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exo

506.5万浏览    14.1万参与
顾时贤

不良少年适配②

遇上一对恩爱的父母,代价就是享受不到正常青少年该拥有的早餐福利,能有一口面包配牛奶就已经是最不错的待遇了。

还说什么要送他去上学,到头来还不是忙起自己的事就把他忘了…

“遭了…把那臭丫头给忘了!”

另一边

“他要是敢骗我,他就死定了!”

她这次换了一身轻松舒适的打扮,生怕被人再次误会成有偷穿别人衣服恶习的奇怪女人。

早知道就不去借别人的衣服穿了,想着好不容易可以淑女一回,还被不该看到的人抓了个正着。

——“哟,这回不穿裙子了?”

不耐烦地扭过头,正巧和来人迎面撞在了一起。“怎么又是你!”

“我约的你,我能不来吗?你这丫头头是铁做的吧…这么硬!”

“喂!雷…锋,咳咳,你不是说...

遇上一对恩爱的父母,代价就是享受不到正常青少年该拥有的早餐福利,能有一口面包配牛奶就已经是最不错的待遇了。

还说什么要送他去上学,到头来还不是忙起自己的事就把他忘了…

“遭了…把那臭丫头给忘了!”

另一边

“他要是敢骗我,他就死定了!”

她这次换了一身轻松舒适的打扮,生怕被人再次误会成有偷穿别人衣服恶习的奇怪女人。

早知道就不去借别人的衣服穿了,想着好不容易可以淑女一回,还被不该看到的人抓了个正着。

——“哟,这回不穿裙子了?”

不耐烦地扭过头,正巧和来人迎面撞在了一起。“怎么又是你!”

“我约的你,我能不来吗?你这丫头头是铁做的吧…这么硬!”

“喂!雷…锋,咳咳,你不是说要给我们找活干,真的假的?”

头顶传来的疼痛,远不及面前这个女孩的单纯更让我觉得震撼。突然觉得自己这样撒谎骗她,好像不太好。

“噗…你不会真以为我叫雷锋吧!听过一首歌吗?你应该比我熟啊,听说这里面有不少人要为你唱这首歌呢”

在此之前,我也小小打听了一下面前这个女孩的消息。姓名,林六贤,初二辍学,带着仅有的一个小弟在这附近打拼,不过时间不久,自然不知道我的名头。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她比我想象中要重情重义的多,至少在助人为乐这件事上,我比不过她。

“你耍我?亏我还以为你真叫雷锋!”

“这怎么能叫耍你呢?我这是有幽默细胞,没听过做好事不留名吗?再说了,我认识你吗?凭什么告诉你我的姓名啊?”

——“你胡搅蛮缠!你就知道骗人!”

“有没有一点混江湖的自觉性啊?就这么轻易相信别人?不怕我是坏人?”

上下打量了她一下,总算没穿那件该死的水手服,短的都要暴露隐私了。是不是女的,这点防范意识都没有!

“我现在知道你是了!”

连忙伸出手拦住他们,“这么着急走干嘛?我还没说完呢?要活干,不是没有办法,除非——”

视角转换——

“你这个裙子怎么穿着这么别扭啊,还这么长——”

“嘘,我妈回来了,一会你们俩按照我说的做,我保证你有饭吃!”

他们俩是我雇来的临时演员,负责帮我在我妈那里说好话,让她觉得我有几个靠谱的同学,哪怕是以后被叫出来出去玩,她也没理由阻止我。

“你们就是伯贤的同学吧,怎么突然想到来家里做客了?”

——“阿姨,我是伯贤的同桌,我叫林六贤,叫我小六就行”

“阿姨,你叫我小伟就行,也是伯贤哥的同学”

气氛一度很尴尬,作为始作俑者的某人,正坐在沙发上没心没肺地嗑瓜子看电视。

“小六啊,你决定好报哪个学校了吗?要不要考虑跟我们伯贤继续做同学啊…”

差点一口水呛到。

“如果可以的话,当然好…”

不知道是不是触及到老妈的那根神经,她突然一拍大腿转身回屋,翻出了各种古早的证件照、学生照,甚至童年照。

“你先看着,阿姨这里还有更多”

照片的主人那是丝毫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反倒是一旁不同情趣的老爸突然开口。

“你看儿子小时候跟我多像,坚决不跟漂亮女孩拍照”

——“那你是说我不漂亮喽…”

“爸妈!你们怎么把我的照片随便给别人看!”

老妈抚摸着臭丫头的手,喜欢的不行,“小六怎么是外人呢?这可是你第一次把同学请到家里…”

她刻意强调第一次,我预感到哪里不对,老妈一向开明,该不会以为我是早恋了吧?这玩笑可开大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听我解释…”

——“唉阿姨我实话跟你说吧!我是边哥雇来的,他就是怕你不让他出去玩。你就跟阿姨实话实说呗,有什么怕的…”

“我说你是不是虎…”本来打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这下好了,自揭底牌,还是被自己人出卖的。

绝望已经不能形容我此时的心情,我现在是十分、特别的后悔,怎么碰上这么个玩意儿。

“你们走吧,让我静静!”

——“他走,你们留下吃晚饭!”

就这样,我又被老妈当成局外人赶了出去。但仔细想想,我也不是无处可去,老板的网吧可还开着呢…

“喂!老板!有没有人在啊!不可能啊,现在天还没黑,怎么就打烊了…”

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要不是有个好心的扫地阿姨告诉我老板已经把店面出租出去了,我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唯一的安身立命之地也没了。

另一边

“阿姨,我跟你说,边哥其实人很好的,还会给我们准备吃穿。要是知道阿姨人这么好,我们肯定不会误会边哥”

一边夹菜一边套话,“怎么个误会法?”

“就是吧,我一开始穿了条裙子,就到大腿差不多那么短。边哥一直帮我往下扽裙子,结果我还抽了他一巴掌…我发誓,我之后道歉了,而且打的也不算重!”

——“他活该,以后往死里打!还有呢?”

“还有啊,就是边哥那个手机网速真的好快,下单买衣服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等下,他哪来的手机?”

老爸过来打圆场,“大概是管朋友借的吧,肯定不新”

“才不是呢!纯白色的!还是最新款!”

小伟一直努力用眼神暗示,但很明显林六贤都没有接收到,一直着力于把他哥出卖个彻底。

——“看出来了,你们是他雇来的,你是真恨他啊”

就算再生气儿子瞒着自己偷藏手机,她也快被眼前这个小姑娘的情商感动到了。她收回之前想要林六贤做自己未来儿媳妇的想法,她不应该那么草率。

“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吧,一会儿该吃晚饭了”

视角转换

“未成年人禁止”这几个字看的太多了,好像做每件事都要被提醒着,你还是个未成年人,你想要的权利你一样也别想得到。但与此同时,作为一个未成年人,做任何事都可以肆无忌惮,甚至可以不考虑后果,尽情享受着这段时光。

大人们说不让做什么,我就偏要做什么!

掏出一款啤酒正要打开,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聒噪的喧闹声。

“叔叔,你就让我进去吧,我很快的,就两分钟!”

——“未成年勿入看不到吗?别让我赶你走啊!”

唉,这世上不是每个网吧的老板都像那位那么好心的。

“可是我男朋友在里面,他也未成年啊!”

——“该死,撒了一手,什么破啤酒,一点也不好喝!”

被小姑娘搅了兴致,我实在没有心情去管那堆啤酒了。索性去看看热闹,说不定能发现什么好玩的事。

“哥,这发生什么事了?”

老板打量了我一眼,嫌弃地避开了我的套近乎。

“你又是哪位?一伙的?”

赶紧否认,“当然不是!我就是个来看热闹的,你看我,不也是不让进才被赶出来的吗?听我的啊,妹妹,不要为那种男人给自己找不痛快。”

小姑娘面对迟迟不肯网开一面的网管,都快急哭了,还突然冒出来我这么一个看似为他好的路人,眼白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谁是你妹妹!不要脸!”

——“嘿,你怎么还骂人呢!网管叔叔,教训她!让她知道什么是社会的毒打!”

小姑娘看起来没太见过什么世面,被我一句“毒打”吓得是梨花带雨、鬼哭狼嚎,好像我怎么了她似的。我充其量也就是言语吓唬吓唬她,谁知道这么不经吓。

见到警察叔叔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蔫了。

“警察叔叔,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是好人!”

——“你是好人?边伯贤,你说说我这周都第几次见你了?你一个中学生怎么就不能让我们人民警察省点心!少作点妖!行不行!”

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偶尔行差踏错出那么一点小意外,不就…又见面了嘛。小问题,都是小问题。

思想教育过我,那个哭的一句都不肯为自己辩解的小姑娘,也要被例行公事问话一遍。

“小姑娘,不用害怕,我们是警察,我会帮你的”

我用胳膊怼了怼她,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嘛,还骂我不要脸,现在怎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队长,这姑娘可能性格有点孤僻…”

孤僻?她哪点长得像孤僻的样子,简直嚣张跋扈的很呢…

“那还是等他们家长来吧”

——“可别!我替她说吧”

“要是觉得我说的不对,你就摇头”

我把自己的事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警察,姑娘也是见我没有添油加醋,还把她男朋友的事也一起隐瞒了,全程很配合。

“虽然事情已经清楚了,但你们是未成年,还是得由家长亲自领回去,已经通知家属了”

完蛋,老妈还在家,这事要是让她知道了,我准没好果子吃。都怪那个臭丫头!

似乎是被我的眼神吓到了,那丫头眼眶又红了,我趁着警察不注意赶紧拿起她的衣袖帮她捂住了嘴。

“别闹了祖宗,你难道不想回家吗?”

她水灵灵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然后摇了摇头。

“那你想干嘛?”

“我要去找我男朋友!小哥哥,你带我去找他吧!求你了!”

我看起来像是那种无偿做好人好事的那种人吗?为什么一个两个都来找我散发爱心?

算了,反正被老妈知道也是死路一条,还不如趁机跑调。

“听我的,我数一二三你就开始跑,然后尽量要喊的大声点,我给你把男朋友带过来,怎么样?”

她努力地摇摇头,看样子对我的提议不是很满意。可我也带不走她这么大一个人啊?

——“我一会儿会跟他们说我害怕想到外面等,然后点名让你去陪我,你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别让他们觉得咱们俩合谋”

我算是知道现在小姑娘为什么都这么讨人喜欢了,这脑子里的鬼主意一个比一个多。

果然如她所料,她一开始伪装的柔弱形象很快就得带了警察叔叔的同情和理解。

“但是外面太危险了,我找个叔叔陪着你吧…”

“我要他…陪着我!”

——“你认真的?那行吧”

为了表现出她娇滴滴的一面,她还一直试图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扯我的外套,我被逼无奈只能把仅有的外套让给她。

可就在警察转身后的下一秒,她就甩掉我的外套风一般的逃走了。

我狼狈地弯腰捡起地上的外套,一旁的警察竟然还好心地安慰我,说我年纪还小,这种事情不着急。

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我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在我的心里,我就是被这么个小丫头利用完了,又狠狠地踹开了。

“为了个男人就想出这种损招,那男人究竟什么魅力!”

——“长得帅呗!”

“我不帅吗?”

“你帅,有女孩对你这样吗?承认吧,你还是比不上人家!”

像我这种常年混迹警察局和江湖的,总有几个朋友在的。

虽然隔着年龄差,但我也能感觉到这个小警察骨子里的放荡不羁。或许他要是没听他爸的去报考警校,应该也会有截然不同的一生,当他似乎也觉得现在这种生活也还不错,至少稳定。

“放心,你妈妈不知道,每次电话都是你爸爸帮忙接的。这次我是确定了不是个女人,我才敢把你的情况说出来的”

“不是女人?完了,那丫头还在呢”

小警察不明觉厉,还在不断地向我解释: “我真的确定了!真不是个女人!”

当然不是女人了!还有那丫头的手下!以那丫头的脑子,她手下能比她高明到哪里去?

当我飞奔回家的时候,林六贤和小伟两个人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替我受过的老爸,和愠怒的老妈。

“你贪玩也得有个限度!都跑到警察局去了!你是想留案底是不是!”

——“听我解释!妈!我是见义勇为啊!”

老妈刚想发怒反驳我,忽然注意到我胸口湿了一大块,本来以为在警察局味道已经散的差不多了,但我还是粗估了我妈那灵敏的嗅觉。

“还喝酒!皮痒了你!”

——“老爸!救我!”

“我都自身难保了,没看我跪着呢吗!”

“明天就给我去报名!没得商量!”

一代大侠就这么没有尊严地半蹲在地上,女王大人那是一点也不怜惜自己的亲生儿子啊,搓衣板都是祖传的。只不过老爸一份儿,我一份儿,而且我的还比老爸大了那么几圈。

“儿子年少无知,需要管教!但你这个老爸,知情不报,还试图隐瞒我!数罪并罚,惩罚加倍!”

我虽然被老妈嘴上训斥着,肉体上也在遭受折磨,但我的心思此时也并没有在这儿。

我这两天应该是十五年以来遇到艳遇最频繁的,但似乎都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从小警察那我也打听到了林六贤的身世,她就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小混混,这片被骗得也不止我一个。不过这主要也赖我,太想当好人,自己主动跳下她这个陷阱。

可以理解她为了生存坑蒙拐骗,但也仅限最后一次,下次再让我碰上她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至于那个跑的比马还快的疯丫头,应该也不是什么顽劣不堪的主,顶多是个为爱情所困的恋爱脑罢了。敢在警察眼皮子逃跑,她应该也是第一个。

对了,她叫什么来着?李枢玉,怪不得觉得耳熟。李家的独生女,老妈远房表亲家的女儿,跟我还有点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以这种方式见面,肯定这辈子都难忘。

——“让你罚跪还敢发呆!不跪到晚上十点,不许吃饭!”

早点睡鸭

哪一张都是可以养橙光的程度

哪一张都是可以养橙光的程度

早点睡鸭

“…深夜1127电台,我是主播朴灿烈,祝大家晚安~”

“…深夜1127电台,我是主播朴灿烈,祝大家晚安~”

屹紫蒸菌

因为我在意你 所以我希望你走的路 要繁花盛开 要人声鼎沸 要一路绿灯 要顺顺畅畅的 平平安安.

因为我在意你 所以我希望你走的路 要繁花盛开 要人声鼎沸 要一路绿灯 要顺顺畅畅的 平平安安.

是秘密哦!!
少年感算什么… 给你们看看什么...

少年感算什么…


给你们看看什么叫穿t恤也能穿出少爷感…

少年感算什么…


给你们看看什么叫穿t恤也能穿出少爷感…

是秘密哦!!

兴美人喝水了,

凡人一边去。

兴美人喝水了,

凡人一边去。

不明标记

我明白的

神爱世人,遥远温柔。未必要牵手。

我明白。再迷恋他,也绝非我私有。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神爱世人,遥远温柔。未必要牵手。

我明白。再迷恋他,也绝非我私有。


lnm≈xback

其实你不爱我 番外一

对不起家人们,我拖更了,没啥原因,就是玩儿嗨了,希望还有人愿意看看,要是没人的话,我就.........自己看,嘿嘿😁


后面在写了,在写了,先给你们一个小小番外,甜甜叭


爱你们,mua

........................正文.........分割线.....................

  时间是在风波都平息之后的两年后的小年...


  昨天让张艺兴彻彻底底的劳累了一天,早上的时候公司要开年会,中午把文件审批完了之后,去看望了一下自己的姐姐,看到她的情况逐渐好转,也算是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以前的小年张艺...

对不起家人们,我拖更了,没啥原因,就是玩儿嗨了,希望还有人愿意看看,要是没人的话,我就.........自己看,嘿嘿😁

 

后面在写了,在写了,先给你们一个小小番外,甜甜叭


爱你们,mua

........................正文.........分割线.....................

  时间是在风波都平息之后的两年后的小年...


  昨天让张艺兴彻彻底底的劳累了一天,早上的时候公司要开年会,中午把文件审批完了之后,去看望了一下自己的姐姐,看到她的情况逐渐好转,也算是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以前的小年张艺兴都是要回去跟父母一起过的,今年想必是不可能了。


  吴世勋前两天刚刚从医院做完最后一次手术,这两天张艺兴就不让他出去,吴世勋“激烈”的反抗过,但是在老婆大人以不允许上床威胁之后,吴世勋乖乖待在了家里面,伤口恢复的很好,就是药有点儿助眠的成分,所以张艺兴回来的时候,吴世勋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张艺兴轻手轻脚的从外面挪进来,趴在吴世勋旁边,朝他吹气“世勋,睡觉还是去床上吧”


  吴世勋把张艺兴拉起来,自己也坐起来,拨弄了一下头发,头发稍稍有点儿长了,撩上去漏出来精致的眉眼,张艺兴看着吴世勋,想着:虽然外面的天气不怎么好,但是这个男人真的好看的过分。


  吴世勋抱着张艺兴的腰,“哥哥,今天我好乖的~”


  张艺兴感觉摸着吴世勋的头发,撒娇的吴世勋像是一个大狗狗一样,他招架不住,“那,世勋要什么礼物呢?”


  吴世勋闷声“要什么都给吗?”


  张艺兴笑了笑“除了我买不到的,都可以。”


  吴世勋把头了抬起来,报的又紧了一点儿“我今天要在里面...”说完还舔了一下舌头。


  张艺兴红了红脸,但是还是凑下去在耳边说“在上面的里面,还是下面?”


  吴世勋咬了咬张艺兴的耳朵“都!”作势就要把张艺兴抱起来,张艺兴连忙推了一下吴世勋,“先别精虫上脑!先吃饭!今天是小年!”吴世勋停了动作,看了看门口的袋子,张艺兴买了不少东西。


  吴世勋压抑着自己的欲火,控制了一下,起身把门口的东西放进了厨房,顺便系上了围裙,张艺兴看着他顺畅的动作,凑到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吴世勋眼睛一下亮了起来,抱着张艺兴大声说着“老婆我爱你!”


  张艺兴一直很看重各种节日,父母家虽然彻底不能回了,但是该给外婆外爷,爷爷奶奶打的电话,报的平安一个没少,还说着下次一定回来看他们老人家,还顺便让吴世勋出了一下镜,对面的家长们立刻说“哟,这小伙子帅着呢,还能给我们家艺兴做饭,真好这小俩口”。


  张艺兴也不避讳什么,“是啊,到时候世勋的伤养好了,我们俩一起回去拜访你们!”


  几位老家长立刻应声答应,甚至在讨论着张艺兴和吴世勋回去要包多少的红包,吴世勋喜欢吃什么......感觉张艺兴和吴世勋今天就要回家了似的。


  张艺兴挂了电话,冲到厨房,看着吴世勋对着锅碗瓢盆摆弄着,说“世勋啊,我的外婆说‘这孙媳妇好的很呢’”


  吴世勋抬眸看了看张艺兴,张艺兴接着说"让我别欺负你,早点儿带回去给他们看"  


  吴世勋愣了愣,"我们要,见你的外婆外公了吗?"


  张艺兴拍了拍吴世勋,"倒也不用这么急,你也不用紧张,毕竟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


  吴世勋把热水加到锅里面,等着开锅,又抬起张艺兴的下巴,说"是谁当时第一眼看见我是被我的脸给迷上的?"


  张艺兴连忙缴械投降"我我我我!是我是我!"


  吴世勋笑了笑,"把菜端过去吧,我来端饺子"


  张艺兴把其他菜端过去,顺便给菜和端着饺子的吴世勋拍了一张照,发给了边伯贤,金珉锡,金俊勉,配文"我老公真好~发给你们看看~不准私藏!"


  成功收获了三人的吐槽,边伯贤:"lay哥,你在我这里的人设已经崩塌彻底了

顺便说一下,我还没起床,朴灿烈真狠!

lay哥,你把饺子一会儿送下来,我让朴灿烈去取~

谢谢lay哥我爱lay哥"


  金珉锡:"祝你们俩个不要再让我看到【手术刀"


  金俊勉:"我还在含辛茹苦给你搞了个项目,你给我这个,张艺兴合伙人没了,谢谢【微笑微笑微笑"


  张艺兴笑了笑,给吴世勋说,"朴灿烈没做吃的,我们吃完把饺子送下去点儿。"


  边伯贤在一个月之前把楼下买了,美其名曰"商量大事儿方便",其实完完全全就是为了蹭饭,顺便找张艺兴玩儿。


  吴世勋点了点头,把饺子打包了煮了两份在锅里面,又回来吃饭,张艺兴有点儿挑食,之前又刻意控制饮食,所以吴世勋在照顾自己吃饭的同时,还要想方设法的让张艺兴吃点儿鱼,吃点儿鸡肉,这种方法一般来说是直接从他的嘴里直接到张艺兴的嘴里,今天也一样,所以,一顿饭结束,张艺兴的嘴唇红艳艳的,张艺兴拿纸擦了擦嘴,感叹道"美色误身"


  吴世勋把饺子拿下楼给朴灿烈,顺便借了三盒套,朴灿烈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吴世勋暗声到"做多了,明天我就上不了床。"


  朴灿烈咳了一声,懂的点了点头。


  等到吴世勋回去的时候,张艺兴正讲电话,听起来像是公司的事儿,吴世勋就没闹他,把东西放在床头方便一会儿做事儿,不一会儿张艺兴打完电话,撒娇似的坐在吴世勋身上"世勋啊~你老公需要你~"


  吴世勋笑了笑"时刻为老公服务"


  张艺兴亲了一下"好在明天你就能上班了,你老公要被董事会那群玩意儿气死,呜呜"


  吴世勋知道,在公司里面他是雷厉风行,说一不二,遇事儿有条理的总裁,但是自己恢复记忆了之后,多多少少对于公司都有了些了解,吴世勋自己也聪明,很多事情一遍就懂了,所以张艺兴在公司里面的时候还是很喜欢询问吴世勋的意见的。


  吴世勋凑上去,"哥哥还记得刚刚说了什么吗?"


  张艺兴狡黠一笑"今天谁停下来谁是孙子。"


  于是这一夜,张艺兴眼尾的红没退下去过......





快过年了!祝大家虎年快乐!


  想看中间发生了什么的人,评论一下吧~我看看有没有小姐妹,有的话,我再弄嘿嘿😁

闵糖酥yyyyy

有无朋友寒假扩列唠嗑

就是说寒假期间太无聊了,想找人唠嗑聊聊天,聊啥都行只要你主动,我什么都好聊!!

如果写文的话还可以讨论讨论剧情什么玩意的。

我个人的爱豆正主是EXO!!!其次韩娱很喜欢GOT7,BTS,徐明浩,金明洙,最近开始狠喜欢NCTDREAM,李满的花田太上头了。

内娱的话对TNT还挺好感的,毕竟男高是真的吸引人呜呜呜呜,朱志鑫,敖子逸,R1SE,王一博……反正帅哥我都爱,帅哥无雷,CP无雷,女团仅雷aespa。

友友们有没有交友的,我话本也混来着,扩列扩列吧,我太无聊了🥀🥀🥀

QQ:3203758752

vx:mintangsulukui419

[图片]


就是说寒假期间太无聊了,想找人唠嗑聊聊天,聊啥都行只要你主动,我什么都好聊!!

如果写文的话还可以讨论讨论剧情什么玩意的。

我个人的爱豆正主是EXO!!!其次韩娱很喜欢GOT7,BTS,徐明浩,金明洙,最近开始狠喜欢NCTDREAM,李满的花田太上头了。

内娱的话对TNT还挺好感的,毕竟男高是真的吸引人呜呜呜呜,朱志鑫,敖子逸,R1SE,王一博……反正帅哥我都爱,帅哥无雷,CP无雷,女团仅雷aespa。

友友们有没有交友的,我话本也混来着,扩列扩列吧,我太无聊了🥀🥀🥀

QQ:3203758752

vx:mintangsulukui419



wvibear

《换乘恋爱•从今日开始的你和我part2》

《换乘恋爱•从今日开始的你和我part2》

LoeySoleil
【灿白】《沉溺至死(Indul...

【灿白】《沉溺至死(Indulge to death)》

想写BE了,所以这一次可能会写一个短篇的BE文,疯批的爱情😻

【灿白】《沉溺至死(Indulge to death)》

想写BE了,所以这一次可能会写一个短篇的BE文,疯批的爱情😻

LoeySoleil

【灿白】《世界,浪漫》②①

慌忙离开的朴灿烈一路上心脏狂跳不止,离开酒店后冷风吹在脸上,也难以让他脸上的绯红褪下。


朴灿烈伸手压住自己的心脏,感受着它的跳动。


他明白了。


他好像真的喜欢上边伯贤了。


刚刚一切都太丢人,明明边伯贤什么都没有做,但是自己就起了反应,幸亏及时打断,制止了边伯贤接下来的行为,不然到时候丢人到家的就是自己了。


强压下去心里的躁动,面不改色,神色镇定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确定没有什么异常后,朴灿烈松了一口气,不然自己这副样子回去,吴世勋肯定又会抓住不放,嘲笑自己的。


朴灿烈深呼吸,想要让自己冷静,直至做到了回学校的出租车,看不出什么异样,捏了捏山根,按下窗户吹着冷风。...

慌忙离开的朴灿烈一路上心脏狂跳不止,离开酒店后冷风吹在脸上,也难以让他脸上的绯红褪下。


朴灿烈伸手压住自己的心脏,感受着它的跳动。


他明白了。


他好像真的喜欢上边伯贤了。


刚刚一切都太丢人,明明边伯贤什么都没有做,但是自己就起了反应,幸亏及时打断,制止了边伯贤接下来的行为,不然到时候丢人到家的就是自己了。


强压下去心里的躁动,面不改色,神色镇定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确定没有什么异常后,朴灿烈松了一口气,不然自己这副样子回去,吴世勋肯定又会抓住不放,嘲笑自己的。


朴灿烈深呼吸,想要让自己冷静,直至做到了回学校的出租车,看不出什么异样,捏了捏山根,按下窗户吹着冷风。


“他,会喜欢男生吗?”


这是朴灿烈心中的问题,因为他不害怕付出,但是害怕给对方带来压力,这些顾虑让朴灿烈心里一阵烦躁,紧闭双眼,靠在座椅上,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那天晚上,朴灿烈做了个梦,一个暧昧不可言说的梦。


似乎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白天的困惑纠结在梦中似乎给了他暗示与结果。


梦里面,酒店的事情反复循环,但是唯一不同的是他没有直接离开,身体的反应毫无遮挡的显露在边伯贤面前,反而是顺从了自己的内心。


在人们面前,朴灿烈一直都是理性,冷静以及成熟的样子,似乎有的人觉得他丝毫没有人情味,但是就是在这样的压制下,朴灿烈想过违背自己的那些条条框框,但是都在后怕中压抑下来。


但是梦境中,朴灿烈似乎变成了他世界的唯一主宰者,为所欲为,不再需要遮遮掩掩,他可以主宰所有的一切,包括边伯贤。


朦朦胧胧,似乎还闻到了边伯贤身上特有的清香,萦绕鼻尖。


边伯贤被自己禁锢在怀里,他奋力挣扎但没有任何作用,似乎是自己太过于用力,他白皙的身上有一道道粉红的指印。


不知那里来的绳子,自己熟练的捆绑,不顾边伯贤的反抗,而后堵住了他的嘴巴,因为不能出声,挣扎过后眼睛充斥着泪水,皮肤也变得粉粉的。


而自己的心里只有发泄,将边伯贤的撩拨出来的热火发泄出来,梦里的自己褪去了往日的理想,变得专横霸道。


梦里的边伯贤也从一开始的祈求,两眼汪汪,变成了撩拨心尖的妖精,而边伯贤也没有朴灿烈现实中所顾忌的,就仿佛变成了一个魅惑人的妖精,勾人心魄。


自己紧绷的肌肉与边伯贤白皙的皮肤形成对比,白得很是刺眼。


动作熟练,面颊粉红,汗水涔涔而出。


天蒙蒙亮的时候,朴灿烈才醒过来,突然的醒来让他有些发昏,一时半会儿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但是在感受到身下一片冰凉,伸手触碰到冰凉的内裤后,猛然间清醒过来。


脑子也从宕机状态回复了清醒,清醒过来的朴灿烈才知道自己刚刚竟然做一个如此的梦,而且对方竟然还是边伯贤。


“艹!也太没人性了吧。”朴灿烈暗骂出声,心里唾弃着自己这一行为。


看了看四周,确定周围的人还在沉睡后,朴灿烈小心翼翼的翻身下床,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洗手间。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面色绯红,大汗淋漓,完全就像是刚刚大战过一样,看到自己着狼狈的样子,朴灿烈更是一阵头疼。


面不改色的换好内裤,然后又神色镇定的洗着,除去脸上的绯红与汗暴露了他的小心思,别的看不出任何差别。


麻利的洗完后,朴灿烈不动声色的回到了床上,盯着白色的天花板,心里也开始计划着怎么确定边伯贤的心思。


朴灿烈一直认为自己冷静,有把握可以掌控自己的身体,但是今晚的梦在朴灿烈意料之外,本以为自己只是简单的感兴趣,可曾没想到应该让自己出格。


青春年少,男孩子的火气都很大,这些朴灿烈都可以拿来当作借口,但是他抬手摸上自己的心脏,感受着它的跳动,这似乎就是在告诉自己,从心。


高中时期,自己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可边伯贤是唯一一个让自己这么狼狈的人。


翌日,清晨。


朴灿烈关上手机闹铃,翻身下床去洗漱。


吴世勋也迷迷糊糊的起床了,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看着下面,“早晨你们谁起的那么早?吓死我了,强子是不是你?”


王强摸了摸自己圆圆的脑袋,摇了摇头,“不是,昨天干了一天的活,累死我了。”


“也对,你那呼噜和雷声一样,肯定不是你。”吴世勋瞟了一眼王强,摸了摸下巴,一脸正经的说到。


“是我,早晨头疼,睡不着了,真不好意思吵着你们了。”朴灿烈这个时候擦着湿湿的头发在洗手间走出来,对他们说到。


“怎么就头疼了?”吴世勋趴在床边的栏杆处,看着走出来的朴灿烈,确实看到他的眼眶下发青,看来是没有睡好的样子,然后指了指自己的书柜,说道:“灿烈,我柜子里有止疼药。”


王强快速叠好被子,真的朴灿烈的话后别开口说道:“我那里也有缓解头疼的药。”


“嗯,没事,早晨已经吃过药了,好多了。”朴灿烈点了点头,随手把毛巾搭在椅子上,回着他们的话。


“是不是周老头这几天奴役你?脑细胞死了一大片,所以才头疼的。”吴世勋吐槽到。


朴灿烈微怔,“可能是吧,最近太累了。”


“也不知道做实验怎么就那么吸引你,你真的是除了休息,就是在实验室里啊。”


“就是就是,怪不得灿烈你找不到女朋友。”王强在一旁说到,还觉得自己说的很对。


可谁知道吴世勋,看了一眼王强,嘴角抽动,伸出手阻止王强不要再继续讲下去,“不不不,灿烈和你不一样。”


“喂,吴世勋,你这就过分了,我也知道灿烈确实优秀,但我也不差。”王强很是傲娇的双手叉腰,看着吴世勋。


“额,对对对,你说的都对。”吴世勋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一突一突的,就顺着王强的话讲着。


朴灿烈在两个人的对话间,洗漱穿戴完,随手抓起桌子上的鸭舌帽戴到头上,对他们两个人说道:“我要去买早餐,你们谁要?”


“我!”


“我要!”两个人不约而同异口同声的说到,都纷纷举起了手,这个时候倒是默契。


朴灿烈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好,我一会儿回来。”


朴灿烈离开宿舍后,把门关上段时间与纷纷扰扰隔绝开来,耳边也清静下来,压了压头上的鸭舌帽,便抬步走向食堂。


而边伯贤那边,在昨天晚上,朴灿烈离开后就知道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心情很好的,吃了份宵夜就回到宿舍。


他眉眼间都洋溢着喜悦,金钟仁一眼就看了出来。


“伯贤很高兴啊,看来是发生了什么好事?”金钟仁一脸好奇的扭头问道。


边伯贤正在低头整理着文件,见到金钟仁的话后,抬头看了他一眼,眉眼弯弯,“对啊,碰到了很开心的事。”


“快告诉我,跟我分享一下。”金钟仁很是八卦。


边伯贤也不介意告诉金钟仁,因为他们之间的友情已经维持了好多年,至于他喜欢男生的事情,他早也知道。


除了一开始的震惊以外,没有任何的偏见。


边伯贤放下手里的文件,随手拉开了桌前的椅子坐下,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有节奏的敲打着。


“嗯,怎么开始呢?”边伯贤的声音带着玩味,看得出来,真的是一件让他心情很好的事情。


“快说快说!”金钟仁催促到。


边伯贤把放在桌子上的手收回,撩了一下头发,开始把她看上朴灿烈的事情说着,但是在没有到手之前,他模糊了朴灿烈的名字。


三言两语之下,边伯贤就把整个事情的大致告诉了金钟仁,金钟仁听后一整个震惊住。


当然,他的震惊并不是边伯贤有了喜欢的人,也不是边伯贤喜欢男生,而是对方竟然不是朴灿烈学长,“不行不行,我磕的cp这是BE了?”金钟仁在心里面嘟嘟囔囔,而且眉头微皱。


边伯贤自然是看到了金钟仁皱起来的眉头,有些意外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你说你是有喜欢的人了?那人是谁啊?”金钟仁连忙的问道想要知道敌情。


边伯贤微怔,顿了顿,没想到金钟仁对这件事情这么关注,“等到手了再告诉你。”


“那我认识吗?是我们学校的吗?”听到边伯贤不告诉自己,于是旁敲侧击,问其他的信息,想要更了解。


听到金钟仁的话,边伯贤摸了摸嘴唇,眼睛微眯,“认识,是我们学校的。”


“果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吗?不行,不能让我磕的cp就这么简单的BE了。”心中仍在心里暗暗想到。


“怎么就这么好奇?”


看到边伯贤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小心思,金钟仁立马点了点头,“那肯定你是我兄弟,我当然要给你好好的物色物色了。”


“放心,我会看好以后才下手的。”


金钟仁表示很赞同,连忙点头,“没错没错,一定要看好了,现在的人一定要接触以后才知道,毕竟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个道理你一定要知道。”


边伯贤总觉得,金钟仁似乎有些别扭,但是又说不上来,就只把这些他的反应归于关心自己。


“你放心,我自己有分寸的。”


两个人的对话就这样结束了,边伯贤想着下一步的行动如何进行,而金钟仁则是想着如何撮合他们。


金钟仁本想发消息给吴世勋,但是看到时间不早了,于是就只想着第二天早晨才发。


千等万等,终于到了第二天早晨,金钟仁一睡醒,就掏出手机给吴世勋编辑消息。


【金钟仁:哥!大事不好了!伯贤他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而吴世勋这边,则是刚刚洗漱完吃着朴灿烈带回来的早饭。


正吃得开心的时候就察觉到放到一边的手机嗡嗡响了一声,吴世勋于是就放下手里的筷子,拿起了手机,看到消息后眉头微皱。


“怎么会也没见他接触过什么人?怎么就喜欢的人了呢?”看到金钟仁的消息后,吴世勋第一反应就是眉头紧蹙,有些意外。


【吴世勋:怎么回事?】


没过多久,金钟仁就回消息了。


【金钟仁:我也不清楚,就是昨天他开开心心的回来,我一问,结果他告诉我,他有了喜欢的人了,而且准备下手。】


【吴世勋:那你知道对方是谁吗?】


吴世勋得到这一消息后,第一反应也是先打听,毕竟,作为吴会长,他怎么允许自己的cp BE呢!


【金钟仁:他没有细说,说到时候以后再告诉我,不过应该也是我们学校的,可能也是法语系的吧,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


近水楼台先得月


没错,正是这个道理,不管一开始怎样,在朝夕相处中都会摩擦出火花。


“那看来真的不好对付,遇到劲敌了。”吴世勋小声的嘟囔着,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床上的朴灿烈。


【吴世勋:行,我知道了,下一步我先探一下朴灿烈这边。】


吴世勋不可能直接告诉他,然后灿烈是喜欢边伯贤的,毕竟他也在朴灿烈做过保证,不能出卖自己的兄弟。


可是吴世勋没有想到的是,边伯贤竟然有了喜欢的人,那可就难办了。


但是朴灿烈是自己的兄弟,不可能不帮。


可棒打鸳鸯这一行为,吴世勋也实在下不了手,这一下子为难了起来,有些纠结。


就在吴世勋纠结为难的时候,吴世勋发现朴灿烈也给自己发了一条消息。


【朴灿烈:我确定了,我对边伯贤,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朴灿烈所虽说也喜欢过人,但完全不知道如何主动的去追一个人。


而吴世勋则就不同了,可谓在感情方面是大师级别的人物,所以朴灿烈才会问吴世勋。


看着朴灿烈的问题,吴世勋刚松开的眉头又一下子紧皱了起来,真是一下子全来了,这么默契再不成一对,可真是为难死我了。


“啊!真是让我操心!”吴世勋觉得自己左右为难。


纠结了好久,吴世勋编辑文字,最后发了过去。


【吴世勋:边伯贤感觉是一个很难接触的人,所以你要在日常中不断的刷存在感。】


这也是金钟仁话里面的近水楼台先得月。


坐在床上的朴灿烈看到吴世勋的消息后,有些不解。


【朴灿烈:什么意思?】


【吴世勋: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意思,你要慢慢的让边伯贤熟悉你,然后走进他的生活。】


【朴灿烈:不愧是吴世勋啊,果然!】


看着吴世勋给自己的解释豁然开朗,然后朴灿烈觉得信心满满。


【吴世勋:我会和金开一起多给你争取你们两个人独处的机会,接下来可就要看你自己了。】


【朴灿烈:可我不了解他,怎么才能对症下药?万一我做错了什么事,不就事倍功半了。】


看到朴灿烈这么一说,吴世勋很是头疼,果然,朴灿烈是真的纯情,但是不能轻言说放弃,这点小困难算什么?


【吴世勋:朴灿烈啊,朴灿烈!你说说你做实验做的这么好,怎么到感情上就像个笨蛋一样!】吴世勋毫不留情的吐槽到。


看到吴世勋的吐槽,然后朴灿烈在床上坐了起来,一脸无辜的看着吴世勋,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


于心不忍。


冷静冷静。


吴世勋深呼吸,不断地在心里提示着,他是自己的兄弟,他是自己的好朋友,自己不能放弃他,忍,一定要忍。


在连续的深呼吸后,吴世勋冷静下来,重新编辑文字。


【吴世勋:你放心!还有金开!我会帮你把一切都打听好,剩下的就要你自己去行动!】


吴世勋对自己的行为真的是很是感动,为了兄弟赴汤蹈火,两肋插刀的可能也就是自己了,这个世界上绝对找不出第二个人。


【朴灿烈:[转账5000]】


朴灿烈坐在床上看到吴世勋发来的信息,很是感动,想都没想直接转账过去。


而吴世勋在看到朴灿烈的转账后嘴角抽动,“果然还是你啊,钞能力就是让人羡慕。”


其实吴世勋的家庭和朴灿烈相比差了一点,但也绝对是富裕的,可这白来的钱,也是不要白不要了,吴世勋很爽快的就收下了,丝毫没有心虚。


有了吴世勋的帮助,朴灿烈说的轻松多了,心情一下子就好了。


不同于朴灿烈的信心满满,吴世勋可谓是踌躇满面,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撮合他们两个人了。


但是遇到困难就要面对问题,解决困难,没有什么是吴会长做不到的,给自己加油打气后,吴世勋计划着怎么让他们两个人偶遇。


果然,在一段感情中,有一个可以为你两肋插刀的助攻好兄弟是必不可少的。


吴会长要是队友太菜,真的好难带😿,但是自己磕的CP是不能BE的!所以哭着也要走完!还有就是我奶奶的病情好转了,手术完以后已经在ICU转到了普通病房,所以忙过了这一段时间,我也开始回到写文的正常轨迹啦,很是谢谢大家没有放弃我。

张先生的小甜豆
救命🆘😭我真的会哭😭

救命🆘😭我真的会哭😭

救命🆘😭我真的会哭😭

正反桃子
“噓。”      “小可爱...

        “噓。”

  

  “小可爱,答应我,你什么都没看到噢~”

  

  男人右手滴落着鲜血,却不见一处伤口。

  

  我惊慌地退了两步,恐慌着想要逃走。

  

  却被他一把拦腰抓住。

  

  耳边低沉响起来自地狱撒旦的危险声音,

  

  “你不乖哦,不是说什么都没看到吗?”

        “噓。”

  

  “小可爱,答应我,你什么都没看到噢~”

  

  男人右手滴落着鲜血,却不见一处伤口。

  

  我惊慌地退了两步,恐慌着想要逃走。

  

  却被他一把拦腰抓住。

  

  耳边低沉响起来自地狱撒旦的危险声音,

  

  “你不乖哦,不是说什么都没看到吗?”

爱丽菲诺

啊啊啊金开的这几张图我可太喜欢了

嘿嘿嘿

啊啊啊金开的这几张图我可太喜欢了

嘿嘿嘿

爱丽菲诺
分享一张最近很喜欢的头像~❤️...

分享一张最近很喜欢的头像~
❤️伯贤

分享一张最近很喜欢的头像~
❤️伯贤

爱丽菲诺
灿妮儿和他的狗勾~~

灿妮儿和他的狗勾~~


灿妮儿和他的狗勾~~


奈良梅子酒

勋鹿 七号少年的奶茶店(一个小小的脑洞开头)

巷子拐角处新开了一家奶茶店,老板是个年轻人,奶茶店只卖两种口味的奶茶——香芋味和巧克力味。曾有人问过老板这么做的原因,老板说因为自己喜欢香芋味道的奶茶,也始终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会喜欢巧克力味道的,开这家店就是为了等那个人的出现。


九四是个练习生,虽然还未成年,但是其实已经当练习生很多年了。做练习生的日子其实很辛苦,除了每天高强度的练习之外还要注意保持身材,不能吃的太多,但其实九四有个小秘密,他很爱喝奶茶,尤其是巧克力味道的。


这天练习结束以后,九四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这家奶茶店,店面很简单——七号少年的奶茶店,九四心中有些惊讶,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和自己...

巷子拐角处新开了一家奶茶店,老板是个年轻人,奶茶店只卖两种口味的奶茶——香芋味和巧克力味。曾有人问过老板这么做的原因,老板说因为自己喜欢香芋味道的奶茶,也始终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会喜欢巧克力味道的,开这家店就是为了等那个人的出现。

 

九四是个练习生,虽然还未成年,但是其实已经当练习生很多年了。做练习生的日子其实很辛苦,除了每天高强度的练习之外还要注意保持身材,不能吃的太多,但其实九四有个小秘密,他很爱喝奶茶,尤其是巧克力味道的。

 

这天练习结束以后,九四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这家奶茶店,店面很简单——七号少年的奶茶店,九四心中有些惊讶,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和自己一样,喜欢用数字当作名字。走进店里只有老板一个人,也没有看到菜单。老板冲他笑了笑,说道“店里只有香芋味和巧克力味的奶茶”

 

“那就要一杯香芋的吧”

 

“好的,很快就好。”

 

趁着老板做奶茶的空隙,九四在店里转了转,看到墙上的球星海报,他突然明白了七号少年名字的意思。

 

四月,是万物生长的季节,七号少年和九四的故事也才刚刚开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