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ree!男子游泳部

62598浏览    1166参与
橙丞EVOLUTION

这三位兄弟可以啊,组个团出道吧,组合名儿我都想好了就叫真遥劈叉男团

这三位兄弟可以啊,组个团出道吧,组合名儿我都想好了就叫真遥劈叉男团

青花鱼的虎鲸🐳🐬
#是He!He!!He!He!...

#是He!He!!He!He!!⚠️

#追夫火葬场⚠️

#真琴黑化/虐遥倾向/ooc/⚠️

#遥非正常性格/后期话多/主动撩/ooc/⚠️

#真遥伪破镜重圆( ?)⚠️


此文非常ooc,请大家不喜勿喷❤

垃圾文笔/逻辑不清/语无伦次/⚠️


全文一共六七千字吧,我大致写完了(?)


He


分批发,因为我还没有润色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泪 o(╥﹏╥)o 


 ………………………………………………………………………………………


1.

夜空粘着几缕扯碎的云絮,是一整片高旷的黑紫。


夏日的月亮皎洁...

#是He!He!!He!He!!⚠️

#追夫火葬场⚠️

#真琴黑化/虐遥倾向/ooc/⚠️

#遥非正常性格/后期话多/主动撩/ooc/⚠️

#真遥伪破镜重圆( ?)⚠️


此文非常ooc,请大家不喜勿喷❤

垃圾文笔/逻辑不清/语无伦次/⚠️


全文一共六七千字吧,我大致写完了(?)


He


分批发,因为我还没有润色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泪 o(╥﹏╥)o 


 ………………………………………………………………………………………






1.

夜空粘着几缕扯碎的云絮,是一整片高旷的黑紫。


夏日的月亮皎洁高悬,极是凄朗。晚风中遍布着植物润湿的潮气,远处略旧的锈迹篮网映着道路两边漾绿的枝条。


那浓郁的翠色挤满树梢,仿佛成片的绿缕,在暗淡的幕布上缠绕起来,生生要拦下行人的步伐。


篮网边,是两个暗淡的影子。


争执声溅起了一地的落叶。


橘真琴看着七濑遥,眼底爬满灰败:“这么多年,我真的累了。”

 

“你说你不知道什么叫爱,七濑遥你到底长没长心?”

 

橘真琴指了指心口,“这里也是会痛的,我爱你啊,爱我就这么难么? 七濑遥,我爱你,所以我希望你也会爱我,也能对我做出回应…爱是自私的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七濑遥。”

 

橘真琴望着七濑遥,晃了晃身子,扶住篮网才勉强站定在七濑遥的面前。

橘真琴步步紧逼七濑遥,压制着他连目光都无所遁形。


橘真琴颤抖着气息一字一顿,闭上了眼睛,“我不想再等下去了。


 橘真琴踉跄了一下几欲跌倒,七濑遥慌乱中正打算伸手扶住他,却被他躲过。


七濑遥听见橘真琴低低地嗤笑了一声,几不可闻的低语在耳边惊雷般炸起,


“我不想再爱你了。”

 

说罢,橘真琴一个眼神也没给他留下,一人踏着破碎的夜色渐行渐远。



 

橘真琴在多年的追逐后终于明白,有很多事情是勉强不来的。

 

他只恨自己一腔真心错付,落得个满目荒唐。

 

 

 

 

 

2.

七濑遥僵在原地,想喊住橘真琴,喉咙却像是被灌下哑药,枯涩、生锈、发肿、酸涨,像是烈酒灼烧。

 

他想出声挽留,却是哑口无言。

 

沉沉的黑暗拉扯着他的双腿,遥眼睁睁地看着真琴越走越远,可他却身体僵直,脚步发虚,竟是一步也迈不开。

 

夜晚的寒意丝丝缕缕地散漫开来,心底发酵的酸涩霎时贯穿了他的四肢百骸。

 

皎月嵌在泼墨的夜色里,如一弯镰刀,像是要斩断他们之间的一切。

 

七濑遥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了家。


他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只觉得最近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地不可思议。


他把头埋进枕头里,几不可闻地呜咽了一声。

 

窗外徐徐的晚风跃了进来,吻过了他的发梢,让他想起了幼时那个游乐场里的味道,混着沙土的黏腻,青草的清爽,还有懵懂初见时怦然心动的味道。

 

一次又一次地失眠,一次又一次地回想。


“你说你不知道什么叫爱,七濑遥你到底长没长心?”

 “这里也是会痛的,我爱你啊,爱我就这么难么? ”

“七濑遥,我爱你,所以我希望你也会爱我,也能对我做出回应。”

“爱是自私的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七濑遥。”

“我不想再爱你了。”

 

几天里,七濑遥频繁地梦见从前。


梦见半夜落雪,有人站在他家门口的台阶下,手捧鲜花,仰起头来看他。路灯的微光明灭间映亮真琴的脸庞,是那么温柔且鲜活。

 

七濑遥反反复复做着相同的梦,却始终触碰不到梦里的那个人。

他梦见他呼喊着,奔跑着,流泪着。


等他跌跌撞撞跑到台阶那里时,却只有一地干萎的残花稀稀落落地迎接着他。


周遭路灯明明灭灭,暗淡地败了一地枯影。


他风尘仆仆地奔赴了一场迟到的约会,最后竟是落得个人走茶凉。


七濑遥从噩梦中惊醒。


慌乱间拨通了真琴的电话,“我梦见我失去你了……”

遥听见真琴温柔地在电话那端开口,“怎么会?……我一直都在。”


七濑遥真正醒来了,浸在万籁俱静的夜晚里,才明白他做的其实是个美梦。


 心心念念的人明明近在眼前,却是咫尺天涯。

 

他抑制不住地思念起真琴,有泪…涌了上来。






3.


七濑遥醒来觉得头痛欲裂,昨夜失眠了一晚,情绪又波动极大,喉咙像贴了铁锈一般干涩。

他低哑着嗓子轻咳了两声,试图摆脱这份不适,拖起发酸的身子进厨房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方才缓过劲儿来。

 

七濑遥便爬下了床,走出房间,打开大门,离开屋子。


他想出去散散心。

 

一路上人烟稀少,甚至连鸟雀都销声匿迹,冷冷清清得有些过头。只有一只常驻在这里的白猫眯着眼睛,懒洋洋地休憩在草丛,有一搭没一搭闲看着七濑遥的笑话。

 

七濑遥看见它,在心里无声地笑了笑。

 

啊,这不是真琴经常喂的那只猫吗,竟然还在这里啊?

他意识到了什么,刚刚明媚起来的神色又突然一暗。

 

他只觉头顿时有些昏沉,心里好似压着块千斤石头般难受,便不再去看那只猫了。

 

不知不觉间,他向真琴家的方向走去。

 

遥一步一步地下着台阶,便一步一步叩问着自己的内心。像是有一堵无形的壁障垒在他的面前,囚着他走得越走越慢,越走越慢,最终停下了脚步。

 

遥斜斜地倚上路旁的一根电线杆,揉着眉心,盯着真琴那绿色的窗帘发怔了许久。

 

七濑遥像做贼一样心虚地把自己的身影藏在电线杆后,尽管自己知道这是掩耳盗铃般自欺欺人,还是怀揣着那么一丝侥幸,暗自祈祷千万不要让真琴看见他。手心的汗不断地冒出来,大概他连世界大赛都没有这么紧张过吧。


心突然砰地跳了一下,手抚上胸口。


他是真的好想去看看真琴啊。


可真琴…他会见我吗?真琴…会赶我走吗?真琴…他…到底心里在想什么呢,他会…厌恶我吗?

 

…要不还是回去吧,真琴……也许现在不想见我吧。

七濑遥犹犹豫豫,局促不安,踯躅着始终下不了决定。

 

他闭了闭眼睛,从躲藏的电线杆后钻出来,一步一步走近了真琴家。他站着门口,举起手打算敲门。

可门上好似有缠绕丛生的荆棘一般,张牙舞爪刺地他在下一秒又缩回了手。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只是一瞬。

 

叩、叩、叩、

 

三声响过

 

橘真琴只着一件白色浴衣拉开门,头发还沾着水,黏答答地拢在一块。

胸口袒露着肌肤,随着呼吸起伏的肌肉在浴衣笼罩下若隐若现,身上散发出苦艾香像春日飞舞的蝴蝶一样扑了七濑遥一身,是刚刚沐浴过的样子。

 

橘真琴乍看到了站在门口手足无措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的七濑遥,着实惊了一惊。

但很快就收敛好了自己多余的表情,不咸不淡地开口,“有事吗?没事请回吧,我很忙,再见。”说着就要把门关上。

 

七濑遥慌乱地上前一步,把手臂伸到门缝里卡住门,急急地开口:“真琴,别关门好吗?我说几句话就走……”


橘真琴皱着眉头,不耐烦地拍开他的手,“我很忙,没工夫听你的闲话。”

 

“别再来了。”

 

橘真琴反手就把七濑遥哀求的目光“哐”地锁在了门外,他吐了口气,倚着大门缓缓滑落到了地上,摸着食指凸起的泛白关节,捂住眼睛自嘲地一笑。

 

“……你迟到了。”

  

真琴说罢眼眶隐隐起了酸,干干涩涩的。

这么多年的追逐和喜欢,他怎么可能说忘就忘?


都是他在自欺欺人罢了。


他试图说服自己,告诉自己时间会减轻苦痛,淡忘一切。他现在需要的,只是时间,也只能是时间。

 

他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就这样吧,忘掉曾经不得的一切吧,忘却所有过往的不甘吧。

 

 

 

4.

 远处的天空蘸满了昏黄的落日余晖,皎白的云朵缠绵地腻在一起,连觅食的飞鸟也都敛了声息,倦倦归巢。


傍晚的街道上洒满着汽笛声,积满着一天的燥意。

人们像鱼群一样熙熙攘攘地从市井街巷里流出,纷纷回到自己的家中,脱下一天的疲惫。

一切都那么匆忙繁急。

 

在东京这座城市里,冷漠和喧嚣交织,欲望与繁华勾连。


高楼大厦鳞次栉比,放眼望去都整整齐齐地密布在一起,画地为牢般把人与人之间的心也密不透风地封闭隔离。



 

遥看着真琴家紧闭的大门,只觉是有毒蛇嘶嘶地低语,张牙舞爪地吐着分叉的信子,生生地把他的心脏沥出鲜血,攫住胃肠,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胸口如吃了一记重锤,越来越闷痛,大脑像是失控的机器轰轰嗡鸣。


冷风从廊下狰狞地爬来,七濑遥呼吸一窒,像是退潮时不幸在沙滩上搁浅的鱼,失去了水便再也没有办法存活下去。缺氧的闷躁在他身上肆意妄为,似掐住了他的喉管,生生逼着他目眩神迷。

 

七濑遥攥紧了拳头,指甲嵌入肉里。他大口地呼吸着,缓缓地扶着墙跪了下来,脑子里如被刺入铁片,刀刀剜得他百蚁噬心。


他的视线渐渐模糊,眼前浮光掠影般闪过一帧一帧的画面,一如他们斑斓的、绚丽的、一同走过的岁月。


他向前张了张手,却什么也没抓住。


两手空空。


遥在光影重叠中仿佛看见了真琴明灭的影子,便笑着弯了弯眼角。


他只觉自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沉沉地阖上眼睛。


真琴,你来接我了吗?


在他失去意识、陷入昏迷之前,


这是他的最后一个想法。



















未完待续ing

啊,我终于发出来了,历经千辛万苦,艰难险阻。

一些脑洞来自cp短打

我!终于!写完了!(没有全部发出来QAQ因为还要润色修改文笔什么的真是心累啊)

就像怀胎十月孩子呱呱落地呜呜呜呜

虽然这个比喻很不恰当哈哈哈哈哈哈

吼吼吼吼吼我好快乐啊!!!

上次写完真遥的cp分析后,我就一直想虐遥来着,可 惜 圈 内 没 有 人 写 啊 !!!

我悲伤了……也哽咽了TAT

所以!我!要自己产粮!(虽然是第一次写文!!!!没经验QAQ!!!)

但是!

虐遥啊!好开心!

啊哈哈!好快乐!

Be好不好!Be好不好!Be好不好!

诚心发问!!!

当然我写的真遥怎么可能Be呢

我也就想一想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这里要感谢两位太太和一个小可爱!

我写文的时候躁得不得了……

💙多谢她们帮助我磨了出来💙

我按昵称长短来艾特吧……?

哈哈哈哈哈哈


@可废 

@细雨霏霏 

@世界第一chuya厨

超级超级感谢她们💚

这时候语言真苍白无力啊QAQ💚

mua💚




💙💚

最后,谢谢你能看的这里

💚💙

感谢遇见

ฅ( ̳• ◡ • ̳)ฅ





 

青花鱼的虎鲸🐳🐬

周边啊QAQ

可是

好像都没货啦哇哇哇哇哇地一声哭出来!!

人间疾苦啊!!!!!!!!!!!!

我死了

有没有小可爱知道哪里有货啊………!

Σ_(꒪ཀ꒪」∠)

Σ_(꒪ཀ꒪」∠)

Σ_(꒪ཀ꒪」∠)

周边啊QAQ

可是

好像都没货啦哇哇哇哇哇地一声哭出来!!

人间疾苦啊!!!!!!!!!!!!

我死了

有没有小可爱知道哪里有货啊………!

Σ_(꒪ཀ꒪」∠)

Σ_(꒪ཀ꒪」∠)

Σ_(꒪ཀ꒪」∠)

橙丞EVOLUTION

【Free!】你从未见过的小故事 第三弹

还是它们~十个没以前那么小的小小故事

真遥/宗凛 微 怜渚/日郁/哥嫂向


1.

七濑遥和橘真琴坐在咖啡馆的靠窗位置,面前摆着的平板里是松冈凛的脸。

“那么,为了真琴的英语考级,为了遥在世界赛场上的游刃有余,我们开始吧!”

真琴捧着笔记本严肃地点点头,遥打了个哈欠。

十分钟过去,真琴认真地听着凛的口语,遥抿了口咖啡。

半小时过去,真琴认真地低头做着笔记,遥抿了口咖啡。

一小时过去,真琴认真地用英语回答凛提出的问题,遥抿了口咖啡。

屏幕里的凛一脸挑衅。

“遥,好歹你还是在大城市生活的人,宗介都比你好教。”

遥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教的很好么?他只是怕你哭...

还是它们~十个没以前那么小的小小故事

真遥/宗凛 微 怜渚/日郁/哥嫂向


1.

七濑遥和橘真琴坐在咖啡馆的靠窗位置,面前摆着的平板里是松冈凛的脸。

“那么,为了真琴的英语考级,为了遥在世界赛场上的游刃有余,我们开始吧!”

真琴捧着笔记本严肃地点点头,遥打了个哈欠。

十分钟过去,真琴认真地听着凛的口语,遥抿了口咖啡。

半小时过去,真琴认真地低头做着笔记,遥抿了口咖啡。

一小时过去,真琴认真地用英语回答凛提出的问题,遥抿了口咖啡。

屏幕里的凛一脸挑衅。

“遥,好歹你还是在大城市生活的人,宗介都比你好教。”

遥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教的很好么?他只是怕你哭。”


2.

两个星期后,真琴在群里发了一个“胜利”手势后走进考场。

渚:小真加油!你是最棒的!!!

怜:祝真琴前辈考试顺利!

爱:真琴前辈超帅的!!!

爱:那个,百百手机掉水里了。我们就一起祝前辈取得好成绩!

遥:真琴,认真做题,你可以的。

宗介:突击训练会有成效的。

凛:哈哈哈trust me!有我的线上教学,真琴肯定没问题!

【山崎宗介撤回一条信息】

宗介:加油。


3.

时隔多年,初中让人难忘的枕头大战久违地又在七濑遥出租房里上演。只不过这次,多了两位小伙伴。

“我戴着眼镜不方便,还是大家玩儿吧。”远野日和笑着摆了摆手,目光没有离开抱着枕头蓄势待发的桐岛郁弥。

一声令下,瞬间枕头乱飞,空气中的细小绒毛纷纷扬扬飘飘洒洒……

真琴一边笑着一边回击,愣是把旭吓到转移目标和郁弥对打;郁弥认真地打着,一旁的日和总能在第一时间偷偷帮他捡回来被扔远的枕头;遥看准一切时机向贵澄扔着枕头,贵澄高个子低头一闪,遥才发现阳台门竟杀千刀的没有关。

“枕——头——”

旭和贵澄大喊着。


4.

“哈?把枕头扔下了楼?”

凛听着电话那头贵澄的狂笑。

“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这让我想起来小学凛和宗介打雪仗,宗介躲过了凛的雪球结果身后的老师被打掉了眼镜了呢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凛“啪”地一声扣了电话。

都是因为俩人个子太高,他心里清楚。


5.

岩鸢和鲛柄两个队伍的伙伴们集体在海边烧烤,宗介也被后辈们拉去凑热闹。

“我准备了漂流瓶哦,大家可以玩玩看。”

“不愧是小江!”

“呐呐渚亲,你要写给谁?”

“写给小凛啊,漂流瓶是要漂洋过海呢!”

“有道理!那,我也写给凛前辈!”

于是小游戏化身为“想对凛凛说的话”节目。最后大家把漂流瓶往海里一扔,祈祷着瓶子至少可以漂到澳大利亚!

宗介捏着没随大流扔出去的瓶子,看着一大堆又蹦又跳的熊孩子们:直接写信不就好了么,还可以精准到门户。

看来这次漂流瓶只有我能收到回复了啊。


6.

真琴将奶茶递到遥的面前:“遥要尝一下吗?”

遥扭头看了看,接过杯子吸了一口。

渚将将食物递到怜面前:“小怜要吃吗?”

怜低头看了看,毫不犹豫咬下去一口。

贵澄将巧克力伸到旭面前:“旭来张嘴啊——”

旭面色复杂地看着他。

郁弥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家老哥一边赞叹着“哇这个蛋糕真好吃奥”一边三两下吃完了一个蛋糕,又看了看坐在夏也对面单手托腮,满目慈祥注视着他的尚……

郁弥吞了口口水,起身打算悄悄离开。


7.

“哟凛,你在和谁打电话?”

“啊,我的朋友,Kisume。”

只见那位澳大利亚的优秀游泳运动员顿时神色怪异地后退,后退,后退,后退直至最后大叫着“oh my god it’s impossible ”风一般地消失在了凛的视线里。


8.

郁弥看见日和的时候极力忍住了强烈的冲动,只是一脸平静地对他的“郁弥,早上好”点头以回复,然后接过他递过来的早餐。

“日和……”

“嗯?”

“你懂得……脱粉感觉吗?”

“嗯???”

“就是你特别崇拜的一个人,有一天突然发现他其实就是一个情商极低的三岁儿童……”

日和笑了,笑了一路,笑到拿着早餐的双手颤抖,笑到郁弥目瞪口呆,在遇到夏也的时候还是端正了面部表情,微笑着说:“夏也哥,早上好。”


9.

自从成为了前辈后,喊着“渚君快回来不要乱跑危险”的书记怜逐渐消失在江的视野中,取而代之的是一脸严肃地与渚和商量团队活动的部长怜。江感到很欣慰。

“怜君,对于这种改变,你有什么感受呢?”

“我希望渚君时不时能和以前一样,他和我并肩走时我的脖子真的很酸。”


10.

“遥你又穿这么少!乖乖站着别动,外套……围巾……”

“……”

“遥是真听真琴话啊!”

“那个……凛。”

“怎么了宗介?”

“你穿那么少……”

“你要干嘛?!”

“……不冷么……”


(小渚喂怜酱大家应该都见过吧,没错就是第二季第14集。而哈鲁和麻口酱喝同一杯奶茶是已经在日本看过RW的姐妹的剧透……安详.jpg)


(^_^)v

青花鱼的虎鲸🐳🐬

「初恋组」

摸到了初恋组的图真的太快乐了 

(*≧▽≦) 

真琴小时候简直长我心上了呜呜呜ww


「初恋组」

摸到了初恋组的图真的太快乐了 

(*≧▽≦) 

真琴小时候简直长我心上了呜呜呜ww


爱吃陈皮糖的松鼠桂鱼

最最最喜欢的动漫推荐第一弹!集美们!民政局搬来了!

最最最喜欢的动漫推荐第一弹!集美们!民政局搬来了!

猫尾巴草

愚人节快乐!

一对松冈兄妹的头像~

愚人节快乐!

一对松冈兄妹的头像~

橙丞EVOLUTION

虽然看不清第一张原图,但根据伸出的手和双人大图可以看出:凛遥是击掌/打架,宗凛是碰拳,而真遥要牵手😄

虽然看不清第一张原图,但根据伸出的手和双人大图可以看出:凛遥是击掌/打架,宗凛是碰拳,而真遥要牵手😄

青花鱼的虎鲸🐳🐬

「初恋组」

真遥他们初中时可真美好啊

 \(*T▽T*)/ 

我又可以了,扶我起来我还能再磕下去

_(:τ」∠)_

玉米🌽也太傲娇了叭

……………………………………………

话说回来

好心疼郁弥,那个时候看到大家相继退出游泳部后,他便和哥哥去了国外。


“你们走了之后,我便活成了你们的模样。”


抱抱玉米小天使


「初恋组」

真遥他们初中时可真美好啊

 \(*T▽T*)/ 

我又可以了,扶我起来我还能再磕下去

_(:τ」∠)_

玉米🌽也太傲娇了叭

……………………………………………

话说回来

好心疼郁弥,那个时候看到大家相继退出游泳部后,他便和哥哥去了国外。


“你们走了之后,我便活成了你们的模样。”


抱抱玉米小天使


青花鱼的虎鲸🐳🐬

「真遥」岩鸢醋王七濑遥


你是真琴的朋友吗?

对呀对呀!

你也被哈鲁讨厌了吧!

🙈


kiss me怎么这么可爱呀!!!!!!!₍•ʚ•₎•ʚ•₎•ʚ•₎

他们两个是吃可爱长大的吧!!!

我要萌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快乐了!!!

啵啵啵爱死贵澄了🙈

简直一个鬼马精灵小可爱!


……………………………………………

岩鸢醋王名不虚传!!!实至名归!!


「真遥」岩鸢醋王七濑遥


你是真琴的朋友吗?

对呀对呀!

你也被哈鲁讨厌了吧!

🙈



kiss me怎么这么可爱呀!!!!!!!₍•ʚ•₎•ʚ•₎•ʚ•₎

他们两个是吃可爱长大的吧!!!

我要萌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快乐了!!!

啵啵啵爱死贵澄了🙈

简直一个鬼马精灵小可爱!



……………………………………………

岩鸢醋王名不虚传!!!实至名归!!


橙丞EVOLUTION

与你的二十四个地点

在一起的二十四个地点 第一弹

解锁地点:街道 广场 商场


1.午后的街道

阳光透过绿叶的间隙斑驳地洒了一地,腾空而起的热气使这个喧嚣的城市难得地安静了下来。夏日的午后,七濑遥被橘真琴拉着躲到了人行道的角落,低头踩着一块块的树荫前行。

“东京果然比老家热好多啊,遥……”真琴推了推因为出汗而下滑的眼镜,转头看着遥。后者点点头,继而又甩了甩刘海,掀起一阵小小的热风。

真琴看了看他因为汗水而拧成一撮的刘海,站到了他的左前方的位置,并保持和他一样的步伐继续向前走着,借着自己高大的个子给身边的人挡出了一小片阴凉。

遥愣了一下,随即有些霸道地将真琴一把拉到了自己...

在一起的二十四个地点 第一弹

解锁地点:街道 广场 商场


1.午后的街道

阳光透过绿叶的间隙斑驳地洒了一地,腾空而起的热气使这个喧嚣的城市难得地安静了下来。夏日的午后,七濑遥被橘真琴拉着躲到了人行道的角落,低头踩着一块块的树荫前行。

“东京果然比老家热好多啊,遥……”真琴推了推因为出汗而下滑的眼镜,转头看着遥。后者点点头,继而又甩了甩刘海,掀起一阵小小的热风。

真琴看了看他因为汗水而拧成一撮的刘海,站到了他的左前方的位置,并保持和他一样的步伐继续向前走着,借着自己高大的个子给身边的人挡出了一小片阴凉。

遥愣了一下,随即有些霸道地将真琴一把拉到了自己的右侧,并且瞪了他一眼。

“晒黑了戴这副眼镜不好看。”

真琴听了后嘿嘿地笑了起来,遥扭过脸,突然觉得不再热得烦躁。

想起了岩鸢的冰棍。明明自己从来不会买那些东西,明明经常会给自己分冰棍的那个人就在旁边,可莫名其妙的就开始怀念。

“老家的冰棍……好怀念啊。”真琴看着遥,眼睛笑的眯了起来。遥将自己的脑袋往180度扭着,小声地说:“东京没有吧。”

“唔,相同味道的汽水是有的吧。我记得前面有一个店。”真琴拽起了他的袖子,“我们去看看吧!”

被真琴一下子带到了树荫外,刺眼的阳光瞬间使他眯起了眼睛,迷迷糊糊中他望着前方的身影,突然在心里感慨道:

啊……和这个人一起的话,味道应该和从前一样吧。


2.傍晚的广场

从澳大利亚放假回国的松冈凛,和山崎宗介约了七濑遥橘真琴玩儿了一白天,晚上真琴邀请他们去自己的出租屋吃饭,可考虑到明天真琴有一门考试,三人就谢绝了。仍旧浑身是劲儿的凛拉着宗介晃到了地铁线旁的一个广场。

“难得这么悠闲,”凛伸了个懒腰,露出一排鲨鱼牙,宗介看着他笑了笑。

“真好啊,凛。”

“莫名其妙。”凛也笑着,抬起胳膊碰了碰宗介。

广场热闹非凡,傍晚出来休息娱乐的年轻人非常多,凛一转头,看到旁边的一排K歌房,突然坏坏地笑了起来,笑得宗介看着他,一股寒意袭来,不由得一抖。

“来吧宗介,”凛对着他做出了“请”的姿势,宗介拿起话筒,看了他一眼。

五分钟后,口干舌燥筋疲力尽的宗介踹了笑到颤抖的凛一脚,然后拿起了小桌上的可乐。

凛一遍抹着笑出来的眼泪,一遍眯着眼看着满头大汗嘴角却微微上扬的宗介,心里猛然蹦出了一个想法:

这样拼尽全力后笑容满面的宗介,如果能一直看到就好了。

“呐,宗介,”他伸出了拳头“答应我,一定要跑着过来,我不会等你的。”

对面的宗介显然是一愣,继而露出了他熟悉的温柔而有挑衅的笑容,与他碰了碰拳。

“你还是考虑一下现在怎么跑到我前面来吧。”

那天之后,松冈凛和山崎宗介不止一次想过,隔音玻璃真是一个十分人性化的设计,毕竟那天晚上麦克风被喊炸了,两人走出歌房时,没有一个人投来异样的目光。


3.清晨的商场

“小怜,那么大清早就来买菜……”叶月渚打了个哈欠,迷迷瞪瞪地看着冰柜中花花绿绿的蔬菜,龙崎怜推推眼镜,停止了口中的念念有词,认真地对渚解释道:“当然,这时候的蔬菜才是最新鲜的。”

渚继续打着哈欠,被怜以“禁止假期睡懒觉”的立场拽着逛了蔬菜区,生鲜区,零食区,酒水区,百货区……

“好啦,打起精神来……拿你没办法。”怜怜从兜里拿出一根棒棒糖剥开“咔”地往渚嘴里一塞,只见糖棍子左右摆了几下后,那家伙的眼睛从一条缝瞬间变得溜圆。

“草莓味的啊小怜!”渚满意地点点头,立即元气满满。于是两人又回到了熟悉的“前田径队的龙崎怜无论如何也追不上拽不回拦不下撒欢儿的叶月渚”的位置,在怜气喘吁吁的时候,渚突然停了下来,对他招了招手。

“小怜,这里这里!”

“渚君你不要再跑了……”怜赶过去,正准备拽稳了渚,渚却踮起脚将一顶棒球帽扣到他脑袋上。

“啊……果然小怜戴这种款式的帽子很漂亮呢!”

“真的……”怜照了照镜子,正自我陶醉的时候,渚突然出现在镜子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爪子伸进了他的口袋,飞速抓了一把糖出来转身就跑。

“喂!”怜吓了一跳,下意识追了过去:“渚君你又偷拿糖!”

“反正都是给我准备的嘛!”

“不可以!一天只能吃一次!”

“小怜真小气!”

“我是为了你好啊!喂渚君你给我站住——”

一前田径队员追赶一小火箭头,结局就是三秒钟内两人集体消失,连着那顶还没有付款的帽子。



第二弹解锁新地点~

(^_^)v

🌸MiKaWa.

【凛遥】你知道你的味道是甜的吗

次日清晨。

“今天英语老师分组 遥和我一组呢。有没有很开心?”

“…你为什么要和我一起走…”七濑遥问。

“哈哈,”松冈凛笑笑,“我们是同学还是舍友,一起上学不是很正常吗?”

   “遥学习好,你要知道我的成绩实在是太差了,还指望你辅导我一下,不要那么冷漠嘛。”

————————————————————————

小组学习十分钟后,七濑遥发现这家伙的英语根本不用辅导,日本人苦恼的“r”音他都能正确读出来。

  七濑遥开口,“我说,你这个英语根本不用我来辅导吧…”

  “可是日本学的英语真的好复杂啊,”松...

次日清晨。

“今天英语老师分组 遥和我一组呢。有没有很开心?”

“…你为什么要和我一起走…”七濑遥问。

“哈哈,”松冈凛笑笑,“我们是同学还是舍友,一起上学不是很正常吗?”

   “遥学习好,你要知道我的成绩实在是太差了,还指望你辅导我一下,不要那么冷漠嘛。”

————————————————————————

小组学习十分钟后,七濑遥发现这家伙的英语根本不用辅导,日本人苦恼的“r”音他都能正确读出来。

  七濑遥开口,“我说,你这个英语根本不用我来辅导吧…”

  “可是日本学的英语真的好复杂啊,”松冈凛苦恼,“语言这东西,懂不就行了嘛,干嘛总是要求这那的。”

     “那我知道你问题出在哪里了,”七濑遥看着他,“不过这些东西一节课说不完,回合租房在说。”

    “辛苦了遥!”松冈凛说完搂住了他的肩,“你果然是我最好的伙伴。”

——————————————————

合租屋。

“你已经看了我很久了。”七濑遥扶额,“你到底要不要听啊?”

  “我在听啊,我一句没落下的。”

可是他分明就是在盯着自己看啊,七濑遥叹口气。

   “果然认真的遥就是迷人呢。”松冈凛笑。

“遥你看,外面有人放烟花!”

  七濑遥顺着方向望去,却什么都没看到。顿时有些生气。

  “这什么都没有啊,你骗我啊?”说着便回头。

可是在回头的一瞬间,松冈凛趁机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七濑遥浑身冷了一下,“你在干什么啊松冈凛?”

   松冈凛抚着着他的脸颊,“我喜欢你啊遥。”

“别开玩笑了!”七濑遥甩开他的手就跑回了房间。

  遥真是可爱,让人忍不住想疼爱他。松冈凛心想。





🌸MiKaWa.

【凛遥】你知道你的味道是甜的吗

七濑遥一直都有早睡早起的习惯,即使这一天没有课。自己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所以时间相对很充裕。

 说起来,这房租未免有点贵…与其说是贵,不如说是一个人负担着两个人的房租太不值了。

 “要尽快找一个一起合租的室友才行啊…”​七濑遥碎碎念着。说着拿起了笔,手写了几张“招募舍友,仅限男性 有意者请联系七濑遥 电话:XXXXXC”的“大字报”。顺便还让房东先生帮忙在官网上发消息。

下楼刚刚把那些大字报贴在公告栏上,房东先生就来电话了。

“七濑君啊,这里有一个想合租的,你来一楼的办事处一下。”

 “这也太快了吧?”七濑遥说。不过罢了,有人合租就行...

七濑遥一直都有早睡早起的习惯,即使这一天没有课。自己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所以时间相对很充裕。

 说起来,这房租未免有点贵…与其说是贵,不如说是一个人负担着两个人的房租太不值了。

 “要尽快找一个一起合租的室友才行啊…”​七濑遥碎碎念着。说着拿起了笔,手写了几张“招募舍友,仅限男性 有意者请联系七濑遥 电话:XXXXXC”的“大字报”。顺便还让房东先生帮忙在官网上发消息。

下楼刚刚把那些大字报贴在公告栏上,房东先生就来电话了。

“七濑君啊,这里有一个想合租的,你来一楼的办事处一下。”

 “这也太快了吧?”七濑遥说。不过罢了,有人合租就行。

刚迈进办事处,就仿佛被雷劈了。七濑遥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七濑君,这是松冈凛君。”

松冈凛微笑,“好巧啊七濑君,没想到一起合租的居然是你。”

 七濑遥一阵无语,内心在想他是不是故意的。

“那房东先生,我们七濑君是大学同学呢,所以就不劳烦您带我上去了,直接把钥匙给我就好。”松冈凛说到。

  房东先生惊喜,“听松冈君这意思,是真的要组这里了?”

“当然。”有佳人陪伴,怎么能不愿意呢。

松冈凛摸了一把客厅桌子,“七濑君把这里打扫得真是干净呢,一丝灰尘都没有。”

  突然又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原来七濑君喜欢青花鱼。”

“你是故意的吧松冈,”七濑遥看着他,“为什么你这么巧的就会看到我发的招募广告。”

  “看起来七濑君做的料理很好吃,以后我可以请你帮我做料理吃吗?”

 “喂!”七濑遥走过去,“你有没有在听人说话?”

就在即将走到他身边时,他突然被一股强劲的力道抓住了手腕,下一秒就被按在了冰箱门上。

 松冈凛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吧。”

 松冈凛戳了戳七濑遥的心口: “你可要好好的享受这份缘分呢,相信我,你会欲罢不能的,遥。”

 七濑遥惊的说不出话来,这家伙刚才是在干什么啊…

 

  

     

  

  

   ​

🌸MiKaWa.

【凛遥】你知道你的味道是甜的吗

(不良少年凛×禁欲学霸遥)

不追随剧情走向。雷者慎入。以后可能会有小车车。

这是一个一个禁欲学霸如何被不良少年攻略的故事。

地点:东京。

“虽然上了大学,但是也不是给你们轻松的时刻。”

七濑遥深深叹口气,讲台上那位老师板着脸,对身边交头接耳的新同学说到。

“好像还有一位同学没来,松冈凛同学在吗。”

鸦雀无声。

“对不起老师,我来晚了。”大概过了五秒,响起了一个声音。

“大家好,我叫松冈凛,来自岩鸢,请多多指教。”

他话音刚落,就引得女生连连尖叫。

七濑遥微微皱眉,自己可不想给这样及其受欢迎的家伙扯上什么关系。

不过,很意外的是,都是岩鸢的。

突然感觉到一个...

(不良少年凛×禁欲学霸遥)

不追随剧情走向。雷者慎入。以后可能会有小车车。

这是一个一个禁欲学霸如何被不良少年攻略的故事。

地点:东京。

“虽然上了大学,但是也不是给你们轻松的时刻。”

七濑遥深深叹口气,讲台上那位老师板着脸,对身边交头接耳的新同学说到。

“好像还有一位同学没来,松冈凛同学在吗。”

鸦雀无声。

“对不起老师,我来晚了。”大概过了五秒,响起了一个声音。

“大家好,我叫松冈凛,来自岩鸢,请多多指教。”

他话音刚落,就引得女生连连尖叫。

七濑遥微微皱眉,自己可不想给这样及其受欢迎的家伙扯上什么关系。

不过,很意外的是,都是岩鸢的。

突然感觉到一个身影坐在了自己旁边。

????什么鬼?只见松冈凛坐在自己旁边,转过头突然对七濑遥微笑了一下“你好,七濑君。”

七濑遥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而且,第一次见面就可以用“君”来称呼了吗?

第一次见面,七濑遥就对松冈凛没什么好感。

下课。

“松冈同学,我可以和你交换联系方式吗?”

“松冈同学,你有女朋友吗?”

“松冈同学,岩鸢怎么样,我从来没去过呢!”

“松冈同学,ejxnsksbxiw...”

从一开始,七濑遥就忍着怒火。

“怦!”七濑遥突然站了起来,“你坐远点,吵到我了。”

气氛降到了零度。

“你怎么回事吗七濑同学,松冈同学坐这里还要经过你的允许吗?”

“对啊,我知道你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来的,学习好就了不起吗?”

松冈凛扶额,对身边的女生说,“算了算了,你们不要惹我家小遥生气。”

?!?!

“喂,你什么意思!”七濑遥对上松冈凛的眼神。

松冈凛笑笑,“七濑君不是喜欢和我独处吗,那我给你这个机会。”

“...”七濑遥气到说不出话。

行,你不用走。我自己走!(七濑遥内心OS.)

从此,这所校园只要七濑遥在,方圆两米之内绝对有松冈凛的身影。

青花鱼的虎鲸🐳🐬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

woc!!遥的手在摸哪里?!!!!啊!!遥的手!!!

在干嘛!!在干嘛!!!!!

我的天哪我磕到真的了!!!!!

官方太会了太会了!!!

京阿尼爸爸!!!

快乐到飞起!!

快乐快乐快乐啊!!!!!!

真遥zsd!!!!!!

流下了感动的泪水QAQ!!!!!!

🍬🍬🍬🍬🍬🍬🍬🍬🍬🍬🍬🍬🍬🍬🍬🍬🍬🍬🍬🍬🍬🍬🍬🍬🍬🍬🍬🍬🍬🍬🍬🍬🍬🍬🍬🍬🍬🍬🍬🍬🍬🍬🍬🍬🍬🍬🍬🍬🍬🍬🍬🍬🍬🍬🍬🍬🍬🍬🍬🍬🍬🍬🍬🍬🍬🍬🍬🍬🍬🍬🍬🍬🍬🍬🍬...

看看我发现了什么!

woc!!遥的手在摸哪里?!!!!啊!!遥的手!!!

在干嘛!!在干嘛!!!!!

我的天哪我磕到真的了!!!!!

官方太会了太会了!!!

京阿尼爸爸!!!

快乐到飞起!!

快乐快乐快乐啊!!!!!!

真遥zsd!!!!!!

流下了感动的泪水QAQ!!!!!!

🍬🍬🍬🍬🍬🍬🍬🍬🍬🍬🍬🍬🍬🍬🍬🍬🍬🍬🍬🍬🍬🍬🍬🍬🍬🍬🍬🍬🍬🍬🍬🍬🍬🍬🍬🍬🍬🍬🍬🍬🍬🍬🍬🍬🍬🍬🍬🍬🍬🍬🍬🍬🍬🍬🍬🍬🍬🍬🍬🍬🍬🍬🍬🍬🍬🍬🍬🍬🍬🍬🍬🍬🍬🍬🍬🍬🍬🍬🍬🍬🍬🍬🍬🍬🍬🍬🍬🍬🍬🍬🍬🍬🍬🍬🍬🍬

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