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ragment!frisk

976浏览    21参与
普雷尔プレア𓁀

粽子free啦【企划互动】

  *端午啦

  *互动啦

  *贴贴啦

  *hope和champagne带宝宝

  *以及传统艺能帝月伞碎片还有其他福福比如爹咪的forgotten打酱油【?】

  

  

  

  

  

  

  

  

  

  

  在西方国家并不常使用阴历,实际上由月亮等天体计算出来的历法才是最符合地球气节的,不过这种东西如今已经没多少人会在意了。就算真的更喜欢使用阴历,由于文化差异,也不会知道五月初五是什么日子,比如mond,她虽然是按照阴历过日子的,但并不知晓今天对于部分东方人来说很特别。

  直到看见楼道里贴的粽子形告示,这种绿色三角形物体对公寓大多数frisk...

  *端午啦

  *互动啦

  *贴贴啦

  *hope和champagne带宝宝

  *以及传统艺能帝月伞碎片还有其他福福比如爹咪的forgotten打酱油【?】

  

  

  

  

  

  

  

  

  

  

  在西方国家并不常使用阴历,实际上由月亮等天体计算出来的历法才是最符合地球气节的,不过这种东西如今已经没多少人会在意了。就算真的更喜欢使用阴历,由于文化差异,也不会知道五月初五是什么日子,比如mond,她虽然是按照阴历过日子的,但并不知晓今天对于部分东方人来说很特别。

  直到看见楼道里贴的粽子形告示,这种绿色三角形物体对公寓大多数frisk来说都很陌生,除了几个例外,就像穿着襦裙的石潭,为了端午节,她可是做了很多绿豆糕的。如今看到告示的形状以及内容,颇有些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不限量免费供应各种口味的粽子,还有晚上的放天灯活动,都让她想起自己家在每年此时所做的事。

  

  

  

  *年纪这么小应该不能吃这个粽子吧?

  hope已经与舍友一起在咖啡厅坐下,尽管想要感受异国节日的气氛,她们拿了几个粽子,并且无师自通地解开粽叶,剥出里面的内容物,那是看着晶莹剔透的四面体,有些粘,闻起来十分香甜。虽然没多少育儿经验,单从剥开外皮的手感就能感觉出来,或许主材料是糯米一类的,黏而有韧性,幼儿的消化系统大概没法应付这种食物。

  *我们吃就可以了嘛,宝宝还太小,会积食的。

  稍微年长一些的人没这么顾虑,在去掉粽叶的第一时间就已经确定这并非婴幼儿食物,champagne笑眯眯地抱着宝宝,小家伙似乎是被甜味吸引,伸着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想去抓粽子吃。她看得有趣,干脆用咖啡厅的小勺子挖了一块漏到外面去的豆沙,送了过去,当然量也不算太多,只有手指肚那么大一点。

  *这种糕点应该可以给宝宝尝尝吧?

  兴许是喂小孩子吃东西很有趣,尤其在孩子非常听话给什么吃什么的状况下,hope想了想,去问在门口发放端午节点心的fragment要了几块绿豆糕。中式糕点做得很细,把绿豆皮都挑出去了,只有最纯粹的豆沙,看着是淡黄色,用嘴轻轻一抿就能融化,清甜可口,完全不腻。在路上,本着先试试看能不能给宝宝吃的想法,她吃掉了一块,如果能配上茶水,大概会让人停不下来想要进食的欲望吧。

  *来,宝宝张嘴,啊——

  小孩子的乳牙刚冒出头,就算咬在指头上也不会痛,更何况宝宝向来乖巧得过分,轻轻咬住送到嘴边的绿豆糕碎块,软乎乎的嘴唇还做出类似于吮吸的动作,大概是还没断奶的惯性行为。真可爱,看着小家伙吃完又张开嘴,眯着眼期待下一次投食的样子,hope只觉得一颗心都要化在这里了。

  

  

  

  fragment依旧在尽职尽责的分发粽子和其他小点心,当然还有只为成年人准备的雄黄酒,一边按照各人口味挑出对应的粽子递出去,一边时不时关注一下身后店里的事。奶粉已经冲泡好,大概一分半后就会达到适宜饮用的温度,一分二十秒后得给她们送过去,以免喂食玩得太开心忘记喂奶这件正事。角落里又多了几个金色丝线包着的粽子,绝对是dawn偷偷塞进来的,他不动声色的把那几个危险品藏起来,会是鲱鱼罐头味还是什么更奇怪的味道呢,总之这种战略武器绝对不能被无辜的公寓住户吃到。

  今天的调酒师也在乱忙。

  

  

  

  能打断fragment工作的人大概只有umbrella了,这位平时对所有人都温温柔柔的女孩,在挚友面前显露出不同寻常的强硬,直接扯着他往楼顶跑,完全不顾原地还有位等着吃粽子的夜猫子。forgotten好不容易等到所有人都领完粽子,聚集到天台去玩无聊的游戏,在这个时间段那位麻烦的大小姐不会出现,而她也很好奇这种树叶包裹的食物味道如何。听说粽子有豆沙馅的,那么她现在要怎么避开讨厌的红豆?

  面对空无一人,摆着一堆堆粽子和糕点的冷柜,forgotten感到迷茫,难道只能挨个拿起来闻吗?在此时,余光里有金色闪烁了一下,注意力也因此被吸引,几个金线缠绕的粽子就摆在角落。看着和其他的都不一样,凑过去也没闻到红豆味,或许是安全的?

  她决定把这几个带回家尝尝。

  

  

  

  fragment其实很想回去做完自己的工作,总觉得刚刚好像感应到了一点魔法波动,希望不是dawn又悄悄把她做的粽子塞进去了,尽管还在担心那位科技侧的frisk能否拿到喜欢的口味,但现在已经无法回头了。一看到他到天台,mond就立刻粘过来,抱住没有被umbrella拉住的那只手,一边一个萝莉,这是多少男人都会羡慕的场景。

  *fragment来帮我们挑天灯好不好呀,我想要那个有星座图案的,但是mond非要这个五瓣花形状的。

  umbrella说着还无奈地摇摇头,一副大姐姐受不了小妹妹任性要求的样子,可她们年纪其实也差不多。

  *人家喜欢这个花花!还不是因为花花和umbrella一样!

  这语气听着有点委屈,如果再加上mond故意撅起嘴瞪大眼睛的表情,杀伤力更上一层楼,尤其是荡漾在银眸里不知真假的水光,无论是谁都会心软的。

  *争什么呀,听朕的!要最大的那个!

  只有最大的才配得上她嘛,小皇帝早就想好了,这么大的天灯绝对最耀眼,而且她们可以在空白处画些自己喜欢的图案,比如umbrella想要的星座,还有mond想要的花。

  *嗯……

  这个时候无论同意谁的观点,都会让另外两个失落,fragment才不会这样做,他选择——另辟蹊径。

  *我给你们重新做一个。

  做个最大的,五瓣花形状,绘有星图的天灯。

  成年人不做选择题,他全都要。

  

  

  

  当然这么大的天灯还需要点魔法辅助才能飞起来,而既然有魔法辅助了,做得更花哨点也没问题,三个女孩子各式各样的奇思妙想通通被满足,以至于在大家一起放飞天灯的时候,她们还有点舍不得。

  属于她们的灯一路撒着金色花瓣和星屑远去,带着三个人的愿望一起飞上天,周围还有许多其他的天灯,各自携带不同的祈愿,在夜色中逐渐变为第二条星河。端午节的本意是什么对公寓里的frisk们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分享粽子时的快乐,以及聚在一起在天灯上书写心愿时对未来的美好期望。

  另外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感到开心。

  forgotten此时就很想找做粽子的人谈谈人生谈谈理想,谈谈这玩意的口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做到第一口好吃得飞起,第二口就把人直接锤下深渊的。

普雷尔プレア𓁀
公寓泳池夜趴2.0 很多很多福...

公寓泳池夜趴2.0

很多很多福

都是好兄弟们和爹咪们的

用辽多人姿势模板

【安详闭眼】

公寓泳池夜趴2.0

很多很多福

都是好兄弟们和爹咪们的

用辽多人姿势模板

【安详闭眼】

普雷尔プレア𓁀

深夜酒吧【企划互动】

  *是跟火花太太家位面福的互动哒

  *大概是社畜和调酒师的故事

  *位面福真的好辛苦,惨得很现实

  *碎·不会安慰人·只知道调酒·片

  

  

  

  

  

  

  

  

  

  

  卷毛恐怕是在公寓里待的时间最少的frisk了,并不是因为她较晚入住,更多的还是工作上的事,她的本职,也是唯一的工作不再公寓里,并且也不可能再在公寓里兼职。那位顶头上司可不会放过员工,定要压榨完全部价值,只留下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给她恢复精力,在这样时间表经常爆满,加班再常见不过的生活里,哪又有什么力气去掺和公寓的事。

  ...

  *是跟火花太太家位面福的互动哒

  *大概是社畜和调酒师的故事

  *位面福真的好辛苦,惨得很现实

  *碎·不会安慰人·只知道调酒·片

  

  

  

  

  

  

  

  

  

  

  卷毛恐怕是在公寓里待的时间最少的frisk了,并不是因为她较晚入住,更多的还是工作上的事,她的本职,也是唯一的工作不再公寓里,并且也不可能再在公寓里兼职。那位顶头上司可不会放过员工,定要压榨完全部价值,只留下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给她恢复精力,在这样时间表经常爆满,加班再常见不过的生活里,哪又有什么力气去掺和公寓的事。

  今天也不例外,刚加完班,卷毛精疲力尽,都快要没力气挪动到电梯门口了,酒吧亮着灯,不如先去里面歇一歇,喝掉饮料之类的缓缓。尽管能够改变性别,她还是更习惯女性的模样,自然也继承了一些女孩子的习惯,比如晚上睡觉前洗个澡换身衣服之类的。想到等会儿回家还得洗澡,疲倦就变本加厉的造起反来,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到极限了,现在没有力气去做任何事,只想休息。

  大概是运气差到极致的时候就会触底反弹,恰好有一位客人推门从酒吧里出来,从推门的速度来看这门应该还挺沉,卷毛立刻对推开门的那位frisk投以感激的目光,一矮身钻进室内。着实是不想再多用一分力了,有人代劳最好不过,背景音乐非常舒缓,安抚下工作一整天后紧绷的神经,她看了看远处舒适的沙发卡座,以及走两步就能到的吧台。最后一屁股坐在吧台旁的高脚椅上,沙发诚然更舒服,但太远了,十来米的距离对于此刻的她来说无异于天堑般的宽度,虽然这边没有靠背,但想来趴在吧台上的话应该也不会有人介意吧?

  一挨到凳子和桌子,最后一丝支撑身体勉强直立起来的力气就立刻消失了,现在累坏的小家伙只想摊在桌子上,好好休息休息。脸贴在桌面上后才发现这里不像别的酒吧,吧台总是有股酒味或是什么黏糊糊的触感,很干净,非要说有什么味道,恐怕就是木材本身的清香,很安心。

  fragment自然注意到了这位客人,从进门就直溜溜盯着椅子,坐下后仿佛整根脊柱都被抽走了,他没什么接待这种疲倦到极点的人的经验,总之,先上杯饮料应该没错。果酒老少皆宜,而梅子酒特有的酸味很适合提神,考虑到此时已经入夏,虽然夜里不算燥热,他还是往杯子里放了两块小冰球。还带着冰凉水雾的玻璃杯被推至卷毛手边,吸引了她的注意,吸管方便她这种懒得把杯子端起来的客人,只要稍微把头从桌子上抬起来一点就能喝到。

  酸,第一反应就是酸,紧接着又从舌尖泛起甜,温度使得所有刺激性的味道都没那么冲,融合成一种圆润的口感,尽管身体上还很累,脑子还是被这样冲击得清醒起来了。并非早上刷牙时薄荷味牙膏那种强迫式的清醒,而是盛夏午睡起来后一杯冰饮的爽快感,都说调酒师得会察言观色,看来这位从进门开始就一言不发的先生还挺专业的,知道她需要什么。

  *请问,有什么吃的吗?

  酸味也能开胃,她有点想吃东西。

  fragment点点头,转身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碟小蛋糕似的点心,没有奶油,只有少量巧克力做点缀,感觉像是直接把蛋糕胚拿出来给人吃了。

  *晚上,油腻不好。

  过于言简意赅的话,还好卷毛理解力不错,能明白这是在关心她的胃,看来是个面冷心善的角色,这样的frisk又是从哪个au来的呢?出于好奇,在调酒师放下碟子时,她主动伸手做出一副接盘子的模样,实则是想借由“不经意”的肢体接触读取些数据。但这没能得逞,fragment收手很快,没办法,她只好拿起一块糕点,假装自己原本就是想拿食物的,这小蛋糕不是很甜,就算一口气多吃几块大概也不会觉得腻,确实很适合深夜填肚子。

  *我的数据太多,你现在很累,负担太大。

  调酒师板着脸这么解释,这下就有点尴尬了,不经过他人允许就读取数据之类的事……是有点没礼貌的,尽管看起来他完全不介意,为掩饰尴尬,卷毛低头猛喝了几口梅子酒。一定是被系统压迫太长时间,导致工作都变成本能了,才会在这种时候贸然想去读取别人的数据,对,都是系统的错,在给某个骷髅又记上一笔账后,她才咂咂嘴,品出了点酒味。果酒挺符合她喜好的,不像别的酒那样苦,酸酸甜甜的,配上小蛋糕,这个组合真的很合适,如果是白天的话,说不定还有油炸食品可以搭。

  *不好意思,我有点职业病……还有别的果酒吗?

  对于自己的工作,几乎全是不怎么美好的回忆,好不容易找到可以放松的地方,她可不打算让那些破事再来破坏气氛。

  *嗯。

  大概是看到她意识不那么飘忽了,这次端上来的酒偏橙色,杯沿上还插了瓣剥了皮去了白络的橘子,比梅子酒更甜点,但还是有些酸味。整体来说更像果汁嘛,卷毛基本没怎么喝出酒的感觉,也许度数也不高?连喝两杯酒后,身子暖洋洋的,肌肉似乎也没那么酸痛了,糕点盘空荡荡的,还没等她要求再加一份,就有一个崭新的,满满当当的碟子又被端上来。

  *唉你们这服务真好。

  淡粉色的酒不知道是桃子还是荔枝,漂在最上面的薄荷叶提供了点清爽的风味,仔细看看的话,这似乎还是起泡酒,又或者是兑了气泡水?明明不知不觉已经上头,卷毛却觉得自己从没这么清醒,心情这么放松过,连语气都变得随意了不少。

  *如果系统能有你这三分之一的服务精神就好了!

  别人家的系统都是以帮助宿主为己任,她怎么就摊上了个老板系统,天天指使她跑来跑去工作就算了,还不给休假的。等不知道是桃子酒还是荔枝酒的杯子空了一半后,卷毛已经彻底放开,趴在桌子上抱着那盘小蛋糕诉苦了。

  *我给你说,我天天给他打工,到处修东西,还都得和做贼一样偷偷修,更别提总有些搞事王就特别喜欢搞事情,弄得别人家au到处都是bug,你知道吗,我比每次游戏更新完被玩家举报得跑到公司加班的程序员还惨!

  身为调酒师,这种场面其实见得多了,别人这么诉苦的话,fragment只会无视,然后找个离得远的地方擦杯子,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是frisk,所以尽管他知道她平常过的都是什么日子,还是耐心的听着。

  *最惨的是,稍微有点想摸鱼就会直接抹杀警告,杨白劳都没这么狠的吧!

  这话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更别提本就不怎么喜欢其他角色的fragment,他其实很想把那个所谓的系统拖出来暴打一顿,但……终归是不能干涉别人au的。现在能做的仅仅是调出一杯好喝的酒,再拿出一碟好吃的点心,让面前这位饱受压迫的小可怜吐一吐苦水。

  *关键系统时不时还跟我玩消失,有这样的系统吗?啊?就连忙都不帮的?我可是在给他打工!

  卷毛说到伤心处,把不知道第几杯酒一饮而尽,果酒喝起来没什么,实际上度数可不低,几杯下去已经什么话都敢往出讲,很显然,这位上班族今晚估计就这么迷迷糊糊醉下去了。

  *被打都不能还手…我才不是别的frisk那种滥好人,凭什么啊,凭什么非得去守护au,我也想有自己的生活啊!不想上班不想上班好烦!上班好烦!

  从声讨老板变成碎碎念,fragment需要很专心才能听清她在念叨什么,内容都是重复的,主题思想为不想上班,能想象出来她平时压力有多大,工作又有多累。到最后,女孩抱着几个空杯子闭着眼小声嘟囔,就算端上来新的点心也没什么动静,大概是已经睡着了,这幅模样看着很有些可怜,哪怕在睡梦中都要吐槽系统……调酒师摇摇头,打开吧台的暗门走出去。卷毛不重,起码他把她抱起来的时候感觉轻飘飘的,回忆了一下在入住申请表册子里看到过的信息,他走向电梯,一枚镜子碎片从袖口飞出,敲下二十楼的按键。

  反正今晚应该也没别的客人了,先把她送回家吧。

普雷尔プレア𓁀

咖啡厅free啦【企划互动】

  *儿童节在公寓给福福们整点好恰的,champagne是我家lust!Gsans的福,然后传统艺能小月亮伞福

  *贴贴,都可以贴,我就要提前发

  *不熟的福就不太能仔细写但是又想让人家出场真是苦恼

  

  

  

  

  

  

  

  

  深夜的公寓很安静,大部分人都睡了,有小部分夜猫子也知道不能打扰别人,乖乖呆在自己房间里做些喜欢的事,酒吧照常营业,等待或许会到来的客人。老式酒吧不像夜店那样到处都闪着灯,整体气氛很让人安心,再加上留声机里缓缓流淌出水似的音符,就算在这里闭上眼睛睡觉也没有关系。

  作为常客,champagne今夜也来了,不过这回,她有...

  *儿童节在公寓给福福们整点好恰的,champagne是我家lust!Gsans的福,然后传统艺能小月亮伞福

  *贴贴,都可以贴,我就要提前发

  *不熟的福就不太能仔细写但是又想让人家出场真是苦恼

  

  

  

  

  

  

  

  

  深夜的公寓很安静,大部分人都睡了,有小部分夜猫子也知道不能打扰别人,乖乖呆在自己房间里做些喜欢的事,酒吧照常营业,等待或许会到来的客人。老式酒吧不像夜店那样到处都闪着灯,整体气氛很让人安心,再加上留声机里缓缓流淌出水似的音符,就算在这里闭上眼睛睡觉也没有关系。

  作为常客,champagne今夜也来了,不过这回,她有别的事要做,某种意义上是兄弟姐妹的几个人凑在一起,dawn和dusk来得最晚,大概我们的女王大人压根不想参加这种愚蠢的活动,但她还是被强行拉来了。虽然人到了,dusk还是坚定不移的往角落一坐,拿起一瓶酒自斟自饮,完全是副绝对不会帮忙的样子,dawn有点不好意思,按理说她不会违逆好友的意愿,可她也不想留她一个人在家。

  *到齐了就开始吧。

  champagne熟门熟路的打开吧台的暗门,进入到后厨里,fragment已经等候多时,甚至料理台上早就摆了好几个已经快要做完的蛋糕。紧随其后的是刚给dusk拿了本小说看的dawn,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清单,上面写着公寓里所有frisk爱吃的东西,有些是她平日交朋友时收集到的,有些则来自不知名好心人的赞助。注意到清单顶端的滑稽标志后,某个不孝子翻了个白眼,手下动作却没停,继续给蛋糕挤奶油。

  *这可是个大工程,有我们两个帮忙会快一点。

  要知道听fragment说想在儿童节给全公寓的未成年frisk做蛋糕时,champagne还挺吃惊的,怎么看这位完全没有表情的少年也不像是这么热心肠的人,哪怕他平常对frisk们就很好也一样。不过她很乐意帮忙,对于幼崽,向来有种想要呵护的欲望,尤其是这些与她名字相同的小家伙们,恐怕也只有他们能明白,frisk这个名字背负的是怎样的命运。以幼童之身承担了绝大多数成年人都无法挑起的责任,起码在这里,起码在……时针已经走过了十二点,起码在今天,她希望他们能做个普通的孩子。

  *dawn,不要用魔法,不要加你自己带来的调料,不要“创新”。

  这句语气毫无波动的话让dawn立刻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做出投降的姿势,以最大的诚意表示自己不会乱来,虽然要压抑自由创作的冲动很难,呜呜,明明倾注了心血的食物不论怎样都很好吃,只是普通人并不能品味出来而已!fragment好冷漠,好过分,明明之前还夸她做的好吃,现在又不让人家自由发挥了。

  

  

  

  清晨,几个醒得早的frisk起床后发现自家门前有包糖果,也有的是巧克力,还附带一张卡片:

  【为庆祝六一,面对收到卡片的客人,咖啡厅全天免费,不限量免费供应蛋糕以及菜单上的食物与饮品。】

  

  

  

  *鬼鬼鬼鬼鬼鬼鬼!

  额头上有根独角的frisk被敲门声吵醒,听这复读机一样的动静,肯定是楼下的mond,这孩子特别喜欢她家的天花板,总喜欢带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来串门,并且肯定还拉着umbrella。果不其然,开门后就是那两个小家伙,已经活了两万年的鬼很大度,就算有起床气也不会发到mond身上,让她好奇的是,有什么事要这么早就来找她?

  *你看你看!我们收到了这个!你门口也有哦!

  mond递过来一包巧克力,从半透明袋子外可以看到里面有些颜色轻快的东西,还能隐约闻到股甜香。

  *拿上这个我们就能不限量去咖啡厅吃东西啦,fragment今天给我们放假,要一起去吗?

  umbrella把卡片也交到鬼福手里,她们的卡片好像都是由不同的人写的,字迹不一样,墨水颜色也不一样,鬼低下头,在米白色卡片上一行暗金印刷体写着让她心动的内容。

  *去。

  当然要去,这可是不限量免费的吃吃吃,虽然已经两万多岁的跟一群货真价实的小朋友过六一有点怪,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既然人家给她送了卡片就安心去吃好了。

  

  

  

  realm其实不太喜欢人这么多的地方,更何况,大小姐也在,她对这位有钱人的感觉很复杂,一方面是会想起自己以前遇到的那些,一方面其实也能感觉到包了层顶楼的这位其实为人不错。当然,外表上还是有股富人特有的傲慢,高高在上,明知道是个好人,一看到表情就有点……

  *人这么多,都是来占别人便宜的吗。

  大小姐货真价实的在为店家着想,并且还在思索要不干脆打笔钱过去,免得之后咖啡厅和酒吧都开不下去了。

  realm听到这句话了,她没有作声,只是捏紧了手里的卡片,她也是应邀前来的,这话听着总觉得好像在说大家都贪图便宜一样,可是她明白,只是大小姐有点不太会说话,本意应该是在担心咖啡厅的财务情况。啊啊啊,有钱人果然好烦,哪怕知道大小姐人很好,也还是总会被勾起不好的回忆。realm一遍遍告诉自己,大小姐不是歧视穷人的那些渣滓,她很好,很喜欢花钱去帮助别人,乐意与朋友分享财富……

  *喂,你!

  大小姐注意到游离在人群边缘的realm,难道说这家伙抹不开面子去吃吗?

  *你,过来,陪本小姐去吃蛋糕。

  哼哼,大不了吃完想办法给咖啡厅塞钱就是了,既然收到邀请,不去怎么能行,顺带,也可以把讨厌的抹茶蛋糕塞给realm,计划通。

  

  

  

  犹豫不决的不止realm一个人,刚入住的omen也是如此,面对这样多的人,ta有点紧张,嘴里的咖啡硬糖很好吃,绝对是用货真价实的咖啡豆磨粉做的,与香精的味道天差地别。就连新住户都能收到这样符合自己心意的小礼物,哪怕只是为了感谢店主,也应该去一趟吧……

  *嗯?你也有卡片呀,来嘛,放心吃,fragment先生人一直都这么好的!

  umbrella虽然今天休假不用上班,还是来到咖啡厅帮忙招呼人,她发现了omen,也看出ta在犹豫,所以就直接走过去邀请了。

  *啊……嗯…

  omen耳朵几乎是立刻红起来,热度从两颊蔓延到整张脸,如此热情的人,必须要回应才行,可嘬嗫半天也说不出话。

  *别害羞嘛,来吧?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容易脸红的人,umbrella失笑,再次诚恳地发出邀请,而一旁的mond发现好朋友不见了后,四处张望,看到在门口磨叽的两个人,她可没想太多,干脆就这么跑过去一手拉一个。

  *快来快来,马上就要有新蛋糕端出来啦!

  今天可是六一儿童节,所有孩子都应该开开心心的。

普雷尔プレア𓁀
用多人模板画的公寓企划福福贴贴...

用多人模板画的公寓企划福福贴贴

太累了所以只铺个色就完事

Tag只随便打几个自家和熟人的

用多人模板画的公寓企划福福贴贴

太累了所以只铺个色就完事

Tag只随便打几个自家和熟人的

普雷尔プレア𓁀

萝莉组进门【公寓企划】

  *福福公寓福福贴贴

  *大部分福都是自家au的

  *主要是小月亮和伞福贴贴

  

  

  

  

  

  

  

  

  

  【接小月亮去公寓吧。】

  fragment听到他所谓的父亲大人在说话了,不过懒得搭理,依旧低着头擦杯子,水晶高脚杯十分闪亮,纤尘不染,并不需要擦拭。

  【umbrella应该也差不多要过来向你提出相同的请求了。】

  调酒师这才做出反应,把视线施舍给吧台前的男人,深棕肤色,纯白衣服,单片眼镜,勉强算是他不怎么讨厌的那位父亲。无论如何,本质都是不变的,不然也不会故意提起umbrella来了,可以猜想到必然是有一场看似意外实...

  *福福公寓福福贴贴

  *大部分福都是自家au的

  *主要是小月亮和伞福贴贴

  

  

  

  

  

  

  

  

  

  【接小月亮去公寓吧。】

  fragment听到他所谓的父亲大人在说话了,不过懒得搭理,依旧低着头擦杯子,水晶高脚杯十分闪亮,纤尘不染,并不需要擦拭。

  【umbrella应该也差不多要过来向你提出相同的请求了。】

  调酒师这才做出反应,把视线施舍给吧台前的男人,深棕肤色,纯白衣服,单片眼镜,勉强算是他不怎么讨厌的那位父亲。无论如何,本质都是不变的,不然也不会故意提起umbrella来了,可以猜想到必然是有一场看似意外实则有意为之的邂逅发生,要么本该毫不相干的两个人又怎么会相遇?对于最小的妹妹,他可是爱护至极,特意隔绝了那个au与其他世界可能的连接。

  *祂在吗?

  表情还是古井无波的样子,语气听着倒是很凶,还有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的杀意。

  【当然。】

  男人微笑。

  *我知道了。

  fragment几乎是立刻放下杯子和白布,直接翻过吧台头也不回的走了,对于“祂”,他向来是一百万分的戒备,谁知道那个鬼东西又会搞出什么幺蛾子,本来还在犹豫,得知某个触手怪也在以后,心中的天平立刻彻底倾斜。必须要保护frisk们,无论是妹妹,还是umbrella,又或者是更多没有亲眼见过的frisk,都必须保证不会被不可名状祸害到。

  

  

  umbrella还想着要怎么说出自己的请求,就看到面前的星空如同镜子一般破碎,从里面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fragment先生!你怎么来啦?

  她甚至还没离开这个满是星星的au,mond也还在和她拉着手介绍远方的星座,对这大变活人的一幕,只有gsans没有惊讶,在见到新客人的瞬间,他们对视了一眼,奇怪的信息就这么自然而然浮现出来:这是他的“哥哥”,不需要警惕。

  *接你们去公寓。

  不知道做了什么,隐秘的联系好像被转嫁出一部分,原本不可分离的两人变得能够相对独立的存在了,看来之前担心mond无法离开这里去公寓是不必要的忧虑,任何问题都有解决途径。

  “放心去吧,我会来看望你的。”

  骷髅拍拍小女孩的脑袋,她应该有更加多姿多彩的生活。

  

  

  

  *umbrella……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到过普通的有大气层存在的世界了,她都快希望重力是什么样的感觉,可以脚踏实地的踩在路上,不必担心稍微用点力就到处乱飘,这居然有点新奇。不不不,她本来就是生活在这种地方的,这样才是正常的,尽管这么告诉自己了许多遍,mond还是有点紧张,万一遇到不喜欢她的人怎么办?万一热情过头让别人不开心了怎么办?

  她抱着umbrella的胳膊,一时间竟然有点不敢靠近公寓大门。

  *没关系的,大家人都很好,而且fragment先生肯定会照顾你的,对吧!

  花从伞里落下,似乎想用芳香舒缓新朋友紧绷的神经,umbrella抬头看向可靠的老朋友,得到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嗯。

  他没说他们其实是兄妹,这种无关紧要的事也不必提,反正无论作为兄长,还是仅仅作为他自己,他都会保护好这小家伙的。

  

  

  

  *诶?是新住户吗?欢迎呀!我也是今天刚入住的,我叫dawn,可以来八楼找我玩哦。

  一位笑得分外温柔的少女恰好从公寓里走出来,对她们打了个招呼,看起来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与旁边那个跟在后面刚刚踏出大门的不同,那位虽然笑着,总有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她是dusk哦,我们是舍友,欢迎来我们家串门!

  明明年纪相差了不少,mond却觉得dawn和她很像,想要靠近,然而在即将拉着umbrella鼓起勇气自我介绍之前,被拦住了。调酒师打扮的少年有意无意挡在两个女孩前面,以不明显的回护姿态站着,对笑容纯善和正勉强勾起嘴角的两位“姐妹”点点头。

  *我,fragment。伞,umbrella。她,mond。

  简洁至极,他对面前两人的底细一清二楚,尤其是假笑的那个。

  *你们好,我们住在十楼,mond可以讲关于星星的故事,我可以泡茶给你们喝。

  umbrella从fragment身后探出头,她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挡在前面,姑且理解为是过剩的保护欲,之前也经常有类似的事发生。她捏捏mond的手,鼓励这个小姑娘也站出来说几句,要知道她可是极其热情的一见面就给了她个拥抱呢,现在可不是该害羞的时候,虽然人的确多了点。

  公寓大门还有别的frisk进进出出,陌生的面孔和陌生的环境的确容易让人不安,但有了新朋友的鼓劲,mond还是深呼吸一下,学着umbrella的样子探出头。

  *我,我只知道关于星星的事,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听听你们那个世界的故事!然后,然后……

  她不再闭着眼,这里没有幽魂需要让她凝聚注意力去使用灵魂视野,银色的眼睛澄澈极了,就这么带着最真切的善意和亲近之意凝视面前的人。

  *你们真好看……

  这句话让dawn失笑,也让dusk放弃了某些不太美妙的想法。

  *诶?我不好看吗?

  umbrella这么说只是在凑热闹,她其实并不介意。

  *好看的!umbrella超级好看的!

  似乎是觉得这一句话还不够真诚,mond踮着脚在她脸颊两边一边亲了一口,非常响亮,啵啵两声。

  此时,脸上没有任何波动的fragment感受到了好几倍的快乐。

普雷尔プレア𓁀
碎片给伞福庆生—— 嘿嘿 棉花...

碎片给伞福庆生——

嘿嘿

棉花家的福今天过生日,摸出碎片福来给她送蛋糕

已经失去了做动图的记忆,靠着百度摸索了半天不知道咋的做出来了【】

碎片给伞福庆生——

嘿嘿

棉花家的福今天过生日,摸出碎片福来给她送蛋糕

已经失去了做动图的记忆,靠着百度摸索了半天不知道咋的做出来了【】

普雷尔プレア𓁀

给福福咖啡厅买了一套制服——

我画的部分只有头发啦hhhhhh剩下全是买的!

P5是特殊制服

P6是我儿碎片的新衣服

福福咖啡厅是我个人为了嫖福写的一个系列,算是乙女叭,下面是目录以及传送门

Fell篇 

Swap篇 

Classic篇 

Lust篇 

自au以及亲友au的,碎片+伞福篇 

Outer篇 

新年特辑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新下一篇,总之是随缘的啦

给福福咖啡厅买了一套制服——

我画的部分只有头发啦hhhhhh剩下全是买的!

P5是特殊制服

P6是我儿碎片的新衣服

福福咖啡厅是我个人为了嫖福写的一个系列,算是乙女叭,下面是目录以及传送门

Fell篇 

Swap篇 

Classic篇 

Lust篇 

自au以及亲友au的,碎片+伞福篇 

Outer篇 

新年特辑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新下一篇,总之是随缘的啦

话👌废
是和咸糖家的碎片的互动@普雷尔...

是和咸糖家的碎片的互动
@普雷尔プレア
抵一次工资?【暗示】

是和咸糖家的碎片的互动
@普雷尔プレア
抵一次工资?【暗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