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ream!sans

3941浏览    83参与
怯大鼓

这是一张质量很低的改图请注意

这是一张质量很低的改图请注意

YULXIX-鱿昔

我爱骨头

骨骼素材来自字典插图

我爱骨头

骨骼素材来自字典插图

巧力今天也在自闭

AU学院沙雕日常【2】


Dreamswap

•  “喂Night。”Cross踢了一脚上铺,“你哥不是贼有钱吗你上学期欠我那 50G 怎么到现在都没还?”

紧接着Night伸出幽怨的半个脑袋,“他有钱是有钱可是半毛都不给我啊淦!”

“还有你不要老是踹我床板啊每次你踹我床板我都会弹起来!!!”

一个梦总的玩偶从门那里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飞到了Night头上。

“要不要,15一个,配根针。”

门外Error正满脸春风地看着Cross头上的Night


Dreamswap

•  又是两年一度的校运会呢hhhh

梦总仍然报了篮球这一项。

Meme又是一次地坑自己的“队长”。

“你...


Dreamswap

•  “喂Night。”Cross踢了一脚上铺,“你哥不是贼有钱吗你上学期欠我那 50G 怎么到现在都没还?”

紧接着Night伸出幽怨的半个脑袋,“他有钱是有钱可是半毛都不给我啊淦!”

“还有你不要老是踹我床板啊每次你踹我床板我都会弹起来!!!”

一个梦总的玩偶从门那里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飞到了Night头上。

“要不要,15一个,配根针。”

门外Error正满脸春风地看着Cross头上的Night


Dreamswap

•  又是两年一度的校运会呢hhhh

梦总仍然报了篮球这一项。

Meme又是一次地坑自己的“队长”。

“你妈的为什么?!”

Night看着项目名单上她的名字陷入了沉思:

        Dreamswap!Nightmare:2000米长跑



•  今天的石油和鸡翅仍然在互怼。

“前排批发花生瓜子牛奶脉动辣条乐事可口可乐。”——星星眼

“啊还有海苔香肠假果粒雷碧粤利粤干脆面奶茶”——Meme

这次的星星眼以及Meme又把自己的本钱赚了回来。

根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DT!Dream说:“如果我哥和DS那家的梦总再打几次的话我甚至可以靠这个发家致富。”

•  我的天我终于发粮了,玩梗注意(ei)

“彩虹混蛋。”

“嗯?”

“我有几个舌头。”

“五个......怎么了?”

Error比了个剪刀手,“这是几。”

“不是Error你当我傻吗?二啊。”

“二减一等于几。”

“不是......不等于一吗,Error你没发烧吧?”Ink把手贴到Error的额头上。

Error翻了个白眼,“连起来。”

“5 2 1 ?”

“嗯,我也爱你。”

“诶……诶!你占我便宜!”

Error看着Ink气鼓鼓的样子,真的好像小孩子,“噗......好啦我占你便宜好了吧。今天校长过来巡视别让他抓着咯。”

“哪个校长哦......”

“X Gaster。”

“那没事我和他好熟的!”

巧力今天也在自闭

闺密互怼(Dream ×Ink 友情向)

最近才知道梦想家亲妈说过Dream知道Inky和他对于屠杀线的观点不同打了一架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
    他们俩我真的好喜欢友情向啊
    有错的话可以帮忙挑吗谢谢,真的需要有人帮忙因为实在找不到官设

“呼......”Ink擦去了嘴边被Dream打出的墨水。“不行我受不了了你要打你自个跑原版宇宙打大表哥去吧。”

说着Ink就画了个类似Error的懒人沙发出来。

“喂......你这什么意思,说的好像我想打似的。”梦想家翻了个白眼,“不是你先骂我的吗。”

Ink抬头,“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是为了最好的结局而不顾他人性命,但我...

最近才知道梦想家亲妈说过Dream知道Inky和他对于屠杀线的观点不同打了一架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
    他们俩我真的好喜欢友情向啊
    有错的话可以帮忙挑吗谢谢,真的需要有人帮忙因为实在找不到官设

“呼......”Ink擦去了嘴边被Dream打出的墨水。“不行我受不了了你要打你自个跑原版宇宙打大表哥去吧。”

说着Ink就画了个类似Error的懒人沙发出来。

“喂......你这什么意思,说的好像我想打似的。”梦想家翻了个白眼,“不是你先骂我的吗。”

Ink抬头,“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是为了最好的结局而不顾他人性命,但我觉得你有点太固执了Dream。”

Dream握紧了拳头,“你还知道?我都不知道你这种想法是谁给你套上来的,是那位莫名其妙的creator吗还是你自个闲着没事。”

Ink摊手,“得了是我自己闲着没事好了吧。”

“但是话说回来,有时候牺牲个体生命对于‘大局’来讲是必须的。”

“噗......大局?”Dream苦笑一声,“你所谓的‘美好结局’就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就像flowerfell一样吗?’”

“当然你也可以这么认为,活不活着是他们自己的事,我只是在做我的工作,有时候为了AU之间的平衡你不得不那么干。”

Ink的星星眼凝视着Dream,“我没有感情,当然理解不了你的想法,同样,我对于其他creator所说的‘繁花是电锯抹了剧毒’这种玩意我也不清楚。对我来讲别人的想法不重要懂吗。我无法理解你们有感情是怎么样的思路。”

“理智一点总归还是最好的。”

随着传送门的关闭,虚无空间里剩了Dream一个骨呆呆地站在那。

过了一会Dream自嘲地笑了笑,Ink可没有正真的感情啊,就算给她灌输自己的想法也只是白费口舌。

还不如留着这些精力去对付Nightmare呢。

Ylime咕咕咕
啊啊啊超喜欢Dream的啊!D...

啊啊啊超喜欢Dream的啊!Dream怎么那么可爱啊啊啊(ノД`)

啊啊啊超喜欢Dream的啊!Dream怎么那么可爱啊啊啊(ノД`)

Ylime咕咕咕
前几天刚买了UT(一直忘记自己...

前几天刚买了UT(一直忘记自己在澳洲有银行卡了orz)所以就没怎么肝图,惭愧惭愧
依旧爱着Dream!

前几天刚买了UT(一直忘记自己在澳洲有银行卡了orz)所以就没怎么肝图,惭愧惭愧
依旧爱着Dream!

Ylime咕咕咕

hope and “Dream”
本来还有一个You best nightmare

但是明天有演讲就没来得及画,改天用板子把他们都摸出来

hope and “Dream”
本来还有一个You best nightmare

但是明天有演讲就没来得及画,改天用板子把他们都摸出来

Ylime咕咕咕
万圣节快乐!可惜澳大利亚这边不...

万圣节快乐!可惜澳大利亚这边不放假蛤蛤
依旧爱着魔法少骨Dream!( ・ㅂ・)و ̑̑

万圣节快乐!可惜澳大利亚这边不放假蛤蛤
依旧爱着魔法少骨Dream!( ・ㅂ・)و ̑̑

Ylime咕咕咕

上色好难(ノД`)
我爱魔法少骨👌🏻

上色好难(ノД`)
我爱魔法少骨👌🏻

Ylime咕咕咕
魔法少骨DreamMagica...

魔法少骨Dream
Magical little bone
( ・ㅂ・)و ̑̑没毛病

魔法少骨Dream
Magical little bone
( ・ㅂ・)و ̑̑没毛病

喵了个咪的旺旺旺

frisk睡着时发生的战争【dreamtale】

*继续搞事情!!!

*修罗场!!!(nightmare*frisk*dream)

*强烈ooc避雷


突然肩头传来柔软的触感,两个骷髅转过头看着肩头的那个人,同时看了看互相。


“切~”


nightmare的心被不爽包裹着。


dream则无奈的笑笑。


两个人都呆呆地看着肩头人,她的眼睛闭着睫毛随风舞动,红润的脸,均匀地呼吸着。


这样的frisk他们······没有见过。frisk在记忆的海洋中是神秘的,不知她从何地来...

*继续搞事情!!!

*修罗场!!!(nightmare*frisk*dream)

*强烈ooc避雷

















突然肩头传来柔软的触感,两个骷髅转过头看着肩头的那个人,同时看了看互相。


“切~”


nightmare的心被不爽包裹着。


dream则无奈的笑笑。


两个人都呆呆地看着肩头人,她的眼睛闭着睫毛随风舞动,红润的脸,均匀地呼吸着。


这样的frisk他们······没有见过。frisk在记忆的海洋中是神秘的,不知她从何地来,不知她怎么来,她为何来;美丽而强大的,那句“相信我”如有人在你心头施加的令人安心的的魔法,那个在刀光剑影中穿梭的她强大的令人发颤;那个温柔的她,总是在灵魂最脆弱的时候安抚着,怎样的恶言相待都是笑容迎待;那个寂寞的她,偶尔会独自一人坐在树顶看着满天星河,吹奏着那从未听过的曲子。


但这样安静的frisk他们没有看见过,她像是卸下所有装甲露出柔软心脏的小女孩,安详地睡着。


雨沙沙地下着,雨点打着兄弟俩的灵魂,勾起丝丝回忆。














【冷吗?】frisk抵着太阳旗,低头看着身边两个小骷髅。她紧紧地握紧他们的手。眼里流露出担心的光,头上布满了汗水。nightmare抬着头看了眼frisk笑了笑以示不用担心但自己的手上的冷汗出卖了他,dream逞强地叫道:“守护者才才不会······被寒冷打败······“看来他们冷的不行呢······frisk一把把两小骷髅抱进怀中,以便传递温暖。两小骷髅没有挣扎而是更紧地拥抱住这温暖。


好温暖·······像frisk给予他们的温暖一样·······即使在这样的天也是温暖的呢·······


【阿嚏—】frisk揉揉自己的鼻子。“frisk你冷吗?”nightmare抬起头看着frisk。frisk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这算不了什么。】nightmare看着frisk的眼睛,他好像十分担忧。frisk有点心虚地撇开了他的眼睛,她又看向nightmare的眼睛,眼中一片担忧。frisk笑了笑,坚定地看着nightmare的眼睛【相信我。】nightmare的瞳孔一缩,脸慢慢地紫了,他低下头紧紧地抱住frisk。明明自己都冷的要命,还为我们······nightmare和另一个偷听的小骨头更紧地拥抱着frisk。












两兄弟从记忆中苏醒——frisk动了动。他们看着frisk,眼里满满的都是frisk。frisk的眉头皱了皱“冷·······”说罢便把头往dream歪了点。dream眼睛又多了点光,脸上是掩饰不了的笑容,她是喜欢自己的对吗?nightmare眼睛都快冒火了,他把头歪到一旁看向旗子温暖下以外的雨。


突然frisk握着他的手紧了紧,他看了眼frisk熟睡的脸。不禁笑了笑。现在也可以保护你了呢……不再是躲在一旁,或者躲在树上之类的·······呵.......nightmare仿佛想到什么不好的回忆,触手不停地飞舞着。


dream在一旁看着,他内心十分无奈,这是他哥·······他知道········


【对不起······】


兄弟俩再次看向frisk,她那好看的眉头紧锁着,她在自责。nightmare他可以感受到。


【那你们成为这样·······真是抱歉·······对不起·······】

······

【一切都是·······我的错不是吗?·······】

·······

frisk的眼睛紧闭着嘴角颤抖着。


【也许·······我在努力一下······你们就不是这样了······】


·······


【也许也许·······我不应该······出现在······你们的世界·······】


她眼角上的泪水像宝石一样点缀着她美丽的脸。


闭嘴吧·······你什么也没做?·······你以为你什么也没做吗?你这自大妄为的女人闭嘴,你怎么会什么也做呢?你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两只骨手同时抬起。它们的主人的眼窝里是满满的温柔。你让我有了幸福|悲伤的权利啊!两只手同时抚上她的脸。


非常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两骷髅对视着。


“你放手。”


“哥哥你先。“


nightmare看着眼前的弟弟,满是不切的。


“你放手,如果你还当我是哥哥的话,金色混蛋。”


“哥哥应该让弟弟,所以你放手。”


dream看着nightmare,他从未这样强硬地说话,特别是对nightmare。但他的心不让他示弱。


“你先放。”


“你先放。”


“你先放。”


“你先放。”


“你先放。”


········


两骷髅就进行着这无休止的争吵,不得不说这样就是两个幼儿园小孩在吵架一样。


“nightmare,你是不是喜欢frisk?”


dream先发制人。


“你呢?还不是同样,用你肮脏的爪子碰她。”


nightmare讽刺地说,


“你以为她会喜欢一个金色混蛋?”


nightmare眼里满满地讽刺。


“我·······”


“她会喜欢一个整天带着假面具的骷髅,天天笑嘻嘻,也不会生气的人偶。一个只会躲起来哭泣的胆小鬼?呵呵,做你的白日梦去吧!”


“我·······即使这样我仍旧喜欢她。”


nightmare不屑地看了眼dream,他的脸越来越黑,背后的触手仿佛蠢蠢欲动。


nightmare和dream沉默了,纷纷看向熟睡的人。


人的嘴唇动了动。


【喜欢·······喜欢·······】


两个骷髅凝聚了高度精神看着肩头人。


比起自己猜,还不如听本人怎么说。


【黑黑的·······】


nightmare脑子仿佛炸开了五彩烟花,嘴角慢慢地勾起,心里满是得意。


黑黑的什么?nightmare忍不住想知道剩下的话。


【黑黑的·······】


肩头人笑了,笑像清泉的波纹,从她脸上的小漩涡里溢了出来,漾及满脸。


【巧克力·······好吃·······】


“噗!”


dream忍住了笑,nightmare僵在原地。


“哥哥冷静·······”


dream安慰他但他的手捂着了快崩裂的笑,nightmare脸越来越黑,触手把周边的草一根一根拔了下来。


nightmare眼睛满满的不爽,他盘算着等会怎么收拾这女人,不过·······他看了眼这女人。


肩头人的美丽眼睛闭着,红润的脸,发丝因水蒸气黏在这美丽的脸上,带着丝丝诱惑感。嘴角微微地勾起,弧度是那样的完美,洋溢着温馨。这副笑容仿佛让整个天地都亮堂起了。


好像天晴了。


nightmare苦恼的摸摸头,把dream的太阳旗扔在一旁,还是先知道她喜欢谁吧······好让那个金色混蛋死心。













x x x x

假装很高产
梦兄弟
是钥匙扣(?)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月饼那个是私设

假装很高产
梦兄弟
是钥匙扣(?)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月饼那个是私设

反重力裙

naj!AU的一些拟人w,最后是dm

我的天希望cottoncray赶紧在一起

naj!AU的一些拟人w,最后是dm

我的天希望cottoncray赶紧在一起

不你不能
@超喜欢Dream的洛洛 最后...

@超喜欢Dream的洛洛 最后的点图!!!【质量真糟糕】本来是想画月饼的 但是发现不会画 就画了个石油

@超喜欢Dream的洛洛 最后的点图!!!【质量真糟糕】本来是想画月饼的 但是发现不会画 就画了个石油

白谷夜山
【授权搬运翻译】 太太不老汤地...

【授权搬运翻译】

太太不老汤地址:http://lunnar-chan.tumblr.com

————————————————————————

译文:
         "不要碰我的孩子,Nightmare。"

————————————————————————

护崽子的Dr也好可爱(ni)

【授权搬运翻译】

太太不老汤地址:http://lunnar-chan.tumblr.com

————————————————————————

译文:
         "不要碰我的孩子,Nightmare。"

————————————————————————

护崽子的Dr也好可爱(ni)

白谷夜山

【授权搬运翻译】

太太不老汤地址:http://lunnar-chan.tumblr.com

——————————————————————

【这里并没有东西可以看,比如说译文】

【授权搬运翻译】

太太不老汤地址:http://lunnar-chan.tumblr.com

——————————————————————

【这里并没有东西可以看,比如说译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