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ree真凛

28浏览    2参与
楚晏初

真凛段子(练笔)

②灵魂互换

“叮铃铃——”

橘真琴对着枕边的位置摸去准备关掉闹钟,然而摸索半天都找不到手机,闹钟声音比起枕边,更像是在更远一边的位置。

真琴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睁开眼,印入眼中的房间比平日的房间更宽敞,被子的颜色是不太熟悉的黑色。

“诶!!!”

真琴对于眼前有些陌生的环境愣住了几秒钟,困意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打散了九霄云外,瞬间清醒过来,随后发出惊恐的叫声, 慌张的从床上滚下来,踉踉跄跄的在房子里转悠起来,坐落的落地窗外是欧式的建筑风格,以及远处隐隐约约可见的海岸线,宽敞简单利落的装饰和家具摆放都透露着这与真琴的出租公寓并不相同。

“啊,这是哪里啊?”真琴哭丧着脸,眉毛拧在一起...

②灵魂互换

“叮铃铃——”

橘真琴对着枕边的位置摸去准备关掉闹钟,然而摸索半天都找不到手机,闹钟声音比起枕边,更像是在更远一边的位置。

真琴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睁开眼,印入眼中的房间比平日的房间更宽敞,被子的颜色是不太熟悉的黑色。

“诶!!!”

真琴对于眼前有些陌生的环境愣住了几秒钟,困意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打散了九霄云外,瞬间清醒过来,随后发出惊恐的叫声, 慌张的从床上滚下来,踉踉跄跄的在房子里转悠起来,坐落的落地窗外是欧式的建筑风格,以及远处隐隐约约可见的海岸线,宽敞简单利落的装饰和家具摆放都透露着这与真琴的出租公寓并不相同。

“啊,这是哪里啊?”真琴哭丧着脸,眉毛拧在一起耷落下来,脑海中回想着昨晚的事情,然而并没有什么所谓的醉酒之类的事情,只是平常的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整理了课业后打了会游戏,就睡觉了,而现在所见的一切,却显然是另外不知名的地方,甚至窗外的景色似乎有些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但绝对不是东京的景色。

“嗡——嗡——嗡——”

手机振动的声音从卧室内传来,真琴颤抖着身子,怀疑自己遭遇了什么恐怖的事件内,拖着沉重仿佛赴死的步子朝着手机的位置移动。

然而还没等真琴走到位置,手机的振动声便已停止,僵硬的真琴在振动声停下后,才微微找回出走的理性,仔细的看了手机附近的物品摆放,一张熟悉的照片印入真琴的眼中,真琴下意识的走过去拿起相框。

一头酒红色的头发,露着标志性的鲨鱼牙笑的十分灿烂的小男孩靠在酒红色长发,笑的十分温柔的女人怀里,女人的身侧站着一头栗色,也一样露着鲨鱼牙的健壮男人,男人臂弯里稍微比男孩小些的酒红色马尾辫的女孩,看起来非常温馨的一家人,真琴的手指摩挲过男孩的面颊,嘴角漾起温柔的笑意。

“这是凛小时候的照片吗?真好啊,那时候爸爸也在呢,笑的真开朗呢,凛。”有些低沉又充满温柔的声音回荡在房间内,真琴慌乱恐惧的情绪被无形的安抚了下来,“看样子是凛的房子呢?可是凛不是在澳大利亚吗?等等——”

真琴从温情的情绪中抽回神智,睁大了眼睛,“不会吧……”不可置信的跑向卫浴,镜子中映着一脸懵懵呆呆的美人尖脸孔,凌乱的酒红色头发有些许发丝飘荡着,红色的瞳孔布满了惊讶,微张的嘴巴里若显若现着尖尖的牙齿,黑色的背心一边的肩微微滑落。

真琴看着镜子中的人,下意识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镜子中的人也跟着一起摸着自己的脸。

不,准确的说是凛的脸。

“啊,这可真是……”真琴的心情复杂了起来,愣怔怔的看着镜子中熟悉又陌生的脸,好一会儿,眉头舒展,露出无奈的笑容,低头吻了吻背心滑落的肩头,“真是让人没办法啊。”

温柔又眷念,带着有些无奈又宠溺的声音回响在卫浴中。


“真琴那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怎么还不接电话,真是的,明明都已经这种情况,不会还在睡吧。”背靠在墙边的凛,低头看着自己手中无应答的手机,八字眉困扰的紧凑着,脸上带着些许不安,嘴里小声嘟囔着。

距离起床已经有一会了,从睁开眼睛起,凛一瞬间有些懵,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真琴的屋子里,眼前的书桌上还摊放着笔记和课本,床边放着随意放下的衣物,房间整体看起来有些整洁又带点小小的杂乱,“啧,我不是在澳大利亚,怎么跑来这家伙的房——”

话未说完,凛就停住了,这个声音对于凛而已十分熟悉也印象深刻,但又不是自己往常低沉略慵懒的嗓音,这个温柔的声音是真琴的,凛无意识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和明显比自己的手要大一些的手心,大脑仿佛一瞬间停止了转动。

“啊啊,别是我想的那样吧。”凛碎碎念的走到镜子面前,乱糟糟的亚麻色头发,耷着的八字眉,绿色的眼睛,和比凛健壮高大的身体,凛抬手捂住了半边脸,“真的是那家伙的身体,真是糟糕透了的玩笑。”

在看到镜子中的模样后,稍微苦恼了一下的凛,很快的接受了这个离谱的玩笑,第一个想法就是拨通自己的号码,然而电话并未接通,凛有些怔愣的靠在墙上,看着已经自动返回手机屏幕的手机发起了呆,脑中一瞬间浮现了很多想法,但好像一个也捕捉不到。

“真是悠闲的人,再过不久,我可是要训练的,那家伙又不接电话,真的没事吗?”凛维持着姿势,有些担忧。



楚晏初

真凛小段子(练笔)

① 凛的猫咪play

 凛站在洗手池的镜子前,皱着眉头盯着立在酒红色发间不时抖动的毛绒绒的耳朵,抬起手捏了捏,又往边上扯了扯,痛的让凛眼里含着泪花。

  不是恶作剧,也不是有人趁着睡觉给他戴上的发夹之类的,凛将目光从镜子移到因为心情不耐烦而不停左右摇摆的尾巴,身后没有异常的感觉,手摸着尾根连接处,也没有别针类的固定东西,而是真真实实与肉体连接着。

 “啧,真是不走运,这算是什么诅咒吗?”

 凛一边思索近几天发生过的事,一边将尾巴塞进裤子里,用毛巾盖在头上。  “看样子最近都不能出门了。”凛小声嘀咕着。

开...

① 凛的猫咪play

 凛站在洗手池的镜子前,皱着眉头盯着立在酒红色发间不时抖动的毛绒绒的耳朵,抬起手捏了捏,又往边上扯了扯,痛的让凛眼里含着泪花。

  不是恶作剧,也不是有人趁着睡觉给他戴上的发夹之类的,凛将目光从镜子移到因为心情不耐烦而不停左右摇摆的尾巴,身后没有异常的感觉,手摸着尾根连接处,也没有别针类的固定东西,而是真真实实与肉体连接着。

 “啧,真是不走运,这算是什么诅咒吗?”

 凛一边思索近几天发生过的事,一边将尾巴塞进裤子里,用毛巾盖在头上。  “看样子最近都不能出门了。”凛小声嘀咕着。

开始盘算着去哪里可以一个人,还能避开人,尤其是江还有真琴他们,又能不耽误游泳训练的情况下快点找到把这突然冒出来的耳朵和尾巴变没。


「叮铃——」

门铃的响声打断了凛的思绪。

“凛酱~我们来玩了哦~”渚充满活力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啧 ,偏偏这个时候。”凛站在门口,犹豫着是不是要开门,如果打开门这副样子被他们看见,一定会被他们嘲笑,要不然就装作不在家算了,尤其是渚那家伙,肯定又要闹来闹去了

 “凛桑是不是不在家?”

 “诶?可是哥哥说他今天一天都没事,也没有说过要出去。”

江那家伙也一起来了吗?这下可没法当做不在家了,凛握住门把手正打算开门

“那就先走吧。”

“诶?遥你等等啊,我们东西还在门口呢!”真琴慌乱的声音渐渐变远

“旭他们晚点也要来,那就等他们晚上一起来吧。”

“那我给哥哥发个短信吧。”

凛听着门口的声音越来越小,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对不起了,江。

凛心里默念着,从猫眼处看了一下,看来要趁那帮家伙来前,先溜出门找个没人的地方,江那家伙住在外面的话,还是把钥匙留给她,到时候发个信息告诉她好了,到时候那帮家伙来就让夏也前辈帮忙招待好了,听说也是晚上到。

凛走回卧室,将衣物用品简单装起来,找了个帽子遮住耳朵,塞在裤子里的尾巴凸出来的地方用外套系在腰间,拎着东西从窗口看了一眼外面,确认遥他们不在下面,便疾步朝门口走去。

「咚——」

凛压下把手,打开门的一瞬间,手里的包掉在了地方,真琴额间布着汗珠,呼吸略微急促,看见凛的一瞬间,八字眉委屈的搭了下来,脸上带着惊讶。

“什么啊,原来凛在家的吗?真是过分,明明在家还不开门给我们。”真琴声音里夹杂着委屈,目光上下打量着凛的衣着,顺着手的方向注意到凛脚边的背包,一脸认真的凑近凛,眼里写满了控诉“诶?明明江发了短信给你,凛还是要出远门吗?”

凛僵在原地,嘴角微微抽动着,目光闪躲着避开了真琴的目光,小声嘟囔着,“我只是有点特殊原因。”

“看起来有点可疑,这么热的天,凛你也穿的太多了,还带着毛线帽?”真琴严肃的凑近凛,抿着唇,八字眉紧紧皱着。

“诶?真琴酱怎么还没来啊,不是说有点东西要先放在凛酱的门口?”渚的声音从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真琴听到了,身子微微后仰,朝着声音方向看去

“渚——唔……”

凛立刻捂住真琴的嘴 将人拉进屋里,关起门。

“诶?真琴酱还没来吗?奇怪刚刚好像听到了声音?也没见门口有东西……唔,我还是回去看看”

凛紧张的从猫眼看着渚离开的身影,将捂着真琴嘴的手移开,一回头看向真琴,“你赶快发个短信给他们,要不然打电话通知,要不然就装作没见过我,不然……”凛露出尖尖的鲨鱼牙,阴着脸逼近真琴威胁道

真琴靠着墙,瑟缩着看着靠近点凛,声音有些抖叫着,“哇啊,凛!你看起来好恐怖啊!”

“哼,总之现在我有点事,不太方便,既然被你撞见了,那就也没办法了。”凛拉开了一些距离,靠在墙壁上,凶狠的说道

“凛,你的帽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动吗?哇啊——”真琴惊惧大叫着抓住凛的手,身子微微颤抖着

“真琴你这家伙——”

凛被真琴突然的抓住手,身子突然前倾,脚下失了平衡直直的栽进了真琴的怀里,头顶的帽子因为蹭到真琴衣服,而被掀起滑落,腰间的绑着的外套也因此而松开,被塞进的尾巴也因为突发情况,从裤子里跑出来,炸毛的立了起来。

真琴就着凛栽进怀里的姿势坐在地上,直愣愣的盯着凛头顶的耳朵,下意识的身上戳戳了头顶的猫耳,薄薄的绒毛毛与皮肤接触,软软的感觉,摸起来十分舒服,凛觉得有些痒,耳朵抖了抖,尾巴缠住了真琴的手腕。

“噗——”真琴放声笑了起来,握住缠在手上的尾巴,忍不住放在嘴边亲了亲,“凛因为这样,所以害羞了吗?真是可爱。”

凛脸上到耳根都泛起了红晕,别扭的别开头。

“喂,真琴别做乱碰,很奇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