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reamswap

35.4万浏览    1588参与
蜂蜜山猫
我也是有瓶子sans的人了。...

我也是有瓶子sans的人了。

(骄傲)

@星梦狐我现在可以画关于瓶子sans的画了吗?

我也是有瓶子sans的人了。

(骄傲)

@星梦狐我现在可以画关于瓶子sans的画了吗?

星梦狐
瓶子店新品,ds系列(实在找不...

瓶子店新品,ds系列(实在找不到原图,哭的好大声)

瓶子店新品,ds系列(实在找不到原图,哭的好大声)

幽子【是个憨憨】

点图,我画的真的丑死了,那个人设和善善我会重新画的,那个真的太太太垃圾了

@Ny日常吹UT(冬眠时期)@只要你喜欢ani我们就是朋友了@沐漠漠

@☆梦京快乐水还有墨水,可是我没找到

点图,我画的真的丑死了,那个人设和善善我会重新画的,那个真的太太太垃圾了

@Ny日常吹UT(冬眠时期)@只要你喜欢ani我们就是朋友了@沐漠漠

@☆梦京快乐水还有墨水,可是我没找到

山中一夜风交雨

 《Prehistoric Legend》周边设定①  

【轮回的噩梦】:

  在Prehistoric Legend这个paro的多元宇宙中,每个DS!Dream曾经都是Dream,每个Nightmare都曾经是DS!Nightmare。

  因为在接近本源的过程中,越强大的人越先迷失神志,最后就连傀儡般的躯壳都会被本源吞噬成为它的一部分;无论是Dream还是DS!Nightmare,在他们的哥哥因此消失后都会逐渐掌握到与亡兄们生前使用的力量,与此同时,他们各自的情感树都将会感应到一名梦想或者梦魇的消失而开始孕育下一位该类型的守护者。

  而没有任何知情人会点破这四个梦兄弟...

【轮回的噩梦】:

  在Prehistoric Legend这个paro的多元宇宙中,每个DS!Dream曾经都是Dream,每个Nightmare都曾经是DS!Nightmare。

  因为在接近本源的过程中,越强大的人越先迷失神志,最后就连傀儡般的躯壳都会被本源吞噬成为它的一部分;无论是Dream还是DS!Nightmare,在他们的哥哥因此消失后都会逐渐掌握到与亡兄们生前使用的力量,与此同时,他们各自的情感树都将会感应到一名梦想或者梦魇的消失而开始孕育下一位该类型的守护者。

  而没有任何知情人会点破这四个梦兄弟中的任何一人,逐渐走上前辈之路的Dream或DS!Nightmare会成为下一任守护者的哥哥,悉心照料并爱着这些幼弱的弟弟——在他们失去神智之前。

  他们发疯之后,最终会像他们死去的兄长们那样迫害自己的兄弟,直到自己也死去。

  虽然会有细小的偏差,但结局没有例外,本源的力量将每个Dream与DS!Nightmare的性格侵蚀成他们的强大版本:尽管没有融合本源的Nightmare与最初的DS!Nightmare完全是两种人,年轻时候的DS!Dream和Dream也几乎没有相似之处,但当他们到达同一个境界,他们将被逐渐扭曲成类似的偏执狂。

  由于同时存在两对梦兄弟,故事又相互交叉,如果每一对的“轮回”进度不同,都可能会使得这一周目出现许多“新鲜事”,加快或者减缓某个DS!Dream或者Nightmare的生命结束,甚至可能导致Dream、DS!Nightmare或者年轻的DS!Dream和Nightmare死于他们更强大的兄弟之前——这会导致无数的偏差,也许这个Dream将“消耗”掉两个或更多个年幼的Nightmare,也许兄弟俩在比较接近的时间里双双死亡,下次他们的那棵情绪树直接重生一对出来——再加上故事之间的彼此干扰,这样每次循环当中都会发生许多不一样的新鲜事,每次循环的时间长短也不一定,甚至拉长循环的周目,让旁边另一对先轮回了几次,而这边的一对依然停留在一个周目中,使人分不出故事的首尾……

  ——但是,结局是清晰的,命运是确定的:

  屠龙者,终将成为龙。

  所以这个虽然细节并不完美但却闭合得令人绝望的循环将永远进行下去。



  目前这个循环刚好处在一个看起来比较常规的对峙局面中,Dream和DS!Nightmare对峙着先走了一步的Nightmare和DS!Nightmare。



  琐事:Ink知道这两对梦兄弟之间的循环,他已经观看了这出闹剧无数遍。可能有上千次了,因为光是他还记得的故事版本就有五六十个。

  每次情绪守护者们都至少需要五百年时间才能时机成熟地“轮回”一次。

  显而易见,Ink对此已经开始感到有点乏味了。

 

 



 

 

 

 



【深渊三兄弟】:

  “深渊”是一个沉没在“Prehistoric Legend”多元宇宙空间底部的原始元素漩涡,它深不见底,其中规模巨大而又无比紊乱的各种元素是世间一切造物的材料,无序的排列和无尽的毁灭中酝酿着无限的可能。

  就在这个地方诞生了许多堪称奇迹的东西,行使着世界的意识。

  当然,也因为这里的生物都太过狂暴和强大,创世的神明一开始就给它们划了界限,用法则来制约它们,使深渊生物不至于过于剧烈和迅猛地毁坏人间。

  Prehistoric Legend的Geno、Error和Fresh都来自深渊之底,都是强大且(部分)脱离了深渊、给人间造成了深远影响的个体。深渊任何生物的诞生都狂乱而不可预料,尤其是在所有强大个体共生的深渊底层,因此他们有着各种拐弯抹角的血缘关系。某种意义上,他们是货真价实的深渊三兄弟。

  Geno是负伤的恶魔王子,Error是吞食世界的黑龙,Fresh是身体巨大的无名蠕虫。他们要么在深渊就熟识,要么在人间打了很久的交道。虽然“深渊三兄弟”脾气各有各的古怪,但毕竟没有其他的“亲戚”,感情即使说不上深厚也很难说是冷淡。

 

  【Geno】:深渊三兄弟中的大哥,长着巨大的犄角和四双翅膀、胸口以下腹部到尾部都露出大片骨骸的古老恶魔。恶魔王子并不是指恶魔国王的儿子,而是由所有在人间战死的各种类型的恶魔回到深渊的灵魂融合而成的个体,不同历史时期的恶魔王子不会是同一只,但同一时间只能存在一名王子。

  ——Geno在诞生之初并没有清晰的理智,他聚合的力量混乱庞大到了无法被任何单一的意识控制的地步;在他精神错乱中强行锥破深渊与人间的界面之后,他一度对世界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同时他也是守护者Ink打过的第一场硬仗。最终,Geno被整个世界各股力量的联合打败,身体与灵魂都被削去了九分之八,剩下来的残躯总算是可以被他余下灵魂中的主导意识不太费力地接管了。

  没了大部分的灵魂与力量,Geno反倒生活得平静了许多。没有人会想去杀这样一个总算过上了正常人生活的王子;因为Ink警告过大家:如果杀了这个恶魔,深渊中将诞生出新的王子,麻烦只会比完整时期的Geno制造的更大。

 

  【Error】:深渊三兄弟排行在中间的那位,是一只几百英尺长的黑龙,深邃的血红眼窝里有着镶嵌青蓝色环的金黄竖瞳,全身鳞片纯黑无杂,体侧翼侧分布有一些非常细的蓝金线纹,身体与四肢、尾根都精悍健壮,双翼宽阔轻盈,尾巴尖细长有力。他是一种真龙,力量随时间而生长,而他天生的本源力量,正是毁灭。

  ——Error的力量象征着毁灭,他的诞生是末日的催化剂,如果不制止,他会提前为这个世界敲响丧钟。他本应该永远在摧毁宇宙的路途上,不知疲倦地在通向本源的道路上狂奔,而尽头就是万物的毁灭。

  虽然他的一生注定不平凡,而且他也的确没有高开低走,但这只一出生就象征着毁灭的黑龙从小到大都有些二缺是不争的事实:在非常幼小、神智还一片混沌的时候就浑浑噩噩地玩弄天赋中的位面传送魔法,硬生生把自己从深渊之底玩脱到人间,滚到郊外草丛里因为不会觅食饿得嗷嗷叫,以至于被某人当宠物收养——虽然融合本源成为最终的毁灭者后并不需要神智和人格这些多余的东西,但早期阶段你还是长点心吧。


  【Fresh】:深渊幺子,身躯庞大无比的超巨蠕虫,无法给他取名也不需要取名,如果他的本体完全抵达人间,他可能一个翻滚就能压毁八十座Ebott山以及下面的地底。他是最不可能离开深渊之底的那一位,因为体型太过巨大,法则对他的约束力最强,传送他的全部身体到达其他位面所需要的能量庞大到无法估计,根本不现实。

  ——Fresh蠕虫的体色可能是非常辣眼睛的交织的彩色,不过谁也无法考证这个居住在深渊无光区的生物具体颜色,唯一能确定的是它的体表带有许多触须,会本能地抽打和弹开接近它的人。蠕虫本体一直在沉睡,它的可怕名声起源于它制造出来的潮流瘟疫:它无聊时用自己身上的血肉制作出来的小小寄生虫,在人间东奔西走四处感染,甚至形成了一系列新的AU,而这只不过是它一点残渣般的力量衍生出来的。

  深渊蠕虫的本体看起来一直长睡不醒,其实它是把自己的意志注入了在深渊外的血肉中,也就是以寄生虫的形式在人间旅行,体验各式各样的生活,过自己喜欢的日子。即使寄生虫被杀死,Fresh的意识也能安全地在本体醒来,伸个巨大的懒腰导致深渊底部一场局部地震之后沉下心来专心思考把意识放入哪个寄生虫里面继续游玩最愉快。



  琐事:Fresh本体其实并不适合战斗,他没法运用自己因庞大而迟滞的躯体中巨量的能量,这就是为什么他隐居在深渊无光区。用磨血战术,任何一支稍强大些的冒险队伍都能杀死这头蠕虫。

  如果Geno死去,新的恶魔王子就会诞生;如果Fresh本体死去,他流放在外成百上千的寄生虫血肉中就会有一块摸索着回到深渊重新长成本体;其余的那位兄弟会不会一样呢……暂且还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很明确:

  毁灭本身是毁灭不掉的。

  

  也许在小时候就乱玩传送魔法这点上……Error的儿子随他。

铭

放放最近的鱼

p1dnm

p2福

p3互关家的靓仔


放放最近的鱼

p1dnm

p2福

p3互关家的靓仔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

【墨家三兄弟】设定更新③

*是我的私设注意

*如果与原先我发的设定冲突,以最新的为准。

*ooc注意!

————————————————————

*关于墨家设定的身高:

ink:167cm

dsink:170cm

pale:165cm【最矮】

error:184cm

dserror:176cm

temp:169cm

dsd:192cm【最高】

nm:184cm


*关于墨家设定的作战方式:

ink:擅长魔法攻击和物理攻击,远近都可,群体单体都可,全面发展

dsink:擅长物理攻击和近身作战,能用魔法但是容易失控,单体攻击,行动矫健

pale:擅长魔法攻击和作战辅助控制,群体...

*是我的私设注意

*如果与原先我发的设定冲突,以最新的为准。

*ooc注意!

————————————————————

*关于墨家设定的身高:

ink:167cm

dsink:170cm

pale:165cm【最矮】

error:184cm

dserror:176cm

temp:169cm

dsd:192cm【最高】

nm:184cm

 

*关于墨家设定的作战方式:

ink:擅长魔法攻击和物理攻击,远近都可,群体单体都可,全面发展

dsink:擅长物理攻击和近身作战,能用魔法但是容易失控,单体攻击,行动矫健

pale:擅长魔法攻击和作战辅助控制,群体攻击,近身苦手,善于逃跑【?】,狡兔三窟

dsd:物法双攻,可以治疗,可以飞行,单体攻击

nm:物法双攻,可以当盾,群体攻击,甚至可以召唤小弟【?】,也可以飞,但是损失很大本人不愿意轻易尝试。

error:远程控制,倾向于输出

dserror:远程控制,倾向于控制和辅助

temp:物法双攻,ink下位【?】

 

*dsink和pale联手打不过ink。(俩小的单说实力相加可以跟ink相当,但是毕竟经验不足,跟ink比起来还是嫩了点。)

*墨家仨联手可以跟nm或者dsd打成平手。

*nm跟dsd实力相当。

 

*生活环境:

*墨家错家jr和邪骨都在时间线之外,在一个涂鸦球区域,是一个无重力的大空间。

*涂鸦球里有很多大小不一的浮岛,每个浮岛都有自己的保护层,为了防止外来的垃圾或者石块对浮岛造成伤害和影响。保护层的强弱以浮岛的大小为准。保护层可以人为加强。

*浮岛内部有重力,浮岛外面没重力。每个浮岛的重力相同。

*除了浮岛外,涂鸦球区域还有若干的au,被很多细线吊在涂鸦球区域,有穿越au能力的人都可以自由进入。(但请小心au守护者)

*jr和邪骨各自划分了势力范围——当然是在ink作为中间人的条件下。双方的势力范围保持着动态平衡。其余的地方为公共区域。

*整个涂鸦球大体分为:jr势力范围(dreamswap区域),邪骨势力范围,公共空间和未知区域,还有一小块的墨家区域。

*jr总部建在一个很大的环境怡人的浮岛上,jr总部金碧辉煌,十分显眼。进出靠jr的通行证,戒备森严,浮岛保护罩被增强了很多。

*邪骨总部在一个环境复杂多变的浮岛上,浮岛上地势复杂,常年天气阴暗,并有很多的山和树林。邪骨总部在一座挖空了的山里面,在外表上看不出跟其他的山有什么区别,十分隐蔽。浮岛保护罩被增强了很多。

*墨家也占了一块浮岛作为自己的落脚之地。这块浮岛的面积比较小,但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也是挺大的地方。墨家甚至还在浮岛上建了一个菜园【?】浮岛保护罩也被墨家增强,但没jr和邪骨的结实。

*墨家世界大体观感:(图片来自网络)

 null


*关于错墨两家的家庭地位:

*墨家的钱都归dsink管,错家的钱都归dserror管。

*两边哥哥其实在某些方面都挺怕自己弟弟的。

*error怕dserror的原因是原先error(自己以为)把dserror气病过,其实dserror生病跟他没什么关系。【此条灵感来源:@白露子衿】而且dserror也比较爱唠叨,总是能把error说的抓狂,但是自己又不敢打。

*dsink和dserror都看自己大哥的钱看得比较紧。这俩一个喜欢闹腾瞎买东西一个喜欢买娃娃,一不留神家就会被大哥败光。

*所以有的时候,同时被自家弟弟赶出来的俩大哥会碰到一起。

*temp有的时候会跟dserror告状,告诉自己二哥大哥又双偷偷买娃娃了。

*而ink的事情败露大都是ink去欺负pale的时候被dsink顺藤摸瓜摸到的。

*总的来说,error翻车是因为temp的告密,ink翻车是因为自己作死。

 

*关于墨家设的ink:

*墨家设ink的管辖范围其实只有自己创造者的这一片区域。

*ink是创造者的秘书,他是唯一一个可以随时随地进入创造者空间的人,只有他有这个权限。

*dsink和pale只有特定的时间和次数才能进入创造者的空间。

*ink是唯一一个可以拥有所有衍生世界完整设定的人。他也可以去其他的创造者那里拿到另一个创造者的作品的所有完整资料——只要那个创造者乐意提供。

*所有骨头在18岁以前都被划分为幼骨,18岁以后才是他们真正的成长阶段。并且骨头们并不会衰老。

*作为墨家的大哥,虽然平时十分不着调,但肩上的担子是三人里最重的。

*关于墨家设dsink:

*dsink的确是个弟控,但他也是知道轻重缓急。作为墨家二哥和jr的总裁秘书他不可能一切以pale为中心,他的理智和冷静是他能生存下来的一个关键所在。

*当然dsink在遇到关于pale的事情的时候头脑发热也是在所难免的【。】这个时候你需要一个ink或者一个梦总将他拉出来

*dsink其实是很聪明的,不然怎么可能抓到那么多次ink私藏私房钱【?】

*关于墨家设pale:

*pale之所以逃跑能力高超完全是dsink的原因。dsink教pale战斗的时候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打不过就跑,命比面子重要”,再加上pale有的时候还要躲避哥哥们的眼睛出去浪,这更佳让pale的逃跑技术更上一层,就连dsink和ink想抓pale也是很难的一件事——当然也有这俩放水的原因。

*因为创造者的原因,pale是墨家的吉祥物【?】

*相对于dsink和ink,pale的感情流露十分的细小和隐晦,除了熟悉他的人以外几乎没人看的出来。

*在pale没吃AU的前提下,如果pale的感情流露十分明显,那就证明他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和冲击。需要哥哥们来亲亲抱抱【划掉】

 

*关于jr和邪骨:

*jr有专门用来打扫涂鸦球的部门,因为放任垃圾在无重力的涂鸦球中乱飘是非常危险和恶心的。当然他们并不会打扫邪骨周围的垃圾。

*至今无人知道邪骨究竟是怎样打扫这些“涂鸦球垃圾”的。

*dsd是整个世界里最有钱的男人。

*nm的触手可以变成任何形状,平时为了实用所以变成了四根触手。nm的触手也可以变成翅膀让他自己飞起来,但是石油会不断滴下,nm觉得太浪费了所以一次也没用过。【这条设定的灵感来源 @山中一夜风交雨 】

 

*墨家三人有着无条件的互相信任,并且都互相在意和关心着,无人例外。

人形咕咕机.

是秘书blue摸鱼。p2是婴儿🚗。

是秘书blue摸鱼。p2是婴儿🚗。

時Toky

咱点图画完啦

色  yu福俺没啥脑洞(挠头)

磕头致歉

第二个点图画了横竖两个版本

@你

@一瓶鴿子【期末长弧中】

@桧尽

@东黎西京
最后两p是700fo福利②

请小窗我——


咱点图画完啦

色  yu福俺没啥脑洞(挠头)

磕头致歉

第二个点图画了横竖两个版本

@你

@一瓶鴿子【期末长弧中】

@桧尽

@东黎西京
最后两p是700fo福利②

请小窗我——


王小萌的iPad账号

女仆咖啡厅(二)不喜勿喷【非常辣鸡的笔文】

女仆咖啡厅(二)


*ooc是我!


接着上回继续说,dream小天使和月饼酱都选择了呆在店里继续的看着他们的哥哥/弟弟穿女仆装/洛丽塔和黑丝。。。啊呸!是因为他们担心有一些好人。。。啊呸!变态至极的色狼会对他们的哥哥/弟弟作出出格的行为,然后他们jio会突然出现把这些色狼跟他们的弟弟/哥哥牵线搭桥。。。呃。。。我的意思是打爆他们的狼头。


其实一开始dream是拒绝的,但是在月饼的劝说之下jio跟着月饼一起当起了月老牵线。梦总表示无语。并开心的用他的平底锅铲子和月饼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追逐大戏,嗯?你说nm为什么没追dream?当然是因为他不想在他的那个弟弟面前被圣光打码...

女仆咖啡厅(二)



*ooc是我!



接着上回继续说,dream小天使和月饼酱都选择了呆在店里继续的看着他们的哥哥/弟弟穿女仆装/洛丽塔和黑丝。。。啊呸!是因为他们担心有一些好人。。。啊呸!变态至极的色狼会对他们的哥哥/弟弟作出出格的行为,然后他们jio会突然出现把这些色狼跟他们的弟弟/哥哥牵线搭桥。。。呃。。。我的意思是打爆他们的狼头。



其实一开始dream是拒绝的,但是在月饼的劝说之下jio跟着月饼一起当起了月老牵线。梦总表示无语。并开心的用他的平底锅铲子和月饼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追逐大戏,嗯?你说nm为什么没追dream?当然是因为他不想在他的那个弟弟面前被圣光打码啊,关键是旁边还有一个人类。如果被看到了的话会更羞耻的啊!



在旁边看戏的少女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拿出来她那高度防「基情」满满现场的墨镜,拿着她的甜品和王老吉开吃了。那场面。。。简直不能太完美。。。啊呸!太混乱,这时候的同时。蓝莓(ds!蓝莓)那边。



“呃。。。所以这里就是平时killer爱呆的地方?你确定没搞错,一个杀人狂会在这种一看就非常温馨的地方呆着?搞毛啊?”ink问道,他可不怎么相信killer会经常呆在回音花海里面。但是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么那违和感得有多大啊?



“呃。。。我曾经追踪过killer和nm,嗯。别多想!我只是好奇而已,lust!你用那种眼神看我干什么?”cross解释到,到了后面lust用着一种「诶呦!原来你是这种骨啊?没想到啊!」的眼神看着cross,cross被看着。看久了jio有点脸紫。



“嗯?cross,你怎么在这里啊?”killer突然从旁边的回音花海里面跳了出来。当他看到ink和蓝莓的时候脸色不尽黑了下来,他开始思考该怎么样从几个骨的围攻下跑走了。



“(咳嗽了两声)killer这次我带着他们过来是因为sen。。。啊不,老大他怎么说呢。被挟持了。”cross慢悠悠的解释到到了后面更是故意的吊killer的胃口,导致killer真滴非常不爽。但是当他听到nm被挟持了之后立马变了一个脸色。虽然他很快的就把他的脸色变回正常,但是众骨还是感受到了killer的急躁。



回到咖啡厅,里面只有三人四骨。按道理来说这边应该是人满为患的。但是每个来到au女仆咖啡厅里的人都偷偷的定下了一个潜规则,那就是不会把地点透漏出去。因为他们要保住nm和梦总的贞。。。啊呸!她们的意思是说安全,要不然吃着吃着突然闯进来一些FBI然后把nm他们给抓走那就好玩了。



如果nm和梦总听到了之后肯定会痛哭流泪,因为他们真的很想跑离这该死的女仆咖啡厅。然后换掉这身羞耻的衣服。至于FBI,呵呵呵。你家FBI打得过两个开了挂的挂*骨?信不信石油章鱼从你背后把你的脖子勒一下,bia ji的一下你就死翘翘了。旁边的horror都馋哭了。



“喂,喂。鸡翅仔你t*挡住我啦!你就不能收敛一下你的翅膀吗,真是的。”nm对着梦总喊道。他真的是受够了这个就差在脸上写着我很正义的鸡翅仔了,dream跟他比起来简直是个小天使啊!



“所以呢?”梦总冷冰冰的回答道,nm被咳得说不出话来。他也只能闭嘴了。反正继续说下去的话这个鸡翅仔也只会嗯一下啊一下,完全没有意思。



“喂,另外一个au的dream。你对那个我抱有什么样的想法啊?”月饼八卦到,他真的不怎么相信眼前的这位「好好先生」会是另外一个au的dream。外加这个au的nm也太不给力了吧?dream吃的金苹果比你少一个诶,他都长了20多cm。你怎么还没长啊?



“um。。。虽然我很想把他从黑暗中拉出来,但是想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但是我就是想试一试。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呢,所以。。。所以我还在努力的感化他。”dream小声的说道。至于有多小声呢,就跟没有差不多。



“这。。。逻辑思维混乱啊!想想如果你面前有一碗老鼠sh*t,当你拒绝吃这碗sh*t的时候旁边的人突然说「你没试过这碗sh*t你怎么知道它是sh*t?你没想过这只是面包的可能吗,而且你还说错了。这碗sh*t它可是猫咪sh*t啊!你猫主子的sh*t含泪也要清理完!」你会不会想要打*ta?”月饼反问道,眼前的这位小天使逻辑有很大的错误。就连来自另外一个au的自己都想揍那只傻*章鱼了。这位小天使还想要感化他,好吧。真不愧是小天使。



~~~~~~~~~~~~~~~~~



作者:um。。。字数好像有点少,但是管他呢!是@霍尔斯大大滴梗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

【墨家三兄弟】nightmare

*是沙雕糖,不用害怕

*与马戏团paro有关。

*马戏团(circus)相关(马戏团是刀注意):

总体剧情:http://zhaopaihanbao036.lofter.com/post/1f01daaf_1c6fde837

凋零(dsink):http://zhaopaihanbao036.lofter.com/post/1f01daaf_1c765323a

*没有西皮,墨家亲情

*ooc注意!

——————————————————————————

pale做噩梦了。

他并不记得梦中自己到底梦见了什么,他只记得一座简陋的,写着自己二哥名字的坟墓,一滩流淌在木制地板上的鲜血,...

*是沙雕糖,不用害怕

*与马戏团paro有关。

*马戏团(circus)相关(马戏团是刀注意):

总体剧情:http://zhaopaihanbao036.lofter.com/post/1f01daaf_1c6fde837

凋零(dsink):http://zhaopaihanbao036.lofter.com/post/1f01daaf_1c765323a

*没有西皮,墨家亲情

*ooc注意!

——————————————————————————

pale做噩梦了。

他并不记得梦中自己到底梦见了什么,他只记得一座简陋的,写着自己二哥名字的坟墓,一滩流淌在木制地板上的鲜血,白皑皑一片的医院和难闻的消毒水的味道,还有一个火光冲天,尸体遍地的马戏团。

而自己手上的匕首泛着寒光,脖子上破旧的围巾迎风而动。

pale惊醒了。

他有些惊魂未定的坐起来,望了望自己的四周。熟悉的家具和温馨的环境让他意识到刚刚的不过是一个噩梦而已。

pale松了口气,有些呆愣愣的傻坐在自己的床上,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躺下来打算继续睡,毕竟没人会因为一个不明所以的噩梦而打乱自己的睡觉计划。

但很显然,那个噩梦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pale在半梦半醒中又回到了刚刚的噩梦之中。也许是因为睡眠不深,所以所见之景都异常的真实。他能真切的感受到被人欺辱的恐惧,被人保护的安心,兄弟生病的焦躁,还有自己哥哥死之前为自己唱的最后一首温柔的摇篮曲,也是为他自己送行的葬歌。

床上病重的二哥逐渐悄无声息的歌声,以及他逐渐暗淡无神的眼睛,让pale的恐惧和绝望不受控制的向上攀升,直到这份感情沉重得让他不得不再一次醒来。

当pale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眼泪已经流了满脸,他好像被那个噩梦给吓懵了,瞪大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这才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已经没有心情继续睡下去了。

pale从床上爬起来,有些魂不守舍的跑到dsink的房间——毕竟是在自家,dsink并没有锁房门的习惯,pale轻轻的将房门打开,然后拿着自己的枕头就爬上了dsink的床。

dsink在睡梦中迷迷糊糊感觉自己身边有个小肉球在往自己的怀里钻,有些恼火的睁开眼睛以为是ink的恶作剧,低头一看就跟被噩梦吓得惊魂未定的pale对了个正眼。

dsink的眼神立马柔和下去很多。

pale也没想到dsink会醒过来,呆呆的看着dsink好像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

“怎么了,pale?”dsink问道,毕竟在他看来自家的弟弟还是很乖,不太可能在半夜无缘无故的爬上自己的床打扰自己休息。

pale好像突然间反应过来了什么,他低下头什么也没说,只是又往dsink的怀里钻了钻,并紧紧抱住了dsink。

dsink稍稍吃惊了一下,pale毕竟没有没有ink的颜料和dsd的情感光环加持,所以他的感情流露一般是非常微小,表达自己心情的手法也异常细微,一半人根本发现不了。

但是现在他的情感表露居然如此的明显,看来的确是被什么东西吓得不轻,而且是在晚上被吓到,看来很大可能是pale做了噩梦。

dsink也没有继续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轻轻拍打着怀里弟弟的后背,来安慰自己受惊的弟弟,同时他的大脑也在飞速运转,思考究竟是什么样的噩梦才会把pale吓成这样。

接着,他就突然想起来从ink那偷看到的创造者为另一个世界写的新剧本。

dsink的脸瞬间黑了好多,自己的弟弟自己还是很熟悉的,如果真梦到的是那个世界里的事情pale这个反应也的确很正常。

dsink随即用抱小孩的姿势将还有些惊魂未定的pale抱下床,让pale拿着自己和他的枕头,在pale有些疑惑的眼神中走出自己房间,一转身大摇大摆的进入了ink的房间。

ink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口水流了一枕头,对自己接下来要经历的艰难困苦丝毫不知。

dsink没头一皱,似乎在嫌弃ink睡姿的不美观,接着抬起腿,一脚将ink从床中心踢到了床边上,留出两个人的位置。

被一脚踢醒的ink一个骨碌爬起来,还以为是天已大亮自己弟弟在叫自己起床,但抬头一看表现在才凌晨三点,有些疑惑的扭过头就看见自己两个弟弟都在自己房间,还没等ink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dsink已经将pale放在ink的床上躺下,接着自己也在ink到床上躺了下来。

“????”ink被dsink一顿骚操作惊得有些说不出话。

“不是,你们为什么要来我这抢我的床?”

“因为你是大哥。”

“???啊?这跟我是大哥有什么关系??”

“行了别吵了赶紧睡觉。”

“可是这是我的床啊!”

ink有些委屈巴巴的辩解着,自己的床并不算大,虽然能睡下三个成年人但肯定不如一个人睡得舒服。

接着,ink就看见dsink瞪了他一眼,有些窝火的哼了一声。

“我揍不到创造者。”

ink愣了愣,又看了看有些反常的pale,好像明白了什么。

“行吧行吧。”ink有些不情愿的躺下,并把被子往自己这边拉了拉。

“那,我明天可不可以晚点起……”

“不行。”

“嘤嘤嘤ds……”

“不行就是不行。”

ink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握住pale放在脑袋旁边的一只手,伸手又揉了揉pale的脑袋。

“睡吧,pale。”ink温柔的说道。

躺在两个哥哥中间的pale,睡得格外的安稳。

 

“明天找个时间揍nightmare一顿吧,pale做噩梦肯定是他捣的鬼。”dsink这么想到。

“看来要劝一劝创造者不要瞎折腾了,不然受苦的还是自己。”快被挤下床的ink这么想到。


今天黑雪沙雕了吗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的墨家

相亲相爱呢

梗来自pop子和pipi美,莫名感觉很适合他们

画渣一个,可能有ooc,看看就好

pale团宠,没有疑问吧各位(环视一周)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的墨家

相亲相爱呢

梗来自pop子和pipi美,莫名感觉很适合他们

画渣一个,可能有ooc,看看就好

pale团宠,没有疑问吧各位(环视一周)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

【墨家-circus②】凋零(dsink篇)

*我来捅人了我来捅人了【你】

*是马戏团里面的dsink死亡的时候

*是刀,注意,请注意

*前情提要:http://zhaopaihanbao036.lofter.com/post/1f01daaf_1c6fde837

*没有西皮,只有墨家亲情

*ooc注意!!

——————————————————————————

(一)

Dsink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长时间没有获得足够的食物和营养,再加上腿上胳膊上,乃至肚子和胸口上已经发炎的伤口,这个小男孩被疾病和饥饿折磨的骨瘦如柴,根本没有力气在站起来向自己的兄弟们表达自己的安慰。他的脑门被烧得滚烫,但他还是费劲的扭过脑袋,冲着守在自...

*我来捅人了我来捅人了【你】

*是马戏团里面的dsink死亡的时候

*是刀,注意,请注意

*前情提要:http://zhaopaihanbao036.lofter.com/post/1f01daaf_1c6fde837

*没有西皮,只有墨家亲情

*ooc注意!!

——————————————————————————

(一)

Dsink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长时间没有获得足够的食物和营养,再加上腿上胳膊上,乃至肚子和胸口上已经发炎的伤口,这个小男孩被疾病和饥饿折磨的骨瘦如柴,根本没有力气在站起来向自己的兄弟们表达自己的安慰。他的脑门被烧得滚烫,但他还是费劲的扭过脑袋,冲着守在自己身旁的弟弟笑了笑。

作为大哥的ink当然看不得自己的弟弟遭受这样的痛苦。他一大早起来就发现了dsi已经异常严重的病情,安排pale照看好dsi后就急急忙忙的冲出了马戏团为墨家安排的破旧房间,说是要去找食物和药品。

但是dsi心里清楚,自己怕已经撑不过去了。

现在才只有十岁的pale对死亡并没有什么清晰和明白的认识,他只是知道自己的二哥生病了,自己的大哥让自己照顾二哥。他费力的从比自己要高一些的毛巾架子上将毛巾拿下来,用凉水冲洗拧干以后放在dsi的额头上,满脸的担忧。Dsi看着自己小不点的弟弟略显滑稽的动作有些想笑,可他已经没有力气去逗逗自己这个可爱的弟弟了。

Dsi强撑着自己的眼皮,怕自己突然闭上眼睛撒手人寰吓到弟弟。他现在已经烧得几乎没有任何力气,但依然将自己的手轻轻放在pale的头上,温柔的抚摸着。

“不用怕,pale。”dsi张口说道,声音沙哑的让他差点没有认出自己的声音。

“我没事,就是有些累。”

Pale眨着眼睛,点了点头。

 

从早上到晚上,dsi都没有吃一口东西。Pale拿着墨家偷偷攒下的口粮站到dsi的床前,为自己哥哥滴水不喝还不吃饭的行为表示异常不满。Dsi看着pale气鼓鼓的小脸突然笑了一下,在心中感慨着自己弟弟果然是向着自己的。

但他并不想浪费自己兄弟们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食物,毕竟自己这个将死之人吃了食物也是浪费。

“我不饿,pale。”还在发烧的dsi脑子依旧在嘎吱嘎吱的飞速运转,哄pale吃饭还真是要费一些脑子。

“嗯……明天我在吃,pale,我现在真的不饿……嗯,我保证,明天早上就吃……你先吃……”在dsi连哄带骗下pale才终于肯吃饭。dsi松了口气,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这下pale说什么也不肯吃了,将食物一股脑的塞到dsi怀里,见dsi终于拿起一块饼干,自己这才肯继续吃。

自己的骗人能力果然比不过大哥。Dsi这样想着,看着自己手里被“浪费”了的饼干叹了口气。

 

(二)

当外面的天色不正常的暗下来时,dsi灵敏的感受到了。

他费力的向窗外看去,现在正值夏天,这个时间天色应该还不会这么黑。Dsi看着外面黑压压的一片乌云,知道暴雨将至。

Pale有病根的,这点dsi当然知道。他扭过头去看pale,被幼时落下的病根所折磨的pale很显然对这种天气有着本能的恐惧,脸色也因此而变得有些惨白。

Dsi心里一紧,抬起眼来看了看门口的方向。

Ink还没回来。

“别怕,别怕pale,快去睡觉吧……”dsi催促道,一般在pale睡着以后这种奇怪的病就不会发作——这是ink偶然间发现的。

Pale扯了扯自己的衣服,犹豫了一下,然后又拼命的摇了摇头。

他必须要照顾好生病的哥哥。

“那……”dsi的脑袋飞速的运转着,现在自己首要的任务是把pale哄睡着,pale发病的时候有多难受,dsi是见过的。

有些着急的dsi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间胳膊一使劲,将身体撑起来坐着。

这倒令pale有些欣喜,因为以前dsi病重到连自己坐都坐不来,而现在的情况肯定是表明哥哥的身体有所好转,也许也可以挺过这次的疾病——pale天真的这么认为。

但是dsi知道,这也许是自己死亡之前的回光普照罢了。

但dsi很显然并没有打破pale的幻想,他将pale叫到床边,看着弟弟乖巧的坐在自己床边的凳子上,拿过旁边的毯子,温柔的盖在pale身上。

“那你在这里陪着哥哥睡,行么?”

Pale点了点头,趴在dsi病床的旁边,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Dsi长舒一口气,轻轻的抚摸着对方的脑袋,开口为自己的弟弟唱了最后一支摇篮曲。

【♪ Who are those little boys in pain 这些苦痛的少年们是谁 ♪】

Dsi的声音突然变得流畅而清脆了一些,温柔的声音回荡在墨家破旧的小屋里,像是在为自己的离去而送行。

【♪ just trapped in castle of dark side of moon 被困在黑暗之月的城堡中 ♪】

外面隐隐约约的出现了雷声,还有狂风扫过的声音,树叶被吹的哗啦啦作响,但这丝毫没有让dsi的声音改变一毫。

【♪ three of them shining bright in vain 三个人徒然地闪耀着光辉 ♪】

Dsi垂下眼帘,温柔的看着已经有些困意的pale,眼中满是慈爱和不舍。

没有自己的保护,这个小不点怎么办呢?

【♪ like flowers that blossom just once in years 就像每年只开一次的花朵 ♪】

折腾了一天的pale已经异常疲倦,再加上自己认为哥哥的病情已经开始好转而安心,他很快进入了梦乡。暴雨也如期而至,噼里啪啦的雨点打在玻璃上,看着pale安然入睡的表情,雨声倒让dsi变得更加平静。

【♪ they're dancing inthe shadow like whispers of love 在阴影中起舞,他们仿佛爱的低语 ♪】

Dsi感觉自己的力气正在逐渐被抽走,pale已经入睡,自己也没必要在继续装成无碍的样子。他尽量轻的躺下,生怕自己动作太大吵醒了刚刚入睡的弟弟。

【♪ just dreaming of place where they're free as dove 他们梦想有个地方,能如白鸽般自由 ♪】

他依然在唱。

Dsi躺在床上,看着有些漏雨的天花板。接着他的眼睛往旁边移了移,看向毫无动静的门口。

Ink还是没有回来。

【♪ they've never been allowed to love in this cursed cage 在诅咒的牢笼里,他们将永不允许去爱 ♪】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自己的意识也变得不在清晰。他微微扭了一下脖子,看了看趴在自己床前的pale,笑了。

【♪ it's only the fairy tale they believe 这是他们唯一相信的童话 ♪】

一声闪雷,将他最后的歌声淹没。Dsi有些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Ink没有回来。

他没有见自己大哥最后一面。

他想对自己的大哥说一声谢谢。

他还有很多话想跟兄弟们说。

他还想跟兄弟们一起走下去。

他还想陪着自己的弟弟长大。

他还想……

 

真的有些不甘心啊。Dsi这样想到。

Dsi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三)

Ink从瓢泼大雨中飞奔而来。

马戏团的人们没有给予他一丝温暖和希望。他们嘲笑着ink的幼稚和天真,侮辱着ink的尊严和人格,就像看一场极其可笑的无声戏剧。

没人愿意帮助他,但是他不能放弃,自己弟弟需要自己。他不得已溜出马戏团,去外面寻找帮助,哪想到突然一场大雨来临。

他没有想到今天会下雨,pale的病无时无刻打在自己的心上。

权衡利弊后,ink只能加速返回。病重的dsi和有病根的pale都留在屋子里,让他一刻也不敢停歇。

当他浑身湿哒哒的回到自己的屋子中时,只见到pale已经睡在dsi的床边上,正当他还没来得及为pale没犯病而感到庆幸,就发现床上的dsi已经撒手人寰。

Ink绝望的扑在dsi身上,尽量抑制住自己的声音,趴在弟弟的遗体上呜呜的哭着。

 

自己没有看dsi最后一眼,成了ink一生的遗憾。

 

Ink一夜没睡。

他将熟睡的pale稳稳当当的放到他的床上,小家伙依然在睡,对自己哥哥已经走了的事情丝毫不知,甚至还做着二哥大病痊愈的美梦。Ink坐在dsi旁边,拉着对方早已冰凉的手,无言。

等雨小了一点的时候,ink将自己的二弟背起——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好像他还活着,顺走走廊上一个破旧的铁锹,走出马戏团,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将已经逝去的dsi埋下——ink甚至没有地方去为dsi找一个像样的棺材,他只能这样。雨后清新的空气混着新鲜的泥土气息,再加上从树叶上滴答下来的雨水,让ink只感到更加的冰冷。而Dsi的表情则非常柔和而安详,就像是睡着一般。怕dsi在下面冷,ink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为dsi盖上。

Ink双手颤抖着在墓碑上刻上dsi的名字,直到所有事情都完成,ink这才实在忍不住心中悲痛,抱着dsi的墓碑嚎啕大哭。

 

那个暴躁的,倔强的,只对兄弟温柔的dsi,最终还是走了。



——————————————————————

注:dsink唱的摇篮曲为《It's only the fairy tale》(不过是个童话),歌词有轻微改动

飛越血海
  1. 她本人有追蹤我,然後很諷刺的是這張圖剛好就在這上頭,找不到,麻煩之類的話可見都是胡說八道。
  2. 這張是我發的授權轉載圖,從日期可以看見我很早就發了,並且我的lof裡頭也有黑瓜太太的授權申請跟同意圖
  3. 這張是他盜的我的圖,連我的轉載聲明一字不漏的複製去了。

佔tag致歉。

很久沒遇到那麼厚臉皮的人,不知如何開頭。

簡單來說,就是我要到授權轉發的圖被@七心闪闪 這個莫名奇妙的人偷盜了,不只圖而是包含我的授權申明一字不漏的全盜🙄

這件事起因是我的朋友發現的,我請朋友先去溝通一下(因為前面我怕是誤會)但是圖四就是溝通結果,喔因為有人想看,所以明明我們都在同一個平台,妳卻懶得給網址直接把我搬運的圖連帶我打的聲明給偷走。

我當初可以要到授權是因為我跟這位繪師太太是朋友,那時我們玩得很好(現在她已經出圈了),所以我希望她的創作可以被更多人看見故而去跟他要授權放來Lof

我的本意是希望大家可以看見這位太太的作品,而不是為了滿足沒本事畫圖...

佔tag致歉。

很久沒遇到那麼厚臉皮的人,不知如何開頭。

簡單來說,就是我要到授權轉發的圖被@七心闪闪 這個莫名奇妙的人偷盜了,不只圖而是包含我的授權申明一字不漏的全盜🙄

這件事起因是我的朋友發現的,我請朋友先去溝通一下(因為前面我怕是誤會)但是圖四就是溝通結果,喔因為有人想看,所以明明我們都在同一個平台,妳卻懶得給網址直接把我搬運的圖連帶我打的聲明給偷走。

我當初可以要到授權是因為我跟這位繪師太太是朋友,那時我們玩得很好(現在她已經出圈了),所以我希望她的創作可以被更多人看見故而去跟他要授權放來Lof

我的本意是希望大家可以看見這位太太的作品,而不是為了滿足沒本事畫圖只懂偷盜別人成品來增加自己熱度的小賊。

我本來想說能私下了結就算了,沒想到不管是我的朋友私信還是我直接留言他都打算裝死到底,無奈之下才廣為告知不知情的大家。(在我打這篇的時候,她已經把我的告知評論給刪除了🙄🙄🙄)

麻煩請不要給那張盜圖熱度,如果你原本不知道,那也沒關係,你現在知道了,請大家幫忙檢舉或者至少可以拒絕增加被盜的圖的熱度🙏

Ps最新進度對方已經刪除自己的⋯盜圖,然後假扮成另一個人來讓我把掛人長條撤下⋯並且持續私信我騷擾我(然後我把他拉黑了)在我拉黑他前她要求我把這篇掛人刪除,騷擾我的內容從頭到尾都是各種顛三倒四難以理解的話,真的滿詭異的,這裡不放上了。

我要講的重點是,她從頭到尾沒有要公開致歉的意思。所以我這裡也不打算刪除這篇,因為她根本沒有反省。就放著,要是他以後又做妖可以從@裡看見她改了什麼名(但是我真心希望不要再有受害者了)



蜂蜜山猫

求助

ds!dream的剑怎么画

ds!dream的剑怎么画

只要你喜欢ani我们就是朋友了
今天逛汤的时候看见了这个大意是...

今天逛汤的时候看见了这个
大意是亲爹不会画骨了(只会画拟人)
👴的青春没了

今天逛汤的时候看见了这个
大意是亲爹不会画骨了(只会画拟人)
👴的青春没了

Snow励志上石油

搞事(2)

*是又一篇的沙雕系列(棒)

*需要值得注意的是,这篇与上一篇没 有 任 何 关 联,是分开的不要搞混

*这篇ds主场,cp有dnm,cnm(虽然说看不出来啦),请注意避雷

*提醒一哈,我文中的人物【】指外壳,灵魂不打括号

*OOC重,如果没问题的话...Go?

【Ds!ink】Ds!Cross刚睡醒睁开眼睛就非常争气的懵了。

他是谁他在哪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他抱着一大堆文件而且对面还坐着个天使男孩?

【Ds!Blue】一位Blue此时非常迅速的,敏捷的,推开门跑了进来——

伴随着一声非常响亮的撞击声。

脑阔与墙壁亲密面对面那...

*是又一篇的沙雕系列(棒)

*需要值得注意的是,这篇与上一篇没 有 任 何 关 联,是分开的不要搞混

*这篇ds主场,cp有dnm,cnm(虽然说看不出来啦),请注意避雷

*提醒一哈,我文中的人物【】指外壳,灵魂不打括号

*OOC重,如果没问题的话...Go?

【Ds!ink】Ds!Cross刚睡醒睁开眼睛就非常争气的懵了。

他是谁他在哪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他抱着一大堆文件而且对面还坐着个天使男孩?

【Ds!Blue】一位Blue此时非常迅速的,敏捷的,推开门跑了进来——

伴随着一声非常响亮的撞击声。

脑阔与墙壁亲密面对面那种的。

[艹艹艹艹艹....]【Ds!Blue】Ds!Nightmare捂着自己脑袋站起来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的两个家伙都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值得区分的是,【Ds!ink】ink那个小婊砸懵逼之后就非常直白的当着他的面笑的双手捶地。

而Dream那家伙...

等等如果他没看错那脸上就是明晃晃的一副嫌弃的模样。

不过他Nightmare可是非常宽容大度的。

于是他竖起了自己的中指并一脸核善的逼问对面的两个家伙。

[你们,他妈的,都是谁?]

【Ds!ink】Ds!Cross身为Ds!Nightmare的好队友兼好基友,当然是在他顶着Blue壳子说话的第一时候就认出了——

哦对不起他脑子不好把对方认成了Ds!ink。

瞧瞧,瞧瞧,这就是好队友之间的默契。

【Ds!Dream】Ds!ink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遵循着礼尚往来的原则朝着对方表达了善意并附带着回答吐了吐他金色的舌头。

一共五个字。

[你 猜 啊,碧 池。]

简洁明了,言语通顺。

妙。

实在是妙。

这时候,我们亲爱的Cross君才反应过来这位披着天使男孩外衣的家伙才是那个小婊砸。

不愧是Ds!Cross君呢。

果然是MeMe小队中最容易动用武力的人。

正在办公室气氛无比尴尬的时候——我们亲爱的【Ds!Error】一脸淡然的走了进来。

就跟眼睛下意识瞎了一样略过了趴在地上的【Ds!ink】Ds!Cross和表情狰狞的【Ds!Blue】Ds!Nightmare,云淡风轻的走到了正在与【Ds!Blue】Ds!Nightmare疯狂友好手势的正义王朝总裁身边。

[Ink,不要用我的身体做出这种动作。]

瞧这语气,这表情,就跟与自己无关一样。

不愧是真.正义王朝总裁,够冷静,够成稳,够成熟。

好。

都到齐了没?

还有谁没到?

扣分!

【Ds!Blue】Ds!Nightmare数了数在场几位。

嗯。

Ink,Dream,Error,还有他自己。

还有那个操控了自己身体的混蛋以及Cross没到。

等等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然后他就从怀里拿出了一个...

神奇的东西。

神奇到让【Ds!ink】Cross君违反地心引力直接爬到天花板的那种。

嗯,Cross,确定了。

然后他就听见了自己身体的声音。

被扩音器扩大了,从楼下传来的那种。

然后等在座四位透过透明玻璃看到楼下的时候

这场面

比二营长开炮还要刺激。

——【Ds!Nightmare】Ds!Blue在楼下的人群直接拿着个扬声器声音优美宛转的说着一句众所周知的话。

[窝窝头,一块钱四个!]

然后被他搂着的【Ds!Cross】Ds!Error摆出一副快要哭了的笑容补上了那一句——

[嘿嘿...]

JR正式爆炸。

『JR最新新闻:正义王朝总裁与其下属发生内讧,其秘书竟在一旁捶地大笑;通缉犯某N与某E竟在公共场所公然贩卖窝窝头,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