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andom

5681浏览    4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3-02-02 23:52
游戏资讯热猫店
论Fandom文化流行趋势,这...

论Fandom文化流行趋势,这图终于更新2018年的版本了XDD 明年会是谁这么幸运,被同人作品抓去煲汤(?)呢~(图转自twi:Determinedink)

论Fandom文化流行趋势,这图终于更新2018年的版本了XDD 明年会是谁这么幸运,被同人作品抓去煲汤(?)呢~(图转自twi:Determinedink)

盾铁一生推

授权翻译的同人漫,讲的是Red zone 事件后续。

翻译:Liso

修图:大根格子

原漫地址:http://t.cn/8s3bGbB  

汉化版原发地址:http://weibo.com/1979266330/B2lrg0hr8

汉化说明by @大根格子

#同人漫##盾鐵# 很久以前漢化的盾鐵同人漫,我是修圖,翻譯的是:Liso,原漫出處:http://t.cn/8s3bGbB 該畫家曾畫過幾篇Marvel的漫畫(但都跟這兩個角色無關),喜歡盾鐵是畫家自己喜好。漢化已得畫家授權,見圖。此漫畫背景故事說明:http://t...

授权翻译的同人漫,讲的是Red zone 事件后续。

翻译:Liso

修图:大根格子

原漫地址:http://t.cn/8s3bGbB  

汉化版原发地址:http://weibo.com/1979266330/B2lrg0hr8

汉化说明by @大根格子

#同人漫##盾鐵# 很久以前漢化的盾鐵同人漫,我是修圖,翻譯的是:Liso,原漫出處:http://t.cn/8s3bGbB 該畫家曾畫過幾篇Marvel的漫畫(但都跟這兩個角色無關),喜歡盾鐵是畫家自己喜好。漢化已得畫家授權,見圖。此漫畫背景故事說明:http://t.cn/8s3bGb1

Légende 404

明天可能会删 

感觉这件事情闹大了,Dream和Colin应该通过私信讨论而不是在公众平台上对线来解决问题,这样一旦双方粉丝加入战斗情况只会恶化。证据是这个推才发布了两小时,评论区已经肉眼可见地开始出现了粉丝对线。

Dream不可能不知道这样会被贴上clout(滥用名声噱头)的标签,所以他公开化这个矛盾本身也有夺人眼球的嫌疑,但介于这件事情Colin做得更不恰当(也许?希望如此) 我同意a6d的说法(他居然被这件事炸出来了),即双方不要在网络环境公开对线,而是要选择在私下解决,尤其是话题这么敏感的情况下,更不应该借取饭圈的力量来推波助澜。

其实这也牵扯到Dream的一...

明天可能会删 

感觉这件事情闹大了,Dream和Colin应该通过私信讨论而不是在公众平台上对线来解决问题,这样一旦双方粉丝加入战斗情况只会恶化。证据是这个推才发布了两小时,评论区已经肉眼可见地开始出现了粉丝对线。

Dream不可能不知道这样会被贴上clout(滥用名声噱头)的标签,所以他公开化这个矛盾本身也有夺人眼球的嫌疑,但介于这件事情Colin做得更不恰当(也许?希望如此) 我同意a6d的说法(他居然被这件事炸出来了),即双方不要在网络环境公开对线,而是要选择在私下解决,尤其是话题这么敏感的情况下,更不应该借取饭圈的力量来推波助澜。

其实这也牵扯到Dream的一个老问题了。他很年轻,本身实力过硬再加上视频质量出圈,绝对是mcyt圈里一匹黑马。这得归功于他对互联网时代饭圈文化的熟悉程度(无贬义)。精通油管算法不说,Dream还很擅长吸引粉丝和路人的关注,深知粉丝想听到什么、看到什么,各种fan service都特别齐全。但这也导致了两个不太好的负面效果:一,他作为圈里的后辈有时会显得过于自负,行事可能有点莽(当然只是偶尔, 也属于人之常情) 也因此招了黑;二,他一直对粉丝采取比较宽松的管理方式,从来没有特别去压制饭圈里的不良趋势(这个政策也被其他Dream Team成员采用着)。这就导致了很多DT的粉丝们一味地推自家的正主而去喷别的mcyt (e.g Techno),也因此给其他态度相对平和的mcyt粉丝群体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有人评论说Dream有着全mcyt里最toxic的饭圈)。

我也是一个成年人了,所以对Dream的态度会比推上很多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要成熟也要现实很多。Dream扩大影响力完全没有错,他做视频是为了自己的生计和爱好。他在MC领域确实很有才华,但在现实里终究还是个普通人。在我看来这次双方都有操作不当的地方,再加上二人名气的差异可能会导致言论一边倒(?),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不太愿意去站队,最终结论还有待观察。

我要去休息了。如果有哪些地方需要纠正的请告诉我,欢迎讨论 ;)

R. H. Felidae Athena

厌女套路,角色塑造和女权主义创作(3)

我们在上一篇文章里浅谈了一部分“不像别的女孩”的女孩们,今天我们在这篇文章里一起解构更多的“不像别的女孩”的女性角色原型。


套路,没有好坏之分

要注意的是,尽管我们批判“不像别的女孩”套路使一个女性角色疏远了整个女性群体,但它可以是一件好事。长期以来,大众媒体上的女性形象是相当刻板的。不是荡妇就是圣母,这就是所谓的圣母-荡///妇情节(Madonna–whore complex)。“不像别的女孩”的女性形象打破了这样的二元对立,使荧幕上的女性形象更加多样化、更能代表现实中的女性。要记住的是,总会有人感觉自己不合群,而这完全是正常的。就拿假小子(The Tomboy Trope)来说,她......

我们在上一篇文章里浅谈了一部分“不像别的女孩”的女孩们,今天我们在这篇文章里一起解构更多的“不像别的女孩”的女性角色原型。


套路,没有好坏之分

要注意的是,尽管我们批判“不像别的女孩”套路使一个女性角色疏远了整个女性群体,但它可以是一件好事。长期以来,大众媒体上的女性形象是相当刻板的。不是荡妇就是圣母,这就是所谓的圣母-荡///妇情节(Madonna–whore complex)。“不像别的女孩”的女性形象打破了这样的二元对立,使荧幕上的女性形象更加多样化、更能代表现实中的女性。要记住的是,总会有人感觉自己不合群,而这完全是正常的。就拿假小子(The Tomboy Trope)来说,她和女孩子气的女孩(The Girly Girl Trope)的两种完全相反的形象。女孩子气的女孩喜欢传统意义上女性特质的东西,她的打扮女性化,留着长发,爱穿裙子,热爱购物,喜欢粉红色,喜欢男孩,渴望家庭生活;而假小子排斥传统上女性化的喜好,她打扮中性化,热爱运动,建筑和机械,“像男孩子一样”,被认为是男孩的一员。尽管两种女性角色在光谱的两极,但两者都会遭到嘲笑。假小子会被批评“太像个男孩(却又不是男孩)”“没个女孩样子”,还会被恐同者假设性倾向并予以嘲讽。另一方面,尽管社会规范要求“女孩要有女孩的样子”,但高度女性化的女性依然被批评,因为她们“太女孩子气了”或者“肤浅”“拜金”。无论哪种看法都是有偏见的。性别表达和一个人的喜好以及性倾向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假小子”可能是直女,女性化的女孩可能是同性恋,高度女性化的女孩可能热爱运动,假小子也可能厌恶机械。对假小子或者女孩子气的女孩的嘲讽的根本原因都是厌女,因为喜好并没有性别,而社会将性别强加在外貌打扮、兴趣爱好和专业上,嘲笑胆敢挑战性别规范的“假小子”也看不起恰好选择了符合性别规范的爱好的女孩。

最早的“假小子”形象之一是路易莎·奥尔科特的《小妇人》里的乔。她热爱写作、冲动直率,对婚姻不感兴趣。乔的原型就是作者本人,可尽管路易莎·奥尔科特终身未婚,但在粉丝的要求和出版商的压力下,乔最终还是和一个老教授结婚了。而在2019年格蕾塔·葛韦格改编并执导的《小妇人》里,乔尽管为结局而向出版商妥协,但她自己却没有结婚。

这就引出了一种对“非传统女性特质的女性角色原型”的糟糕处理:驯化她们,暗示“假小子”或者其他的“不像别的女孩”的女孩只是“一个阶段”,最终,她们还是要回归家庭,被一个能理解她的男人“驯服”。一百多年前,乔在男性出版商的压力下结了婚,2019年,乔被同样是女性的导演赋予了自己的选择权,她选择了《小妇人》而不是劳里。

要注意的是,性别规范是在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变化的,对假小子和女性化的女孩的定义也因此在不断变化。所以,19世纪的乔是“假小子”,但放在现在来看,一个热爱写作热爱文学的女孩很容易被看做是一个典型的有着女性化爱好的女孩。这也更加证明了对兴趣爱好强加上性别的荒谬性,归根结底,兴趣爱好只有心之所向,怎么会有性别之分呢。

如果一个女孩有着不同寻常的喜好,或者打扮奇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那么她就是怪女孩(The Weird/Strange Girl Trope)。世俗害怕独立自主、聪明机智、超脱于性别规范之外的女孩,认为她们注定是性变态,反抗社会风俗的败类。和女巫一样,怪女孩们一直被妖魔化。最著名的怪女孩当属《麦克白》里的三女巫,她们被称为“古怪姐妹”(Weird sisters),怪女孩就是邪恶的女巫,相当经典的厌女套路了。现在,怪女孩套路已经进化了,她们可以只是有着非主流爱好的女孩,她们聪明,独立,不在乎外界的评判。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因为总有这样的女孩,她们有着小众的爱好,比如哈利·波特系列里的卢娜·洛夫古德。不过当然,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创造了一个如此超然如此充满魅力的角色却剥夺她的自主权,并让她草草嫁人了事——卢娜,尽管她与众不同的风格和性格让许多人非常喜爱她,但她却缺少自己的叙事,她的故事总用来为男主人公的英雄之路做铺垫,最后甚至被罗琳随意拉郎,和一个只有名字的《神奇动物在哪里》作者的孙子结了婚(罗琳怎么又是你……JK罗琳真的不会写女性角色)。

和怪女孩类似的,还有古灵精怪的梦幻女孩(Manic Pixie Dream Girl),这个套路最早由内森·拉宾(Nathan Rabin)提出,指一类古灵精怪的、狂野的热爱冒险的、活在自己世界中不在乎世俗的女性,她们却总是出现就是为了困惑迷失的男性主角指迷点津,鼓励他们冒险并和他们坠入爱河最终“治愈男主”。正如“梦幻女孩”指出来的一样,这不是真实的女性形象,这是幻想,准确地说,男性的幻想。这个套路和“有魔力的黑人”(Magical Negro Trope)类似,都是把黑人角色/女性角色放在工具的位置上,用ta们的“特别”来鼓舞推动白人/男性角色的成长,但ta们本身却缺乏自主权和属于自己的声音。ta们没有自己的故事,存在只是为了让另一个角色变得更好。

尽管这个套路最初被定义出来是为了指出性别歧视问题,但随着MPDG一词的出圈,很快它的定义被泛化、用来无差别地批评一些怪女孩类的女性角色,尽管她们并不符合最初的定义。正如之前本系列文章里提到的对“玛丽苏”一词的滥用一样,一个最初用来指出性别歧视问题的词变成了性别歧视本身,以至于最初提出这个术语的内森·拉宾本人写了一篇名为《我很抱歉我提出了“古灵精怪的梦幻女孩”一词》的文章。

要记住的是,一个恰好和男性谈过恋爱的古灵精怪的女性角色并不等于古灵精怪的梦幻女孩,一个古怪的、狂野的、活在自己的冒险中而不在乎他人眼光的女性也不等于就是男性幻想,因为现实中就是有这样的女性。重要的是,让这样狂野而自由的女性角色拥有她们自己的故事,让她们能自己讲述自己的故事而不是让读者/观众只能通过有限的男性视角看到她们,让读者/观众能看到她们为什么如此自由如此无拘无束,而不是让她们困在刻板的有限的形象里。

和不在乎世俗眼光截然不同的是刻薄女孩(The Mean Girl Trope)。刻薄女孩是最瞩目的人气女孩,她们聪明、漂亮、自信、有野心、充满魅力,有帅气贴心的男友,她们如此有能力,但却选择用铁腕统治高中。她们身边通常有几个热衷于讨好她的女性跟班,但她看不起所有人并有意识地针对任何对她的“女王”地位可能形成挑战的女孩。一个女性角色聪明而狡诈,热爱竞争并不是什么坏事,因为人类一直在这么做,这个套路的问题在于假定女性的好胜心局限于在女性之间竞争而不挑战整个父权等级制度,以及认定女性身份是阴险狡诈、热爱党同伐异的原因,从而不探索更深层的东西。她们是聪明的自信的领袖型人物,但却被贬低为热衷雌竟的一维反派,并且暗示“正是因为她是女性才如此阴暗”。现实中确实有这样的“刻薄女孩”,但是,我们需要看到的是,社会并不鼓励女性挑战父权制度、挑战男性,反而鼓励女性找一个合适的男人、以男性为中心“建立”她的名望并排斥其他女性。换句话来说,是父权社会打造了“刻薄女孩”,贬低女性的智慧和自信并鼓励女性之间无用的竞争,这样她们的自信和野心就被“驯服”了,不会对现有等级制度带来破坏。

但就像《贱女孩》里的蕾吉娜·乔治(Regina George)长期被同人粉丝脑补为女同性恋、敌人至恋人套路(Enemies to Lovers Trope)广受喜爱那样:“当你全心全意地恨着别的同性的时候这看起来真的很姬……”刻薄女孩说不定是一个刻薄女同性恋(Mean Lesbian Trope)。在《大学女生的性生活》这部剧里,有钱家庭出身的、据说深受男孩欢迎的刻薄女孩莱顿·莫里(Leighton Murray)最终被证明是一个深柜的女同性恋。尽管刻薄女同性恋套路(如女同性恋都厌男的刻板印象,拜托,男人不要太自以为是了,女同不是厌恶男人才搞姬,女同是对男人不!感!兴!趣!难怪总有男的憎恨女同性恋lol)和出柜故事套路(Coming Out Story)(创作者把周围的人对LGBTQ角色的看法作为叙事中心、反而让LGBTQ角色本身失去了主动性)近来有陷入窠臼的问题,但这部剧里通过讲述莱顿中心的故事从而没有陷入千篇一律的叙事陷阱。在第一集里莱顿就与她原来的女性团体分开,并早早就认识到了自己的取向——尽管她一直在隐藏自己的身份(因为她父亲恐同,而她也内化了恐同症,认为一旦出柜她整个人就会被当做行走的刻板印象)。她仍然是牙尖嘴利刻薄得要命的刻薄女孩,但她也热爱自己的朋友,愿意为朋友提供建议,乐意观看朋友的足球比赛。最终,她意识到了她对自己身份的压抑,在室友安慰失恋的她的时候随意地提及,“我是同性恋。”通过给她一个属于她自己的故事,让她成为了一个完整的人、能发出自己的声音表达自己的感受,此时她就超越了任何一个片面的刻板的套路,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女性形象。


聪明反被聪明误?

和刻薄女孩相对的是聪明女孩(The Smart Girl/Brainy Brunette Trope)。通常来说,刻薄女孩是金发,而聪明女孩是深色头发。这实际上本身就是一个刻板印象,因为金发女子被认为是胸大无脑的花瓶,而深色头发的女孩被认为是她们的反义词,并且把其他不是黑发白人女性的女孩和“聪明”隔离了开来。聪明女孩出现是为了回应聪明男孩套路(Smart Guy Trope),因为既然男孩能有聪明的书呆子那么女孩当然也需要这样的形象,聪明女孩是更加多样的女性形象,但人们仍然容易陷入千篇一律的俗套中。比如说,把聪明只等同于在学校里的成绩好,认为聪明女孩必定不善人际交往,聪明女孩只是用学术上的成功来掩饰自己的不安全感,聪明女孩聪明就聪明在她“像男性一样”,聪明女孩在谈恋爱的时候甚至会聪明反被聪明误。就拿赫敏·格兰杰来说(罗琳啊罗琳,怎么又是你!),尽管赫敏在学术上水平一流,但她会认为自己“不过是死读书!再靠一点小聪明”,没法和哈利的勇敢相比较;在早期她甚至几乎不和除了哈利和罗恩之外的人互动,更和其他女孩不怎么交流(至少我们看不到,因为七本书都是哈利视角)。还有六年级时候她和罗恩因为拉文德事件闹翻、寻找魂器路上罗恩出走后她以泪洗面——用同人粉丝的话来说就是完全偏离人物性格了。试想,赫敏一个如此聪明、如此自信到有时候甚至非常高傲的、如此坚定反抗强权的一个女孩,怎么会为了一个愚蠢的男孩失魂落魄、以泪洗面?请注意:她也不是因为对恋爱或者人际关系一窍不通才如此的。自从巨怪事件后,她已经成长了很多。她帮助海格打官司救巴克比克,她和金妮的关系好到知道金妮的恋爱史。她提出解放家养小精灵、提出建立邓布利多军、跟随哈利·波特离开最热爱的学校、抹去亲生父母的记忆,去寻找打败老伏的方法不是为了哈利·波特,更不是因为哈利·波特是传说中的救世主,而是因为她是一个聪明的勇敢的女孩,她愿意为正义而战,她甚至已经做出了牺牲的准备。如果跳出盒子来观察的话,你会发现罗琳创造了一个强大、自信、聪明、独立的女性角色却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她了,所以有六年级那令人窒息的赫敏-罗恩矛盾,有罗恩离开帐篷后漫长的哭泣,有赫敏在罗恩想出毒牙毁魂器这招后大呼“太神了!”并亲吻罗恩的迷惑剧情。罗琳为了凑聪明女孩-傻小子欢喜冤家配对愣是让赫敏也跟着降智了。

聪明女孩长期以来也被描述为“完美女孩”,这一方面是因为女性需要付出比同龄男性更多的努力才能在这个性别歧视的社会中被看到,另一方面,对“完美”的追求也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聪明女孩不堪重负、精神崩溃。这在现实生活中也很常见。还有,聪明可以是很多方面的,并且和“受欢迎”这个特点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聪明女孩也会很受同学欢迎。全校知名的交际花在学术上也可以颇有建树。聪明女孩可能对学术对成绩对考试并不在乎而在电脑或者艺术上造诣颇深。所以,最重要的是让“聪明”这一个特质不要成为一个女性角色的唯一人格特征。

聪明女孩的进阶成人版是女老板(The Girlboss Trope)。这一套路并不局限于影视作品里,在媒体报道叙事中也常见,女老板们是新一代自信、有主见的女性,她们追求自己的理想,不受任何人的束缚。尽管近年来互联网流行赞扬#女孩力量(#GirlPower)#女老板(#GirlBoss)甚至女魔头(#BossBitch),但和现实中一样,影视作品里的女老板形象却总是承受了太多厌女症。

在现实中,全世界的大部分企业管理层的性别比例都失衡,女性企业家或者高级管理层的女性数量较少。女性在职场上本身就因为制度性的性别歧视遭遇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效应、难以晋升,但当女性冲破玻璃天花板,晋升高级职位时,她们中的很多人却发现自己正站在悬崖边上。因为一般公司往往在面临困境时才会把女性提升到管理层,“激活”企业,帮助他们渡过难关,而女性在危急时刻的表现要比男性更胜一筹。这就是所谓“玻璃悬崖”(Glass Cliff)效应,但当公司渡过难关后,“玻璃天花板”又会重新关闭,因为相对女性而言,男性在公司进展顺利的时候表现“更出色”。与此同时,对女性企业家的报道和采访经常离不开育儿、时尚打扮、丈夫、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等问题上,但男性企业家却不会被问到这些问题。男性企业者的咄咄逼人、滔滔不绝不是坏事,是他们自信的表现,但放在女性身上就是负面特点。而在银幕上,女孩老板经常被描绘成介于讽刺和邪恶之间。她们“像男人一样”,工作完美狂热,野心勃勃,冷酷无情,让人害怕,经常被迫在事业和个人幸福之间做出选择。她们之间可能会互相攻击竞争,只为了爬得更高。

正如前面提到其他套路一样,这样的女性在现实中一定是存在的。她们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在一个性别歧视的社会中,女性只能“像男人一样”并且比同龄男性做得更多更优秀才能获得一般男性随意就能获得的资源和评价。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女老板都是这样的。女老板可能根本就没有打算结婚生子。女老板可能根本不喜欢男人。女老板可能不是咄咄逼人冷酷无情的,反而是非常温和的。女老板可能很自信,但并不自恋。女老板也可以不只有一个,而是越来越多女性升职为管理层。她们也可能一心为钱为权,不顾一切。她们可能是白手起家的工人,一点都不优雅。核心问题是,让她们成为真实的人类,而不是媒体宣传的资本主义男代言人的性转版。


总而言之,“不像别的女孩”既不是一件好事,也不是一件坏事。女性配对同人作者们一直都在写“她不像别的女孩,她因此被她吸引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像她一样的女孩”,为什么同人作者们成功了,而白男创作者失败了呢,关键在于女性创作者并非以男性视角写作,女性创作者给了女性角色自主权,她们得以讲述自己的故事,表达自己的看法和感受。所以,创作女性自己的故事让女性角色自己表达自己,是让女性角色活过来的秘诀。

没想到又洋洋洒洒写了六千字,如果我没有沉迷搞同人无法自拔的话我们下期再见!



Vin尋

书摘

Fandom: Identities and Communities in a Mediated World


Afterword

The Future of Fandom

Henry Jenkins

We should no longer be talking about fans as if they were somehow marginal to the ways the culture industries operate when these emerging forms of consumer power have been the number one topic...

Fandom: Identities and Communities in a Mediated World


Afterword

The Future of Fandom

Henry Jenkins

We should no longer be talking about fans as if they were somehow marginal to the ways the culture industries operate when these emerging forms of consumer power have been the number one topic of discussion at countless industry conferences over the past few years. We may want to think long and hard about what we feel about fans moving onto the center stage, but we should guard against our long-standing romance with our ghettoizationThe old categories of resistance and cooptation seem quaint compared to the complex and uncharted terrain that we are now exploring. Increasingly, fan scholars have recognized that fan culture is born of a mixture of fascination and frustration, that appropriation involves both accepting certain core premises in the original work and reworking others to accommodate our own interests. We now need to accept that what we used to call cooptation also involves a complex set of negotiations during which the media industries have to change to accommodate the demands of consumers even as they seek to train consumers to behave in ways that are beneficial to their interests. 


*不好意思我最近都在啃这本,所以书摘经常会摘这本~

*今天看到又有新收获:这里说我们谈论粉丝时不应再把他们看成是边缘于文化工业操作的群体,相反,粉丝作为越来越强大的消费力量正越来越靠向舞台中央。传统的收编抵抗模式已经显得过时了(?)资本必须作出改变去容纳消费者的需求,当然资本也会尝试“训练“消费者来使其行为符合资本的利益。

Vin尋

书摘

The Darker Side of Slash Fan Fiction :

Essays on Power, Consent and the Body


作者:Ashton Spacey

出版社:McFarland


Preface

Fan authors, community moderators and metacampaigners have worked for years to make fandom more intersectional, inclusive and kink- friendly. Their work has been instrumental...

The Darker Side of Slash Fan Fiction :

Essays on Power, Consent and the Body


作者:Ashton Spacey

出版社:McFarland


Preface

Fan authors, community moderators and metacampaigners have worked for years to make fandom more intersectional, inclusive and kink- friendly. Their work has been instrumental in developing and moderating the safe interpretive spaces which fan communities aim to provide. However, fandom is comprised of members with vastly different cultural assumptions and individual reading positions, all co- existing within shared communities. Dissent,conflict, discussion and mediation are always ongoing, ensuring that an involvement with slash fiction and fandom in general has always been a learning process; one which results in constantly evolving discourses about the nature of slash and some of its more problematic elements. In organizing this book and learning about elements of slash fiction which i'd never even considered before, I've had my limited perspectives broadened. I have been introduced to debates about the ideological and interpretive conflicts within fan communities, and about the ways in which discrimination and power operate within and shape fandom's safe spaces. With this collection, we hope to be able to contribute to ongoing conversations about slash fiction and supplement them with some new discussions about some of its less celebrated elements. 


*同人创作空间并不全然是乌托邦式的空间。读者有不同的文化假设、阅读位置、个人喜好,这些都使这个粉丝共同分享的空间变得不那么友善、不那么安全,让它有争吵、冲突,有主流和非主流,有歧视(因为喜好也被划分好坏,欲望也划分干净和肮脏),与权力关系。这本书揭露的就是社群中的daker side。

Vin尋

书摘

Fandom: Identities and Communities in a Mediated World

Edited by Jonathan Gray, CornelSandvoss and C. Lee Harrington

With an afterword by HenryJenkins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Introduction: Why Study Fans? 

Fan in the Mainstream

As we have moved from an era of broadcasting...

Fandom: Identities and Communities in a Mediated World

Edited by Jonathan Gray, CornelSandvoss and C. Lee Harrington

With an afterword by HenryJenkins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Introduction: Why Study Fans? 

Fan in the Mainstream

As we have moved from an era of broadcasting to one of narrowcasting, a process fueled by the deregulation of media markets and reflected in the rise of new media technologies, the fan as a specialized yet dedicated consumer has become a centerpiece of media industries' marketing strategies. Rather than ridiculed, fan audiences are now wooed and championed by cultural industries, at least as long as their activities do not divert from principles of capitalist exchange and recognize industries' legal ownership of the object of fandom. 

……

The changing cultural status of fans is probably best illustrated by the efforts of those in the public gaze, such as celebrities and politicians seeking to connect with consumers and voters by publicly emphasizing their fan credentials. 


Fan Cultures and Social Hierarchy

Scholars are still concerned with questions of power, inequality, and discrimination, but rather than seeing fandom as a tool of empowerment they suggest that the interpretive communities of fandom (as well as individual acts of fan consumption) are embedded in the existing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status quo. 

...they no longer portray fandom as an extraordinary space of emancipation and reformulation of gender relations. Instead, the taste hierarchies among fans themselves are described as the continuation of wider social inequalities. 


*前天摘了积极正面的、主张fandom is beautiful的第一代粉丝研究,今天摘的是第二代。第二代的背景是从大众传播时代进入了分众传播时代,粉丝成为了媒体行业市场策略下的专门消费者。需要消费者的名人与需要投票者的政客都乐于公开强调他们粉丝的合法性。

第二代研究者指出的第二方面是粉丝文化与社会阶层的关系。第一代研究者曾把粉丝文化看作是无权者、弱势者对不平等的社会等级的幻想性符号性的反抗工具,而第二代研究者却提出粉丝社群内部以及个人的粉丝消费行为,其实也是植根于其现有的经济、社会、文化地位当中的,粉丝文化其实是社会等级不公平的延续。

Perihelion
Only The Winds (nautik. Remix) - Ólafur Arnalds

【授权翻译】【AOS】That Looks On Tempests by Spicyshimmy(SK 皇室AU)

作者:Spicyshimmy

配对: Spock/James T. Kirk

分级:(暂)PG-13

译者: Aphelion(我的beta没有帮我校对所有英文,所以错全是我的~)

简介:

        James T.Kirk王子带着两把相位枪与他的某项提议,于午夜时分攀越围墙闯入了Spock王子的宫殿,后者不得不承认——他发现这位年轻的地球王子令他十分着迷。在他嘴角上扬的那刻,Spock立即识...

【授权翻译】【AOS】That Looks On Tempests by Spicyshimmy(SK 皇室AU)

作者:Spicyshimmy

配对: Spock/James T. Kirk

分级:(暂)PG-13

译者: Aphelion(我的beta没有帮我校对所有英文,所以错全是我的~)

简介:

        James T.Kirk王子带着两把相位枪与他的某项提议,于午夜时分攀越围墙闯入了Spock王子的宫殿,后者不得不承认——他发现这位年轻的地球王子令他十分着迷。在他嘴角上扬的那刻,Spock立即识出此人,他的名字叫做James Tiberius Kirk,时年十七岁零个月,关于他个人名誉的舆论争议颇多,褒贬不一。而他的身份,竟是一位王子。

       此刻,拱圆的高窗大肆敞开着,他站在窗沿上;在他面前,是Spock凝在原地,岿然不动的身影;于他背后,是那片屡次赋予Spock美觉赏味的、熟悉的窸窣风景,不断向外延展。远山的轮廓与夜色融为一体,化为黑暗本身覆上了James T.Kirk的宽广肩头,宛若一袭巨大的斗篷。


译注:

1.皇室AU,文章名字取自莎翁的十四行诗第116首,在电影《理智与情感》中也出现过:

Let me not to the marriage of true minds;Admit impediments. Love is not love;Which alters when it alteration finds,Or bends with the remover to remove:O, no! it is an ever-fix`ed mark,That looks on tempests and is never shaken.

我绝不承认两颗真心的结合;会有任何障碍。爱算不得真爱,若是一看见人家改变便转舵,或者一看见人家转弯便离开。哦,决不!爱是亘古长明的塔灯,它定睛望着风暴却兀不为动.

(译本来源于网络,我愣是没找着具体出处..)

2.关于设定,这个宇宙是作者另一篇皇室AU《The Marriage of True Minds》(题目同取自上面的诗)的镜像版,局势略微复杂,Vulcan与地球没有建立同盟,亦非死敌,但个人觉得与AOS mirror version相比远没有那么残暴,倒不如就简单地当做另个AU看;

3.关于分级,虽然作者打的是Mature,但根本木有那么mature啊(喂),也有可能是我忘了不过……所以暂时还是PG-13吧;

 


 

  • Chapter 1  Part I

 

        地球遣派的代表团中包含着七名杀手。

        如今,只剩下最后一名人类男性依然存活。

 

     “嘿。”那名人类男性开口道 ,他的双手各举一把相位枪。

       在他咧嘴露笑的那刻,Spock立即识出此人,他的名字叫做James Tiberius Kirk,时年十七岁零六个月。关于他个人名誉的舆论争议颇多,褒贬不一。而他的身份,竟是一位王子。

       此刻,拱圆的高窗大肆敞开着,他站在窗沿上;在他面前,是Spock凝在原地,岿然不动的身影;于他背后,是那片屡次赋予Spock美觉赏味的、熟悉的窸窣风景,不断向外伸展。远山的轮廓与夜色融为一体,化成黑暗本身覆上了James T. Kirk的宽广肩头,宛若一袭巨大的斗篷。他身旁,厚重的窗帘层层垂落至地面,即便在午夜微风的不住侵扰与拨弄下,依旧纹丝不动。

     “倘若你意图立即开火,你便是在浪费宝贵时间。”Spock答。

     “这墙真难爬。”James Tiberius慢条斯理道,“半路还差点被一头sehlat生吃了。说到sehlat,它们出售吗?”

     “它们只属于Vulcan皇室私人警卫。”Spock观察着James Tiberius的每个细微动作,可对方看上去并没有出现要动用武力的迹象。“拥有它的唯一途径只会是——”

     “—征服Vulcan。然后作为奖赏,我可以夺走想要的一切。”James Tiberius叹了口气,“真是尴尬,这本来可是一次和平外交。”

     “一次有必要携带两把相位枪的和平外交。”

       James Tiberius耸了耸肩,随意地把玩着右手的相位枪,“你能怪我们吗?”

       Spock书桌上,一簇烛苗正在缓缓地跃动燃烧,那袭剪影模糊地映射出枪管动人的金属光泽。升起,落下;忽明,忽暗,一次次地为James Tiberius的手掌牢牢捕获。

     “你我尚未经正式介绍。”Spock答,“自从你们的舰船到达Vulcan以来,你是第七个试图接近我并袭击未遂的偷袭者。”

     “我当然是,不过前六个可没得到过我的许可。要知道,我要你只能是我的。”

     “若你意向如此,不妨通过正式渠道申请搏斗比试。”

       James Tiberius同时调转两把枪的枪头,压低双手,肢体间无不投射出投降的信号。他松开手,相位枪被弃置在了那绘刻着几何图案的地毯上。此举无异于主动放弃了对自己极为有利的优势。

       Spock见状,眉宇轻挑。

     “它们只是用来对付sehlats的。”James Tiberius解释,“走正式渠道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而且我的资历也不够格。”话语间,他屈膝蹲伏,无意间露出了双膝关节,那儿因适才艰难的攀爬已被磨损得红肿不堪。人类的伤口与鲜血,它们与Vulcan星上所有能找到的赤印形迹皆无半点相像:不像是沙尘呼啸而过后留下的炽热灼印;亦非薄暮笼罩前夕,徐徐点燃的明焰炬火,熊熊绽放的铜釉华彩。伤口形成的初期,是一片血肉模糊;那鲜裕的红色不同于光与热,灼印与火焰。对此,Spock虽非完全陌生,但在亲眼目睹血珠溅落的景象时,他依旧觉之奇异。

       James Tiberius已身负轻伤,他失败的几率昭然若揭。数据显示,Spock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境遇。

       眼前的人摒弃了绝佳的优势与武力的保护,可以说是出其不意地投降后,再次发起了攻势。他从潜伏的角落猛地向前纵扑,擒住Spock并顺势将其拽倒,仿佛他的最终目的只是把自己弄得半瘸后来跟Spock干上一架。

       此举极不明智。身为Vulcan人,Spock的力量显然令他占据了上风,失去了武力辅佐的James Tiberius将毫无胜算。失败已避无可避,可他的双手依然紧紧缠在Spock腰间,仅凭一股重力与决心,将两人双双拖搡在地。他吐息不稳,因没有充分适应Vulcan星的空气而愈发急促,转眼间他便重重摔向地面。Spock趁势将他钉于身下,毫不费力地——双腿紧锢在他的身侧,单手扼住他的喉咙。

       对于Spock而言,他首先应确保的便是铲除眼下一切潜藏的危机,而非为了这场打斗与他的好奇心耗费更多的精力。James Tiberius滚烫的皮肤在他掌下躁动不安,脉搏以一个杂乱无章的频率疯狂跳动,皆因激烈的扭打与挣扎无法平息下来。

       严格意义上来说,整个过程结束得太过轻易迅速,甚至不足以称之为一场“打斗”。

       他的胸膛与腹壁剧烈地上下起伏,呼吸因受制于Spock的手指而渐渐粗重。

     “Prince Spock.”他道。

     “Prince James Tiberius Kirk.”Spock回敬。

     “叫我Jim。”

       与此同时,他翻身一转,利用身体的重量摆脱了Spock的禁锢并反向压制,瞬间调转了二人位置。Jim面庞的影子倾照在Spock脸上,他嘴角上扬,勾起一抹灿烂的微笑,双颊微微泛红。 很快,他摸索到Spock的手,伸向Vulcan人的那个众所周知的弱点……下一秒Spock再次发力,一个翻转后将他重新困于股掌。就在那一瞬间,他的大拇指被James Tiberius覆着薄茧的指尖轻轻刷过。

       他...感受到了。

       但他随即悉数转移了那些情感知觉。

       这一次,James Tiberius将无从寻找任何突破口。尽管他展现出了非凡的想象力与那行事不顾一切的冲动——这些特质在地球上或许会被称作“勇敢”, Spock相信他此刻也已弹尽粮绝。可不知何故,那张脸上的笑容依旧没有褪去。

     “嘿。”他再次说道。

     “现在已非互相问候的时刻。”Spock道,“你必须明白,我会毫不犹豫地将你杀死。”

     “那么你承认我是一个威胁了?”

     “你擅自在深夜里从窗口闯入我的寓所,并携带着两把相位枪。”

     “可我没用它们。”

     “你试图对我的人身安全造成侵扰,尽管这威胁徒劳无用。”

     “你在开玩笑吧?我赢得的,正是我最想要的局面。”

     “那么你蓄意招致了这一切……”Spock停了下来,内部的注意力全数聚焦,如同那簇火苗,幽幽地,捕噬着相位枪的反射光弧;尽管表面上,他不过是维持着不动声色的凝视;血压逐渐上升,他被勾起了兴趣。然而,他绝不允许这份好奇心酿成祸根。Spock收紧了盘踞在James Tiberius身侧的膝盖,指尖探向他肩膀处神经元。那儿结实的肌理紧紧绷起、蓄势待发,暗示出的信号并非妥协,亦非屈服,而是警告,是反击。

     “解释。”

     “不要。”

     “你并无立场拒绝。”

     “没错。”James Tiberius停了下来,若有所思地抿紧双唇,它们看上去饱满丰润。“我前来带给你某样东西。”

     “两把相位枪?”Spock提示道。鉴于目前为止并没有出现其余选项。

     “不,我自己。”

     “你自己。”Spock机械地重复。

       禁不住为得到的答案索求进一步确认,这行为对Spock来说实属罕见。且不说眼下情形之诡异独特,此项提议更是超乎他的意料范围。

       在Spock过去的二十年零六个月的生命中,让他这般措手不及的遭遇寥寥无几。它召唤着Spock的高度关注,因为James Tiberius的提议中,匿藏着的元素价值匪浅:一个未知的变量。

 

     “是的,我自己。”在Spock的重压下,他收紧腰腹挣扎地扭动起来,为他们现在的姿势引来更多注意——就好像Spock全程浑然不觉似的。“我要给你的,是我自己。甚至可以说—任你宰割。”(注:Belly up,破产,完蛋、死透;原指鱼在死亡以后肚皮浮出水面的样子。)

     “一种形容死去动物的说辞,”Spock说道,“你并没有死亡,James Tiberius。”

       身下的人闻言瑟缩了一下,细小的褶皱出现在那点缀着零星雀斑的鼻翼旁,告诉Spock他显然不热衷于听见这样完整的称呼。这细微的表情变化没有快到躲过Vulcan人的眼睛,Spock接受过针对外族面部表情观察与分析的专门训练,其中,以人类为研究对象的课程首当其冲。

       毕竟,人类在过去已被证实难以捉摸。

     “我注意到了,这意味着你在考虑我的提议了吗?”

       事实上Spock在考虑的远不止提议本身。那缜密有序的思维轨道此刻正如抽丝剥茧般地,迅速剥除与剖析着事物的表象:关于这提议背后的深层含义;他们现在的姿势带给他的优势;此外若施以恰当的力道,Jim依旧能通过四种不同的方式将自己制服。

       以人类的力量将无法奢求在格斗中战胜Vulcan人。鉴于James Tiberius握有获得正确资料的来源,他本应在到达时就该清楚地意识到这点——此外毫无疑问,前六名杀手的下场亦是最充分的佐证;还尚且不论要在Vulcan人自己的星球上行刺一名Vulcan,其劣势, 亦是同样地显而易见。

       于是最后,Spock不得不得出唯一一个符合逻辑的结论:James Tiberius并非想要置自己于死地;他另有图谋。

 

     “你欲与我联合。”(You are suggesting an alliance.手抖差点打成结合- -)

       James Tiberius点了点头——纯粹地,有意地为了分散Spock的注意,夺走他的目光。因为这样一来,Spock便难以察觉到他正从靴子里掏出的匕首。

       他先前身体幅度的变化与扭动皆是掩饰,皆是为着此刻。可这一次,Spock再不会被James Tiberius的故伎重施所迷惑。接下来的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Spock撤回手指,就在刀尖抵向他大腿的刹那捕获了那握着刀柄的手腕。

       James Tiberius露出促狭的一笑,白净的牙齿微微闪现,又如同一道闪电般迅速消失。

     “我不喜欢等待答案,Spock。这是我最不讨人喜欢的几个地方之一,我没有耐心。”

     “若你的每次缺乏耐心都会附带如此危险的干扰,我该出于何种理由同意与你协作?”

     “啊,”笑容终于褪去了,又或许,是那眼神清亮、总以这副神态示人的那个Jim消失了。Spock仍能感受到,狭长的刀叶夹在他大腿缝隙中的尖利触感,但他的手指已经裹住了Jim的手腕,他无法对Spock造成任何伤害,留下伤疤,或者甚至一滴绿血。

     “对了,我忘记了,Vulcan人不会感到好奇。”

     “好奇心是复杂又危险的,”Spock回答,“‘感到好奇’与依赖好奇行事,或是更甚,任凭它毁掉我们,三者不可混为一谈。”

     “就像我说的,你不会感到好奇。”

       James Tiberius拒绝眨眼。Spock知道他脑中理解的一定比他表现出的程度要深入复杂得多。但若Jim视此种反应为明智的做法,这便是他自己应当承担的失误;然而话说回来,他也未必相信Spock会如此轻易地被愚弄。因此,他定是意识到了自己留下的痕迹有多么明显,却还是一意孤行——是固执,还是忠诚?愚蠢,还是坚决?

       又或许,根本是这四种特质的融合?


     “可你还是会产生兴趣,是吧?”James Tiberius继续道,“比如,举个例子,为什么一个地球来的王子会在夜深人静时,带着两把相位枪,不惜翻过Vulcan宫殿的围墙只为了在你面前扔掉它们,好让我们两个落得现在这个......”突然间,他拱起臀部,猛地加剧了两人间的摩擦与碰撞。Spock不得不用力抵住身躯,防止自己因随之而来的冲击摇晃不稳——同时也使得他们陷入了另一个极度亲密的姿势。若James Tiberius又一次蓄意为之,他本人比先前所显露地更加机敏。“...位置?”

      “如果这是你为了给这份提议增添说服力而采取的某种性暗示——”(原文:sexual innuendo)

       他得到的是James Tiberius的一声嗤笑。再一次地,完全出乎意料。

      “勾引(seduction),换个说法吧,那词让我舌头打结。”

      “勾引。”Spock重复道,他的手指试探性地向前摸索,仅触及浅显的表面,一股迷乱醉人的气息便弥散开来,跳动的脉搏于指尖下紊乱不息。这混沌的生理现象追溯其源,是由人体释放的肾上腺素所致,一股强烈的情感冗杂着灼热,恐惧与计谋,掩盖了他所有的动机。

     “看吧,你就要掌握窍门了。Vulcan人的说法与人类的也没有相差多远。”

     “与勾引相似,”Spock说道,“但非完全正确。”

     “翻墙破窗而入,伴随着惊险、刺激、神秘……”James Tiberius说着,允许自己——十分令人费解地——放松下来。他的脸颊转向一侧,给了Spock一个完美的角度来端详他的侧脸—及那饱满的唇线。“如果有张资格清单,我一击全中。”

     “Fascinating.”

     “Yeah,”James Tiberius接道,“那是我另一个迷人的特质。一定是刚才漏数了,多谢提醒。”

     “我并非是在启迪你。”

       Jim扬起双眉,试图传达某种被逗乐的情绪。

    “还想知道点别的吗,王子殿下?”

    “难道你还未结束对自己个人品德的赞美?”Spock问道。

       他从未如此直面地领教过人类对“自吹自擂”的强烈热情,这是一次James Tiberius与追随他的杀手们带来的全新体验。这一刻,Spock感受着他急促的吐息,感受着他一起一伏的胸膛,感受着他那困在Spock双腿间的身躯、骨骼、脉络、肌理。

     “忘了提,”Spock还感觉到了他腹壁一阵紧缩,他将之归咎于对话的中断。“我可相当擅长分散人的注意。”

       话音刚落,Jim肌肉中蕴藏着的力量在这一刻统统爆发,靴子抵着地面高高抬起,他将自己折成一个弓形。这股由全身聚集起的力量顷刻间夺走了Spock的优势,然而后者已经站稳脚跟,他趁James Tiberius夺回对匕首的掌控之际,与之拉开了足够距离。James Tiberius翻滚到一侧,刀柄在手中反转,刀尖继而朝向了自己,再非Spock。

       这并非典型的防御型姿势,却在搏击中经常为行家所偏爱。在Spock拥有的对地球皇室家族有限的了解中,有关他们打斗训练技巧的讯息并不在列。他再次躲过了James Tiberius的挥击,突然意识到,此刻正是一个收集缺失资料的绝佳机会。

     “我是否该假设你已决定撤回提议?”

       Spock的房间暗藏着不少武器:阳台窗帘的桅杆上有一把lirpa,沙发缝隙处藏匿着一把相位枪,更不用说那两把James Tiberius带来的相位枪。但是他们两个谁都没有急着冲向它们。(注:lirpa, Vulcan古代传统武器,决斗时亦会使用到)

     “我还在等你的答案。”

       James Tiberius横跨一步,俯向身侧的墙壁,脚掌一瞪朝Spock的方向扑去,匕首刺向Spock的前臂,撕裂了袖口外围的防护皮层,划进了底下的肌肤。

       他能够独自一人在Spock宫殿里历经数次暗杀并存活下来,还站在了Spock面前,这不是没有原因的。他的技艺熟练精湛。

 

       就在这时,一道光束击碎了Spock头边上的圆柱,立即转移了他的注意。

       就算James Tiberius如何技高一筹——已经远远超出了Spock的原始推断——也无法做到在同一时间身处两地。发起攻击的并不是他,因为他本人正盘旋在Spock上方——不过不会保持很久的,因为Spock正欲将他再次按倒再次锁于身下。然而一波密集的扫射接踵而至,期间Jim不得不压低身子,整个人伏在了Spock身上,发丝轻蹭着Spock的脸颊,汗滴落在Spock肤间。

       同样短暂地,几近转瞬即逝的那一刹,他们的吐息交缠无间,融为一体。

 

TBC

-


Vin尋

书摘

Fandom: Identities and Communities in a Mediated World

Edited by Jonathan Gray, CornelSandvoss and C. Lee Harrington

With an afterword by HenryJenkins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Introduction...

Fandom: Identities and Communities in a Mediated World

Edited by Jonathan Gray, CornelSandvoss and C. Lee Harrington

With an afterword by HenryJenkins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Introduction: Why Study Fans? 

Fandom and Modernity

...the first two generations of fan scholars had focused on particular audience groups, such as fan communities and subcultures, and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members of such groups either as interpretive community and support networks, or in terms of cultural hierarchization and discrimination through distinction. However, as being a fan has become an ever more common mode of cultural consumption, these approaches based on a model of fans as tightly organized participants in fan- and subcultures did not match the self-description and experience of many audience members who describle themselves as fans... In turn, these changing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and media texts contribute to and reflect the increasing entrenchment of fan consumption in the structure of our everyday life.


*第三波粉絲研究因为比较diverse所以有点复杂,我需要消化一下,分两次摘吧。这里说第一第二代粉丝研究针对特定的观众群体,例如粉丝社群和亚文化社群,以及社群当中粉丝的互动或其中的文化分层与歧视。然而由于成为粉丝作为文化消费形式越来越普遍,tightly organized participantsin fan- and subcultures(*我怕翻译不准确不乱翻了,我的理解就是特定的身份)在当下似乎已经与粉丝对自己的描述或实际体验不相符了。


Vin尋

今天的晨读内容是粉丝关于文本阐释意见分歧造成的冲突,Tulloch和Jenkins强调了统一阐释立场对使粉丝成为cultural unit, an interpretative community的重要性,Hills却指出由于粉丝兴趣的多样性,有些小众的兴趣在某些情况下需要让位于大众兴趣,被迫沉默。然后文章开始以这部电视剧为例,讲喜欢给角色配对的粉丝与讨厌配对的粉丝的冲突,以及喜欢AB配对与喜欢BC、AC配对的粉丝的冲突。


*先看到这,有空继续嘿嘿~

今天的晨读内容是粉丝关于文本阐释意见分歧造成的冲突,Tulloch和Jenkins强调了统一阐释立场对使粉丝成为cultural unit, an interpretative community的重要性,Hills却指出由于粉丝兴趣的多样性,有些小众的兴趣在某些情况下需要让位于大众兴趣,被迫沉默。然后文章开始以这部电视剧为例,讲喜欢给角色配对的粉丝与讨厌配对的粉丝的冲突,以及喜欢AB配对与喜欢BC、AC配对的粉丝的冲突。


*先看到这,有空继续嘿嘿~

Vin尋

书摘

Fandom: Identities and Communities in a Mediated World

Edited by Jonathan Gray, CornelSandvoss and C. Lee Harrington

With an afterword by HenryJenkins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Introduction: Why Study Fans? 

“Fandom Is Beautiful”

For the first wave of scholars who took their...

Fandom: Identities and Communities in a Mediated World

Edited by Jonathan Gray, CornelSandvoss and C. Lee Harrington

With an afterword by HenryJenkins

New York University Press

 

Introduction: Why Study Fans? 

“Fandom Is Beautiful”

For the first wave of scholars who took their particular inspiration from de Certeau’s (1984) distinction between the strategies of the powerful and the tactics of the disempowered, the consumption of popular mass media was a site of power struggles and fandom theguerilla-style tactics of those with lesser resources to win the battle. The study of fandom was thus automatically considered a worthy cause, one that represented and championed those disadvantaged within society, as fans, in JohnFiske’s words, are “associated with the cultural tastes of subordinated formationsof the people, particularly those disempowered by any combination of gender,age, class and race”(1992:30). 

Within this tradition, which spanned from Fiske to Henry Jenkins’ (1992) canonical Textual Poachers, fandom was automatically more than the mere act of being a fan of something: it was a collective strategy, a communal effort to form interpretive communities that in their subcultural cohesion evaded the preferred and intended meanings of the “powerbloc” (Fiske 1989) represented by popular media. 

 

…early fan studies (and much ofthe work it inspired) often turned to the very activities and practices-convention attendance, fan fiction writing, fanzine editing and collection, letter-writing campaigns-that had been coded as pathological, and attempted to redeem them as creative, thoughtful and productive.   


*emm lof对英语输入真的很不友好,单词会莫名奇妙自动连在一起,我手动改了半天……

*Anyway, 这本书的前言梳理了粉丝研究的三代,今天摘的这段讲了第一代。第一代粉丝研究对粉丝的态度是相当正面积极的。他们最初的研究灵感是de Certeau关于有权者的策略与无权者的应对战术的区分,这使第一代粉丝研究拥有了代表社会中弱势群体发声与辩护的价值与意义。这里讲到了我之前经常卖安利的《文本盗猎者》的作者Henry Jenkins, 第一代粉丝研究者的中流砥柱。在第一代研究者看来,粉丝是富于创造性、能动性与生产性的。粉丝文化 (fandom)不仅仅是成为某件事物的粉丝这个行为,它还是一种集体策略,作为亚文化群体,粉丝圈是不断共同建构着自身社群和定义着自身文化。

114514烟紫yz(消失)

画的有亿点点草,我画的想像马铃薯超人(bushi)想了解钝人(的介绍的话可以看看这位@迷失的谬修斯 的作品。

画的有亿点点草,我画的想像马铃薯超人(bushi)想了解钝人(的介绍的话可以看看这位@迷失的谬修斯 的作品。

R. H. Felidae Athena

【Meta】为什么是男男配对?

摘要:

根据 AO3的调查,尤其是男男配对粉丝大多数都是非异性恋,我和人们讨论了很多关于为什么酷儿女性几乎排除了所有其他可能的配对类型而对男性配对同人感兴趣的可能原因。

备注:

  • A translation of Why M/M? by centreoftheselights.

译自centreoftheselights太太的AO3 Ship Stats系列,旨在为中文同人圈唤起一些关注度,原作者最初发布于2013年10月10日。


根据AO3调查,尤其是 m/m 的大多数粉丝都是非异性恋的结果,我和人们讨论了很多关于为什么酷儿女性几乎排除了所有其他可能的配对类型而...

摘要:

根据 AO3的调查,尤其是男男配对粉丝大多数都是非异性恋,我和人们讨论了很多关于为什么酷儿女性几乎排除了所有其他可能的配对类型而对男性配对同人感兴趣的可能原因。

备注:

  • A translation of Why M/M? by centreoftheselights.

译自centreoftheselights太太的AO3 Ship Stats系列,旨在为中文同人圈唤起一些关注度,原作者最初发布于2013年10月10日。



根据AO3调查,尤其是 m/m 的大多数粉丝都是非异性恋的结果,我和人们讨论了很多关于为什么酷儿女性几乎排除了所有其他可能的配对类型而对男性配对同人感兴趣的可能原因。

 

首先,让我澄清一件事: 我不认为享受男男配对有什么错。如果我这么认为的话,我就是个伪君子。但我认为确实奇怪的是,与男女配对或女女配对相比,对男男配对的关注如此之多,而且这种趋势很可能存在一些问题原因,应该更仔细地加以研究。

 

我还认为,对于人们的偏好以及他们选择如何表达这些偏好,通常有比这些简单存在的偏好更深层次的解释。如果你不喜欢这种在男男配对同人中为人们的利益重新思考原因的尝试,那么这篇文章可能不适合你。

 

我已经讨论女女配对不受欢迎的一些原因,其中许多原因也适用于男女配对,但也有一些有趣的启发,说明为什么男男配对相应地如此受欢迎。

 

第一个,也是最明显的一个解释,是缺乏其他类型的关系所依据的正作。女女互动是很少见的;男女之间的浪漫是无处不在的,但是很容易陷入陈旧的套路,这无法允许关系发展。银幕上的男男友谊更容易被从两方面充分发掘,两个有趣的人物为粉丝们提供了更深入挖掘的肥沃土壤。

 

有几个人也跟我说过,ta们渴望反抗常规,寻找在主流媒体中很少见的酷儿关系,颠覆常见的浪漫叙事,这种叙事是异性恋的,并且存在无意识的权力不平等状况。粉丝圈通常被认为是唯一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地方,如果正作经典不包含有趣的女女配对潜力,男男配对是显而易见的选择。

 

然而,这并非在所有情况下都适用。在许多原始正作中有各种各样有趣的女性角色,有着自己的关系和目标,仍然在很大程度上被支持男男配对的粉丝们所忽视。(《复仇者联盟》和Homestuck*是我曾经提到过的两个更大的例子。)在这些案例中,似乎还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

  • (*注:Homestuck是一部文字、图片、动画、游戏皆由美国漫画家Andrew Hussie制作的网络漫画,也是MS Paint Adventures(小画家冒险故事)网站上的第四个也是最长的连载漫画。[1]MSPA官方对其之介绍是“一个男孩跟他的朋友们一起玩游戏的故事。)

 

有些女性不喜欢看到同人小说中的女性,因为她们发现自己与所描述的情况太接近了。如果一部小说包含了一些让读者感到不舒服或者刺激到ta们的话题,那么一个男性主角有时可以提供一个缓冲,让读者能够更客观地审视这个话题。

 

有关男性的故事不太可能包括女性最熟悉的日常基于性别的烦恼。虽然关于男性的剧情可能存在很多根源是性别歧视的问题,但女性读者很少注意到这些问题——也就是不准确或者写作拙劣的地方,尤其是涉及到淫秽内容时。

 

尽管粉丝圈是一个女性的空间,但它也不是没有厌女症的。从对女性角色的厌恶到令人厌倦的老套性别主义的异性恋爱情,同人小说的作者经常借鉴和不自觉地延续主流文化中的厌女症。

 

我想也许汤不热用户cantheysuffer在我们(经允许引用)一次私下谈话中说得最好:

 

我认为即使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我为什么只读男男配对的原因仍然可以归结为厌女症。某些人物、经历和快乐对我来说是难以接近的,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厌女症是如何影响我的。我觉得这很简单,厌女不仅仅是过分重视男人,而且当涉及到我自己的快乐时,让女性空间感觉不安全。

 


那你想让我怎么办?

我可以在这里结束这篇文章,但是我知道这个评论迟早会出现。

 

如果你读到这里,如果你读到这里,你可能会发现审视你自己喜欢男男配对(或你喜欢的任何类型的同人)的原因是一种有趣的,即使可能是不舒服的经历。我并不是说上面所有的内容都适用于所有的男男配对同人读者,但它可以是个开始思考这个话题的好地方。

 

如果你对自己阅读的理由感到不舒服,那么试着改变你的习惯。阅读更多关于其他类型的关系的作品,并留下反馈——对于你的粉丝圈中的罕见配对,这通常会很受赞赏。如果你有兴趣为女性角色和男女配对或女女配对关系创作你自己的同人作品,那么就这么做吧。

 

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粉丝圈——如果你无法在你喜欢的原始正作找到你船的CP,那么至少克制发布仇恨那些有着不同的看法的船员。考虑一下那些有更多你喜欢阅读的女性角色的电视剧寻找粉丝作品,并且就你喜欢的女性角色在粉丝圈内和向电视制作人表示你的支持。

 

显然,这不是一个人造成的问题,也不是一个人可以解决的问题。然而,如果不承认这一趋势是我们社会许多问题的征兆,就不可能取得进展——性别歧视和异性恋至上(以及顺性别至上和种族主义,尽管这些问题在此没有直接讨论)与世界其他地方一样,都是粉丝圈的一部分。它们确实影响着我们,影响着我们的阅读和写作。

 

每个人都有责任质疑这种影响对自己生活的影响。


Perihelion
What Becomes of Us ? - Cinephile

【授权翻译】【AOS】That Looks On Tempests Ch2.1

作者:Spicyshimmy

配对:Spock/James T. Kirk

分级:R

译者:Aphelion


Chapter 2  Part I


    在Jim设想的所有可能情景中——其中的大多数他都不愿去细想——站在这儿,一间Vulcan作战室里,向S'chn T'gai Spock王子的五个最忠实的侍从交待他花了整整三个月时间在紧密追踪下才打探到的Klingon人与Romulan人的合谋,这一幕可没有在他脑海里出现过。...


【授权翻译】【AOS】That Looks On Tempests Ch2.1

作者:Spicyshimmy

配对:Spock/James T. Kirk

分级:R

译者:Aphelion


Chapter 2  Part I


    在Jim设想的所有可能情景中——其中的大多数他都不愿去细想——站在这儿,一间Vulcan作战室里,向S'chn T'gai Spock王子的五个最忠实的侍从交待他花了整整三个月时间在紧密追踪下才打探到的Klingon人与Romulan人的合谋,这一幕可没有在他脑海里出现过。

    Spock的顾问给予了他所值得的全部信任,不多不少——也就是相当于零,一举一动莫不限制在严密的监视之下。而Spock只在他们独处时向他展露过的阴暗、隐秘的兴趣,此刻也已荡然无存。

    就连那个,也没有如他预期的那般起到作用。

    与大多数人认定的事实相反,Jim才没有那种迫切的求死之心。若他相信哪怕仅有一丝可能,自己会被Spock直接制服,那他的整个行动也就毫无意义可言。论搏击水平,Jim或许还无法与Spock抗衡,但是他身上还藏着两把相位枪,一把系在下身另一把别在后腰上。情况如果急转直下,他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当然了,多数情况下,他由衷希望事情别再变得更糟了。

 

    有关Spock的个人情况他掌握的不多,但那些零碎的讯息已经足够勾起他的兴趣。Jim不会随随便便地向任何人抛出像建立政治联盟这样的提议的。至于引诱...则是他计划里一个稍稍次要的部分。

    他花了很久寻找潜在的政治盟友,逐个分析他们的优势、弱点,他们宣誓效忠的对象,以及不得不遵守的条条款款。而结果就是Spock的名字出现在了顶端。

    对此,没有人会比Jim自己更震惊了。

    如果换做一年前有人问他会向谁寻求援助,Vulcan人无疑是最不可能的答案。鬼鬼祟祟、高人一等、对知识而非武力的崇尚与信奉,Jim压根不指望能在他们身上挖掘出什么善意与友谊。这不是他单方面能一锤定音的抉择,双方都需要配合。

    而他的个性向来与这类严肃古板的做派水火不容。

    只是现在,为了不让一切努力付诸东流,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他急需召集更多力量,以地球目前的国库资源远远无法满足。

    这时候如果还能有个头脑同样敏锐的军事专家,在他身边不断驳斥与完善他的战术、想法,可就再好不过了。在对Spock的战斗能力进行了一番仔细观察之后,Jim觉得Vulcan人那出了名的自制力更像是一种虚幻的念想,而非现实。

    可如果Spock确实在克制自己,才有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那么事情就会变得非常有意思了。

    或者说,fascinating,如Spock自己诠释的那样。

 

  “你必须理解,James Tiberius王子,我们无法听凭你的一面之词便取信于你。”Spock的侍从们清一色蒙着面,声调一致,连性别也无从分辨。Jim只差一点没忍住出手摘掉他们其中一个的面罩,就为了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在达成任何结论之前,我们的调查人员需要核实你方才所述中的一些相关细节。”

  “这是自然,”Jim道,“就是尽量别派那些跟你过于亲近的人。有些行动危险极了,我自己第一次刺探情报的时候就差点没能脱身。”

    没有一个侍从点头作答。 就算是在如此诡异复杂的情况之下——被一群蒙面怪胎围在一个房间里——这兴许也能称得上是最最奇特的细节之处了。得不到回应令Jim觉得他仿佛在对着一屋子雕像说话,纵使雕像们眼下正在忖度的,是那个于他而言重于一切的提议,远比刚才他在Spock房间里上演的那幕暗示出的重要得多。

  “你的顾虑已被知悉。”

    不,它没有。

    他们对Jim心中的顾虑一无所知;事实上,Jim甚至没把握他们是不是会为自己的安危忧虑。外界流传的有关Vulcan人情感深度的说法,就如同那些对他们的力量、野蛮与冷血的描述一样夸张不实。如果Jim会轻信每一个听过的谣传,那么首先他自己就已经有了一大堆疑问需要对付。

    Spock朝他左侧的顾问颔首示意。Jim始终分辨不出Spock是否真的信任这些蒙面雕像,又或许,是他们对他的畏惧令他放下戒心。

    Jim的哥哥曾教过他二者的区别。但话说回来,那种态度、那份恐惧——无论是对陌生人、盟友、还是敌人的——终究没能帮到Sam多少。

    Jim下颚微沉,交叉双臂环在那破破烂烂的衣衫前。他望着侍从们鱼贯而出,在沉默中前去执行那个由自己亲手布下的,集聚了他非凡的智慧——与相同比例的疯狂——于一身的计划。眼下,第一阶段已经完成。

    下身的相位枪紧抵着裤裆,之前打斗时留下的汗水一半已经消散于Vulcan星上干燥得近乎无情的空气,另一半还滞留在他皮肤上,那触感令他极其不适。尽管破碎的上衣无意间地赐予了他片刻透气,Jim发现自己依旧被这房间里的紧张气氛压得缓不过来。因为Spock还杵在那儿,双手紧攥背在身后。他没有与其他人一道离开。

    显然,他认定自己没法冒险将注意力从Jim身上撤走哪怕…一秒。

    Jim挺直了肩膀,一只手刻意地垂至臀部。如果Spock正望着他,他很有可能会喜欢自己看到的。他们的吻不过是Jim有备而来,他乐于给予更多,但也只是为了保证计划顺利进行。而这片刻的记忆,也已经混淆在他们交手的画面之中渐欲模糊,难舍难分。

    Spock行动敏捷。他拥有Vulcan人的力量,动作精准、果决、毫不退缩。

 

    房间里的沉默持续得太久了。

  “你确定他们百分之百忠诚?”Jim出声问道,“我可从来不能相信一个蒙面呆瓜。”

  “我十分确信他们的忠心程度。”

    Spock没有给他多少余地再在信任问题上大做文章。当然了,Jim并不准备允许自己在Vulcan星上放心沉眠,可到最后,他免不了需要补充几小时的短暂休息,尤其在卸下防备,不必担心随时会有刀会刺进他肩胛骨的情况下。

    没有什么能阻止一次又一次背叛的发生。最近的那道伤疤,那道正因轻信别人的忠诚而留下的伤疤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最多能够坚持连续七十二小时的无休无眠,但在那之后,身体机能将统统关闭。

 

  “有趣,”Jim说道,“倒没听过多少关于Vulcan人忠诚度之类的谣言。”

  “此种现象未必寻常。”Spock答。

  “那么,你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段来“激励”你手下的人?”

    又一个狡猾的暗示。他知道Spock不一定会“上钩”,但如果Jim不断地抛下更多诱饵——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他总会如愿以偿。Jim玩弄着碎裂的衣角,“就没有什么衣服能让我换一下吗?”他复又补充道,“还是你喜欢上它们了?”

    如果Jim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出现这些Vulcan陌生人跟前,也并不会在他们硕大、低沉的心脏上激起恐慌与轰动的涟漪——鼻青脸肿,又衣衫褴褛——不过是十足地证实了Vulcan人长久以来对人类的臆断,一个脆弱渺小、不堪一击的完美写照。

    Spock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眼中透露着不加掩饰的兴趣。搞笑的是,在Jim读过的所有描绘Vulcan人的资料中,没有一处记载的档案里提到过他们如此炽热的眼神交流。

  “我所理解的事实是,我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培养出某种人类对无生命体征物体抱有的顽固病态的执念与癖好。”Spock说道。(注1)

    他的视线驻留在Jim脸上,来回省视着人类那不幸的、显而易见的生理特征:Jim的双颊正在不可抑制地泛红。幸运的是,大多数Vulcan人还无法判断人类的面部表情在被挑起欲望与情绪激动时两者间的区别。

    而他们的初次见面,已然与这二者都脱不开联系了。

  “那是一个‘是’吗?”Jim拉扯着支离破碎的衣领,令Spock瞥见了他胸口的血迹连同乳首。伤口有些撕裂,但无需再次缝合,血液会自行凝结成痂,只要他不再作出任何愚蠢的举动使未愈之处重新开裂。

    他已经为自己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没有必要继续为了自己的星球血流不止了。

    无论如何,Jim都不会期待在其他Vulcan领导者面前复制出同样的效果。Spock是不同的,他是特殊的。身为王子的他拥有可以号召的人脉与权势。但说实话,Jim看中的并不是他的威望与政治自由,而是他的血统——一半人类,一半Vulcan,还有那个谣传中关系疏远的兄弟。如果有任何人能以打破常规的思考方式来代表这个未经考验的同盟,这个人定是与自己的家园格格不入的那个。

    很大程度上,Jim都在依赖本能作出判断。但他总是可以相信自己的直觉。

    Sam不在时,这就是他拥有的全部了。

  “你建议中的可取之处已被知悉,”Spock说,“随我来。”

    没有等待回复,他便转过身,脚下铮亮的靴跟随之一转。正如Spock预测的那样,Jim记得回到他房间的完整路线。他让Jim走在前面,使这个人类看上去更像一个被俘的战犯,而非某位受到尊敬的宾客。在方才向侍从与顾问作简报的时间里,已经有人打理过他的房间。书桌重整归位,隔墙上掉落的玻璃碎片也被扫净、复制出了新的。那些质地较为柔软的家具上留下的割痕与枪印,每一处都被修补地不着痕迹。

    Jim滚落到沙发上,那个他与Spock在前夜缠作一团的地方。

   “我必须提醒你,若你意图以身着Vulcan人的服饰来掩人耳目,届时你的五官特征依旧会准确无误地暴露你的人类身份。”

   “我可以戴上像你的手下那样的面罩——遮住那些‘准确无误的部分’。”

   “他们的沉默寡言十分著名,你将无法伪装成功。”

   “真是个轻率得糟糕的结论。” 沙发的布料先是蹭抵着Jim裸露的皮肤,进而与之沾缠不休。他把头轻靠在弯曲的手臂上,掌心托着后脑。只要他待在低处,不与Spock处于同一高度或视线齐平,他看上去便是弱小的,无攻击性。的确,昨夜他就像只饥肠辘辘的le-matya(注:瓦肯本土生物,大型的肉食动物 )似的急不可耐地跳到Spock身上,纯然的野驯与不受驾驭。但事实证明,正是那样让他多得了一分。

    偏见有时会反过来为你受用。可不是所有人类都会畏服于猛兽的威慑。而Vulcan人似乎偏爱驯服那些巨大凶猛的野兽,将它们当作宠物豢养在身边。

  “也许你舍不得看我蒙上脸。”Jim补充道。

    根据他费了一番功夫得来的情报显示,Spock王子曾经有过一个未婚妻——鉴于她后来的背叛与投向并领导了另一支由Vulcan武士组建的军队,Jim不认为T’Pring会妨碍到他的计划。

  “你所暗示的某种情结是尚未存在的。此举也许无需费力,但是不要误会它含有其他深层的含义。”

    Spock大步穿过房间,期间视线依旧以精准的角度锁住Jim,令后者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大概连打个嗝都逃不过Vulcan人的眼睛,更别说再次反击。他原本以为款待他的会是手铐、绷带、锁链、或者其他什么同样带有屈辱意味的工具。

    所以综合考虑下来,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他有权期待的全部了。

  “你会发现Vulcan星的气温对你而言将是难以忍受的,也许正如它的族人一样近乎无情。”Spock说着,臂间夹着一捆黑色的衣服回到他跟前。

    Jim伸手接过,不忘试着穿过布料摸索到他的手,用他的手指刻意地、轻轻刷过Spock的指关节。在那短暂的最后一刻他做到了,只是这触碰太过浅显,没能再次点亮Spock眼中那簇火花。“所以你给了我一件毛衣?在沙漠里穿毛衣——Vulcan人简直比Klingon人还要凶残。”

    Spock挑起一道眉。Jim三两下褪去衣衫,完全不急着套上被他搁在一旁的毛衣,而是用手掌抹了把后颈汗水。

    Spock只是注视着他。Spock当然得注视着他。Jim仍然是个定时炸弹;Spock必须得时刻盯住他保持警惕,非常合乎逻辑,而Jim绝对要好好利用这个。

  “已经够热了。”他说。

  “此举会使你愈发引起注意。”

    Jim舒展四肢,活动着全身肌肉,尽量避免过度展露身上那片无法以美感言喻的肌理。他不是Sam那样的大块头,也不比他那么健硕,但多年来他一直在对着镜子尝试,练习,直至一展其成。“如果你不能打败你的敌人...”Jim轻抚着左侧胸膛上的纹身,印记依旧鲜活,栩栩如生,没有随着时间淡化渐逝。“这就是为什么我刻上了这个:一个攻击目标。让所有不太熟悉人体器官学的人看到这颗心脏的准确位置。”

   “一种令人好奇的策略。”

   “射击练习,对于有魄力的人来说。”

   “你的傲慢自大真是抚慰人心,几欲使我信服。”Spock论道。

   “目前为止凑合。”Jim耸了耸一侧肩膀,小心地没牵动到伤口。“至少我现在还没缺胳膊少腿。结果摆在这儿,你没法争辩。”

   “恰恰相反,”Spock道,“我所欲辩的是你的思维常识,而非此种行径的后果。”

    Jim撅起双唇,没用上手势就这么给了他一个隔空飞吻。这使得Spock又在用那种眼神——看似波澜不惊,却再度燃起锋芒的——注视他了,Jim可没有错过那眼中的变化,尽管它们开始变得在正面的、还算积极的兴趣,与某种驱使旁观者们围观一艘逃生舱在当地机棚坠毁景象的奇异冲动间摇摆不定——那种病态的、非正常的痴迷。

  “你知道,我身上还有更多的纹身。”Jim答。只要他们的谈话围绕着思维常识展开,话题便不会转向其他地方。他摩挲着裤腰上方的肌肤,大拇指沿着他的胃一直向下,来到突起的臀骨,尾随着它们直至消失于层层布料之下。来到沙漠让他学到的一点便是,只有皮革的质地才可阻挡沙尘的侵袭。“想看看吗?”

    Spock再度扬起那道眉,看上去精明、机警,棱角分明。Jim由衷地好奇那尖细的尾梢到底是与生俱来、自然成形,还是在Vulcan人的文化中,他们对修眉抱有与人类相似的癖好。

    昨夜的近距离接触是个绝好的机会,只可惜当时光线不足。

  “是你方才主动要求更换衣物,”Spock说道,“与此同时,你却似乎相当矛盾地执著于维持这不着寸缕的状态。”

  “我只是在向你展示在我们这个小小安排里你可以捞到多少。”Jim说着便站起身,原地转了一整圈,双手高举离于身侧。

  “我明白了。”Spock的声音听上去并没有被狠狠惊艳到的样子,“那把藏于下身的相位枪也属于你想要献出的一部分吗?”

    Jim清了清嗓子,迅速摸索到那把出现在Spock问题里的武器,然后一把甩到了沙发上。他原本还盼望着伸进他裤子里的是另一双手,但这外交计划眼看着就要流产了。

    重要的是他还需要练习,越多越好。他从来不屑与其他人合作,该死的,多数时间里他甚至和Sam也相处不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抛下他的哥哥,任他在敌人的手上等死。

    同盟,要寻找同盟。

   “我的理解告诉我,在此种时刻一个对你武器尺寸的赞赏会是个合乎时宜的表达。

    Jim的视线在相位枪与Spock之间来回移动,努力试着搞清楚是不是这过高的温度终于开始影响他大脑接收和处理信息的正常水平了,还是Vulcan与人类的混血儿,Spock,真是沙漠中的一个奇迹,甚至比奇迹更不可思议。

  “那是个——笑话吗?一个情色笑话?”

    Spock的表情难以捉摸——绝对是个肯定的回答。

    即便此刻Jim没什么捧腹大笑的心情,他还是憋出一声轻嗤,向Spock证明他的努力已经得到了欣赏,并且效果非常成功。一个确保他人善意不受冒犯的方法——尽管他们对彼此仅有的忠诚也并不可靠——就是别去嘲笑对方的幽默。十年前,正是一句不被理解的双关与一阵不合时宜的沉默毁掉了Tellarite人与Andorian人之间本就脆弱敏感的和平。

  “武器与骨骼解剖学(暗喻生殖器官)间的隐喻素来不甚明显,然而此类影射并非罕见。”Spock道。

  “那个怎么样?”Jim朝一张风格古朴的椅子指了指,上面垂挂着一件衬有白色绒毛的长大衣。“这才比较像我的风格。”

  “你在对毛衣作出抱怨的同时转而选择了一件大衣。”Spock指出。

  “我令人着迷,记得吗。”Jim提醒他。他径自走向那件大衣,而Spock一个跨步挡在了他身前——他们胸膛抵着胸膛,视线几乎持平,Spock较他高出些许,令其目光正好着陆在Jim的鼻尖上而Jim,Jim透过他的睫毛,稍稍抬头便可望进Spock眼里。接着,如同陷入了僵局般地,他们保持着这个姿势静待着,仿佛各自手执绳索的两端,中间相隔着万丈深渊。遥不可及却又如此接近,以至于当Jim倒吸入一口足够深的气息时,他们的胃还是贴上了彼此的。

  “你在这里。”Spock说道。

    武器的隐喻令这引诱效果愈加显著了。

  “你也是,看来我们至少能有一个共同点了。”

  “相同的地理位置并非等同于相容互通。”

  “那么一场流星雨中的某个对接舱呢。”(注2)

  “问题在于,”Spock继续道,没有漏数心脏的每一次跳动,更何况Jim的腹部此刻再次抵上了那个位置,“是何种缘由使你出现在此处。”

  “来拯救一个英俊帅气又无可救药的陌生人。”Jim道,“我有我的理由。”

  “你却仍未透露其一。”

  “你大可以自行搜索,”Jim建议道,“看看我裤子里还藏着什么。”

  “另一把相位枪,”Spock答,“其所处的位置使得情色隐喻成为了一幅怪诞露骨的意象,而非原始的暗示。”

  “很难够到,不过。”Jim动了动身体,感受着那块被皮肤捂热的金属紧贴着大腿后侧。“如果你要我交出所有武器,你就得亲自动手来拿那一把。”

    对于一个孜孜不倦、毫不动摇地信奉逻辑的种族来说——他们严格压制着一切冲动,以至于头脑堪比改装后的利器——Vulcan人始终能够叫人惊讶。

    当Spock钳住Jim的髋骨时,他的手掌稍加发力便使Jim裸露的胸膛毫无预兆地撞上了Spock柔软的衣袍,与此同时Vulcan人的另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探向Jim的后背,滑进腰带。Jim的喉咙不由自主地发紧,双唇微启,等待着那个不会降落的亲吻。略带凉意的手指在那一瞬间勾住枪柄,干净利落地抽除了藏匿于人类身上的第二把相位枪。

   “倘若你身上还藏有其他武器,”Spock紧握着相位枪没有松手,“下一次将不再由我来替你移除。”

   “真没劲。”Jim答道。他又开始有点透不过气,他不喜欢那样。

   “还有最后一件事,James Tiberius。”

     Jim没有对这称谓作出抗议,因为叫他的人是Spock,听上去的感觉与别人截然不同。傲慢的声调,配傲慢的称谓,就是起作用了。“是吗?我奉陪到底。”

   “你将再次与我搏击。”

      好吧,Jim也没预料到这个。或许他的直觉今天罢工了。或许这跟Vulcan有关。又或许已经没有什么能拿来激活Jim的大脑灵敏度了,至少把他的脑门当成Romulan盔甲用肯定行不通。 

   “这可有点强势。”

   “倘若你意欲寻找的是某个意志薄弱的人,你便不会选择于我。”

     Jim猛地吸了一口气,急促而尖锐。汗水刺激着他的后颈,血液加速涌上每一根血管,动脉,他的双颊迅速涨红。原因再明确不过了,一分为二便是——Vulcan星沙漠的高温以及个人情绪的亢奋。

     原以为缺乏湿度会使这里的空气不那么沉闷,但他显然没有考虑到氧气不足的问题。幸运的是,被派来刺杀Spock的杀手也是外来者,他与他们有着相同的劣势。

     而Jim知道Spock不会。

     优越的力量,敏锐的灵活度,以及那副天生能在这类环境下战胜敌人的强健身体。

     倒不是Jim反对接受这项险峻的挑战,赢面反正也永远不站在他这边。只是在先前的交锋中他是制定规则的那个,可以逮着机会出其不意。而现在,他们已经步入了Spock的主场。

     一个更为谨慎的人也许会在三振出局之前便选择放弃。但是话说回来,那样的人会在Sam被Romulan特工虏去后便弃之不顾,独留他面对死亡。

     一想到Sam就足够使Jim的状态从谈情说爱自动切换到战斗模式,目标愈发明确,头脑也随之清晰。

   “就在这里?”他的手抚上Spock的肋骨,感受着那颗平缓地、有序地跳动着的心脏。“要是我们再毁了这房间的话,对那些才为你费力清扫过的人来说似乎不太礼貌。”

   “我另有合适的设施场所。”不知为何,Spock做到了令自己听上去更像是陈述事实,而不是一次对那些场地的炫示。

   “一间训练室。在那里我们不会受到干扰。”

   “一点点私人空间和一个我不必担心毁掉更多家具的地方?”Jim撤回手指向门口,比划了个超级夸张的手势。“带路吧,王子殿下。”

   “鉴于你并不具备必要的信息与方位感来为我指路,唯有我来带领方向才是合乎逻辑的选择。”Spock指出。

     幸好Jim没有为他散发的魅力穷追不舍。不然,Spock的言辞将会是个粗鲁的打击,而现在对于Jim就只有全然的粗鲁。

   “好吧,好吧。”Jim举起双手示意,“你拿走我两把相位枪了,我不会在你背后搞偷袭的。”

   “即便你有意尝试也无法成功。”Spock回敬。

  

-TBC-


注1:原文为“It is my understanding that I have not had the sufficient time to form one of the infamous, human attachments of sentiment to inanimate objects. ”感受一下瓦肯人对于恋物癖的定义

注2:原文为“Any docking bay in a meteor storm.”


 

 


如此良辰美景又与何人述说

这个墙外大大剪辑的《no light no light》特别霸气,每次看汗毛都会竖起来。

感觉被本尼带着穿越了百种人生。

(顺便问问,你们是不是点不开视频?我反正更新app后就点不开了,心塞…我附了链接,暂时这样吧)

这个墙外大大剪辑的《no light no light》特别霸气,每次看汗毛都会竖起来。

感觉被本尼带着穿越了百种人生。

(顺便问问,你们是不是点不开视频?我反正更新app后就点不开了,心塞…我附了链接,暂时这样吧)
酸柠檬serendipity
瞎摸的派对克 aaaaaaaa...

瞎摸的派对克

aaaaaaaaa我对不起你派对克

画的太糙了orzorz

瞎摸的派对克

aaaaaaaaa我对不起你派对克

画的太糙了orzorz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