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rror!sans

7969浏览    733参与
Carnival
画一个error sans 祝...

画一个error sans

祝我明天考试成功

我想上他

delete sans是我个人au

超级喜欢粘着error 

喜欢搞error哭

画一个error sans

祝我明天考试成功

我想上他

delete sans是我个人au

超级喜欢粘着error 

喜欢搞error哭

慕青loveyan◇
悲伤的大海『 1 』 因为几天...

悲伤的大海『 1 』

因为几天没更新了,所以打算水个文
烂文笔注意,巨ooc注意
我实在是写不出你们说的Error那种暴躁的亚子

顺便带一句,我tm吹爆EI!!!!

悲伤的大海『 1 』

因为几天没更新了,所以打算水个文
烂文笔注意,巨ooc注意
我实在是写不出你们说的Error那种暴躁的亚子

顺便带一句,我tm吹爆EI!!!!

锡矿石会挥发灰化肥发灰黑化肥发黑灰化肥发
美男高校?三个邪骨的拟人,Mu...

美男高校?
三个邪骨的拟人,
Murder和Horror还没画完……
Killer:很可靠(?)的学长
Nightmare:刀剑社危险美男子
Error(等等不知道怎么介绍)
总之,就这样了!

美男高校?
三个邪骨的拟人,
Murder和Horror还没画完……
Killer:很可靠(?)的学长
Nightmare:刀剑社危险美男子
Error(等等不知道怎么介绍)
总之,就这样了!

Dendy。咪~

之前尝试鼠绘不用钢笔图层且不起草画的馒头

之前尝试鼠绘不用钢笔图层且不起草画的馒头

4U

【IE】【战争向】乱世 2

*IE战争向,第一章在前一篇

*OOC,架空世界

*剥夺魔力设定,私设多

*本章出场人物:INK,ERROR

*学业问题,只得忙里偷闲来更新,质量自然不太好

*能接受的话,开始---〉


  error才刚刚踏出一只脚,就被身后的ink强行拖拽了回来,怒视着那骨,却因为对方紧紧捂着他的嘴而不能发声。


  “沓--”不远处的脚步声顿了一下,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沉闷的空气。


  或许是消除了戒备,脚步声再度急促的响起,似乎是离远了。


  “吁--”ink长舒一口气,终于放开对error的束缚,有些抱歉的笑着看他。


  error瞥了...

*IE战争向,第一章在前一篇

*OOC,架空世界

*剥夺魔力设定,私设多

*本章出场人物:INK,ERROR

*学业问题,只得忙里偷闲来更新,质量自然不太好

*能接受的话,开始---〉


  error才刚刚踏出一只脚,就被身后的ink强行拖拽了回来,怒视着那骨,却因为对方紧紧捂着他的嘴而不能发声。


  “沓--”不远处的脚步声顿了一下,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沉闷的空气。


  或许是消除了戒备,脚步声再度急促的响起,似乎是离远了。


  “吁--”ink长舒一口气,终于放开对error的束缚,有些抱歉的笑着看他。


  error瞥了他一眼示意感谢,继续扭过头去看着门外,直到外面真的风平浪静后才踏了出去。


  对着ink比了一个出发的手势,两个骨轻快而无声的在走廊里逃窜着,全部神经都紧绷起来,生怕接下来会陷入任何的麻烦。


  无意义的逃窜结束了,他们终于再度呼吸到了显得较为珍贵的,外面布满灰尘的空气。

早已残败而颓圮的断壁勉强能遮住他俩,error有些狼狈的依靠在墙根,尽量抑制住自己因劳累而发出的喘气声。


  “等这次平复下来……,”见到对方这种样子,ink打趣道,“你真应该好好锻炼一下了。”


  “……闭上你的嘴。”


  对上身旁黑骨不服气而有些愠怒的眼神,ink举起双手示意他闭嘴,转而认真的聆听着外面任何一点的风吹草动--这里离街区并不远。


  又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sheee--”ink立刻小声的提醒error,伸手去拿别在身上,当初在地上捡起用来保险的匕首,半弓着身子,好似一支待发的绷紧的弓箭。


  两个骨同时屏住了呼吸,聚精会神的注意着情况。

败壁前,一个叼着烟的男人猛地朝着地面吐了口唾沫,冲着身后的几个随从大吼着,“他*的,还不赶紧去给屏蔽器添加能源,是想让那些怪物杀了我们吗?!”


  “是……是。”几个随从立刻低下头,有些畏惧的,颤颤巍巍的说着,转身跑向一栋高大的建筑物里,险些跌倒。


  ink和error不约而同的看向那栋建筑物,相必一直抑制他们不能使用魔法攻击的屏蔽器应该就在那里了。


  可那个叼着烟的男人不断的在附近走动着,似乎是被上/级指示要看守这片区域一样。


  忽的,两个骨彼此看向对方,会心一笑,他们从彼此的眼神里读出来那种不可替代的 独一无二的默契感。


  随后,error发出一声冷哼,示意赶紧动手。


10119

乱码墨互殴二三事(二)

在我强烈催更下我的好姐妹终于更新了

她怎么这么憨 怎么这么会写

她的角色理解是我教的 然后非常給面子的一句都沒听进去.jpg




         ink今天收到了一个包裹。

  “ink收……来自……Creator”ink喃喃念着。

  “creator?是小画家们寄的?”

  “让我看看……”

  “真是可爱的小兔……女郎衣服?兔女郎?”

  ink脸上的彩晕像霓虹灯一样要交织闪烁。

  ink突然发现盒子里还有一张纸条。

  “请务必穿上它。”

  ink的脸扭曲成一团。像菊花一样绽开。

  虽然说他没什么自尊心,但为了小画家...

在我强烈催更下我的好姐妹终于更新了

她怎么这么憨 怎么这么会写

她的角色理解是我教的 然后非常給面子的一句都沒听进去.jpg





         ink今天收到了一个包裹。

  “ink收……来自……Creator”ink喃喃念着。

  “creator?是小画家们寄的?”

  “让我看看……”

  “真是可爱的小兔……女郎衣服?兔女郎?”

  ink脸上的彩晕像霓虹灯一样要交织闪烁。

  ink突然发现盒子里还有一张纸条。

  “请务必穿上它。”

  ink的脸扭曲成一团。像菊花一样绽开。

  虽然说他没什么自尊心,但为了小画家的创作力,不得不做出扭曲的表情。

  人民的榜样,敬业的模范。

  

  他照做穿上兔女郎服,衣服挺合身,唯一的不足就是

  兔耳朵发箍有点

  夹天灵盖。

  

  error从门口突然看见身着兔女郎衣服的ink开开心心的打着转儿。

  一口热巧克力从error的嘴里喷出。

 “。。。”

  “。。。” 

  一段尴尬而微妙的沉默。

  ink先开了口,以十分妩媚,妖娆的口气和身姿,在error耳畔轻语。

  “我~美~嘛~”

  error再次满目惊恐,他承受不来这样的ink。

  

  

  在error和ink互相沉默的时间里。nightmare已经悄悄出现了。

  “?…?…搞什么?”

  “nightmare?”

  “嘿婊子,穿得挺骚。”

  

  “你们终于发展到这一步了吗?”

  “你说什么风好大我没听清。”

  “我是说……要不要做鸡啊?”

  

  “鸡是什么?”ink有些好奇。

  “清真鸡白切鸡烤鸡都是鸡啦,怎样,要不要来啦。”nightmare用一种诡异的腔调哄骗着ink。

  “………”error憋笑好辛苦,他完全没有制止的意思。

  

  “来来来,跟我来~”nightmar熟练的把ink带进夜店。

 




  夜店里打光闪烁,照的ink眼花缭乱。

 “哈喽,这是新来的~” nightmare把ink推上前去。

  

  “你的任务就是让顾客开心”店里的主管兴奋的说。

  

  “那个小伙看上去很孤独,你去陪陪他吧。”主管推着ink往error的方向走。

  “嗨…?error?”

 面前这个黑脸一看就是error。

  但ink还是问了一句,以确保他不是在做恶梦。

  

  “比比谁喝得更多?”ink本着敬业的精神,挑起了话题。

  “…”

  “不喝的人不是好汉”

 “喝呗。” 

  

  …

  

  …

  

  …

   是一段漫长的喝酒比拼。

  “ink。”error醉了

  “干…森莫。”ink也醉了。

  “脱掉衣服。”

  “好嘞。”

  两个酒鬼发了疯一样,一个白头骷髅穿着黑头骷髅的衣服,黑头骷髅穿兔女郎服。

  震惊!他们开始跳起了甩头舞!

  按常理来说,甩头舞一般是头发飞扬

  比较惊人的是。

  ink和error是头在飞扬。

  他们没有头发。

  

  ink和error,再度因为妨碍风化被捕。

  

 


③ 

  ink和error因为危害公共安全,被人民警察叔叔刑拘了。

  

  他们被分到了同一个牢房。进来时还穿着兔女郎服装。

  这个牢房,好巧不巧,位于乌漆嘛黑之下。

  “你怎么还没毁掉这个au”ink说到。

  “忘记了。”

  “不过我也不可能让你毁灭乌漆嘛黑之下的。” 

  “我现在就毁”

  又是一场混战。

  ink和error因为损坏公共财产。

  被加刑了。

  

  一个清爽的早晨。

  error被迫接受牢狱的织围巾训练,而ink因为性格开朗而去辅导自闭症儿童。

  辅导对象是error。

  但error应该会更加自闭。

  

  “应该要这样是吧?”ink比划着围巾。

  看着一团乱的围巾,error带有嘲讽意味的笑了出来。

  “省省吧你。”

  ink脸上挂着危险的微笑,抱着画笔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不遵守牢狱规则。

  加刑。

  

 下午到了,error在考虑怎么越狱

  但是error发现,他俩根本,就用不着考虑。

  原因你也明白。

  这俩异能怪,不对,他们有根本就不是人拥有的能力吧!!

  不过他俩好像也确实不是人,是骷髅。

  

  但是他俩居然乖乖的打了一上午围巾。

  傻逼。

  

  就这样,error和ink的傻缺互殴生活开始了。


10119

【ErrorInk】I N T E R N E S T ①


 *大寫加粗的高亮OOC,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寫了只能讓他倆雙雙犯神經
   
 *包含角色形象崩壞和大篇的傻缺描寫。

*一不小心把坑刨大了..分章節發

*沒人知道標題到底是利益還是興趣*

creator的創作力日益低迷....怎麼回事?

「是嫌最近發生的事還不夠多嘛!!」

也許是吧。像是刻在思緒最深處的直覺,ink隱隱這麼覺得著,畢竟最近的突發事件似乎是少了很多..不,不可能,現在明明是墨十月..應該正值創作力熱潮啊!!

但的確也是慢慢平和下來了,dream和nightmare兄弟相認了,blue被兄弟拎回家過幸福生活了,自己跟error...


 *大寫加粗的高亮OOC,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寫了只能讓他倆雙雙犯神經
   
 *包含角色形象崩壞和大篇的傻缺描寫。

*一不小心把坑刨大了..分章節發

*沒人知道標題到底是利益還是興趣*

creator的創作力日益低迷....怎麼回事?

「是嫌最近發生的事還不夠多嘛!!」

也許是吧。像是刻在思緒最深處的直覺,ink隱隱這麼覺得著,畢竟最近的突發事件似乎是少了很多..不,不可能,現在明明是墨十月..應該正值創作力熱潮啊!!

但的確也是慢慢平和下來了,dream和nightmare兄弟相認了,blue被兄弟拎回家過幸福生活了,自己跟error也休戰了,無聊啊無聊!!!

ink放下畫筆起身,抬手喚出broomie,濺射五彩斑斕的棱鏡,將其碾碎,熔煉,在地面上勾勒出新世界的樣貌——隨即抬足踏入。

空白。

怎麼還是什麼都沒有啊!我不是叫他多加點裝飾了麼!!真的好無聊!!!

探頭看了兩眼便後退兩步,一個助跑跳向窩在沙發上的error蹦去。

error正專注於手上的半個毛絨玩具而沒來得及閃躲,被ink不偏不倚一頭撞在腹部。

「我r-咳-咳-你他-他媽的幹什-什麼?!」

他甩手扔掉布偶就打算給ink臉上來一拳。

當然的,ink在error腿上打了個滾就輕鬆閃開了error迷茫和暴怒中的攻擊。

error其實看不到ink,他早就被順著脊椎攀上的細碎白色亂碼遮蓋住了視線——但是這個人不得不揍。

抬臂提拉起瑩藍色絲線,順著空白和空白延伸再相互纏繞,摩擦。

這次是打真的?

不,當然不打——也許下一次?今天我還有別的事。

ink扭著腰以奇異的姿勢閃開了error佈下的所有藍線,他媽的,這還是人嗎?

「error——請跟我交往!!!」

「?。。??。?...??」

「?」

「你有病-病啊!!!!」

error鬆手將手中發著微光的藍線擲遠,一個飛踢過去把ink一腳踹出了他倆的二人世界。開門,扔出去,然後關門,像他往常向UF那兒扔垃圾一樣一氣呵成。

ink臉朝下直接被丟回了塗鴉球的人工植草地面,狠狠地摔了個狗吃屎。

所以....這算是告白失敗?好像也只能弱弱把error在“可攻略名單”上劃掉了...

他狼狽地從草地上支起身,隨手拍落沾了一腿一身的泥,抖抖鑽進圍巾的草屑,晃悠著走回家中。

那句話一直在error腦海裡盤旋。這個混蛋今天是抽什麼風?!

在此之前ink從來沒表達過類似的意思——我能當它是惡作劇嗎?或許真的是閒來無事的一場惡作劇罷。

但就是揮之不去。像昨日凌晨的那場雨,令人厭惡,令人煩躁,令人不安。

就再去補他一拳。error以此作自我安慰,從指尖延伸出一小片迅速擴張的亂碼門,查找到ink的坐標後悄然接近。

客廳沒有人。

臥室也沒有人。

他那一整面墻都鑲嵌著落鋼化玻璃地窗的畫室也沒有人。

error算是聽見了一絲動靜,握了握拳便走上前去,推開半虛掩著的門,還沒來得及全部打開,就從飄浮閃爍的亂碼間窺探到——

「他-他媽的這-這人洗澡-澡怎麼不關-關門啊!!!」

ink叩指按下熱水器開關,轉身哼著小曲扳開花灑龍頭。先是抬臂撚指解下圍巾,厚重的咖啡色化纖布料下是ink頎長的脖頸。再是牽扯著外褲的背帶,貼身背心,襯衫。

兩指順著脛骨和腓骨之間的縫隙擠入,拉扯布料向下褪,將勾在跟骨的長襪推離足尖。

朝已預熱完的水湊上,印著墨色細線的胸骨淋上水花,從第二對肋開始至第十對順著印記揉搓,以略顯粗糙的毛巾擦拭。

「色情。」

error腦子裡只有這一個詞

.....不-不對!!!我看-看什-什麼我-

error後退兩步,蹲坐在地上,白色的ERROR字樣再次叫囂著爬上視線,卡頓著發出噪聲,為了不被ink察覺他只能關上...不,已經被發現了。

ink就這麼光著屁股飛奔過來扒住了合到一半的浴室門,冷眼望著error因亂碼作祟頓住的身形

「你還有這種愛好?」
 無比尷尬的四目相對。

error以當初ink躲他藍線的幾分身手從狹窄的門縫中猛地踹了ink的臉一腳。看他失去重心栽倒才悻悻合上

「媽的。」

再也沒有比error偷窺人洗澡偷窺得更理直氣壯的人了。

但error還是沒有走。

他就這麼直愣愣地坐在ink的沙發上,他想開口說點什麼,又覺得這時候說什麼都像個傻逼,但好像踹了偷窺對象的臉一腳再坐在人家客廳更像個傻逼。

ink匆匆擦乾身體,裹了條浴巾就興沖沖地衝出來

「你反悔了嗎!!!作為看我洗澡的報酬來跟我談戀愛吧!」

「?」

error的迷惑爆出了屏幕。

「我還-還以為你恨-恨我。」
   
 「這不影響我同時也愛你。」

ink沒心沒肺地扯了一個難看的微笑。

error意思意思給他臉上來了一拳。

「你最-最好說清楚。」

「我要是說清楚了你就不會想跟我交往了。」
   
 「你不說我也-也不會跟你交往。」

「不如出去喝杯奶茶再聊?」

「....成。」

算是擺脫了尷尬的局面。

ink真的對這套衣服煩到了極點。一套又一套,一層又一層,穿完不夠還要加二十斤配件。

但ink哪敢抱怨呢,那可是他的creator為他設計的。

整整衣冠,便自顧自地揪住error的圍巾邁著大跨步就出門。error被他勒得難受,擠出幾個模糊的音節,伸手掐住ink的手腕。

ink頓了下來,回頭對上error的視線,他察覺到error的手在抖。

「怎麼了?」

「....你-你。放開-開我圍巾。」

「我怕你跑了」

「在你眼-眼裡我就是這-這種人-人麼?」

「.....」

ink撒手放下了error的圍巾,error死裡逃生,拼死拼活喘著氣,將手中捏著的物件又收緊一圈。

「你..不放....你打算就這麼牽著嗎?」

ink抬起另一隻手,悄悄摸了摸error的指尖和被error掐得生疼的手腕。

「哈?..不!」

error猛地甩開了ink,然後是幾秒鐘尷尬的沉默。ink又伸了伸手,但他並沒抱什麼希望。

error看了看ink閃著光的瞳眸,又看看他的手。歎氣,猶豫著再次握上ink戴著茶色半指手套的手。不過這次更加溫和,畏縮。

還是抖得厲害。

「不樂意也沒事...-」

「沒-沒關係。」

ink刻意跟error挨得很近,error總會在ink快抓到距離的時候躲他,他就再湊,error被他整怕了,揮拳,ink就低頭閃開然後露出賤兮兮的笑容,抓准時機靠得更近。

error快瘋了。他尖叫著,嘶吼著。他還是沒忍住以叫喊的形式表達。

「你-你他媽-媽今天是-是怎麼回事??!!」

對方沒有回答,只是攥緊了那隻手。繼續自顧自向前。error停住了腳步,卻沒有放ink走。

垂眸。

「.....我累了。」

「我也許不愛你,但我想再進一步。跟我的老宿敵。」

「ink。」error沉下來的嗓音令ink感覺腳下淨是虛無「都到這份-份上了你還要撒謊?」

「哈——?被發現了?」

「我想創造點突發事件讓creator更積極,僅此而已。」

「我還以為光-光是我們牽個手就-就夠他們腦補一年了?」
 「如果你想聽實話——我想來段戀愛。為了creator的創作力。」

「跟-跟誰都好?」

「跟你。」

「我-我猜你跟其他-他人也是這麼說的。」

「只有你樂意跟我就這麼聊下去。」

「我可-可是ERRO-OR。」

「那你願意跟我交往嗎?相互都沒有感情的一段利益關係?」ink加重了'相互'兩個字。

error有些發毛,因為他突然意識到ink是認真的。

「我能-能得到什麼呢?如果只是利益-益關係的話。」
   
 「一個可愛的男朋友和他的broomie花?」

「pu-ffffffffff-成交。」

出於某種因素,error並不想拒絕ink——畢竟沒人能對雙關笑話說不。

也許就當打發打發時間?

沒人選擇走捷徑,先是輕輕勾著對方微微發燙的肢體末端,再有人主動拉近,ink摩擦著error的指腹,感受著手中的溫存和細微的顫抖,一步步走著。

error覺得自己被擺了一道。

10119

乱码墨互殴二三事(一)

姐妹写的,她没有lof我代发(日

她太会写了💪💪💪

1.

   “嗷!!!!!!”

  ink的惨叫足以大到au之外都可以听到。

  “我日!!!”ink从漆黑中弹起来,他看见了什么?哦~是error脸上的银蓝线条和他炯炯有神的瞳孔!

  ink抄起broomie朝error的脸上挥去。

  “……”error躲开了ink的攻击!

  ink再一次以大到au之外都可以听到的声音说:“打我干什么啊!!!!”

  “?你不是死了吗”error说。

  “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

  “…反弹。”

  “超级反弹!”

  …………………

  两个幼稚鬼争吵不休...

姐妹写的,她没有lof我代发(日

她太会写了💪💪💪


1.

   “嗷!!!!!!”

  ink的惨叫足以大到au之外都可以听到。

  “我日!!!”ink从漆黑中弹起来,他看见了什么?哦~是error脸上的银蓝线条和他炯炯有神的瞳孔!

  ink抄起broomie朝error的脸上挥去。

  “……”error躲开了ink的攻击!

  ink再一次以大到au之外都可以听到的声音说:“打我干什么啊!!!!”

  “?你不是死了吗”error说。

  “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

  “…反弹。”

  “超级反弹!”

  …………………

  两个幼稚鬼争吵不休半天,好不容易换了个话题。

  “这是哪里?”ink望向漆黑的四周。“应该说是哪个au?”

  “这叫乌漆嘛黑之下。”

  “????????????”

  又是一段沉默。

  “你要毁了这个au吗?”

  “……好。”

  “???????????”

  又是一场混战。

  

2.

   ink裹着被子,骨节手指轻戳发送,帖子出现在最新列表里。

  “震惊!error竟然做出这种事!!”

  热度在一瞬间上升,虽然标题很是劲爆,但内容让人充满了乌鸡鲅鱼的想法。

  “毁灭au后居然不洗手!!!!”

  

  error以有点诡异的心情戳了一个“?”上去。

        改天打一顿。

3.

  

  ink不知道从哪里拿到两张游乐园的票,约error出去不是好选择,但总比一个人去要好。

  ink用地底网私信了error。

  “在干嘛?”

“[巧克力照片]” 

  随后error在地底网首页看见了很微妙的帖子。

  《震惊!error竟然做出这种事!》

  正文是:error吃巧克力居然撕包装纸!!!!

  error轻轻扣下1个问号。

  

  ink私信了一句,想删帖就来跟我去游乐园走一趟。

  怎么会有这么爱绕弯子的人。

  

  

  游乐园当天。error如约赶到。ink骑着broomie赶来,他在干什么?哦~原来是在cos哈利波特。

  error感觉自己像个幼教老师。

  error在路上买了个米老鼠头箍,趁ink一个不注意套在了ink头上!!!!!

  “?”

  “有点夹脑门”ink说。

  

  error贱兮兮的露出了金色的大黄牙,拿出手机一顿拍。

  轻轻上传地底网。

  报复心。

  

  “害挺好看。”

  “?????”

  神经病。

  

4.

  辣椒真是世界上最恶毒的东西。

  ink因为妨碍风化被捕。

  

  

  “世界上最辣的火鸡面!!!”ink对着手机镜头激动的说。

  直播间人气爆满。reader们的弹幕一条一条发送。

  这正是ink想要的。

  

  突然!野生的error出现了!!

  

  “……?”error发表了他激烈的疑惑。

  “我在直播!”

  “要不要一起吃火鸡面!?”

  “不要。”

  “大家看!au毁灭者error居然不敢吃辣!” 

  “嘻嘻。”ink回头对error嬉笑几声。

  

  “嗷!!!!!!!!!!”ink再一次被暴揍。

  

  “我吃。”

  

  神经病啊!!!!!

  

  

  火鸡面比赛正式开始了。

  首先,是我们的ink选手!!

  

  他面露自信!丝毫不慌!举止端庄。

  猛的嗦了一口面!!

  “还好……嘛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

  太他妈辣了。

  突然!!ink的裤子猛的燃烧起来,喷出十米长的火焰,房子瞬间成了一片火海。

  error满目惊恐。

  他再次扣下1个?

  

  弹幕a:“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弹幕b:“error怎么还不吃”

  弹幕c:“?我嬲”

  

 “弹幕问你怎么…嗷嗷嗷嗷嗷嗷痛!怎么还不吃!”

  “……”

  “嗷!!!!!!!!!”

  “……”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痛痛痛痛妈妈妈妈妈妈!”

  “行…吧。”

  

  error嗦了一小口面。

  

  屁股两开花。

  

  ink和error因为妨害公共安全被捕了。

Template与Pale搬运翻译

Somewhere Else

part ③

te见面了是真牛逼。
翻译: @CoCo水君 

Somewhere Else

part ③

te见面了是真牛逼。
翻译: @CoCo水君 

4U

【IE】【战争paro】乱 世 〈1〉

*cp仅有IE,后期可能会出现Dnm

*战争pa,架空世界

*大概是个中长篇

*ooc预警,能接受的话,开始--〉


s城忽然爆发了一场动乱。


形形色色的人们高举着使用鲜艳红色油漆标注的白色硬纸牌,上面清晰的写着几个字便蕴含着人们无限愤怒的话,“赶走怪物!”


error不屑的用指尖划过窗帘,转身坐在一把已经有几处露出弹簧的老旧沙发--这已经算是不错的庇护所里的物件了。


“嗤,”error用鼻腔发出一声嘲笑,“真可怜,我居然也沦落到要和自己的对手苟活的地步。”


“少点抱怨吧,”一旁的ink翻阅着一本不知是谁留下来的日记本,头也不抬地说着,“这也是迫不得已,还想过以前的日子吗...

*cp仅有IE,后期可能会出现Dnm

*战争pa,架空世界

*大概是个中长篇

*ooc预警,能接受的话,开始--〉


s城忽然爆发了一场动乱。


形形色色的人们高举着使用鲜艳红色油漆标注的白色硬纸牌,上面清晰的写着几个字便蕴含着人们无限愤怒的话,“赶走怪物!”


error不屑的用指尖划过窗帘,转身坐在一把已经有几处露出弹簧的老旧沙发--这已经算是不错的庇护所里的物件了。


“嗤,”error用鼻腔发出一声嘲笑,“真可怜,我居然也沦落到要和自己的对手苟活的地步。”


“少点抱怨吧,”一旁的ink翻阅着一本不知是谁留下来的日记本,头也不抬地说着,“这也是迫不得已,还想过以前的日子吗,那是在白日做梦。”


error不愿再去理会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前不久他们还被人们拥护着,现在却一转攻势,倒真成了他们口中要打倒的“怪物”。


门口响起了几阵轻快而急促的敲门声,ink和error同时放下了各自所思索的事情,注意力完全被那声响所吸引。


两个骨都屏住呼吸,紧张的望着那扇门,一声也不吭。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这里再被发现,那么寻找到下一个庇护所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更何况现在都在追击他们。


“ink?error?你们在里面吗?”门口再次传来声响,那是被两个骨所熟悉的嗓音,“快开门,他们在追击我们!”


“是blue!”error尽量压制住惊喜的情绪,用极其小声的音量对ink说,刚想起身开门时,ink猛地将他扯回到身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正当error想愤怒的推开ink时,门口再次传来骚动,这一次却只有男性人类的声音。


“*的,这里也没有吗,”一个男人有些恼怒的说着,“这群怪物到底躲去哪了?!”


“冷静些,我们再找找。”


“还要怎么找,照我说的话我们应该去别的楼看看,”另一个男人用更大的音量几近是吼着,“我已经模仿的够像的了,它们要是在的话,听到它们同伙的声音不可能不会出来!”


“别急,抓到他们的话,我们怕是要直接做官咯!”


……


声音渐渐消隐了下去。


error有些惊恐的喘着气,颤抖着声音对着面前的ink说,“还好你拦住了我……他们真是越来越卑鄙了……”


ink冲着他表示安慰的笑了笑,继续认真的查看着日记本,说,“上面写了很多,包括这次动乱的缘由和计划,估计是他们那里的人搬移时不小心落下的。”


“可真是有够烦的,”error再次坐回到沙发上,拿出自己那副红色圆框眼镜擦拭着,“我们还和nightmare他们走散了。”


“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今晚我们好好休顿一下,明早我会叫你起来,到时候再去别的地方试着找找dream他们。”ink说完,终于将那本日记本放回到他临时找到的背包中--人类研究出来的屏蔽网笼罩着整个城,使他们一点魔法攻击也使用不了。


“用不着你叫我我就会起来的,”error收回眼镜,闭上眼假寐着,露出一抹骄傲的笑容,“可别小看我。”


ink无奈的看着他,却抑制不住嘴角的笑容,这样糟糕的情况,却因为有了同伴的陪伴,也显得好转了许多,即使是相处不太融洽的同伴。


“你先睡吧,我守一下风,”ink起身走向门口处,“我还不太困。”


error用鼻子发出一声冷哼,“到时候体力不支可别指望我救你,彩虹混蛋。”


---


零星有几声鸟鸣传来ink脑海里,他小心翼翼的拉开灰尘蒙蒙的窗帘的一角,天空已经开始泛起了鱼肚白,大概是凌晨五点左右。


于是他将窗帘放下,晃了晃还在沙发上沉浸在梦乡的error,“嘿,起来,我们该出发了。”


“嗯……”error闷哼几声,“那么早……”


“噗嗤,”ink没有忍住笑意,肆意的笑出声来,“昨晚是哪个家伙说不用我叫也会起来的?”


听到这话,本来还在迷糊的error立刻振奋起来,给了ink一记白眼,立刻跳下来整理自己的外衣。


“走吧,记得跟紧我。”ink拿过背包,走到门口侧耳倾听着外面得动静。


“知道了知道了,”error不耐烦的说着,“我又不是小孩子。”


-tbc-


血狼今天咕了吗
我!画!完!了!我是不是巨高(...

我!画!完!了!
我是不是巨高(ge)产(zi),快夸我(bushi)
私心拟人ink和加耳钉的error
快落咕咕咕

我!画!完!了!
我是不是巨高(ge)产(zi),快夸我(bushi)
私心拟人ink和加耳钉的error
快落咕咕咕

10119

Your eye

*eie無差

*每隻畫手都有一個寫文夢.jpg

*過度ooc,描寫崩壞預警

*舊文重發,再清lof我是狗

ink的眸子如星辰大海,蘊含著萬里江山與鯤鵬巨獸,億萬星辰在瞇成微隙的眼眶中閃耀,即使已歷經世間百態也能從他的眼中再次感受到震撼。

error從不敢直視ink的雙眼,他害怕在再次感受到異樣的感情後再也挪不開視線。

但我想error比起愛慕之情對這異常有更好的解釋——我是說,誰會不喜歡一個暖洋洋軟乎乎,渾身散發著某種光環,如曜日般積極向上的au守護者呢?

即使他溫暖的微笑後藏匿著一對無色冰冷,不帶任何情感,令人背脊發涼的純白色瞳孔。

他們是宿敵,是互相仇視,廝殺至死的扭曲關...

*eie無差

*每隻畫手都有一個寫文夢.jpg

*過度ooc,描寫崩壞預警

*舊文重發,再清lof我是狗

ink的眸子如星辰大海,蘊含著萬里江山與鯤鵬巨獸,億萬星辰在瞇成微隙的眼眶中閃耀,即使已歷經世間百態也能從他的眼中再次感受到震撼。

error從不敢直視ink的雙眼,他害怕在再次感受到異樣的感情後再也挪不開視線。

但我想error比起愛慕之情對這異常有更好的解釋——我是說,誰會不喜歡一個暖洋洋軟乎乎,渾身散發著某種光環,如曜日般積極向上的au守護者呢?

即使他溫暖的微笑後藏匿著一對無色冰冷,不帶任何情感,令人背脊發涼的純白色瞳孔。

他們是宿敵,是互相仇視,廝殺至死的扭曲關係——error是毀滅者,一切的一切都是錯誤,而他便是整個由代碼構成世界中最大的【蟲】。ink作為他的對立面存在,那傢伙不論何種場面永遠向上提拉的嘴角令人懷疑他到底有沒有感情,也許只有這樣才能做到絕對公平,才能成為該死的au守護者。

正因如此,error才一直盡力躲著ink,尤其是在意識到自己對ink除了憎惡還有其他感情之後。

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他跟ink難得的休戰,被畫家提議要不要一起追劇時——

error在遞爆米花的時候與他對上了視線。

四目相對。

像是胸腔中報廢已久的某個生鏽配件重新運轉般,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複雜情緒,error能聽見自己劇烈的心跳

「砰咚 砰咚 砰咚」

他戀愛了。

error的手在空中停留了很久,他迫不及待想撫摸ink的臉頰,脖頸,想與他緊緊相擁,親吻,以及——不!

這想法他媽的詭異透了,error簡直想當場用圍巾勒死自己

「?」

ink注意到他的反常,歪了歪頭。

「呃-不...沒事...我-

  我去透透氣。」

error就這麼頂著一身躁動的亂碼起身離開。

冷風像是要硬生生打醒這個瘋子似的狠狠拍在臉上,刮得error生疼,環顧四周,深夜後未熄燈的也只有這一家罷,黑暗中最後那一抹暖黃色的光亮襯托出error愈發孤獨的身影。

他從口袋裡摸索出一盒煙,還未點燃便被ink猛地按住

「——??!」

「欸欸...error你什麼時候有這種惡習了?」

「倒是你不要冷-冷不丁出現在別-別人背後吧?!」

error半惱,不輕不重的錘了一下那彩虹混蛋的狗頭

「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ink揉揉眉心,倚靠在鐵質欄杆上,抬頭望著夜空中那輪明月,眸子中映出星星點點的月光

是星雲。

error偏過頭,望著ink臉上的墨跡出出神。「..如果-我說-說沒有呢.」

「我信你個鬼。」ink擺擺手,轉而看向error,翻了個白眼,輕歎道。「好啦,進去吧,外頭冷。」

他又扯出那“au守護者”的招牌笑容,拽著error的袖子,拉開推拉門,邁步往裡走

「等下。」

「?」

撫平混亂的呼吸,摒除一切雜念,你是瘋子,做自己想做的就好了。不計後果。

error顫抖的手撫上了ink的面頰,滑過墨跡,與尚未來得及修復的傷痕,凝視著他的瞳孔,逐漸沉淪。不等ink反應過來,error就捧著他的臉,彎腰吻了上去。

骷髏沒有唇,齒與齒的碰撞也許沒有那麼美好,但error也不願時間再流動一分。

明月照耀著他兩人的身影,飛鳥掠過後再也不回頭,也許正如他所願,世界齒輪已停止運轉。

「——error??!」

ink慌忙推開error,抹了把嘴,後退兩步,滿目驚恐。

也是..啊。

將這份感情掩埋忘卻好了。

他可是ink啊。

error一時急得不知道怎麼辦 他想道歉又不知從何開口,想坦白感情也從心底明白不會有結果。

死機也許是最好的對策,對,逃避現實即可。

但error還沒來得及停止思考便被ink充滿陽光的嗓音打斷。

「你..喜歡我?」

「...」

「...?」

「天-天殺的-這還用--用猜嗎??!!」

他為ink過長的反射弧感到抓狂。

「我愛你。」

ink瞇眼,沒心沒肺地笑著,如鮮花綻放般,玫紅的心形瞳孔隨著窗外的枝杈輕輕晃動。微風拂過,帶起ink的圍巾飛揚。

error就這麼盯著他的眼眸,好似置身花海,ink眼底更多的是溫柔,只覺被玫瑰花瓣悄然掩埋,帶著清香安葬,死而無憾。

比起得到回應的震驚,error心底更多的是對ink能感受到愛意的疑惑。ink真的有感情嗎,哈,無非是安撫人防止自己當場跳樓的無用話語罷。

如果是謊言的話,就讓我被這個混蛋騙得團團轉吧。

「哈..你其-其實沒這個必要。

   ..回屋去吧。」

「好。」

4U

【IE】一场感冒引起的故事

  • IE甜向

  • 感冒难受死我了

  • ooc预警,能接受的话,开始——>

S城突然窜起了一阵流行性感冒的风气,就连平时足不出户的error也被传染了感冒。



Ink无奈的看着眼前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的error,端着从alphys那里取来的药汤,说,“你不吃药你自己也难受,快点把药吃了。”

“不,”从被子里穿来带着鼻音而沙哑的声音,“我可以自己痊愈。”

“你要是真的体质好的话还能被传染?听话。”ink一只手端着碗,另一只手伸上前扯住被子。

“不要碰我!!!!!!!!”error大叫着,挣扎着想攥紧被子好不被挖出来,结果因为感冒的缘故...

  • IE甜向

  • 感冒难受死我了

  • ooc预警,能接受的话,开始——>

S城突然窜起了一阵流行性感冒的风气,就连平时足不出户的error也被传染了感冒。

 

 

Ink无奈的看着眼前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一个粽子的error,端着从alphys那里取来的药汤,说,“你不吃药你自己也难受,快点把药吃了。”

“不,”从被子里穿来带着鼻音而沙哑的声音,“我可以自己痊愈。”

“你要是真的体质好的话还能被传染?听话。”ink一只手端着碗,另一只手伸上前扯住被子。

“不要碰我!!!!!!!!”error大叫着,挣扎着想攥紧被子好不被挖出来,结果因为感冒的缘故根本用不上力气,对方轻而易举的就扯开了包裹着他的被子。

“快·喝。”ink压低嗓音,瞳孔变幻出红色靶状,盯着身下的骨看。

“切,等我感冒好了一定要把你打趴在地上。”error撇着嘴,在ink的压迫下只好乖乖接过那碗药,做好吃苦的准备之后猛地灌一大口。

“诶,”error惊奇的抬头,“甜的?”

“我在里面加了一些糖,”ink笑着说,“你不是喜欢甜的吗,我问过alphys了,她说加糖不会影响药效,我就加了。”

‘该死,干嘛这么温柔……’error一边喝着一边暗自在心里想着。

 

 

“error,感觉好——”刚推门进来的ink发现某只不安分的骨妄图撕开一只巧克力,立刻冲上前去将那块巧克力抢过来,“你感冒还没好,不能吃巧克力。”

“去死,彩虹混蛋,”error竖着中指,怨恨的看着他,“我可以吃!”

“你听听的声音,是不是想明天说不出话?”ink一边说着一边将巧克力收起来,拿起热水冲泡着药剂,“等你病好了再吃。”

“好烦。”error说着,赌气一般的把整个骨埋在被子里,蜷成一团不打算再理会管三管四的骨。

“哎,”ink叹口气,“我可以让你吃一点点巧克力。”

“不要,滚。”

“把药喝了。”

“滚。”

 

 

午休时刻,食堂内所有骨都吃的很开心。

除了error。

Error看着眼前餐盘里与往日大有不同的青菜等很清淡的食品,再看看一旁餐盘内几乎全是大鱼大肉的邪骨团的成员们,不满的说了句,“我一会再去夹些肉好了。”

话刚说完,error便一直感觉有一道炽热的目光盯着他,扭头一看,是坐在隔壁桌和dream、blue一起的ink。

Error沉默了一下,看着ink,对方仍然盯着他,瞳孔变幻出警告意味的感叹号。

“啧,”error只好舀了一大勺青菜,一边吃一边说,“不吃肉就不吃肉。”

话说完,这才感觉到那个彩虹混蛋终于移开了视线,继续和旁边的骨有说有笑。

 

 

刚上完难耐的文科,error立刻控制不住自己的睡意,倒在桌子上准备进入梦乡。

临近上课的时候,ink猛地摇醒了error,伸手探向error的额头,有些着急的说,“是不是发烧了你?!”

Error反应过来后,向后缩好躲掉ink的手,自己摸了摸,说了句,“憨批,我只是困了。”



“我觉得我感冒好了,”error说着,“我嗓子都不哑了。”

“烧糊涂了已经?”ink说着,试图伸手去摸他的额头,被对方立刻躲掉。

  刚想证明给那个骨看的error立刻干咳了几声,在对方含着笑意的目光下,开口恨恨的说了句,“shit。”

10119
無料(1/2) 可能不會放在攤...

無料(1/2)


可能不會放在攤上

cp25找一隻矮得出奇的亂碼貓貓獸裝 擼毛會掉明信片(?

無料(1/2)

 

可能不會放在攤上

cp25找一隻矮得出奇的亂碼貓貓獸裝 擼毛會掉明信片(?

10119
嚎了半天要重畫的亂碼貓 就是一...

嚎了半天要重畫的亂碼貓


就是一個貓貓式設計 不是au嗷

設定是開放的 直接拿去套劇情/畫圖ok 註明設計者是我就好

嚎了半天要重畫的亂碼貓

 

就是一個貓貓式設計 不是au嗷

設定是開放的 直接拿去套劇情/畫圖ok 註明設計者是我就好

yz二弱
兄弟gogogo 9.1开学美...

兄弟gogogo

9.1开学美好时光来一发
发现我都没有怎么画过fresh惭愧于是
摸了这个粗来

啊!这简直是个不大会出现的场面,就是脑脑玩……!
我想的是这样
————————————————
大概他俩难得共同面对一个旗鼓相当(划掉)大概也是比较恶劣的对手(是吗)
主要是err处于各种原因(啊,接触恐惧啊,近视啊,或者有些什么勾起他糟糕的回忆啊)
处于劣势状态后,fresh简直没眼看就冲上去了吧……!
这种情况下丝线也没办法好好控制吧……!想要阻拦但是直接被挣脱乐的那种感觉……!

—————————————————
仍然是在练习中啊……!上色
不知道是不是哪里还有小细节处理不好……我是超粗心玩家

见谅!...

兄弟gogogo

9.1开学美好时光来一发
发现我都没有怎么画过fresh惭愧于是
摸了这个粗来

啊!这简直是个不大会出现的场面,就是脑脑玩……!
我想的是这样
————————————————
大概他俩难得共同面对一个旗鼓相当(划掉)大概也是比较恶劣的对手(是吗)
主要是err处于各种原因(啊,接触恐惧啊,近视啊,或者有些什么勾起他糟糕的回忆啊)
处于劣势状态后,fresh简直没眼看就冲上去了吧……!
这种情况下丝线也没办法好好控制吧……!想要阻拦但是直接被挣脱乐的那种感觉……!

—————————————————
仍然是在练习中啊……!上色
不知道是不是哪里还有小细节处理不好……我是超粗心玩家

见谅!祝开学快乐!

4U

【IE】同 桌 情 谊 ?

  •   学院pa,只有糖

  • cp仅有IE!!!

  • ink和error是同桌

  • ooc警告,能接受的话,开始——>

枯燥的夏日,在蝉鸣阵阵的映衬下,炽日散发的热量使周围的空气变得沉闷了起来。

  蓝的透彻的天空飘着许多洁白的云朵,校园里时不时发出一阵阵的吵闹声。

  身为学校资深骨干教师的sans表示他对这里十分满意,慢悠悠的生活,安静听话的学生,学校给予的优厚待遇,都是他留在这里的理由。

  直到这一届。

  随时拿着拖把的学生会副会长以及一天到晚只会管闲事的学生会会...

  •   学院pa,只有糖

  • cp仅有IE!!!

  • ink和error是同桌

  • ooc警告,能接受的话,开始——>

枯燥的夏日,在蝉鸣阵阵的映衬下,炽日散发的热量使周围的空气变得沉闷了起来。

  蓝的透彻的天空飘着许多洁白的云朵,校园里时不时发出一阵阵的吵闹声。

  身为学校资深骨干教师的sans表示他对这里十分满意,慢悠悠的生活,安静听话的学生,学校给予的优厚待遇,都是他留在这里的理由。

  直到这一届。

  随时拿着拖把的学生会副会长以及一天到晚只会管闲事的学生会会长,总是穿的一身黑并且喜欢把保洁刚打扫完的地面全部弄脏的不良少年1号和整天弄毛线要学编织的不良少年2号。

  明明学校已经多次禁止携带管制刀具偏偏就是要带的中二少年、看起来就像个反社会类型的骨和立志要吃穷学校的脑子有洞。

  sans深深叹一口,看着学校里渐渐汇聚的学生,噩梦般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1.

 

又到了令人激动的午休时刻。

突然胃痛的error只好趴在桌子上,蜷着身子,一言不发,默默听着旁边nightmare他们的聊天。

“你没事吧?”恰好路过的ink见自己的同桌貌似很难受的趴在桌子上,双手捂着肚子,似乎明白了什么,停住脚步询问着。

Error慢慢抬起头,一看是那个彩虹混蛋,逞强的说着,“没事,快滚。”

“哦。”说完,ink便出乎error意料的离开了,很干脆的,离开了。

大抵是二十分钟过去了,腹部依旧隐隐作痛,error无奈的趴在桌子上,静静的等死。

身旁貌似出现了什么东西落在桌子上的声音,error再次艰难的抬头看去声源处,那是一包治胃痛的药以及一杯热水,再往上看,是ink笑嘻嘻的脸。

糟糕,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边的nightmare和dream同时这么想着。

 

2

 

Undyne在讲台上情绪激动的讲着格斗理论课。

感觉到一阵疼痛的ink猛地看向小腿,上面有一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割伤的口子,伤口不浅,甚至还在滴滴答答的流着墨水。

Ink翻了翻书包——又忘记装创口贴了。于是只好无奈的戳戳一旁认真听着的error,微微将小腿抬起,伸手指了指伤口给那骨看。

Error瞟了一眼,转过头去继续听课,并没有打算理会ink的意思。

Ink只好叹口气,用手撑着头,只好等它慢慢恢复了。

课间时分,ink想到一件路上发生的事情,刚想激动的告诉error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根本不在,便干脆扭头向后桌的dream讲着。

上课铃已经打了第二遍了,ink看向旁边依旧空空如也的座位,sans老师已经进入教室,翻开名单开始一场随意的点名。

Ink在书桌里拿出手机,打算偷偷发短信催促error赶紧回来,还没按下发送键,error从后门溜进来,稳稳的坐了下来。

Error伸手,敲了敲ink的桌面,见对方不理会自己,再次敲了敲。

“29页第一题。”ink装作不耐烦的样子说着,谁叫他刚刚都不理我呢?

突然一盒还未拆封的创口贴被丢在ink面前,他猛地抬头又惊讶又开心的看向error。

“我只是刚好路过超市,看见有这个,顺手买来而已,”error被对方盯得有些不自在的说着,看见对方的眼神,虚张声势的说,“都说了恰巧看见。”

“好好好~”ink回应着,心里想着,不坦率的家伙。

创口贴可是被摆在超市最里面的架子上。

 

3

 

今天是ink的生日,身为学校里的风云骨物,自然不少骨自发的为他举行生日派对。

趁着时间长达两个小时的午休,食堂里出现了很多骨围着一个骨唱生日歌,中间还摆放着一个做工粗糙的蛋糕。

Ink向四周环顾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他,好吧。

等到下午第一节课开始的时候,ink看向他那正在认真看书的同桌,一阵无语。心里闷闷想着,我记得你明明是个不良来着。

晚自习,学校突然停了电。

一下子原本安静的班级突然炸了锅,大家叽叽喳喳的吵闹着。

在这一阵子的喧闹声中,ink清晰的听见了error小声的对他说了句,

“生日快乐。”

 

4.

 

马上就要到一年一度的分同桌考试了。

Ink看着坐在一旁正在织着围巾的error,戏谑的开口说着,“真舍不得和你分开,我还想和你做同桌。”

刚想看对方害羞模样的ink,却没想到error淡定的回答,“我也是。”

一下子,ink只感觉到了自己脸部温度的上升。

还有后桌的dream和nightmare的嘲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