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rank

18872浏览    1344参与
皆得Jade
前两天整理时间线发现从ros...

前两天整理时间线发现从rose救上Frank到frank复仇有两年的时间差,感觉是很暧昧的一段时期

  

想画一下rose帮frank复健和Albert心知肚明但不点破,这三人真是...晦涩不明的感情线,太好搞了


前两天整理时间线发现从rose救上Frank到frank复仇有两年的时间差,感觉是很暧昧的一段时期

  

想画一下rose帮frank复健和Albert心知肚明但不点破,这三人真是...晦涩不明的感情线,太好搞了

宋柔止

最近空间很火的梗,整了

  来自锈湖的阿尔伯特·范德布姆先生死后终于变成了真正的恶魔。当他披着黑袍、露着犄角,出现在弗兰克小朋友的梦里,后者眼睛都瞪大了,露出难以置信、五味杂陈的表情。阿尔伯特说:“我要收走你一件最重要的东西。”

弗兰克看着他,露出那一晚棋盘前的那种眼神,悲悯、无奈却带着笑,没说话,就这样看着他。第二天,弗兰克在床上闭着眼,也没去检查什么,也没去清点什么。他知道他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或者说他知道他已经只剩唯一一样东西可供失去了。

与此同时,地狱里的恶魔先生,手里捧着自己二十三岁时给年幼的小外甥亲手缝的布偶玩具熊,错愕地陷入了沉思。

  来自锈湖的阿尔伯特·范德布姆先生死后终于变成了真正的恶魔。当他披着黑袍、露着犄角,出现在弗兰克小朋友的梦里,后者眼睛都瞪大了,露出难以置信、五味杂陈的表情。阿尔伯特说:“我要收走你一件最重要的东西。”

弗兰克看着他,露出那一晚棋盘前的那种眼神,悲悯、无奈却带着笑,没说话,就这样看着他。第二天,弗兰克在床上闭着眼,也没去检查什么,也没去清点什么。他知道他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或者说他知道他已经只剩唯一一样东西可供失去了。

与此同时,地狱里的恶魔先生,手里捧着自己二十三岁时给年幼的小外甥亲手缝的布偶玩具熊,错愕地陷入了沉思。

frank家的茶茶

契约关系

第三十五章 契约

Frank只是一个侧身便躲过了那黑气缠绕的锁链,却也确实阻止了他靠近那颗上辉煌无比的心脏。

“时机刚刚好。”frank心想。

“你似乎早有防备。”锁链尽头,自然是drake模样的【爱】之恶魔。

“不难猜,毕竟你肯定会出手,现在则是你最合适的时机。”frank语气转换成常人模式,表情缓和,即使他知道自己的所谓计划,成败在此一举。

“不必再遮掩气息了,傲慢的神明并未注意到,但你可骗不了我,你一直在用【银钥匙】伪装自己的神力——”drake降落到了frank的面前,距离那颗【心脏】遥远又接近(毕竟是【虚幻】,距离在这里并无意义)。

“呵,”Frank轻笑了一声......

第三十五章 契约

Frank只是一个侧身便躲过了那黑气缠绕的锁链,却也确实阻止了他靠近那颗上辉煌无比的心脏。

“时机刚刚好。”frank心想。

“你似乎早有防备。”锁链尽头,自然是drake模样的【爱】之恶魔。

“不难猜,毕竟你肯定会出手,现在则是你最合适的时机。”frank语气转换成常人模式,表情缓和,即使他知道自己的所谓计划,成败在此一举。

“不必再遮掩气息了,傲慢的神明并未注意到,但你可骗不了我,你一直在用【银钥匙】伪装自己的神力——”drake降落到了frank的面前,距离那颗【心脏】遥远又接近(毕竟是【虚幻】,距离在这里并无意义)。

“呵,”Frank轻笑了一声,释放出了极高规格的灵魂波动,让眼前“人”的身形抖了一抖,“那又如何,你以为区区【罪业】足以匹敌神明吗?在这【失乐园】!”

【爱】有那么一刹那确实受到了威吓,毕竟它也没想到,即使是虚弱的神,竟也是自己不可抵抗的存在。即使如此,【爱】还是很快恢复了镇静,毕竟自己还是有底牌的。

“不敢不敢,但你也并不能完全掌握这个领域吧,你在这里应该只是获得了‘存在权’。”【爱】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注视着【心脏】的目光也投向了frank那实际上并看不清的脸庞。

不过,就算看不清也不重要,对frank以及那位王的所有记忆,可都储存在drake灵魂的最深处,已经与drake融为一体的【爱】自然也能调用,因此,想要分析出frank的虚与实只需要“感觉”即可。

“差不多吧。”frank收起了气息,回敬【爱】一束凝视的目光。

“我以为你会否认。”

“对drake而言,我的谎言并没有任何意义。”frank当然知道审视自己的目光里,饱含着【drake的视角】。

“既然如此,如果我带着drake躲到这鬼地方的深处,你也是无可奈何的——”drake话还没说完,死与衰败的气息就已经在自己身边,凝结为了如新月般的“实体”。

“你明知道这是以【心脏】为诱饵的陷阱,也明知道我回答你问题是为了拖延时间恢复力量,却还是在此现身并与我对话,说出你的理由吧。对了,你也应该知道,你不可能逃出我的【枷锁】吧?”

“因为我已经与drake的灵魂彻底融为一体了,他多少还是影响到了我……他,想见你,最后见你一次,哥哥——”猩红的眼睛恢复成了原本的棕色,一切正如frank记忆中的drake。

“……”frank陷入了沉默,虽然只是一瞬,但对于【爱】而言也够了。

巨大的冰蛇自虚无中出现,猛地冲向了frank。frank毕竟是此世最高位的存在,身边的自卫系统,那无数漂浮的小钥匙,直接凝聚成了无数的细线,将巨蛇撕成了碎片。

但,就是这一瞬,frank对面的【心脏】已经被drake拿在了手里。

这里是【虚幻】,意念上的距离才是重要的,那一瞬间,【心脏】对【爱】而言,触手可得。

“虽然拥有了神格与神力,却还保有人的意志,这就是你的败笔,既然是人的意志,怎么会有【人之罪】无法影响的存在呢。”

“你竟敢!”frank手中的残月之镰重重挥出,瞄准的却是【心脏】。

“来不及了。”金色的长枪出现在了【爱】的手中,直接弹开了frank的攻击,这也意味着,新的【天空与真实之神】就要降临了。

“作为【罪业】,怎么可能——”frank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逐渐被金光吞噬的【爱】。

“我的灵魂,可是以人类最初的神官,drake为基础的啊,这便是最合适的容器!”

顷刻间,身穿金甲白衣的“drake”出现在了frank的面前,不知是不是wyatt的安排,“drake”的传承仅需要那么短的时间。

“好了,新生的【虚幻之神】,现在要与新生的【真实之神】进行‘神战’了,你还需要什么开场白吗?”【爱】虽然这么说,但却并不想给frank回答的时间,圣枪的裁决已经降临了。

“那么,一切都按照预定的轨迹行进了。”frank并不防御,只是微笑地看着圣裁的到来,而就在其距离frank不到一厘米的时候,圣枪停住了!

“这是为何?!”【爱】想再次控制圣枪,却无论做什么,都无法让它再移动分毫。

“好了,安静下来,drake。”frank的声音不大,在【爱】听来却如此刺耳,如此令他胆寒。

“他怎么可能还会回应你呢——不,不对,我这是——”【爱】的话还没说完,就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这具【神躯】,甚至连说话都做不到了。

“很意外吗?你明明知道我与drake订立了契约呀。”frank一挥手,打散了直指自己的圣枪之影。他知道【爱】已经无法回答了,便继续讲了下去:“果然,即使是【真实的传承】也不会记录这件事。”

这是来自世界外,超越了时光,甚至拥有创世前记忆的【银钥匙】才会记录的事项:【起源之神】——这世界尚在混沌时,出现的第一个意识体,祂是无数爆炸与裂变的代言者,亦是唯一的“存在”。在(对银钥匙而言的)第一个时间刻度后,祂开始凝视眼前的一切;第二个刻度后,祂开始了创造,而造物存在的前提,祂认为是【契约】,或者说【规则】。天与地必须分开,这是天地间的【契约】;人间与梦境存在沟通的可能,那些入口由梦魇一族守护,这也是【契约】,所以,这世间的一切法则,实际上都是【起源之神】与这世界间订立的【契约】。【契约】作为祂的第一份造物,被祂规定,除了祂本身与世界,其位阶永远高于签订契约的双方或多方,在某些时候,其甚至可以高于祂在第三个时间刻度创造的【真实】与【虚幻】两大元素,抵达【起源之神】的位格。

【爱】所言非虚,现世并不存在能分割其与drake的存在,即使是二元素神。但是,如果是高于二元素神的、【起源】的位阶能否使其分离呢?drake本就残破的灵魂与【人之罪】的能量体融合在一起,灵魂的位阶也还是太低,即使自己的灵魂位阶足够,也还是无法抵达起源。那么,该如何提升drake的灵魂阶位呢?

之前发生的一切,便是frank的回答,也是他以那望尽一切的“银钥匙之瞳”所推演出来的,唯一的“完美解”。

“drake,将那名为【爱】的罪业舍弃后醒来吧。”frank的手腕上流动着古老的神圣文字,那是当时签订契约时所铭刻在彼此灵魂之上的,永生永世的【契约】:

“谨以我的一切献给拥抱我的少年,我们将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

沈秋筠

【Rusty Lake】Christmas

        剧情涉及Roots(微量),演职员表交给Albert和Frank,人物关系大概是“操你妈的”(非字面含义)。

        BEGINNING.

        “今天是圣诞节。”

        “我知道。”......


        剧情涉及Roots(微量),演职员表交给Albert和Frank,人物关系大概是“操你妈的”(非字面含义)。

        BEGINNING.

        “今天是圣诞节。”

        “我知道。”

        “你们有准备圣诞礼物吗?弄一棵圣诞树,装上彩色的灯带,然后把礼盒堆在下面?”

        “……嗯。”

        “你有被松针扎到手吗?”

        “没有,闭嘴。”

        “但是你往手上缠了绷带。”

        Albert隐晦地吸了口气,整个人往右侧平移五厘米,他没有把目光转向下水道,并且确认自己的位置能让那个该死的小鬼舔着地板都看不到。

        但Frank不会因此善罢甘休,无论他过去的人生是怎样度过的,上帝把不会放过任何一场胜利的特征写进了十七岁男孩的基因链里。为了让地下室的情景照进自己的眼睛他把身体伏得很低,调整自己的神情让自己比起阶下囚更像个国王:“有我那份礼物吗?”

        即使看不到Albert在他的视野中出场一个像素点,Frank也完全能想象得出他这位舅舅阴沉的脸色。

        “Mary给你和Emma都准备了毛绒帽子。”Albert冷冷地回答,将“Emma”这个名字咬得极重,十年里这就像是一个浑身是刺的符号,他们以此刺痛对方,彼此鲜血淋漓,尤其在她苍白的身影在那棵树被压弯的枝条上摇晃又归于静止之后,“她每年都会产生这样的幻想,但过不了几天Samuel就会把它们全部处理掉。”

        “我会很高兴看到它的。”Frank的面庞同样扭曲了一下,“那你呢,我亲爱的舅舅?圣诞老人给你捎了什么好东西,一张更丑的面具?”

        “给小孩子的幼稚把戏对我已经不适用了,圣诞老人会为我留下他的驯鹿的。”

        Frank瞪着他的影子,在不犯神经质的情况下Albert显然具有着该死的冷面笑匠天分,语言学习的短暂时光还不足以让Frank从口才上驳倒这个混球。

        “给我向耶稣的第1905个生日道歉。”

        Albert没再理他,Frank只能从影子小幅度的变化猜测这人正在干什么——其实也没什么好猜的,Albert的生活单调得要死,他把生命的百分之五十分给制造谋杀,剩下的全用来捣鼓Frank看不明白的奇怪东西:各式各样的玻璃器皿,一大堆被他称为“实验材料”的废品,复杂得让人头疼的管道系统,又丑又毛骨悚然的娃娃。偶然地,也许是他心情特别糟糕的时候,比如说现在,他会拿着他那套刻刀对几块扁平的木头磨上半天,鉴于现在他的面具已经像个贵族小姐的衣橱似的能戴一整年不重样,这家伙的心情从来欠佳。

        一天总会发生那么七八次的小插曲暂时告一段落,暖色的灯光被下水道的挡板分割成泾渭分明的几块,影影绰绰地向上攀爬着。Frank抬起头,只能看到正上方被转轴一分为二的星空。Samuel极富穿透力的小提琴声在飘摇的过程中变得微弱,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的提前退场似乎一点也没影响到圣诞节的气氛,Frank紧了紧身上破旧但却算得上保暖的衣物,心情逐渐多云转阴转核冬天。

        “Albert.”他从星光闪烁间收回视线,散落的余光恰到好处地扫过落了一层薄灰的开了线的小熊玩偶,“我恨你。”

        “你早该这么做了。”回应者不以为意,Frank听到显得稍有距离的声音才意识到Albert不知何时离开了他的位置,机器的嗡鸣将他原本就不突出的声音搅得更加微弱,某种不常见的甜香悄然蔓延开来。

        Frank意识到自己饿了,这是圣诞节,而他截至目前还没有吃任何一点东西。

        他知道Albert会给他扔一个土豆充饥,除了绝食之外他的确没有经历过快要饿死的危机,但该死的阶下囚身份还是在这会儿提醒他别指望得到什么像样的待遇,往好了想,起码他还没到要对井壁那些混着霉斑的青苔下手的地步。

        陶瓷与水泥地面摩擦的刺耳声响把他从神游天外中扯回来,Frank惊讶地——这不太准确,换个词,见了鬼似的——盯着那个盘子,还有盘子上冒着热气的薯饼,天哪,甚至还有他娘的番茄酱!

        “你终于打算给我下毒了吗?”

        “爱吃不吃。”盘子重新开始移动,缓慢地。

        不吃白不吃。Frank的手比脑子更快地按住那个盘子。

        他们安静地分享着同一个盘子里的圣诞大餐。Frank只能看到背对着他的棕色西装,还有支撑在地上的瘦削的左手。

        “你应该学学缝补你那身衣服,还有你的玩具。”Albert总带着轻蔑味道的笑声让Frank对薯饼实行一刀两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皱着眉看一本书被从下水道间隙中塞进来,还有一个他妈的针线盒,这是什么新型的嘲讽方式吗。

        “你是在希望我用绸缎和彩纸把它包起来吗,亲亲Frankie宝贝?”那个称呼在舌头与牙齿之间暧昧地滚动,迸发出莫大的恶趣味。Frank更用力地啃着薯饼,想象这个黄澄澄的美味东西就是Albert的头。

        他没拿这份圣诞礼物,就像此前的每一个圣诞节那样。Albert也没有在意,他羞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圣诞祝福的天真把戏永远不可能在他们二人之间发生。

        END.

        去码头整点薯条。


张辽bot

已经变成怪图合集了(有不是的时候吗)

已经变成怪图合集了(有不是的时候吗)

CAQUACK

好久没摸了,虽然有点冷但还是来点短裤小弗,和猫猫小弗

好久没摸了,虽然有点冷但还是来点短裤小弗,和猫猫小弗

Mr.烟辰雪(开学暂退)
来玩看图说话 二编,重画了一下...

来玩看图说话


二编,重画了一下,目的是让大家都能感受到我的创意

来玩看图说话




二编,重画了一下,目的是让大家都能感受到我的创意

只是一碗稀饭
花的儿子在枯井内向阳而生。 。...

花的儿子在枯井内向阳而生。

如果我不说应该没人知道我画的是锈湖里的Frank……

花的儿子在枯井内向阳而生。

如果我不说应该没人知道我画的是锈湖里的Frank……

张辽bot
根据厕所笑话改的很没品sorr...

根据厕所笑话改的很没品sorry

根据厕所笑话改的很没品sorry

大夢一场

【Fire For Hire】Heater

注意!微量silverank!请自行避雷,谢谢啦('▽')私设这里是Frank被silver抓后在办公楼做事(当然,什么事我不能说,自行想象喽)随后被觊觎他火元素力的人盯上。幼儿园文笔,silver可能有些ooc,如果雷到你了,非常抱歉!(=゚Д゚=)


一一一一一一ฅʕ•̫͡•ʔฅ ᑋᵉᑊᑊᵒ我是分割线~一一一一一一


     “咣-!”办公楼的大门被猛地破开,木头屑伴随些许杀气涌了进来。一个光头的男人手持枪械,凶神恶煞地扯着嗓子喊:“上!”


     随即,一群全副...

注意!微量silverank!请自行避雷,谢谢啦('▽')私设这里是Frank被silver抓后在办公楼做事(当然,什么事我不能说,自行想象喽)随后被觊觎他火元素力的人盯上。幼儿园文笔,silver可能有些ooc,如果雷到你了,非常抱歉!(=゚Д゚=)


一一一一一一ฅʕ•̫͡•ʔฅ ᑋᵉᑊᑊᵒ我是分割线~一一一一一一


     “咣-!”办公楼的大门被猛地破开,木头屑伴随些许杀气涌了进来。一个光头的男人手持枪械,凶神恶煞地扯着嗓子喊:“上!”


     随即,一群全副武装的人闯了进来。


     Frank此时正在悠闲的低头打扫着大厅,看到满地的渣子,顿时气得气血上涌:“喂!你们这群人怎么回事啊!我刚扫好的地板哎!!”随即抬头怒视着那些人。


     随后,他彻底惊了。


     怎怎怎怎么回事,这帮人似乎是冲着他来的??


     而且为首的那个光头佬一一他好像认识!


     嗯,并不是什么很美好的记忆就是了。


     并且,这人看他的眼神,甚至带着贪婪……令他感到一阵恶寒。


     这个光头佬是元素能力狂热者,并且据传闻,好像还有点折磨元素能力者的癖好。


     “据我所知……今天,你们大部分人应该都在休班吧?哈哈哈,放心,我设了隔音结界,你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发现的。”


     Frank暗骂一声,将拳头攥紧,身体里的火元素慢慢渗透到手里,绷着身子,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哎呦,这就防备起来了?”蔑视的微笑。


    “你m的废话少说!”


     随即,Frank身上的火焰好像不受控制般,伴随着细小的爆炸声腾空而起。


     


     “呵呵呵……炸毛了的猫,还真是可爱呢。”


    


     那些人一拥而上,枪声四起,Frank心中一沉,闪身躲过,继而将更大的火引进手心,猛火与子弹交织,浓烟熏的那些人睁不开眼,猛然撂倒了几个。


     “呵,也不过如此嘛。”Frank鄙夷道。这帮人,倘若silver上午没去谈判,还在这里的话,这群垃圾们估计在大门口停留都不敢。


     不对一一我想他干嘛?


     他越想越狂躁,顺手就摁住一个人的头往墙上捶,手中的熊熊火焰也嗞啪作响,弄得好几个人不敢近身。


      就当练习下元素力的控制好了。


     为首的那个人悄然狞笑了一声,从兜里掏出一小包药粉,淡淡的香气扩散开来,直袭那火红的身影。


     而Frank显然没注意到这一点(该说不愧是他的脑子么)捶人捶爽后,他继续和其他胆小鬼厮杀,丝毫不在意子弹擦伤他的身体,战斗的热情将他整个人都燃了起来(物理)。


    然而,他发现一个问题。


    这群人好像m的不知道疼痛一样,即使伤痕累累,血如喷泉似的往外冒也不停手。


    难道这个光头佬给它们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Frank表示不能理解。 


    虽然他们还能自由活动,也不过是一群行尸走肉罢了,对付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就这点本事?”Frank肆无忌惮地笑。     


    “呵呵,你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啊。”光头男人勾唇。


    “真是可惜,本想让你毫发无伤地做我的玩物……”


     “???哈?你tm没事吧?劳资可不会再傻傻地去找你那个什么黑组织了!”Frank冲到那个光头佬面前,就要给他的腹部狠狠一击。


    在那一刻,他却感到一阵疼痛,如腹部被刀搅般,让他浑身直冒冷汗。


     “唔咳?!”


     他一下子倒在地上,肢体的疼痛由神经系统不断传输到他的大脑中枢,难以描述的感觉传遍他的全身。


     “嗯,不愧是我大价钱购买的药粉。这可是能让所有元素能力者瞬间失去抵抗力的药哦~”


     “咳……卑鄙……”



     光头俯下身,睨视着Frank:“这么没心机,果然是silver口中的岩浆笨蛋。”接看将他的红发一把撩起,按着他的头狠狠地撞向地板。


    “砰!”   


     Frank顿时感觉天旋地转,一股冰凉的感觉从发根蔓延到鼻梁,带着浓浓的血腥味。


    罪魁祸首此时带着一抹恶心的y笑,问:“知道错了吗?学一声狗叫就放过你,来。”


    Frank蔑笑了声:“蠢货。”


    男人失去了耐心,用吃奶的劲重重一拳打向他的小腹,并用刀子划开了Frank的大腿。


    “噗……”一抹殷红自Frank的嘴里喷出,带着他痛苦的低吼。

  

    以为Frank已经失去反抗的能力,男人得意地jⅰan笑,却感到手撕裂的痛。

   

    “变态,卧,槽你大爷!!”伴随着国际友好手势,Frank死死地咬住了他的手。


    “嘶…!好啊,好啊!你竟敢咬我!”


    他用力将刀捅向Frank的肩膀,不留一丝余地,接着狠狠踹向他的腰部。


     “噗嗤!”鲜血飞溅,Frank随即又被踢飞了出去,全身瘫软,连一声痛呼都发不出。


     真的感觉……今天要交代在这了。他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变态,凶狠的眼神像要将他挖穿个洞。


     这人看见此场景,一脸享受:“不知道当面瘫silver看见他的加热器在我手中被玩/nong至死时,会露出什么表情呢?真是期待呀~”


     但下一秒,大厅内突然变得有些寒冷,伴随着一个不紧不慢的脚步接近,他的笑容凝滞在了脸上。


     随即,一个带着寒气的声音响起:“你说谁?什么表情?”


     光头变态转过头,只见一个浑身结着冰碴,肤色有些发黑,一头整齐的银发梳向脑后的青年背着手向他一步步踏来,所过之处寒冷至极。

  


     他顿时慌了,因为青年如坚冰般的眼眸正不悦地打量着与这场面。但他还是故做镇定:“这不是silver老爷吗?您今天不是去谈……”


     silver厌恶地挑眉:“只是来处理些垃圾。”


    霎时,他释放气压,将周身的人一一除了Frank,全部冻在了冰里,然后随着冰块的炸裂消失不见。


    silver盯着眼前狼狈的人。他斜靠在墙上,头发被血染得更加殷红,遍体鳞伤,腹部还在不断冒血。头部的鲜红一直蔓延至锁骨,还在微微咳嗽。


    他的血在白瓷砖上绽开,像一朵朵妖艳的红花,分外刺眼。


    Frank抬头,看见silver缓缓走来,有些惊讶,但转而变成小小的怨恨,偏过头,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丑态。


    “大冰块silver,劳资都要归西了你才来,是想以后只能靠沸水满足么?”


     但这些话他虚弱到说不出来,张了张嘴,却咳出了些许血泡。  


      silver看到Frank这副模样,不禁皱了皱眉,心里闪过一阵莫名的烦躁。


     “把自己弄成这样……果然头脑简单。”


     他叹了口气,收敛寒气,蹲下身子想要将Frank抗起,却不想刺激到了他腰间的伤口。


     “嘶…痛………”


     Frank顿时呲牙咧嘴,疼得直冒冷汗。


     “……真拿你没办法。”silver果断驱动力量在他的外伤上冰敷,暂时缓解了伤口的疼痛,随后将他抱起,大步向楼上走去,丝毫不顾Frank“噌”地一下红透了的脸。


     “喂……放我下来…”他试图挣扎,但力气比silver小得多。


     “诶?”不知为何,被他抱在怀里时,那种要被冻死的感觉并没有袭来,不知是不是silver刻意收敛的缘故,似乎与之相反,冰的恰到好处……?


     “啧,那家伙怎么会顾及这点,绝对是我被揍迷糊了,连感官都不灵了。”Frank有些自嘲。


    Frank虽然缩在silver怀里(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心里还是感到绝望。血流得越来越多,将silver身上价值不菲的灰棕大衣都浸红了。


    “但愿他日后不会追到地狱让我赔钱。”Frank看着silver的日常冰块脸,突然感觉困意难忍。


   “呼……”


   Frank感觉世界逐渐变得缥缈,失去了意识。


   到了卧室,silver将Frank轻轻放在床上,并找来绷带和药品,轻柔地为他止血。


    但当他掀开Frank衬衫,看到他已经血肉模糊的小腹时,再自持的脸庞还是出现了一点裂缝,眉头紧蹙。


    他有点后悔只是把那帮人瞬间弄/sⅰ,太便宜他们了。


    Frank的脸颊有些绯红,本来体温就高于常人的他此时身体更是烫得像热锅一样。


  

 “啧,太狼狈了……别动,马上就好。”



     silver满是冰碴的手抚上Frank的额头,慢慢俯下身子。


     一抹晶莹自他掌心浮现。



     Frank体内的燥热逐渐被安抚下来,“唔……”他蜷了蜷身体,把自己缩成一个团,似乎在抗拒着冰元素的接触。



     silver晦暗不明的眸子变得更加寒冷彻骨。



     “小加热器这是在抵触我?”他似笑非笑:“……等醒了再惩罚也不迟。”



      他欲起身离开,却听到身下人神志不清的呢喃。“痛……”


 sⅰlver猛地顿住,转过身,只见伴随着生理盐水溢出眼眶,Frank紧紧攥着床单,浑身颤抖,神情显得格外痛苦。



  sⅰlver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他犹豫了一会,最终却只是用手稳稳当当地抱住了Frank哆嗦的身子,并在他的额头蜻蜓点水地一吻。



 Frank的腰腹感受到一股令人安心的力量,终于安静下来。并且回应似的,silver也感觉到火焰敛起了伤人的利爪,温顺地倚在他的怀中。



 罢了,险些被人拐走的账等醒后再算,至于怎么算一一一那可就是不言而知的事情了。



 作者有话说:偶是写文小白一枚,如有ooc请见谅~偶就喜欢这种无论攻受都有点傲娇感觉的神仙爱情!(妈见打)



 PS:彩蛋是森林❄️🔥人互动呀_(:з」∠)_


张辽bot

姑且是填完了

私设超级多cp理解有不到位欢迎抬杠

姑且是填完了

私设超级多cp理解有不到位欢迎抬杠

LM
给大家看看我家女仆😇

给大家看看我家女仆😇

给大家看看我家女仆😇

君但无影
发现一张素材,感觉可以代入锈湖...

发现一张素材,感觉可以代入锈湖根源第3代(左Leonard,中Rose,右Frank)

有活力的年轻人()什么的最好了!

发现一张素材,感觉可以代入锈湖根源第3代(左Leonard,中Rose,右Frank)

有活力的年轻人()什么的最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