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ree!

13.2万浏览    2966参与
受猫DA☆ZE
怪不得给我宝儿盖生日楼

怪不得给我宝儿盖生日楼

怪不得给我宝儿盖生日楼

橙丞EVOLUTION(缓更)

这分组太要命了,这花柄太好看了😭

我宗凛竟然一次能出那么多谷真是神迹🥺

这分组太要命了,这花柄太好看了😭

我宗凛竟然一次能出那么多谷真是神迹🥺

受猫DA☆ZE
我天,我宝儿都有生日盖楼了??...

我天,我宝儿都有生日盖楼了???


今年2013年?

我天,我宝儿都有生日盖楼了???


今年2013年?

Yuki
哈鲁酱生日快乐💙

哈鲁酱生日快乐💙

哈鲁酱生日快乐💙

脑洞自留地

【真遥/世初paro】东京纪事/FOR FREE(第27话)

【第27话】侦探游戏(下)~带番外


5

leader的突然出现打破了僵局,而佐藤翔太…佐井司只鼻子里哼了一声,向leader点点头就出去了。

“等等——”

“橘,冷静一点。”leader却向真琴摇了摇头,“七濑还在这里。”

像是恍然意识到什么,真琴一愣,随即整个人软和下来。他有些懊恼地摸了摸脖子,回过头去。

“遥……”

刚才的自己好像变了个人,那种气势,连他自己都有些害怕。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而此时此刻,他更担心的是——

“为什么放他走?”遥开口道,却不是对真琴说的。听得出来,他在强压着情绪。

遥确实才是更应该愤怒的人。

leader已经回到了座位上,正准...

【第27话】侦探游戏(下)~带番外

 

5

leader的突然出现打破了僵局,而佐藤翔太…佐井司只鼻子里哼了一声,向leader点点头就出去了。

“等等——”

“橘,冷静一点。”leader却向真琴摇了摇头,“七濑还在这里。”

像是恍然意识到什么,真琴一愣,随即整个人软和下来。他有些懊恼地摸了摸脖子,回过头去。

“遥……”

刚才的自己好像变了个人,那种气势,连他自己都有些害怕。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而此时此刻,他更担心的是——

“为什么放他走?”遥开口道,却不是对真琴说的。听得出来,他在强压着情绪。

遥确实才是更应该愤怒的人。

leader已经回到了座位上,正准备落座。他抬头看了遥一眼。

“所以,他果然没说多少啊。”

“leader桑……!”真琴也转回身来,两手撑在办公桌上。

leader摆摆手,坐了下去。

“我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了。不过,你们至少该搞清楚一件事了吧,”他支着手肘,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你们和他的立场,不是完全对立的。换句话说——佐井,不,佐藤君,不是你们真正的敌人。”

说的没错。

但这并不代表当年的罪案、多年的纠葛,以及近来连番的变故就能一笔勾销——尤其是,对执着追寻“真相”这么久的遥来说。

有太多的线索就集中在那个男人身上,他却始终讳莫如深。而leader明明知晓一切,又一而再、再而三地——

“抱歉。”leader诚恳说道,抬眼直视着他们,“希望你们明白,有些事,我能说的都已经说了,我能做的也很有限。剩下的,还是要靠你们自己。”

这是leader的真心话。他都这样说了……

真琴张了张口,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或许今天就不该贸然拉着遥过来的,在一切都未明朗之前。

又被自己搞砸了吗……

“……还是请您,帮个忙。”

遥却忽然走上前来,俯下身,把什么轻轻放在了办公桌上。

真琴一怔。

那是一条银色项链,串着一枚拇指大小的蛋形项坠。

他登时想起来了,今天和遥来这里的初衷。

“这是?”

“我父亲留给我的。”

真琴有些愕然地看着遥,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遥仍没放弃,还坚持着最初的目的。

遥果然是遥。

“所以……?”

“想拜托给您。”

不知是否出于仍未平复的情绪,遥的回话过于简洁,leader似乎难以理解。他扬了扬眉,“哦”了一声,就把目光投向真琴:“橘?”

微抿嘴角,真琴深吸口气,下一秒,换上了严肃的神情。

“抱歉,容我补充一下。……”

 

“……原来如此。看来,的确是非比寻常的纪念品。”听了两人的叙述,leader紧锁双眉,十指交握地搁在桌上,“这么重要的东西,甚至还差点成为一起命案的物证……留在你们手里的确危险。所以,你们是希望我想办法帮忙保管呢,还是,”他抬眼看着两人,“——调查?”

真琴看了一眼遥。

“leader桑似乎认识安全局的人。”还是真琴开口道,“我和遥商量过了,想通过leader桑找官方帮个忙。毕竟世界之大、能者众多,我们做不到的事,总有人能做到吧。只是,我们并没有这样的人脉和渠道,所以……”

“……如果真能打开的话。”遥低声补充道。

leader了然地点点头。

“我明白了。不过官方什么的倒是不需要,走程序太麻烦了。何况它这么特殊……你们也不希望扩大知悉范围吧?”leader屈起指节,缓缓地敲了敲桌子,“但以个人的名义,我倒是可以想想办法。只是,”顿了顿,他忽而望向黑发青年,“七濑,你真的相信我吗?”

 

leader的一句问话,让真琴突然回过味来。

说到底,今天带遥来找leader,是自己的自作主张。在此之前,他居然忽略了这一点:遥和leader之间的关系,与自己绝然不同。他能如此信赖leader,是建立在多年校园同窗、社团伙伴、知己好友、上司和下属之间深厚交情的基础上的,而遥并没有。遥其实有理由拒绝的,毕竟是那么重要的事,要交付的,是那么重要的东西……

可遥却跟着自己来了,更不用说,还又一次经受了煎熬。

所以遥……只是为了顺从我吗?

到头来,还是勉强了遥吗——

 

“我相信真琴。” 

诶?

真琴讶然回望,遥也同样看着他。

『自信一点,真琴。』遥的眼神似乎在说,『因为是你啊。』

一时间百感交集,真琴差点忍不住冲动,想立刻扑过去抱一抱他。

“哦……”那边,leader发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拖长音。

再次深吸口气,真琴对遥郑重地点点头,转向leader。

“不过leader桑,我们有言在先,如果真找到了能工巧匠,还请在确认能打开之后——”

“明白。如果里面真有什么的话,在七濑同意之前,我们不会动它。”

 

6

下班后,回程的地铁上。

遥扭头对着车窗,窗外一片漆黑,刚好能清晰看见自己……和身边瞌睡的人的倒影。

柔软的茶色发梢有些胡乱地翘起,八字眉下是眯缝着的双眼,鼻头翕动,唇间微张,被职业装勾勒得恰到好处的完美肩线,此刻正因无意识的放松而稍有倾斜……

手中不断传来的融融暖意让遥收回了视线,他低下头去,看着连睡着了也不忘轻握着自己的大手,不禁勾了勾嘴角。

 

几天来的事不停地在脑海中翻涌闪现,从庆祝生日到回到家乡,从寻找记忆到袒露心迹,从一个小插曲演变而成的、突如其来的“死别”……以及从长久的隐忍、别扭的逃避,到终于毫无保留地,将自己“交”给了眼前这个高大宽厚、偶尔笨拙,却永远温和包容着自己的、只要在身边就感到安心的人。

终于……回到我的身边了,真琴。

即使和记忆中的那个少年还有些不一样,但身体的“记忆”,不会骗人。

是你。

不论过去还是现在——

也只有你。

看着斜靠在肩头,也只有在自己面前才完全卸下所有“职业伪装”的人,遥的目光闪了闪。

真琴……很累了吧。

本就因“失忆”而很辛苦了,又为了我的事,还被我……折磨了这么久。

再加上,短时间内又发生了那么多事。

他想起上午的经历,再次抿了抿嘴。

 

东西已经交出去了。

虽然那位“leader”说得很好,『不想扩大知悉范围』——但他知道,不论是哪一方的人,“他们”总会知道这件事。这样一来,至少在拿回它之前……

自己,尤其是身边的人,是“安全”的。

默默看了一眼那只袖口还露着一截绷带的手,遥垂下眼帘。

昨晚是经过了仔细思量,才决定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告诉了真琴。不为别的,就是不想他再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一而再地为自己身犯险境了。

绝不能再让这样的事发生了。

从前已经历过一次,就差点……也确实“失去”了他这许多年。那天的“意外”又再次让他深感后怕。而现在,就是傻子也能察觉到,有什么更凶险的事物已在暗中伺机而动——

过去的“真相”固然重要,但不再是当前最要紧的了。

握了握牵着自己的大手,遥微蹙起眉头,浅呼了一口气。

好好地陪伴在彼此身边——眼下,再没什么比这更重要了。

我也,不想再放手了。

所以……

那个所谓的“侦探游戏”,或许也该告一段落了吧。

毕竟,它并不是真的游戏。

 

昨天晚上,遥一点点把他的过去告诉了真琴。

大概在一年前,遥终于从私人侦探手中得到了一份“官方报告”,却没有套头、没有落款,甚至没有结论——不仅看起来不像出自“官方”,它几乎连初稿都不是。

『信不信由你,』侦探社的人当时这样对遥说,『你能拿到这个,已经可以烧高香了。』

那是关于DB公司负责人涉嫌窃取商业情报案的调查报告,只不过……

『看在连幸运女神都眷顾你的份上,再免费附赠一个友情提醒:如果想保存重要的资料,要记得务必保护好存储设备,一旦故障,也千万别随便找人修哦。』

看来,是由于某个调查人员的失误,才泄露了这份“原稿”。侦探社还趁机向遥推荐了那个据说“安全性和隐蔽性都很好”的云存储网站。

只是单机和网络,到底哪个才更安全隐蔽呢?

遥其实都无所谓。于他而言,这些“他们”眼中的机密资料,不过是一级级通往真相的阶梯,如果事实真如他的猜测——他根本不介意公之于众。但有个随时随地都能查看、又能以备万一的稳定载体也不错。

至于报告的内容,结合侦探社的推理,正如后来真琴所说的一样:商业纠纷,加上匿名举报和事实证据,罪名已是板上钉钉;但真正的“窃贼”却应该另有其人——这是只有在这份最初的「草稿」里才能看出来的信息。可它终究不是成稿,而最后面临起诉的,也还是遥的父亲。他也承认了所有罪名。

再以后,侦探社给了遥一系列司法文书的副本。除了最初几份协助调查和办理保释的通知外,剩下的几乎都是以“深蓝”公司为对象下达的文件,包括宣告破产、资产拍卖……虽然不是公开材料,但也算不上“机密”,至少并非如最初猜想的那样“被消失”。这样想来,在家里找不到它们的原因,一部分或许真是被父母整理过,藏到了遥不知道的地方,也可能在那起“事故”中…被付之一炬;剩下的部分,则是车祸发生后,被起诉、被宣判的不再是七濑一家,而作出判决的时候,这个原本和乐的家庭就只剩下了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它们当年恐怕压根就没送达到七濑家里。

而遥始终在意的,还是父母那时带出门的资料,也想知道真正窃取了情报的人究竟是谁。所以他几乎没得选择,同意了那次的“情报交易”。

……

遥也把不久前佐井——佐藤翔太找到他、警告他的事告诉了真琴。真琴也果然产生了怀疑,毕竟就是那一天,他在那场目标明确的“意外”中受了伤。

『……但从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佐井桑…佐藤先生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真琴却这样说。

然后,真琴也把他所知道的、关于“商业间谍”的事告诉了遥。总觉得他还是有意回避了什么,但遥没有说破。

毕竟自己也仍是有所保留的,比如,那天在电视上看到的……

『……这些也只是我的猜想。如果佐…佐藤先生当年真做过什么事的话,』末了,真琴这样对遥说,『我想知道真相的人,可能还有一个。 』顿了顿,他却没马上往下说,而是将目光移向了遥的锁骨处,若隐若现的银链正在灯下折射着辉光。

『遥,相信我吗?』

最后,真琴问了这样一句话。

……

 

想起当时真琴略带迟疑的神情,遥叹了口气。

笨蛋真琴,到了这种时候,怎么还会问这个。

果然还是“重逢”以来,自己总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让他踟蹰不前了吧。

连今天也是这样。

……是我的错。对不起。

昨晚没有好好回应,今天总算是——

也只有你这家伙,非要逼出我内心最深处的话不可。

再次紧了紧相扣的十指,遥侧过头去,偷偷而轻巧地在靠于肩头的人额上,浅印下一吻。

 

 

>>>>>>> 

【26话小番外*2】

 

#番外一

 

几个小时前。

目送两个青年离开办公室,电梯间“叮”的声响传来后,leader还保持着十指交叉的坐姿等了等。门外彻底安静下来,他才轻轻拾起桌上的项链,仔细看了看。

桌上的电话响了,他瞄了一眼,拿起话筒。

“……是,宫崎大人,他们已经走了。”将项链小心放回桌面,leader点点头,“……是,已经拿到了。您说的果然没错,只有这样,他才会主动把它交给我们。……对,没有打开过。他本人似乎也不知道开启的方法。”他又凝神听了一会,“……明白了,好的,我会尽快安排送过去。”

放下话筒,leader沉思了片刻。却在这时,虚掩的办公室大门缓缓打开,有人背光而站。望着那个高大身影,leader微有一惊。

“……橘?”

“leader桑,果然……是按照你们的‘剧本’进行的啊。”

橘真琴的声线带着隐隐的威慑力,与平时十分不同。这也是之前在门口听到过的声音,那时就莫名感到有些不安,leader才出声打断;此刻也又一次见识到了,这个平日温柔和善的人隐藏的另一面——恐怕连其本人都未察觉。

“不是,那个……橘,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leader擦了擦额角并不存在的冷汗,难得连他都一时接不上话。

“我只有一个问题。”人影没有动,“你们……不,我们所做的事,是‘对’的吧?”

leader目光沉了沉。

“换一个问法。这些事,是为了‘保护’什么,而不是‘毁坏’什么吧?”

迎着那道无形的视线,leader沉吟了一会,坐正了身子。

“橘,你知道的吧。如果想要‘守护’什么,或许……就要‘摧毁’另外一些东西啊。”

像是在打哑谜。但leader清楚,虽然平时表现得谦逊恭顺,其实心明如镜的可靠后辈,一定听懂了。

果然,片刻后,人影缓缓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他说,声线也在缓缓恢复到熟悉的音调,“那么——拜托了!”

人影忽然向这边深深鞠了一躬,倒把leader吓了一跳。

“咦?你这是——”

“遥他……相信我。而我……”橘真琴说着,直起腰来,“leader桑,我相信你。”

“橘……”

“所以,请务必帮遥达成所愿。”来人再次深鞠一躬,“拜托了!”

“……好。我尽力而为。”

 

*

 

深夜。

一栋安保严格的高级公寓楼前,用连衣帽盖住头的男人举目看了看,便径自转个弯,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片刻后,他成功进入楼内,在一间公寓门口停下来,按下门铃。

不多时,门被人拉开了,屋主看清来人是谁时,不由得惊讶地叫了一声。

“翔……佐井?”

“你不是说过,想帮我吗。”

没等对方开口,男人递上一张小纸条。

“那就帮我查一下,这个时间、这个号码接到的来电信息。”

 

这里是国安局首席调查官宫崎的私宅,连局里都鲜有人知道,而佐井司能找到这里,却——选择请他来帮忙查询信息,肯定是遇到了非一般的事情。

果然,经过一番搜索才发现,连动用国安网络都查不到那通电话的具体情报。

“只能查到一组太空电话的号码,以及时长。”宫崎将一串数字抄下来,递给佐井,“无法确认号主和拨号地点。所以……”他扶了扶眼镜,抬头看着男人,“这是当年那个七濑接到的——”

“剩下的事,你无需知道。”男人说着,将纸条妥善收好,转身就要走。

宫崎一下子站了起来。

“连我都查不到的事,你还有什么办法?你要这个号码,到底是——”

“没事了。谢啦。”

男人挥挥手,大步向门口走去。眼看房门在他身后阖上,宫崎紧抿唇角,握了握拳头。

“那个……真是抱歉了。啊,我什么都没听到、没看到哦。”这时,一个穿着便服的男人从另一间房内踱步出来,向宫崎笑着摊了摊手,“很晚了,我也该告辞了呢。”

宫崎没有挽留。但在男人走到门口时,他出声问道:“星野先生,冒昧问一句,你……到底是什么人?”

此人正是星野。听到问话,他停下脚步,彬彬有礼地回过头来。

“宫崎大人何出此问?”

“你带来的情报都太特殊了,一般人是拿不到的。”

星野微微一笑:“哈哈。那只是因为,我手下有一班精兵强将啊。”

宫崎仍神情严肃。

“抱歉,容我再问一句——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咦?不是很简单吗。我早就说过的吧,我看重清水先生的德行,认同他的政见立场,所以,想略尽绵力。”

宫崎皱皱眉,他看不透这个始终保持着优雅微笑的神秘男人。

“……你的姓氏,和传说中的星野家族,真的没有关系吗?”

星野先是一愣,继而大笑了几声。

“哈哈,大人真会说笑,我不过一介平民,哪里能和传说扯上关系呢。”他颇觉有趣地看着宫崎,“话说,宫崎大人作为国家安全局的首席调查官,居然也对那些都市传说感兴趣吗?”

“……算了。星野先生永远那么滴水不漏。”心知再问不出什么来,宫崎也牵起一丝礼节性的微笑,“总之,星野先生的情报很有用,为了国家大义、为了社会稳定,我们会好好利用的。不过,我也有一句忠告。”

“宫崎大人请示下,在下洗耳恭听。”

宫崎又收起笑容,严肃地看着对方。

“如果,星野先生有一天也做了越矩的事……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星野听了,再次笑了笑:“了解。我一定遵纪守法,做个宫崎大人喜欢的一等良民。”

 

 

#番外二

 

回到地下室的住处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男人脱下连帽外套,随手搭在一边,便径直走向桌前的电脑。

房间不大,摆设也简陋甚至残旧,唯一的装饰品,是床头柜上一家三口的合影。

等待开机的过程中,男人掏出手机,调出了一条消息。

是一封带着加密附件的新邮件,发送人显示是“未知”,而主题名……

他又掏出一张纸条,展开来看了看。

没有错,是同一串数字,或者说——号码。

发送者绝不可能是帮他查到号码的人。那么,还有谁……

男人危险地眯起双眼,一手插入发际,捋了捋头发。

显示屏跳亮,男人没有迟疑地登录了邮箱。

……

半小时后,男人拉开桌后的窗帘,晦暗的天光照进来,预示着又是一个阴冷的冬雨天。

 

*

 

雨天。码头。

有人持伞而立,眺望着灰蓝的海面,有渡轮驶过,却仿若被雾气笼罩般看不真切。

又有一人撑伞过来。他察觉到了,回过头去。

“你三番两次找我,到底要做什么?”

来人抛给他一样东西,他伸出空着的手,准确无误接住了。

是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这是什么?”

来人没说话,只用眼神示意。他思忖片刻,便将伞夹在怀中,两手小心地打开了盒子,里面只有一样东西,是一只蓝牙耳塞。

他将它塞进耳中,就见来人举起手机,按下了播放键。

几分钟后,他的脸色变了。

“这是……”他的目光直射向对面的人,“这段录音,你从哪里得来的?”

来人却没直接回答。

“做个交易吧。”

低沉的嗓音带着独特的磁性,仿佛可以蛊惑人心——尤其是,在他盯着猎物般的视线之下。

 

*

 

「发送终了!」

随着屏幕上跳出这行字,星野先生从电脑前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望了望窗户的方向,外面还是墨黑一片。

“比预想的时间要久呀。毕竟要从家里的服务器上下载下来,还是费了我不少功夫呢……”他自言自语道,视线又落回到屏幕上。

显示屏已经跳转到新的界面,是发件箱。最新一封显示发送成功的邮件名是一串数字,而收件人……

“……希望这份薄礼,可以派上用场哦。”

勾起嘴角,星野先生似乎心情很好。

又为那个美丽的“陨落”再添了一把柴,这一次,应该能好好地烧一烧了吧。

不知能不能真的看见,“樱雨飘落”的那一天……

和你一起。

他再次抬起头来,眺向一片漆黑的窗外。其实什么也看不见,他却向着不知何处微微一笑。

“我迫不及待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了呢。

“……你也是吧,瞬。”

 


脑洞自留地

【真遥/世初paro】东京纪事/FOR FREE(第26话)

#为庆祝遥的生日,今天会双更。

#原名《Tokyo 爱情故事》。改名是为了更贴合整个剧情,毕竟后续展开完全天马行空了。


【第26话】侦探游戏(中)


3

『……其实我进入天蝎社,是因为他。』

果然,是为了那个明明行踪不定、性情不明,却不知为何总成为众人关注焦点的男人。

虽然之前就隐隐怀疑了,甫一听到遥这样说,真琴的表情还是僵了一下。遥似乎察觉到了,马上说了句『抱歉』,却让真琴更为懊恼了。

真是没用啊,这种时候,到底吃的哪门子醋——

……


“代理社长,佐井先生来了。”

随着吱呀的开门声,一个女声在身后响起,真琴愣了愣,终于回过神来。...

#为庆祝遥的生日,今天会双更。

#原名《Tokyo 爱情故事》。改名是为了更贴合整个剧情,毕竟后续展开完全天马行空了。


【第26话】侦探游戏(中)

 

3

『……其实我进入天蝎社,是因为他。』

果然,是为了那个明明行踪不定、性情不明,却不知为何总成为众人关注焦点的男人。

虽然之前就隐隐怀疑了,甫一听到遥这样说,真琴的表情还是僵了一下。遥似乎察觉到了,马上说了句『抱歉』,却让真琴更为懊恼了。

真是没用啊,这种时候,到底吃的哪门子醋——

……

 

“代理社长,佐井先生来了。”

随着吱呀的开门声,一个女声在身后响起,真琴愣了愣,终于回过神来。

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而且……很快就会见到昨晚的“吃醋”对象了。

——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

真琴定定神,视线落在面前偌大的办公桌…后边的男人身上。

这里是leader的办公室,就在天蝎社的穹顶会议厅之下,三面环着一圈落地窗,天光通透,视野开阔。天生王者气质的leader正斜倚半靠在老板椅上。

“谢谢你,朱莉小姐。请他进来吧。”leader摆摆手,又冲真琴身边的人笑了笑,“说起来,我们的‘销售ACE’佐井部长,可是连我都难得一见呢。看来,还是七濑君的面子大啊!”

真琴的目光随之流转,落在离自己不过咫尺的青年身上,如有灵犀一般,对方也恰好抬眼望过来,海蓝的眸子却有些游移不定。

遥……在求助?

对了,今天是自己拉着遥来到这里,也下定了决心,要成为遥的依靠。

这样想着,真琴微微颔首,给了遥一个坚定的眼神。遥的眸光闪了闪,像是瞬间被驱散了一层薄雾,神情也安定了些。

 

片刻功夫,有人已走进来了。

沉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股无形的压力自身后袭来,令人只觉如被鹰隼盯住的猎物一般。真琴不由得后背一紧。望了望遥,他微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真琴能体会到遥的心情。

佐井司。

这个男人……很危险。

真琴有些意外。之前打过几次照面,并没有这么夸张的感受。但今天……

是因为遥在场吗?

“……我刚还在说,难得才能请动佐井部长的大驾,恐怕我还是分量不够——不像七濑。”那边,leader笑着向来人招招手,还意味深长地瞥了眼僵直立定的黑发青年。

显然,因为leader这一句玩笑,遥的身体绷得更紧了。

来不及说点什么帮遥开脱一下,那股危险的气息已然就在身后。真琴忍住肩颈的僵硬,再看了一眼遥,转过身去。

“佐井…部长。”

为了遥,礼节不能丢,气势更不能落下。真琴努力让自己显得镇定自若,用标准的商务语气问候道。

发色如火般的男人却没看他,只微一点头,便越过真琴来到办公桌前,拉开一张软皮椅坐下。

“几天不见,也没收到你的报告,有点担心呢。”对于佐井的傲慢与随意,leader似乎见惯不怪了,“所以那件事,进行的怎么样了?”

“哼。”佐井司用一贯的低沉鼻音回应了他。

“见到他了?确认了吗?”

佐井仍没回话,只抬眼看了看leader。leader立刻一副了然的神情。

“哦?不愧是佐井桑呢。”

佐井司不置可否,又从怀里掏出了什么。

“哎呀,室内可不能吸烟哦!”

leader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佐井顿了顿,随即收起了什么,下一秒,又传来一声轻微的摩擦声。真琴忍不住探头看了看,就见一簇小火苗在他手中升起,转眼又熄灭了。

果不其然,他又在把玩打火机。

leader笑着摇摇头,才回过来再次看向这边。

“好了,”他拍拍手,“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你们了,好好聊一聊,叙叙旧吧。”他朝真琴眨眨眼,“我一会回来。”

 

4

“叙旧”什么的……

leader今天表现得已经很明显了,他似乎早就知道了一些事。也正是因此,他才授意惠子小姐向遥发出了邀请吗?但若他真知道遥和佐井……这个另有背景的男人的纠葛,又为何要这么做呢?

还有,刚才leader看似随意的问话,恐怕也是特意为之,却又不点破。所以“他们”在找的人、在做的事,莫非也和自己,或者遥有关?

真琴甚至怀疑,连今天和遥来找他这件事,leader说不定都早有预料,否则也不会特地安排了这次见面。

他想起敲门进来后,两人还没表明来意,leader就打断了他们。

『来得正好!我刚好要找一个人,大约也是你们想见的人哦?一起聊聊吧。』

……

于是就到了眼下的局面。

leader已经踱步离开,宽敞的办公室就剩下三个人。真琴望向仍在把玩着小物件的身影,八字眉沉了沉。

他真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这个男人。也就在不到十小时前,他才刚刚得知此人还有另一个——

“为什么,你要改名字。”

真琴一惊,不知什么时候,遥已经绕过他来到了那人身后。

“你在‘深蓝’工作过,对吧。”

真琴有些担忧地看着遥。

也许别人看不出来,但他能分辨出那张向来沉静如水的脸上,如今在微微地起着涟漪。遥的语气也听起来没什么波澜,他却知道那是强自忍耐的结果,是遥用仅存的倔强为自己筑起的最后防线,笔直声线的背后,恐怕正翻涌着惊涛骇浪。

“遥,”真琴低唤了一声,“让我来吧。”

遥迅速望向他,微微一怔,表情果然松动了些。片刻后,遥轻轻点了点头。

真琴再次读到了遥眼底深处的求助……和感激。

心头微动,真琴不再迟疑,再次给了遥一个确定的眼神,便向始终未发一言的男人开了口。

“抱歉,也许由我来问不合适,但是……”他顿了顿,“佐井部长,还是说,我该称呼你为‘佐藤先生’?”

 

面对直接戳破了伪装的提问,男人仍没什么反应。真琴微蹙眉尖,继续往下说。

“我已经知道了,你因为某个理由变更了个人信息,甚至‘伪造’了履历;你的真实职业,我也已经告诉了遥。所以,请不要再隐瞒了,佐藤先生。请你告诉我们,当年‘深蓝’公司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加重语气道,“是……你做的吗?”

男人却只是停下了把玩的动作,将打火机握在手心。

真琴皱皱眉,向他靠近一步。

“如果佐…藤先生希望我帮你回忆一下的话,”他又看了一眼遥,“我可以效劳。”

“据我所知,当年是因为有人举报,‘深蓝’的一款新投产的人体可动模型,与一家手办公司即将上市的产品极为相似,怀疑是‘深蓝’窃取了手办公司的新品企划案,并以此获利。后来接受调查时,‘深蓝’主张是两家公司合作推出的联动商品,还签过协议;对方却予以否认。而作为关键证据的合同,也怎么都找不到。

“巧合的是,这家手办公司就是最早提起诉讼,把‘深蓝’告上法庭的企业,而他们诉讼的理由,就是为了这个‘不存在’的合同。怎么说呢,总觉得整件事情背后,有什么人在操纵安排……先不说这个。总之,形势对‘深蓝’越来越不利,而‘窃取商业秘密’的罪名……可大可小。”

说到这里,遥微微颤了颤,被真琴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立刻打住话头,抱歉地望向遥,后者却轻轻摇了摇头。

遥转向背对着他的男人,直直地盯着他的背影。

“但真正做了这件事的人,不是我的父亲,”遥面无表情地开口道,声音不带一丝温度,“而是你,佐藤翔太。”

 

这是唯一的解释。

当年的商业罪案确实证据确凿,而认下所有罪名的人,也的确是七濑遥的父亲。只不过……

不仅是因为信任,而是确有资料可以表明,七濑父亲是无辜的。只是那份资料从未公开过——或许,它也根本算不上“证据”。

无论如何,唯一可能做、也有能力和动机做出这种事的人,只有一个。

商业间谍。

佐井司……佐藤翔太。

 

“呵。”男人终于发出了今天以来的第一个音节,竟是一声冷笑,“没错,是我。”

如同被一锅滚水当头浇下,遥整个人一颤,胸膛剧烈起伏起来,面色却愈发苍白。他差点就一步跨上去——

一只大手用力按住了他的肩膀,带着坚定的力量。

“遥,”真琴严肃地看着他,“听下去。”

没错。所有的一切、想要寻求的真相已近在咫尺。要听下去。

遥深吸口气,依靠那只大手的支撑重新站定。

“……为什么。”

全部的疑问,多年的执念,就凝结在这短短几个音节里。遥咬着牙,从齿缝中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

男人却忽然站起身,转过来。

他向遥伸出手。

真琴正下意识要拦住他,却在看清他的动作时一顿。

遥也愣住了。

佐藤翔太在遥面前翻开手掌,向他出示的——

是那只始终不离身、被他反复把玩着的打火机。

 

“「Schneider's Lighter」…?”真琴不由得脱口而出,“是遥父亲的——”

脑海里一幅画面一闪而过,那是在遥岩鸢的家里看到过的,七濑父亲捧着一模一样的打火机的照片。

遥的父亲早年曾旅欧游学,跟着一位德国手作大师Schneider学习了模型制作,学成出师时,老师傅亲手打造了几只“打火机”,送给几个学徒作为毕业礼。它本是个经过涂装的木质模型,却设计巧妙,甚至能注入少量机油短暂打火,几乎可以假乱真。加之那位大师很少收徒,同时期拜入门下的学徒寥寥无几,这毕业礼也算得是限量绝版,可谓价值不菲。

这么贵重的东西,遥只在小时候见过一次,父亲得意地展示给他看后就马上宝贝地收起来了,此时此刻它却出现在这里——不,其实是始终在佐藤手上。

所以,难道是这家伙……

“他送给我的。”

比真琴还稍高几分的男人背光站着,左耳处发丝间有什么晶亮地闪了闪。看不清他的神情,他却仿若看穿了他们,直截了当地回敬了两人的怀疑,还在遥下意识去夺之前,将东西收进了衣兜。

扑空的手瞬间紧攥成拳,遥连呼吸都乱了。

真琴顿了半秒,一步拦在了遥和佐藤之间。

“刚才佐藤先生已经承认,是你出卖了公司……还陷害了遥的爸爸,他又怎会将如此珍贵的东西赠送给你?”

佐藤却没看他,鹰隼般的视线仿佛穿透了他,落在后边遥的身上。几秒钟后他才开口。

“商业秘密的确是我窃取的,你父亲也确实替我担了罪名。还有很多事……总之,他对我有恩。你只需知道这一点就够了。”

说完,佐藤抬步就向门口走去。

“那么,那天晚上,打电话给我父亲的人……”遥的声音低低地传来,“是不是你?”

“电话?”佐藤抬起的腿放下了。

“……是因为那个电话,遥的爸爸第二天才会匆匆驾车出发。”真琴补充道,略微侧身让开了一点,好让遥能看到对方。

“说了什么?”

“……”

遥没有回答。真琴明白,遥已经差不多确认了,佐藤恐怕真不知情。但佐藤对“电话”的异常关注也令他心生疑窦。

“你不说也无所谓。”佐藤突然收回视线,继续向前走去,“总之,不要再来妨碍我就行。我今天过来,也只是想告诉你这个。”

这就要走了?还有太多谜团没有解开——

“佐藤先生!”真琴冲口叫道。

佐藤却没理会真琴。

“你想找我报仇,我不会阻止你。”他脚步未停,经过黑发青年身边时,独特的低沉嗓音传到了两人耳中,“但我再次警告你,不要妨碍我。别忘了,已经有人付出了代价……下一个,也可能是你。”

遥猛然一震,真琴也立即想起了不到一天前见过的血淋淋的人体,以及更早发生过的那场……不像“意外”的意外。他微微眯起双眼,绿眸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你在威胁我们吗,佐藤先生?”

真琴沉声开口,语气冰冷到连他自己都感到陌生,但现在顾不上这些了。

“请等一下,还不能走。”他跟进两步,“今天难得leader创造了机会,佐藤先生不会不给leader面子吧?所以,就请佐藤先生在这里,给大家一个交代。”

话音落,满室俱静,佐藤果然停下了脚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真琴努力整理思路,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口传来了熟悉的男声。

“怎么样?聊了这么久,有收获了吗?”

 


苍炎魔王zzoro
“这个天空不知道会延伸至何方呢...

“这个天空不知道会延伸至何方呢?

一定能到达任何地方的吧?

能到达——任何的地方。”

摘自High Speed 


遥,生日快乐,你一定能到达任何的地方

“这个天空不知道会延伸至何方呢?

一定能到达任何地方的吧?

能到达——任何的地方。”

摘自High Speed 


遥,生日快乐,你一定能到达任何的地方

Tsing(快乐笨蛋

【Free!乙女】双向奔赴

橘真琴长篇!

橘真琴×浅野清(就可以当成你自己!)

两个温柔的人相碰


夏日蝉鸣连绵不绝,热烈而张扬的不仅是少年的心气,更是存于真诚的细节当中。


龙崎伶最近被打击了,原因是迷上了中国史,却发现去图书馆借书卡上都已经有了另一个女生的名字。而且是每本都有,当然也不排除不是女生的可能,毕竟他们的名字也很像女生。


于是,恰好在他身边的橘真琴,只能帮他去图书馆借书。毕竟,谁会对一个快要哭了的认真伶说出拒绝的话。


正好是午饭时间,图书馆很清静。橘真琴放缓脚步,图书馆中指尖摩挲书页的声音让人心绪宁静,飘动的窗帘轻掩身后的人。


“犹抱琵琶半遮面。”......


橘真琴长篇!

橘真琴×浅野清(就可以当成你自己!)

两个温柔的人相碰



夏日蝉鸣连绵不绝,热烈而张扬的不仅是少年的心气,更是存于真诚的细节当中。




龙崎伶最近被打击了,原因是迷上了中国史,却发现去图书馆借书卡上都已经有了另一个女生的名字。而且是每本都有,当然也不排除不是女生的可能,毕竟他们的名字也很像女生。


于是,恰好在他身边的橘真琴,只能帮他去图书馆借书。毕竟,谁会对一个快要哭了的认真伶说出拒绝的话。


正好是午饭时间,图书馆很清静。橘真琴放缓脚步,图书馆中指尖摩挲书页的声音让人心绪宁静,飘动的窗帘轻掩身后的人。


“犹抱琵琶半遮面。”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小天老师上课讲到的这一句古文,而且还像《情书》里的情节,感觉窗帘后的人格外迷人。


《品中国文人》

橘真琴看着龙崎伶要的书就在那个人的手上,她是短头发很有少年感,却不难看出是女生。


好像是受到了橘真琴的注视,浅野清抬眼看去,一个拥有完美比例带着下垂狗狗眼的人正在看着她。


橘真琴依然没有开口打扰她,反而已经有了要走的意向,既然别人已经在读了只好委屈伶了。


“同学?你找我有事?”,浅野清温和的笑容看起来很温暖,其实有些淡淡的疏离感。“麻烦了同学,你手里的书看完了吗?”


“没啊”,浅野清轻快的声音响起,但是转眼间又拉近与橘真琴的距离,恶劣一笑,“我只是为了做自己的研究,如果你要借的话给你好了。不过同学,你欠我一个人情记得请我吃饭。”


「原来是白切黑啊」

但是灵动的眼睛和笑起来的酒窝,果然看起来还是更温柔一点,橘真琴也算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但是他忘记问那个女生名字了。


“哎?真琴前辈不会一见钟情了吧,这不像是平时的你啊,借书卡上就有她的名字啊。”,伶的感叹让橘真琴感到自己突然蠢到了,借书卡上有名字怎么会忘啊。


当然这件小事很快就抛在脑后了,因为最近有场比赛,松冈江也制定了地狱训练计划。但是学校也有一个比赛,辩论赛。


每个班级至少两男两女,抽签非常幸运的是橘真琴和七濑遥两个人。正常来说应该很认真的选人比赛,可这是娱乐赛,为了让更多人有参与感搞了个抽签。


整个高二年级八个班分为正方反方,两两比赛,第一个辩论题是“金钱是不是万恶之源”,虽然感觉有点老套,但是很经典。


就这样在游泳和做准备辩论平衡着生活,毕竟橘真琴就是橘真琴啊,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


第一轮比赛是二班和七班,出场的那一刻身边响起了好多声音,“为什么对面出了三个男生啊?”“那是个帅姐姐呜呜呜!”


橘真琴望去,果然是她——浅野清,很好听的名字,希望她们会赢吧。



一个月前


立花纱织最近迷上了去游泳,不,是去游泳的时候看帅哥,并且她致力于让身边的人一起享受她这份快乐!每次都要拉着好友浅野清去,但都没成功。


“去嘛清酱,我发现了一个跟你很像的男生哦,真的不去看看嘛?晚上请你吃饭!”立花纱织这次甚至不惜大出血,因为她知道只有吃东西才会让浅野清妥协。


眼神发亮笑眯眯的小圆狐狸被骗走了,在一个小型比赛现场,浅野清看着这么多人实在是没找到有谁和她像的。


“我们学校的啊!你一看就看出来了!”立花纱织如此的有自信,引得浅野清更加好奇了。


“不会是那个第二泳道仰泳的人吧?”

“Bingo!”

“完全不像好吗!”

“哎呀,清酱接触到他就会发现是个跟你一样温柔的人啊!”


于是一个月后遇到橘真琴的浅野清,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恶劣的对他,但也发现了他很温柔,和自己不一样。




(你的喜欢和评论就是我更新的最大动力!❤️)

TBC——


糖瓜

王子和他的“美人鱼”

第二章 同行


       王子宗介在甲板上背靠栏杆,他仰望着天空,若有所思。

       上次遭遇风浪沉船,他们漂到了一座小岛,幸运的是,岛上有人居住,他们得以借了几条小船回到了王国。

       几个月后,他又一次出海,这次不是为了王国,而是为了他自己。算起来,宗介已经第六次参加他国舞会了,父王母后希望他寻得一位佳人,可每次远行,仍未遇见令其倾心的另一半,和大...

第二章 同行


       王子宗介在甲板上背靠栏杆,他仰望着天空,若有所思。

       上次遭遇风浪沉船,他们漂到了一座小岛,幸运的是,岛上有人居住,他们得以借了几条小船回到了王国。

       几个月后,他又一次出海,这次不是为了王国,而是为了他自己。算起来,宗介已经第六次参加他国舞会了,父王母后希望他寻得一位佳人,可每次远行,仍未遇见令其倾心的另一半,和大臣们议论国事都没有如此烦恼过。

       朵朵白云在蓝天的庇护下悠闲地徜徉,伴着大海的声音,宗介心想,在海上漂流也不错,最重要的是没有人来烦他了。

       “不知道那条鲨鱼怎么样了……”王子宗介想起了他救的鲨鱼,刚说完,他笑话自己,“许多鱼都是它的食物,我担心什么。”

       但身体已经转过去,视线由近往远,眼前只有一望无际的海。

       不远处,一条大鱼跃出海面,在半空中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后,跳进水里。

       王子宗介不相信地眨了几下眼睛,他伸长脖子,眯眼望去,当看到那尖尖的背鳍时,脸上只剩下了惊喜。

       他朝海里的鲨鱼大喊:“喂——是你吗?是我救的那条鲨鱼吗!” 

       鲨鱼怎会听得懂他的话,只见它在海上游了片刻便潜入海里不见了。

       不是那条鲨鱼,宗介失望地想道。他重新背靠栏杆,思考着舞会那天找个不用跳舞的借口。没多久,身后又传来响声,像是什么东西拍打海浪,他再度回身,离大船很近的地方,一条鲨鱼在用它的尾巴翻动海水。

       王子宗介确认了,他欣喜万分地叫道:“是你!一定是你!你是来看望我的吗?谢谢你救了我们!”

       水里的鲨鱼停止了拍打海水,只露出背鳍,这次它没有消失,而是与大船同行,像是默认了宗介的问话。

       午间,两个小仆得了空,坐在一起聊天解闷。

       “哎呦,你说奇怪不?殿下也不知怎的,除了睡觉,去厕所,一天到晚都在甲板上待着。”

       “奇怪,太奇怪了!我在二层的后厨忙活,每到用餐时分,我都要端着饭食吭哧吭哧地送到甲板上,可累死我了。”

       “我还听说啊,殿下总是对着大海自言自语,好吓人。”

       “是不是风暴事件后,殿下喝了太多海水,脑袋不好使了?”

       “这……这……不可能吧……”

       “那你说,我们高贵且严肃的王子殿下会做这种事吗?”

       “好像有点道理……”

       王子宗介并不知晓仆人们背地里说的悄悄话,他一如既往地和鲨鱼谈天,他认为鲨鱼听得懂,高兴的事,讨厌的事,好玩的事都说给鲨鱼听,遇到无聊的时候就看它游来游去。

       枯燥烦闷的航行中难得感受到些许快乐,一人一鲨鱼相伴而行。

       当熟悉的陆地终于露出了一角,意味着目的地快到了。

       “我们就此分别吧,否则你会搁浅的。你要是能变成人该多好,我就可以带你上岸了。如果有机会,希望还能遇见你。”王子宗介向海里的鲨鱼告别。

       鲨鱼很听话,掉头往回,游了没多远又过来看看宗介,像是不舍地转了几圈后,才头也不回地游走了。

       看着它潜下去的身影,宗介的心里五味杂陈:如果还能再见……

       舞会上,来自不同王国的贵族们身穿华丽服饰,佩戴璀璨的珠宝,物色着他们心仪的舞伴。王子宗介身姿挺拔,模样也俊,而且他的王国非常富有,不用他邀请别人,别人就来主动找他,却都被他一一拒绝了。他轻晃手里的酒杯,走到一处人少的角落旁观已经不能再熟悉的聚会。

       真是无聊极了。

       眼前是转着圈圈的人,脑子里早已充斥着船上的回忆:与鲨鱼说话,欣赏远处的风景,看鲨鱼捕食……

       果然最不舍的还是自己,他甚至幻想着回去时能与那条通人性的鲨鱼重逢。

       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

       三日后。

       两个小仆像平常一样在休息的船舱里聊天。

       “听说王子殿下又没有看得上眼的。”

       “就凭殿下的条件,眼光比谁都高,有些公主小姐我都看不上。”

       “不是给你儿子找。”

       “切,想想不行?哎,殿下又去甲板上待着了,他什么时候能回船舱吃饭啊,累死我算了。”

       “绝对是脑子进水了。”

       “阿嚏!”王子宗介揉几下鼻子,心想是不是吹太久风着凉了,命人给他拿个披风出来。

       舞会一结束,备好物资后马上启程的他,想着能再见到鲨鱼,结果连个踪影都没见到,心里不禁有些失落。

       又变得枯燥了,它要是人该有多好,就能邀请它到王国游玩。

       大船缓慢停靠在一处避风港湾,此时已是夕阳,晚霞染红了天。下次出海不知何时,王子宗介回头看了眼西边的落日,或许,他与一条鱼的友谊犹如红日那般落下了帷幕,各自迎接属于他们的晨曦。

       “啊啊啊啊有一条鲨鱼冲到了岸上!”

       什么?!

       王子宗介快跑去喊叫的人所在的地方,到达时附近已经围满了议论的人。他左挤右挤地走进最里面,目睹了一条奋力扑腾,弄得身上都是土的鲨鱼。

       此刻,一人一鲨鱼偶然的对视,多日不见的他们却依旧认出了彼此,然后异口同声:“是你!”

       就在王子宗介还没来得及反应鱼会说话时,鲨鱼周围散出亮眼的光芒,众人不得不用手遮住眼睛。

       待光散尽,鲨鱼消失不见,代替的是一位高挑的短发男子,只见他对面前的宗介,露出一排尖尖的牙齿,自信地笑道:“我变成人了,你可要说话算话!”

       ……诶?

RussellHotel25

❤️𝙽𝚒𝚐𝚑𝚝𝚜 𝚒𝚗 𝚁𝚞𝚜𝚜𝚎𝚕𝚕 𝙷𝚘𝚝𝚎𝚕💙

   ——七濑遥0630生日快乐💕凛遥安科浴室布置中

.: .:・✿゚✿.。゚゚¨゚✿・.:゚゚¨゚✿・・.: .:・✿

各位凛遥er们 Happy Kiss Day!💋

为庆祝七濑遥先生的生日,我们将会以凛遥在悉尼Russell Hotel度过的甜蜜一周作为背景,进行安科接文活动!

敬请期待🌸

.: .:・✿゚✿.。゚゚¨゚✿・......

❤️𝙽𝚒𝚐𝚑𝚝𝚜 𝚒𝚗 𝚁𝚞𝚜𝚜𝚎𝚕𝚕 𝙷𝚘𝚝𝚎𝚕💙

   ——七濑遥0630生日快乐💕凛遥安科浴室布置中

.: .:・✿゚✿.。゚゚¨゚✿・.:゚゚¨゚✿・・.: .:・✿

各位凛遥er们 Happy Kiss Day!💋

为庆祝七濑遥先生的生日,我们将会以凛遥在悉尼Russell Hotel度过的甜蜜一周作为背景,进行安科接文活动!

敬请期待🌸

.: .:・✿゚✿.。゚゚¨゚✿・.:゚゚¨゚✿・・.: .:・✿

相爱未遂

【凛遥/危险距离】

演员pa,会连载,私设在彩蛋

封面元素来自spoon杂志

很烂的啦通篇瞎扯


“…明天的工作是sp杂志创办十周年的拍摄工作,还有杂志的专访。”经纪人一边翻着行程安排表一边对着松冈凛确认行程。

松冈凛却心不在焉的,单手托腮望着窗外。

自从出演了运动题材的电视剧《Free!》后,松冈凛的人气一路飙升,成为日本又一位人气明星。

和他同样的还有七濑遥。作为《Free!》系列电视剧的男主角,他的人气甚至还比松冈凛高出一截。

两人的相处模式和电视剧中饰演的角色关系可谓是如出一辙。不同的是,现实生活中的松冈凛和七濑遥,关系还要更深一层。

除了朋友,他们还是恋人。

说不清楚是谁先爱...

演员pa,会连载,私设在彩蛋

封面元素来自spoon杂志

很烂的啦通篇瞎扯




“…明天的工作是sp杂志创办十周年的拍摄工作,还有杂志的专访。”经纪人一边翻着行程安排表一边对着松冈凛确认行程。

松冈凛却心不在焉的,单手托腮望着窗外。

自从出演了运动题材的电视剧《Free!》后,松冈凛的人气一路飙升,成为日本又一位人气明星。

和他同样的还有七濑遥。作为《Free!》系列电视剧的男主角,他的人气甚至还比松冈凛高出一截。

两人的相处模式和电视剧中饰演的角色关系可谓是如出一辙。不同的是,现实生活中的松冈凛和七濑遥,关系还要更深一层。

除了朋友,他们还是恋人。

说不清楚是谁先爱上了谁。只知道每一次对手戏,心中都会升起难以用言语表达的欢愉。

而这层关系,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就连经纪人都被完全蒙在鼓里。

“…你有在听吗?”

“啊,抱歉。”松冈凛回过神来,“明天的行程是吧?给sp杂志拍摄封面?”

“…嗯。”经纪人继续翻着行程,“明天会对你进行单独的采访,有几个重要问题的回答要点我帮你拟了一下,今天抽空看看,明天千万不能出差错。”

“说到杂志的拍摄,”松冈凛并未接过话茬,“遥…七濑他们也要去吗?”

亲昵的称呼到嘴边呼之欲出却又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疏远的、礼貌的称呼。

“当然,不过你还是应该关心一下你明天的状态。”所幸经纪人的注意力一心扑在松冈凛身上,无暇去关注其他的。

保姆车在别墅前停下。

“今天晚上就不要熬夜了,少吃点碳水。记得要敷补水面膜,一定要保证明天的拍摄状态!”松冈凛准备下车时,经纪人又抓住他唠叨了一番。

“啊啊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压低帽檐,戴好口罩,松冈凛小心的从车上下来,走进了别墅。

明天的拍摄效果什么的,他才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遥在那里。

 

“…明天?”七濑遥翻着行程安排表,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的变化。

“对。杂志方面还邀请了剧组其他的演员。”

“哦。”七濑遥开始盯着行程表发呆。

凛肯定也会去的吧?

只要有凛在,他就不是一个人面对这名利场的险恶。

 

第二天,拍摄场地。

“呀!遥…七濑,好久不见。”松冈凛热情的和七濑遥握手。

“嗯,今天就请多关照了。”对方的手劲大得吓人,七濑遥想挣脱开,却被松冈凛握的更紧,有力的手指还在七濑遥的掌心上暧昧的按了几下。

“…!”七濑遥只感觉好像有电流通过按压传遍自己的全身。

“啊,人到齐了就先去化妆吧!一会儿先拍双人封面!”拍摄导演的话及时的救了七濑遥一命。

 

不得不说,sp杂志真的抓住了流量密码,让电视剧人气最高的两位演员拍摄特别版双人封面,限量200份,线上限时抢购,提高了杂志的关注度和销售量,也为演员和电视剧赚足了人气。

化完妆,又换上指定的服装和道具,两人开始投入拍摄。

不过,中间出了点小问题——

七濑遥找不到拍摄的状态。

本来的动作是松冈凛和七濑遥互相面对,手抬起微微撩起对方的头纱,但七濑遥似乎不太习惯,不是表情僵硬,就是肢体动作不协调。

“诶,怎么回事啊七濑。这样下去是没有办法完成拍摄的。”导演反复看着之前拍摄的照片。

“…抱歉。”

“你…要不调整一下状态?我先给松冈拍单人的。”

思考了一下,七濑遥摇了摇头,“我可以坚持拍摄的,请再给我几次机会。”

“还真是固执啊,遥。”目睹了全过程的松冈凛在一旁无奈的笑了。

突然,一个想法一闪而过。松冈凛趁着摄像师重新调整镜头时搭住了遥的肩膀,“你是不是在紧张啊,遥?”

“…才没有。还有,这里人很多,你注意一点。”被松冈凛说中了心事的七濑遥却偏过头去,把对方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

“别这么扫兴嘛。那么,就让我来点燃你的表情吧,遥!”松冈凛看向七濑遥,冲他挑了挑眉,眼神却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啰嗦。”七濑遥重新整理好头纱。

 

“准备——Action!”随着导演的一声令下,摄像机也将镜头对准了二人。

七濑遥抬起左手,微微撩起松冈凛的头纱。

松冈凛也抬起左手,微微撩起七濑遥的头纱。

正当七濑遥思考接下来的动作时——

松冈凛却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用他的右手悄悄的握住了自己的右手。

不仅如此,松冈凛还将七濑遥往自己的方向拉去!

你在干嘛!七濑遥做着口型。

松冈凛没有回答,而是一边坏笑着一边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一秒,两秒,三秒…

七濑遥下定了决心。他放弃了挣扎,直接靠近了松冈凛。

就在松冈凛愣怔的一两秒内,七濑遥的右手反握住松冈凛的右手,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平淡和自信。

光与影,红与蓝,清晰和混沌,还有影子交缠一起的他们。

就是现在。

这就是,最好的风景。

摄影师按下快门。

“这不是很好吗!七濑!”拍摄导演对照片呈现的效果十分满意。

“感谢您的指导。”七濑遥鞠了一躬,听见松冈凛在身后叫自己。

“刚才的表情难道不是被我点燃了吗,遥!”松冈凛回想起后半段拍摄,对遥坏笑着露出了自己的鲨鱼尖牙。

“…没那回事。”

 

有了前面的铺垫,后面的拍摄过程非常的顺利。

“松冈,眼神再柔和一点——”

松冈凛将指尖的樱花放至唇边,脸上也有着樱花淡粉色的影子。眼神更是温柔得仿佛在看自己的爱人一般。

——因为他想到的是七濑遥。

“想象一下重新见到好朋友的笑容,对——就是那样,继续保持啊七濑。”

七濑遥的四周被宁静的蓝色包围,但他的笑却像一阵带着樱花香味的风。

——因为他在想,如果我和凛分开很久,重新见到他会是什么表情呢。

单人拍摄结束过后紧接着是采访。

“松冈,请谈谈你拍摄最大的收获。”

“嗯…大概是非常荣幸能遇到这么优秀的团队。和演员的合作也非常愉快。”

“在剧中你和七濑是相互竞争、相互憧憬的关系。那么请问你们在现实生活中是否也是这样一种关系呢?”

松冈凛心头一紧。

经纪人口中的“重要问题”之一。

原因很简单。基于剧中松冈凛和七濑遥的互动,有不少人嗑起了两人的cp,对现实生活中的关系也充满了猜想。

经纪人给出的要点是“说是普通的合作关系即可”。

但松冈凛不太想这样回答。

“这个嘛…‘我和那家伙的关系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白的’。这可是《Free!》中的台词!当然了,我和七濑在现实生活中也像(男)朋友那样!”

同样的问题,七濑遥这边的采访进度飞速。

“七濑,谈谈你演戏最大的收获?”

“更喜欢游泳了。”

“请问你和松冈的关系是否也像剧中那样相互竞争、相互憧憬呢?”

“我们是普通的合作和朋友关系。”

……

采访告一段落,今天的行程也到此为止了。

“凛,这两天就好好休息哇,考虑一下刚才我给你的剧本!”

“嗯,好的。”松冈凛走下车,却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而是去了七濑遥的家。

用钥匙打开门,七濑遥已经到家了。

“凛?你怎么来了?”七濑遥有些吃惊的站起身。

“当然是想你咯~”松冈凛将钥匙晃了几圈,并将门关上。

“遥!今天晚上吃什么?”松冈凛走进厨房,轻车熟路的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

“盐烤青花鱼。”

“…就知道你会吃这个。”松冈凛有些不耐烦的把七濑遥从厨房赶走,“今天还是我来做饭吧!”

“这是我的厨房。”

“那就一起做!”

做好了晚饭,两人相对而食。

“遥!我经纪人刚刚给我一个剧本,是关于警察和人鱼的。你有兴趣吗?”松冈凛一边吃饭一边问。

“…好奇怪的组合啊。听上去没什么意思。”七濑遥低着头专心的吃着自己盘里的青花鱼。

“可是警察想带着人鱼去看各种各样未知的风景啊!人鱼后来的心情也和警察一样了!”

“嗯…听起来有点意思。凛,剧本在你那里吗?”

“啊?噢噢,让我找找…给。”松冈凛紧盯着七濑遥翻看剧本的表情。

“还挺不错的。我会考虑。不过,凛应该是想演警察的吧?”

“警察这个角色挺适合我的啊!那遥就是演人鱼了!哈哈!”

“是‘半人鱼’。至少剧本上是这么写的。”

“是什么都无所谓了!不过遥——”松冈凛突然顿住,认真的看向七濑遥。

“嗯?”

“总之 如果能和你再一起演戏,真的太好了。”

“我们又可以在一起欣赏同一片景色。”

“是啊。”

两人相视一笑。

 

不出所料,这个月的杂志销售量直接暴涨,而限量版更是被黄牛炒到天价。

而松冈凛和七濑遥,都告诉自己的经纪人想要参演《禁忌的last only power》的意象。

通过选拔后,二人即将进组。

TBC

 

盆景Lemieux

In the summer. The ending is never ending.

Shining boys.

In the summer. The ending is never ending.

Shining boys.

"吱吱廘吱吱"
[宗凛] 一生会遇上许多人,而...

[宗凛]

一生会遇上许多人,而你始终站在离我最近的位置,指引我最终的方向。

[宗凛]

一生会遇上许多人,而你始终站在离我最近的位置,指引我最终的方向。

WAYNE017

final stroke不是final,她是人生转折点。free真的没有完结,不信你们自己看(虽然都是日文)

final stroke不是final,她是人生转折点。free真的没有完结,不信你们自己看(虽然都是日文)

Tsing(快乐笨蛋

【Free!乙女】橘真琴 细节

橘真琴(短打)


你的名字:清

游泳部晋级全国大会了!我很开心能成为他们的经理,还能和他们一起,努力让他们每个人都闪闪发光呢!


“别笑啦清酱,我们去吃烤肉!”看着江的笑容,我从心底里更加开心了,而且是最喜欢吃的烤肉啊!!


里脊肉,牛肉,五花肉!!天呐,这就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天堂,滋滋的油声炸在了心头,酱香色的五花肉在跳舞,这种时候一定要配可乐吧!


“真琴!我要喝可乐!”橘真琴笑了一下就去拿了,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没有和他说只喝零度可乐的,也没有说牌子,正常的可乐会甜到牙疼。


出乎意料,零度可乐加冰,等到拿过来我才意识到原来他什么都记得,应该是之前真心话大冒险提到过一次。


但是我不知道......

橘真琴(短打)


你的名字:清



游泳部晋级全国大会了!我很开心能成为他们的经理,还能和他们一起,努力让他们每个人都闪闪发光呢!


“别笑啦清酱,我们去吃烤肉!”看着江的笑容,我从心底里更加开心了,而且是最喜欢吃的烤肉啊!!


里脊肉,牛肉,五花肉!!天呐,这就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天堂,滋滋的油声炸在了心头,酱香色的五花肉在跳舞,这种时候一定要配可乐吧!


“真琴!我要喝可乐!”橘真琴笑了一下就去拿了,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没有和他说只喝零度可乐的,也没有说牌子,正常的可乐会甜到牙疼。


出乎意料,零度可乐加冰,等到拿过来我才意识到原来他什么都记得,应该是之前真心话大冒险提到过一次。


但是我不知道的是,他到底对所有人这么温柔,还是会特意记住我的。但是!在美食面前,当然要先吃啦,我的胃满足了,脑子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橘真琴的笑容跟肥而不腻的红烧肉一样,和吃夏日吃的第一口冰镇西瓜一样,和今天的烤五花肉配可乐一样!总而言之,我真的好喜欢他!


可乐里有酒精吗,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我晕乎乎的叫橘真琴出去,莫名其妙的表白了,然后……然后怎么了呢……


早上,一睁眼就是橘真琴!好像在做梦,粉红泡泡梦,怎么能拒绝嘛!我直接搂住他的脖子,然后亲上去了。“橘真琴好好吃。”


“清酱,又做了什么梦啊?”橘真琴式的苏打气泡水在耳边响起,“我又梦到我表白的那天了,好喜欢你呜呜。”



橘真琴:谢邀,我的女朋友不仅爱吃,而且还爱吃我。(所有人的喜好我都知道,但是她是我用心记的,以及当时推断她没有生理期应该能和加冰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