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eva

733.6万浏览    30726参与
过渡颓废

重温夏目的时候边看边摸,结果低估了夏目的画面冲击力导致分心画错了


但是我可以摆烂:-D

重温夏目的时候边看边摸,结果低估了夏目的画面冲击力导致分心画错了


但是我可以摆烂:-D

新世纪中二战士

男银你好难画啊,,,

p2是自设

男银你好难画啊,,,

p2是自设

🔅流星🔅

一点若智摸鱼ᕕ( ᐛ )ᕗ


p1情侣装,p2本人日常服装(等

( ゚ 3゚)

一点若智摸鱼ᕕ( ᐛ )ᕗ


p1情侣装,p2本人日常服装(等

( ゚ 3゚)

我'm in sleep

活下来的应该是薰才对

活下来的应该是薰才对

下雨了

还什么都没告诉你

刚绽放的花朵就散落飘零

还什么都没告诉你

刚绽放的花朵就散落飘零

潮生

【薰嗣】寒秋

我相信,热忱地相信:他正在那个世界的什么地方等候着我——还像那个晚上那么年轻,还像那个晚上那样爱着我。“你该活下去,享受人间的欢乐,然后才到我这里来……”我算是活过了,也算是享受过了人间的欢乐,现在该快点儿到他那里去了。

(俄)蒲宁:寒秋

——

*真嗣视角第一人称

*以蒲宁的《寒秋》为基础

*bug遍地,还请海涵

——

那年七月末,美里小姐说这栋房子要迎来一个新的客人。

“那孩子和你的年龄差不多。”美里小姐一口喝完了杯子里的啤酒,发出爽快的声音。我问她那人是男是女,从哪里来。她把杯子塞进我手里,指使我再去给她倒一杯来。

那时父亲和冬月先生仍然在外工作,赤木小姐带走了绫波,明日...

我相信,热忱地相信:他正在那个世界的什么地方等候着我——还像那个晚上那么年轻,还像那个晚上那样爱着我。“你该活下去,享受人间的欢乐,然后才到我这里来……”我算是活过了,也算是享受过了人间的欢乐,现在该快点儿到他那里去了。

(俄)蒲宁:寒秋

——

*真嗣视角第一人称

*以蒲宁的《寒秋》为基础

*bug遍地,还请海涵

——

那年七月末,美里小姐说这栋房子要迎来一个新的客人。

“那孩子和你的年龄差不多。”美里小姐一口喝完了杯子里的啤酒,发出爽快的声音。我问她那人是男是女,从哪里来。她把杯子塞进我手里,指使我再去给她倒一杯来。

那时父亲和冬月先生仍然在外工作,赤木小姐带走了绫波,明日香回了她的祖国,加持先生不知所踪。美里小姐说等新同伴到达后她可能也要离开一段时间。这使我有点害怕这个将要到来的新同伴。

就在第二天,他抵达了这座远离人烟的庄园。那天天光晴朗,天空很蓝,他从马车上下来,手里拎着一只不大的皮革箱子。他的白衬衣没有折痕,领口很干净,最上端的两粒扣子没有系。

我望进他红色的眼睛里,一下子慌了神。他微笑,向我伸手,说他叫渚薰。

美里小姐说我们相处得很好,放心地走了。偌大的庄园只剩下我和渚薰。

中途爸爸回来过,叫渚君过去说了几句话,又要坐上马车。他甚至连一件行李也没有带。

我叫爸爸,爸爸。

他没有回头。

马车远离了我。渚君走过来,手触碰我的肩膀:“碇君。”我闻到他身上干燥的气息。

我叫他渚君,他轻声回应我。

我问他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我可以为他做。他欣然同意。

他让我叫他薰就好。我说,那么,也请叫我真嗣吧。

“真嗣君。”他的声音很好听,微笑时也很好看。晚上我们一起烧了热水,然后将自己浸进去。

在水下,他握住我的手,我一惊,却无意挣脱,只感觉心脏在热水里紧缩成一团,仿佛遗失了节律。

“真嗣君,你知道吗,很快要打仗了。”

“什么,为什么?”

“因为人类的心是很脆弱的。”

“人类的心,像玻璃一样纤细。”他的眼神穿过雾气落在我脸上:“真嗣君,尤其是你的心。”

我突然流下了眼泪,但绝不是因为悲伤或愤怒。我弄不清我自己了。

后来有一次我们躺在木质地板上晒太阳,我又提起这个话题,问他为什么要来这,是因为这里不会被战火波及吗。

他笑了,神色奇异地说:“我本来应该直接前往我的目的地。但我一想到真嗣君你在这里,就不得不来了。”

我看不懂他的眼睛。

就寝时我邀请他睡在我旁边,离我只有一扇纸门的距离。他向我道晚安,那个晚上我头一次没有用音乐堵住自己。

这个庄园很大,但我在这住了那么久,从没升起过探索的念头。现在渚薰来了,他像一只飞过了季节和洋流的白色信鸽,带着自由的风席卷了我。我们牵着手,在走廊里奔跑,带起落地窗前薄纱的一角。

我们扯下遮住家具的白布,推开无人使用的房门,拔下花园里的玫瑰,在厚实的草地上接吻。

他第一次亲我时毫无预兆,但我竟然没有被吓一跳。我非常冷静,自然地接受了他的吻。

从那以后,我们常常接吻。

我们在角落的一间房间里发现了一架钢琴,薰检查了它的质量,决定弹给我听。他的眼睛看着我,白皙的十指在黑白色的钢琴键上飞舞,诗歌一样的乐曲从他的指间流出。

他请我和他一起弹奏。我说我不会。

薰说只要随便弹两个音就好。我们就紧挨着坐在一张琴凳上。

我迷上了和他一起弹奏的感觉,我的幸福就在他指尖的音符里。但我只是和他说,我很高兴能和你在一起,真的很高兴。

美里小姐带着绫波和明日香回来的时候我倒有点不适应了。渚薰向她们问好,明日香皱着眉头,视线在我们之间扫来扫去。

直到她们回来,我才发现,原来渚薰才来了七天。

爸爸和开战的消息一同到来。渚薰说他将要上前线去,明日香也嚷嚷着要去,爸爸没有理她。

我于是知道薰是一定要走的了。我鼓起勇气,想对他说我也要去。但薰用眼神制止了我。

晚上我钻进他的被子里,问他什么时候走。他说他天一亮就走。

我没有想到这么快,在黑暗里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翻身抱住我,问我要出去散散步吗。

我点头。我们就披上外衣悄悄出去了。

薰在看见头上那轮月亮时说了长长的一段话,说的我晕头转向。但没有听懂并不影响我觉得他说得很对。

薰安静下来,周遭只有我们轻微的脚步声。我们停在长椅前,我们曾坐在上面,手牵着手消磨时间。

他突然说死亡是唯一能选择的自由。

薰看一看我,说假如他死了,我会很快忘了他吗。

我想,天啊,他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薰君!”我冲动地说,“如果你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了。”

然而他说:“真嗣君,我只希望你能获得幸福。”

“你愿意和我做约定吗?我将等候你,而你享受了人间的欢乐,获得了你的幸福,然后再到我这里来。”

“薰君……薰君……”

他拥抱软弱的我。

天亮后他就走了,明日香没有来送,爸爸注视他离开后马上就上了楼,只有美里小姐和绫波陪我在门口站了很久。

他走后我几乎住在了琴房,明日香嫌我吵闹,要我安静点。

其实我没能弹很久的琴,因为薰死亡的消息传来后,大家就分开了。

他们陆陆续续地走,又好像是一夜之间全都走了。他们总是明白自己要去哪里,但我不明白。

……他们明白吗?我不知道。

我从此是孤身一人了。

我是一个人长大的,本应该熟悉孤独的感觉。但这三十年间,我无数次呼唤他们的名字:爸爸!美里小姐!绫波!明日香!薰君!

他们不曾回应我。我也就这样度过了三十年。

他们走后,我也离开了那座庄园。我离开时是深秋,树叶都落了,踩上去会发出咔嚓的响声。我穿着白衬衫,罩一件黑色大衣,带得行李只有薰君的那只小皮革箱子。

我带着那只箱子,借助铁路、海洋,和我的双腿,走过了许多地方。我得到过帮助,也受过奚落,有时能维持生计,有时穷困潦倒。

我曾以为离开了他们我就会死去,可我到底活过了三十年。这些年间人世变迁真是无常,我用眼睛一一看过了,也一一感受过了。我经常想美里小姐怎么样了,加持先生大概会找到她,他们会幸福地度过一生;而绫波和明日香呢,她们需要我的思念吗。

我经历过的越多,越怀疑这世上是否有过薰君的存在。但我的手上仍保有他皮肤的温度,我的嘴唇仍存在他亲吻的触感,我牢牢记得他微笑时的模样。

从前薰君站在庭院中,说“永远”其实可以表示一个瞬间,那一瞬是永恒的,不会重复,也不会消失。

他握住我的手,那么我们也算许下了“永远”。

“你愿意和我做约定吗……”

我算是活过了,也算是享受过了人世的欢乐、获得了幸福,现在该要履行我们的约定,快点儿到他那里去了。








墨ooo-鱼
临摹的漫画然后上色

临摹的漫画然后上色

临摹的漫画然后上色

爸爸

今天又是为薰嗣流泪的一天

今天又是为薰嗣流泪的一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