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og

73万浏览    204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6-03 04:03
Carfuuuu

漫漫的新文FOG特别好看

快去看

我爱漫漫

把洛洛也补上了,可以自行脑补画面了(我造福我自己(


小鱼哥手上的戒指是三次世界冠军的冠军戒指,三冠奶噢。

小鱼哥特别好

洛洛特别好

比心

漫漫的新文FOG特别好看

快去看

我爱漫漫

把洛洛也补上了,可以自行脑补画面了(我造福我自己(


小鱼哥手上的戒指是三次世界冠军的冠军戒指,三冠奶噢。

小鱼哥特别好

洛洛特别好

比心

千临
快乐摸 (我想康康番外的省略号...

快乐摸

(我想康康番外的省略号内容)

快乐摸

(我想康康番外的省略号内容)

小樽梅子酒

原耽书单2.0

作品排名不分先后,占tag致歉


1.校园

巫哲《撒野》

巫哲《狼行成双》

巫哲《嚣张》

巫哲《轻狂》

木瓜黄《伪装学渣》

木苏里《某某》

三千大梦叙平生《不准跟我说话》

三千大梦叙平生《不准影响我学习》

潭石《纸飞机》

priest《过门》

龙柒《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漫漫何其多《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引路星《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静水边《岁月间》


2.未来星际

木苏里《一级律师》

priest《残次品》

一十四洲《猫咪的玫瑰》


3.电竞

漫漫何其多《AWM》

漫漫何其多《FOG》

引路星《你亲我一下》

易修罗《你们男生打游戏好厉害哦》...

作品排名不分先后,占tag致歉


1.校园

巫哲《撒野》

巫哲《狼行成双》

巫哲《嚣张》

巫哲《轻狂》

木瓜黄《伪装学渣》

木苏里《某某》

三千大梦叙平生《不准跟我说话》

三千大梦叙平生《不准影响我学习》

潭石《纸飞机》

priest《过门》

龙柒《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漫漫何其多《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引路星《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静水边《岁月间》


2.未来星际

木苏里《一级律师》

priest《残次品》

一十四洲《猫咪的玫瑰》


3.电竞

漫漫何其多《AWM》

漫漫何其多《FOG》

引路星《你亲我一下》

易修罗《你们男生打游戏好厉害哦》


4.现实

巫哲《格格不入》

巫哲《解药》

巫哲《一个钢镚儿》

巫哲《飞来横犬》

巫哲《帅哥你假发掉了》

巫哲《我就是来借个火》

巫哲《荷尔蒙式爱情》

巫哲《非爱不可》

绿野千鹤《迪奥先生》

绿野千鹤《临时保镖》

北南《碎玉投珠》

北南《别来无恙》

后妈桑《这样我是不是更像他了》

淮上《提灯看刺刀》

淮上《提灯照河山》

淮上《博士宿舍楼记事簿》

丧心病狂的瓜皮《离婚前后》

车厘子《我快死了》

回南雀《昨日如死》

Ashitaka《草茉莉》

青云待雨时《为了聂先生的恩宠》

常叁思《设计师》

橙子雨《有钱君与装穷君》

橙子雨《唉,我刀呢?》

非天夜翔《北城天街》

南康白起《浮生六记》

南康白起《我等你到三十五岁》


5.刑侦

淮上《破云》

淮上《破云2吞海》

priest《默读》

priest《坏道》

长洱《犯罪心理》

藏妖《一切从相遇开始》

Grace小贝《诡案追踪》

斑衣白骨《人间失守》


6.古风

漫漫何其多《当年万里觅封侯》

水千丞《逐王》

淮上《提灯映桃花》

淮上《青龙图腾》

木苏里《铜钱龛世》

绿野千鹤《含桃》

绿野千鹤《酌鹿》

唐酒卿《将进酒》

莫晨欢《山河不夜天》

肉包不吃肉《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如似我闻《君有疾否》

priest《杀破狼》

priest《六爻》

priest《天涯客》

西子绪《寒剑栖桃花》

语笑阑珊《一剑霜寒》

语笑阑珊《帝王攻略》

殿前欢《一受封疆》

殿前欢《无根攻略》

公子欢喜《匪患》

公子欢喜《庸君》

公子欢喜《艳鬼》

公子欢喜《贺新郎》

大风刮过《桃花债》

梦溪石《千秋》

梦溪石《无双》

梦溪石《成化十四年》

溯痕《遇蛇》

非天夜翔《相见欢》


7.188男团 水千丞

发表时间:

《娘娘腔》

《老婆孩子热炕头》/《灰大叔和混血王子》

《你却爱着一个sb》

《职业替身》

《针锋对决》

《小白杨》

《附加遗产》

《一醉经年》

《谁把谁当真》

《火焰戎装》


推荐阅读:

《老婆孩子热炕头》

《娘娘腔》

《附加遗产》

《谁把谁当真》

————————

《你却爱着一个sb》

《小白杨》

————————

《职业替身》

《针锋对决》

《一醉经年》

《火焰戎装》


8.无限流/狼人杀/灵异

亡人越刀《女巫请睁眼》

西子绪《死亡万花筒》

西子绪《我五行缺你》

西子绪《幻想农场》

木苏里《全球高考》

颜凉雨《子夜鸮》

颜凉雨《子夜十》

照乌山《陪我玩一个游戏》

莫晨欢《地球上线》


9.丧尸末世

水千丞《寒武再临》

颜凉雨《丧病大学》

非天夜翔《二零一三》

淮上《不死者》


10.娱乐圈

PEPA《我磕了对家X我的CP》

颜凉雨《空降热搜》

白芥子《头条绯闻》

漫漫何其多《影帝》

漫漫何其多《离婚之前》

不问三九《离婚之后我还穿着你的外套》

稚楚《我只喜欢你的人设》

连朔《我就想谈个恋爱》

木瓜黄《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

白云诗《1930来的先生》

只搓政宗的鹅

【AWMXFOG】一起直播

*私设FOG随机匹配模式可以组到和自己段位相差很大的玩家(要不然没法玩了哈哈哈)  


  光天化日,万里无云。


  偌大的三楼训练室只有祁醉于炀两个人,某祁姓替补百无聊赖,搬着椅子坐到于炀身边,止不住地动手动脚欺负于炀,惹得于队长训练时犯了一连串的低级错误。


  “炀神,”祁醉一手撑在训练椅上,一手抚摸着于炀握鼠标的右手,帮他关掉结算界面,“一起玩FOG么,看你失误这么多,带你放松一下……”


  于炀害羞不已,红着脸连连躲避祁醉的触碰,“FOG是什么……”


  “一款游戏,”祁醉偏偏贴紧于炀耳朵才肯回答,眼看着于炀羞愤的模样只能更想欺负他。


  “我不会……...

*私设FOG随机匹配模式可以组到和自己段位相差很大的玩家(要不然没法玩了哈哈哈)  


  光天化日,万里无云。


  偌大的三楼训练室只有祁醉于炀两个人,某祁姓替补百无聊赖,搬着椅子坐到于炀身边,止不住地动手动脚欺负于炀,惹得于队长训练时犯了一连串的低级错误。


  “炀神,”祁醉一手撑在训练椅上,一手抚摸着于炀握鼠标的右手,帮他关掉结算界面,“一起玩FOG么,看你失误这么多,带你放松一下……”


  于炀害羞不已,红着脸连连躲避祁醉的触碰,“FOG是什么……”


  “一款游戏,”祁醉偏偏贴紧于炀耳朵才肯回答,眼看着于炀羞愤的模样只能更想欺负他。


  “我不会……”


  “我教你啊,”祁醉循着游戏规则娓娓道来,“……就做我们平时训练最擅长的,我打狙击手,你打突击手。”


  于炀脸颊红润,乖巧地点了点头:“嗯……”


  祁醉忍不住伸手捏于炀脸,指尖软嫩的触感刺激着他不想做人:“于队,开直播么。”


  于炀心底顿时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不了……”


  “不开的话……那今晚七次怎么样。”


  “……”于炀羞耻的闭了闭眼,最终妥协,“听队长的,开吧……”


  祁醉莞尔一笑,打开了直播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两位老公上午好!】


  【妈耶什么情况,祁神炀神要直播玩FOG了吗!】


  【啊啊啊啊啊我也玩FOG啊啊啊啊,我一直混FOG电竞圈的!】


  【这个两个ID我先笑为敬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炀瞥了一眼祁醉随手取的ID,脸蛋更红了。


  两人分别是祁Drunk,祁太太。


  ……


  


  Free基地,余邃正开着直播和时洛小号随机匹配,这种模式下匹配到任何段位的队友皆有可能,路人压根跟不上职业选手的节奏,两人二打四虐菜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队长,这样太没意思了,打完这局我们去组排吧,”时洛摘掉耳机和余邃抱怨两句。


  余邃点点头,感觉没有什么不妥:“可以,等这局结束我们就……嗯?”


  “怎么了队长,”时洛见余邃莫名其妙顿住,有点好奇。


  余邃定定看向两名新队友的ID以及满屏的起哄弹幕,一头雾水。


  【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哈哈哈哈哈哈】


  【卧槽有生之年终于见到我四个老公匹配在一起打游戏了吗!】


  【双开女孩幸福至死!】


  余邃若有所思:“好像匹配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时洛:“???”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得了的东西】


  【不不不我们祁神不是东西是老畜牲】


  余邃只凭弹幕也推测出了大概,同为电竞圈传说,余邃对于HOG俱乐部的PUBG分部也有所耳闻,虽然自己从来没接触过HOG前队长兼任现替补祁醉,但也多多少少了解过老流氓的事迹。


  余邃最开始倒也没什么心理负担,转头向时洛就新队友的辉煌事迹简单介绍了一通,随后若无其事地打开了队内语音。


  另一边,祁醉正“手把手”地教于炀,于炀脸皮薄,顾忌到直播间众多粉丝的注视,面红耳赤地挪开祁醉作乱的手:“队长……你别摸了……”


  刚打开麦克风的余邃:“……”


  同款洛洛版懵逼:“……”


  【笑死我算了哈哈哈哈哈哈】


  【?刚来就这么劲爆的吗】


  【余神别学骚了啊哈哈哈哈哈】


  祁醉瞥见组队成功界面,也没再逗于炀,回到自己的机位前戴上了耳机。


  “久仰……”余邃顿了顿,愣是将原先准备好的一套礼节性说辞忘得干干净净,半晌才继续,“……骚名?”


  “……?”祁醉回敬,“兄弟客气。”


  余邃不知怎的,单从这句回应里闻出一股火药味。


  直播间粉丝感同身受。


  【客气?不存在的!】


  【明明是“看我不秀死你?”】


  【哈哈哈哈哈哈要对骚了么】


  【苍蝇搓手期待jpg.】


  一局游戏开始,余邃再次抛掉刺客医疗的打法,尽心尽力地跟在时洛身后做辅助奶妈。祁醉于炀没多久就和他们走散了,四人组俨然分成了两组杀敌小分队。


  【明明是四个人的队伍,我们却不能互相拥有姓名???】


  【好安静一直播间】


  余邃也觉得无趣,干脆扭头对时洛建议道:“收完这波人头,咱俩去找他们汇合吧。”


  时洛不解:“为什么,这样打不是挺好。”


  余邃心想:这样打是挺好,可这怎么能体现出我们恩恩爱爱甜甜蜜蜜的双排游戏日常呢,又怎么能体现出奶妈型医疗师和贴脸型突击手绝配的神仙爱情呢。


  余邃硬生生将“秀恩爱”三个字咽回到肚子里,随口调侃时竟然文思泉涌:“关爱队友,救死扶伤,我责无旁贷。”


  【噫噫噫】


  【余神这是想秀恩爱想疯了吧哈哈哈】


  【祁神炀神那边怎样了】


  失去医疗师的突击手于炀和狙击手祁醉无愧于天才电竞少年的名号,上手十分迅速,很快便适应了游戏节奏。


  祁醉不满足于打字,口头赞扬道:“炀神这波操作可以啊。”


  “别夸我了……”于炀莫名羞耻,“队长你也很厉害……”


  “咳……”余邃清了清嗓子,以表存在,“我们现在离你们那边挺近的,需要汇合的话就往西南方向走。”


  祁醉觉得没什么不妥,欣然接受了提议。


  四人组跨越小半个地图终于聚集到了一起,余邃打量两人的血条状态,出于医疗师的本能,将角色挪到于炀身边,帮于炀奶了一口血。


  时洛禁不住醋意上头,虽然奶妈为队友及时输血是天经地义,但余邃的纯奶妈医疗师模式从来都只是自己的专属特权,想到这里,时洛有些愤愤不平。


  【yoooooo】


  【看戏看戏】


  【余神这是彻底走上奶妈型医疗师的不归路了吗】


  【不是,时神这都不吃醋的吗】


  时洛向来聪明绝顶,太过于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这也曾经是两人错过彼此两年多的缘由之一。半晌,时洛才闷闷道:“队长,我们走吧,早点结束继续下一把。”


  余邃敏锐地捕捉到时洛的异常,伸手揉了把时洛的脑袋:“好的,洛洛小朋友最大。”


  时洛脸颊蒙上一层淡红:“队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别老这么叫我,再说,我也不小了……”


  【卧槽时神害羞了?我他妈酸了】


  【1551我的洛洛好可爱,快到妈妈怀里来!】


  余邃瞧见时洛半羞的反应,忍不住偷乐。


  祁醉不甘示弱,近乎脱口而出:“炀炀?”


  “……”第一次被祁醉这么称呼的于炀瞬间红透了脸,恨不得立刻结束这场比骚.battle,“队长……别叫了……”


  【???】


  【住口老畜牲!】


  【炀炀qaq好害羞好可爱】


  余邃见时洛恢复了状态,也开始放飞自我,扶了下麦克风问道:“你们两个认识多久了。”


  祁醉闭眼吹:“早在七八年前,我在北方某网吧里打线下赛的时候。”


  于炀秒拆穿:“队长……火焰杯……”


  “这样啊……”余邃不想撒谎,“我认识洛洛的时候,还在葬爱呢。”


  时洛拧眉:“…………”


  【xiao哥歌,螚不恁,wen暖一下伤了芯嘚窝?】


  【哈哈哈哈哈哈哈姐妹葬爱吗】


  【余神也曾葬爱过???】


  【只葬爱,不家族。谢谢】


  祁醉没经历过葬爱,只好转移话题:“你们两个认识那么久,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余邃和时洛对视一眼,没再说什么,之前两人好不容易才冰释前嫌,关系也不再那么僵硬,但两人之间的感情始终也没有什么飞速的进展。


  【呜呜呜鱼食是真的我不管!】


  【余神时神什么时候才能上chuáng啊!我好急!】


  【Free催婚小分队已上线】


  等到游戏结束,余邃时洛和另外两人道了别,关闭直播后开始各怀心事。


  “队长,”时洛从电竞椅站起身,背光面对余邃,几绺翘起的银发揉碎在光晕里熠熠生辉,“我们……”


  “我知道,”余邃张张嘴,时洛单凭口型就可以辨别出自己曾经默念过无数遍的那几个字。


  两人在铺满阳光的训练室相互拥吻。


  


长相守

【fog电竞 | R】余邃时洛 102章代驾

朋友们 我来了 我揣着车钥匙来了🔑


合理怀疑余邃给我打了钱  写了好长~


洛崽真的是漫漫家最攻的受  倔了吧唧超可爱


https://m.weibo.cn/1883776225/4439313205198688


朋友们 我来了 我揣着车钥匙来了🔑


合理怀疑余邃给我打了钱  写了好长~


洛崽真的是漫漫家最攻的受  倔了吧唧超可爱






https://m.weibo.cn/1883776225/4439313205198688






北南杏
摸了,于炀和时洛的omega筑...

摸了,于炀和时洛的omega筑巢,抱着某替补和队长的衣服蹭蹭~

摸了,于炀和时洛的omega筑巢,抱着某替补和队长的衣服蹭蹭~

杂煮虎猫糕

凶恶奶妈x2,顺便P2丢一下被透视模糊遮掉的手筋嘻嘻。

凶恶奶妈x2,顺便P2丢一下被透视模糊遮掉的手筋嘻嘻。

୧⍤⃝🍄

【FOG电竞】I crash u (Я)

原文第57章续写7000+纯甜(虐文选手拼上命了)

真•OOC预警(看到了吗大写的)


    ————————————————   

往事历历在目,时洛眼泪决堤一般,怎么也控制不住了。   

这过去的每刻,余邃都在喜欢着自己。所有的回忆的落点都铺满了刀,时洛难以想象,余邃是怎么一路膛过来的。 

  “你……”   

时洛眼泪蜿蜒:“你怎么……”  


点。 


原文第57章续写7000+纯甜(虐文选手拼上命了)

真•OOC预警(看到了吗大写的)

 

    ————————————————   

往事历历在目,时洛眼泪决堤一般,怎么也控制不住了。   

这过去的每刻,余邃都在喜欢着自己。所有的回忆的落点都铺满了刀,时洛难以想象,余邃是怎么一路膛过来的。 

  “你……”   

时洛眼泪蜿蜒:“你怎么……”  




点。 


 

杂煮虎猫糕

FOG摸鱼x2,殷切倒热水的样子像极了直男这句话把我头都笑飞了哈哈哈哈哈🐟太惨了。

都快来给我看🐟这个极品凄惨(?)美女攻啊!!!!!快来看!!!!!!

FOG摸鱼x2,殷切倒热水的样子像极了直男这句话把我头都笑飞了哈哈哈哈哈🐟太惨了。

都快来给我看🐟这个极品凄惨(?)美女攻啊!!!!!快来看!!!!!!

橦邪_别限流了

【余时|祁炀】兄弟,你也是妻奴?

*无脑ooc联动文,看着纯图一乐呵,开心就好。交友看置顶,感谢点关注。


*余时视角,有部分玩梗但不多,因为是瞎写产物不要深究,媳妇都没出来是我的锅。发文为了证明我是活人。


*上述没有问题请往下看。


  周末,余邃给队里的人放了假,但是一屋子的宅男个个都懒得腾窝,何况家又不是在本地,来回闹腾也嫌烦,还是呆在自家基地长眠不起。


  时洛也是其中一员,和床紧紧黏在一起,被子裹得紧紧的跟拿着宝贝似的,酣然睡着,呼吸绵长而平静。


  余邃过来喊他吃午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番景象,自己的喉结上下滚了滚,还是忍住没发声。...

*无脑ooc联动文,看着纯图一乐呵,开心就好。交友看置顶,感谢点关注。


*余时视角,有部分玩梗但不多,因为是瞎写产物不要深究,媳妇都没出来是我的锅。发文为了证明我是活人。


*上述没有问题请往下看。


  周末,余邃给队里的人放了假,但是一屋子的宅男个个都懒得腾窝,何况家又不是在本地,来回闹腾也嫌烦,还是呆在自家基地长眠不起。


  时洛也是其中一员,和床紧紧黏在一起,被子裹得紧紧的跟拿着宝贝似的,酣然睡着,呼吸绵长而平静。


  余邃过来喊他吃午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番景象,自己的喉结上下滚了滚,还是忍住没发声。何况又是下雨天,洛洛想睡就让他赖着吧。


  轻轻阖上门,余邃自己去吃了午饭,转了一圈基地,除了打扫卫生的阿姨居然没活人了,他蹙了蹙眉,去了训练室,开了自己的电脑,打FOG?他玩医疗师排的倒是挺快,可是一个人玩是真没劲儿,面上可能还是平静止水,内心可能波涛汹涌。


  想了想,余邃开了直播间,不过不是自己的,是时洛的。他知道时洛性格,不到月底坚决不上直播间营业,成天给puppy的直播间被迫营业,自己这儿还三十个小时一点没动。余邃自己不直播罚款无所谓,他也不在乎那点钱,但是时洛的钱被罚,多少还是心疼,就想着帮忙凑凑时长也好。


  调整好摄像头,带上耳麦,余邃敲了敲麦克风,直播间还没开,但是已经有不少人蹲着了,弹幕齐刷刷地飞过去,可见时洛人气多高。


  「洛洛崽终于开直播了,亲妈式落泪。」


  「洛崽这个月营业有点早,才月中呢。老粉丝表示我以前都是等他二十九号开始被迫营业的。」


  「被迫营业洛洛猫(当当当~当当当~)」


  「前面的姐妹为什么你能发语音???」


  「时神吃中午饭了吗?和谁吃的?是和余神还是大家一起吃的???」


  「时神看看我!!我是你老婆!!」


  「但凡多吃两粒花生米也不会醉成这样。」


  “噗嗤。”余邃没忍住,轻笑了一下,弹幕瞬间清零,然后才开始零零散散接着发。


  「我没有耳背吧?我没听错吧?是不是余神?????(黑人问号.jpg)」


  「Whisper!!!!!老公你来了!!!!快开摄像头让我欣赏你的颜!!!」


  「姐妹醒醒,余神名草有主还特地在主的直播间开视频,听我一句劝,多吃花生米少喝酒。」


  「Whisper在Evil的直播间,yooooo~啥也不说,99刷起来。」


  「9块钱我出,我现在就把民政局搬到FREE基地来!!!!」


  「等一下,时神是不是还没给余神名分(小熊猫挠头)Whisper还要加油!!」


  “看他吧,我随意。”余邃拨了下头发,还是打开了FOG,顺便开了摄像头,“反正人拴在我队伍里头了,他要是跑了还得付违约金,估计他赔不起只能把自己卖给我。”


  “这么一想好像还是他跑了比较好?”余邃笑了笑。


  「余神的嘴,骗人的鬼。万一洛洛真跟哪个姑娘跑了,你哭都来不及。」


  「有谁还记得Whisper以前被喊余渣男?这就是渣男的下场吗?」


  「前面的我怀疑你在引战!余神是全世界最好的余神!!渣男什么的都是误会!!不然早就把时神强上了还在这儿等名分???」


  还真强上过了已经。余邃勾着唇笑了笑。医疗师排队快,没多久就进队了。他一边打一边回几个有意思的弹幕,两不误。有几个相当出彩的操作也被弹幕刷起了666,还有不少粉丝直接砸礼物,大额数的都被余邃回了句谢谢。


  有余邃这样的大神撑腰,加上高端局大家的意识都不差,很轻松的拿下了这局。余邃伸了个懒腰,还是觉着没劲儿,他想和时洛玩,时洛要他当全职奶妈他就一直跟着人后头,无微不至的那种。


  “老玩FOG也没意思,平时训练也不少。”余邃敲了敲麦克风,“要不你们点个游戏,我来玩两把,权当娱乐局。”


  余邃瞄了一眼,都是时下非常流行的一些moba游戏,有不少他自己也略有耳闻的,有些线下联动的时候也和别的队长名人打过面罩,不算太生疏。


  “那就玩吃鸡吧。”余邃定案。


  「余神,咱们都是文明人,说鸡不说吧。」


  「前面的姐妹是脑子想歪到哪儿去了?再说了Whisper的把是给洛洛崽的!」


  「Whisper玩吃鸡,我现在就上线!!跪求撞到老公的车,嘤嘤嘤(ಥ_ಥ)」


  「Whisper玩的都是医疗师,吃鸡是玩狙的,跪求Whisper不要落地成盒。」


  「毒奶闭嘴,游戏意识摆在这儿,余神至于落地成盒吗?!没准立马捡到一把喷子都能开始疯狂秀!!!」


  “喷子?怎么不说我这种冷兵器爱好者拿着平底锅上去和人对敲呢?”余邃扬了扬眉毛,心情颇好,“别毒奶,吃鸡我也玩过,凑合吧。落地成盒是不会的,各位安心。”


  现在是中午时分,余邃上的是欧服,这是别人家大清早的时候,因此上线反而很容易就排到了国内的人,他就是这么想的,省的自己还要说英语,总归没母语来得顺。


  “开麦不,兄弟?”一个陌生声音从频道里传来,懒洋洋的,好像还没睡醒似的。


  “压根没关,兄弟。”余邃回话,“我玩的少,万一太菜见谅。”


  “嘁,我以为多大的事儿呢,没事啊,带你炸鱼塘兄弟,都是国人别客气。”


  “谁跟你客气了?”余邃心想,这人还够不要脸的。再一瞄弹幕,一窝蜂全炸了。


  「我擦!!!!我没看错吧!!!我没眼花吧!!!!我没耳背吧!!!!这不是我Drunk祁神吗!!!!!余神这把随便躺了啊!!!」


  「是祁醉这个老畜生啊呜呜呜,双厨原地爆炸,我老公和我老公一起打游戏。」


  「祁神在的话,我能幻想一下炀神也在吗???好久没看Youth的直播间开播了,姐姐粉心好痛……」


  「余神不要慌,余神快关麦,不要让祁神这个老畜生沾染上你。」


  「前面的姐妹笑死我了,祁神再骚,有自家童养媳哪儿还会乱撩,再说了,两A相遇,必有一O」


  「????已知Whisper不是O,Drunk不是O,求证他俩谁是A????」


  “祁醉?两年前线下平台谈过两句就没碰过了,后来出国了就跟别说了。”余邃一面捡物资,一面和弹幕唠嗑,“什么A和O,压根就没可能,你们小心洛洛起来看到录屏,上微博跟你们拼命。”


  「开始了,这个渣男开始了他的表演,请继续,不要停,好好心疼我们洛洛崽。」


  “我不心疼谁心疼啊。”余邃笑笑,“Drunk?”


  “嗯?”祁醉在那儿头打了个哈欠的功夫,顺手爆了自己对面一个人的头,“兄弟,我粉丝?幸会幸会,今天难得闲的没事,开个小号娱乐一下,不过我没开直播,不要声张,谢谢。”


  “我开直播了,行吗?”余邃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倍镜要吗?八倍的凑合着用吧,我拿着没意思,反正你是狙神。”


  “客气客气。你开直播?主播吗?这会儿涨的流量记得算我头上,我等会儿卡号发给你直接转钱就行,我最近忙着准备给我童养媳的聘礼,手头有点紧。”


  「祁醉的嘴,骗人的鬼。聘礼也许不假,他要是手头紧,我现在就去跳黄浦江。」


  「祁父祁母也不是缺钱的人,祁神没钱出聘礼,祁家还会没钱帮他娶炀神吗?」


  「祁醉:唉,这又好久没作妖了,心里头有点不舒服,哟,这兄弟直播蹭我流量?赶紧赶紧榨他一波钱。」


  “就许你准备聘礼,我不要准备聘礼?”余邃找了辆车过来,两个人清点完收获准备跑毒,“我家洛洛我不宠谁宠?你给我涨的那点流量还没我微博粉丝的十分之一多。”


  「来了来了,我已经闻到了硝烟的气息,是两个宠妻狂魔的战争即将爆发了!!!」


  「压一盒火焰杯训练时期同款哈根达斯,我赌祁神的胜利。」


  「我赌一个突击手公仔,Whisper的余渣男名号绝非浪的取名,宠洛洛宠到我恰柠檬只想谈恋爱!!!」


  「只有我在意祁醉还没意识到自己掉马吗?而且他还没反应对面坐着的是Whisper,FOG的医疗师天花板。」


  「前面的提醒我了,Whisper玩到现在,也拿了两个人头,祁神也就三个人头,怎么没人惊叹Whisper狙击技术这么好?」


  「众所周知,每一个医疗师都要有极大的忍耐心,具体表现为队友操作太菜也要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给他套盾补血,所以曾经有多忍,现在有多放纵地开枪。」


  “兄弟,你粉丝这么多,哪尊大佛啊?”祁醉想了一圈,觉得带涨的流量粉丝还不足别人微博粉丝的十分之一,PUBG里头除了自己还真没人了。


  “Whisper,余邃。玩FOG的,大家都是一家兄弟。”


  祁醉这会儿记起来了,毕竟Whisper的名气很大,不过他不关注FOG,和余邃打的面罩也就两年前的线下交流会,加起来说的话还没今天这一局多,能认出来才是见鬼了。


  “我听说你和你们队时洛关系很好?”祁醉唯恐天下不大乱,但是熟悉他的粉丝都知道,他这儿可不是关心余邃,而是抛砖引玉,“不过关系再好,能有我跟于炀好吗?”


  “哦?”余邃语调平静,两个人开车过桥被拦,直接开火,背景声的嘈杂和余邃的平静形成鲜明对比,“你跟于炀我听说过,火焰杯那会儿才认识,一共才几年?我和洛洛认识的时候我还在葬爱,光时间就可以甩你两条街。”


  “我们家于炀啊,什么都好,”祁醉这人向来是山不就人,人就山,时间拼不过,故事它来凑,“我们去釜山打比赛那会儿,哎呀,他当时说什么都要硬给我买一部手机,最新款的,白色,内存最大,你说说,这奖金打到账上还没热乎,就给我送礼物,多不好意思啊。”


  “我觉得你是挺不好意思的,那会儿还是队长吧?还要队员替你买手机。”余邃回话,顺带一通连射,扫死了对面一个人,祁醉补枪,把另一个残血也给带走了。


  “还有一次,那会儿队里去医院检查,上午弄完下午自由活动,他特地跑去一家网红店,你也是上海的吧?就那家,排队一个多小时起步的,特地给我买了盒青团子,你说这是普通的青团吗?”


  “我们家洛洛在我胃疼的时候,给我递热水。”余邃不甘示弱。


  “你家宝贝怕不是还直男,没掰彻底吧?”祁醉倒吸了一口凉气,“热水啊热水,你是不是包治百病啊。”


  「这俩是要笑死我吗?互相晒媳妇对自己多好hhhh」


  「下面为大家播报余时和祁炀互晒媳妇战况:目前,余神凭借早认识时神先夺一分,祁神则靠着手机和青团的情夺得一分,紧随其后,说到底还是一句话,热水要不得,还望广大男网友引以为戒,女朋友出什么问题,上医院也比热水好。」


  「没掰彻底可还行,祁神的嘴果然毒,这样时神的女友粉是不是还有希望(´。✪ω✪。`)」


  「余时cp粉斩断前面的妄想,余时已经背着我领证,去过民政局了,赶紧补交份子钱才是真。」


  「我们祁炀也很萌的好吗!祁炀cp粉永不认输!要我们团的团长花落来替你们讲讲祁神讲过的,我和于炀的101个故事吗?」


  「确定是cp团团长而不是受害者集结团?」


  “咳咳,热水哪儿够。”余邃的嘴角不自觉上扬了下,“洛洛给我揉过胃,手劲儿恰到好处。”


  “于炀以前犯过事,他的钱我代他保管,结果他想买戒指送我又不好意思开口,跟我比赛赌钱,结果人都快输没了。”祁醉的语调都上扬了好几份,抑制不住的高调和高调。弹幕也随机刷了一片噫———————


  “我和洛洛坦诚相见过了。”余邃不轻不重地来了一句


  「我擦!!!!!!!!」


  弹幕瞬间炸开了花,余邃说得很隐晦,但大家都是懂的人,瞬间明白了意思。疯狂刷屏看的余邃眼睛疼,干脆就关掉,专注游戏。


  “谁不是呢,余神?”祁醉吹了声口哨,躲在掩体后头跟对面的玩脏战术,反复探头吸引对面开枪,然后判断好位置一狙爆头。


  无疑又是一个重磅炸弹,余邃的直播间刷屏又掀起了一个高潮,一波又一波的小礼物和百年好合地弹幕充斥着整个屏幕,如果余邃现在打开,会发现发的还是清一色的彩虹弹幕。


  “反正我觉得我们家洛洛最好。”余邃弯了弯眉眼,眼中溢满的是温柔和宠溺,“我乐意,我就吃他这一套,我喜欢他有时候像小孩子一样跟我撒娇,我乐意惯着他。”


  “现在,还会时不时有人阴阳怪气,说时洛年轻气盛,说他傲,说他怎么怎不好,说他现在怎么还不公开我俩的关系,但我只有一句话,”余邃清了清嗓子,“时洛有多喜欢我,我知道就好,关你什么事?”


  「敬全天下最好的Whisper!!!」


  「敬全天下最好的Whisper!!!」


  「敬全天下最好的Whisper!!!」


  “于炀啊,就是有时候死脑筋。”祁醉叹了口气,“怪我,把什么东西都太早丢给他了。外头的人说他是帝国狼犬,是最小年龄的队长,一人揽下了这么多烂摊子,我心里也难受。”


  “但是我就是喜欢他那样,喜欢他就算没有希望拿第一,也要争第二,第三,拼命打游戏的时候,眼睛都是亮闪闪的。”进了决赛圈,祁醉在这会儿一般抒情一边揉揉眉心,“难得让我找个交心的说说话,毕竟电竞这行,再好的朋友他也是对手,没空听我在这儿畅谈情史,余神,懂不?”


  “一路人吧。”余邃眯了眯眼,“不过还是我家洛洛可爱。”


  “呵呵。”祁醉回了一句很官方的讽刺。


  这局吃到了鸡后,祁醉就退了,余邃也下了直播,但是录屏的人简直是数不胜数,甚至有不少人很快做了剪辑,标题取得也很夺人眼球,叫“我觉得你媳妇没我媳妇好。”


  下头有一条热门评论也是让人啧啧称奇。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媳妇好,那我媳妇就是最好。”


  HOG的人鸡飞狗跳,Free这边也没好到哪儿去。两边的经理一面忙着公关,一面互相给对方打了电话,情到深处,竟发现自己和对方出奇的像。


  “余邃也既是你们队的老板也是你们队长?”贺小旭问道。


  “祁醉也把自家那位宠上天?”周火问。


  “余邃也和他家那位吵翻过天甚至分手?”贺小旭穷追不舍。


  “祁醉也曾经给他家那位开小灶、走后门?”周火紧随其后。


  “不一样的战队,一样糟心的队长兼老板,一样糟心的小两口。”两个人在电话里头惺惺相惜,宛如失散多年的兄弟重逢,开始痛诉队里几个不省心的玩意儿。

୧⍤⃝🍄

【FOG电竞】长腿(Я )

原文83章延伸了一下下4000+。

小排雷: 腿[防屏]交本次列车有一点点脏(只有一、、)


点。 


再这么追更,感觉先不行了的会是我(つд⊂)

原文83章延伸了一下下4000+。

小排雷: 腿[防屏]交本次列车有一点点脏(只有一、、)


点。 

 

再这么追更,感觉先不行了的会是我(つд⊂)

蝴蜜_humi
凶凶的时洛崽崽! (′~`;)

凶凶的时洛崽崽! (′~`;)

凶凶的时洛崽崽! (′~`;)

长相守

【fog电竞 | R】106章 余邃时洛

我闺蜜说她已经放弃剧情


就想看他俩到底咋搞😂


我爱洛崽  但是可能余邃太猛了


连累我被制裁  王八蛋气死老子


https://m.weibo.cn/1883776225/4444046363445370


我闺蜜说她已经放弃剧情


就想看他俩到底咋搞😂


我爱洛崽  但是可能余邃太猛了


连累我被制裁  王八蛋气死老子











https://m.weibo.cn/1883776225/4444046363445370



蝴蜜_humi
等余渣男两年的委屈洛崽

等余渣男两年的委屈洛崽

等余渣男两年的委屈洛崽

脆脆脆脆脆皮脸
这是一个 专业 老畜生团队 C...

这是一个 专业 老畜生团队

C位祁醉,别问为什么,问就是充钱了

‼️赢骄的骄打错了!!是马字旁!!


点击观看能说会道(受)团队 

点击观看来自被虐狗的人们的控诉(茶话会) 

这是一个 专业 老畜生团队

C位祁醉,别问为什么,问就是充钱了

‼️赢骄的骄打错了!!是马字旁!!


点击观看能说会道(受)团队 

点击观看来自被虐狗的人们的控诉(茶话会) 

想不出昵称啦

原耽圈里那些“能干”的攻们

B站视频指路:求个三连么么哒! 


很不全的盘点,想到谁写谁。


要说打桩机技术哪家强,当然是中国山东找蓝翔,啊呸,当然是死生之巅找墨燃。

前世身为踏仙帝君的他在塌上腰力如公狗,瓦肆勾栏里试过的都沉醉其中不欲休,没试过的都心向往之意幽幽。若说坊间传言不可尽信,那不如看看《修真界盛年英杰尺寸排行》,白纸黑字认证的TOP1,一句“绝非俗物,令人叹服”惹一众读者遐想连篇(才没有在内涵你)。

红烛帐内师尊绷紧了一次又一次的小腿,巫山殿里师尊眼尾那一抹又一抹的殷红……啧,太刺激了,瘫痪十年的朋友看了都健步如飞。


踏仙君您看,这一波公关……后面的付款流程走支付宝还是微信?...


B站视频指路:求个三连么么哒! 


很不全的盘点,想到谁写谁。


要说打桩机技术哪家强,当然是中国山东找蓝翔,啊呸,当然是死生之巅找墨燃。

前世身为踏仙帝君的他在塌上腰力如公狗,瓦肆勾栏里试过的都沉醉其中不欲休,没试过的都心向往之意幽幽。若说坊间传言不可尽信,那不如看看《修真界盛年英杰尺寸排行》,白纸黑字认证的TOP1,一句“绝非俗物,令人叹服”惹一众读者遐想连篇(才没有在内涵你)。

红烛帐内师尊绷紧了一次又一次的小腿,巫山殿里师尊眼尾那一抹又一抹的殷红……啧,太刺激了,瘫痪十年的朋友看了都健步如飞。


踏仙君您看,这一波公关……后面的付款流程走支付宝还是微信?

 

说完了仙界的二哈,让我们看看人间的二哈——迪奥·尼古拉斯·亚特兰蒂斯·张,大名张臣扉。

此时一位大雕走过:不要叫我的大名,叫我张、大、雕!

好好好。

张大雕,一个把“很行”俩字写在名字里的男人。一场车祸让他因祸得福,解锁了各种剧本。高速电梯、圆形水床,各种地点百无禁忌;孵化鱼卵、刑讯逼供,各种玩法浪到飞起;暗夜帝王、黑道教父,各种身份变换不止。

作诗(若非顾你面皮薄,嘿嘿嘿嘿到日暮)、唱曲(大舅二舅都是他舅,二雕三雕都是老攻),样样全能,可谓唱“做”俱佳。

 

说完了这位沙雕霸总,让我们看看另一位霸总又如何沙雕出花——江子蹇,出自非天夜翔的《图灵密码》。

江少爷见惯了贪钱贪权的虚情假意,决定装穷网恋寻找真爱。于是这位剑桥硕士、酒店大亨装作酒店门童与哈佛博士、法务专家伪装的足浴师傅,展开了一段,约会只去苍蝇馆子,出行选用共享单车,还互相鼓励对方参加成人高考的催泪(←笑的)爱情故事。

就在两人忍不住这样那样时,他们才发现:wow原来你是1,wow原来你也是1。

撞型号了怎么办?当然是靠技术分上下。

情场老手江子蹇凭借自己充电五分钟续航三小时的本领,成功让铁1佟凯迷恋得不行,坐实了自己“核聚变供能打桩机”、“床上马拉松大师级选手”等荣誉称号。

 

看过了情场老手的不俗表现,接着说说初经人事就身手不凡的顾飞飞。

 男朋友的秘笈,被他随身带着学习,客厅里的桌子,被他用来模拟演习。这理论基础再加前期准备,也难怪丞哥发出一句灵魂质问:

“你他妈不是第一次吧?”

 

既然说到了校园文,那就必须带我添哥出来玩一玩了。

江博士,不愧是修过临床人体专业课的学霸,一套黑洞探索手法,出神入化炉火纯青无与伦比无出其右叹为观止空前绝后……咳咳不凑字数了。

想想添哥那半垂的黑色眼眸,那律动的瘦白手腕,那试探的修长手指……

阿伟在哪儿!!赶紧出来走下程序!

 

同样都被人叫“哥”,师哥丁五云你给我好好反思一下。都是重逢,怎么人江添就这么温柔克制?看看你,晃得床嘎吱嘎吱的,还要嫌人家珍珠声音小?可怜张老师傅刚钉好的床,没来得及抗议两句就一命呜呼了!

 

还有一位“师兄”——骆闻舟。

作为完美避开所有BE的甜选之子,骆闻舟家境好,相貌好,体力好,哪儿哪儿都好,这方面当然必定一定肯定很好很强大。

那一声短促难耐的“啊”,那一片凝结在玻璃窗上的霜花……

我闻舟哥哥就是这么会玩!我是那块玻璃,我可以作证!

 

瞎扯了好多,最后说两个。

祁醉。

神之右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还需要我多说什么?


哦差点忘了隔壁那个三天三夜的余渣男。

你说啥?只看到省略号没看到肉?看了那么多原耽,还缺这点脑补能力?

花落宸火,都醒一醒,该起床听故事了。

 

终于到最后一位了,让我们看看他究竟是谁呢?

严峫,建宁市刑侦支队副队长,建宁前首富之子。

停,停,停停停停

山牙子技术好?

这脏钱咱可不挣!

蝴蜜_humi
哄哄有脾气的小男友(鱼食真滴好...

哄哄有脾气的小男友(鱼食真滴好可爱 ​​​

哄哄有脾气的小男友(鱼食真滴好可爱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