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ate grand order

92036浏览    6086参与
1:4:6

理性蒸发A+的口胡

半分钟的pv信息量一点都不少啊,来来回回调成0.5倍看了好几次还觉得不够居然真卡在垃圾🍎审核上队长你给了多少钱


敌方终于出现了除双子座、队长、凯尼斯以外的神/人物/从者,迦勒底飞船飞入组成某人表情的雷云;众人super hero landing后,给了敌方表情漠然的金发御姐镜头特写,背后的金色爱心光环似乎暗示她就是舅舅最后波纹里提到的那位女神(个人觉得气质差太多,想奶卡珊德拉但这位显然是神);队长旁边的魁梧身影结合生放和解包明显就是宙斯;还出现了另外一个金发女和一对异性双子,应该不是神,而异性双子和双子座有很明显的对应感,结果估计不太好最后还要上通关礼装的那种。...

半分钟的pv信息量一点都不少啊,来来回回调成0.5倍看了好几次还觉得不够居然真卡在垃圾🍎审核上队长你给了多少钱


敌方终于出现了除双子座、队长、凯尼斯以外的神/人物/从者,迦勒底飞船飞入组成某人表情的雷云;众人super hero landing后,给了敌方表情漠然的金发御姐镜头特写,背后的金色爱心光环似乎暗示她就是舅舅最后波纹里提到的那位女神(个人觉得气质差太多,想奶卡珊德拉但这位显然是神);队长旁边的魁梧身影结合生放和解包明显就是宙斯;还出现了另外一个金发女和一对异性双子,应该不是神,而异性双子和双子座有很明显的对应感,结果估计不太好最后还要上通关礼装的那种

而我方最让人精神一震的就是全新装备的学妹和诸位从者剪影,特别是科学家三人组,神秘弓兵应该就是星开的祖师爷;以及上场打架的老福以及不放慢加调亮根本看不见的白色和服振袖和蓝色腰封……不管哪一方是敌人都会非常斯巴拉西。

黑长发红瞳的■■我可以我真的可以别的不说身材肯定好看海叔就知道在1.2章之后就在终章出过场现在终于不在别人幕间刷逼格有了个五星马甲还是主线剧情出场精罗落泪高贵的金枪终于又要有男人了圣杯310预定就算他常驻还仓管总之冲冲冲氪氪氪就对了


达芬奇亲真好bot
252pv会是菲奥雷考列斯姐弟...

252pv会是菲奥雷考列斯姐弟吗

(F★G★O的宣传草图(今更)

咕哒君:王样那样的头铁卡手神抽牌组(在卡组里只放一张意味不明吓人的家伙)

咕哒子:你在干什么啊的all怪兽卡组

齐格:我全都要的空墓卡组,也有赌狗的成分

伊修塔尔:蕾贝卡式的其实我有两套牌组

天草:虽说自称不会打牌没有牌组但是你是内山。

252pv会是菲奥雷考列斯姐弟吗

(F★G★O的宣传草图(今更)

咕哒君:王样那样的头铁卡手神抽牌组(在卡组里只放一张意味不明吓人的家伙)

咕哒子:你在干什么啊的all怪兽卡组

齐格:我全都要的空墓卡组,也有赌狗的成分

伊修塔尔:蕾贝卡式的其实我有两套牌组

天草:虽说自称不会打牌没有牌组但是你是内山。

萤火尘曦

巴比伦魔兽战线第五集闪恩情侣壁纸截图。欢迎抱走


fate的画面感太棒了(ಥ_ಥ)今天也是为闪恩哭泣的一天(ಥ_ಥ)


做彼此的“挚友”,做彼此的唯一

巴比伦魔兽战线第五集闪恩情侣壁纸截图。欢迎抱走


fate的画面感太棒了(ಥ_ಥ)今天也是为闪恩哭泣的一天(ಥ_ಥ)


做彼此的“挚友”,做彼此的唯一

三月一日水镜

【FGO】我把boss带回迦以后(51)

“呜呜呜......”


“master......”高文伸出去的手又缩回来,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安慰立香。


“呜呜呜呜呜.......”


“我说你啊,给我差不多一点!”莉莉丝实在看不下去把锁在墙角哭哭唧唧的立香拎起来,“这不是很正常的事,羊毛出在羊身上,有什么好伤心的。”


“可是BB也不能可着一只羊薅羊毛啊!这是强盗!强盗呜哇!”


塞拉菲克斯迷宫被BB设置了防盗门,想要打开这些门就要买BB出售的兑换券。


当然,现实的货币是行不通的,BB一介AI要钱也没什么用,她为了有更好的游戏体验从一开始立香每打败就会获得一些塞拉菲克斯专用的樱花币,同时还开通了可以用樱花币兑换...

“呜呜呜......”


“master......”高文伸出去的手又缩回来,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安慰立香。


“呜呜呜呜呜.......”


“我说你啊,给我差不多一点!”莉莉丝实在看不下去把锁在墙角哭哭唧唧的立香拎起来,“这不是很正常的事,羊毛出在羊身上,有什么好伤心的。”


“可是BB也不能可着一只羊薅羊毛啊!这是强盗!强盗呜哇!”


塞拉菲克斯迷宫被BB设置了防盗门,想要打开这些门就要买BB出售的兑换券。


当然,现实的货币是行不通的,BB一介AI要钱也没什么用,她为了有更好的游戏体验从一开始立香每打败就会获得一些塞拉菲克斯专用的樱花币,同时还开通了可以用樱花币兑换的一些丰厚奖励。


包括一些曾经为了凑齐材料满特异点跑的如蛮神心脏,混沌之爪这种珍贵材料,给立香都馋哭了。


本来立香想着这些材料正好能给高文莉莉丝他们带上,正好弥补了她魔力不足的缺点。然后她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那点樱花币就被BB连本带利的给收回去了,她现在手里剩下的连半个材料都买不到。


咕咕咕——


“呜呜......嗯?”立香摸摸自己不合时宜叫起来的肚子,这么一说她从早上离开迦勒底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呢。


钱虽然重要但日子还是要过的,立香把随身携带的背包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


莉莉丝好奇的上前翻看,除了一袋奥尔加玛丽给的圣晶石,一盒医药箱,剩下的全都是巧克力,巧克力,还是巧克力。


“......咋不齁死你呢。”不,或许比起这个她应该先担心立香的体重。


“你别这么看我我也不想啊,从迦勒底出来的时候我连早饭都没得吃,而且来之前BB可没说塞拉菲克斯被电子化了。”来之前立香以为这里至少是海底,可以像在孤岛时一样遍地捡海鲜的。


“巧克力只能救急......早知道这样我应该带一桶泡面。”立香刚刚看了一眼教堂里废弃的厨房,基本设施还可以用,但她真的没力气做饭了,现在可以直立行走是她最大的底线。


高文作为一个宠master的好从者当然不可能只让立香吃巧克力为生,他翻了翻BB商店,最下面的蔬菜还算便宜,以他们现在的资金吃一顿饱饭是没问题了。


卫宫Alter出去巡视周边了,高文也不敢让立香吃他做的东西;立香饿的直不起腰;崔斯坦向来是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典型大少爷,莉莉丝作为AI不需要吃东西,剩下的只要高文义不容辞的扛起做饭的大任。


“光吃巧克力可不行,我来做点蔬菜大杂烩吧。”


崔斯坦听到高文的话后吓得眼睛都睁开了,他一把夺走高文手里的蔬菜,推给他一袋土豆,“不!高文,master说她喜欢吃你做的土豆泥,请务必放过这些蔬菜!”


立香:“???”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吃土豆泥了?


崔斯坦见势不妙捂住立香的嘴,“您刚刚说想吃高文做的土豆泥,是的吧。”


虽然不明白原因但感受到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的立香还是顺从的点点头。


待高文扛着一袋土豆离开后崔斯坦才松了口气解释道,“高文做的东西除了土豆泥可以吃,其他的菜......不,那不是菜,那根本就是单纯的浪费食材。”


高文只会把所有的菜切成块然后扔进锅里,在他的记忆力,遥远的华国东北也有一种类似的菜,俗称乱炖。


如果高文炖的好吃也就算了,他还会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材料全扔进去。曾经崔斯坦在高文的乱炖里尝出28种口味......他宁可去生吃蔬菜也不要再吃高文做的东西了。


在所有人都心惊胆战中高文从厨房里端出一盆土豆泥。


立香:“高文......这这这......这个盆是怎么回事?”这是正常人类会用的餐具?


高文:“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餐具我翻了好久才找到了这个,master不要客气,不够的话厨房还有很多。”


——不,不是这个问题,你手里拿的那是脸盆啊高文!


莉莉丝的眼皮挑了挑,打了声招呼就从教堂的窗户跳出去了,频有土豆泥不消失绝对不回来的架势。


立香和剩下的人冒着被撑死的危险勉强吃掉了三分之一,立香现在确信以前给阿尔托莉雅准备伙食的绝对是高文,高文这是把他们按阿尔托莉雅的标准养活呢。


立香觉得这样不行,为了接下来能吃正常的饭菜首先一定要把除卫宫Alter以外唯二会做饭的玉藻前找回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立香他们刚出发没多久就找回了被BB送货上门的玉藻......猫。


“主人猫好想你啊,还有你打的好痛啊汪。”


玉藻猫心里苦啊,来到这个世界后御主就丢了,她好不容易躲过被失了智的英灵打死的危险,结果差点饿死。


被BB捡回去后强制洗脑,和曾经的御主战斗还差点被御主打死。猫生真的太惨了汪!


一行人带着玉藻猫回到教堂临时基地,他们需要把一路上收集到的信息整合一下。


立香拿出BB给的地图,上面被她用马克笔标记了所有去过的地方,“正门,电缆室,港口,机械臂......除了莉普所在的腹部区域,这些是我们迄今为止去过的所有地方。但是记忆中的管制室和天体室都没有看到,难道我们还有没搜索到的地方?”


立香所说的记忆是她们在路边捡到的关于塞拉菲克斯死去员工的记忆,立香和高文整合了一下,加上莉莉丝所提供的情报了解到只要找到天体室他们就有机会回到迦勒底。


高文:“玛布尔小姐,请问一下塞拉菲克斯除了这些设施以外还有其他地方么?”


“额......没有地质调查分室,资料压缩·干燥室,还有垃圾场......这些吧。”


“原来如此,莉莉丝小姐,希望你不要再继续隐瞒了,你知道其他区域的存在吧。”


事已至此莉莉丝也不得不全盘托出,虽然她背叛了BB,但她也是BB的分身,受到规则的牵制。如果不是立香他们主动提问,她的程序不允许她自主把塞拉菲克斯的秘密告诉他们。


塞拉菲克斯的地图共有两面,莉莉丝也曾经身为卫士有劝可以在两面自由穿梭,但立香他们只是普通人,没有穿梭的权限只能让地图自己翻过来。


“你们塞拉菲克斯还是个活的?!”


“......要是这么说也没错......谁让这是BB的恶趣味。”


————————————


求评论么么哒~

意大利皮
且听风吟ll

《溪山行旅图》

“这个星球都是他的庭院,我将一直陪伴着他,直到世界的终结。”

闪恩太好了ヾ(✿゚▽゚)ノ,小萌新弱弱的求个赞~

《溪山行旅图》

“这个星球都是他的庭院,我将一直陪伴着他,直到世界的终结。”

闪恩太好了ヾ(✿゚▽゚)ノ,小萌新弱弱的求个赞~

CCC汉化了吗

【ALL咕哒子】替他们挡下攻击Ⅲ

☆这次更新Rider,如果有漏掉的,可以跟我说,先补一个上期有人想看的Caster闪闪


咕哒子被安置在绝对安全的地方,以至于好巧不巧看见了准备偷袭她Servant的敌人,没有想去喊话而是直接斜着冲了上去从后面推开了自己最重要的Servant,然而这一举动导致她的心脏被贯穿


——


曾经在乌鲁克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已经替她挡下一次提亚马特的偷袭,那一次是他用千里眼提前看见了,很少用的能力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异邦Master那在创世纪眼中微不足道的命,那是为数不多能让王惊讶的一次攻击


区区致命伤——在被母神所爱的大地上他是这样说的,只不过这一次咕哒子用身体替他把攻击挡下来了,血溅...

☆这次更新Rider,如果有漏掉的,可以跟我说,先补一个上期有人想看的Caster闪闪


咕哒子被安置在绝对安全的地方,以至于好巧不巧看见了准备偷袭她Servant的敌人,没有想去喊话而是直接斜着冲了上去从后面推开了自己最重要的Servant,然而这一举动导致她的心脏被贯穿


——


曾经在乌鲁克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已经替她挡下一次提亚马特的偷袭,那一次是他用千里眼提前看见了,很少用的能力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异邦Master那在创世纪眼中微不足道的命,那是为数不多能让王惊讶的一次攻击


区区致命伤——在被母神所爱的大地上他是这样说的,只不过这一次咕哒子用身体替他把攻击挡下来了,血溅在了王的衣襟上


没有像女孩子一样的哭泣,也没有像曾经失去挚友时候的不舍,瞳孔惊讶的一收缩扭头看见的只有坠落在地上的少女,蹲下来确认了少女的死亡,使用了魔术式然而没有任何反应


从宝库里面拽出一条白布盖在了少女的身上:“杂修,本王不承认你这种愚蠢至极的行为,现在的本王还没有脆弱到需要你这种家伙来救,既然如此就勉强拿出全力吧。”


宝库的大门大开,那是很少能见到的数量


王之号炮


——


“Master!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非常的对不起。”跪在地上握着咕哒子右手的是那位闪亮亮的王妃,“明明应该是我承担所有的责任才对……”


华贵的帽子被脱下放在咕哒子的胸口上,平常很爱干净的王妃这次没有在意这种事情,她希望着如果自己可以替那个人(咕哒子)去死就好了


“对不起,我爱着所有人,我身为王妃也只能爱着所有人。”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再次缓缓站起来对着那些敌人,“失去了Master我也不能去恨你们……不过来欣赏我的歌舞吧,希望各位可以喜欢,那么一起法兰西万岁!”


犹如纷攘的鲜花和阳光之中是亮闪闪的王妃,这是她无法说出的悲痛以及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的恨意,无论再怎么受伤,无论如何被憎恨,也不能停止微笑,这就是王妃的职责


愿百合王冠荣光永在


——


“你不是我的骑士吗?所以为什么不站起来呢?”梅芙居高临下以一种非常强势的态度看着倒在血泊里面的咕哒子,只不过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之后略微叉着腰俯下身,“身为骑士保护女王不是自然的吗,所以快点给我起来!”


沉默,除此之外还是沉默


“……求你了,快醒来吧,不要丢下我可以吗。”一改强势的态度缓缓坐在了地上,从前面搂住咕哒子的身体,“再和我说句话可以吗……”


可能这是为数不多的,知道她究竟需要什么的人吧


“你们这群家伙……无法原谅,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心爱的钢铁战车


——


“Master……没有主人保护女仆的道理,所以还请您记住,现在请允许我替您解决掉他们,本来这就是我身为女仆的失职。”女仆阿尔托莉雅把外套垫在咕哒子的身下,对于干净的女仆来说现在哪怕是那件衣服被血染红都无所谓了,“之后……请您批评我的失职。”


强行告诉自己咕哒子只是睡过去了,她没有死,自己只是失职了


黑色摩托发动机的声音划破水面,穿着女仆装的阿尔托莉雅已经架好了枪:“Master,接下来你可以看见你出色的女仆……胜利的样子。”


不挠燃烧胜利之剑


——


“Master,你躲到暗处不要出来,我……”阿喀琉斯看着前面众多的敌人并没有回头去确认咕哒子的情况,等到身后有血腥味溢散在空气中的时候扭头看见了倒在沙地上的少女,“嘶……可恶,你们这些混蛋——!Master我说过我是来保护你的,这种情况下不用你来保护我,只要你平安无事就没问题,受一两处伤根本就不算什么。”


马车显现在地上,之后是最快的速度


“你们这群家伙,胆敢伤害我的Master,我要将你们全部碾碎。”


如同流星一样闪耀着的生命,以及可见的速度


疾风怒涛的不死战车


少女不顾一切挡下了那份攻击:“曾经把你一个人留下来抵挡敌人,实在是很对不起,现在该我了。”


——


“喂,人类,你还能听见吧。”楢崎龙摇晃着咕哒子并且将涎水滴落在了她受伤部位,龙涎水可是可以治好病的,上次这样治好了龙马所以这一次也可以治好咕哒子,这是她的想法。


坂本龙马用临时的包扎遮住了其他部位的伤口,偶然间擦过手腕的时候没有感觉到她的心跳,难以置信这件事情再一次确认还是没有得到心跳


“龙马,阿龙小姐已经把她治好了,伤口也不再出血了……为什么她还不醒呢,人类不是这样吗,只要是不出血就会醒来。”楢崎龙不明白,当年她买完烧鸡回来的时候坂本龙马也是这样,不出血了但是不会醒,怎么摇晃都没有醒,就那样永远的睡了过去。


“阿龙小姐……你能听我说吗,Master她可能……”


“龙马又在开玩笑了,这种时候可不能和阿龙小姐开玩笑哦。”僵硬的笑容出现在大蛇的脸上,那是僵硬到强行做出来的笑容。


“啊,这次是我不对,原谅我吧,先把那些家伙解决了,Master之后就能醒过来了,可能只是……贪睡吧。”


“那就把他们全都吃掉吧。”


如翱翔天际之龙


——


“我这种三流Servant连Master都保护不好吗,这下连Servant的资格都不配有了吧……”手里拿的剑力气又大了一分,完完全全握住了那把剑,“没关系……没关系,Master你一会就会醒过来的对吧,你不看着我战斗也可以,不过既然作为朋友接下来我要给你报仇才对吧……”


明明我一个人牺牲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带上Master为我这种人死亡


可恶,这群家伙


就算是三流Servant也有要保护好Master的誓言啊


冲啊,布里亚多罗,不佩剑之誓言

闻明

早晨做的梦

难得有逻辑的梦。

有少许死亡描写与暗示,以及令人不安的语句。


燕青是从上一场病毒里活下来的人。 


他在那场病毒中活了下来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免疫力,而是因为他躲到了地底。他在前面一边领路一边跟我讲,他在地底开发了自己的能力。尽管不可控,但这依然有用。 我边听边在这地底走,错综复杂如同管道的地底,黑暗幽深如巨型下水道的地底。


 虽然我的余光确实注意到了什么黑咕隆咚的东西一闪而过,或者一团阴影蜷缩在角落,但我只能装作若无其事。


 讲到开心处,燕青回过头来对我一笑。


尽管昏暗如没有月亮的夜晚,我依旧能看到他暗...

难得有逻辑的梦。

有少许死亡描写与暗示,以及令人不安的语句。








燕青是从上一场病毒里活下来的人。 


他在那场病毒中活了下来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免疫力,而是因为他躲到了地底。他在前面一边领路一边跟我讲,他在地底开发了自己的能力。尽管不可控,但这依然有用。 我边听边在这地底走,错综复杂如同管道的地底,黑暗幽深如巨型下水道的地底。


 虽然我的余光确实注意到了什么黑咕隆咚的东西一闪而过,或者一团阴影蜷缩在角落,但我只能装作若无其事。


 讲到开心处,燕青回过头来对我一笑。


尽管昏暗如没有月亮的夜晚,我依旧能看到他暗色的皮肤上扯开的灰色的牙齿。他怀念这个地方,怀念安静怀念黑暗,如同婴儿怀念母亲的子宫。这里有绝对的安全,定时的水源,世界末日独处一隅的与世隔绝感。我猜他觉得这里就是没有太阳的桃花源。 


他突然停住脚步,同时也停住了继续发声,最后一个音在地面上来回晃动。他像是受到什么召唤似地抬起头,然后转过头来看看我。


他的眼神在说我就带你到这里。 


因为他的能力可控了。 


我不知道他是和旧日支配者做了交易还是和什么路西法签订了协议,总之那个眼神看得我毛骨悚然。直觉催促我离开这个地方,我便沿着相反的方向快速地后退。


现在轮到他跟着我走了。 还喊着什么你必须待在这里,老天爷,凭什么?我回头骂了句妈勒个巴子,跑得更快。  


我第二次见到他是两个小时后,那时候我手里提了一袋凉皮,里面还塞着店家赠送的自制八角花椒油辣子。我远远地看到燕青在地下入口附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上前去。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一时间双方都没说话。我狠下心来打破沉默说,你别怪我啊..我之所以不肯呆在那里不是因为讨厌你什么的,也不是因为害怕,但我一定不能呆在那。 


他露出一个代表疑惑的眼神。 


我..唉,看在凉皮这么好吃的份上告诉你。走。 


我们穿过石拱门,来到遥望着门的一棵巨大的石榴树旁。这棵石榴树粗得双人环抱都合不拢,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最远的枝条已经覆盖住了石拱门的一部分,倚靠在那块牌匾上投下稀疏的阴影。想必到了秋天,这些石榴能润泽整个小区的喉咙吧。 但我关心的不是石榴甜不甜,而是树下的一块地方。


这荒郊野岭几乎没人来过,所以才会在那里一直保存着,保存到了这个末日。 


这是你的尸体。


我干涩地说。 


燕青慢慢挪身上前,似乎我指给他看的是一条发狂的眼镜蛇。他的眼中盈满了悲哀,他盯着自己的尸体看了看又不知所措地抬头看向我,我看到他眼中的不敢置信与深信不疑。 


我想你那时候在地底就已经饿死了。


燕青一动不动,一个字都没说,就那样直愣愣地盯着自己发黑的身体。我想他一定不愿接受吧,明明刚才还跟我聊得正欢,下一秒却被我拉回了现实。这功劳还是我那句妈勒个巴子的。 


但是,你为什么?又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这些疑问梗在我的喉头经久不散,但我一个字也没问出去。就让他和现实静静地相互凝视一会吧,我不愿打扰这样一个悲哀的灵魂。  


我离开的时候发现,那棵石榴树又大了一点,如今它的枝条已经蔓延到了马路上。说是马路,其实只不过是一条比较宽的泥路,在稀疏的冬草中几乎要与黄色的草融为一体。我看着那遮天蔽日的枝条心想,这上面结出的果子,会有一个代表燕青吗?他会是甜的,还是涩的?会是又大又红,还是又青又小?会是光滑亮泽,还是皱纹横布?把那颗石榴摘下,就好像看到他还在身边。我以后也应该会喜欢上吃石榴的吧,活着的人总要对死了的人表示一下慰藉,然后继续前行。 


我回头看了一眼,燕青已经消失了,燕青的尸体也不见了。 


我要到下一个城市了。



鳕盐xyyy

愿望(闪闪×咕哒子)

半夜突发奇想,神志不清,多多包容


一、

“master,你有什么愿望么?”

周围的英灵总会这么问。

“”没有。”

立香每次也都是这么回答的。

当然,大家也都不大相信,毕竟立香是人类,人类有怎么会没有愿望呢?

莫非她的愿望很难实现?

莫非这愿望还是违背道德底线?

(全都猜对了)

真是越想越好奇了。

听说醉酒能使人吐露真言,迦勒底的众英灵决定试一试。

“master,能告诉我们你的愿望是什吗?我们可以尽力帮你实现哦。”

橙色头发的御主脸颊酡红,眼神迷迷糊糊,说的话倒也还挺清楚:

“我想睡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二、

吉尔伽美什觉得自己很倒霉,想来想去一定是...

半夜突发奇想,神志不清,多多包容


一、

“master,你有什么愿望么?”

周围的英灵总会这么问。

“”没有。”

立香每次也都是这么回答的。

当然,大家也都不大相信,毕竟立香是人类,人类有怎么会没有愿望呢?

莫非她的愿望很难实现?

莫非这愿望还是违背道德底线?

(全都猜对了)

真是越想越好奇了。

听说醉酒能使人吐露真言,迦勒底的众英灵决定试一试。

“master,能告诉我们你的愿望是什吗?我们可以尽力帮你实现哦。”

橙色头发的御主脸颊酡红,眼神迷迷糊糊,说的话倒也还挺清楚:

“我想睡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二、

吉尔伽美什觉得自己很倒霉,想来想去一定是因为几天前跟库丘林吃了顿饭,不然解释不通为什么他的幸运值也被拉低了。

现在整个迦勒底都知道藤丸立香想要睡他的事了,这个倒不是他害怕的,毕竟王总会有这样的魅力。真正让他烦恼的是,立香这几天一直在躲他,甚至做任务也不来找他。

他实在不理解人类女孩子的害羞心理,这种事情既然想了,又有什么好躲的呢?

英雄王不想等时间来抚平御主内心的尴尬,这样未免也太麻烦了。

傍晚,吉尔伽美什终于在立香的卧室门口等到了她。

他上前一步,拉住藤丸立香,藤丸立香定睛一看,发现是吉尔伽美什,连忙打开卧室门,想要把自己反锁起来,吉尔伽美什抢前一步,已经用锁链把门锁缠了起来,于是,他也挤进了卧室。

“……”

藤丸立香无处可躲,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还是解释一下吧,她心想。

“那些话是我喝醉了酒胡说的……”

她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金发男人,却见他眼神有些飘忽。

吉尔伽美什开口:

“以后有这种愿望直接跟当事人说就好了,本王也不是不能满足你。”




第二天,咕哒子扶着腰表示:假酒害人









我:其实我也……

闪闪:你滚!


舟憎鹤
腿一个自己画的杀生院 谁不喜欢...

腿一个自己画的杀生院

谁不喜欢这个女人呢!!!!

腿一个自己画的杀生院

谁不喜欢这个女人呢!!!!

Sanka
关于那些年我歪过的卡……我真的...

关于那些年我歪过的卡……我真的只是想要一个兰陵王啊啊啊啊

当然,项羽来我迦还是很高兴的啦,哎

ps新手,有些手生,p的不是很好

关于那些年我歪过的卡……我真的只是想要一个兰陵王啊啊啊啊

当然,项羽来我迦还是很高兴的啦,哎

ps新手,有些手生,p的不是很好

布丁鸽—

騎士として私は貴方に仕えましょう。


【最近开始下雨了唉 夏天也快到了 灵衣啥时候实装咧。

P2 

騎士として私は貴方に仕えましょう。


【最近开始下雨了唉 夏天也快到了 灵衣啥时候实装咧。

P2 

沙乡农场
藤丸立香与玛修的恋爱物语魔法学...

藤丸立香与玛修的恋爱物语魔法学院日常


藤丸立香与玛修的恋爱物语魔法学院日常


月光下的樱花树

是改图

p2是原图

@消毒汽水 看到原图想到的。

@Co 

(呃呃呃画画好难我手指头好疼。)

是改图

p2是原图

@消毒汽水 看到原图想到的。

@Co 

(呃呃呃画画好难我手指头好疼。)

三月一日水镜

【FGO】我把boss带回迦以后(50)

立香在确认莉莉丝离开后才偷偷摸摸爬起来,翻出背包里提前准备好的医药箱给自己换药。她费力的和背后够不到的盲点区奋斗时,传来了敲门声。


“御主小姐,您睡了么?”


是玛布尔的声音。


路上捡到玛布尔小姐后因为着急逃命,立香并没有和她多交流,她想破了脑壳也没想出来这个大家都就寝的时候玛布尔小姐来找她做什么。


但出于礼貌立香还是手忙脚乱的藏起医药箱下地给玛布尔开门。


“请问玛布尔小姐有什么事吗?”


“是~御主小姐没睡着真是太好了,我是来帮御主小姐上药的。”


立香眼中闪过一丝警惕,“玛布尔小姐是怎么发现的。”


立香已经很努力在隐藏了,为的就是避过莉莉丝他们不让...

立香在确认莉莉丝离开后才偷偷摸摸爬起来,翻出背包里提前准备好的医药箱给自己换药。她费力的和背后够不到的盲点区奋斗时,传来了敲门声。


“御主小姐,您睡了么?”


是玛布尔的声音。


路上捡到玛布尔小姐后因为着急逃命,立香并没有和她多交流,她想破了脑壳也没想出来这个大家都就寝的时候玛布尔小姐来找她做什么。


但出于礼貌立香还是手忙脚乱的藏起医药箱下地给玛布尔开门。


“请问玛布尔小姐有什么事吗?”


“是~御主小姐没睡着真是太好了,我是来帮御主小姐上药的。”


立香眼中闪过一丝警惕,“玛布尔小姐是怎么发现的。”


立香已经很努力在隐藏了,为的就是避过莉莉丝他们不让他们担心。其实如果仅仅靠立香必然不可能瞒过身经百战的英灵们,但这个塞拉菲克斯处处是危机,尤其这个教堂曾经是弗拉德三世的地盘。


他的枪杀死的不光是塞拉菲克斯的怪物和英灵,还有一些人类,让整个教堂都弥漫着血腥味。靠着这些血腥味,立香身上散发出来的血气自然得到了很好的掩盖,这也是她能瞒过莉莉丝他们的理由。


“御主小姐自然掩饰的很好,但我曾经也在萨拉菲克斯的医疗班工作过一阵子,一些细节会看的比别人更仔细。”玛布尔指了指立香因忍耐疼痛流出的虚汗和惨白毫无血色的嘴唇,“我现在可以进去了么?御主小姐?”


“啊......是,抱歉......请进。”立香侧身放玛布尔进来。既然已经被发现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立香掏出刚刚被她藏起来的医药箱,玛布尔也提前准备好了温水和干净的毛巾。


“那个,麻烦玛布尔小姐千万别告诉高文他们。”大家持续不断的战斗已经身心疲惫,立香实在不行在这个时候再给大家添麻烦。


“还有,叫我立香就好。”御主小姐什么的实在太奇怪了。


玛布尔点点头答应,拉着立香坐在床上,拉起她的衣服后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少女背脊的伤口因主人处理不当,从里面流出的淤血已经染红了纱布,纱布周边还有大大小小的疤痕,有深有浅。那些较深的疤痕可以想象到曾经深可见骨的模样。


玛布尔确实想过迦勒底御主的战斗可能会残酷一些,但没想到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


魔术师不都是珍贵的脆皮生物么?虽然她没见过真正的魔术师,但也了解过一些他们的战斗应该是在远处指挥英灵的那种,绝对不是以这种瘦弱的身躯奔赴一线的职业。


“抱歉,吓到你了吧。因为我的魔术根基太浅所以为了更好的提供魔力只能和英灵们一起共赴前线......这么一说还是我太没用了啊哈哈......”


“不,很伟大哦,立香做的事情一直很伟大。”玛布尔细细的用毛巾为立香擦拭身体,低下头长长的睫毛遮住眼中的情绪。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想快点见到你啊,御主小姐。


——努力的人类真的是太有趣了。明明只是一群蝼蚁,却要和这个世界抗争。


“一直以来很辛苦吧,虽然我常年在塞拉菲克斯但是对迦勒底的事还是略有耳闻,只是没想到做这些事的竟然是个十多岁的孩子。”


玛布尔的声音很轻,和一开始见到毛毛躁躁的样子完全不同,让立香渐渐放下戒心。好像在一层一层剥开心思,让她完完全全展露给她,完完全全的信任她。


“其实还好,辛苦的是英灵们,大家都很努力。相比之下玛布尔小姐才是更辛苦的......抱歉,没能在早一点来。”


虽然深处困境,但迦勒底的员工和英灵们一直在为立香加油打气,让立香对未来充满着希望。


有这些人站在背后,立香不能输。输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塞拉菲克斯的员工不同,残酷的现实早就粉碎了他们的一切,让这里的员工变得像行尸走肉一般。


未来已经拟定好了,他们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


“或许吧。”


直到十四岁之前不能下床的少女;只在布帘外面远远窥视的隐晦集团;充满了生与达观,死与颓废的密室......这幅光景烙印在玛布尔脑海里。


这般活着,确实很辛苦。


玛布尔用剪子剪掉多余的绷带后发现,立香的头一点一点,已经快睡着了。


玛布尔轻笑,顺着立香的意思扶着她躺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


“睡吧,睡吧。偶尔失败一次也无所谓,偶尔犯错一次也无所谓。至少此时此刻,没人会伤害你。”


直到听见立香平稳的呼吸声,玛布尔冰凉的指尖才轻轻摩梭着立香的脸颊。


真的好想,好想好想好想现在就把她带走啊。


不过不行呢,现在还太早了,要再忍耐一下。


既然游戏已经开始了,就不能停下来哦。


来吧~来吧~来找到这一切的真相~抓到操纵着一切的魔女。


我会在胜利的终点等着你哦,迦勒底的御主小姐♡~


立香做了个梦,她梦见自己被一群奇怪的东西拽入海底。


明明是梦,但海水涌进喉咙火辣辣的疼痛感却无比真实。


立香费力的睁开眼睛,看见了缠绕在自己身体上的长长的黑发,然后又一点点变成黑红色的魔神柱。


“咳咳......救.......”


魔神柱们以极快的速度把她往下拉,立香奋力的伸手但很快又被其他魔神柱缠上。


——救命!谁都好......救救我......


冰冷的空气瞬间变得灼热,黑色的魔神柱被突然出现的黑炎燃烧殆尽,立香眼前出现一位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皮质的手套拉住她刚刚伸出去的手。


“......岩,岩窟......”


......


盖提亚现在被气的不行,平日里几乎面无表情的脸也难得出现了扭曲。


因为被巴力影响,他本来就烦的不行,却不能把那段羞耻的记忆忘记。


每天白天他掩去身形跟在立香后面,晚上他就像个变态一样出现在立香的房间看着她。你没看错,就是什么也不干的看着她。


这是当初巴力留下来的癖好,这阶段盖提亚好不容易消化接受了那段记忆,至少他不会不知不觉跟在立香身后,眼前这家伙出现了。


要是因为某些原因立香说他第二暂时不想见到的人,眼前这个除了发色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家伙绝对排第一,顺便把“暂时”替换成“永远”。


如果是以罗曼是形象示人还会好一点,可这位几乎不用自己身体的所罗门王今天既然破天荒的拿出神代的身体。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你离开。”


盖提亚咬牙说完这句话,所罗门王这个几乎和他一模一样的脸,仿佛时时刻刻都在讽刺他。


他盖提亚是由他而创造,由这个他十分憎恶且无用的王所创造。


即使他认为自己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但仍旧逃不出所罗门王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


盖提亚也不管对方有没有事,反正他不想听,转身要离开时被所罗门拉住,“等等,这件事只有你能完成,拜托你......”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盖提亚头也不回的甩开所罗门。


“立香消失了!”


——————————————————


【小剧场】


多年以后——


崽儿:爸妈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盖提亚虎躯一震,手里的饭菜立马不香了。


立香:这个呀,要从你爸毁灭世界开始说起。


还没有被科普老妈辉煌事迹的崽儿:???好像听到什么不该听的。


立香:那时候你爸狂拽酷炫吊炸天根本看不上我,倒是看上了你玛修阿姨天天往她梦里钻。


盖提亚: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那是弗洛伦斯不是我!


崽儿:然后爸爸就洗心革面和你在一起了?


立香:不,然后我就认识了你埃德蒙叔叔。


盖提亚:.......


崽儿:???我爸好像有点绿。


立香:然后我就一气之下把你爸爆头了,你去翻翻他现在脑门上应该还有个疤,对,就是哈利波特的那种。再后来你爸就被我绑回迦勒底当压寨夫人。


盖提亚:......原来你当初打的是这个主意。


崽儿:这是什么相爱相杀的凄美爱情故事。



求评论么么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