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go

0 1
3219.4万浏览    16.6万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2-01-23 07:11
鹤白

【FGO观影体】献给某人的赞美诗 38 39

-文野/名柯/咒回众观影FGO主线剧情、私设三个剧组在同一世界观


-御主为咕哒君,因为我选的是男孩子


-ooc预警


-我 永远 喜欢 藤丸立香 !!!


 


 


>>>>>>


【水晶马车载着看不清容貌的四人强势登场,其中两人缓缓开口发出声音直接将黑贞德逼退,冲击波造成的物理重压和歌声散发出的魔术性质强制力……这些人是从者无疑!


时间紧迫,青发的少女骑着水晶马来到立香玛修面前向他们伸出手,“要逃了,坐上来吧。”


黑...

-文野/名柯/咒回众观影FGO主线剧情、私设三个剧组在同一世界观


-御主为咕哒君,因为我选的是男孩子


-ooc预警


-我 永远 喜欢 藤丸立香 !!!


 


 


>>>>>>

 

 

【水晶马车载着看不清容貌的四人强势登场,其中两人缓缓开口发出声音直接将黑贞德逼退,冲击波造成的物理重压和歌声散发出的魔术性质强制力……这些人是从者无疑!



时间紧迫,青发的少女骑着水晶马来到立香玛修面前向他们伸出手,“要逃了,坐上来吧。”



黑贞德当然不会就此轻易放过他们,漆黑的火焰不留情的向三人所在的位置袭去,只剩枯黑的干草。】

 

 

太有利了。

 

 

仅凭声音就能暂时压制住黑贞德的行动,还能毫发无损的带着立香他们撤离,来者四人又全都是从者身份,一下子缩短了双方战力差!

 

 

从衣着俩判断,其中一位应当是霓虹从者,至于剩下的三人,至少有一位是法兰西从者。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这个特异点的战斗起码不会过于渺茫。”江户川柯南松了口气,他抬手擦擦脸颊上的汗水,还是提出了疑惑,“从者的魔力由御主承担……难道在这个时代有御主身份的人有四位吗……不,贞德也没有御主才对。”

 

 

可是为什么没有见到?

 

 

【行走在拉沙里泰东南方向汝拉的森林小道上,立香下了马车询问对方的身份,唯一的男性表明了他们从者的身份正要问什么就被头戴红色帽子的少女打断。



“不行哦,阿马德乌斯,还没自我介绍就搭话可不礼貌。”看来是一位相当注重礼仪的人。】

 

 

“阿马德乌斯……?”伏黑惠眉头一挑,思绪放空回到了初中时期的音乐课本上,熟悉又陌生的名字逐渐清晰起来。

 

 

“这个名字怎么了吗?”虎杖悠仁凑过去戳戳伏黑惠,他绞尽脑汁都没有想到那个名人叫这个名字,一看伏黑惠好像有了头绪他就按奈不住好奇心想得到答案。

 

 

以那位的名气成为从者并不意外……但是那位御主是怎么想的,召唤一个音乐家来这种危机战场上有什么作用?给敌人弹琴奏乐消磨战意吗?还是觉得人生无望决定在绝妙的音乐中度过最后的生命?

 

 

“莫扎特。”伏黑惠不情不愿的吐露出名字。

 

 

多多少少明白有这个名字的人究竟有多不得了的几人,尤其是乙骨忧太,齐齐睁大了眼睛看过来。

 

 

“音乐家用什么战斗?!”

“那位御主是认真的吗?!”

“我不理解啊……”

 

 

“弹、弹奏十大禁曲夺人性命?”乙骨忧太不确定的挠挠脸颊。

 

 

【戴着红帽满身贵气的少女轻笑一声开始了自我介绍,“初次见面,三位。我是玛丽·安托瓦内特,职阶是骑兵。”



唯一的男性无奈叹气紧随其后,“没办法,我是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职阶是魔术师。”



粉发活泼的女生撩拨头发,“伊丽莎白·巴托里,职阶是偶像……枪兵哦。”



青发和服的少女合上折扇,“我叫清姬,职阶是狂战士。”】

 

 

莫扎特和清姬作为音乐家和传说中的妖怪为人们所熟悉,可伊丽莎白和玛丽就未必如此了。

 

 

“原来如此,生不逢时的帝国之花吗……”曾经职业是数学老师的国木田独步推推眼镜,闲暇之时他也喜欢阅读一些历史书籍,偶尔还会去浏览相关百科分析等等,对于这位法兰西的断头皇后还是有所了解的。

 

 

毕竟是饱受所爱法兰西人民的厌恶和大臣们的不满,以悲剧迎来人生落幕的法兰西皇后。

 

 

“真是讽刺啊……”太宰治歪歪扭扭的陷入柔软舒适的座椅中,语气不明,“高喊着法兰西万岁,结果还不是死在了法兰西的革(poi)命洪流之下。”

 

 

但即便如此,直到死亡门前,也能够满怀歉意的向即将处死自己的刽子手为不小心踩到对方的脚而道歉。

 

 

玛丽·安托瓦内特和圣女贞德,都是为国家所爱所恨的存在。

 

 

“她,太过纯粹和娇弱了。”

 

 

所以才会成为人性的靶子。

 

 

“伊丽莎白·巴托里。”森鸥外一下一下点着膝头,“血腥伯爵夫人啊……但这幅模样和记载有些不符呢。”

 

 

太过年轻也……没有那种犯下种种罪行、夺取无数人生命沉浸于血液之中的戾气。

 

 

【立香尴尬的小声向玛修搭话试图寻求帮助,而后辈也不负期待尽全力为他解答。



她一一为立香介绍面前四位从者的身份,不论是法兰西皇后玛丽,还是生前与她相识的莫扎特,另一边还有有着吸血鬼传说原型的伊丽莎白以及发怒后能变成龙的清姬。



立香:后面两位似乎有点不妙……



罗玛尼也确认了信息,但也疑惑从者太多的现状。



“我们一定是圣杯召唤出来纠正这个矛盾的从者。”提出假设厘清矛盾后打开思路的莫扎特回答。】

 

 

虽然经常会了解妖魔鬼怪相关的事情,但从未想过传说中的清姬……体型如此娇小,面容如此动人!而且对方介绍自己时说身份是狂战士了吧!可、可是狂战士不是体现在狂上面嘛!清姬怎么看上去这么理智,表情淡淡的还、还怪可爱的。

 

 

观众们: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那个啥,怎么说呢……那一瞬间我好想看到了我们二人携手步入婚姻殿堂的幻想……我明白了,我彻底理解了!”一位男生脸颊微红拘谨的坐在座位上,他一手攥拳放在唇边轻咳,结结巴巴的说,“我啊,就是为了清姬小姐而降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仅需一眼,他就为对方所沦陷。

 

 

一旁的朋友不敢置信,他死死扣住男生的肩膀摇晃着试图让挚友的脑子清醒一点,“你醒醒,对方可是发怒后能变成龙的妖怪啊!!!”

 

 

只见男生一把挥开好友的手毅然决然站起身来低头看向对方,青涩却勇敢的大喊,“不管是龙也好还是蛇也好!哪怕清姬小姐的真身是此世不存在之物我也不会放弃这份感情的!因为清姬小姐就是清姬小姐!怎样的她都喜欢!”

 

 

全场寂静,不知哪里发出半声笑。

 

 

“你疯了?”

 

 

“你才疯了,这是纯爱。”

 

 

真正的纯爱战神坐在二人后方不远处正在承受同学老师们调侃的眼神。

 

 

狗卷棘前脚逃脱苦海,后脚乙骨忧太就感受到来自老师们春天般的温暖,熊猫更是不嫌事大的和禅院真希名场面再放送。

 

 

禅院真希一把揽过迪○尼在逃公主伏黑惠,“真失礼,我们可是纯爱。”

 

 

熊猫露出狞笑,“那我就是大义!”

 

 

吃瓜吃到自己身上的夏油杰表情微妙,属实没想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还有这种不得了的发言。

 

 

五条悟笑的前仰后合。

 

 

“不要牵连无辜群众!”被挟持的公主伏黑惠发出抗议。

 

 

【罗玛尼认为这件事情无法办到,可莫扎特却给出了一个关键证据——他们没有御主。



专业知识还有待学习的立香不理解,远在迦勒底的罗玛尼作出解释。



可正因如此圣杯才能办得到,另一名贞德想必也是如此,只可惜对方记忆有残缺,大抵是受灵基影响。



信息已经掌握,罗玛尼为他们解答了当前局势,玛丽面露担忧之色,也坚定了不能输。



“但战力差依旧悬殊……”罗玛尼沉声道。】

 

 

“为什么?我们这边人数不是比他们更多吗?”圆谷光彦掰着自己的手指头对着人数,明明立香哥哥他们这边的人数更多,最开始不是靠声音就让那个魔女不能攻击了吗?

 

 

没有酒精只能靠看少年的救世之行度过时间,毛利小五郎眼底是说不出的复杂,“小鬼,你肯定没有注意那些人的状态。”

 

 

状态……

 

 

毛利兰摸着下巴思考,“说起来……那些人好像有些……疯狂。”

 

 

疯狂……

 

 

江户川柯南眼前一亮,“我明白了!”

 

 

【立香也有一样的困惑,莫扎特苦笑着将一切情报一一道来,他也好玛丽也好都不是适合战斗的英灵,而玛修也不是非常强大,可黑贞德那一边的从者不仅专职战斗还可以使役巨龙。



玛丽倒不会为此感到紧张失落,她笑容灿烂的提议寻找伙伴。



既然他们是被圣杯召唤出来的,那么可能还有其他从者也是如此,只要能够汇合战力就不成问题!



可爱的皇后小姐点点头,随后亲昵的觉得“玛丽小姐”这个称呼特别棒,希望玛修接下来可以继续这样称呼~



立香:怎么这么欢乐……】

 

 

紧张的氛围在玛丽积极的提议下逐渐放松,观众们也跟着歇了一口气。

 

 

好神奇,当这位天真纯粹的小皇后一出现一开口,一切紧张慌乱都不复存在,她好像天生就拥有让人轻快惬意的能力。

 

 

“玛丽小姐说的没错,既然都有他们的存在了,肯定也有其他从者被召唤过来。”

 

 

“那么多的巨龙,如果有擅长屠龙的英灵就好了……这样就是术业有专攻了吧?”

 

 

最开始强势发言对清姬小姐一心一意的男生歪头,“本以为能让那位龙之魔女被逼退的玛丽小姐是战斗人员呢……不过想到对方生前是皇后也能理解了。”另外,清姬竟然是战斗人员……不愧是清姬小姐!

 


【提醒着立香不要因此大意,罗玛尼沉沉叹了口气,他们都能想到的事情,那位龙之魔女自然更不用说,所以他们要在那些可能成为助力的从者被龙之魔女打败前找到对方。



然后集结起来,夺回奥尔良和圣杯。



立香情绪有些不太对,但还是掩盖住那抹低落回应了医生的作战指向。】

 

 

“现在局势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藤丸君会……看起来那么难过?”中岛敦抿唇看过去,心生担忧之情。

 

 

“因为他忘不了拉沙里泰发生的事情。”江户川乱步侧过头道。

 

 

在冬木目睹所长的死亡,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在雷夫面前的弱小无力,还在睡梦中看到家人葬身火海,这一切已经让少年感到疲惫,本以为有所成长变强,但拉沙里泰城镇居民最后的惨死令他难以忘怀。

 

 

藤丸立香将责任压在自己肩头。

 

 

他无法忘记人们的死,即使那并不是他的错。

 

 

【夜深人静,立香披着外套走出帐篷,沮丧的驼着背行走在树林间。



他  什么都做不了。



避难的人都在拉沙里泰,那个和父母走散的孩子肯定也不例外,他以为这次他们可以得救的。



“我又不能战斗……能派什么用场呢……”言语间尽是失落。】

 

 

不要把所有的重担都揽在自己身上啊。

 

 

那明明不是你的错……有句话常说“人各有命”,人并不是时时刻刻都那么幸运,被立香君救下来一次已是幸运至极,最终还是无法逃脱死亡只能说命定于此。

 

 

“没有谁是可以一直顺利被幸运眷顾的。”绫辻行人重新点燃烟斗里的烟草,吸了一口。

 

 

“老师说的是……弹丸○破中狛枝○斗的幸运论吗?越大的不幸会带来越大的幸运,反之也是如此什么的。”迁村深月探头问出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东西。

 

 

结果换来绫辻行人随意一瞥,像是认命一样的重重叹气,直截了当的提问,“你觉得被幸运之神眷顾的犯人能够逃脱意外死亡吗?”

 

 

对方一顿。

 

 

异能名「Another」,在绫辻行人接受杀人案委托后便会触发,一旦他成功推理出凶手的身份并有了能够定罪的证据,就可以扭曲因果论百分百杀死凶手,死亡的结局无法被任何因素扭曲,即便是异能力。

 

 

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躲过了此劫,还有下一难。

 

 

“不会。”她喉咙发干的回答。

 

 

【正在沮丧中的少年被贞德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同样睡不着的贞德抿唇一笑,只是充满了伤感,想必是因为母亲发生的事情吧……



这确实是其中之一,但更重要的是……她在交锋后感到迷茫,无法辨别两边的真假。



见此,立香打断了对方,“玛修听了你说的那些话……就一直很尊敬你。我和她一样。虽然我对贞德这个人物完全不了解……”少年笑容尴尬还有些窘迫的轻挠脸颊,不好意思的看向对方,“但我也觉得,你是个很厉害的人……”



像是有些被安慰到,贞德紧绷的双肩松懈下来,她笑道,“谢谢你,藤丸。”】

 

 

哪怕交谈并不多,但人们是知道的,他们安抚了彼此不安的心灵。

 

 

“完全看不出来迷茫。”钉崎野蔷薇敬佩的看着贞德,忍不住说,“至少在她亲口说出来前,我都一直以为圣女贞德总是坚定不会动摇的……现在,怎么说呢,感觉她在我的眼中更真实了吧。”

 

 

圣人也是人,也会犯错和迷茫。

 

 

但他们也会放下自己的忧虑去安慰其他的人……殊不知,对方也安慰了他们。

 

 

“我也很尊敬贞德小姐。”

“不管是立香还是贞德小姐……都很厉害。”

 

 

——————本章完——————

 

 

继续二合一

 

当前欠债:26

 

彩蛋老样子

起司屋
新的一年从给老婆换身衣服开始

新的一年从给老婆换身衣服开始

新的一年从给老婆换身衣服开始

搬运菌
堀与宫村作者萩原ダイスケ绘制

堀与宫村作者萩原ダイスケ绘制

堀与宫村作者萩原ダイスケ绘制

X-cozk
大概是私设现pa诺亚梦见原设太...

大概是私设现pa诺亚梦见原设太公的场景,总而言之是乱画的怪味饭(fgo你什么时候把诺亚全身立绘放出来

大概是私设现pa诺亚梦见原设太公的场景,总而言之是乱画的怪味饭(fgo你什么时候把诺亚全身立绘放出来

长桓

“医生,头太滑了”


——————

从贫瘠无味的终章里找点乐子

“医生,头太滑了”


——————

从贫瘠无味的终章里找点乐子

聋诗
看完终章后的鸡血产物,最后一发...

看完终章后的鸡血产物,最后一发召唤真的差点在屏幕前叫出来...

啥叫月球男友啊。【叉腰】

看完终章后的鸡血产物,最后一发召唤真的差点在屏幕前叫出来...

啥叫月球男友啊。【叉腰】

_∅∩

终于来了的桶饭——

转发对应微博抽2位送p4立牌mini版和签绘,微博指路→id:空集泡馍_

话说太多怕被xian,麻烦各位认真阅读p5注意事项,传送门在p6,哪条没了悄悄告诉我(。)

让大家久等了—— ​​​

终于来了的桶饭——

转发对应微博抽2位送p4立牌mini版和签绘,微博指路→id:空集泡馍_

话说太多怕被xian,麻烦各位认真阅读p5注意事项,传送门在p6,哪条没了悄悄告诉我(。)

让大家久等了—— ​​​

远川泽纳污

我居然上色了,但是进行了一个摆大烂的敷衍💧

不想细化,细化好麻烦

我居然上色了,但是进行了一个摆大烂的敷衍💧

不想细化,细化好麻烦

燕喜团子🍡

【无CP?】FGOxHP:我的梅林不可能这样!04

疫情停工,在家闲着没事就更点文吧

红心蓝手评论越多,更得越勤奋

OOC预警中&吃设定都要吃饱了

有各种私设注意!!!


————————————————————


04


赫敏·格兰杰的世界观再一次崩溃。


在她知道自己是个小女巫的时候,原本的升学读书计划泡汤了,她也曾想过继续普通人的学业,然后成为一名科学家或者医生——反正她名字的前缀会变成Doctor,这就是她最初的想法。但是当霍格沃兹的信到来的时候,她意识到自己的“Special”是有原因的,于是在思考之后决定接受霍格沃兹的邀请,成为一个小女巫——毕竟这确实更加有意思,埋...

疫情停工,在家闲着没事就更点文吧

红心蓝手评论越多,更得越勤奋

OOC预警中&吃设定都要吃饱了

有各种私设注意!!!


————————————————————


04

 

赫敏·格兰杰的世界观再一次崩溃。

 

在她知道自己是个小女巫的时候,原本的升学读书计划泡汤了,她也曾想过继续普通人的学业,然后成为一名科学家或者医生——反正她名字的前缀会变成Doctor,这就是她最初的想法。但是当霍格沃兹的信到来的时候,她意识到自己的“Special”是有原因的,于是在思考之后决定接受霍格沃兹的邀请,成为一个小女巫——毕竟这确实更加有意思,埋藏在骨子里的对未知和冒险的渴求最终战胜了她的理性。

没有大学?

好吧,魔法世界不需要大学。

没有学位?

似乎他们也不是非常需要,只需要两个考试证书,O.W.L.s和N.E.W.T。

在那个魔法学校她会学习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也成功地把她口头禅的主语从“上帝”换成了“梅林”。去年得知尼克·勒梅活了六百六十年,她觉得已经足够长寿了,但是,梅林!——这不是个感叹词。

天啊,她怎么能够再见到梅林?

梅林竟然还活着?

梅林竟然是个女的?亚瑟王都可以是女的,为什么梅林不行?——在迦勒底身经百战的罗曼医生说道。

嗯?

有什么不对?

 

赫敏·格兰杰第一眼就把那个把自己介绍为魔法梅莉的不明生物认作了梅林,不得不说有的时候女人的直觉真的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东西。

罗玛尼完全不知道他的魔术工房里面发生了什么,因为梅林又加固了一层——不过这也是源于罗玛尼并不想知道梅林的具体教学过程罢了。

他坐在外面挥舞着手里的魔杖,盖提亚把杖芯替换成了他的头发,同出一源的魔力让罗玛尼用着更加顺手,当然实际上他并不需要。

盖提亚坐在凳子上写着他的作业,如果无视掉工房里的噪音,他会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桌子上还放着那本旧旧的日记本,已经很久没人理会他了,也不知道困在里面的灵魂会不会觉得无聊。

“王。”

“嗯?盖提亚?”

罗玛尼抬头看着年幼的兽,然后揉揉他的头发——天知道为什么手感如此之棒。

盖提亚其实不知道说什么,他只是想叫叫他的王,过了好一会才说:“工房那里,很吵。”

“嘛,毕竟是梅林吧。”罗玛尼理所当然地说道。

“啧。”兽在这一刻表达了不满,“那是王的工房。”

“但这里是梅林的地界。”

盖提亚叹口气,把后面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不过,”罗玛尼感受了一下魔术工房那里的声音,“确实有些吵。”他起身往工房走去,盖提亚也直接跟上。

赫敏和魔法梅莉(暂且这么称呼面前这个生物吧)的成年体——是性感的大姐姐哟——已经经过了一场对峙,她意外地发现,魔法梅莉对于麻瓜世界的喜爱。然后看到医疗室的医生走了进来——受过正统医疗教育的真正的医生。

“啊,梅林,你怎么用这个形态啊?”罗玛尼说道,然后挥着拳头打了上去,“不要破坏魔法梅莉在我心里面的印象啊!”

梅林笑着躲来躲去,盖提亚看了看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霍格沃兹二年级的格兰芬多万事通小姐,然后拉着她躲在了一个不会被波及的地方。

“啊啊啊啊,住手啊,医生,她可是梅林啊!”

“梅林又怎么样?这个半梦魔就是欠揍啊!”

盖提亚说:“放心,医生不会输的。”

“为什么?”

盖提亚没有回答赫敏的问题,而是让她看着两个不知道在扩张了多大的魔术工房里面你追我赶的人,确实罗玛尼没有落到下风。

“盖提亚,你是斯莱特林的?”女孩发现了他衣服上的院徽。

盖提亚点点头说:“我是。”

女孩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想要问些什么问题?盖提亚在猜测,然后在她开口前说:“医生不属于任何一个学院,他是我的监护人,原则上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我确实是由他创造的。所以如果真的分院的话,也许会是斯莱特林?至少梅林是斯莱特林的——虽然他没在这里就读过。我想乌鲁克那位可能也是,不过更多会不屑一顾吧。”

“而事实上,我认为分院这个事情非常愚蠢,它会加大人们的偏见,使得矛盾更加明显。”盖提亚补充说道。

赫敏思考后点点头表示认同。常年来的学院纷争、学院与学院之间的争斗也都基于这些偏见。

另一边罗玛尼和梅林的闹剧也结束了,梅林不愿意恢复男性的本体,坚持用魔法梅莉的形象来进行教学,差点再一次引发两位冠位Caster的大战。

罗玛尼走过来带着盖提亚离开,把空间留给了不知所措的格兰杰小姐和满脸微笑实则一肚子坏水的梅林。

“久违的运动一下,还是有些累的。”罗玛尼穿着粗气说,虽然他用魔术强化了自己的身体。

“作为一个Caster,坚持用体术去攻击对方,王,你不觉得很幼稚吗?”

罗玛尼捏着盖提亚的脸说:“嘛,有的时候要发泄发泄情绪嘛,你知道谁能给我搞来点麻瓜的东西?”

盖提亚推荐了韦斯莱双子。

于是之后不久,医疗室多了一台电视机,用梅林的魔力链接到外界能够收看全世界所有的频道——免费的。

罗玛尼开始看起了电影,连带着一些没课的麻瓜出身或者混血的巫师都来这里蹭电视看。

 

梅林的教学进行的非常顺利——赫敏已经开始吐槽梅林了。

不过这也证明这位小女巫的聪颖,在对魔法的理解上。

“我不明白,为什么不能用木仓?”赫敏说,“即使在魔法世界里面麻瓜的东西有可能变成废品,那么把他引到麻瓜世界里,然后狙击掉,不就解决了?”

梅林意外的看着她,说:“可惜没人这么想过。”

“真是太可惜了,他们都过于依赖魔法了。”

“你说的很对。那么你未来有什么打算吗?”

赫敏纠结说道:“虽然我进入霍格沃兹之前就已经学习了一些中学的知识,但是这里的教育体系和麻瓜的完全不同,我不知道将来还想不想去读大学,毕竟在这里七年就可以毕业进入魔法部了。”

梅林完全能够了解小女巫的烦恼——毕竟最近他在城堡里游荡吃的挺饱的,而且那些魔法梅莉的本子也让他几乎了解了所有学生的秘密。

魔法理论是很枯燥的东西,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愿意去探究,即使如邓布利多,也很难探究来自古代的魔术。

“虽然不指望你们放弃魔杖,不过魔杖对于你们来说相当于是一个便携的魔力转换器,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顺利感受自己的魔力的,所以需要魔杖来帮助你们把复杂的魔力加上手势和语言——或者说言灵来让魔法显现出来,毕竟现在大源已经在逐渐枯竭,曾经魔术的辉煌已经不复存在,或许再过几百年,巫师就要从世界上消失了哦。”

对于遥远未来的惶恐都不及对蛇怪的忧愁,赫敏问:“真的不能告诉他们吗?”

梅林摇摇头说:“真正的饵还没有咬钩,格兰杰小姐不要着急。”

魔术工房里枯燥的魔术理论和简单的应用实践,魔术工房外可是越来越热闹了,罗玛尼把电视用魔法置换了一个投影仪,找了一块白墙,来放松电影或者其他的节目,后来罗玛尼干脆在医疗室门口贴了一张每周的播放单,感兴趣的学生自然会来。

斯内普撞见过几次,在所有人都盯着他,然后那群学生打算跑路的时候,他关上了门。

啧。

罗玛尼放的东西很多,有的时候是新闻,有的时候是电影,还有些不错的电视节目也在他的选择范围之中,但是学生们更喜欢的似乎就是电影了,偶尔会转播一下伦敦剧院的剧目,莎士比亚成为了学生们的最爱。

“梅林!这个简直太棒了,我以后也想写剧本做电影!”

“我要去当演员!”另一个学生举手,然后有了更多的人呼应,于是霍格沃兹第一个电影学习小组出现了,在很多教授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的情况下。

邓布利多偶尔也会来一起看,有时候罗玛尼也会给他解释一些古老的魔术,调和着邓布利多孱弱年迈的身体。

“也许这是这个学年最后一次了,罗玛尼,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可以吗?”

“我只是个医生啦,不过照看学生的话还是可以的。”

毕竟石化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并不完全具备摸鱼的条件,盖提亚说自从那个日记本认出了他的魔力并不是金妮之后就不怎么说话了,石化的事件也基本上没有了,盖提亚打算让金妮找回日记本,然后循着那个线索去找到密室。

“嗯?密室?”

“据说是斯莱特林的后人才能够找到的密室,说真的,你根本不记得留言吗?”

“因为有你在啊,交给你了,盖提亚。”

除了他们这边的行动之外,救世主的行动也异常迅速,至少赫敏留下的书单里有了不少的线索。就在他们逐渐接近真相的时候,得知金妮·韦斯莱被抓进了密室,两个人挟持着洛哈特一同往密室走去,在洛哈特的遗忘咒反噬导致的密室坍塌之后,盖提亚出现把在外面的罗恩和洛哈特一起给扔回了麦格教授的办公室——以瞬移的方法。

然后再一次消失在了那里,他回到密室,看到哈利正在和汤姆·里德尔的记忆进行交谈。

“看起来我们还有位不速之客。”

盖提亚慢慢走出来,汤姆看清了他衣服上的院徽说:“你是个斯莱特林。”

哈利回头看他,此时他的魔杖正在汤姆手里。

“我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

盖提亚意义不明地哼了一声,他走过去,哈利说:“金妮她现在——”

“别担心,哈利·波特,她不会有事的。”盖提亚把覆盖在金妮身上的魔术去除,她的面色恢复了红润,但依旧没有醒来。

“那是你的生命力?”汤姆疑惑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想要对抗我的话,你还太幼稚了,黑魔王。”盖提亚说道,“我的成就你可无法企及。”

毁灭世界的成就哦。

他这么做着口型,汤姆·里德尔的眼睛睁大了,哈利趁机夺取了魔杖,指着那段记忆。


————————


下一章密室就要结束啦!

我下了英文版小说,打算磨磨英语

如果有好看的英同人也可以戳戳我,可以翻译呀~虽然水平一般

夏莉莉莉

【咒回fgo】恶魔系AI能够拯救无药可救的DK吗?(4)

FGO中的BB同人


*泳装BB的属性是:混沌·恶

*普通BB的属性是:混沌·善

本章BB为泳装BB灵基

泳装BB和普通BB是同一“人”

——————


既然答应了要帮忙,BB自然不会反悔,至于会不会在过程中做出一些“小小”的“恶作剧”就不在约定的范围内了,至少BB本人哼着歌心情很好地离开了。


五条悟和夏油杰今天晚上还需要一如既往地保持警惕,尽管三千万的事情已经被解决了,但是很难保证盯着星浆体的敌人不会直接亲自动手。


“今天晚上就别开无下限了吧,悟。”五条悟一把勾下太阳镜,听见挚友说。

“没事,最后一天了。”他揉了揉眉头,“我还撑得住。...

FGO中的BB同人


*泳装BB的属性是:混沌·恶

*普通BB的属性是:混沌·善

本章BB为泳装BB灵基

泳装BB和普通BB是同一“人”

——————


既然答应了要帮忙,BB自然不会反悔,至于会不会在过程中做出一些“小小”的“恶作剧”就不在约定的范围内了,至少BB本人哼着歌心情很好地离开了。


五条悟和夏油杰今天晚上还需要一如既往地保持警惕,尽管三千万的事情已经被解决了,但是很难保证盯着星浆体的敌人不会直接亲自动手。


“今天晚上就别开无下限了吧,悟。”五条悟一把勾下太阳镜,听见挚友说。

“没事,最后一天了。”他揉了揉眉头,“我还撑得住。”


夏油杰自知劝不过,只能叹了口气,坐在床头拿起放在柜子上的旅行手册翻了翻。


“她说她会受伤。”

十分突兀的,五条悟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嗯。”夏油杰翻书的动作并没有停。

“你真的相信吗?”

“没有骗我们的理由吧?”

“谁知道呢。”

“你不放心吗?”

“显而易见吧。弄不清楚目的让人感觉超——不安的。”


“我觉得直接去问就可以了。”夏油杰想了想,“她应该是不会说谎的类型。”

“不会说谎,但是可以把话说一半吧?就像是说自己出现是为了保证我们的健康一样。”

“......是觉得她还有另外一半的目的没有说出来吗?”

“杰相信她只是为了我们而出现的吗?”

“当然不。”夏油杰一下子就否认了。“但是我们无疑是她出现的原因之一,从她一开始只会出现在我们两的手机就可以看出来了。”


五条悟说起了自己今天看到的东西。


“杰应该知道,六眼的存在可以帮助我获得普通人注意不到的信息吧?”

夏油杰点点头。

“其实之前她还只是处于虚拟状态的时候,我问过她的目的,六眼告诉我她并没有说谎。但是今天,当我注意到她的存在的时候,六眼明确地告诉我,她的存在多出来了什么东西。”


“她提到了灵基改变的时候塞了.....神明的碎片?”夏油杰试图回忆,那种陌生的说法就好像是漫画或者游戏的设定一样难记。“这大概也是她现在穿着和往常不一样的原因吧。”

“难道是说谎了吗?”夏油杰观察着挚友的表情问。


“不。”五条悟臭着脸,“这才是最讨厌的地方,她没有说谎,但毫无疑问,她对我们保留了一部分情报。”

“那就是说会受伤也是真实的吧。实在担心的话要不要之后验证一下呢?”


“和她......打一场?”五条悟愣了一下。

“不可以吗?或者等我收服了那方面的咒灵再做考虑也没有关系。”


“我不确定她是否有攻击力,从目前的表现来看只能说明在电子信息方面的水平而已。”

“我想应该是有的。她看上去对于当作诱饵吸引火力的要求有恃无恐。”夏油杰想了想,“而且还是那种高调的出场方式,她对于可能遭到的报复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别担心了,先等这次任务结束之后再说吧。”夏油杰走过来拍了拍五条悟的肩膀,“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

“是啊......”对于他们来说任务是结束了,但是对于身为星浆体的天内理子来说,今天无疑是她作为“天内理子”而存在的最后一个晚上了。


“名为同化实为抹杀啊......杰,这真的是正确的吗?”

夏油杰没有回答,他只是沉默地望着窗外的黑夜,藏下动摇的种子。



*

被讨论的对象此时站在天元结界的一边,结界的另一边往里面可以望见高大的鸟居和高耸入云的杉树林。


天元结界内部除了天元本人所在的行宫之外,还有东京咒术高专等设施。能够从结界内部感受到些微的圣杯能量的波动。

尽管从那微弱的波动基本可以排除圣杯在里面的可能性。


BB轻轻伸出手指点了点,从黑色的结界壁传来抵抗的力量,能量的波动如水波纹一样往外散开。


果然实体化之后就不行吗?

BB感受着从指端传来的排斥感,心想。

算了。

眼睛一闭一睁,入眼是紫色的灯带装饰的演播室,这里是BB Channel,BB站在巨大的led屏前,手中的教鞭一挥,原本滚动着的“BB Channel”的字样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无数张重重叠叠再一起的或清晰或模糊的照片。


这些都是上传上来的通过系统检测的照片,她当初让人类拍这些照片可不是单纯为了报复——通过照片拍摄者上传时的信号进行定位,将得到的位置进行综合分析处理,放到地图上就可以得到一条路线。


需要处理的数据量很大,这个时代的服务器可能会因为计算量太大而过载,但是BB本身就相当于大型处理器,通过接入联网来借用其他服务器来分担运算量,就可以做到以最小的魔力消耗得到同样的成果。


“唔”。

BB托着下巴看着原本飞快地照片上传证呈现着明显的断崖式下降,明白在短时间内恐怕是难以获得对方的位置信息量。

“像老鼠一样躲起来了吗?”

是在地铁站消失的,在消失前还去了趟高档商店,是做了乔装?


“也对。如果只是easy模式的话BB亲也会感到无趣的嘛。”


BB打了个响指,屏幕上的照片化作光粒消失。


在这个灵基下,BB安装的神性一共有两位,第一位是安装了夏威夷女神佩蕾【暴力、任性、杀光所有与自己有关之人】的神性,第二位则是来自于深层宇宙,不存在与地球上,原本并不是这个宇宙内的存在。诱惑、玩弄所有知性体,导致其自灭的邪神。获得了邪神力量的BB可以制造时间牢笼,将世界投入永无止境重复的一日。


在迦勒底的夏日危机中,正是融合了两个神性的BB将夏威夷投入了时间牢笼所引发的循环灾难。



而这一次,基于自己的乐趣,BB打算再次启用这项权能。



“嘛,毕竟这是master们的命令,BB亲可是有很认真地在执行呢。”


她再次回到了现实世界,黑色的结界仍然矗立在她面前,但是这次她已经不打算再犹豫。



“嗯哼,data loading~数据保存完毕,这次试着乱来一下吧?”


将天元结界在内的所有东西拖入虚数空间,BB这次展开的是通过扩大自己的影子,将世界与存在于世界上的所有生命体降格为帝次元存在的宝具。这次的宝具展开只将范围限定在了天元结界的大小。



几乎是在瞬间,被捕捉的现实空间就转化为了虚数。在结界范围内的所有人一抬头,都只能看见彻底沦为黑色的天空,肉眼所能望见的边界变成了不详的赤色,取代头顶天空黄色太阳的,是一个如同日全食一般的黑色太阳,黑色太阳的周边则是同样赤色的光晕。


“nyar shthan nyar gashanna......”


天边的黑色太阳如同泥浆一般突然融化了,黑色的液体流淌了下来,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听见了,像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笑声——那是女孩子的笑声,充满愉快、如同恶作剧成功一般......


看见了,黑色的泥浆最终在一瞬间变成了巨大的人形。


从天上俯瞰地面紫发女孩扎着红色的蝴蝶结,在那愉快的表情下伸手,连同整个地面全部捧在了手中。


那是残酷的笑容。


整个地面如同玩具一般被巨人捧在了手中,而女孩显然不打算珍惜这块“玩具”。


“来吧,喜悦吧!”


“声音如此遥远。我的影子覆盖世界。”


“cursed cutting crater ”


“好,将大家一起‘噗’地一下压扁哦~”


如同肥皂泡一样脆弱,天元结界连带被包围在里面的土地一同崩裂了。


p酱今天依旧咸鱼

又凑十了,依旧是蛾,咕哒,蛾咕哒

又凑十了,依旧是蛾,咕哒,蛾咕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