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exo

537.2万浏览    15.3万参与
Sweet Lies
我平等的嫉妒在场的每一个人😇...

我平等的嫉妒在场的每一个人😇

230129 EXO_NEWS_JP 推特更新 钟仁 相关图​​​​​片 1p

我平等的嫉妒在场的每一个人😇

230129 EXO_NEWS_JP 推特更新 钟仁 相关图​​​​​片 1p

Sweet Lies
230129 钟仁 ins 更...

230129 钟仁 ins 更新一则

【大阪再见👋】

​​​

230129 钟仁 ins 更新一则

【大阪再见👋】

​​​

Sweet Lies
230129 mewsuppa...

230129 mewsuppasit ins更新 俊勉 相关图片

230129 mewsuppasit ins更新 俊勉 相关图片

晴鸽
从我漫画书里跑出来了?

从我漫画书里跑出来了?

从我漫画书里跑出来了?

Sweet Lies
230129 「mewsupp...

230129 「mewsuppasit」ins及ins story更新俊勉相关合照一则「http://t.cn/A69QOu6U」


​​

230129 「mewsuppasit」ins及ins story更新俊勉相关合照一则「http://t.cn/A69QOu6U」


​​

Sweet Lies

好帅😍

亮晶晶的小熊😍

230128 KAI Japan Special Live 2023金钟仁日本个人巡演 名古屋场 高清 原图

cr.【KAIHEART114】

好帅😍

亮晶晶的小熊😍

230128 KAI Japan Special Live 2023金钟仁日本个人巡演 名古屋场 高清 原图

cr.【KAIHEART114】

XANADU桃.
“那个,伯贤……”你是怎么也没...


“那个,伯贤……”你是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小破地方都能偶遇上边伯贤,赶紧跑去他面前,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一样,说话都磕磕绊绊的,“我们可以合照吗?”


面前的男人一下子坦然地笑了,弯起眼睛来点点头,“当然可以啦。”


你像是如获大赦一样慌忙掏出手机,手忙脚乱地点开相机。——但苹果前置摄像头拍出来的照片实在是有些一眼难尽。


本来就紧张,再加上按下快门键的时候手都在发抖,结果拍出来的画面根本就不能看。你懊恼地垂下脑袋,在心里怒骂着自己的不争气。


“你叫什么名字?”


“喊我吟吟就可以了。”你一边调试着手机曝光一边回答道。看来想好看点注定是不行了。相机太过于魔鬼了,手机里又没有美...


“那个,伯贤……”你是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小破地方都能偶遇上边伯贤,赶紧跑去他面前,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一样,说话都磕磕绊绊的,“我们可以合照吗?”


面前的男人一下子坦然地笑了,弯起眼睛来点点头,“当然可以啦。”


你像是如获大赦一样慌忙掏出手机,手忙脚乱地点开相机。——但苹果前置摄像头拍出来的照片实在是有些一眼难尽。


本来就紧张,再加上按下快门键的时候手都在发抖,结果拍出来的画面根本就不能看。你懊恼地垂下脑袋,在心里怒骂着自己的不争气。


“你叫什么名字?”


“喊我吟吟就可以了。”你一边调试着手机曝光一边回答道。看来想好看点注定是不行了。相机太过于魔鬼了,手机里又没有美颜相机,现在当场下载的话……实在是有点太尴尬了……


“要不然录视频吧,我事后再从里面截?”


你想了想后小心翼翼地提出这个建议,于是身旁的人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


“好哦。”


于是你再度举起手机按下录像键,接着对着摄像头笑着比了个耶。虽然还是有点紧张,但看起来比刚才的成片好了不少。


镜头里的边伯贤偏过脑袋看看,也跟着你的样子笑了笑,眼里是时常会对粉丝们流露出的宠溺。


“吟吟啊。”


“嗯?”


他突然喊出你的名字,让你有些没办法控制住地悸动。太犯规了。


手机还在录着,所以你仍然微笑着看着手机,并认真地希望回家以后能从这段视频里截出来一张正儿八经的照片。


“我爱你。”


大脑一瞬间宕机,你整个人一下子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手抖得更厉害了,于是手机从指尖滑落,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


身旁的人又凑着脑袋看了看你僵硬的表情,


“哇,这种程度的话……真的好可爱呢~”

Owllu-小陸
这篇主要是灿嘟 其实是个all...

这篇主要是灿嘟 其实是个all嘟文 

基本都是车 文采不好 勿骂

这篇主要是灿嘟 其实是个all嘟文 

基本都是车 文采不好 勿骂

SIEGEL_ECHO

【都敬秀】一场无人知晓的出走

都敬秀ooc文(一发完)

.

.

.

1.

如果给你一次抛开一切的机会,你会怎么选。

今年的夏天闷热至极,几乎让人喘不上来气,堂内黑白一片,不知是蝉鸣还是啜泣,混在一起,难以分辨。

她死了,死在了这个盛夏,无论生死,她都是那么的缥缈,不似真人一般地活着,终究是到了头,璐璐的一生都让人可望而不可即。

沈安说不出来话,她俩其实没那么亲密,但璐璐的离世依旧让她心中隐隐作痛,她看得见自己的脆弱,至少过去的多少年中,比起父母那隐忍的爱,这个一直阳光明媚着的女孩总是能察觉到自己勉强忍受着的那些委屈不安。


抱歉领导,我是业务部沈安,实在不好意思在这个时间打扰您,因家中有事,我需要请一周......

都敬秀ooc文(一发完)

.

.

.

1.

如果给你一次抛开一切的机会,你会怎么选。

今年的夏天闷热至极,几乎让人喘不上来气,堂内黑白一片,不知是蝉鸣还是啜泣,混在一起,难以分辨。

她死了,死在了这个盛夏,无论生死,她都是那么的缥缈,不似真人一般地活着,终究是到了头,璐璐的一生都让人可望而不可即。

沈安说不出来话,她俩其实没那么亲密,但璐璐的离世依旧让她心中隐隐作痛,她看得见自己的脆弱,至少过去的多少年中,比起父母那隐忍的爱,这个一直阳光明媚着的女孩总是能察觉到自己勉强忍受着的那些委屈不安。


抱歉领导,我是业务部沈安,实在不好意思在这个时间打扰您,因家中有事,我需要请一周的假,望批准。


扑通!手机应声落入水里,像是,海上浅浅激起的浪花。


“欢迎光临敬秀民宿。”

“一人间有吗?”

抬眼,一张白净秀气的脸映入眼帘。

“喜欢看海,右手边106,不喜欢可以去左手边102。”


霁海的海浪似乎要透过落地窗打进房间里,沈安随意收拾好行李,揣着几听啤酒便冲向海边了。坐在岸边水泥地上,双腿自然下垂,几乎要碰到海面了。

“你为什么来了呢?”

“璐璐……还没到头七吧,你怎么回来了?”

沈安也没惊讶,灌了口冰啤酒,不知是更清醒还是更迷糊。在记忆中,璐璐永远是笑着的。

老套的情节,她俩喜欢上了同一个男生。

熟悉的套路,沈安的确是败下阵来的那个。

每每见到璐璐,她总是会泛起一阵莫名的自卑,天生要强的性格终归是有弱点,那年校内流感高发,沈安本以为自己足够强大,却还是不敌病毒肆虐,连她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身体已是那般虚弱,璐璐却反复的关照着自己,让自己得以休息。

挺搞笑的,这么点事,沈安一直记得,倒是越发地觉得自己是那么自私了。

“你先回答我你突然请假来海边干嘛?”

“如果给你一次可以抛开一切的机会你会怎么选?”

“反正不会像你,毁了手机,人间蒸发。”

璐璐的语气中多了丝埋怨,她不想沈安陷入负面情绪,但也无能为力。


“我那是……哎呀!”

凉拖掉进了海里。

“您没事吧?”

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扛着鱼竿走来,原来是民宿老板。

“应该也许大概?”

沈安有些窘迫,转头去找璐璐发现她已经离开了。跑得可真快。

正当沈安不知道如何求助时,眼前这人把自己脚上的凉拖脱下,用水瓶冲洗了一下放在了她身旁。

“不嫌弃的话穿我的吧,虽是只隔一条马路,但毕竟是海边公路,什么碎屑都有,穿着鞋走起来舒服些。”

放下人便走了,沈安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是在搭讪你吧?”

“你怎么回来了?跑得够快的。”

沈安撇撇嘴看向突然回来的璐璐。

“我那是不得已……”

“算了算了,天也晚了,明天再聊。”

沈安穿上凉拖,把身边的啤酒罐收拾了下,就往民宿走去。

2.

“沈安,把资料整理出来……”

“这是裁员名单,记得通知到……”

“哎呀,好歹我也是你前辈,帮我这一次吧……”

……


沈安从梦中惊醒,几乎喘不过来气了,她翻身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凌晨四点半。辗转反侧,哦,自己在海边。

她起身收拾,又去了海边,天还未见亮。

“起这么早。”

“我还没醒,还是我还醉着?”

沈安又看见了璐璐,她坐在昨天自己的位置上,于是乎朝着自己的胳膊狠狠拧了一下,痛彻心扉。

“怎么了,又做噩梦了?”

“啊对,美好的职场生活。不过你现在在天堂上也没这苦楚了吧。”

璐璐没说话,只是笑笑,脸上如往常那般红扑扑的。沈安走上前去,坐在她旁边,身体落地的那一刹那,不知为何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青春期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为什么还会感到迷茫呢?

“你说,这么偏僻的海,会有人来看吗?”

“会吧,你不就来了吗?跟何况这还有个民宿,肯定常有人来……”

听着璐璐在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沈安倒是沉下心来了,但还是不觉得真实,突然没有活着的感觉了。


要不然怎么会见到璐璐。


沈安看着说亮不亮的海平面,想尽力看见远处的地平线,可好刺眼啊,她看不见,什么也看不见,仿佛也看不见明天。

她的出走突然失去意义了。

或许是酒醒之后突然反应过来了,她似乎没有理由用那微薄但必需的全勤奖来换自己这次痛快的理由,来海边到底是为什么啊……

沈安不停的抓着头发,恍惚之间她朝着海中一头扎去,正当她准备挣扎之时,被人扯住了衣领,她努力睁开眼去看那人的脸,但日出已至,太刺眼了,她看不清。

“天亮了啊……”

然后便昏睡过去。


3.

“这是最后一个,打完就可以回去了。”

“好的,谢谢。”


“咳咳……”

沈安闻着浓浓的消毒水味,醒了过来,发现民宿老板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他看见沈安醒了,连忙端过水来。

“你精神压力太大所以晕倒了,打完吊瓶就回去休息休息吧。”

“哦,谢谢。”

沈安有些尴尬,素不相识,人家老板却帮了自己两次了。那人嘴唇动了动,似乎还要说什么,但停住了。

“您贵姓?帮了我那么多次,一直没来得及问。”

“免贵姓都,我叫都敬秀,喊我敬秀就行了。”

“哦哦,我叫沈安,怎么称呼您随意。”

两人相视无言。一直回到民宿,都没再说话。

他们在海边久久驻足,都敬秀突然说话。

“不该那样的,无论多么艰难也不该选择那样。”

“嗯?……哦。”

沈安知道他误以为自己要跳海,其实她自己也不清楚,身体前倾的那一刹那她在想什么,真的想跳吗?

“没有什么比你自己的身体更重要。”

“我知道,曾经有人跟我这么说过。”

沈安往周围看去,想找到那个人。

她还没出来。

话说沈安差点掉海里的时候也没见到璐璐,她就浅浅露了个面,今天就没再见她了。真是玄乎。

再见到璐璐已是两日后,她还是坐在同一个位置,沈安欣喜地小跑过去。

“你终于出来了,这两天都没见你,我有话要对你讲。”

“我也有话要说,你先讲吧。”

沈安面露疑惑,但也没多想。

“我打算回去了,或许是头脑发热了吧,我想以你的离世作为借口来逃避现实生活,但实际上就是一场幼稚的出走。我不知道我的一辈子还剩多少,但我打算坦然度过。”

沈安望着远处依旧模糊的地平线,释怀地笑了。

“那璐璐,你是想跟我说什么呀?”

璐璐看起来有些犹豫,不似平常那般笑着,沈安有些担心了。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为什么?”

沈安震惊地转向璐璐,她有着看不清璐璐的脸了,明明记得她长什么样子的,但却怎么也看不清。

“安安,你还没有意识到吗?你现在真的是在霁海吗?而我真的存在吗……”

“就是啊,我请完假后来了霁海,抛开了一切,连手机都扔了,然后我……”

“你跳进了海里。”

沈安不敢相信地看向璐璐,喉咙突然有些发干,什么也说不出来。

“安安,我是你想象出来的,真正的璐璐那天去世了,她不可能回来,即使是亡魂。你是时候该醒了,毕竟,你已经想通了。”

只见璐璐的身体逐渐变得模糊,周遭的一切都不真实起来,一阵眩晕伴随着剧烈的头痛使得沈安昏厥过去。


不久,沈安渐渐恢复了意识,一时说不出话来,她用尽全力一把抓住了身边人的衣袖。


4.

“所以,我昏迷了一周?”

“对,我本来想用你的手机给你家里人联系没想到你身上根本没有手机,后来去报警,得知你……暂时没有直系亲属在世,所以我就先在这照看你了。”

沈安看着眼前这个在她昏迷时候的梦境中反复出现的脸,心里不禁感到一股暖意,原来他不仅在梦里救过自己。

“没有什么比你自己的身体更重要。我不清楚你遭遇了什么,但只要活着,就有翻盘的机会,一辈子很长,不要那么轻易地放弃自己。”

都敬秀低声说着,毕竟是自己救起并照顾了一段时间的人,他实在不忍心看到眼前的姑娘这般憔悴。

“嗯,有人也这样说。”

沈安缓缓抬眼,对上了那一双温柔而坚定的眸子。

  

END。

落笙
一起看海🌊

一起看海🌊

一起看海🌊

皓渺

跳动的音色 6

  听到晚上七点,几个社团负责人才把初筛弄完。

  “下次再也不想听了。”徐东林痛苦地揉了揉耳朵,“对我的耳朵简直就是折磨。”

  “就辛苦这一年了,难怪去年的师兄师姐听完一届就再也不听了,去年怎么没觉得那么煎熬呢?”依依也同样面露难色。

  “之前你就唱一首歌就跑了,哪里煎熬了。”朴灿烈凉凉道,“而且你又不是评委,更不觉得煎熬了。”

  “好了好了,”徐东林拍了一下朴灿烈的肩膀,“灿烈,辛苦你整理一下,然后发到群里通知他们。”

  看着整理出来的名单,朴灿烈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行。先去吃饭吧,都饿了一下午了。”朴灿烈招呼着其他三个,一起去食堂吃饭。

  

  吃完饭,朴......

  听到晚上七点,几个社团负责人才把初筛弄完。

  “下次再也不想听了。”徐东林痛苦地揉了揉耳朵,“对我的耳朵简直就是折磨。”

  “就辛苦这一年了,难怪去年的师兄师姐听完一届就再也不听了,去年怎么没觉得那么煎熬呢?”依依也同样面露难色。

  “之前你就唱一首歌就跑了,哪里煎熬了。”朴灿烈凉凉道,“而且你又不是评委,更不觉得煎熬了。”

  “好了好了,”徐东林拍了一下朴灿烈的肩膀,“灿烈,辛苦你整理一下,然后发到群里通知他们。”

  看着整理出来的名单,朴灿烈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行。先去吃饭吧,都饿了一下午了。”朴灿烈招呼着其他三个,一起去食堂吃饭。

  

  吃完饭,朴灿烈回宿舍把名单打出来之后,发到招新群艾特了全体成员。

  [Chanyeol:辛苦各位同学的演唱,经过我们现场几位社团负责人的讨论,最终确定了以下同学顺利通过一轮初筛。没有通过的同学也不要灰心,再接再厉。]

  都暻秀收到消息点开一看,自己的名字赫然出现在第一排第一个。忽然手机一震,退出去一看,朴灿烈给自己发消息了。

  [Chanyeol:恭喜啊小朋友]

  [Kyungsoo:谢谢学长!]

  [Chanyeol:对了,你是不是录视频了?把我的视频发给我呗]

  都暻秀一愣,招新群里不是有好多人发了视频吗?怎么朴灿烈还找自己要?不过他没想太多,还是乖乖把拍的视频给朴灿烈发过去。

  朴灿烈给他回了个谢谢,就没有其他消息了。等朴灿烈再找他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了。

  [Chanyeol:看抖音]

  怎么突然叫自己去看抖音了?明明学长也没有跟自己互关啊。都暻秀十分疑惑地点开抖音,就看到朴灿烈在他自己的视频中艾特自己。他的眼睛突然瞪大,从椅子上突地站起来。

  [朴灿烈:社团招新小唱一曲,感谢学弟@Kyungsoo帮忙录视频] 视频是高潮那一段还有后面的一段副歌,那一段也刚好是朴灿烈跟自己对视了,然后画面很明显地颤了一下。

  都暻秀颤抖着手点了赞还有收藏,然后想半天评论了一句:“学长唱歌太好听了!为学长打call!!!”然后切回去微信,问朴灿烈话。

  [Kyungsoo:学长怎么那么突然啊?]

  [Chanyeol:毕竟是你录的,我要尊重你的劳动成果,谢谢啊]

  不可否置的,都暻秀的耳尖又不争气地红了起来。不过转念一下,学长没关注自己,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账号?等他切回去抖音一看,朴灿烈已经跟自己互关了。

  他大着胆子回去微信问朴灿烈。

  [Kyungsoo:学长是怎么知道我抖音的?]

  等了好一会儿,才收到朴灿烈的回信,只不过是一条语音。

  [Chanyeol:那天刚好看到,就记住你ID了。这几天一直看你视频,越听觉得越好听,就关注咯]

  朴灿烈说话的声线很低,听筒贴在耳边听起来感觉像是一根羽毛拂过自己的耳朵,痒痒的。都暻秀听完,这下不止耳朵红,脸也红了起来。

  实在不知道回什么,都暻秀发了个撸猫的表情包过去,然后回去抖音截了个屏发了朋友圈,文案还是“追星成功,实现互关梦想get”。

Apples.

  新增俩和一个悬浮,欢迎前来捧场!!

  新增俩和一个悬浮,欢迎前来捧场!!

jet

SM家族认人

  认得不准请勿责怪

  图源不详

[图片]


  认得不准请勿责怪

  图源不详


七_KING

 我们🐻妮的眼睛很好认! 

 我们🐻妮的眼睛很好认! 

泡菜鱼拌烤鸡蛋

“委屈、沉默和骨缝里的烈火”


(P1图源twi@_SABAFA) ​​​

“委屈、沉默和骨缝里的烈火”


(P1图源twi@_SABAFA) ​​​

北宵

  准备把专辑出掉了,然后里面的明信片是灿烈的,小卡是D.O的,我想问问这两张大概现在市价是多少?专辑准备整个出,是当时预约在 k4买的第一批。如果有人想要小卡的话,小卡也可以单独出。

  准备把专辑出掉了,然后里面的明信片是灿烈的,小卡是D.O的,我想问问这两张大概现在市价是多少?专辑准备整个出,是当时预约在 k4买的第一批。如果有人想要小卡的话,小卡也可以单独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