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nsemble stars

12.6万浏览    4650参与
愛Leo★愛宇宙~☆うっちゅ~☆

【泉杏】Steal Your Heart ❤️


※歌曲 Knights The Phantom Thief , 洐生文
※私設杏
※怪盗x寶石鑒定師
※虛構情節,不喜勿進

嗶嗶———
「喂喂,啊...啊接通了嗎?瀨名——接到來自宇宙的電波了嗎?」

『王さま,突然接通通信器是你們那邊出了什麼問題嗎?』

「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呢,我們可是Knights啊,怎會失手呢。嗚啊——難道你被外星人捉走了嗎?洗腦了嗎?」

『吓!說什麼傻話啊,超——煩人~』
『放心吧,王さま。』

『今晚也華麗的 Mission Complete———』

「嗯,那麼就按照計劃一樣在Point D集合吧。」

『嗯。』

瀨名泉掛斷通信器,把它放到衣袋。他撥一撥額前紳士帽下的碎髮,輕輕嘆了口氣...


※歌曲 Knights The Phantom Thief , 洐生文
※私設杏
※怪盗x寶石鑒定師
※虛構情節,不喜勿進



嗶嗶———
「喂喂,啊...啊接通了嗎?瀨名——接到來自宇宙的電波了嗎?」

『王さま,突然接通通信器是你們那邊出了什麼問題嗎?』

「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呢,我們可是Knights啊,怎會失手呢。嗚啊——難道你被外星人捉走了嗎?洗腦了嗎?」

『吓!說什麼傻話啊,超——煩人~』
『放心吧,王さま。』

『今晚也華麗的 Mission Complete———』

「嗯,那麼就按照計劃一樣在Point D集合吧。」

『嗯。』

瀨名泉掛斷通信器,把它放到衣袋。他撥一撥額前紳士帽下的碎髮,輕輕嘆了口氣,隨後從另一邊的衣袋中取出一塊耀眼的瑰寶。

———是方塊形狀的藍寶石

用帶著雪白手套的拇指及食指將寶石高高舉起,在月光下的藍寶石顯得更璀璨耀目,是閃爍耀眼的冰藍色,是瀨名泉最喜愛的顏色———藍色。

「你...你是誰?」

!!

背後突然傳來的一句問話,把瀨名泉從對藍寶石的沈醉中拉回現時,他頓時稍微轉身看向室內的人。

是一位擁有淺藍色眼眸,棕色長髮的少女,她胸前掛著了一張證件。

---她是展覽館的管理員?

「那個...請等......」

少女的清澈的眼眸注視著對方手上的寶石,那塊藍寶石是她今早鑒定過的,那塊在光芒下顯得透徹,閃爍奪目的冰藍色寶石,她絕對不會認錯的,因為那是她最喜歡的顏色———藍色。

「請等等!請把它還給我!」
少女見站在陽台上的身影準備轉身不理會她,她再一次開聲。

『吓!』

少女被對方突如其來的說話嚇得有點膽怯了,由於對方背對著月光,加上戴著了一頂紳士帽,少女完全看不到對方樣貌及表情。但從剛才那一個字中可以聽得出對方有多不耐煩。

「我...我說...把它還給我!」

『我說,你知你在跟誰說話嗎?』

『I'm the thief.』

『想取回我看上的這塊藍寶石,就用更珍貴的寶物來交換吧,Blue's Eyes Lady。』

瀨名泉留下這幾句說話就消失了在黑夜中。
當少女邁步跑向陽台,那個人已經消失不見蹤影了。彷彿沒有存在過般,唯獨少女手中的銀色髮絲是那個人存在過的證明。

「哎呀~來了來了,瀨名來了!嗚——啾——你被外星人發現了嗎?」

「Leader,外星人不會捉Thief的,那些人是管理員或警察呢。」

「啊啦雅噠~小泉來了就快點走吧,再不走就真的會被警察叔叔捉到的呢~」

「對的,Leader請快開車吧!」

跟瀨名泉和鳴上嵐同坐在後座的朔間凛月舉手伸展了一下筋骨,打了個呵欠後轉向身旁的泉提問。

「難得阿瀨會遲到呢,是發現了什麼不在目標中的寶物嗎?」

『嗯,大概是吧。』

「比你今日盗取的藍寶石更吸引?」

『沒錯,是比任何藍寶石更加閃耀動人的寶物,她擁有比藍寶石更加清澈透亮的藍色,猶如蔚藍色的天空,透過那藍色看到的是純潔無瑕深眠於此世的絕美之物。』

「哎,既然阿瀨都有這樣的評價,我也想得到它呢。雖然我最喜歡紅寶石就是,但偶爾收藏一下其他寶石也不錯呢~」

『超——煩人呢,那件寶物是我的目標,你就專心收集你的紅寶石吧。』

「啊啦雅噠~小泉發出的奪寶宣言呢~」

「真少見呢,泉前輩竟然會發出Target宣言。」

「看來我的騎士們準備好發出Next Target呢~那麼Next Target是?」

『 WE WILL STEAL YOUR HEART 』
























「早安」

「杏小姐請等一下,這裡收到一封給你的信。」

被稱呼『杏』的少女,離開時被展館助理叫住。她有點疑惑地開口。

「是誰寄來的?」

女助理帶點歉意地回應
「這方面我也不清楚呢,信封外也沒有郵票,應該是有人送到館給你的。」

「嗯,謝謝,麻煩你了。」

















杏拆掉信封,才發現這並不是一封信,而是那個人給自己的予告狀。


Blue's Eyes Lady:

We will steal your heart♡

From: The Phantom Thief —— Knights🏁



杏注視著手中那根用透明袋封鎖著的銀色髮絲,腦海回憶著前晚被盗走的其中一塊寶石。


---『想取回我看上的這塊藍寶石,就用更珍貴的寶物來交換吧,Blue's Eyes Lady。』

「期待再見面呢,怪盗先生。」






--------------------------------------------

啊啊啊,終於寫完呢♪( ´▽`)
這篇是近來聽Knights專輯突然腦補出現的作品。
聽到『We will steal your heart』那句就溶化了⁄(⁄ ⁄ ⁄ω⁄ ⁄ ⁄)⁄
這篇未決定會不會有後續,但結局已在腦海中腦補了,若大家希望的也想跟大家分享一下甜蜜的結局。o(∩_∩)o
但應該也最少是一個月後的事了,近來正在努力寫Leo杏那篇呢,都相隔了一段時間沒更文了呢(;´༎ຶД༎ຶ`)
感覺上就是,想要把腦海中的故事完美寫出來的話,在筆墨上一定要下不少功夫,可惜的沒有這種造詣。


最後,十分感謝看完這篇的太太們(˶‾᷄ ⁻̫ ‾᷅˵)
若能喜歡的話就太好了(≧∇≦)


愛Leo★愛宇宙~☆うっちゅ~☆

<泉杏><喵x猫>

<泉杏><喵x猫> <上>



※靈魂互換之類
※喵x杏x泉
※杏視覺(第一人稱敍述)
※虛構情節
※不喜勿進

近來學校附近來了一隻淺灰色的貓,牠有時候會偷偷走進學院內。有時候牠會走到保健室,有時候在練習室,課室都會看到牠的蹤影……
雖然牠有點高傲,也不太理睬別人,但牠看似很喜歡我呢,總愛跟著我走,即使我要跟Knights練習也一樣跟過來………牠似是已摸清我的日程一樣,總會比我早一點來到練習室的。
雖說瀨名前輩不太喜歡牠就是………
--- 可能時他倆太相似了吧

今天我也一如既往預早三十分鐘來到Knights的練習室做準備,但今日在這裏等我到來的竟然不是那隻高...

<泉杏><喵x猫> <上>



※靈魂互換之類
※喵x杏x泉
※杏視覺(第一人稱敍述)
※虛構情節
※不喜勿進

近來學校附近來了一隻淺灰色的貓,牠有時候會偷偷走進學院內。有時候牠會走到保健室,有時候在練習室,課室都會看到牠的蹤影……
雖然牠有點高傲,也不太理睬別人,但牠看似很喜歡我呢,總愛跟著我走,即使我要跟Knights練習也一樣跟過來………牠似是已摸清我的日程一樣,總會比我早一點來到練習室的。
雖說瀨名前輩不太喜歡牠就是………
--- 可能時他倆太相似了吧

今天我也一如既往預早三十分鐘來到Knights的練習室做準備,但今日在這裏等我到來的竟然不是那隻高傲的小灰貓,而是那個跟灰貓如出一 轍的男人---瀨名泉

瀨名前輩單腳歪曲坐在沙發上,雙手交疊放到膝盖上,頭也微微彎側伏在手臂上………
這時我不禁感佩, 瀨名前輩不愧是人氣模特呢。此時,他那價值過億的臉上掛著的笑容可是能迷倒萬千少女的呢。

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瀨名前輩,那個眼神,那個笑容,都不似平常的他,亦不是拍照時的專業微笑,那是…………真心,發自內心喜悅的笑容。

我的心不受控地劇烈的跳動, 我擔心自己的緊張感以及那個迷戀他的心情會被那個人識破。我抓緊心臟前的布料,故作鎮定地緩緩走向那個人………
“瀨名前輩,為什麼這麼早來的。”
瀨名前輩臉上的笑容一瞬間消失了,但很快又恢復微笑。
他沒有回應我的提問,他緩緩站起來,向我打開雙臂……
“等等……一下……瀨…瀨名前輩……究竟!!”
瀨名前輩突如其來的友善讓我受寵若驚!!
我還未有時間問個究竟,他已經將我擁入懷了!!!
他的臉埋到我肩膀上,那柔軟的碎髮摩擦著我的臉蛋,讓我的臉有點癢,但那不知是從髮絲還是從身體傳來的香氣似在安撫我般,訴說著忍耐。

“杏~有種特別的香氣,而且很溫暖呢~”
“………………≥///////≤…………………”
“瀨名前…前輩,你……你…睡糊塗了…嗎…?”
“不要叫我瀨名前輩!”
他用不高興的語氣說出這句話
--- 明明是前輩自己迫我叫他前輩的
我忍不住在內心吐槽
“那……該叫你什麼?”
“叫我的名,杏,喜歡叫我什麼~”
“………泉…”
“雖然我不愛跟那傢伙同名,但只要杏喜歡就好了~”
他一邊說一邊加重懷抱我的力道,臉再埋頭一擦。
--- 和那傢伙同名?前輩今天太奇怪了??
“不要想其他人,杏只要關注我一個就好……”
他稍微鬆開抱緊我的臂彎,用溫熱的額頭輕碰著我的額頭,雖然有一層瀏海阻隔,但我仍能清楚感受到他那由額頭以及那臂彎傳來的溫度。說著這句話時所流露的眼神,使我迷戀,不自覺想回應他…………
太多事情想問,太多心情想訴說………

迷糊中,我已被他一拉倒在沙發上,他仍沒有就此跟我拉開距離,反而再次埋頭在我的頸項間落下一吻。突然的親密讓我開始輕微反抗,但他並沒有理會,只是捉緊我的手,用有點傷心的表情和語調道出“杏,不喜歡我嗎?”

已經不知該怎樣回應,我已被他俘虜了…………
我們是兩情相悅………吧

見我不再反抗,他再次埋頭碎吻我的頸間………

當他抬頭,互相凝視,準備在唇上落下一吻的時候………!!









喵嗚!!!!
啊!!不要抓我!
喵!!
為什麼你這傢伙在這!?
喵喵嗚!!!
…………
…………

事情就因為小灰貓的到訪而告終……
雖然我猜到小貓很喜歡我,但我想不到牠竟為了我走來打(抓)瀨名前輩!
慘了,瀨名前輩那價值過億的臉蛋。

我怱忙走過去抱起小貓,試圖阻止他們再打架,應該說瀨名前輩單方面被打(抓)。

我邊抱著正在揮抓反抗的小貓,一邊對瀨名前輩叫著“瀨名前輩,你先走吧!”

他也很難得地順我意推門走了。
練習室只剩下一遍寧靜以及我和小灰貓………



<泉杏><喵x猫><中>


※靈魂互換之類
※喵x杏x泉
※泉視覺(第一人稱敍述)
※虛構情節
※不喜勿進

見那罪魁禍首已逃走,我也放棄抓狂了,沒再在杏的懷裏掙扎。她抱著我坐到沙發上,將我放到她的大腿上。那裏傳來的觸感和溫度使我有點尷尬。

--- 這傢伙究竟在做什麼,沒有羞恥心麼,讓異性坐到腿上什麼的………

--- !!!對了,這傢伙曾讓睡間卧在她大腿上!她是多麼沒自覺啊!!變回來之後一定要好好對她說教!

突然由頭上伸延到背上的溫度,讓我嚇了一大跳,那觸感清晰得可怕,杏剛剛對我………
……應該是貓的感覺比人類敏銳的自然反應吧………

除了那可怕的撫摸著之外,還有雙耳傳來的那番解釋。
“謝謝你來幫我喔,但是我沒有被欺負呢。而且瀨名前輩並不是壞人來的,不要再抓人呢,會受傷的喔。”

--- 吓,你這是在怪我吧,這是對前輩應有的態度嗎?還有,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呢。

我逃脫般跳到沙發上更高的位置,然後在杏頭上糊亂輕抓。

--- 這就當作你剛才沒大沒小發言的懲罰啦

小抓胡亂輕抓了數十下後,就被杏一邊說“頭髮會亂的,別抓了”一邊抱到她臉前。
她用鼻子親昵地點一點我地鼻子,再將我抱她的懷裏撫摸。

--- 太近了!太近了!!為什麼突然做些這樣的,太親昵了吧!就算是貓都不能這樣的,超~煩人!

--- 還有!!妳這算什麼,這樣我都不好意思動了吧……////

我在這個位置都不知要看那裏好了,只好順勢埋頭到她臂膀………

--- 話說,這是什麼,被蚊子咬的?那裡有這麼大的蚊子………!…不會吧,妳這女人!!!

我注視著她頸間的“紅印”揣測著無數個可能性,如果是真的話,那也太大膽了吧………嗷嗷……超~煩人!!!關我什麼事,只不過是一名轉校生,別太囂張啊!!!

我輕咬了一下那個位置,她嚇一跳的放開抱著我的手,然後埋怨道

“哎!……為什麼突然咬人呢,明明一向都很乖巧的………流血的話怎麼辦………”

她走向練習室的鏡子,似是想確認一下傷痕,但看了一下後,她瞬間臉紅。

--- 看來是發現了吧

“哎哎!!這是什麼!!!不會是剛才………!唉…怎麼辦好,帶頸巾也太顯眼了吧………嗯,保健室!膠布!要快點了,不然Knights的大家要到了!!”

說罷,好就火箭般跑了出去,應該是去保健室吧。

--- 究竟是誰弄上去的………!超~煩人!!




<泉杏><喵x猫><下>


※靈魂互換之類
※喵x杏x泉
※喵視覺(第一人稱敍述)
※虛構情節
※不喜勿進

今天大家都很奇怪哦,連杏也很奇怪喔。
她看到我的時候並沒有走來抱起我了,以往的話,她總會抱著我,親親鼻子打招呼的。可是她今日沒有這樣呢……嗚嗚~

還以為作了個好夢,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
她討厭我了嗎?為什麼嗚…
我明明沒有做讓杏討厭的事......嗚嗚

我垂頭乖巧地走過杏身邊,在她腳邊用臉頰蹭蹭撒嬌,她也沒有抱起我,只是敷衍般用手摸了一下頭就轉身走向『那個人』了。
我失望地走向睡覺中的『愛睡的人』,走到他懷中繞了一圈,就靜靜坐下,趴下了。
一會兒,他睜開了一線眼,再合上。
當我認為他會繼續做我的溫床的時候,他又突然睜大開雙眼,有點厭棄般說

“是誰放牠進來的,我不要他走過來,一會兒又抓傷我怎麼辦。”

接著他單手,有點粗魯地捉住我的頸背,把我拿起。又一邊用懶洋洋的語氣說

“雖然我不討厭貓,但我討厭受傷呢。”

--- 我不明白了…你們是認錯貓嗎…
--- 泉……泉…很乖的,沒有做傷害人的事啊!(嗚咽)
我不斷「喵喵」地發聲為自己解釋。

--- 小杏,小杏,小杏………

可能她聽到我內心的叫喊吧,她走向來把我接到懷抱裹輕輕撫摸。

我感動的舔舐著杏的臉蛋表示開心和感謝。
但我還未表達完我的喜悅,已中途被一道力拉扯著背部。

原來又是『那個人』,大壞蛋,最討厭的!總是在責備杏,又使杏時而臉紅,時而發熱,讓她生病的,不可原諒!!

我張開小抓亂抓,想攻擊『那個人』,但卻沒有任何效果。
『那個人』對杏說了句“牠交給我!”就把我帶離訓練室了。

離開訓練室後,他把我關到一個黑漆漆的箱子裹,我不斷喵喵叫,期望著杏來救我。但我聽到的回應只有車的引擎聲以及接種而來的種種不同的響安聲,以及交通燈傳出的聲音。

--- 太可怕了,要帶我到那裡,嗚~很可怕,杏救救我~嗚喵

-----------------------------------------------


“……泉……”
“......什麼?...”
“---------”

--- 嗯…唉.....誰在說話.....這是那裡嗚....
--- 這裡充滿我『最討厭』的味道!
--- 對喔,小杏呢?雖然很微弱...但有小杏的味道......小杏來救我嗎!

喵喵...喵...喵喵喵....

“你這傢伙不要叫了,你不知道會打擾到別人的嗎。”

當我在救求的時候,聽邊傳來這一句話。我戰兢地抬頭看向『那個人』。

他居高臨下地注視著我,突然又蹲下來......
我戒備地退後了一步,然後聽到他說

“昨天你究竟用我的臉做了多少好事---”
這話明顯並不是在讚美我呢。

但...我昨天只是在睡覺,然後夢到小杏跟我變得一樣大,我終於可以好好親近她了,是個美好的夢呢,----如果不是最後有人打擾的話。

...雖然我知道最後來打擾我們的是『這個人』,但我記得那個入侵者是我來的,跟我一模一樣,但性子就是眼前這個『可惡的人』。

“你這傢伙,昨天吻了杏吧......”
“?!”

見我一臉不解的樣子,他嘆了口氣,換上了不懷好意的嘴臉又繼續說

“也對呢,不靠我的身體的話,這樣的事你是無法做到的吧。當然,這並不是單單因爲你是貓,而是因為你不是我。”

喵喵..喵喵...喵!
(你果然很討厭!才不是因為你!小杏最愛親我的!)

“看來你不認同呢,要測試一下麼?”
“?”

他站了起來,轉身向客廳方向叫喚
“喂,制作人。”

繼話後,我看到遠方的小杏探了探頭
“?泉前輩...”

喵!
我激動得想立即奔向小杏,但是...

“喂,你這傢夥不想知道測試結果嗎?”
他一手抓著我,這樣說道。

小杏走了過來---
“啊...小貓醒了嗎?”
喵喵喵...
我不斷喚著

小杏把我抱起,我高興地不斷舔舐著她。
“嘿嘿...很癢呢...嘿...”

雖然我感覺到那個人正在冰冷盯著我們,但我才不管你,你不高興我才最開心。
我繼續不斷地舔舐表達我對小杏的愛意。

“喂....”
“嘿嘿...很癢...很癢...”
“喂....喂....”
“嘿...我知了..我知了...別再舔吧...”
聽到後,我安定了下來,乖巧地任由小杏抱著並輕撫身子。

“杏...”
“嗯,有什事啊,泉前.......”
“唉....嗯?!”
......
......
小杏?
小杏停了手上輕撫我的動作?
睜開眼睛抬頭看,只見小杏一臉通紅用單手掩着嘴。隨後就被對面的『這個人』抓起,把我臉向小杏,玩味地問

“怎樣?喜歡剛才的吻多點,還是這傢夥的?”

只見小杏瞬間臉更紅了,之後輕聲拋下一句
“泉,是笨蛋.......”
就回頭跑走了。

只留下一臉不解的我以及正在輕笑的『那個人』面面相覷。

究竟,小杏剛才是罵誰呢?
我不明白啊....嗚...不要掉下我...我不要跟『這個人』在一起嗚嗚........









Fin.


全文完啦,大家有興趣的話,再找時間寫番外吧(⁎⁍̴̛ᴗ⁍̴̛⁎)
但還是要先填完Leo杏坑呢(^з^)-☆
很想好好寫一下虐文啊啊!!⁄(⁄ ⁄ ⁄ω⁄ ⁄ ⁄)⁄
Leo p 別打我(>_<)
接著還有泉杏的Silent Oath,會先放試閱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呢(>^ω^<)



AQi阿汽

死神Leo  p2流血表现注意💡💡

死神Leo  p2流血表现注意💡💡

Karna_佧贰奈未眠

【ES之不负责任抽卡机密解说(伪)】

#单纯个人经历出发❗️

#真的没有任何保证❗️❗️

#只是有感而发所以来叨叨两句

#或许会被认为“晒欧”嫌疑

#如果对活动卡组加成/全员收集啥的有需求的,请无视

#大家看看就好……至于其他…请随缘😂


(之前有被伤害过有后遗症了,所以感谢大家配合)

>>>如果不介意以上

>>>下面可以继续


——————————————————

先放结论【最关键在于<欺、骗>

——————————————————

❗️再次警告❗️对卡池有特别需求勿入,以下内容只针对本命党!


【活动】《...

【ES之不负责任抽卡机密解说(伪)】

#单纯个人经历出发❗️

#真的没有任何保证❗️❗️

#只是有感而发所以来叨叨两句

#或许会被认为“晒欧”嫌疑

#如果对活动卡组加成/全员收集啥的有需求的,请无视

#大家看看就好……至于其他…请随缘😂


(之前有被伤害过有后遗症了,所以感谢大家配合)

>>>如果不介意以上

>>>下面可以继续


——————————————————

先放结论【最关键在于<欺、骗>

——————————————————

❗️再次警告❗️对卡池有特别需求勿入,以下内容只针对本命党!


【活动】《knights专辑封面卡复刻》

第一个十连《野兽池》:五星岚、三星CD栗子

第二个十连《怪谈》:五星裕太、蛇泉X3(!!当时我就激动了)

第三个十连《医生池》:无事发生…

第四个十连《蝴蝶之梦》:四星司、四星CDleo

第五个十连《蝴蝶之梦》:四星CDleo、四星司、三星CD司


【结论】你游是需要适当骗骗的……还有,CD卡出率是真的低,流星队也是五人,我两次三星就齐了……(嗷——不知道算不算本命诅咒啊「◦㉨◦」)


【缘由】我从轻歌剧活动后就没有参加抽卡活动了,靠自己基础卡组竟然还刷到了两次排五(以前哪怕加成也从来没有过…佩服我自己😂)。然后就是流星队CD复刻的时候抽了两次野兽池,然后就打死不动了,所以一直攒着卡券和钻(其实也就够了三次十连,当然有氪一发月卡)

所以……

>>就是要让系统觉得你对抽卡没兴趣了才会有大爆发啊<<


❗️❗️以上言论真的不要纠结啊❗️❗️

❗️❗️大家当个故事看就好❗️❗️

—————————————

【冷静后思考】原来我攒💎的初衷是准备<金丝雀>的………………………&¥$%#&……




☕️E.L.

【leo司|Knights中心】Warmth

-魔幻paro连载Miracle的小番外(一年后)

-为Miracle真正的后续连载预热一下嘻嘻嘻敬请期待

-本文仅表现了leo司cp,但零凛 泉岚也是🔒了的哦


——————————————————————


朱樱司喜欢这包容万物的夜空。


飞行在这苍穹之下的他,身影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计,但他并不感到害怕。


手中的武器很有分量,低头就能看到骑士团温暖的营帐。

从这间小小的营帐,到广阔无垠的暗夜大地,都是他要用一生守护的存在。


现在还处在有敌方可能袭来的北境,因此尽管这次的任务已经成功,骑士团的警戒也绝不会怠慢。


刚加入军队时,大家都不放心司一...


-魔幻paro连载Miracle的小番外(一年后)

-为Miracle真正的后续连载预热一下嘻嘻嘻敬请期待

-本文仅表现了leo司cp,但零凛 泉岚也是🔒了的哦


——————————————————————


朱樱司喜欢这包容万物的夜空。


飞行在这苍穹之下的他,身影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计,但他并不感到害怕。


手中的武器很有分量,低头就能看到骑士团温暖的营帐。

从这间小小的营帐,到广阔无垠的暗夜大地,都是他要用一生守护的存在。


现在还处在有敌方可能袭来的北境,因此尽管这次的任务已经成功,骑士团的警戒也绝不会怠慢。


刚加入军队时,大家都不放心司一个人值夜,轮班轮到他都会有一个前辈陪着,这点让他一直很内疚。

后来他不断精进,能够在各种场合独当一面——

而如今,他身为团长,执起月永leo交给他的宝剑,要带领骑士团和它所管辖的军队披荆斩棘,开辟道路。


这一年绝对是他非常辛苦的一年。


司的上任得到了士兵们的热烈支持,树立威信不算难事,但担当军事领袖,司确实没有经验,因此他更是拼尽全力,想要回应大家的期许。除了婚礼的那个月有完整的较长的休息之外,司的生活几乎都被他自己的坚持塞满了工作,而他甘之如饴。


没有太阳的暗夜大地只有下午到傍晚短暂的黄昏会为天空带来亮色,如无钟表,就靠观星和观云判断时间。


此刻,朱樱司仰头判断,已临近早上五六点钟,星辰月华渐渐隐去,铅色的云彩笼罩着依然是深蓝色背景的天空。


不一会儿,朱樱司就能听见下方的营帐走动和说话的声响——施了定时魔法,挂在他们每个人床边的风铃从不会有错,保证换岗值班和起床的时间都精确到毫秒。


他知道自己的任务结束了,司缓缓降落在柔软的草坪上,感受着吹拂过耳畔的微风,向营帐快步走去。


还没等他走到,帐门就被从里面拉开了,熟悉的身影跳出来笑着向他挥手。


“早安!朱樱!”明橙色头发翠色双瞳的巫师骑士精神饱满地扑上来和他交换在脸颊上的早安吻,“快进来!”


“早安,leoさん。”司和leo并肩进屋,前者从看到后者的那一刻起心情就是说不出的愉快满足——这一点无论在一起多久,结婚多久都无法改变。


这间用魔法建造,可以随时召唤的营帐内部温暖舒适,在第一次使用时就被leo命名为“濑名house”——这个称呼其他人初次听闻,都感到一头雾水。


不过用有“家”的意味的词汇来称呼这间营帐对骑士团众人来说是非常恰当的——这就是他们的第二个家。

行军战时帐外风霜艰苦敌人猖狂,回到帐中就是只属于他们五人的地方。


炉火旁的桌子边已经坐了三个人:


紫罗兰色双瞳的花精灵捧着杯牛奶,正小口啜饮着;冰蓝色眼睛的巫师坐在他身侧,慢条斯理地切着吐司;血眸的吸血鬼坐在他俩对面,正在用茶壶往自己的杯子里倒热气腾腾的红茶。


“小司司~稍微洗漱一下就来吃吧,今天完全不赶时间,可以慢慢享用泉准备的早餐。”


五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上,朱樱司开始作简短的总结——这次的任务并不复杂,只是在边境驱逐一小群袭击民居的龙,但骑士团每次结束战斗必开反省交流会的惯例不会改变。说话的时候司想给自己的那份吐司抹上双倍的果酱,被濑名泉及时察觉,立刻夺下了他手中的果酱瓶,引得其他三个人笑了好一阵。


空气里是安稳的幸福感。


END.




月落霜满天
真•兔团( ) 谁不喜欢可爱的...

真•兔团( )


谁不喜欢可爱的兔兔呢(。ӧ◡ӧ。)

真•兔团( )


谁不喜欢可爱的兔兔呢(。ӧ◡ӧ。)

Karna_佧贰奈未眠

【事实证明适当的降低预期是有效的并不适用所有人

#今晚的经历记录

《起因》终于完成了新入社员任务,凑足了紧巴巴的350💎

《经过》马上决定去抽一发。鉴于mika池坠机的过去,这次抽卡只期待于【给我个三星泉就好】,遂碎碎念

《结果》虽然没出栗子,但是来了司糖啊!好歹是个活动卡!除了栗子活动卡都来了ฅ( ̳• ε • ̳)ฅ(心满意足)

————————

(抽卡显示没显示出来,所以后来补截了一个,3图是2图的补充)

————————

另外…原来我是隐藏宙手吗😂…开服到现在一共就抽了4次10连…宙宙你是回回来啊,虽然每次都有两个四星,宙宙...

【事实证明适当的降低预期是有效的并不适用所有人

#今晚的经历记录

《起因》终于完成了新入社员任务,凑足了紧巴巴的350💎

《经过》马上决定去抽一发。鉴于mika池坠机的过去,这次抽卡只期待于【给我个三星泉就好】,遂碎碎念

《结果》虽然没出栗子,但是来了司糖啊!好歹是个活动卡!除了栗子活动卡都来了ฅ( ̳• ε • ̳)ฅ(心满意足)

————————

(抽卡显示没显示出来,所以后来补截了一个,3图是2图的补充)

————————

另外…原来我是隐藏宙手吗😂…开服到现在一共就抽了4次10连…宙宙你是回回来啊,虽然每次都有两个四星,宙宙必定是那个二分之一😂😂

莲巳敬人再骂我一次
无脑爽图,画到后面已经忘记了最...

无脑爽图,画到后面已经忘记了最初是想画什么表情

算了

无脑爽图,画到后面已经忘记了最初是想画什么表情

算了

亲分子劣西班牙
靠北靠北靠北我好屑我好屑 画不...

靠北靠北靠北我好屑我好屑

画不出他万分之一可爱

这种纯情的色情简直棒毙了(问题发言

呜呜呜我甚至还没搞完点梗我好屑我又屑又菜

靠北靠北靠北我好屑我好屑

画不出他万分之一可爱

这种纯情的色情简直棒毙了(问题发言

呜呜呜我甚至还没搞完点梗我好屑我又屑又菜

∑ 吓得我变了画风

早上五点多的时候抽到了呜呜求人不如求己我真刷吐了

早上五点多的时候抽到了呜呜求人不如求己我真刷吐了

ciri

ES画集vol3+4,爱了爱了!回回血五六月把vol1/2也收了❤️😌

ES画集vol3+4,爱了爱了!回回血五六月把vol1/2也收了❤️😌

钥与Sakuma

城市里的彩虹是七色的吗?后日谈

※彩良/朔骨。充满了妄想的OOC产物,慎入。


“零君,你已经盯着手机看了十分钟了哦。”

“……”

“呜哇!?发出不像人的声音了,发生什么了啊?”

“那个红毛小鬼,在吾辈离开之后和凛月关系变得真好啊,已经是可以和凛月脸贴得那么近自拍的关系了吗。不能放任不管啊燐音君的联系方式在哪来着,翻翻。”

“让我看看……这是张三人照片诶,凛月右边不是还有个金发的孩子呢。”

“那个孩子是无害的,所以没关系哦。”

“这是什么理直气壮的双重标准啊?!”


在羽风薰全力对朔间零发言进行吐槽的时候,发完自拍的朔间凛月正以八爪鱼的姿势趴在一彩背上,悠悠闲闲将手机收起来。蓝良两手拎...

※彩良/朔骨。充满了妄想的OOC产物,慎入。




“零君,你已经盯着手机看了十分钟了哦。”

“……”

“呜哇!?发出不像人的声音了,发生什么了啊?”

“那个红毛小鬼,在吾辈离开之后和凛月关系变得真好啊,已经是可以和凛月脸贴得那么近自拍的关系了吗。不能放任不管啊燐音君的联系方式在哪来着,翻翻。”

“让我看看……这是张三人照片诶,凛月右边不是还有个金发的孩子呢。”

“那个孩子是无害的,所以没关系哦。”

“这是什么理直气壮的双重标准啊?!”

 

在羽风薰全力对朔间零发言进行吐槽的时候,发完自拍的朔间凛月正以八爪鱼的姿势趴在一彩背上,悠悠闲闲将手机收起来。蓝良两手拎着自己和凛月的战利品跟在一旁,时不时地刷新凛月那张照片的评论区。

“还是没有看到零前辈回复诶。”蓝良说。

“唔,是不是在忙啊。明明按照之前交流过的日程安排,现在应该是休息时间才对。”凛月思考。

“呀……”

“不要这么失落嘛,最开始在酒店遇上的时候都没看出来你还是那家伙的粉丝。况且兄长在ES大楼的时候你们不是经常私下接触来着。居然还没有形象幻灭吗。”

“这不一样!”蓝良满脸写着严肃,音量也抬高了点:“就算平时总能看到偶像们作为普通人的一面,与接受fan service的时候的感觉也是完全不同的啊。”

“诶——,是这样吗?偶像厨的世界真是难懂呢~”凛月笑。

“不要随便使用一彩君的台词啊~总觉得凛月前辈的形象和想象中越来越远了……果然还是会有点幻灭感,吧。”

“什么嘛,我还以为我在舞台上和平时表现得差不多来着。”

“但是Knights可是非常注重fan service的组合诶!营业模式的凛月前辈总会让人觉得,唔,觉得……”

“虽然我倒是不介意对你开启营业模式,不过感觉会被彩~君记仇吧♪”说着凛月一副慵懒的态势从一彩背上落地。“说起来之前你不是要单推彩~君了嘛?怎么现在还在和我抢兄长场贩。”

“呜哇……因为大家都kirakiradokidoki的,所以很多的二推和墙头哪个都无法舍弃啊。”蓝良呜咽。

“那什么时候能把兄长降为墙头,记得你对墙头们都是随缘买的来着对吧。”

“这是做不到的。”一转方才的呜咽蓝良重新严肃起来,看得围观群众天城一彩一愣一愣。“我对偶像们的每一分爱都无比真挚,绝对不能随意改变。就算是凛月前辈也不行。”

“啊啊……真是难缠的粉丝啊。是不是应该和兄长说一声,让他远离你呢。”

“诶、诶诶!?那样是犯规的凛月前辈,千万不要啊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看着蓝良惊恐凛月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正好衣袋里手机嗡嗡震动,凛月掏出来看看,是朔间零的留言。

“吾辈很努力地提前完成工作了,星奏馆门口见❤。”

“提前了好多,那张照片这么有效吗。”凛月感慨。

蓝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徘徊几圈,终于下定决心似地在凛月困惑的目光中开口。

“从一开始就想说,一彩君和凛月前辈的脸是不是贴得太近……Nya!不不什么也没有发生。” 

“是这样啊,难怪兄长回来得那么快。”

“诶,是吗?我倒是没有觉得,在家乡,朋友之间有身体接触是很正常的事情。”一彩的表情比刚才的凛月还要困惑。

又被涨红了小脸的蓝良抓住脸蛋一顿揉捏。


Karna_佧贰奈未眠

【2020的4月1日限量版】

一起来做体操吧~

………………………

这个按键真的好大…

超难打不过…至今怀疑有没有拿到15钻奖励…

【2020的4月1日限量版】

一起来做体操吧~

………………………

这个按键真的好大…

超难打不过…至今怀疑有没有拿到15钻奖励…

幼儿园园长老凛

复刻追忆四有感,你说雷欧多好一孩子啊,给人祸害成这样…………

复刻追忆四有感,你说雷欧多好一孩子啊,给人祸害成这样…………

白府右京

只要我不说谁都猜不出来我用什么当背景布系列xx


和只要我不说谁都猜不出来我加了几层滤镜系列xx


私心带了菲涅的tag,菲涅的大家都是天使呜呜呜呜呜


只要我不说谁都猜不出来我用什么当背景布系列xx


和只要我不说谁都猜不出来我加了几层滤镜系列xx



私心带了菲涅的tag,菲涅的大家都是天使呜呜呜呜呜



澄空零

【es乙女all杏】愚人节快乐

*es是2019新入坑的,很多剧情都不太了解

*新手写文,为es乙女献点粮

*ooc警告,安子性格不太了解,主要可能还是all你,杏即你

*聊天体预警,出场人物估计就几个人气比较高的,伪全员

*是和食物语的联动,两篇都可以看看

——————

杏与空桑少主的聊天记录

杏:我终于肝完木兰花了……

少主:不慌,我也才刚刚肝出小杏的新衣服

杏:在?为什么说我?

少主:我诗老师他不香吗?

杏:说起来,今天好像是愚人节?

少主:我们去搞点事情咋样?

杏:咦~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你要坑我了

少主:别这么说嘛,我都是为你好~

杏:上次你害得我排名掉了,上上次你害得我没来得及用饮料,...

*es是2019新入坑的,很多剧情都不太了解

*新手写文,为es乙女献点粮

*ooc警告,安子性格不太了解,主要可能还是all你,杏即你

*聊天体预警,出场人物估计就几个人气比较高的,伪全员

*是和食物语的联动,两篇都可以看看

——————

杏与空桑少主的聊天记录

杏:我终于肝完木兰花了……

少主:不慌,我也才刚刚肝出小杏的新衣服

杏:在?为什么说我?

少主:我诗老师他不香吗?

杏:说起来,今天好像是愚人节?

少主:我们去搞点事情咋样?

杏:咦~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你要坑我了

少主:别这么说嘛,我都是为你好~

杏:上次你害得我排名掉了,上上次你害得我没来得及用饮料,上上上次你害得我的面包过期……

少主:嘛~都是意外……

杏:哼,总之这次我绝对不会相信你了!

少主:这次我们两一起,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

杏:最后一次了哦~

少主:反正今天是愚人节,最后最多闹一个玩笑,反正我不要脸。

杏:但我要脸的啊……

少主:好了好了,知道你还要去挖矿,我们速战速决。

杏:说吧[冷漠.jpg]

少主:这样这样……

杏:不玩了,走了

少主:别啊,我们玩的大一点嘛~我用我的欧气和你赌

杏:……好吧,我赌我的肝

少主:成交√


然后,就有了现在的场景……

——————

杏:各位,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说!

天祥院英智:(ノ ̄▽ ̄)呵呵呵,杏第一次主动上线呢~

羽风薰:不管事情重不重要,只要有小蒲公英在,我就在~

鸣上岚:阿拉~妹妹酱弄得这么严肃,不会真的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吧~

杏邀请空桑少主入群

空桑少主:哈喽哈喽,各位,我是杏杏的男朋友~

羽风薰:!!!小蒲公英你是什么时候有男朋友的?!

杏:已经交往一年了,只是没来得及告诉你们

空桑少主:嗯嗯,杏杏在学校多亏了你们的照顾呢~

朔间零:kukuku~小姑娘学会骗人了呢~
杏:朔间前辈您在说什么呢……

羽风薰:小蒲公英被抢走了呢……

鸣上岚:阿拉~妹妹酱能不能把他的照片发过来?

杏:唔……小伊你觉得呢?

空桑少主:哼,就知道你们不相信!

空桑少主:给你们看[照片]

朱樱司:请和鄙人来一场judgement.,不然我不放心将姐姐大人交给你!

鸣上岚:阿拉~小司司动真格了呢~

明星昴流:什么什么,出什么KiraKira的事情了吗?

明星昴流:唔……小杏要被抢走了,那我也来帮忙好了~

空桑少主:等等,你们是想以多欺少吗?!
天祥院英智:呵呵呵~( ̄︶ ̄)↗没有哦~我们只是比较团结而已~

空桑少主:杏杏,他们欺负我~(T ^ T)

杏:好了前辈们就不要吓小伊了!

羽风薰:啊,小蒲公英这么快就跟别人跑了……

朔间零:小姑娘可不能被这等居心叵测之人给骗了呢

空桑少主:得了吧,你们就是吃醋了~

空桑少主已被管理员莲巳敬人移出群聊

莲巳敬人:你们就不能安分一点吗?@天祥院英智,英智你又跟着他们胡闹!还有你小杏,做好自己制作人的工作,不要把感情的事情带进来!
天祥院英智:敬人吃醋了呢~真可爱~

杏:知道了,莲巳前辈……

濑名泉:真的超~烦人的,你们是机关枪吗?一下子就有那么多事情!

月永雷欧:呜啾~小杏可是我的女王呢~怎么会被别人抢走!

濑名泉:笨蛋国王,不要总是王妃王妃的叫啊!

朔间凛月:小~濑~吃醋了呢~

天祥院英智邀请空桑御宝进群

杏:小伊,你又改名了?

空桑御宝:别提了,我的后宫你又不是不知道……

杏:啊,小伊你是不是说出了什么不太对的话!

空桑御宝撤回了一条消息

天祥院英智:没用了哦~已经被看到了~

空桑御宝:我就和你们摊牌了!

杏:小伊你确定吗?

空桑御宝:小杏她是百合!!!hhh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杏:???在,为什么迫害我?

羽风薰:我的小蒲公英居然不喜欢男人……

日日树涉:amazing,这可真是令人惊喜呢!

朱樱司:姐姐大人……居然不喜欢男人……

鸣上岚:阿拉~小司司似乎石化了呢~

杏:不,我没有,别听他瞎说!

空桑御宝:事到如今我也不好隐瞒了呢~杏杏不会怪我吧~
衣更真绪:但这样换过来想,你其实是女孩子吧@空桑御宝

空桑御宝:bingo~不愧是下一任学生会长呢~关注点永远这么犀利~

月永雷欧:哦~这是新的宇宙暗号吗?小杏明明喜欢jsofhfuoaf

濑名泉:笨蛋国王不要说了!

朔间凛月:小~濑~气急败坏了呢~

朔间凛月:不过真的有点接受不了呢~我的膝枕居然性取向有问题……

杏:我这是百口莫辩了吗……

守泽千秋:那么就让正义的英雄来拯救小杏的取向吧!

空桑御宝:@衣更真绪,其实还有一个华点你们没有关注到~

朔间零:汝是指照片中和小姑娘合照的那个男人吗?

空桑御宝:你们这三届学生会长可真是眼光毒辣呢~

羽风薰:所以和小蒲公英合照的那个男人是谁?!

杏:我说是我哥哥你们信吗?

空桑御宝:啊啊,杏杏你说出来就不好玩了~

天祥院英智:可喜可贺呢~

日日树涉:amazing,真是惊喜的转折!

逆先夏目:小猫咪有个哥哥吗a?从来没有听说过呢e~

空桑御宝: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杏:是青梅竹马的哥哥

羽风薰:那么这么说也算是情敌咯?

三毛缟斑:哦哦,这不是小叶子吗?

杏:啊,斑妈你终于出现了!

三毛缟斑:妈妈前面去工作了,所以没来的及帮你辩解

杏:没事没事,现在也不迟

三毛缟斑:其实当年也就是小叶子单恋杏杏~

朔间零:kukuku~不愧是三毛缟君呢,话一出口就惊人不已

朔间凛月:啊~老爷爷连睡觉的心情都没有了呢~

杏:@三毛缟斑真的吗?我都不知道呢……

空桑御宝:等等,你们是怎么转移话题的???

天祥院英智已将空桑御宝移出群聊

天祥院英智:啊,空气瞬间清新了呢~

天祥院英智:那么现在应该讨论重要的事情了( ̄︶ ̄)↗

朔间零:关于小姑娘的事情~

杏:诶……等等!我可以狡辩的……不是,是解释

天祥院英智:敬人应该没有什么异议吧~@莲巳敬人

莲巳敬人: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姬宫桃李:奴隶二号怎么可能会喜欢女人!

伏见弓弦:少爷,请先完成您今天的任务

姬宫桃李:啊啊,奴隶二号快来救你的主人!
杏:[自动回复]现在不在线,有事请留言

鸣上岚:阿拉~妹妹酱“畏罪潜逃”了呢~


4.1

0:00

杏:各位,愚人节快乐哦!还有说一句,我性取向是正常的,谢谢,有被冒犯!

——————————

深夜摸鱼太爽了!

第一次写es的乙女有点慌,其实还是因为很多人的性格不太了解,不太敢写,所以主要的人物就是那些人气比较高的,我可以参考一些太太的文的人。

私心加了很多tag,不要脸的求宣传

最后不要脸的宣传一下自己,小红心小蓝手谢谢!关注也可以哦~

Karna_佧贰奈未眠

【四月一日愚人节活动】

第一年的愚人节

故事背景是涟纯的梦

关于幼儿园体操的故事(x)

还有一个特殊的打歌活动的

掉活动卡,应该是两个老师和琥珀和纯的(应该是,我只打了一局掉的是门老师三星…如果错了不怪啊😂)

》》订正:我好像没看到卡了…只拿到了背景…

只有三键,但是是超大的【狗~点击】,【兔子~长按】,【猴子~滑键】

…至于为森么木有图了…因为太卡了…我在震惊中打完了第一局就动不了了…

我不知道是因为活动啊还是更新的缘故😂

正常的歌加载的也比之前慢了好多…

【四月一日愚人节活动】

第一年的愚人节

故事背景是涟纯的梦

关于幼儿园体操的故事(x)

还有一个特殊的打歌活动的

掉活动卡,应该是两个老师和琥珀和纯的(应该是,我只打了一局掉的是门老师三星…如果错了不怪啊😂)

》》订正:我好像没看到卡了…只拿到了背景…

只有三键,但是是超大的【狗~点击】,【兔子~长按】,【猴子~滑键】

…至于为森么木有图了…因为太卡了…我在震惊中打完了第一局就动不了了…

我不知道是因为活动啊还是更新的缘故😂

正常的歌加载的也比之前慢了好多…

葉郴enenen

【凛绪】永夜

ooc预警

注意避雷w


【一】

是上司栗&刺客毛

大概是很奇葩的发展


真的很短 dbq(主要是学业繁忙)

幼稚园文笔


————————分界线


        “你的任务是负责是刺杀kc总部新上任的最高上司朔间凛月,给你一年时间,潜入kc总部,获得朔间凛月的信任,然后杀了他。”

         一中年男子嘴里含着烟,严肃的对面前的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说到,“职位的事你不...

ooc预警

注意避雷w


【一】

是上司栗&刺客毛

大概是很奇葩的发展


真的很短 dbq(主要是学业繁忙)

幼稚园文笔


————————分界线




        “你的任务是负责是刺杀kc总部新上任的最高上司朔间凛月,给你一年时间,潜入kc总部,获得朔间凛月的信任,然后杀了他。”

         一中年男子嘴里含着烟,严肃的对面前的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说到,“职位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帮你找好了,花几天准备一下,下周一去报道。”


        “是。”衣更真绪站起身,鞠了一躬,朝门外走去。



        “相传朔间凛月一直很神秘,基本没几个人见过他。”衣更叹了口气,“看来这次要小心行事才是。”




————————




一周后,kc总部大楼内



“你好,我叫衣更真绪。”


“啊,你好,是这样,我们上司缺个助理,你资历丰富,所以我们把助理的职位给你,嗯……一定要加油啊!”


“恩好,一定。”


“去办公楼最高一层报道吧,到了就直接进去就行了。”


“谢谢。”



        衣更真绪踏着沉重的步子慢慢走到了办公楼电梯前,按下按钮。


        电梯很小,只供容纳3个人,四周有镜子,大概是整理妆容用的。


       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大楼最高一层——15楼。


        电梯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暗,只有天花板上几个十分灰暗的灯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将方向照亮。


        衣更顺着走廊来到了朔间凛月的办公室,犹豫了一下,照服务处所说,推门而入。


依旧是一片漆黑。


        “这朔间凛月究竟有多不想开灯啊!”衣更想。


        灯的开关被他按开,整个办公室一下子亮堂了起来。办公室里布置的十分随意,满满的慵懒之气袭来。


        转头,一个人闯入视线,那个人靠墙坐在地下,头低垂,大概是睡着了。


“这应该就是朔间凛月了。”


        朔间凛月有一头乌黑的头发,虽还看不清正脸,但估摸只有20出头。


“感觉和我差不多大嘛,应该好相处的。”


        说着,蹲在朔间旁边,摇了摇他。


“你好,我是新来的助理,那个,在这睡着的话可是会着凉的。”


        听闻,朔间凛月睁开了眼睛,血红的瞳孔在灯光的映衬下颇有几分凄冷。


“你叫什么名字?”


“衣更真绪。”


“那我就叫你真~绪了。”


“嗯……这个,也好。”


“那以后工作就拜托你了。”


此刻衣更真绪内心:这个人刺杀起来很容易啊,我现在就可以要他的命,这还得等一年后?


“总之再看看吧,不能被发现,必须找个理由推脱。”

衣更想了想,决定先不下手,“反正时间充裕,为了到时候不被发现,要获得所有人的信任才行。”



————————————


太短了dbq

一定会加油写长一点的!

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不要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