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dream!sans

15106浏览    163参与
fhs
@喵 的追dream之道 那个...

@喵 的追dream之道

那个抱着dream点就是@喵 的骨设

不是很会画姿势

@喵 的追dream之道

那个抱着dream点就是@喵 的骨设

不是很会画姿势

fhs

祖安兄弟日常(并不是)

一些摸鱼(懒得现在才发)

祖安兄弟日常(并不是)

一些摸鱼(懒得现在才发)

喵
还是我,混个更,诶嘿。 这个坑...

还是我,混个更,诶嘿。

这个坑等我星期五应该可以填完吧

au在逃公主dream!

还是我,混个更,诶嘿。

这个坑等我星期五应该可以填完吧

au在逃公主dream!

喵

这画dream多是一件美式啊(不想涂色啊)

好耶!完工!走人![霸气转身离开]

这画dream多是一件美式啊(不想涂色啊)

好耶!完工!走人![霸气转身离开]

世界退步第一就是我!!

我🎵画🎵的🎵像🎵坨🎵大便

系女仆装请避雷唷唷

还有缩小梗and拟兽( 点头

几星期不见我又来污染Tag了

我🎵画🎵的🎵像🎵坨🎵大便

系女仆装请避雷唷唷

还有缩小梗and拟兽( 点头

几星期不见我又来污染Tag了

ErroR-NotFounD
『色彩』 寄之前留點念想(?)...

『色彩』


寄之前留點念想(?)

我可能得了不畫他們三個就會死的病

每次一看見心情(大概)就會變好

不含有任何性轉成分  全是我畫風的問題

雷到你的話非常抱歉  但我不會悔改的

亂碼今天仍然不知道怎麼打tag  赫赫

『色彩』


寄之前留點念想(?)

我可能得了不畫他們三個就會死的病

每次一看見心情(大概)就會變好

不含有任何性轉成分  全是我畫風的問題

雷到你的話非常抱歉  但我不會悔改的

亂碼今天仍然不知道怎麼打tag  赫赫

憨憨不闲aaa(别号)

WWW是摸鱼啦

色色的dream 我好爱!!

表情包挡一下

WWW是摸鱼啦

色色的dream 我好爱!!

表情包挡一下

扇贝

审核员与刀子人的相爱相杀(下)

上篇 

设定 

是原nmd 微crnm

剧情开始变得离谱了不能接受赶紧撤

ooc预警

文笔差预警


10.

     nm不想再打搅dream的生活了,也许就这样做个邻居默默关注着他也不错,毕竟是他自己在多年以前抛弃了dream的,他没脸,也不敢与dream相认。

     他的头痛又犯了,nm只好躺到床上,试图缓解痛苦。


11.

     没过多久,dream去向ink打听,ink又问...

上篇 

设定 

是原nmd 微crnm

剧情开始变得离谱了不能接受赶紧撤

ooc预警

文笔差预警



10.

     nm不想再打搅dream的生活了,也许就这样做个邻居默默关注着他也不错,毕竟是他自己在多年以前抛弃了dream的,他没脸,也不敢与dream相认。

     他的头痛又犯了,nm只好躺到床上,试图缓解痛苦。


11.

     没过多久,dream去向ink打听,ink又问了blue,blue又问了killer,终于,dream知道了那个骨的名字。

“什么??!他叫nightmare?!”

“ink你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我为什么要开玩笑?这是他的室友告诉blue,blue又告诉我的。”

“……”

“dream你没事吧?”

“…没事,我突然想起来我阳台的衣服还没收我先回去了哈”

“?啥”

——砰——

留下ink独自在风中凌乱


12.

     当年,nm离开前把所有他和dream的合照不是带走就是把自己那部分撕了下来着,只剩下一张dream随身带着的。他本意是想让dream对过去的自己不要再抱有怀念,可是一无所知的dream发现后还以为是哥哥生了自己的气什么的,调查了很久才知道nm之前所遭受的种种,可他对寻找哥哥这件事上还是毫无头绪。

     想到这里,他靠在门上,看着自己最后一张与哥哥的合影,不禁胡思乱想起来:

他也叫nm

他的面孔和哥哥好像

可是哥哥身上没有那些…暗黑物质

他的性格也和哥哥不像

但……


13.奇怪的情节注意

     不管怎样,为了表达他的感谢,dream还是提了一袋苹果去敲了那扇门,并且暗自盼望着不是nm的室友来开门。

     还好,门后的骨是nm,不过他一脸嫌弃。

“呃……nightmare先生您好!我是dream,我想说,谢谢您前几天救了我!”dream挡住了将要关上的门,将手上的苹果塞给了nm。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砰——熟悉的响声

“啊……”

不过至少他接了苹果吧。dream暗自打气。

“我再接再厉……吧”


14.

     此后,dream几乎是天天跑上楼去找nm,虽然每次总是没聊几句nm就把门给关上了,dream还是逐渐了解了关于他的一些事情,像他也喜欢吃苹果,他有头痛症什么的。

     当然,dream有时会困惑,明明blue说nm有很多室友,为什么每次他来敲门都是nm来开门?但他一问,nm就装聋作哑或是直接关上门。不过,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kk爆料,这段时间boss总是一听到敲门声就急匆匆跑去开门,每次没说几句话就又关上,还不让问,怪耶——


15.

     两人的关系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月。直到这天,某站给邪骨团所有骨发了一个到郊外春游的活动邀请。

“春游吗?倒是值得一去,就当是找找灵感了。但是……”想到上次活动时半途头痛犯的尴尬场景,nm还是以“这种活动太无聊”为由拒绝了。

     终于将想和他一起留下的cross打发走,nm惬意地躺到了床上,又忽然坐起:他以前戴的那个月亮头箍坏了,虽然已经不再戴它,但还是得拿去修一下。成吧,正好现在killer那小子不在,没有人会问东问西的。

     nm找出一个看起来年代久远的盒子,里面是他的月亮头箍还有和dream的合照,他明知已经回不去了,但一直不舍得毁掉,就当是留个念想了。他看了一阵那一张张照片,就又装回去往门口走去。

     意外就发生在这时,nm突然感到剧烈的头痛,像无数只虫子在啃噬他的头部,他打了一个踉跄,直接倒在了门前。


16.

     同天,dream像往常一样上楼找nm,敲了敲门却迟迟没听到熟悉的开门声,还踩到一滩黏糊糊的东西,低头一看自己的鞋子都被这东西染成了黑色。dream心中瞬间警铃大作,因为这一定是nm身上的!

     dream来不及多想,踹开门闯了进去,抱起昏迷的nm向医院跑去。(这里很离谱,但dream原设确实力气很大来着)

     当然,当邪骨团团员们春游回来时看到自己家一片狼藉的样子后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17.

    医院里,dream焦急地等待着,身旁放着那个小盒子。不久,医生出来了:

“谁是里面那个患者的直系亲属?”

“我是……呃…他的朋友”

“送来得及时,已经脱离危险了。他头痛和身上黑色的粘液都是很多年以前一种违规止痛药的副作用,现在头痛可以用药物控制,但是因为时间太久,那些粘液没办法去除了。”

“……这样吗”

“你先照顾他一段时间吧,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好”

     几乎是魂不守舍的dream抱着小盒子走进了nm的病房,看着还没醒的nm出了神。

“医生说那种药叫…黑苹果……可哥哥之前明明和我说那是感冒药啊……”

“这个小盒子,紫色的,哥哥最喜欢的颜色”

“哥哥,是你吗……”

     早已泣不成声的dream打开了那个盒子,看到那个破损的头箍,压抑已久的情感终于爆发,忍不住大哭起来。

“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18.

     翌日,nm望望趴在床边的dream,不禁感叹道:

“还好没去春游。”你搞错重点了吧!

     后来,那栋楼的一群up主住户看到nm和变成nm的挂件dream回来时下巴差点惊掉。据当事人ink称:

“我当时以为我们的dream终于长大了,居然比我先找到对象”

     据另一位当事人killer称:

“当时那情景就是,总之cross差点心碎噗哈哈哈”


19.

     因为各种事已经在某站上消失一个月的“光之使者”终于更新了动态,内容让粉丝们直接炸锅:

我找到哥哥啦!

配图为dream和nm的合照

『太太——孩子已经一个月没饭吃了啊啊啊』

『什什什太太露脸了!!』

『!旁边这不是隔壁暗之帝王吗!!!』

『两位原来是兄弟吗!双厨狂喜!!』

“暗之帝王?不是那个老被我屏的up嘛”不过dream没有多思考,又继续停更消失。

     至于nm嘛,从医院回来后居然在某站上史无前例地发了糖!而且没有夹玻璃渣!发完也和dream一起停更了。

     啥?你问我他们去哪了?当然是出去到处玩了呗,ink都找不到他们人影的那种。


20.

     黄昏时分,两个骨坐在小山丘上:

“dream”

“不许再屏我视频了”

“…你真是那个暗之帝王?”

“…………”

“…………”

     太阳还没有落下,月亮也已经升起,太阳和月亮终于在黄昏重逢。

————END————


对就是这么短XD

想要一点长评呜呜

扇贝

《回溯》黑苹果线1-2原nightmare×dream

囤不住了先发发

大概是nm和dream打着打着突然穿到了月饼时期,故事都是老梗了所以可能有撞,看着玩就好

p3是草稿,先透一下

p1被提醒有点撞改了一下,p4是原版

《回溯》黑苹果线1-2原nightmare×dream

囤不住了先发发

大概是nm和dream打着打着突然穿到了月饼时期,故事都是老梗了所以可能有撞,看着玩就好

p3是草稿,先透一下

p1被提醒有点撞改了一下,p4是原版

世界退步第一就是我!!

背景真的太难画

是周更选手了

来个人教我画画吧

背景真的太难画

是周更选手了

来个人教我画画吧

扇贝

审核员和刀子人的相爱相杀(上)

某站up主设定

ooc预警——

文笔差预警——

主nmd  微量crnm

HE请放心

设定 在这里

『』里的是弹幕

(写文不易,求个关注点赞推荐QWQ)


1.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鸟儿在歌唱,花朵在绽放,而此时,我们的nm再次受到了来自审核员的一万点暴击: 

“靠!!我尼玛这小兔崽子又屏蔽我的手书视频!!我啥违规的都没干,屏的什么!!靠!”

     正好killer在直播,于是贼...

某站up主设定

ooc预警——

文笔差预警——

主nmd  微量crnm

HE请放心

设定 在这里

『』里的是弹幕

(写文不易,求个关注点赞推荐QWQ)



1.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鸟儿在歌唱,花朵在绽放,而此时,我们的nm再次受到了来自审核员的一万点暴击: 

“靠!!我尼玛这小兔崽子又屏蔽我的手书视频!!我啥违规的都没干,屏的什么!!靠!”

     正好killer在直播,于是贼笑着悄悄打开了nm房间的门开始在去世的边缘上蹦迪。

『哈哈哈哈哈这就是暗之帝王太太不为人知的一面吗』

『刀子哥又在作死了』

『有一说一,暗之帝王太太好惨但是我好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nm差点要砸电脑时,憋笑憋出内伤的killer一不小心破功了,然后——

“killer!!你找死吗!!你看我不&#*#¥*&@£¢€¢≯∝”

『原来刀子哥的真名叫killer』

『让我们为刀子哥默哀三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直播画面就黑了,只能听到killer的尖叫声。

     你问后续?后续就是killer停更了两个周。


2.

     nm的手书确实没有什么违规,只是风格太过暗黑让审核员dream觉得太负能,并且,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nm被以相同的理由屏蔽了,于是nm立即编了一篇长文来抨击这个审核员。当然,又被屏蔽了。

     nm站起来刚想再大骂一通,一阵剧烈的头痛让他倒回了椅子上,也让他没心思继续生气,三两下把那个手书视频套上一层厚厚的金色滤镜发出去后躺到了床上。

     已经在门外偷看很久的cross轻声问另外两人:

“前辈这是怎么了?”

“boss有很重的头痛病,是他以前吃的不正规药的副作用。”

“可是…他为什么要吃那种药呢?”

“我们都不知道,他不肯告诉任何人。”

“这样啊…”


3.

     另一边,ink正在直播。

“各位今天想看什么挑战哇”

『ask光之使者太太!』

『或者试吃blue做的饭嘿嘿嘿嘿』

“emmmmm…那还是ask吧…”

“小梦想家——你在里面吗”ink敲了敲dream的门问道,“我在直播,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墨水!!我说过不准那么叫我!”

“我没空!我现在正在审核视频!”

“?你在审核视频?你难道是审核员吗!?”

“不!我不是!我没说过!”

『草草草』

『光之使者太太居然是审核员吗』

『大家都听见啦哈哈哈』

『草』

『继尘埃直播间又一个百草园』

“墨水!!!快把你直播关掉!!”

…………………………


4.

      dream是审核员的事还是传开了。

     

     清晨,nm起床后一打开某站就是满屏的〖破案!某站审核员确认!〗之类的消息,nm十分不屑地瞥了一眼,不就是审核员嘛……等等,什么!!?

      审核员?!就是那个一直屏蔽他视频那个审核员?

“好啊,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小兔崽子是谁”于是nm点开了那个账号,溢出屏幕的正能量差点把他给闪瞎了。

“焯!”

“这家伙的视频怎么会发光啊!”

     nm翻看着这个“光之使者”的视频,他从来没在视频里露过脸,但是经常能听到他的声音,nm总觉得这声音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看着看着,nm发现这人现在正在直播,于是就点进了他的直播间。

     dream开这次直播主要是为了回答一些问题,依然没有露脸,直播间的背景是他的房间,nm本来想在直播间里重拳出击,抨击一番这个一直屏蔽他视频的审核员的,但是一眼就看到了dream挂在房间里的披风,披风上那个醒目的太阳图案…………

     nm想起了一些往事…


5.

     许多许多年以前,一对相爱的兄弟在这座城市上学,弟弟阳光开朗,很招同学和老师的喜欢,哥哥则沉默少言,不喜欢与人交往,大部分下课时间都自己在教室看书。

     可是,差异还是不被接受啊……

     悲剧的开始,那些人在暗地里对nm拳打脚踢,并且威胁他不许告诉老师,还每次都更变本加厉一些。他不想让dream也摊上他们,所以一直对dream隐瞒这些。

     直到有一次,nm终于鼓起勇气,去告诉了老师,希望寻求帮助,老师却只是对那些人草草训斥了几句就去忙别的了。并没有得到教训的那些人把气撒到了nm身上,几乎下了死手,到他们都觉得累了才离开。

     nm吃下了很多不正规的药来缓解痛苦,可是产生了很强烈的副作用,黑色物质从他的口鼻和眼眶流出,慢慢覆盖了全身,他的背后甚至还长出了几条触手状的东西…

     他的模样变成了和以前大相径庭的样子,所以他趁着dream不在家带上东西离开了这里。

     哥哥就这么不辞而别了,残忍地留下弟弟一个人生活在原处……


6.

     过了这么久,nm还是十分愧疚,他后来有尝试过去寻找dream,可一直没有头绪,但现在…

     nm回过神来,赶紧在直播间里发了一个弹幕:

『你这件披风是哪来的?』

     屏幕后的dream看到这句话,神色黯淡了下来,答道:

“这披风…是我哥哥以前送给我的”

     nm确认了,因为在多年前就是他亲手将这件披风送给dream的。

     后来dream说了什么,nm也没有关心,仔细看了看他主页的视频后他知道了dream是那个“blue”的领居,正好killer认识,于是他二话不说就跑出了房间,冲到killer面前:

“你认识那个叫blue的是吧?!”

“啊…是啊”这突如其来的阵仗把killer吓了一跳,“怎么了?”

“少废话快问问他住在哪!”

“好!好!好!我问!你能不能先把菜刀放下!”


7.

     经过killer的一番操作,nm要到了blue的住址,然后马不停蹄开始准备搬基地。在楼下,nm终于看到了dream,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长大了许多,还是那么阳光开朗,反观自己,阴沉消极,模样也与之前相去甚远。这样突然闯入他的世界,真的好吗?

     最后,邪骨团基地搬到了dream他们楼层的上两层,nm没有选择去与dream相认,只是默默关注着他。


8.

     dream感觉有些奇怪。

     今天早晨,他站在楼下,路对面的ink突然神色慌张地指着他头上大叫,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见的却是:

     一个浑身黑色的骨探出上半身正神情痛苦地用手捂住头,背后的触手颤颤巍巍地托住一只即将掉落在dream头顶的花盆。

     看上去对方似乎没有余力将花盆拉回去了,于是dream赶紧挪到了旁边,花盆马上掉在他刚才站的地方摔得粉碎。

     后来dream从ink口中得知,这个花盆从楼上一户人家阳台上被风吹下来了,快砸到他时又被那个黑色的骨给接住了,他好像是dream楼上几层的住户。


9.

     dream来到了那个楼层,想要道个谢,开门的一瞬间,他却愣住了。

     面前这个一身黑色的骨的面孔,好像他的哥哥啊……

     直到nm开口:“有事吗?”dream回过神来,看着他马上要关门赶紧出声:

“等,等一下”

“我是想说,谢谢您今早救了我…”

“说完了吗?说完就赶紧走。”

“诶诶等等,我叫dream,就住在楼下两层,我可以问问您叫什么名字吗?”

——砰——

     nm皱了皱眉,直接关上了门。

“啊…好吧”

“还是找其他人打听打听吧”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