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dsmp

39.3万浏览    11248参与
avessy

“The disks were worth more than you ever were!”

这是我的第二个作品,希望能被喜欢,p3是线稿,p4是第一次上色,p5是第二天完成的二次上色(我习惯把它称之为过度:D)

由于家里没有紫色的丝带,我就干脆使用了4种(5?)不同颜色的丝带,同时代表了4种不同的人物:D

So enjoy these pictures :)

“The disks were worth more than you ever were!”

这是我的第二个作品,希望能被喜欢,p3是线稿,p4是第一次上色,p5是第二天完成的二次上色(我习惯把它称之为过度:D)

由于家里没有紫色的丝带,我就干脆使用了4种(5?)不同颜色的丝带,同时代表了4种不同的人物:D

So enjoy these pictures :)

KiLlTHecaMAdIan

来玩了......萎掉(((非人耳朵组(什么玩意

后面都是些tu宝((((爽就对了..........

来玩了......萎掉(((非人耳朵组(什么玩意

后面都是些tu宝((((爽就对了..........

deaaaaaaan♿

俺妹妹之前连的:-D

俺妹妹之前连的:-D

我的幽灵卡车碾过你

Awesamponk ,但他們是電話(?)

P2原图

Awesamponk ,但他們是電話(?)

P2原图

猫咖里的猫抱枕
*philza脖子后面有一块疤...

*philza脖子后面有一块疤,平常被头发挡住了,只有扎头发时把头发撩起来才能看见

*似乎是从那场爆炸后才出现的

只是单纯的喜欢伤疤,真的,不要在意(

半夜闲着大家都睡了(当时五点多了快,日常阴间作息)也没办法和朋友贩剑才想出来的,我想着怀抱着wil用翅膀护住的话那脖子和背上应该会空出来没有翅膀的保护然后会被炸弹波及到……吧?

依然是练习上色,我上色真的太差劲了,这次又尝试了新的画法,似乎还行的样子?不过后面肉眼可见的潦草起来了懒得画翅膀上的光就索性搞了个光出来(我在说什么已经困到神志不清了吗)画不动了真画不动了现在才发现胡子没画但真画不动了我能力有限我要困死了我现在san值狂跌(?为...

*philza脖子后面有一块疤,平常被头发挡住了,只有扎头发时把头发撩起来才能看见

*似乎是从那场爆炸后才出现的

只是单纯的喜欢伤疤,真的,不要在意(

半夜闲着大家都睡了(当时五点多了快,日常阴间作息)也没办法和朋友贩剑才想出来的,我想着怀抱着wil用翅膀护住的话那脖子和背上应该会空出来没有翅膀的保护然后会被炸弹波及到……吧?

依然是练习上色,我上色真的太差劲了,这次又尝试了新的画法,似乎还行的样子?不过后面肉眼可见的潦草起来了懒得画翅膀上的光就索性搞了个光出来(我在说什么已经困到神志不清了吗)画不动了真画不动了现在才发现胡子没画但真画不动了我能力有限我要困死了我现在san值狂跌(?为什么我到底在说什么)

反正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得继续摸索上色方法因为还是不会画(悲)

好困,爬去睡觉了

香菜一点都不好吃!

就是说很好笑,我是大冤种,为了整活专门买了个火的笔刷然后发现可以用🔥代替

我是大冤种哈哈………

BQ是私设,设定Techno把Q的半边脸都劈开了so算是毁容(悲)

Te没有出现也打个tag吧就

就是说很好笑,我是大冤种,为了整活专门买了个火的笔刷然后发现可以用🔥代替

我是大冤种哈哈………

BQ是私设,设定Techno把Q的半边脸都劈开了so算是毁容(悲)

Te没有出现也打个tag吧就

Nanoarchaeum

【Technodream/科技梦】Ice Episode

·DSMP滑冰小故事,沙雕轻松向,很多人出场,有chat提及

·Technodream cp向(不过非常非常清水,接受度高的朋友当cb看也可)其他人友情(霸凌?)向

·重点:我知道中英文混着写很无良但是有些内容不用英语实在写不出内味,如果给您的阅读带来不便非常抱歉(?对话逐渐变成全英文这就是你的诚意吗)

·再次道歉土下座,lof已经吞了我的排版作为中英混写的报复了(悲)

·其实本人英语水平并不高,所以很可能会出错,敬请不吝赐教

·如果实在有朋友想看中文内容请评论,在文末加注释过于混乱我无...


·DSMP滑冰小故事,沙雕轻松向,很多人出场,有chat提及

·Technodream cp向(不过非常非常清水,接受度高的朋友当cb看也可)其他人友情(霸凌?)向

·重点:我知道中英文混着写很无良但是有些内容不用英语实在写不出内味,如果给您的阅读带来不便非常抱歉(?对话逐渐变成全英文这就是你的诚意吗)

·再次道歉土下座,lof已经吞了我的排版作为中英混写的报复了(悲)

·其实本人英语水平并不高,所以很可能会出错,敬请不吝赐教

·如果实在有朋友想看中文内容请评论,在文末加注释过于混乱我无能为力QwQ

·一切ooc属于我 ,文风飘忽不似人言都是我的锅



新年前后,DSMP市连下了几天的大雪,颇有过年的气氛。在家闷了几天的小孩们闹着要出门,想着接连多天零下的温度估计让城里的湖面都结冰了,Philza联系了Dream问他有没有兴趣出来滑冰,没想到Dream直接叫上了几乎所有人一起,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露天冰场。

冰面上的雪已经被清扫干净,湖面晶莹倒影,枝头的积雪霜挂洁白无尘,悠远的蓝天和温和的日光映衬下,呼出一口白色的雾气,只觉得畅然心会,表里俱澄澈。

 

“Tubbo看我!”某To姓小孩在Philza和Wilbur借来冰鞋之前就冲上了冰面,在短时间内迅速掌握了街舞技术——并拍在了冰上。“只是想近距离感受一下这冰,啊大自然真是美妙。”维持着面朝下姿势的Big man如是说。

“Oh,man!”Tubbo跑过去想要拉Tommy,结果也脚下一滑,臀部与冰面亲密接触,出溜到对方面前,两个人在冰上笑成一团。

“Guys,get up.You are embarrassing yourself.”立在岸边的两米末影人小声说,面朝其他方向假装不认识他们。另有一长发猪人在旁抱臂无言。

“Hey,Techno你不来吗?”Wilbur和Philza租了冰鞋回来,几个小孩已经迫不及待地换鞋上冰了,Techno还站在原地不动。“特意拿了你喜欢的颜色哦~”Philza晃了晃手中粉色的滑冰鞋。


……什么滑冰场会有病到准备这种颜色的冰鞋。


“Nah,这种运动还是更适合小孩子和老年人亲子娱乐,我就算了。”

“Phil别管他,他就是不会滑冰,怕损害了他的光辉形象。”Wilbur从旁边走过。

“可是不是他说的……呜”Philza被一只猪爪捂住了嘴。

“Bruh~~有些话也不是非得说出来,对吧。”Techno以绑架的姿势挟持了Philza.

 

“Hey Techno,你在干什么,不来滑冰吗?”Techno闻声转头,果不其然看到一个穿着绿色帽衫的身影正在冰场边上整理鞋带——一双亮绿色的冰鞋。


他的帽衫和打底衣里是有座核能发电站吗,为什么冰天雪地零下10度还能只穿这两件?还有for god’s sake这个滑冰场到底有多少种颜色的鞋——


“You aren’t afraid,are you?”Dream挑衅地笑着看向Techno。

“Afraid?  Nah――Technoblade is never afraid.”Techno迅速放开了Philza, 接过了冰鞋向冰面走去, 

"Just see how I speedrun this ice skating stuff."

然而理想过于丰满,现实就像这坚冰一样骨感。我们伟大的血神气定神闲地走上了冰面,然后毫无悬念地滑倒了。

“……Never mind,一个小意外。”伟大的血神默默扶住了栏杆。

“Hahaha——It’s OK,万事开头难嘛,不会有人嘲笑你的。”Dream善解人意地说,然而转头就烧起了开水,实在不是很令人信服。

“Hey bro,你怎么这么磨叽。”Sapnap以惊人的速度滑行过来拽了Dream一把,后面跟着不知为何笑得很开心的George。

“George,Sapnap,I'll race you to the edge! ”Dream一边发令一边窜了出去。

“Come on! If I win you' are gay!”Sapnap紧随其后。

“Hey! It's not fair !”落后的George刚赶到,嘴上喊着脚下也不甘示弱地追上了去。

另一边Tommy和Tubbo玩起了打雪仗的兄弟“打冰仗”――抓起冰刀铲下的冰沫向对方投掷。

“Oh,no.Oh,no.That's not good,not really good――NOOOO! ”冰沫落在身上会化成水,发现了这一点的Ranboo慌张地躲避二人的攻击,情急之下一个传送闪现到了10米开外。Tommy和Tubbo追得更来劲了,三个人在冰面上滑得飞快,仿佛三个四处漂移的刨冰机,所到之处冰沫横飞。

 Philza那边被Wilbur和Fundy拉着不知在聊什么,祖孙三人并排滑着,尽显悠然自得的天伦之乐(误)。而一旁的Quackity和Karl甚至在斗舞。


  ……             

Why is everyone SOOOO FUCKING good at ice skating!!


 Technoblade严重怀疑这是一个阴谋,所有人都瞒着他去学了滑冰就是为了孤立他一个人。

 

    就在他终于能够扶着栏杆滑起来时——“Hey, Techno! How is your progress?”

    哦老天,那个烦人的小绿人就是不愿意留给他哪怕一分钟的安宁。

    “Well,Petty good.我已经在成为一流滑冰选手的路上了。”Techno面不改色,语气一如既往的毫无起伏。

    “Well then,congratulations.那么你不尝试一下从栏杆旁离开吗?”Dream的面具斜挂在一侧,露出含笑的绿眼睛和布满雀斑的脸颊。

“Nah还是算了,我刚才和栏杆结为了莫逆之交,不能弃朋友而去。”Techno不为所动。

“Hummm,okay.”Dream不置可否地转身,突然眼前一亮,指着不远处朝Techno喊,“Wow! Did you see that?”

    一个身穿裙装的滑冰者正在练习跳跃动作,她流畅地向后滑了几步,然后转身摆臂,跨步向前、发力腾空,完美而稳当地旋转、落冰,舒展而优雅,仿佛翩飞的天鹅。

“You know what? I can do that, too.”

Dream跃跃欲试地退到一旁的空地上,向挂在栏杆上的Techno招手,“Watch this!”

“Dream, it’s OK if you can’t. No need to pretend that, you know……”还没等他说完,Dream已经向后滑去,一个跨步腾空而起。

    Techno维持着不以为然的表情,目光却锁定在那个绿色的身影上。Dream出乎意料顺利地在空中进行了一个阿克塞尔转体一周半1A<< ,十分稳健地落地——好吧并不稳,Dream一个趔趄摔了下去,干脆放弃了挣扎,顺势倒地不起,在冰上瘫成大字。


    ……我在期待什么。


  “Wow——What a fantastic show, Dream.You are a real master——”Techno用棒读的语气予以高度赞赏随后破功, “Hahaha――every impressive, really, hahaha——”

    “Hey!That's too much!”小绿人仰面朝天地抗议,“Techno我伤心了,你不仅不拉我起来,还嘲笑我——”说罢双手捧心作悲伤状。

    “Hahaha...You deserve that baby~ ”

   “Techno!”

    沙金色头发的小绿人嘴上说着埋怨的话,脸上却依然挂着灿烂的笑容,向Techno伸出一只戴着黑色无指手套的手。

    Techno没说话,转身拽着栏杆想滑走。Dream刚要开口再喊,他又转了回来,谨慎地走过去,拉住了Dream的手。

指尖和自己的一样冰凉,掌心却是温暖的。

    “好吧我就发一次善心——Dream!!You……”Techno试图用力把Dream拉起来,然而不仅没有成功还被Dream拽倒在地,只能努力咽下到嘴边的粗鄙之语。

    “……”

    “……”

    “你绝对该减肥了,我都根本拉不动你,胖子。”

"WHAT?你才该减肥呢!GET THE FUCK 

UP YOU ARE MURDERING ME!!"

    “Well that's definitely your own fault, you homeless green teletubby.”Techno一边说一边从Dream身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试图维持良好形象。

    “I HAVE A HOUSE!!!”Dream被突如其来的80气得一跃而起,如果不是在冰上或许还能跳一跳脚,“……fine,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一般见识。Uh…不如我教你滑冰怎么样?”Dream狡黠地笑着,歪头看向Techno。

“你?相比之下我还是更喜欢我的栏杆兄弟谢谢。”

"You're definitely jealous of my fantastic skills."

“Jealous?Nah,not even a bit.

Stop flattering yourself.”Techno发出嘲讽的声音,边说边要走开。

    “Oh come on,友好地聊个天有那么难吗!”

     ……Techno觉得这个人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上赶着跑过来找茬——虽然平时找的茬也不少——可是又在平常能互怼300回合的情况下好脾气地没有回嘴,真是见了鬼了。

    “!”就在Techno思考的时候Dream已经拉住了他的手,开始拽着他往前滑了。

“Dream我强烈建议你不要这样……*gasp* ”Techno假装镇定,然而在企图挣脱时一个脚下不稳差点摔倒,Dream用力拉住了他。

“See, I got you.There's no need to worry.”Dream紧紧握着他的手。

    Techno第一次意识到小绿人原来这么爱笑。

“……Well,emm,thanks?”Techno默默转过脸去,感觉面颊有些发热。

 

    两个人在迷之沉默的气氛中滑了两圈,Techno感觉如果Dream再不说句话自己的社交压力要持续上涨了。


 What am I supposed to do! Chat,you are not helping at all. Stop sending Lame and LOL! Can’t you see it’s an emergency?


     就在Techno和Chat互怼的时候,还在被Tommy和Tubbo追赶的Ranboo又一次传送,闪现在Dream不远处,依然保持着高速滑行的状态。

     Techno眼疾手快地把Dream往自己身边拉,但是高估了冰面的摩擦系数,两个人再次一起倒在冰面上。

    “Oops!Sorry about that——Oh, I better not interrupt,sorry.”Ranboo刚准备返回来道歉就看到Dream躺在Techno怀里,马上抱拳转身打扰了告辞。(只是描述一种神态,没有真的抱拳)

    “Wait,it’s not…fine.”Dream试图爬起来解释,然而末影人小孩已经跑没影了,于是他又倒了下去。

    这个姿势很明显有些尴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都没动。

    

    See,Chat我就说他衣服里有核能发电站,不然为什么这么暖和。什么?不这绝对不叫占便宜——


  "Techno?Emm,are you trying to protect me?I mean,well,uh,it's very nice of you."Dream看着天说,大写的词穷卡顿溢出屏幕。

    “Well,刚才的情况下只有我们两个人,如果你不幸身亡而Ranboo肇事逃逸,我很有可能会被诬陷为杀人凶手,只是为自己洗清嫌疑罢了。”Techno平淡地说。

    “Okay,says you.”Dream笑了,语气轻松不少。他打算爬起来,却发现有人的爪子还拦在自己腰上,没有放开的意思。

    “Uh,Techno?”

    “Huh?”

    “Let me go?”

    “Oh, sure, uh, sorry I just…uh I mean yes.”Techno才意识到他已经抱着Dream在冰上躺了长达41秒38毫秒75微秒(我瞎编的),难得有些慌乱地放开了手。

    两个人SLIGHTLY尴尬地站起来。


     看在上帝的份上人为什么要长手,我现在不知道该把它们放在哪里!等一下我好像看到Dream的耳朵红了,哦真是太好了我的尴尬指数降低了一半pog——


    “Hey Dream!Take this!”Tommy吵闹的声音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手里攥着一个冰碴搓成的球打算不讲武德地来偷袭。

   “Whoa!”Dream十分敏捷地一闪身躲开了——于是冰球径直飞向了Techno并完美降落在他脸上。

“NONONONONONO——I didn't mean it,Techno! It wasn’t me! 

Blame it on Dream! It was an accident!”Tommy手忙脚乱地推脱关系。

    “Tommy——”Techno冷漠地看向肇事小孩。

   “No it wasn’t me!It Dream’s fault! It wasn’t me——”Tommy打算逃离是非之地。

 “HAhahaha Tommy you’re screwed,HAHAHA——whistle”Dream完美诠释看热闹不嫌事大。

“Tommy——You wanna fight, huh?You wanna fight,Tommy?I will give you a fight.”Techno带着实体化的杀气追了出去,“Come here Tommy——”

  “Wha--wait how ?! Technoblade you fucking liar!  You said you don't know how to skate!”

Tommy惊恐地发现Techno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接近,大喊着在人群中逃窜。

    “I told you I will speedrun ice skating——”Techno攒起一把冰碴精准投掷出去。

“Ouch!”Tommy HP-1

“Techno I’m joining you!”一直在Manhunt被人追的Dream决定抓住这个可以追人的良好机会。

“Dream you fucking bitch!!  2V1 that’s unfair!”Tommy一边咒骂一边加速逃命,到处捡起冰碴往后乱丢。

“PHIL——HELPPPMEEEEEE”闯祸小孩试图寻求E-Dad的帮助。

“Nope, I just standing here,  not gonna  intercede.”Phil往后退了两步,笑得非常开心地袖手旁观, “Wow, Techno you’re making great progress.”

“Thanks,Phil.Tommy在‘激发’人的潜能上非常有天分。”Techno从旁边飞过时撂下一句。

 

    战斗以Tommy被摁在地上往衣领里灌雪告终。

 

    拿着日记本的Ranboo:“我决定以冰雪之战为之命名,你觉得怎么样?”

    围观群众Tuboo:“听起来不错。”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白天就要过去了。夕阳渐沉,华灯初上,从圣诞节就挂满的彩灯霓虹逐渐亮起,闪烁着城市祥和温馨的冬夜。玩了整整一天的人们有些疲惫却收获了满满的喜悦,带着满足又不舍的心情走下了冰场。

    “You’re having a good time,Techno?”已经换下冰鞋的Dream走过来,站在旁边看着Techno和鞋带搏斗。

“Maybe,it would be a better day without you showing up.”Techno没有抬头。

“Come on.I'm sure you're happy to have me here.Phil told me that——”

  “I’m returning the shoes.”Techno光速起身走向还鞋处防止Dream说完。

 “Hahaha, please come back! I have some thing important to say!”Dream没有跟过去而站在原地喊道,他知道Techno一定会回来的。

 

 “Alright, what's the thing? I’m leaving if it's just an idiotic joke.”Techno显得十分不情愿地走到Dream身旁。

“Well… I want to tell you that——”Dream有些犹豫地开口。

“You are thinking of blowing up L'manberg  again?”

“What? No no,it’s uh…a personal thing.”Dream似乎有些窘迫地挠了挠头发。

“Then what is it?”

    眼前的人虽然面朝着自己,但是目光却绕来绕去不肯和自己对视,远处的彩灯映在他金绿色的瞳孔里,一片流光溢彩。Techno没来由地感到紧张,以至于忽略了chat正在疯狂地刷过一屏屏激动的语句,他有些害怕Dream要说出的话会造成他无法应对的尴尬局面,但或许又有些期待。

  “I want to say——”

    Techno没有意识到自己屏住了呼吸。

 

 

    Dream把一捧雪塞进了他的衣领。


 “HAPPY NEW YEAR! GOTCHA!”

    小绿人一闪身跑了,dsmp充满了水烧开的空气水蒸气。

 

"DREAM! YOU GREEN LITTLE SHIT!I TRUSTED YOU AND YOU WASTED MY LIFE!"Technoblade拎起下界合金剑追过去,“COME BACK HERE——”

"*whistle* HAHAHA――What did you

 assumed that I'm gonna say?"Dream跳上不知谁家的院墙,开始在屋顶上跑酷。

 

    两个人追着跑没影了。


目睹了一切的Philza Minecraft:我不会告诉你们叫Dream出来是Techno的主意的(乌鸦笑)。

Tommy: FUCK Why always me.

Ranboo:咳我不记得今天发生了什么

 

(一些并不值得思考的问题:Techno咽下的脏话是什么?Ranboo误会了什么?Tommy活该吗? Techno最后追上了吗?Techno本来以为Dream会说什么?Philza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嘘))


非常感谢读到这里的朋友!

(排版排得快疯了,报应啊哈)

如果觉得写得还能入眼点个喜欢/推荐我会万分感激!这将是我继续写文的动力(在考虑高考之后开一个无限流大坑hhh不过我真的很鸽很鸽,你能想象这篇文本来是寒假滑冰上头产物吗然后我写了3个月)

欢迎评论!有什么意见或建议以及闲聊都请畅所欲言qwq

Starlight沐希

sbi,但我们是三个人和一只鬼

其实是整活啦  但你也可以看成是我在尝试新风格

总之虽然有人死了但没有刀子请放心食用!

内含烂梗重现、无营养废文笔以及大型ooc ⚠️⚠️

ps:每个场合都是独立的,并无任何关系哦


———————————————————

Wilbur的场合


       他在制造蓝色染料,不间断地碾碎蓝色的花。Wilbur的双手几乎要被蓝色完全吞没,但他还是没有停下手里的活计。

        Philza...

其实是整活啦  但你也可以看成是我在尝试新风格

总之虽然有人死了但没有刀子请放心食用!

内含烂梗重现、无营养废文笔以及大型ooc ⚠️⚠️

ps:每个场合都是独立的,并无任何关系哦



———————————————————

Wilbur的场合


       他在制造蓝色染料,不间断地碾碎蓝色的花。Wilbur的双手几乎要被蓝色完全吞没,但他还是没有停下手里的活计。

        Philza正在门外叫他的名字,Wilbur顿了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望着紧闭的门。“Wil——?你在哪里?你有见过我的帽子吗?”

        “Phil,你的帽子,”Wilbur抓起一把染料就往外走,直接穿过了门。“你的帽子不是在阳台上挂着吗?”

       “哦我看见它了,它好像被风吹到地上了。”Philza拿起了他的帽子,但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呃,Wil,你的颜色怎么和以往不一样?还有刚刚是我耳背吗,我怎么没听见你开门的声音?”

        “因为我没开门啊。”Wilbur理所当然地回答。

        “Phil——”一只金毛的Tommy突然冲进家门扑到Philza身上,语无伦次地试图叙述什么,“WTF刚刚嗯就是刚刚在汉堡车你知道的吧就是Wilbur Soot的那个汉堡车它突然他妈的爆炸了呃呃呃Wilbur说他要研制什么药水所以没有出来过但是我找不到他的尸体了那个家伙不会被一起炸飞了吧啊啊啊?”

       “啊?什么,Tommy,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Philza一头雾水。

       “概括一下就是在汉堡车里的Wilbur似乎因为实验不当被炸死了。”Technoblade的粉红色脑袋从门后冒出,面无表情地为Tommy的话做了总结。

        Philza看了Tommy一两秒,又转头看了看那边的Wilbur,越发怀疑眼前世界的真实性。

        Techno这时注意到了Wilbur,这个整体呈现蓝色的家伙很明显和之前兴致勃勃研究TNT和药水的家伙不一样。“呃,等等,那这个……”

        Tommy也发现了Wilbur,而这个被三个人盯着看的Wilbur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反而不紧不慢地拿出了一捧蓝色染料。“Have some blue?”

        “卧槽等等,如果Wilbur已经被炸死了,”Tommy的表情逐渐扭曲,“那这个和Wil长得差不多的家伙是谁?”

         Technoblade接过蓝色染料,视线在Wilbur身上游走着,“Hmm,不像演的。”接着他摆出一副郑重其事的表情说道:“他如果是真的死了,那么这个Wilbur就是鬼魂。”

       “所以我已经死了啊。”全场只有Wilbur似乎仍处在状况外,还演示了一遍自己刚刚的穿墙。“看,我会穿墙,所以我是鬼魂。”

        “可是这个家伙的行为模式都不像是Wilbur啊?他看起来更呆一点。”Tommy疑惑。

       “呃,Wilbur,”Philza紧张地问,“嗯,你有没有什么感觉?”

       “感觉?有。”Wilbur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在场的人都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我感觉不到我的dick了。”

        “…Phil,我收回我的话。Wilbur还是那个Wilbur。”



Philza的场合


        “……Phil,你别告诉我这是真的。”Technoblade望着面前有着明显打斗场景的地面,他觉得自己的脚沉重得迈不开步子。

        “呃…Technoblade,我没事的。”Philza讪笑,心虚地移开目光。

       不一会儿,寂静的矿洞里响起一声猪哼似的哀嚎。


        “Guys,我必须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Technoblade面色凝重地推开家门。

        “是什么,你的土豆歉收了?”Wilbur眼皮都没抬一下。

        “还是说你的subscribers变少了?”Tommy挑了挑眉毛。

        “Whaaat——你们都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啊bro,”Techno发出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是Phil——他今天…”

        “Philza怎么了,他能出什么事?总不会是被小僵尸杀死了吧。”Wilbur漫不经心地哼了一声。

        Techno的表情显得有点悲哀,但让他痛哭又显得太难为他了,于是他沉默不语。

        Wilbur见没有了下文,终于扭过了头,而一个身影正从Technoblade身后探出。

        “呃…hi?”绿白条纹的帽子无比眼熟,但颜色又比之前黯淡不少。

        Wilbur看上去凝固了一秒。

        “我他妈,我是开玩笑的啊?!”

        “Phil!!!???”Tommy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Oh my fucking god我一定是在做梦!”说着还不停地绕着Philza转圈,被Techno一把推开。

        “他虽然已经死了,况且不太可能二次死亡,但我不认为老年人能经受住这样的惊吓。”

        “Technoblade!”Wilbur振振有词,“你说过不会让他再次受伤的——你食言了!”

         “我知道的,Wilbur,我尽力了。”Techno的眼神越发沧桑,“天知道为什么这个老男人这么招幼崽喜欢。”

        “这一点我认同。Tommy不就是。”Wilbur憋笑。

        “操。我已经成年了!”

       “其实我觉得一切还好,”Philza开口道,“我很高兴你们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过度悲痛。”

        “你在开什么玩笑?Phil,我们的心情都无比沉重。”Technoblade转身又披上了披风,拎起他的斧子。“我现在要去把所有的僵尸小孤儿们都毁灭掉,顺便抢劫那个荧光绿晴天娃娃的复活书。”



Tommy的场合


       Tommyinnit是一个伟大的big man,但很不幸的是,他的big heart现在停止了跳动,源于一场本不该发生的意外。

       “他变得好安静,老实说我有点不习惯。”Wilbur望着面前一言不发的Tommy,“幽灵都是这样的吗,还是说死亡把他的嘴封上了?”

        “heh,可能他现在进入了一种混沌的思考模式——不过他稍微安静会也好。”Technoblade眨了眨眼。

       “老天啊,我真是后悔让他一个人去买东西,”Philza掩面,“半天不回来我还以为这孩子又去哪玩了呢。”

       结果找了半天除了车祸现场外一无所获,回到家却发现“Tommy”正好好地在沙发上坐着。在其余三个人的不可置信,疑惑到惊讶再到接受的这段时间Tommy始终一言不发,简直就像是死了——好吧,他确实已经死了。

       “嗯,我本来在过马路,”他突然开口,“但是我没有看到那辆冲过来的车。”

       “Tommy,你知道交通规则在那里是有它的作用的…”

       “…我很抱歉。”Tommy的声音微弱得像蚊子。

        “你不用道歉,Tommy,你没做错什么。”Wilbur的语气放缓,“你还记得肇事车的车牌号吗?”

       Tommy的身形顿了顿,“我不记得车牌号了。但是,”他的声音陡然提高,在场的人类都震了一下,“我看到那辆车是他妈的凯迪拉克!”

        空气短暂地凝固了几秒,而Tommy还在愤慨地发表讲话。“那个不会开车的混蛋毁了我的人生!我还没有谈过女朋友呢!”

        Philza突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话了。“…我觉得这不是重点…”

        Technoblade摆出一副“果然我早就猜到会这样”的样子。“看吧,我就说他好好的。”

        而Wilbur发出一声爆笑。“哈,我们应该想想问题是否出在凯迪拉克上。”



Technoblade的场合


        怎么可能,Technoblade never dies!


       “Technoblade的精神会永存,这样即使我的肉体死了我也可以变成幽灵去爬那些孤儿的窗户。”


End.


MR.殺
也是很久沒更新了-- 我的pu...

也是很久沒更新了--

我的punz!

也是很久沒更新了--

我的punz!

SIMP
看完血藤线被虐哭了😢

看完血藤线被虐哭了😢

看完血藤线被虐哭了😢

奶昔曲奇

神性(11)

同人uwu


OOC预警!!!


有私设!!!


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在to流放中就有XD戏份的if线


还有别的主线参杂的可能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GOGOGO!!


正文~


“祂?退化…思考?”dream听着这句没头没尾的话,不禁发出疑问。


“你想知道关于祂的故事吗?”XD饶有兴趣的望着过去,dream眨了眨眼,张口闭口不知道说什么好。


“额…随便吧…”dream不知为何,心底有种恐惧,对这个红色植物,莫名给自己带来些许压力,他不想知道关于这植物的一切,这种感觉与对XD是不一样的。这样一对比,XD更像是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

同人uwu


OOC预警!!!


有私设!!!


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在to流放中就有XD戏份的if线


还有别的主线参杂的可能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GOGOGO!!


正文~


“祂?退化…思考?”dream听着这句没头没尾的话,不禁发出疑问。


“你想知道关于祂的故事吗?”XD饶有兴趣的望着过去,dream眨了眨眼,张口闭口不知道说什么好。


“额…随便吧…”dream不知为何,心底有种恐惧,对这个红色植物,莫名给自己带来些许压力,他不想知道关于这植物的一切,这种感觉与对XD是不一样的。这样一对比,XD更像是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


“对呀,为什么呢?”XD猛的开口,使得dream不得吓的一惊。唉,我怎么忘了这家伙可以听到啊?


“我怎么知道你知道我想的这些?无所谓了,随便吧,这玩意我不喜欢。”


“那你不介意看些戏剧性的画面吧?”XD说着,不等dream回答。dream眼前一黑,便一头扎进XD的怀里,看着怀中人,XD不由得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


dream揉了揉眼睛,不清楚发生什么的他不敢轻举妄动,虽然XD说是看看,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肯定不止看看那么简单。


果然,如他所想。


“什么玩意…”dream看着眼前缓缓出现的一大滩似水泥一般,但却有着某种形态的红色植物,这些植物上还长着冒着血气的触手…或者说四肢?总之,场面那叫一个触目惊心。


恶心…呕吐…死亡…


dream止不住的想着,脑子就像不受控制一般,如血手…如深渊,想把他拉人血红的事实。


dream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压迫,似是无形的触手,死死勒住他的脖子。dream无法动弹,四肢就那样定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令人作呕的红色向自己缓缓靠近…缓缓靠近……


dream…


谁…XD的声音?是XD吗…


dream!


那个声音更大了,但dream好像听不出来,声音太模糊了,唯一能听出来的,那就是在喊自己。


“哈…啊…哈……”dream揣着粗气猛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XD惨白的面具。


“啊……哈…呼…”dream看起来很难受,他的呼吸很不均匀,“…XD?是…你吗……?”


“除了我还能有谁有资格在这?”还是那熟悉的声音与语气,dream听到这话,心中不由得有些安心。


是他,是他…


“你很害怕那玩意?那玩意和我一样,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祂也是神。”


“我…不知道…感觉祂很令我…”


“嗯?”


痛苦…

小罐猹,大师作

从死亡走向真正的信仰.


是寒假时候画的自家XD的设定!

我私设的Dream和XD不是同一个人哦

我会慢慢的把自己的二创dsmp设定发上来的!


私设的XD更像是小绿人家族的大家长!!!

(小绿人家族设定我也会发上来的✨)

从死亡走向真正的信仰.


是寒假时候画的自家XD的设定!

我私设的Dream和XD不是同一个人哦

我会慢慢的把自己的二创dsmp设定发上来的!

 

私设的XD更像是小绿人家族的大家长!!!

(小绿人家族设定我也会发上来的✨)

度思时
花边,裙角,蝴蝶结,还有你的血

花边,裙角,蝴蝶结,还有你的血

花边,裙角,蝴蝶结,还有你的血

OD

火焰玫瑰(二)

wilkity

rps有 捏造现实有


当quackity从混乱的记忆中醒来,他真切地体验到什么叫做一团糟。慌乱地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他有些狼狈地逃出房间,无暇顾及房间里另一个人是否苏醒,也不愿再回忆昨晚上的荒唐往事。 


直到坐上回家的车他才回过神来回忆昨晚上发生的一切。他不禁疑问自己究竟喝了多少才会答应一个同性这样的请求。而酒精和那一夜的不适正提醒着quackity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至少还活着。”他安慰自己。但随后一条消息就将他强装的镇定给打破。


“William:你怎么样Alex”


他深吸一口气,将手机反扣过来,又长长地...

wilkity

rps有 捏造现实有




当quackity从混乱的记忆中醒来,他真切地体验到什么叫做一团糟。慌乱地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他有些狼狈地逃出房间,无暇顾及房间里另一个人是否苏醒,也不愿再回忆昨晚上的荒唐往事。 


直到坐上回家的车他才回过神来回忆昨晚上发生的一切。他不禁疑问自己究竟喝了多少才会答应一个同性这样的请求。而酒精和那一夜的不适正提醒着quackity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至少还活着。”他安慰自己。但随后一条消息就将他强装的镇定给打破。


“William:你怎么样Alex”


他深吸一口气,将手机反扣过来,又长长地吐息,好像看到那个名字自己就会被拉入无尽的深渊。他最终没有回复,只是将消息删除,并希望Wilbur可以和他一样忘记那个晚上酒精促成的荒唐事。说实在话,他在这事之前没有过多地注意Wilbur,只是将对方当作有时的直播伙伴和一个普通朋友。但在这之后,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关注wilbur的一切,心中也生出些异样的感情。


quackity本以为自己可以忘掉一切,直到两个月后他应邀到George家一起直播。他没想到Wilbur也会在那里。


再次见到对方——在比酒吧明亮许多的环境下,quackity不免觉得有些拘谨和尴尬。他打了声招呼就将头垂下不去看对方,假装专注于设备的调试。但Wilbur的目光却仍然停留在他身上,让他感到一阵战栗。


一直没说话的George开口道:“我去取东西,你们先在这里等我。”随后离开了房间。quackity心中暗叫不好,埋怨George的不解人意。但也只能抬头望向Wilbur想要说些什么打破现在的僵局。却没想到Wilbur抢先开口了。



看这里

第一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