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es

15.2万浏览    13063参与
🌕可可碱🌑

【紡夏】失

早上八点多,因为无论如何都很在意昨天的实验结果,所以逆先夏目一早就来了秘密房间。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i?”

这么自言自语着,传来敲门声。“夏目君?”

夏目叹了一口气,转身去开门。

“前辈怎么了e?”眼前的人神情很慌张。

“夏目君!”

“所以怎么了e?”

“……”纺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说话a?不能说话a?刚刚不是有好好说出来吗a?”夏目有点不明白了。

纺指了指夏目,说到:逆,先,夏,目。

“我是i…”

又指了指自己,即使很努力也完全没能发出声音。

毕竟奇怪的咒语见的很多,逆先夏目明白一点了:“不能讲出自己的名字i?”

纺摇了摇头,回头拿出switch的新照,指着宙,同...

早上八点多,因为无论如何都很在意昨天的实验结果,所以逆先夏目一早就来了秘密房间。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i?”

这么自言自语着,传来敲门声。“夏目君?”

夏目叹了一口气,转身去开门。

“前辈怎么了e?”眼前的人神情很慌张。

“夏目君!”

“所以怎么了e?”

“……”纺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说话a?不能说话a?刚刚不是有好好说出来吗a?”夏目有点不明白了。

纺指了指夏目,说到:逆,先,夏,目。

“我是i…”

又指了指自己,即使很努力也完全没能发出声音。

毕竟奇怪的咒语见的很多,逆先夏目明白一点了:“不能讲出自己的名字i?”

纺摇了摇头,回头拿出switch的新照,指着宙,同样也发不出声音。

“不会吧a……只能讲出我的名字i?”

纺用力点了点头。


“这真是……可以写字吗a?”逆先夏目撕下一张草稿纸,拿出笔筒里面最新的一只圆珠笔,在确认可以写出水来之后和纸一起递给坐在对面的青叶纺。

纺依然顺利地写出了逆先夏目的名字,而写其它字时无论怎么用力都好像不会写这个字一样,歪歪扭扭下笔,什么也写不出来。

“匪夷所思i。”夏目低头沉思着,“真的有这样的咒语吗a?是诅咒吗a?”

正要去一叠一叠的书堆里面找书,夏目突然回头看着青叶纺。

“现在是上课时间吧a?”

纺点头。

“算了e……这样也没办法上课就是了e。前辈一起来找找吧a?”

纺起身,走到夏目身边蹲下,拿起一本书翻阅起来。

三个小时,查找未果。

“啊a……这真的是存在的吗a?完全找不到任何资料啊a?”

这时,纺突然开口。“夏目君。”

“怎么了e?找到了吗a?”

纺摇头,然后指着书本,又摇头。

“这本书里没有u?为什么特地告诉我这种事i?”

纺担忧地看着夏目,没有说话。

“这……”虽然夏目看见他的表现猜的十有八九了,但还是不怎么能相信。“文字……也看不懂g?”

纺点点头,但又觉得有什么缺漏,又指了指夏目。

“除了我的名字i?”

纺郑重的点点头。虽然夏目心里很着急,但是确实稍微安了下心。

是我啊。

自己觉得这是自我感动之后,夏目又全身心投入到研究解决方案中。


“hu~hu~宙来找师父玩了!前辈也在啊!……师父是担忧的颜色?”

“宙,现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做o。前辈他现在好像中了诅咒o……前辈i?”

纺才回过神来,看到宙的时候略带惊讶。

“前辈好奇怪啊?是因为宙没有好好和前辈打招呼吗?前辈好~”

纺依然只是疑惑地看着宙,然后突然拉住夏目的手。“夏目君!”然后指着耳朵。

“除了我的话都听不见n?”夏目迟疑地说。

纺点头。

“这样下去不行g,也许前辈还有其他会失去u。前辈先坐下休息i,我去给你倒杯茶a。”

青叶纺把书归回原位,坐在座位上,一声不响地看着夏目倒茶的颤抖的手,撒得地上到处都是。


“前辈i。”夏目端着茶走过来。

“夏目君。”

“嗯n?前辈又……”

纺拉过夏目,轻轻地拥抱了他。

夏目把头埋在纺的肩膀前,安心的感觉蔓延。

“……谢谢e。”

之后,纺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会。被夏目叫醒的时候,已经是晚饭时间。

“前辈i?”

“夏目君?”

“前辈吃点东西吧a……我稍微有点头绪了e。宙我已经让他回去了e。”

纺疑问地看了看夏目,强烈的不好预感向夏目奔涌而来。拿来夏目之前从教职工电脑搞来的资料,夏目把电脑摆到纺面前,和纺坐在同侧,指着电脑上的人的照片。

“这是knights的朱樱司i。”纺摇头。

“这是衣更真绪,之前和他们团一起活动过吧a?”纺握住夏目的手,轻轻摇头。

“这是宗哥哥e。和前辈在一个社团n……能想起来吗a?”纺还是摇头。

“这是……”

“逆先夏目。”

还是只认识我一个人。已经严重到损害记忆的地步了,前辈到底怎么染上这种诅咒的?

夜色悄悄降临,夏目一点睡意也不敢有,生怕前辈再怎么恶化。看着夏目忙碌的背影,和时不时传来的“前辈再坚持一下a”的声音,纺闭上了眼睛。


或许原本就是这样的吧……我的一切都是和夏目君联系在一起的。如果没有夏目君,那些名字我也无从得知,那些声音我也无法听见,那些回忆我也无法形成……就算现在,夏目君还是陪在我的身边。现在的生活,其实本质和正常的时候没什么不一样。

纺单方面地这么想着,又觉得是自我感动。

但是我一直被爱着……这点不用质疑的。

纺睁开眼睛看到夏目,安心地笑了。

夏目紧张地走过来,习惯性问了一句:“怎么了e?前辈哪里不舒……”

纺温柔地堵上了夏目的嘴,轻轻摸着夏目的头。

这就够了吧?

夏目的脸开始发烫,纺从夏目眯起的金色眼眸中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前辈还是没怎么变呢e,对我来说o。”两人这么对视着,安心地笑了。


夏目看了下表。

啊,已经这么晚了。想到要为了前辈治好就不小心努力得有点沉醉了。前辈也不会嘲笑这样的我的吧?

看向前辈,因为头晕已经在书堆里睡着了。夏目伸了伸懒腰,看着试管里已经开始反应,叹了一口气,再只需要五个小时就可以了。虽然从没见过这个咒语,但夏目还是调用了所有能知道的东西配出了一剂,即使无法解除,应该也能缓解,至少可以安神。

夏目也有点疲倦,从以前纺拿被子的地方拿出里面唯一的一条被子,轻轻躺在纺的旁边,盖上。

“晚安n,前辈i。”

月光
意识流画画,还挺开心的(*ˉ︶...

意识流画画,还挺开心的(*ˉ︶ˉ*)

意识流画画,还挺开心的(*ˉ︶ˉ*)

初沁柠♡
转校生们要带好口罩哦!

转校生们要带好口罩哦!

转校生们要带好口罩哦!

酒吞

前情指路:1

更新第二话

依旧是我流涉英

第三页有三轮车注意(?

假快放完且肩膀疼要放慢速度了OTZ

依旧未完待续

前情指路:1

更新第二话

依旧是我流涉英

第三页有三轮车注意(?

假快放完且肩膀疼要放慢速度了OTZ

依旧未完待续

✨金迈✨

下午茶绘产物

太久没指绘了改了好久才找到感觉

puka在p2

下午茶绘产物

太久没指绘了改了好久才找到感觉

puka在p2

月光
制作人小姐~她太可爱了!!!

制作人小姐~她太可爱了!!!

制作人小姐~她太可爱了!!!

木子葙

今天在翻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我解锁了的活动故事,因为一直很喜欢3A(3A世界第一可爱不接受反驳!)就特地翻了荒野那一期,讲得是3A去游戏厅的故事。原先翻过泉真官粮没看到这个,今天一看又是一口出乎意料的大新糖哈哈哈

泉哥简直了,在3A都围着小杏说话的时候就泉哥一个人在孜孜不倦地找游君😂 出口就画风奇特(当然我们都知道这是他的日常(◐‿◑) 还有合成音和绑架那里……绝了,原来泉哥天天想着对小真酱酱酿酿嘛(⁎⁍̴̛ᴗ⁍̴̛⁎) 千秋来做正义的伙伴吧(bushiXD

大家都来品一品吧,早期的泉虽然感觉傻兮兮的,但真的真的很可爱,跟后期的略微深沉的温柔都是各具一格...

今天在翻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我解锁了的活动故事,因为一直很喜欢3A(3A世界第一可爱不接受反驳!)就特地翻了荒野那一期,讲得是3A去游戏厅的故事。原先翻过泉真官粮没看到这个,今天一看又是一口出乎意料的大新糖哈哈哈

泉哥简直了,在3A都围着小杏说话的时候就泉哥一个人在孜孜不倦地找游君😂 出口就画风奇特(当然我们都知道这是他的日常(◐‿◑) 还有合成音和绑架那里……绝了,原来泉哥天天想着对小真酱酱酿酿嘛(⁎⁍̴̛ᴗ⁍̴̛⁎) 千秋来做正义的伙伴吧(bushiXD

大家都来品一品吧,早期的泉虽然感觉傻兮兮的,但真的真的很可爱,跟后期的略微深沉的温柔都是各具一格、各有各的风味的,无论是哪一种都很可爱、值得爱!每回看一次都会更喜欢他,这个小心翼翼地怀揣着珍惜与爱的小男孩

路无归。

是改图。介意慎点!!!
男团出道(X)     女团出道(√)
只可远观不可细看。
p1改图
p2原图
p3亲友观后感(亲友并不是es粉)

占tag致歉、

是改图。介意慎点!!!
男团出道(X)     女团出道(√)
只可远观不可细看。
p1改图
p2原图
p3亲友观后感(亲友并不是es粉)

占tag致歉、

半
今日份练字 是没手感的一天

今日份练字 是没手感的一天

今日份练字 是没手感的一天

超甜蟹味八宝粥✨
发完就跑,好久没更新了应该没人...

发完就跑,好久没更新了应该没人记得我【】   ?

发完就跑,好久没更新了应该没人记得我【】   ?

闌櫻

(獅心)【相愛相殺.番外】/あんスタ

*cp雷歐泉

*小破車一輛

*舊文補連結,留言收


*cp雷歐泉

*小破車一輛

*舊文補連結,留言收


泊晴怀

新年快乐!

本来做礼物的,可是出不了门。自然送不出去,发个图看看!


有一次,我们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识的。我们醒了,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

(by泰戈尔)

《飞鸟集》中的第九首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新年快乐!

本来做礼物的,可是出不了门。自然送不出去,发个图看看!




有一次,我们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识的。我们醒了,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

(by泰戈尔)

《飞鸟集》中的第九首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To Remedios

【泉レオ】谁情愿照耀着别人就如月亮

*复健失败,非常无聊


“真好啊,セナ。”

“一点也不好吧——所以你有没有在听啊?”

他小鸡啄米点着头,往咖啡里丢进一颗又一颗糖,用勺子搅得杯里叮叮当当的响,榛果的甜腻弥漫开,不消亲口饮下就能感受到滞于喉间的甜涩,我向来敬而远之。他却自得地啜饮一口糖分过度的咖啡,纠在一起的眉毛都被熨烫开,才有功夫搭理我:“嗯、嗯?セナ刚刚说什么了?等等不要说出来让我……好痛!”

我好整以暇收回手,看他气鼓鼓地揉着脑袋,鲜亮的橙发炸开,像是有生命力般在空气里张牙舞爪,无由来引人心念一动。我慌忙移开目光,捧起柠檬水灌下半杯,轻而易见的欲盖弥彰。好在对方是个笨蛋,对此毫无察觉,揉了一会头就展颜对我笑开,绿...

*复健失败,非常无聊


“真好啊,セナ。”

“一点也不好吧——所以你有没有在听啊?”

他小鸡啄米点着头,往咖啡里丢进一颗又一颗糖,用勺子搅得杯里叮叮当当的响,榛果的甜腻弥漫开,不消亲口饮下就能感受到滞于喉间的甜涩,我向来敬而远之。他却自得地啜饮一口糖分过度的咖啡,纠在一起的眉毛都被熨烫开,才有功夫搭理我:“嗯、嗯?セナ刚刚说什么了?等等不要说出来让我……好痛!”

我好整以暇收回手,看他气鼓鼓地揉着脑袋,鲜亮的橙发炸开,像是有生命力般在空气里张牙舞爪,无由来引人心念一动。我慌忙移开目光,捧起柠檬水灌下半杯,轻而易见的欲盖弥彰。好在对方是个笨蛋,对此毫无察觉,揉了一会头就展颜对我笑开,绿眼睛和虎牙一样闪耀。他说セナ、セナ,又遇到你真好啊。

是捡到的,我在心里纠正道。

半个小时前,我在离家不远的一条小巷把月永レオ捡了回来。他穿着一件单薄的风衣,靠着街角的墙壁坐着,头上,身上,连口袋里都装满了雪,在白茫茫的月光与雪花将他埋葬之前,我抓住了他的橙色马尾,像拎起一根萝卜那样将他揪了出来。他就对我笑,二十三岁的月永レオ和十七岁的月永レオ一样黏人且毫无长进,他粘着一身冰凉凉的雪抱住我,把我们俩的衣服都蹭上了泥印,没有办法,我扯着他的胳膊,一路拽到了家楼下的咖啡店。

“好了,れおくん,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大晚上的不回家?”

我发誓,要是他嘴里再吐出一个inspiration就敲掉他的脑袋。

但他偏了偏脑袋:“因为我想见セナ啊。打住!不要问为什么不告诉你!不期而遇才是最高美学,可以载入经典浪漫童话故事集里的相遇不是很棒吗?”

“哈?我不认为第二天在家附近看见黄色警戒线和一个傻瓜的尸体有什么浪漫,要是我没往那走的话,笨蛋れおくん就被冻成冰雕了……所以你现在好点了吗?”

“唔唔、我没事了哦,这里暖气很充足,就像是濑名house一样温暖呢。果然嘴硬心软才是セナ的风格啊,虽然说话不客气到堪称刻薄小姑子的程度——”

“我看你果然还是想找打。”

“但我还是最喜欢セナ了,爱你哦!”

“……我有说过不要随便对别人说这种话吧。”

“セナ不是别人……”他小声嘟囔了一句,又飞快地接上,“可恶,明明是我的骑士,为什么以下犯上的这么熟练,国王大人的命令是绝对的!反驳无效!”

我没理会他的胡言乱语,把未动过的蛋糕碟子往他那边推了推,他就闭上嘴乖乖地扒拉那一小碟蛋糕,嘴边都占了奶油和碎屑。我又想到猫,附近的流浪猫见了人总要喵喵喵地恐吓一番,面对投食也要谨慎地观察,可吃起来就乖巧地任人抚弄,想来月永レオ和猫的区别也不过是前者可以食用巧克力不会致死。

“你还要吗?”

他摇摇头,一番吃饱喝足的餍足模样,像是随时会从喉咙里发出满意的咕噜声。我没忍住捏了一把他的脸颊,心满意足听见他呼痛的叫声。

“我是在收取报酬,蹭吃蹭喝之前没有报答的自觉吗?”

“セナ是喜欢欺负别人的坏心眼浑蛋……!”

“有事需要我帮忙吗?”

“嗯哼?”

“只是单纯想见我的话,不需要在我家附近徘徊那么久吧?”

“啊……”

“琉可她可是打电话和我说了,’哥哥回国后一个星期都不见人影’,在外面的时候不是才说过想和妹妹一起,见不到妹妹就要一命呜呼了这种话……所以,能让白痴妹控れおくん放弃和妹妹相处的假期的是什么麻烦的事?该不会这个星期你都在我家附近吧?那还真是挺吓人的。”

他沉重地点了点脑袋,脸上也是一副沉重的表情:“该说真不愧是名侦探セナ吗——为什么都被你猜到了啊!而且趁我不在的时候和小琉可已经是可以打电话的关系了……”

“你以为是为了谁啊……”

我们忽然同时沉默下来,像是想起了那段不愿回忆的日子,纵使时过境迁,相隔多年,伤疤已经愈合,也有了新的未来,但那段日子仍然不能被在轻描淡写的谈笑间一带而过。我与他都心知肚明。

“是什么事?”我扯回正题。

“嗯……我有一首新曲的委托。”他垂下眼睛,手指在桌面的玻璃板上涂着无形的音符,“主题是甜蜜的恋爱,可我怎么写感觉都不对!就像是糖霜和奶油都放不对的蛋糕,黏糊糊的混在一起,还有很多很多的苦味。我想来想去只能问セナ了——要怎么做嘛,教教我啦?”

“为什么来问我这种事,谈恋爱属于偶像失职吧。”

“欸?セナ长着一副爱情骗子的脸,难道连暗恋都没有过……”

“那个还是有的。”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像被烫到了那样移开了目光。我几乎以为他察觉出了什么,可他下一刻就笑嘻嘻地对我说,“セナ藏的真好,我都没发现呢。”

你当然发现不了。二年级的月永レオ除了到处乱跑作曲之外什么都不会,三年级的月永レオ还学会了跟着别人乱跑。

“你不问吗?”

“セナ想说吗?别看我这样,你们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还是稍微有一点进步的啦。”他比划着给自己拉上链子,“该闭嘴时闭嘴,不要过问朋友的秘密——”

“我们是朋友吗?”

“欸欸欸?不是吗?我明白了,我们是同床共枕过的一生的搭档!”

“是你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才对吧。隔壁桌已经在看我们了,你稍微注意一点。”

“都差不多啦,光明正大带女孩子回家的セナ还会在意别人的目光吗?”

“什么?”我瞬时一愣。

他又开始搅他的咖啡,勺子碰在杯壁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我看见了哦。セナ是笨蛋,是白痴,明明都带回家了还说没有在交往,セナ也太逊了!”

“明明都不肯带我回家……”

根本就没有什么委托,我总算明白他的来意。

“只是普通的住在隔壁的邻居而已,我并没有带她回家。不过,我有没有交往对象这件事,れおくん为什么要在意呢?”

他搅拌的动作忽然一滞,不知名的乐音停了下来。

“那是、那是因为——宇航员飞上太空才发现月亮在逃离地球,理所当然地让人感到失落吧。”他的声音悄然低了下来,“セナ是我的月亮啊。”

“够了啊。”我按住他的手,他抬起一双翠绿色的眸子看着我。

“谁要做那种冷冰冰又遥不可及的东西啊。”


“所以,れおくん,你要和我回家吗?”



鸣
群宣致歉! tag占三天,三天...

群宣致歉!

tag占三天,三天后自删

群宣致歉!

tag占三天,三天后自删

雪野刹那

【零阿多】真爱魔法 03

猫猫零×人类阿多

零是被诅咒变成猫的吸血鬼

有一毛钱R描写,下章开车

前篇:0102


3、


阿多尼斯从黑暗中醒来。

头顶是黑色的床帘,被四根木制床柱高高撑起,上面镂刻着细致精美的花纹。苍白的月光透过复古的琉璃窗台,落在阿多尼斯的脸上,只让人感觉一片冰凉。此时,他不在冰封的山洞里,而是身处一个黑暗的房间,躺在一张温暖的大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角落的壁炉里燃着橘红色的火焰,时不时发出木炭燃烧断裂的“噼啪”声,火光将周围漆黑的大理石地砖染得一片通红。

脑袋仍然昏昏沉沉,身体也使不上力气,显然还在发烧中。这里是哪里?是谁救了他?阿多尼斯艰难地...

猫猫零×人类阿多

零是被诅咒变成猫的吸血鬼

有一毛钱R描写,下章开车

前篇:0102






3、



阿多尼斯从黑暗中醒来。

头顶是黑色的床帘,被四根木制床柱高高撑起,上面镂刻着细致精美的花纹。苍白的月光透过复古的琉璃窗台,落在阿多尼斯的脸上,只让人感觉一片冰凉。此时,他不在冰封的山洞里,而是身处一个黑暗的房间,躺在一张温暖的大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角落的壁炉里燃着橘红色的火焰,时不时发出木炭燃烧断裂的“噼啪”声,火光将周围漆黑的大理石地砖染得一片通红。

脑袋仍然昏昏沉沉,身体也使不上力气,显然还在发烧中。这里是哪里?是谁救了他?阿多尼斯艰难地想。他想坐起来,手臂伸出被子,抓住床头的床柱,头顶的床帘跟着左右摇晃,一个人从黑暗中走出,走到他面前,淡淡地望着他。

“你……是……”

“不记得本大爷了?”

那人似乎在笑,阿多尼斯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见那双在黑暗里都熠熠生辉、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对方慢慢走了过来,在他床边坐下,月光下苍白的手指探到阿多尼斯眼前,落在发红的额头上,冷得像冰。“你发烧了,”男人说道,声音低沉醇厚,如同早晨刚起床,手中热腾腾的黑咖啡,“不退烧的话,你会死的。”

阿多尼斯喉头滚动:“是您……救了我吗……?”

“对,”对方说,“朔间零,这是本大爷的名字。”

“谢谢您……朔间……先生……”

朔间零掀开被子,理所当然地上了床。阿多尼斯下意识地往后退开,却被对方捉住手腕,轻轻拉了回来。“不喜欢被人靠近?”男人问。阿多尼斯摇摇头:“我发烧了……至、至少不不能传染给朔间先生……”


点我

半

Take therefore no thought for the morrow: for the morrow shall take thought for the things of itself. 

Sufficient unto the day is the evil thereof.


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

Take therefore no thought for the morrow: for the morrow shall take thought for the things of itself. 

Sufficient unto the day is the evil thereof.


所以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