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lorent mothe

10万浏览    1667参与
魔法师七柠六

他好好看😭


不知道是AI修复原因还是小熊最近病了,前面那几张脸红扑扑的

他好好看😭


不知道是AI修复原因还是小熊最近病了,前面那几张脸红扑扑的

魔法师七柠六

我会进行一些考古。

(LOF居然可以发十张图吗)


其实p8有清晰版的…但AI修复失误了,有点惨不忍睹。

放彩蛋了,需要自取。

我会进行一些考古。

(LOF居然可以发十张图吗)


其实p8有清晰版的…但AI修复失误了,有点惨不忍睹。

放彩蛋了,需要自取。

时清47

最近的一点鱼

p1音乐天使米扎特

p2很难不爱的Zaho皇姐

p3初版法罗朱为罗密欧操碎心的毛球和班班

p4梨花头flo熊🤤

最近的一点鱼

p1音乐天使米扎特

p2很难不爱的Zaho皇姐

p3初版法罗朱为罗密欧操碎心的毛球和班班

p4梨花头flo熊🤤

鹰隼入竹林

后天手术,摸🐟压压惊🤤

有时乖乖米有时凶凶米真的爱死了,,这个男人笑起来怎么这么好看呜呜呜感觉被治愈死了


(私心tag歉

后天手术,摸🐟压压惊🤤

有时乖乖米有时凶凶米真的爱死了,,这个男人笑起来怎么这么好看呜呜呜感觉被治愈死了





(私心tag歉

UTod·Salieri

【搖滾莫札特】法札深意與細節整理 (按照歌曲順序)

1. 小提琴开场与安魂曲: 开场小提琴家听到的音乐是莫札特的降E大调交响协奏曲,这首古典曲目的谱是在莫札特过世多年才被发现,呼应了小提琴家所提莫札特正在回应着他,即便过了这么多年,莫札特音乐的魔力依旧折服所有人。之后布幕拉开紧接安魂曲震怒之日, 与结尾安魂曲末日之泪相对应,也暗喻整部剧的主题:活到极限。另外震怒之日歌词所提到的审判者降临,也暗示了前一任主教的过世,接任的科罗雷多则不待见莫札特。

2. 挑战陈规: 姊姊的钢琴裙呼应了历史上的姊姊擅长钢琴 (点题: 莫札特的一生便是在挑战陈规)。由父亲与姊姊合唱挑战陈规则象征了...

1. 小提琴开场与安魂曲: 开场小提琴家听到的音乐是莫札特的降E大调交响协奏曲,这首古典曲目的谱是在莫札特过世多年才被发现,呼应了小提琴家所提莫札特正在回应着他,即便过了这么多年,莫札特音乐的魔力依旧折服所有人。之后布幕拉开紧接安魂曲震怒之日, 与结尾安魂曲末日之泪相对应,也暗喻整部剧的主题:活到极限。另外震怒之日歌词所提到的审判者降临,也暗示了前一任主教的过世,接任的科罗雷多则不待见莫札特。

2. 挑战陈规: 姊姊的钢琴裙呼应了历史上的姊姊擅长钢琴 (点题: 莫札特的一生便是在挑战陈规)。由父亲与姊姊合唱挑战陈规则象征了他们内心的渴望。父亲寄希望于莫札特,姊姊本身则也是音乐天才,只是因为自己的性别而被埋没,两人都希冀有不同的人生。

姐姐的鋼琴裙

3. 好事之徒: 好事之徒用了不协调的曲调代表了莫札特的桀敖不驯,与他和世人的看法背道而驰,却依然坚持己见,对自己的天赋充满信心,也接续了挑战陈规歌名所传达的主旨。小米标志性的「鹦鹉叫」更是强化了莫札特与周遭人的不同。

4. 冰棒曲: 改编自小星星变奏曲的小调段落。这首带有后设视角。绚丽却又冷酷的色调暗喻了阿洛的别有用心与莫札特为她所吸引, 而她带点机械的动作象征着当时女性只能依附于男性。在剧组上的一些电视节目宣传中,这首歌由姊姊与阿洛合唱,暗喻着在别人的故事中,姊姊便是另一个阿洛。历史上的姊姊也确实与剧中阿洛有类似境遇,同样无法与自己的爱人结合,为了提升社会地位而嫁给了更为优渥的丈夫。

5. 妈妈请听我说: 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小星星,原曲是法国流传的一首儿歌,歌名就叫「妈妈请听我说」,之后被莫札特改编成变奏曲,这里暗指了康丝坦斯最终将以她的真诚打动莫札特。

6. 九泉之下: 姊妹的针锋相对之下却又存着亲情。和解的部分是后设, 并非发生于当下。阿洛的演员火星姐提到过她的扇子是盔甲,隐藏了底下那颗易受伤的心。可以注意到阿洛全程举着扇子, 只有和解的段落将扇子放下, 代表着唯有和解那段是阿洛真实的内心。

7. 谴责父辈: 父亲背后的烈火形象与下半场的唐璜遥相呼应,歌词中多次引用了圣经。在这里,象征着社会的小丑首次出现,逼迫莫札特臣服。小丑的造型反应了18世纪法国喜剧的表演风格。


小丑的造型

8. 纹我: 这首歌总共有六个层面可以探讨, 第一层为这是献给巴黎的情歌, 当中的对象从始至终都是巴黎。第二层则是以活泼欢快的曲调描述悲伤的剧情, 此举与下半场的人间闹剧: “这是喜剧? 还是悲剧?”, 以及卓别林: “人生近看是悲剧, 远看是喜剧” 呼应。第三层则反应了莫札特本人的作曲风格: “一个人处在剧烈的愤怒中就会冲破所有规则、分寸和本来的目标,他不能自制(音乐也就不能自制),但音乐在最可怕的情况下也不能去伤害耳朵。” 这是莫扎特的魔力,他在激起人们的渴望后,又轻快温柔地抚平,把欺骗雕琢成美丽赐予听众。第四层纹我前奏改编自土耳其进行曲。而不论在剧中,还是演唱会,土耳其进行曲出现在莫札特与康丝坦斯感情的关键(另一次是出现于被单下的癫狂独白前,也就是莫札特与康丝坦斯开始公然谈恋爱,最终走向婚姻),也因此象征与阿洛感情的结束, 和小康感情机会的开始。第五层对应了下半场萨列里的胜利的牺牲者,可以注意到纹我与胜利的牺牲者节奏伴奏非常类似。在纹我中,莫札特企图融入巴黎,取得公众的信任,在胜利的牺牲者中,萨列里试图逃离公众对他的追捧,两首的相像达到了反向呼应的效果。第六层剧外作为邀情观众进入法札世界的歌曲(此时的观众便是剧中的巴黎)

9. 假面舞会: 当黑纱幕垂下,阿洛伊西亚进出纱幕之间,舞台呈现梦境(/心魔)与现实交错。莫札特光怪陆离的梦境以哥特舞的形式呈现,与下半场甜痛的哥特舞对称。

10. 睡玫瑰: 这首歌共有两层涵义, 第一层: Under the rose 象征秘密(音乐家依附于贵族之下, 只能写权贵所允许的内容), 莫札特决定撕碎这秘密的表面, 夺回话语权, 大胆拥抱玫瑰的芬芳, 至死方休, 第二层: 与德札的呼应。在睡玫瑰管风琴段落时,莫札特有明显吃痛的两声, 象征着被自己的才华刺伤(类似于德札中阿玛迪刺向莫札特), 而睡玫瑰结尾, 莫札特倒下, 才华却翩翩起舞, 意味着他终将为自己的才华而死。另一个解释则是睡玫瑰foreshadow了整个下半场, 穿着制服打鼓的士兵代表着依旧活在体制内的贵族与音乐家 (萨列里, 罗森伯格等人), 莫札特走在他们之前, 暗喻着他前卫的思想, 不惜与他们为敌, 管风琴段落的嘶吼是对于自由的吼声, 而鼓声则表示时间, 不间断的催促着莫札特走向自己生命的尽头, 而结尾莫札特的倒下也暗示了整部剧的结局, 但玫瑰姊姊舞动着也代表着即便莫札特死去, 他的才华与音乐将永被铭记 (亦呼应了开头)


玫瑰姊姊按壓莫札特的動作,與德札呼應

11. 人间闹剧(庆祝费加罗): 改编自歌剧费加罗的音乐, 与庆祝费加罗相呼应, 官摄当中野兽第一次出现, 其代表莫札特心魔, 由Nuno 饰演, 因为他是莫札特B角, 这个角色可以帮助他更了解莫札特。这里高音姊姊首次出现,她对莫札特的指责也象征了若莫札特听从父亲,臣服于科罗雷多,他将无法完全发挥自己的才能。高音姊姊除了是当时的女高音卡瓦列里外,同时也是莫札特才华的具象。

12. 我走过的地方:活泼欢快的Place Je Passe是最能代表莫札特精神的一首曲子,在这里,莫札特多次提到了上半场挑战陈规,好事之徒,乃至纹我跟睡玫瑰都反覆强调的特质:他是一个狂人,一个不照世俗规范的人,也映照了法札的谢幕曲:站起狂人。

13. 爱之眩晕: 康丝坦斯的独唱,与男舞者的互动暗示着她不缺乏追求者,然而莫札特是她唯一的真正所爱。

14. 后宫诱逃: “悲伤已成为我的命运,因为我被迫与你分离……”代表着莫札特与萨列里的相似, 莫札特可能成为萨列里, 萨列里也可能成为莫札特, 与活到爆莫萨“结合” 呼应。

15. 甜痛: 也可视为后设, 即便莫札特死后, 萨列里依旧被莫札特的音符所折磨着, (2018上海巡演时, 萨列里被扼住咽喉时, 黑嗓被憋了回去, 或许可与史萨呼应, 一生都无法摆脱莫札特的阴影, 即便想为自己发声也无法改变谣言), 莫札特指挥着音符象征莫札特是萨列里之后一辈子痛苦的来源。另外,最一开始,包含专辑中甜痛都是全剧组一人一句,可能来自于德札众人歌颂莫札特歌词:「他赐予我们甜蜜的痛苦。」也就是所有人都能从莫札特的音乐中感受到这甜蜜的痛苦,而不单单只是萨列里。

16. 被单下的癫狂独白: 分三层, 第一层代表着婚礼几乎都是女性兴奋筹备, 男性遵照她们,演唱会版中间加一段土耳其进行曲, 如前所述,土耳其进行曲在剧中代表着莫康的感情。第二层, 让戏剧中的姊姊唱出历史上姊姊内心的渴望。第三层, 结尾出现的著现代装的摄影师代表了这是以莫札特人生故事包装讲述现代社会价值,亦有后现代主义的呈现 (也许也有Who lives, who dies, who tell your story 的含意? 这个故事是当下被叙述着, 被记着的)

17. 杀杀服你: 与阿玛迪斯电影的呼应: 是第一首被弹出来的曲子, 阿玛迪斯的开场也是萨列里试图自杀, 既是故事起点也是终点(后设, 从杀杀MV开头的纹我及一句的活到爆可佐证杀杀实际发生于莫札特死后), 萨列里在这里呼喊的是被绝对压制之下的求救和挣扎。间奏中钢琴的低音强点和歌词中 “déconcertant concerto”(令人张皇失措的协奏曲)的叠韵形成了三维的节奏呼应,不仅仅是想被理解,更是想被人认作声响的暗示。其晦暗、压抑被如同重重的脚步声不断接近。

18. 庆祝费加罗: 歌词句句与人间闹剧呼应 (也是人间闹剧的曲调, 改编自歌剧费加罗段落)

19. 睡吧, 我的天使: 歌词与历史上姊姊人生呼应, 莫爹旁的舞者造型与唐璜当中恶魔造型相似, 暗喻唐璜是莫札特因应父亲之死创作的歌剧

20. 醉酒歌: 改编自魔笛帕帕基诺, 与阿玛迪斯电影呼应, 跟纹我节奏相似(可能是姊妹曲, 纹我是恳求着民众的接纳, 醉酒歌是得到了公众的追捧却不断逃离)

21. 安魂曲末日之泪: 与开头呼应, 已经被康丝坦斯扶到床上的莫札特听到了这里象征着他的天赋才华的女高音悠然的歌声, 他仿若着了魔般, 缓缓地对着她伸出了手, 像是做着最后的求救, 她回应着, 两人的手隔空相对, 然而在这之后, 莫札特再度倒下, 女高音却只是冷漠的转身。他最终还是臣服于自己的天赋, 并为它而死。


11版莫札特與高音姊姊相對

22. 活到爆: 旋律上来说, 这首歌闪耀着正向的光芒, 部分歌词也是如此: “如将有一死, 我们终将活到极限”, “愿我们的欢声笑语, 愚弄了时光,嘲弄了死亡”, 最后更是以女高音做为整首歌的升华, 包含整个舞台的设计似乎都暗示着莫札特最终上了天堂。但当歌词被仔细审视, 并与这首歌之前的剧情做连结, 会发现它其实还是带了命定的悲哀, 歌词中将所谓的“天堂” 称呼为“一无所有的地方”, 歌词当中也处处与莫札特说过的话相应对: "我一直不能向你解释我的这种感觉,这是某种心里空荡荡的(这使我痛苦)、一种永远得不到满足的渴望,因此从来不会停止,一直延续,还日甚一日。" "不愿再提,然而我们又总被欲望之绳牵引。即使昨日重现,也不会停止抱怨......"


活到爆的和解



魔法师七柠六

Flo笑起来太好看了,太治愈了

梨花头永远滴神


似乎混入了奇怪的东西(咦?)

Flo笑起来太好看了,太治愈了

梨花头永远滴神


似乎混入了奇怪的东西(咦?)

一棵安静的板蓝根
给大家介绍下我老婆Billy...

给大家介绍下我老婆Billy Romance。弗洛朗?不认识。

给大家介绍下我老婆Billy Romance。弗洛朗?不认识。

菜鸟不飞了

【miflo】教父

【努力】仿《教父》的画风

咕咕咕产物

新……新年快乐【?】


     老教父的书房里那座古老考究的钟敲响了三下,此时的Mikele将一支烟夹在指间,Merwan想为他点燃烟卷,却被制止。

     现在还不是抽烟的时候。

     对面的男孩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的“不幸遭遇”——

      “她怎么敢!”男孩歇斯底里地喊着,浅棕色的眼睛因为...

【努力】仿《教父》的画风

咕咕咕产物

新……新年快乐【?】









     老教父的书房里那座古老考究的钟敲响了三下,此时的Mikele将一支烟夹在指间,Merwan想为他点燃烟卷,却被制止。

     现在还不是抽烟的时候。

     对面的男孩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的“不幸遭遇”——

      “她怎么敢!”男孩歇斯底里地喊着,浅棕色的眼睛因为“委屈”而通红,“她把我从赌场赶出来了!她怎么敢!”

      Mikele看了他一眼,男孩明显没有停下来的趋势。Mikele站了起来。

      “到这来,我的孩子,到这来。”Mikele张开双臂,抱住了男孩。他将嘴唇贴在男孩的头发上,小声的地说着,“嘘——嘘,没事了,我会处理的。”

      “Thank you……”男孩从Mikele那得到了他想要的保证,他平静了下来,眼角似乎挂着泪珠。男孩颇为“感激”地吻了又吻Mikele的手背,一遍又一遍地重复“Thank you, godfather,thank you……”

       Merwan开了门让男孩出去,“你该管管他的……”

       Mikele将烟叼在嘴里,这位新首领的脸上看不出对于刚刚发生的事的喜怒哀乐。Merwan识相的将烟点上,吻了吻Mikele的手背也退了出去。

      Mikele注视着Merwan关上门,他吸了一口烟,从层层信纸下面抽出一叠老照片。Mikele夹着烟,翻动着照片。那组照片已经很久了,久到Mikele都快忘了是在什么时候拍的了,只能隐约记得是在十几年前,也可能是二十年前。没办法,他才刚刚接替老首领的工作,有太多烂摊子等着他去处理了。

     窗外传来小孩子的嬉笑声,那些中就有两三个是他的教子。他的教子本就很多,大部分归功于那些被他帮助过的人实在太多,还有一小部分是来自他的所谓的“亲戚”的孩子——有一个威名显赫的“亲戚”在这样的时代总归是件好事。在他还没接管家族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教子,比如刚刚离开的那个男孩。Mikele翻动照片的速度慢了下来。他突然觉察到自己的心跳动得飞快,Mikele的指尖划过一张已经泛黄而看不清脸的照片,照片是两个笑容洋溢的年轻人——

     那时候,Mikele刚刚与某个政治家的女儿结婚,也还没有接手家族生意,整天出入舞会或者酒吧。Mikele就是在一间不起眼酒吧里遇到了Florent,不过那间酒吧现在已经破产了,只留下了一个被前来索债的人砸得稀巴烂的店铺。

     Florent的父亲从事的是最传统的烟酒行业。烟酒行业,那可是另一个黑手党家族的垄断产业。Mikele拿着Florent父亲的资料,料想着他应该很快会来寻求自己家族的庇佑。不久,当Mikele再次光临那家酒吧时,Florent的父亲跟了上来,将Florent推到Mikele面前,用一种几近哀求的姿态道:“先生,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他需要一份工作,如果您愿意的话……”

      Mikele遵从着父亲的指示在一番名为理解实则拒绝的交谈来回中正打算驳回Florent父亲的请求。他扫了一眼旁边的Florent。年轻的Florent腼腆得有些沉闷,浅棕色的眼睛里透露着些许不安。那双眼睛与Mikele对视了一眼就匆匆移开。

      “我同意了。”

      “您……什么?”

      “我说,我同意了。”

       Florent的父亲有些难以置信,多少人跟他提到过,Loconte家族不会冒着触怒烟酒巨头的风险去帮助他一个无名小卒,这事根本不可能办成,就连他自己对此也不抱有太大期望,他的上衣口袋里甚至装着已经买好的机票。

      “那……”

      “我会给他安排工作的,我想我还缺个保镖……”

      不得不说,Florent是一个不错的保镖。几次各大家族“协商”后,Florent凭借自己强大的执行力和从不过问的聪明让Mikele的父亲在得知Mikele收下了Florent的大发雷霆之后也保持了默许。

      不过,麻烦并不会因为Loconte家族的名声大噪和一个得心应手的保镖而止步。

      在有些昏暗的舞会中,Mikele推开了试图靠在自己身上不知哪家的小姐,一把拉住了从旁边经过,试图假装没看见一切的Florent。

       Mikele压低了声音:“看到那边那个拿着香槟的老头没?”

       Florent瞥了一眼,稍稍侧身将Mikele挡在身后,然后缓慢地点了一下头。烟酒大亨,Florent在心底告诉自己。

       “他要杀我。”Mikele以一种好像在称述“今天天气不错”的语气讲出了这句话。

       Florent微不可察动了动,没说什么。

       “不用担心。”Mikele拍了拍Florent,又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跳舞吗?flo。”

        Florent的舞技糟透了,不到一首歌的时间,Mikele原本光亮的皮鞋就已经是遍布鞋印。Florent有些愧疚的盯着Mikele的眼睛,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往下移动。一个过分的旋转之后,两人跌倒在窗帘后面。

       “还不算太糟,对吗?”Mikele看着Florent红得透亮的耳尖放声大笑。

        圣诞节一向是Loconte家最热闹的时候,Mikele在已经收拾干净的厨房里找到了一个人的Florent。

         “我记得我是给你放过假的。”

         “是的,Loconte先生。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为什么不去客厅,大家都在那。”

          “你害怕跳舞吗?”

          “什么……不,不是……”Florent的声音越来越小,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出自己的理由。客厅传来音乐和人们欢笑的声音,Florent浅棕色的眼睛里又一次透露出了不安,“Loconte先生,回去吧……”

          “为什么?”Mikele的眼神里流出不满,也许还有受伤。

         音乐声渐渐盖过了欢笑声,客厅的人们似乎都在享受着这一刻的平静。Mikele拉起Florent的手,没等Florent反应过来,两人已经在狭小的厨房里跳起了舞。音乐比舞会的慢多了,两人在厨房里缓慢地摇摆着,这一次Florent没有再踩到Mikele的脚。

       音乐声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厨房的木门被“砰”的一声,撞到墙上又弹开,Mikele早已不见踪影,只有Florent穿着Mikele的衣服平静地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和气急败坏地来访者……

         后来,Mikele就从不知道那里带回来一个小男孩,听家里的女仆讲,好像是那个叫Florent的侄子。

         几声敲门声把Mikele唤回现实,身为新任首领,有太多人想要来拜访了。Mikele最后看了一眼照片,站起身来,将那张照片丢进壁炉,照片很快在火舌中卷成一团。

         “进来。”

         那年圣诞节的来访者站在Mikele面前,他看上去比那时更苍老了,一条腿好像受了枪伤。

         “好久不见……”

         “确实是好久不见。”Mikele微不可闻地笑了一声,  “说吧,这次又想要我们给你什么权力。”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Mikele身后,手里拿着当年两个家族签署的烟酒产业权力转让合同。

        “啊——flo,谢谢。”Mikele半转过身,接过合同,眼底藏不住笑意,“对了,你该自己去管管你侄子,我可管不住……”

        

          

           

        

       

       




      

NON
关于我找亲友填表格,结果发现自...

关于我找亲友填表格,结果发现自己好像被鸽了这件事,于是激情地涂了色。

关于我找亲友填表格,结果发现自己好像被鸽了这件事,于是激情地涂了色。

黑猫不吃小乌云

明人不说暗话,梨花头flo就是坠棒的!

截图来源b站

p.s.开始唱的时候简直萨老师本人矜贵起来了!米开来跑调了还摇摇头哈哈哈哈

明人不说暗话,梨花头flo就是坠棒的!

截图来源b站

p.s.开始唱的时候简直萨老师本人矜贵起来了!米开来跑调了还摇摇头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