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be

256浏览    8参与
一桔肝儿

天使④(没想到吧,我更了(´▽`)ノ♪)

是errorberry无差向,雷者请自避


辣鸡文笔注意,私设注意,ooc注意


如果没问题,请下拉(๑>ڡ<)☆


上一篇有彩蛋哦~ 


——————————————————————————


6

战争……要开始了。


烟枪看着桌子上的文件发愣。


终于注意到了这里吗……倒不如说他们也差不多要注意到这里了。


“knock,knock。”


敲门声响起。


听到这独特的声线,烟枪微微有些惊讶。


他笑了笑,接了下去:

“谁在哪?”

“是我”

“我是谁?”

“就是‘意思’一下。”

“pfff...


是errorberry无差向,雷者请自避


辣鸡文笔注意,私设注意,ooc注意


如果没问题,请下拉(๑>ڡ<)☆






上一篇有彩蛋哦~ 







——————————————————————————


6

战争……要开始了。


烟枪看着桌子上的文件发愣。


终于注意到了这里吗……倒不如说他们也差不多要注意到这里了。


“knock,knock。”


敲门声响起。


听到这独特的声线,烟枪微微有些惊讶。


他笑了笑,接了下去:

“谁在哪?”

“是我”

“我是谁?”

“就是‘意思’一下。”

“pfff……”烟枪站起来,走到门边“这些年来,你的脾气好了很多嘛,error”他打开门,笑得一脸猥琐的看着脸红的error

“以前你可是会直接推开门,都带不提醒一下的。”


“我有吗?”error红着脸反对。但接着,他又被烟枪的眼神看得打冷颤,脸上的热度也散了不少。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笑得很恶心。”他鄙夷的瞟了一眼烟枪,“所以你要不要我进去?”


烟枪收敛了一些笑侧了侧身子,让出道路,


“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他带上了门。


“听那些守卫说,要发生战争了?”error挑挑不存在的眉毛。


烟枪有些哑然。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他 “边境有敌国的人骚扰。有必要的话,我会亲自去一趟。”


“为什么你要亲自去?”error皱眉“你现在是中心人物,为什么要去一个你可能会丧命的地方?”


“哦?你在担心我吗?”


“我没有担心你!”error使劲拍烟枪的公文桌,差点把一堆文件弄倒


“只是你很麻烦!”他有些恼怒,


“上次不知道是谁,说话说着说着就倒下了;还有上上次,你强撑着身体来教我们魔法,结果后来身体动都动不了;还有上上上一次……”error越说越气“你知不知道,这些都是谁帮你善后的???”


“额……”烟枪打着哈哈,手疾眼快的扶好文件“意外嘛意外。”


“你都几乎干过上百种这种类似的事了,你管这叫意外???”


“额……”烟枪尬笑着挠挠头“‘下次’我不会这样了……”

“……”error咬咬牙,没有理会他。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接着问他“那个老混蛋国王呢?他没有说什么吗?”


烟枪低下头,没有回答。


“??你为什么要这样?”error震惊,随即他又想到什么:

“莫非……是他叫你去的??”


烟枪还是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error见他那个样子,又急又气,


“你不许去!!”


“你要是走了,要是走……”他的声音小了下去,头垂得低低的,像极了受到委屈的小孩,身上的乱码隐隐有些增多。


“抱歉,error,我必须去。”烟枪认真的直视error因听到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希望而抬起来的双睛“这不仅仅是为了你和blue。”


error眼里的希望泯灭。他撇开眼,不再与烟枪对视。


房间里突然沉寂下来,紧张的气氛围绕着两人,让烟枪有些焦躁的用手指敲打着桌面,发出有节奏的“哒哒”声。


终于,error不解的问出最后一个问题打破了沉寂;虽然每次他提出这个问题之后总会被烟枪打发走“那当初……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因为你值得。”


error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烟枪。


他拼命压下眼中的恐惧,拳头也攥得紧紧的。但随后,他发现他根本做不到,就把头转向另一个方向,不再看烟枪,却仍紧握着拳头。


他身上的乱码陡然增多,那双异色瞳也逐渐被乱码覆盖。


“pfff……”烟枪笑了“还说你没担心我,不就是个回答吗,看把你紧张的”


“我……我才没有!”error咬紧牙关,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但他还没来得及接着说些什么就被打断了。


“烟枪!”blue猛地打开门,对着烟枪大喊“快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error你也来。”然后他不等他们答话,就拉着error和烟枪的手走出去


“我听frisk说你们在这里,而且烟枪你也有空就来找你们了,”他笑嘻嘻的,和门外的frisk对视“我有惊喜要给你们!”


frisk朝blue点点头,在他们经过后也跟了上去。


“……你要拉我们去哪?”error在为blue打断他的话耿耿于怀。


“一会你们就知道了。”blue狡黠的朝error眨眨眼。


error不去看blue的眼睛,甩开了他的手“……放开我,我自己能走。”


blue看着error在后面抱着胸,腮帮子鼓起来生着闷气,也没有出声询问,默默的拉着烟枪的手在前面带着路。至于frisk……他见气氛不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更不可能说话了。


一行人就这么保持着诡异的安静往城堡深处走去。


7


“我们要到了!”blue兴奋的活跃着气氛。


“你把我们带到了那里?”error皱眉看着房间周围黑漆漆的环境。


他不喜欢这里。


“一会你就知道了!”blue神秘的一边做着嘘状,一边缓缓开启了门。


在blue摸索到到灯的开关,按下去的一瞬间——


“砰!”“生日快乐!”


漫天礼花飘落,让blue,frisk和早就藏在房间里的chara的笑脸显得栩栩生辉。


“……没想到你还记得这个。”烟枪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自己的弟弟总是这么酷。


“Mwyehehe”blue拍拍胸脯“那当然了,我可是华丽的sans啊!虽然我不知道error的生日,不过我每年都有给你们送生日礼物的!”


“我也送了,frisk也是!!”chara也跟着拍拍胸脯,frisk也笑着朝他们点头示意


“这么说来……”error回过神来“确实……”就比如说blue给他的围巾;虽然那线还是他的来着。


还有chara送他们的金色花,至今还在他和blue的房间的窗台上放着,好像叫什么…毛茸……?应该是这个名字。


那花好看是好看,可惜香味太大,满屋子都是,弄得error和blue有一段时间一进房间头就晕晕的。

多亏了frisk后来送的一盆荧蓝色的花朵,那气味消散了不少,而且那花还能录下声音,并且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为此,blue相当中意这盆花。他把它放在书架上的一个角落,每天都会录一些话来提醒error一些事情;因为error的记性不是很好。


“蒋蒋!”chara笑嘻嘻的移开身体,“这是frisk,blue还有我亲手制作的蛋糕哦,由于不知道error的生日,这也是为error做的哦!”


烟枪和error抽搐着嘴角,看着chara背后那造型奇特的蛋糕:


这是个三层蛋糕,最上面那层造型还好,很精致;但这也凸显得第二层相当“破烂”,从抹得不均匀的奶油中间还能看到里面黝黑的蛋糕胚,至于最底层……看上去相当普通,但error和烟枪明显感觉得到有一股子不详气息从里面散发而出。


“你们怎么了?”frisk困惑的说出了至今为止的第一句话。


“没事,没事”被问到的俩人急忙摇头。


“这个蛋糕是我们三分别做了一层,一起叠起来的”chara有些小得意


“最上面那层是我做的,中间的是frisk做的,最下面的是blue做的。而且,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做过蛋糕,还是我教他们做的。怎么样,还不错吧?”


两人皆是汗颜,默契的没有说话。


“Mwyeheh,那当然!”blue闪烁着他的星星眼“这可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啊!特别是我华丽的blue做的那层,肯定是最棒的!”


“应该是我做的那层最美味吧,毕竟,你们的手艺可是我教的!”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我能赶超公主你呢”


趁他们在拌嘴,frisk掩住嘴,悄悄的给烟枪和error传达信息“这次没有炸厨房的。”


说不定还能吃……


“这样啊……”error绕有兴致地着摸着下巴,眼睛瞟向blue他们拌嘴的方向

烟枪则笑笑,伸手将frisk的发型揉乱。


frisk护着头,刚想对着烟枪抗议,烟枪的注意力却被别的地方吸引了


“烟枪,error!!”


blue和chara一个抓着error,一个抓着烟枪


“你们觉得呢?!”


被硬拉到蛋糕面前的俩人傻愣着看着面前的食物


“呃……这……”


真该在刚刚溜走的,error悔不当初,就算是没有炸厨房,也不见得会……


“啪叽”一块白花花的奶油在blue和chara震惊的目光中,敷了error的半边脸


“刷刷!”两块蛋糕从炸毛的error手中飞出


“你在&¥%¥…什么!!?”error不甚将糊在嘴边的奶油咽下,顿了顿


这味道……好像…还不错?


“huh,‘冷’静一下嘛,兄弟,我也只是想帮你‘美白’一下?”


error听到后,气不打一处来,“我%¥#不需要!!!”


又是几块蛋糕带着抛物线飞出。


在一旁观战的俩人带着心痛的神色,刚想出声阻止,两块蛋糕就直直扣在他们的脸上。


空气凝固了几秒


“不要浪费食物!!”“你们死定了!!!”


他们一人抄起两块蛋糕向error他们砸去。


“为什么我也……”烟枪欲哭无泪的躲开蛋糕。


error不屑的哼了一声,轻而易举的避开攻击,斗志昂扬的盯着他们。


blue和烟枪chara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别这样嘛……”烟枪一边试图调和,一边把求助的目光扫过房间,寻求帮助


但,他要找的人并不在这里。


“还不是因为你!!!”


三人异口同声,转头,杀气腾腾的向烟枪袭来。


frisk这家伙,烟枪无奈向后退走,试图躲开攻击。


跑到那里去了……


只是摸了摸他的头,不至于吧……


脊背碰到了墙壁,没有退路。


“算了”烟枪迎上攻击“正好看看你们进步没有吧……”






















(彩蛋:房间里,一个年轻人倒在床上轻轻颤抖。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感冒了……?


年轻人眉头皱紧,想要思考,可那越来越不清晰的意识不允许这位年轻人这么做。


可恶……年轻人无助地咬紧牙关,拼命阻止意识的消散。


就在这可怜人几乎要撑不住的时候,有人来了。


他站在床前,贴近年轻人的耳朵,轻声低语。


年轻人惊恐的拼命集中意识,努力睁大双眼,想看清床边人的面容,却在大脑驱使下,昏睡了过去。


“好梦。”那人笑着看着年轻人苍白的面容,转身,离开房间。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孩子。


醒来后,你将会忘记所有,只会记得我的低语。


那时,你将会成为……我去除叛徒最优质的工具)


——————————————————————————


上次那个太太又给我的文画了图!!!

(开心蹦迪)走这→链接 

嘛……考试原因,近期真的不会再更了……

而且也没存货了

最后,感谢观看!!!!

一桔肝儿

天使③(补个彩蛋emmm)

这是errorberry无差向,雷者请自避


辣鸡文笔注意,ooc注意,架空世界观注意


如果没问题,请下拉(๑>ڡ<)☆


这是上一篇 


——————————————————————————


4

八年过去了。


人类对error和blue的管制变得相当放松。


他们在这些年里学会了不少东西:缝制娃娃,织东西,写字还有各种各样的知识。blue还用error的线给他织了条围巾。


“这样在你独自一人的时候你就不会怕了”他笑嘻嘻的“就像是我在你身边”


“谁说我怕了?”error朝他嚷嚷,但到底还是没有拒绝那条围巾。...

这是errorberry无差向,雷者请自避


辣鸡文笔注意,ooc注意,架空世界观注意


如果没问题,请下拉(๑>ڡ<)☆




这是上一篇 







——————————————————————————


4

八年过去了。


人类对error和blue的管制变得相当放松。


他们在这些年里学会了不少东西:缝制娃娃,织东西,写字还有各种各样的知识。blue还用error的线给他织了条围巾。


“这样在你独自一人的时候你就不会怕了”他笑嘻嘻的“就像是我在你身边”


“谁说我怕了?”error朝他嚷嚷,但到底还是没有拒绝那条围巾。


blue在这段时间里也交到了许多朋友。皇城里就几乎没有不喜欢他的。他们常常给他许多好吃的小零嘴,包括这里的公主chara和烟枪身边的助理frisk。当然,和blue最亲的,除了烟枪,就只有error了。


而烟枪在这几年里普升为国王身边最受看重的臣子,没人知道一个怪物是怎么爬上这个位置的。烟枪也因此变得很忙,来看blue他们的次数也渐渐少了,frisk倒是经常代替烟枪来看他们。blue对此也表示理解,error倒是一脸不屑。


至于他们的房间……很大,很舒适,有很多书供他们消遣。但自从这个国家的公主念了留在房间里的纸条上千万不要动那些书的警告,他们除了一次因为实在是好奇,看了那些书看得他们脸都红了之后,就再也没碰过了。


在这样舒适的日子里,blue曾坐在房顶上,一边吃着塔可,一边问着同样在吃着巧克力或喝着蜂蜜的error和烟枪“这样的日子会持续下去吗?”


“你果真是个天真的笨蛋”这是error给的答案,烟枪耸耸肩,没有回答。


blue“盒盒”的傻笑。


“如果不能的话……”


他握住了烟枪和error的一只手:在blue的努力下,他能触碰一小部分error的身体了。

他将它们和自己的双手举了起来,大声的宣布“那我华丽的blue一定会让它持续下去的!”


他那语气中的认真和不容置否,令error和烟枪都是微微一震。



(彩蛋:“咦?”blue疑惑的看着error身上突然出现的“error”乱码,伸出手指想戳一戳它,手指却穿透了过去。


“这是什么?”


error后退,避开了blue即将碰到他的手指,将chara送给他们用来学习的书翻到下一页;


“没什么,这是我们家族遗传病。”

他很明显不想谈起这个。


“Wawy,真是神奇的遗传病。”blue托腮,将手胕撑在软软的床上,继续戳着那个乱码:这次他很小心的没有碰到error。


“……神奇吗…”error喃喃,随后,他拿起书,报复性的敲了下对自己动手动脚的blue的头骨。

“看起来你很悠闲啊,单词背完了吗?”)


——————————————————————————


水了水了_(:з」∠)_

要考试了,对不起,最近都不在

感谢观看!!


这是下一篇 

一桔肝儿

天使(又是辣个重名度很高的标题)②

这是errorberry无差向,雷者请自避

辣鸡文笔注意,ooc注意,私设有,架空世界观注意

如果没问题,请下拉(๑>ڡ<)☆


这是上一篇 


———————————————————————————


4


“啊啊——error你还知道什么有趣的事情吗……”blue躺在白白的房间里,无聊的看着天花板。


“啧,我知道的都跟你说了,你能不能别来烦我了?!”error忍不住吼他。


这几日,blue已经和error混得很熟了,至少blue是这么认为的。而且就算error不愿意与blue的关系再进一步,在这一无所有的房间里,他也无处可逃。...

这是errorberry无差向,雷者请自避

辣鸡文笔注意,ooc注意,私设有,架空世界观注意

如果没问题,请下拉(๑>ڡ<)☆



这是上一篇 






———————————————————————————




4


“啊啊——error你还知道什么有趣的事情吗……”blue躺在白白的房间里,无聊的看着天花板。


“啧,我知道的都跟你说了,你能不能别来烦我了?!”error忍不住吼他。


这几日,blue已经和error混得很熟了,至少blue是这么认为的。而且就算error不愿意与blue的关系再进一步,在这一无所有的房间里,他也无处可逃。


“唔……”blue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呜咽

“抱歉……但是,我真的很无聊啊……对了” blue突然精神了起来,


“这么久了,还没有好好看看这个房间呢,”说着,他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仔细打量着这个房间“说不定能发现有趣的东西。”


“呵,这里不可能会有其他东西。”


error像看傻子似的看着blue将他的劝告抛掷脑后,开始在房间里乱摸。


自己以前在这里的时候,早就把这个房间能够到的每一处地方都摸了好几遍,怎么可能会有……“Mwehehe,还真的有!”blue使劲扯着房间里某处的布“我华丽的blue绝对会把它弄出来的!”


“!!喂,你等一下,不能……”“嘭!”柔软的房间里飘满了从blue扯开的那个洞里爆出来的羽毛。


error呆住了。


“Wowey,这可真厉害!”blue闪着他的星星眼“error你看!这没事的!”接着,他动手,从那个洞里翻出羽毛,寻找自己刚刚发现的异物。


啧,error不爽,白担心了……不对,我为什么要担心他?!他摇摇头,抛开杂念。


“不过,真是奇怪啊……”明明自己以前也干过这种事,后果则是被上面的魔法弄昏了,睡上了好一阵子,醒来后感觉还糟透了。


怎么现在就……?

说起来……在见到那家伙醒来前,我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难不成……


“error,快过来看!”blue的声音阻止了error的思绪。


“啧,又怎么了?!”error豪不掩饰思路被打断的烦躁。


blue倒是已经习惯了他的喜怒无常,他晃了晃手里的东西“这是一本书诶!我还是第一次见!”

他翻开了书。


“这好像是要教我们一些东西……”说着,他随手召唤出两根骨头,

“还要有线……”他看上去有些苦恼“但……我没有啊……”


“?!”error再一次震惊了“你为什么能使用魔法??”


“额……”blue挠挠头“其实,我前几天还不能用的……但是刚刚感觉身体一松,然后就已经能用了”


“???”error有些茫然,但他还是将手放在眼睛下方,默默召唤着魔法,紧接着猛地一拉

“嘶——”熟悉的痛感。


blue见error的表情有一瞬的扭曲,顿时有些担心

“没事吧?error?”


“啧,少假惺惺的来安慰我了”虽然被痛的呲牙咧嘴,但error还是没有嘴上留情。


“哦……”blue既失落又还是有些担心的看着他,但他最终还是没说什么,乖乖低下头,认真的研究起了那本书。


error见他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了,就开始检查起了自己。


魔力是能用了,但不多。刚刚召唤出来的那一小团就几乎花光了error所有能用的魔力,而且质量也比以前差了不少,几乎没什么作用。


“管得真严……”盯着手上几乎没什么用处的一小团线,error更烦躁了,撒气似的用了剩下的所以有魔力,将那团线分成了更多但更劣质的线。


“嗯……?”error看了看blue和手中的线,那家伙……好像说过要用线的?


他盯着手里的线看了半天,最后还是用准备赴死般的心情慢慢向blue的方向挪过去。


“唔……”此时的blue正为没有线而搞得焦头烂额。正当他抓着烟枪送他的披风,犹豫着要不要把它拆掉时,一团阴影慢慢笼罩了他。


“error,有什么事吗?”blue困惑的抬头,看着面前表情僵硬的error。


error努力无视blue的目光,将自己刚刚造出的一大团线拿到blue眼前“便宜你了。”


“Wowey,error,谢谢你!”blue激动地接过线团


“现在我华丽的blue就可以完美的做出书上的东西了!!”


error努力的压下嘴角,却控制不住脸上的温度。他别扭的说出一些意义不明的骂人的话,弄得blue相当迷惑。


“呃……error?你也要来试试看吗?”


“唔……呃,你……你这笨蛋!!”他冲blue生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感到奇怪的气,然后气冲冲的缩回他常呆的角落里。


blue迷茫的看了一会儿error然后低头反思,自己有什么事做错了。


但他越想越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他干脆放弃思考,继续摆弄自己面前的书和线团。


error则面对墙,生着闷气,无意识的伸手逮着墙上的布料,墙面随着error的用力有些松动。


“嗯?”error的注意力转到了墙上,更加用力的扯了扯


一大块柔软的墙壁就这么被他逮了下来。


“???”error一脸懵逼的看着手中的四方形墙……不,现在应该叫枕头的东西发愣。


他下意识的扭头,看blue有没有注意到这边。但他还是在认真研究那本书,根本没有注意这边。


error撇撇嘴,低下头,捏了捏手中弹软的枕头,一个绝妙的主意在他心中突然诞生


“这是软的,”他挂着邪邪的笑安慰自己“肯定没问题的”


“啪”一团不明物体砸在blue头上。


“什么?”blue愣愣的看着手中从自己脑袋上滑下,打断自己思考的白色四方形柔软物品。


error狞笑着再次扯下一块枕头,向blue砸去。


“唔!”blue一把拉下盖在自己脸上的枕头,总算是反应过来“error你在干嘛!!?”


error没有说话,他看着气急败坏的blue,有种报复性的快感。


然后他继续着拆墙,向blue砸去。


“error,你太过分了!!”blue躲开一个枕头,顺势接下了下一个枕头

“别怪我不客气!!”blue将手里的枕头反砸了回去。


“heh,还敢砸我?!”error躲开blue的攻击,得意转头看着blue,


“你还是太……”

他被一个枕头堵住了嘴。


这次换blue得意了,他挑衅地看向error

“你刚刚说什么?”


“你这家伙!!!”error怒吼,两人就这么开始了枕头大战。



“咔哒……”紧闭的房门被打开,房间里正在进行对决的两骨皆是一愣。


他们双双往门口看去,一骨眼中流露着恐惧,一骨透露着希望。


“是烟枪吗……”blue用只能被error和自己听到的音量开心的说道。

但error只能惶恐的睁大双眼,瞪着门外一大堆的守卫,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轻颤起来。


“该死”error死死的抱着枕头,双手不住的颤抖,一点一点往后退,直到背靠着墙,他才停了下来。


他慢慢坐在一片狼藉的地上,曲着腿,将脸深深埋入枕头,再也没了动静。


“error?”blue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他本来和守卫聊得正嗨(其实是blue一直傻傻的问东问西的),但error却在此时异常安静。

随后,他便察觉到了异常,转过头就看见error缩在墙边发抖。


“别过来。”error闷闷的声音从枕头里传出。


“可……”


“劳资叫你憋过来!!”error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blue,身上隐隐有乱码涌现。


但可惜,他泪眼婆娑的眼睛为他的眼神减了不少分。


blue没有说话,他只是温和而又担心的看着他,并退后一段距离,等待他的情绪平复。


“他们要把我们带去别的地方”blue将他刚刚获得的情报轻声告诉error“是我们的新住处”


“你怎么知道接下来他会把我们带到那里去?”error嘲讽着“鬼知道他们在不在骗我们。”


“我相信他们”blue认真的对error说道“他们没有恶意,我能感觉得到。”


“那是不是所有的人你都信?!”error提高了声音“就像你对我的信任一样?!”


“不”blue坚定的否认“你是我华丽的blue的朋友。”


blue的话像是魔咒,让error瞬间冷静了下来。


“走吧!”blue向error伸出手“如果他们敢伤害你,我华丽的blue会保护你的!”他笑嘻嘻的,


我可是很厉害的!


error反射性的向后缩了缩,并不打算拉blue的手,但也难得的什么都没说。


“哦,”blue尴尬的收回手“抱歉,我忘了”然后,他很认真的叮嘱error


“那,你要跟紧哦。”


error慢慢站起来,缓缓的迈着步子,紧跟着已经转身,走得不快的blue。


听着身后衣料摩擦的声音,blue步子轻快的走向门口。


那些守卫见完事了,将他们团团围住,带着他们离开。


盔甲所构成的墙压的error浑身难受。他腾出一只抱着枕头的手紧紧拽着blue的披风,身体也慢慢的靠近他。


感受着披风被身后的人紧紧拽住,blue露出了相当灿烂又放心的笑容。





















(彩蛋:望着盔甲缓缓挡住blue和error的身影,烟枪将没有什么力气的身体靠在一个娇小的人儿身上,沉声询问身旁的人:


‘你满意了吗?’  )


——————————————————————————


好开心,居然有太太给我的文画图!!超可爱的!!!

走这→链接 


老烟枪,真是为难你了QAQ

(大家猜猜烟枪靠的那个人素谁?你们认识滴)


最后,感谢观看!!!


这是下一篇 

一桔肝儿

天使(这是一个重名度很高的标题)①

这是errorberry无差向,雷者请自避

辣鸡文笔注意,ooc注意,架空世界观注意

如果没问题,请下拉(๑>ڡ<)☆


————————————————————————————


1

战争,战争,无尽的战争。


这是error对这个世界的印象。


虽说,他每天被好吃好喝的供着,几乎感受不倒外界的变化,但他知道,外界并不如此太平。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error躺在柔软的房间里,看着白白的天花板。


自从人类发现,但凡有一点尖锐物品都能被error拿来当自杀凶器,就换成了这个一无所有,还非常柔软,24小时全监控的房间。

毕竟,...

这是errorberry无差向,雷者请自避

辣鸡文笔注意,ooc注意,架空世界观注意

如果没问题,请下拉(๑>ڡ<)☆









————————————————————————————


1

战争,战争,无尽的战争。


这是error对这个世界的印象。


虽说,他每天被好吃好喝的供着,几乎感受不倒外界的变化,但他知道,外界并不如此太平。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error躺在柔软的房间里,看着白白的天花板。


自从人类发现,但凡有一点尖锐物品都能被error拿来当自杀凶器,就换成了这个一无所有,还非常柔软,24小时全监控的房间。

毕竟,对他们而言,一个异常珍贵的工具就要重伤而亡,没谁可以不急。error自嘲的笑笑


“真可惜啊……下手再一点就好了……”


至于他为什么不用魔法……这么危险的东西当然是被人类封了。

没错,在这个世界里,骷髅对于人类来说,可是极为珍贵的物品。在其他所有被人类抓来当奴隶的怪物中,待遇是最好的了。


虽说如此……他们要当的,却是所有怪物都避而远之的——性奴。


为了制造更强大的战争机器,为了收获更多的利益,人类想了无数种方法。


其中,最为好用的,但也是最为人不屑的方法就是:让魔力强大的人类与怪物交合,创造更强大忠诚的后代。


而骷髅怪物,是最理想的对象。


但由于他们太好用,在人类想出这个方法前,他们大部分都在战场上化为灰烬,几乎绝迹。因此,人类一旦发现他们,就会立刻秘密送往王城,被严密监督起来,失去自由。


如果是小孩子,就会接受洗脑,之后由人类抚养他们长大,再让他们变为奴隶。


error就是这么一个可怜的小骷髅。



本来他打算去城里碰碰运气找吃的,好死不死惹到了皇族,然后就被带到这里了。


就在他觉得自己要在这一无所有的鬼地方里呆疯了的时候,白色的门开了。


一个蓝色的团子被扔了进来。


“唔……”那团子虚弱的呻吟,把error吓了一跳。


“嘿,我们是走了什么好运,”扔那个团子是个贵族,他正兴奋的嘟嚷着“居然有两个骷髅自动送上门来,而且那个大……的几乎答应了我们所有的要求,条件居然只是要照顾好这两个小的……”


“真是天真啊……”


error迷茫的看着那个贵族露出阴测测的笑容,连他的视线也没顾及就离开了这里——平时,他们都会被恶心到,然后破口大骂的。


他……刚刚是说……有两个骷髅……?


error呆呆的看向房间里的团子,犹豫了半天,在确保不会产生接触的情况下,小心翼翼的靠近,慢慢掀开蓝色的披风:一具洁白的骷髅出眼前。


他穿的衣服看上去像是刚换的,很干净,身上多多少少缠着绷带。


此时,他正缓慢又微弱的呼吸着,看上去像件艺术品。


error愣愣的望着他。


他的家人都是黑骨,虽然他们现在都化为尘埃,但error一直以为所有骷髅都是黑的。


突然,他意识到什么猛地松开手,迅速的远离他,缩在角落里,再也没有靠近。



2


那骷髅一直在昏睡着,期间有一个高大的白骷髅来看过他和error。



高大的骷髅自我介绍 “我叫烟枪,他是我的弟弟,叫blue,你呢?”

error沉默着,最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error”

“error?这可真是个奇怪的名字”


“你没资格说我”error狠狠的瞪着他,十分不爽。


但他只是笑笑,并不在意。房间里安静了片刻,在烟枪说话前,error还在瞪他  “请你跟他说,我只是暂时离开,不久后会回来看他”


error听后,更不爽了,瞪他的眼神也更狠“我为什么要说?”


烟枪没有解释,只是抱紧了怀中的小骷髅的同时,腾出手,准备摸摸error的头,但被他躲开了。


他也没有计较,收回了手。

“我得走了”

他慢慢松开了抱着blue的手,轻轻的将他放在error面前


 “拜托了,请照顾好他,也照顾好你自己


没让error看清他的表情,烟枪便在守卫的催促声中离开了。


“嗯……?!等…你这个混蛋!给我回来解释清楚!!” error在烟枪走后才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在房间里徒劳的对外面吼叫着。


“呃……”在error面前昏睡着的blue小声哼哼,让error停止了吼叫。


“啧……”看着blue熟睡的脸庞,error没来由的感到脸红“可恶……”他偏过头,生着闷气,却也不去计较这事了。

3

error醒来时,就看到blue呆呆的坐在柔软的房间里,面前有一大片被打湿的痕迹。


“喂”error喊他。


他被吓得跳了起来,机械般的转头,睁大眼睛,茫然的望着他,淡蓝色的泪水还在不停滴落。


“什……么?”他的嗓音有些哑“你…是?这是那?你知道……我哥哥在哪吗?”说到最后一句时,他声音有些发颤。


“……你哥哥之后会回来看你的” error在心里默默的把烟枪骂了百八十遍,并且总算知道他为什么要那样对他叮嘱 “他来过这里。”


blue眨了眨眼,泪水止住了不少,身体也放松了一些“真的?”


”真的。”error有些僵硬


他真的有些受不了blue可怜巴巴的样子


“那个混蛋……把这么麻烦的东西丢给了我……”error还没抱怨完,就看到一张骷髅脸在面前迅速放大。


“哇啊啊啊啊——”error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blue在要碰到他的一瞬间被这惨叫弄懵了,停下了所有动作。


error与blue拉开了距离“不要碰我!”他冲他吼道“我不需要你这么做!”


“抱歉……我只是太开心了……” 他失落的低垂下头“我以为我能有一个朋友了。”


“不过没关系!”blue很快振作起来,眼睛一闪一闪的“你独自一人肯定会寂寞吧!我华丽的blue会陪着他的,直到我们成为朋友!”


“朋友?”error自嘲道“不可能,你这个骗子。”


blue对error展开笑容,自动屏蔽了刚刚的话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blue!”


“……切,早就知道了”error别过头“……我是error,白痴”


blue没有介意他骂自己。他听到error的自我介绍,笑得更加灿烂了,


“error?真是个特别的名字呐。那……我们现在就算是互相认识啦!”


error突的偏头看向blue,打算怼回去:


 “谁跟你……”但他没能说完这句话就愣住了。


眼前的blue笑得自信张扬,却又不失温和,白色房间衬得他比error第一次看见他时更洁白耀眼,让error的灵魂也随之颤抖。


他无意识的抬起手,想要触碰,却在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一瞬间缩回,将自己往房间的角落里使劲的挤,恨不得挤出个缝来,好让自己钻进去


他再一次别过脸,打死也不承认自己脸红了。


—————————————————————————————


感谢观看!!( ー̀εー́ )

这其实是群接龙的文,但太长了,就……

总之,感谢观看!!


这是下一篇 

一桔肝儿

一些摸鱼产物                                           有errorberry无差向,注意避雷


p1~p3 ...

一些摸鱼产物                                           有errorberry无差向,注意避雷



p1~p3  是一些沙雕玩意儿


p4  “喏,围巾的回礼。”

p5  “Wawy,这是给我的吗?!真好看,谢谢你!!”

虚白EW

除草。最近没时间画画。
P1 MP摸鱼 EBE无差。
P2 老早以前TX上列表来ASK
ink视角回答。

除草。最近没时间画画。
P1 MP摸鱼 EBE无差。
P2 老早以前TX上列表来ASK
ink视角回答。

Stephanie Grace Katherine

Blue sea blue


Dear Ethan,
希望你不要因为我动手写信而笑我老古董。你知道的,守着一点老东西更适合我,我是说写字,不仅仅是在文件上签名(比如你的损毁报告和病危通知单,我有私人存根)。
要说犯错误,我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我不应该接下了克罗地亚的任务,我不应该退出外勤去做参谋,我不应该在克里姆林宫之后还拿起那部手机。我知道自己在犯傻,拼上命去追逐危险,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在下一次任务时毙命,可是我还是去了。我跟你争吵,我一次又一次地反对你的想法,我的大脑尖叫着抗议,可我的心从一开始就告诉我,跟着他去吧。这成了我们达成一致的公式,无论如何我都会在最后同意你,支持你,为你的每一个冒险提心吊胆,为你的每一次性命攸...


Dear Ethan,
希望你不要因为我动手写信而笑我老古董。你知道的,守着一点老东西更适合我,我是说写字,不仅仅是在文件上签名(比如你的损毁报告和病危通知单,我有私人存根)。
要说犯错误,我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我不应该接下了克罗地亚的任务,我不应该退出外勤去做参谋,我不应该在克里姆林宫之后还拿起那部手机。我知道自己在犯傻,拼上命去追逐危险,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在下一次任务时毙命,可是我还是去了。我跟你争吵,我一次又一次地反对你的想法,我的大脑尖叫着抗议,可我的心从一开始就告诉我,跟着他去吧。这成了我们达成一致的公式,无论如何我都会在最后同意你,支持你,为你的每一个冒险提心吊胆,为你的每一次性命攸关强装镇定,为你的每一次苏醒祈祷——我真的在祈祷,我想有什么人能听见我的期望,你能活下去,在最危险的地方活下去,你能像从前的每一次那样给我一个奇迹。我没有为你睁开双眼而感到幸运,一次也没有。你就在我旁边,我安然无恙地坐着看文件,而你却拖着一口气为能醒过来搏斗。
我感到深深的痛苦,Ethan,就连在做外勤这一件事情上我都不能与你并驾齐驱,我受的伤全是在内里,没有人会关心我的性命安全,没有人会在我的房间外等候,就是最严重的一次骨折,醒来的时候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医生,他的工作是料理好我的苏醒,和出去通知参谋团把堆积的文件搬进来。我歪在病床上艰难地看着文件,而我想的,从苏醒的那一刻就在想的,是你的情况,要的第一份表格,是你的病情报告。老实说我不是医生,的确没有必要研究什么脑震荡,可是我没有办法去看你,我想以另一种方式在你身边。我不想让你一个人从死亡边界挣扎着回来,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病房,听那些寂静,想那些已经无关紧要的导弹、阴谋。我怕你会开始恐惧独自一人处在安全里,没有事情需要你去拼命,你只能闻着刺鼻的药水味透过玻璃窗看下面遥远的平凡生活,大脑渐渐放空。我害怕那样的你,害怕因为你孤独的安全而让你迷失了自己。我在怕,Ethan,怕失去了我已经开始珍惜的东西。
我不能奢望你会哪怕那么一次听进我的建议,但是我一直渴求着有一回,我能不假思索地跟你去冒险,抛开所有的计划、风险评估,最好,我能在你面前被射中心脏而死。可是我做不到,我已经习惯了听你的主意,习惯了严密地做好防卫,看着你在最危险的第一线沐浴着枪林弹雨。你知道吗,每一次你在冒险,你的眼睛里都闪烁着危险的火花,就像在告诉我,这是最后一个动作,接下来的只剩死亡,所以你无所顾忌地厮杀着,追逐着。我爱你眼中的光亮,爱那时候的你,绝望又狠厉。我只能在那时,情况最危急的时刻给自己的大脑一个空间,骄傲地想着我爱的人是如此危险,让我沉迷,而这种温柔的想法只能维持几秒,因为下一刻,我就应该出手救你了。
可是,Ethan,我没能救你。我应该坚持让你带上那套水下传呼器,我应该坚持不能让你在暴风雨中开着水上摩托去追逐那名逃犯,我应该在你出发之前再叫一次你的名字,我应该在看见你的水上摩托被海浪吞噬的时候发疯一样冲进海里,撕心裂肺地痛哭。可我没有,我竟然在对自己说,他会回来的,他只不过是又一次有计划地失踪,只要我能找到他留下来的线索,我就能找到他,然后这一回,我能有足够的勇气对他说,能陪陪我吗,我有点累了。
Ethan,我的书桌上有一张照片,是在克罗地亚的时候我偷偷拍的你。你站在悬崖边上,插着兜,昂着头,微微眯起眼睛,山风吹起你的风衣,你的脚下大地苍茫,头顶天穹万里无云,你就像要乘着这一股风滑翔一样。你是那么自由,骄傲,无所顾虑,我却担心你会听见我的相机拍照的声音,破坏了这一幅景色。我好不容易梦见了你安然无恙地回来了,但就此突然惊醒,方知是梦,天地悠悠,怅然不已。
今天是地206天了,Ethan。
我很冷。
Brand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