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rror

26万浏览    4000参与
霍尔斯

来,点文(爆肝)

在评论区说出你想要吃的男友文(可包含内容,本人会在下方选取三四个,第二天一起发出来 。

卡文太难受了我要点文爽爽。

限时24小时(敲碗)

来,点文(爆肝)

在评论区说出你想要吃的男友文(可包含内容,本人会在下方选取三四个,第二天一起发出来 。

卡文太难受了我要点文爽爽。

限时24小时(敲碗)

Hola

P1reaper&geno写的是"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这是国外的结婚誓词,并且是个双关)

P2error&reaper写的是“你总能让我想起他”

P3 Sansby

P4 Killer X dream(话说这对有啥简写形式吗)

P5 Cream “你再次给予了我希望。”

P6 神梦&dream “我要杀了你。”“去你的。”

后面是杂图


(之前在准备期末考,最近电脑崩了重装了系统所以这阵子一直没出现qwq,这里向大家道歉)

P1reaper&geno写的是"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这是国外的结婚誓词,并且是个双关)

P2error&reaper写的是“你总能让我想起他”

P3 Sansby

P4 Killer X dream(话说这对有啥简写形式吗)

P5 Cream “你再次给予了我希望。”

P6 神梦&dream “我要杀了你。”“去你的。”

后面是杂图


(之前在准备期末考,最近电脑崩了重装了系统所以这阵子一直没出现qwq,这里向大家道歉)

秦厘清喔。

【UNDERTALE/AU】不怎么愉快的会面

邪骨团预警

Murder初来乍到(?)

Horror为手持斧头的二设

理想中的邪骨相处模式(x)

流下了不知道Error人设的泪水

说话大喘气的Horror居然有些可爱


“那,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你是否觉得即使是最坏的人也能改变?”

“还是说……”

“最好的人也同样如此?”


“罢了。”

“反正我再说下去你也永远不会懂。”

“结局永远是一样的。”


Murder把头上的兜帽边沿往下拽了拽。


长着四根恶心触手全身黑不溜秋的家伙突然造访了他的时间线,向他发出了看上去...

邪骨团预警

Murder初来乍到(?)

Horror为手持斧头的二设

理想中的邪骨相处模式(x)

流下了不知道Error人设的泪水

说话大喘气的Horror居然有些可爱









“那,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你是否觉得即使是最坏的人也能改变?”

“还是说……”

“最好的人也同样如此?”




“罢了。”

“反正我再说下去你也永远不会懂。”

“结局永远是一样的。”















Murder把头上的兜帽边沿往下拽了拽。


长着四根恶心触手全身黑不溜秋的家伙突然造访了他的时间线,向他发出了看上去就相当不真诚的邀请。


“算了吧,伙计。感谢你的邀请。”

他摆摆手,缓缓迈开了没系鞋带的蓝色运动鞋。他对什么组织并不感冒,他的目标只是杀死人类,获得更高等级的LV去杀死人类,一遍遍的杀死人类以满足他杀戮成瘾的欲望和念想——


“我说。”


Nightmare站在原地没有挪动,背后的触手却相当兴奋。其中一根缓缓伸长逐渐逼近即将远去的兄弟杀手,在只有几公分的距离悄然凝滞。

“如果你愿意跟我一起走,buddy。你就会见到更多人类,会有更多EXP在等着你。”


Murder在迈出第三步时停下了。他不得不承认,Nightmare口中诱人的待遇确实让他很是心动。

“你难道不想提升你的等级,杀死那个把你逼成这副模样的怪胎吗?”


摧毁人类决心,获得这个肮脏世界里那所谓的Level Of ViolencE。

这是Murder一生的愿望。


“wow。你成功的引诱住我了,pal。”

他回身,盯着对方收回去的墨黑色触手轻蔑一笑。他不知道那只挂着恶劣笑容的四爪章鱼经历了什么,他也不想知道在那家伙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带着那抹轻蔑缓步走到那家伙面前,左眼红蓝相衬下的紫色光芒若隐若现。

“我改变主意了,我想我无法拒绝这个相当美妙的机会。”


听到这句话,Nightmare的恶劣笑容更甚,细看来似乎充斥了一丝兴奋,这让Murder很是恶心。他想,或许他的加入只是给那个墨水章鱼有可能存在的某个计划添了一个垫脚石,失去了用处便会相当随便的扔到哪个地方不再理会。

所以他自有打算。


“放心,朋友。”

邀请者用一种很轻柔的方式揽住了Murder的右肩,后者下意识往旁边缩了缩。身上都是怪物的尘埃,他可不想把这东西弄到别人的身上,这可是自己每次获得战利品时候的总是会有的附加件啊。


“欢迎你加入我们。”

“来认识下其他的同僚吧。”

“你会喜欢他们的。”





heh。

只是相互利用罢了。





当他站定,Murder这才意识到他究竟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空旷,无边,这就是初来乍到者对这里的全部看法,只有十几绺蓝色的细线在高处静静地悬挂着,有的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已经胡乱绕成了一个死结。他四下张望,除了他和Nightmare并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


Murder不禁嗤笑。

“鬼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该死。”Nightmare低低地骂了一句,“你听好了……你只要敢笑一声,我就会让你的灵魂受尽折磨,你的尘埃会连渣都不剩喔。”

“那我可真的好害怕啊。”


Murder耸肩,这种威胁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害怕的必要。他往下拉了拉兜帽沿径直离开了有些生气的墨水章鱼的身边,试图找一个舒适的地方小憩一会——过于冷清而导致精神上的无聊。


“哦呦。是新伙伴啊。你带过来的吗,黑水章鱼?”

“闭嘴,你个乱码近视眼。”


循着声响,Murder抬起了头。白茫茫的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片像是时空门的东西,他从来没见过。时空门外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那东西脸上有几道相当显眼的蓝色线路,和挂在天上的那几根很像。

不过……

“hey。他怎么这么黑。”


这句话似乎戳中了那个家伙的怒点。

那家伙笑着用手扯出了脸上的蓝色线路后看上去很是随意地甩了下去,但那蓝线却像是赋予了生命一般径直朝着Murder的手臂缠绕而去。Murder没有行动,他只是注意到那家伙的瞳孔一直在颤动着。

他好像很痛。

Murder的右手隐隐约约有了魔法波动。

我要不要用骨刺戳他一下让他更痛。


“伙计,冷静。”

Nightmare身后的两根触手突然窜出截断了疯狂飞舞的蓝色线路。

“他就是嘴毒,你大可不必在意。”


“嘴毒??每次有其他家伙被你带过来你可是都说他嘴毒让我不必在意啊你个章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糊弄我。”

那家伙似乎很暴躁,从时空门上刚刚跳下来便大步冲来用手扯住Nightmare满是黑色物质的衣领。戴着兜帽的骷髅这才能够仔仔细细地打量他——骨架并非全身都是黑色,也有红色的部分,黑蓝色的衣服上有许多修补过的痕迹,一条蓝色围巾无风自动;有些特别的是,在他身上布满了“ERROR”字样的白色乱码。

而且他说话似乎自带特效。


那家伙似乎是注意到了Murder的目光。

“小子,叫我error,那个家伙是nightmare。记住,不许碰我的任何东西。然后,带你来的那个家伙是个傻x。”

一直带着恶劣微笑的Nightmare终于忍受不住在一旁准备对Error动手,Murder却在一旁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个自带全损音质的说话特效真的让他无法憋住笑意。


“别笑,pal。你会习惯它的。”

Error似乎对他说话自带的特效并不很在意。


于是Murder远离了两个黑不溜秋家伙之间的口水战争,他想清静一下。

这可真的太有冲击性了,不是吗?一天内见到了这么多和自己长的极为相似的家伙,而且可是一个比一个恶劣,一个比一个更加互看不顺眼。他又看了看远处两个似乎已经和好但好像还在针锋相对的的两个和自己很像就是颜色不对的家伙。Murder突然想起了些什么,扭头望向了右边的天空。


“papy,我想我有点喜欢这里。”

“是吗,你也喜欢啊。”

“heh。你喜欢的话,那我也喜欢。”


Murder对着他右边的空气微微地笑了笑,左眼眼底一抹紫光悄然而逝。





他们似乎争了很长时间了。

Murder从看上去并不很脏的白色上晃晃悠悠地坐了起来。刚想起身去看看那边的嘴皮子大战进展如何,迎面被一个灰蓝色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Murder并不震撼于这个有些带有血迹的灰蓝色的身影,相反他很欣赏这一点。但看透了腥风血雨的他震撼于对方骷髅头上的偌大空洞。


“heya。”

“nightmare给我说过了。你是,新朋友。”

“他们,都称呼我为horror。”

“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Horror狞笑的嘴角都快扯到耳根了,虽然骷髅并没有什么耳朵。红色的左眼闪烁着奇特的血腥光芒,他缓缓伸出他那不带手套的左手,笑着问Murder“要不要来一个免费又好吃的头狗”。

Murder头一次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他站起身,谨慎地往后退了一步。兜帽的阴影打在他的脸上,倒是衬托着那只被污染的审判眼熠熠生辉。对方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收回了左手后表示自己没有什么恶意。

你要没有恶意就怪了。Murder白了对方一眼。

“头狗”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不想去过问;但看到对方右手拖着的巨大斧头,他瞬间明白了这绝对不是什么友好的玩意。虽然他现在足足有杀戮等级为十九的所有能力,能被那只黑水章鱼拉过来的人,想必都不是什么好家伙。


“你看起来,很讨厌我。”

“我为我刚刚的行为,向你道歉。”


这个脑洞大开的家伙居然有一点点可爱。

Murder心中出现了这么一个他从来就没有过的想法。他把他谨慎往后退的那一步悄悄地补了回来,站在了Horror的面前,上下打量着他的红蓝审判眼逐渐流露出一丝戏谑。


“你好哇。”

“恕我冒昧问一句……你都经历了些什么。”


Horror一愣,即将扯裂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了。抓着斧头柄的右手紧了一紧,努力压制住自己内心逐渐累积的杀意——

“这都,拜那个混账,咸鱼王后,所赐。”

“为了报复她,我让我的朋友们,把所有掉下来的人类,全部吃掉,不给那个王后送过去。但是,我觉得恶心。所以我,从来没有吃过。”


Murder挑了挑眉骨。

吃人?这可真他妈是个好主意,他怎么没有想过。于是他学着Nightmare走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这是个很疯狂的做法,bro。你介意我去你们的世界里,一起分享人类的美味吗?”

Horror略微一愣,随后有些惊喜地向主动参与猎杀人类的家伙作了个天使笑。

“当然,不介意。相反,我很欢迎你。旁边那些家伙,都不喜欢,我的头狗,你是第一个。如果你真的愿意来,我会让papy,做意面招待你。”


papy。

他还是拥有兄弟的。


Murder的笑容消失了。

无论何时何地,身边又有谁陪着,过去发生了什么将来又会发生什么,papy永远是他最大的伤疤。如果不是那第八个掉入地底的该死的人类一直重复那该死的屠杀,他就能够安安稳稳地生活在地底,就能继续讲他的冷笑话,就能研究他破破烂烂的时光机和量子物理学,就能在Grillby的酒吧里呆上一整天或者是休上四份的假期,就能和papy一起做他似乎永远做不完的工作,就能……

但是现在他什么都没有了。

是那个混蛋,是那个混蛋让我——


“bro,你怎么了,还好吗?”

Horror有些沙哑的的嗓音成功将他即将崩溃的理智拉了回来。他像是发现了什么十分兴奋,向远处招呼着什么东西过来。

“看得出来,你的兄弟,应该和旁边那个家伙一样,被你杀害了吧。我觉得你们两个,应该会有,很多共同话题。”


Horror拖着他的斧头走远了,代替他的是和Murder自己相似度很高的骷髅。他感叹,终于有一个家伙不是黑色又或者是脑袋破个大洞的了。

但是这个家伙也让他很恶心。

他恶心那家伙眼睛里流出来的东西,以及胸口前颤抖着的红色靶型灵魂,红得像那人类的决心一样。


“hey,看来也是肮脏的兄弟杀手哇。”

沉默许久。终于对方先发话了,同样也是即将撕裂嘴角的微笑。


“我的名字是killer。你应该明白,这很骨如其名,不是吗?”

“horror他告诉我,你的名字是murder。这也很骨如其名啊,my pal。”

“来互相分享一下自己的故事吧,如何?”



故事?

heh,我能有什么故事?无尽的屠杀罢了。

不过最后我厌倦了,我觉得我应该提前阻止那个该死的怪胎了。于是我开始动手,我要变得比人类更强,我要获得比人类更多的力量,我要拥有人类所没有的东西。

终于我拥有了一切。我用我所拥有的一切蹂躏着人类,让那家伙失去决心,让这个决心属于我,我就可以重置回去了。

但是我总是觉得我失去了什么东西……

失去什么?哦,别开玩笑了。

我什么都没有失去,我还有我的papy陪我。

对吧,papy,我亲爱的兄弟?

……

我的话说完了,你的呢?


天哪,伙计,你真可悲。

获得了那么多的exp,到后来只落得孤身一人的下场啊。

我和你一样,我也是受够了屠杀的折磨。

不过你知道吗?那人类居然向我发起了屠杀的邀请。

后来我答应了那人类。反正可以重置,不是吗?那些家伙的存在只是我阻止屠杀的绊脚石而已,所以我把那些朋友都杀掉了。

天哪,dude。如果你不去尝试一下,你就永远不知道那人类口中所说的屠杀是多么美妙啊。获得力量感觉很赞,这个我承认,这和你的感觉是完全相同的。

我和那人类一道走了无数遍屠杀。

同样,我也获得了至高无上的力量。

但我却变成现在这样子……



“你居然和那人类联手?”


Murder低声一笑,一只硕大的龙骨炮骤然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它的左眼闪烁着与待着兜帽的骷髅眼中相同的颜色。龙骨炮的主人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根锐利的骨刺,那骨刺直指那讲述了与罪恶人类联手故事的家伙。


“你居然和那种混账东西联手?!”


看得出来Murder相当痛恨人类。

“嘿,伙计,放轻松,我话还没说完呢。”

Killer并不在乎Murder的死亡挑衅,只是他那空洞的右眼中缓缓浮现了一只灰白色的眼睛,已经有黑色的决心物质悄悄滴落在了白色的地板上,即是很远也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那几个黑点。

“如果那人类到了现在还活着的话,我还会安安稳稳地站在这里吗?”


散发着绚丽紫色的龙骨炮消失了。

Murder将手中的骨刺狠狠地插在地上看着它化为灰烬四散而去,对于面前的这个和自己一样屠了整个地底却又和那该死人类联手最后还把那人类杀掉了的家伙,他感到一丝复杂。


“我们都是屠杀的终产物,不是吗?”

“我们也曾经想方设法让人类走上正道。”

“可是我们获得了什么?”

“我们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人类明白——”

“到底谁做了正确的事,谁走了正确的路。”


Murder沉默了。


他把名为Killer的骷髅晾在了一边,一个骨缓缓远离了骨群。事实上他有些累,他今天这一天接受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聪明如Sans也无法一瞬间消化吸收现阶段所有的爆炸性信息。papy还在他一旁盘旋围绕着试图去安抚他,他也不想再去听。

他只想好好地休息一下。

他缓慢地坐了下来。偌大的兜帽盖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怎么样啊。朋友交的如何?”

他抬头——是那个带他来到这个混乱时空的家伙。Nightmare看了他一眼,随后同样坐在了他的旁边。


“哦呦,跟那个叫error的家伙闹完了?”

“……你嘴可真毒。”

“多谢夸奖。”


Nightmare一时语塞。他换了一个话题。

“error这家伙的空间是没有白天黑夜的。”

“heh,看得出来。”


Murder出奇的没有再接着回答他,这不禁让Nightmare很是惊奇。他明白刚刚跟Killer那个疯子交流过的Murder并不很想搭理他。于是他低低一笑,将身后的触手收了起来。


“除去那个我不知身世的乱码近视眼吧。聚集在这个空间里的朋友们无论是经历还是内在,都很可悲啊,不是吗?”

Nightmare笑容里的恶劣减去了几分,取代它的是Murder从来没有见过的痛苦与前所未有的愤恨。他不禁好奇,这个全身上下黑漆漆粘糊糊的家伙有些什么值得分享的故事。


“人类,heh。一种自以为是的生物。”


很明显,Nightmare并不想分享他的故事。

不过Murder却笑了。看得出来这个黑水章鱼也是愤恨人类的一份子 。


“所以你穿越了时间线,把我们叫到这种破地方,为的就是向人类复仇吗?”

如果真是这样,会不会太干瘪了一些。


“并不。”

“我有一个更加宏大的计划。”

“但是这个计划,有一丝隐藏的可能性。”

“一丝可以摧毁所谓世界的可能性。”


果然还是被当成垫脚石了。


Murder轻笑。他从地上站起身来斜眼望着刚刚还和他谈心的家伙。


“我不管你有什么远大的计划。”

“记住,我还有我自己的事情。”

“我们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

“记得带我过去,我要我的exp。”



















fin.

夏月鬼泽
是臆想中errorink在ch...

是臆想中errorink在chesstale的战斗

这里的ink用的还是旧设

(抱歉,背景色上的辣眼睛了)

是臆想中errorink在chesstale的战斗

这里的ink用的还是旧设

(抱歉,背景色上的辣眼睛了)

梦音少女

作者画的太美了。

作者:BluesinnamonRoll


作者画的太美了。

作者:BluesinnamonRoll


           

蜗牛丁布
这俩骨甚至都被蓝莓他哥殴打过(...

这俩骨甚至都被蓝莓他哥殴打过(。

这俩骨甚至都被蓝莓他哥殴打过(。

衰

代打(实则秀崽)

cp是g嘶和ie哦

代打(实则秀崽)

cp是g嘶和ie哦

光阴

@鹿维今天梦到可爱ink了吗点的!!

不是车不是车只是调皮ink!!

第一次用flash(ノω・`o)连怎么调橡皮擦都不会...希望不嫌弃

后两p改表情包

@鹿维今天梦到可爱ink了吗点的!!

不是车不是车只是调皮ink!!

第一次用flash(ノω・`o)连怎么调橡皮擦都不会...希望不嫌弃

后两p改表情包

变态
改图 fell恭喜解锁成就:最...

改图


fell恭喜解锁成就:最佳助攻   最坑队友

改图



fell恭喜解锁成就:最佳助攻   最坑队友

映叶之听
上色杀我,大失败! ooc有...

上色杀我,大失败!

ooc有

以后重新弄,真的不会画这种小小的(但是很喜欢小东西)

看文更好...


打牌中——

这就是运气。

horror:heh...

看到horror手牌,炸弹。

murder:...?!

每次运气都这么差。

killer:这牌让骨怎么打。

今天手气不错。

nightmare:我要赢了,还有一张。


居然是error!还离得这么近!

template:可恶——!

喔,惊喜。

ink:和我长得很像,你也是au守护者吗?或者其他什么的?

盯——
pale:......

那两个家伙是谁。

ds!ink:......


蛮单纯的骷髅~...

上色杀我,大失败!

ooc有

以后重新弄,真的不会画这种小小的(但是很喜欢小东西)

看文更好...


打牌中——

这就是运气。

horror:heh...

看到horror手牌,炸弹。

murder:...?!

每次运气都这么差。

killer:这牌让骨怎么打。

今天手气不错。

nightmare:我要赢了,还有一张。


居然是error!还离得这么近!

template:可恶——!

喔,惊喜。

ink:和我长得很像,你也是au守护者吗?或者其他什么的?

盯——
pale:......

那两个家伙是谁。

ds!ink:......


蛮单纯的骷髅~

lust:你好~

有意思哎~

ds!blue:那是什么~魔法舌头?它还可以做些什么?能为我展示一下吗?


你来了就可以实施那个逃离计划了。

cross:你懂我意思吧dude?

你也想吃我的限量版豪华曲奇饼,当然可以。

epic:我懂你意思bruh。


看,另一个我。

error:heh,所以是什么事让‘我’变成了一个胆小软弱的家伙?

我不想谈论这个。

ds!error:那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


华丽的sans发现了sans!

blueberry:sans!华丽的sans找到你了!

哦,是swap。

sans:干的不错,你吓到我了,今天可不是万圣节。

这儿的sans可多着呢,蓝色的家伙。

fell:pf...



这边有两个像他哥哥的骷髅。
shattered:......

这是什么?奇怪的感觉。

ds!nightmare:呃...嘿?

也是...一个骷髅,可是哪里不太对。
sd!nightmare:......


真是一片美妙的地方!

sd!dream:多棒啊,我一直爱着你们。

看起来像个疯子。

ds!dream:......

飘起来了...

dream:你也叫dream吗?


一开始我以为是走错的人类。

wine:小心点,这里对你来说不算太平。

我所以我挑了个角落。

chara:别担心,他们不会发现一棵蘑菇。

第一次见到是人类的sans。

fellswapred:你的世界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太酷了!



fresh先生!

paper jam:好久不见,fresh先生!

哦老天,别紧张fresh。

fresh:好久不见,jammy。


我觉得我不应该来这。

gradient:我要回去了...

柿病123

[传说之下乙女向]日常(?)

注:乙女!“你"自行代入!错字多!短!ooc!大概是一个门票?不!这是试水

error/原sans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error

  error是一个骷髅,这你知道。他是一个奇怪的骷髅,这你也知道。但,对于他喜欢洋娃娃这一点,你没有料到。“嘿,error。”你进入了error的空间,error显然听到了,他答应了一声,然后又重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

  你没有打扰他,你只是绕到角落里,“......离那么远干什么?”error转过身,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哦。”你应了一声,往前...

注:乙女!“你"自行代入!错字多!短!ooc!大概是一个门票?不!这是试水

error/原sans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error

  error是一个骷髅,这你知道。他是一个奇怪的骷髅,这你也知道。但,对于他喜欢洋娃娃这一点,你没有料到。“嘿,error。”你进入了error的空间,error显然听到了,他答应了一声,然后又重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

  你没有打扰他,你只是绕到角落里,“......离那么远干什么?”error转过身,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哦。”你应了一声,往前走了几步。

“...... ”

  你又走了几步,这次你坐到了最适合的位置。“he.....一个娃娃?"在过了大约半小时的你,瞅见了貌似准备起身的error.....

  “好可爱!"你惊呼,不过,这娃娃怎么和你长的这么像?“......Do  you   like    it?"error好像要死机了。


                   “......"很好他死机了。

sans

  sans正在睡觉,很好,他还在睡觉,很好,你一步一步地向前移,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两只手轻轻地放在sans的腰上,然后举起手,再然后......骤然的放下!“噗!"sans醒了,你趁机凑到他的脸前,亲了下去。

  ......一吻毕,你拍拍sans的骨面,“he,继续睡吧。"你玩味地看着sans,sans也玩味地看着你。“hehe,kid,把我吵醒了,可没那么好糊弄。"sans挑了挑眉骨,又亲了下去。



               后来因为你们太长时间没起床,pap就去看你们了。

                pap:“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sans:“kⅰd,我看你是想要有一段bed  time了。”

曦月无关

黎明

重新看了一次ink和error关于守护者和毁灭者的辩论之后突然的脑洞。

题目瞎起的。ooc注意

cp:梦兄弟,EI和IE无差,还有一丢丢蜂蜜蓝莓。

梦兄弟已经交往设定。(小情侣闲来没事吵个架玩玩)

接上篇《小年夜啦》


    吃完饭后四个骨通过大富翁摇骰子抓阄的方式最终选出了洗碗的最终人选——nightmare。

    “我怀疑你们在演我。”nightmare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其他三个人,“十个骰子你们仨全tm扔出来的是6???这不科学!!”...


重新看了一次ink和error关于守护者和毁灭者的辩论之后突然的脑洞。

题目瞎起的。ooc注意

cp:梦兄弟,EI和IE无差,还有一丢丢蜂蜜蓝莓。

梦兄弟已经交往设定。(小情侣闲来没事吵个架玩玩)

接上篇《小年夜啦》

   



    吃完饭后四个骨通过大富翁摇骰子抓阄的方式最终选出了洗碗的最终人选——nightmare。

    “我怀疑你们在演我。”nightmare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其他三个人,“十个骰子你们仨全tm扔出来的是6???这不科学!!”

    “你后面那几根触手还飘着呢你跟我谈科学?”

ink一脸鄙夷。

    “就是就是,愿赌就要服输,来来来我帮你把碗收进去,你快点洗碗。”error翘着腿笑得猖狂,边说着边用线把碗都移动到了厨房。

    dream笑嘻嘻的把围裙往nightmare怀里拍,“快点快点,晚上咱们去域外看星星!”

   nightmare极不情愿的走进厨房之后在客厅的三个人同时比了个大拇指。

   “他没发现?”error有些怀疑的问。

   “肯定没发现,这一招咱们都练了多久了,这要是都要被发现咱就别干了回家自给自足算了。”ink抱着手一脸得意。

   “你们怎么做到的!!!好厉害!!可以教教我吗??”dream极其兴奋。

   “当然可以,但这是我和error的合作能力,我也不确定你能不能用。”ink说着给dream演示了一遍。

    没有遮挡时这小把戏一目了然,放在原地的骰子被error从下方开洞用线带走,与之同时放回来的是ink画好的经过他控制的骰子。骰子到了桌面后就自动翻面到所有的6向上的样子。

    “……”看到骰子dream就明白了,ink能够控制一些由他自己创造的小东西,像骰子这样的,别说十个六,只要他想,给你搞成埃及金字塔样的全部6向外都行。

   “你要不说我都忘了咱们这是魔法世界。”dream扶额。“你们这是专门用来躲洗碗的啊,学到了。”

    “那是,”ink反以为荣,“但其实也没办法,洗碗的时候我就容易无聊,然后总是在不知不觉间就漏墨了……然后,你懂的。”他耸了耸肩。

    dream想了想用墨水洗盘子是个什么场面,然后他开始思考,“night洗碗使用什么??触手还是他的手??”

   瞬时,三个骨面面相觑。

   偷偷跑到厨房门口打开一条缝往里看,nightmare背对着洗碗池在玩手机,几天触手在后面勤勤恳恳的洗碗。

  “……我突然觉得他绑人用的触手有味道了。”error震惊开口。ink和dream也点了点头。

  “原来他是这种居家款??”ink一脸怀疑。

  “其实night对我超级好的!!他会给我讲睡前故事,还会给我买蛋糕!!”dream连忙开口准备在ink面前给night赚一点印象分。

  “可是他刚刚还打你!!”ink想想又气了。

  “……他又忘了?”dream开口。

  “他又忘了。”error点头。

  “那他怎么记得我被打了?”

  “选择性记忆吧,蓝莓被烟枪打屁股那件事他不也记到现在?”

    “……行吧。”

    “啊啦,”error伸了个懒腰,“为了防止等下那家伙出来之后又打起来,我先带着他回家了啊。”

    “啊?再玩玩呗,我还等着再赢两把呢。”ink看了看桌上的大富翁,有点舍不得。

     “玩个屁,”error推了他一把,“你没感受到吗,又多了几个au,今晚一起去看看,要不行的话我明天赶紧毁了。”

    “au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ink不服气了。

     “像Cupid那样的?”

      “……走吧咱去看看去。”

      “那dream我们就先回家啦!!下次一起去别的au玩啊!!”两人走到门口ink回头对dream挥了挥手。

     “好的!!再见啦!!”dream也兴奋的挥手,“我感受到啦!!新的au里有很多的积极情绪!!一定是一个很棒的au!!”

     nightmare洗完碗出来时家里就剩dream一个人在沙发上一边看肥皂剧一边吃芒果味的pocky。

    “他们走了?”nightmare走过去把他没吃到嘴里的半截掰断,塞进了自己嘴里。

   “不应该啊。”dream愣愣的说。

   “什么不应该?谁的情绪又突然失控了?我这边没感觉啊。”nightmare奇怪的看了dream一眼后坐在他旁边。最近dream越来越奇怪了,以后要让他离ink和error远一点。nightmare这样想着。

   “不是,”dream摇了摇头,把嘴里剩下的饼干吃了下去,“你不是应该用嘴来直接吃?”

   “吃什么?”

    “pocky啊。”dream一脸疑惑,“你不是应该从另一头吃过来嘛。”

   “谁教你的?”这下轮到nightmare懵逼了。

    “蓝莓啊!”dream理直气壮,“上次我去找他玩的时候他说烟枪是这么教他的。”

    “……”暗杀名单又多了一个。nightmare心里想着,烟枪这个死流氓教什么不好教这种东西,绝对是为了光明正大占他弟的便宜才这么教。

   “跟谁都这么吃?”nightmare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问道。

   “当然不是啊!!”dream急了,“这种只能和最最喜欢的人才能这么吃的!!”

   “你最最喜欢我?”nightmare扬起一抹笑看着dream。

    “当然啦!”dream站在沙发上叉着腰,眼里金色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像极了年幼时家门口那棵树上的金苹果。

    nightmare觉得自己看到了丘比特在他的背后拉满了弓。

    “你是我最好的兄弟啊!!我当然最最喜欢你了!!你也最最喜欢我对不对!!”

    然后丘比特松手,nightmare那点灵魂碎了一地。

    “……”怎么就忘了这家伙是单纯到黑的人呢???

    “是是是我最喜欢你了你快下来吧电视剧开始了。”nightmare在心里又给自己做了个建设,然后轻车熟路的把dream哄了坐下来。

    不懂没关系,dream永远都是他的,谁也没办法把dream从他身边带走。

     而dream也乖乖的坐了下来,两个骨互相依偎着看肥皂剧。

     “说起来,”也许是婆婆妈妈的情节太过无聊,dream开始聊天,“为什么我一直都感受不到night的情绪波动呢?”

     “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啊,”dream撑起来看着nightmare,"我生气的时候night的力量会增强,可是我从来都没感受到过因为night导致我的能力增强啊?"

     “我……”nightmare刚想回答就被dream打断了。

    “其实也不是没感受到过,在night得到消极情绪的时候我能感受到night开心,但我指的是我们俩没有大家好好待在一起的时候,你懂的。”

    nightmare还没开口,dream又撑着下巴提出了问题。

    “而且啊,我一直有一点想不清楚。”

    “比如?”

     “你看,你得到消极情绪的时候你就会开心,你开心我就会感受到,你和我的身份是对立面,所以你给我的力量反而会强于别人给我的力量!”

    “……”

    “如果是这样的话,打起来的时候你到底是应该开心还是不开心呢?如果你觉得你要赢了你就会开心,你开心了我的能力就会增强,你就不一定能赢了啊。”

     好有道理怎么办。

      “……”nightmare思考了一下,决定放弃这个问题。“可我为什么要跟你打?”他偏头看着dream眼神里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一切都结束了!”dream也放弃了思考,又朝着nightmare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我们永远都不会再打起来,对吗?”

    “对的,一切都结束了,”nightmare摸了摸他的头,“我们永远不会打起来。”

     ink和error之间的契约看起来可以执行很久,所有的au中美好与痛苦都是相伴相生,有积极也有消极,他们也没有再去争抢些什么的心思了。

     nightmare放下手机站起来,活动了下身子,转过身对着dream说:“那么,小英雄,要听睡前故事了吗?”

    然后他就如愿以偿的得到一个来自dream跳起来扑到他怀里的拥抱。带着他的小英雄走向黎明。

    至于第一个问题,为什么平时dream没有感受到由他所导致的力量?

    很简单,从dream出生开始nightmare便已经给了他力量,这份力量陪伴他到现在,早已成为了dream基础力量中的一部分,他怎么感受得到呢?

    在说得直白一点,从dream出生开始,nightmare便为他的存在感到喜悦,只要他还存在,nightmare的喜悦就会一直陪伴着他。

    从你出生开始便为你而存在的积极情绪,这应当不只是我对你的“喜欢”了吧。

    把dream安顿睡下后nightmare走出了房间,打开手机,“准备好了,走吧。”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他笑了起来,推开门,killer和honor站在门口,染了半身的鲜血,“下一个au已经找好了,走吧。”

     一个黑色的时空洞打开,他们走了进去nightmare最后看了一眼依旧亮着灯的房间,是这样的温馨与幸福。

    可你怎能指望他止步于此?

    黑夜的痛苦与绝望将总不会被阳光知晓。

     “晚安吧我的小英雄,天就要亮了。”





我没有咕咕咕!!!骄傲!!!

草莓团子🍓

鸟笼中的爱(第六章)掰指骨…

“咔哒”又是这个声音,ink被折磨的满身伤痕和被利器打出来的无数淤青,因为条件反射而害怕的微微发抖

e:“ink~我来看你了哦,有没有想我啊?”

i:“……”

ink面无表情的坐在床边

e:“哦呀,怎么不回话呢?”

ink攥紧了手,把床单抓的皱巴巴的

e:“噗呲,哈哈哈,抱歉哈,我忘了,我把你的嘴给缝上了,防止你多嘴多舌”

ink现在的感觉是烦,心烦意乱,他开始不理解error的做法了,他起初只以为error是想杀掉他,但现在,这更像是折辱和欺骗

e:“看着我”

无言的反抗

e:“我说看着我,别让我说第二次,ink我快没耐心配合你玩了”

ink有些磨蹭,他听到error冷...

“咔哒”又是这个声音,ink被折磨的满身伤痕和被利器打出来的无数淤青,因为条件反射而害怕的微微发抖

e:“ink~我来看你了哦,有没有想我啊?”

i:“……”

ink面无表情的坐在床边

e:“哦呀,怎么不回话呢?”

ink攥紧了手,把床单抓的皱巴巴的

e:“噗呲,哈哈哈,抱歉哈,我忘了,我把你的嘴给缝上了,防止你多嘴多舌”

ink现在的感觉是烦,心烦意乱,他开始不理解error的做法了,他起初只以为error是想杀掉他,但现在,这更像是折辱和欺骗

e:“看着我”

无言的反抗

e:“我说看着我,别让我说第二次,ink我快没耐心配合你玩了”

ink有些磨蹭,他听到error冷下来的语气,才试探着抬起了头,眼中满是恐惧和疑惑,他不知道接下去error要干什么

e:“ink你就是犯贱,我不逼你,你都不肯听话,我得给你点惩罚你才会长记性,不是么?”

error扯过ink的手,手上满是血痕,那是上次ink不肯乖乖喝药,被error拿刀钉在桌子上,那好疼,真的好疼,被error扯过去的时候痛的打颤,伤口好像裂开了,要不是嘴被缝上了,他可能会哭叫着喊出来,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呜咽的呻吟,没人给他上药,就算有药,他现在这种痴傻的状态也应付不了

e:“啊呀,ink真对不起啊,我忘了你这手还有伤口呢,既然都有伤口了,不介意把手指骨给掰掉吧,嗯?”

ink点点头又摇摇头,他的眼角有好长一条划痕,延伸到了脸上,他不再反抗了,那只会让他遭受更多的折磨,他尝试去忍受痛苦,他发现,他坚持不住,他在error的调教下,学会了顺从

好疼…

这是ink脑海里唯一的想法了 他开始尝试着求饶了,他跪趴在床上讨好着error,顺从的舔着他的手,他双手合十,不断的摇着头,已经哭出来了

e:“怕疼?那你更应该长长记性了,这样吧,我们换个惩罚方式来代替那九根指骨,就掰掉一根小指,还是全部掰掉,选吧”

ink迷糊的歪歪头,发了会呆,用手指比划了1,代表第一种方式

e:“行,你自己选择的,别后悔,先掰掉那根指骨,再说另一种惩罚”

error在ink的左手咬了一口,可怖的牙印在ink的手骨上留下,吟吟的冒着血,墨水的香气,error捏住ink的小指骨揉了揉“咔哒”,ink的指骨被error掰了下来,说是掰下,更像是被扯下来的,分离主体时,小指还粘连着墨色的粘稠血丝

ink疼的牙齿打颤抖了,还是只能发出呜咽,线把嘴巴封死了,喊不出来,让痛感放大,ink疼的脚趾蜷缩 ,死死盯着自己的手,左手被error抓着动不了,右手紧紧握成拳,指尖在手心内抠出血色墨汁来,“嘀嗒”像极了一朵花开在洁白床单上,多么醒目

e:“好了,现在是另一个代替惩罚,把腿张开,张大点”

ink以为他又要…可他不敢再反抗了,他听话的照做了,他先是摩挲着大腿内侧,然后才像刚开苞的花朵,一点点打开,脸上没有害羞的彩虹色,只有苍白

可以清晰的看见error留下的痕迹,刻在盆骨处的“error”字样,已经凝固结痂了,看得出,是很久很久以前留下的痕迹

e:“好孩子…舒服吗?”

i:“…呜呜”

error一把打掉ink挡着的手

e:“你tm都湿透了,还不诚实!”

………………

bad error做完这些事就到时间了,ink已经昏睡过去,他又痛又累

good error:“对不起…对不起ink,我帮不了你”

他握着ink的双手亲吻

e:“我痛恨弱小的自己…我,我不能…我打不过他,我该怎么办?”

error流出的液体凝聚成大颗的泪珠砸在ink的脸上

error一边给ink上药包扎一边向他说着道歉的话,尽管这一切不是他的所作所为

e:“等等,我想到办法了,我会救你出去的ink,我保证,求你了,只要你别忘了我的存在”

good error又亲了亲ink的脸颊,他不会做太过分的事,毕竟他爱着ink,ink的眼皮动了动,他在睡梦中听完了这些话

good error:“…我真是无能胆小又怕事,不能靠自己救你出去”

error狠狠打了自己一拳

(下章ink就被救出去啦)




覃钦

逃避。

是群作业(完全跑题了hhh...

逃避。

是群作业(完全跑题了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