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free!

31194浏览    254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27 21:45
花生仓鼠

我只想让世界知道凛遥的好。
【所有图为官方。】
这是凛遥的mook
真的是如同少女漫一般的官方
有超棒的鲨豚汉化组汉化了全本呜呜呜!


https://mp.weixin.qq.com/s/7CvMjnOF22KNngCRxFH9xw

这是链接!
这是新的食用方法!!!

非常感谢太太指点迷津www


第三季播出应该会有很多萌新吧【胡乱分析】趁早捕捉】不
请品凛遥
我永远喜欢凛遥!!!


链接在评论

我只想让世界知道凛遥的好。
【所有图为官方。】
这是凛遥的mook
真的是如同少女漫一般的官方
有超棒的鲨豚汉化组汉化了全本呜呜呜!


https://mp.weixin.qq.com/s/7CvMjnOF22KNngCRxFH9xw

这是链接!
这是新的食用方法!!!

非常感谢太太指点迷津www


第三季播出应该会有很多萌新吧【胡乱分析】趁早捕捉】不
请品凛遥
我永远喜欢凛遥!!!


链接在评论

ぎょう

不知道是哪位太太的,不过蛮喜欢这种设定的

不知道是哪位太太的,不过蛮喜欢这种设定的

白的毛熊
我对蓝外套的真爱啊。

我对蓝外套的真爱啊。

我对蓝外套的真爱啊。

阿呱
你的眼里有星星我的眼里有你 我...

你的眼里有星星
我的眼里有你

我终于在free里站定cp了!
不过还没站定攻受orz
但是haru这种白月光清冷攻真的十分戳我了
再看看后续剧情吧!

你的眼里有星星
我的眼里有你



我终于在free里站定cp了!
不过还没站定攻受orz
但是haru这种白月光清冷攻真的十分戳我了
再看看后续剧情吧!

白的毛熊
也是好久没涂满了。

也是好久没涂满了。

也是好久没涂满了。

白的毛熊

和阿苏合绘的大宗小凛

下面那张是闪卡

和阿苏合绘的大宗小凛

下面那张是闪卡

芦花鸡
http://juz-blaq...

http://juz-blaq.tumblr.com/post/95355475336/source

http://juz-blaq.tumblr.com/post/95355475336/source

白的毛熊
佐野3 本来想画个小清新,但是...

佐野3

本来想画个小清新,但是……

“紫薇 你看到我的手了吗 它不听我使唤”

佐野3

本来想画个小清新,但是……

“紫薇 你看到我的手了吗 它不听我使唤”

受猫DA☆ZE
【自制】【 郑重承诺这不是推销...

【自制】【 郑重承诺这不是推销!!!


【遇到松冈凛这样的好男人就嫁了吧!!!】

【自制】【 郑重承诺这不是推销!!!


【遇到松冈凛这样的好男人就嫁了吧!!!】

maniac
[Free!]夏也生日快乐!希...

[Free!]
夏也生日快乐!希望哥嫂早日团聚!
为尼桑第一次画小泳裤……太可爱了,搞他真爽(。)

[Free!]
夏也生日快乐!希望哥嫂早日团聚!
为尼桑第一次画小泳裤……太可爱了,搞他真爽(。)

今日からりんりんデイズ

4P

作者:twi.@skbn48_

翻譯:阿卡

修圖:RY


背骨太太的最新條漫,第一次接吻的初中宗凛醬真讓人dokidoki呢⁄(⁄ ⁄•⁄ω⁄•⁄ ⁄)⁄


長篇手機注意流量哦~

4P

作者:twi.@skbn48_

翻譯:阿卡

修圖:RY


背骨太太的最新條漫,第一次接吻的初中宗凛醬真讓人dokidoki呢⁄(⁄ ⁄•⁄ω⁄•⁄ ⁄)⁄


長篇手機注意流量哦~

Eternal Blue

【真遥】给所有没追到橘真琴的人

-
爱情故事可以从任何时候说起,这回是从大学:橘真琴在东京的Loft买了个新的日程本,然后把七濑遥写进了他的To do list。

之后这个名字在他的本子里呆了整整三个月,橘真琴特别沉稳,处事不惊,以不变应万变,换句话说就是特他妈怂。他俩在这种互相憋着的窘境里困了好久,有一天七濑遥来庆应等橘真琴下课,老远看见对方身边跟着俩女孩儿出来了。七濑遥心一沉,瞬间明白了几年前松冈凛跟自己比游泳输了的情绪——这件事他已经琢磨了好几年,现在可以说是茅塞顿开,于是他甚至拿出手机给松冈凛发了个line:我懂你心情了。

七濑遥锁了手机,过了一会儿松冈凛回:你懂个屁。

这个时候橘真琴走过来了,七濑遥把腮帮子瘪了回去:他不能...

-
爱情故事可以从任何时候说起,这回是从大学:橘真琴在东京的Loft买了个新的日程本,然后把七濑遥写进了他的To do list。

之后这个名字在他的本子里呆了整整三个月,橘真琴特别沉稳,处事不惊,以不变应万变,换句话说就是特他妈怂。他俩在这种互相憋着的窘境里困了好久,有一天七濑遥来庆应等橘真琴下课,老远看见对方身边跟着俩女孩儿出来了。七濑遥心一沉,瞬间明白了几年前松冈凛跟自己比游泳输了的情绪——这件事他已经琢磨了好几年,现在可以说是茅塞顿开,于是他甚至拿出手机给松冈凛发了个line:我懂你心情了。

七濑遥锁了手机,过了一会儿松冈凛回:你懂个屁。

这个时候橘真琴走过来了,七濑遥把腮帮子瘪了回去:他不能显得自己气鼓鼓的。然后他眼睛看着真琴的鼻尖 ,觉得很好看,用他能想到最无所谓的声线问:“女朋友?”

这是第一次。橘真琴歪头笑着哈?了一声,然后说不是,遥今天想吃什么?


这件事之后发生了十五次,每次橘真琴身边都能跟着几个女生出来,每次七濑遥都要重新把腮帮子按瘪,然后在真琴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越来越没好气的问他是女朋友吗?等到第十六次的时候,跟着真琴的几个女生老远看到了七濑遥,她们互相对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个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橘真琴:“呃,这是你男朋友吗?”

“……。”

橘真琴有苦没法说,心情十分烦躁。他走到七濑遥面前,七濑遥又跟他搞事:“女朋友?”这是第十六次,这回橘真琴不想答了。他跟七濑遥相对无言的走到地铁站,默不作声的刷了卡,一前一后的在站台等车,嘴角向下压着进了新干线。七濑遥的眼神向左瞥,橘真琴的眼神向右瞥,到站的时候七濑遥没站稳朝真琴歪了一下:橘真琴明里装作没看见,暗中心跳漏了一拍。

他们下车,出站,走路回家,进电梯,开家门。橘真琴把鞋脱了就往自己房间走,七濑遥鞋都没脱完就去拉他的左手腕。橘真琴回头,他看到一个熟悉的、陌生的、在紧张他的、不知所措的七濑遥,他看到对方隔着衣服依然形状好看的肩膀,下颚恰到好处的弧度和脖子上凸出来的喉结。他跟自己说橘真琴 你冷静一下 你们还没表白呢,还没在一起呢,你先别想这个,你冷静一下,你慢慢来,什么事都得有计划,要按部就班,什么都不能冲动,你现在不能——

橘真琴上前吻了七濑遥,从嘴唇吻到锁骨,从玄关吻到床上。之后的事情顺理成章:他们做爱了。




-
等该干的都干完了橘真琴的理智回来了,他审视了一下当前的形势:他没穿衣服,七濑遥也没穿衣服,他们挤在他屋里一张并不大的单人床上,更可怕的是他刚刚把七濑遥上了——我的个天,他他妈把七濑遥上了。这件梦想成真的事如果让七岁的橘真琴听到能把他吓哭了,但橘真琴已经不止七岁了。他一米八三,就读于私立名校,能一个人看完整部鬼片并且只大叫了三声;他已经是个大人了,能成熟的处理生活中的一切问题了,他和他的90页to do list都知道这本来就是一件早晚要发生的事情,这没啥大不了的,现在他只需要清晰明确跟对方说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能做到,他能——
不,不行,我还是做不到,救命,这怎么办啊,我的天,遥为什么这么好看啊,他脖子怎么这么长啊,斜方肌怎么这么平整啊,我刚才弄疼他没有啊,卧槽我安全套是不是戴反了,刚才我们回家锁门了吗,我把裤子脱哪了,明天的课是不是有个论文要交来着……不,停,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冷静一下,我们先把这件事说清楚了,救命这怎么说清楚啊,不管怎么样先说点什么啊,这安静也太尴尬了,呃——:

“遥,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七濑遥不想谈谈,他想再来一次。他从小到大擅长很多事情:游自由泳,画吉祥物,做青花鱼,并且还能赢得大部分和松冈凛吵的架——但是他不擅长谈谈,特别不擅长谈谈。他希望橘真琴和他对视一下就能像其他时候那样明白他的想法,但是,妈的,看橘真琴一眼太难了,就连他的余光都不敢轻举妄动。他开始幻想要是橘真琴这个时候能像七岁时候那样哭出来就好了,因为他知道真琴哭出来的时候该怎么办,可他真不知道和对方上完床该说什么——啊,他跟真琴上床了。他这十八年来梦都没敢这么做过,好吧是做过的,但是梦里真琴只脱到了上衣,所以不算,如果再让他多睡会儿对方就能开始解裤子了,啊,为什么没有让他多睡会儿呢?????七濑遥开始觉得非常尴尬,他手不知道放在那里,眼神小心的盯着被子:他坚持了一分钟,再也受不了了,结巴着开口:“我、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然后他拖着橘真琴的被子下了床,左脚踩着右脚往前走,直径打开衣柜门钻了进去。

橘真琴:???????




-
第二天下午橘真琴去七濑遥学校找他,在经历了一夜思想斗争之后他终于(再一次)决定要和对方把话说清楚。这个时候七濑遥在训练,觉得意气风发游得正爽,结果一抬头看见那边儿橘真琴走了过来,他目光都呆滞了,水都感受不到了,想都没想就一头扎进池子里开始憋气。在辛苦的几分钟之后真琴终于在岸边捉到了坚持不住浮上来的七濑遥,他蹲下来:“遥,你上来行吗,我真的有话跟你说。” 
七濑遥死死的把着岸边,说不,我不上去,我这辈子就住水里了。
橘真琴听得笑都要憋不住了,他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故作认真道:
“你要是不上来我下去了,你等一下我去把衣服换……”

“我上去,我上去,我马上,你说谈什么?”






-
橘真琴带七濑遥去吃鱼,因为吃到鱼的七濑遥比较好说话。
他非常决绝,破釜沉舟的把菜单上所有的鱼全点了。七濑遥看着满桌子的鱼,心想如果真琴早说是要这么谈谈,他昨天就不会躲到衣柜里去了。他感到这简直是自己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等到橘真琴跟他求婚的时候,他依然还是这么觉得。对,没错,他和真琴昨天晚上干了,他们都赤身裸体,非常尴尬,他还裹着对方的被子在衣柜里缩了一个小时,更要命的是他们根本没在一起,现在谁都说不清楚这到底算什么,更不要提他们马上就要进行一段“你昨天是什么意思?” “你昨天是什么意思?” “你想在一起吗?” “那你是想在一起吗?” “呃,我想不想取决于你想不想,你喜欢我吗?” “那你喜欢我吗?”等等一系列异常恐怖的对话。

但是,鱼QAQ。

七濑遥开始吃鱼,鱼很好吃,于是他吃得有点多。等到桌上的菜被清得差不多的时候,对面的橘真琴还是没准备好怎么开口,但是七濑遥想好了。他想他要把中间所有尴尬又墨迹的问句跳过去,他,十八岁的七濑遥,要代表从十二岁到十七岁的七濑遥跟橘真琴说: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好久了,昨天我跟你上床不是一时冲动,好吧是一时冲动,但是也是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不想忘了昨天的事情然后继续跟你当朋友。我还想跟你做,也想跟你做更多的事情。我想每天都见到你,想在新宿的路口牵你的手,想在等红灯的时候跟你接吻,等到变绿了你也还在吻我。所以如果你也喜欢我,那你最好现在就跟我说清楚,因为我等不及要跟你谈恋爱了。


但是七濑遥没有这么能说,而且七濑遥吃得真的有点多。所以他表达出来的,是一个简短的,打着饱嗝的版本:

“我,嗝,喜欢你,嗝。”

橘真琴觉得这他妈可爱极了。





-
第一天橘真琴和七濑遥搞上了床,第二天他们面红耳赤打着饱嗝表白,第三天的橘真琴从起床那一刻开始想着,今天如何才能和七濑遥接一个吻。
他墨迹了一上午,又墨迹了一下午,终于在晚上和七濑遥并排坐在了沙发上。他拿着一本厚书装模做样的开始看,十分钟之后终于发现自己书拿反了;而他没发现的是七濑遥坐在他旁边看似沉稳的盯着手机,实则在备忘录里生无可恋的扣了两页的1。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他们开始做作的嚼口香糖,两个人合伙嚼了整整一板儿。这个时候口香糖没了,因此气氛就变得异常尴尬。七濑遥最先绷不住,紧张得把口香糖都咽了。这个时候他甚至开始非常迫切的怀疑起一件事:“……我们前天刚,上床了是吧?”

橘真琴一个激灵:“嗯?啊,是!”

然后他们又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七濑遥站起身说我再去买点儿,橘真琴接着说我跟你一起去。他们出了家门下到便利店,在架子面前就该买什么味儿的进行了严肃又深刻的探讨。然后他们结账,进电梯,回家,七濑遥拧了半天钥匙没开开门,他于是问真琴我是不是钥匙插反了?对方说我看一下,然后橘真琴站在他身后,左手环过他的胳膊去转钥匙,然后背对着真琴的七濑遥不由自主转过身,然后他看了对方两秒,他看着对方身上每一个让自己失控的细节,然后他决定环过对方的脖子,然后他看着真琴的注意力从钥匙回到自己身上:他们对视了一小会儿,七濑遥眨了眨眼。

然后橘真琴(终于他妈的)吻了他。

 




-
于是七濑遥和橘真琴开始谈恋爱。于是他们越来越熟练。于是橘真琴开始在扶梯上亲他的脸颊,在电影院里勾他的小拇指,在他发着烧裹着厚被子穿着两只不一样袜子在床上躺成一个对角线的时候说我爱你。于是七濑遥每天都见到橘真琴,于是他们在新宿的路口牵手,于是他在等红灯的时候和橘真琴接吻,等到变绿了真琴也还在吻他。于是到了七濑遥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他靠着真琴闭着眼睛许愿,希望在新的一岁里真琴抱着他靠着墙接吻的时候,不要再一边解他的扣子,一边问他墙磕不磕头了。




-
爱情故事可以从任何时候结尾,这回是在这里:橘真琴在东京的Loft买了个新的日程本,他的To do list里每天都有七濑遥。

FIN



    
*题目和正文又没什么关系,非要有的话就是”哈哈哈哈傻了吧和真琴谈恋爱超爽的可惜你们谈不到“
*所以这个题目写得我眼泪都下来了,仿佛他妈的在嘲讽我自己
*我怕有人看不懂,七濑遥说理解了松冈凛跟自己比游泳输了的心情,是说理解了那种自己一直想要的眼睁睁被别人得到了是啥感觉,再说直白一点是理解了松冈凛努力那么久想得第一还是输给了七濑遥是啥感觉,没有凛遥的意思!!没有!!

受猫DA☆ZE
在学校酝酿了一天的脑洞,没想到...

在学校酝酿了一天的脑洞,没想到做出来效果竟然这么棒!!!!


这才是真·十二话的正确打开方式!!!


大家好请叫我雷锋!!!!!!(x)

在学校酝酿了一天的脑洞,没想到做出来效果竟然这么棒!!!!


这才是真·十二话的正确打开方式!!!


大家好请叫我雷锋!!!!!!(x)

白的毛熊

本来昨天要发loft,结果停了一晚上电。心塞。

本来昨天要发loft,结果停了一晚上电。心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