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eva新世纪福音战士

4365浏览    852参与
冷耀莲

“我是曾经喜欢过你,可是我已经先一步比你长大了”——明日香

💔我记得新剧场版的结局,真嗣坐在废弃的楼里不停的自责,为什么大家都对我这么好。凌波丽回答,“因为我们都喜欢你啊,真嗣”。这大概就是被爱的人被判无罪吧😭

#新世纪福音战士#动漫男生头像#Eva#碇真嗣

“我是曾经喜欢过你,可是我已经先一步比你长大了”——明日香

💔我记得新剧场版的结局,真嗣坐在废弃的楼里不停的自责,为什么大家都对我这么好。凌波丽回答,“因为我们都喜欢你啊,真嗣”。这大概就是被爱的人被判无罪吧😭

#新世纪福音战士#动漫男生头像#Eva#碇真嗣

As栗子言

五十六章 鸿门宴

旧东京,28区,一架NERV专属的UN-087-32飞机正在上空缓缓飞行,

  “很难想象,这里就是过去被称为花之地的大城市。”一身正装的美里语气伤感,透过机窗向下望去,下面是一片半浸入海水的断壁残垣。

  “到了哦。”律子打断她的感慨。飞机窗的另一边,一栋高楼矗立,周围规划整齐,和东京旧址俨然是两个世界。

  “干嘛非得跑到这种地方来啊,话说,话说回来,这个计划,有政客牵扯进来吗?”美里双臂搭在飞机靠背上,没精打采道。

  “没有,他们没有许可通过。”律子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道。

  “难怪你这么轻松啊。”美里又看向窗外,停机场上已经落了不少飞机了,看来今天的交锋也不是那么轻松。......

旧东京,28区,一架NERV专属的UN-087-32飞机正在上空缓缓飞行,

  “很难想象,这里就是过去被称为花之地的大城市。”一身正装的美里语气伤感,透过机窗向下望去,下面是一片半浸入海水的断壁残垣。

  “到了哦。”律子打断她的感慨。飞机窗的另一边,一栋高楼矗立,周围规划整齐,和东京旧址俨然是两个世界。

  “干嘛非得跑到这种地方来啊,话说,话说回来,这个计划,有政客牵扯进来吗?”美里双臂搭在飞机靠背上,没精打采道。

  “没有,他们没有许可通过。”律子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道。

  “难怪你这么轻松啊。”美里又看向窗外,停机场上已经落了不少飞机了,看来今天的交锋也不是那么轻松。

  。。。。。。

  ‘祝JA完成发布纪念会‘

  这就是她俩今天要砸的场子。

  “感谢各位在百忙中来参加,我们日本重工化学工业联盟的产品发布会,一会要请各位到管制室参观公开的试运行。”在掌声雷动的大厅里,一个长相精明的中年人正在侃侃而谈。

  台下,美里和律子孤零零的两个人坐在单独一个大圆桌边,而这桌子上只有孤零零的几瓶酒。

  相比之下,周围的桌子不但人声鼎沸,上边还摆满了美味佳肴。

  “如果各位有任何问题,可以现在提出。”中年人言笑晏晏道。

  “我有。”一只修长的手举了起来,是律子。

  “这不是。。。大名鼎鼎的赤木律子博士吗?”中年人似乎很惊讶。

  “你能光临真是太荣幸了。”虽然桌子上那几瓶酒一点都体现不出。

  “我可以发问吗?”律子手持麦克风,一手扶腰,一身海蓝色OA装,更衬托出她高冷的气质。

  “当然,请讲。”中年人呵呵一笑。

  “照您刚才的说明,内燃机引擎是内置的吗?”律子上来就是开始讨论技术问题。

  “是的,这是本机型的主要特征,可以保证连续150天的作战行动。”

  “但是,以参加格斗战为前提的陆战武器,将核反应堆置于内部,从安全性来看不是风险太高了吗?”律子开始挑刺儿。

  “我认为比只能运行5分钟的决战兵器有用的多。”中年人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远程操作在处理紧急情况方面,存在隐患。”律子一击不中,开始切换角度,但是毕竟是搞科研的,打嘴仗还是没什么经验。

  “比起增加驾驶员的负担,我认为这样更符合人道主义。”只要切换比较坐标,你就打不到我。

  “不要再争啦,像小孩子一样。”坐在一边带着军帽的美里正双手托腮,百无聊赖的小声吐槽道。

  “还有人为控制的问题。”律子的语气开始急躁起来了,毕竟她也没想到对方获取关于EVA的资料如此之多。

  “起码比那种容易失控的机器要安全多了。”中年人面带微笑,举起手中的一份资料道。

  “无法控制的武器简直荒谬。”大屏幕上,一个模糊不清的紫色身影正在仰天咆哮,正是EVA初号机。

  “就和歇斯底里的女人一样,实在应付不过来。”中年人摊手加耸肩,嘲讽技能拉满,律子周围立刻传来几声嘻嘻哈哈的笑声。

  “失控?”律子先是一愣,随即看着大屏幕上的图片陷入了沉思,不过那些笑声听起来依旧分外的刺耳,让她不禁咬了咬牙。

  “正因为这样,才需要驾驶员和科学技术。”沉默了两秒后,自信的笑容又回到了这个御姐身上。

  “难不成,你认为利用科技和人的意志,就可以压制那个怪物吗?你真的这么想吗?”中年人嘲讽似的挑了挑眉毛。

  “是的,当然如此。”律子脸上笑容更盛。

  “人类的意志这种东西太过模糊,所以NERV才会发生那种失控事件,结果就是,联合国被迫拨给你们庞大的追加预算,某国还差点出现两万人饿死的情况,再加上那么重要的事情,竟然到现在还原因不明,真希望负责人能尽到责任啊。”中年人嘴角微勾,博士又如何,果然是个书呆子。

  “真好啊,NERV享有特殊待遇,所以你们也不必承担责任。”最后中年人最后补刀,说是出在场大部分人的不满。

  “不管怎么说,不靠NERV的主力武器,是无法打倒敌人的。”律子亮出杀手锏。

  “你说AT力场吗?这也是时间的问题而已,NERV的时代早晚会过去的。”中年人暗暗松了一口气,节奏已经控制住了。

  要是真嗣在肯定不会把这一条放到最后说,只需要最先提出,就可以控制对话的主导权,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在听众耳朵里更像是垂死挣扎。

  “我没有问题了。”一片笑声中,律子最后点点头坐下,虽然看起来气得浑身微微发抖眉毛乱跳,但猫儿一样的瞳孔中却流露出淡淡的嘲讽。

  “咣,哼!”休息室内,传来了撞击声和女子喘气的声音。

  之前看起来没心没肺的美里正在狠狠地踹着无辜的柜子门,无辜的铁门在高跟鞋的蹂躏下已经凹进去一大块了。

  “可恶,可恶,那帮俗人!”美里一个漂亮的转身错位,又开始换另一只脚去蹬。

  “一定是嫉妒我们享有特殊待遇,想趁机出口气罢了。”实在踹不动了,这才气喘吁吁的叉腰道。

  “气!死!我!了!哈!”刚把气喘匀,美里又开始咬牙切齿地蹬门,激动的脸上都泛起一丝潮红。

  “不要闹了,像小孩子一样。”坐在镜子前的律子声音平淡道。

  “想要靠炫耀自己来获得赞赏,他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男人。”叮的一声,打火机的火光中,Jet Alone的资料慢慢蜷缩成了一坨黑黄色的东西,看来虽然事出有因,律子也不像表面那么平静。

  “但是为什么那些家伙连AT力场都知道啊?”美里叉腰道,情报部的人在吃屎吗?

  “最高机密被泄漏了吧。”背对着美里的律子看不清表情。

  “情报部在吃。。。搞什么啊。”美里十分不满。

  。。。。。。

  首次试验前,幽暗的机房内,一行控制代码被迅速删除。

  。。。。。。

  来时看到的大楼从两边打开,里面就是这次发布会的主角,JetAlone。

  有一说一,从美型的角度看,这个机器丑爆了。

  高度和EVA差不多,但是四肢完全没有类人型的设计,四肢好像四根大火柴加装了手脚,脑袋和胸腔是扁平的六角形,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大秤砣上嵌了一个螺母,配色也是十分糟心,红头蓝腿白胳膊,您是要cos奥特曼吗?

  “想在启动JA试验,不会有任何危险,就请在窗口放心的观看吧。”不过刚刚打完律子脸的中年人显然心情大好,他现在想要更进一步。

  于是观察窗前一排人举起了望远镜,当然,律子和美里绝没打算凑这个热闹。

  “启动完毕。”

  “开始试验,开放所有动力。”

  “压力正常,冷却循环系统没有异常”

  “控制端全部开动,动力突破临界点。”丑丑的机器人背上,慢慢伸出八根柱子,应该是反应堆中子棒。

  “动力输出正常,开始步行。”中年人下令。

  “步行,迈右脚,慢速前行。”一声令下,机器人慢慢迈出右脚。

  “平衡正常,动力正常。”

  “接着迈出左脚。”中年人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像极了看到孩子有出息的父亲。

  机器人开始慢慢行走,还别说,走的还挺稳。

  “走的很好嘛,看来还是有炫耀的资本啊。”美里终于还是忍不住拿了个望远镜开始观看。

  律子却罕见的没理会她的调侃,也没有观看,墨绿色的眼瞳中泛起一丝犹豫。

  “怎么了?”就在这时,主控制台开始报警。

  “奇怪,反应堆的内压在上升。”属下汇报道。

  “回路冷却水温度也开始上升!”

  “开启阀门,注入减速剂。”中年负责人沉声道。

  “不行,泵的输出功率没有上升。”远处的机器人正在步步逼近观察室,大有踩过去的意思。

  “不好,切断动力,紧急停止。”中年人决定放弃这次演习。

  “无法控制!”然而似乎并没有什么用,机器人依旧我行我素的朝这边走来。

  “怎么会这样?”中年人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在一片哀嚎惊叫声中,JA机器人直接趟过了观察室,所幸似乎无人受伤。

  “咳咳,和它的制作人一样不懂礼貌。”一脸灰尘的美里嘲笑道。

  “加压器发生异常,控制棒没有反应,再这样下去,反应堆内芯会融化的。”操作人员急声道。

  “怎么可能。。。明明对所以可能出现的异常情况都做了考虑,而且还有自动处理程序,怎么会。。。”中年人喃喃自语,仿佛在青楼看到了自家闺女。

  “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很快堆芯就要融化了。”美里说这,感觉包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记得好像是真嗣说过的老师短信,现在情况紧急,美里也就没去看。

  “没办法,这样的话,只能等它自己停下来了。”中年人无奈道。

  “自动停机的概率是?”美里不为所动。

  “0.00002%,能停下来是奇迹吧。”一个工作人员不自觉道。

  “与其等待奇迹,不如放手一搏!”美里恢复了战场上的状态,语气不容置疑。

  “告诉我主动停机的方法。”美里眼神犀利,望向负责人。

  “所有方法都试过了。”中年人努力和她对视。

  “不可能,应该还有终端方法才对,把终端密码告诉我。”美里没那么好糊弄。

  “格式化的程序密码是最高机密,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内,我没有公开的权利。”中年人冷漠道。

  “那就去申请,现在就去!”虽然一脸灰尘,但是美里的目光熠熠生辉,星星和剑皆在其中。

  而另一边,一言不发的律子倚靠在墙上,脸色阴晴不定。

哥特式的微笑

毕竟是挺难弄来的带原装运输盒的,好不容易弄到手,千年难般发个图还被盗,而且还变成陌生人小号,肯定是非常不爽的。发帖公开道歉啥的就算了,看这样子年纪也不大,在圈子里公开处刑什么的不用了。虽然心里还是很不爽,但看在陈恳道歉的份上就全码了吧,咱发完这个帖吐吐槽就不追究了。有一说一,这自动水印咱还是在网友提醒下头一次发现哈哈哈。

毕竟是挺难弄来的带原装运输盒的,好不容易弄到手,千年难般发个图还被盗,而且还变成陌生人小号,肯定是非常不爽的。发帖公开道歉啥的就算了,看这样子年纪也不大,在圈子里公开处刑什么的不用了。虽然心里还是很不爽,但看在陈恳道歉的份上就全码了吧,咱发完这个帖吐吐槽就不追究了。有一说一,这自动水印咱还是在网友提醒下头一次发现哈哈哈。

轩潇墨
我说不定就是为了和你相遇才出生...

我说不定就是为了和你相遇才出生的

我说不定就是为了和你相遇才出生的

嘢秋
“对不起,这不是你想要的幸福”...

“对不起,这不是你想要的幸福”

摸鱼,可以存

“对不起,这不是你想要的幸福”

摸鱼,可以存

As栗子言

五十五章 门内门外

周三,一个平平无奇的早晨。

  早起的真嗣正在餐桌起慢条斯理地吃着饭,虽然3:00-5:00这三个小时风间白鸟暂时代练不了了,但是五点他还是会早早起来,活动一个小时后开始准备一天的伙食:自己的、绫波的、美里的、企鹅的。

  而企鹅penpen正在开心的吃鱼,这鸟吃鱼很有意思,用长鸟喙一叨,扬脖子一甩,一条鱼就整整齐齐的吞下肚,问题是这鸟老吃烤鱼,也不知道会不会缺乏维生素,真嗣斜了一眼吃的正欢的企鹅,不由自主地想到。

  “おはよう(早)。”随着开门声响起,美里出来了。

  “。。。早上好。”真嗣抬眼一看,呆了两秒钟才回答道。

  无他,今天的美里完全不像美里,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看样子......

周三,一个平平无奇的早晨。

  早起的真嗣正在餐桌起慢条斯理地吃着饭,虽然3:00-5:00这三个小时风间白鸟暂时代练不了了,但是五点他还是会早早起来,活动一个小时后开始准备一天的伙食:自己的、绫波的、美里的、企鹅的。

  而企鹅penpen正在开心的吃鱼,这鸟吃鱼很有意思,用长鸟喙一叨,扬脖子一甩,一条鱼就整整齐齐的吞下肚,问题是这鸟老吃烤鱼,也不知道会不会缺乏维生素,真嗣斜了一眼吃的正欢的企鹅,不由自主地想到。

  “おはよう(早)。”随着开门声响起,美里出来了。

  “。。。早上好。”真嗣抬眼一看,呆了两秒钟才回答道。

  无他,今天的美里完全不像美里,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看样子晚上已经很好洗过头了、唇膏耳钉等妆容配饰一应俱全、一身黑红相间的女军官皮衣配同款旗袍裙,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整个人的气场透出少有的威仪。

  要知道美里平时开门出来基本上就是三点式,头发凌乱如鸟巢,而且要么就是一脸便秘地在抠她的88E,要么是打着哈气地拿手抓挠她的翘臀,这让真嗣一度怀疑这个靓丽姣好的躯体里是不是塞了一个抠脚大叔的灵魂。

  而单纯的小企鹅更是惊掉了嘴里香喷喷的鱼。

  “美里姐打扮的很飒呀,今天要去约会吗?”真嗣开玩笑道,虽然就近一个月来看,她好像没有固定的男朋友。

  “因为工作,今天要去一趟旧东京,大概会很晚回来,不用等我了。”女子脸上少见的没有露出嬉笑的神色,语气平淡地换上了黑色高跟鞋。

  “嗯?怎么?有什么困难吗?”真嗣也收敛了笑容,毕竟除了指挥作战,美里很少会有严肃的时候。

  “。。。是关于JetAlone的发布会,简单来说就是类似EVA的发明,政府不希望我们一家独大。”美里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说出实情,毕竟就她的视角来看,真嗣不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上,都对她有很大的帮助。

  “哦~~~估计律子姐也要去吧?你们是去砸场子的?”真嗣一针见血,开玩笑,碇源堂会让步就有鬼了。

  “。。。不要直接说出来啊。”美里一秒破功,开始鼓嘴嘟嘟囔囔。

  “哈哈哈,安心出征吧,葛城将军,对了,下飞机记得看手机哦,老师说是会给监护人发信息。”真嗣眼珠子一转,转移话题道。

  “知道啦,再见。”美里挥挥手,关门离开了。

  大概也就是15分钟后,一阵敲门声响起。

  “哪位?”

  “真嗣,是我们~”异口同声地回答,这是相田剑介和铃原东治的声音。

  “美里姐已经走啦。”真嗣毫不留情道。

  “怎么能这样~”青春期的少年总是心怀绮丽的想法。

  “走吧走吧,下次还有机会。”真嗣叹了口气,迷惑对手的同时也迷惑了自己啊,拜这两个家伙所赐,自己早上都不能和绫波一起上学了,只能晚上送她回家的时候看她表演一字马。

  事情还要从周一说起。

  。。。。。。

  “什么,你今天来学校?”真嗣正在处理早饭后的锅碗瓢盆。

  “对呀,怎么,不欢迎嘛。”一身小衣的美里正盘腿坐在凳子上叼面包。

  “当然欢迎,不过你去干什么呢?”真嗣无所谓,但是他希望HR的成员不要和NERV的人过多接触比较好。

  “和老师谈一谈你今后的升学问题嘛。”美里放下面包道。

  “不要了吧,你不是很忙吗?我这边还OK啊,虽然考试成绩不算高,毕业还是没问题的。”真嗣试图挣扎一下。

  “没关系,没关系,你爸爸不是去开会了嘛,现在总部工作没那么紧张了,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啊,监护人的工作~。”美里摆摆手,显然之前也是被老家伙压榨的不轻。

  “呵呵,又去死要钱了吧?”真嗣呵呵一笑,想起来听到所谓二号机EVA到来消息的那一天:

  律子:零号机胸部的配件怎么样了。

  短发妹子伊吹摩耶:损失严重,虽然准备制作新的部件,但是追加的预算十分吃紧啊。

  律子:等德国那边把二号机送来以后,不知道能不能稍微轻松一点。

  眼镜小哥日向诚:说不定正好相反,被使徒破坏地区的重建,也不便宜哦。

  美里:是啊是啊,一提钱就小气的不得了,这里可是关系到人类的命运啊。

  律子:也没办法啊,人类又不是只靠EVA就能生存下去,要让幸存下来的人类继续生存,也是很花钱的。

  美里:预算吗?司令又去开会(扯皮)了吗?

  律子:是啊,他在飞机上呢。

  伊吹摩耶:司令不在的时候,这里就会变的很安静呢。

  而在一边的真嗣默默无言,拿着一本书假迷三道的看着,一直努力保持低存在感,实则努力的竖起耳朵搜集有用的信息,最后在心里给伊吹摩耶默默点了个赞。

  “别这么说嘛,NERV没有钱可是运转不下去的哦,司令也是为了我们嘛。”美里笑嘻嘻打断了真嗣的回忆,不过显然她觉得少年形容的很贴切。

  “美里姐说是就是吧。”真嗣从不在无用的语言上较真儿,现在他思考的是自己提供的资料会给碇源堂,准确的说是支持NERV的势力带来多大程度的阻力,不过事情很难一蹴而就,真嗣还是决定最近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

  于是当天,课间休息时间,一辆红色跑车以一个接近360度旋转的漂亮漂移把自己甩进了学校停车位,轮胎声音之大吸引了不少好奇的同学,真嗣心疼一秒,毕竟是自己买的,不要刻意糟蹋轮胎啊喂。

  剑介和东治立刻奔向窗口,眼镜少年还打开了摄像机,他俩通过内部消息知道美里今天要来。

  车门打开,一只穿着白色高跟鞋的玉足先迈了出来,紧接着是一双修长有力的长腿,葛城美里托胸白色内衬外搭开襟卡其风衣,宝石扣腰带配上暗蓝色短裙,在阳光下的她一摘墨镜,两个晃动的十字架型耳环立刻熠熠生辉,映照她玫瑰色的薄唇,让整个人显的清纯又富有魅力。

  理所当然,当对方出来的那一刻,整个教学楼的窗户都是探出的少年脑袋。

  “真帅,那是谁啊。”

  “姐姐我死了。”

  “什么,真嗣碇监护人是个大美女?”

  类似的声音不绝于耳。

  而姑娘们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有不少都在暗戳戳的对比自己和对方的差距。

  绫波丽似乎没受什么影响,下巴放在交叠的双手上,然后,不自觉地就朝另一个方向望去,结果恰好撞见真嗣似笑非笑的目光。

  少女脸上微微一热,装模作样的顺势趴在桌子上,不过刚刚下意识抿起的嘴角还是不自觉勾了一下。

  “一群傻瓜。”班长酸酸道,难得班里大部分的女生意见统一。

  而孩子气的美里望了望窗子,没发现真嗣的身影,但是看到还在拍摄的相田剑介,也不恼,微笑着给他们比了一个耶。

  “美里小姐真是太漂亮了。”

  “而且还是NERV的作战部长,真是了不起。”

  两个傻瓜也憨笑着比了一个耶。

  直到美里走进教学楼,两人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

  于是乎,两个死皮赖脸的家伙就开始天天找真嗣一起上学,期望看到一些精彩的东西。

  当然了,真嗣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

  此时,真嗣嘴里死要钱的碇源堂正在一架波音797上,这飞机已经是太空科技了,可以在大气层之外飞行。

  空旷的头等舱里只有他一个人坐着,似乎在等什么人。

  “感觉挺不错的。”过道门打开,传来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打扰了,我可以坐在这里吗?”说着客气的话,年轻男人却直接一屁股坐在了碇源堂旁边。

  “样本回收的资金很轻松就要到手了嘛。”年轻男人调侃道。

  “委员会最在乎的还是自己的生命,所以他们是不会吝惜自己的金钱的。”一直沉默的碇源堂道,实际上这次的确遇到了意外的阻力,不过既然达到目的了,他也没有时间深究。

  “使徒已经不会再出现了,记得以前他们老是拿这个论调百般推脱呢。”年轻男子呵呵一笑。

  “对了,还有一个好消息,除了美国之外,其他理事国都批准了EVA六号机的预算,所以,我想美国那边应该也就是时间的问题吧?”男子继续道。

  “那个国家现在对失业者异常敏感。”喝了一口酒,亚裔面孔的年轻人道,平平无奇的外表却有一双犀利的眼睛。

  “你们国家呢?”碇源堂不答反问,只是看着窗外绮丽的太空景色,缓缓问道。

  “我国参与了八号机的建造,毕竟第二次整备计划还在进行中,只是找不到驾驶员而已。”青年人意有所指。

  “使徒又出现了,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打倒它们。”不过碇源堂并不接茬。

  “我也不想再体验第二次冲击了。”年轻人晃了晃酒瓶子,似乎回忆起了什么。

  飞机窗外,蔚蓝的星球在缓缓旋转,但有一处暗红色的伤疤却格外的扎眼,正是第二次冲击的爆发地,南极。

  PS:下周明日香登场~

As栗子言

五十四章

“唉~~~”生活不易,真嗣叹气。

  一周很快就过去了,一转眼又到了周二,但是很多事情处在耕耘阶段,距离收获还早得很,现在风间白鸟又处于化蝶期,真嗣难免的会感到焦虑,仿佛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根看不见的线正在慢慢的接近,而自己却只能等待。

  这也就罢了,更糟糕的是,之前去NERV训练的时候,听律子她们闲聊,说是德国会派来一台新EVA,二号机,来到东京支援,这极大的阻碍了真嗣的谋划,毕竟除了机器,驾驶员也会派新来的,这干扰了真嗣对EVA控制权的隐形垄断。

  周六照常和绫波丽出门,中午之后,绫波丽在没什么人的咖啡厅看书,真嗣则要了一个包间接线斋藤家,这次治疗的对象是个富态的中年人,好不容易,......

“唉~~~”生活不易,真嗣叹气。

  一周很快就过去了,一转眼又到了周二,但是很多事情处在耕耘阶段,距离收获还早得很,现在风间白鸟又处于化蝶期,真嗣难免的会感到焦虑,仿佛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根看不见的线正在慢慢的接近,而自己却只能等待。

  这也就罢了,更糟糕的是,之前去NERV训练的时候,听律子她们闲聊,说是德国会派来一台新EVA,二号机,来到东京支援,这极大的阻碍了真嗣的谋划,毕竟除了机器,驾驶员也会派新来的,这干扰了真嗣对EVA控制权的隐形垄断。

  周六照常和绫波丽出门,中午之后,绫波丽在没什么人的咖啡厅看书,真嗣则要了一个包间接线斋藤家,这次治疗的对象是个富态的中年人,好不容易,花了两个小时遥控处理完,对方还不是很满意,话里带刺儿的蛰了真嗣几句。

  少年也只有苦笑应对,毕竟风间白鸟休眠了,自己看他治疗了这么久,倒是也可以中规中矩的治疗,但是万万做不到当场起效立竿见影的效果,而每个月排过来的都是大客户,发现圈里面传的神乎其神的同人馆就是这样的水平,难免会心生不满。

  同人馆的存在基础就是这些人的口碑,真嗣也只能说推自己最近处境不好,医术有所生疏,后续会跟进治疗一类的话。

  “听说你还有个老师,以后还是请他来吧。”想起对方毫不客气的话,真嗣就一阵牙疼,真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白鸟哥在的时候,他什么时候受过这个气?

  由于第一价值动摇了,斋藤家的的态度也不是那么热络了,要不是三个弟子学艺未精,再加上三个人性格不同,真嗣毫不怀疑斋藤间会把自己一脚踢开,独自控制同人馆。

  唉,只能拿钱摆平了,好歹这些年忙里忙外的攒下一些家底,不至于毫无门路可走。

  不过,这一次也不是完全处在下锋,关于NERV、关于使徒、关于EVA的资料,这个月真嗣和相田剑介收集了不少,这次成功的达到了真嗣的目的。

  当然了,世界毁灭什么的肯定不会引起任何人的兴趣,毕竟大家都不是圣人,有NERV机关在前面挨打,自己安安心心的躺在后边看戏不好么?

  天塌下来,自有长的撑住,这些个大资本家和政客自己不可能为了修船出力的,哪怕他们自己也在船上。

  ‘船都快要沉下了,那个家伙肯定忍不住吧?再等等,不能着急。’历史上他们大部分这么想着,最后抱着自己的财富资源沉入海底。

  所以真嗣没有找什么大义凛然的话题去和他们沟通,这可能对美里姐有效果,但是对他们。。。

  “根据资料显示,使徒存在一种名为S2机关的东西,其原理与反物质有关,可以近似看成永动机。”

  “EVA为生化兵器,本身属于类使徒生命体,可通过电源刺激肌肉神经驱动,转换功率超过理论极限100%。”

  “NERV疑似存在克隆人和记忆传输技术,目前已知与超级人工智能MAGI有关。”

  虽然资料众多,但是真嗣主要选择了这三个方向来分类整理,虽然没有足够的理论支撑,但是,管中窥豹的小证据还是有的。

  真嗣相信等实际材料被接收后,一定会在圈子内引发轩然大波。

  大资本家靠什么安身立命?当然是自身所占据的资本,当然这里说的不是钱,而是生产资料:土地、石油、矿物、农作物、高科技等等;除此之外还有保护资本的力量:国际秩序、国家政体、金融机构、暴力机关等等。1

  而一旦真嗣提供资料证明前两个命题所言不虚,那就意味着一场世界范围内的超级洗牌很快就要发生:

  如果第一条所言非虚:

  美国控制石油,但是石油的性价比能高过永动机吗?

  俄罗斯主管天然气,也一样的,天然气才多少功率?

  国际秩序必然被颠覆,谁掌握S2机关,谁就有可能成为新时代的超级国家。

  对于国家来说如此,对于个人来说更是如此,什么石油大亨、新能源大佬、矿产大王,没有这个技术,新世纪就等着吃土吧。

  而如果第二条可以成立:

  大国以核武器建立的国际秩序将会很快土崩瓦解,EVA当成牛车太浪费了,AT力场这东西,反制核武器不是很好嘛。

  退一步说,即使不用做军事,真拿来做牛车,那也是地球目前效率最高的牛车,要知道人类的生物电变化峰值也就是80mV2,而人的力量功率平均3kw,这个转化率至今无人能及。

  虽说人类吃饭是大头,但是也没见EVA吃饭啊,可能和S2机关有关系,但是真嗣是不会说的。

  至于第三条,虽然不能透露绫波的具体信息,但是毕竟前两个都有谱,第三个也有可能是真的。

  有可能性就够了,古代为了长生不老不惜一切的君王还少了?

  穷奢极欲的财富、凭临众生的权利、千姿百态的美人,对于他们来说,人生的唯一目标就是如何把这种生活过下去。

  如果前两个只是对新贵有诱惑力,那永远年轻的身体能让他们彻底疯狂。

  激发人们的贪婪或恐惧,他们就会按你的心意去行动,这就是真嗣的方法。

  可以想像,军用过后一定是技术的普及化,等使徒的事情过去,而谁更早一步拿到这些个技术,谁就可以在重新洗牌后攫取更大的利益。

  这时候,那些既得利益者一定会拼了命的想办法,这都不能说是上亿的交易,而是一笔可以让人毫无底线的利益。

  而他们的手段落实下来归根结底会变成‘威逼利诱’四个字,等这些人各自出手,就有机会牵扯出NERV背后的势力了。

  至于会不会内部混乱从何导致对对抗使徒失败,真嗣表示干我屁事,你们既然决定不把Adam发射到月亮上,那就肯定没憋好屁,为了生存把水搅浑,这总不能都怪自己吧?

  实际上,真嗣也知道,NERV这个组织的建立不可能毫无动静,各方的高层应该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但是总有被蒙在鼓里不知道的、知道了没有分到一杯羹的、以及贪心不足想要拿更多的。

  这些人就会把水搅浑,帮助真嗣去探探那个NERV背后未知势力的底子。

  当然了,即使没什么效果,斋藤家作为明面的代理人,一方面也会更加重视自己,另一方面,售卖资料获得的地位、声望以及财富也可以帮助真嗣更好的生存下来。

  这些话真嗣是和斋藤千念讲的,自己毕竟鞭长莫及,需要一个就近的操盘手帮忙,而离不开自己支持的斋藤千念就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小姑娘还是担心多过埋怨,毕竟真嗣对抗使徒的资料堪称触目惊心。

  “能不能,不要再当驾驶员了,你有同人馆,没必要冒险吧?”斋藤千念忧心忡忡道。

  “哈哈,我也想啊,不过千念,你是知道我的,我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真嗣打着哈哈,心里也有点儿纠结。

  “你呀你,小时候就爱冒险当英雄,现在还是没变,真是的,万一你有个闪失,我的腿可就没人治疗了。”斋藤千念现实的话语掩盖不了眼中浓浓的担忧。

  “那就要劳烦千念大小姐受受累、操操心,在后方给我支持啦。”真嗣嬉皮笑脸,知道这个女孩实际上心还是很软的。

  “唉~,怎么摊上你这么个搭档。”斋藤千念无奈摇了摇头,但也很快调整了状态,他们两个除了供合作共赢的利益关系,还有日积月累的友谊关系,对于这个曾经爱慕过的青梅竹马,少女还是决定给予支持。

  “嘿嘿,千念你最好了,上次我买的衣服已经寄过去了,嗯,还有一些你喜欢吃的东西,不知道你有没有收到啊。”虽然上次是给绫波丽买的,但是真嗣并没有食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需要维护,而且往往是一桩桩小事积累而成的。

  “收到了~,还记得我喜欢吃巧克力,为什么不记得给我打电话?”小姑娘哼哼道,但是看得出她对衣服还是比较满意的。

  “抱歉抱歉~我不是忙嘛,而且容易被NERV发现,不过说是这个月要去接收新的作战兵器,到时候有机会会给你打电话的。”真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反正别死了,我可是在等你哦。”少女说完,感觉似乎语有歧义,脸微微一红,自顾自就挂断了视频电话。

  “我感觉自己宛如一个人渣。。。”正牌女友就在隔壁的大厅安安静静地看书,自己却和另一个女孩相谈甚欢,气氛还带点暧昧,最可怕的是,自己居然认为这个是情有可原的。

  “仓廪实而知礼节,古人诚不欺我。”真嗣自我安慰道,恶劣的环境催生道德底线的断崖式下跌。

  生存还是死亡,对于真嗣来说不是什么问题,毕竟有些道德标准不过是自然选择和经济发展相互作用的结果,对于真嗣来说,一旦有需要,随时可以突破。

  只是那天,没有温和的嗓音来调侃他了。

  。。。。。。

  “又要欠你人情了。”同一天晚上,宽大的司令办公室内,响起一道沙哑的声音。

  “反正你也没打算还吧?”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子嗓音在电话里响起,带着轻松的腔调。

  “这是他们以情报公开法为由,索要到的资料,我已经在其中混入了假情报。”接着声音严肃起来。

  “政府虽然做好了法律应对措施,但是没有合适代替品的情况下,预计这几天会终止。”

  “怎么样?那个计划要不要我来帮你解决?”

  “不用,照你提供的资料来看,应该不会有问题。”沉默许久的碇源堂道,他手边是一份报告,上面写着‘人类补完计划报告书‘。

  “那就按照原计划行事。”富有磁性的声音淡道。

  1来自《货币战争》虽然有的地方有失偏颇,但是是很不错的一本书,科普货币在政治军事中的作用,不过,注意一下,据说罗斯柴尔德的正式中文名字是洛希尔,但是因为《货币战争》太火,导致同人逼死官方(笑)。

  2实际上不同离子和不同器官的都不一样,这个是钾离子的,来源是知乎的科普文章,名字挺长,栗子就不水字数了。

鸽绫是小鸽子
咕…绘了些绫波丽。扭捏

咕…绘了些绫波丽。扭捏

咕…绘了些绫波丽。扭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