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dreamtale au

1449浏览    215参与
鸽子汤
副城主:所以他就是不想让我靠近...

副城主:所以他就是不想让我靠近是吗?


——————————

改图画师七言不可抱图,真想抱请来找我授权

副城主:所以他就是不想让我靠近是吗?


——————————

改图画师七言不可抱图,真想抱请来找我授权

仙女酵母🥛

文艺复兴+一小时极速摸鱼。

是我家DTAU里的dream。

文艺复兴+一小时极速摸鱼。

是我家DTAU里的dream。

Dreamtale翻译

/ask楼(同人向)/(截止咯)


1.标题的意思是这里的每一个问答(您可以在提问箱提问,也可以在评论区评论)都不会被发给Jokublog来确定其准确性,本人只会在没有可用的参考时主观臆断,因为这是一个同人游戏🤣

请原谅我,给跪了QAQ

2.角色推荐顺序为-(综合排列:想画的程度➕对性格的掌握程度)

1⃣️

Dream-苹果事件前/换装后

2⃣️

Dream-接触村民前

Nightmare-未腐化

3⃣️

Dream/Nightmare-苹果事件

Neil-苹果事件后

Dream-苹果事件后,换装前

4⃣️

村民(注:若不注明时间与人物就让这些变量随机咯)

Nightmare...

/ask楼(同人向)/(截止咯)


1.标题的意思是这里的每一个问答(您可以在提问箱提问,也可以在评论区评论)都不会被发给Jokublog来确定其准确性,本人只会在没有可用的参考时主观臆断,因为这是一个同人游戏🤣

请原谅我,给跪了QAQ

2.角色推荐顺序为-(综合排列:想画的程度➕对性格的掌握程度)

1⃣️

Dream-苹果事件前/换装后

2⃣️

Dream-接触村民前

Nightmare-未腐化

3⃣️

Dream/Nightmare-苹果事件

Neil-苹果事件后

Dream-苹果事件后,换装前

4⃣️

村民(注:若不注明时间与人物就让这些变量随机咯)

Nightmare-接触村民前

5⃣️

lanny

Nightmare-腐化(注:本人只是害怕他😖您可以对他ask!)

6⃣️(非常主观,不推荐)

Nim

Neil-(在lanny的世界里)


问题示例:

ask村民-苹果事件前:你的房子是什么颜色的?


我叫三方

INSTEADDREAM(替代梦想)②

注:这是一个《DREAMTALE》的二次衍生au,是一个互相救赎的故事。


        事情似乎被Nightmare想的太简单了。


        原以为在半路上就会停止的小雨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变得更加猛烈起来,迎面而来的风将雨水劈头盖脸地砸向Nightmare,差点糊住他的眼睛。Nightmare只得咬紧牙关,眯起双眼,勉强辨认着方向,一步一个水坑地朝前走。...


注:这是一个《DREAMTALE》的二次衍生au,是一个互相救赎的故事。




        事情似乎被Nightmare想的太简单了。


        原以为在半路上就会停止的小雨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变得更加猛烈起来,迎面而来的风将雨水劈头盖脸地砸向Nightmare,差点糊住他的眼睛。Nightmare只得咬紧牙关,眯起双眼,勉强辨认着方向,一步一个水坑地朝前走。


        身上的伤口在雨水的浸泡下开始发痛,可是比起自己,Nightmare显然更担心他背上的Dream——他都已经听到Dream疼得在他耳边发出吸凉气的声音了。


        “再坚持一下,Dream。”Nightmare偏过头对Dream轻声安抚道,“我们马上就能回到情感树了。”


        “嗯。”Dream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将自己的脸埋在Nightmare的肩膀上 。




        终于看到情感树了 。


        欣喜涌上Nightmare的心头,令他在不自觉间加快了他的脚步,途中因走得太过急切,差点儿脚下一滑摔上一跤。


        一回到情感树下,Nightmare就小心翼翼地把Dream轻轻地放在一块比较干燥的地方,嘴里还不住地叮嘱着“小心一点儿 ”。


        在安置好Dream之后,Nightmare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然后紧挨着Dream坐了下来。


        雨越下越大,乌云中不时刺出一两道耀眼的电光,发出了“隆隆”的雷声。情感树在风雨中不断地摇晃,树叶“沙沙”作响,挂在树上的金苹果与黑苹果随着情感树而摆动,而那两位全身湿透的小守护者者则坐在树下躲避着风雨。


        情感树的确为他们挡住了一些雨水,但是是这一点雨水与暴风雨相比完全是微不足道。小守护者们在树下因寒冷而全身发抖——他们并不是真正的骷髅怪物,他们也会感觉到寒冷。


        与原版不同,这位Dream并不害怕闪电和随之而来的雷声,而他的哥哥是通过一件很久很久以前,久到村庄都没有出现时的事情知晓这一点的。




        那天也下着雷阵雨,Nightmare到处都找不到Dream,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结果当他经过一棵普通的大树时,他听见树上传来了Dream的声音。他抬起头,就看见Dream淋着雨坐在树的最顶端看闪电,还兴奋的大呼小叫。


        Dream害不害怕Nightmare不清楚,但是Nightmare当场被吓得魂都飞了,连忙叫Dream从树上下来,Dream不情不愿地从树上爬下来后没多久,闪电就击中了那棵树,把它劈成了焦炭。


        这件事发生后Nightmare不得不向他的兄弟反复强调闪电是一种极其危险的东西,尽管Dream已经不会再在雷雨天爬树了,但是Dream依然是不怕闪电的。


        而且自从村庄出现了,Dream就把所有的精力都用于帮助那些村民们,再也没有闲暇去爬树了。


        说实话,Nightmare对Dream这乐观开朗到近乎缺心眼的性格并不反感,他也不奢求村民能像对Dream一样对待他。他的愿望只是能过着平安无事的生活,顺带看着他那聒噪的兄弟去做他想做的事情。


        更何况在经历了今天的事后,Nightmare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希望Dream可以保持他那份天真善良,去做一只自由自在的知更鸟。




        “啊嚏!”


        Dream的喷嚏声把Nightmare从思索中拉了回来。Nightmare转头看向只穿了一件外套,因寒冷而缩成一团的Dream,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很复杂的情绪,让他很不是滋味。


        Nightmare的日常衣着远比Dream多,因为穿的衣服厚一些的话,石块和拳头打在身上就没有那么疼了。


        所以相比起Dream,Nightmare在寒冷中明显没有那么狼狈。


        「再这样下去,Dream肯定会受不了的。」


        Nightmare这么想着开始环顾四周,试图找到一些能帮他的兄弟保暖的东西。


        一抹金色撞入Nightmare的视野,令他眼前一亮:是系在情感树上的的旗帜,它肯定有用!


        Dream疑惑地抬头望向突然站起的Nightmare,然后看着他将旗帜从情感树上解下,并笑着回到自己的身边。


        “哥哥,你这是……”


        “披上它吧,dream。”


        旗帜被轻轻地盖在Dream的身上,Nightmare坐在Dream身侧替对方把旗帜披好,轻声说道:“这个旗帜上的太阳会为你驱走寒冷——就像你帮助别人一样。


        “阳光一直都会存在,即使它被乌云遮挡住了,它也一直都在。


        “我对你的祝福与爱也是这样,不管发生了什么,它们都会一直在你的身边。”


        “就像魔法一样吗?”


        “对,就像魔法一样。”


        披好旗帜后,Nightmare揉了揉Dream的头顶,笑着补充道:“不如说它们本身就是非常神奇的魔法。所有人都喜欢‘爱’这种东西。”


        “包括你吗,哥哥?”


         Nightmare的动作顿了一下,但他很快就不动声色的调整过来。他微笑着揽过Dream,搂紧了对方,回答道:“是的,包括我。


        “好了,dream,天已经不早了,睡一觉吧。


        “等你醒了,暴风雨应该已经停了。”


        Dream听话地点了点头,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Nightmare一动不动地观察着Dream,等对方的呼吸变得均匀之后,他将Dream松开,沉默了许久,然后也进入了梦乡。


        在闪电、大风与暴雨中,两位小守护者在情感树下相互依偎着,沉沉睡去。


        [我也喜欢“爱”这种东西啊。]


        [可是它不会属于身为消极情绪的守护者的我。]




























 




































        Nightmare做了个梦。


        他梦见他陷入了一片黑暗,像触手一样的东西从其中伸出,卷住了他,将他往黑暗的最深处拖去。 Nightmare拼命地试图挣脱,但是一点儿用都没有。


        无边的黑暗,无尽的寂静,无穷的恐慌,他们裹挟着Nightmare,浸透他的每一块骨髓,渗入他的每一次呼吸,吞没他的每一声求救,挤压着,收缩着,像沉入深海那样令Nightmare感到窒息。


        绝望开始滋生,蔓延,最终充斥于Nightmare的灵魂中。放弃了挣扎与反抗的Nightmare只能发出无助的哭声,任由自己在黑暗中沉沦。


        [救救我!]


        [救救我!!!]


        [谁能来救救我啊?!!!]


        极度的绝望反倒是在Nightmare心中压榨出了一丝希望——尽管Nightmare自己都觉得这丝希望渺茫又可笑,但他还是抬起一只手,将它伸向他沉默之前所在的地方。


        [但是有谁会来拯救——


        一个梦魇呢?]



        Nightmare伸出的手被一只来自黑暗之外的手抓住了。


         Nightmare吃惊的瞪大双眸看着黑暗从自己的四周退去,携带着温暖的光明重新笼罩在他的身边。触手像是被光明烧灼到了,猛得甩开Nightmare并龟缩进黑暗中,使得Nightmare能站在那个人的面前。


         Nightmare看不清那位施救者的面容与衣着,只觉得他的四周都散发着浅浅的光芒和淡淡的暖意,可以驱走寒冷和恐惧,也不会令人感到不适。


        [他是谁?]


        [他为什么会救我?]


        Nightmare张张嘴,想问些什么,可是所有的话都卡在喉间,怎么也说不出口。


        『没关系的,不用再哭了哦。』


        那个人放下Nightmare的手,擦去Nightmare脸上的泪水,然后给了他一个亲切的拥抱,用轻柔的仿佛来自天国的声音继续对Nightmare说道:


        『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会拯救你,保护你,不会让你继续被别人伤害。』


        『如果你迷失在黑暗中,我愿用生命将你唤回。』


        『我会将阳光重新引入你的心间,让美好重新环绕在你的身边。』


        『我向你保证。』


        『因为我■■■■。』


        不甘就这样放弃它的猎物的黑暗怒吼着回扑过来,令Nightmare没能听清那个人的最后一句话。


        如海啸般铺天盖地的黑暗将光明拼成的玻璃城堡砸的粉碎,尽数吞入腹中,然后接着朝Nightmare他们席卷而来。


        那个人抬起头,漠然的望向不断逼近的黑暗,丝毫没有想丢下Nightmare独自逃跑的迹象。 Nightmare凝视着对方,感受着对方的拥抱的他突然觉得心安,笑了起来,并抱紧对方后闭上了双眼。


        就在黑暗即将吞没他们的时候,那个人松开了Nightmare,然后把他向旁边推去。


        黑暗绕过了Nightmare,可是那个人却消失在黑暗中,不见踪影。
























































        这个梦还没有结束。


        黑暗也消失了,只留下一片虚空。


         Nightmare看不到那个人的身影,甚至连那个人曾经存在的痕迹都找不到。


        「他去哪儿了?」


        「他在哪里?」


        Nightmare有些失神,他站起身,漫无目的的在这片虚空中行走。他边走边左右环顾,大声呼喊,希望能得到那个人的回应,直到他被一样东西挡住了去路。


        那个东西像一个太阳,可它的表面却黯淡无光,还密密麻麻地缠满了荆棘,荆棘上的尖刺如针一般闪着寒光。 Nightmare立即后退几步,防止那些刺伤到自己。


        拍打翅膀的声音传入Nightmare的耳中,Nightmare抬起头,发现有数不清的鸟儿飞向他所在的位置。 Nightmare一眼就认出了那些鸟儿:


        “是知更鸟……”


        这里没有可以用来觅食和筑巢的地方啊。


        为什么他们会——


        “哧”


        血肉被洞穿的声响。


        知更鸟们向那个“太阳”扑去,荆棘上锐利的尖刺狠狠捅入它们的心脏,最为凄美的歌谣与鲜血一同从它们的喉间涌出,滚烫的心头血缓缓地浸润着那个“太阳”,而知更鸟们很快便抽搐着死去。


        亲眼看着生命从自己的眼前消逝令Nightmare感受到不同于坠入黑暗时的恐慌。等他回过神时,荆棘上已经挂满了知更鸟的尸体,所有尖刺都被埋藏在血肉中。


        “太阳”被染红了,红的妖冶,红的像一轮真正的太阳。它开始散发属于一轮太阳的光与热,愈加刺目,愈加灼热……









































        鸟儿的唧啾声将Nightmare从睡梦中唤醒了。Nightmare眨眨眼,透过情感树枝叶的缝隙,看到了雨后天晴的湛蓝色天空。


        「太好了,刚刚的一切都只是梦而已。」


        这么想着,Nightmare松了口气,将盖在自己身上的旗帜掀开,然后抬手擦去沾在脸上的雨水。


        ……旗帜?


        旗帜?!!!


        它怎么会在我的身上?!!!


         Nightmare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急忙将被他攥着边角的旗帜扯回来。那个醒目的太阳标志让Nightmare确认了这正是他亲自盖在Dream身上的旗帜。


        可是Dream呢?!


        他跑到哪里去了?!!!


        Nightmare慌慌张张地起身,将旗帜裹成一团抱在怀中,绕着情感树寻找Dream的身影,最终在情感树的另一侧发现了正在昏睡的Dream。


        “dream?!”Nightmare蹲下身,抓住Dream的肩膀轻轻地摇晃对方,“别睡了,快醒醒!!!”


        摇晃了好一会儿,Dream才悠悠转醒,他费力地抬起眼睛看向神色不安的Nightmare,Nightmare惊恐的发现那双平日满是活力的金色眼瞳失去了属于它的光泽。


        “……哥哥?”Dream开口的声音十分沙哑,还带着些虚弱和有气无力,“…我觉得好困…没有力气……好冷……天还没亮吗?”


        “天已经亮了,dream——别吓我,你怎么了?”


        染雪的布料濡湿了Nightmare的双手,令Nightmare发觉到他正按在Dream的伤口上,但Dream表现的很木然,就跟感受不到疼痛一样。他只是喃喃地重复着“好困……”,接着又自顾自的闭上了双眼。


         Nightmare明白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带着满身的伤淋了一夜的雨令Dream变得异常虚弱,因为被雨水浸泡的伤口不会愈合,只会更加严重。


        Nightmare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如此脆弱的Dream,无措到思想一片空白的他只能将旗帜盖回Dream身上,动作僵硬地抱住对方。


        如果Dream真的因为Nightmare而出了什么事的话,Nightmare是绝对不可能原谅自己的。


        可是现在他应该怎么做?他要怎么做才能令Dream恢复到平日那充满积极和活力的状态?


        带Dream去村庄找村民们?不,这行不通。暴风雨令通往村庄的路变得泥泞不堪,如果不小心让Dream再次受到伤害,这后果连Nightmare自己都不敢想象。


        把Dream留在这里,自己去找村民求助?先不说自己会不会被村民直接赶走,Nightmare他不敢将昏睡的Dream独自留下,因为一旦有意外发生的话……


        积极......对了,金苹果!由Dream守护的金苹果!


        如果Dream吃下了金苹果,说不定他就能重新好起来!毕竟那可是代表着积极情绪的金苹果啊!


         Nightmare实在想不到其他有用的方法了,他轻轻的放下Dream,随后起身,向离他最近的那颗金苹果伸出了手。


        金苹果被完好无损地摘下了。


        满脑子都是让Dream好起来的Nightmare显然不知道他不该触碰金苹果。他摘下了“金苹果”后立刻弄醒了Dream,将“金苹果”递到对方面前。


        “……金苹果?”


        “对,dream,是金苹果。”Nightmare应了一声,接着补充道,“把它吃下去吧,然后你就能好起来了。”


        Dream犹豫了一会儿,试图接过“金苹果”,但他太虚弱了,以至于移动他的指骨都无比费力。


        注意到这一点的Nightmare主动将金苹果送到Dream嘴边,最终Dream在Nightmare的帮助下吃下了“金苹果”。


        吃下“金苹果”后,Dream闭上双眼继续休息,而Nightmare则默默守在Dream身边等着他慢慢恢复。




        今天Dream也没有去村庄,因为他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才醒过来。


        看见Dream自己醒来的Nightmare简直欣喜若狂,他抱紧对方泣不成声,Dream不得不安抚Nightmare并让他放开自己。


        Nightmare的确放开了Dream,但他下一秒抬手就是一个暴栗敲在对方头上。Dream被疼的呲牙咧嘴,紧接着听到了nightmare染着泣音的训斥声:


        “谁让你这么做的?!你白痴吗?!!!你的伤有多严重你自己心里没有数吗,为什么还要把旗帜让给我自己跑去淋雨?!!!


        “你知道你昏睡的时候我有多害怕吗?!你之前再怎么忽视我,也应该想想我如果失去了你会有多难过吧?!


        “我是你的哥哥,不是那种什么都不能承受的懦弱鬼!我不需要你用这种伤害自己的方式来保护我!!!”


        Dream缩着脖子一声不吭地听完了Nightmare的所有话,好一会儿才弱弱的从喉间挤出一句:“对不起,哥哥……”


        听见Dream得这句回复后Nightmare也冷静下来了——毕竟他答应过Dream不会对他胡乱发火了。 Nightmare轻叹了口气,想把从Dream身上滑落的旗帜重新盖回去,但Dream却忸怩不安的躲开了。


        “你这是做什么?”


        “我已经不冷了,哥哥,我不用再盖着它了……”


        “它现在是你的东西,dream。如果你不想盖着它的话,你可以把它做成披风。”


        “我的东西?披风?”Dream愣了一下,“这听起来是一个好主意。”


        Dream伸手接过旗帜,在Nightmare不解的目光中粗略的量了一下它的尺寸,随后旗帜发出了锦布撕裂的声响——旗帜被Dream轻而易举地撕成了大小相同的两份,就像曾经被人裁分过一样。


        Dream将其中一半在自己身上系好,另一半则被他学着Nightmare给他盖旗帜的动作披在对方肩上。


        “我觉得像这样更好,哥哥。”


        Dream说着把Nightmare上下打量一遍,露出了一个非常满意的笑容:“果然还是这个样子比较好呢……哦,差点忘了!”


        又一颗金苹果被摘下,Dream将它递到Nightmare手中,但出人意料,金苹果在触碰到Nightmare双手的一瞬间变成了黑苹果。


        “?!”Dream诧异地看了看Nightmare手中的黑苹果,随后将视线转回Nightmare的脸上,询问对方,“它变成黑苹果了——这是怎么回事?”


        见Nightmare茫然的摇了摇头,Dream稍加思索,从对方手中接过黑苹果,待它变回金色后扯下身上的旗帜将其裹住,再次塞进Nightmare的手里。


        “看来我们不能直接触碰对方所守护的苹果,否则会出大问题的。”


        “不过像这样应该就没有事了——瞧!我说的对吧?它现在依然是一颗金苹果。”


        说这些话的时候,Dream看起来很认真很严肃,而Nightmate 脸上始终是一副困惑的神情。


        “……所以,dream——”那位兄长最终还是在迟疑中开口了,“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理这颗金苹果?”


        “我打算让你吃下它,哥哥。”


        “我?!可我是消极情绪的守护者——”


        “我知道哥哥,但请先听我说完。”


         Nightmare的话被Dream抬手打断,随即Dream开始了他自己的陈述:


        “我发誓我会保护你,但你也得让自己强大起来,因为我无法确保每次意外发生之时,我都能挡在你的身前。


        “这颗金苹果会有作用的,至少他能让你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请相信我吧,哥哥。它会有用的。”


        Dream话语里那份令Nightmare无从拒绝的期待使他心中的抗拒烟消云散。Nightmare点点头,将手中的金苹果吃下,感受到了它与自己的灵魂融为一体。


        然后他们一起坐在情感树下,看着火烧云的绚丽光辉褪去,天空泛起一层深蓝,随后被慢条斯理地涂上普蓝与黧黑凝成的夜色。繁星在夜空的色彩被抹匀的一瞬间闪起微弱却带着希望的光芒,在每一位夜空的仰望者的眼眸深处点下忽明忽暗的倒影。


        这一对躺在草地上凝视星空的兄弟分别是在何时睡去的,我们并不知晓,但我们能肯定的是Nightmare他今天不会再做噩梦了。




第二章结束




『Dream』ask开启




『Nightmare』ask开启




注:1.在不同章节ask同一人物可能会得到不同的回答。




2.在下一章开启后前一章仍然可以ask。




3.人物陷入无法回答ask的糟糕情况(比如被绑架或神志不清)会暂时封闭ask。




4.回答ask的主要方式语c,偶尔会画图。

Glena💫

『轻微神梦梦女/sddream主场』Young and Beautiful

『轻微神梦梦女/sddream主场』Young and Beautiful

我叫三方

是自家 INSTEADDREAM 两位梦兄弟在出事前的设定

dream的配色发生了变化,p1是旧设,p2是新设

出事后的我还没有画好所以只有黑白的摸鱼图

是自家 INSTEADDREAM 两位梦兄弟在出事前的设定

dream的配色发生了变化,p1是旧设,p2是新设

出事后的我还没有画好所以只有黑白的摸鱼图

我叫三方

INSTEADDREAM(替代梦想)①

注:这是一个《DREAMTALE》的二次衍生au,是一个互相救赎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位创作者,她将自己化为了挂满金苹果和黑苹果的情感树。


        但在此之前,她创造了两位小小的守护者,让他们代替自己守护那些苹果。


        其中一位是积极情绪的集合体,他守护着代表积极情绪的金苹果,他...


注:这是一个《DREAMTALE》的二次衍生au,是一个互相救赎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位创作者,她将自己化为了挂满金苹果和黑苹果的情感树。


        但在此之前,她创造了两位小小的守护者,让他们代替自己守护那些苹果。

 

        其中一位是积极情绪的集合体,他守护着代表积极情绪的金苹果,他的名字叫“Dream”。


        另外一位是消极情绪的集合体,他守护着代表消极情绪的黑苹果,他的名字叫“Nightmare”。


        性格开朗的Dream常常会跑到附近的村庄去帮助那些村民,而性格腼腆的Nightmare常常坐在情感树下独自看书。


        Dream每次回到情感树时都会看见Nightmare的身上多出几道伤口,衣服上也沾满尘土。可是Dream开口询问时,Nightmare总说这些都是他自己一不小心造成的。


        发现Nightmare逐渐变得非常阴郁后,Dream起了疑心。


        他不相信他的兄弟会粗心大意到每天都会弄伤自己,而且笼罩着Nightmare的消极情绪也绝不仅仅源于这些伤口。


        某一天,Dream像往常一样离开了情感树。但不同以往,这一次Dream没有去村庄,他在半路上折了回去,然后躲在一片离情感树不远的灌木丛中,想知道他的兄弟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


        Dream看见了那些被自己当作朋友的村民,他们围着自己的兄弟,殴打他,辱骂他,将一块又一块的石头砸在他的身上。而可怜的Nightmare不敢躲避,不敢逃跑,更不敢还手,他只得蜷缩在情感树的脚边,用故事书护住自己的头,哭喊着乞求那些村民们别再继续伤害他。

        Dream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他根本没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从没见过这样子的村民,更没想到他们会如此厌恶他的兄弟。


        过了许久,村民们才渐渐散去。Dream这才敢轻手轻脚地从灌木丛中钻出来。


        Dream默默地走到依然蜷缩在原地的Nightmare身边,他犹豫了半天,然后心情复杂地开口道:“......哥哥。”


        Nightmare的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随后Dream看着他缓缓地从故事书后抬起头,那双带着惶恐和不可置信的眼睛对上了Dream满是歉意和怜悯的目光。


        “你...你怎么回来了?”


        “因为我很担心你。”


        Dream说着坐到了Nightmare的旁边,言语里满是愧疚:“我很抱歉,哥哥,我应该早点知道这件事情的。我从没想过他们会......”


        “你当然没有想过。”


        Dream准备继续说下去的话被Nightmare打断了。


        Nightmare嗤笑一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拍去身上的尘土,对还没回过神来的Dream讥讽道:“你可是村民们最亲切的好朋友啊,好到你只和他们呆在一起,却对我这个一直被他们欺负的哥哥不管不顾。”


        说完这句话,Nightmare捧起故事书,观察上面是否出现了新的破损,接着冷冷的说道:“继续去和你的朋友们玩那种过家家的游戏吧,dream。我不需要你这种浮于表面的关心。”


        Nightmare转身离开了情感树,而Dream被他独自丢在原地,不知所措。


        等Dream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看不到Nightmare的身影了。


        “等,等等,哥哥!”


        Dream赶紧爬起来,朝Nightmare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他不敢肯定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的兄弟身上——发生在他那位充斥着负面情绪的兄弟身上,内心的不安与惶恐促使其下意识地做出了这个选择。


        Dream的声音越来越近,Nightmare并没被自己的兄弟因关心自己而追过来的行为打动到,与之相反,Nightmare只是觉得自己心底升腾起起一股烦躁感。


        强烈到想让Dream消失的烦躁感。


        “呼...呼......”Dream总算追上了停下脚步的Nightmare。可怜的小梦想家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只得半蹲在离Nightmare不远的地方大口喘息。


        Nightmare的声音传到了Dream的耳中:“你觉得这么做很好玩吗?”


        “啪”


        Dream的额角传来一阵剧痛,故事书摔落到Dream脚边,凌乱地瘫在草地上,被风吹得不断翻页,发出“噼啪”的声响。Dream很快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从他的额角涌出,滑过脸颊,并在滴落后弄脏了故事书的纸张。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Dream尖叫起来,他捂住头后退几步,随即松开手,发现自己的手中沾满了自己的血。


        故事书坚硬的棱角砸中了Dream的头,血很快就从被砸出来的伤口中涌了出来,一点一点的滴落在草地上。


        而这本故事书正是被Nightmare扔过来的。


        Dream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Nightmare,他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哥哥想伤害他。


        Dream那迷惑不解又带着些许委屈的目光加剧了Nightmare心中的怒火,Nightmare挤出一声冷笑,再次开口:“你觉得这么做很好玩吗,dream?”


        “什...什么?”


        “装什么傻啊,dream?!就是像这个样子啊!像我这样受到别人的伤害啊!!!没有任何理由地受到别人的厌恶啊!!!”


        名为“愤怒”和“嫉妒”的消极情绪在Nightmare的心里爆发了,他走向因恐惧而一步步后退的Dream,在逼近的同时发出掺杂着哭腔的质问与怒吼声: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能与你成为朋友,却这么厌恶我?!


        “只是因为我是消极情绪的守护者吗?!因为他们觉得一切痛苦与不幸都是我带来的吗?!


        “这不公平——这不公平!!!明明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Dream开口想要辩解些什么,但是Nightmare显然不准备给他这个机会——一走到Dream面前,Nightmare就狠狠挥出一拳揍在对方的脸上,将毫无防备的小梦想家击倒在地。


        跌坐着的Dream捂住他的脸,露出了震惊又痛苦的神情。Nightmare没有因此而心软,毕竟在他看来,他所承受过的痛苦是Dream的百倍、千倍,甚至是万倍。


        仅仅是一拳,怎么可能够呢?


        Dream听见了从Nightmare那里传来的动静,本能促使他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可Nightmare抢先一步,他掐住Dream的脖颈,然后用极其粗暴的手段将Dream的头砸在地面上。


        “呜啊!!!!”Dream发出了一声惨叫,这个撞击让Dream的颅骨内“嗡嗡”作响,后脑上几近碎裂的痛感和脖颈上传来的窒息感瞬间剥夺了Dream逃跑和反抗的能力。


        不够,还远远不够。


        Nightmare手中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Dream在求生的欲望下胡乱踢蹬,同时伸出双手在脖颈和Nightmare的手背上不断抓挠,挖出了一道道血痕。


        Nightmare见状松开了双手,Dream大声咳嗽,泪水从眼眶里涌出,可他还没缓和多久就感到肋骨受到了一次重击。Dream呜咽一声,疼痛让他将身体缩成一团,就像Nightmare被欺凌时的样子。


        像这样的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Nightmare在消极情绪中失去了理智,他将Dream妄想为给自己带来苦痛的加害者,以无尽的恶意对其实施报复。


        Dream的哭喊和恳求没有起到任何应有的作用,他无法唤回迷失在消极情绪中的Nightmare,也无法躲避Nightmare亲手造成的伤害。


        很快,Dream身上就出现了很多伤口,他自己的血大片的染脏了他的衣物。


        “哥哥!求求你别打了!!!呜啊!!!很痛!!!”


        “停下?这怎么能行呢,dream?


        “你不懂,你永远都不懂!!!你总是把他们当做朋友,但你却从来没想过他们对我做了什么!!!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明明我从来没有伤害过他们,为什么他们却一直要伤害我?!!!”


        不甘的泪水从Nightmare的脸上滑落下来,他的动作也因他的哭泣而减缓了许多。


        “咳咳,可是——哥哥!!!”


        Dream终于抓住了一个开口的机会。


        “你现在像这样伤害我,也是因为我伤害过你吗?!!!”


        嗡。


        Dream喊出口的这句话在Nightmare的脑中炸开,Nightmare的拳头僵在了半空中,脸上因愤怒而狰狞的表情也变得平静和迷茫。


        Dream伤害过他吗?


        没有,从来没有。


        在Nightmare眼中,Dream就像是一只栖息在最高的树枝上的知更鸟。他只会为所有人轻声唱着祝福的歌谣,无论那些人喜爱或者厌恶他。Nightmare也从不会认为他那位像知更鸟一样的兄弟会去伤害别人。


        可是Nightmare自己呢?


        他做了什么?!


        他伤害了一只无辜的知更鸟!!!


        天哪——Nightmare终于意识到他做了什么,也明白了他的行为与他所厌恶的那些家伙没有任何差别。


        惶恐和负罪感令Nightmare手足无措,他看着被血污染遍全身,正低声啜泣的Dream,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方。


        “dream......”


        Nightmare发现他开口后,Dream的身体明显因恐惧而颤抖了一下,内心的负罪感变得更加强烈,像刀刃一样在Nightmare的心中翻搅。


        Dream听见了重物落地的声音,但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他缓缓地抬起头,吃惊地发现Nightmare正跪在自己的脚边。


        “dream......”


        Nightmare低下身体,跪伏在Dream的脚边——就像向神明乞求宽恕那样。


        “求你原谅我的所作所为......”


        Dream并没有对Nightmare那声音发颤的哀求做出回应,他只是双手撑着地面坐了起来,然后静静的看着对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Dream沉默了多久,Nightmare就跪了多久。


        迟迟没有得到Dream的答复使得Nightmare恐慌起来——他害怕失去他唯一的兄弟,那唯一一个不会伤害他的人。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就算是不原谅我也好,就算是讨厌我和恨我,甚至是要杀了我也好......


        求求你不要像这样沉默着对待我,就像你离开了我,再也不会重新在意我一样......


        “.........我可以原谅你。”


        Dream终于开口了,他起身将跪伏着Nightmare扶了起来,擦去对方脸上的泪水,然后拥抱了对方。


        “我当然会原谅你,毕竟你是我唯一的哥哥。


        “但是你得答应我——”


        Dream的声音突然冷了下来——这是Nightmare第一次听到Dream像这样说话。


        “——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第二次了,知道了吗?


        “否则我敢保证,我永远都不会再相信你了,nightmare。”


        这也是Nightmare第一次听到Dream用“Nightmare”,而不是“哥哥”称呼自己。


        Nightmare当然知道Dream这么做的意思,他苦笑一声,抱住Dream,回答道:“我知道了。我保证,dream。”


        很快Nightmare就听到耳边传来Dream的笑声——和平日一样的笑声。




        这一对兄弟终于有了一次完全敞开心扉的交流——尽管双方都没料到会是以那样狼狈的事情作为开端。


        “你应该把你一直被他们欺负的事情告诉我的,哥哥。”


        Dream开口提出了一个让他迷惑不解的问题。


        “你为什么从来都不说?我是你的兄弟,你应该相信我!我会想办法把这件事情解决掉的!”


        Nightmare的神情尴尬起来,然后又变得有些灰暗,好一会儿才回答道:“因为我觉得很害怕……”


        “害怕什么?害怕他们会报复你吗?”


        “不,不是。”


        Nightmare又陷入了沉默,然后吞吞吐吐地说:“因为我......我...我怕你在知道他们怎么对待我之后,你会变得......和他们一样。”


        “这不可能!!!我绝对不会这么做!!!”


        “嗯,我现在当然知道。”Nightmare笑了笑,“可是我之前是真的非常害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毕竟他们都是你的朋友——


        “而我只是他们所厌恶的梦魇,无论是我本身还是我所守护的黑苹果都是消极情绪的集合体。


        “更何况你是积极情绪的守护者,我真的——”


        “不要再说了,哥哥。”


        Dream打断了Nightmare的话。


        “无论我是不是积极情绪的守护者,我都会是你的兄弟,你的亲人。


        “他们是我的朋友,但这不代表我会为了他们而抛弃你!


        “就算你是全世界的梦魇,我也会拼尽全力守护你的笑靥。”


        Dream说着笑了起来——在Nightmare眼中,Dream的笑容就如同这昏暗的世界中的唯一一缕阳光。


        “所以你不用害怕,哥哥。


        “我会保护你的。”


        温暖而又明亮。


        Nightmare突然“呜”的一声哭了出来,Dream被吓得手忙脚乱地帮他擦眼泪:“诶诶诶诶?!!!你怎么又哭了哥哥?!!!我我我我我难道说错了什么让你不开心了吗?!!!”


        “......笨蛋弟弟,我没有不高兴!”


        Nightmare轻轻拨开Dream的手,自己把泪水擦干净,然后才自言自语般地开口道:“我只是……被感动到了而已。”


        Dream没料到Nightmare会这么回答他,愣了一下,随后不好意思地笑着挠挠头。


        “嘀嗒”


        Dream感觉有水滴到他的头上,他抬起头向天上看去,这才发觉到天空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被乌云吞没了。


        Nightmare也发现了,他站起身,对Dream说道:“要下雨了,我们快点儿回情感树那里去吧。”


        Dream点点头,可是他刚站起来就痛得大叫一声,差点就又一屁股跌坐下来,还好Nightmare及时反应过来扶住了他。


        “怎么了,dream?”


        “我觉得我的腿痛的快要断了……”


        Dream挤出一个非常抱歉的笑容:“我好像没有办法走回去了,哥哥......”


        Nightmare知道Dream变成这样是什么原因,愧疚再次充斥在Nightmare的心中。


        他得做点什么。


        “我背你回去,dream。”Nightmare说着蹲下身,对dream开口道,“上来!”


        “啊?这......背我回去会很累的。”


        “我是哥哥,我受得了。”Nightmare回过头望向犹豫不决的Dream,“如果我连自己的兄弟都帮不了,那我这个哥哥就太不称职了。”


        虽说Dream不想累着自己的哥哥,但是雨已经开始渐渐下大了,再不回情感树就来不及了。无奈之下,他还是趴在了Nightmare的后背上。


        Nightmare背起遍体鳞伤又精疲力尽的Dream,顶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朝回到情感树的方向走去。


        被乌云覆盖着的天空依旧阴沉,但是有一阵湿湿的风迎面吹拂过来,将雨前那空气中的沉闷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沁人心脾的清爽。


        “在这场雨结束以后...阳光会变得更加灿烂吧?”


        ——Nightmare是这么想的。




第一章结束


『Dream』ask开启


『Nightmare』ask开启


注:1.在不同章节ask同一人物可能会得到不同的回答。


2.在下一章开启后前一章仍然可以ask。


3.人物陷入无法回答ask的糟糕情况(比如被绑架或神志不清)会暂时封闭ask。


4.回答ask的主要方式语c,偶尔会画图。

鸽子汤
ED-Color 是督察官,副...

ED-Color


是督察官,副职破译师


Dream的得力手下之一


没有太多的好友,基本上都是独来独往,似乎与Ink的关系不错


为人随和好相处,但是意外记仇


不常说话,沉默寡言,但是口才意外好


喜欢各种毛茸茸的东西


有着轻微洁癖和强迫症,不能接受任何杂乱无章的东西以及事物


曾经在森林中遇到过一个不幸遇难的女孩儿,他来不及救她,这成为了他终身的遗憾


处理事情时会精心安排好计划


似乎很讨厌别人随意干扰或者打乱自己的计划


他有耐心倾听你的烦恼,他是个很好的倾听者


他有着写日记的习惯


喜欢喝咖啡,这对他来说是个缓解疲劳的好药剂...

ED-Color


是督察官,副职破译师


Dream的得力手下之一


没有太多的好友,基本上都是独来独往,似乎与Ink的关系不错


为人随和好相处,但是意外记仇


不常说话,沉默寡言,但是口才意外好


喜欢各种毛茸茸的东西


有着轻微洁癖和强迫症,不能接受任何杂乱无章的东西以及事物


曾经在森林中遇到过一个不幸遇难的女孩儿,他来不及救她,这成为了他终身的遗憾


处理事情时会精心安排好计划


似乎很讨厌别人随意干扰或者打乱自己的计划


他有耐心倾听你的烦恼,他是个很好的倾听者


他有着写日记的习惯


喜欢喝咖啡,这对他来说是个缓解疲劳的好药剂


似乎与Ink的关系不错


他与一位老友反目成仇,谁都不知道原因,也许是性格不投


腰间的挂坠是一个钟表,那位老友送的


讨厌别人讨论关于他的事情

.
@Idiot shrimp 家...

@Idiot shrimp 家的nm

好烂喔(

主要是不知道画什么就来迫害画别人家的nm了(

不知道tag有没有打错(

@Idiot shrimp 家的nm

好烂喔(

主要是不知道画什么就来迫害画别人家的nm了(

不知道tag有没有打错(

渣渣老瞳子飞了

心血来潮画点ask()

欢迎ask/互动

心血来潮画点ask()

欢迎ask/互动

Glena💫
光之族人—blue 皇家的贵族...

光之族人—blue

皇家的贵族之子

———————————————

—因为某种原因,本该是双胞胎的被世人知晓时已是青年时期,并且皇家人员只认可这一个后裔,双胞胎的弟弟也不知去向。

—被谣言指责是个彻头彻尾的恶人,但给人的第一映像都是单纯。

—有翅膀却学不会飞翔,但一直保持乐观。

—反差极大,各种方面。

—非常,非常非常喜欢恶作剧。

—被征兵带到了前线,听说是本人执意要去的。


光之族人—blue

皇家的贵族之子

———————————————

—因为某种原因,本该是双胞胎的被世人知晓时已是青年时期,并且皇家人员只认可这一个后裔,双胞胎的弟弟也不知去向。

—被谣言指责是个彻头彻尾的恶人,但给人的第一映像都是单纯。

—有翅膀却学不会飞翔,但一直保持乐观。

—反差极大,各种方面。

—非常,非常非常喜欢恶作剧。

—被征兵带到了前线,听说是本人执意要去的。


Glena💫

happy face meme

我。很低质的一天内搞完了。'nightmare'那里我是真的画不动了呃啊啊啊啊啊啊。

背景素材来自抖音

happy face meme

我。很低质的一天内搞完了。'nightmare'那里我是真的画不动了呃啊啊啊啊啊啊。

背景素材来自抖音

Glena💫

Good and Evil Society『善恶社会』

这个世界之中,分为两大派盟。

以dream为信仰的光之族。

与nightmare为首的暗之族。​


前言

长久以来,两大盟派就打的不可开交​,双方首领都记恨着对方,因为长久的战争,导致双方的人民都陷入压抑时期,并且一种名为'黑暗'的病毒开始蔓延在光之族。『注意:此病毒对暗之族也有感染力』

光之族人是暗之族的六倍之多。

但因为病毒的死亡率,光之族的人数开始急剧下降。


Good and Evil Society『善恶社会』

这个世界之中,分为两大派盟。

以dream为信仰的光之族。

与nightmare为首的暗之族。​


前言

长久以来,两大盟派就打的不可开交​,双方首领都记恨着对方,因为长久的战争,导致双方的人民都陷入压抑时期,并且一种名为'黑暗'的病毒开始蔓延在光之族。『注意:此病毒对暗之族也有感染力』

光之族人是暗之族的六倍之多。

但因为病毒的死亡率,光之族的人数开始急剧下降。


Glena💫
『no au』'horror'...

『no au』'horror'

—他的眼睛会冒出没有温度的火焰

—他由gray!flowey创造,背景故事不是很明

—他的尾巴非常敏感,咬痕是为了给居民填饱肚子咬下来的

—他很饿

—他有点疯疯癫癫的,但很可靠

—他的武器是一把一米二高的斧头

『no au』'horror'

—他的眼睛会冒出没有温度的火焰

—他由gray!flowey创造,背景故事不是很明

—他的尾巴非常敏感,咬痕是为了给居民填饱肚子咬下来的

—他很饿

—他有点疯疯癫癫的,但很可靠

—他的武器是一把一米二高的斧头

鸽子汤

关于Eternal Darkness的前传

在之前有一颗苹果树,苹果树用自己的能力保障人们不受疾病的侵害,前任城主下令保护起这颗果树。

两兄弟各自出生后都在一定年龄吃了一颗金苹果来得到树神的进一步护佑,他们也得到了属于自己的能力。

一天幼年的Nightmare在一位伙伴的指示下绕开保护果树的守卫,来到苹果树面前摘下了一颗金苹果拿去给自己的伙伴。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后,果树上的苹果都开始一个个腐烂变得幽黑,最后果树整个枯萎失去了自己的能力,于是各种疾病席卷而来,且出现了一种人们从未见过的病毒——他们称之为流体病毒。这个病毒人们研制不出真正的解药,而且这个病毒能够遗传给下一代。

人们都说是因为树神发怒了,想惩罚那些不听管教的人,...

在之前有一颗苹果树,苹果树用自己的能力保障人们不受疾病的侵害,前任城主下令保护起这颗果树。

两兄弟各自出生后都在一定年龄吃了一颗金苹果来得到树神的进一步护佑,他们也得到了属于自己的能力。

一天幼年的Nightmare在一位伙伴的指示下绕开保护果树的守卫,来到苹果树面前摘下了一颗金苹果拿去给自己的伙伴。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后,果树上的苹果都开始一个个腐烂变得幽黑,最后果树整个枯萎失去了自己的能力,于是各种疾病席卷而来,且出现了一种人们从未见过的病毒——他们称之为流体病毒。这个病毒人们研制不出真正的解药,而且这个病毒能够遗传给下一代。

人们都说是因为树神发怒了,想惩罚那些不听管教的人,而这些事的源头人人都指向了Nightmare。

人们考虑到Nightmare的出身不敢对他做些什么,只是有意的跟他疏远,Nightmare注意到人们的异常但是没人愿意接近他,除了自己的兄弟。

Nightmare之后也知道了关于果树的事,也理解了人们为何逐渐疏远了自己,但不想让Dream担心,他并没有告诉Dream这件事。

Dream最后也从自己朋友口中知道了果树枯萎的事件,但是他并不相信是Nightmare造成的,他任然相信Nightmare是无辜的。


在Dream成年那会儿发生了一件极其让他崩溃的事,在那之后他的性格变得与之前截然不同,而且那会儿一直待在自己房间里不愿与任何人接触,Nightmare尝试过安慰他,但那没什么效果。

Nightmare在Dream房门前守了几天后觉得这件事发生的主要原因还是自己,选择离开Dream身边离开首都,从此销声匿迹,隐姓埋名。Dream处理好心态后本想与Nightmare好好沟通却发现Nightmare不见了踪影,加上从前发生的事件以及Nightmare这次懦弱的逃避,他怒不可遏,决定与Nightmare撇亲关系。


Dream在Nightmare离开后也只是给他写了一封简短的信,Nightmare收到后并没有回复,之后他们便不再联系。

糖心沫Kellas

画――完――了――

阿巴阿巴阿巴――

来自自己瞎写文的时候的想法 :3

――――――――分割线――――――――

Nightmare

身高:185(加鞋子)

食用黑苹果:950

性别:男

AU:(名称未定)(是Au的Au呢,阿巴)

性格:偏理性,对自己有着明确的目标,有仇必报,不去主动招惹应该没什么事,杀伐果断,但对自己身边的骨员意外的友好,隐藏弟控,除了对自己弟弟以外,很少露出温柔的神情

喜好:喜爱看书,吸收负面情绪(增强自己的力量),陪着弟弟,观赏星空,听些较为柔和的纯音乐,咖啡,甜食

厌恶:胆小懦弱的,胡搅蛮缠的,不听人(骨)话的,打扰自己看书的,ink,打......

画――完――了――

阿巴阿巴阿巴――

来自自己瞎写文的时候的想法 :3

――――――――分割线――――――――

Nightmare

身高:185(加鞋子)

食用黑苹果:950

性别:男

AU:(名称未定)(是Au的Au呢,阿巴)

性格:偏理性,对自己有着明确的目标,有仇必报,不去主动招惹应该没什么事,杀伐果断,但对自己身边的骨员意外的友好,隐藏弟控,除了对自己弟弟以外,很少露出温柔的神情

喜好:喜爱看书,吸收负面情绪(增强自己的力量),陪着弟弟,观赏星空,听些较为柔和的纯音乐,咖啡,甜食

厌恶:胆小懦弱的,胡搅蛮缠的,不听人(骨)话的,打扰自己看书的,ink,打dream主意的,噪音,被欺骗,过于脏乱

能力:已经掌控了自身负面情绪的魔法,身边形成了较强的负面情绪光环(可控),能够影响他人心志,心志不够强的将会陷入难以脱离的负面情绪,身体为半液体,可依靠吸收负面情绪修复伤口,背后的触手整体末端通常是软的,攻击时末端会变得异常尖锐(可变幻成其他),可利用自身上的“暗物质”将自己包裹传送至其他Au(除积极情绪过盛的地方),可将自身的“暗物质”分离依附在他人身上,能刺激对方产生负面情绪,也有着定位,感应,控制(对一些无灵魂者有奇效)等能力,强度以分离的多少为准(分离的越多越无力)

注:要想杀死他,需要足够强大的积极情绪,不然他仍可复原

他的故事:原与原版的nightmare过相同的日子,直到一个人类对他表露的善意使他不在那么孤独,在人类与兄弟的陪伴下,他渐渐不再那么阴郁,那个人类很奇怪但教了他许多关于魔法的事也让他和弟弟懂了很多道理,并在人类的帮助下他和弟弟学会了使用自身拥有的魔法能力。

人类也会去给一些村民的孩子讲故事,但人类不怎么受欢迎,听的孩子很少,他们的家长发现的话会强行将孩子拉走,走的时候还不忘骂人类,这些是他偷偷看到的,他似乎找到了一样的人。

或许是因为人类的原因,听了故事的小孩偶尔会来找他问问题、聊天,兄弟在的时候就会一起给他们讲故事,这原本是不错的生活,直到――――村民们发现了人类所做的事,拿起家伙气冲冲的找到人类的住所准备先“惩罚”人类,在争执中,人类的姐姐被“意外”杀死,目睹了这一切的人类在悲痛中流下的眼泪变为冰晶人类爆发了强大的冰魔法,整个房间中瞬间充斥着冰冷的寒意,大部分最前面的村民被冰层覆盖,小部分冻住了手或脚,而人类的灵魂承受不住魔力的过盛,碎了。人们忽视了那些牺牲,他们在庆幸“坏人”的死亡,一想到另一位,他们便赶过去处理剩下的“恶魔”

没过多久,所有剩下的村民来到树下找到了他,将他围住,在村民七嘴八舌中,他整理出了一件事:人类死了――他的朋友死了,在那一瞬间,他愣住了,任凭他们一边扔石子一边靠近他,他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自己的存在真的错误?!!他的泪水止不住浸湿了脸颊,身体微微颤抖……

而背着箩筐去送金苹果的弟弟,在去的路上还在疑惑,却忽然感觉到许多且密集的负面情绪,意识到了不对,便快速跑回了苹果树,看着被围住的哥哥,弟弟心里一惊接着是不安便快速扔下箩筐跑进人群,一边努力劝说着人们,一边用力穿过人群挡在了他的身前,过多的负面情绪让弟弟的能量微弱,弟弟手中幻化出的盾撑不了多久,已经开始有了裂痕,自负的村民们眼中闪着恶寒,他们的目标快要实现了――他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想保护弟弟也想惩罚这些村民,耳边似乎响起了什么声音,勾引着他将手……伸向了金苹果,瞬间天空仿佛染上了血色,树叶飘落,树上只剩下了黑苹果,同时“咔”的一声唯一的保护碎裂,人们的恶意升高,他们失去了理智,他们越过了弟弟的身躯,奔向了他,弟弟颤抖的抬起头,声音将近虚无“不……要……”他看着人们逼近自己的哥哥也看着他的哥哥轻声念到着“对不起………”而后――咬下了黑苹果

  一口、两口、三口、四口……直至树上没有了苹果他才停下,过多的能量让他跪在了地上,撑破了他的身躯,四根触手从他的背部伸出,快速的刺向了最前面的一群人,随着一阵阵痛苦的哀嚎,月亮被黑暗吞噬,接着它缓缓起身,眼中满是嘲讽,人们被恐惧吞噬,四处逃窜,但都被它一个个解决,弟弟慢慢起身喘跟着粗气,过浓的负面情绪仿佛石头压身一般,弟弟看着眼前的“哥哥”他不感相信这是真的,而它则是慢慢向着剩余的金苹果走去,可是在半路它被一个身影撞倒,正是这具身体的弟弟,眼看弟弟快要碰到金苹果,它正要对弟弟下手,突然身体一震,是撕裂般的痛,他的意识竟还存在,它捂住头,拿到金苹果的弟弟看到,便想要靠近,他快速抬头瞳孔中存留了紫色代表他仍存在,可没等弟弟开口,他便创造了一个传送门将弟弟与金苹果一同推了进去“快……走……”,门关闭的那一刻,它又回来了,愤怒包裹了它,谁知胸前的胸章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意识中他的意志越发清醒坚定,他占据了主导地位,他融合了它的意识,睁开眼,仍是那熟悉的紫色眼睛,只是多了些许青,孤独的矗立在这血色中。

武器:触手,长柄末端为紫青色略微透明的镰刀(由负面情绪所凝聚成的)

现阶段处于,在负面情绪多的Au找了几个帮手(必要时可以说是电池?)在自己的世界中建造了一座城堡为基地,正在了解关于Au的知识,以及找dream和如和培养dream变得成熟,怎么压制情绪(能量),偶尔情绪很激动时,会导致情绪光环扩散,骨员遭殃。

――――――分割线――――――

啊哈没了,为了完成这个要猝死了

阿巴阿巴阿巴阿巴阿巴阿巴――――

(:з」∠)

伊莉不是伊利

镰血事件始末与避雷条

害怕发不出来,姑且搞个链接试试,这个世界歌舞升平,倒是见不得那些坏事被披露出来。

【晓梦妈咪原话:新的圖串製作感謝伊莉媽咪陪我一路討論,我坦言自己並不擅長這方面的事情,這次請伊莉媽咪陪我一起梳理完整時間線及事件發生順序,並且整理成新的圖串,希望看過企鵝圖串後不太明白的能更清楚事件的经过吃🍉走这里 】

害怕发不出来,姑且搞个链接试试,这个世界歌舞升平,倒是见不得那些坏事被披露出来。

【晓梦妈咪原话:新的圖串製作感謝伊莉媽咪陪我一路討論,我坦言自己並不擅長這方面的事情,這次請伊莉媽咪陪我一起梳理完整時間線及事件發生順序,並且整理成新的圖串,希望看過企鵝圖串後不太明白的能更清楚事件的经过吃🍉走这里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