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lame

26420浏览    730参与
於邈
没什么想说的……就……小年快乐...

没什么想说的……就……小年快乐

(。ò ∀ ó。)

没什么想说的……就……小年快乐

(。ò ∀ ó。)

於邈
我吹爆这个小可爱!

我吹爆这个小可爱!

我吹爆这个小可爱!

初雪小y
红色头发的紫罗兰小伙们! 红发...

红色头发的紫罗兰小伙们!


红发组(bomber&flame)为什么一直没有见过面?我想让他们见面!小男孩之间的友谊一定特别美好!


flame对bomber:人形炮台,在输出能力这方面不比我差,可能还更强的家伙。


bomber对flame:速度力量防御都一级棒的(紫罗兰)前辈!实力比joker老大还强的存在!


这个其实是一张贺图来着,庆祝我的蒸汽要塞讨论群终于有五个人了的🤣


还尝试了新的签名!耶!

红色头发的紫罗兰小伙们!


红发组(bomber&flame)为什么一直没有见过面?我想让他们见面!小男孩之间的友谊一定特别美好!


flame对bomber:人形炮台,在输出能力这方面不比我差,可能还更强的家伙。


bomber对flame:速度力量防御都一级棒的(紫罗兰)前辈!实力比joker老大还强的存在!


这个其实是一张贺图来着,庆祝我的蒸汽要塞讨论群终于有五个人了的🤣


还尝试了新的签名!耶!

離殤

p1私心羽神光

p2是羽神双杀手

3,4是巧巧

p5是重绘以前的flame,(但越画越丑的某L-_-||)

『打了超多tag ,抱歉啦』

p1私心羽神光

p2是羽神双杀手

3,4是巧巧

p5是重绘以前的flame,(但越画越丑的某L-_-||)

『打了超多tag ,抱歉啦』

银铃
好久没看实况开始手痒摸f

好久没看实况开始手痒摸f

好久没看实况开始手痒摸f

Misuki_momo

反派自白(7)

#吃饭


  大祭司和商会总裁将持续三个月的切磋在这个早晨终于点燃,他们各执刀叉,面对桌上一盘已经冷掉的炒面,怒目相视,眼看餐桌在这场激烈的战争中马上就要四分五裂,炎黄默默把自己的餐盘拉离战场中心一公分。

  “谁点的草菇汤?撤了!”祭司扯着嗓子喊。

  “我,我看今天谁敢撤?”总裁一拍桌面,说着话时头上的帽子可能是因为受到震晃,一角耷拉下来,遮住了半边脸上飞扬起来的眉毛,歪掉的帽子吊着四颗球,随着余音不断震颤。

  “你不知道在紫罗兰内草菇是违禁物品吗?”祭司冷笑,手里的银叉时不时反射出雪亮的白光,像暗藏的杀机。...


#吃饭






  大祭司和商会总裁将持续三个月的切磋在这个早晨终于点燃,他们各执刀叉,面对桌上一盘已经冷掉的炒面,怒目相视,眼看餐桌在这场激烈的战争中马上就要四分五裂,炎黄默默把自己的餐盘拉离战场中心一公分。

  “谁点的草菇汤?撤了!”祭司扯着嗓子喊。

  “我,我看今天谁敢撤?”总裁一拍桌面,说着话时头上的帽子可能是因为受到震晃,一角耷拉下来,遮住了半边脸上飞扬起来的眉毛,歪掉的帽子吊着四颗球,随着余音不断震颤。

  “你不知道在紫罗兰内草菇是违禁物品吗?”祭司冷笑,手里的银叉时不时反射出雪亮的白光,像暗藏的杀机。

  “事实上,那一套你自己私定的规则,与时代已经完全落伍,我建议,你该改个公约,或者干脆趁早退出,组织会体谅你的。”大总裁面色不善,拿着一只舀着草菇的汤勺凑得离祭司尽量近,哪怕对方翻白眼或作出下一秒就要窒息的动作。

  女魔法师卷起意面,简单地点评:“他好像快要死了。”

  幽灵停下喝红茶,往那边看了一眼,点点头:“的确。”

  骑士把章鱼脚倒进牛奶里,目视两个员工从大殿夺门而进,一个掐着大祭司的人中,另一个狂扇上司巴掌,力道大得仿佛丝毫不害怕老板事后照他们算账。

  “不过是为了方便安排成使徒的小卒子罢了,你算什么东西?你有权利代表组织说话!?”祭司迟钝地醒来,猛地推开两个员工。

  “你也不过是有个秘宝就成天乐呵的蠢货,谁给你的许可定法律?”总裁鄙夷。

  守护者扒着牛排:“关于智商这一点,我觉得你们俩谁都不是很有话语权。”

  我喝完早餐奶,在餐桌下点着红石手机,编辑短信。

  校长:“炎黄,你给浅浅老师发请假消息了吗?”

  我:“发了”

  校长:“紫罗兰有什么情况吗?”

  我:“校长,我现在是使徒,不是侦探社炎黄(表情/擦汗)”

  校长:“哦,对,我都差点忘了(表情/憨厚)那怎么样,环境还适应吗?”

  我正要打“快要疯了”,想了想,改成“崩溃”,最后变为“救命”,还没发送就被一阵哐当声打断,骑士抬起头,祭司正摁着总裁的脑袋往柱子上砸,总裁抡着一把烛台向祭司砍,黄昏岛第一缕朝阳透过彩窗悠闲地射进大厅,为讨论草菇问题的人群洒下一片光砾,使徒们的脸庞被沉默地金镀,仿佛一幅世界名画,正在缓缓倾合。

  炎黄看了一会,低下头,打出一句:“还行。”

判罚flag

相交平行线

  私设。

  人物OOC。

  标题不是取着玩的,空间不是平面!

  —————————

  脚下是废墟,刮过身旁的暖流都是燃烧着的。

  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一片荒凉。

  手上沾满了鲜血,地上倒着无数具尸体。

  红发少年慢慢睁开了眼,这些小场面不足为惧。

  看着周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他想到了那位毁灭神大人斗篷下隐晦的深情。

  同这黑暗是如此的相似。...


  私设。

  人物OOC。

  标题不是取着玩的,空间不是平面!

  —————————

  脚下是废墟,刮过身旁的暖流都是燃烧着的。

  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一片荒凉。

  手上沾满了鲜血,地上倒着无数具尸体。

  红发少年慢慢睁开了眼,这些小场面不足为惧。

  看着周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他想到了那位毁灭神大人斗篷下隐晦的深情。

  同这黑暗是如此的相似。

  他在渴求着什么?手上窜出火花,照着他的眼里有了一丝波澜但同掷入水底的石子一般永远消失在洪涛中沉醉,撞击在水底粉碎成为了那几百万亿数不清的沙硕中的数百千员。

  他必须更努力,成为自己所向往的神的代行者。

  成为那个所有使徒都向往的一个刽子手。

  这是他们的荣幸。

  纵使手上沾满血也无所畏惧。

  这才是完美的使徒,才是神大人完美的造物。

  即使这样的造物残缺不堪,没有自己独特的意志。

  不过在双神的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只是他们自愿而已。

  另一只手笼罩在了这个火苗上面使其熄灭,一切退回到了黑暗面前。


  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本身是在正式成为最强使徒的时候。

  隔着玻璃罩他将手按了上去抚摸着保持着原样的沉睡着的少年。

  他们是如此的相像,但他们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个体。

  他们之间本应毫无交集,但这个人身上那卓越的火焰是如此的耀眼,就连女神大人都为此惊叹!

  看着对方平展着的眉宇,FLAME——炎之FLAME顿时有了这种想法:他绝对不能存活下去,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就可以了。

  在女神也看不到的,FLAME的心灵深处挖出了一个放下豪华棺材的土坑,里面只会有一个人停留。

  他听到女神的声音在上方响起:"感到荣幸吧,FLAME。你们绝对是我们最自豪的造物,天地之伦,得之宠光。"

  宠光?哼,说的是我和这个宿主吧。

  炎黄在不知觉中被人在暗处杀死,但这一切的一切,只有那个杀手才知道起因经过结果。

  不但只有最强使徒抱有这样的想法,众多使徒的想法竟然意外的重合。

  杀掉他!杀了他!杀死他!

  "哈,kill me。"站在瀑布边狼狈地擦着额头的血迹,FLAME甚至想要比出一个中指慰问他们祖孙十八代,但不可以,女神大人还活着呢。

  "Kill me?"他轻笑一声,那是他第一次笑,但不会是最后一次。

  然后他在面前很多人的面前收敛了火的力量坠入了流水之中,张扬的红发瞬间被完美覆盖。

  JOKER看着在最后一刻收集到的灼炎之心若有所思,TALKER和WILD站在后面静静地看着,FLYCAT早已离开。

  "最强使徒?看起来也不过如此,剩下的那个对我们应该造不成威胁。破坏神大人啊,我们等着您苏醒的那一天!"

  FLAME意识到自己的能力逐渐消散,被命运牌组封去的大半能力使他甚至无法保护自己。

  该死,早知道会这样就应该抽出点时间去练习游泳。

  在控制权利被强制剥夺的一瞬间愤恨地想着。

  炎黄强撑着从水里攀上了地面,沉重的盔甲压的他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哦,这种感觉可真糟糕不是吗?

  内心的空虚也在折磨着人,这里应外合得配合的真好啊。

  迷迷糊糊似乎看到有位老者的到来,炎黄感受到了熟悉的安全感索性闭上了眼。

  可这一闭,就是四天。


  玻璃罩里的是本来的炎黄,也可以认为是躯体的二分之一灵魂。

  FLAME是另一半灵魂,被用来改造成了灼炎之心的容器。

  FLAME在被"kill"之前就拿到了炎黄,所以这个躯体有着完整的灵魂。

An

Flame养成计划

一、

  炎黄手机里多了一个软件,怎么删都删不掉的那种。

  炎黄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七个小字,吐槽到‘谁会把游戏名取为紫罗兰养成计划啊!’

  也许是闲的,炎黄打开了游戏。

随着一阵金光,一只幼年flame出现了。

“……”

“臣卜木曹!?”

二、

  flame看着变小了的身体和光屏上一副见了鬼的炎黄,笑着看向双子女神

  ‘我可真谢谢您们’

  吐槽归吐槽,flame还是向炎黄打了声招呼。

三、

  “你好,我是flame。”稚嫩...

一、

  炎黄手机里多了一个软件,怎么删都删不掉的那种。

  炎黄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七个小字,吐槽到‘谁会把游戏名取为紫罗兰养成计划啊!’

  也许是闲的,炎黄打开了游戏。

随着一阵金光,一只幼年flame出现了。

“……”

“臣卜木曹!?”

二、

  flame看着变小了的身体和光屏上一副见了鬼的炎黄,笑着看向双子女神

  ‘我可真谢谢您们’

  吐槽归吐槽,flame还是向炎黄打了声招呼。

三、

  “你好,我是flame。”稚嫩的童声从手机里传出。

  炎黄和flame同时愣住。

  当然

  如果边上没有人,最好是没有老师就更好了。

An
忽然翻到黑历史

忽然翻到黑历史

忽然翻到黑历史

An

那个,有人点吗?(占tag抱歉)

那个,有人点吗?(占tag抱歉)

就只是個話嘮。

【Flame & Nuguri】Out of the Blue(05)

怎麼我昨天更的東西沒出現在tag底下

希望這篇不要也被吞了orzzzz


  • (暫時)不是CP向(嗎)

  • 參考LOL英雄的奇幻世界+我流哨嚮AU(刀妹大公主 & 血鬼浣熊) 

  • 不是很連貫的各種短打集合 這章接續#04


=============================

  

    

  向他们搭话的陌生旅客短促地皱了皱眉,却又立刻挂回笑容,而后举起手在钢琴前的两人之间比划。

  「是关係很好的搭档呢。」他说。

  张夏权看到李浩钟的手不甚明显地对他摇了摇,示意他交给自己来处理,他有些不太明白,但直觉告诉他...

怎麼我昨天更的東西沒出現在tag底下

希望這篇不要也被吞了orzzzz


  • (暫時)不是CP向(嗎)

  • 參考LOL英雄的奇幻世界+我流哨嚮AU(刀妹大公主 & 血鬼浣熊) 

  • 不是很連貫的各種短打集合 這章接續#04


=============================

  

    

  向他们搭话的陌生旅客短促地皱了皱眉,却又立刻挂回笑容,而后举起手在钢琴前的两人之间比划。

  「是关係很好的搭档呢。」他说。

  张夏权看到李浩钟的手不甚明显地对他摇了摇,示意他交给自己来处理,他有些不太明白,但直觉告诉他信任李浩钟是比较好的选择。

  「谢谢称赞。」李浩钟镇静地说道,彷彿自己不是那个随时准备要攻击人的嚮导:「这孩子有点怕生,希望您别太介意。」

  张夏权可以感受到李浩钟的精神力随着对话的进行越来越凝聚,已经到了让他有些不舒服的程度,但李浩钟已经有意地避开他了,他没办法想像站身处在中心的那人现在正承受着什么样的压力。

  「不过你们⋯⋯还没有结合?」那人却还是继续尝试对话。

  伴随李浩钟从鼻子哼出的一口气,张夏权终于明白现在是什么场面了。

  他有听其他前辈提过这样的情况,申正贤甚至有声有色地跟他描述过自己是怎么化解的,不过申正贤当时是孤身一人,而且还是个社交手腕比他高明得多的哥哥,跟张夏权正在经历的这个状况多少还是有些不一样。他现在除了接收其他旅客好奇而投来的视线外,只能盯着李浩钟的背影,看对方会如何应对。

  「是没有。」李浩钟也没有打算编纂谎言来矇混过关,而是老实地坦承:「相信您也知道现在不是一个会强制结合的年代了。」

  「别这么有敌意啊。」那人仍然轻浮地接上话语:「既然还没有结合,那我来说说话也不是什么罪不是吗?」

  「帮我请你的嚮导收敛收敛,没必要吧?连精神嚮导都召唤出来了,也多亏他看起来傻呼呼的,坐着都能这么压迫人。」

  张夏权愣了愣,确定对方是在对李浩钟说话,而不是对着自己,才意识到对方似乎是把他们两人的身份认反了。他又听到李浩钟不屑的哼声,随之是更有压制性的精神力展现,而他肩上的Flame也跟着鼓起翅膀。

  闭上眼睛,张夏权凝聚精神,试图描绘出週遭的精神力是如何波动的,然后他发现李浩钟非常巧妙地控制了自己精神力的分佈,让他人难以辨明究竟是由谁发起了攻势,就算对方是同样敏感的嚮导,在李浩钟的逼迫下也无暇仔细进行判别。

  而且李浩钟刻意地让自己的精神力不加修饰的外放,像是一个经验不足又太过冲动的嚮导,一反张夏权曾经看过的,最小幅度的放出而精准的利用,再加上Flame作为猛禽类停靠在自己肩头,一副随时都能扑到人脸上的样子,反倒显得像是张夏权要保护李浩钟不受侵扰一样。

  原来嚮导对精神力操控可以如此细微——或者说,原来浩钟哥的能力可以到这种程度吗?张夏权觉得自己算是大开眼界了。

  但其实张夏权也有点想问,李浩钟这么做真的是必要的吗?

  在他得到解答之前,那人转而对他说道:「年轻人太冲动不是好事呢,我这不是单纯想认识认识一个有好皮相的哨兵吗?既然还没结合,那给点机会吧。」

  这次张夏权终于抢在李浩钟回答前出了声。

  「如果哥有那个意思的话当然好啊,但现在显然是没有吧。」他说话的同时,Flame也配合着拍动了几下翅膀,张牙舞爪般地。

  他看到李浩钟回头看向他时嘴角勾了勾,在转回去前却又收了回去。张夏权始终看不到李浩钟是用什么表情面对那人的,这名成熟的嚮导在他面前大多数时间也都会带着浅浅的笑,张夏权只能从那名旅客的表情变化来进行猜测——而在他看来,现在的李浩钟的面色大概不太友善。

  「你又知道人家没意愿了,就凭你那点经验,配得上这样的哨兵吗⋯⋯」

  「我觉得挺足够了,毕竟他有资质。」李浩钟的语气轻鬆得过分,甚至还隐隐浮着笑意:「没经验慢慢学就有了,没天份才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是吧?」

  张夏权下意识地就附和了李浩钟,甚至还没想通那话背后的意思,直到他听到旁观的其他住客发出的嗤笑声,再对上那旅客带着恼火的神情,才懂了李浩钟意指的是什么。

  他伸手拨了拨Flame前额的羽毛,然后召唤出Nuguri,让牠们自个儿到一旁玩耍,自己则是站到与李浩钟并肩的位置,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

  「哥再继续下去就有点过分了⋯⋯」他对着李浩钟咕哝。

  「认错了取笑一下也是刚好而已。」乐在其中的嚮导这么在他耳边说完后,却只是对他眨眨眼,毫无反省之意。但即使嘴上是那么说,李浩钟依然立刻把自己放出的精神力一点都不留的收回,张夏权也能看出对方明显地鬆了一口气。

  接着李浩钟不带迟疑地轻扯张夏权的手,笑弯了眼睛,用甚至带点撒娇的语气说:「被同样是嚮导的人当成哨兵搭讪真尴尬⋯⋯」

  对面那人的表情开始变化,错愕得有些戏剧化,张夏权知道自己不应该笑出来,却差一些就憋不住了。

  「不能因为我身上带着武器,他没有,就擅自认定我们的身份嘛。」李浩钟说,并且竖起了一根指头:「第一课,哨兵或是嚮导的判别不能单用攻击手段。」

  看着对方逐渐涨红的脸,李浩钟更加得意地继续竖起指头。

  「第二课,不论结合与否,最好都不要搭讪跟搭档一起行动的哨兵或嚮导。」

  「第二点五课,作为我个人的建议,不要只用片面的资讯当作搭讪的理由,特别是身份,还是回归到作为一个人的本质比较好。」

  那人恼怒得差一些就要动手,却在最后一刻被李浩钟再次放出的精神力给束缚住动作。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课,延续了第一课——」李浩钟的语调依然柔软,在张夏权耳中听来却像是笑里藏刀一样。

  「不要随便评断一个人,凭着既有印象做出的判断,可以很简单地被操弄喔。」

  语毕,李浩钟让Flame抓起Nuguri往楼上飞去,自己则拉着张夏权头也不回地离开,留下那人兀自在原地接受其他人嘲笑的视线。

  回到房间后,李浩钟满足地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放鬆身体大力地往床上倒下。

  「是不是有很多想问的?」他面朝天花板,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但张夏权知道这明显是对着他说的。

  「可以先回答你一个问题——这确实不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之前的还更过分一些。」李浩钟顺手就搭上被Flame送到身边的Nuguri,随意地揉了揉那隻小浣熊:「我知道我今天的反应有点大,不过⋯⋯就当作是以前留下来的习惯,先不要问,好吗?」

  张夏权立刻应了一声,他本来就还在斟酌用词,听到李浩钟这么说,更是没有打算往那个方向追问了。

  他想了想,最后还是老实地先从感叹开始:「没想到浩钟哥对精神力的控制有这么厉害。」

  李浩钟噗哧一声笑了,没料到张夏权会从这个地方着手。

  「你小子是不是小看我了?」他侧过身看着在床边的张夏权:「好歹我也曾经是塔里最好的几个嚮导之一,就算年纪大了又没跟哨兵结合,也还是有点实力的。」

  「浩钟哥也不是说很老⋯⋯」

  「放在你们这群年轻人里算大前辈了。」他说:「这点我没有要否认,你也用不着太客气。」

  张夏权点点头,拉了身边的椅子坐下,他看着李浩钟心不在焉地把Nuguri放在怀中,一下一下撸着小浣熊的毛,于是自己也忍不住伸手让Flame飞到手臂上,开始替那隻雪鴞整理羽毛。

  「倒也不是想倚老卖老,可是夏权的话,虽然有很好的直觉,经验却还是不太够。」李浩钟看张夏权没打算发问,乾脆自己说了下去:「不过就跟我告诉那人的一样,慢慢累积就好,这种事本来就急不得。」

  沉吟了一会儿,张夏权又想到一个问题,这才主动开口。

  「对了,哥,你一开始就发现他的目标是你了吗?」

  听到这个问题,李浩钟笑了起来,像是恶作剧成功似地有些得意。

  「这个吗⋯⋯说出来你可能不会信,但其实我跟你一样意外。」他说:「我满早就发现他在注意我们了,隐隐约约也有察觉到一些外放的精神力,那时候认定了他是嚮导。」

  然后李浩钟坐起身,抓起身上的浣熊,开始让无辜的精神嚮导跟着他的话语摆出姿势。

  「我一开始真的以为他要对你下手,想说作为这次任务的搭档,又是哥,自然是得先替你挡一挡——对有意思的年轻哨兵动用精神力,真的是再差劲不过了。」

  「等到他讲了几句话,眼神却一直黏在我身上,我才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也是他自己说了我才能确定的。」李浩钟抬高了Nuguri的前脚,摆出万岁的姿势:「然后我才更刻意地去控制精神力,让他继续误会下去。」

  「那原本他⋯⋯」

  「我原本没有要混淆他,但本来的目的就是要保护你跟吓阻他,所以才让精神力的网络以我们为中心发散,至于大肆外放就有点像是在宣示?」

  张夏权看着李浩钟让Nuguri划圈又摆动身体,玩得很开心的样子,也逗得自己肩上的Flame兴奋地拍动翅膀。

  「⋯⋯所以其实是误打误撞吗?」

  只见李浩钟嘿嘿一笑:「多亏他笨到不行。」

  面对李浩钟完全是恶作剧成功的表情,张夏权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那双漂亮眼睛的主人打量了张夏权好一会儿,发现年轻哨兵似乎没有其他问题要问了,于是他大大的打了一个呵欠,重新躺下,并把小浣熊也收进怀中。

  「没事的话那我先补个眠,大清早起床到现在累死了。」然后李浩钟又稍微挪动了身体,让出半张床:「你如果也要睡的话,空间留给你。」

  张夏权只能盯着手上的Flame,希望聪慧的雪鴞能指点自己要如何面对牠的主人,然后Flame却也只是歪歪头,再继续跟他大眼瞪小眼。

  他想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自己能怎么办,最后决定跟着躺上床,放弃思考。毕竟那些难以启口的、被保留的问题,也许等时候到了,浩钟哥也会跟自己说吧,张夏权想。




=============================


2019年最後一更:D

順便祝他們今天K盃首戰順利

贏或輸都好 能有精彩的表現就好了

反正只是季前賽嘛

初雪小y

flame!我爱死他了!画了一个午休的火柴人体!

服装私设有。呜呜呜火焰好难画,画不出感jio,我可以去有害垃圾桶了。


但我就是喜欢他。ε=ε=(ノ≧∇≦)ノ

【被打死】

其实最近还画了一对情头的,算是翻画,各位可以猜猜是哪俩位幸运儿呀~


然后依然是配台词环节:


——“就算是指引人一路前进的火焰,也会有期盼的东西吗?”


我配的好烂


flame!我爱死他了!画了一个午休的火柴人体!

服装私设有。呜呜呜火焰好难画,画不出感jio,我可以去有害垃圾桶了。


但我就是喜欢他。ε=ε=(ノ≧∇≦)ノ

【被打死】

其实最近还画了一对情头的,算是翻画,各位可以猜猜是哪俩位幸运儿呀~


然后依然是配台词环节:


——“就算是指引人一路前进的火焰,也会有期盼的东西吗?”


我配的好烂


就只是個話嘮。

【Flame & Nuguri】Out of the Blue(04)

老實說我沒想到大公主會續約(?


  • (暫時)不是CP向(似乎越來越趨近了)

  • 參考LOL英雄的奇幻世界+我流哨嚮AU(刀妹大公主 & 血鬼浣熊) 

  • 不是很連貫的各種短打集合


=============================


  


  从到了住宿地之后李浩钟就注意到了一件事情,但他迟迟没有说破,想着要找个合适的时机。

  他们居住的旅店一楼摆了一台琴,原木外壳,在靠近吧檯的角落。抵达时是下午,琴盖是合着的,那台琴就这样静静地被摆在一旁,等到晚上他们吃完晚饭后,才有人在那裡演奏轻柔的曲调,一旁也坐了其他住客三三两...

老實說我沒想到大公主會續約(?


  • (暫時)不是CP向(似乎越來越趨近了)

  • 參考LOL英雄的奇幻世界+我流哨嚮AU(刀妹大公主 & 血鬼浣熊) 

  • 不是很連貫的各種短打集合


=============================


  


  从到了住宿地之后李浩钟就注意到了一件事情,但他迟迟没有说破,想着要找个合适的时机。

  他们居住的旅店一楼摆了一台琴,原木外壳,在靠近吧檯的角落。抵达时是下午,琴盖是合着的,那台琴就这样静静地被摆在一旁,等到晚上他们吃完晚饭后,才有人在那裡演奏轻柔的曲调,一旁也坐了其他住客三三两两地聊着天。

  不过真正吸引李浩钟注意的是张夏权发现那台琴后的反应。

  他们隔日一早就换上轻装要去会见委託人,而走出旅店大门前张夏权的眼光一直都止不住地往摆着琴的角落飘。

  「你想去弹吗?」李浩钟尽可能装得像他没有在意很久一样问道。

  他原本预期张夏权会因为念头被看穿了而不好意思地对他笑,没想到却收穫对方再真诚不过的眼神。

  「一直都很想学。」张夏权对他点点头。

  李浩钟没有正面回答,就是应了一声。

  委託人是城裡的富商,在宅邸裡的客厅接见他们,就连已经见过风风雨雨的李浩钟仍忍不住在进门后四处打量,张夏权更不用说了,兴许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住家,嘴巴都差点合不起来。

  看到张夏权那个样子,委託人也得意了起来,笑咪咪地挥手示意他们赶紧坐下。

  在一开始收到任务资料的时候李浩钟就已经评估过难度了,毕竟搭档是张夏权,并不是什么难度很高的任务,现在坐在这裡听对方说明细节也只是再一次确认。

  李浩钟多少还是希望自己可以接手处理一些较困难的任务,不过随着经验的增加,他也明白自己必须负起指引新人的责任,他还没结合的特殊身份跟丰富资历再珍贵不过,派遣任务时塔已经不会愿意让他去冒险了。

  听完说明后也证明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大概就是帮这名富商解决一下在他的商品来源地捣乱的盗贼。李浩钟其实觉得这种事情动用到塔的体制实在是过于浪费,但无奈委託人有的是钱,既然能给出相应的报酬,那依照规定,塔就是得派人。

  加上这种任务确实可以减少年轻哨兵或是嚮导的伤亡,并且累积与人搭档的经验,李浩钟想,同时转头看向张夏权。

  张夏权还是很专注地在听委託人絮絮叨叨,一点小细节都不想漏掉的样子,让听完必要资讯就开始恍神的李浩钟觉得有些好笑——是认真过了头的年轻人啊。

  被委託人招待吃完中餐后,他们才离开那栋豪华的宅邸。回到旅店附近的大街,李浩钟确认过身边已经没有与委託人有关的人物后,才靠近张夏权身边开口问道:「你在那裡听得那么认真,就不觉得无聊吗?」

  被询问的张夏权愣愣地看着李浩钟,很显然地就是从来没有抱持过这样的想法。

  「……你在圣所训练的时候,总有上过那么几堂课是听不下去的吧?」

  「嗯……基础世界地理?」张夏权抓了抓头,乾笑了几声:「每次都不小心就睡着了,后来被派遣出去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面对张夏权的诚实,李浩钟忍不住失笑,并附和了对方:「我也是跑了很多趟任务之后才回头去恶补的。」

  「所以浩钟哥会觉得刚刚委託人讲话的时候很无聊吗?」

  李浩钟耸耸肩:「准确一点来说是因为委託人后半段讲的都是废话嘛。」

  「浩钟哥好直接。」张夏权说:「是因为我第一次出这种任务吗……我不觉得有那么没意义啊?」

  「这样很好啊,有热情是好事。」李浩钟微笑着说,语气认真得让张夏权不太知道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他跟在李浩钟后头进入旅店,看着对方伸了懒腰,一时之间不太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总之呢……随着经验多了,你就会知道我的意思了。」

  张夏权还没想到该怎么回答,思考的同时就顺着习惯往阶梯去,没注意到李浩钟在进门之后压根儿没想到要上楼回房,而是直直地走到角落的那台琴前。

  同样在一楼的旅客对着李浩钟的方向吹了口哨才把张夏权唤回神,他终于转头看向李浩钟,年长的嚮导就是指了指离他最近的椅子,示意张夏权坐下。

  在张夏权入座的过程中,李浩钟已经拉好椅子、打开琴盖,并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好好地坐在那台琴前,开始活动手指了。

  「浩钟哥……?」张夏权看到李浩钟的手放上琴键后,忍不住迟疑地问道。

  对方却只是转过头对着他笑,然后再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一口气。

  从李浩钟手裡流淌出的琴声是张夏权没想像过的,或者说,他没想到今天早上那个轻描淡写带过去的话题会被李浩钟这样记着,最后化成真实的音符展现出来。

  李浩钟把手从琴键上举起后先是对身后的陌生人点头致意,才转向坐在一旁的年轻哨兵。张夏权看着他的眼神几乎在闪闪发光,比之前展现出的任何崇拜和敬佩都更没有保留。

  「虽然只是兴趣程度,但回想起来其实也弹满多年了。」

  看着愣神同时却也藏不住欣赏的张夏权,李浩钟就是再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继续演奏。

  等到李浩钟把熟练的曲子都简单弹过一轮,得到其他听众的掌声后,他终于整个人转过去面对张夏权,后者眨眨眼睛,看起来像在等待李浩钟的下一步。

  「想弹吗?」他问。

  甚至不给张夏权拒绝的机会,李浩钟说完话就主动伸手搭上张夏权放在膝盖上的手,站起身,轻轻地拉了拉年轻的哨兵,引导他坐上自己几秒前所待的位置。等张夏权坐定后,李浩钟才绕到他身后,并扶着张夏权纤长的手,对准正中央的琴键稳稳放了上去。

  「琴键认得吗?」他问,得到张夏权肯定的回复后又说:「先从右手开始就好。」

  张夏权缓缓地用中指按下琴键,木造的共鸣箱发出了沉稳而饱满的音。

  他又试了别根手指头,弹奏出不同的音符。

  「其实这满直觉的,不觉得吗?」李浩钟说:「就算是初学者,也能很轻鬆地弹出一些东西来。」

  看着张夏权熟悉完琴键的触感,李浩钟又告诉他简单的民谣中一小段是如何排列的,然后默默看着张夏权磕磕绊绊地把曲调给编织出来,在需要的时候提点他,直到原本零散的音符被拼凑成小节,再堆叠成乐句,最后成了顺畅悦耳的旋律。

  李浩钟也没有想要询问张夏权的想法,他光是从对方的侧脸就能看出张夏权的神色有多么兴奋且满足。于是李浩钟很自然地把左手也跟着搭上琴键,当张夏权带着疑惑的眼神转头看他的时候,他就只是笑了笑,然后开口:「你就跟刚刚一样弹就好。」

  当张夏权再次按下琴键,李浩钟随即跟着补上了低音部的合音,年轻的哨兵小小地倒吸了一口气,却又立刻稳住思绪,继续弹奏他的部分。

  在李浩钟的协助下,张夏权完成了他第一次的演奏。最后一个音结束后,陌生旅客的掌声吓得张夏权小幅度地抖了一下,他在李浩钟似笑非笑的眼神下慌慌张张地对着远处的那人点头,然后才坐正了,好好地面对李浩钟。

  「谢谢浩钟哥。」张夏权认认真真地低下头,对着面前的嚮导说道。

  「喜欢吗?」

  张夏权点了点头,然后又肯定地说了一次喜欢。

  「那就太好了。」李浩钟顿了顿:「任务结束之后还想再学的话,再来找我就好,我那裡有琴。」

  在张夏权回答前,唐突地有第三者的声音插入他们,他们转头一看,发现正是一直在另一个角落聆听的那名旅客。

  打完招呼后那人脸上带着暧昧不明的笑,张夏权礼貌性地正要回应,却在来得及出声之前感受到李浩钟收敛的精神力突如其来地爆发,强势地压迫着他们周遭,让张夏权不得不把话给保留在嘴裡。

  Flame在这时候也被召唤出来,并静静地停在张夏权的肩上,理所当然地彷彿自己其实是张夏权的精神嚮导。

  发生什么事了?他忍不住想问,在李浩钟用半个身子挡在自己面前后,这样的念头更加强烈,但李浩钟这陌生的一面让张夏权无所适从,只能伸手轻抚肩膀上的雪鴞,并想办法尽快搞懂认识以来一直都冷静温柔的前辈,怎么会突然对一个陌生人抱持这麽大的敌意。




=============================


前一陣子在寫其他東西所以這篇有點延誤了

如果有人在等的話那...抱歉:D(誠意0)


彈鋼琴的這個梗想寫一段時間了,想學鋼琴的浣熊以及休閒娛樂之一是彈琴的大公主,其實也滿剛好的?

這整個故事本來預計會是可以分開看的各個段落...但這次寫得有點太長orz

所以就留個未完待續,下次更新應該會把這個事件寫完(吧)

Misuki_momo

反派自白(6)

#诞生之地


  骑士坐在齐腰的芦苇丛中,它们的芽与茎全都混合,扎进一片带腥气的泥土中,大地上薄薄一片水层,没有岩石人烟,只有坑洼与水塘,绿色的月光倾斜而泻,风声冷清,世界呈现史前的姿态。

  我抚摸裸露的土地,触及时它变成一块水晶模样娇小的器皿,被握在手心,纤毫毕露,无尽细节,无穷噩耗。土地变为海洋,海洋隆起成山脉,山脉轰然崩碎,千万亿年深藏在地心秘不示人的月光闪亮,月光裂解,我眼睁睁地看着从中生出一个幼儿,脏腑被雨水的足尖敲击,四肢由岩浆的锤柄锻造,河流吹送一口气,它从其中岿然成型,走下来,高台下无尽的阶梯,我逾越过这距离眺望你,像携手的情侣,我们并行在大...

#诞生之地




  骑士坐在齐腰的芦苇丛中,它们的芽与茎全都混合,扎进一片带腥气的泥土中,大地上薄薄一片水层,没有岩石人烟,只有坑洼与水塘,绿色的月光倾斜而泻,风声冷清,世界呈现史前的姿态。

  我抚摸裸露的土地,触及时它变成一块水晶模样娇小的器皿,被握在手心,纤毫毕露,无尽细节,无穷噩耗。土地变为海洋,海洋隆起成山脉,山脉轰然崩碎,千万亿年深藏在地心秘不示人的月光闪亮,月光裂解,我眼睁睁地看着从中生出一个幼儿,脏腑被雨水的足尖敲击,四肢由岩浆的锤柄锻造,河流吹送一口气,它从其中岿然成型,走下来,高台下无尽的阶梯,我逾越过这距离眺望你,像携手的情侣,我们并行在大道中,众人向我们走来,走过我们,我们便在人潮中逆流而上。

  最后时刻,剑帝抬起头,古籍中一字一字地他看下去,缝里行间满满当当填进他们的脚注,然后时间訇然合上旧本,灰尘像精灵,空中飞舞一段时间,然后躺到平面上,不再动弹。剑帝用手摸索灰烬,摸到灰烬死蛇一样的韧皮,于是我终于心死,在冰冷的月光下噤若寒蝉。

  整个世界所有的大陆瞬间下沉,掀起的巨浪湿透了天,只剩间隔天堑咫尺的你与我,分别在一块脚印大小的高柱上,在世界贯通的一块大湖中,借助世界的巨镜遥相眺望,身边是一眼望不尽的湖水。

An
flame小可爱! 最近发生了...

flame小可爱!

最近发生了好多事啊,希望炎小黄不要太自责了啊,不管发生什么还是有粉丝在你背后的グッ!(๑•̀ㅂ•́)و✧

flame小可爱!

最近发生了好多事啊,希望炎小黄不要太自责了啊,不管发生什么还是有粉丝在你背后的グッ!(๑•̀ㅂ•́)و✧

An

p1私设歌姬炎黄
p2稿子
p3flame

p1私设歌姬炎黄
p2稿子
p3flame

深夜蹦迪芙蕾塔

受瞒着自家攻的二十件事(上)

咳咳,CP不同的啊

莫名反差萌

内含CP:SF(ShadowXFool),JF(JokerXFlame),W粉(WildX粉鱼),岷炎,五橙

————————————

一,半夜偷偷翻冰箱【五橙】

身为吃货,吃美食对于橙子来说是生活的一大乐趣。

可是最近橙子逐渐上涨的体重被五歌注意到了,于是五歌认为这样不行,要让橙子减肥。

除了晚上睡觉,二十四小时盯着橙子,不让她偷吃。

迫不得已,橙子只好半夜偷偷用时间魔法定住睡觉的五歌,自己偷偷跑去吃蛋糕。

二,樱花糕点【JF】

其实Flame喜欢樱花,也喜欢用樱花做糕点,甜甜软软的樱花糕,度数不高的樱花酒,冒着淡香的樱花茶,浅粉色的樱花团...

咳咳,CP不同的啊

莫名反差萌

内含CP:SF(ShadowXFool),JF(JokerXFlame),W粉(WildX粉鱼),岷炎,五橙

————————————

一,半夜偷偷翻冰箱【五橙】

身为吃货,吃美食对于橙子来说是生活的一大乐趣。

可是最近橙子逐渐上涨的体重被五歌注意到了,于是五歌认为这样不行,要让橙子减肥。

除了晚上睡觉,二十四小时盯着橙子,不让她偷吃。

迫不得已,橙子只好半夜偷偷用时间魔法定住睡觉的五歌,自己偷偷跑去吃蛋糕。

二,樱花糕点【JF】

其实Flame喜欢樱花,也喜欢用樱花做糕点,甜甜软软的樱花糕,度数不高的樱花酒,冒着淡香的樱花茶,浅粉色的樱花团子…

而且意外的好吃,实在看不出来这位最强使徒居然会做那么多甜点。

Flame会在Joker回来前做好糕点摆在桌上,却总在Joker问起的时候说是买的。

Flame一点也不希望Joker知道这些是他做的,因为他总感觉这有点…娘。

三,甜食【SF】

Fool热爱甜食,因此他总会在家中的各个角落摆上各式各样的甜食,大多是买的,街上每一家甜品店都被他吃过了一遍。

原本Shadow也由着他随便吃,直到某天Fool喊牙疼,一查查出了好几颗蛀牙,就像橙子一样,Fool每天的甜品也被限制住了。

Fool大声表示了自己的不满之后倒也没再闹,Shadow欣慰的认为他的孩子气终于慢慢消失掉了。

其实不是,只是Fool找到了新的甜品来源而已——他那位有着少女心的红发同僚。

毕竟他抓住了这位同僚的把柄,让他不得不接受雨自己的合作关系。

四,绘画本【W粉】

Wild和粉鱼都是腐女界的绘画大佬,她们都有自己的绘画本,不是那种画本子用的,就是画自己喜欢的,想画的东西都本子,有点像日记。

粉鱼无意间发现书架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本子,拿出来一看,发现是Wild的绘画本。

粉鱼的好奇心立刻膨胀起来,她朝着四周看了看,确认Wild没来以后悄悄的翻开了绘画本——里面满满的都是她,读书的时候,练习魔法的时候,发呆的时候…

就像粉鱼的绘画本都画的Wild一样。

五,抱枕【岷炎】

籽岷要出远门,要去三天,走之前,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叮嘱自家恋人要注意的事情,直到对方催促他快些离开。

籽岷刚走,炎黄就开始为所欲为,把平常籽岷在的时候不能做的事通通做了个遍。

然而第一天还好,后来就怎么也提不起玩的精神了,满脑子想着籽岷现在好不好,有没有遇见麻烦…总而言之,就是想他。

最后一天晚上炎黄躺在空荡荡的双人床上,心里莫名的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睡着,第二天早上醒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抱着籽岷的枕头。

然后他突然听见了开门的声音,籽岷回来了!被吓了一跳的炎黄立刻将枕头放了回去并暗自庆幸没有被发现。

六,战争后遗症【JF】

Flame在战争中见过同伴残缺的尸体,见过敌人狰狞的面孔,见过自己满手的鲜血,站在满地横尸的中间。

这本是他和炎黄共同的记忆,在分离的那一刻,Flame犹豫了一瞬,终是选择带走这段回忆,他想,炎黄只是孩子,不应该承担这些,交给他来就好,然而他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这些回忆仍然留下了它们的礼物——战争后遗症,因此,在无人陪伴的情况下,Flame常常会做噩梦,尤其是雷雨夜,比如现在。

Flame坐在床上,痛苦的抱着头,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要去想,不要去听,但就算闭眼,战友们血淋淋的面庞也会在眼前闪现,他仿佛又置身于战场,脚边是遍地尸体,耳边是绝望的嘶吼。

他挣扎着,一步步走着,前进着,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的,什么也看不清楚,最终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冷汗一滴滴流下,Flame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幻觉中挣扎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何时睡去的,反正第二天醒来的时候Joker已经回来了,而自己正安然躺在他的怀中。

即使睡了一觉,但Flame依旧疲倦,于是,他将头靠到了Joker的胸口,准备好好地再睡个回笼觉的同时庆幸着Joker没有发现昨晚的事情。

他不想让他担心。

八,王位【W粉】

在未来,粉鱼终究是要继承王位的,而女王需要挑选自己心仪的男子共同管理王国。

但粉鱼舍不得Wild,她不想要什么如意郎君,她眼中的国王只有一位,那就是Wild。

看着Wild的画本,粉鱼默默地下定决心:她才不会挑别人呢,要挑就挑Wild!

即使父王和母后不会同意,但即使是让我放弃这个王位,换得和她长相厮守,那也是值得的!

九,开放式家长【五橙】

橙子忐忑不安的在父亲的房门前徘徊着。

橙子还没想好该怎样告诉父亲有关于她和五歌的事情,她不知道父亲是否会同意,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会被逐出家门…

不过怎样都好,我就是喜欢甜甜五!

在这种勇气的驱使下,橙子毅然决然的扣响了房门。

得到父亲允许进入的回应后,橙子推开门站到了父亲身边咬咬牙开口道:“父亲,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哦…这样的话,请人家来吃个饭吧。”

“可…可她是女孩子…”

面包男爵放下了手上的羽毛笔,微笑着看向橙子,说出了一句让橙子感恩至今的话来:

“那又怎样,女孩子也是要吃饭的啊。”

十,无需顾虑【岷炎】

说真的,炎黄一直觉得自己和籽岷的差距真的很大,籽岷有的能力他都没有,他能做到的籽岷也可以…至少是大多数。

比如跑酷,他永远追不上籽岷,只能看着他的背影逐渐远去。

我想缩短我们之间的差距,我想成为站在你身边的搭档,就像站在福尔摩斯身边的华生那样,而不是永远只能无助的看着你的背影。

和籽岷对照下来,他们的组合简直像是丑小鸭和白天鹅站在了一起。

“哎,所以Flame,你说,籽岷是怎么看上我的啊?他会不会是一时兴起想玩玩吧?”炎黄趴在咖啡桌上,将以上的感觉叙述一边以后,郁闷的询问自己曾经的同体先生。

Flame抿了口奶茶,说道,“我又不是籽岷,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看上你,但我知道,他看上你一定有他的理由,而且绝对不是玩玩,比方说,他就是爱着你。”

还没容炎黄说话,Flame扭头看向了窗外,“你的白天鹅先生来找你了,我这边Joker也开始催我回去了。”

Flame站起身,笑了笑走出两步后突然回头说到:“你知道到了故事的最后,自卑的丑小鸭长成了白天鹅吗?”

炎黄愣了愣,笑了,明白了啊…这段猜疑就藏进心底好了,才不要让籽岷嘲笑呢!

——————————————

剩下十题下次写

我懒了

Misuki_momo

碎片(f)

  你将他从河里捞起,宛如捧起一堆碎裂的藕泥,骑士红褐色头发随着呼吸紧紧黏附在后脑上,盔甲的碎片溅在河水里七零八落。你用指间去探骑士颈脖间一道暗红的动脉,感受到血液隔着纤薄的皮肤,在手上微弱却不容置疑地簌簌流过,像永不干涸的静河。


  到方块学园时,炎黄仍然昏迷不清,脊背向来笔直地挺拔,此时舒适地贴合在河床上,冰冻水滴凝成的尖匕首,骑士戴着这刀削般的颈环,安详如同休眠。


  芦苇飘荡,圆月在初阳升起时渐隐,一片透明的空间中,校长感到骑士可以忘得很漂亮,比清醒时更真实,更百转千折,一声叹息后璎穗被微风梳得纤毫毕露,平滑如清漆的编织逐渐被水流...








  你将他从河里捞起,宛如捧起一堆碎裂的藕泥,骑士红褐色头发随着呼吸紧紧黏附在后脑上,盔甲的碎片溅在河水里七零八落。你用指间去探骑士颈脖间一道暗红的动脉,感受到血液隔着纤薄的皮肤,在手上微弱却不容置疑地簌簌流过,像永不干涸的静河。


  到方块学园时,炎黄仍然昏迷不清,脊背向来笔直地挺拔,此时舒适地贴合在河床上,冰冻水滴凝成的尖匕首,骑士戴着这刀削般的颈环,安详如同休眠。


  芦苇飘荡,圆月在初阳升起时渐隐,一片透明的空间中,校长感到骑士可以忘得很漂亮,比清醒时更真实,更百转千折,一声叹息后璎穗被微风梳得纤毫毕露,平滑如清漆的编织逐渐被水流柔和无形的手松解开,所有的记忆全都没有消失,而是被一只箱暂存,世界的箱,妥帖安排着诸多事项有条不紊地进行,行进中命运只不过换了一种表现形式,现在我们欢迎你回家,炎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