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dusttale

16.8万浏览    1234参与
谛灵
And不更

代入感很强了已经。(ー_ー)

代入感很强了已经。(ー_ー)

Ajiu

一些可爱killer和cross的堆堆


kane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一些可爱killer和cross的堆堆




kane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Ajiu

虽然但是好想笑x

全员蝴蝶结!!!

卡哇伊ฅฅ*


omu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虽然但是好想笑x

全员蝴蝶结!!!

卡哇伊ฅฅ*




omu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DDREKULE.

murmur愿意和你出门力——

无奖竞猜 猜猜服装店老板是谁👀

murmur愿意和你出门力——

无奖竞猜 猜猜服装店老板是谁👀

那什么Nuts桑

mur、我的首推,除了我的亲友没人会相信我这句话

只是因为我已经很久没画他了、莫名的、就是、画不好,呜呜🥀🥀

mur、我的首推,除了我的亲友没人会相信我这句话

只是因为我已经很久没画他了、莫名的、就是、画不好,呜呜🥀🥀

Ajiu
虽然今天不是murder生日但...

虽然今天不是murder生日但我还是发了x


Buu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虽然今天不是murder生日但我还是发了x




Buu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Ajiu
cold sanny大大的授权...

cold


sanny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cold




sanny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Ajiu

club?什么club?

*捏


noname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club?什么club?

*捏




noname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伏吕琦

(2)【Murder&Blueberry】 莓风时起尘飞扬

发布在Bilibili上的同人小说(已完结),

小说链接(单章)  

小说链接(文集) 


[图片]

                   “他是我,却不像我,

             看到他能让我想起另一个人......”

(2)...

发布在Bilibili上的同人小说(已完结),

小说链接(单章)  

小说链接(文集) 


                   “他是我,却不像我,

             看到他能让我想起另一个人......”

(2)


当Murder走进家门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他的兜里揣着几瓶从很远地方,好不容易才弄到的墨水,为了收集它们花了他不少时间。

“Berry,我回来了。”

Murder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轻轻地喊了一句。

屋子里漆黑一片,并没有开灯。

“你终于回来了。”

客厅里传出一阵细弱蚊蝇般的声音,随后房间的大灯打开,屋内瞬间亮了起来。

一时间适应不了这光芒,Murder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

“Berry…..”

等眼睛适应了屋内的光线之后,他睁开眼睛,看见一只骷髅正背对着自己坐在沙发上。

可那不是Berry,而是之前受伤一直昏迷不醒的Ink,如今他已经清醒过来了,只是面色还有些憔悴。

他正在用那条脏污污的围巾,擦拭掉骨架上的那副“巨型”涂鸦。

身上“富有创造性的伤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伤”,而是为了制造假象刻意抹上去被施加魔法的涂料,让Berry和Murder都误以为他伤得很严重。

看到这幕,Murder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不悦的神色,冷言问道:

“所以说,其实你并没有受伤,刚才那些都是你在演戏?“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满的情绪,对Ink的欺诈行为感到十分恼火,”你为什么要骗Berry?知道他刚才有多担心你吗?”

他不明白,Ink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到这里,Ink转过头望着Murder,本该充满色彩的眼眸却在此刻显得暗淡无光,脸上麻木的如同带了一副面具。

“你觉得…..我像是装的吗?”

由于长时间没有饮用颜料,Ink已经无法维持内心的正常情绪,声音听起来有些怪异,就像一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器。

冷哼一声,Murder极不情愿地从口袋里扔出两瓶颜料,抛在Ink身前的沙发上。

Ink接住后看了看手里的颜料瓶,一瓶是白色,另一瓶还是白色的,全是他不喜欢的色彩,但都还带着些余温,应该是在热域才不久捡到的。

他一只手将它们一齐拧开,然后对着瓶口缓缓张开了嘴,将瓶子里的液体倒入嘴巴,一滴不剩的喝了下去。

“Berry现在在哪里?”

见Ink已经喝完了颜料,Murder懒得就之前那个问题跟他浪费太多时间,于是便直奔主题。

听到这话,Ink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抬手指了指楼上Papyrus的房间,示意他Berry已经睡了。

灯光下,Ink的脸色惨白的吓人,显得十分憔悴,看上去非常疲惫,骨架虚弱得仿佛一碰就会倒似的。

看了眼骨指所指的方向,Murder 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Ink,瞬移上楼后直接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


房间门口,Murder用骨关节轻轻地敲了敲房门。

“Berry?”

房间内传来连绵起伏的呼吸声,无人回应。

Murder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拧开了门把手,推门走了进去。

Berry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房间内没有开灯,只有屋外的夜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透射进来,照耀着他小小圆圆的脸庞。

Murder轻手轻脚的关上了房门,自从弟弟离开之后,他便再没走进过这个房间,因为每当他路过这间房门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想起他弟弟死亡时候的画面,一幕幕场景让他灵魂深处无比的难受,就好像刀绞般疼痛。

书架上的图书整整齐齐摆放着,柜子上落满灰尘,显然已没有人打扫了。桌上的可动模型依旧摊在桌面,角落里的纸箱还是摆放在原来的位置…..

看到屋内的摆设,Murder的眼眶顿时湿润了起来,咬着牙齿,一阵酸楚涌上心头。

这里有他弟弟生活过的痕迹,让他甚至有些错觉,他弟弟是不是就躺在这个房间的床上。

可躺在床上的是Berry,他的小脑袋蜷缩在被窝里,脸蛋埋在枕头上,只留下一个倒心形状的鼻尖在外面。

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Berry,Murder的眼中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

“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Sans!你居然接纳了一个来自另一个平行宇宙跟你毫无关联的傻小子?即使这样,他那混蛋朋友也才不会管你这儿的死活!难不成你还指望着他来在与人类的战斗中帮你一把?得了吧!不知道他跟以前的你一样,是整个地底世界一攻一防最简单且最没有用的怪物吗?对你而言他毫无价值,甚至会拖累你完成任务,可真是愚蠢至极!“

Murder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神色间带着一丝愤怒以及对自己的失望,在心底低咒了一声。

不过他还是愣愣看着床上熟睡的Berry,低低的叹息了一声,随后将目光从他的脸上收回,望着房间的某处,低声自语道:

“别担心Pap,我明天就让Ink将他送走,我不会让任何人坏了咱俩的计划,绝对不会。”

他的声音很轻,很柔,带着浓烈的悲哀和自责。


“Paps?”

正当Murder陷入沉思的时候,从Berry口中冒出一个熟悉的名字。

“Papyrus….你在哪里……”

听到这个声音,Murder顿时愣了愣,转过头望向床上的Berry。

“Papyrus……你在哪里…..我好害怕….”

Berry的嘴里喃喃地嘟囔着,眉骨紧紧蹙着,似乎是梦见了什么不好的东西,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痛苦,额头上冒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见状,Murder的心里一揪,连忙走上前去轻轻抚摸着他的额头。

这是他在Papyrus做噩梦时的习惯性动作,Murder总是喜欢用这种方式帮弟弟驱除心中的恐惧,让弟弟能够安稳地入眠。

“不.....不会有事的,相信我,一切会安然无恙!”

看到Berry那痛苦的样子,Murder的眼眶红了一圈,不知为何一股强烈的愧疚感从他心底升腾而起。

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Berry的头,Murder试图减轻他的恐惧感。

手停留在了Berry的额头上方,一抹蓝色的魔法光芒从Murder手中浮现而出,笼罩在Berry的额头。

“没事了….没事了…..我会保护好你,让一切好起来的……”

Murder的声音很轻,但却十分坚定,仿佛是在给予Berry鼓励与力量,又像是一种承诺,虽说在这个世界他从不轻言许诺。

手心轻轻覆盖整个额头,试图让他放松下来,这个举动使得Berry渐渐地安定了下来,不再呓语,脸上的痛苦之色也逐渐消退。

看着他这幅模样,Murder不禁感到一阵心疼。

他猜测的没错,在Underswap的世界里,与Berry相互对应的角色并不是Murder自己,而是他的弟弟Papyrus。

虽然都是来自相互平行的宇宙,Murder却明显能感知到,自己和Berry是完全不同的两只骷髅,甚至可以说是性格完全相反。

但在Berry身上,Murder找到了自己弟弟Papyrus的影子,他们虽然有着不同形态,性格却非常相似。

这种结论的得出,使得Murder内心深处十分的矛盾。

可望着熟睡中的Berry,他还是俯下身去,低头在Berry的额间上印下轻轻地一吻——这是他亏欠Papyrus的,希望能在Berry 身上做出偿还:

“不管怎样,我都会尽力去保护好你….直到你平安离开这里。“

就在Murder低头亲吻Berry的时候,Berry的双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衣袖。

察觉到Berry的举动,Murder的瞳孔猛地一缩,灵魂更是狠狠地抽搐了几下。

“不要离开我….”

Berry呢喃道,眼泪顺着眼眶滑落,滴落在枕头上,晕染出一片水渍。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甚至是带着一丝乞求的意味。

“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一定会保护好你!”

Murder轻声的开口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温柔,一丝的坚定。

听到Murder的回答,Berry的手慢慢地松开,脸上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陷入梦乡。

“谢谢你…兄弟….我相信你!”

看到他这副样子,Murder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笑容,一种复杂的情感在内心深处蔓延开来,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来描述此刻的心情:

因为正是这种绝对的信任直接导致了他弟弟的死亡。

无论是在敌人面前,还是在他自己手上。

Murder有时甚至都希望Papyrus不那么相信自己,哪怕拿出一点点象征性的反击来对抗自己,在他的心中都不会有那么强烈的负罪感。

可偏偏Papyrus却什么也没做,在雪地里任凭被他用Gaster Blaster打的遍体鳞伤也绝不还手:一次次被骨刺戳穿身体忍受着巨大痛苦,任由生命在最后时刻被自己的哥哥推向死亡之门。眼里虽有恐惧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恨,甚至直到化为尘埃的最后一秒,他也在痛苦中喊出了那句依旧相信自己兄弟的话语。

这份宽容与信任让Murder难过而心酸,也让他对这个世界彻底的绝望与崩溃。他想回去,想重新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回到他们曾经生活过的那个世界里去。

可Murder知道,即便在下一场重置后自己不去杀戮,也会有人主动替自己解决掉他们。

这个世界属于一个人类——一个临界于所有怪物之上,能够驾驭生死重置时空,被称作为“玩家”的存在。

想到这,Murder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冰冷的寒霜,散发着一抹嗜血的光泽。

他一边抚摸着Berry的头,一边缓缓地闭上双眼,将心中所有仇恨种子统统埋藏在自己的灵魂深处。

“Papyrus…. 对不起….“

即便那时Murder的心中是一片波涛汹涌,可脸上依旧没有流露出半点情绪起伏,保持着他一贯的沉稳与冷静,声音中带着歉意和一抹伤痛,一颗晶莹的泪滴从他的眼角滑落。

那双黑亮的眸子深处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Murder叹了口气,轻轻将Berry的双臂放好,帮他盖上被子,这才悄无声息的站起身。

走到门口,将门背后快要掉落的海报随手扶正,Murder走出房门。


当Murder离开房间之后,床上,Berry的眼睛慢慢睁开。

刚刚他在梦中见到了自己的兄弟,他看见Pipe站在一片硝烟弥漫的雪镇中央,远远微笑并注视着自己。

Berry奋力向Pipe跑去,想扑进他的怀里,说自己再也不想去离家那么远的地方,再也不愿离开他了。

可最终,Berry抓住的却是Murder的手。

他低下身子,温柔抚摸Berry的额头,对Berry说不要担心,告诉他一切安好。

如果Pipe也在这里,应该也会像Murder那样关心他吧?


那对天蓝色的瞳孔中闪烁着耀眼的色彩,如同夜空中亮起的星辰,驱散地底的黑暗,照亮一位杀戮者荒芜已久的内心.....



Siren

【我想不起来】

bd太太(tum: burrowingdweller)作品

作者主页及授权:点此 

【我想不起来】

bd太太(tum: burrowingdweller)作品

作者主页及授权:点此 

ROTTEN(堕落)

p1上色版

p2草稿


重力魔法实在是犯规了

p1上色版

p2草稿


重力魔法实在是犯规了

Ajiu
where is my bro...

where is my bro


zazhi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where is my bro




zazhi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Ajiu

tag我按Annite的tag打的xxx

虽然但是

Annite的画风真的好掉san

逃跑。


Annite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tag我按Annite的tag打的xxx

虽然但是

Annite的画风真的好掉san

逃跑。




Annite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Ajiu
考验我人品的时候到了!!! 这...

考验我人品的时候到了!!!

这个漫画最后少一(四)张,老规矩加q 3315056525

不要发送申请啦,我收不到的x

(但是相比前面那几张我真的觉得最后一张没啥的x)

ps.最终还是被屏了,五张变一张,nm


kane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考验我人品的时候到了!!!

这个漫画最后少一(四)张,老规矩加q 3315056525

不要发送申请啦,我收不到的x

(但是相比前面那几张我真的觉得最后一张没啥的x)

ps.最终还是被屏了,五张变一张,nm




kane大大的授权及主页点: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