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dover

255万浏览    16792参与
颦风

《悖逆》1

非国设、主打苏中、黑三角的修罗场、注意避雷要素

丧尸大逃亡!什么!我们被丢下啦?!

主要任务!逃脱升天!(接下来再收拾一堆乱几把事,特别是你,万尼亚同志!)

ooc预警(!)

他活下来的信念只有一个。就是那天那人的那句话,他用从未表露的柔软,他说:“小耀,我们回家。”

奔赴大海,我们回家。

——————————————————

“他在那里对着电脑,心里一片空白。”——《告别薇安》

[图片]


轰鸣,叫嚣,奔跑。那些不知源头的声音占据了整个世界。有火药在空中炸开,这次又不知索取了多少的性命。士兵面不改色地射击,指挥官盲目规划地下达。黑漆漆的枪眼也许对准的是理智全无的尸体,...

非国设、主打苏中、黑三角的修罗场、注意避雷要素

丧尸大逃亡!什么!我们被丢下啦?!

主要任务!逃脱升天!(接下来再收拾一堆乱几把事,特别是你,万尼亚同志!)

ooc预警(!)

他活下来的信念只有一个。就是那天那人的那句话,他用从未表露的柔软,他说:“小耀,我们回家。”

奔赴大海,我们回家。

——————————————————

“他在那里对着电脑,心里一片空白。”——《告别薇安》



轰鸣,叫嚣,奔跑。那些不知源头的声音占据了整个世界。有火药在空中炸开,这次又不知索取了多少的性命。士兵面不改色地射击,指挥官盲目规划地下达。黑漆漆的枪眼也许对准的是理智全无的尸体,也许是可怜巴巴的健康人类。嗯,训练有素极了。

所谓拯救,只是将行尸走肉击溃,把另一群麻木不仁带回利益的地狱。那里远比传闻中差了不知多少倍,但是在这样的世态里,它就是每个流浪逃命人心中的伊甸园。名额有限,并非所有幸存者都有继续活下去的资格,他能否坐上重兵直升机,带着他逃离火海,取决于他有多少价值。剩下的人呢,为了销声匿迹只有同丧尸一般的命运。于是他们也销声匿迹了。

几乎是一瞬间,支撑着危房的钢筋轰然断裂,混泥土在失去力的作用下,以不容反应的速度,像是饼干一样,倒塌了。

妈的。

什么狗屁烂事都能临到我头上呗。可以说是唯一在楼里的人,为了躲避一个瞎了眼的士兵扔过来的手榴弹,高级军官转身跳入窗户,却不想摊上这烂事。

这一炸到不要紧,你把楼炸塌了就是不对的了。更何况。王耀看着被倒下来的巨石压住的小腿,有暗红的颜色晕染军绿,渗透出来的血液就是那群怪物最喜欢的甘露。危险的边缘,在反应完现状的刹那,他的脑海出现两个选择:逃,或者等着死亡。

生的欲望尤为强烈,王耀出于本能地想要把腿拔出来,然而当他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后,发现根本动弹不得。奶奶的,不带这么玩的吧。王耀有些烦躁,他似乎都可以听见丧尸军队赶来觅食的欲望,跨过几十甚至几百公里,就为了送小人去阎王那里报到。王耀设想着那个场面,浑身都跟着颤了颤,然而现在但凡是动一下,插入骨头的钢筋就会让王耀疼得直吸气。就是你这个瘪犊子挡住了爷爷的逃生路是吧。王耀虽然看不到,却还是感受到那根冰凉金属卡在石块间的坚固。情比金坚吗。

王耀朝着那块有着他刺眼血液的混泥土生气,一拳过去后,痛觉通过手指传达大脑,让他清醒了一点。王耀想起别再胸前的对讲机,这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频道不用调,它连接着每个大大小小士兵的线路,只需要轻轻地把按钮按下去。

“这里是宪兵团第79340号,现在被倒塌的楼房困住了去路,地方……呃,我也不知道,应该就是一个眼瞎人的对面吧。总而言之,就是请求支援!”

很具体的描述,身为高级支援部队军官的王耀在宪兵团还算是有脸有头的人物,应该,会接到救援指示吧。王耀咬了咬充血的嘴唇,小腿传来的刺痛越来越强烈,好像有一团火一般,蒸腾血液烤干肉体。造孽啊。

“79340号,这里是45017号,我们经过受理,祝您黄泉路畅通。”

卧槽?

这算是哪门子受理,不到两秒钟传来的答案未免草率了一些,而且他的意思是……放任自己不管了?好好睁大你那狗耳朵听清楚,我可是你们的高级军官啊。虽然是支援部队的。王耀想再去按下按钮说点什么,但是那提示的绿灯却不在亮起,几经确认,自己是被掐断线路了。

王耀感到小腿的那把火在汽油一般的回答中,瞬间烧到了自己的心头。助燃剂。王耀把已经没用的对讲机狠狠扔到一边,砸到墙壁上的声音被炮火掩盖。阻隔太多思考,王耀感觉自己年轻的生命在一派喧嚷中逐渐流逝。

“人类要不停的往前走,因为我们百折不挠。”。放屁吧,我现在往哪走,去阎王那报道是吧。远处隐隐约约地广播,是宪兵团的口号,风风火火的响亮现在对于王耀就是讽刺。他们回去会这么报告呢,脱下军帽,摆着副极为悲痛的感伤,在头头面前以悲壮的名义宣告王耀军官为人类的明天做出伟大的贡献,然后走出去,开始花天酒地。王耀直泛恶心,这点破事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证了,在拿出对讲机的那一刻他就应该有这个觉悟。之前虽然抱有怜悯,觉得自己和那群虚伪的人不一样,但是真正自己经历的时候,才发现当时有多么不要脸。

他往后靠过去,紧绷的神经得以放松,直视面对以外还能做什么挣扎呢。就算是把腿费劲千辛万苦地拔出来了,又不免会遭遇塌方。加快死亡速度罢了。王耀接受的快,之所以不抱有希望,是因为那些人心里的算盘他一清二楚,因为自己也是这样的老谋深算。报应一般,狭小有限的空间里,封闭带来恐惧,或许第二天自己就会被饥肠辘辘的肉球啃食的连骨头都没有,也或许好几个星期之后,他就会因为严重脱水而以死亡告终。这是一个没有定向的未来,只是现在看来,唯一决定的是结局,那就是死亡。

自己在短暂的三十岁人生里也算是风光了好几把的人。早些年过了一段和平的生活,后来病毒爆发的时候,也因为家里的权势被安好的保护起来,免去了那么多的痛苦。王耀心智尚小的时候总有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后来入了伍,心里总有过意不去的地方,想着弥补,却不知道从哪里入手。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年后,坐在高级军官的位置,王耀总是罪孽深重。

虽然是支援部队,却也无视了许多苦难,逃避的本质,王耀选择从流合污。他是不想的,只是赎罪在混乱中显得不再那么重要,很多东西都被掩盖,道德理念变得尤为低下。

或许自己心里是有白月光的,是谁呢。

王耀闭了闭眼,四周的一切生灵涂炭似乎离他远去了,反正和他没有什么关系。失血的眩晕占据清醒,王耀有些困倦了。

任何窸窣在拒绝中都被狭窄放大,好像石块被翻起的声音促使王耀刚刚得以安息的眼皮煽动。

哦,我好像看到了天使。

没有缘由地,他愣住了。

这个好,天使带离自己离开,王耀深感欣慰。

似乎是一个男人,长的高大,虽然不算是魁梧的身躯却也因为宽肩把气质与形态支持起来。王耀看不清他的面容,原因是隐形眼镜脱落的缘故,那个薄片早不知道何时就从眼球上离开。逆着光,因为这里太过于黑暗,男人的身高绝对快有一米九,在对他而言有些矮的通道处,被他徒手掰开的巨石口,他遮住大部分的光辉,却有一种沐浴光明的错觉,看起来也的确像是北欧神话中的大天使。除了翅膀和天环。

不算很亮的光线让王耀黑暗了太久的眼睛逐渐适应,尽可能的转头是因为发愣的神经。上辈子是积了多少德,才有这样的荣耀。所以自己是已经死了吗,不对,腿部的痛觉还在不断递增,耳边的喧嚷又再次明亮起来。王耀有些一时分不清局面了。

男人弯了身子才走进来,里面的空间对于他也过于狭小,他蹲了身子,才凑到王耀跟前。

柔软的白发,有绒绒的脸颊,紧抿着的唇有掩盖不住的寒冷。鼻子有些大了,王耀借着微弱的光线依稀可以辨认出男人的形象。算得上精致,有些瑕疵的挺起也被泛白的肤色掩盖,王耀看得出神,觉得是个好看的男人。最后他对上了那双猩红地闪烁的眸子,王耀坠入了它的深渊。

仿佛是万籁俱寂般,那样的闪烁勾住了王耀的魂魄。

“万……万尼亚?”

他张了张干渴的唇,在大脑中枢严重迟钝中只发出个这样简单的音节。也许是确认,也许只是想叫叫他的名字。王耀有些混乱的不可收拾。

“小耀。”应该是认对人了,白发男人轻轻地回应,却也感到不可忽视的冷淡,“是我。”

你大爷的。

王耀仅存的希望又在对方毫无波澜的壮举下被摧毁。这算哪门子的天使?这他妈分明是个恶魔啊。说他是路西法都不过分!王耀眨着双出奇的金色眼睛,里面有万尼亚平静的面容,却也因为他的平静王耀无法平静。这反应,除了万尼亚还能有谁。

还能有谁会来找自己。

王耀叹了叹气,换来万尼亚疑问的表情。万尼亚的确是俊俏的,有一种不可拒绝的尊严让他看起来总是高高在上。也许是血统的缘故。是个俄罗斯男人,可他本人却一再强调自己是苏联血统。王耀懒得和他争执,政治上的东西深奥,他不想去深究。王耀只是觉得他好看,这就够了。

“你怎么找到我的。”王耀试图用氧气拯救已然肿痛的小腿,一面回了头扭动别了太久而酸痛的颈部。

“我跟着你。”万尼亚回答地简略,又好像饱含了一些东西。

王耀品读了一下,很快的领悟:“亲爱的达瓦里希,你算是跟踪我?”

“对。”

宁静的炸裂。

——————————————————

颦风有话:第一篇就这样匆匆完结了。觉得很多描写和神态都不到位,有很多僵硬的地方。我会努力改正的。

Полярная звезда
占tag致歉 推推拼包 有可能...

占tag致歉

推推拼包

有可能拼不起来了导致流团,不可轻易撤排,慎入!

占tag致歉

推推拼包

有可能拼不起来了导致流团,不可轻易撤排,慎入!

懒苯甲酮

捏了!

P1.Dover

P2.冷战

P3.花夫妇

P4.极东

有一些是我个人的怪爱好,请不要介意ww

私心仏英tag

捏了!

P1.Dover

P2.冷战

P3.花夫妇

P4.极东

有一些是我个人的怪爱好,请不要介意ww

私心仏英tag

白日梦专业保研毕业生
印调 看看能不能发出去

印调

看看能不能发出去

印调

看看能不能发出去

月上封存

【仏英】 半缕月光|Le demi rayon du clair de lune 3-声(下)

上一章


03 The Vioce(下)


弗朗西斯被亚瑟带到了一家法式餐厅。嘴上说着让人吃土司,实际上不光带着他去了餐厅,还带到了一家具有他家乡风味的餐厅。弗朗西斯要是有尾巴,此刻能翘到天上去。正当他在猜测这家店的厨子兴许是法国人的时候,亚瑟说:“这家店的厨师是苏格兰人。”

“……”

也是,法国厨子宁愿去意大利也不会想着跨越多佛海峡去给味痴英国人做料理。

可弗朗西斯也只能在此祈祷那个苏格兰厨子能做出点像样的法国料理了。

菜上来之前,亚瑟抱着手机在处理工作上的事。身为伦敦颇有名气的摄影师,他的工作和弗朗西斯相比起来可不知道要多多少,换句话说,现在的亚瑟柯克兰能抽出时间来请弗朗西...

上一章


03 The Vioce(下)


弗朗西斯被亚瑟带到了一家法式餐厅。嘴上说着让人吃土司,实际上不光带着他去了餐厅,还带到了一家具有他家乡风味的餐厅。弗朗西斯要是有尾巴,此刻能翘到天上去。正当他在猜测这家店的厨子兴许是法国人的时候,亚瑟说:“这家店的厨师是苏格兰人。”

“……”

也是,法国厨子宁愿去意大利也不会想着跨越多佛海峡去给味痴英国人做料理。

可弗朗西斯也只能在此祈祷那个苏格兰厨子能做出点像样的法国料理了。

菜上来之前,亚瑟抱着手机在处理工作上的事。身为伦敦颇有名气的摄影师,他的工作和弗朗西斯相比起来可不知道要多多少,换句话说,现在的亚瑟柯克兰能抽出时间来请弗朗西斯吃一顿晚餐全是看在过往的交情上。

弗朗西斯身为自己的老板可就轻松一点 ,但如今他人在英国,即便把工作室委托给了自己的学生诺拉去照顾,他也有不放心的地方。并不是说他不相信自己的学生,而是他怕自己的朋友兼同事会忽略掉这位好说话的小姐。

“柯克兰?真是少见,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你回来之后就彻底爱上英国的味道了。”一位红头发的苏格兰人有些不满地把烩菜端上来,“你旁边这位先生是谁?”

“不重要的法国佬。”亚瑟放下手机,抬头看了眼那位红发青年,“你才是,为什么是你亲自上菜?”

“我也不想,但是今天的服务生请假了。”斯科特耸耸肩,“要知道是你来了,我绝对会把这个任务推给别人。总之用餐愉快。”

弗朗西斯抬头,看着远去的苏格兰厨子问亚瑟:“你们认识?”

“表亲。”

“看上去关系差极了。”

“半斤八两。”亚瑟看着那份烩菜,有些头疼地推到弗朗西斯面前,“你吃吧,土司给我。”

弗朗西斯接过烩菜却没有把土司给亚瑟:“喂,在餐厅里吃外带食物不太好吧。要不来份甜品?我就不相信他们连可丽饼都会做得让人难以接受。”

“不,不是难以接受的事。”亚瑟看上去有些丧气,“我觉得这份烩菜被下了诅咒。”

“什么?”弗朗西斯顿住了,低头看了看那盘可怜的烩菜,突然有些害怕起来,“那要不……我们走?”

“你先吃完,我可不想浪费食物。”亚瑟把那份烩菜推得离弗朗西斯更近了。弗朗西斯只能认命拿起餐具去吃它:“唔。”

“如何?”亚瑟有些紧张地看着弗朗西斯,用力地吞咽了口水,“有没有感觉灵魂抽离了身体?”

“除了味道没有我做得好之外,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弗朗西斯将就着吃完剩下的之后说,“你还是相信小精灵真实存在的亚蒂吗?”

“滚蛋!”

 

回到公司的摄影棚之后,弗朗西斯看到的是一副别样的景致。他并不感到意外,毕竟这就是他设计并且要求的,反倒是亚瑟,看到之后还退出去看了门牌又重新回来,看看弗朗西斯又看看摄影棚。

“我们是给香水拍照,而不是速写更不是画油画对吧?”亚瑟问。

“是。但如果你的后半句话想表达‘我们不是在拍艺术品对吗’的话,”弗朗西斯解开领带,将大衣外套脱下来交给助理,“很遗憾,我的回答是‘oui’。” 

——————————————————————————

没想到我竟然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挤牙膏式更新)占领了网页版tag活跃榜榜首

标题是歌名,和文有关的不是歌名而是歌词。我写的很烂但是歌很好听(比起写文,更热情推歌是吗)

牙套妹

【露米/法英】《伊万的眼睛》【第二章】

❗❗禁止十六岁以下读者阅读本连载❗❗

[图片]


本文分为伊万x阿尔弗雷德线和弗朗西斯x亚瑟线讲述,观看之前请戳关于《伊万的眼睛》的预警并且认真阅读,若您符合预警中描述的任何一种状况,都建议您点击左上角离开,如果您在观看过程中有任何的不适和恶心感,恐惧感,作者本人一概不负责。

关于《伊万的眼睛》的预警 


——————————————

“架着相机做。”

   ——《伊万的眼睛》

——————————————

《伊万的眼睛》【第二章】


  “听说今天的爆米花打折,你很会挑时间。”阿尔弗雷德打包了他的咖啡,他含着吸管,而伊万盯着吸管。

  他多...

❗❗禁止十六岁以下读者阅读本连载❗❗


本文分为伊万x阿尔弗雷德线和弗朗西斯x亚瑟线讲述,观看之前请戳关于《伊万的眼睛》的预警并且认真阅读,若您符合预警中描述的任何一种状况,都建议您点击左上角离开,如果您在观看过程中有任何的不适和恶心感,恐惧感,作者本人一概不负责。

关于《伊万的眼睛》的预警 


——————————————

“架着相机做。”

   ——《伊万的眼睛》

——————————————

《伊万的眼睛》【第二章】



  “听说今天的爆米花打折,你很会挑时间。”阿尔弗雷德打包了他的咖啡,他含着吸管,而伊万盯着吸管。

  他多么羡慕那个咖啡杯!他多么羡慕它能同时感受到阿尔弗雷德的手指和嘴唇。

  

  阿尔弗雷德非常会找话题,而伊万看起来就单薄了许多,他只能微笑着回应,或者回答一两句,他为这样的自己感到羞愧,但能够接下话茬或许是阿尔弗雷德更想要的。而且找话题并不重要——你得知道伊万现在在干什么。

  他在去阿尔弗雷德家的路上……


  他无暇找到话题跟阿尔弗雷德聊天了,他一边照顾着他的阿尔弗雷德,一边开始记录这沿途的地标——阿尔弗雷德的家是一个充满阿尔弗雷德气息的天堂,如果记住了通往天堂的路,那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

  

  伊万悄悄打开了手机定位。阿尔弗雷德的家不太远,走到一个小区门口,阿尔弗雷德热情地和邻居们打招呼,伊万则低着头,假装在看自己的鞋子。

  “你看,伊万,这是克里斯蒂安太太的狗。”阿尔弗雷德蹲了下来,目光被一只雪白的萨摩耶吸引。这只小狗同样对阿尔弗雷德很友善,它用头蹭了蹭阿尔弗雷德的手,表现出对熟人的亲昵。

  

  伊万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

  为什么不能是我,阿尔弗雷德,如果能像这样摸摸我该有多好啊,注意力像这样集中在我身上就好了,我的阿尔弗雷德……

       伊万非常可笑地想,但很快他冷静了下来,他知道那只是阿尔弗雷德与宠物狗的交流而已。

  可嫉妒的烈火,早已扬起灰黑的烟尘,有时候近乎蒙蔽他的双眼。

  “再见!”萨摩耶跟着主人走了,阿尔弗雷德回头看到黑着半张脸的伊万。

  

  “怎么了,伊万。”阿尔弗雷德在他面前晃了晃手。

  “……没事。”伊万随口回答。

  “去我家吧。”阿尔弗雷德说,“你看,就在小区门口的旁边,很好记的。”

  

  

  

  ————————————

  

  “菜不合口味?”弗朗西斯看着对面拿着叉子吃培根的亚瑟。

  “还行。”亚瑟穿着弗朗西斯的浴衣,眼里恢复了冷淡的神色。

  

  “那我得好好观察一下你喜欢吃什么了。”弗朗西斯自认为这顿晚饭做得令人满意,便用叉子叉起了盘子里的面条,塞进口中,亚瑟尽管说着敷衍的话语,但大概是饿了,他很快又拿起一块面包,然后放下了叉子,端起旁边弗朗西斯为他准备的汤,一饮而尽。

  

  “是做什么工作的?——我是摄影师,为报社工作。”弗朗西斯为他拿来了盐。

  “演员。”亚瑟简单地吐出一个词,弗朗西斯饶有兴趣地小声感叹了一下。

  “——但现在不干了。”亚瑟咬了一口面包,吞吃下肚。

  

  “嗯?为什么。”弗朗西斯问。

  

  “被潜规则,然后被甩。呆不下去了。”亚瑟平静地回答,丝毫不影响他继续吃东西。

  “噢……抱歉。”尽管如此,弗朗西斯知道他戳了别人的痛点。

  “没关系。”亚瑟吃完了面包,收起了餐具,弗朗西斯抽出桌子上的餐巾纸,站起身来,为亚瑟擦去了嘴边的油渍和少许面包屑。

  

  “其实刚开始没有礼仪规定必须要擦嘴。”弗朗西斯开口道,“也没有喝汤必须不能出声音的规定。相反,我以前还觉得不擦嘴会更好,否则嘴唇容易起皮。

  “嗯。”

  “后来我见到了更多的人,才学会把自己包装成这个样子——你看这套高脚杯,就是我为了显摆买来的,实际上,我也没那么有钱。有钱的人也不用高脚杯。”弗朗西斯说。

  亚瑟“嗯”了一声,还是没接过话。

  弗朗西斯开了一瓶红酒,给亚瑟倒上。

  

  “尝尝吧,哥哥的珍藏。”

  

——————————————


《伊万的眼睛》【第二章】全文点击:


全文点击此段文字【警告:如果您雷其中任何一对cp或观看途中有不适感都可以选择离开】 

皮涵鸽

【APH】关于大一结束好不容易放假去旅游就碰鬼了的这件事(五)

黑三角


dover


非国设


老王说话没有“阿鲁”


表ky


ooc属于我!


↓↓↓


“喂,弗朗,咱们去买点吃的吧。”


亚瑟一直有个毛病,闲的时候必须要吃点东西,倒不是因为饿,毕竟刚吃过早饭。


“亚蒂你的嘴果然还是闲不住啊……早知道哥哥就把你那些薄荷糖带着了,你知道这叫什么嘛,这在心理学上叫……”


“停停停,臭胡子你不要进行长篇大论的演讲了!”


弗朗西斯无奈的摊了摊手,嘴上和亚瑟你一句我一句的吵嘴,但还是拉着亚瑟走向了一个摊位,那个摊位似乎买的是糯米糕,食物卖相很好,而且老板看起来也很和善。


“嗯……您好,这个多少钱?”...


黑三角


dover


非国设


老王说话没有“阿鲁”


表ky


ooc属于我!


↓↓↓


“喂,弗朗,咱们去买点吃的吧。”


亚瑟一直有个毛病,闲的时候必须要吃点东西,倒不是因为饿,毕竟刚吃过早饭。


“亚蒂你的嘴果然还是闲不住啊……早知道哥哥就把你那些薄荷糖带着了,你知道这叫什么嘛,这在心理学上叫……”


“停停停,臭胡子你不要进行长篇大论的演讲了!”


弗朗西斯无奈的摊了摊手,嘴上和亚瑟你一句我一句的吵嘴,但还是拉着亚瑟走向了一个摊位,那个摊位似乎买的是糯米糕,食物卖相很好,而且老板看起来也很和善。


“嗯……您好,这个多少钱?”


“一盒五块,两盒八块。”


“请给我来两盒,谢谢。”


“好嘞!那里有椅子,两位可以坐着等。”


弗朗西斯付完钱,和亚瑟面对面坐下,不大一会儿,刚出炉的糯米糕就摆在了桌子上,老板看起来也是个爱侃大山的人,而且现在不是饭点,客人根本没几个,他们不知不觉就聊起天了。


“两位看起来不像本地人啊,是外国人吗?”


“啊……是的。”


“呦!少见少见,两位的中文说的很好啊!”


“谢谢夸奖,因为有中/国的朋友所以……哦对了,有一件事想请教您。”


“您讲。”


“是不是有一个地方叫王家老宅啊?那里原来是做什么的呀?”


“哟,这我可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原先有个大的军阀世家,诶呦老有钱了!那个军阀好像有两个女儿,唉……可惜那个大军阀死的早,好像他死了以后那家就玩完了,这也是我们老一辈人讲的了,我就知道这些。”


“啊……好的!真是感谢!我们也只是看到那个建筑感觉好气派就问问而已。”


闲聊了一会儿,亚瑟和弗朗西斯告别了老板,准备去找其他两组,但他们没想到王耀和阿尔的小组是真的行动派,动作极快,因为当他们到达集合点的时候,王耀和阿尔早已含着棒棒糖坐在树下乘凉了,大约又过了十分钟,刘羽玲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她身后跟着的是已经晒蔫了的伊万。


刘羽玲悄悄跑过来对阿尔说


“琼斯同志,伊万同志已经被我牵制的暂时没法和你打架了,你正好能趁此机会让他暂时消消气,加油,我只能帮你到这一步了。”


“哈哈,陪女孩子逛街的感觉怎么样,来根糖吧,辛苦了。”


王耀将棒棒糖递给了伊万一支,糖里掺杂着桂花的花瓣,看起来是桂花味的。


“谢谢。”


伊万打开包装纸把糖送入口中,但刚入口的瞬间他一个激灵,瞬间就把糖从嘴里拿了出来。


“耀……这是什么糖啊……”


“就……棒棒糖啊,桂花味的,好像是这里的特产,怎么了?”


伊万现在已经没力气发牢骚了,只得弱弱的问一句:


“耀,你真的没吃出怪味吗?”


伊万把刚刚吃过一口的糖装回包装纸里,揣进了口袋,阿尔也觉得奇怪,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拿出自己的棒棒糖说道:


“喂,你要不要来一支原味的。”


“啊……好吧,谢谢。”


原味的吃起来果然好很多,就只是一股淡淡的蔗糖味,弗朗西斯和刘羽玲也要了一根桂花味的,果然弗朗看起来也接受不了,但刘羽玲看起来竟然没什么异样的表情,她和王耀一脸懵的看着这几个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他们的外国人。


“中/国人的味觉真可怕!”


这是其他几个人内心的呐喊。


傍晚,红日的一半隐没在了连绵的群山之中,只留下了被染红的天空,也是时候回旅店了。


在游客的队伍中,六个人有了共同的发现:


游客的人数虽然没少,但却少了三个熟悉的面孔,多出了三个个生面孔,呆滞,木讷的跟在队尾,着实令人毛骨悚然。


“耀哥……那是……什么?”


刘羽玲小心翼翼的询问王耀,王耀觉得小姑娘可能是害怕了,于是拍了拍她,安慰道


“没事,先不要看,我们一会儿会解释,你就跟着听听吧。”


“我拍了照片,留个证据,待会好归类。”


亚瑟把手机举高,在确认没人注意后便拍了几张照片,拍摄完毕,他把手机丢回包里又装做若无其事。


到达旅馆,这次他们换到了王耀他们的房间,六个人围在一起,除了“局外人”刘羽玲,其他人都拿出纸笔开始归类线索。


首先,王家老宅:

【经本地人透露,王家老宅自清末修建,主要是军阀的居住地,上下300多号人,在军阀割据时因家主的去世而慢慢没落,但却没有在战争时被损毁,也没有进入的痕迹。】


然后,王氏姐妹

【在老一辈口中,在永宁镇历史上,有两大美人,她们是王氏姐妹,是军阀家的大小姐和二小姐,大小姐名叫王玉梅,性格刚烈,为人正直,是少见的没有小姐架子的人,会用火枪和大刀,精通兵法,但因为腿伤没有随父亲参加最后一次征战;二小姐因身子弱一生都闭门未出,姓名不详。】


最后,永宁镇的祭祀月

【祭祀地点通常设在王家老宅前的一棵大桂花树下,解/放/战/争时期,有一名落魄算命先生坚持说大桂花树下藏有灵脉,起初永宁镇局民们都不信,但当时正值大旱,那先生在树下祈雨三天竟然真的下起了瓢泼大雨,于是渐渐的,大多数永宁镇居民都将大桂花树作为吉祥的象征,而祭祀月也只是为了纪念那一场大雨而已。】


“然后,这是新发现。”


亚瑟把手机放在众人面前,手机上呈现的照片正是刚刚拍的诡异游客,虽然是照片,也不禁让人浑身一凉。


这哪是什么活人,明明就是三个纸人!


“怎么会……纸人怎么会走!?”


刘羽玲稍稍向后挪了一下,她的唯物主义观算是动摇了。


“今天晚上……咱们去自行调查一下吧,当然,刘小姐可以不去。”


弗朗西斯越琢磨越感觉这事不对劲,先不说会走的纸人,这里的许多东西都很奇怪,他们一会儿是要去调查去的,刘羽玲是否要去?她虽然体术出众,可她真的受得了这些事吗?但弗朗西斯也不愿意把一个女孩子单独留下,如果再留一个人势必会降低调查的效率,正当弗朗西斯左右为难时,刘羽玲给出了她的答复。


“我要去,不会给大佬们添麻烦的,多一人多一份力量!”


“也可以……那耀就和伊万阿尔一起,我们剩下三个人一起,别受伤。”


夜里0点,六人悄悄溜出旅馆,王耀组去调查桂花树,亚瑟组去调查明天行程的地点,约定直接在房间里集合。


解散后,阿尔就带着王耀和伊万向王家老宅的方向走去,亚瑟就那么看着他们,直到强光手电的光芒消失在浓雾中,才招呼剩下两人动身。


不远处,有一双眼睛正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作者碎碎念:升高中辣!学业有些紧张,更新会很随缘,话说我参加了模联社!有没有姐妹!模联真的超好玩!代餐也很香!强推!】

livin

【沙雕/联五】玛丽苏非正常生存守则【12】

*【11】回顾 


*深夜更文的一天,对前面章节部分细节进行了修改


*黑三dover


——

——


“召唤术——”弗朗西施挥手,将手臂高高举起指向天空,只听一声惊雷炸响,转而又无事发生。


“……”


弗朗西施有些尴尬,但在亚瑟面前还是要保持微笑,他放下手臂,微微整理了一下衣服,突然开始原地旋转三百六十度。


“???”


瞬间,无数的花瓣朝着弗朗西施涌来,弗朗西施口中也念念有词,“菠萝菠萝蜜!变身!”他又原地转了几个圈,慢慢地,无数花瓣包围了弗朗西施——像龙卷风一样。


菠萝菠萝蜜?……这什么玩意……


弗朗西斯摸不着头脑,而这时,花瓣...

*【11】回顾 


*深夜更文的一天,对前面章节部分细节进行了修改


*黑三dover


——

——


“召唤术——”弗朗西施挥手,将手臂高高举起指向天空,只听一声惊雷炸响,转而又无事发生。


“……”


弗朗西施有些尴尬,但在亚瑟面前还是要保持微笑,他放下手臂,微微整理了一下衣服,突然开始原地旋转三百六十度。


“???”


瞬间,无数的花瓣朝着弗朗西施涌来,弗朗西施口中也念念有词,“菠萝菠萝蜜!变身!”他又原地转了几个圈,慢慢地,无数花瓣包围了弗朗西施——像龙卷风一样。


菠萝菠萝蜜?……这什么玩意……


弗朗西斯摸不着头脑,而这时,花瓣龙卷风卷着大风向着他冲了过来,他听见哗啦啦的响。


而这时,弗朗西斯突然感觉到自己内心一股浓烈的力量即将喷涌而出,好让他与这股力量作对。


——弗朗西施,魔法天才,弗朗西斯,魔法蠢才,殊不知,弗朗西斯只是力量被封印而导致的“蠢才”,如今,他的力量在生命将受到危险时要爆发了吗?!这股力量,一定是十分强大的——


远远的,魔法亚瑟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让人捉摸不透,他喝了一口红茶,打算细细品味。


——这玩意真难喝。


他嫌弃的把红茶放到一边,继续作为“观战者”看着一切,直到一股力量猛然击中了他。


……



亚瑟目瞪口呆的看着弗朗西斯变身成为粉色魔法少女。


粉色的魔法罢工少女。


他的这种能力怎么还能带到这个地方来而且还可以使用?!


——

——


王耀突然注意到阿尔和伊万不知啥时候不见了踪迹,于是他便打开樱信来进行联络。


他走到门口,刚刚拿出手机,天边便突然一声巨雷轰隆一下,接着,一本什么东西砸到了王耀头上。


刑啊,真刑啊。


王耀捂着头朝着上面喊道:“高空抛物是违法犯罪行为啊喂!砸到人是有生命危险的!”


啊对这里是玛丽苏世界。


王耀叹口气,啧,不知道现在世界怎么样了。希望一切都好。


他便又把砸到他的东西捡起来,发现是一本书。


——《逆袭公主:傲骨妖梅》


他打开,发现主角竟然是阿尔还有伊万,以及龙傲天王耀和三生三世阿尔……


嗯?


阿尔弗雷德公主,是一位善良的公主。


他不仅仅经常帮助自家的平民百姓,而且还常常收纳难民,曾多次恳求父亲帮助贫穷的国家,因而很受爱戴,他的父亲也很疼爱他,把他送到了樱花学院学习。


除了某个贵族。


这个贵族曾经在国王登位时做出巨大贡献,但是却被遗忘,贵族名为不辣金丝鸡,其有一子,生的乖巧可爱,叫伊万。


但伊万不是普通人,了解到父亲的遭遇后,决定攥取王位,夺得天下,同时他凭着和三生三世阿尔的关系,获得了超凡的力量。


后来,阿尔在学校舞会上被下药,成功诱惑伊万干了不该干的事,同时房间里的摄像头拍下了一切 这一切足以让阿尔身败名裂。


国王瞬间不爱阿尔公主而是去爱阿尔的乖妹妹——小美了,而下药其实也有小美参与,这一切都是阴谋罢了。


阿尔开始痛哭,而伊万又出现了,伊万说,男人,你愿意接受我的帮助吗?


期间还有忠心男二龙傲天默默守护。


“我不再是龙傲天王耀了,我是龙王。”


……


这,这故事。


王耀扶额。


手机偏偏自动响了起来,他一看,是阿尔在诉说自己被私自关在了一个房间里,房间里还有摄像头啥的,伊万也在,他们俩研究出门的方法老半天了。


房间?


王耀想到了刚刚看的那本书。


我氧化钙啊!


这波是系统送剧透?!


他猛拍脑袋,顺着故事的情节打算去找阿尔,这时,一阵力量袭击了他,他打了个踉跄,随后看见西装的工作人员四处奔波离开。


“好耶,不工作了耶!”


“兄弟们,罢工罢!”


王耀:???







青瑶

笑不活了,我们的读本

代到了代到了

笑不活了,我们的读本

代到了代到了

云辞_

【直播体/论坛体】联五在线直播(一)

【痛苦五人组】


7:35


麻了,我只想赚小钱钱:@麻了,我的法棍又碎了@麻了,我看不住伏特加@麻了,我要把茶杯都收起来@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     快点!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马上要到时间了!!!


麻了,我看不住伏特加:明明还有一个多小时。


麻了,我只想赚小钱钱:那也没有很久吧?


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只有一个小时了,而先生还没有从床上爬起来。


麻了,我只想赚小钱钱:二肥昨天晚上是不是又熬夜打游戏了?


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好像是的。救命,他黑眼圈好重啊!他自己居然...


【痛苦五人组】


7:35


麻了,我只想赚小钱钱:@麻了,我的法棍又碎了@麻了,我看不住伏特加@麻了,我要把茶杯都收起来@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     快点!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马上要到时间了!!!


麻了,我看不住伏特加:明明还有一个多小时。


麻了,我只想赚小钱钱:那也没有很久吧?


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只有一个小时了,而先生还没有从床上爬起来。


麻了,我只想赚小钱钱:二肥昨天晚上是不是又熬夜打游戏了?


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好像是的。救命,他黑眼圈好重啊!他自己居然一点意识都没有的吗?他就这么去联合国?!我得怎么帮他遮一下?


麻了,我只想赚小钱钱:众所周知,联五没有形象。


麻了,我看不住伏特加:雀食。@麻了,我要把茶杯都收起来  凯瑟琳,来帮帮忙。


麻了,我要把茶杯都收起来:好多问号啊。@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  艾玛,你试试遮瑕呢?


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OKK,我去试一下。太感谢了。


7:38


麻了,我的法棍又碎了:Mon dieu!先生又要罢工!


麻了,我要把茶杯都收起来:?


麻了,我看不住伏特加:??


麻了,我只想赚小钱钱:???不愧是他。


麻了,我的法棍又碎了:我好不容易把他劝住了(物理)。


麻了,我看不住伏特加:好,不愧是你。


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我回来啦!诶,等等,今天不是我家先生吗?


麻了,我要把茶杯都收起来:不是哦,今天是法国先生。


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顺序是什么来着?


麻了,我只想赚小钱钱:法,美,英,中,俄。


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哦哦,我最近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


麻了,我要把茶杯都收起来:二肥又?


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是!的!气死我了!!!


麻了,我要把茶杯都收起来:同情。


麻了,我的法棍又碎了:好了,我家先生出门了。


麻了,我看不住伏特加:难得弗朗西斯先生去那么早。


麻了,我的法棍又碎了:是,他说一定是个大惊喜(我觉得应该是惊吓)。


麻了,我只想赚小钱钱:主题不就是大“惊喜”吗?@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   你家先生准备好了吗?


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我不知道。他不告诉我,说告诉我了一定会被你们知道,就不是惊喜了。


麻了,我要把茶杯都收起来:我家先生也是。


麻了,我看不住伏特加:+1


麻了,我只想赚小钱钱:好吧,我也。


7:55


麻了,我的法棍又碎了:我家先生到了。


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我家先生。。。不,二肥,正在吃他的早餐。


麻了,我要把茶杯都收起来:先生已经走了。他说他一定要看看法国先生会给他准备什么大“惊喜”。


麻了,我的法棍又碎了:他的原话一定不是这样的。[洞察一切的目光.jpg]


麻了,我要把茶杯都收起来:雀食。他是这么说的:我倒要看看,死胡子又在搞什么鬼。


麻了,我的法棍又碎了:这真的是个大惊喜。[疲惫.jpg]


8:05


麻了,我只想赚小钱钱:我家先生也出门了。


麻了,我看不住伏特加:他们俩一起走的。


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他!还!没!出!门!


麻了,我要把茶杯都收起来:到了。


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麻了,我看不住伏特加:冷静。。。




【现在是7:45,趁五位先生还没来,赶紧把摄像头架上】


[啊啊啊啊终于开始了!!!我已经等了十几分钟了!]


[UN先生早上好!]


[今天是法国先生吧?]


[是的,我同事说他今天要罢工看祖国先生]


[只能说不愧是法国人。]


【放完了,我好像听见外面有脚步声,赶紧溜出去。】


[小心啊,UN先生!]


[是法国先生诶,他来的好早。]


[(法)嘿嘿,哥哥都看到了哦。]


[!!!!哥哥早上好]


[原来联五也能看到这个直播间的吗?]


[(法)不完全是哦,哥哥是自己找过来的。]


[(法)而且哥哥今天本来想罢工来着的,结果被让娜小姐物理劝说了_(:зゝ∠)_]


[不,不愧是您]


[(法)好啦,现在哥哥要去换衣服了]


[期待]





【论坛】联五直播楼


本版:


西伯利亚的小熊软糖:呼呼,万尼亚一定会给大家带来一个大惊喜哦^L^ 

//光耀千秋☆:期待。以及这次终于能夙愿得偿了。

// Hero和憨八嘎天生一对:Nahahahaha Hero肯定是最厉害的,等着吧! 

//绅调:咳,勉强参加吧。只是因为他们都参加了而已!

// 塞纳河畔的春水:哥哥已经准备好了哦(✧∇✧)

//联合国UN:为了让大家对五位先生有一个基(心)本(理)认(准)识(备),经过充(相)分(互)商(殴)讨(打),我们决定先进行一个小游戏。主题:给其他人准备一个惊喜吧✧*。٩(ˊᗜˋ*)و✧*。!


#惊喜 嘿嘿 惊喜#



1L LZ

OK,我又来给大家直播了


2L

感谢楼主


3L

快快快,我朋友说还没开始


4L LZ

来啦。现在法国先生进去换衣服了,UN先生在和大家唠嗑。


4L

堂堂联合国如此接地气的吗?


5L

毕竟对于其他的先生们来说,他的年龄确实很小,也就相当于一个小孩子吧。


6L

不说的话,我老是忘记他们可是童颜老妖怪啊,一个个都几百几千岁的。


7L

确实,总是给我一种他们只有二十几岁的错觉。


8L LZ

法国先生从里边出来了!天呐,这是哪里来的大美女?啊,哥哥的颜实在太戳我了,难以拒绝中长卷发,尤其是扎起来的时候实在太绝绝子了。


9L

确实。中长发美女实在无法拒绝。而且哥哥的头发还是金色的!


10L

醒脾被反复穿插


11L

大美人我已经说厌了


12L

不行了同志们,我要阵亡了,先去找纸擦鼻血レ(゚∀゚;)ヘ=З=З=З


13L 

但那个唇妆!!!救命它是不是花了啊!


14L LZ

.哪里,让我康康! !!!天啊UN先生求您别再往上贴了!!特写太可怕了!啊啊。。我。。啊我的天。。。


15L

有多可怕?楼主居然被吓到语无伦次。


16L

我先来说吧,让楼主缓缓。那个绝对不是口红能画出来的效果,应该是真的血,不然不会看起来像吸血鬼一样。


17L

对,这个亮度浓度绝对不是口红能达到的效果。


18L

救命怎么回事?


19L LZ

救救我。


20L

呃。楼主是不是哪次说过她晕血来着?


21L

楼主撑住!我们还要靠你的转播为活呢!你不能死啊!!!


22L LZ

我就知道你们只爱我的转播!哼,负心人。


23L

楼主别管楼上上,妈妈爱你^3^赶紧继续转播吧!


24L

噫~~


25L LZ

继续。法国先生说,这个唇妆是他故意的,为了去吓英国先生.(他说的小亚瑟应该是英国先生吧?)现在直播间里的英法厨又开始互怼了。


26L

《英法千年斗争史》


39L

#惨 亚瑟 惨#


28L

这绝对是真爱,随时随地不忘怼一下。


29L

!!!楼上,我大dover(试探


30L

啊啊啊啊找到同好了,我dover难道不好磕吗?


31L

(咳,楼上收敛一点)英国先生的全名叫亚瑟·柯克兰哦


32L LZ

那就是了(没事儿,我也磕)。诶,有人知道这个是谁吗?

       //【麻了,我要把茶杯都收起来:先生已经进去了。】


33L

好像是英国先生的秘书?


34L LZ

哦哦,怪不得她一说完法国先生就准备下楼了。


35L LZ

现在我们跟着法国先生一起下楼啦。哇哦,UN先生把楼梯间的摄像头接到直播间了,可以选择上帝视角。那个,我就还是选跟随,如果有人想看上帝视角就请@番茄番茄🍅 来给大家转播一下。


36L 番茄番茄🍅

Ok,我准备好了。


37L

感谢番茄老师


38L 

感谢番茄老师


39L番茄番茄🍅

哈哈,不用谢啦,继续看楼主转播吧。


40L LZ

好的,现在法国先生已经在楼梯角潜伏好了。有人在提醒他他的发带露出去了。(讲真,这个发带真好看,是三色旗的。)! ! !哥哥撩头发了awsl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诱惑的男人?


41L

楼主开心的连逗号都丢了。


42L

我就说看着怎么那么难受。


43L LZ

不好意思啦。


44L LZ

等等,我好像听到脚步声了。法国先生说,一定是英国先生来了。弹幕里有人问他怎么听出来的,他说小亚瑟就是这个步频,很容易就能听出来的。(救命,正主给我喂糖)


45L

这得听了多少遍才能听出来?我连我爸妈的脚步声都听不出来。


46L

我安详去世。


47L

垂死病中惊坐起,大喊一句我可以。


48L LZ

英国先生上来了。等等,哥哥,你窜的太快了!!!救命我要被晃晕了


49L LZ

哥哥居然把自己绊着了,然后亚瑟先生立刻就把他给扶住了。

救命,不会这样就暴露了吧╭(°A°`)╮


50L

别啊!我还想看亚瑟先生受到惊吓呢_(:зゝ∠)_


51L

楼上你怎么这样?(其实我也想看)


52L LZ

诶,好像还没有。赞美哥哥的化妆技术。亚瑟先生关心了他两句,就准备往上走了(他没有看到那个离谱的唇妆吗?!)


53L 

Nooooo


54L LZ

哥哥主动出击了!他直接扑到亚瑟身上去了!亚瑟先生条件反射的给了他一个过肩摔,然后就对上了那个吓人的嘴,他好像被吓到了!他语无伦次了!

【音频:结巴的亚瑟】


55L LZ

等等,他怎么倒下去了?小心!这可是楼梯,摔下去了还得了?


56L

楼主你人呢?先生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说清楚啊?


57L

这种时候就不要吊人胃口了吧?这样真的好吗?


58L LZ

抱歉,刚刚直播间被挤崩掉了。弗朗西斯先生接住他了,没有摔到。


59L LZ

等等,弗朗西斯先生是准备做人工呼吸吗?这是我不付费就能看的东西吗?


60L

这栋楼里可都是尊贵的vvvip,有什么是我们看不了的?


61L LZ

可惜了,亚瑟先生醒了。他现在是直面那个唇妆的角度,但他居然没有尖叫,不愧是大英帝国阁下。


62L

【亚瑟·柯克兰:死胡子,你有没有点创造力?每次都来这一招。】他是不是认出来了?


63L

估计是吧。但“死胡子”是什么齁甜的小情侣称呼啊?


64L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被吓到了还不肯承认的眉毛是屑。】我忏悔,我居然才知道哥哥叫什么名字。(但这个名字真的很好听)


65L

我也。。。

但法国先生这样说话,他们俩真的不会打起来吗?


66L LZ

已经打起来了,并且还从楼上一路打到楼下,吓到了路过的一干人等。


67L

只能说不愧是他们。


68L 番茄番茄🍅

据知情人士披露,他们当年还有一个英法干架岛。


69L

!!!真的吗?听起来好小学鸡啊。


70L

雀食。


71L LZ

好啦,现在他们回会议室了。摄像头被关上了,我怀疑他们在密谋什么坏事。


72L

【王耀: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啊喂?】

【伊万·布拉金斯基:如果是要谋害二肥的话请让露西亚也加入吧,呼呼ʕ ᵔᴥᵔ ʔ】

是爹咪和俄罗斯先生来了诶。他们来的也挺早的,不是说联五都是卡点的吗?


73L 番茄番茄🍅

也许是为了来看戏?看戏谁不爱呢?


74L

好有道理。


75L LZ

现在中俄两位也加入了,声音更加混乱低沉了,没有字幕实在是听不出来他们在讲什么。(而且还不能读口型!)


76L

他们这么机警干什么呀?╰(⇀‸↼)╯


77L

毕竟按他们的身份的话,平时还是需要注意这些的。


78L

是哦。他们沙雕到我又忘记他们是国家了。


79L 番茄番茄🍅

这是很正常的。


80L LZ

【麻了,憨八嘎和肥宅快乐水禁止入内:全体警戒,二肥来了!立即启动.憨八嘎.计划!】

按照我的推理,这位应该是美国先生的秘书。不是,她都直接叫二肥的吗?


81L 

二肥。(确信)他的F应该是fat的F。


82L

二肥·fat·穷死


83L 

笑死。


84L LZ

现在我们可以确定他们要害二肥了。等等,哥哥你怎么还去壁咚亚瑟先生了呢?


85L

撒贝宁吸氧.jpg


86L LZ

美国先生冲进了会议室。他看见了拥在一起的亚瑟和另外一个女人。他被震惊到了。

【阿尔弗雷德·F.琼斯:亚蒂,你在干什么?你怎么能背叛弗朗吉?!原来我的父母爱情是假的吗?】


87L 

父母爱情是什么鬼啊?天呐!原来对于二肥来说,亚瑟先生是他的母亲吗?


88L

楼上你逆我cp。


89L

你们才是邪教呢!


90L LZ 

这有什么好吵的呀?

快看中俄两位在旁边笑的多开心。


91L

【亚瑟&弗朗西斯:阿尔,原来我们俩是你的父母吗?】


92L

世界名画:惊恐的二肥


93L

哈哈哈,二肥是真的被吓到了

二肥:我以为我爸出轨了,结果居然是我妈。


94L

美国国父法兰西&英格兰


95L

谢邀,有被笑到。


96L LZ

Ok,今天的转播就到这里了。


97L

拜拜。


98L


99L

明天见啦。


100L LZ

好啦,再见!












我又来阴间点更文了。


不行,我好疲惫哦,今天码了将近1万(但是你们可能永远也看不到发出来了),史向令人头秃。


码着码着开始暴躁,于是烂尾。


月上封存

【仏英】 半缕月光|Le demi rayon du clair de lune 3-声(上)

Summary:

CP:仏英only,其他角色的互动均为友情向

时间线混乱,英文大标题为校园时期,法语大标题为成|人时期

调香师×摄影师

结局BE

标题是歌名,我的私心,欢迎来听歌

匪夷所思可能不会,但是乱写永远不会迟到。(?

请做好心理准备再决定要不要看


上一章


03 The Vioce*(上)


在巴黎人眼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是个天才,又是个怪胎——虽然有的时候这二者总是可以划上等号,但弗朗西斯的怪胎绝不因为他的天才,同样的,他的天才也不是因为他是个怪胎。

弗朗西斯所接受的教育和巴黎的普通人都一样,普通的幼儿园、普通的小学、普通的...

Summary:

CP:仏英only,其他角色的互动均为友情向

时间线混乱,英文大标题为校园时期,法语大标题为成|人时期

调香师×摄影师

结局BE

标题是歌名,我的私心,欢迎来听歌

匪夷所思可能不会,但是乱写永远不会迟到。(?

请做好心理准备再决定要不要看


上一章


03 The Vioce*(上)


在巴黎人眼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是个天才,又是个怪胎——虽然有的时候这二者总是可以划上等号,但弗朗西斯的怪胎绝不因为他的天才,同样的,他的天才也不是因为他是个怪胎。

弗朗西斯所接受的教育和巴黎的普通人都一样,普通的幼儿园、普通的小学、普通的初中以及普通的高中,唯一一点大家都不一样的就是大学,他的志愿是随便乱填的一个本地大学,就像是随机选的一样,他甚至连名字都没记住。他在那里上了一个月的学之后就退学了,一开始校方还不同意,直到他再一个月的无故旷课之后校方以此为由把他开除了。

并不是很光荣地被开除之后,弗朗西斯找了几个朋友还有邻居费里西安诺——那个因为成绩而没有大学可上的设计天才——一起开了间香水工作室。

得意于弗朗西斯很早就在为自己这条路牵线搭桥,波诺弗瓦工作室从成立到第一批产品的生产销售都很顺利,短短几个月就在巴黎大火,凭借着这样的经历,弗朗西斯成为了巴黎当地最年轻的天才调香师。

他的第一支香水“午夜花房“至今还在法国各地的专柜畅销。

而去年弗朗西斯的【爱人红茶】系列,却并没有在巴黎销售,甚至连宣传都没有做,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让在英国的合作商帮忙代理销售——英国人本不乐意接受法国人的东西,但意外的是,弗朗西斯的香无论是原料的选择还是前中后调的分配都无可挑剔——唯一遗憾的就是弗朗西斯的香很少有人合适。

他的香水被给予的最多也是最高的评价是:这不是一支香水,而是一本故事书,弗朗西斯用固定的香料写出了无数个故事,如此开放的答案,更让人觉得它是神秘的。

【爱人红茶】系列也是一样,即便原料只是以红茶为主线,搭配其他的香料,通过弗朗西斯精心地搭配香料与香料之间的比重,也能让人感到惊喜。

在【爱人红茶·玫瑰】系列出来的时候,人们都以为这是弗朗西斯在听到多方声音之后决定放下自己的天赋而为大家创作的日常香。但事实上,弗朗西斯本人在ins上说:“【玫瑰】系列是【爱人红茶】的续作,在【爱人红茶】里未说完的故事,我将留到【玫瑰】同大家说完。尽情期待吧~[飞吻][爱心]“

没错,尽情期待。在大家都认为他打错了字的时候,实际上弗朗西斯就是想让他们等,但他自己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香是已经完成了,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

 

“哦我的天……“

“这是在做什么?“

“天哪!“

如果说从前亚瑟极为喜欢《City of Star》这首歌,那么现在,亚瑟对于这首歌就只剩下恶心和厌恶。

亚瑟冲到那盏泛着浅蓝色光芒的街灯下,狠狠地摔了弗朗西斯一记耳光。弗朗西斯不怒反笑,停下了手里弹电子琴的动作,并向那位歌手致歉,然后和亚瑟回到刚才那把长椅上。

“对不起。“亚瑟开口,”我忘了现在我们不太熟。“

弗朗西斯愣住了,随后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以为你会喜欢的。“

“以前喜欢,不过现在我是古典派。“亚瑟说着,抬起手来在虚空的钢琴上流畅地弹下几个按键,脚上踩踏着那不存在的延音键。

肖邦的《离别曲》。

弗朗西斯觉得嘲讽,他们都变了,彻底变了——唯一不变的只有亚瑟是亚瑟,而弗朗西斯还是弗朗西斯,一个沉迷于摄影,一个喜欢沉醉在调香的乐趣之中。

他突然想点一支烟,可是伦敦的禁烟令使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他想让亚瑟介绍点伦敦的美食,可从他住的五星酒店中的饮食来看,伦敦不存在什么人能吃的东西。

“如果你不想吃鸽子剩下的土司的话就跟着我。”亚瑟把土司扔给弗朗西斯,站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弗朗西斯被他这一扔扔得晕头撞向,愣愣地跟在他身后。弗朗西斯稍微比划了一下,好像他确实要比亚瑟高了那么一点,今天他穿的一双平底皮鞋,亚瑟穿的高两厘米的硬底皮鞋,所以还得减去鞋的高度……

“不要以为我看不到你那幼稚的小动作,弗朗西斯。”亚瑟看上去还在生《City of Star》的气,弗朗西斯这样想着,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被点了名的弗朗西斯也不窘,笑嘻嘻地跟上亚瑟,想跟他吐槽英国的饮食,却被亚瑟无情地甩在后面。只可惜再怎样无情也改变不了弗朗西斯想要调节气氛的决心——当然这种方式只能让他单方面没有负罪感,亚瑟完全不在乎他甚至是法国人对英国菜的评价,在他心里英国菜就是他失散多年的至亲,法国那些花里胡哨的菜品根本比不上。

弗朗西斯这回没有准备去追他,而是就跟在后头,嘴里滔滔不绝地涌出他引以为傲的法语,这一举动让无数路人都纷纷看向他们:“你知道吗?你们英国的五星级酒店也不过那样,还没有我当年做得烩菜好吃——你还记得么?你可喜欢我做的烩菜了,哦还有可丽饼,想当初……”

“够了弗朗西斯,这里是伦敦。你再用你那青蛙一样的法语在这跟我拉扯过去我不保证我会不会和当初一样一走了之。我们现在只是合作伙伴,甲方和乙方。”亚瑟突然回身,而弗朗西斯还没来得及反应,差点要撞上了这位年轻的英格兰人,弗朗西斯这才知道,除去鞋跟的高度他和亚瑟也不过一般高。“或者说吧,我们还算个朋友。既然如此就不必提起那些不必要的感情了不是吗?波诺弗瓦。”

“……”弗朗西斯被亚瑟的话震慑住了,他再说不出别的话,只是稍稍点头说,“我明白了,柯克兰。” 


——————————————————

这部分在写第二章(上)的时候就写完一半了,所以今天进行一个双更⭐

*:这首歌我很喜欢于是刚才整了滚动歌词,不出意外审核通过了就可以在最后看到我的名字啦!


下一章

Y
“如果我吃掉这些所有的花,你会...

“如果我吃掉这些所有的花,你会留下来吗”


-----------------------------

@你却让我输得这么彻底,焯! 老师的《吞咽玫瑰》,太神了太神了!爱老师❤️

因为入坑晚才看到,所以马上摸了一个呜呜呜


知道画的很菜希望轻点喷😭


居然得到了老师的长评,爱了爱了

结果发现鼻子画错了😭悄悄改掉


“如果我吃掉这些所有的花,你会留下来吗”


-----------------------------

@你却让我输得这么彻底,焯! 老师的《吞咽玫瑰》,太神了太神了!爱老师❤️

因为入坑晚才看到,所以马上摸了一个呜呜呜


知道画的很菜希望轻点喷😭


居然得到了老师的长评,爱了爱了

结果发现鼻子画错了😭悄悄改掉


枫叶味憨八嘎

aph同人rpg《snowy drwam》第15话 冬日,少年

下集预告的亚瑟的梦想,来猜猜嘛!!虽然看过原游戏实况的都知道

aph同人rpg《snowy drwam》第15话 冬日,少年

下集预告的亚瑟的梦想,来猜猜嘛!!虽然看过原游戏实况的都知道

一杯茶的茬

◇ Francis . Bonnefoy◇


参考了慕夏的四季,好喜欢这种雍容的贵族气质。

我太拉,占tag致歉,后2p,3p是草稿和自设

◇ Francis . Bonnefoy◇


参考了慕夏的四季,好喜欢这种雍容的贵族气质。

我太拉,占tag致歉,后2p,3p是草稿和自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