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reddie mercury

6468浏览    394参与
carinlovewithbea

[The Treasures of Queen]自翻 P118-123

标题:A Kind Of Magic

前言:1986年1月,皇后乐队在经历真正意义上令人振奋的1985后开始筹划他们的未来。这一年由为电影《高地人》制作原声开始而后发展为一张新专辑,《一种魔力》。

正文:乐队的所有成员的个人作品都结出丰硕的果实。罗杰·泰勒制作了两张怪异的单曲还使它们大热:电视演员吉米·奈尔的“Love Don’t Live Here Anymore”和菲戈尔·夏基的“Loving You”。他也为来自伯明翰的摇滚乐队“大酒瓶”进行音乐制作。约翰·...

标题:A Kind Of Magic

前言:1986年1月,皇后乐队在经历真正意义上令人振奋的1985后开始筹划他们的未来。这一年由为电影《高地人》制作原声开始而后发展为一张新专辑,《一种魔力》。

正文:乐队的所有成员的个人作品都结出丰硕的果实。罗杰·泰勒制作了两张怪异的单曲还使它们大热:电视演员吉米·奈尔的“Love Don’t Live Here Anymore”和菲戈尔·夏基的“Loving You”。他也为来自伯明翰的摇滚乐队“大酒瓶”进行音乐制作。约翰·迪肯则和“热巧克力”乐队的主唱埃罗尔·布朗一起创作。

弗雷迪·莫库里为德国电影“Zabou”创作并演唱了一首单曲,并且促成了美国摇滚歌手比利·斯奎尔的专辑《适可而止》(Enough Is Enough)。约翰·迪肯也涉足单飞的职业生涯,为电影《消失的战线》(Biggles)制作和创作音乐。布莱恩·梅在处理生活中的一些私事。

开始为《一种魔力》录制可以追溯到去年的六月份,那时皇后乐队齐聚慕尼黑录制一首以“拯救生命”演唱会为灵感的歌曲。虽然乐队所有成员一致表示歌曲“One Vision”来自罗杰·泰勒的想法,在“拯救生命”演唱会前已构思成形,并且基于马丁·路德·金传奇性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这首歌作为专辑的先行曲在十一月份发行,英国排名第七但是在美国仅排名六十一位。

导演拉塞尔·马尔卡希寻求皇后乐队为他的电影《高地人》制作原声带,并且乐队同意其他音乐家和管弦乐队可以在工作室里一起来使曲目丰富起来,约翰·迪肯的歌曲“One Year Of Love”正是证明。这首歌以萨克斯乐手史蒂夫·格雷戈里的加入和合成器组的运用为特色。编曲者和电影配乐人迈克尔·卡门加入合作,给布莱恩·梅带来由国家爱乐交响乐团演奏的管弦乐版本的“Who Wants To Live Forever”。伴随着在蒙特勒的音乐天地工作室和高山工作室以及伦敦的一些地方录制,乐队回到了成员同时在不同曲目上工作的旧方式:迈克同莫库里和迪肯工作,戴夫·理查德则在蒙特勒为泰勒和梅制作。

一旦他们把心思放在专辑上,制作电影原声带的主意便被丢弃了,虽然《一种魔力》也通常被认为是“非官方的电影原声带”。《一种魔力》中的九分之六均在电影《高地人》中出现,但是是更长并且供替代的版本。

布莱恩·梅上述提及的“Who Wants To Live Forever”是感情浓烈的抒情歌谣,由他和莫库里的分别做主唱,并且“Gimme The Prize(Kurgan’s Theme)”让人回想到他在《飞侠歌顿》中带来的摇滚表演。莫库里在“Princes Of The Universe”里重寻一颗重摇滚心又用“Friends Will Be Friends”拥抱主流的商业性。

《一种魔力》中的许多歌曲灵感是乐队早先看《高地人》中的片段得来的,包括泰勒的“Don’t Lose Your Head”。这是一首琼·阿玛特拉丁参与唱背景和声的歌曲并且歌名直接来自于电影。然而罗杰·泰勒的精心杰作会成为专辑的标题。“A Kind Of Magic”有着所有皇后乐队的典型元素:明快入时,精妙绝伦,充满记忆点。单曲在那年三月发行时,在英国直击排行榜第三。

罗素·马尔卡希为单曲拍摄的音乐视频无疑有所帮助—弗雷迪作为魔术师把三名流浪汉(乐队的其他成员)变为音乐家。当专辑于六月发行时,《一种魔力》直击英国榜单第一并在全球销售过百万。

1986年5月,皇后乐队开始为后来成为欧洲大型体育场巡演进行排练,包括在温布利体育场的两个晚上,以及在纽卡斯尔的圣詹姆斯公园、曼彻斯特的缅因路球场和都柏林郊外的斯莱恩城堡的演出。当门票在几个小时内售罄后,他们决定再加规模最大的一场——位于斯蒂夫尼奇的内布沃斯公园。6月7日,为期二十六天的巡回演出在斯德哥尔摩声势浩大地拉开帷幕。在温布利和内布沃思的演唱会上,专辑的卡通封面被复刻出来,并且在现场放飞了充气气球。“这会让电影《宾虚》看起来像《布偶电影》,”罗杰·泰勒笑着说。

《一种魔力》中的三首歌曲被列入了表演名单: “One Vision”(开场曲),“Who Wants To Live Forever”和专辑同名曲。当有着皇后乐队的充满生机的精品: “Tie Your Mother Down”,“Seven Seas Of Rhye”,“Brighten Rock”,“Love Of My Life”和“Seven Seas Of Rhye” ,再加上“You’re So Square(Baby I Don’t Care)”和“Tutti Frutti”来致敬传统摇滚,这个乐队不得不成为强大的组合。然而,这些并不是全部的表演曲目。皇后乐队如此令人震撼的表演最终部分由他们自己的经典曲目组成:“Bohemian Rhapsody”,“Hammer To Fall”和“Crazy Little Things Called Love”。

尽管温布利球场的第一个晚上下起了倾盆大雨,但乐迷们的热情丝毫未减。乐队从欧洲返回英国前,在内布沃思12万歌迷面前进行的现场表演终场也产生了同样的效果。如果需要证明的话,这次巡演强调了皇后乐队无论是在摇滚界还是其他领域都是超级巨星。弗雷迪在结束时还戴着皇冠穿着皇家礼服半开玩笑地说,他是英格兰的国王。

当他退场时,说着“晚安,做个好梦” ,没有人知道他是在宣告皇后乐队时代的终结。还真是个好办法。


1986年, 专辑《一种魔力》。
1985年,罗杰和弗雷迪在德国的高地工作室。制作人迈克在他们身后。
1986年9月,伦敦,在Tobacco Wharf拍摄“WWTLF”的视频。

1986年6月5日,都柏林郊外的Slane Castle,为92000人演出。

1985年德国,布莱恩在音乐天地工作室录音。
1985年,罗杰在音乐天地工作室。

1985年在音乐天地工作室的一个珍贵时刻,约翰坐在鼓旁。
1986年8月,内布沃斯公园,女人和泥浆摔跤手在巡演结束的庆功派对上。


(怎么突然感觉字这么多这么难翻我吐血 晕晕😫

cool_cats

第九名贝斯手(10)(牙炯)

【Queen皇后乐队-25岁牙×39岁炯

第一章:1,上一章:9


实验室的门被敲响,随后麦克探进半个身子,找到依然还在桌前埋头苦干的身影。

“迪肯,还没吃饭?”

似乎之前完全没留意外界的动静,被叫到名字才如梦初醒,捷豹汽车的高级工程师困惑地看向门口的同事,又抬眼去找墙上的表,发现竟然已经晚上七点多,实验室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这么忙?工厂那边又催进度了?”

“还好,正常。一干起活来就忘记看表了。”

麦克理解地点点头:“再忙也先把饭吃了吧。我今天大概得干到十点多,走,一起去吃饭。”

按照平时的作息,约翰习惯在六点多时休息一会儿,找个公司附近的餐厅吃晚饭,然后回...

【Queen皇后乐队-25岁牙×39岁炯

第一章:1,上一章:9


实验室的门被敲响,随后麦克探进半个身子,找到依然还在桌前埋头苦干的身影。

“迪肯,还没吃饭?”

似乎之前完全没留意外界的动静,被叫到名字才如梦初醒,捷豹汽车的高级工程师困惑地看向门口的同事,又抬眼去找墙上的表,发现竟然已经晚上七点多,实验室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这么忙?工厂那边又催进度了?”

“还好,正常。一干起活来就忘记看表了。”

麦克理解地点点头:“再忙也先把饭吃了吧。我今天大概得干到十点多,走,一起去吃饭。”

按照平时的作息,约翰习惯在六点多时休息一会儿,找个公司附近的餐厅吃晚饭,然后回来接着加班。实验室和办公区内没人,也是大家此时都纷纷要么下班要么去吃饭了。但今天的约翰感觉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同往常。

“抱歉,麦克,我今天不陪你了。我一会儿就下班。”

麦克大张着嘴,像一条搁浅的鱼,瞪大双眼望着相熟的同事:“他们没说错,你今天不一样!”

“嗯?”约翰微愣,下意识地摸摸脸,“我今天和平时有什么不同吗?”

“这不周一早上开小组例会,所有人都忙得四脚朝天。我们组又要改方案,愁得我头疼,中途溜出来上厕所,正好瞧见你居然已经开完会进实验室了。”

“哈哈,我们组效率高。”

“你少来。就刚才不久,我在工位上听到你们组那个新人在说,有找迪肯经理签字的,趁他今天心情好赶快去签。”

约翰的笑容里带上了疑惑:“为什么会这么说?我平时态度也很好,也没有刁难谁啊?”

“你是那种,平时脾气好,一碰到底线,哎哟喂。”

“如果问题严重当然要重视,我没有你形容的那么恐怖。”

“你还好意思说。记不记得上次出机,我们组和你们一起负责的那个,我就错了一个参数,你跟我吵了三天!”

“我没有。绝对是你在夸张。”

“好吧,两天。我花了两天时间把所有数据全部核对了一遍,你才满意。”

摇着头,约翰对同事的控诉不予置评。但麦克的好奇心被勾起了,不想轻易放过他:“而且你还换了条新领带。”

约翰的手又摸向脖子。

“嗯……这领带怎么样?”

“不是你平时的风格,不过蛮不错的,挺精神。嘿说真的,发生了什么好事?”

“买彩票中奖了。”

看见同事露出惊奇的表情,约翰抿嘴笑道:“开玩笑的。行了,别瞎猜,没什么大事,今天天气好,偶尔换个心情。我一会儿下班,明天中午请你。”

说定了明天的午餐,麦克便不再刨根问底,吹着口哨离开了。约翰独自写完今天的报告,起身整理实验台面,心思渐渐飘向和同事的对话。

他丝毫没有察觉自己今天有何出格的举动。但是如果连新人都看出他的不同,再仔细回想,确实从早上开始就感到全身轻松,工作时精神特别集中。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心情很好?

有那么明显?

约翰开车回到家,停车入库,脑子里还在回顾这事。他抬头望向属于自己家的那扇窗户,又低头看了眼胸前的新领带,努力劝说自己不要傻笑。只是和小朋友一时兴起度过了周末,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一时兴起。

他一直不愿去追溯事情是怎样发展到那一步的。两天前的下午,他领着黑头发的年轻人从这楼梯走上去,走进家里。然后对方就从周六逗留到了周日,要不是百货公司的兼职轮到他值班,年轻人恐怕还想再赖一天。

那十几个小时的时光就像做梦一样,脚下踩着云朵,轻飘飘的。仔细一品,这云竟是由棉花糖做成,否则怎会如此的甜?

约翰一步步走完楼梯,自家的房门出现在视野中。他记得自己前天走到这里时好像很紧张,现在想来有点可笑,那时他似乎在为家里陈设单调而忐忑不安——

毫无征兆地,约翰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陈设单调又怎样?紧张又怎样?现在,他不是依然独自回来,面对空无一人的家吗?

他所不安的,难道只是乏味的生活被喜爱热闹的年轻人笑话?

轻飘飘的梦依然甜蜜,可是却越飘越远了。哄小孩子的玩意怎么可能会让自己这个岁数的人陷入其中。棉花糖能吃饱吗?不能。

约翰站在昏暗的楼道灯下,面对孤零零的家门。阴沉的走廊里寂静无声。一分钟前还让自己厚着脸皮偷笑的念头此刻完全调转一百八十度。小朋友一时兴起选择和他度过了周末,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是对方,而不是默默无闻的中年人。

叹了口气,约翰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你回来啦!”

“啊!!!”

手一抖,钥匙摔在了地上,约翰拍着胸口看向身后,怀疑心脏都快被吓出来了。

弗莱迪抱歉地笑笑,默默缩回拍向男人肩膀的手。

“你……”约翰惊魂未定,说话都发颤,“你怎么在这?”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听见脚步声就躲到那里了,”弗莱迪指了指走廊远处灯光照不清的角落,“我没想吓你,亲爱的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是想问,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什么时候来的?”

“也没多久。大概七点左右到的吧。”

约翰用颤抖的手捡起钥匙开了门,放两人进屋,顺便看向挂钟。

“现在都快八点了!”

“听说一般公司六点下班,我不知道你回家需要多长时间,算着差不多就过来了。”弗莱迪毫不介意,兴高采烈地把外套挂在玄关衣架上,熟门熟路地往厨房走,“别纠结这点小事了亲爱的,有饭吗?我饿得能吃一头牛。”

约翰急忙跑去开冰箱,找到半包面条和两个番茄,还有几个鸡蛋。他正犹豫会不会太简单,弗莱迪就鼓起掌来:“太好了,给我煎两个蛋亲爱的,我要九分熟的。”

哪有九分熟的煎蛋这种说法?约翰忍不住笑出声。弗莱迪语气轻快,似乎真没有介意在门外等他将近一个小时,这反倒让愧疚在约翰心里翻腾。他依然不敢相信弗莱迪今天会主动来找他。

“你不是讨厌浪费时间吗?如果真有急事找我,可以给我打电话。”

“可是你没回家,而你说过不要打你的办公室电话。”

“呃……”

“我也没有傻到在外面枯站着浪费时间,我在写歌词呢!当我以后出名了,记者来采访我,问我这些惊世杰作是如何创作出来的,我就会告诉他们,黄昏时的楼梯间是最佳的灵感激发场所。”弗莱迪洋洋洒洒地说完,看见约翰仍然无法释怀的样子,“放心,我现在知道你下班的时间了。明天我这个时候来。”

约翰的惊讶脱口而出:“你明天还来?”

弗莱迪先是对约翰问题很疑惑,然后恍然大悟:“哦对了,你是担心我晚上过来会耽误录音?不好意思,没来得及告诉你,我们今天定下贝斯手人选了。我们三个决定先试用一段时间,多排练、多磨合,所以最近暂时不去录音室了。我相信伟大的乐队不会因为迟到一两个月而从世间消失。”

约翰感到汗颜。因为他竟然完全把乐队的事抛在脑后,听弗莱迪谈起,才记起贝斯手的问题。这样一来,他也没法再追问弗莱迪到底是什么打算。

不是年轻人的一时兴起?难道是将持续一小段时间的冲动?或者……

约翰不愿问出口。

弗莱迪走到他身前,手指挑起他的领带:“你戴着我给你的礼物上班了?”

“啊,谢谢,有同事夸这个好看。”

约翰发觉在弗莱迪面前很难像在同事面前那样隐藏起脸红。弗莱迪满意地亲了他一口,手上帮他解开领带:“去换衣服做饭吧。咱们快点吃完,然后……”

他笑着没有说下去,只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

约翰决定明天也不加班了。

还有,下班路上记得去买束花,花瓶也一并买了,装点装点房间。


Woodsea木海
本质画照片,总之就是很魔性的一...

本质画照片,总之就是很魔性的一个撒花牙⌯'ㅅ'⌯

本质画照片,总之就是很魔性的一个撒花牙⌯'ㅅ'⌯

学不走了

是和@S4E7 爹爹商量出来决定的制造虚假繁荣( 

明天是她生日希望大家能给她产产粮(´;ω;`)

是和@S4E7 爹爹商量出来决定的制造虚假繁荣( 

明天是她生日希望大家能给她产产粮(´;ω;`)

carinlovewithbea

[The Treasures of Queen]自翻 P114-117

标题:Live Aid

前言:1985年7月13日,为了募集资金缓解埃塞俄比亚饥荒问题的“拯救生命”演唱会如期举行。除了在现场参与的观众(伦敦的温布利体育场有72000名观众;费城的肯尼迪体育馆有99000名观众),据粗略统计另外有来自60个国家的20亿观众通过直播在电视上观看这一摇滚盛事。

正文:有一点是所有人包括组织方都公认的:皇后乐队这二十分钟震撼的演出夺走了全场的风头。

U2,史汀,米克·贾格尔,恐怖海峡,大卫·鲍伊,谁人乐队,埃尔顿·约翰,埃里克·克拉普顿,齐柏林飞艇和鲍勃·迪伦也参加了这场自称全球...

标题:Live Aid

前言:1985年7月13日,为了募集资金缓解埃塞俄比亚饥荒问题的“拯救生命”演唱会如期举行。除了在现场参与的观众(伦敦的温布利体育场有72000名观众;费城的肯尼迪体育馆有99000名观众),据粗略统计另外有来自60个国家的20亿观众通过直播在电视上观看这一摇滚盛事。

正文:有一点是所有人包括组织方都公认的:皇后乐队这二十分钟震撼的演出夺走了全场的风头。

U2,史汀,米克·贾格尔,恐怖海峡,大卫·鲍伊,谁人乐队,埃尔顿·约翰,埃里克·克拉普顿,齐柏林飞艇和鲍勃·迪伦也参加了这场自称全球点唱机的慈善活动。仅此一次,这是一场不受皇后乐队控制的演出。他们会和其他的艺术家们使用相同的舞台,灯光,背景幕布和声响音效。然而,他们把这天视作一个机会来展示自己并不是只能依托于华丽的布景和各种灯光,就像布莱恩·梅说的:“展现我们将音乐放在最先并且是首位。”皇后乐队承认他们同意来演出是因为想要与其他乐队一决高下:“人人都有好胜之心,所以引发一些小摩擦不可避免。这也正让我个人很骄傲参与其中。”莫库里说道。

在演出开始的三天前,乐队预订了肖恩剧院进行集中试音。他们制定了歌单并且想出了把它们最广为人知的大热单曲压缩到二十分钟的绝佳策略,把一些歌曲削减一部分来让整段表演无缝衔接。

皇后乐队没有要求去为演出做开场或者闭幕成为概念性的头牌人物。取而代之的是,他们要求在下午六点演出-英国的黄金时间并且对于美国来说是在观众陷入对著名乐队的疲乏前的完美时机。

他们不得不处理与以往舞台表演经验不同的问题,解决方案是增加震耳欲聋的音量。“Bohemian Rhapsody”而后是“Radio Gaga”,“Hammer To Fall,“Crazy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We Will Rock You”和“We Are The Champions”。与其他表演相比,观众完全被征服:埃尔顿·约翰在之后冲进他们的更衣室,尖叫着喊道他们抢了所有风头!

当莫库里和梅在晚上九点四十五分登上舞台表演“Is This The World We Created?”更是锦上添花。弗雷迪在电视采访中评论说:“看起来好像是我们为了这次演出才创作了这首歌曲,但真的没有,只是太过应景。”

对于皇后乐队表演的反响强烈无比。过往作品又一次风靡全世界。就像喷火战机乐队的戴夫·格罗尔所说的:“拯救生命演唱会太过盛名了。太多乐队参与表演了!皇后乐队干败了他们。他们征服了所有人。他们成为了可能是你生命中最伟大的乐队,那太难以置信了。而那成就了这支乐队如此之好;那就是为什么他们被认为摇滚史上最伟大的乐队之一,因为他们懂得与观众沟通引发共鸣。”

在2005年由电视网第四频道发起的投票显示,皇后乐队在拯救生命演唱会的表演被评为有史以来最好的现场演出。难以想象会有谁可以打败它。


P1:1985年,7月13日,拯救生命演唱会中皇后乐队的后台通行证。他们是第十六位登上舞台的。

P2:在演出开始之前布莱恩和罗杰在后台会见戴安娜王妃。

P3:弗雷迪和布莱恩表演“Is This The World We Created”。

P4:弗雷迪和大卫·鲍伊在后台聊天。

P5:表演“Hammer To Fall”。

P6:“We Are The Champions”。拯救生命演出无疑是弗雷迪的高光时刻。







carinlovewithbea

[The Treasures of Queen]自翻 P112-113

标题:Rock in Rio

前言:皇后乐队对南美洲的期望从未降低。在巴西,他们曾多次尝试在里约热内卢的大型马拉卡纳体育场举办演唱会,但计划最终落空。当有一个机会可以在甚至超过那里的音乐节上表演时,乐队立马抓住了这个机会。

正文:1985年1月,摇滚里约音乐节在巴拉大蒂菇一个特别建造的场馆举行,这个地方位于大西洋上里约热内卢西南部,可容纳25万人。一些世界上最著名的乐队,会和当地的乐队共同演出十个晚上。其他摇滚巨星包括铁娘子,AC/DC,Yes,罗德·斯图尔特,白蛇乐队和奥齐·奥斯本,但皇后乐队才是最盛名的,在开幕式和最后的闭幕式出演。

皇...

标题:Rock in Rio

前言:皇后乐队对南美洲的期望从未降低。在巴西,他们曾多次尝试在里约热内卢的大型马拉卡纳体育场举办演唱会,但计划最终落空。当有一个机会可以在甚至超过那里的音乐节上表演时,乐队立马抓住了这个机会。

正文:1985年1月,摇滚里约音乐节在巴拉大蒂菇一个特别建造的场馆举行,这个地方位于大西洋上里约热内卢西南部,可容纳25万人。一些世界上最著名的乐队,会和当地的乐队共同演出十个晚上。其他摇滚巨星包括铁娘子,AC/DC,Yes,罗德·斯图尔特,白蛇乐队和奥齐·奥斯本,但皇后乐队才是最盛名的,在开幕式和最后的闭幕式出演。

皇后乐队的组织部门迅速投入运作,以确保这次演出可以载入史册被铭记数十年。 定制的舞台巨大无比以便于他们能够展现所有的布景和灯光。

第一天晚上,当乐队在等待他们的演出时,在著名的科帕卡巴纳海滩酒店稍作休息,而后乘坐直升飞机进入了体育场。他们隔着一群粉丝凝视着远方,所有人都为即将听到的东西而疯狂。

为了确保他们足够显眼,乐队穿上了白色的衣服。弗雷迪穿着紧身裤和背心,都以黑色雷霆图案为亮点;罗杰·泰勒身着印有“全球核武禁令”字样的凯瑟琳·哈姆内特设计的T恤,看起来酷炸了;布莱恩·梅身穿华丽的白色衬衫和系有红色腰带的裤子; 而约翰 · 迪肯看起来又优雅又冷静。

凌晨3点,皇后乐队为这次表演重新制定了《作品》巡演所用的曲目单。开场由“Machines”接着“Tear It Up”和“Tie Your Mother Down”。他们从自己精彩绝伦的歌单里精心挑选了: “Seven Seas Of Rhye” ,“Now I’m Here”,“Under Pressure”,“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当然还有“Bohemian Rhapsody”。在介绍“Love Of My Life”时,布莱恩·梅说:“想要加入我们一起合唱吗?当然。这就是特别为你们的。我必须要说这首歌曲对南美洲有着特殊的意义,并且我们感谢你们将这份美好传递给全世界。”

返场表演了“I Want To Break Frree”,弗雷迪像视频中一样戴着黑色假发,穿着假胸登上舞台。他对这种反应毫无准备。对于许多南美洲的人来说,约翰迪肯的歌是一种对自由的呼喊,所以看到主唱扮演异装者则被视为近于亵渎神灵。莫库里后来承认,“我本来我会被石头砸死的! ” 布莱恩 · 梅则多年后说: “那就是弗雷迪:独一无二,不设界限。”

然而,当弗雷迪昂首阔步地拿着两面的国旗:一面是英国国旗,另一面是巴西国旗,登上舞台演唱“We Will Rock You”时,观众原谅了他的失礼。

皇后乐队得到了一切,就像九天后他们在另一场门票售罄的演出观众面前所做的那样。巴西环球电视台在全国和其他地方播放了这场表演。据说在60多个国家有近2亿人观看了每个节目。

一天后,百代为乐队和其他演员举办了盛大的派对。正是在里约热内卢的音乐和表演使得皇后乐队超越了其他所有人。他们还在舞台上为巴西观众们即兴创作了一首歌曲“Rock In Rio Blues”使他们更受喜爱 : “宝贝,我们来里约和你一起摇滚。” 可以肯定地说,他们已大获成功。


P1:皇后乐队在《摇滚里约音乐节报纸》的封面,展现着他们衣着的细节。

P2:1985年1月,弗雷迪在摇滚里约音乐节的舞台上。

P3:摇滚里约音乐节海报。




carinlovewithbea

[The Treasures of Queen]自翻 P102-111

标题:The Works

前言:1982年9月15日,美国巡演在洛杉矶结束,而《白热空间》的影响余波未平。看到专辑在美国排名第22位后,乐队离开了埃里克特拉,与百代的美国姐妹公司“国会”签约(他们还与百代签约了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日本地区的事务)。

正文:他们很快分道扬镳,首先是录制个人作品。弗雷迪·莫库里最后在慕尼黑创作他的个人专辑《坏蛋先生》(Mr.Bad Guy) ,布莱恩 · 梅留在洛杉矶创作他的专辑《星际舰队计划》(Star Fleet Project),罗杰·泰勒前往蒙...

标题:The Works

前言:1982年9月15日,美国巡演在洛杉矶结束,而《白热空间》的影响余波未平。看到专辑在美国排名第22位后,乐队离开了埃里克特拉,与百代的美国姐妹公司“国会”签约(他们还与百代签约了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日本地区的事务)。

正文:他们很快分道扬镳,首先是录制个人作品。弗雷迪·莫库里最后在慕尼黑创作他的个人专辑《坏蛋先生》(Mr.Bad Guy) ,布莱恩 · 梅留在洛杉矶创作他的专辑《星际舰队计划》(Star Fleet Project),罗杰·泰勒前往蒙特勒创作他的个人专辑《奇异前沿》(Strange Frontier)。思家心切的约翰·迪肯返回英国: “我不能制作个人专辑,因为我不会唱歌。”

在经历了12年的无情岁月后,皇后乐队已经懂得有效地从中抽离开来进行休息了。18个月后,他们重回一起。当时吉姆·比奇是托尼·理查德森的电影的联合制作人,这部电影基于约翰·艾文的小说《新汉普夏饭店》,弗雷迪提出为这部电影录制一首主题曲。

他说服乐队去到伦敦的小型百代工作室。他们在那里录制了“Keep Passing the Open Windows” ,作为弗雷迪送给吉姆的礼物。不幸的是,北美发行商奥利安影视公司拒绝使用这首歌,而是选择了奥芬巴赫的配乐,这让弗雷迪十分沮丧,三个月没有和吉姆说话!

皇后乐队对重新在一起工作的前景上感到激动。在一次电台采访中,约翰 · 迪肯承认:“我们也对它[《白热空间》]很失望,所以我们真的讨论了下一张专辑该如何进行。我们决定通过《作品》与那些懂得皇后乐队的人有所共鸣。”

专辑的标题来源于一个事实—皇后乐队感到一切都进行得好极,来自罗杰·泰勒的话:“我们给他们看看真正的艺术作品!”

乐队又重新采取了原先的做法,在歌曲被提议到乐队全员被发行前由乐队成员对自己的曲目负责。因此,罗杰·泰勒的佳作“收音机嘎嘎”在被弗雷迪加上自己的想法前全由自己的合成器与鼓机制作。

“Tear It Up”和“Hammer To Fall”是由布莱恩·梅按照传统创作的硬摇滚,后者成为现场表演的经典。对于约翰·迪肯来说,他又创作出流行摇滚乐中一颗璀璨的明珠,旋律基于键盘演奏。“I Want To Break Free”有着极强的记忆点,用着轻描淡写乐器附带着看起来毫无恶意的抒情情调。甚至弗雷迪也表示,他已经把所有灵魂乐和迪斯科的影响抛诸脑后,“It’s A Hard Life”就是最好的例子。梅和泰勒在“Machines(Or Back To Humans)”上合作,和莫库里合作创作“Is This The World We Created?”。

所有成员都表示了对专辑十分满意并且讨论了哪些作为单曲发行。当然了,皇后乐队的单曲一定有着录像带,《作品》中的其中两支音乐短片在不同程度上对乐队产生深远影响。

“Radio Gaga”作为《作品》专辑的第一支单曲于1984年1月23日伴随着耗费10万英镑的宣传影片发行,由大卫·马莱特执导,他曾为大卫·鲍伊拍摄时尚大片,并且也将与皇后乐队合作许多年。故事发生在遥远的未来,这段科幻视频展示了皇后乐队驾驶飞行汽车穿越一座城市的情景,其中的镜头来自1927年弗里茨·朗的黑白经典之作《大都会》。

接下来是传奇般的合唱片段,皇后乐队指挥了一场150名粉丝俱乐部成员参加的集会,他们都身着演出服在松林工作室拍摄。

当“I Want To Break Free”被确定为第二首单曲的时候,每个人都确信这是一首天然的冠单。这段录像引发轩然大波。作为对英国肥皂剧《加冕街》的媚俗恶搞,每个成员都打扮成剧中人物的样子。

有趣的是,皇后乐队所有成员都选择打扮成女人。弗雷迪身穿一条黑色的皮质超短裙和紧身上衣(依旧留着胡子);罗杰是金发校园学生妹;约翰是脾气暴躁的老祖母;布莱恩穿着睡袍出现,涂抹的面霜,卷发器和毛绒兔子拖鞋让整个人物更加立体。后来的一幕—按理来说更加经典—涉及到了英国皇家芭蕾舞团。

英国观众喜欢这个视频的幽默并且单曲排名第三。但在美国,人们的反应是尖酸刻薄的,皇后乐队受到了严厉的斥责他们是同性恋,易装癖还对年轻人造成不良影响。当乐队被要求为这首单曲拍摄另一个视频以推向美国市场时。他们拒绝了,决定承担后果。

专辑《作品》在五月份发行,销量总体上是一流的,在大多数国家排名前三。在美国,却停滞在第22位,尽管它确实卖出了100多万张。为了宣传这张专辑,皇后乐队启程进行了一次重要的巡演,前往整个欧洲,以及在南非的附属地太阳城进行有争议的停留,那里仍然实行种族隔离制度。 “我们不是一个政治乐队,”布莱恩·梅表示。 “我们只是为想听我们音乐的观众表演。”

然而,为了防止他们被误解,皇后乐队发行了一张仅供南非的现场专辑,所有利润都捐给了博普塔茨瓦纳的聋哑人学校,还参加了在索韦托举行的黑人非洲音乐奖颁奖典礼。梅还参加了英国音乐家联盟的一次会议,在会上,他为他们去太阳城进行了辩护: “我支持我们的信念就是音乐应该超越一切障碍,不受种族或政治的约束。” 尽管如此,毛里求斯还是对这支乐队进行了罚款,他们也被暂时列入了联合国的黑名单。


P1:1984年,《作品》专辑。

P2:1984年7月,布莱恩和他的头骨吉他,为拍摄“It’s A Hard Life”视频。

P3:1983年,美国,由著名好莱坞摄影师乔治·哈勒尔拍摄的照片集。

P4:1984年3月,伦敦,巴特西,在“I Want To Break Free”拍摄片场。

P5:1984年6月,弗雷迪在“It’s A Hard Life”宣传影片里(穿着他的“明虾”服)。

P6-7:1984年7月,约翰和罗杰在“It’s A Hard Life”宣传影片里。

P8:1983年11月,伦敦,谢伯顿工作室,“Radio Gaga”拍摄现场。

P9-10:来自此专的手写歌词们。











carinlovewithbea

[The Treasures of Queen]自翻P98-101

标题:Hot Space

前言:在发行精选辑后,皇后乐队专注于以《白热空间》为下一个十年的第一张专辑进行录音...无论是从音效,声调还是方式来看,都与之前的任何专辑截然不同。这张专辑里,皇后乐队将采取更稀疏的音效,给予他们的音乐空间得以共振回响。

正文:在1981年11月,皇后乐队和大卫·鲍伊发行一张合作单曲后,第一个典型例子就出现了。1981年的夏末,他们同时在蒙特勒录音时,就无法抗拒得一起合作了。有着莱因霍尔德在控制台,他们开始在录音室进行尝试并且很快成形了一首原创合作曲。

钢琴主旋律基于一首皇后乐队的名叫“Feel like”的歌曲,合作曲在大卫·...

标题:Hot Space

前言:在发行精选辑后,皇后乐队专注于以《白热空间》为下一个十年的第一张专辑进行录音...无论是从音效,声调还是方式来看,都与之前的任何专辑截然不同。这张专辑里,皇后乐队将采取更稀疏的音效,给予他们的音乐空间得以共振回响。

正文:在1981年11月,皇后乐队和大卫·鲍伊发行一张合作单曲后,第一个典型例子就出现了。1981年的夏末,他们同时在蒙特勒录音时,就无法抗拒得一起合作了。有着莱因霍尔德在控制台,他们开始在录音室进行尝试并且很快成形了一首原创合作曲。

钢琴主旋律基于一首皇后乐队的名叫“Feel like”的歌曲,合作曲在大卫·鲍伊建议名为“Under Pressure”前原定名为“People On Streets”。极其洗脑的低音线归功于约翰·迪肯,虽然他坚持是大卫·鲍伊的的点子。乐队和鲍伊均被列为创作者。

鲍伊建议他和莫库里即兴演唱,并且两人分别单独进行,彼此也不知晓对方的歌词。梅后来说,鲍伊有这首歌如何进行下去的构想。五个自我的人在录音室同时工作对他来说太过了以至于无法接受。

两周后,罗杰·泰勒,鲍伊和麦克按照约定在纽约的发电工作室见面,进行歌曲的最后混音。弗雷迪在两天后到场而布莱恩·梅始终没有露面。英国的百代和美国的埃里克特拉极度渴望发行这首不负盛名的合作单曲。最终于1981年11月发行,在英国登顶第一并在全世界都榜上有名。

这也为《白热空间》专辑定下了基调。圣诞节之前在慕尼黑,录制了两首单曲:莫库里的“Cool Cat”和迪肯的“Back Chat”,游离到了放克和灵魂乐。1982年初,乐队抵达德国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创作以完成这张专辑。

乐队变得过分迷恋慕尼黑所带给他们的生活方式,不像之前专辑的是,这次有些阻碍他们手头工作的进行了。

布莱恩·梅尤其不愿意回忆起那段时间。取代同时一起工作的是,乐队成员各自过着单独的生活。弗雷迪为了他的随从占据了慕尼黑希尔顿酒店的顶层,并且他们的饮酒作乐极度狂欢与工作相冲撞,糖棚俱乐部也成了他们第二个家。毒/品十分常见。那里发生着冲突—不是像通常那样会带来创造性的成果。

音乐也变得十分不同,弗雷迪带领着进入这片异国他乡:迪斯科,流行乐,蓝调,放克,灵魂乐:除了皇后乐队代表的一切,看起来是这样。布莱恩·梅的“Put Out The Fire”和哀伤的“Las Palabras De Amor”十分典型,他在一种如此疲惫且情绪化的状态下以至于在酒醉时录制了“Put Out The Fire”的吉他独奏。 [我:额 原文所写为under the influence 可以译为酒醉也可能指受这种状态的影响下 那就醉吧!]

当著名的大西洋唱片灵魂乐制作人阿里夫·马丁被要求为“Staying Power”录制铜号演奏部分时,人们可以说出皇后乐队这次离原本的他们飘离了多远。第一次让把控制权拱手让人,皇后乐队将多轨音轨给他,结果证明他们喜欢他做出的编排。

在专辑发行的前一天迎来了最后一击,鲍伊打电话给乐队,要求把他的声音从“Cool Cat”中删除,因为他对自己的表演不满意。皇后这样做了。

《白热空间》的专辑封套也把皇后乐队带到了不同的方向。这张封面融合了披头士乐队的“Let It Be”和安迪·沃霍尔风格的着色,也经常被认为影响了U2乐队1997年的专辑《Pop》和模糊乐对2000年的精选辑。

首发单曲“Body Language” ,远远不是典型的皇后乐队,并不意外的是当它最终于5月21日发行时,迎接《白热空间》的是歌迷们的困惑。它在英国排行榜上位居第四,但在英国和美国,“仅”达到黄金销量,比通常的白金专辑有所下降。

和往常一样,下一步就是巡演,这是一次有趣的引发分歧的短途行程。这一次,他们增加了一个键盘手。摩根·费舍尔,原本属于的莫特胡普尔乐队,被征召加入。

他们作为现场乐队仍旧受欢迎,在米尔顿凯恩斯碗、利兹联足球俱乐部和爱丁堡英格利斯顿农业大厅举行的大型演出就印证了这一点。布莱恩·梅通过给“Staying Power”和“Back Chat”的吉他部分注入生命力,减轻了皇后乐队粉丝对“迪斯科化”的恐惧。他决心证明他们仍然是—首先是—摇滚乐。

在美国的巡演十分成功,在纽约的麦迪逊广场花园和洛杉矶的英格尔伍德论坛都举办了有声望的演出。在波士顿,政府要员宣布7月23日为正式的“皇后乐队日”,并带来了所有象征的物品,包括开启城门的钥匙和市长阁下的官方声明。“波士顿一直是我们的城市,”梅说。“我们喜欢那里,他们也喜欢我们。”

然而,专辑的销售量令人沮丧,并且完成那次巡演使乐队筋疲力尽,标志着这个相当成功但也带来创伤的一年结束。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彼此之间需要长时间的休息来重新激发活力。

P1:1982年,《白热空间》专辑。

P2:1982年7月在纽约的疯狂埃迪印象店的签售会。

P3:1982年7月,由安迪 · 沃霍尔在美国拍摄。

P4:1982年,约翰和布莱恩在欧洲《白热空间》巡演的舞台上。

P5:灯光和更多的灯光!皇后乐队现场演唱会—以《我们是冠军》谢幕—1982年欧洲。

P6:1982年6月5日,在米尔顿凯恩斯演出后,位于伦敦的使馆俱乐部,一张《白热空间》专辑巡演收官的派对邀请函。

P7:1982年,百代为了宣传发行的骰子。原版大小为12英寸 x 12英寸 x 12英寸,在30年后已极少还存在了。






carinlovewithbea

[The Treasures of Queen]自翻 P96-97

标题:Greatest Hits

前言:皇后乐队在成立后的第一个十年就创作出一系列大热单曲,所以在1981年,他们发行了第一张精选辑也就不足为奇了。对于那些低估了皇后乐队的受欢迎程度、创造力和影响力的人来说,当这成为英国有史以来最畅销的专辑时,他们可能大吃一惊。

正文:在2006年,音乐电视频道 VH1 与官方的英国排行榜公司合作,发布了一份有史以来最畅销专辑前百名的权威排行榜。这个榜单不仅仅是由电视节目评论家或观众投票选出的,更由过去50年的实际销售数字组成。

销售数据显示,皇后乐队的第一张精选辑以5407587张的惊人销量,超过其他所有艺术家,获得了令人...

标题:Greatest Hits

前言:皇后乐队在成立后的第一个十年就创作出一系列大热单曲,所以在1981年,他们发行了第一张精选辑也就不足为奇了。对于那些低估了皇后乐队的受欢迎程度、创造力和影响力的人来说,当这成为英国有史以来最畅销的专辑时,他们可能大吃一惊。

正文:在2006年,音乐电视频道 VH1 与官方的英国排行榜公司合作,发布了一份有史以来最畅销专辑前百名的权威排行榜。这个榜单不仅仅是由电视节目评论家或观众投票选出的,更由过去50年的实际销售数字组成。

销售数据显示,皇后乐队的第一张精选辑以5407587张的惊人销量,超过其他所有艺术家,获得了令人觊觎的英国最受欢迎专辑的冠军称号。为了进一步证实它们的受欢迎程度,皇后乐队的第二张精选辑(在他们成立的第二个十年后发行)以3631321的销量排在第七位。自从2011年1月发行了这两张专辑的数码修复版本后,他们更多的唱片销量开始理所当然地上升。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究竟代表了什么,我们来看看那些排名跟在他们后面的艺术家和专辑。披头士乐队的《佩珀中士的孤独之心俱乐部乐队》位居第二。第三名是绿洲乐队的《晨光荣耀》,紧随其后的是恐怖海峡乐队的《战火兄弟》,ABBA 乐队的精选辑,平克·弗洛伊德的《月之暗面》,迈克尔·杰克逊的《战栗》和《飙》,麦当娜的《完美无瑕》。

第一张精选辑中的17首曲目记录了这支摇滚乐队的发展崛起,这不仅赋予专辑的表现力,还可以知道他们是一支天生就知道是什么造就了一首热门单曲的乐队。皇后乐队魅力的多样性得以展现,全世界的精选辑歌单各不相同,取决于在每个地区发行的单曲。

1991年的第二张精选辑的另外17首歌曲,再次强调了皇后乐队更广阔层面上的多样性。 两张精选辑都伴随着录影带和画册发行,为我们所知的是Greatest Flix(音乐录影带精选)和Greatest Pix(皇后乐队图集精选)。

这就是皇后乐队——摇滚乐界最伟大的乐队、拥有最棒的专辑和最热门的歌曲!


P1:由帕洛风唱片公司颁发给乐队的奖项—在英国两张精选集销量达到2300万。

P2:2008年9月,由百代公司(德国)颁发给皇后乐队的奖项—两张精选辑的CD销量达到400万。

P3:1981年,由斯诺登拍摄的精选辑封面。




cool_cats

第九名贝斯手(9)(牙炯)

【Queen皇后乐队-25岁牙×39岁炯

第一章:1,上一章:8


约翰站在自家楼下,后知后觉地开始紧张。

弗莱迪跟在他身后赞美这里的环境。虽然这排四层高的红砖楼并非高档住所,但比弗莱迪的廉价公寓区干净整洁不少。

是的,弗莱迪在他楼下,由他带路,一级级台阶往上走,走向顶楼他的家。

他真的带弗莱迪回家了。

他怎么想的?

半小时前,弗莱迪跟罗杰说要出去办事,约翰会顺路送他,两人便一同离开了肯辛顿市场。然而上了车后弗莱迪并没有告诉约翰他要去哪里。约翰也没问,沉默地往自己的住处开来。

一路上他们聊了什么,约翰已经不记得了(他甚至不记得有没有说过话)。这半小时车程似乎在他的...

【Queen皇后乐队-25岁牙×39岁炯

第一章:1,上一章:8


约翰站在自家楼下,后知后觉地开始紧张。

弗莱迪跟在他身后赞美这里的环境。虽然这排四层高的红砖楼并非高档住所,但比弗莱迪的廉价公寓区干净整洁不少。

是的,弗莱迪在他楼下,由他带路,一级级台阶往上走,走向顶楼他的家。

他真的带弗莱迪回家了。

他怎么想的?

半小时前,弗莱迪跟罗杰说要出去办事,约翰会顺路送他,两人便一同离开了肯辛顿市场。然而上了车后弗莱迪并没有告诉约翰他要去哪里。约翰也没问,沉默地往自己的住处开来。

一路上他们聊了什么,约翰已经不记得了(他甚至不记得有没有说过话)。这半小时车程似乎在他的记忆磁带上挖了一块真空,唯一残存的印象是他不停地从后视镜看向放在后排座位上的披肩和领带。两个礼盒由弗莱迪帮他包装好,其中放领带的那个被特意用丝带扎了一个巨大的花结。

现在,这两个礼盒都在他手中,沉甸甸得像两块金砖。这道楼梯也不像每天走惯的地方,它好像变得很长,又似乎很短,脚步声在楼梯间传出回响,一下下敲在胸口。

等等,我打扫房间了吗?家里还有茶吗?总不能一来就请客人喝酒吧?有没有好吃的点心招待?曲奇?蛋糕?水果?上次家里来客人是什么时候的事?一般流程是怎样,先带客人在各房间参观一下然后等他礼节性地夸几句装修?然后呢?我该聊些什么?看家庭相册还是展示优秀员工奖章?

很长又很短的楼梯走完了,约翰来到家门口,硬着头皮掏钥匙开门。

“呃,我家到了,请进……”

他闪身让弗莱迪先进,然后自己也进屋,随手带上门。

哦天,地垫脏了。家里的备用拖鞋在哪里?

约翰正准备弯腰开鞋柜,肩膀就被人推着撞上背后的门。弗莱迪狠狠地吻了上来。

两个礼物盒落在了地上。

但约翰已经想不起去捡了。他想不起之前盘旋在脑海中的所有问题。他能感受到的只有年轻人柔软的嘴唇,所能做的只有搂住对方的脖子,热情地回应。

在他三十九年的人生中,还没有接过如此滚烫的吻。篝火堆中的木柴噼噼啪啪地在燃烧中裂开,火焰直冲夜空中的银河,飞扬四散的火花溢满大气。他正被架在火焰中,弗莱迪伸进他口中的舌头即是点燃他的引火线,又是解救他的雨。他更用力地搂紧对方的脖颈,对方也更使劲地把他按在门上,两具身体牢牢地锁在一起,摩擦出更高的热度。

(请见评论指路wb观看成熟男士丢盔卸甲)

*

约翰发现房间里的光线减弱了,这才反应过来已经将近天黑。

他记得自己到肯辛顿市场时才下午两点出头,回到家怎么算也不过四点,没想到两个人能在沙发上腻歪到夜幕降临。弗莱迪在迎来高潮后没怎么说话,只趴在约翰身上,脸颊贴着他的胸口,手指一遍遍摸着他的手臂和腰,时不时发出满足的叹息。

犹豫了一会儿,约翰仍然决定应该准备点吃的了。他轻推弗莱迪示意他起身,然后随手拿了件挂在沙发上的旧T恤套上,往厨房走去。

弗莱迪翻了个身,又躺回沙发上,拖长了语调说等着他做大餐。约翰摇摇头:“之前那么殷勤,怎么现在又犯公主病了?”

“如果你一定要我进厨房也没问题,我也是会做一些东西的,但是我可不保证你的盘子里会不会出现过多的辣椒。”

“这是报复我?算了,我还想好好活着。”

“嘿亲爱的,瞧这话说的,你的厨艺水平又如何?”

“再不怎样也该比你强,小伙子。”

听见约翰挑战性的语气,弗莱迪忽然又来精神了。他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光着脚跑进厨房,看见约翰正背对着他系围裙的背带。

“亲爱的,你做饭的样子真性感。”他从后面搂住约翰的腰,埋头亲他的脖子,高兴地察觉到约翰在他怀里抖了一下,“我不介意晚一点吃饭,你呢?”

上帝啊,约翰在被拉着离开流理台时忍不住感叹,年轻人的精力。


下章更新:10

猎夜魔
图源不用说了,是截图 有描改...

图源不用说了,是截图

有描改

就当是给后天的自己的生日礼物吧


图源不用说了,是截图

有描改

就当是给后天的自己的生日礼物吧


Boundless
罗杰到底把手放在哪儿了才让炯露...

罗杰到底把手放在哪儿了才让炯露出这么可爱的表情?👀

罗杰到底把手放在哪儿了才让炯露出这么可爱的表情?👀

carinlovewithbea

[The Treasures of Queen]自翻 P90-95

标题:South America 1981

前言:当皇后乐队在1981年提出南美巡演的计划时,他们已经是那片大陆上最卖座的乐队了。“败者食尘”被评为阿根廷和危地马拉的冠军单曲,在那之后,粉丝们为皇后乐队所有的曲目而疯狂。

正文:但这将是皇后乐队组织部门在巡演中所面临的最大挑战。这被称为“甘之如饴”的旅程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次巡演已筹备了九个月,吉姆·比奇和巡演经理人格里·斯蒂克尔斯与赞助商进行谈判协商,并参观了一些阿根廷、巴西和委内瑞拉的旅游景点。这不仅仅需要做让皇后乐队得以上舞台做的后勤工作,还要对乐队成员生命是否受威胁非常实际的评估。当...

标题:South America 1981

前言:当皇后乐队在1981年提出南美巡演的计划时,他们已经是那片大陆上最卖座的乐队了。“败者食尘”被评为阿根廷和危地马拉的冠军单曲,在那之后,粉丝们为皇后乐队所有的曲目而疯狂。

正文:但这将是皇后乐队组织部门在巡演中所面临的最大挑战。这被称为“甘之如饴”的旅程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次巡演已筹备了九个月,吉姆·比奇和巡演经理人格里·斯蒂克尔斯与赞助商进行谈判协商,并参观了一些阿根廷、巴西和委内瑞拉的旅游景点。这不仅仅需要做让皇后乐队得以上舞台做的后勤工作,还要对乐队成员生命是否受威胁非常实际的评估。当时南美洲的大部分地区就像是西部荒原。与阿根廷情报部门举行了会谈,他们十分担心恐怖势力会渗透到演出中。

提出的的巡演路线被设定,废弃和重新校准,作为管理层确保谁是安全又可靠的工作人员。在阿根廷,皇后乐队太过受欢迎以至于他们预定了贝莱兹萨菲尔德足球场、马德普拉塔市立体育场和罗萨里奥的阿罗伊托巨人体育场。在巴西,他们计划在世界第二大城市圣保罗的莫伦比体育场举行两场演出。几小时内门票全部售罄。

此外,从日本和北美向布宜诺斯艾利斯运送40吨设备也是后勤部的一场恶梦。每次演出,皇后乐队的66名工作人员都会需要当地劳动力的支持,以建造这个巨大的舞台。

乐队在日本巡演后度过了一个短暂的假期后,在1981年2月24日乘飞机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迎接他们的是声势浩大的招待会。飞行中的广播通知被皇后乐队的热门单曲所取代,成千上万的粉丝在机场尖叫着迎接他们,一位政府官员对乐队表示欢迎并且他们的到来在全国电视频道播出。

五天后,皇后乐队站在在贝莱兹萨菲尔德体育场的舞台上,面对54000名粉丝。其他的一些乐队,包括警察乐队和彼得·弗兰普顿,仅在南美洲进行小型室内演出,这还是第一次有摇滚乐队如此大阵仗地宣布他们的到来。皇后乐队所到各处都有摩托车警卫和指定的私人警察护送。 “我们十分谨慎,”布莱恩·梅说。“他们来这里是出于好奇,还是因为他们是粉丝? 我们不太知道。” 他其实不必担心。粉丝们的反馈正证明他们是最好的观众,虽然他们中几乎没有人会说英语,但他们都能毫无压力地跟唱下来。在当时皇后乐队的每一张专辑都进入在阿根廷排名前十,“Love Of My Life”在圣保罗的单曲排行榜上停留一年。 

在第一次表演后,为乐队举办了一个聚会,阿根廷的足球之神迭戈 · 马拉多纳热情地拥抱了他们。布莱恩·梅用一件英国国旗T恤交换了这位足球传奇人物的阿根廷球衣。正如之前披头士乐队来此一样,南美的政客们也参与其中。阿根廷总统罗伯托 · 维奥拉将军要求与乐队会面。梅,莫库里和迪肯一同前去,但罗杰·泰勒由于不赞成军事执政而拒绝此行。

皇后乐队而后在马德普拉塔体育场和罗萨里奥为另外76000名狂热的粉丝表演,一周后回到贝莱兹进行两场演出。

接下来,他们前往巴西,在那里他们再次得到了通常提供给传统皇室的安全等级。在那里的两个晚上,他们为25万人演奏。南美洲可以说自己完全被皇后乐队征服了。

那年九月,女王为他们南美巡演的第二部分做准备。计划在委内瑞拉的加拉加斯体育场进行五场演出,但即使是完美的计划也无法规避举国哀悼活动,当时该国前总统罗穆洛·贝当古去世。最后两场演出被取消了。

这次巡演并不像上次那样顺利。在墨西哥,皇后乐队在能容纳46000人的普埃布拉库奥特莫克球场演出了两个晚上。之前在蒙特雷容纳56000人的大学体育场举行的演出棒极了,但在普埃布拉,一些球迷喝多了当地的龙舌兰酒,精力充沛地向舞台扔手边的各种东西。也难怪,莫库里向观众们这样告别: “再见,朋友们,你们这些混蛋!(motherfuckers)”

尽管遭遇了这次挫折,皇后乐队和南美洲仍然钟情于彼此,即使他们看起来像是同床异梦。1985年1月12日,皇后乐队成为焦点,在里约热内卢举行的摇滚音乐节第一天晚上亮相,为25万乐迷表演。 他们也在一周后,于另外25万人面前为音乐节闭幕。

皇后乐队再也没有回到南美洲进行巡演,但是他们受欢迎的程度从未减弱,甚至在1982年阿根廷与英国因福克兰群岛冲突期间也没有改变。不知何故,乐队和他们的音乐超越了肮脏的沙文主义,“Under Pressure”在冲突期间依旧排名第一!

P1:1981年2月,南美巡演前,皇后乐队在里约喜来登酒店。

P2:三月份,乐队和经理吉姆·比奇被邀请去维奥拉将军家里(阿根廷时任总统)。乐队成员除了罗杰都参加了。

P3:1981年3月,在圣保罗莫卢比举行的两场演出的海报。

P4:1981年3月,在巴西预演的试音中。

P5-6:1981年,日本和南美洲的巡演夹克,仅供乐队及工作人员;1981年3月,皇后乐队在巴西广阔的莫卢比体育场。仅仅顶层就可以容纳八万名观众。

P6:1981年3月,和足球传奇迭戈在阿根廷的表演后台。

P7:典型皇后乐队的观众—如果真有这种东西的话!

P8:1981年,在南美洲表演上台前。

P9:1981年,在“绑你妈”中结束了一场浮夸的表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