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ell sans

19009浏览    357参与
狐说不八道

论男友太残暴怎么办(15)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现在在前面给厄尔庇斯带路的……是安黛因。


  就在刚刚,安黛因突然让她跟着她,还语气十分平和的给她解释。


  “前面的路过不去,我带你走,跟上!。”


  惊讶的厄尔庇斯以为结界自己裂开了,导致对方转性了。


  按理来说,正常的安黛因见到她不应该是:


  用长矛指着她“愚蠢的人类!你竟然在这里!哇呀呀呀!真是天助我也!看我不把你撕碎!哇嘎嘎嘎嘎!”


  然后再给石头来......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现在在前面给厄尔庇斯带路的……是安黛因。


  就在刚刚,安黛因突然让她跟着她,还语气十分平和的给她解释。


  “前面的路过不去,我带你走,跟上!。”


  惊讶的厄尔庇斯以为结界自己裂开了,导致对方转性了。


  按理来说,正常的安黛因见到她不应该是:


  用长矛指着她“愚蠢的人类!你竟然在这里!哇呀呀呀!真是天助我也!看我不把你撕碎!哇嘎嘎嘎嘎!”


  然后再给石头来个背摔。


  厄尔庇斯和flowey对视了一眼,然后犹豫的看着自顾自往前迈步离开的安黛因。


  “还是先跟上吧……毕竟前面确实是死路。”flowey说道


  厄尔庇斯点了点头,毕竟她本身也有想和对方好好聊聊的意图。于是便从高地跳了下来,小跑了几步,最后离安黛因四步远的跟在后面。


  “我看到你和Mettaton的战斗了。”


  前面的安黛因突然说话,把厄尔庇斯吓的浑身一颤。


  “额…………啊?”


  “你上电视了,这很─嗯……怎么说呢?很MTT?呃啊,随便吧…………”


  整……整个地底!???


  厄尔庇斯至今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能火一回,而且可能马上就要被烧成灰了……


  “不用担心,他们大概率都会把你当成一个特效……”


  安黛因不像是会骗人的人……或者鱼?


  总之,厄尔庇斯松了口气……

  “那个……我能问问您……为什么要帮我吗?”厄尔庇斯紧张的搓了搓手,嘴角带着讨好的微笑


  “能有什么理由……?”安黛因一只手放在腰上,一只手拿着长矛指向身后的厄尔庇斯,看着对方心有余悸的往后退了半步后,大笑了一声“当然是因为我发现你根本对我不构成威胁啊!”


  正说着,一拳锤到地上,地面瞬间向四周裂开了许多缝隙,中间还有一个非常深的拳印。


  这一拳裂开的不光是地,还有厄尔庇斯。


  “所以,我就在想,让你到结界那去试一试也不是不行!走吧!小弱鸡!哇嘎嘎嘎嘎!”安黛因甩了甩刘海,笑的十分狂妄。


  丧失语言功能的厄尔庇斯伸手指了指地上的拳印,又看了看flowey。

  “啊…啊吱,噫呜嗝,啊哎咦呀唔!”


  “嗯嗯嗯,我知道我也看见了……”


  “唔咦,哈呵噫呜咔啊”


  “没事没事,习惯就好。”


  flowey拍了拍厄尔庇斯的背,以示安慰。


  “不过说到这个……”走在前面的安黛因突然挠了挠头,转过了头来“你能从我的小宝贝那逃出来也算你有本事,当然……虽然最后是fell把你带出来的。”


  “啊……额……嗯,谢………………等,等会?你的什么?”厄尔庇斯好像听到了某个不像是会从安黛因嘴里蹦出来的单词


  “艾菲斯,我的亲亲可爱小宝贝~”


  安黛因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扶着脸,带着甜蜜的笑容。


  厄尔庇斯恶狠狠打了一个寒颤……从灵魂深处打出来的那种……


  远处躲在墙角处的fell也打了一个寒颤,从骨髓深处的那种……


  没错,从厄尔庇斯走过回音花海后,fell就找到了她。


  知道自己现在跟上去死皮赖脸的缠着她搞不好还会被打一顿,所以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他一直偷偷在跟在庇斯的后面,等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好将功补过。


  本来看到安黛因发现了厄尔庇斯,他以为机会来了,就等着安黛因动手,结果她竟然不打了。


  fell手扒在墙上,硬生生抓出来了几道抓痕,眼神幽怨的看着安黛因,活脱脱一个深闺怨妇的模样。


  安黛因也因此察觉到了fell在偷偷跟着身后的小弱鸡,毕竟对方的。


  她就知道之前的传言是真的!!!看看这才分开多久就巴不得跟人家重新好上了!


  哇嘎嘎!还想瞒她?哼,想的美!


  然后,安黛因就毫不掩饰的瞪了回去,还大喊了一声“你怎么也在这里,fell!”


  大E了,没想到安黛因竟然直接不讲武德的把他暴露了出来……


  fell还没来的及躲,厄尔庇斯像刀一样的目光就瞬间刺了过来,插在了他的身上。


  “fell?!你在这里做什么?”厄尔庇斯眼睛微微眯了眯“你跟踪我!”


  “What?!不,甜─我是说,我TM只是路过,怎么?瀑布是你家开的?老子不能走在这里看景吗?”fell没好气的说着,双手抱胸环顾四周“看景”。


  厄尔庇斯看了看除了石头,其它什么都没有的周围冷笑了一声“呵,那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的雅兴了啊!我们走吧,安黛因。”


  什么语气!上来就这么冲,老娘就不该理你!


  说罢,厄尔庇斯扭头一边气呼呼的想着,一边往前走。


  不!不是啊!我TM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说话啊啊啊!你听我解释!我TMD控制不住我自己啊!!!


  “你TM的是白痴吗!道歉,道歉啊!不是怼人!”fell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看了看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一猫一鱼,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抬脚跟了上去。


  “喂,弱鸡……fell还跟在后面哦。”安黛因向后瞥了一眼


  “谢谢你告诉我,不过……管他干什么。”厄尔庇斯头都没回的说着。


  即便如此,还是默默加快了脚步。


  fell见状也加快了步伐,跟在庇斯后面,并且始终与对方保持五步远的距离。


  安黛因发现了,但安黛因不说。


  几分钟之后,她看着两人一前一后迈着健步如飞的步伐,并且消失在了拐角处后,陷入了沉思……


  好像,是她带路的来着……


  厄尔庇斯越走越快,fell就越走越快,像个甩不掉的牛皮糖。


  把厄尔庇斯烦急眼了,眉毛一挑,嘴角一抽。瞬间停下脚步,甩手亮出爪子,转身就拿手指着对方走了几步。


  “你到底想干嘛!?能不能别跟着我!”


  fell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依旧大跨步走了几步后差点撞上去,好在最后还是停住了。庇斯的手差几厘米就要戳到他的下巴。


  “我……”fell想趁机道歉,话到嘴边却拐了个弯“少在那自做多情,回雪镇也要走这条路好不好?!”


  “那 你 为 什 么 不 瞬 移 。”


  fell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沉默了片刻后才吞吞吐吐的说道“我……瞬移…………也是……要消耗体力的啊。你管我?!”


 厄尔庇斯盯着fell,fell也盯着厄尔庇斯。


 两人谁都不让谁。


  最后还是厄尔庇斯突然对着fell敷衍的笑了一下,侧身让开了道


  “您先走。”


  fell看看前面的路,又看看脸上带着愠怒的厄尔庇斯,突然就有些莫名委屈。


  “走就走。”


  厄尔庇斯冷哼了一声,看着fell往前走了一段路后才抬脚继续向前走。


  回头看看安黛因,发现她早就被落在了后面,甚至见不到鱼影。庇斯便放缓了脚步,等着她跟上来。


  前面的fell也听着后面的动静,减慢了脚下的速度。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假装自己不是故意慢慢走的。


  现在过去就会撞枪口,还是……等等再和她道歉吧。


  两人就这么沉默的走着,就在厄尔庇斯正疑惑安黛因怎么还没有跟上来的时候,一个怪物叫住了她。


  “喂!你!”


  厄尔庇斯寻声望去……


  对方是一个健壮的…………“海马”? 


  “海马”一边摆弄着自己那夸张的肌肉,一边朝她靠近。


  干……干什么?!难道她被认出来了?!!


  “额……有,有事?”厄尔庇斯提心吊胆的看着对方靠近。


  即便在热域遭遇了那些不好的经历,但现在的厄尔庇斯仍然没有和地底怪物打斗的想法。


  如果可以最好还是不要引起冲突。


  “海马”紧了紧自己的胳膊,摆了一个poss,厄尔庇斯甚至觉得他的肌肉就要炸开了。


  “我叫亚伦,我是不是在那里见过你?哦,对!你很像之前节目里的特效!”亚伦双手抱胸,吹了一下他那和挤出来的牙膏一个形状的刘海


  “真有意思。”他说


  额……咱就说,有没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


  “啊……啊哈哈,哈哈哈!对啊真有意思啊!我也吓了一跳呢!哈哈,哦伙计,额……我是说,老兄。”厄尔庇斯一边说着,一边到处乱瞟


  亚伦有些疑惑的看着源唯理“你看起来很像人类……”


  “什么?有吗?啊对,有很多怪物这么说过,哈哈哈……因为,毕竟……我其实有一半的人类血统。你等等,我有证据,我给你找找……”


  厄尔庇斯慌乱的掏出手机,还差点把它摔倒了地上。打开屏幕拼命的翻找着自己的全家福。


  “不用麻烦了,我相信你,小家伙。我已经不关心这些事了,我现在只关心我的肌肉。”亚伦换了一个poss,抬头挑着眉看向厄尔庇斯,嘴角挂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比起这个,我更想听听你对我的‘宝贝’们的评价”亚伦一边说着,一边亲了一口手臂上的肌肉。


  “……”


  厄尔庇斯有些惊讶,她已经不是头一回遇到除了Grillby以外第一次见到自己,还不对她表达恶意的怪物,看了看手里翻了一半相册的手机,有些愣怔。


  “哦~我的天啊!你已经被它们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了!别太迷恋它们小家伙,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拥有想我一样棒的肌肉。感谢你的评价,小家伙。”说完,亚伦高兴的摇摆着鱼尾离开了。


  厄尔庇斯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弯了一下…………


  嗯……她也没有那么弱鸡吧…………毕竟她可是保持着20年的饭后散步锻炼的记录呢。


  “……”


  “在想什么?”flowey钻出头来,看了看沉默的厄尔庇斯


  “我只是在想…………地底的怪物也并不是全部都‘无药可救’嘛。Grillby也好,洋葱桑也好,刚刚的亚伦也好……他们都没有对我,或者说对人类表达出很深的恶意。”


  “如果因为没法打开结界,而必须住在这里的话。”厄尔庇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对着flowey轻笑一声


  “好像……也不错。”


  厄尔庇斯拿起手机,点开了和养母的聊天记录,目光触及屏幕上的红色感叹号后,眼神中带了一丝落寞和无奈。


  “我只是……在地上有放不下人。但好在现在有你陪着我,flowey。”


  “……” flowey看了一眼厄尔庇斯的手机屏幕“干嘛突然说这么恶心的话……”


  说完它一边抱怨着一边缩回了包里。


  进包之前它说了轻声一句话,轻到消散在了风力……轻到除了flowey自己没有任何人听到……


  "既然如此,留下来陪我不好吗…………"


  厄尔庇斯一转身,发现fell仍然杵在前面,把她吓了一跳。


  “你怎么还在这??!”


  从亚伦叫住厄尔庇斯开始fell就停下来了,假装自己在看手机上的信息,实则是在偷偷观察着庇斯那边的情况。


  装了一会后发现对方根本没有注意他,索性就干脆不装了,直接站在原地光明正大的盯着看。


  一旦亚伦发起攻击,他就过去救走厄尔庇斯,刷一波好感。结果没想到这家伙是个“随意派”一点要攻击的迹象都没有。


  现在厄尔庇斯直接和他对视上了,搞得他有点尴尬。


  “唔……”fell沉默了片刻,似乎在决定要不要开口。


  厄尔庇斯双手抱胸,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对方,她已经不指望对方能吐出来“象牙”了,她正在脑子里构思这一会该怎么回怼他。


  “其实…雪镇也是挺不错的。。。”fell双手插兜,移开了视线,脸上带着一抹别扭的红色“我是说,你如果想要住在地下的话…………毕竟,咳,瀑布都是水……猫不是不喜欢水的吗。。。”


  “……”厄尔庇斯将视线从对方身上移开“……也并不是所有猫都这样。”


  “……”果然还是不行……


  fell轻叹了一口气。


  “但是我也不是不能住在雪镇”见对方表情微微带了一丝失落,厄尔庇斯突然开口加了这么一句。


  “?!”fell有些惊讶的看向厄尔庇斯“你原谅──”


  “如果你从那里搬走的话~”


  “…………”


  厄尔庇斯扭头继续等安黛因,但是等了好久就是不见安黛因的身影。


  “她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了?”厄尔庇斯有些担忧的说,脚下犹豫着想要去回去看看。


  “安黛因?遇到麻烦?哈,怎么可能……”flowey的声音从包里传来“再说了,就算她真的遇到了麻烦……”


  它从包里钻了出来,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厄尔庇斯瘦弱的胳膊“你去又能做什么?”


  “……”厄尔庇斯不满的看了一眼flowey“你懂什么,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哦……只能说真是太TM遗憾了。。。”


  fell的声音从她的背后响起。


  “安黛因说她临时有事先走了,所以……让我帮忙护送你出瀑布。”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他将手机屏幕面向厄尔庇斯,一脸“老子也没办法”的表情,耸了一下肩。


  “你 开 什 么……玩 笑 !!”听到这个噩耗的厄尔庇斯瞬间戴上了痛苦面具“我才不要和你这个混蛋一起走呢!!!”


  厄尔庇斯晃了晃身后的包“flowey你知道路的,对吧?!”


  “额……”


  “对吧?!!” 


 “哦……当然,我当然知道。” 


  随着flowey的回答想起,厄尔庇斯松了口气,fell不满的磨了磨牙“啧”了一声。


  “但是……”flowey有些心虚的看向一边“我们需要fell的保护……不是吗。虽然他是个混蛋……但是他也很强。” 


  厄尔庇斯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flowey,下眼皮还顺便抽搐了一下。


  “You've got to be kidding me……


  同样惊讶的还有fell,他好不容易给安黛因发短信说服了她,让她先离开,给他创造机会。为此他甚至答应了对方认真工作,绝不逃班一个月。


  本来以为计划即将泡汤的他,刚想再挽救一下,结果没想到flowey替他先开了口。


  这倒是把fell给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一时间想不明白,为什么这颗蔬菜沙拉会帮他。


  “嘿。。听着,我只是想保护我们两个的安全好吗?”flowey顶着庇斯几乎能够杀人的目光,说道“你自己也说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不是吗?”


  “什!but,他!他才不是人!他是一个骷髅!骷髅!”


  “哈!话不能说这么绝不是吗?甜心?” fell有些得意的笑了笑


  “不 准 那 样 叫 我 。”厄尔庇斯的头发有些炸了起来,她甚至气到浑身发抖。


  “随便你怎么说……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我们只能一起走了。”fell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


  现在老娘最大的威胁就是你!混蛋!


  厄尔庇斯的爪子下意识的亮了出来,天知道她废了多大的劲才忍住了在对方脸上狠狠划一道的欲望。


  “比起这个……”fell伸出食指,朝着flowey的方向勾了勾


  “我觉得你好像该和我…………”fell的眼眶微微眯了眯,衬得他是目光更加具有侵略性,他低沉的笑了一声


  “聊聊?”






しゃべる_
感觉他家里的确会藏着一些这种

感觉他家里的确会藏着一些这种

感觉他家里的确会藏着一些这种

蒙琦

mkh:完了……

c:我刚扫的地……

e:吼吼,有好戏看了

今天摸的,我爽了——

mkh:完了……

c:我刚扫的地……

e:吼吼,有好戏看了

今天摸的,我爽了——

明诚

关于我上课都干了些什么。。。

关于我上课都干了些什么。。。

浊烛无了
睡觉之前的鱼 镜像翻转过 已经...

睡觉之前的鱼

镜像翻转过

已经不会画画了

睡觉之前的鱼

镜像翻转过

已经不会画画了

しゃべる_
又整了点拟人 右边是在pint...

又整了点拟人

右边是在pintetest上看到的Lust!fell 太涩了!!!!整了我流拟人

我是不是又被限流了(悲)

大家喜欢的话可以三连~

又整了点拟人

右边是在pintetest上看到的Lust!fell 太涩了!!!!整了我流拟人

我是不是又被限流了(悲)

大家喜欢的话可以三连~

༄烤ོ࿆肉ོ࿆丝   ⃒⃘⃤
没有CP,就不打芥末番茄tag...

没有CP,就不打芥末番茄tag了

没有CP,就不打芥末番茄tag了

狐说不八道

论男友太残暴怎么办(14)

  “那个……”flowey有些担忧的看向厄尔庇斯“你确定不休息几天?”


  厄尔庇斯在瀑布的小路上大步向前走着,周围的怪物用不怎么友善的目光看着她,而庇斯也毫不示弱的挨个瞪了回去。


  “我确定。”看着被瞪的怪物讪讪的收回了目光,厄尔庇斯满意的哼了一声“我不想待在那。而且谁知道那个机器人会不会去那抓我……毕竟,you kown,某个家伙可是在他面前把我带走的。”


  “事实上,你现在待在雪镇比较安全。Mettaton他……不会离开热域和核心的,他觉得大明星就应该一直待在‘热门’地区。”...

  “那个……”flowey有些担忧的看向厄尔庇斯“你确定不休息几天?”


  厄尔庇斯在瀑布的小路上大步向前走着,周围的怪物用不怎么友善的目光看着她,而庇斯也毫不示弱的挨个瞪了回去。


  “我确定。”看着被瞪的怪物讪讪的收回了目光,厄尔庇斯满意的哼了一声“我不想待在那。而且谁知道那个机器人会不会去那抓我……毕竟,you kown,某个家伙可是在他面前把我带走的。”


  “事实上,你现在待在雪镇比较安全。Mettaton他……不会离开热域和核心的,他觉得大明星就应该一直待在‘热门’地区。”


  厄尔庇斯不高兴的撅起了嘴“我不管,反正我不想待在那。只要见到国王就可以了吧?我就不信我走不过去!” 


  “……”flowey沉默了片刻,它从庇斯的肩膀上靠了回来,又转到庇斯的另一个肩膀上,看着对方的表情,有些试探性的说


  “你觉得,干脆留在地底……怎么样?时间久了,我相信大家也会逐渐安分下来,不对你出手的。就算有……我、fell甚至是Boss,也可以保护好你的。”


  厄尔庇斯猛地停下脚步,转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flowey


  “fell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说,flowey?!你……知道你刚刚在劝我抛弃地上的家人和朋友们吗?”


  flowey像是心虚一般,往后缩了两下“我就是随口一说,别激动嘛。其实,让艾菲斯研究研究的话,说不定也可以联络上你的家人。”


  “…………”厄尔庇斯没有回话,只是一脸“ ಠ_ಠ”的表情看着flowey


  flowey被她盯的浑身不舒服,抖了抖身子钻进了包里

  “fine,fine,我知道了,我闭嘴。”


  厄尔庇斯挑了一下眉,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还是继续赶起了路


  下一秒,flowey从包的开口处露出了脸来“你没生气吧?”然后又藏进了包里“我就是随口一问!”


  厄尔庇斯顿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没有,我知道flowey是在关心我,所以我不会生气的。” 绿魂从胸前浮现,厄尔庇斯熟练的迅速将其存了起来。


  然后她的包顿时上下左右的动了起来。


  “我说了只是随口一问!!!谁关心你了!”


  厄尔庇斯笑了笑。


  这地底的怪物怎么都有个傲娇的属性?


  厄尔庇斯很快就来到了回音花丛,老实说,她还真没想到第二次见到回音花会这么艰难。


  最艰难的大概是见到太阳吧……


  厄尔庇斯讽刺的笑了笑,然后她看见了对面的一朵回音花。


  啊………………对,她还记得。上次来的时候,本着想试试的心情,趁着某个家伙帮自己买雪糕的时候留了句话。可惜对方还没来的及听,她就被安黛因捅了个透心凉,差点就“魂飞扬”了……


  厄尔庇斯犹豫了一下,绕了过去。


  也不知道他后来听没听…………呸呸呸!那个混蛋听没听关她什么事……


  厄尔庇斯看着面前的回音花,鬼神差使的点了一下花蕊。


  “对不起”


  “?!”


  意料之外的,花里并没有传出她的话,而是一个沙哑的,低沉的但令她十分熟悉的声音。


  是fell的。


  厄尔庇斯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似乎带着一丝落荒而逃的意味,撩了一下头发转身就走。


  一不小心撞到了旁边的一朵回音花,结果那朵回音花重复起了它刚刚听到的内容


  “对不起”


  花朵一摇,又撞到了另一朵,另一朵一摆又砸到了旁边的一朵。被吸引了注意力扭头看去的厄尔庇斯还没来的及惊讶,走路没好好看路的她又迎面撞上一朵,吓了一跳直接向后倒在了花从里。


  顿时,整个回音花海都回荡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真是两岸“sorry”啼不住,该死的,她出门没看黄历吗!


  周围的怪物向她投来了有些埋怨的目光,厄尔庇斯有些不好意思的双手合十在胸前微微鞠了几下躬以示歉意后,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怕什么来什么,哈?”flowey在包里打趣道


  “你可闭嘴吧……”厄尔庇斯吐了口气


  她感觉都要对回音花有阴影了……


  “额……我们该往哪里走?”


  flowey从包里探出脑袋,观察了一下。在片刻的沉默后,伸出藤蔓指了指一个小道。


  “走这边,听我的,准没错!”


  继续往前走,她来到了一个宽敞的地方,有一条直直的道路通向另一边。道路两旁全身深不见底的水,没有回音花,也没有别的怪物。


  厄尔庇斯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说实话,她现在有点小慌,这里给她一种在走夜路的感觉。


  等她走了四分之一的时候,一旁的水池突然冒了个泡。


  厄尔庇斯瞬间停住,有些炸毛。


  什,什么东西?


  “f……flowey?”


  “啊?啊……没什么,直接往前走就行了。”


  厄尔庇斯打了个寒颤,但flowey的话给了她一些勇气,她壮着胆子继续往前走。


  橙魂逐渐在她胸前浮现,她还没来的及存起来。身后就有人贴着她的耳朵


  “bong!”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厄尔庇斯气愤的转头恶狠狠的看向笑的直不起茎来的flowey,眼角还挂着被吓出来的眼泪


  “你想吓死我啊!白痴啊你!!!”


  “啊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没忍住!”flowey疯狂摇摆了几下,忍住笑意。然后看着厄尔庇斯气氛的扭过头


  然后她就和水面上露了半个头的瞪着大眼死盯着她的怪物对上了目光。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噗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厄尔庇斯:谢邀,人已经不在了=)


  厄尔庇斯吓得应激反应都要出来了,好歹还留着一口气,听见flowey的嘲笑声后反应过来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怪物。


  拍了拍胸脯,喘了好久才缓过来。


  真是,要了命了。 


  厄尔庇斯警惕的看着水里的怪物。


  只见它往岸边凑了凑,同样有些警惕的看着庇斯。


  “额……那个,你好,我是洋葱桑……”洋葱桑见厄尔庇斯没有露出烦躁,厌恶的表情,便将整个头露了出来“嘿……我看到你经过了这里,这里很少有人来…………其它怪物们也不怎么想和我聊天,我只是想说我很高兴看见你。”


  厄尔庇斯有些诧异的看了它一眼,或许它的家断网了?居然第一次见面就用这么平和的语气和她说话。


  但它说完后就又将半个脑袋缩进了水里,似乎没什么想说的了。


  “哦!额,我叫厄尔庇斯,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说实话,她这样反而觉得有些不自在了起来。


  等了一会,见对方没动静,厄尔庇斯打算继续赶路。


   “…………不!等等,我是说,你是个人类,对吗?”洋葱桑又突然从水里冒了出来。


  “嗯?”刚走没几步的厄尔庇斯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不……我不是──”


  “很久以前也有个人类来过,他比你……矮一些。”


  “……”


  “……”


  “准确的说我不是个人类,我是怪物和人类的混血──”


  “他以前还答应过我要一起组建一个乐队来着。哦,混血?超酷!”


   “……”


   “……”


  “事实上,我现在很忙,我需要赶路,或许……我们下次再聊──”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以后我就没再见过她了。”


  “……”


  “……”


  厄尔庇斯沉默了片刻,决定继续往前走。


  “你去过地上?”


  “嗯”


 “哪里什么样子?阳光是什么样的?” 


  “很亮。”厄尔庇斯想到了小时候爸爸带她在草地上晒太阳


  “我想也是……那,那云呢?云是什么样的?”


  “很白。”厄尔庇斯想到了小时候爸爸带着她数天上的白云


  “山呢?我,我听说山会随着时间改变颜色?这是真的吗?”


  “很高,会随着季节变‘颜色’。” 厄尔庇斯想到了妈妈给她讲和爸爸以前一起爬山的经历时的笑容


  “大海!对!大海呢?大海是什么样子的!” 


  “很…………”厄尔庇斯停下了脚步,她想到了…………


────“妈妈我啊……觉得人活着一定要去看一次大海呢!”


────“哇啊!!!大海!庇斯也想去看!”


────“哼嗯~事实上,爸爸和妈妈都还没有见过呢。好!以后找时间,大家一起去看吧!全家人以前!”


────“好耶~~~~!!!”


────“嘛,爸爸别擅自做主啊!你出门很不方便吧?”


────“不用担心!不就是就是多穿几层衣服嘛!决定了!下个万圣节去吧!”


────“说了这么多不还是只敢万圣节出去吗?!”


────“不管啦~小庇斯约定好了哦!”


────“约定好了哦!!!”


  约定…………好了。


  厄尔庇斯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啊,不。是听到了很多声音。


  敲门声,女人的尖叫声,警笛声,人们的议论声,苍蝇扇动翅膀的声音,什么东西在腐烂的声音。


  难闻,很难闻。但因为是妈妈所以不嫌弃,不害怕

  累了,就要好好休息。


  手,捂不热的手。


  床上,有灰尘,好多灰尘。今天是万圣节吗?


  爸爸不在家。 


  大家,哭,为什么要哭?妈妈还在这里啊?


  死了?为什么?不理解。


  大家不是…………


  约好了吗?


  “大海是不是很宽敞啊?说起来……我这里的水越来越浅了,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如果能出去的话,我一定要住在大海里───”


  “不知道…………”


  “嗯?那个,不好意思我没听清。”


  “我说我不知道!”


  整个洞穴都回荡着厄尔庇斯的声音。


  洋葱桑被厄尔庇斯突然加大的音量给吓了一跳,往水里缩了缩。


  厄尔庇斯也没想到自己会喊这么大声,愣了一下后慌忙道了个歉,冷着脸走了。


  她是很少对别人发脾气,尤其是对一个没有对她表现出恶意的人。这么做的后果就是…………


  “呃呃啊啊啊啊啊~~~~”


  厄尔庇斯颓废的趴在地上,浑身散发着自我厌恶的气息


  “呃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差不多行了!”flowey忍无可忍的从包里钻了出来“TMD不就是吼了别人一句吗!你TM至于吗!都过了半个小时了!你还走不走啊!白痴!”


  “我知道…………”厄尔庇斯在地上“蠕动”了一下“但是……但是!”


  “…………”


  “我怎么能这么说啊啊啊啊啊”QAQ


  flowey心累的扶了扶额,如果它有太阳穴的话,估计都要“突突突”的打破结界,跳到地上去了。


  “它只是想和我聊聊天,而我呢?我却因为自己心情不好而吼了它!嘤嘤嘤嘤嘤嘤嘤……”


  “它就这么一个怪,孤独的待在水里,水位甚至还在下降。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人可以聊聊天…………而我却,而我却。”


  厄尔庇斯一口气没喘上来,猛地吸了吸鼻子。


  “而我却吼了它啊啊啊!!!”


  厄尔庇斯很愧疚,愧疚到想哭。


  flowey:你再不起来老子才是要哭的那一个啊!


  厄尔庇斯想去给人家道个歉,但人家刚被她吼,肯定讨厌死她了吧……肯定不想再见到她了啊啊啊(T △T)


  flowey叹了口气“真的不用放在心上,在地底莫名其妙被别人吼是很正常的事,有时候甚至会因为对视而打起来。总之,先继续前进吧。”


  flowey挣了挣包,示意厄尔庇斯快起身。


  “反正回来的时候再道歉不就好了?”


  “啊……?”厄尔庇斯总算从地上爬了起来,准确的说是坐了起来“我们还会回来?”


  “……”flowey可疑的沉默了一秒“当然了,总不能就这么冒冒失失的进热域吧?今天先打探打探情况,再找地方凑合一晚。明天再行动。”


  厄尔庇斯听着,觉得很有道理,就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


  “那就先这么决定了。”


─────────────────────


  瀑布再往深处走,会遇到一架钢琴。

  厄尔庇斯好奇的摸了摸上面已经积灰了的琴键,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了八音盒的音乐声。


  厄尔庇斯循着声音往前走,发现了一座雕像,它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那里,许多水滴不断落下。


  幸运的是,有人给它打了一把雨伞……


  八音盒的音乐从雕像的身后传来,这里和地下的大部分地区都不一样,厄尔庇斯在这里感觉到了宁静和美好。


  是谁给它打的雨伞呢?


  厄尔庇斯这么想着。


  那一定是一个十分友善的人……


  前面的路不停的在“下雨”,厄尔庇斯看一眼一旁的铁桶,里面还放着一两把雨伞,但都是些有瑕疵的没有人愿意拿走的雨伞。


  一旁的告示牌上写着一句“想用,你就拿吧。”,然后被谁用红色油漆笔划了个叉,还在旁边写了个“蠢货”。


  如果要问厄尔庇斯待在地下会住在哪,那她现在肯定会回答


  “瀑布,我爱死这里啦!!!”(≧▽≦)


  厄尔庇斯举着伞柄有些歪歪斜斜的雨伞站在雨中,看着远方灯火通明,壮观绚丽的城堡和“天空”中一颗比一颗闪亮的“明星”,激动的在原地跳了一下,脚边溅起了水花。


  这是个什么神仙宝藏地点!!!


  慌忙掏出手机拍照的厄尔庇斯不停的感叹眼前的惊艳场景。


  这么想想,如果出不去被迫留在这里的话,好像也就没那么煎熬了。


  但是……


  厄尔庇斯收起手机,眺望远方,轻轻叹了口气。


  看久了也会腻的吧……


  这样的景色地底的怪物们看了多久了?


  ………………fell又看了多久了?


  哒咩!


  厄尔庇斯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


  不能同情那个家伙!哒咩!哒咩!


  厄尔庇斯心一横,干脆一扭头,不愿再看这景色一眼!


  就这样了!虽然你很美……但是!我还有重要的事没有完成!告辞!!!


─────────────────────


  “哒啦~恭喜你,得到到了死路一条!”flowey突然从包里冒出,说完后又迅速钻了回去。


  “所以…………”


  厄尔庇斯面带微笑的看着面前高达三米的墙。


 “你这半天一直在恶意引路是吗??小花同志?” 


  小花同志没有吱声,所以庇斯同志打算帮帮它,将它从包里揪了出来,开始实行话疗。


  “你在逗我,对吧?flowey?” 


  本喵走了这么远的路了,结果你告诉我是死路?!


  flowey神情严肃的咳了两声“其实,爬上去就有路了。”


  “呵。” 猫猫冷笑


  “是真的啊!你用这种眼神看我也没有用啊!”


  “真的?”


  “真的。”flowey眨了眨它的那双具有欺骗性的黑豆般的大眼睛


  是真的,就真的像拿了两个黑豆贴在脸上一样。


  厄尔庇斯打量了它一眼后,又打量起面前的墙


  爬一爬还是可以上去的吧……


  厄尔庇斯把flowey塞回包里,不顾flowey的抗议,一甩手给扔了上去。


  尖锐的指甲伸了出来,厄尔庇斯比划了一下,跳上去抓住了边缘。


  她原本想要用脚把自己蹬上去,谁知脚一打滑,次啦一下差点掉下去。


  “嘶─”


  “哎!”厄尔庇斯连忙换另一只脚,将自己蹬了上去。


  “呼……差点掉下去。”厄尔庇斯拍了拍身上的土和灰尘,环顾了一下四周


  刚才好像听见谁吸了一口凉气………… 错觉吗?


  厄尔庇斯一边疑惑,一边捡起包,里面的flowey正背对着她颤抖。


  她眼角一抽,这家伙又在干什么?


  “flow──”


  “你怎么在这儿,小菜鸡?”


  唉?


  一个熟悉的声音,伴随着长矛与盔甲碰撞的声响一起从厄尔庇斯身后传来。


  庇斯有些僵硬的转头,和身后的怪物对视。


  是……安黛因


  世界上可能没有美人鱼,但是有美鱼人。


  厄尔庇斯看着身后的怪物,感觉自己的肩膀在隐隐作痛。


  但是,对方看向她的眼神里好像没有敌意。


  即便如此,厄尔庇斯也警惕的看着安黛因,以便对方攻击时,她能第一时间闪开。


  既然她选择了继续向前,来到瀑布,那么她就已经做好了和安黛因碰面的准备了。事实上,如果可以,她想和她谈谈。


   暗下决心的厄尔庇斯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和对方好好沟通沟tong──


  “前面是死路,你来这干嘛?”


  “啊?” 


  厄尔庇斯有些懵的看了看安黛因,又看了看flowey。


  不停颤抖着的flowey此时转过头,对上了庇斯的目光,脸上带着因为拼命憋着而变的十分扭曲的笑容

  “I get you!”


  “…………呵。”厄尔庇斯一脸“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轻笑了一声。


  然后面带慈祥的将书包拉上。


  *厄尔庇斯使用了技能──旋风陀螺包


  “flowey!!!”

しゃべる_

吸血鬼fell

玩了外网的(吸血鬼只有被主人邀请才能进行,你不想让他进,可是却正好有一块"welcome地毯")的梗

有2p

吸血鬼fell

玩了外网的(吸血鬼只有被主人邀请才能进行,你不想让他进,可是却正好有一块"welcome地毯")的梗

有2p

しゃべる_
“占有欲” sweethear...

“占有欲”

"sweetheart..you'll always be mine"

整点非主流,,,

(福不是小孩是我的画风太幼了敬请谅解!!)

“占有欲”

"sweetheart..you'll always be mine"

整点非主流,,,

(福不是小孩是我的画风太幼了敬请谅解!!)

昱猫
fell,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把...

fell,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把你画成这样的

fell,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把你画成这样的

木栗子

当你帮他擦了黑板

     灵感来源于每次我都要帮我请 假的好朋友擦黑板,然后一周值两次日的这件事。(其实就是个无偿打工人)


      设定大概就是现代的学校生活。人类和怪物居住在一起,和谐相处。然后怪物们能使用一些没有杀伤力的魔法。


       本次出场人物:衫巨头+nightmare


以下正文


Classic  sans💤...


     灵感来源于每次我都要帮我请 假的好朋友擦黑板,然后一周值两次日的这件事。(其实就是个无偿打工人)


      设定大概就是现代的学校生活。人类和怪物居住在一起,和谐相处。然后怪物们能使用一些没有杀伤力的魔法。


       本次出场人物:衫巨头+nightmare


以下正文


Classic  sans💤

        数学课下课了,老师潇洒离去,只留下满黑板的笔记和一教室睡觉的学生。sans也在睡觉的行列之中,但你清楚的知道,以他的能力,是不可能被老师讲睡着的。

        "sans又和量子力学做了一晚上的斗争吧。"你看了看他,有些心疼的想到。你伸了伸懒腰,打算也趴下来睡觉,但突然瞥到了一黑板的数字和字母。 

          "哎~今天好像是sans值日啊。"想了想你还是决定去把黑板擦了再睡觉。毕竟你也不舍得把sans喊起来。

           迅速擦完后,你打了个哈欠,趴在sans身边同他一起坠入了梦乡。

           sans醒来后也没说什么,只是第二天轮到你值日时,黑板擦自己把黑板擦了。


Fell sans🍬

          "唉,真是不让人省心啊。"你不禁感叹道。你的男朋友又因为和人打架被老师叫去办公室喝茶了。而偏偏今天又轮到他擦黑板。

          没办法,还能怎么办呢,只能认命的擦黑板咯。所以当fell一进班级就看到了干干净净的黑板和正在拍粉笔灰的你。

         "heh,sweetheart,黑板……是你擦的吗?"

        "不然呢?"你淡淡的反问道。

         "所以,sweetheart,想要一点奖励吗?"fell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糖给你。

         你接过糖果,把它丢进嘴里后就准备继续学习,但是被fell的突然靠近吓了一跳。

         "你凑这么近干什么?!"

          "给你奖励啊,sweetheart。"

          "不行!还在教室……唔……"


Blueberry sans🖤

        今天天气晴朗,非常适合外出做些运动。精力旺盛的小蓝莓肯定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

        "真是个健忘的小笨蛋啊。"你透过窗户,看着正在操场上挥洒汗水的blueberry,无奈的笑了笑。"黑板都忘了擦。"即使你嘴上这样说着,但还是把黑板擦了。

        然后你的善举为你赢得了一个大大的,温暖的拥抱,以及一声"谢谢你!"

        "小蓝莓怎么知道黑板是我擦的呢?难道不会认错人吗?"你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松手。

          "因为只有XX酱才会对我这么好啊。"

          最后,当你值日时,善良的blueberry把和你同组的值日生的任务全部完成了。你们俩一起愉快的擦完了黑板。


Nightmare sans🌙

         这学期你们班里转来了一个学霸,nightmare。他对每个人都很和善,但只有你能感觉到他身上有着浓浓的负面情绪。

          这天下课,有同学来找nightmare问题目。这题似乎很难,他讲了许久。你看着无人问津的黑板,又看了看时钟,快要上课了,还是把黑板擦了吧。

      你拿起板擦,准备大干一场,却被"人"拍了一下。你一回头,只看见了一只触手。它慢悠悠的卷走了板擦,然后把黑板擦了。

       你突然玩心四起,抱住触手蹭了蹭。你感觉nightmare的那些负面情绪变少了,但是又在几分钟后暴涨。

        很快,那个同学就走了。然后响起了一道低沉的声音。

        "小女士,抱着触手多无聊啊,不如来抱抱本体吧。"



    写作不易,要个小红心和小蓝手不过分吧。

        

         

     

       

         



  


      



しゃべる_
整点酒吧 (不会画光影草) 转...

整点酒吧 (不会画光影草)

转赞评大欢迎!!!

整点酒吧 (不会画光影草)

转赞评大欢迎!!!

暗影是什么好吃的

想要暴走你的sans

1:屑狗主人狗链子没拿好导致疯狗“跑失”并且想要轰死你,屑狗主人还在旁边一脸得意

2:纯粹想要揍你一顿(因为是油笔直接画的,所以握拳没有画的直观(简单来说就是画错了,然后头大了)

想要暴走你的sans

1:屑狗主人狗链子没拿好导致疯狗“跑失”并且想要轰死你,屑狗主人还在旁边一脸得意

2:纯粹想要揍你一顿(因为是油笔直接画的,所以握拳没有画的直观(简单来说就是画错了,然后头大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