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dust

48963浏览    1786参与
歌中流转着红色斑鸠

《请饶恕我》3

大概还有一章结束?


你知道吗?亲爱的,我又想起你了”噩梦趴在棺材上,手指上缠绕着你的一撮头发,他喃喃道:“我想起你当时问我的那时


他陷入了一段回忆


一个面目表情的少女,你的刀下静静的躺着被利索解决的孩子,那个孩子很瘦弱和干枯,身上满是伤痕和灰尘。


“别看着我了”


她那无神泛白的眼睛似乎在看着你,你蹲下把她的脸扭到一边用不了什么力气,只是轻轻一推,你看了看脚边的其他的尸体,你总觉得,他们无时无刻的都在盯着你。


“大人,这是正确的吗?”你不解的问道,死去的只是一个无辜,可怜的孩子,她本该拥有属于她的生命。


噩梦看向你,但......



大概还有一章结束?







你知道吗?亲爱的,我又想起你了”噩梦趴在棺材上,手指上缠绕着你的一撮头发,他喃喃道:“我想起你当时问我的那时


他陷入了一段回忆


一个面目表情的少女,你的刀下静静的躺着被利索解决的孩子,那个孩子很瘦弱和干枯,身上满是伤痕和灰尘。



“别看着我了”


她那无神泛白的眼睛似乎在看着你,你蹲下把她的脸扭到一边用不了什么力气,只是轻轻一推,你看了看脚边的其他的尸体,你总觉得,他们无时无刻的都在盯着你。


“大人,这是正确的吗?”你不解的问道,死去的只是一个无辜,可怜的孩子,她本该拥有属于她的生命。


噩梦看向你,但并没有回答你,你看出他眼神闪过的疑惑,算是知道答案了,后面这样的屠杀减少了很多很多,到最后只是整日的待在城堡里。



我当时没有回答你,但现在我想我可以回答你了”他放下你的头发,转而抚摸上了你的脸,用他低沉幽雅的声音缓缓说道。



屠杀只是乐趣,我并不需要依靠屠杀来获取力量,因为痛苦本身就是无穷无尽的,不过,我现在不怎么觉得给人带来痛苦很有意思了,痛苦的味道是酸涩的。”他神情落寞,吐出一口气,靠在你的棺材上往上看,一缕阳光穿透玻璃直射进来,这是他专门布置的,你不是一向喜欢光和漂亮的装饰吗?



一片长满荆棘与玫瑰的类似教堂的房间,里面堆满了乱七八糟的花朵和金色的金币和宝石珠宝饰品,全部都是你说过的,喜欢的东西。


左上面挂着一个拟造光源,隔着玻璃刚好能美美的照射进棺材里,暖光衬托着观察里的人仿佛活着一般,没有死者的苍白。



还记得你说你喜欢光吗?我给你弄来了”他嗤笑着,仿佛不知道在笑准备的太晚的自己还是如此荒唐的结果。


没事我会等你醒来的”他看着棺中的你,脑海里忍不住想起睡美人的故事,虽然噩梦对童话嗤之以鼻,但他还是忍不住轻轻在你唇上啄上一吻,“希望你不会睡太久。”他垂着眸子看着没有呼吸的你。



“so……我是不是来的,不太是时候?”一个人影靠在玻璃上盯着眼前的一幕,哐的一生,幸好那人躲的快,不然会被触手直接穿开,巨大的玻璃粉碎是整个房间显得更加凌乱了。


我不是警告过你……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踏进这里?”他的脸色大变,瞬间没有几秒前的宁静,语气充满了警告和威胁,他手抓住的棺材位置出现了几丝裂缝。


“嘿嘿嘿,别生气嘛,来都来了”他双手都举了起来表明自己没有恶意,噩梦眼神冷静下来定了定,看着眼前卖乖的ink内心无语至极,“哈,如果你是来找乐子就快滚,这里不欢迎你”他不善的盯着ink踏出的一步。


“我只是来看看,小N怎么样了?”他举着的手指了指棺材里的人,噩梦皱了皱眉,在思索要不要允许,说实话,他实在不想去相信这个没用轻浮的家伙了。


什么情况你也知道,看就不必了,你有任何关于无灵种族的消息了吗?”他的触手完全覆盖住棺材,他不耐烦的揉了揉眉心


“当时你们屠的只剩一个人了,我哪找啊”他小声嘀咕着,踢了踢脚边的玻璃碎片,眼瞅着噩梦的脸色越来越不耐烦,ink只好找着借口离开“那什么,我要去别的世界找线索了我就先走了拜拜”说完他急忙跳进墨水池里离开。



噩梦看着那一面碎掉的彩色玻璃有些无语,他又要重新修补了,他站起身沉沉的叹了一口气,低头看向正不知生死的你,“不是人类也不是怪物,也没有灵魂……如此神秘和特殊,哎,你何时才能醒来?不该如此”他的最后一句几乎是咬着说出来的。





又过去了很久很久,久到噩梦已经数不清只是第几次来到这里了,“我想我是时候该面对事实了


仿佛是放弃他自己一般,在说完这句话后,他呆滞的站在原地了许久,直到杀手来时噩梦才如梦初醒的回过神来,然后他突然如同释怀般的大笑。



“老大你怎么了?”杀手在一旁看着正仰天大笑的噩梦不知所措,噩梦摆了摆手表示没什么,擦过杀手的肩膀就离开了房间,之后噩梦就再也没有来过这个房间一次了。




“……”


灰尘来看你了,说实话,他很少很少来过这个房间,一是这个房间的阳光太过耀眼,二是觉得,没有必要,反正你都死了,见不见有什么关系呢?不过现在跟你聊聊也没什么。



“老大变了,变得跟以前一样,我们又开始玩屠杀游戏了”他自顾自的说着,倚靠着你的棺材,头顶上的阳光变得些许暗淡了,“老大不来这个房间,连装饰都变得陈旧了呢”他看了看棺中的你,“反倒是你没有什么变化呢”,他上手触摸了下你的脸,依旧保持着弹性。



“算算,好像差不多五年了吧?”


“真快啊”


“我都快记不清你说话的声音了”


……




他想到什么说什么,一改他往日的沉默与安静,疯狂倾诉着他的感受与情绪,有时候说的好玩的事情还会拍手,然后带着感情的大笑几声,聊了很长一段时间,仿佛他要把这几年所有想说的事情都说一遍,到最后,他咂了咂舌,他被自己弄烦了。




“好吧,我想我说的够多了呵呵”他重新把兜帽带上“我想我以后应该经常来找你聊聊?你是个不错的听众”他拉住你的手上下挥动了几次。




“好吧,这次是真的要走了,拜”他起身离开,临走时还不忘摇了摇手,虽然你没法回应他吧。






一个平凡的日子里,不平凡的是恐惧也来拜访你了,要知道,当你失去意识的时候他可是在第一现场哦,他愧疚于在看到你。



好吧,这其实没什么。


这是恐惧的第一想法,他本来以为看到你他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反应呢,不过,嗯,一切正常,就跟以前一样,只不过是你躺在棺材里而且还不能说话。


他趴在棺材边上看着你,你的样子一直没有改变,就跟以前一模一样,“就当你只是不会说话和动”他埋在胳膊里说着,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之后就是 额 一直看着?


行吧,他只是一直看着你,时不时的打一个哈欠然后小睡一会,然后醒来继续看着你,这重复了很久,直到恐惧饿了之后他才想离开


“怪不得以前老大天天来看你,在你身边睡觉很好,哈”他又打了一个深深的哈欠,最后一觉吧,醒了我就走,他这样想着然后就又陷入了睡眠。



时间仿佛没有了意义



杀手站在棺材旁边低头看着你,他变了很多,具体变了哪他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


“哎”


这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他走到一边,往堆积如山的东西上放下几颗宝石,他喜欢收集各种各种的东西放在这,多亏了这样才显得这个房间没有那么空了。


“这里在放个壁画比较好”他手比作相机状看向一面挂着很多东西的墙,有挂着的植株,壁画,粘上去的花朵,闪着微光的宝石碎屑,原本这是他们一块弄的,不过现在只有杀手还乐衷于此。


他盯着墙壁若有所思,上手调整了一下每件物品的角度和方向,然后退后看看了,满意的点点头之后,坐在了角落的椅子上,他不知从哪掏出了一叠长条,叠出一枚枚星星后,他从杂物中翻找出一个玻璃罐子,里面还有很多一模一样的纸星星,他就这样叠一颗放进去,如此重复直到长纸用完,他晃了晃已经半满的瓶子,思索了一番。


他踏步走到你面前,看着棺中正沉睡的你,倒着举起瓶子,瓶中的星星如瀑布般涌下去,有几颗星星停留在你的脸上和身上,他蹲下把他们扫落到一旁。


他搭上你的脸,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为什么,你还会有体温?。



“你在干什么?”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想法,他抬头看去,灰尘正缓步走来,“有点奇怪”杀手回道,他摸上你的额头,淡淡的温暖让他感到惊讶。


“什么奇怪?”灰尘凑近查看,杀手翻了一下你的眼皮,还是没有色彩,“她有温度了,你摸摸看”

他顺着意思蹲下并抚摸你的头顶,相比于骷髅的寒冷,你确实带有一丝温度。


他们两个对视一眼,“你通知老大去,我守着”灰尘率先开口说道,“我不去,要去也是你去”杀手皱眉,他可不想错过一丝一毫。


“你非得在这个时候给我添堵是吗?”灰尘吼道,然后起身离开,杀手没有回答一直确定着你的体温,“啊”他突然拍了一下脑袋,他想起来噩梦今天提前出去了,他忘跟灰尘说了,“他妈的”他低声骂了一句然后站了起来。


“老大从来不接电话的,看来只有我去找他了,没事,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他最后一句话是对你说的,然后便走捷径离开了。




你的意识逐渐恢复,你缓缓睁开眼睛坐了起来“这是哪?”你看了看四周,一个巨大的房间,有两面巨大的彩色玻璃墙,头顶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照射下来的阳光,刚好可以照耀到你,四周堆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珠宝,兵器,各种各样的花朵和和挂在墙上的壁画,你慢慢起身,发现容纳你的是一个棺材,有很多纸星星和五颜六色的宝石,真的很咯,谁想的主意?



“幸好他们还没有把我埋了”


你吐出一口气,赤着脚走到彩色玻璃面前,你发现你穿的是你最喜欢的红色长裙,你看向外面,熟悉的紫色夜空和皎洁的月亮。



“他们去哪了?我睡了多久?”你靠着玻璃想着,你是要在这里继续呆着还是去找他们?万幸,他们没有让你想太久,你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他们为什么不用瞬移?不过这样正和你意,你躲在门后准备吓吓第一个进来房间的人。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你的心情也越来越激动,终于,在你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后,没管他是不是在说什么你直接扑了上去



“surprise!”



在一瞬间他看起来很慌乱,然后他看清是你后,突然大笑起来,不明所以的你也跟着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回来了!”他抱住你,背后的触手把他扶正,他看起来很高兴,高兴的有点不像他了,然后他抱着你转圈,把你扔了起来,然后又稳稳的接住你。



“是的,我回来了哈哈”虽然有点头昏吧但是谁在乎呢?开心吧,欢呼吧,庆祝你的归来吧!












熊吸吸

  表情包好好好,没cp向

  表情包好好好,没cp向

歌中流转着红色斑鸠

《一起来玩转盘游戏吧!》

是相处一个月之后的《我真的喜欢孩子》背景。


“所以说,要一块玩真心话大冒险?”蓝正通知所有人到游戏室去玩,他点点头“很多人都会来哒,如果你不想来可以不用来,我先去通知其他人啦”蓝莓朝error挥挥手转身去敲另一个人的房门。


错误咂了咂舌,迈着步子往楼下走去,他挺好奇会玩什么的。


在门口还碰见了404,不知道为什么,错误觉得404挺危险的,尽管他表现的很友善,他无视了404的招呼,直接往游戏室里走去。


摁下心中的微微恼怒404也跟着往游戏室里走去。


“差不多了吧阿歌”你擦了擦汗,看着眼前你们刚刚布置好的房间,一张巨大的地毯上,摆放了很多零......



是相处一个月之后的《我真的喜欢孩子》背景。




“所以说,要一块玩真心话大冒险?”蓝正通知所有人到游戏室去玩,他点点头“很多人都会来哒,如果你不想来可以不用来,我先去通知其他人啦”蓝莓朝error挥挥手转身去敲另一个人的房门。


错误咂了咂舌,迈着步子往楼下走去,他挺好奇会玩什么的。


在门口还碰见了404,不知道为什么,错误觉得404挺危险的,尽管他表现的很友善,他无视了404的招呼,直接往游戏室里走去。


摁下心中的微微恼怒404也跟着往游戏室里走去。





“差不多了吧阿歌”你擦了擦汗,看着眼前你们刚刚布置好的房间,一张巨大的地毯上,摆放了很多零食和饮料,你也不清楚为什么阿歌突然召集所有人一块来玩,不过,你也蛮喜欢玩游戏的。


“行了,接下来就是等人齐了,我还叫了托丽尔和sans哦,他们估计一会就会到,先歇一下吧”她这样说,然后揽着你直接坐到地毯上。


“有点热,放开我啦阿歌”肌肤紧贴传过来的热量有点让你受不住,她傻呵呵的笑了笑,然后爬了起来说“我去把中央空调开开,你先等会哈”之后她就起身离开了。


你坐在地上,口渴的有点想喝水,你刚想起身去拿水,不过就像知道你在想什么似的,一杯水突然出现在你的视线里,然后你向上看去,是噩梦的附肢,你接过之后道了生谢就开喝起来,他走到你身边坐下,看着中心桌上摆放的果盘有苹果直接拿出来啃,还不忘递给你一个,你接过苹果也开始吃了起来。



“你可能不知道,不过阿歌有时候会集合我们所有人来玩游戏,用来缓和关系,不过有时候,呵呵,反倒出了反效果”他在一旁说着,你安静的听着,注意到又有几个人过来,然后坐下聊着。


你注意到噩梦吃苹果会吃的很干净,他随手丢进垃圾桶里,他的触手很占地方,你也一直很好奇,“它跟你的感觉是相连这的吗?”你暗暗戳了戳他的触手,他笑了笑,“是的,它就跟我的手脚一样好操控和痛觉相连”不知道为什么,你一直觉得噩梦的说话方式和行为都很优雅和可靠。


渐渐的人基本上都来了,包括sans和他的兄弟papyrus,你觉得papyrus的说话方式和行为跟蓝很像,你还见到了frisk和chara,她们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不过你不清楚灰尘会不会有事,你把目光投向灰尘,他看起来很平常一样。


还有流星,你感觉他很喜欢这种游戏,或者是在托丽尔那呆的很好?感觉精神比一个月前好多了。


等到所有人都缓缓落座之后,阿歌拍了拍手,“好了好了人都到齐了,我在说一遍游戏规则啊”她掏出一部手机,然后打开展示了一下“真心话大冒险,由转盘来选择是谁,你可以选择真心话和大冒险,如果随即到的选项你办不到,你就和一杯牛奶,而成年的喝酒。”


“哦,我不想喝牛奶”红色气愤的抗议道


“那得等到你成年后再说”阿歌无情的驳回了红色的意愿,然后落坐“哦对,谁被抽中了可以选择转盘,第一次先是我”


“其实我还是第一次玩这种游戏的吼吼”托丽尔捂着嘴偷笑道。


“快开始吧开始吧”chara催促起来。


“好好好,来让我们看看第一个是谁”,阿歌点下转盘,在众人等待的沉默中,她举起手机说道是:“yn!”


你没想到第一个就是你,你局促的咳嗽一下,“嗯,我选择真心话。”


阿歌比了一个OK的手势之后再次点击“如果爱你的人不爱你怎么办。”


你在心里想了想,然后说道:“没关系,不是双向的爱意是不正确的,我会识相的离开”你发现很多人都在盯着你。


阿歌:“谁会不喜欢你?”


托丽尔:“是的,爱不能强求”


杀手:“谁会不喜欢妈妈?不会的啦”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阿歌把手机递给了你,你点下转盘“是404”


你看向404,“我选大冒险”


你切换到大冒险的轮盘点击“先大笑五秒然后再大哭五秒”


他愣了一下,然后在思索自己要不要干,“我不知道大哭五秒该怎么办”他摸索着下巴说道,一边的灰尘倒是直接“这不简单?想想如果你陷入死亡轮回,你的弟弟一直被杀,代入一下,你就会想哭”他带着讥笑着说道,“灰尘。。”阿歌不满的低声警告。


“他说什么?”你离得很远没有听清 但听到阿歌说话了,阿歌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404看了看灰尘一眼,没有说话,快速的完成了任务,不过真的很没有感觉,只是“哈哈哈哈哈呜呜呜呜呜”一脸正经的说,真的很搞笑。


你笑了笑之后然后把手机递给了他,他随便的点击了一下“噩梦”


噩梦:“真心话,没有什么是我不可言说的”


404看了一眼结果:“自己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噩梦想了想然后说:“苹果和恐惧悲伤的味道”


“真是奇怪的爱好”404说了一句然后把手机递给了噩梦,他点了点屏幕:“阿歌”他笑着看了看阿歌。


“呵呵,我可不怕,我选大冒险!”她毫不畏惧的叉着腰,噩梦看了眼突然没绷住笑出了声:“哈,做出自己最性感最妩媚的动作”


你咳嗽了一下,你真的想象不出来“这,这不好吧?”阿歌无力的抵抗道,神啊,我为什么要加这个啊啊啊。


“呵呵,你不敢?那么在乎规矩的你要不遵守规则了吗?”错误在一旁落井下石的说道,总算让他逮到机会了,好好看看坏女人出丑。


“就是就是”lust一旁阴阳的附和道


就在阿歌无力的想要摆姿势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闯了进来“在干嘛呢?玩游戏吗?带我一个”ink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本来阿歌都快搞好的姿势被他的突然出现打断了,并且“妈的,ink你怎么来了?”笑话!谁看她笑话都行,ink一点也不行!!


“哦,ink吗?要一起玩吗?”你丝毫不知道阿歌想要拒绝的心情然后问道。


“好啊好啊!”他直接挤开阿歌在你旁边坐下,“你tm。。”阿歌刚想骂就被错误问道“你还没做完呢!”


“你妈的小塞子和大赛子都来搞我是吧”阿歌压低声线骂道,然后拿起桌子上的酒一饮而尽。


气鼓鼓的坐下后阿歌一把夺过噩梦手中的手机然后按下“好!我做不到!我喝酒,下一个是蓝莓!”


“我选真心话!”


“好好,嗯…你会在乎别人对你的看法吗?”你察觉到阿歌的脸有点红了。


蓝莓挠了挠头然后说道:“会也不会!蓝莓会吸取评价,但是不会被其他人看法左右!”


“说的很好!兄弟我喜欢他”papyrus激动的摇了摇sans“yes,yes,兄弟你喜欢就好”sans一副懒懒的样子,你观察道从进来之后他就一直没有说过什么话,反倒是他的兄弟会跟其他人攀谈,不过papyrus也挺像蓝色的。


“okok,很好的价值观,给你蓝蓝”阿歌伸着手臂把手机递给了蓝莓。


“让伟大的蓝莓来看看下一个人是谁!”他郑重的点击了一下屏幕。


“是红色”


“哈,我选真心话”有了前面两个人的教训,红色知道大冒险里没什么好东西。


“OK,嗯,是你的过去是悲惨的还是幸福的”这个选项让红愣了愣,他仔细想了想了然后回复“悲惨的吧”


“哦,那真是遗憾,给你!”蓝把手机递给红色,红色一脸坏笑的点击轮盘“让我看看下一个倒霉蛋是谁”


“错误”


“怎么选到我了?好吧我选真心话”


红色嘀咕一声怂蛋之后点击了真心话的轮盘,他看了一眼出现的选项之后说道:“呵呵 你觉得你自己长的怎么样?”


“肯定是最美的啊”错误毫不犹豫的说道“哦吼吼,错误爱自己,真是感人”ink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他一向喜欢跟人开玩笑。


“呵呵呵,自恋的小鬼”阿歌有点东倒西歪,索性直接靠在了旁边托丽尔的肩膀上。


“错误挺好看的”你说道,“我也觉得~”lust舔了舔嘴,“不用你觉得!!”被刺激到的错误直接站了起来,眼眶变得充满代码和错误,他的声音更加充满电流声,lust畏惧的摆摆手“嘿!嘿,只是一个玩笑。阿歌和ink两人同时住嘴然后看了看对方”


“别那么激动小鬼,手机给你”红把手机扔给错误,错误渐渐冷静然后点了点屏幕“papyrus”


“哼哼!伟大的papyrus选择大冒险!”


“把右边的一个异性抱起来”papyrus看了看右边,最靠近他的是frisk。


papyrus抱着frisk转了一圈,做完任务后papyrus骄傲的说了一句“没有什么能难倒伟大的papyrus”。


“没错兄弟,你是最酷的,该你选了”sans示意帕帕结果错误递过来的手机,他接过后点击了一下“名字好奇怪,是color”,color举手示意了一下,“是我,我选真心话”


“在你心中谁最可信?”


“我自己算吗?”color缓缓指向自己。


“不算吧,在场中的”阿歌开口说道。


“在场的话”他思索了一下“杀手跟yn,在场中的我认为他们两个最可信”,你感到意外。


“这么信任我吗?感动”杀手甚至直接抱住了color抽泣起来,“松开我啦,我要接手机”color推了推杀手,然后接过了手机点了一下:“cross”


突然被点cross啊了一声,他以为不会点到他,他仔细想了想,两个他都不想干“我喝牛奶吧”

他拿起杯中的牛奶一饮而尽。


color把手机递给他,他擦了擦嘴之后随意的一点:“lust”


“终于轮到我了吗,哼哼,我选大冒险”


就在lust满怀期待的抽中什么性感劲爆的任务时,cross面无表情的说出:“唱童谣”


“啊??那我还是喝牛奶吧,这不符合我的人设!!”他愤愤的拿起牛奶一饮而尽,然后接过了递过来的手机点击,看了看结果说到:“杀手”


“我选择真心话”


“我看看哈,在场中的你最喜欢谁?”


“yn!”他毫不犹豫的说道。


“哦速度挺快的话”lust把手机递给了杀手,你也觉得没什么了,很多人都知道杀手最喜欢你,这是个送分题。


“我看看哈,又是阿歌”他看了一眼阿歌,“真心话真心话”她不耐烦的说道。


“如果让你kiss一位现场的异性你会选择谁?为什么?”


“不是这都是什么b任务?”


“注意语言哦,这又不是我选的,是你”杀手偷笑几声,阿歌的脑子疯狂转动然后说。


“噩梦,因为他脸上的污渍会让我感觉不到在吻他,我讨厌吻任何人。。”她快速回答完后拿过了手机,“为什么被坑的永远都是我啊,哦下一个是梦想”


哦,她原来讨厌吻啊,你看了看旁边的噩梦,发现他没有丝毫情绪,或者他知道?然后一旁的ink凑过来说道:“这家伙其实不怎么喜欢跟人接受,不过她责任心强”你点了点头,对阿歌的了解又多了一分,不过ink说的不像她,毕竟阿歌平日里挺温和友善的,而且还一直为别人考虑。。


“别讨论了你们,玩游戏呢”兴许是不乐意别人讨论自身,阿歌制止了了你们继续说。


“真心话是吧?我看看哈,嗯,每次睡觉前都会想到的人是谁?”


梦想想了想然后回答:“我的兄弟”阿歌继续把手机递给了梦想



接着又玩了几轮,把桌子上的食物都吃完后(很明显都是恐惧吃的,他的食量总是大的惊人)你感觉今晚过的很开心,不过阿歌喝了两杯酒,脸真的很红,你把她抱会屋子后便下来收拾东西了,不过有其他人一块跟你收拾。



忙活完一切后你向他们道过晚安之后就回屋睡觉了。



小剧场───────


阿歌:笑死了我要狠狠看他们笑话

阿歌:妈的我是笑话。


灰尘:大哭真的很简单,你只需要和我一样惨就行

阿歌:沙的啊普



chara:玩跟没玩一样(一整晚没提到他)

流星:挺好的我也没有



阿歌:噩梦脸上的污渍

噩梦:懂不懂啊大姐,这不是脏,我就长这样
















ky姐亖🙏

  狠我自己把e酱画错了😅👊👊

  真服了一天天能被创死800次,不是用着自家cp图然后内容是对家的,要不就是用着对家cp图然后内容是自家的文,真tm无语,有的还ky,恐怕还是一年级小孩吧hhhhhhh😁

  狠我自己把e酱画错了😅👊👊

  真服了一天天能被创死800次,不是用着自家cp图然后内容是对家的,要不就是用着对家cp图然后内容是自家的文,真tm无语,有的还ky,恐怕还是一年级小孩吧hhhhhhh😁

时间、甜食与日不落

【all dust】(番外)就一觉醒来,居然多了双猫耳?!

今天早上,murder一脸蛋痛的从床上起来。

不用说,昨天晚上又被人给吃干抹净了。

满身都是暧昧的痕迹不说,腰跟被一吨重的车子来回捏压几十遍一样。

关键还要去那几个家伙的公司上班,这你妈谁受得了啊!

端茶送水能够理解,但谁特么送个水就送了一个小时!还颤颤巍巍的扶着墙走出来的!都被同事撞见好几次了,真他娘的想拿个豆腐  撞  死  !

咚咚咚。

“前辈,你醒了吗?”cross开了个门缝,将头探了进来。

啪!

murder反手将一个枕头精准的砸在cross的脸上,并用警告的眼神看着他。

“好了好了,前辈该起床了,我已经将...

今天早上,murder一脸蛋痛的从床上起来。

不用说,昨天晚上又被人给吃干抹净了。

满身都是暧昧的痕迹不说,腰跟被一吨重的车子来回捏压几十遍一样。

关键还要去那几个家伙的公司上班,这你妈谁受得了啊!

端茶送水能够理解,但谁特么送个水就送了一个小时!还颤颤巍巍的扶着墙走出来的!都被同事撞见好几次了,真他娘的想拿个豆腐  撞  死  !

咚咚咚。

“前辈,你醒了吗?”cross开了个门缝,将头探了进来。

啪!

murder反手将一个枕头精准的砸在cross的脸上,并用警告的眼神看着他。

“好了好了,前辈该起床了,我已经将早饭做好了。”cross捡起地上的枕头,放回床上,顺手将murder抱起,去卫生间清理。

五分钟后,murder被cross小心的扶下楼。

早餐和往常一样,但是自己喜欢的。

murder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后拿起面前的早餐一脸满足的吃着。

而cross,只是坐在旁边,一脸宠溺的看着murder。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将目光缓缓的往上移......

那是...耳朵?!还是猫的耳朵!!!!

murder突然捕捉到cross的目光,疑惑的看向他。怎么了?你不一起吃吗?

“没、没什么的前辈,你先吃,我不急。”cross看着murder头上的猫耳朵,说真的,太可爱了!在配上那疑惑的的眼神,血槽要空了!咋办,想把前辈藏在家里,只有我一个骨的...

还在吃饭的murder突然打了个寒颤,转头看了一下cross。

“怎么了前辈?”奇怪,不是他啊。

murder内心毛毛的,迅速的解决完早餐,稍外整理了一下衣服和东西就准备出门了。

“前辈,路上小心。便当已经放在包里了,中午记得吃啊。”cross将murder送到门口,看着他的背影,等一下,那是...尾巴吗?

一路,被一堆人看着。murder的心里简直就是千万匹草泥马🦙反复奔腾的场景,草泥马的什么时候是个头?!

好在公司离家不远,很快就到了。

好消息是,没有那么多人了。

坏消息是...这特么是ds他们的合作公司。

ds他们还好说,关键是和星星眼公司和神梦公司一起合作的公司。

光是ds他们就已经很难搞了,现在又来了他们几个。在怎么好的体力,迟早会被玩坏的。

艹,老子不干了!  【曹操怒盖饭·GIF】

叮。


不是神明!{murder,来办公室一趟这里,顺便帮我泡一杯咖啡}

不是神明!{会给你加工资的}


还是算了吧,这个公司没我不行。【曹操扫饭·GIF】

啊西,不想懂啊!老子的腰还很疼,还要做一些体力活,“湿”辈子的事情都败在这上面了!

murder抽拉着脑袋,情绪低落的给ds dream泡着咖啡,连头上的猫耳也踏了下来。

在外人眼里,这完全就是委屈的小猫!福瑞控的天然的滤镜啊!

在泡咖啡的时候,蓝色的不速之客来到他的身后。

而murder并没有知道,而站在他后面的骨定定的看着那个耳朵,随后伸出那万恶之手。

?!!!!!

murder直接僵在原地,我特么,谁!

murder迅速闪到一边,看清身后的那个骨。

“哟~玩具,怎么,反映那么大~”擦!是ds swap!

“pffffff…玩具,在想什么呢?”ds swap打趣的着看murder,嗯…手感不错,尾巴也是差不多吧。

看着ds swap靠近,murder警惕的将咖啡隔开,并嫌弃的看向他。

特么的,怎么哪都有你啊!

“怎么,不欢迎我吗?玩具~”ds swap缓缓的将murder逼到墙角,一脸坏笑的看着面前的骨。

呵呵,诺是没有你就万事如意了。

看着murder满是警惕的脸,配上昂折起的耳朵,这完全就是傲娇的小猫咪啊!

“pfffff…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快去找天使男孩吧,他还在等你的咖啡,在会议室哦~”ds swap噗呲一声,眯起眼睛看了一下已经下手的咖啡笑着说道。

呵呵。murder暗自对ds swap翻了个白眼,就匆匆的离开了。

看着murder消失在拐角处,ds swap在心里想到的一些恶趣味。

“或许...可以跟天使男孩商量一下今晚…”

“嘶——!”怎么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直觉告诉我,不能跟ds他们带太久。

啧,他奶奶的…为什么公司这么大!

murder算是骂骂咧咧的找着会议室,这个公司有三个会议室,一个是给员工的,一个是高层们的,还有一个就是跟神梦、星星眼和邪骨集团等等开的回忆。主要都是合同。

很显然,在员工的那里,不然ds swap也不会出现在休息室了。

尽管已经跟同事熟悉了,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对他们有一点点的抵触。不过...为什么一只盯着我啊?!

murder将咖啡拿给在主座上的ds dream,顺手把替别人给ds dream的文件递了过去。

感受到murder的负面情绪,在转头去看的时候,顺便喝了一口咖啡。

但在看到murder头上的猫耳,已经嘴里那不称为咖啡的咖啡,一下子喷了出来,同时仍在那里。

这是什么情况?!是我文件看多了,还是邪骨安分守己了?!murder什么时候成了这样?!还有个尾巴!!!

而murder嫌弃的离ds dream远点,将旁边的纸包递了过去。

给我把咖啡擦干净了在给我说话。

“咳...murder,这个咖啡是你泡的,没错吧?”

murder翻了个白眼,不是我是谁?ink?他没那个时间。

murder顿了一下,随后拿出手机,将ds swap的照片那给ds dream看。

在泡咖啡的时候,有碰到这个屑。

在看到ds swap的照片是,ds dream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好的,我知道了。回会议结束,按照刚刚说的方案来。murder,你帮我收拾一下,回头给你带吃的...”随后,ds dream提起大剑冲了出去。

唉,哪怕是这么久了,有点恍惚。

话说回来,死系统!你特么什么时候把我弄回去啊!!!!

murder恹恹的将那些咖啡清理干净,随后把文件拿到自家老板的办公室。

在放完文件,刚出办公室的门,一个冰凉的瓶子贴上murder的脸。

“嘶!”卧槽好冰!

murder缩了一下脖子,看向拿着瓶子的手。

“诺,boss托我给你的。倒是你,干什么去了?”ds ink抱着一堆的文件,将手上拿着的一瓶奶茶递给murder。

泡咖啡,递文件,清理咖啡和放文件。

而且,你们也没怎么给我安排工作啊…

murder接过奶茶,无奈的叹气。

“如果没事,那就过来帮我整理文件,他奶奶的烦死了!”

ds ink烦躁的将文件分了一些给murder。

不得不说,文件是真的多啊…还很重。

“对了,murder。”ds ink突然叫住他,“你什么时候在头上戴了猫耳?还带尾巴,是不是swap给你带的?”?耳朵??尾巴???

murder仍住了,不是,我什么时候带猫耳了?

还有尾巴,什么鬼?!

murder伸出一只手向头上一摸,毛茸茸的,能感觉的到。

随后又往尾椎骨的地方一摸。

......

murder不信邪的再往玻璃的一看。

“卧槽!!!!”

murder趴在玻璃上,不敢相信的看着倒影里的自己。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贴在玻璃上怀疑骨身的murder,ds ink嫌弃的喊道。

“别他妈扒在玻璃上面丢人现眼了,跟个脑子坏了的傻子似的。”ds ink一脸黑线的把murder拉向自己的办公区。

到了地方,murder还在不敢相信这个事情。

“行了行了,别特娘在那跟个杆子似的处在那里,去帮我把这沓文件拿去给xxx,快点。”ds ink递给murder一些文件,让他快点去。

这下,murder不得不接受现实,耷拉着脑袋怪怪的去了。

也不知道忙了多久,文件已经差不多了搞完了。

murder基本瘫在ds ink办公室的沙发上,很好,'石'辈子的动力都没了。

“murder,过来。”

?!!

murder愣了一下,看向刚刚说话的ds ink。

“快点,别他妈让我说第二遍。”ds ink有点不满的看向沙发上的murder。

呵呵...

murder不情愿的起身,慢慢吞吞的走到ds ink的桌子旁。

刚走到旁边,ds ink直接抓住murder的手臂,一把拉到自己的腿上。

卧槽!!!!?

murder明显被吓了一跳,而ds ink在拉过murder后,直接将头放在murder的头上。

简称:变相吸猫/murder

murder刚反应过来,正要挣扎时,一个红红的东西塞进嘴里。

嗯?这是...蕃茄酱!那就随便他吧。

这下murder不动了,乖乖的坐在ds ink的腿上,喝着番茄酱,冒着小花花。

抱着murder的ds ink,嘴角不经意的往上扬。

哼,真好满足。

往往,在最美好的时刻。

通常会有一个不和谐东西来打破这一切。

是的,你们没猜错。


“嘿!玩具~怎么在这个暴躁老哥这里呢?去我那里坐坐如何?玩具~”

ds swap好巧不巧的闯进ds ink的办公室。

“你他妈的给老子滚出去!你他奶奶的狗屎玩意!!!!!”

卧槽…我的耳朵...!

murder默默将捂住头上的耳朵,惹不起惹不起。

啊西,今天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啊……




未完待续~


怎么样,这个番外可以不?

如果觉得可以,小爷会更完这个番外的。

关键很多人对吧~

诶嘿~

下次见,拜~

熊吸吸
  没错是我干的

  没错是我干的

  没错是我干的

熊吸吸

  画这么难看没什么好屏的啊

  画这么难看没什么好屏的啊

老曹

  最后一张是比较喜欢的赠图(茶绘摸鱼画赠图就是爽!)

  最后一张是比较喜欢的赠图(茶绘摸鱼画赠图就是爽!)

宸
  给同学滴无偿dust   ...

  给同学滴无偿dust

  总之很不舍得的给了

  有意向约稿都可找我,不过要等一个月中考完后才开始画😭中考加油啊同志们

  给同学滴无偿dust

  总之很不舍得的给了

  有意向约稿都可找我,不过要等一个月中考完后才开始画😭中考加油啊同志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