想着,但不太记得了。隐约记得是从一周前开始的,当时dou5去团建,我在一旁拉着啵啵一起看蝴蝶。

       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

       我不再多想,或者是不敢再多想。匆匆的上了床入睡,即使根本睡不着。

       第二天照常起来,我看到有人向我打招呼,我愣了下,想了几秒钟才想起来他是啵啵。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为什么,啵啵明明是我对象,我怎么可能会一下子记不得他名字呢?

        他看到我的反应也跟着愣了下,但我并没有注意到,我只是感觉这件事越来越不对劲,但我根本毫无头绪。

        为了防止我真的发生了所谓的“蝶纹症”的情况,也是为了防止我真的忘记了啵啵。我拉着他拍了很多照片,也一起跟着他双排。他好像有点惊讶我最近突然比往常更强烈的热情。他问我:“上戏,你怎么了?”我想告诉他我没有事情,但明明就是在嘴边的名字,我就是记不起来了,过了十几秒,当他再次发问的时候,我从口中犹犹豫豫的吐出了几个字。

       “你叫什么名字?”

       我知道这很荒谬,他肯定也这么认为。他呆了几秒,说他叫啵啵,他还问我是不是烧坏了脑子。

       对啊,他叫啵啵。

       我怎么会忘记了啵啵?

       后一天,我发现我家里多了好多跟一个陌生人的合照,奇怪,我明明不记得照片里的人。我想了想,把他们扔进了垃圾桶里。出门后,有人向我打招呼,我有点疑惑,明明我不认识他,他怎么向我打招呼。我没有理他,径直走了,他好像想说什么,但看到我的反应又止住了嘴。我看见他向我扔照片的垃圾桶里扔了一根棒棒糖的糖纸,然后看到了他明显停顿了的身体。

        他总是过来找我,但他说了什么我都忘了,只记得他说他要走了。我身上灰色的花纹越来越多,颜色也越来越深,我的身体只剩下脸部没有蝶纹了。我奇怪它的出现,我也疑惑这个蝶纹的作用,不过一直没有研究出来。

       我的记性已经很差了,甚至有时候连自己是谁都会忘记。因此我常常要准备一张纸记录我的个人信息,防止突发事件发生。

       这样难熬的日子过了几天,当我又一次从床上醒来后,照例的照了下镜子,然后发现了已经侵占到面部的蝶纹,我看着镜子内的我有点疑惑。

  我好像记不起来我是谁了。

小二和长城大喊大叫
  抖直播间近期(或许是)  ...

  抖直播间近期(或许是)

  四排要无了啊啊我的快乐-1

  抖直播间近期(或许是)

  四排要无了啊啊我的快乐-1

啵啵的绯闻男友上戏

偶然看到的,啵啵你真的别太爱

偶然看到的,啵啵你真的别太爱

啵啵的绯闻男友上戏
❣️目前在开: ❣️万圣节吧唧...

❣️目前在开:

❣️万圣节吧唧

❣️万圣节旋转亚克力

❣️万圣节抱枕

❣️万圣节钥匙扣

❣️万圣节流沙麻将

🎊欢迎妈咪进来选购🎊

❣️目前在开:

❣️万圣节吧唧

❣️万圣节旋转亚克力

❣️万圣节抱枕

❣️万圣节钥匙扣

❣️万圣节流沙麻将

🎊欢迎妈咪进来选购🎊

啵啵的绯闻男友上戏

【啵戏】烟花易逝

*全文3.7k

*有严重的ooc,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悲)。

*是校园篇,我流体育生校霸啵X美术生校草戏

*全文真名

( 1 )

       夏日的晚风依旧炎热,扑面而来的暖气让人一刻也待不住。教学楼内的邱卓杰依旧倚靠在椅子上,光明正大的刷着手机。而老师只是瞥了他一眼,看起来并不想过多的搭理他。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个形容词似乎很适合邱卓杰,明明成绩差的要命,但体育水平却又偏偏那么高,这也总是让他遭到班里其他男...

*全文3.7k

*有严重的ooc,现在退出还来得及(悲)。

*是校园篇,我流体育生校霸啵X美术生校草戏

*全文真名

( 1 )

       夏日的晚风依旧炎热,扑面而来的暖气让人一刻也待不住。教学楼内的邱卓杰依旧倚靠在椅子上,光明正大的刷着手机。而老师只是瞥了他一眼,看起来并不想过多的搭理他。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个形容词似乎很适合邱卓杰,明明成绩差的要命,但体育水平却又偏偏那么高,这也总是让他遭到班里其他男生的羡慕。

       至于他的文化课,虽说不算顶尖,但也不算太差,六门学科仅靠着数学吊着。数学成绩的领先,也是让他勉勉强强挤进了体育生的文化课标准。既然能够达标,老师也自然不乐意管教他,于是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邱卓杰隔壁班上有一位美术生叫蒋进,算得上是学校的校草,校内几乎没人不知道他。人长的好看,声音也好听,再加上性格的温柔,很快便吸引了许多校友的表白。蒋进自己自然也是知道的,在第不知道多少次收到情书后,他只能无奈的笑了笑,在表白墙上委婉的表示了自己还没有谈恋爱的想法。

       虽然并没有什么用就是了。

       邱卓杰第一次对蒋进感兴趣时候,是在一个夜晚的小巷。

       当时打算回家的他经过一个小巷,里面传来了摔东西的声音以及许多男人的声音。

是混混吧,邱卓杰往里面随意的看了眼,其实一开始也没想管的,但里面隐隐传来了一道声音,听起来,怎么跟隔壁班那美术生那么像?

        邱卓杰突然提起了兴趣,随手点了根烟后走了进去打算看个究竟。看起来他耳朵还是可以的,邱卓杰这么想。面前的景象看起来不止一点凌乱,不知道那群小迷妹看到她们的校草现在这幅狼狈的模样还会怎么想。邱卓杰眯了眯眼,看着角落里被三四个人围着的蒋进。

       “你们在干什么?”本来想离开的他却发出了疑问,说出后他自己也有点诧异为什么会多管闲事。

       “邱哥没什么,就是看这人不爽而已,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看起来像这群男的里领头的人满脸谄笑的靠近,邱卓杰皱了皱眉往后退了一步,他不太习惯跟人接触,更何况是面前这种因为自己身份所以想讨好自己的人。

       他往蒋进那看了眼,这人怎么这时候也这么帅……看了眼他似乎没有想跑的意思,邱卓杰看回那个混混头子道:“这是我的人,怎么,你想动他?”

       头子明显愣了下,看起来并不太相信,但是毕竟邱卓杰亲口说了,他也不太好说什么,只是犹犹豫豫的表示自己不太好交代这件事。

       “你跟他报我名字就好,其他不用你管。”邱卓杰边说边走到蒋进那,那群混混也没说什么就走了,只留下了他跟蒋进两个人。

       “你为什么帮我?”一直沉默的蒋进抬起头看着邱卓杰,邱卓杰愣了下,随即笑了笑:“对你感兴趣,这个理由怎么样?”

       走之前邱卓杰拿出手机示意了下,蒋进也没怎么犹豫就加了邱卓杰微信。“上戏?想考上海戏剧学院?”邱卓杰低头看他名字发问。

       “是啊,就是挺难考的,我估计根本不可能。”蒋进笑着打趣道。

        邱卓杰听到也笑了起来,“你成绩可比我好多了。”

       “祝你加油。”

       “嗯,谢谢了。”

       也似乎是这件事拉进了他们之间的距离,邱卓杰在这件事后总会去找蒋进,蒋进也乐意他来找自己,两人就有一句没一句的瞎扯些聊天。

( 2 )

        十一月是学校的运动会,邱卓杰并不想参加。年年运动会都是自己第一,想给其他同学一点机会——邱卓杰这么跟蒋进解释。

       “你参加什么?”邱卓杰看了眼蒋进,又似乎带点嘲讽,“你这身体估计报什么都不行。”

        “没跟我比过,你怎么知道?”

        “那我们试试?”

        “好。”

        蒋进说出这话时也有点被自己笑到,邱卓杰幼稚就算了,怎么自己也跟着他一起……

        于是全校闻名的体委与全校闻名的校草绕着操场跑了三四圈,最后都累的躺在了草坪上。

       “蒋进,你有想过考上上海戏剧学院后的事情吗?”邱卓杰突然问道。

       “想过啊,”蒋进顿了顿,“我想过很多,不过现在可能还要加上一条,你猜是什么。”

       “那肯定是跟我一直在一起。”邱卓杰没有犹豫,立马就回复了他。蒋进愣了下,紧接着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自恋。”

       “猜对了。”

( 3 )

       运动会蒋进报了1000米,邱卓杰也的确一个项目也没报。在快开始的时候,邱卓杰说要给蒋进训练一下,结果就是把蒋进累倒也没什么作用。于是邱卓杰就嘲讽他不行。

       “我练的时候可是这么练的两倍,蒋进你不行啊。”

        “……信不信我把你腰子嘎了。”

        运动会当天邱卓杰似乎没来。蒋进环视着观众席,但确实没有邱卓杰的身影。蒋进只能暗暗吐槽邱卓杰。

        前面几个项目基本上都是走过场,1000米才是观众爱看的,虽然作为压轴项目但还是很快就到了。蒋进上场前再次看了下观众席,心里想着等结束再找邱卓杰算账。

       行吧……看来是找不了了。

       一眼就看见坐在观众席上的邱卓杰,也不是不想这么快看到,就是那么多地方就他一个人坐着,想看不见都难。以及在看到他后邱卓杰朝自己竖的拇指。

       发令枪的烟雾升起,宣告着比赛的正式开始,蒋进并不习惯开始的猛冲,而是更享受在路程所剩不多时的冲刺。参赛的选手有二十余人,他的距离保持的很好,既不会离第一名太远,也不在前五名的行列内。

       还剩一圈多点,蒋进在心里估量了一下,大概可以开始冲刺了,虽说如此还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也许是他太想得第一了,冲过头的速度让他身体一时支撑不住,脚底下一软后紧接着就迎来了强烈的疼痛。

       平常温文尔雅的他一时也在心里骂了脏话,这时间已经有四五个人超过了他。蒋进心里一横,反正离终点也不远了,一瘸一瘸勉勉强强跑了过去,这个意外直接导致了他从原本的十一名变成了二十名。不过他也不想管那么多了,后面跑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现在看腿上大红大紫的,还粘着水泥地上的灰尘。蒋进轻轻碰了一下便触电般伸回了手。“这真是倒霉透了……”蒋进只能自己委屈般嘟囔着想怎么跑去校医务室。

        突然想起有人在看他的时候是被老师搀扶到边上的椅子时,抬头一看已经不见邱卓杰的身影。蒋进低头“啧”了一声,以此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张开的嘴想要寻求附近老师的帮助,正好那时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不小心?”邱卓杰的声音还是同往常一样慵懒,不过里面似乎还夹杂着一点其他的情感,即使蒋进多年后再想起还是不知道,似乎是责怪,谁知道呢?

       依稀记得当时邱卓杰直接把他抱到了医务室,在老师略微惊讶的眼神下,蒋进想要给他来几拳,但奈何邱卓杰威胁般“敢打我直接给你扔下去”的话语,蒋进只能泄气的将头埋在邱卓杰胸口,顺便用手锤了锤邱卓杰的后背。

( 4 )

       那件事后,原本校园墙上满墙的表白蒋进变成了他与邱卓杰CP的天下,为此校园墙不得不指路一位专门用来磕这对CP的墙。邱卓杰对蒋进声称自己对此并不在意,但实际上在蒋进看不到的地方用小号回复别人说“蒋进有喜欢的人了,是隔壁班的体育生”。

       喜欢蒋进这件事好像已经不算秘密,两人都心知肚明对方喜欢自己,只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一个捅破窗户纸的时机。

       成人仪式来的比意料中还要快,听着校领导说了几百遍的发言。似乎成人仪式也没什么好玩的,邱卓杰这么想。但成人仪式他有一件重大的事情——跟蒋进表白。即使他们已经很熟悉了,熟悉到都默认对方就是自己对象,但毕竟还没有正式表白,二人跟别人提及跟对方的关系时总是稍有尴尬的阐述这是自己的朋友,别人虽有疑惑但也只能藏在心里。邱卓杰打算给蒋进一个正式的表白,让他们的关系能够说的出口,而非在外人中的“朋友”。

        因此他去网上查了很多,类似于“表白怎么样才有仪式感”“怎么样表白才能让对方印象深刻”“表白送什么礼物好”。只是看了这么多他还是有点头疼并表示搞不懂,于是他是去买了盒自认为是浪漫代言词的巧克力,以及他印象很深、上戏很喜欢的变异青蛙……哦不是是鳄鱼玩偶。

       晚上邱卓杰把蒋进约到了酒店外的树林里,蒋进笑着打趣大半夜到小树林是不是要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要是平常邱卓杰肯定会应和,但这次他因为要表白出奇的没有回复,蒋进似乎也愣了下,对对方的熟悉让他下意识认为邱卓杰有事情瞒着他。

       “啵兄,怎么了?”

       啵兄是因为邱卓杰微信名称为“啵啵”,蒋进表示这样叫顺口,邱卓杰也就让他这么叫了,不过作为回击,邱卓杰称呼蒋进也变成了“啊噗戏”。

       邱卓杰感觉自己心跳的好快。

       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从嗓子里发出来,总觉得喝少水了,声音干涩的跟不是自己的一样,邱卓杰想。

       “我们在一起吧。”

       对面的人愣了愣,紧接着很快反应过来,笑着说出了象征邱卓杰成功的话语。

        “啵兄,这是算表白吗?那我接受了,不许耍赖。”

        身后不知哪里放起了烟花,闪烁在翻倒的墨水中,如同黑夜中绽放的玫瑰花,也似乎是在祝愿他们的爱情。

       “这烟花放的挺好的,都不用准备玫瑰花了。”

       烟花易逝,但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啵啵的绯闻男友上戏

【啵戏10.26日联文】每个黎明的戏影

上一棒:@专业调马一百年 

下一棒:@捻红尘的兰花指 

【序】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残破的夕阳,流连忘返的白鸽和悠扬的钟。

我给你无法兑现的暮色里长久的凝望,沿着屋顶的嘴角滑落。

我给你旧日的晚霞和辗转的夜色,云的翅膀代我扑向他。

我给你我的遐想,我的信仰,我的空口无凭;我给你深陷的长夜和不醒的梦。

我想我什么也给不了你。唯有深空的飞机云平行着划过天际,似是我们就此别过的前路迢迢。


【一】

酗酒后的昏沉还留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啵啵艰难地撑着惺忪睡眼伸手摁停了枕边的闹钟。他记得自己在睡前关掉了闹钟,不过无妨,今天是难得的假期,他也不需要早起的...

上一棒:@专业调马一百年 

下一棒:@捻红尘的兰花指 

【序】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残破的夕阳,流连忘返的白鸽和悠扬的钟。

我给你无法兑现的暮色里长久的凝望,沿着屋顶的嘴角滑落。

我给你旧日的晚霞和辗转的夜色,云的翅膀代我扑向他。

我给你我的遐想,我的信仰,我的空口无凭;我给你深陷的长夜和不醒的梦。

我想我什么也给不了你。唯有深空的飞机云平行着划过天际,似是我们就此别过的前路迢迢。



【一】

酗酒后的昏沉还留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啵啵艰难地撑着惺忪睡眼伸手摁停了枕边的闹钟。他记得自己在睡前关掉了闹钟,不过无妨,今天是难得的假期,他也不需要早起的理由。他翻了身,任由睡意将自己拽进无边的暗。

这次是电话,啵啵扯过薄被将自己一整个塞进被子,试图忽略接连不断的打扰。手机锲而不舍地震动着,啵啵在床上挣扎了几圈,最终还是屈服于一波又一波的轰炸:“喂,请问哪位?”

“啵啵,不是说好了今晚办上戏的欢送会吗?”对面传来像是派对的喧嚣声,啵啵不由得将听筒举远了些:“你在说什么?”

“今晚是上戏的欢送会啊,你忘了吗?你可不能缺席啊!”对面好脾气地重复了一遍,啵啵的睡意被这句话一扫而空。这是什么梦话?啵啵皱着眉头,嘴上还是嗯嗯地应允着。

对面交代了地点后终于挂断,啵啵躺回床上,眯起眼数着墙上的斑驳。21,22,23。今天是9月23日,天气晴——虽然足足睡到下午的他是很难享受。闭起眼还能看见那个清瘦的影子,在狂欢后的冷清里朝他摆摆手,说着这段时间多有照顾。

不,不该是多有照顾。啵啵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口,最后嗫嚅了说着前途似锦,顶峰再见之类的客套话。路灯昏黄着打在他的发顶却看不清他的表情,上戏的影子微微抖动,看起来像是矮小了点。

啵啵忍住没有回头,再不快点离开,不知名的感情就将冲破枷锁宣之于口。

啵啵摁亮手机,眯起眼看向日期。

9月21日。

【二】

啵啵一路跑着赶到地点,连衣服都来不及换下,更别提刚起床凌乱的头发。他一个激灵地翻身起床,又不确定地看了好几眼。再看新闻,上戏宣布退役的消息不负众望地悬在热榜。就连在出租车上,他都不自觉地摸出手机连着看了好几眼,直到“21”的数字逐渐扭曲,变得他都不认识。

“啵啵真是的,这样怎么和上戏留影啊?”队友调侃着啵啵难得一见的不修边幅,啵啵没有接话,热切的目光在人群里扫来扫去,下意识般寻找着那道清瘦的影子。眼神偶然扫过挂钟,印象中的这个时间聚会应该早就结束了。似乎是看穿了他的疑惑,队友指指时间又指指被簇拥的上戏:“上戏说啵啵还没来,要再等等你。”

心有灵犀一样,上戏也恰好转过头来遥遥地望向他的方向。啵啵看着上戏的目光里似乎是划过了一点惊喜,匆忙地拨开人群:“就等你了啊啵啵!快来让我们留下最后的记忆!”

啵啵看着上戏忙不送来到他面前掏出手机,才来得及对着玻璃的倒映看看自己的样子。胡子还没刮,随手扯的外套里是格子睡衣。啵啵下意识将外套扣紧了些躲开镜头:“不,我就不拍了......”

“这么见外!”上戏一把揽过犹豫的啵啵,顺手理清了啵啵的头发,“这样就跟我们刚开始的时候有对比了!”

啵啵的目光飘到上戏的侧脸上,后者还保持着勾肩搭背的动作邀功地将相册里的照片一张张调出来。照片里的自己没有笑,看起来就是生人勿进的冰山模样。自己旁边的上戏缩着肩,像是要尽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目光小心翼翼地停留在他身上。

“这么舍不得我?”直到上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啵啵猛地回过神,上戏的脸色还带着兴奋的红晕调侃着,“啵啵开了口,要我留下来也.......”

“是啊,舍不得你。”未经思考的话脱口而出,上戏的话在空气中戛然而止,啵啵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不不不,你忘记我刚才说的什么吧!”

“等等。”上戏很快从开玩笑的语气中脱离,看着啵啵的眼神带了淡淡的笑意和小心翼翼的期待,“散场了能陪我去个地方吗?”




【三】

微冷的风让啵啵乱成一团的思绪暂且冷静下来,身旁的上戏似乎只是在漫无目的地四处闲逛,路边的车渐渐少了,只有路灯下两个人不近不远的影子彼此平行。空气像是某种胶着物愈发粘稠起来,两个人脱离了方才的狂欢,现在的沉默就显得格外突兀。

啵啵极力思考着话题,不尴不尬地说了一句:“现在12点了吧?”

什么蠢问题啊,这种事不是看看手机就能知道吗?!啵啵偷偷观察着上戏的神情,恨不得能将刚才的话收回去。上戏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体贴地接上话:“是啊,12点了。”

“我们是不是该......”

“啵啵希望我离开吗?”上戏猝不及防地停下脚步,昏黄的路灯下他的表情看不真切,他似乎是敛去了玩笑的神色,连话语都带着颤抖。像是下定决心,他又稍微大声地重复了一遍,“你不会舍不得我吗?”

“哈哈,肯定舍不得你啊。”啵啵打着哈哈,心里还在反复琢磨着刚刚上戏的话是什么意思。怎么可能,啵啵强压下莫名其妙的想法,极力装出自然的样子,“没了你我可是会很难过的。”

“说的是啊哈哈哈。”上戏的笑容里似乎咽下一点苦涩,伸手拦了出租车,“你先回去吧,到了记得告诉我一声。”

“那个......”直觉告诉啵啵他说错话了,但他仍然是二仗摸不着头脑。车窗外上戏的眼神又明亮起来,啵啵斟酌了几次,挤出来大概算是安慰的话,“要保持联系啊。”

“必须的。”啵啵看着上戏的影子越来越小,他在后视镜里看着上戏一直朝着他的方向挥手,强行按捺下了自己回头的欲望。

两天,啵啵再次摁亮屏幕,看着空空如也的消息栏又退出。自从那天以来,上戏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从什么途径都联系不上他,就像从一开始就没有过这么一个人。啵啵的手指点在合照上,又放大在上戏的脸。上戏这里有一颗痣,他也是偶然才发现。之后看着上戏,他都会下意识寻找他的标志,似乎这样就能拥有一些别人没有的东西。

除了这些东西,他什么都没有。啵啵回忆着酒瓶的数量,讶异于自己突然变小的酒量。这么快就醉了,真不像他。店家的灯也有了重影,一晃一悠地变成模糊不清的色块,啵啵勉强睁着醉眼,看清灯下的上戏的脸。

那天的他没敢抬头,只听着少年略显紧张的颤抖声线。他没能看清上戏的脸,即使那时的他笨拙地将自己暴露在灯光下,将一切都敞开挑明。

他其实是看清了。啵啵疲惫地将重量交给眼前的桌,不切实际地幻想着,若是能重来该多好。



【四】

啵啵睁开眼,只觉得自己身处一片黑暗的空间。伸手还能摸到手机,坚硬的外壳硌着他的手让他又清醒了几分。摁亮屏幕的手在颤抖,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感激“21”这个数字。下午五点,上戏的欢送会应该快开始了。啵啵猛地掐了一把自己,疼得掉出眼泪又笑出声。

检查了自己这次的着装没什么问题,啵啵直直地朝被簇拥着的主角走去。上戏闻声转头,刚才的笑意还没完全挂起:“啵啵,今天这么早难道是舍不得我?”

“是啊,是舍不得你。”毫不犹豫的话让上戏不由得一怔。啵啵果断地拉过上戏朝场外走去,上戏在身后小声提醒:“我是主角,不能离开太久......”

“放心,不会很久。”月色还没完全升起,夕阳斜斜地打在两人身上,像极了那天的昏黄路灯。啵啵深吸了口气,却还是止不住双手的颤抖。他那天是什么心情说出那句话的?又是用怎样的表情接受他的话的?啵啵站在他曾经在的位置,这才深切地感觉到上戏当时的感受。

“我不想你放弃你的目标,比起留下你,我还是觉得你不会做出让你后悔的选择。”上戏安静地听着,未置一词。啵啵的心底开始浮现的是紧张无措,看着对面的上戏,他咬了牙接着说下去。

“但是......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能留下来,我会很开心。”

对面没有反应。啵啵紧张地手心渗出了汗,脑内思考着自己果然是猜错了上戏的意思。正当他快要承受不住痛苦的沉默时,眼前人低低地笑了。

“这是第几次?”

“第三次......”啵啵愣愣地回答,又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你知道吗?!”

上戏没有接话,只是突然抬起头,眼里映出的是熟悉笑意。

“我想,你该醒来了。”



【五】

记不清是第几次从昏沉睡意中醒来,啵啵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23,刚才的果然只是一场梦。即使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他的心里还是无可避免地涌上一阵失落。空虚在黑暗里将他层层包裹,似乎要沿着心里被撕开的口子将他拖进去。

手机的屏幕猝不及防地亮起,打断了他的思绪。啵啵连忙凑过去,首页安静地躺着一条未读消息。

“啵啵,你是不是忘了约好了今天陪我打游戏?”

     



【终】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第一缕日光,阳光透过漫漫和清晨的空气带着新生的花香。

我给你不灭的夏日过境无声细腻,鼓噪逐渐贴近心脏。

我给你数不尽的时间和悠长岁月,每一个黎明的第一句话。

我给你我的思考,我的身侧,我的一文不名;我给你我们的余晖和后来的黎明。

我想你似是不需要我给予什么。远空湛蓝如洗飘落了云,似乎要与你交汇了。

专业调马一百年

   berber和他在路边发现的小青蛙

   p2是线稿提取(意外还不错)

(我来污染tag力) 


下一棒@啵啵的绯闻女友江海 

   berber和他在路边发现的小青蛙

   p2是线稿提取(意外还不错)

(我来污染tag力) 


下一棒@啵啵的绯闻女友江海 

啵啵的绯闻男友上戏
啵戏10.26日联文宣传. 是...

啵戏10.26日联文宣传.

是第一次联文活动!

请大家期待呐~

啵戏10.26日联文宣传.

是第一次联文活动!

请大家期待呐~

啵啵的绯闻男友上戏
啵啵上戏CP群 不逆不拆呐 啵...

啵啵&上戏CP群

不逆不拆呐

啵戏明天就是美帝!

啵啵&上戏CP群

不逆不拆呐

啵戏明天就是美帝!

悲伤偷嘛头

  “我心里面想着要保护我的戏。”

  “他喝醉酒跟我表白,说我喜欢你好久了……其实说的最多的就是我不服。”

  “文静中带点粗鲁。”

  “他做我就不做。”

  “摸肚肚”

  “上戏黑粉” “啵兄洗衣粉”

  

  不是来日方长,是夏日限定。

  这样短暂的陪伴,究竟是惩罚还是奖励?

  “我心里面想着要保护我的戏。”

  “他喝醉酒跟我表白,说我喜欢你好久了……其实说的最多的就是我不服。”

  “文静中带点粗鲁。”

  “他做我就不做。”

  “摸肚肚”

  “上戏黑粉” “啵兄洗衣粉”

  

  不是来日方长,是夏日限定。

  这样短暂的陪伴,究竟是惩罚还是奖励?

啵啵的绯闻男友上戏

两人又开始贴贴啦(PS:某个酷酷老大哥被啊噗戏安慰了)

两人又开始贴贴啦(PS:某个酷酷老大哥被啊噗戏安慰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