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or once

61581浏览    305参与
白驹过隙

全部都是,for once

学校嫖的草稿纸画吊图,别理我

我去给卢西找吃的他能跟我吗(危)

全部都是,for once

学校嫖的草稿纸画吊图,别理我

我去给卢西找吃的他能跟我吗(危)

秋雨泪
“那种事情,大概只有神明才知道...

“那种事情,大概只有神明才知道吧?”

神啊,你是否听到世人的呼唤

“那种事情,大概只有神明才知道吧?”

神啊,你是否听到世人的呼唤

秋雨泪
是新手村的老奶奶的年轻和老年时...

是新手村的老奶奶的年轻和老年时候【?】

因为准备画到手书里所以先搞了设子【蹲下】

是新手村的老奶奶的年轻和老年时候【?】

因为准备画到手书里所以先搞了设子【蹲下】

秋雨泪

一些神化加百列设定……


【p2是se图其实【超小声】

一些神化加百列设定……






【p2是se图其实【超小声】

秋雨泪
是回忆篇二的片段x 战损好涩哦...

是回忆篇二的片段x


战损好涩哦诶嘿嘿嘿嘿……

是回忆篇二的片段x



战损好涩哦诶嘿嘿嘿嘿……

秋雨泪

一些加百列六宫格【p3】


试试新马克笔顺便感叹一句七个月没更了,闭目

一些加百列六宫格【p3】


试试新马克笔顺便感叹一句七个月没更了,闭目

秋雨泪

你是为了谁诞生的?


是加百列和艾伦,目移

你是为了谁诞生的?






是加百列和艾伦,目移

秋雨泪

“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宠物了!”


“以那种方式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他,不正是天使吗?”


【】这是谁说的,我不说

“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宠物了!”



“以那种方式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他,不正是天使吗?”



【】这是谁说的,我不说

雾雨天文望远镜

【For Once】误入群山(4)

·同人RPG For Once 三创
·幼儿园文笔,狗血剧情

·62p第二个be

·我拖更我有罪


第四章 不再寒冷

“……无论如何,”阿尔弗雷德还是坚持说完他的话,“你们就算出去了现在也没法离开这个岛,还是在会场——”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决定出来吗?”伊万打断了他,然后转头看向门外。

门外的怪物似乎大多已经散去了。站在河道对面正准备攻击剩下的怪物的,是看上去疲惫不堪的史蒂夫。

“我们在楼上看到他来了哦。就算你不想帮他,不想知道他是怎么回来的吗?”

阿尔弗雷德愣住的功夫,伊万和娜塔莉...

·同人RPG For Once 三创
·幼儿园文笔,狗血剧情

·62p第二个be

·我拖更我有罪


第四章 不再寒冷

“……无论如何,”阿尔弗雷德还是坚持说完他的话,“你们就算出去了现在也没法离开这个岛,还是在会场——”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决定出来吗?”伊万打断了他,然后转头看向门外。

门外的怪物似乎大多已经散去了。站在河道对面正准备攻击剩下的怪物的,是看上去疲惫不堪的史蒂夫。

“我们在楼上看到他来了哦。就算你不想帮他,不想知道他是怎么回来的吗?”

阿尔弗雷德愣住的功夫,伊万和娜塔莉亚转身走下了河道。

“喂……”

两人直接蹚过水到了河道对面。

 

在对手逐渐增加,自身负伤,和别处的队友完全失去联络的战场上,应该怎么做?

伊丽莎白是战场的老手。这种情况曾经是她的家常便饭。

王耀很关心她的伤势,但是她觉得应该把注意力放在敌人身上。这种努力逃避处于弱势的心态简直和基尔伯特一模一样。

基尔伯特在这种情况下通常会嚷嚷些敌人是被本大爷的魅力所吸引之类的话。然而他现在似乎对现状越来越心不在焉。也许是从和伊万见面后开始的,在路德维希离开后更明显了。就连王耀似乎都有点不适应逐渐沉默的基尔伯特。

战斗处于劣势时,绝对不能队伍让气氛变得沉重。

“基尔伯特,”伊丽莎白说,“你在想什么呢?”

“啊。”基尔伯特马上摆出笑容,“我在想这么打下去没完没了啊。这些灰色的家伙越打越多诶。”

“所以有什么想法吗?”

“我觉得……”基尔伯特稍微犹豫了一下。“因为事情一直都没有出现转机,我觉得也许应该去找罗维诺。”

“罗维诺?为什么?”

“之前没去是因为有领主大人在,但是现在似乎顾不了那么多了……”

“但是他现在在那个安全的空间吧?现在联系不上其他人,我们要怎么去那里?”

“总得有个入口吧。我们可以试着找找看……”

 

“我说你,”

怪物大概是差不多散去了,在史蒂夫和从河道直接蹚水过来的三人的猛烈攻击之下。伊万没有休息的意思,只是转向史蒂夫。

“你是怎么过来的?”

“我……”史蒂夫看了看伊万,看了看娜塔莉亚,又看了看阿尔弗雷德。

“看什么?我在问你问题。”

“啊。我雇了条船……他知道岛上还有人,应该还在码头……”

“那就太好了。走吧娜塔莉亚。”说着伊万就准备向码头的方向离开。

“等等,”阿尔弗雷德马上说,你的国家受灾很严重,绝对不能回去……”

伊万和娜塔莉亚对视了一眼。伊万转身正对着阿尔弗雷德,看得出他失去了耐心。

“安东尼奥死了。”伊万直视着阿尔弗雷德的双眼,“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一边的娜塔莉亚闭上了双眼,转头往向了别处。

阿尔弗雷德回答不上来。

“他是原本的历史中活下来的国家吧?”伊万接着说。

“哥哥。”娜塔莉亚小声说,似乎是想阻止伊万说下去。

但是就算伊万不接着说,阿尔弗雷德也明白他的意思了。

你的行动只是让现实变得更糟糕了而已。

 

安东尼奥……?

史蒂夫看着眼前僵持着的三人。

史蒂夫救过安东尼奥,虽然也不全是他救的。

已经死了啊。

所以果然是什么都没做到。

……但是现在的他无暇思考太多。怪物散去也只是暂时的,也许只是他在这里的缘故。

……很自然地就这么想了。

事实证明他想的基本没错,另外三人还在说话时怪物就又出现了——凭空出现,没有给他们任何的反应时间——

目标是头部。

娜塔莉亚的速度之快,史蒂夫还没看清她手里拿的是什么,离她最近的怪物的头部就落到了地上。

闪着寒光的、滴着深色的血的长斧,白金色的长发,以及凛冽的杀气。

这十分有效地吸引了怪物的注意力。娜塔莉亚也很清楚这一点。

她抡开长斧,为自己开出了一条路,不顾伊万的阻拦跑出了队伍。怪物如她所愿追着她长靴踩出的响亮步伐而去。

当阿尔弗雷德的远程狙击炮再次打散怪物时,白金色的长发已经消失了。

阿尔弗雷德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史蒂夫下意识地扶住踉跄着的阿尔弗雷德,没有注意到伊万以几乎同样的速度朝娜塔莉亚刚刚跑开的方向奔去。

怪物聚集得很快。伊万的武器在被包围的情况下根本不够有力,但是他没有想太多。

目标是头部。

 

阿尔弗雷德摇晃着想要追上去,却完全使不上力气。史蒂夫抓住了他的上臂。

“回去吧,阿尔弗雷德,拜托了,”他听到史蒂夫几乎是带着哭腔的声音,“回去吧,你救不了了。”

他还是想努力追上去,但只能在半路眼睁睁地看着伊万消失。

但是他消失的位置上似乎留下了什么东西。

史蒂夫显然也看到了。他走上前去捡了起来。

那是一张信纸。只是一瞬间,阿尔弗雷德看到了写在角落的署名。

他突然清醒了过来,冲上前迅速地把信纸从正要开始读的史蒂夫手中抢了过来。

“怎么……?”

阿尔弗雷德草草看了几眼,把信纸折起来放进了上衣口袋。

“不要在外面逗留。”

“那张纸是什么……?”

“没什么。”

 

看到信的人,

既然你看到了这封信,我应该已经死了吧。真是遗憾。

我们随阿尔弗雷德先生来到这里,都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心理准备。阿尔弗雷德先生说我们做的一切要以我们都存活为前提条件,并且时刻保持完全胜利的信心。

他说得对,保持希望才有动力努力下去。他不希望任何人牺牲,也包括我们,所以他这么说。但实际上我还是觉得应该为牺牲做好准备。如果死在过去,还希望有人能知道我,知道我从未来穿越回来,希望能让世界恢复我们未曾经历过的那个多彩且有趣的模样、希望能拯救我的祖国。

如果看信的你是伊万先生的话,向你表示至高的敬意,我现在正在天堂(也许吧)高歌牢不可破的联盟。如果你不是的话,希望你能向他转达。

无论你是谁,你都是世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希望你快乐地活下去,然后见到我们胜利后的成果。

                                                        德米特里


—tbc—


开学前的挣扎

只是想让娜塔莉亚帅一下。虽然最后还是给她发了便当,对不起

秋雨泪

元宵节快乐!

其实全员都在🌿,p2看起来应该清楚些


大概就是艾伦拉着加百列后面跟着史蒂夫,史蒂夫后面是查理和姐姐牵手,艾伦旁边是阿尔跟马修,在左边山坡上的是花夫妇,山顶推人的是亚瑟被推的是仏,被拉飞的是罗维拉人的是亲分,右边山顶上左到右依次是露耀菊,山坡上是黑米,山脚是普爷点烟花

【就当剩下的人都在放烟花,阿门】

元宵节快乐!

其实全员都在🌿,p2看起来应该清楚些




大概就是艾伦拉着加百列后面跟着史蒂夫,史蒂夫后面是查理和姐姐牵手,艾伦旁边是阿尔跟马修,在左边山坡上的是花夫妇,山顶推人的是亚瑟被推的是仏,被拉飞的是罗维拉人的是亲分,右边山顶上左到右依次是露耀菊,山坡上是黑米,山脚是普爷点烟花

【就当剩下的人都在放烟花,阿门】

秋雨泪

是改图【应该】原图在p3

这两天跟亲友吐槽了一下加百列和薰的相似度来着

【甚至不敢跟圈外列表说我画的不是薰【痛苦面具【🌿】

是改图【应该】原图在p3

这两天跟亲友吐槽了一下加百列和薰的相似度来着

【甚至不敢跟圈外列表说我画的不是薰【痛苦面具【🌿】

秋雨泪
“他不喜欢火焰的颜色,或许是刚...

“他不喜欢火焰的颜色,或许是刚刚开始不喜欢的,那是灾难的颜色”

灵感来自于for once六周年贺文【?】

【我光打反了我对不起卢西same】

“他不喜欢火焰的颜色,或许是刚刚开始不喜欢的,那是灾难的颜色”

灵感来自于for once六周年贺文【?】

【我光打反了我对不起卢西same】

雾雨天文望远镜

【For Once六周年贺】沉默的剧场

·同人RPG For Once三创,作者@utakata 

·六周年末班车,赶出来的,短小不精悍(你还好意思说)

·未来线卢西安诺

·fo生生不息繁荣昌盛!


“年轻人,您看上去很困扰,”年迈的修女笑着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威尼斯早已不再是个悠闲的城市。工作日的教堂里几乎没有游客。即使有一两个也只是专注地看着彩窗和壁画,不会注意到旁人。

卢西安诺本也该在工作。但是费里西安诺强制要求他休息。

而除了工作场所以外,大概只有教堂这种安静又昏暗的地方不会让他感到不自在。

“没有,修女小...

·同人RPG For Once三创,作者@utakata 

·六周年末班车,赶出来的,短小不精悍(你还好意思说)

·未来线卢西安诺

·fo生生不息繁荣昌盛!



“年轻人,您看上去很困扰,”年迈的修女笑着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威尼斯早已不再是个悠闲的城市。工作日的教堂里几乎没有游客。即使有一两个也只是专注地看着彩窗和壁画,不会注意到旁人。

卢西安诺本也该在工作。但是费里西安诺强制要求他休息。

而除了工作场所以外,大概只有教堂这种安静又昏暗的地方不会让他感到不自在。

“没有,修女小姐。谢谢。”卢西安诺快步从修女面前走开。

在任何地方都可能会有人认得他的脸,甚至有可能猜出他是谁。而在这种时候他尤其不想让人误认或者认出来。

三个小时前,就有一个愤怒的女孩在街上拿枪指着他,问他她姐姐在哪里。

好在路上只有几个匆忙的行人。但是女孩很聪明,在街角堵住了他。

事情很快就被解决了。一股水柱很精准地打在女孩的枪上,枪撞在墙上后掉在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然后一个人快步走上前,敏捷地捡起了枪。

卢西安诺闭着眼睛都知道是谁。他暴躁地对一脸担忧的费里西安诺说少管闲事快去工作。费里西安诺只是跟女孩道歉。

卢西安诺生气只是因为他再怎么被逼进绝境都不可能对付不了一个人类女孩。他没有做出反抗只是因为他认得女孩的脸。他知道女孩的姐姐在哪里。

遥不可及的地方。教堂的窗户大多在遥不可及的高处,下午时分不会有倾泻而下的光线之类的景象。光源只有穹顶的天窗。教堂内部的空间就像井底一样沉闷。壁画上的圣人用凝固的目光审视着他。

圣马可。手上拿着摊开的圣经。卢西安诺从圣马可的画像下走过。

祭坛后是高大的玻璃彩窗。唯一不用抬头就能看到的窗户。原来的彩窗早在几十年前的灾难中就被损毁了。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没有精力去修缮它。残破而锋利的残骸留在窗沿上,人们常年在四周拉着警戒线。

直到前几年人们才把旧的彩窗拆下,换上了新的。墓碑一样的破洞补上了。眼前的仍显得崭新的彩窗颜色鲜艳得有些突兀。

室外的光透过鲜艳的玻璃照进教堂,多少有些使人晕眩。

卢西安诺在祭坛前的座椅最后一排的角落坐下。

费里西安诺没有坐过这种位置。他一般坐在最前面。或者主教座位上。

倒是罗维诺可能坐过这种位置。也许费里西安诺远远地看到过。

四个小时前,他拒绝了费里西安诺去医院的提议。

完全没有必要。伤自己会好的。休息的话在回来的路上已经休息够了。他可以继续工作。

然后他的下属们来了。所有人都看向他,然后回避着他的目光。

费里西安诺大概是看到了他的脸色。于是强硬地要求他休息。他接受了。

确实是、实在需要一个人静静。

眼前数排数列的椅背的感觉不像是在参加什么教堂仪式。卢西安诺自身没有那种经历,显然记忆里参加仪式都不在这种位置。

这种感觉更像是在剧院。尤其是前方巨大的、鲜艳的彩窗,就像是某种舞台装置。

当然他也没有在剧院的经历。这种感觉来自于不属于他的记忆。

透过彩窗的光线似乎是凝固的教堂里唯一在流动的东西。

有那么一瞬间前方的座位上似乎坐满了人。

舞台聚光灯打在一个做着奇怪的表演的人身上。

表演者痛哭着,在看到后排座位上的人时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戏剧性的把手直直地指向他。

表演者说了什么,然后整个剧场的人都看向了他。

最后排也是剧场的最高处。他无处躲避。于是后排角落成了这个悲伤又滑稽的剧场的中心。

……不对。这里不是剧场。观众席下没有台阶,祭坛上也没有荒诞的演出。他和最前排在同一高度上。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睡着了吗。看来在教堂也不会做什么启示性的梦。

他不信教。新时代即使是在这样一个国家的人们也开始对神失去信仰了。

灾难和战争中,祈祷没有起到作用。

五个小时前,他从美洲回来。

那些没能在这里用目光烦扰他的部下们就被留在了那里,比如说那个拿枪指着他的女孩的姐姐。

他原本没打算再回来了。

六个小时前,他葬送了他带到美洲的所有军队。

他不是来教堂赎罪的。死亡是真实发生过的,赎罪不能改变它。他也无法补偿他的过失。

修女轻轻的走向他。“教堂要关门了,年轻人。明天再来吧。”

卢西安诺抬起头。夕阳橙红色的光辉透过彩窗流进来,好像整个教堂都浸在火焰中一般。

他不喜欢火焰。或许是刚刚开始不喜欢的。那是灾难的颜色。

彩窗的颜色在夕阳中显得老旧起来,教堂内的光线却反而比先前更加明亮。

卢西安诺从座位上站起身,离开了祭坛。

壁画里的圣人再一次沉默地审视他。

圣马可。

但是,你相信亡灵的存在吗?

也许祈祷真的能守护亡灵。

卢西安诺在胸前划了十字。

圣马可低头看着圣经,没有看他。

他走出教堂。落日在河道尽头沉默地闪耀着。

 

—end—

*本来是要有一个费里西安诺来安慰失落小孩的,但是太老套了,就换了一种方式()

*关于为什么要扯到圣马可

未来伊,我的超人奶妈


废弃中xd
for once六周年快乐(*...

for once六周年快乐(*´﹃`*)


(你把加百列涂成黑白照片算怎么回事啊喂)

本来不打算发这张的,但是那个手书怎么看怎么敷衍()所以编辑一下发了

for once六周年快乐(*´﹃`*)



(你把加百列涂成黑白照片算怎么回事啊喂)

本来不打算发这张的,但是那个手书怎么看怎么敷衍()所以编辑一下发了

秋雨泪
六周年快乐!是fo的原创角色们...

六周年快乐!是fo的原创角色们!


《只有查理受伤的世界》


大概就是东国部下组在天国做了周年庆蛋糕为了表达对小菊的歉意加百列找到了弄脏的Miku手办插在了蛋糕上和埃迪一起出来营业查理做了死扛想分给大家被杰西卡和附身罗维诺的领主大人暴揍一顿士兵试图安抚一下黑米在后面看戏


六周年快乐!是fo的原创角色们!


《只有查理受伤的世界》


大概就是东国部下组在天国做了周年庆蛋糕为了表达对小菊的歉意加百列找到了弄脏的Miku手办插在了蛋糕上和埃迪一起出来营业查理做了死扛想分给大家被杰西卡和附身罗维诺的领主大人暴揍一顿士兵试图安抚一下黑米在后面看戏


秋雨泪
祝For Once六周年快乐!...

祝For Once六周年快乐!!!

是周年庆手书,虽然大部分图都发过来着

加百列中心向


BV1mZ4y1f7RG

祝For Once六周年快乐!!!

是周年庆手书,虽然大部分图都发过来着

加百列中心向




BV1mZ4y1f7RG

xz去贾巴沃克岛,吓得狛枝凪斗把机械手换回盾子手
fo六周年快乐!火速摸个鱼设个...

fo六周年快乐!火速摸个鱼设个定时来污染tag(


大概是39p的自闭卢恰视角

大部分都是拿模糊笔刷糊出来的而且bug很多(懒了懒了)


fo六周年快乐!火速摸个鱼设个定时来污染tag(



大概是39p的自闭卢恰视角

大部分都是拿模糊笔刷糊出来的而且bug很多(懒了懒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