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ellsans

31698浏览    604参与
啊者(●'ᴗ'σ)

来自lunn太太的Underverse重绘

授权图和太太主页链接请在主页合集找

来自lunn太太的Underverse重绘

授权图和太太主页链接请在主页合集找

深深

放些摸鱼( ´͈ ᵕ `͈ )

第一和第五有参考构图和配色(不是描画)


以下是发病

Nightmare不要做无畏的挣扎📢你已经被我看中📢马上放下羞涩与我结婚📢 不要做无畏的挣扎📢你已经被我看中📢马上放下羞涩与我结婚📢 不要做无畏的挣扎📢你已经被我看中📢马上放下羞涩与我结婚📢 不要做无畏的挣扎。


放些摸鱼( ´͈ ᵕ `͈ )

第一和第五有参考构图和配色(不是描画)


以下是发病

Nightmare不要做无畏的挣扎📢你已经被我看中📢马上放下羞涩与我结婚📢 不要做无畏的挣扎📢你已经被我看中📢马上放下羞涩与我结婚📢 不要做无畏的挣扎📢你已经被我看中📢马上放下羞涩与我结婚📢 不要做无畏的挣扎。



black sea

画点东西。后面会重新上色……

画点东西。后面会重新上色……

想吃薯條
画不出来了画不出来了 我的骨头...

画不出来了画不出来了

我的骨头真的是隔一段时间一个画风

画不出来了画不出来了

我的骨头真的是隔一段时间一个画风

我很垃

@blueberry 点的蓝莓,我给他画成表情包了💦(悄悄*)我觉得后面两个画的都不是很成功😿😭😭

@blueberry 点的蓝莓,我给他画成表情包了💦(悄悄*)我觉得后面两个画的都不是很成功😿😭😭

ᐇ
修勾生气啦💢💢

修勾生气啦💢💢

修勾生气啦💢💢

白云苍狗

【芥番】一日囚

*是《土拨鼠之日》的梗:假如Sans被困在了某一天的无限循环。

*大概是和平线后地上世界,私设如山,

*全文10000+

*芥末番茄老夫老妻了


—————————————— 

“而我也深爱着与你相伴的生活。”


【Day1】

地上世界的某年2月2日清晨六点,尽职尽责的闹钟准时响起愉悦的铃音,几秒钟后被吵醒的Red骂了一句就将其粗暴地砸到停止,困意消退之后他看了一眼身边那个在铃响的同时把自己缩进被里的家伙,叹了口气:“噢,甜心,我想这个闹铃迟早会坏在我手里。但是如果能把铃音换成你的声音的话,我相信我会立刻清醒并且不再对它实施暴力的。”...


*是《土拨鼠之日》的梗:假如Sans被困在了某一天的无限循环。

*大概是和平线后地上世界,私设如山,

*全文10000+

*芥末番茄老夫老妻了

 

—————————————— 

“而我也深爱着与你相伴的生活。”


【Day1】

地上世界的某年2月2日清晨六点,尽职尽责的闹钟准时响起愉悦的铃音,几秒钟后被吵醒的Red骂了一句就将其粗暴地砸到停止,困意消退之后他看了一眼身边那个在铃响的同时把自己缩进被里的家伙,叹了口气:“噢,甜心,我想这个闹铃迟早会坏在我手里。但是如果能把铃音换成你的声音的话,我相信我会立刻清醒并且不再对它实施暴力的。”

 

“Heh heh…但是你施暴的对象就会换做我。”Sans蒙在被里的声音闷闷的,似乎还有些委屈。

 

“Ah... I won't do that next time.”Red略带歉意地向前探身搂了搂那团圆鼓鼓的棉被,其中的空气挤出去后隐隐可以摸到Sans的轮廓,他继续说道:“但如果亲爱的你再不起床的话,你在热狗店换班就要迟到了。要我说,你还是把那些工作辞掉的好…那种事情只是在浪费时间。”

 

他看着Sans不为所动,叹了口气披上衣服出去做点吃的。

 

十分钟后,Red端着煎好的鸡蛋饼在餐厅呼喊:“Sweetheart!我已经做好早餐了!并且挤上了你最爱的番茄酱!”

 

楼上房间里的Sans动了动表示愿意开始洗漱,像普通的每天一样,他用瞬移下楼,从面包机里抽出一片冒着热气的吐司,顺手接过一杯牛奶坐在餐桌旁开始享用早餐。

 

“Red,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如果我换完今天在热狗店的班我就能得到接下来三天的假期。”

 

“那可真不错,”Red说,“怪不得你要花费今天休息日的时间去换班。”

 

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是Papyrus更新了一条动态:

 

“伟大的PAPYRUS第一次尝试制作墨鱼意面!这种黑乎乎的面条会不会好吃呢?捏嘿嘿嘿!!!【图片】”

 

叼着鸡蛋饼的Sans点给他了个赞。

 

结束早饭后,如每天一样Sans奖励给Red一个感谢的吻,瞬移前他挥挥手:“我走啦。希望你不要感到'骨'独,heh…”

 

 

卖热狗的小店今天一共来了九个客人,Sans接连打了两个小时的瞌睡,在有限的六个工作小时里,Red跑过来3次只是单纯地为了看看Sans。

 

“我说,研究员Mr.Red,你总是这样跑过来真的好吗?”在给这位坐在吧台前笑嘻嘻的Red第三次端上芥末酱热狗的时候,Sans忍不住又问这个几乎闲得像无业游民的家伙。

 

“这不是怕某只骨工作时会寂寞吗?”Red晃了晃不着地的腿,鞋上的小金链子发出叮叮当当的土豪声音。

 

“再说了,我在研究所也没有什么事可做,你知道的,Alphys总是提前把工作做完以免耽误她的约会。不过,甜心,你知道我给新员工们开会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Huh?”

 

“他们窃窃私语地让会议室闹烦得像装了一屋子苍蝇,于是我拍了一下桌子大喊让他们安静:'Gentlemen ,order!'!结果你猜他们说什么?' Beer(啤酒)!'!!” 

 

“噗Ah哈哈哈哈哈哈哈!!…”Sans笑得用手直拍桌子,“What a great joke!!!”他忽然灵光乍现隔着吧台向Red俯身:“你知道一个星期里最强大的一天是哪一天吗?”

 

Red笑着抬手让Sans的脸与自己靠得更近:“Sunday, of course!”

 

“Why~?”

 

“因为其他日子都是' Weekdays'!(虚弱的日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个幼稚的家伙笑着几乎要隔着吧台抱成一团,Red抹去眼角笑出的眼泪,在Sans耳边坏坏地说道:“今天是星期天,甜心,你知道的。”

 

“Yeah,我自然知道,所以你在最强壮的一天里想做什么?”Sans满眼含笑地看着他。

 

“那自然是…”

 

“嘭!”

 

一声枪响打断了两人的调情,Sans迅速把Red按倒在自己身上躲过了一发从Red侧面射过来的子弹,竟然有不长眼的人类暴徒跑到怪物聚集的地方挑衅来了!

 

Red怒气冲冲地扭过头盯着那几号人,用几乎恐怖的声音道:“God damn it!!”

 

真是太岁爷爷头上动土啊,Sans颇为遗憾地摇摇头:“Red,下手轻点,他们都是人类。”

 

下一秒,那道黑红色的身影便蹿了出去。枪?那种东西对于怪物来说,简直就是给骷髅宝宝玩的,呵呵呵呵。

 

没过多久那些晕过去的暴徒就被瞬移传送到其他地方了,Sans慢慢踱步到Red身旁给他顺了顺不存在的毛,对方暴虐的情绪像是投浸水的炭火瞬间熄灭了。

 

傍晚时分,天空飘起了雪花。

 

“工作时间差不多结束了,”Sans指指钟表,“我们回去吧。”

 

“地上天黑得可真早。”

 

“唔…你可不要忘了在地下的时候是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太阳的。当环境改变了,你总要试着适应它。”

 

Red牵过Sans的手:“要散步回去吗?”

 

“Nope~”

 

*Sans使用了瞬移。

 

 

【Day2】

闹铃声响起,接着又听到Red暴力关闭闹铃产生的噪声。

 

“噢,甜心,我想这个闹铃迟早会坏在我手里。但是如果能把铃音换成你的声音的话,我相信我会立刻清醒并且不再对它实施暴力的。”

 

“你还真是执着啊……”还在与困意沉沦的Sans叨咕完这一句后把头埋进枕头里,看样子是没有醒来的打算。

 

“但如果亲爱的你再不起床的话,你在热狗店换班就要迟到了。要我说,你还是把那些工作辞掉的好…那种事情只是在浪费时间。”

 

感觉到Red似乎要动自己的被子,Sans无奈道:“我昨天不是跟你说今后三天我会休班在家的嘛……”

 

“嗯?你昨晚只和我说了你今天也要去热狗店啊。当时你太困了,你说第二天再告诉我原因。”Red一头雾水地看着他。

 

突然,Sans直坐起身吓了Red一大跳。他警惕地问:“今天是几月几号?”

 

“二月二日星期日,甜心。”

 

听到这个回答,Sans心里一沉。难道是世界线出了问题?不对,那也不至于出现时间倒流的情况,Sans挣扎着起身,Red担忧地扶住他:“怎么了?”

 

看着Red的反应,Sans觉得他没在开玩笑,难道Red失去记忆了?他朝窗外探望一眼后发现并没有任何下过雪的迹象。难不成是他做了一个关于今天的梦?

 

他看着Red端来鸡蛋饼,在对方期待的眼神下咬下一口——里面裹着酸甜的番茄酱。

 

一旁的手机忽然响声,是一条更新的动态:

 

“伟大的PAPYRUS第一次尝试制作墨鱼意面!这种黑乎乎的面条会不会好吃呢?捏嘿嘿嘿!!!【图片】”

 

Sans神色凝重地盯了手机几秒,咽下最后一口食物后他向Red道别瞬移到热狗小店。

 

今天来店里的九名客人与Sans记忆里的完全相符,连到达的时间、点餐的内容和对他说的第一句话都丝毫不差。这是在太诡异了。Sans脊背发寒,他不觉得他能将梦境记得如此细致,他也不再单纯的认为这些只是巧合。

 

Red也是第三次来到这里了,Sans给他端上芥末酱热狗,却提不起一丝笑容。

 

“甜心?你怎么了?你今天真的很奇怪。”Red抚摸对方的脸,拇指停留在Sans下垂的嘴角。

 

“Red,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Sans叹了口气,他无法解释他现在面临的情况,也不想让Red牵扯过多的担心。

 

“Well,亲爱的,你知道新员工在开会的时候通常会很吵闹。”Red说道。

 

“So?”Sans做出很感兴趣的样子,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于是我拍了一下桌子大喊让他们安静:'Gentlemen ,order!'!结果你猜他们说什么?' Beer!'!!”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Sans配合地大笑,他偏头把脸靠在Red的手掌里,声音微微颤抖:“那你知道一个星期里最强大的一天是哪一天吗?”

 

“当然是星期天!!”

 

“为什么呢?”

 

“自然是因为其他日子都是'weekdays'!!哈哈哈哈哈哈!”面对久违了一天的Sans的笑容Red感觉胸腔里的灵魂有些发热,刚想亲热一下对方就把他拉到怀里,瞬移到墙角,Red不明就里却掩饰不住猥琐兮兮的笑容。

 

“我们来做点…”

 

枪声再次打断了Red的好事。

 

“操!”黑红色的身影冲了出去,Sans笑着双手抄兜靠在墙上。

 

然而听到龙骨炮启动的声音后Sans立刻无法保持旁观态度了,他瞬移出去喊住Red:“住手!!Red!那些是人类啊!!”

……

 

雪与夜色携手而至,Sans锁好店门,把钥匙藏在窗台底下。

 

“我们快回去吧!”Red嚷嚷着。

 

“好。”

 

 

 

【Day3】

闹铃响起的同时,Sans翻身起床关闭闹铃。他记得昨晚分明和Red一起调换了铃音,难道……

 

“Red!今天是几月几号?!”Sans摇醒身旁迷迷糊糊的Red,急切地问道。

 

“二月二日噢。啊…甜心,你怎么这么快就起来了呀?”Red打了个哈欠,开始四处摸索衣物,突然他被Sans止住了动作。

 

“听我说,Red。我似乎摊上了一个大麻烦。”Sans的声音很低,似乎是在极力压制着不安的情绪。他尽量清晰地叙述出来这两天的离奇经历,Red瞪大眼睛认真地听着他讲,他很吃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也就是说,我在一遍一遍重复着2月2日的生活,而过了24小时之后你也会忘掉我们今天所经历的一切。”

 

看着Sans紧皱的眉骨,Red抱住他安抚道:“噢,别担心…甜心,我会尽力记住今天发生的一切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发誓。”

 

“今天我不会去热狗店了,我要去市里历史最悠久的那家图书馆查找资料,一切有关时间循环的资料。”

 

“我跟你一起去。”Red补充道。

 

 

在偌大的图书馆,两个骷髅怪物捂着严实的服装混迹在人群里。偶尔也会与一些怪物擦肩而过,有的家伙暴露着自己非人的部位,很是张扬肆意;也有默默无闻的小型怪物从身旁很快的溜过去。

 

Sans和Red来到存放古书的区域,这里人并不太多。Sans用重力魔法从高高的书架上取下一本厚书,那本书似乎记载着关于时间穿越的奇闻逸事。

 

他将书皮上的积灰拂去,一页一页地认真翻看。

 

Red也找了几本类似于科普的书,他像数钱似的浏览那些纸页。

 

过了一段时间,Red开口:“我觉得写这些书的人都是根据想象和推理在胡乱猜测,并没有谁真的经历过时间循环。这些人写的东西真的有参考的意义吗?他们叙述时间循环的态度就像是在谈论天方夜谭。”Red的指节在书脊上敲得笃笃响,他忽然扫到一个内容:“哎,Sans你来看看这个。”

 

“如果被困到同一天里,如何跳出时间循环?

 

“1,做点好事。比如收拾一下你的袜子,甜心。”

 

Sans:“Nope”

 

“2,解救民众。今天会发生什么灾难吗?”

 

“傍晚时候热狗小店会有几个人类暴徒出现,但是每次他们都被你打晕了。也算不上什么灾难。”

 

“3,展开杀戮…噢,我想你不会喜欢这个的。你那边有什么新发现吗?”Red趁Sans没有注意用手挡住了写有“自杀”的第四条建议。

 

“很遗憾,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Sans摊摊手,“说实话,我想休息一会儿了。”

 

Red今天一整天都在陪着他,这个看书就犯困的家伙一声不吭的与他在图书馆泡了一天。

 

他们决定今晚不回家睡,晚饭先去烤尔比汉堡店那里解决。天上飘起雪花的时候,Sans意识到这一天又要结束了。他扭过头去,发现Red竟然像个骷髅宝宝一样张嘴接雪花。

 

看着Red伸出的鲜红的舌让他有些出神,对方忽然把目光移向他,Sans弯起眼睛:“Knock~knock?”

 

“Who is there?”

 

“Snow-covered Sans~”Sans朝Red眨眨左眼。

 

Red立刻会意,搂住笑嘻嘻的蓝衣骷髅,果断地给了他一个深吻。

 

“哈…不要忘了我啊,Red。”

 

最后两骨入住怪物酒店。随着地点的切换说不定第二天醒来就会结束时间循环了,他们想着。

 

 

 

【Day4】

“Red,我今天要一直熬个通宵,我倒要看看这个时间循环是怎么回事。”一睁眼看到熟悉的床铺,Sans的左眼瞳孔随着情绪变化骤然发出一道蓝黄色相间的光。

 

“时间循环?”Red疑惑地看着他。

……

 

 

当晚(22:45)

“ZZZZ…”

“甜心,醒醒。”

“…唔,我想我只是稍微眨了一会儿眼。”某只骨狡辩道。

 

(23:30)

“ZZZZZZZZZZ…”

“你这次眨眼时间未免太长了些。”Red拍拍睡熟的Sans。

 

(02:55)

双重的鼾声。

 

 

【Day6】

“Red,今天我要睡觉睡一整天,不要以任何理由打扰我,因为我知道今天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什么事都没有。”

 

说完,Sans发出“ZZZZ”的声音表示他已经睡着了。Red觉得很奇怪,Red默默给他盖上被子,Red也重新躺回床上。

 

【Day19

“ZZZZZZZZ…”

 

【Day28】

“Red……你大概永远也想不到,我有一天竟然会有些厌倦睡觉。”

 

 

【Day30】

“在这样的一天,我无论做什么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Day32】

“所以我真的无事可做,百无聊赖。…Huh?你问我为什么突然说这么奇怪的话?老兄,说实话我不想再讲一遍我那糟糕的经历了,就任由我去吧,你就当我再偷懒一天,Okay?”

 

【Day43】

“可以说,老天把我流放在可笑的时间循环里了,无期徒刑,哈哈。”

 

 

【Day49】

“Red,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试试?”

 

“哦?讲讲看?”

 

“抢劫所有的番茄酱和芥末酱。从考尔比那里开始。”

 

“哈哈哈哈真不错,甜心!!……等下,认真的?”

 

 

【Day51】

“噢噢吼吼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Sansy!!!我爱这样!!!”

 

Red从来没想过Sans居然会主动邀请他出来兜风,更没想到竟然是两人坐在巨型龙骨炮上在高空冲刺!!

 

Sans操纵着GB突然往下一个俯冲,Red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飞了出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真的可以啊!Sans!!”

 

“好玩吧?!哈哈哈哈哈哈!!”话音刚落Sans就解除了龙骨炮,毫无征兆的,两骨开始从云层中自由落体!!

 

巨大的气流席卷着他们,他们像两颗子弹一样射透大朵大朵的白云,迅速的坠落感与云雾牵扯下来的游丝竟有一种令人欲仙欲醉的感觉,Red在Sans的上方坠落,他们隔着一段距离,Red大声呼唤熄灭了瞳光的Sans。

 

Red隐隐约约看见Sans背后是绿色的地面,他大喊:“快——要———摔———死———啦!!!!!”

 

Sans回过神,立刻用重力魔法控制住两骨的身体,在落地前做了一个缓冲,但由于他注意力不集中魔法控制不够精准,他俩在草地上连连滚了好几圈。

 

静默,过了几秒后,他们开始尝试重新活动。“呼——啊哈哈。都是老骨头可经历不住这些啊!”Red扶着一旁的树干勉强站起来,他的双腿还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着。“甜心…你真的,太猛了……”

 

Sans的灵魂也在不停的颤抖,在百无聊赖的重复生活里,他似乎找到了一点上瘾的刺激感,他几乎能预料这个疯狂的行为也许只是一个开始。

 

 

 

 

【Day56】

Sans醒来后表现得很正常,唯一不同的是,在吃完早饭后,他一个人去了郊外。

 

白鸽洁白的羽翼划过湛蓝的天空,Red此时应该是在去热狗小店看他的路上吧。Sans独自立在郊外废弃的钟楼上仰望天空。他所站立的地方很高,高到抛下的一颗石子需要好几秒才能听见落地的声音。

 

Sans向下望了望,有些眩晕。就这么跳下去?…他没把握自己明天还能复活。说实话,现在他的目的并不全是打破这个时间循环…登上高处真正吸引他的是死亡的诱惑。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在引诱着他一跃而下,坠入死神的怀抱。

 

真是诡异啊。明明曾经多么渴望能睡一整天觉的机会,而现在他却不由自主的想放弃这种机会去寻死。

 

也没有什么要死的理由。Sans在地板的边缘慢慢走,他呵呵笑着,忽然起了一阵风,他踏空一步,身体前倾——他像是一只被打中的蓝色小鸟一样掉下去了。

 

 

 

 

【Day57】

闹铃吵醒了Sans。他醒过来,发现自己还活着,今天又是二月二日。

 

这天他租了一辆跑车,在街市上横冲直撞,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尖锐刺耳从四面八方传来,最后油门踩到底冲到断崖——汽车以高空抛物的弧线轨迹坠毁崖间,巨响炸开伴随着瞬间被点燃的汽油箱,火焰腾空而起报废的汽车如同火球般久久燃烧着。

 

 

 

【Day58-64】

坠楼、爆炸、溺亡、自焚、服毒……

破碎的头骨、扭曲的楼房、寒光的利刃、焦黑的房间……

 

…几乎所有能想到的迅速死亡方式都试过了。

 

Sans打发走Red,他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从来不让Red知道,今天也不例外。他独身留在自己的屋子里,思考着如何布置一个死亡谜题。

 

每天不一样的死亡,似乎成了他在这枯燥的日子里为数不多的乐趣。因为知道明天还会再活着回来,就像重新开始一样,他不用为自己前一天的所作所为负责,因为明天人们都会忘记一切,死者复生,时间循环,重来的机会成为做任何事的底牌。

 

因此,恶意显露,失去伪装,欲望张扬。永远失而复得,永远可以弥补悔恨,于是除其之外的万物都成了玩偶,明天总是可以重来。可无休无止的重新来过只能是诅咒,它使身陷囹圄之人失去责任心、悔恨、希望、善良、仁慈……

 

Sans本性不爱杀戮,不然如果换做一个有嗜杀之心的人进入时间循环,那必将哀鸿遍野、地上天堂染成地狱的模样。可随着循环的日子日积月累恶念的无限放大,Sans背后,在镜子里的倒影,也隐约有黑色的影子浮动。毕竟没有人是纯白。

 

Sans布置好了谜题,其实他从未这么认真地设置过,因为以前做谜题的时候都是为了糊弄应付他兄弟Papyrus。

 

只要踏入这个谜题范围内,就会感受到细密的电流通过四肢骸骨,顿时他将四肢无力,看到死神微笑着伸出手掌;同时这时候掩藏的骨头攻击就会一击贯穿头骨和灵魂,闪亮亮的金粉会从骨髓里喷出来,最后他会化为带有像是沾染星光的尘埃。

 

还有一个漂亮的玻璃瓶,或许可以作为最后的坟墓。Sans考量着,小瓶子在他的指骨间打转。

 

“甜心!!!你看我带回来了什么??”

 

突然,房门被推开,是Red又折返回来了。

 

Sans心中大骇,他喊道:“不要过来!”

 

可是Red已经一把抱住他并往他嘴里塞了一个小果子:“我左右在研究所也呆不住,还是决定返回家找你,路上遇见那个兔子家伙,从他那里买到了一些小型番茄,我猜你会喜欢这种新鲜玩应儿。咦?你在做什么?”

 

Sans已经害怕得一动不动,他看到Red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那个谜题——谜题一旦触发,就不能终止。

 

“Red…你别动,你千万别动……”Sans嘴里含着那颗小番茄,颤抖地说。

 

“嗯?怎么了?”Red看着他,听话地没有做任何动作。

 

Sans麻木地嚼碎那枚番茄,机械地咽了下去:“你中了我设置的谜题了…你会死的。”

 

“什么?…你为什么要设置在你房间里。”Red脸上的笑意褪去,皱起眉头。

 

察觉到对方情绪的变化,Sans觉得他已经知道自己打算趁他不在家做什么了,Sans不敢看他的眼睛,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委屈地拧着衣角。他小声告诉他关于时间循环的事情,以及他这些日子精神上挣扎的折磨。

 

Sans讲完后,小心翼翼地抬头去看Red的反应,下一秒又被Red搂住,对方的衣摆遮住了他的视线。

 

Red愧疚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对不起,甜心…是怪我没有能力帮你解决掉你的困难。”

 

“不…不是的……”Sans在一片温暖的黑暗中感受到泪水从自己的眼眶里漫出来,他听到Red继续说:“谜题还能取消吗?”

 

“啊,不能…换我进去吧。没事,这本来就是给我用的……”Sans想推开Red,却听见他叹了一口气。

 

“算了吧,甜心,我们明天见…好吗?”

 

“等一下?!不!!!”下一秒,红色的魔法包裹住Sans,他被传送到屋外。

 

等他跑回屋里时,漫天的怪物尘埃纷纷扬扬,烟雾一样折射着窗外的光。

 

Sans跌倒在那堆尘埃里,悲哀地搂住那件灌满尘埃的黑红色大衣。他第一次对世界央求不要停止时间循环,千万不要。这是他自己的错误,不应该让Red来承担。

 

屋子很安静,世界似乎也是一片死寂。Sans从来没有觉得一天时光有这么难熬:他看着屋内的尘埃渐渐落定,他透过小窗看着太阳一点点往西爬,看着影子在物体脚下逆时针缓缓转动。伤心消耗了他太多体力,他在冰冷的正午阳光下睡着了。

 

Sans醒来时看到了熟悉的夕阳,他倒在Red的尘埃上,发现尘埃被夕阳染成了番茄的颜色。他想起来Red喂给他的那颗番茄,酸甜的味道像水果一样。

 

Red的大衣还在以拥抱的姿势盖在Sans身上,彼时Sans已经没有什么困意,但他不想起来。为什么没能一觉睡到明天早晨呢?他突然特别特别想念Red……

 

Red喜欢穿黑红色调的衣服,喜欢金属的装饰品,他甚至有一颗金牙……他总是喊那些令人肉麻的称呼,他生气或者激动时会爆粗话,他其实性格暴躁,就像是他灵魂的颜色一样火爆;但他又确实对自己很好……Sans闭上眼睛,就好像又睡着了一样。

 

实际上一直持续到凌晨两三点他还保持着清醒。时间循环会不会突然截止了?他不知道上帝会不会突然跟他开这个荒唐的玩笑,但是Red说了要和他明天见,Sans选择相信他。

 

一定要明天见。

 

凌晨四点左右,Sans终于睡着了。

 

 

 

 

 

【Day65】

闹铃声。

 

“噢,甜心…”话还未说完,身边的人就把Red扑倒与他来了一个热切的长吻。

 

Red惊讶地看着Sans边吻他边流泪的样子,在对方松手放开他时连忙问道:“是做噩梦了吗?”

 

“嗯,”Sans脸上泛着蓝晕,“非常可怕的噩梦。”

 

“没事了,都过去了。”Red看Sans逐渐平静下来,松了口气。然后听到Sans讲述他关于时间循环的事情,他又是非常震惊。

 

“你竟然已经重复了这么久同一天的生活吗?…我居然他妈的毫无记忆。过去那些天的我有没有做什么对你不好的事?”

 

被他突然这么一句久违的粗话逗笑了,Sans说:“没有,你每一天都对我特别好。”

 

“其实…如果能每天都跟你在一起的话,困在这个时间循环里也不是不行。”Sans补充道。

 

“嗯?怎么回事?”Red好笑地凑近他,“今天怎么说这么多情话啊,甜心。时间循环当然是要打破的,不然我怎么记住你说过的这些可爱的话呢?”

 

Sans蓝着脸推开他:“喂,我饿了。”

 

Red故意曲解他的意思:“喂你,饿了?”然而话虽如此他还是起身准备去做饭:“其实你做的热狗更好吃,because you already know how to make a sausage stand!!”

 

“Oh!快停下吧,Red。”Sans捂住脸,觉得自己在发烧。

 

 

 

【Day67】

“甜心,你在做什么?”

 

“Ah,我在研究怎么做出口味更好的热狗……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拜托,我是在认真地学习。”

 

 

【Day79】

“哦,非常抱歉,我今天不去热狗店换班了,”Sans打着电话,“我'明天'一定去,哈哈哈哈哈…”

 

接Sans电话的员工听不懂他的双关,答应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

 

“明天??”知晓一切的Red听到他在电话里这么说,嘴角上扬地问他。

 

“Yeah,二月三日。”Sans开始还装作一脸严肃的样子,几秒钟之后就实在憋不住开始爆笑。

 

 

 

【Day86】

当Papyrus尝到Sans做的热狗时,惊讶地大呼小叫:“不愧是伟大的PAPYRUS的哥哥!短短几天厨艺竟然提升了这么多!!我敢相信,你现在的厨艺完全可以和任何一个五星级厨师媲美!!”

 

Red在研究所工作时,中午午饭时间收到了Sans送来的热狗。他像一个见到主人的大狗狗一样疯跑下楼见Sans,工作同事们看着这个霸道暴戾的家伙在老婆面前百般温顺的样子,面对这巨大的反差不由得感叹道: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Day99】

如果做过的事在第二天都会清零的话,那不如做些不会被时间带走的意义的事情。比如说,学习做饭,了解地上世界的环境,观察那些每天来来往往的人或怪物。自从失而复得Red以后,Sans就这样想,他不会再肆意地结束自己的生命。同样的一天里因为他做不同的事情就会有不同的经历,其实还挺有趣,重新度过完全一样的一天,是不可能发生的。

 

中午,Red从Sans的手里接过装着热狗和“热猫”的餐盒,拉着Sans的手让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Red几乎化成实体的快乐和骄傲都快让同事们没有能呆的地方了;他肆意地炫耀着,毫不吝惜赞美之词夸赞Sans——并且还有听听旁观同事的赞美之词的意思。

 

Sans对此早有准备:“Ahha…Hot dogs in winter should be eaten by lucky Dogs!!”他突然变出很多提前做好的热狗分给同事们,他们拿到香喷喷的热狗后顿时明白Sans讲的双关,于是一屋子的怪物都笑起来,谈笑声和由衷的称赞溢满原本压抑枯燥的工作室。

 

等到午休时间过了,空调里吹出热乎乎的暖气,Red的办公室只剩下Red和Sans两骨面对面聊天。

 

“甜心,你可真好。”Red坐在他的办公桌上,靠在转椅背上的Sans扬起脸看到他脸上笑意:“你指哪里好?”

 

“哪儿都好。好得我觉得…嗯…在我失去记忆的过去九十九天里,你一定经历了很多事情。其实,我总觉得…今天非常似曾相识,就好像重复了很多次。”

 

Sans听到他这么说,不由自主弯起双眼:毕竟,他时间循环的每一天Red都是确确实实的陪伴在他身边。

 

……

那是看过99次的冬天的日落,橘黄色的落日余晖下,一切都蒙上一种怀旧的色彩;Red的右手和Sans的手在他的大衣兜里合抱,今天Sans执意要步行回去,说是要在中途买些东西。

 

当Red看到那些像水果一样的一枚枚不到半指大的番茄时,就知道Sans一定会喜欢;果不其然,身边的人松开他的手小跑到摊前双眼放光,熟练地开始挑选、付账,之后他们又挎着胳膊往家的方向走去。

 

开门进家,Sans立刻瞬移到厨房洗那些小番茄。

 

Red脱掉外衣挂在衣架上,突然他被Sans从后边抱住,嘴里塞进一颗小番茄。

 

“Red,它们叫做圣女果。”Sans的手中还拈着一颗红玛瑙似的圣女果,他将其抛进嘴里:“象征圆满美好的爱情。”

 

 

【Day100】

迷迷糊糊地,Sans听到了自己的声音——“My dear, wake up.”

 

接着,他听到了Red轻轻关掉闹铃的动静。

 

忽然意识到了什么,Sans看着Red半睡半醒地向他扭头看。

 

Sans无声地冲着Red慢慢展露笑颜。

 

Red眨了眨眼睛,突然明白了。他立刻浮现出夸张的欣喜若狂的笑容,却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他俩像是默剧演员一样对视着傻笑,世界安静得只剩他们两个因为笑而衣料相互摩擦的声音。

 

“2月3日的早安,Red。”Sans说出新一天的第一句话,每个字都浸染了笑意。“没想到我有一天终于能被昨天设置的闹铃叫醒。”

 

“欢迎来到二月三日,甜心。”Red拉开厚重的窗帘,昨晚下了一夜的雪,今天积雪厚厚的盖住房檐,向屋内反射清晨的阳光。


Sans捂住一只泛着泪光的眼睛,笑道:“我几乎都要忍不住'骷'泣了呢。”

 

只要开始了,就一定会有结束的那一天。Sans意识到他这次莫名其妙的时间循环之旅终于结束了,也许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经历。他们自出生起,就踏上了没有返程票的列车,只能随着命运的引领前进渡过生命中独一无二的每一天,在这个相对和平的时间线里,他们至少可以选择怎样生活于当下的每一天。

 

也许困住的一百天是难熬的、绝望的,但它终究会过去。终究会在怪物的灵魂里凝成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记忆。

 

只是要选择怎样对待这一天,才不会留下太多后悔。

 

日出林露,破晓岚雾,茧终于脱落于地,曾困于其中的灵魂哭泣着朝光而去。




 

 ———END————————

欢迎打破创作的寂寞,留下温暖的评论

杏露仁
翻车图 又是一个忘记自己会瞬移...

翻车图

又是一个忘记自己会瞬移的骨

翻车图

又是一个忘记自己会瞬移的骨

犯困嫌疑人

哇老福特 发发一月份的画 可以来熊猫绘画找我11710884 

第一次发作品所以多打了几个标签😭😭🥺

哇老福特 发发一月份的画 可以来熊猫绘画找我11710884 

第一次发作品所以多打了几个标签😭😭🥺

枫泽穆

今日份的一些cp产粮

p1是芥末番茄,感觉画ooc了()

p2~p4还有p6是MH,p6是亲友@陌路 画的,原梗出处p7,我是那个hor,我被她吓傻了()

p5是茶绘的时候一个大佬说想看原杉骂她()也,属于,旧图重绘了()

今日份的一些cp产粮

p1是芥末番茄,感觉画ooc了()

p2~p4还有p6是MH,p6是亲友@陌路 画的,原梗出处p7,我是那个hor,我被她吓傻了()

p5是茶绘的时候一个大佬说想看原杉骂她()也,属于,旧图重绘了()

咕呱🐸
摸一个fell大宝贝❤️❤️❤...

摸一个fell大宝贝❤️❤️❤️

摸一个fell大宝贝❤️❤️❤️

枫泽穆

依旧是一些,茶绘产物

p1是梦总

p2是我流屠杀福,头顶是茶绘里面的大佬画的fell,真的好酷呜呜呜

p3是underverse的名场面(ink:nnd)

依旧是一些,茶绘产物

p1是梦总

p2是我流屠杀福,头顶是茶绘里面的大佬画的fell,真的好酷呜呜呜

p3是underverse的名场面(ink:nnd)

这里没有战忽局
吸烟有害健康! 是友情向

吸烟有害健康!

是友情向

吸烟有害健康!

是友情向

慕嘞个橙子(上学ing.)

[芥茄/茄芥]躁狂症

*不知道自己写的是芥茄还是茄芥,所以tag都打上了(?)

*是@来吃粮的骰子🎲 这一篇 的后续……吗?(四舍五入其实只是我想顺带把这个坑开了)

*说是后续好像没啥关系?

*说是躁狂症好像没啥关系?

*因为懒得打字所以发照片了。字丑,有一点糊,凑合着看吧。(你)

***注意!虽然作者查阅了躁狂症的相关资料,但发作与治疗基本还是在瞎写。所以不要因此作为判断自己是否有躁狂症或进行治疗的依据!!!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From dusk till dawn”可译为从黄昏直至破晓(大概),同...

*不知道自己写的是芥茄还是茄芥,所以tag都打上了(?)

*是@来吃粮的骰子🎲 这一篇 的后续……吗?(四舍五入其实只是我想顺带把这个坑开了)

*说是后续好像没啥关系?

*说是躁狂症好像没啥关系?

*因为懒得打字所以发照片了。字丑,有一点糊,凑合着看吧。(你)

***注意!虽然作者查阅了躁狂症的相关资料,但发作与治疗基本还是在瞎写。所以不要因此作为判断自己是否有躁狂症或进行治疗的依据!!!



“From dusk till dawn”可译为从黄昏直至破晓(大概),同时也是一首歌的名字。有兴趣的可以去听一下。


蒙琦

我找到了新的画风

挺不错嘿嘿——

我找到了新的画风

挺不错嘿嘿——

Careful.S🔮桑

为了证明我没有在咕

我把草稿发出来了

你真以为第一章是糖嘛

@Oph.罗蕾沙 @一秋吖! @〖XINGLUO〗星洛. 可否过来康一眼QwQ

为了证明我没有在咕

我把草稿发出来了

你真以为第一章是糖嘛

@Oph.罗蕾沙 @一秋吖! @〖XINGLUO〗星洛. 可否过来康一眼QwQ

提拉米蓝悦
菜狗ooc摸鱼了!赶紧跑 上学...

菜狗ooc摸鱼了!赶紧跑

上学的福猹是乱画的x不属于任何au

菜狗ooc摸鱼了!赶紧跑

上学的福猹是乱画的x不属于任何au

尸体在说话

又是芥末番茄

我挺喜欢这对的(对手指)

p2 p3是单图,

可以做情头(?)

抱图留名即可(笑死,根本没有人)

又是芥末番茄

我挺喜欢这对的(对手指)

p2 p3是单图,

可以做情头(?)

抱图留名即可(笑死,根本没有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