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ree真遥

10268浏览    269参与
hiro碳

出真遥再录本(漫画)
p1:
左,162p,90元
右,180p,90元
p2:
第一排左,128p,90元
第一排右,【已出】
第二排左,300p,140元
第二排右,384p,220元
p3:
第一排左,108p,90元
第一排右,96p,90元
第二排左,116p,95元
第二排右,【已出】
p4:
左,【已出】
右,194p,120元【全员向】
p5:24p,50元

出真遥再录本(漫画)
p1:
左,162p,90元
右,180p,90元
p2:
第一排左,128p,90元
第一排右,【已出】
第二排左,300p,140元
第二排右,384p,220元
p3:
第一排左,108p,90元
第一排右,96p,90元
第二排左,116p,95元
第二排右,【已出】
p4:
左,【已出】
右,194p,120元【全员向】
p5:24p,50元

瞳目昭响君(四月)

已归(2)

遥在这边消灭完罪证,将蛋糕盒子扔掉,

才迈着步子回家,却被躲在树后的真琴看的一清二楚,‘小遥刚刚扔掉的是一个粉红色蛋糕盒子吧,果然是有女朋友了啊。’真琴耷拉着脑袋回到了家,刚躺在床上就收到了芹子的消息,

    ‘橘君,你现在能回复我了吗?’

    ‘嗯?什么回复?’

    真琴看着芹子发来的消息一脸懵逼,他不记得今天芹子有问他什么。

    ‘那,,,那个,七濑君还没有告诉你吗?’...


遥在这边消灭完罪证,将蛋糕盒子扔掉,

才迈着步子回家,却被躲在树后的真琴看的一清二楚,‘小遥刚刚扔掉的是一个粉红色蛋糕盒子吧,果然是有女朋友了啊。’真琴耷拉着脑袋回到了家,刚躺在床上就收到了芹子的消息,

    ‘橘君,你现在能回复我了吗?’

    ‘嗯?什么回复?’

    真琴看着芹子发来的消息一脸懵逼,他不记得今天芹子有问他什么。

    ‘那,,,那个,七濑君还没有告诉你吗?’

    ‘是什么很重要的事吗?可以直接和我说喔。’

    遥应该不会告诉自己的吧,毕竟我们都这样了。

    ‘嗯,很重要,’芹子颤抖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我喜欢橘君,请你和我交往!!!’

    ‘诶?!!’芹子听见了真琴的惊呼,‘芹子你喜欢我?不可能的吧。’真琴的声音有点大,要去便利店的遥抬头看着那扇属于真琴窗户,停了下来。

    ‘对,,,对不起,我似乎不适合芹子啊’

    ‘嗯,我知道了,真不愧是橘君,连拒绝别人都是温柔的,虽然被拒绝了,但我还是想让橘君尝尝我的手艺,蛋糕我托七濑君送给你了喔,就上次你说呢喜欢的草莓蛋糕。’

‘诶,好的,我知道了。’真琴暗自苦恼,要怎么去找遥拿蛋糕,那个蛋糕他是真的很喜欢啊。

    ‘那橘君明天学校见’

    ‘嗯,学校见’真琴挂断电话,躺在床上暗自出神。

    遥在真琴的窗户下犹豫着要怎么搞,之前和真琴吵架他也不是故意的,他当时是被气昏了头才说了这样的话,本想着真琴会来找他,结果差点被人截了胡,遥看着手中的钥匙。

    正在挣扎要不要擅闯民宅时,突然想到之前去凛家拜访,“真琴很受欢迎的,长相帅气,又温柔,成绩也好,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这些你都不知道吗?”“真琴很好”宗介差了句嘴。“上次你们来蛟柄玩,我们学校的女孩子也有来找我们要连续方式的。”凛嘴里吃着宗介喂的西瓜,丝毫不在意这是在好友面前。遥看着眼前的两人眼神更冷淡了,他好想真琴啊,

    遥看着手里的钥匙不在犹豫,果断开门。

真琴觉得自己的眼睛出问题了,不然他怎么看见遥一脸不高兴的站在自己的房门前,“遥?你怎么来了?”明明两人还在冷战来着。“你不准和别人在一起。”“遥是说芹子?我已经拒绝了喔。”




取名字好麻烦,在线征集名字

羽娅向岚邬
占tag致歉,不是官方,这是私...

占tag致歉,不是官方,这是私人的free群,辣鸡写手剪辑群主无聊会发小段子与视频,cp群简介有,如有不同勿入哦。(全员吹,不喜欢某个角色勿入谢谢)

占tag致歉,不是官方,这是私人的free群,辣鸡写手剪辑群主无聊会发小段子与视频,cp群简介有,如有不同勿入哦。(全员吹,不喜欢某个角色勿入谢谢)

隔壁老顾_子颜

樱花落下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


背景用的是照片,不是自己照的,图源网络,算有点仿官图吧…

侵权删

樱花落下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







背景用的是照片,不是自己照的,图源网络,算有点仿官图吧…

侵权删

羽娅向岚邬

真遥小甜饼

[图片]每次都很好奇小遥穿着围裙真琴怎么忍住der

所以写了这篇~

makoto在我心中就是那种白切黑的有点腹黑的忠犬攻啦,嘿嘿


废话不多说,放文!(应该不会翻车……吧?)


“早上好啊,小遥。”


猛地从水中起身,遥一睁眼就看见了真琴递来的手。“都说了,不要加‘小’字。”还不等真琴说什么,便伸手放进他的手里,借力站了起来,几颗水珠从发丝上滚落,滑过整齐完美的腹肌,落入黑色的泳裤边缘内。

“又穿着泳裤泡澡啊。”真琴的语气中隐约含着几丝失望。遥没有管他,径直走了出去。

真琴连忙跟上,果然看见遥进了厨房,已经围上了围裙,站在灶火前开始烤青花鱼。

从背后看,窗外的...

每次都很好奇小遥穿着围裙真琴怎么忍住der

所以写了这篇~

makoto在我心中就是那种白切黑的有点腹黑的忠犬攻啦,嘿嘿


废话不多说,放文!(应该不会翻车……吧?)




“早上好啊,小遥。”



猛地从水中起身,遥一睁眼就看见了真琴递来的手。“都说了,不要加‘小’字。”还不等真琴说什么,便伸手放进他的手里,借力站了起来,几颗水珠从发丝上滚落,滑过整齐完美的腹肌,落入黑色的泳裤边缘内。

“又穿着泳裤泡澡啊。”真琴的语气中隐约含着几丝失望。遥没有管他,径直走了出去。

真琴连忙跟上,果然看见遥进了厨房,已经围上了围裙,站在灶火前开始烤青花鱼。

从背后看,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户撒在遥身上,围裙细细的两根布条几乎什么也没有遮盖住,将遥完美的背阔肌展现了出来。蝴蝶骨,腰线,腰窝……再往下,就是包裹在紧身泳裤里微翘的圆臀了。

喉结不自觉上下滚动了一下,真琴轻轻走到遥身后,从背后环住正在烤青花鱼的遥,手收紧将他整个搂进怀里,下巴搁在遥的左肩上叹了一口气。

脖子根被吹了一口气,遥颤了一下。“真琴,别这样。”真琴闻言,笑着说了好,但却不停止动作反而变本加厉,一个个轻吻落在遥的肩膀,锁骨,颈侧,激得他止不住地颤抖。

遥关掉灶火,伸手推开肩膀上的大狗狗,闭眼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侧头道:“你这样会留痕迹的,渚他们会发现的。”真琴撇了撇嘴,脸上的委屈肉眼可见。他把遥翻了个个儿,面对面地直接将头埋到遥的颈侧,遥刚准备伸手推开他,就直接低头边吻边伸出舌头轻轻舔舐,在吻到喉结处更是轻咬了一下以示惩罚。

遥被他吻得只能被迫抬起头,在被咬了喉结的时候更是一把抓住真琴的肩膀稳住身体,不至于顺着灶台滑下去。

真琴偷偷瞥了一眼遥,发现他平常清冷的脸上已经泛起了红晕,眉眼也软和了不少。只要一想到怀里这个人对其他人清清冷冷,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露出的害羞表情,心情就格外的好。

“可是遥……我好久没有碰你了。”真琴边委委屈屈地念叨,边继续舔吻爱人的脖颈和肩膀,直到遥身上都泛起了一层淡粉色才罢休。

遥终于感觉到在身上肆意游走的舌头停了下来,睁开眼狠狠瞪了一眼真琴,转身准备继续烤鱼。真琴拉住他的手,把他拉到餐桌前,打开上面的一个饭盒:“已经给你做好啦,快吃吧小遥。”饭盒里是码的整整齐齐的烤青花鱼片,一些青菜和一个完美的煎蛋。

遥夹起煎蛋盯了一会儿,转头看向真琴:“浪费了几个鸡蛋?”“哎?小遥你……”

“嗯?”遥歪头。

完蛋,是心动的感觉。真琴别过脸,用左手食指挠着侧脸:“也没几个,啊哈哈……”

“下次不用麻烦了。”遥拈起一片青花鱼填进嘴里嚼了几下,真琴立刻盯着他的表情。见没有什么异样小心翼翼地问:“好吃吗?”

遥慢条斯理地咽下去,顿了几秒,直到感觉真琴已经等不及的时候开口:“还不错。”真琴松了一口气,可这口气还没松完,就又卡住了。

“右手的伤上药了吗。”遥夹起一颗青菜。瞥了一眼真琴。“啊嘞?遥,你怎么知道……啊。”真琴不好意思地从背后将手伸出来,果然食指上贴着一个创口贴。

“你平常只会用右手,而且,”遥放下筷子看向真琴。“你也不是很会做饭。”

“啊哈哈,是这样没错……”真琴笑的有些勉强。刚睁开眼就不见了遥。“哎?遥?”

旁边窗户的光被挡住,遥站在窗前提着一个医药箱。“过来上药。”

“哦,好。”真亲连忙上前,看着遥轻轻揭开创口贴,看到那个有点深的划痕不自觉皱了皱眉,小心翼翼地擦拭消毒。

他确实是真的不会做饭,这个便当是他早起做了好几遍才做好的,双胞胎弟妹现在还在家里吃炒鸡蛋呢……




“小遥!小真!这里~”两人跑步到海边,老远就看见穿着黄色运动服的渚向他们挥手,旁边站着穿着紫色运动服带着红框眼镜的怜,两人跑上前去。

“哦,是渚和怜啊。早上好啊。”

“早上好。”

渚突然凑近遥,“小遥今天好像有一些不一样呢?”

“哪,哪有。”遥瞬间回忆起早上真琴对自己做的事,脸微微泛红别向一边,渚身后的怜推了推红框眼镜。

“啊哈哈……既然都到齐了,那就慢跑去笹部教练那里练接力吧。”真琴打破尴尬的氛围,带头跑向前去,遥紧随其后。

“哎?可是,小真好像受伤了啊……怜,你干什么呀。”渚向已经跑远的一蓝一绿两道身影喊道,正准备跑着跟上两人就被怜拉住了。

怜推了推眼镜,抬头镜片闪过光,看向远处两人,意味深长地开口:“渚,你还是不要管比较好。”说罢,便也抬步向前跑去。

“哎?小怜,怎么回事啊到底……等等我啊~”




今天的天气,格外明媚呢。

跑在遥旁边偷瞄他被瞪了一眼的真琴笑了笑,心想。


两只搪瓷碗(学习暂退)

当cp遇上玛丽苏

原耽爱上玛丽苏姊妹篇

搞cp啊,最快乐的就是ooc和如山的私设了


叶蓝

霸道大神与他的会长小娇妻

他还记得第一次,他向落魄的他发了十八条好友申请,他从未见过如此穷追猛打之势,怀着玩玩的心态,他接受了。

他向他无理地索要各种材料,他看他被气红了脸,他玩够了想退出,却发现在这场游戏中,他是陷得最深的那个人,他将他带到千波湖边上,搂着他的腰将他禁锢在怀中:“蓝啊,你愿意,让我抢你一辈子的Boss吗?”


云亮

绝代指挥官:上将的亿万甜心

他与他相识在军舰上,他对他那如银河一般的璀璨眸子动了心,一场联姻,他被迫来到了他的身边,他却万分欣喜。

他想把他藏在家里,谁也不知道...

原耽爱上玛丽苏姊妹篇

搞cp啊,最快乐的就是ooc和如山的私设了



叶蓝

霸道大神与他的会长小娇妻

他还记得第一次,他向落魄的他发了十八条好友申请,他从未见过如此穷追猛打之势,怀着玩玩的心态,他接受了。

他向他无理地索要各种材料,他看他被气红了脸,他玩够了想退出,却发现在这场游戏中,他是陷得最深的那个人,他将他带到千波湖边上,搂着他的腰将他禁锢在怀中:“蓝啊,你愿意,让我抢你一辈子的Boss吗?”



云亮

绝代指挥官:上将的亿万甜心

他与他相识在军舰上,他对他那如银河一般的璀璨眸子动了心,一场联姻,他被迫来到了他的身边,他却万分欣喜。

他想把他藏在家里,谁也不知道,却又希望他崭露头角,追逐他的未来,他感受到了这种矛盾的爱,本想趁机逃走,却沦陷在他的温柔之中,因为他的师弟,他一顿吃醋:“亮亮,你是我赵子龙一个人的,谁也别想把你带走!”



白亮

十里桃花,一眼回眸

他是凤族的族长,风华雪月,他是武陵的仙君,他因为一场意外坠落到了桃花源,他的一眼定下了他的万年。

可他却不自知,违心地娶了凰族的公主,身在武陵的他听闻后赶往婚礼,却看到他与别人正要亲吻的那一刻,郎才女貌。他自嘲地笑了笑,转身欲离,他从身后环住了他的腰:“怎么,来都来了,不抢个亲?”



晓薛

纯情道长妖艳妻

他是世人皆恶,他是明月清风,为了抓捕他,他跨越了三个省,追到后他的小虎牙刺穿了他的心,他头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

当一切真相大白之时,他悲痛欲绝,却仍舍不得伤害他,他在他面前自杀,霜华重重地在两人心上划下一道不可愈合的伤,多年之后,他也离开了,奈何桥边,他将他堵在桥下:“你再也别想离开我,哪怕你十恶不赦。”



曦瑶

你可曾爱过我

当他为他这个娼妓之子出头的时候,他就将一颗心都系在了他的身上,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给予他最大的帮助,哪怕自顾不暇。

他对他一直很温柔,一直挡在他的身前,可以说是替他挡住了不少的流言蜚语,但他还是不信任他,别人的一句话咎可以瓦解他们之间的情谊,最后一刻,他还是选择让他好好活下去:“我不能再爱你了。”



真遥  「这个粮是真的少,只好自割腿肉」

甜宠竹马:非你不可

从记事开始,每当他从游泳池里探出头的时候,他总会伸出手,歪歪头,笑着叫他小遥,对他们来说,他们是彼此的救赎。

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曾出现裂缝,他也曾忘记伸出手去拉他的哈鲁酱,但不管怎样,他凑近他的脸,拉住他的手,“非你不可!”



也青

有个道士非要我负责

他至今都还记得他俩第一次决斗时,他赢了,事后被他的迷妹们追打了一天的事儿,时隔多年,他还能想起那时的酸爽,只不过多了一丝别样的感觉。

于是他便在床上向他讨回来,拉开他修长的双腿,架在自己肩上,在刚进入,还很紧的时候猛的凑近他,看着他被逼出眼泪,邪媚一笑:“老青,你要对我负责啊!”



前方有点高能,接受不了跨越种族的爱就不要看了,纵然这爱惊天地,泣鬼神。




肖战×虾  「不知道cp名叫啥,看看就行,万一我被举报了啥的就好玩了」

背叛全世界

他爱他,可他却为他犯了错,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但为了他他甘愿背负所有。

但在他千夫所指的时候,他没有站出来,他苦苦哀求,他却好似不认识他一样,他对他说:“如果全世界都站在你的对立面,我依旧爱你。”他捏着他的下巴,凑近他耳边:“我为什么要站在世界的对立面?”













独倚秋风

【真遥】捡到一只人鱼遥(有车预警)

节选:思及至此,七濑遥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计划得逞的狡黠的笑。他抬起头望向橘真琴,恰好发现橘真琴的目光也正炽热深情地望向他。

于是,他们接/吻了。

月光漫过窗棂,朦胧得撩/人,映照着一双人,缱绻缠/绵,抵/死温柔……


“呐,遥,把你的鱼尾变出来。”


人鱼遥设定,有车预警,为了开车而写,有人鱼形态的H,H时候的爱称写作“遥”读作“哈鲁酱”大家自行语音转换吧:)私设真琴独居


《捡到一只人鱼遥》
《捡到一只人鱼遥》

《捡到一只人鱼遥》

《捡到一只人鱼遥》

(猜猜是哪个)


欢迎大家给我点小红心和小蓝手,更欢迎给我评论,一百个小红心都不如一个评论让人充满斗志!欢迎捉虫...

节选:思及至此,七濑遥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计划得逞的狡黠的笑。他抬起头望向橘真琴,恰好发现橘真琴的目光也正炽热深情地望向他。

于是,他们接/吻了。

月光漫过窗棂,朦胧得撩/人,映照着一双人,缱绻缠/绵,抵/死温柔……


“呐,遥,把你的鱼尾变出来。”



人鱼遥设定,有车预警,为了开车而写,有人鱼形态的H,H时候的爱称写作“遥”读作“哈鲁酱”大家自行语音转换吧:)私设真琴独居


《捡到一只人鱼遥》
《捡到一只人鱼遥》

《捡到一只人鱼遥》

《捡到一只人鱼遥》

(猜猜是哪个)


欢迎大家给我点小红心和小蓝手,更欢迎给我评论,一百个小红心都不如一个评论让人充满斗志!欢迎捉虫!民那桑的鼓励是我产粮的动力!爱你们哦!

微博不要评论点赞!会被删的!点赞回lofter啊!

曜深柒乐

【真遥】标题随便取就完事儿了

----橘真琴第一视角

----ooc严重得一批

----糖里有大刀,欲食甜糖,必承大刀(什么)

----没什么了直接看吧


 我躺在床上,脑子里只叫嚣着一个事实:我睡了七濑遥。

 眼睛瞄向怀里的睡得香甜的人。黑发柔顺服帖,不时地咂咂嘴,天使一般的面容。但硬是被锁骨上的一个又一个红痕夺去了视线。

 似乎是姿势有些不舒服,他皱了皱眉,嘤咛了一声,声音低沉嘶哑了几分。

 无一不昭示了昨晚战况的激烈。

 不禁将他搂紧了几分,在发顶轻轻印下一吻。

 昨晚好像是操红了眼,毫无温柔可言,一个入侵一个包容,分不清是谁...

----橘真琴第一视角

----ooc严重得一批

----糖里有大刀,欲食甜糖,必承大刀(什么)

----没什么了直接看吧

 

 我躺在床上,脑子里只叫嚣着一个事实:我睡了七濑遥。

 眼睛瞄向怀里的睡得香甜的人。黑发柔顺服帖,不时地咂咂嘴,天使一般的面容。但硬是被锁骨上的一个又一个红痕夺去了视线。

 似乎是姿势有些不舒服,他皱了皱眉,嘤咛了一声,声音低沉嘶哑了几分。

 无一不昭示了昨晚战况的激烈。

 不禁将他搂紧了几分,在发顶轻轻印下一吻。

 昨晚好像是操红了眼,毫无温柔可言,一个入侵一个包容,分不清是谁占有了谁。

 我轻手轻脚地起身,穿好衣服下楼去买了早点。

 回到家里掏出钥匙开了门,隐隐听到遥打电话的声音。停住片刻,暗笑自己是个懦夫。

 几年时间,还是改变了什么。

 -----------------------------------------------------------------------------------------------------------------------

 几年前,我们好得像是一个人。

 在别人看来是友情,在遥看来是至交,在我看来是爱情。

 没错,我喜欢遥。

 我对他从来都只有非分之想。

 我原本以为他也是喜欢我的,因为有时他看我的眼神,真的很像是爱情。

 可是现实还是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子。

  

 那是遥的21岁生日,游泳部的人还有遥的一些朋友一起去了KTV。一个女孩说要送遥一首歌。顿时我心中警铃大作,因为我看到,遥的眼里闪着光。

  

 【想必思念一定会传达

 相信就是一切

 长夜终将有结束的时候

 相信就是一切 因为爱是如此地甜蜜。】

  

 女孩的尾音落下,羞涩地看向遥。所有人都在等七濑遥开口。其实那时候我是很纠结的,我在想,我到底是应该希望他幸福?还是诅咒他不幸福。

 我很嫉妒那个女孩子,可以得到遥的喜欢。

 但是现在想想,我其实是在羡慕,羡慕那个女孩可以在众人面前唱出对遥的喜欢。

  

 “告白难道不是该由男生来的吗?”遥笑着接过话筒。“我也给你唱首歌吧。”

  

 【Are you ready to love

 只是为了被爱指引 偶然才描绘出

 各种各样的故事

 You’re my baby girl

 尽管身处拥挤的街道 却再次在梦中摇摆

 One’s first love

 所以此刻 你就是我唯一的最爱】

  

 我闭上眼,心里酸酸的。

 那边是一片祝福声,但我只能感觉到,我的遥。

 与我渐行渐远。

  

 “凛,我想先走了。”绝望中,我拉着松冈凛的手臂,只想逃离。

 “这么早吗?”松冈凛满脸疑惑。“你不唱首歌?”“是啊,”遥回过头,“真琴唱首歌吧。”他笑着说。但我觉得,那笑有些刺目。

 “那我唱一首我可能不会跑调的歌吧。”

  

 【我对你付出的青春 这么多年

 换来了一句谢谢你的成全

 成全了你的潇洒与冒险

 成全了我的碧海蓝天

 她许你的海誓山盟蜜语甜言

 我只有一句不后悔的成全

 成全了你的今天与明天

 成全了我的那个夏天】

  

 我把我自己唱给你听。

  

 遥的怀里拥着那个女孩,他带头鼓起掌。“真琴唱得好!”我将话筒放在桌上,跟他们玩起真心话大冒险。

 也是运气差,我要回答的问题是,有没有暗恋了有些年却始终开不了口表白的人。

 试想一下,遥就坐在我对面,身边是他的女朋友。

  

 这问题让我怎么回答?

  

 我自罚了三杯。我本就不大会喝酒,三杯灌下去,已经有些昏昏沉沉,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

 那天以后,我刻意疏远起他们。

  

 仿佛是回到了以前正常的生活,游游泳,学学习,睡睡觉。

  

 直到几个月前,叶月渚跟我说遥分手了。眼角一跳,要知道遥是很重感情的人,我本来都已经准备好两三年后以后收到他们的喜帖了。他···分手了?

 讲道理,我应该高兴才对,可我,为什么又那么沉重?

  

 我赶到七濑遥家里,从客厅到卧室,各式各样的空酒瓶。我推开卧室门,他坐在窗前。见来人是我,他摇摇晃晃站起来,一把把我推到墙上。我的大脑还处于当机状态。他说:“由美说我不知道什么叫爱,你教教我好不好?你是喜欢我的吧,要不我们在一起吧。”说完似乎是要有下一步动作。我却是再也忍不下去了,打横抱起他。“我不是来乘人之危的,还是说,我在你眼里,是那么贱一个人吗?”

 我把他扔到床上,收拾好地上桌上的瓶瓶罐罐,径自离去。

 有什么东西,在他说出那句话以后就变了。我再也不敢面对他。

  

 后来我去了大阪,凭借着自己以前的存款买了套房,找了和自己专业对口的工作。日子一天天就这么过去,过得还算充实,除了有时候夜里会特别想念那个人外。就是,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给他打电话,但在铃声响了一下后就一下挂断电话,强迫自己进入睡眠。他倒也不回拨。听叶月渚讲遥换了电话号码,我也就肆无忌惮留下许多留言。

  

 在后来的一次公司忘年会上,因一个游戏惩罚被问及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和不为人知的癖好。

 “喜欢的东西啊···海豚吧。癖好的话,深夜给人打电话算吗?”

 而后来有没有喜欢的人的问题直接糊弄过去。

 几天后看了看公司的闲聊群,不知哪位同事闲得无聊又提起了忘年会上的事,而我当时对一条消息感慨了一下,说的真实在理。

  

 “怎么感觉这个问题直接踩到橘真琴的雷区了?”

  

 可不是嘛,上次回答这个问题,我可是喝了三杯呢。

  

 几个月后接到了以前游泳部的聚会出游邀请完全在我意料之外。

 我知道我如果去了,我一定会碰到七濑遥。

 但我还是去了。我也没有想到,原来我比我自己想象的,还要想他。

 又好巧不巧被其他人挤得坐到他旁边。不小心触碰到了他的手,两人皆是一震。

  

 我果然还是没什么长进。

  

 结束后部员们说好了一起去唱k,我也不好拒绝,也就硬着头皮去了。

  

 后来就喝多了,再后来就不知道为什么和他睡到一起去了。

 --------------------------------------------------------------------------------------------------------------------------

 遥见到来的是我,便把电话挂断,坐到沙发上。“有啥想说的。”

 “你要我负责吗?”

 “哈?”他好笑地看着我。“你确定要继续这个对话?”没等我开口,他接着说:“我们都别再自欺欺人了。”

 他站起身,从行李箱中拿出一个手机,开机。“需要我把留言都放出来吗?”笑中带着一丝狡黠。

 我的心仿佛塌陷下一块。小遥他,一直都那么聪明。

 “可我要怎么相信你爱我。”望向他,遥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这么多年了,他也没有什么长进。

  

 但这次我可能错了。

  

 遥从行李箱中又拿出一个袋子扔向我。“看完后待会儿别哭着来找我说你爱我。”说着说着便走向他自己的房间。

 我打开了那个袋子。里面是厚厚两沓信。

 

真琴:

 现在是你走的第12天,你是怎么做到和我冷战这么久的?所以是不是对你来说,我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

 ……

真琴:

 今天是你离开的第98天。我昨天晚上差一点就可以见到你了。

 我梦到我们的从前。

 但我找了所有的地方都找不到你,在我要放弃的时候,我听见身后有你的声音。

 你说,小遥,我在这里。

 可是啊,我还是怎么都找不到你。

    ……

真琴:

 你已经走了174天了。我还能等到你吗?

    ……

真琴:

 这是最后一封给你写的信,明天可能我就要见到你了。我也终于有勇气把这些信给你看了。可你,还在等我吗?

  

 看了很久。信,或长,或短。

 我勾起一抹笑,走向遥的房间。

  

 遥窝在床上,看见我在笑的时候也淡定不下去了:“卧槽你怎么还能笑的,我想起我写那些信的时候我都要哭了,你不会真的不要我了吧!那你让我洗个澡,然后我再也不打扰你了。”

 察觉到遥声音中的哽咽,我坏笑着把他压在床上:“小遥不要洗了,现在洗了待会儿还得洗。”

 把他抱进浴室又抱回床上,小遥的嘴就没停过:“真的好疼疼死我了我跟你讲我赖定你了······”

 直接用嘴堵上他喋喋不休的小嘴。嗯,安静多了。

  

 怎么说呢。

 即使时过境迁,你爱的人,依旧有你爱的模样。

 即使物是人非,认定的人,依旧不会变。

Saliu_

【真遥】辗转难安(下)

 辗转难安(上)http://bdazysr.lofter.com/post/1cfb1f9c_12a094dd0


不太擅长写长文,所以上下加起来可能也没有别人的短篇长。

随缘开坑,随缘填坑,内容短小。

感谢各位的包容了


绽放的烟花,未说出口的话。

从最开始,我就想陪在你身边。

3】

真琴有几次在不知觉中堕入了梦境,所做之梦无非是那一晚的无限重复,每次都刚好在烟花黯淡、遥转身离开的那个时刻惊醒。

他是为我不声不响就安排好了未来生气吗?

要是能在那时留住他就好了,或是,早一点告诉他自己的去向就好了。

心脏扭成一团,好像被命运紧紧捏住,无法挣扎无法反抗。

那...

 辗转难安(上)http://bdazysr.lofter.com/post/1cfb1f9c_12a094dd0


不太擅长写长文,所以上下加起来可能也没有别人的短篇长。

随缘开坑,随缘填坑,内容短小。

感谢各位的包容了


绽放的烟花,未说出口的话。

从最开始,我就想陪在你身边。

3】

真琴有几次在不知觉中堕入了梦境,所做之梦无非是那一晚的无限重复,每次都刚好在烟花黯淡、遥转身离开的那个时刻惊醒。

他是为我不声不响就安排好了未来生气吗?

要是能在那时留住他就好了,或是,早一点告诉他自己的去向就好了。

心脏扭成一团,好像被命运紧紧捏住,无法挣扎无法反抗。

那晚凛的话还回响在耳边:

“我还担心你会不会一心想着遥,忘记考虑自己的未来了呢。”

“真琴,希望有一天我们还能...”

可惜不会再有机会了吧

从此以后,我只能在观众席上看你们的对决了。

看着你们一起站上世界的舞台,游向自由的天空。

我为了与你一起游泳,坚持了这么久,如今也只能走到这里了。

不然,我也望不到我的未来啊。

有一行泪从眼角缓缓滑过。

我怎么能哭呢。

今晚你睡的好吗。

 

5】

遥和凛回国的那天,真琴一直在心里默默练习要对遥说的话。

这次能和好吗?会不会见面很尴尬?

真琴在机场厕所的镜子前练习了许多遍,好让自己看起来更加自然一些。

这几日没有睡好,自己看起来好像憔悴了些,眼睛下挂着的黑眼圈肆无忌惮地宣告着失眠的事实。真琴丢掉了手里蓝山咖啡的罐子,用力地笑了笑。

不知从哪天起,真琴能够在茫茫人海中立马找出遥。只需一眼,目光就能情不自禁地被遥吸引住,再也分不了神。

现在,他只等着那个身影的再次出现。

这一次,我一定会目不转睛,再也不让你离去。

视线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只见到了一个衣角,心里却有了尘埃落定的感觉。

就是他了。

整理好表情,撑起了一张生气勃勃的笑脸,用最阳光的声音向那并肩而行的两人喊去。

最先对上凛的目光,他欣慰的笑了一下,领着遥向真琴走来。

而那个冷面美少年总是躲闪着真琴的目光,不敢给出回应。

“遥,欢迎回来。”

遥的目光一颤,缓缓看向了真琴

“我回来了。”

好像尘封多年的小屋突然被打开了门,尘埃顺着直射而入的阳光飞旋舞蹈。

好像春回大地,冰封了一个寒冬的河流出现了第一条裂缝。

大概这就是失而复得的感觉吧。

Saliu_
【真遥】填一下更衣室按摩坑

【真遥】填一下更衣室按摩坑

【真遥】填一下更衣室按摩坑

Saliu_

【真遥】辗转难安(上)

0】

“我一直想对你说,但总是说不出口,我…”

“随便你!”

余音漂浮在空气里,旋即与绽放的烟花一起,渺无声息。

那位少年也随之一起,消失在了视线里。

1】

这是真琴失眠的第二夜,尽管能自己说服自己,可心里还是紧紧揪着放不开。只好任由自己在漫漫长夜里辗转反侧,看着夜色一点一点浓郁,再由清晨的阳光一冲而散。

毕竟这是平生第一次啊。

白天时,真琴站在遥的家门口,没有敲门,没有呼喊,也没有进门找寻。只是站在那里,出了会儿神。

说不出缘由,但他能感觉到,遥不在这里。

想必凛已经来过了,他一定可以帮助遥走出心结的吧。真琴心下这样想,嘴角微微上翘,只要早日变回原来的那个遥就好。

可是...

0】

“我一直想对你说,但总是说不出口,我…”

“随便你!”

余音漂浮在空气里,旋即与绽放的烟花一起,渺无声息。

那位少年也随之一起,消失在了视线里。

1】

这是真琴失眠的第二夜,尽管能自己说服自己,可心里还是紧紧揪着放不开。只好任由自己在漫漫长夜里辗转反侧,看着夜色一点一点浓郁,再由清晨的阳光一冲而散。

毕竟这是平生第一次啊。

白天时,真琴站在遥的家门口,没有敲门,没有呼喊,也没有进门找寻。只是站在那里,出了会儿神。

说不出缘由,但他能感觉到,遥不在这里。

想必凛已经来过了,他一定可以帮助遥走出心结的吧。真琴心下这样想,嘴角微微上翘,只要早日变回原来的那个遥就好。

可是,为什么带他走出这一步的人不是我呢。这个问题在他的心底徘徊过了许多次,喉咙口有一阵苦味,带着点麻,酸到了心里。他不是没有答案,只是没有一个能够化开那股酸楚感的答案罢了。

“哥哥!你去了好久!遥哥哥今天来我们家吃饭吗?”

“遥出远门啦,等他回来了,就会来的。”

“真的吗真的吗?遥哥哥已经好久没有上我们家啦!不过,哥哥你怎么没有陪遥哥哥一起出门呀?”

“哥哥不可能一直都陪在遥的身边呀。”

真琴整理好表情,慢慢地下了台阶,摸了摸弟弟的头,回到家用午餐。

主菜是青花鱼。

要是他也在就好了。

“哥哥在想什么事呀,怎么就吃了这一点。

“哥哥,没几天就是大赛了,哥哥要多吃一点才能游得快。”

弟弟妹妹唧唧喳喳地把真琴飘忽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只是有点累啦,谢谢你们。”

窗外的蝉不知疲倦地鸣叫着,仿佛知晓了这是生命中最后一个夏天,抓紧每分每秒证明存在过。

过了这个夏天,我还能继续陪伴在你身边吗?

2】

“我带遥去澳大利亚了。”

凛只发了这条消息,真琴却看了一遍又一遍。

在真琴的印象里,凛同遥身边的大多数人一样,被遥的自由泳所吸引。但他不仅是遥的同伴,更是遥最重要的对手。如果说遥的泳姿里充满着对水的享受,凛则是写满了征服世界的欲望。

每每看见他们一起游泳,那是真琴最羡慕凛的时刻。

我全力以赴地游,是为了能追赶上你。我多想与你一同肩并肩游向终点啊。

凛是可以陪着遥一起向前的人,而自己,是追随在后,给遥支持与理解的人。

可是这次,自己再理解遥的心情,却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更别说,遥还对自己说出了那样的狠话,第一次和自己起了争执。哪怕遥并不想这样,可两人之间还是生了隔阂。

这种时候,只有凛可以。他和遥是相互追赶的对手。只有凛可以推动遥迈出这至关重要的一步,让遥见识更广阔的世界,拾起被埋藏的梦想。对于生活经历有限的遥而言,凛能让遥见识到未来的更多种可能。

真羡慕啊。

可是我一直都能陪伴在遥的身边,又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只是这次以后,我还能继续陪伴吗。




Saliu_

真琴的头像是一片被夕阳染红的海
那是和遥一起上学的路
我不吐槽头像中老年人了
这是糖啊!

真琴的头像是一片被夕阳染红的海
那是和遥一起上学的路
我不吐槽头像中老年人了
这是糖啊!

Saliu_
【杂感】七月新番里追了Free...

【杂感】
七月新番里追了Free!Dive to Future,刚看的时候很懵逼,人物太多了,完全跟不上节奏,正好b站买了京阿尼的版权,于是慢慢地把前面补起来了。
虽然说是运动番,但京阿尼还是很懂观众的,除了光明正大地卖肉,再在耽美的边缘疯狂试探。观众也很吃这套,cp粉很多,但是这也导致了观看体验非常不佳,弹幕、评论里各种引战言论,我设置关键词屏蔽了很久🙂。
不过这部番于我而言还是很热血很治愈的,主角我都很喜欢。第三季出场的日和,许多人各种骂他,感觉这种行为好幼稚啊,还是我这种大龄追番的人比较少(?)不过各人有各人的看法,日和在我看来本质并不坏,Free!里面的角色大多是在互相扶持中走出心结,逐渐...

【杂感】
七月新番里追了Free!Dive to Future,刚看的时候很懵逼,人物太多了,完全跟不上节奏,正好b站买了京阿尼的版权,于是慢慢地把前面补起来了。
虽然说是运动番,但京阿尼还是很懂观众的,除了光明正大地卖肉,再在耽美的边缘疯狂试探。观众也很吃这套,cp粉很多,但是这也导致了观看体验非常不佳,弹幕、评论里各种引战言论,我设置关键词屏蔽了很久🙂。
不过这部番于我而言还是很热血很治愈的,主角我都很喜欢。第三季出场的日和,许多人各种骂他,感觉这种行为好幼稚啊,还是我这种大龄追番的人比较少(?)不过各人有各人的看法,日和在我看来本质并不坏,Free!里面的角色大多是在互相扶持中走出心结,逐渐成长,多包容吧。
至于cp,怎么炖我都能接受,因为最喜欢真琴,所以更站真遥一点。
关于真琴,我真的很喜欢他的设定,完完全全是一个温柔的大天使,默默守护遥,心里又暗暗地羡慕凛。
而凛,对于遥来说,是让他接触更广阔世界的一个引子。第二季第十二集,异国的附加游,遥站在泳池边,忽然间对站上世界的舞台有了无限的向往。这对于一个生活经历有所局限的人来说,是一种天翻地覆的感受。这样的改变,也只有凛能够给他。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对手,一个分别又重逢的对手,那种情愫,是很微妙复杂的。

Saliu_
遥是真琴的英雄真琴是遥的天使☺...

遥是真琴的英雄
真琴是遥的天使☺️

遥是真琴的英雄
真琴是遥的天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