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rawing!frisk

4758浏览    41参与
普雷尔プレア𓁀

here with me【inkdrawing】

        *嗯是之前有人说想看的drawing福

  *是曲梗来着,歌名同标题

  *歌听着挺甜的

  *阿ink的新设说身高只有122可恶我不管我当做无事发生【碎碎念】

  *sf向

  *私设有

  

  

  

  

  

  

  

  

  

  

  许多au世界的和平结局都是在伊波特山顶,迎着晨曦,阳光洒在怪物们身上,让这群也许从出生起就没见过恒星的生物从心底里感到温暖,那场景往往是橘色调的。朝日的辉煌色彩映着云彩,于是平日里或洁白或漆黑的它们拥有了新名字,彩霞,...

        *嗯是之前有人说想看的drawing福

  *是曲梗来着,歌名同标题

  *歌听着挺甜的

  *阿ink的新设说身高只有122可恶我不管我当做无事发生【碎碎念】

  *sf向

  *私设有

  

  

  

  

  

  

  

  

  

  

  许多au世界的和平结局都是在伊波特山顶,迎着晨曦,阳光洒在怪物们身上,让这群也许从出生起就没见过恒星的生物从心底里感到温暖,那场景往往是橘色调的。朝日的辉煌色彩映着云彩,于是平日里或洁白或漆黑的它们拥有了新名字,彩霞,同样,当这种看似普通,每天都会准时出现的光芒照射在草叶上时,也会赋予植物某种神秘魔力。

  在伊波特山顶,所谓完美结局发生的地方,女孩小心翼翼地守候在草丛边,等着黑暗退散,昼夜交替的那一刻,所有事物都染上火焰般的色彩时。

  *就是现在!

  她不由得感到兴奋,眼疾手快的把最嫩的草叶都摘下来,递给搭档,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满怀期待。

  “完美,就是这样!”

  骷髅接过依然被太阳照耀着的原材料,把它浸入水中,在魔法的作用下,阳光化为实质,片片剥落下来,一场小小的,碎金似的雨在水中荡漾开来。无论再看多少次都不会觉得腻,吉光片羽在此刻或许不必再用来比喻某种珍贵文物,从字面意思上来看反而更适合现在的情况。

  轻轻摇晃,纯粹的颜色扩散开来,成为一瓶新鲜出炉的橙色颜料,分明是取自本色为嫩绿的草叶上,分明刚刚落下时是璀璨的金,融化后却成了他们第一眼看到时让胸口泛起暖意的橙色。

  *好厉害!

  frisk鼓起掌,这种神奇的魔法颜料制作过程充满梦幻色彩,呈现出来的色泽也是最为优秀的,画家对这方面非常敏感,她可以发誓从未见过颜色如此艳丽,如此打动人心的颜料。

  “把你的瓶子拿来,分你一半。”

  ink并不自私。

  

  

  

  他很喜欢他的小画家,应该是喜欢吧。

  当她低头抱着本子作画的时候,那偶尔滑落下来又被她顺手别在耳后的褐色发丝,那隐约倒映出笔尖的异色双眸,那因思虑细节而不自觉蹙在一起的眉头,还有画到满意处忍不住微笑起来的嘴角。无论哪里都可爱极了,这样全神贯注投入创作的模样,这样熊熊燃烧的对画作的热情,都是最能吸引他目光的东西。

  *你看你看!我的新画,怎么样?

  人类献宝一样举起本子,两只眼睛从白纸后面探出来,无论是纸上优美流畅的线条,还是纸旁边金蓝相间的眼睛,都同样值得去凝视。对色彩的执着让怪物先看向那对看过无数次的眼睛,与他一样会变换颜色,却更加美丽,尤其是现在,从瞳孔中心有紫色扩散开,迅速侵占了金色的地盘,最终又被鸽血红替代。仿佛世界上最鲜艳的彩虹在里面流转,虹膜特有的质感又让这些本应纯粹的颜色带上褶皱,深浅不一,就像被细细折叠起来的绸缎。

  *你有没有在看画啦!

  这声音也清脆悦耳,尾音拖长后似乎化作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正轻轻挠他的肋骨,每个单词都恰到好处,无法形容这是怎样的感觉,大概像是煎鸡蛋时发现打下去的鸡蛋刚好是最完美的圆形,而且蛋黄还在正中间。

  “抱歉抱歉,不小心走神了。”

  骷髅这才专心去看纸上都画了什么。

  

  

  

  他之前从没说过那些特殊颜料是用来干什么,一直以来他都尽量让自己保持在颜料充沛的状态,那些五彩缤纷的情绪流窜在骨骼里,驱动起这个身体,做出合适的表现。当然,她也尝过这玩意,味道不怎么样,他故意做得比较难喝,毕竟谁都不知道这样蕴含强烈情绪的东西被人类喝了会怎样。

  现在算算,也差不多该到补充颜料的时间了,au守护者罕见的有些犹豫,他的搭档与他应该是情侣关系,然而,她的喜欢,她的爱是真心实意的,他的却不是。

  ink知道一般来说被赋予红色的热烈爱意实实在在从frisk的心脏涌出,他也用类似的情感制作过特殊的墨水,喝下去的瞬间,只有骨头架子的他感觉到了脉搏,汹涌澎湃的情感驱使他给了她一个法式深吻。这样的情感无法解析,无法明白地描述出来,与其他所有情感都不同,如同星球内部聚变或是裂变的原子,又像是团翻涌不定的岩浆,要把理智烧成灰。

  还好那次喝的比较少,再多点的话,怕是如果error突然出现,拿她的性命做要挟去毁灭所有au,他也会在“爱情”下一口答应。

  真是危险。

  名为爱的墨水被守护者销毁掉,并且再也不会被制作出来。

  

  

  

  所以……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当她知道墨水的真相,当她知道他没有灵魂,也无法去爱谁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呢?

  骷髅握着颜料瓶,用指节摩挲瓶口的塞子,或许是上次补充好奇心时喝太多了,当绝大多数情感都消散的时候,好奇居然还影响着他的决定。女孩刚刚完成新作品,她打算过来让搭档兼男友看看,皮靴在涂鸦球域纯白一片的地板上发出啪嗒声,他背对着她,但完全能想象出来身后是什么场景。

  她一定是小跑过来,点缀有卡通图案的长围巾飘动着,大钢笔一晃一晃,系在腰间的外套也飞扬起来,两只眼睛一金一蓝,里面满满都是永不消散的热情。

  这形象清晰极了,而漂浮在黑眼眶里的魔法瞳孔上,白色也逐渐清晰起来。

  *你看!我画了我们上次去的那个世界!

  画纸上是片迷离的星空,里面还飘着两个三头身小人,从服装打扮上一眼就能认出是他们俩。

  *ink?

  人类没有得到往常那样的回应,她有点疑惑,拍拍依然背对她的怪物。

  “抱歉,虽然我不知道现在应不应该说抱歉,但总之还是先说句对不起。”

  她第一次见到眼睛没有任何颜色的他,连笑容都显得单薄而虚假,他也许是意识到现在的伪装有多差劲,让一直上扬的嘴角回归正常,回归他最初的正常状态,面无表情。

  *你怎么了?

  frisk有点不安,也有点害怕,只是一点点害怕,她立刻就开始猜想是不是他遇到什么困难了,需不需要帮忙,如果帮忙的话要怎么帮。

  “是这样的,小画家…”

  他沿用一直以来对她的昵称,可惜这样并不能起到安心的作用。

  “我没有灵魂,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一直以来都是用魔法墨水来把各种情感灌进来,这才能表现得像个正常人的。”

  所以,真相就这么说出口了,她会怎么做呢?

  

  

  

  *那你现在为什么不喝了?

  “因为我不想隐瞒你。”

  其实还是隐瞒了一些的,比如他的真实目的。

  *嗯……

  这似乎是个难题,女孩蹙起眉,他知道这是她惯有的思考动作,在遇到特别麻烦的问题时,她还会不自觉的皱皱鼻头,看,就像现在。ink的观察还是那么仔细,对她的判定也相当准确,只是他肋骨不再有那种痒痒的感觉了。

  *也就是说,在没有墨水的情况下,你其实不喜欢我?你其实不会喜欢上任何人?

  事实如此,所以他没有否认,连一秒犹豫都没有就认可了这句话。

  “没错。”

  那么接下来会怎样呢?她会离开他吗?还是说会继续留下来?单方面付出不可能维持爱情,她会忍耐下来,继续单方面的爱着他吗?这就是他想要知道的。

  *嗯……那喝了墨水之后你喜欢我吗?

  “喜欢。”

  同样不需要犹豫就能说出答案。

  *那就没事啦!我们总会找到让你一直拥有情感的办法,对吧?

  他的小画家就是这么积极乐观,而且还不出所料的单纯。

  “嗯。”

  怪物慢悠悠拧开瓶盖,把颜料一股脑倒进嘴里,让同样代表积极的橙色染上瞳孔。

  

  

  

  au守护者必不可能让会影响理性的爱占据内心,他也没有想要追求永久情感的愿望,现在的状态其实就很好了,而且…他还好奇一件事。

  她的爱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在失败了多少次,失望了多少回之后,她才会离开他呢?

  有个叫爱德华·勒维的人说过,在艺术里,有所保留就是追求完美。

  如果她消失了……就永存一种异样的美。

暴 躁 歌 歌
@阕氏竹竹头 点的drawin...

@阕氏竹竹头 点的drawing和ink

呜呜想凑着情人节发,太赶了有点太粗糙了orz

@阕氏竹竹头 点的drawing和ink

呜呜想凑着情人节发,太赶了有点太粗糙了orz

我不是程某人

她穿上女仆装了

Ink×Drawing 

她穿上女仆装了。

Drawing 穿上女仆装了。

当她提着裙摆,一步一步走向ink时,她金色的瞳孔就是明亮的太阳。他感到无比的炽热,无论是自己,还是她。

他喝下了颜料,他的眸子在不断变化,这种从骨里传来的炽热感觉在扭曲着他的感官。他放下了画笔,有些愣神地看着她发光的棕色皮鞋。阳光使它们变得闪闪发光。

Drawing 有些腼腆地笑了,她转了一个圈后,提着裙摆向他行了一个屈膝礼。

完。ink的头骨里在闪过这一个字理智就缴械投降。

她的身上是香的,是咖啡巧克力和甜甜奶油饼干的香气。蕾丝边和猫耳朵,还有黑丝和层层裙摆,好...

Ink×Drawing 

她穿上女仆装了。

Drawing 穿上女仆装了。

当她提着裙摆,一步一步走向ink时,她金色的瞳孔就是明亮的太阳。他感到无比的炽热,无论是自己,还是她。

他喝下了颜料,他的眸子在不断变化,这种从骨里传来的炽热感觉在扭曲着他的感官。他放下了画笔,有些愣神地看着她发光的棕色皮鞋。阳光使它们变得闪闪发光。

Drawing 有些腼腆地笑了,她转了一个圈后,提着裙摆向他行了一个屈膝礼。

完。ink的头骨里在闪过这一个字理智就缴械投降。

她的身上是香的,是咖啡巧克力和甜甜奶油饼干的香气。蕾丝边和猫耳朵,还有黑丝和层层裙摆,好香的味道。

Drawing 完全没有意识到ink有什么异常,她正在尝试把刚烤好的奶油夹心饼干晾凉。不过她还是拿了一个放在嘴里——

“Ink!这个饼干还不错——”

下一秒她被ink抓住双手按在墙上。心脏突然的漏了拍。然后ink吻了上去。

Drawing 感受到口腔里的空气逐渐稀薄。ink的魔法舌头熟练地掠过她的上颚,与她粉红的舌头互相交缠在一起,ink感受到温热的奶油与女友更炽热的舌尖,他睁开眼,看见drawing 紧闭的双眼,她的脸涨红,手指因为紧紧握住而微微发红。于是他加深了这个吻。

Drawing 最终求饶。她的手被放开的一瞬,她整个人趴到ink的怀里。

“呼……”

故意压抑的呼吸和drawing 头上的猫猫耳朵,都太诱人了。

Drawing 抬起头看着他,嘴边的白色奶油让骨想入非非。她的眼睛满是动情的水雾。

所以他靠近了drawing 的耳朵,同样压低声音说:

“我们去床上继续?”

Drawing 点了点头。


啊,没了。(狗头保命)

其实是咕咕加码不出来。果然。是我太菜了。

请大家自行脑补我就溜了:D

扣扣C

关于drawing!frisk的东西(内有个人猜想√)

1.drawing!frisk是国外太太(汤不热和推特上都有她√)kim为ink!sans私配的frisk也就是说,他俩是一对√(ink并没有官配!这只是同人设定!别搞混了!)sf向的配对


2.drawing!frisk有一个小跟班(就是她旁边的那个墨水球,叫Lris√)


3.drawing!frisk不是来自ink的那个AU.ink只是在照顾她(像我画的那种ink和drawing对打那种属于同人设定)     目前还不知道drawing来自那个au√


4.drawing!frisk和ink一样有一只特别大的笔(ink的是一只...

1.drawing!frisk是国外太太(汤不热和推特上都有她√)kim为ink!sans私配的frisk也就是说,他俩是一对√(ink并没有官配!这只是同人设定!别搞混了!)sf向的配对


2.drawing!frisk有一个小跟班(就是她旁边的那个墨水球,叫Lris√)


3.drawing!frisk不是来自ink的那个AU.ink只是在照顾她(像我画的那种ink和drawing对打那种属于同人设定)     目前还不知道drawing来自那个au√


4.drawing!frisk和ink一样有一只特别大的笔(ink的是一只大笔刷,而drawing的是一只大钢笔)


5.drawing和ink一样,眼瞳可以变色√但不会变形状。同时也不会吐墨,脸红的样子很正常(难不成还会是彩虹?)


6.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drawing和ink一样,drawing应该没有纹身√


7.drawing眼瞳颜色(颜色代表的情绪)的变化和ink的一样√(比如,红色代表愤怒。但是眼瞳不会变换成任何形状×)



             我          是        分      割          线           



从这里开始就是我的猜想了√

1.drawing不像ink那样需要用颜料来维持感情,那样的话证明她拥有决心。



2.但目前为止,还不确定为何ink会带drawing出来。但是我觉得drawing的实力也不容小看√(个人认为以ink的性格来说,事情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所以在一定的程度上是某种…可能是某种利用的关系)


3.drawing和ink一样,她的笔也能创造东西,赋予生命,但同样也无法复活死者。(毕竟亲妈在创造她时也是根据他来考量的)


4.由短漫互动来看,drawing是一位性情活泼,乐观、想象力充足的女孩√(青春期少女之类的hhhhh)


4.
这只是目前我得到的资料与个人分析√

我会慢慢的去摸索她的信息(已经再问亲妈了,只是她回没回我,是不是嫌我问的太多了)

不定期更新她的信息√

阕氏竹竹头

啊啊啊啊!aliza被我画没了,就只敢截了半身

*是常服√

我爱姑娘们

啊啊啊啊!aliza被我画没了,就只敢截了半身

*是常服√

我爱姑娘们

扣扣C

这个短片挺好看的√(狗头)

名字是《各大AU的沙雕日常》

👴摸鱼儿~

👴好开心~


 老 福 特 老 龄 化 √ 

这个短片挺好看的√(狗头)

名字是《各大AU的沙雕日常》

👴摸鱼儿~

👴好开心~


 老 福 特 老 龄 化 √ 

阿梨想恰粮

摸鱼狂魔✔


没事存个图,闲出毛病了


(艹好想画红莓猹可是不会画啊啊啊啊!哭哭)

摸鱼狂魔✔


没事存个图,闲出毛病了


(艹好想画红莓猹可是不会画啊啊啊啊!哭哭)

阿梨想恰粮

摸鱼,后几p沙雕注意


实在没什么图了,就发发旧图证明我还活着吧(?( ̄~ ̄)

摸鱼,后几p沙雕注意



实在没什么图了,就发发旧图证明我还活着吧(?( ̄~ ̄)

楠竹咩都无

我在写ink的悲剧色彩时一直在循环播放这首歌,个人觉得非常贴合那篇文的氛围,推荐在看文的时候听w

我在写ink的悲剧色彩时一直在循环播放这首歌,个人觉得非常贴合那篇文的氛围,推荐在看文的时候听w

楠竹咩都无

【Ink x Drawing】悲剧色彩

        Ink回到他的涂鸦球域时,他的小小追随者没有像往常一样飞扑过来迎接他,或是趴在那张舒适的懒人沙发上创作以他们两人为主角的涂鸦。这个平时供他们休息和创作的小小乌托邦,此时地上铺满了被撕碎的画纸,像是有一朵巨大的卡萨布兰卡*盛开在这白色圣域,却又墨迹斑斑布满裂纹。那个女孩静静地站在这片碎纸风暴的中心,她的画笔坠落在地,在她赤裸的脚边漫出一滩巨大的墨渍。而她仰着头,沉默地凝望着那些悬浮在空中的AU页面,犹如静物。

        “Drawing...

        Ink回到他的涂鸦球域时,他的小小追随者没有像往常一样飞扑过来迎接他,或是趴在那张舒适的懒人沙发上创作以他们两人为主角的涂鸦。这个平时供他们休息和创作的小小乌托邦,此时地上铺满了被撕碎的画纸,像是有一朵巨大的卡萨布兰卡*盛开在这白色圣域,却又墨迹斑斑布满裂纹。那个女孩静静地站在这片碎纸风暴的中心,她的画笔坠落在地,在她赤裸的脚边漫出一滩巨大的墨渍。而她仰着头,沉默地凝望着那些悬浮在空中的AU页面,犹如静物。

        “Drawing?”

        Ink轻声呼唤他的女孩,她回过头,表情淡漠得让人觉得陌生。这让Ink不经想起,每当他体内的颜料耗尽时,这个女孩总是拼了命想要唤回他的情感。那些数不尽的时刻,在她的眼里,他是不是也像这么一具空壳,缄默,空洞,了无生气。

        “你怎么了?”

        Ink有种说不上的沉重,他试图唤醒女孩眼底的色彩。在他的记忆中,他的女孩永远那么活泼而又充满生意,她是一副由所有明亮色调组成的画,与他暗沉的棕色相对,却又是他求而不得的姿态。她金色的瞳孔里总是包含着缤纷的色彩,而每当她注视他的时候,这些色彩会在她热切而真挚的眼神中汇聚成流光,在她深邃的眼底千回百转,如同放在阳光下的彩色玻璃糖纸一样闪闪发亮,连他空洞的灵魂都忍不住为之跃动。

        他的女孩到哪里去了呢?

        “Drawing,拜托,告诉我......”

        他上前牵起她的手,将她的掌心贴在他起伏的胸腔上,那个本该存放着他灵魂的地方,而现在,那里空空如也。那些代替他灵魂的颜料仍在他体内作用,悲伤的情绪如同潮汐一般涌动,而他几乎找不到什么方式能将这种压抑的感情释放出来。

        他就快要迷失了。

        “Ink。”

        他的女孩突然说话了,灰暗的阴影取代了她明亮的瞳光。她看向上方的AU页面,比起询问更像是喃喃自语般地开口道,“你觉得,每一个AU被创造出来都是因为吗?”

        “......什么?”

        Ink试图理解她话里的含义,但是她提到了那个让他过于陌生的字眼,她提到了,这让他何以作答呢。早已将自己灵魂撕碎的他,又怎么能真正理解这个字背后巨大的情感和意义呢。他低垂下目光,说出了让自己都觉得虚伪的话,“是吧......每一个AU都是出于创作者对它们的才诞生的。难道有人会不喜欢自己的造物吗?”

        “即使他们创造悲剧?”女孩打断了他的话,她的眼神无聚焦地投向远方,像是透过那些发光的AU页面看到了它们背后的万千世界,“那些AU创造者让自己笔下的角色背上了残酷的命运,夺走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毁掉他们温暖的家,让他们被迫分离,让他们受尽折磨,永无天日。”

        女孩松开了Ink的手转身向前走去,她踩在自己曾经的画作之上,踮起脚尖避开每一道裂痕,跳过每一块墨迹,在这个破碎的舞台中央旋转身躯演绎一段无声的圆舞曲,最终在那些发出白光的AU页面下停住脚步,背对着她曾经的挚爱,声音化作虚无,“Ink,你觉得这些AU的诞生,是因为吗?”

        Ink徒劳地张了张嘴,发不出任何声音。悲剧永远比喜剧更震撼人心,他深谙此道,却对此无能为力。他所守护的是羽翼也是屠刀,他别无选择,罪孽深深扼住了他的脖颈,让他几近窒息。他的女孩在一片逆光中回过头,脸上沾满了泪水,却笑得让他心碎,“你觉得我被创造出来是因为吗?”

        他的胸腔剧烈起伏着,有些话语脱口欲出,到了嘴边却成了毫无意义的叹息。他何以作答呢?没有灵魂的人妄想对做出定义,何等狂妄。他摇了摇头,无力地垂下肩膀。

        她从远方向他走来,踩在她的画作和破碎的梦上,带着对这位AU守护者的质问和对自我存在的深深质疑。

        “你的诞生是因为吗?”

        复杂的图案在他眼眶中跳跃变化,混乱与现实交汇成无数的暗流旋涡,他沉浮其间,无路可退。

        他的女孩停在面前,手心贴上他缺失的心脏。

        “你爱我吗,Ink?”





 


“你觉得我被创造出来是因为爱吗?”

你值得被爱。


“你的诞生是因为爱吗?”

我渴望被爱。


“你爱我吗,Ink?”

我爱你。




end.


*卡萨布拉卡的花语是无望之爱与永恒的爱。

==================================

写在最后:

这篇是写给阿C的点梗,CP是ink!sans x drawing!frisk

对不起他们甜美的爱情被我写成刀了啊啊啊啊!!!【下跪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ink,他真的很难把控所以ooc都是我的锅OTZ

这是一篇关于爱与救赎的故事,drawing在经历过无数个因悲剧而诞生的AU之后逐渐迷失自我,她试图向ink求证,但ink却因为对自我情感的怀疑无法施以援手。最终他们不得爱,也不得救


没有心脏的人可以去吗?没有灵魂的人可以去吗?

我可以吗?


ink觉得缺失了灵魂的自己无法真正理解这个字所背负的情感,他不知道自己对drawing的感情是否能称之为“”,面对drawing的质疑,他无法回应,他怎么回应。毕竟,他所谓的情感都只是颜料带给他的错觉,不是么?


其实我本意是想要写他们对悲剧是否值得守护的探讨,写到最后不知为何就变成了对爱与被爱的求证,结果这题还无解。。OTZ  我到底在写些什么?

文章最后是ink想要说却没有说出口的话,他缺乏足够的勇气去面对自己的情感所以这些话将永远沉淀在他内心,被无尽的自我怀疑重重封锁。

希望你们吔刀开心。。我现在有点担心ink的迷妹们会操刀来打我(望天)


最后感谢阿C对我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你每一次的评论和推荐,这些一直都是我坚持创作的信念和决心w

此文献给你,爱你❤❤

扣扣C

👴放弃了,就是这样√

👴放弃了,就是这样√

Eiido

想要和drawing约会的ink

@扣扣C你的点图!

drawing是真的香 黑丝也太香了吧

ink有错误💦💦

见谅!

想要和drawing约会的ink

@扣扣C你的点图!

drawing是真的香 黑丝也太香了吧

ink有错误💦💦

见谅!

扣扣C

每次搞颜色我都不在,为什么?你妈的为什么?

我不干了!

(气鼓鼓)

每次搞颜色我都不在,为什么?你妈的为什么?

我不干了!

(气鼓鼓)

扣扣C

啥时候drawing的tag到100参与我就弄ink和drawing的涩图!

我不会弄这种格式的,…艹?

嘻嘻嘻嘻…

啥时候drawing的tag到100参与我就弄ink和drawing的涩图!

我不会弄这种格式的,…艹?

嘻嘻嘻嘻…

扣扣C
是和阿程约的id(ink&ti...

是和阿程约的id(ink×drawing)

嘻嘻嘻,我又可以了@我不是程某人 

是和阿程约的id(ink×drawing)

嘻嘻嘻,我又可以了@我不是程某人 

扣扣C

p1@遵纪守法好公民 

p2drawing!

p3@jue∠ 

想了想还是重新发吧!

很抱歉!

还是咕了

p1@遵纪守法好公民 

p2drawing!

p3@jue∠ 

想了想还是重新发吧!

很抱歉!

还是咕了

我不是程某人

Ink×Drawing

@扣扣C的点文!最近有特别开心的事!所以一直在咕咕咕果咩!

BE警告


ink不明白现在的景象。

他的小画家,今天没有坐在软软的沙发上,画着各个au的杉或者福,她站在对面,金色瞳孔中的光消散着。她拎着她的毛笔。

“嘿,我亲爱的……?”ink凑近了一点,以他往常的打招呼方式看看他的小画家,这时他的小画家总是会脸红着回应。

不过她没有这样做,她将毛笔一下劈了过来。

*Miss

“嘿……我亲爱的……”ink有些迷惑地看着drawing ,他眼中的符号不停地变换着,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面前出现了战斗界面。

Drawing 的身上,绑着一条又一条的丝线。

“很好。...

@扣扣C的点文!最近有特别开心的事!所以一直在咕咕咕果咩!

BE警告


ink不明白现在的景象。

他的小画家,今天没有坐在软软的沙发上,画着各个au的杉或者福,她站在对面,金色瞳孔中的光消散着。她拎着她的毛笔。

“嘿,我亲爱的……?”ink凑近了一点,以他往常的打招呼方式看看他的小画家,这时他的小画家总是会脸红着回应。

不过她没有这样做,她将毛笔一下劈了过来。

*Miss

“嘿……我亲爱的……”ink有些迷惑地看着drawing ,他眼中的符号不停地变换着,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面前出现了战斗界面。

Drawing 的身上,绑着一条又一条的丝线。

“很好。”ink 的眼中符号变为了红色,“player,你将会在地狱里燃烧。”


Ink画出了各个杉进行攻击,大大小小的龙骨炮一齐对准了drawing,ink闭上了眼。

“嘭”

Drawing 像幻影一样,穿过了龙骨炮的攻击,ink吃了一惊,回过神来,drawing 的毛笔已经在自己的头上准备打下来,ink赶紧闪避

*miss

Drawing 的关节摩擦着,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她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Ink感到自己的体力开始消耗了,他看见自己的围巾上多了一道墨水印。

这样下去不行,他想,自己只会陷入越来越被动的局面。

Drawing 的身体已经被龙骨炮打得不成样子,白色的手臂渗出鲜红的血。骨头直直插入她的大腿两侧,她一瘸一拐地站起来。他看了看drawing 的生命值。

*hp 10

他停止了攻击,玩家应该会放弃了吧。他有些沮丧地念着她的名字。

“Drawing……我的小画家…… ”

*你吃掉了奶油肉桂派 你的hp已回满

可是他的小画家听不到。

这就是游戏的诡异之处,像羽化一般,血从她身上凝固,脱落,掉在地上的血迹像有了生命般缩小,人间蒸发。

Drawing 的身体颤抖着,她的身体承受不了突然大强度的自愈,这使她尖叫着跪了下来:“啊啊啊啊啊——”

Ink立刻奔了过去,他半蹲下来,想要扶起drawing。

Drawing 的眼里一片朦胧,脸边被擦伤而渗出的血与她金色的瞳孔相互印衬,因伤痛而绽放的美丽,冷酷的无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ink 的手被drawing 打开,她的脸上出现一组又一组的代码,她的脸出现了一个绝对不会出现的表情——

=)


Drawing 已经不是drawing 了,她是被player操纵的人偶。在ink无数次呼喊后,他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么,只有切断她与player的连接——那些线。

Drawing 的攻势没有减退,她的攻击只会一次比一次完美,她提着毛笔,向ink攻了过去。

*miss

*miss

*miss

……

当drawing 第三百七十八次攻击时,他用龙骨炮打开了她的毛笔。

“好机会!!”ink拿出毛笔——一下斩断了那些丝线。


他感受到drawing 突然衰弱的生命,他接住了她,把她抱在怀里。player的屏幕上,显示着满屏的“error”


“你好?ink……”乱码逐渐消失不见,金色的眸子逐渐发出光芒。

“是的,drawing ,我在这里。”

“我的笔呢…?”

“在这里。”

Drawing 接过笔,她还是没有力量,战斗使她的所有力量消耗殆尽。她用毛笔在ink的围巾上涂着什么……

“我亲爱的,你在干什么?”

“嘿嘿,ink很健忘,对嘛?”像是要肯定答案一样,她使劲地点了点头,“对,ink很健忘。”

Ink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他只是笑着,看着drawing 涂涂画画点样子。

“好了。”drawing放下了笔,将笔扔到了一遍,ink感觉到她的心跳,对比他空空的胸腔,他感到一股陌生的温暖。

“对不起了,ink,现在,玩家那边显示错误,那么,我一定会被删除的。”

“Drawing……你在说什么,不会这样的。”

Drawing 的手颤抖着,她紧紧抓住ink 的衣服。

“Ink,你知道的,我一直很喜欢你。”

Ink抖了一下,他用手紧紧握住drawing 的手,指尖传来温度让他感到不真实。

“我知道。我也很喜欢你。”

Drawing 抬起头,金色的眼眸里漂浮着一片温柔。她轻轻 轻轻 在ink的唇上点了一下。

“再见了,ink。”

“对不起 我擅作主张涂去了所有有关我的记忆。”

“忘了我吧,ink”


*玩家摁下了“删除键”

Ink看着怀里的drawing,身上的颜色逐渐褪下,如同灰烬一样,消失了。

Ink伸出手,却感受到drawing 的余温。

有什么落在他的膝盖上。

是眼泪吗?

一定是的。

他慢慢地俯下身子,哭了起来。

他的小画家,离开他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