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elix

10.1万浏览    2805参与
吃饭必须拿碗盆

虽然但是...咱小菲公主到底是0是1?😢

虽然但是...咱小菲公主到底是0是1?😢

南安

【迷×你】戒烟期·下

Summary:研究表明,kiss有利于爱人顺利度过戒烟期……?


韩/菲/玟/寅


前篇:灿/糯/彬/辰 


Warning:全是我编的不准上升,吸烟有害健康,小朋友不准模仿


—韩

染着黑色的指甲夹着根香烟,这就是你对韩知城的第一印象。


家里向来要你对这种极具个性的人敬而远之,但你还是忍不住好奇他的演出到底是什么样,于是某次你就偷偷摸进那个小小的live house想要看一看。


推开门的的时候里面只有韩知城一个人,正坐在舞台边两只脚晃来晃去,染着黑色甲油的手指间夹着根燃烧的烟。


见你进来歪头问你是来干嘛,你说来看演出,...

Summary:研究表明,kiss有利于爱人顺利度过戒烟期……?


韩/菲/玟/寅


前篇:灿/糯/彬/辰 


Warning:全是我编的不准上升,吸烟有害健康,小朋友不准模仿






—韩

染着黑色的指甲夹着根香烟,这就是你对韩知城的第一印象。


家里向来要你对这种极具个性的人敬而远之,但你还是忍不住好奇他的演出到底是什么样,于是某次你就偷偷摸进那个小小的live house想要看一看。


推开门的的时候里面只有韩知城一个人,正坐在舞台边两只脚晃来晃去,染着黑色甲油的手指间夹着根燃烧的烟。


见你进来歪头问你是来干嘛,你说来看演出,他愣了一下跳下舞台很酷地笑笑说你记错时间了。


初次见面的印象就是这么一个非常swag的亲故,所以完全没想到在一起之后这么可爱,总是要牵手要抱抱,上台前还要bobo一下又一下没完没了。


但是想着抽烟总是不大好就还是找机会和他说了你不大喜欢,没想到他二话不说就答应戒掉。


"就这么容易吗?"你惊讶。"戒掉是以后都不能再抽的意思哦。"


"完全理解,"他对你眨眨眼睛,"而且完全可以做到,不过……"


"不过?"


"不给抽烟的话是不是要给一点别的奖励呀baby?"他忽然凑近,"比如kiss怎么样?"






—菲

澳洲来的男孩确实开放得多,有些时候听到他讲话都会忍不住耳根发热,特别是当他还有那么一张纯情的脸。


不过虽然笑起来很甜,冷下脸面无表情的时候真的会吓到你,可是依旧很帅。


所以虽然很不愿承认也不大喜欢他抽烟,但——


浅薄的月色勾勒出立体的骨骼轮廓,下颚线条藏在夜色造就的阴影里,微微上翘的嘴唇含住滤嘴几秒后松开,紧接着淡蓝色烟雾缓缓上升,他闭上眼睛微微仰起头,等待苦涩的烟草在肺里掠过的余韵过去。


他冷着脸站在窗前抽烟的样子还是每次都成功让你的心砰砰跳了。


不过即使如此,还是觉得身体重要,就对他说希望你能戒掉。


他思考好久有点委屈地开口:"这大概会很难,我不能保证……"


"我会帮你的,如果你需要我做任何事。"你认真看着他的眼睛。


"Umm……"他的视线移到你的嘴唇,"那么就kiss吧,大概只有你会让我忘掉香烟的味道。"






—玟

他从不抽烟,因为唱歌需要保护嗓子,所以在这方面你一直都很放心。


可最近他黏黏糊糊抱你的时候,你总是发现他身上总有隐约的烟味。即使洗涤剂和香水的味道层层遮掩,可你还是敏感地捕捉到你很讨厌的味道。


追问几次之后他终于承认,说最近确实抽了几根,然后低头道歉抓着你的手晃一晃说真的已经在戒了,叫你一定要相信他。


既然他这样说了你也不去追求前因,就说那么以后回来我都要检查。


"好啊,姐姐想怎么检查?"


他盯着你,你视线在他身上转一圈:"闻一闻你的衣服和身上有没有味道不就知道了吗,我的鼻子可灵了。"


他也眼睛一转:"可是衣服可以换掉还可以洗澡哎,这怎么能确定?"


"说得也是……等一下,"你忽然反应过来,"你怎么这么主动?"


他没有回答你的问题突然凑近:"接吻吧姐姐,接吻就知道我有没有抽烟了,现在就来试试好不好……"




—寅

你和他是在学校认识,小你两级的学弟,一双狭长的眼睛笑起来像机灵的小狐狸,更别说两颊浅浅的酒窝,简直是看到他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所以当他和你告白的时候你还惊讶来着,却没想到他说早在迎新的时候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于是你就拥有了一个年下的、但是有十分可靠的优质男亲,而更难得的是——他不抽烟也不喝酒。


这是你对男朋友的要求,曾经你以为几乎不可能有男生满足这点,直到他出现。


是偶然发现他抽烟的,大四你开始实习,休息日加班公寓拿一个文件,却进门就看到厕所方向飘出一些烟雾。还以为是哪里着火,没想到急忙进去之后看到他在镜子前抽烟。


被你发现之后先是慌忙把烟灭掉然后低着头不讲话,你很生气地问他在哪里学的,他嘟嘟囔囔说社团聚会的时候前辈给的。


"什么前辈要教你抽烟!"你气得要去跟那个人当面对质。


"对不起怒那我错了,"他赶紧抱住你,"我以后不抽了……我就是好奇而已。"


"……你保证。"


他看着你乖乖伸手:"我保证以后都不抽了,姐姐。"


过了一会又问:"那可不可以设置一些奖励,老师说这样会成功地更快。"


"哪个老师说的?"你皱眉。


"反正我记得,"他又带上用你最喜欢的那种笑看你,"比如一天不抽烟就亲一下什么……"






——————————

彩蛋是后续,大概2000+,越写越长了是怎么回事꒪꒫꒪)


喜欢的话请点点红心蓝手或留下评论,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Hello.

【辰菲】尘封(九)

拖了超级久……

烂文笔警告


“铉辰?铉辰!怎么了?”


黄铉辰不知道站在那愣了多久,李龙馥伸出手摇了摇他的手


“啊……哦,没事,这个挺适合你的。”


黄铉辰回过神慌忙的掏出手机,不自在的扫码支付,耳尖微微泛红…


游乐园内有许多演员扮演着各色各样的角色:僵尸,公主,王子…


李龙馥好奇极了,还和僵尸玩了起来


黄铉辰看着不理解…这玩意还能那么开心。


李龙馥却开心得不得了,看看这个摸摸那个,连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都没看见。


黄铉辰倒是看见了,看见了李龙馥身后的人。一个小丑拿着一个猫猫面具遮住自己,等待着李龙馥的回头。


李龙馥也......

拖了超级久……

烂文笔警告







“铉辰?铉辰!怎么了?”


黄铉辰不知道站在那愣了多久,李龙馥伸出手摇了摇他的手


“啊……哦,没事,这个挺适合你的。”


黄铉辰回过神慌忙的掏出手机,不自在的扫码支付,耳尖微微泛红…


游乐园内有许多演员扮演着各色各样的角色:僵尸,公主,王子…


李龙馥好奇极了,还和僵尸玩了起来


黄铉辰看着不理解…这玩意还能那么开心。


李龙馥却开心得不得了,看看这个摸摸那个,连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都没看见。


黄铉辰倒是看见了,看见了李龙馥身后的人。一个小丑拿着一个猫猫面具遮住自己,等待着李龙馥的回头。


李龙馥也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背后,转过头是一个猫猫面具,还开心得打了招呼


猛的,小丑把面具扯下,露出来涂满油彩的脸。李龙馥显然是被吓到了,脸色一惨白,急忙缩到黄铉辰身后。


黄铉辰还觉得李龙馥的胆子怎么这么小,无奈的笑了笑。而小丑也因为李龙馥的反应有了玩心,叫了同伴过来


“不要…不要过来。”


前面有一个,后面又慢慢走来了第二个,斜对面也走来了第三个……李龙馥现在觉得自己哪边都危险,干脆整个人抱住黄铉辰,将脑袋埋在黄铉辰的胸口,像是拒绝眼睛和耳朵对外界的感知一样…


黄铉辰被抱的一愣,手摸到李龙馥的肩膀的时候李龙馥还颤抖着,他才知道,李龙馥是真的感到恐惧。


“我不要…我错了,别过来…”


小猫在怀里囔囔着什么。黄铉辰向演员示意了一下,紧紧的把小猫抱住,将拉链往旁边扯了扯,虽然很不舒服


“别怕别怕。没事了没事了。他们走了。”


小猫不相信的将头埋得更深…


“真的走了,乖,抬起头看看”

“真的,我不会骗你的,你看看”


黄铉辰一边哄着一边轻拍着李龙馥的背,小猫这才缓缓的露出一只眼睛,确定小丑真的没在后,才慢慢抬起头…松了一口气


“没事了没事了”


黄铉辰就势的揽着李龙馥到旁边的椅子坐下,帮他撩了撩刘海,还找了纸巾帮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还没缓过来的李龙馥唇色都发白了,眼神也只是呆呆的盯着前方,黄铉辰见状,只好拍了拍他的后背,给受了惊的小猫顺顺毛。


“怎么会吓成这样……”


身旁一位兔子玩偶手里抓着一束五彩缤纷的气球,黄铉辰俯身靠在李龙馥的耳边,轻声的说,“等我一下。”


然后急忙跑去跟兔子先生买了一个红色的气球。


“送你了。”


李龙馥看着面前耀眼的红色,才逐渐定了神来,缓缓的伸出手接过气球,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句谢谢。


黄铉辰坐在他的身边,又忍不住上手,可能以前真的是心态的问题,才会觉得面前的人这么讨厌。


现在不一样了。


自己都没有发觉看着人家的眼神里带着多少幸福的感觉,黄铉辰笑得很开心,李龙馥回头一看,又迅速的转了回去。


“铉辰……别笑了。”


他以为黄铉辰是在嘲笑他,谁知道黄铉辰伸手在他下巴下挠了挠,像在玩一一只可爱的小猫咪一样。


“龙馥真的很可爱。”


话一说出口,两人身边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李龙馥被他的举动和言语吓了一跳,黄铉辰自己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完蛋了,我是不是生病了……


黄铉辰慌张极了,急忙把手收了回去,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可以缓解当下尴尬的气氛。


因为太过慌张,所以没注意到,李龙馥逐渐发红的脸颊。


好在后面韩知城和徐彰彬赶了过来,拯救了这两人危险的氛围。


“哎哟,你俩干嘛啊。”韩知城一脸欠揍样的推黄铉辰一下,靠在人身边悄咪咪的问,“怎么样,我的计划还不错吧。”


“快滚吧!”黄铉辰有些恼羞成怒的把韩知城推了回去,被徐彰彬一手接住。


“你们平时都是这么相处的?他怎么对你这么凶?”


韩知城知道自己的恋人是担心自己了,急忙勾住了他的手臂,在人脸颊上亲了一口,“他这个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别看他现在这样,他前两天还专门为了他的心上人做了个很认真的笔记呢。”


一听到笔记,两人的耳尖迅速都跟染上了红色染料似的。


“快滚啊!别胡说八道。”李龙馥听见身旁的人大声怒吼着。


于是两对人就这么在韩知城和黄铉辰的吵闹声中分开了。


身边少了韩知城吵闹的声音,两个人之间又安静了下来,太阳已经快下山了,夕阳照射在两人回家的路上,此时的画面仿佛一张美丽的风景油画。


李龙馥走在黄铉辰的身边,看着对方标致的侧脸,心里突然涌上了一股冲动,想牵牵黄铉辰的手。


或者说,想像韩知城下午那么挽着徐彰彬一样,和他一起回家。


但想了想还是不敢,李龙馥摇了摇头,还是不要去想这些奇怪的事情了。


“怎么了?”黄铉辰敏锐的发觉了身旁人的异样,急忙问道。


“没事,就是今天玩得太开心了,有点累了。”李龙馥随便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是吗?我也有点饿了,我们赶紧回家吃饭吧。”


黄铉辰说着,装作不经意的牵起了李龙馥的手,加快了脚步。


啊……


李龙馥惊讶的盯着紧紧握着的两只手,怀疑黄铉辰是不是窥探了他的内心。


现在的黄铉辰真好,李龙馥这么想着,比起刚见面那般针锋相对的黄铉辰,很显然,他更喜欢现在这样的他。


看到黄铉辰愿意为他做出这么多改变,李龙馥心里其实有些许的感动,好像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好过,黄铉辰是除了爸爸妈妈之外的第一人。


尽管他之前对自己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但是这都情有可原,李龙馥觉得自己太没骨气了,但又忍不住偷笑了一下。


能和铉辰这么相处,真好。


牵着的手因为愉悦的心情不自觉的摆动起来,黄铉辰感觉到李龙馥的心情还不错,心里也仿佛推翻的蜜罐子一般。


以后的生活,一定会过得很幸福吧!


李龙馥想着。







选子的泪痣

【辰×菲】喊话

【辰×菲】喊话

!ooc我的小情侣大家的

!表白小甜饼

!别扭选×温柔菲

!有旻城参与自行避坑

!4.7k 有点烂尾


——————————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SKZ大学流行起了毕业季前夕去宿舍楼底喊话。

大多数都是男生到女生寝室楼下去大声表白,有同岁即将毕业分道扬镳的苦命鸳鸯,也有大胆的学弟趁此机会表白学姐。


——————————


大三学年结束的时候黄铉辰就开始焦虑了,他喜欢同班的一位澳洲同学李龙馥,在得知李龙馥同学并不排斥男生之后更是欣喜若狂。

据李龙馥和黄铉辰的共同好友韩知城描述,那天黄铉辰比知道自己和李旻浩在一起...

【辰×菲】喊话

!ooc我的小情侣大家的

!表白小甜饼

!别扭选×温柔菲

!有旻城参与自行避坑

!4.7k 有点烂尾


——————————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SKZ大学流行起了毕业季前夕去宿舍楼底喊话。

大多数都是男生到女生寝室楼下去大声表白,有同岁即将毕业分道扬镳的苦命鸳鸯,也有大胆的学弟趁此机会表白学姐。


——————————


大三学年结束的时候黄铉辰就开始焦虑了,他喜欢同班的一位澳洲同学李龙馥,在得知李龙馥同学并不排斥男生之后更是欣喜若狂。

据李龙馥和黄铉辰的共同好友韩知城描述,那天黄铉辰比知道自己和李旻浩在一起了还激动,抱着韩知城蹦蹦跳跳差点把松鼠下巴磕烂了。

韩知城:你在这里激动有什么用,人家说不定明年毕业就回澳洲了,到时候你想追都追不到!

黄铉辰一秒变回黄皱皱,韩知城说的也是,出了同一所学校相处就已经有点困难,更别说在赤道的两边,体验不同的季节了。


黄铉辰是很别扭的人……

大四一整年里,李龙馥、felix、hyunlix这样的字眼不停地出现在黄铉辰的课本、笔记本、电子设备密码中,就是迟迟没能出现在一句“我喜欢你”里。


时间不会因为黄铉辰的感情深厚而变得缓慢,转眼柳树又发芽,论文、答辩、毕业照一个个被提上日程。

黄铉辰的to do list在一条一条被划去,直到剩下“毕业”和“felix”两条。


——————————


黄铉辰:我的小松鼠啊我怎么办啊,就这么离开李龙馥我真的不甘心QAQ,可是我说不出口你一定要帮帮我好不好求求了……


韩知城:报酬?


黄铉辰:给你买冰美式!一个礼拜的冰美式我包了!好不好知城你帮帮我!


韩知城:一个月。


黄铉辰:啊知城啊我会倾家荡产诶……两个礼拜,好不好两个礼拜……


韩知城:一个月我和旻浩哥的一起。


黄铉辰:好好好,两个礼拜,你的加旻浩哥的,算我求你了知城,我没有龙馥活不了啊QAQ


韩知城:deal. 等我消息,和旻浩哥一起给你出主意。


——————————


再收到韩知城消息的时候,黄铉辰无语了。

说了一堆,这不就是《无中生友》吗?


时间来到“喊话日”当天。


——————————


8:00


那天黄铉辰和李龙馥早八开始一起有两节课,之后就没有日程上的交集。

两人照常在窗边的座位坐下,李龙馥拎着拿铁和美式。

李龙馥发现今天的黄铉辰很奇怪,以前每次早八的课黄铉辰都会在八点准时趴在桌上开始睡觉,这一睡一般就是一个上午的课,什么时候下课,什么时候醒。

今天黄铉辰眼睛上挂了两个黑眼圈,眼神看上去混沌而坚定,手死死撑着脑袋不让自己趴下。

“铉辰今天有什么不舒服吗?”李龙馥察觉到黄铉辰眼神里透露出的矛盾,趁着老师转身写板书的时候小声问黄铉辰。

黄铉辰像是在梦游一样,直到李龙馥戳了戳他胳膊才反应过来。


李龙馥直勾勾地看着他,眼睛一眨一眨像温顺的猫咪,从窗口撒进的阳光照得雀斑闪闪发亮,黄铉辰发誓,如果当时不是在上课,他一定会当场和李龙馥表白。

或许表白之前他会直接亲吻李龙馥。


黄铉辰没有直接回答李龙馥的问题,而是拖着一听就一夜没睡的哑嗓反问李龙馥:“龙馥今晚有约吗?想一起吃个晚饭散散步。”

李龙馥笑了,这是平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到了饭点黄铉辰来敲敲门他就会跟着一起出去,其实在学校里李龙馥没几个朋友,平时一起玩的也就是黄铉辰和韩知城。

自打韩知城和李旻浩学长谈恋爱,好像陪在他们身边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所以黄铉辰自然而然成为了同行的伙伴。

“当然了铉辰哥,来宿舍找我就好。”李龙馥笑得可爱,虎牙让他像猫咪,黄铉辰半眯着眼睛,看着心爱的小猫,不知不觉趴在手臂上睡着了。


——————————


9:00


李龙馥:旻浩哥,今天铉辰好奇怪哦,他以前从来不会认真邀请我去吃晚饭……


李旻浩:??你不是在上课吗?怎么给我发消息了


李龙馥:可是可是铉辰这样我很害怕诶,旻浩哥你知道按照习惯今天晚上很多人会去喊话表白。铉辰不会有喜欢的人了吧……


李旻浩:felix是在担心黄铉辰跟女生表白吗


李龙馥:emmm是……


李旻浩:所以龙馥是喜欢黄铉辰的对吧


李龙馥:(脸红)(懵)已经这么明显了吗


李旻浩:没关系的龙馥,铉辰说的应该是韩知城的一个朋友今天准备去表白,拉你去看个热闹。


都到这个时候,李旻浩只好“透露计划”,他可以打包票今天的计划非常成功。

但是他并没有把李龙馥的态度告诉黄铉辰,毕竟告诉了就不好玩了,他还是很期待黄铉辰到时候脸红成刚从空气炸锅里出来的样子。


——————————


10:00


黄铉辰按时在教授结束课程的时候醒来,拿着李龙馥买的冰美式和他简单告别后就逃到韩知城的寝室去了。


“小松鼠~帮忙帮到底,陪我出去买礼物吧!”

“行啊,反正到时候也是我和糯哥帮忙带礼物登场对吧。”


将别扭贯彻到底的黄铉辰在饰品店里转来转去愣是没找到一对满意的戒指。

他想要的是简单一点的戒指,甚至只是一个环就很好,店里的戒指大多都有复杂的装饰。

黄铉辰觉得这些装饰太繁琐,他对李龙馥的爱应该是干干净净,简单但是意义非凡。


“铉辰哥!这个你肯定喜欢!”

韩知城拿着一对黑白树脂戒指。

戒指打磨得光滑,因为店里大灯的照射而反光,但是这种光比银戒指或人工钻石都要温和,戒指面上有些许条纹,不完美但是和初次动心时的懵懂相近。

就是它们了,黄铉辰拿着那对戒指看了很久,结完帐就先把其中一对戴在自己手上。

左手无名指好了,就算没有结果,也不要无疾而终。


——————————


16:00


黄铉辰这么多年来还没如此认真地挑选过衣服, 华丽了显得浮夸,日常了显得随意。

翻箱倒柜地,黄铉辰在宿舍里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找到件合适的衣服。

“呀,是不是嫌最近空气炸锅没有通过电啊!”

手机对面李旻浩的危险语录传来,不过黄铉辰还是拉着韩知城来到自己的衣柜前。

“哥你就这么纠结吗……”

“穿这个吧!这不是龙馥送给哥的吗?”


是一件简单的白色短袖衬衫,韩知城又从黄铉辰的衣服堆里捞出来一件黑色工装背心。

“龙馥会感受到哥的用心的。”


——————————


18:30


“龙馥啊~我们吃饭去吧~”

黄铉辰准时出现在李龙馥宿舍门口,紧张地用指尖绕着刘海打转。


李龙馥开门的时候,他呆住了,黄铉辰呆住了,寝室里另外三个吃瓜群众也呆住了。


他这是很有默契地,和黄铉辰穿了情侣装吗?


一个人是白色衬衫黑色背心,一个人是黑色无袖卫衣和白色衬衫外套。

外面的那件上还有一样的标志。

任谁看都是校园小情侣的标准配置。


黄铉辰摸着刘海的手指转而摸了摸泛红的耳尖,然后带着李龙馥去吃饭了。

两人走在路上坐在食堂里各怀心事,话自然而然地少了。


李龙馥看着闷头干饭的黄铉辰,他手上多出来的戒指,他紧张时的脸红。

李龙馥不敢想象一小段时间之后会有一对相同的戒指出现在一个女孩子的手指上,然后他们会收到众人的祝福,会告白和拥抱……

然后自己就再也不能这样黏着黄铉辰了,他今天居然还和黄铉辰穿了像是情侣装的衣服!

应该会给铉辰哥和那个女生造成困扰吧……

李龙馥坚定地认为自己应该吃完饭就回宿舍,慢慢等黄铉辰或是李旻浩给自己发来“好消息”。

李旻浩明明知道他对黄铉辰的感情的,难道上午的一番话只是安慰?


一直到饭都吃完了走到食堂门口,眼看着李龙馥就要往回宿舍的方向走,黄铉辰忍不住开口了。

“龙馥啊,陪我……”

“祝铉辰哥今天表白顺利……”

两人同时开口,说的又是两件不搭边的事。

黄铉辰感觉到李龙馥情绪的不对劲,连忙拉住李龙馥不让他走。


李龙馥回头的时候眼角已经有点泛红。

“不是,不是……今天是知城的一个朋友要表白,然后让我们去帮忙看看热闹的,龙馥你误会了……”

“黄铉辰你也太不会说谎了!”李龙馥这么在心里默默发火。

看看黄铉辰因为紧张激动而通红的脖子耳朵,还有变成失去表情管理的饺子选的状态就知道,他说的话一定是假的。


——————————


20:00


夜幕降临,宿舍楼底下渐渐热闹起来,学生们开始布置彩灯和蜡烛。


黄铉辰和李龙馥到的时候,已经看见捧着满手东西的旻城在卿卿我我,还露出一些很奇怪的笑容。


喊话这一活动成熟了之后,每次都会有学校表白墙的同学来进行秩序管理。

其实是有一年因为下面好多人一起乱喊闹了乌龙,之后表白墙就收到了这个建议。


“韩 知 城——”


人群中发出一些躁动,韩知城和李旻浩这对CP还算是SKZ大学里被磕比较多的一对,李旻浩毕业之后也一直受到关注。

听到韩知城的名字,大家顺着他的位置看到了一脸老父亲微笑的李旻浩,都以为韩知城是要趁着毕业之前再给他李哥来一次浪漫表白。

做好满满心痛准备的李龙馥此刻更加懵了,说好是知城哥的朋友呢?


韩知城抱着一大捧满天星,一路小跑到人群中心,拿起了喊话小喇叭。


“首先请允许我朗读提前准备好的卡片。

这是认识和喜欢你的第四个年头,我觉得有些话一定要大胆地说出来了,我无法想象毕业之后就和你分道扬镳的日子。

……”


韩知城突然沉默了,看着那张卡片顿时说不出话。

“呀黄铉辰!”

人群的目光又突然聚焦到藏在一边的黄铉辰和李龙馥二人身上。

“你自己来说吧!爱就要大声说出来!”


起哄的声音此起彼伏,黄铉辰因为计划的打乱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铉辰哥,去吧……”李龙馥的声音已经染上一点哭腔,转身就往远处走去。


见状韩知城已经带着喇叭冲到黄铉辰身边,李龙馥已经走到五步开外,饺子选在原地直跺脚,终于一口气举起喇叭就对着李龙馥大喊


“Felix!我喜欢你啊!”


那一秒黄铉辰觉得全世界都安静了,只剩下自己猛烈的心跳和粗重的呼吸声,当时身边有多少人不重要他在哪里也不重要。

李龙馥转身离开的那一刻黄铉辰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痛,他现在只想立马告诉李龙馥他喜欢的人只有他一个,喜欢他的雀斑,喜欢他的嗓音,喜欢他会上课的时候替自己拉窗帘,喜欢他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太多欢乐……


“李龙馥,我,我有好多话想跟你慢慢说,现在一下子说不清,可是我很清楚我想让我出现在你的未来里,如果可以的话李龙馥,或许会做我男朋友吗……”


下一秒已经有一只小猫扑进自己的怀抱。


“铉辰哥,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告诉我呢,我也一直喜欢你但是我怕你排斥我只是把我当成弟弟当成好朋友,今天早上你这么反常我真的很害怕,我以为以后我就不能在你身边了……”


李龙馥的话带着哭腔抽抽搭搭的,黄铉辰感受着喷洒在自己肩膀上滚烫的气息,摸摸李龙馥的脑袋。

流泪猫猫抬起头来,满脸的委屈和感动在黄铉辰眼里全是可爱,于是他在李龙馥额头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李旻浩和韩知城很是时候地来到他们身边,满天星被塞进李龙馥怀里,戒指盒来到黄铉辰手中。


原本让韩知城朗读的别扭纸条已经被抽走并扔掉,千言万语不如一个眼神炽热,满天星里还有一张小卡片,是黄铉辰挑的句子——你是我的满天星辰。


表白,送花,戴戒指。


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嘛……


——————————


黄铉辰搂过李龙馥,也不在乎那些人群里发出的欢呼声,他现在需要一些和自己男朋友的独处时间,好好地把这么久的“单相思”全说清楚。


当晚,SKZ论坛里被“旻城”和“辰菲”的话题彻底霸占,两对神仙情侣的照片满天飞,甚至还有两对CP的对比投票。


四个人当晚必然出去喝酒了,醉醺醺的黄铉辰直直看着李龙馥。

如果他没有看到李龙馥悄咪咪给旻城比大拇指的话,他应该会觉得自己的表白完美又成功。


——————————


END.


——————————


后记

最后就是一个小脑洞反转,早上菲菲确实不知道选要表白,但是旻城觉得按照菲菲的性格肯定猜选跟别人表白并不想面对这样的场面,所以心痛小猫的李哥就告诉菲菲了。

三个人又都觉得看选别扭很好玩,就有了这么一幕。

地锅鸡肉骨茶
。*◇☆*。   ・*★◎○...

          。*◇☆*。

   ・*★◎○@。*・ 

。◇@★◎◇★。* 

。☆◎。*☆◎。*・゜゜

    \  ̄ ̄ /   

         \  /  

         ∧_∧\/ ......


          。*◇☆*。

   ・*★◎○@。*・ 

。◇@★◎◇★。* 

。☆◎。*☆◎。*・゜゜

    \  ̄ ̄ /   

         \  /  

         ∧_∧\/ 

    ( ・∀・)∞  

      / つ つ△ 

    ~(  ノ  

       UU

一位腦洞大開的人

相遇與救贖 0

是一篇連載文,不知道會出多少集,

All你/團妻向/可能會有虐但大部分是甜的

以下是人物介紹


方燦:高三學生會會長

-前期-

''宋凜學妹,這禮拜已經遲到了三次了哦,請注意時間''

方燦帶梨渦的笑容攔下我說

''學生會會長能別攔我了嗎,明知道我是不可能聽學校的話的''我不耐煩的時候等他登記好

-後期-

''宋凜,之後如果再遲到的話...我可能就真的會毫不猶豫的住進你家哦,為了不讓你遲到''該死,又是這個笑容

''那...不如不要等我下次遲到了,直接住進來會好一點吧?''我我戳了戳他的梨渦說


李旻浩:高三校霸(會有兩位校霸)

-前期-

''呀!學校附近的巷口,有...

是一篇連載文,不知道會出多少集,

All你/團妻向/可能會有虐但大部分是甜的

以下是人物介紹


方燦:高三學生會會長

-前期-

''宋凜學妹,這禮拜已經遲到了三次了哦,請注意時間''

方燦帶梨渦的笑容攔下我說

''學生會會長能別攔我了嗎,明知道我是不可能聽學校的話的''我不耐煩的時候等他登記好

-後期-

''宋凜,之後如果再遲到的話...我可能就真的會毫不猶豫的住進你家哦,為了不讓你遲到''該死,又是這個笑容

''那...不如不要等我下次遲到了,直接住進來會好一點吧?''我我戳了戳他的梨渦說


李旻浩:高三校霸(會有兩位校霸)

-前期-

''呀!學校附近的巷口,有人找我們,要去嗎?還是請別人去就好?''李糯進到我班上,踢了踢我的椅子問

''當然是親自去啊,沒給他們教訓他們會停嗎,剛好,很久沒動手了''我轉過頭跟他說

-後期

''呀!聽到順東多的話了沒!牠們說不要在打架了,看了心疼!我和其他人也會心疼!我都沒打了,你打什麼打,不要讓我叫伊恩尼和金昇玟來教訓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最怕他''他躺在沙發上撸著貓說

''行行行,不要告訴他們就這次處理完就不會了''我撇開頭說


彰彬:高三高人氣rapper 

-前期-

''丫頭!剛剛聽你嗆別人,感覺你還挺適合rap 的,要不要來跟我切磋切磋啊''彰彬突然敲了敲我的桌子說

''行啊,來切磋切磋,到時候就被我用哭''我說

-後期-

''呀!宋凜!你是不是偷用我的電腦?''彰彬的大嗓門從他房間裡傳出

''我不就是幫你修改了一下曲子嘛...那麼大聲幹嘛呢...''我靠在門邊摀著耳朵說


鉉辰:高二舞蹈社社長

-前期-

''宋凜!動作做的太不標準了,等等給我留下來練,我親 自 指 導''鉉辰嚴厲的語氣傳入我耳中

''......''我無話可說,雖然我的體能算好了,但被留下來單獨指導真的很痛苦

-後期-

''凜!你舞練好了嗎?''短短一句話,但足以讓我背脊發涼

''呃...當然!只是還有一些動作沒記好而已...''我越說越小聲地說,說完的同時,我就被拉進練舞室了


知城:高二吉他社社長

-前期-

''聽說你就是舞蹈社派來跟我一起表演的人吧,叫...宋凜?''知城點了點我的肩膀說

''對,你叫...韓知城?''我回想了一下鉉辰跟我講的名字

-後期-

''我練了新曲子,你要聽嗎?''他拿著吉他走進我房間說

''嗯,可以,我聽聽,搞不好能編個舞''我放下了手中的書,專心聽他彈吉他


龍馥:高一甜點小天使

(就是常常會做各種甜點,然後分給朋友)

-前期-

''宋凜學姊,要吃甜甜圈嗎?''龍馥從我身後探頭出來問,手上還拿了一袋東西

''嗯,當然好,我們龍馥做的東西那麼好吃,怎麼能不吃''我露出了真心的笑容說

-後期-

''누나 !要去咖啡廳陪我工作嗎?''看向門口,龍馥探了一顆頭進來我房間說

''好啊,我換個衣服''我說完的同時,他也識相的關上了門


昇玟:高一高人氣學霸

-前期-

''呀!金昇玟!要不要翹掉一節補習班回我家玩遊戲?''我點了點昇玟的肩膀說

''宋凜學姊,我不行,會被父母罵的''他無奈又有點委屈的說

-後期-

''就說了,我會帶你逃走的''我摸了摸他的頭說

''是是是~누나 最棒了~他把我圈在懷裡說


精寅:人見人愛的高一學弟

-前期-

''宋凜學姊!我喜歡你!能和我交往嗎?''看著眼前的精寅露出了可愛的酒窩說

''抱歉...但我很危險,我不希望讓你陷入危險''我在他嘴角留下了一吻

-後期-

''누나,我就說了吧,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都能一起面對''他從背後抱著我說

''是啊,都能一起面對,我們9個人一起面對''我親了親他的手心說


宋凜:高二女校霸

-前期-

''想好好過個高中生活也不行就是了...高一明明沒那麼多事,頂多被抓遲到,還有和李旻浩翹課,怎麼高二後就變質了...''我無語地說

-後期-

''他們好像也沒什麼不好的,至少能讓我知道世界上是有人愛我的''我看著走在我面前的八位男子說


關係:

前期來講的話,糯、菲和宋凜的關係比較好,糯和宋凜是搭檔關係,至於菲是因為甜點的關係

中間會有一些事情的發生,導致9位主角的感情變好了

這個平行世界是可以一妻多夫的

後期的話當然就是各種甜文啦~


可以猜猜看為什麼文章標題有''救贖''這個詞


一颗鹿ikeru

骗上瘾(be)

⚠️澳洲🍵菲菲单箭头⚠️是单箭头⚠️


*菲菲第一视角

*只有最后提到辰的名字,没打错tag

*女表里女表气,请自行壁垒

*vb同名  欢迎来找我玩✨


**

“Hey, Felix,今天的发言真好,我看老师都听入迷了。”

藏在小心脏里的Evil Felix咕噜咕噜转着眼珠子大笑,而我表现出来的是害羞与矜持,谦虚道:“因为刚巧周末看到了相关的见解啦,也不是完全在课堂上想出来的。”

我知道稍微撅一点嘴唇、皱一皱鼻子再眯起眼睛会显得比较友好,果然跟我关系最好的女生露出感兴趣的表情。那我当然得接着说下去。

“我认识一个在韩国读书......

⚠️澳洲🍵菲菲单箭头⚠️是单箭头⚠️


*菲菲第一视角

*只有最后提到辰的名字,没打错tag

*女表里女表气,请自行壁垒

*vb同名  欢迎来找我玩✨




**

“Hey, Felix,今天的发言真好,我看老师都听入迷了。”

藏在小心脏里的Evil Felix咕噜咕噜转着眼珠子大笑,而我表现出来的是害羞与矜持,谦虚道:“因为刚巧周末看到了相关的见解啦,也不是完全在课堂上想出来的。”

我知道稍微撅一点嘴唇、皱一皱鼻子再眯起眼睛会显得比较友好,果然跟我关系最好的女生露出感兴趣的表情。那我当然得接着说下去。

“我认识一个在韩国读书的哥哥,他读的是……”读什么我怎么知道,反正没人认识,乱编一下就好了,“艺术史。他经常发一些艺术见解的,我这周末刚好看到他发了有关视觉社会的观点,在评论跟他讨论了几句。”

“哇,是在twitter上吗?也让我关注关注呗。”

不行。Evil Felix冷脸了,但是我还是笑着。

“别吧,你不是说我审美太古怪,脏了你的眼睛,都取关我了吗?那个哥哥不仅跟我‘臭味相投’,甚至更胜我一筹呢。要不这样,如果我以后看到有意思的见解再转发给你好不好?”

“好好好!”小姑娘果然被骗了,“Felix你人真好!”


**

舞团的副社长跟我一样是澳籍韩裔。他是gay的事情在我们这些朋友里不是秘密,但是我告诉他“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我是bisexual”,他就信了,还一脸感激地说“It's so kind of you.”。之后他跟我分享他和他前男友的心碎情史,把我当做情感治疗师,那我也不甘示弱,编了一个“暗恋初中挚友”的故事博取他的同情。我们还是饭友,一天晚饭时他用别人听不懂的韩语跟我说他最近好像有恐同症,我韩语不好,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联想到他上个月又被人甩了,我突然理解了,圣母心泛滥,在大半夜写了篇小作文安慰他。

“那天听你讲恐同症的时候没有太理解产生的原因……怎么说呢,毕竟是我认识的人里面唯一一个出柜的,你一直给我很乐观积极的感觉。

但是我仔细想想我自己就……想到一件事。

我认识一个🇰🇷哥哥,是crush 的程度,但是就是纯纯的crush ,‘a brief but intense infatuation for someone, especially someone UNATTAINABLE or INAPPROPRIATE ’(字典里的解释,完全贴合),根本没有抱有幻想(所以很不要脸的同时喜欢两个男的,我有罪)。结果就上个月跟她聊天的时候很突然地被回复了两百字,感情异常真挚,然后又从别人口中得知他是gay,我就没跟他聊天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害怕,不是讨厌而是害怕,感觉不是恐同的程度但是卡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

说这些是因为想分享,身份特殊所以……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以后有任何想说的都可以像那天晚饭那样跟我说,我虽然不太会安慰人但我会听的,能说出来也是好的🤗”

Oh s**t,言辞恳切,全是掏心窝子话,给我自己都感动哭了。所以我是当演员更有天赋呢,还是当作家更有天赋呢?


**

我还是挺招人喜欢的,18岁生日的时候座位周边摆满了礼物,这可不是我在显摆,柜子里放不下只能放座位旁边咯。有14个是不认识的人送的,敢打听我的生日,够大胆,我喜欢;有29个我没送他们成人礼物,稳赚不赔;剩下那堆都是老熟人,还得装一下感动,烦。回到家慢慢拆礼物,妈妈问我拍什么照片我就说晚上发ins感谢同学。感谢个屁,当然是给那群不知道我是谁、纯纯觉得我长得好看就盲目喜欢我的傻子看。

我和礼物的合影后面还跟着一张照片,聊天截图,一个人祝我生日快乐,头像是两个男的啵嘴,我回他“谢谢”加一个感动哭了的表情包,配文是“才认识两个月的哥哥居然记得我生日”,居然有一群不要脸的在评论哭,说也想和我互关。呵,真可爱。


**

我心情好了就整一些“糖”喂副社长吃。我说“这个胸针是我暗恋的初中同学送我的”,他就像海豹一样鼓掌说“好甜好甜”;我大早上发疯给他发信息说“韩国那边是凌晨诶,我只是给crush留个言,他居然秒回我消息”,他就一脸兴奋地说“磕死我了”,我装作委屈巴巴地说“可是我半年没学韩语了,他居然给我推送全韩文的文章,真是烦死了”,说罢撅嘴皱眉轻哼一下,他果然跟我一样皱起眉头来安慰我说“这是幸福的烦恼”。

副社长大概以为就他一个人知道,以为我什么都跟他说,所以什么都跟我说,那些秘密无聊到我都懒得记。但是我怎么可能就满足于他一个人呢?我住双人寝,舍友是个呆子,在认识我之前都不知道同性恋是啥,我告诉他的和我告诉副社长的大同小异,只是要考虑他的智商把什么都解释清楚。很烦,但是我乐意,毕竟他蠢,反应得可比副社长激烈多了,每次都好像我演了一出好莱坞情感大片似的。


**

我清醒了。

我智商高,聪明,这回没骗人,是老师夸的,不是我自己吹牛,所以我的理智还能回来。

“他”问有没有人知道某杂志封面人物西装上的花是什么品种,我斗胆(没错,是斗胆)评论一句,“他”没回,而是回复了比我发得迟但是明显更专业的评论。我很意外地哭了,可能哭了一小时吧,一个人锁在房间里哭的,枕头被我攥皱了。

“他”是可能在读艺术史的韩国哥哥,是我的crush,是所谓“才认识两个月就记得我生日”的网友,是在twitter和ins上都小有名气的画手黄铉辰。而我,是愚蠢的、幻想自己认识他的follower。所谓的聊天是匿名提问箱的问与答;生日祝福的截图是我自导自演、很认真地p的;秒回是我编的,黄铉辰自己起得早了喊大家向他提问,是我秒问,不是他秒回。

一个劲地索取,回馈的是他不要的废物。一腔热血差点感动自己,到最后才发现骗上瘾。

差点连自己都骗了。

都说谎话要一个接一个圆,最后会累坏自己。但我觉得我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小骗子,自欺欺人,心甘情愿。

黄铉辰没跟我说过你好,但我和他说再见。

病梅

Felix × 你 || 湖

老梗重炒,ooc钉子户又来了。

青春文学(也许?)


——

“妈,还有什么事,你快说,我马上晚自习了。”


“没什么,就是好好学习,我给你找了个彻底封闭的寄宿学校,过两天给你弄回来。”


你嗯了一声,没听她下言就将电话挂断了,这种话反复听了两年,打电话也不会问你的健康,开口就是学习。


“烦死人。”


楼梯难得安静,一年多没有看过的夕阳,百忙中终于能有机会看上一会了。高中学业紧张,每个人都在步履匆匆往前走,从没有人真正停下来好好感受自然,你也是。


当你脑海中抛去学业等冗杂的事情,专心盯着天边那一线橘黄时,却在学校墙内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你盯得出......

老梗重炒,ooc钉子户又来了。

青春文学(也许?)




——

“妈,还有什么事,你快说,我马上晚自习了。”


“没什么,就是好好学习,我给你找了个彻底封闭的寄宿学校,过两天给你弄回来。”


你嗯了一声,没听她下言就将电话挂断了,这种话反复听了两年,打电话也不会问你的健康,开口就是学习。


“烦死人。”


楼梯难得安静,一年多没有看过的夕阳,百忙中终于能有机会看上一会了。高中学业紧张,每个人都在步履匆匆往前走,从没有人真正停下来好好感受自然,你也是。


当你脑海中抛去学业等冗杂的事情,专心盯着天边那一线橘黄时,却在学校墙内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你盯得出神,想看他下一步有什么行动,而他貌似注意到了你的视线,那一瞬,扭过头向楼上看。


“…”一人愣住,一人沉默。他没有穿校服,套着卫衣,扭过来时厚重的卫衣帽几乎盖住他的半边脸,抬头你就清楚地看见了他的脸和刻意藏起来却又漏出几根的金色发丝。


你已经知道他是谁了,15班的Felix,他的事你不是没有耳闻,经常逃课但意外好心的一个人。


Felix并没有害怕,反而朝你招了招手,又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后,干脆利落地翻过了学校的围墙。


…好小子,公然逃课。


你在楼上盯着Felix刚翻过去的墙,陷入了沉思,从未有过的念头,在叛逆的本性促使下,逐渐开了花。


有这个念头是好,你学着他的动作往外翻,意外的顺利,仿佛你天生就是逃课的料,就是下来有点吃力磕到了膝盖,问题不大,就是破点皮。


你的英语老师很支持你逃课,她看你每天闷闷不乐,一直担心你的精神问题,正好今天她盯晚自习,你找她说这个事的时候,她开心坏了直推着你走,还告诉你哪里没有摄像头。


也不是你开窍,让花苞开花需要很多因素,恰巧今天Felix做了最后的肥料。


正在你寻找Felix去处的时候,没走两步就听见身后有人喊你。


“Hello?”这种调调,你还以为是街边的混混,没敢往回看,想着最熟悉的路线,拔腿狂奔。


“你别跑啊?也不往回看我是谁!小心车!”后面的人三两步就追上了你,抓着你的手臂向回拉。


你慌忙的回头看,那熟悉的黑色卫衣与金发,帽子不再像翻墙时那样盖住他的脸,现在你连他脸上的雀斑都能数清。“是你?”


Felix松开了你的手臂,理了理因跑而凌乱的头发,两眼不自然地向地面看。“嗯,有东西落这了,来拿的时候就看见你在翻墙,膝盖没事吧?”


被发现的尴尬没有让你忽略一些事,比如,他手上其实没有任何东西。“没事,破了点皮。”


“那就行。”


随后,两个人陷入了沉默,Felix不走,你也不动,两个人干在路上站着。


“一起走吗?””一起走吗?”

你们两个诧异地看向对方,笑了笑,自己翻墙和他重返的理由,都心照不宣了。


你跟他去了离学校最近的观光路,很适合晚上散步的好地方。


“走过了这里,到那边有一条街,晚上很热闹,还有一个小型的livehouse,改天可以带你去看。”


Felix摆起了导游范,边走边给你指路,看来是没少往那跑。“那你不跟朋友去看吗?”


“不跟啊,他们都不跟我出来,都是我自己出来。”


“原来是这样。”你们闲聊着绕了一圈,回到学校外围墙时天已然黑了下去。


Felix在准备翻墙时拦住了你。“我先过去,你还不会下,我在那边接着你。”没等你回应,他利落地翻过了墙,很轻盈,你不会。


“Eva,翻过来吧。”


正翻墙的你一愣,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翻过来就告诉你。”


一回生二回熟,你对于翻墙这个事已经熟练了,能很稳地落地,偏偏Felix杀出来要搀着你。


他一手拽过你,扑鼻而来就是熟悉的洗衣粉味,明明不是成年人那种浓厚的诱惑型香水,却让你的脸颊发烫,幸好是晚上,看不出来。


“你能翻好啊,学的还挺快...”Felix越说越小声,你没看他的脸,所以就没发现他的脸比你还红。


秋天的风很燥,吹的人心底发痒,有点热,所以你向后退两步,离他远了点。“所以我的名字,你怎么知道的。”


“你的胸牌...晚自习下课了,我走了!”


“你?”


Felix没听你说话,准过身就跑了,你想说的是,今天你没戴胸牌......“嘁,骗人玩。”


他哪敢告诉你在以前就注意到你了,从中国来的转学生谁不好奇,Felix当初自然也要去看看。


没想到你跟别的人不一样,总是一副他不喜欢的苦瓜脸,那天考试他坐在后门,向对过望去正好看到楼对面同样坐在后门的你,不过你在睡觉,长时间紧促的眉在睡觉时终于得到了舒缓。


他想,你们应该可以相处一下。




——

第二天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自由活动实在无聊,你也不知道干什么。一个坏念头突然闪过,于是你悄悄溜进了教学楼。


15班是在四楼尽头的位置,很容易找到,没想到Felix正坐在靠门最后一排跟同桌睡觉,你趁他们老师背过身讲课,蹲下偷偷溜了进去,Felix没用的书很多又叠的很高,正好能挡住你。


你手搭在他右腿上,轻声喊:“Felix?”


“!”Felix猛的一惊,向下看,见你坐在地上,缩成一小团,很小很小,满眼是得逞后的狡黠。


“Felix?怎么了?”


“嗯?老师没事!”


“Felix。”你又叫他,嘴却被捂住了,他捂的力气很大,你失去平衡向后倒,结实的撞墙声听的Felix心中一惊。“嘶,我操...”


你气的伸手掐他腰间的软肉,显然是挠他痒痒了。


“Eva。”


“嗯?”Felix手撑着课桌边伸懒腰,看得出来他并没睡醒。“晚上想去哪?”


你想了想,晚上是班主任盯晚自习,哪里都不能去。“今晚不行,班主任的课。”


Felix听你说完,有点失望,随即像是想到了一个点子,又开心起来了。“没事,我等你。”


“嗯...”


“来这里干什么,想我了?”


“对啊,想你了。”你趴在Felix的腿上,怪不得他睡觉,这个老师确实有哄人睡觉的天赋。


“想我了就睡觉?”


你顺手拿起他的外套包成团放他腿上,枕着就要睡“一起睡。”


“也行。”


上晚自习时,你被班主任批了一顿,内容大概就是为什么体育课最后没有去集合,你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说自己闹肚子,她又苦口婆心说你半天才肯让你回位置。


待你回去,拉开凳子看到角落缩着的一个金‘球’,这个金‘球’还冲着你笑,朝你比嘴形。


“我等你很久了。”







——

也许有后续吧,最近一直在持续着infp式emo,夸张到太阳照到我额前的头发丝时我都在e。

也说不上来生活哪里有不顺心,奇奇怪怪的。

地锅鸡肉骨茶
我不是没有成长,我只是没有按...

    我不是没有成长,我只是没有按照你想要的那个样子成长而已 

     ——《荆棘王冠·致无尽岁月》 独木舟

    我不是没有成长,我只是没有按照你想要的那个样子成长而已 

     ——《荆棘王冠·致无尽岁月》 独木舟

地锅鸡肉骨茶

    何必向不值得的人证明什么,生活得更好,乃是为你自己

      ——《忽而今夏》

    何必向不值得的人证明什么,生活得更好,乃是为你自己

      ——《忽而今夏》

FAKCEN

可爱的菲菲公主!(非专业画画)


可爱的菲菲公主!(非专业画画)





地锅鸡肉骨茶

    给喜欢的人发每一条消息都是冒险,赌注是接下来一整天的心情好坏

    给喜欢的人发每一条消息都是冒险,赌注是接下来一整天的心情好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