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eva

798.3万浏览    37333参与
不悔
明日香 摄影:磊

明日香


摄影:磊

明日香


摄影:磊

FOOL

“我遇到他太早了,他死得也太早了。

他给我人生开了一个坏头,他垄断了我人生里那个种子一样的可能性。

说到死,想到他。说到爱,还是想到他。”

                           ——《再世为人》


(太太写的这篇真的太绝了QAQ)

“我遇到他太早了,他死得也太早了。

他给我人生开了一个坏头,他垄断了我人生里那个种子一样的可能性。

说到死,想到他。说到爱,还是想到他。”

                           ——《再世为人》


(太太写的这篇真的太绝了QAQ)

NeroLeee

熏?

(纠结那种光,所以都画了)

熏?

(纠结那种光,所以都画了)

漠隐冷阳(甲虫兽梦女注意避雷)

翻填《one last kiss》

原曲:《one last kiss》

原唱:宇多田光

填词:漠隐冷阳

(Part 1)

卢浮宫中难见的真迹

对我只是普通的艺术品

那位属于我的蒙娜丽莎

早就被烙印在我的心里

你进化战斗的每次场景

都被童年的我弃之不理

此刻遗憾却是早已布满

我的心

若 一同将生死经历

死水般的梦也焕发奇迹

can you give me one last kiss

是否可予我再被选择的命运

oh oh oh——

从黑暗中解脱的心灵

oh oh ......

原曲:《one last kiss》

原唱:宇多田光

填词:漠隐冷阳

(Part 1)

卢浮宫中难见的真迹

对我只是普通的艺术品

那位属于我的蒙娜丽莎

早就被烙印在我的心里

你进化战斗的每次场景

都被童年的我弃之不理

此刻遗憾却是早已布满

我的心

若 一同将生死经历

死水般的梦也焕发奇迹

can you give me one last kiss

是否可予我再被选择的命运

oh oh oh——

从黑暗中解脱的心灵

oh oh oh

试图理解求知的真谛

(Part 2)

在自我封闭的结界里

一遍遍地伤害着自己

错误的钥匙断在了锁孔里

真相的奇点无法被开启

若是此时我还不停思念你

是否可理解为这是种病

若是此刻救赎我的是你

希冀是否会大发慈悲降临

oh can you give me one last kiss

就算那光环终消失殆尽

寻觅新的可能性

只想要留住那重要的你

oh oh oh——

我的那一遭梦中有你

oh oh oh——

此刻陪伴我的只有你

(Part 3)

若 一同将生死经历

死水般的梦也焕发奇迹

光环的消失暂停

是否可予我重新选择的余地

oh oh oh——

知识的徽章紧握手心

oh oh oh——

昔日的伤害化作动力

oh oh oh——

冒险的再度进化开启

oh oh oh——

我比想象中更思念你

(Part 3)

而此时此刻 我再遇见你

茫茫轮回中 终会遇见你

白凡士林
Pearl of Pacifi...

Pearl of Pacific

Pearl of Pacific

铭汐
𝐍𝐨 𝐨𝐧𝐞 𝐜?...

𝐍𝐨 𝐨𝐧𝐞 𝐜𝐨𝐦𝐩𝐚𝐫𝐞𝐬 𝐭𝐨 𝐲𝐨𝐮.

𝐍𝐨 𝐨𝐧𝐞 𝐜𝐨𝐦𝐩𝐚𝐫𝐞𝐬 𝐭𝐨 𝐲𝐨𝐮.

巡 遊 霧 靄

第三东京村村花绫波丽

第三东京村村花绫波丽

阿嘞,是..
😭怎么又变成橙汁了😢我的丽...

😭怎么又变成橙汁了😢我的丽!

😭怎么又变成橙汁了😢我的丽!

有鸣仓庚

自由天使的回归计划·8

第八章

太近了、实在是太近了。碇真嗣在努力维持镇定,殊不知他红红的、如同秋天缀在枝头的小小的果子般的耳垂已经暴露了他的心思。

渚薰看在眼里却不做出任何反应,假装没有发现他的公主此刻坐立难安的心情,只兢兢业业地玩他的角色扮演游戏扮演游戏。

真嗣被渚薰牵引着敲击琴键,他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到乐曲本身,弹了几个音符以后他发现正巧就是渚薰刚刚自己独奏的《爱的礼赞》。因为考虑到真嗣不会弹钢琴,渚薰弹得很慢,每个音符都被他拉长,显得深情而笃定,像一首被缓缓念出的情诗。真嗣感觉时间也随着音符的流淌而变慢,但此刻他只希望再慢一些。

这首曲子真嗣学过大提琴的版本,因此当现在他自己第一次用钢琴演奏让他觉得新奇...

第八章

太近了、实在是太近了。碇真嗣在努力维持镇定,殊不知他红红的、如同秋天缀在枝头的小小的果子般的耳垂已经暴露了他的心思。

渚薰看在眼里却不做出任何反应,假装没有发现他的公主此刻坐立难安的心情,只兢兢业业地玩他的角色扮演游戏扮演游戏。

真嗣被渚薰牵引着敲击琴键,他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到乐曲本身,弹了几个音符以后他发现正巧就是渚薰刚刚自己独奏的《爱的礼赞》。因为考虑到真嗣不会弹钢琴,渚薰弹得很慢,每个音符都被他拉长,显得深情而笃定,像一首被缓缓念出的情诗。真嗣感觉时间也随着音符的流淌而变慢,但此刻他只希望再慢一些。

这首曲子真嗣学过大提琴的版本,因此当现在他自己第一次用钢琴演奏让他觉得新奇而且愉悦,他很快就投入进去,甚至有的地方不再需要渚薰的引导,他可以笨拙地敲响对应的黑白键。

但是,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能感觉到一阵温暖的气息,凑得越来越近,甚至好像就贴在他的耳边。明明只是清浅的呼吸,他右耳边的发丝好像都被灼烧地蜷曲起来,让他藏在发后的耳垂无处可藏。原本只是脸烫,但是现在,他觉得他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烫的像刚刚从温泉里捞出来一样。

他担忧自己见不得光的龌龊念头被渚薰发现,他小小地开始挣扎。然而他刚动一下,他就觉得脸颊好像被一个什么柔软的东西擦过了。那···那是···渚薰的嘴唇吗?!

碇真嗣瞬间大脑宕机,整个人都石化了,甚至停下来演奏的手。

“真嗣不专心哦,刚刚弹错了好几个音。”渚薰也停下,他握着真嗣的双手亲昵地捏了两下真嗣的手指,然后顺着真嗣的手,像拂过一朵鲜花的花瓣那样,轻柔地、若即若离的顺着真嗣的手臂一寸寸上抚。

渚薰的动作轻得就像羽毛落在了真嗣的皮肤上,但是真嗣的全身的力气都好像被这双柔弱无骨的手都抽走了。他的理智催促他赶紧离开,再这样下去会被渚薰发现他的异常的,但是内心隐秘的角落却在诉说着他最诚实的愿望:他希望渚薰抚摸他、拥抱他、亲吻他。

手腕、小臂、大臂,那双手最后停在了他的肩膀上,轻轻搭在上面。但是两秒钟后,这双手交错,将他虚虚拢着、抱在在自己怀里。

真嗣:?!

“真嗣在学大提琴的时候,弹错了会被老师惩罚吗?”渚薰贴着他的耳朵,轻柔地声音微微沙哑,还带了些笑意,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正经的不得了,像是要因为真嗣的分心而惩罚他。

真嗣现在又慌又乱,他感觉渚薰说话时的那股微小的气流顺着他的耳廓,钻进了他的身体里,进入了他的五脏六腑,把他的心脏牢牢罩住,让他不能动弹。再···在这样下去的话······

渚薰漫不经心地逗弄掌心的小白鸽,他笑了起来“呵呵,骗你的。”他这一刻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恶劣,说完——

“呼”,他朝着真嗣的耳朵短促地吹了口气,真嗣的发丝都被吹起。

一阵巨大的声响,停在指头的白鸟被惊起,拍着翅膀朝着落日的方向飞去。

渚薰扶起倒在了地上的钢琴凳,那是真嗣逃跑时掀翻的。他回味着刚刚真嗣惊惶的如同落入猎人陷阱的小鹿一般的眼神,他慢慢露出一个笑容。

他把钢琴凳一丝不苟地摆好,重新调高,然后闭眼、微仰头、按下琴键——《欢乐颂》旋律响起。


因为那天傍晚的事情,真嗣不敢再面对渚薰,每次只要渚薰想要靠近他真嗣就立刻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虽然不敢对渚薰哈气,但是只要渚薰稍有动作他就会借口逃开,往常形影不离的两个人现在却连放学都不在一起走,学校里甚至已经流传起“你听说了吗,公主和王子已经分手了。”

“我听说是因为他们的恋情被父母知道了,所以被勒令分手了。”

“哦哦,他们两个人的家族是世敌,但是他们违背了家族的意志相恋了,但是现在这段不被祝福的爱情被发现了······”

流言越传越离谱,不知道真相的真嗣有时候甚至还会受到莫名其妙的安慰和鼓励,当他想询问的时候,对方却一副不愿意触及他伤疤的表情。

“喂,我说···”结城惠子双手交叉叠在胸前,斜视渚薰,“捉弄真嗣也应该适可而止了吧?”

渚薰歪头,“怎么会呢,我可是有好好保护他的哦。”

“嘁。”结城惠子撇撇嘴,放下手臂,转头走了,“算了,我才搞不懂你们玩的你追我跑小游戏,你可别把他吓跑了。”

渚薰不和结城惠子解释,因为他深知小美人鱼已经上钩了,这时候用力扯线反而会让鱼儿因为激烈的挣扎而脱钩,适当放长渔线才能捕捉成功。没关系,快收网了。


情人节前的晚上,真嗣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一周前还在纠结于他消失了多年的父亲突然的联系,今天晚上谷村苍先生难得回来,问他对父亲提议的看法,他都有些心不在焉。他的大脑全都被渚薰占领了。不仅仅是大脑,他只要听到、想到渚薰,他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他全身开始微微颤抖、发烫······

打住!不···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碇真嗣蜷缩在床上两手紧紧抓着被子,往上拉盖过自己的头。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啊啊啊啊啊啊啊!”猛地掀开被子,他坐起身痛苦地抓头发。盯着桌子静默三秒钟,他下床起身走到桌子边,抽出一本书。他拿着书靠近落地窗,就着月光翻开书页,书页“哗啦啦”地翻动,一张纸掉了出来,没有弯腰去捡,反而透过窗户盯着对面那栋屋子。

他正对一扇窗户,窗帘紧紧闭合着,灯光熄灭,主人已经休息了。只有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真嗣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看向他。

为什么薰要拒绝那个女生呢?为什么薰要抱着他弹琴呢?为什么薰要捉弄他呢?甚至更早之前,为什么他从不解释他们之间的谣言呢?他的心不可抑制地鼓噪起来,每一下的跳动好像都要从他的胸膛跃出。不对的不对的不对的,他不应该有这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笨蛋真嗣。”他低声呢喃,这样的猜想胆大包天,但是却又每时每刻无不灼烧他的理智和神经,光是想到这样的可能性,他全身的血液都好像全部涌入了心脏,他的心脏快炸掉了。

“不可能的吧?被自己好朋友喜欢什么的,太恶心了。”他的眼睛蒙上了阴翳,他真可耻,又胆小又可耻。

正当他陷入不可自拔的厌弃中时,对面的房间却突然亮了起来。“唰——”窗帘被又急又快地拉开,快到真嗣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人影就站到了窗边。




美人鱼真嗣:他到底喜不喜欢我,此时的渚薰:【疯狂扯线.jpg】


菜鸟画手幽铃酱

第一次挑战画Eva风格的图!感谢金主对我的信任!虽然改了很多遍!也是对我绘画的一个成长!线稿是画的第一遍金主不满意,彩稿是多次修改的成本。

有想要约稿的小可爱欢迎来找我!

第一次挑战画Eva风格的图!感谢金主对我的信任!虽然改了很多遍!也是对我绘画的一个成长!线稿是画的第一遍金主不满意,彩稿是多次修改的成本。

有想要约稿的小可爱欢迎来找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