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chotale

21365浏览    155参与
珍奇的茜子
gsans就这样看着你…… 好...

gsans就这样看着你……


好像有细节画错了,大家将就着看吧_(:з」∠)_

能力实在有限,背景有参考

gsans就这样看着你……



好像有细节画错了,大家将就着看吧_(:з」∠)_

能力实在有限,背景有参考

绮恶人

不知道是什么CP的日常hhhhhh

OOC  渣文笔

AU镇c137时间线

“chess,我想你了…”G!sans抽着烟,眼里噙满了泪水,指尖不住颤抖着,手中的香烟几乎只剩下烟嘴,弹在地上最后一点烟灰,G!sans等待电话那旁佳人的回应。

“都说了,马上就回去了,乖~”仿佛在哄一个孩子,电话那头传来温柔又有些稚嫩的声音(鬼知道人家雷自己可爱)

玲珑的曲线,身体娇小。chess!frisk伸着懒腰,美丽曲线展示的一览无余,旁人看了吞咽口水。

并不算清丽的面庞却干净的出尘,“我在地铁上,你来站口接我。”chess无奈的笑着说,“好!”G!sans的声音高兴,chess如同一个哄孩子的家长(绮绮的奇妙比喻...

OOC  渣文笔

AU镇c137时间线

“chess,我想你了…”G!sans抽着烟,眼里噙满了泪水,指尖不住颤抖着,手中的香烟几乎只剩下烟嘴,弹在地上最后一点烟灰,G!sans等待电话那旁佳人的回应。

“都说了,马上就回去了,乖~”仿佛在哄一个孩子,电话那头传来温柔又有些稚嫩的声音(鬼知道人家雷自己可爱)

玲珑的曲线,身体娇小。chess!frisk伸着懒腰,美丽曲线展示的一览无余,旁人看了吞咽口水。

并不算清丽的面庞却干净的出尘,“我在地铁上,你来站口接我。”chess无奈的笑着说,“好!”G!sans的声音高兴,chess如同一个哄孩子的家长(绮绮的奇妙比喻)一般笑着。

地铁站,chess根随拥挤的人潮走下车,一股不可控制的伟力拉扯chess,不过她并不反抗,也仅仅是无奈的笑着:“你阿,不觉得太急了吗?”伟力拉扯入G!sans的怀,G!sans旁若无人的吸着怀中佳人,羡煞旁人,“哎呀,回家~”chess娇嗔着,脸蛋出现一抹红霞,“嘿嘿,好~”G!sans声音嘶哑,口腔中满是烟味,脸上的泪痕并无消散,公主抱着chess回家。

开家门,抱入,一番云雨之后,G!sans神清气爽的抽着烟,chess在浴室清洗满身的脱氧核糖,“我有个消息…”G!sans和chess异口同声,惊讶地看着对方,相视而笑,“我辞职不干了。”“我改在家工作。”

G!sans改在家工作,这份工作的工资也不少,完全可供起四人份的家庭,还有小些盈余,“好…”chess是一位温柔的妻子,“其实我辞职是为了养孩子…”chess捂着自己的肚子,“那咱什么时…等一下,我刚刚是不是射进去了?”G!sans笑容凝固在脸上,“没事,怀了就养着。”chess似乎充满决心,“好!”G!sans也被感动,抱住chess…

Siren

注意是Frans系列!!

都是拟人杉

P2 Outertale

P4 Flowerfell

P5P7 Echotale

P8 Tribetale

P10 宝宝杉福


Zany太太汤不热ID:sinfulzany

汤不热地址:http://sinfulzany.tumblr.com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注意是Frans系列!!

都是拟人杉

P2 Outertale

P4 Flowerfell

P5P7 Echotale

P8 Tribetale

P10 宝宝杉福


Zany太太汤不热ID:sinfulzany

汤不热地址:http://sinfulzany.tumblr.com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Sakryan

几百年难得一见我又摸了gs

几百年难得一见我又摸了gs

GUAN

新人入坑。我爱他他好好,可惜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的帅……

P1,2摸鱼

P3 小短漫

P 4是后续


新人入坑。我爱他他好好,可惜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的帅……

P1,2摸鱼

P3 小短漫

P 4是后续


言初wagashi
即使板子还是不熟还是画了的新年...

即使板子还是不熟还是画了的新年的菜鸡贺图

将这个“福”袋献上,祝每位每年有福又有福!

即使板子还是不熟还是画了的新年的菜鸡贺图

将这个“福”袋献上,祝每位每年有福又有福!

PUKO糖分过高

点图x2

想画瑟瑟的感觉但是我根本画不出来_(´ཀ`」 ∠)_

p3黑白

最近无图力就..凑合看吧_(´ཀ`」 ∠)_

点图x2

想画瑟瑟的感觉但是我根本画不出来_(´ཀ`」 ∠)_

p3黑白

最近无图力就..凑合看吧_(´ཀ`」 ∠)_

gustavo<3

*sans在地铁*三格漫画(=゚ω゚)ノ

图片有点大,如果手机看不清的话可以看后面几p独页的版本!(横屏阅读更佳

画得很开心的一个系列!目前想画的还有horrorsans的不正经教程&fell兄弟的拟人,如果有什么别的好点子请私信我(我快没梗了_(:_」∠)_

*sans在地铁*三格漫画(=゚ω゚)ノ

图片有点大,如果手机看不清的话可以看后面几p独页的版本!(横屏阅读更佳

画得很开心的一个系列!目前想画的还有horrorsans的不正经教程&fell兄弟的拟人,如果有什么别的好点子请私信我(我快没梗了_(:_」∠)_

gustavo<3

sans们在地铁(=゚ω゚)ノ

(g!sans/ut!sans/us!sans/uf!sans/horror!sans/error!sans)

本来打算画个三格漫画,急刹车场面还在施工中,所以给第一格潦草上了个色w

p2线稿(error洗白现场(?

sans们在地铁(=゚ω゚)ノ

(g!sans/ut!sans/us!sans/uf!sans/horror!sans/error!sans)

本来打算画个三格漫画,急刹车场面还在施工中,所以给第一格潦草上了个色w

p2线稿(error洗白现场(?

PUKO糖分过高

回音太好看了我摸了我开心了(。

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草稿的糖!!慎看

最后一p防原作摸的g 他好帅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帅

回音太好看了我摸了我开心了(。

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草稿的糖!!慎看

最后一p防原作摸的g 他好帅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帅

普雷尔プレア𓁀

wish wish【echotale】

  *是上次echo的福视角,都在一个合集里应该滑到最后点上一篇就可以看到了


  *稿子写完了——终于可以,摸更新——


  *害,被包养的感觉还挺好


  *sf向


  *私设有


  


  


  


  


  


  


  


  frisk情商很高,这是大家公认的,调情大师,和平大使,无论是正式亦或是非正式的称号,都必须要有极高情商的人才能承担。从条约签订后,种种溢美之词被加诸在她身上,仅仅孩童的年纪就拥有成熟稳重的心性,不沉溺于名声,按部就班的完成学业,以最平凡的身份在校园里生活,成绩优异,凭自己努力横扫一切奖学金。


 ...

  *是上次echo的福视角,都在一个合集里应该滑到最后点上一篇就可以看到了


  *稿子写完了——终于可以,摸更新——


  *害,被包养的感觉还挺好


  *sf向


  *私设有


  


  


  


  


  


  


  


  frisk情商很高,这是大家公认的,调情大师,和平大使,无论是正式亦或是非正式的称号,都必须要有极高情商的人才能承担。从条约签订后,种种溢美之词被加诸在她身上,仅仅孩童的年纪就拥有成熟稳重的心性,不沉溺于名声,按部就班的完成学业,以最平凡的身份在校园里生活,成绩优异,凭自己努力横扫一切奖学金。


  这样优秀的人自然有很多仰慕者。


  谁会不喜欢她呢?当怪物们察觉那位g先生好像也对她有意思的时候,都没惊讶,虽然这位骷髅先生是从未见过的生面孔,连海龟老爷子都没印象,但同族就是同族,他们接受了他的存在。连最多疑的sans都没说什么,哪怕他觉得这个新来的身上有股熟悉,让他不太舒服又有点怀念的气息,最起码目前看来不会造成什么伤害。来到地面后,唯一的威胁不过是重置,而重置掌握在frisk手里,她又怎么会去使用,怎么会去背叛他们呢?


  无需担心……大概吧。


  


  


  最近sans对g先生的态度有点微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某位之前经常和他在一起的小姐好像更喜欢新朋友,懒骨头经常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那个比他高不少的骷髅。从身高上来说papyrus更占优势,衣着打扮方面很明显mtt才是怪物中最有品味的,气质的话,grillby可经常在自家酒吧里被小姑娘搭讪,不管哪个方面,“老朋友们”很明显比“新朋友”更强。所以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她看起来更喜欢和g呆在一起,难道是喜欢脸上有疤的类型?


  怪物抱着番茄酱,觉得这往日可口的零食今天酸得过分,就在几张桌子之外,坐着frisk和承载了他绝大多数怨念的家伙,他们有说有笑,在讨论什么?是硕士论文?还是这家甜点味道不错?论逗乐能力,他才是冷笑话之王,明明她很喜欢听他讲双关的……


  少女自然早就注意到了那边自以为藏得很好的骷髅,他今天戴上了兜帽,可这又有什么用呢,在地底时用厕纸当演唱会门票兜售的也是他,同样的“伪装”方法,同样被她一眼认出。也许sans应该感到欣慰,他确实把她逗乐了,需要极力忍耐才能不笑出声来,同时还得装作专心倾听的样子继续维持和g的聊天。


  哎呀,真是甜蜜的烦恼,看起来是位被两位先生暗恋的小姐呢。


  


  


  才不是。


  


  


  frisk对他们的心理一清二楚。


  先说sans吧,他在地底漠视了她太多次死亡,心怀歉疚,同时又害怕重置会摧毁好不容易得来的完美结局,总是在照顾她,关心她,好像这样就能弥补之前的过错,好像这样就能以感情为枷锁套住她,让她不使用重置一样。大概理科生都这样吧,自以为是,实施着最理性的计划,又暗自渴望用这种手段得到最真挚的感性回馈,实际上无比笨拙,还有点可笑。


  从一开始,选择和平就只是因为哭得令人心碎的toriel,还有自身的固执,选择不再重置也是因为不想糟践自己的努力,她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出于本心,从未改变,也不可能被改变。当和平大使察觉到那位外热内冷的审判者或许喜欢上她的时候,她仅仅是笑着摇了摇头,怪物们自然会喜欢她,毕竟她付出了那么多,只不过,永远不可能有任何怪物得到她的心。


  死亡的事实已经被读档抹除,可疼痛还残留在记忆深处,还有点不能说出口的怨愤,的确,她原谅了他们,归根究底,还是有点介意的。而且怪物们太……单纯了,非黑即白,这可不适合处于灰色地带的人类,如果非要找个归宿的话,她希望是能放心倾诉过往,能保护她,能听完所有故事后还像她一样不厌恶怪物的人。


  


  


  至于g嘛,她一开始以为他会是这样的人。


  很遗憾,他终归是个怪物,即便已经算是最会掩饰自己真实情绪的那种怪物了,依旧是,一眼就能看透。


  这位骷髅先生比上面提及的那位要好很多,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总之是个完美的倾听者,而且也非常乐意做她的专属护花使者。看起来很完美不是吗,尤其还有外表加成,几乎完美符合她青春期时做过的梦,抽烟对身体不好,可他是个怪物,最重要的是,他抽烟的时候真的很帅。


  本来应该是男朋友的最佳人选。


  如果他不总是试图透过她的一举一动寻找另一个人的影子。


  也许那位小姐与她非常相似吧,喜好,小习惯,从约会时他总流露出的熟稔能感觉出来,从他注视她时的眼神也能看出来。享受与她在一起的时光,又怕再度失去,总会盯着她的背影发呆,喜欢通过肢体接触确认些什么,大抵是还存在某种不太好描述的虚幻感吧。不需要专门学习什么心理学知识,怪物一旦动心,他们就和巴厘岛的浅海一样容易看透,单纯又可怜。


  没有男朋友也无所谓,独身一辈子更洒脱。


  


  


  frisk用勺子搅拌咖啡,加了太多奶和糖让它看起来更像奶茶,g去为她买蛋糕了,sans还在远处的座位里藏着,一时间她有点百无聊赖的感觉。


  【您的蛋糕来了。】


  芝士蛋糕,还挺符合她口味,只是…


  *抱歉,我没有点蛋糕。


  她微笑着回答,暗自疑惑这位先生怎么没穿服务生的制服。


  【您的美貌已经把它买下了。】


  男人挤挤眼睛,这大概是个wink,少女有点好笑,平常都是她对别人调情的,没想到今天反过来了。


  【在您的男伴回来之前,我是否有荣幸能得到您的联系方式?如果要决斗的话我可打不过怪物,小命要紧,请您直接写在我手上好吗?】


  之前说过什么来着,谁会不喜欢她呢?总会找到一个符合所有要求,让她愿意共度一生的人,在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后,她理应比任何人,任何怪物都幸福。


  *噗…好呀。


  至于两个各自纠结的骷髅?关她什么事。


  


  


  


  


  【echo福那边】


  


  frisk再次坠入了地底,不知道是不是把g送走了引发什么蝴蝶效应的缘故,gaster似乎消失了,坠落时间也延后了许多,熟悉的怪物们有了截然不同的生活,她也终于有机会好好看看未被破坏的地下世界。王后很温柔,国王是个老好人,undyne擅长战斗,alphys还是喜欢人类动漫,papyrus很可爱很好相处,狗狗们确实喜欢和骷髅过不去。


  sans……sans好像经历过什么悲伤的事,可能和莫名消失的gaster先生有关。


  chara没有动静。


  新的旅程既熟悉又陌生,她见到了不会哀嚎求救的回音花,见到了冰冷的雪,炙热的岩浆,见到了许多怪物,最终遍体鳞伤但充满决心的走到国王面前。这是与之前不同的结局,可能也是地底本该拥有的结局,在星光中,人类毫不动摇,和之前走进核心一样,走进致命的星光中,不同的是她之前送走了一个怪物,而这次,她带回了一个怪物。


  asriel打破了结界,她说服他留在怪物们身边,哪怕只是作为小花,总有解决办法的,她都创造过那么多奇迹了。


  “看日出记得穿件外套,感冒了的话toriel可是不会放过我的。”


  sans把自己的衣服给和平大使披上。


  他不知道,在很久之前,有个骷髅也给她披上过一件外套,但那只是破破烂烂的棕色布料,只能勉强被称为斗篷,而她现在有点想念那个骷髅了。


  *嗯。


  虽然不知道他在哪,但应该……是能够和她看到一样的太阳的吧。


普雷尔プレア𓁀

solo【echotale】

  *是 @鲸落 点梗的echo


  *最近忙且自闭


  *sf向


  *私设有


  


  


  


  


  


  


  


  每个孩子都幻想过自己床下藏了个怪物,会在黑暗中悄悄伸出手来,抓住他们露在被子外面,或是探出床边的肢体。这种幼稚的幻想从未成真过,除非是被兄弟姐妹恶作剧,tim是个“成熟”的男孩了,他可以独自在晚上去厕所解决膀胱的问题,他可以脱离睡前故事,一个人躺在黑漆漆的房间里数绵羊。他想他现在是个大孩子,他想他不会再害怕有什么妖魔鬼怪藏在床下,他想……他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床底下会真的钻出来一个怪物。


  “啊啊啊...

  *是 @鲸落 点梗的echo


  *最近忙且自闭


  *sf向


  *私设有


  


  


  


  


  


  


  


  每个孩子都幻想过自己床下藏了个怪物,会在黑暗中悄悄伸出手来,抓住他们露在被子外面,或是探出床边的肢体。这种幼稚的幻想从未成真过,除非是被兄弟姐妹恶作剧,tim是个“成熟”的男孩了,他可以独自在晚上去厕所解决膀胱的问题,他可以脱离睡前故事,一个人躺在黑漆漆的房间里数绵羊。他想他现在是个大孩子,他想他不会再害怕有什么妖魔鬼怪藏在床下,他想……他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床底下会真的钻出来一个怪物。


  “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


  大孩子面对床下正缓缓抬起头,推开许多毛绒玩具的怪物,发出绝对会被朋友们嘲笑的声音,未到变声期,又因为惊吓而格外高亢,听起来简直像个小女生。


  “呃……”


  好不容易从玩具堆和逼仄的床底挣扎出来,怪物先生也被这超乎想象的高分贝吓住了,一时哽住,不知道要作何反应。


  


  


  骷髅戴上帽子,靠在街角,夜风凉爽,吹来远处小吃摊的香味,闻起来像热狗,不过他目前还不饿。抬头看去,在城市的光污染下只有几颗星星挣扎着闪烁,最亮的肯定是北极星了,那么另外几颗呢,水星?火星?还是什么?地底可没有这样的风景,即便继承了两位怪物的记忆,对于辨别星辰,依旧只能对照书上的星座图按图索骥,似乎两位科学家在此时也没有显得很厉害,他们所知道的并不比街那边捧着热狗吃的普通人类更多。


  “……”


  怪物张张嘴,像是想感怀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说出点实质性的东西。


  他不是sans,不是gaster,只是被“她”称为g的怪物,一路的保护与陪伴,让融合体不再迷茫,也让新诞生的怪物灵魂悸动,然而,他没能把自己的情感用言语表达出来。


  “她”把他送走了,为了能让他真正的独立出来,成为新的个体生存下去。


  他很想“她”。


  


  


  现代人总是脱离不了手机的,哪怕作为一个怪物,想要在人类社会生活下去,也得有个手机才行,g戴上口罩和墨镜跟手套,这些小装备来自每个街区都有的捐赠站,人们把不需要的衣物丢进去,贫穷的人会默契的拿走。作为身无分文,且暂时居无定所的家伙,他觉得他有资格从里面拿东西,鉴于被传送过来的那晚,小男孩突破天花板的尖叫,还是做点伪装再去“买”必需品比较好。


  “您可以试试这款手机,最新的,触屏一体机。”


  骷髅有心直接拿着手机走“捷径”消失,可售货员一直热切的看着他,那目光太殷切,心中刚生出来的那么点犯罪想法几乎是立刻就蔫了。如果“她”在的话,肯定会敲他脑壳,斥责他怎么会有拿了就跑的想法,然后还要没收打火机以示惩戒。


  g漫不经心的划了两下屏幕,但手机没有任何反应。


  “诶?怎么会?”


  售货员有些疑惑。


  “抱歉,因为某些原因,我好像用不了手机。”


  他松了口气,大概是因为骨骼的原因,无法触发屏幕的识别机制。


  “哦哦哦!您是怪物吗?我们这有特制手机,是和平大使小姐与alphys科学家研究出来的,免费提供给怪物们,她们负担一切成本和税,当然啦,一位怪物只能免费领取一次,您只要输入魔力就能进行识别……”


  人类还在滔滔不绝的介绍什么,但骷髅完全没在听,他的心思被熟悉的名字牵引走了,alphys……不是gaster的助手吗?还有和平大使…这又是谁?为什么会和怪物扯到一起去?


  “等等,和平大使?”


  他打断了售货员的商业模式。


  “就是dreemurr小姐呀?frisk小姐?您不会连怪物国王的养女都不认识吧?我记得她的传记里说她和所有的怪物都成为了朋友,难道您不是怪物,是我猜错了吗?真是对不起!”


  还没等售货员慌慌张张的道歉,客户就落荒而逃了,只留下不知所措的新员工,拿着特制手机懵逼。


  


  


  g在奔跑,漫无目的的狂奔,时不时还利用“捷径”穿过障碍物,比如铁丝网,死胡同,穿梭在大街小巷里,皮靴踩过地面凹陷处淤积的污水,引来几声行人的辱骂。他并不管,他根本没在听,胸腔里白色倒心形灵魂的跳动声震耳欲聋,目之所及全是建筑物与陌生的面庞,要到高处去,到能俯视,能观察整座城市的地方。


  怪物频繁发动时空能力,在楼房顶端闪现,一路向上,没人注意到他,在偌大的都市里,哪怕是掌控着魔法的怪物也显得无比渺小。然后,眼窝里闪烁着黄色光芒的骷髅来到了制高点,在最繁华,也是最安静又最嘈杂的地方,某个电视台顶层,风声喧嚣,下面车流拉出一道道橘色或白色的线条。兜帽被风吹下来,作为装饰的绒毛乱飞,搔到脸上,脖子上,很痒,不过他懒得伸手去挠。


  “她”也在,在某个地方,和他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和他看着同一片夜空。


  视线扫过城市的每个角落,希望能看到心中的那个影子,但是直到瞳孔变回白色,直到星星点点的灯光暗下去,直到一切都被静谧的夜色笼罩,直到朝日初升,火烧云把天边染红,他都没找到“她”。


  不过g并不气馁,虽然灵魂不再激烈的跳动,但他已经安定下来了,“她”在这里,他会找到“她”的。


  


  


  frisk会帮所有想找工作的怪物找到适合他们的职业,只要发邮件提前预约时间就好,这本就是和平大使的工作之一,也不必担心安全问题,约见时总会有朋友充当保镖的。比如这次就是sans,她对老朋友笑笑,走向预定好的座位,那里已经有位怪物在等着了,他很陌生,不过就算是她也不敢打包票说认识所有怪物。


  *您好,是g先生吗?


  少女很有礼貌,没因为怪物的相貌而惊讶,哪怕她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位先生看起来像是骷髅,她原本以为地底只有两个骷髅的。想到这,她不由自主的回头看向身后保镖待着的座位,sans已经抱着一瓶番茄酱开始看双关笑话合集了,似乎他并没有注意到这次需要找工作的是位稀有的同族。


  “……是的。”


  g有点失望,他原本充满期待,期待着她能像和老朋友见面一样,给他个拥抱,可在那双红眸中,只有恰到好处的友善和好奇。


  就好像根本不认识他似的。


  


  


  *其实您的样子很符合人类审美,可以考虑去做模特呢!


  和这位先生聊天很愉快,有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frisk半真半假的开玩笑,他的衣着打扮是她喜欢的类型,尤其还有种成熟的气质,唔…尤其是有时看向她的眼神,不经意间带上了点忧郁的感觉,绝对会成为少女杀手的。


  “是吗?其实我这身衣服就是模仿一个杂志封面的。”


  他看着她,这样无忧无虑,眼中没有阴霾,对怪物们毫无保留的信任,从未被当做试验品囚禁的她。


  和平大使传记早就读过三四遍了,这个frisk,和他的frisk不太一样,她没有被像养小白鼠一样关起来过,她没有接受过gaster的折磨,没有和sans在实验室里戴着镣铐聊过天,没有……没有与他在回音花海中拥抱过。


  *啊!怪不得我觉得眼熟!


  人类想起来书架上那一排舍不得扔的杂志,她的确见过这身搭配,曾经还抱着杂志幻想过未来男友会不会是这款呢,想起之前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少女心事让她有点害羞。


  g笑了,心绪却变得更乱。


  


  


  他到底是到了“她”重置后的未来,还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里的frisk究竟是因为重置忘记了过去的“她”,还是另一个世界的她。


  他所寻求的到底是什么,到底是谁。


  


  


  在早就知道所有怪物的喜好和习惯后,与他们打好关系实在是最简单不过的事,尤其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并没有理论上最难搞的gaster,那位科学家可是抱着怀疑一切的心去看待所有事物的。编织一个查看时间线变动的程序也不难,尤其在alphys的电脑上时,骨指轻轻敲打键盘,熟悉的手感,这大概是曾经属于gaster的机器,哪怕他不知道为什么失踪了,他的电脑也依然被继承下来,留存至今。


  类似的程序早就存在于电脑里,只要稍作修改就能按照预期运行,g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费尽心力做这些,就像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面因为frisk的微笑而悸动,一面又回想起在地底时被回音花映得发蓝的…“她”的泪水。两个同样名为frisk,有同样面容,同样喜好,连抢走他打火机时皱眉的样子都一样的人类,这样两个人类把他脑子搅和得一团糟,哪怕他实质上没有大脑这个器官。


  代码一行行显现,数据自动整理,结果十分明显。


  这个世界从未经历过重置,只有类似读档的活动在近十年前频繁发生过,按照时间推断,那是frisk刚坠入地底的时候。


  浑身的力气好像一瞬间被抽走了,骷髅瘫在椅子里,盯着屏幕里的数据发呆,刚诞生时的茫然再次袭击了他,甚至比那时还要严重。他一直在为了接近“她”而努力,一直想要对“她”说出那句重要的话,可是这里的frisk不是“她”。


  她的确与他一同欢笑过,一起参加过派对,一起看过电影,一起沐浴在阳光下给小孩子发免费的气球。


  可却从未与他穿行在崩坏的地底,掉进违反物理规律的冰冷岩浆里,捂着耳朵不愿听回音花的呼救,靠着他的肩讲述自己那些噩梦似的回忆,披着破斗篷融化在光里,亲手送他来这怪物与人类和平共处的世界。


  


  


  他要找的不在这。


  他要怎么办。


  


  


  


  


  ……………………………………………


  福视角有个大概想法,想看的话评论说一声,人多就写。。。吧


  大概


  如果我不忙


屁锤

昨晚的孤独茶绘

爱他们就要高产——【

昨晚的孤独茶绘

爱他们就要高产——【

屁锤
过度保护【 操自己一个人茶绘房...

过度保护【


自己一个人茶绘
房间无人来
太冷清清
来个同圈好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过度保护【


自己一个人茶绘
房间无人来
太冷清清
来个同圈好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屁锤

白嫖选手首次发粮x
他们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白嫖选手首次发粮x
他们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祈祷歌姬
2019.11.7 @BORD...

2019.11.7

 @BORDERLINE 点的echotale衫福!画得很水

这个au虽然大体是糖但是结尾它刀了啊!真的虐到我了!刚刚告白就要永别什么的……注定没有结果的爱恋(爆哭)

2019.11.7

 @BORDERLINE 点的echotale衫福!画得很水

这个au虽然大体是糖但是结尾它刀了啊!真的虐到我了!刚刚告白就要永别什么的……注定没有结果的爱恋(爆哭)

北子木

(提示:播放请带上耳机,这样效果比较好)

朋友,喜欢frisk吗?喜欢,我们就是朋友(*^_^*)

*是一个frisk合集,(画福是会上瘾的)

*电脑小白,不会玩,眼睛会看花!

*能力有限,画的不是很好,当然也还有很多福没有画。

*tag太多,不知道打不打得完,别嫌弃我占tag

*里面有一个是underswap的衍生自设,看我主页就知道,带回音花的是自家au。(名字应该是conveytale,这个世界其实比uss早,世界观和设定都差不多完整了,但因为种种原因我没有放出来,以后再说吧)

听到这首歌的时候,瞬间就有灵感,原定50秒,但是画出来太太太难了,就先这样吧!佩服那些做手书的大...

(提示:播放请带上耳机,这样效果比较好)

朋友,喜欢frisk吗?喜欢,我们就是朋友(*^_^*)

*是一个frisk合集,(画福是会上瘾的)

*电脑小白,不会玩,眼睛会看花!

*能力有限,画的不是很好,当然也还有很多福没有画。

*tag太多,不知道打不打得完,别嫌弃我占tag

*里面有一个是underswap的衍生自设,看我主页就知道,带回音花的是自家au。(名字应该是conveytale,这个世界其实比uss早,世界观和设定都差不多完整了,但因为种种原因我没有放出来,以后再说吧)

听到这首歌的时候,瞬间就有灵感,原定50秒,但是画出来太太太难了,就先这样吧!佩服那些做手书的大神!

bgm  colorful lemonade-stereoma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