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lliott

856浏览    35参与
从扫帚上摔下来的小巫师~
Elu~ 莫名发现喜点:(可做...

Elu~

莫名发现喜点:(可做表情包?)

我尽量不是笑的很大声 😏

细品!你细品!

Elu~

莫名发现喜点:(可做表情包?)

我尽量不是笑的很大声 😏

细品!你细品!

八田涼子

シャボン/女农场主×艾利欧特

人物左右无差,是我家农场主和艾利欧特 两位在表白前的纠结time

下次再打我就写个涼艾/艾涼了 打这么多字好麻烦

大家可以多多评论自己的想法、以及自己想看什么!我想和大家聊天TT


推荐BGM:あなたは煙草 私はシャボン(你是烟草,我是泡沫) ——ラブリーサマーちゃん

シャボン(肥皂泡)——蜂屋ななし



  …我啊,是这么想的。你可以停留在我身边——为什么用可以暂且不论,先说这个,我不希望我成为束缚你的枷锁——尤其是以“爱”的名义。

  那会让我很愧疚,Ellio。涼子往前挪了一点,小心地避开摆在桌...

人物左右无差,是我家农场主和艾利欧特 两位在表白前的纠结time

下次再打我就写个涼艾/艾涼了 打这么多字好麻烦

大家可以多多评论自己的想法、以及自己想看什么!我想和大家聊天TT


推荐BGM:あなたは煙草 私はシャボン(你是烟草,我是泡沫) ——ラブリーサマーちゃん

シャボン(肥皂泡)——蜂屋ななし



  …我啊,是这么想的。你可以停留在我身边——为什么用可以暂且不论,先说这个,我不希望我成为束缚你的枷锁——尤其是以“爱”的名义。

  那会让我很愧疚,Ellio。涼子往前挪了一点,小心地避开摆在桌上的笔,借着桌子营造出的一点高度差距俯身拥抱他,或者说是寻求他的庇护。艾利欧特连忙紧紧搂住她,因为他察觉到她在努力克制着颤抖。

  你可以停留在我身边,因为你是自由的青鸟,这是你想要的选择,所以我也会希望着、不论什么时候,不论我是否在你身边,我都希望你这只青鸟遵循自己的意愿去飞翔,栖息——可我,我明明感觉得到的……却一直不敢确定…。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一个字已经轻到像一声哽咽,他的衣物好像被什么液体浸湿了一小点。我只是…太害怕了。对不起……对不起…

  我们都是太渴望自由、却又在逃避着过去的人…

  我只是,太怕你讨厌我了……


TBC


啊 是极度自卑的农场主小姐、和温柔亲近却又遥远的艾利欧特的故事——大概。

就来分享一下推荐bgm里的歌词吧,不喜欢可以直接跳过了。

这么做大概是希望大家能够稍稍了解到农场主小姐的心情?

BGM1:

踮起脚来也触碰不到

我所爱慕的是遥遥星辰

误会了那句漂亮话

心之咒文就此流淌


2:

总之只想在期望的舞台上

随心所欲地歌唱

因为不想受伤

你的歌声拯救了我

细菌已然随水流去

纯白色的肥皂 肥皂 扬起泡沫

只有洁白的爱才能用这双手捧起

肥皂泡 肥皂泡 这颗心脏

全要依赖你一人包裹起来

你总有一天会将我包裹吧?

八田涼子
才发现小作家的眼睛不是手机版和...

才发现小作家的眼睛不是手机版和模型的橄榄绿色,是这种颜色的←画师迷惑行为

雾蒙蒙的眼睛真好看,也真的法式风情啊(感慨)

不过这么一想,橄榄绿+黄的话  很像尚未黄透就已经飘落的落叶呢

才发现小作家的眼睛不是手机版和模型的橄榄绿色,是这种颜色的←画师迷惑行为

雾蒙蒙的眼睛真好看,也真的法式风情啊(感慨)

不过这么一想,橄榄绿+黄的话  很像尚未黄透就已经飘落的落叶呢

从扫帚上摔下来的小巫师~
马老师分享的Elu~太甜了叭?...

马老师分享的Elu~太甜了叭🌸

这两人天天秀啊啊啊awsl

马老师分享的Elu~太甜了叭🌸

这两人天天秀啊啊啊awsl

从扫帚上摔下来的小巫师~
今日份Elu~😉 怎么有一种...

今日份Elu~😉

怎么有一种Elliott化身吸血鬼既视感?!!

(无论怎么样我都好喜欢(「・ω・)「)

今日份Elu~😉

怎么有一种Elliott化身吸血鬼既视感?!!

(无论怎么样我都好喜欢(「・ω・)「)

八田涼子

是一点bb

终于玩到了有十四心的手机版,然后旧档进度也继承了过来(娶的艾利欧特)

刚刚找他对话,他:别担心我,我知道你在外面负担着许多责任。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我 我草 我 我被可爱暴击了

这男人怎么这么甜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是一点bb

终于玩到了有十四心的手机版,然后旧档进度也继承了过来(娶的艾利欧特)

刚刚找他对话,他:别担心我,我知道你在外面负担着许多责任。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我 我草 我 我被可爱暴击了

这男人怎么这么甜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BonnieBryan
哈哈,画了几乎全身,结果只有上...

哈哈,画了几乎全身,结果只有上半身勉强入眼,damn you, bon bon!

哈哈,画了几乎全身,结果只有上半身勉强入眼,damn you, bon bon!

BonnieBryan

Speak Now

CP: Kenny & Elliott (肯艾 farmer × NPC)

语文不好还非要写选手又来了,我cp我不搞就等于不存在,多可怜,被迫写流水账。

跟上一篇写的感觉能连在一起……毕竟上次婚后,这次求婚,那就算个倒叙吧

(同人难免ooc,接受的看,不接受的爱护自己眼睛,建议关闭。)


Speak Now


“在神的证明下,我宣布,你们将成为新郎和新娘。”


所有羡慕的眼神投向站在神坛面前这对新人。


新郎洁白的礼服与身材融合得恰到好处,顺滑柔亮的一组金棕色微卷长发垂在肩上。新郎温柔地看着面前这位身...

CP: Kenny & Elliott (肯艾 farmer × NPC)

语文不好还非要写选手又来了,我cp我不搞就等于不存在,多可怜,被迫写流水账。

跟上一篇写的感觉能连在一起……毕竟上次婚后,这次求婚,那就算个倒叙吧

(同人难免ooc,接受的看,不接受的爱护自己眼睛,建议关闭。)

 


Speak Now

 

“在神的证明下,我宣布,你们将成为新郎和新娘。”

 

所有羡慕的眼神投向站在神坛面前这对新人。

 

新郎洁白的礼服与身材融合得恰到好处,顺滑柔亮的一组金棕色微卷长发垂在肩上。新郎温柔地看着面前这位身着洁白婚纱的新娘,握住了新娘的双手,俯身与新娘亲吻。

 

这一生一次神圣而又幸福的时刻却被教堂门口一声洪亮地男性声音打破。

 

“我反对!!”

 

婚礼中的每个人都齐刷刷转身,将异样的目光全都投在这个不速之客身上,婚礼上发生这样让人意外的事情当然也避免不了观众们的小声八卦。

 

“那是谁?”

 

“他是来抢新娘的吗?他来这里干什么?”

 

“我好像见过这个人,好像姓帕克还是什么来着。”

 

看来似乎是某位熟人不请自来。

 

“肯尼?!你在这里干什么?!”

 

“嘿,伙计,听好了。我可不是一直在计划要破坏你大喜日子的那种逊人,我喵~喵喵喵?!喵喵?!”

 

想说的话说不出,发声全变成了猫叫,惊慌失措席卷而来。

 

“喵~!”

 

肯尼惊慌地从床上弹起来摸着喉咙喘着粗气,直到他看到贾斯伯坐在他旁边恳求着要早饭吃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都是梦。

 

“…你这个家伙,原来那是你的声音,吓死我了!”

 

他搓了搓脸,松了口气,起身开始准备度过在农场的另一个新的一天。洗漱,随便抓抓头发,给贾斯伯喂食,最后给自己做个早餐,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一天,但确是一个完美的流程,虽然刚经历一场诡异的梦,但丝毫不影响早晨的新鲜感。

 

吃完早餐后,肯尼把餐具放在水槽里就出门开始工作。一天的计划满满当当,首先要去给农场动物们喂食,然后打扫一下畜棚,再检查一下每只动物的健康状况,最后收集产出物放进仓库。第二项工作是去给作物浇水,检查有没有枯萎的作物和虫蛀情况。第三项是去海边见艾利欧特。

 

但自从肯尼跟艾利欧特分手之后,这每日必做的第三项工作可以划掉了,时间也空出来了,突然间的变化也不知道在这段时间里该干点什么,只好提早收工回屋。

 

“呜喵—”

 

“贾斯伯?难得我开门回来听到你在屋里发出声音啊。”

 

肯尼随着贾斯伯的叫声寻过去将这个被养得肉嘟嘟的小毛球抱在怀里,一边摸着一边走向客厅沙发,抱着贾斯伯就躺倒在沙发上。小猫趴在肯尼胸口闭着眼,小脑袋被一只大大的手反复抚摸,发出舒服的呼噜声。听到主人叫它名字的时候偶尔发出一两声小声的呜呜声来回应,或者转转耳朵表示在听。

 

在农场,肯尼除了忙农场的工作和去镇上熟络新朋友们的时候,其他时间基本上一个人和贾斯伯待在一起,偶尔还会跟贾斯伯聊天,即便贾斯伯听不懂,毕竟这么大的农场里只有贾斯伯能陪着肯尼。

 

“怎么了,伙计?心情不好吗,怎么不跑去找谢恩家的查理玩了?”

 

“谢恩?哪个谢恩?是我带来的这个吗?”

 

“肯定就是我啊,这镇上还有谁叫谢恩的!对不起,你门没锁我们就直接进来了。我们带了披萨和啤酒过来到你家看球赛,你不介意的吧。”

 

“噢,所以,你们都直接进来了,现在问我还有意义吗?”肯尼用手肘将身子从沙发上撑起来无奈的看着他俩,其实却很高兴他们俩能来。

 

“我那是陈述句!”

 

“哈哈哈哈!漂亮!”

 

谢恩伸出手跟亚历克斯击了个掌就摸索去厨房拿餐盘和找其他下酒小零嘴了。

 

“啤酒和披萨是吗,听起来不错。这次你的披萨是买来的还是又是从盖斯那里顺来的?”

 

“呃……你知道吗,你这还真是个好问题。”

 

“我们买来的。谢恩他本想顺的,但我觉得男子汉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阻止了他,最后是我付的钱,帅吧!”

 

“至少我还买了啤酒好吗!”

 

“是哦,才怪!你偷拿的,盖斯也看到了,只是他没吭声而已。”

 

“该死!我以为他没看到!”

 

三个小伙子把吃的东西准备好后全部拿到客厅的茶几上放着,谢恩和亚历克斯分别坐在肯尼的两侧,一人拿着一瓶啤酒等待着激动人心的球赛开始。

 

“我昨天在街上碰到艾利欧特。”

 

谢恩听到这句话,灌进嘴的啤酒立刻把他呛到喷出来,一副‘你在乱说什么啊’的表情看着亚历克斯,起身去厕所拿毛巾擦衣服的路上还不断用手势和表情暗示亚历克斯不要提这人。

 

“干嘛啊,我就是碰到了啊。”

 

谢恩翻了个白眼就直接走向厕所了

 

“哈。那,他怎么样?”

 

“啊……很好!他看起来很好!还是一样长长的头发,穿着西服。”

 

“那听起来他应该还过得不错。”

 

“但是他好像有点心不在焉,我叫他他都好像没听见。”

 

“你说他是有可能在想我想得出神吗?”

 

“哈哈哈,你这还有心情开玩笑,你不是也挺好的!但是,兄弟,他想不想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那一刻估计是想下一顿吃啥,我一般都会想到别人叫我我听不见的状态。”

 

“那是你,别人又不跟你一样。”

 

谢恩擦完衣服从厕所那边过来反驳着亚历克斯。

 

“厕所都去了一趟了为什么还没开始!”

 

“八点开始,还有十分钟。”

 

“哎,这十分钟像要了我一辈子……”

 

“十分钟我能做一百个俯卧撑了!”

 

“兄弟们,不就是十分钟?!我等了半个月了?!”

 

亚历克斯和谢恩停下了往嘴里倒酒和从桌上拿披萨的手,尴尬的看着对方察觉到气氛开始不对劲。

 

“…我是说比赛,我等了半个月比赛!等死我了!但就十分钟了,我还能等得过来,我肯尼还有很多十分钟可以等。”

 

亚历克斯拍了拍肯尼的肩膀试图安慰他,让他冷静点。

 

“好吧,兄弟,听着,或许我不懂gay,但是感情至少跟我们直男差不多,大概?总之,我的建议是无论发生了什么,去找他说个明白比较好,真的,你们需要好好谈谈。”

 

“嗝——老实说,我不是太想干涉你的事情。不过基于你曾经也给我那么多帮助,倾听过我的一些琐事,如果这次你需要我的帮助的话你尽管说。而且,虽然亚历克斯有点儿笨,但这次他说得对,你真得去找他把话说清楚,和好或者真的就这么结束,总得有个说法。”

 

“嘿!我还在呢!”

 

“谢谢你们。但是,我不知道说什么,我们分手的原因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突然间他就……”

 

时间回到半个月前,肯尼一如既往的每日前往海边见艾利欧特。

 

艾利欧特站在威利的渔屋外眺望着大海,海鸥从头顶飞过。

 

“今天风那么大你还要看海吗,说不定一会儿会下雨噢。”

 

“倒是你每天都专程来这里看望我,比突然降临的大雨更让我意外。”

 

“没多少人能做到天天忙里忙外累死了还得跑这么远的海边来只为见他的男人一面!靠,我太帅了!噢,我还带了你喜欢的鸭毛和蟹糕,要逮到一根完美的鸭毛可太不容……”

 

“啊,等一下。”

 

被打断话的肯尼疑惑的看着对方,那一副有心事的表情和稍皱的眉头让肯尼挂在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

 

“怎么了吗?有什么不对吗?”

 

“听着,我很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

 

“这样的开头后面准没好事要说”

 

艾利欧特看到皱着眉,有点不高兴了的肯尼不太忍心说,可是事情如此却又不得让彼此承受这样的变化。

 

“我也想说点好事,可是的确只有不理想的事情要给你说。”

 

“你要跟我分手吗?”

 

艾利欧特张了嘴想解释,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才能不让对方承受那么多伤害,脑海里闪过百种千种的解释最后都会让对方痛苦不堪,或许适时沉默、把理由放在心里不说出来没那么痛苦,但又不能不说。

 

“好,我知道了。”

 

“我真的很抱歉…”

 

“我可以知道理由吗?”

 

他其实不想知道理由。

 

“我……”

 

“呼——!不不不不不!哈哈,别说!我不想知道!”他笑着叹了口气,这一口气里包含着内疚和痛苦,他怪罪自己做得不够好,连自己心爱的人都留不住。

 

“你还好吗?”

 

“我还好啊!好得不得了!从没这么好过!天气也真好!怎么了?”

 

“……我本想告诉你理由,但如果你选择不想知道理由的话,那我也不会强行说出来,所以我想…大概就是这样了,照顾好自己。”

 

话落,艾利欧特走近到肯尼面前,轻轻地把嘴唇贴合在一起,海风吹拂,海浪拍打,周围的声音此刻都化作寂静,只听到一声轻柔的“再见,肯尼。”

 

看着爱人转身离去,自己什么也做不到,无力感笼罩着肯尼,难过到快要无法呼吸。希望在他远去之前还能再听到一次他的声音,这个声音将一直都记在脑海里。

 

“我想确定一件事情。”

 

远去的男人停下脚步,听到由海风送来一阵微微颤抖的声音。

 

“你爱我吗?”

 

“你曾是我的全世界。”

 

“我还能抱有希望吗?”

 

“我很抱歉。”

 

一口重重的粗气从口腔里呼出,强忍的眼泪也已经到极限忍不住从眼眶里涌出。在模糊的视线里,那个一直爱慕着的男人的优雅背影逐渐消失。想对你说的话还有那么多没来得及说出口,现在却要一直封存于心底。

 

 

 

这段时间里,艾利欧特一直在木屋里尝试让自己沉浸在写作里不去想那些扰乱思绪的事情。但事与愿违,就算自己再怎么想努力埋头写作也写不出任何满意的

东西,揉成一团的废纸团堆满了桌面和垃圾桶。

 

“晚钟响起来一阵阵给白昼报丧, 牛群在草原上迂回,吼声起落, 耕地人累了,回家走,脚步踉跄,把整个世界留给了黄昏与我。”(注释①)

 

艾利欧特念着诗躺倒在地板上,天空是红色,红色的光线透过窗户撒进房间,打在身上。看着窗外鸟儿飞过,草木在大风中摇曳,伴着一声巨响和瞬间的白色闪光,雨的声音由远至近,由疏变密。雨滴拍打着窗户和房顶,屋内变得稍显吵闹,像是有无数的调皮精灵在屋顶嬉戏。

 

“雨,多适合感伤的天气。”

 

 

 

“你不知道原因?你难过得都忘记他老爸要他回家跟一个女人结婚,而且他被邀请去意大利工作?”

 

“你说什么?!”肯尼惊慌又疑惑的转头看着谢恩

 

“你的分手理由啊,你这反映像不知道一样…”

 

“等等等等,等一下!我们是在说我跟艾利欧特之间的事情,对吧?”

 

“那不然我说的谁,你跟亚历克斯吗?哈哈哈哈!别搞笑了!”

 

肯尼跟亚历克斯都用严肃认真的表情看着谢恩,这是个正经的话题,没有半点儿玩笑的意思。

 

“…你们都不知道啊,我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对,你好像说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但我应该知道的事情,你得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我没开玩笑!”

 

“好好好,我说,我就知道不应该多嘴你的事情……夏季13号的时候,晚上我在盖斯店里碰到艾利欧特,我碰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喝得烂醉了,然后我被盖斯叫过去让我送他回家。虽然我才不想管喝得烂醉的人,但店里只有我跟他两人了,也没办法。”

 

“他,他醉成什么样子了?”

 

“超醉!总之我可从来没见过他喝成这样,送他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跟我说你们分手了。”

 

谢恩把手搭在肯尼脖子上表演当晚的情形。

 

“谢恩!谢……恩!你知道…我们分手了吗!?噢,不是你…跟我,嗝!是我跟肯,肯尼!噢我的天啊!你知道自……由是什么,吗?”

 

谢恩贴近肯尼耳朵小声的说

 

“我也不知道噢!”

 

“哇哦,他还真是醉得不轻啊!”亚历克斯感叹到。

 

“我!穷尽一生!只为了实现,我的……理…想…!但…是!不管……我走多远,逃…到哪里,他都想束缚我!现在,他甚至!他甚至夺走了…我…我爱的权,权利!他想逼我回家跟我未曾谋面却私定我的终生的,未婚妻…结婚!我本想打电话给我父亲说我不同意。但我接到了,一个意大利…的编辑的邀请,要,要我去他们公司工作。所以,我……”

 

‘欢迎各位球迷收看JOJA赞助直播的棱镜碎片杯橄榄球赛总决赛!’

 

“终于开始了,等了一辈子了!”谢恩突然停下‘表演’把话题转换成球赛。

 

“所以?!所以他说什么了最后?!谢恩,你得告诉我啊!”

 

“所以,他想着反正结婚了也可以不用在意,以后可以带着老婆去意大利工作和生活就接受了工作邀请,估计这两天就会离开小镇了。如果你没明白的话,意思就是…”

 

“我又不是亚历克斯。”

 

“嘿?!我也明白了好吧!……所以,你打算怎么办?要去找他吗?”

 

“找啊,当然找啊!天呐,我竟然都不让他把这些都说出来让他自己一个人承受,我太差劲了!”

 

“那意思是你已经有计划想怎么办了?”

 

“计划?我没计划?!你们呢?!拜托告诉我你们有计划!”

 

亚历克斯笑嘻嘻地说:“我们哪有什么计划,那是你的男朋友。”

 

谢恩咬了一大口披萨拿着啤酒碰了一下肯尼手里的酒瓶洋洋得意道:“放轻松点!我们当然有计划!披萨、啤酒、球赛,这就是我们的计划!”

 

“这也是我的计划!但这又不是我的计划!”


“你自己听听你自己在说啥!”


肯尼起身垮过亚历克斯搭在桌上的腿冲去房间拿上了外套穿上准备出门。

 

亚历克斯摊着双手示意身前的这些东西“你不是说这是你的计划吗,你要去哪儿?”

 

“计划有变,抱歉了兄弟们!”

 

“等一下,只是你的计划变了,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待在这里执行我们俩的计划吧?”

 

“随便你俩了,我得走了!”

 

“那在这里睡一晚呢?”

 

“您请自便!”

 

“爽了!”

 

谢恩和亚历克斯干杯庆祝自己能留下继续看球,而肯尼冒着大雨朝海边奔去,去追回心爱的人,即使不能追回,也想把想说的话全都说给他听。

 

“嘿,我有一个问题,两个男人要怎么…就是…做那活儿?”

 

嘴里的披萨和啤酒把谢恩呛了个半死,今晚已经是第二次被亚历克斯的发言呛到。

 

“老兄,我是直的,gay问题去问肯尼,我俩的话题只有比赛,ok吗?”

 

“OK!所以你觉得肯尼……”

 

“我的老天!!”

 

 

 

夏令时的小镇八点左右天还没黑,伴着大雨在街上穿梭,雨水早已湿透男人的全身,他穿过熟悉的街道,许多画面浮现在脑海,急切的心情和紧张让本就在剧烈运动中的心脏跳得更加迅速。

 

“咚咚咚咚咚!!”一阵剧烈地敲门声让艾利欧特感到一阵不安与惊慌,他迅速的拿起放在书桌抽屉里的小刀问门外是谁。

 

“是我,肯尼!我们得谈谈!”

 

听到熟悉的人的声音和名字才放下警惕去开门。

 

“肯尼,你怎么来了?你都湿透了,快进来!”

 

肯尼看着艾利欧特手上的刀疑惑问他为什么拿着刀,同时又环顾四周。

 

“啊,你刚刚敲门太大声了,我以为是海盗来打劫!”

 

“所以,你什么时候走?我看到你的行李了。”

 

艾利欧特沉默不语。

 

“好吧,我知道理由了,谢恩全都给我说了,所以我才来找你。”

 

“既然你知道了,那你来找我想说什么?噢—!是道别吗?真贴心,谢谢!现在你可以走了。”

 

艾利欧特打开门示意肯尼出去。

 

“不是!”肯尼走过去把门关上,用背靠着门。

 

“我不想再离开了。听着,我来找你是因为我太傻,太自私了,都不听你说你的理由,明明这个理由足以让你觉得沉重,而我还不替你分担。”

 

“首先,你想帮我分担一点心事,我由衷地感谢你的关心。其次,我觉得就算你来找我也不能改变这件事情,所有事情都已经准备妥善了。”

 

“不不不不不!你听我说,我还没说完!自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也已经有一两年了对吧,虽然我们几乎天天见面,但是我还是有好多想说的话想跟你说。你离开我的这段时间我真的不知道找谁说话。”

 

“你不是在镇上认识了很多朋友吗?朋友是可以在你最需要的时候陪伴你的最佳人选。”

 

“丈夫也是。”

 

“不好意思,你说什么?”

 

肯尼拿出揣在口袋里从老水手手里买到的海螺项链,捧在手里,单膝跪在地上向自己愿意付出一切的男人求婚。艾利欧特惊喜又难受的连连拒绝。

 

“我的天呐!不,你不能这样做…快收回去,我不能接受!我已经订婚了!我明天就要走了,或许下周就结婚了,你不能把这个给我!你真的吓坏我了!”

 

“嘿嘿嘿!冷静,冷静!我不在乎!现在开始你只听我说,好吗?”

 

肯尼把海螺放在艾利欧特的手里握住,真诚地抬头看着他。

 

“我知道你还有一个未婚妻,还有理想的工作,即便这会让我们分隔两地。也即便我觉得向你求婚不会成功。我可能也不是那么理想完美的男人,但我总是想抓住最后一点希望挽留你。”

 

被求婚的男人成熟又优雅,博学多识。可是再怎么成熟的人,面临这种时刻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和泪水。柔顺的长发下,那张英俊的脸上幸福与难过悲喜交加。求婚的人也逐渐被眼泪湿润了眼眶,声音略微颤抖,但始终让自己保持微笑继续吐露自己的所有心声。

 

“我愿意跟你一起分担那些压得你喘不过气的事情,我愿意用我剩下的生命都陪着你,但或许,我撒了谎,其实是我想让你陪着我。”

 

艾利欧特听到这里不禁笑出来,很多回忆在脑海里闪过,是很多愉快的回忆,这些回忆是任何东西都替代不了的珍贵宝藏,更不是任何一个‘未婚妻’能夺走的美好。

 

“你说我曾是你的全世界,就是这句话给了我勇气来向你求婚,这也是我们间的最后一丝希望,我不想让任何人插足于我们俩之间成为隔阂,所以让我抓住这一丝希望来挽回一切,好吗?尽管这不是一个完美又浪漫的求婚过程,但是,我爱你,我比任何人都爱你。所以,艾利欧特,你愿意跟我结婚让你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并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让我替你分担吗?”

 

“这是我听过的最浪漫的话!浪漫并不是夏日的繁星满月,也不是春日的花团锦簇,更不是雍容华贵的钻石黄金。不论贫富贵贱,两人相爱便是浪漫。如果我再拒绝你的话,岂不是显得我太残忍?我愿意成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更愿意跟你一起度过以后的每一个浪漫日子,与真心爱我的人相伴一生,那将是我莫大的荣幸!”

 

“所以你不会再去跟你的‘未婚妻’结婚了吧,你不会走了吧?”

 

“不会走了,这个小镇已经我的家了,它带我找到了自我,更重要的是它带我找到了你。”

 

艾利欧特扶起肯尼,把象征着爱情与承诺的项链戴在脖子上。

 

“那你的工作呢?”

 

“别担心,我联系了那位编辑,他们可以让我就在家里工作,反正也是写文章。”

 

“看吧,我就说会解决的!”

 

“我真幸运能拥有你!我爱你。”

 

“我也爱你。”

 

倾盆大雨的夜里,两个相爱的人在小木屋里缠绵亲吻,庆幸拥有彼此一起走过漫长一生。

 

“噢对了,虽然我说了我不会去结婚了,但是我希望你跟我一起回去一趟,我想得让他们见见你,这样他们就会无话可说了。”

 

“我一定要去吗?”

 

“你刚刚还说要跟我一起分担,反悔了吗?”

 

“噗!没有啦,谁反悔了,别说笑了!哈哈哈哈!”

 

肯尼打着哈哈看着艾利欧特并没有开玩笑的样子笑声突然戛然而止。

 

“我的天呐!谁说的不去!肯定不是我本意!不就是见见你父亲和未婚妻,我去定了!我迫不及待了!”

 

“很好,你这样的气势保留到见他们的时候吧!你现在回去收拾东西吧,我买了明天下午的机票,我们明天早上见!”

 

“现在?!可我才刚见到你!”

 

“开玩笑!现在的雨那么大,我可不忍心让你在那冰冷的雨里再狂奔一次!过来我帮你擦头发,你就像一只被淋湿的小猫一样。”


肯尼抬起头张开双臂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向艾利欧特索取拥抱,来自可怜“小猫”的乞讨怎么拒绝得了呢。艾利欧特没有半点犹豫便将身体贴紧肯尼,将头搁在对方肩上,用双手环住他的身体。艾利欧特温暖的体温渐渐透过肯尼湿透的衣物,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宽阔的背。

 

“虽然我很享受这个拥抱,但我觉得我们再抱久一点你也会被我浸得湿透了。”

 

“没关系。你冷得跟冰块一样,就让我来温暖你吧。”

 

肯尼的弱点就是艾利欧特的情话,即便天天听也还是会跟一个小女孩一样害羞脸红,把脸埋进爱人的肩颈处,这也是肯尼在与爱人拥抱的时候脸红养成的习惯。艾利欧特即使看不见他的脸也知道肯尼在害羞,那炽热的脸颊和发烫的耳朵早已出卖了自己,出于留给肯尼一点自尊,艾利欧特从来都不会嘲笑或者提起他的小习惯。

 

在两人静静地相拥在一起感受彼此体温时,这种幸福的感觉让艾利欧特想起了一首诗:

 

“在浪花冲打的海岸上,有间孤寂的小茅屋。一望无际,辽阔无边,没有一棵树木,只有那天空和大海,只有那峭壁和悬崖。在这里,有着最大的幸福,因为有爱人同住。茅屋里没有金和银,却有一对亲爱的人。时刻地相互凝视,他们多么情深。这茅屋又小又破烂,伫立在岸上多孤单。但里面有着最大的幸福,因为有爱人作伴。”(注释②)

 

 

 

 

 

 

 

 

 

注释:①节选部分摘自英国诗人Thomas Grey的《墓园挽诗》。主要是想用来表达艾利欧特当时的低落心情。

          ②摘自丹麦作家 安徒生 的《茅屋》

PS:标题和全文灵感来自我霉Taylor Swift的歌 Speak Now

BonnieBryan
嘎,俺画画啦……!虽然只是无脑...

嘎,俺画画啦……!虽然只是无脑大头,算了,走了

嘎,俺画画啦……!虽然只是无脑大头,算了,走了

八田涼子

一堆关于艾利欧特的立绘的bb 


图是从王道长的视频截的,打了四季mod


我说真的 怎么会有人觉得艾利欧特原画这个脸越来越丑.jpg 之前版本的青年作家是比较符合大众审美啦,很多美化包都是这么走也能理解,但了解他人设之后真是觉得现在这版原画天下第一

如果说之前的版本是落魄的翩翩公子,那现在这个版本就是翩翩公子在他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摸爬滚打后沉淀的样子虽然还是落魄,真的很好TT再结合对话来看,温柔绅士的风度和浪漫的想象、偶尔流露俏皮的可爱本性,谁顶得住啊TT感觉就算你心情极度不好各种没好脸色也不会生气,只是抱着你说没事没事我在的,不要太担心之类的(混乱)...

一堆关于艾利欧特的立绘的bb 


图是从王道长的视频截的,打了四季mod


我说真的 怎么会有人觉得艾利欧特原画这个脸越来越丑.jpg 之前版本的青年作家是比较符合大众审美啦,很多美化包都是这么走也能理解,但了解他人设之后真是觉得现在这版原画天下第一

如果说之前的版本是落魄的翩翩公子,那现在这个版本就是翩翩公子在他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摸爬滚打后沉淀的样子虽然还是落魄,真的很好TT再结合对话来看,温柔绅士的风度和浪漫的想象、偶尔流露俏皮的可爱本性,谁顶得住啊TT感觉就算你心情极度不好各种没好脸色也不会生气,只是抱着你说没事没事我在的,不要太担心之类的(混乱)

啊,关于温柔包容的b话,虽然我确实很喜欢大龄男妈妈,不过这和我喜欢大龄男其实没啥关系因为我其实一开始不知道他三十左右还以为二十五

还有p2 头发扎起来立马从浪漫优雅美女变成温婉知性美女 温柔气质配上像素图的大开的领口  谁顶得住!!!!不对你先把领子搞好!!!!


我没屁放了 欢迎各位兄弟姐妹农场主扩我  玩星露谷就行,艾利欧特厨爆灯 tx2926744322

八田涼子

是一点很短的短打 西幻paro的女农场主(设定中写过的八田涼子) ✖️艾利欧特(当然这应该已经不能叫农场主了草)

黑龙✖️吟游诗人艾利欧特

如果有人想看后续就再写8 虽然我估计没有

tag老师们多产粮秋梨膏我想吃艾欧酱粮孩子要饿死了



……。黑龙咧开嘴,似乎是无声地笑了起来。

艾利欧特一时语塞。

和传说中不同,灾厄的象征有着一副优雅漂亮的身体,至少在蜷曲起来时如此,艾利欧特丰富的想象力使得他能窥见它的全貌,必定也是如此优雅…虽然或许要多几分狰狞。

而性格和实力方面就不知到底如何了。任何一位地位中下的龙族都能轻而易举地抹杀大部分人类,何...

是一点很短的短打 西幻paro的女农场主(设定中写过的八田涼子) ✖️艾利欧特(当然这应该已经不能叫农场主了草)

黑龙✖️吟游诗人艾利欧特

如果有人想看后续就再写8 虽然我估计没有

tag老师们多产粮秋梨膏我想吃艾欧酱粮孩子要饿死了




……。黑龙咧开嘴,似乎是无声地笑了起来。

艾利欧特一时语塞。

和传说中不同,灾厄的象征有着一副优雅漂亮的身体,至少在蜷曲起来时如此,艾利欧特丰富的想象力使得他能窥见它的全貌,必定也是如此优雅…虽然或许要多几分狰狞。

而性格和实力方面就不知到底如何了。任何一位地位中下的龙族都能轻而易举地抹杀大部分人类,何况这并不是普通的黑龙……他不能寄希望于这是条实力残废的龙,只好心惊胆战地祈祷它不会随便发脾气把他给撕了。


八田涼子

女农场主✖️艾利欧特/黄水仙

是设定里写过的那位黑皮 Dollian(杜莲)×艾利欧特

没啥逻辑的bb,内容和标题无关

ABO设定 女A男O 艾利欧特信息素是石榴(草)农场主信息素莲花+麝香+蜂蜜

甜的 六个月内再写刀我把头劈了

不太会写满嘴骚话的艾利欧特就写了普通正常反应的(?)


  杜莲时不时会送他朵黄水仙。

  艾利欧特很是纳闷,聪明伶俐如她怎会看不出他对这好感如何,但从一开始的随机赠送变成定期赠送之后他也就不再思考…杜莲对他说亲爱的,我送你这个是觉得你的容貌比那个淹死的强多了。

艾利欧特一时迷惑,想...

是设定里写过的那位黑皮 Dollian(杜莲)×艾利欧特

没啥逻辑的bb,内容和标题无关

ABO设定 女A男O 艾利欧特信息素是石榴(草)农场主信息素莲花+麝香+蜂蜜

甜的 六个月内再写刀我把头劈了

不太会写满嘴骚话的艾利欧特就写了普通正常反应的(?)




  杜莲时不时会送他朵黄水仙。

  艾利欧特很是纳闷,聪明伶俐如她怎会看不出他对这好感如何,但从一开始的随机赠送变成定期赠送之后他也就不再思考…杜莲对他说亲爱的,我送你这个是觉得你的容貌比那个淹死的强多了。

艾利欧特一时迷惑,想通了之后强忍着笑假装严肃,说不准这么说话,我又不会看着自己的倒影掉进去。

  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我会游泳。

  哦。杜莲眨眨眼睛挑挑眉,露出来怀疑的表情。

  艾利欧特失笑,我看起来就那么不擅长运动?

  是啊,因为看你走路都慢悠悠的,又老是不出门。女孩子点点头,用右脚的脚尖点着地,三两下灵巧又无声地转到艾利欧特身后。小雪豹伸出一双细长的手臂,柔柔地从背后环住他的腰。同样细长柔软的手指就开始拨动琴弦一样地、隔着衣服用不同的速度和力量在他腰腹上撩拨起来。

  他察觉到不好,于是用紧绷的身体来不太明显地表达不行。

  为什么不行?活都干完啦。虽然是抛出问题,但她没打算让她的爱人解释和回答。她吃吃地笑起来,弯起那双猫眼。我说行就是行。

  看来是在劫难逃。艾利欧特在心里叹了口气。


  虽然平时是个动作简洁利索的人,在床上的时候杜莲却总是很有耐心,亲吻抚摸到他快要完全融化才不疾不徐进入正题。

  让他抗拒的理由也只有她要得太多。

  虽然在艾利欧特想来这颇像大型猫科动物开饭前令猎物放松警惕,趁其不备一口毙命——虽然他没警惕过,也不需要。

  我爱您。

  杜莲再次吃吃笑起来,本是细长的瞳孔变圆了些许。艾利欧特朦胧中看见里面有着细碎的亮光,像眷恋又像欣喜,他看不真切。他能看清楚的是最后一缕夕阳照在她漂亮的巧克力色肌肤上,把她玲珑的肩颈线模糊了些,她整个人因此倏然温柔妩媚起来,像来自东方的圣女。

  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也爱你。他这么说,艰难地从床上撑起一点身子,想给她一个吻。

  最后没给成,在他亲上去之前小豹子主动亲了上来,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温柔地把他带上巅峰。

BonnieBryan

最后2P是R18G!!!!!

(玩家角色)Kenny Park×Elliott

以后要是再画我就直接简称肯艾了(。

笑死,色图防和谐做了底色加长,往下拉就有了啊小笨笨们

最后2P是R18G!!!!!

(玩家角色)Kenny Park×Elliott

以后要是再画我就直接简称肯艾了(。

笑死,色图防和谐做了底色加长,往下拉就有了啊小笨笨们

八田涼子

女农场主×艾利欧特/泡影

女农场主️×艾利欧特


角色双死亡注意


其实是自设梦女,看到艾利欧特离婚对话心情不好有感而发

是我会做出的选择,如果我要离开他一定是我再也撑不住了…但不知道他会不会

唉,姜饼宝贝我这辈子都爱你

艾利欧特走出家门,向前走,来到他在春季时最常去的篝火堆旁。在距离还有几米的距离时他惊起了几只鸟,是灰色的,他不认得,只记得那个女孩曾经很想要抓一只来摸摸看手感是否蓬松柔软。
……。他皱起眉头,快步走回小屋前。

现在是他们离婚的第五十六天。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生活得最最平静幸福的时候八田涼子会提出离婚,威利和莉亚第一时间安慰他说没关系,总会过去的。他心想怎么可能,一切在我得知的那瞬间早已化为...

女农场主️×艾利欧特


角色双死亡注意


其实是自设梦女,看到艾利欧特离婚对话心情不好有感而发

是我会做出的选择,如果我要离开他一定是我再也撑不住了…但不知道他会不会

唉,姜饼宝贝我这辈子都爱你


艾利欧特走出家门,向前走,来到他在春季时最常去的篝火堆旁。在距离还有几米的距离时他惊起了几只鸟,是灰色的,他不认得,只记得那个女孩曾经很想要抓一只来摸摸看手感是否蓬松柔软。
……。他皱起眉头,快步走回小屋前。

现在是他们离婚的第五十六天。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生活得最最平静幸福的时候八田涼子会提出离婚,威利和莉亚第一时间安慰他说没关系,总会过去的。他心想怎么可能,一切在我得知的那瞬间早已化为泡影。
不是没有人相信他的梦想会完成,但不论酷暑、不论风霜雨雪地探望、陪伴他,却是他前三十年人生中前所未有的待遇。让他得以成就他梦想路途上的第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目标的是八田涼子,令他的心再次像少时般活跃跳动的也是八田涼子。而八田涼子也许久未得到真心的,恋人该有的爱,他们从黑暗的深渊里拯救对方,相互依偎。

他知道八田涼子不是起了异心,也并非不知道他的反应会是如何。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在他说出你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后仍是一如既往的盛满爱意——忽略掉那几乎哭出来一般的表情。
——那,又是为什么呢?
他还没搞懂。
他回到了房子里,刻意忽视在沙滩上远远凝视这边的身影——尽管他不确定是否是她在那儿,因为那身影一瞬之后就消失了。
就像阳光下的泡沫。他突然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对,但他没去确认,只是回到屋里,躺上床。

第二天一大早,他打开门,满脸焦急的刘易斯正站在门前。
他说,八田涼子死了。是吞服安眠药之后割腕,给他留下一封遗书。

这之后别的一切细节他都没听到,包括她被发现是手里还抓着他送她的书和他表情平静安详。他只觉得大脑一阵轰鸣。
那个女孩子真的不在了,那个和他说话会紧张到结巴的女孩,那个往他送给她的咖啡里狂丢方糖的女孩,那个把他送她的书读到脱页的女孩,那个吵架后不到半小时就会哭着粘上来的女孩,……
那个像飞鸟一样,把他拉出孤独之牢的女孩。
她就这么毫无征兆且彻底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颤抖着拆开那封信,一行行写得歪歪扭扭的字映入眼帘。

“致艾利欧:

不知道你过得好不好,我想答案是否,真的很抱歉。
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我才明白,离开你是个最错误的决定,但我也知道我撑不下去了。……这么说会不会显得很幼稚?但是事实如此。我知道我生命的最后一刻随时会来临,所以我伤害你,要你恨我,这样或许你会没有那么难过……虽然可能也会起到相反的效果。我知道这是多么自私的行为。
但求你不要认为我是太脆弱、太可怕的人,我只是很累了,要休息一下,仅此而已。
我很幸运能够遇到你。我很爱你。在我的人生中爱一直是最难以启齿的词语,但面对你我再不吝啬。但正是因为我爱你,那些时光很幸福,我才会愈发感到痛苦——我怎配得上?我怎配得上拥有那样的时光?这是我离开的理由之一。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我未曾言说,也不应言说。
………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我…我爱你。

八田涼子”

没有标注日期,我爱你被什么液体晕染开来。

我知道了。他对刘易斯说,跌跌撞撞地奔向刘易斯所说的尸体停放的地方。

现场来了很多人,乔治和艾芙琳悲伤不已,阿比盖尔温柔地安抚着两位老人家,但自己也哭得红了眼眶。
但他没说什么,只是站在门口,很久之后才走到女孩子旁边,不在乎所有人的眼光,抱着她无声地哭了…或许后来出声了,但那不重要。

他还记得她很怕痛,割到手指会瘪着嘴半天,但摔破了膝盖时却倔强地一言不发…忽略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的话。他也还记得她很怕一个人,他从作品研讨会回来时女孩抱着他哭了好久好久,大概有三个小时。
…不疼吗?不怕一个人吗?
她闭着眼睛,再也没法回答了。



八田涼子和艾利欧特离婚的第五十八天。
一对水鸟自沙滩上振翅飞起。
他们葬在一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